LV. 15
GP 137

【其他】[夏安CP] 改編同人文 -6/9更新

樓主 柚香綠茶 qaz56579zxc
GP4 BP-
嗨嗨,看完 Princess Principal 後,一直想找同人文看,然而可能是搜尋方式不對,找到的好少,根本不夠看、不過癮啊QQ 因而萌生自己來的想法,自己CP自己寫!但沒嘗試過同人文(個人還只有N年前中二時期寫幻想文的經驗自爽,還太監),直到看到某篇文章之後,心中猛然決定就是它了!所以這算是改編同人文的同人文...?

文中前中段不少是原文裡有的,自己在做以修改增減,有時間我再更新後續,希望能看得還行!(緊張)想要有什麼發展的也可以跟我說,我看能不能加入,能給我短篇對話/動作最好XD

6/9    四樓文進行「偽-半篇」更新 ...。


以下進入內文(尚未完結)



叛亂的計畫失敗了,帶著受傷的公主逃出來的安潔,跟L做了交易,要求暫時停止間諜的活動,陪公主療養。

療養的地點選在了卡薩布蘭卡,安潔早早便計畫好要帶公主逃離的地方。

白鴿小隊的其他成員,也因此進入到了短暫的修整時期,被捲進與軍方的戰爭中,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一行人倒是正好同行,進行了一次難得的全員度假。

初到卡薩布蘭卡的第一天,來到安潔所準備的那棟白色建築物,公主的腿上還纏著繃帶,行動上還有很多不便。本該照顧公主的比阿特被多羅西拉出去,與千世一起嚷著要去找地方喝一番,在臨走之前還給安潔留下了一個『感謝我』的目光。

視線恰巧被公主捕捉到,依偎在安潔懷裡的她笑容加深了些。

小隊中沒有人問過安潔和公主的關係,安潔也並未與同伴們講過,多羅西的行為對於安潔來說有些怪異,但向來不輕易表露出心中想法的她也不會去過問。

進到屋裡後,所見傢俱如同外表建築都是純白色的,偌大的房間裝飾的也很豪華,擺設極像她們小時一起玩耍時那房間的模樣。

「公主,妳先在這裡歇息,第一天來這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安潔將公主扶到床邊後,準備轉身離開。

「事情慢慢做也可以,留下來陪我。」對於安潔的離開,公主一改往日的優雅,任性的拽住安潔。

從叛亂計畫之後,安潔比往常還要沉默,即便現在只有她們兩個人。看向她也總不經意淡露出歉意的眼神,她很不喜歡,不管是這眼神還是她的沉默與冷淡。

安潔不敢轉向公主,愧歉她的實在太多了,即使用一輩子去彌補都補不完。一場的意外,使她們的未來產生巨大的變化,她成為了安潔,而她變成了名為「夏洛特」的公主,十年來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生存著,只要暴露出一點自己並非真正的公主的跡象,便是無底深淵再等著她,很難想像這些年以來她是如何度過的。

這個代替她、成為她、超過她的女人,這個讓她十年來一直惦記和深愛的女人,她不想再傷她,現在卻又因為她而受傷,讓她背叛逃離了所愛所想改變的國家。她很害怕,害怕再有所靠近的話,會傷害她的更多。

然而從再遇到的那剎那,她便一直拿公主沒有辦法,她的要求都會盡全力完成。一次次的保護著她,不想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不想讓她涉險。一開始想讓她遠離是非之地,卻被她的任性打亂原本的計畫,又時不停的被她的偏執妥協了想法。

縱使有無限的理由,縱使可以用謊話來編織一切,對於公主的要求,安潔斷然是無法拒絕的,這一次也是一樣。

依照公主的心願,安潔留在了房間裡,留在了公主的身邊,聲音裡有些無奈:「好,之後再做。」

看著安潔坐在自己身邊,公主笑的溫柔極了:「夏洛特,這裡的佈置都是你做的嗎?」

「只是把圖紙交給了負責的人,看起來做的很不錯。」安潔環視了一圈房間,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美呢。陪我躺一會,好嗎?」公主笑道的拍了拍雙人床。

安潔有些猶豫。公主卻輕笑著,帶著酥軟的撒嬌聲:「夏洛特~」

一直以來被外界所認定高貴、優雅、才華橫溢的公主,實在很難想像從她的口中聽到這樣撒嬌聲、這樣的語調,現在卻因為安潔而展現。

不能確定是因為眼前的這個人,還是因為這個人的撒嬌,安潔的心裡微微顫抖,有一股奇怪酥麻感在蔓延。

她沒有拒絕,也不能拒絕的繞到床的另一邊躺在了床上

側身看著安潔躺在了床上後,公主轉而低頭的看了看自己腿上的白色繃帶。

「快躺下吧,會壓到傷口。」安潔從床上坐起身擔憂的看著,心中充斥歉意與心疼。

公主搖了搖頭,傷口的情況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會不會疼、會不會溢出鮮血,在繃帶之下,只有她能清楚感覺。

她伸手將安潔半坐起的身子拉回了床上,手順著安潔的手臂攬在安潔的腰上,將安潔往自己的懷裡帶了帶,頭輕輕的靠在安潔的肩上。

「怎麼了?」安潔並不解公主的動作。

公主並沒有回應安潔。在學校的那些時間,因為各種各樣的關係,兩個人總是不能像現在這樣親近,同伴之間也存在著秘密,這樣只有彼此的時間太少了。

公主有些貪戀安潔身上那熟悉又陌生的氣息,靠在安潔的肩上的她,輕輕的搖了搖頭,像是無聲的回答了安潔的問題。
4
-
LV. 15
GP 137
2 樓 柚香綠茶 qaz56579zxc
GP4 BP-
隨著太陽的落盡,房間裡變得有些昏暗,安潔想要起身打開燈,卻被公主一隻手拽回來。

從間諜訓練營以優異成績當期第一名畢業的她,一身優秀的能力,卻也抵不過公主一分。

被公主拉回了床上,身體本能還未來的急反應,便被公主壓在了身下。

「公主妳這是?」安潔心神有些慌亂,氣氛起了點變化。

「為什麼不叫我安潔呢,夏洛特?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公主反問了安潔。

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這麼做,看到安潔起身時,滿腦子的想法只剩下『不要走』,人還沒反應過來,手便擅自伸了出去,緊接身子也擅自翻身將安潔壓至底下。

或許是因為十年前那件事,那一天夏洛特提出了想與自己交換身分,想出去看看這世界,本來自己還有點猶豫,因為外面的世界不比這裡來的美好,但看到她滿臉期待的眼神,不忍心拒絕她的點頭同意了。

也是那一天,革命爆發了。

我匆忙的跑向當初我們相識的地方,擔心她是否安好,夏洛特也跑了回來,我們緊緊地相抱一起:『太好了,她沒事,也沒有受傷。』

「快走吧!」這裡太危險了,得快點逃走,與公主一起。

「我要留下來。」夏洛特輕推開了我,堅毅的說著。

為什麼要留下來?城牆外都是轟轟炮火聲,與人民激烈的反抗聲,這裡也很快就會被攻破了,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

「安潔,我要成為女王。」

「因為與安潔交換身分,我才明白這裡到處都是看不見的牆,將人們分隔開來。我要成為女王,將牆壁破壞殆盡。這樣一來,安潔,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這時的夏洛特看起來好厲害,又好堅強,自己的恐懼在此時一掃而空了。

「很好的夢想呢。」我相信,相信公主一定能實現它的。

「這不是夢,我一定會實現給妳看的,我們約定好了,所以… …」話還沒說完,砲彈就轟破了城牆,眼看這裡也被攻陷,我趕緊拉著夏洛特要逃,但地面突然的塌陷,我沒有抓緊夏洛特的手,眼睜睜的看著她從我眼前跟著石塊摔了下去。

接著後來的衛兵們將我硬拉走了,我呼喊著「真的公主在那下面」卻沒有人相信,只當嚇壞了。

在那之後,我成為了『公主』,沒有人發現我是冒牌貨。

在那之後,局勢稍微平靜,我曾偷偷的跑回去想要找公主,但現場只有殘骸,哪裡還看的到她。

我搶走了夏洛特她的位置、她的夢想、她的一切,全都是因為我,在那時候沒有緊抓好她,只能看著她摔落,卻毫無能力救她,我卻好好的在這,還頂替了她。

這十年來我不曾一次沒想過一死了之,但是不可以,這樣子更對不起夏洛特,我所能做的、所能償還的就是完成她的夢想-『成為女王,打破城牆!』無論這條路多麼困難凶險,這都是理當的,這是對她的贖罪。

從今之後,我不是安潔,我是-夏洛特,是阿爾比恩王國的公主,王位第四順位繼承人。

直到十年後,在一場宴會上偶然性的再次遇上了她。『這次、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這時我在心裡暗自發誓。

「我… …」安潔一句話還沒能被提出口,她感覺到眼前暗了下來,隨後嘴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

對於突如其來的刺激,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身體隨著公主的吻僵硬起來。

因為是在安潔想要說話的途中,微張的嘴唇讓公主輕易的侵入,舌尖的溫熱與濕滑,不斷的在安潔的口中攪和著。兩人都是第一次,沒有任何技巧的吻,動作很笨拙,可這樣的笨拙,卻在不斷的點燃互相體內的情感,兩人緊抱的相擁著,確認彼此間的存在。

一吻過後,公主微微抬起頭。

「公主,妳在做.. …妳怎麼哭了?」安潔微紅著臉喘氣,一切的偽裝在此時毫無作用,平時隱匿在面具後表情一覽無遺的表現出來。她很想問剛剛那吻是怎麼回事,但比起這個,她現在更在意公主的眼淚。

「夏洛特,妳還記得上次的合奏嗎?聽到妳對我說:『妳是真正的公主了。』我好高興,空無一物、徒有一具空殼的我,彷彿被拯救了,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不是沒有意義的,並不是虛假的,我真的好高興。」公主將自己埋進安潔懷裡大聲地哭喊,那誰也沒告訴,也沒有人可以訴說的艱辛與委屈都在此時此刻一口氣宣泄出來。



後續發展雖有頭緒,也有許多話想寫,但一碰到鍵盤,腦袋就一片空白,小說真的很難寫呢!另外看下來發現我的視角(?)會跳來跳去,這樣子會造成妳們閱讀上的困難嗎?因為我看自己的是不會混亂,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很怕妳們看的???的。


4
-
LV. 15
GP 140
3 樓 柚香綠茶 qaz56579zxc
GP5 BP-
夜幕降臨,月亮懸掛在天空上,光芒溫情的映照在廣闊大地上,星兒們如同嬉戲一般爭相閃爍,微風輕輕地吹著,因風沙沙作響的樹葉,蟋蟀在草叢鳴叫,外頭世界都寂靜了下來。

房裡一片漆黑,多羅西她們還沒回來,可能正在某個酒館裡大喝,而比阿特與千世在旁算著這是第幾杯了。看著已然哭累的公主躺臥在身旁,抓著我的手臂捲曲身子,臉上還殘留著淚痕,幸好她們不在,不能讓她們看到這時候的公主,安潔慶幸著。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不能讓公主維持這副樣子,不然待會有什麼誤會可就麻煩了,想必公主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也是。

將公主的手小心地輕移開後,我轉身欲起要開燈。

喀哒,燈光驅散了黑暗,看向床上的公主,心中更是複雜起來。

第一次知道她隱藏的脆弱和無助,第一次知道十年來她將自己作為我的替代品而活,再得到我的肯定後才真正獲得了重生。

「夏洛特?」公主揉著哭紅的眼。

「啊,抱歉,吵醒妳了。公主妳先在這繼續睡一會,待會我再叫妳起來,畢竟現在這模樣並不適合讓比阿特她們看見,待我整理好浴室叫妳。」公主的醒來打斷了陷入負面的思緒。

公主搖了搖頭,示意對吵醒這回事沒有關係。

「也是,這樣子會讓她們擔心,讓妳看糗了呢。」

「謝謝妳,夏洛特。」公主恢復了原來樣子,笑著的回應。

公主對她的溫柔,就像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安潔欲言又止的難受起來。

「為什麼妳不責怪我?擅自帶妳上了飛艇,闖出了鬧劇,讓妳現在回不了頭。」看著眼前的公主,終究忍不住的問了出來。

「當聽到替換計畫重啟,要暗殺妳的命令時,那一剎那我的世界都要崩潰了,腦袋一片空白,差點忍不住要出手殺了他們,但我不能,殺了他們不會改變什麼,只會讓妳的處境更加危險。」

「我選擇忍住,開始思考要怎麼才能救下妳,然而回來後發現我被懷疑了,多羅西與千世也被調離開來,我曾試著要通知妳,但戒備太嚴了,找不到空隙。」話一出口,心裡的情感與話語再也壓抑不住,如同脫離弓弦的箭支。

「事情發展儼然達到我無法控制的地步了,這次恐怕不能保全妳了,被恐懼佔領的我,最後的辦法就是實施原先的計畫,我害怕… …害怕失去妳,即便妳會恨我、討厭我,也要帶妳走。」

「明明是這麼想的,但在飛艇上拒絕離開我那一刻,我陷入了絕望,為什麼妳並不理解我呢?那理想都被我放棄了,為什麼妳還能如此堅持?為什麼在經歷過那些黑暗,經歷過種種都能毫無退縮?」安潔急之欲哭,愈加激動的說。

「我一直再思考,是不是不該與妳見面,是不是不該提出替換計畫,這樣後面一連串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生,我… …只會傷害妳,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就像以前的我一樣,懦弱、膽小又愛哭,只會惹麻煩的我,什麼都沒有改變。」

「告訴我,安潔。」說到這眼淚早瘋狂地湧出眼眶,安潔想伸手止住卻怎麼也止不了。

「妳總算叫我安潔了呢,抬起頭,夏洛特。」公主很開心她這次不再叫她公主。

「我一點都不責怪妳,我只是在生氣,妳為什麼要獨自一人扛著,妳太勉強妳自己了,只要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何況大家都是朋友。」公主輕聲緩慢地說,邊從床上起身慢慢地走向已淚流成河的安潔。

「妳看,後來妳與比阿特她們不是來救我了不是嗎?多信任、多依靠我們一些,別什麼事情都自己承受著。」看著眼前的安潔,公主伸出雙手拉近了懷抱裡,讓她使盡的將心中的一切都哭出來。

「我沒有妳想像中的堅強,是妳們在我身旁支持陪伴著我,我才能努力到現在。我說過的吧,還有許多和我們一樣的人,因為那道牆被強迫分離,總有一天他們聲音會匯集一起進而形成強大的力量,我要帶領他們打破那道牆,這樣我們才真正能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而且從來沒有妳傷害到我這回事,千萬別說該不該這種話,原本平淡無趣的生活,從再重新遇到了妳,再認識了多羅西與千世,使生活增添上了色彩,儘管很驚險,但那是我最開心的日子。」輕輕地摸著安潔的頭髮、安慰著,懷裡哭聲正逐漸變小。

「關於公主這件事,我相信會有辦法的,上層肯定也不會坐視不管,所以不要再自責了。還有現在的夏洛特才是我最熟悉的模樣,也才是我那最喜歡的夏洛特,平時冷著那一張臉太讓人無趣了。」公主突然抽離開了懷抱,捧起安潔的臉,調皮地眨著眼,嘴角一抹賊壞的笑著。

「安潔妳太壞了。」安潔臉頰染上了紅暈,紅的從耳根子蔓延至身後頸間。



我想寫兩人對彼此愧疚與想法,所以視角才跳來跳去的,看起來很無聊,都是內心戲,但正因為當年革命,從此身份交換,雙方都抱著對對方的思念,一路的堅持了下來,因此想在這讓她們解開心結而後新生,預計再更新兩篇以內就結束了。
這算是我第一次意義上的寫文,形容詞用來用去就是那些,又是長篇對話不懂得從何刪減,看起來又更無聊了我知道QQ絕對沒有藏東西
有機會結束之後再著手新章,應該不會再像這樣跳來跳去地,又長篇大論的內心戲,不得不說,原本沒有想法,一下筆之後靈感綿綿不絕的來,想寫這想寫那的,滿滿衝勁想繼續寫下去,但是動腦了半天,腦袋宣告它已陣亡,無法再思考,它要休息!
5
-
LV. 15
GP 145
4 樓 柚香綠茶 qaz56579zxc
GP1 BP-
公主一副興然有味地盯瞧:「這樣的夏洛特多可愛啊,板著一張臉實在很難摸透妳,像現在這樣多好。」

「那是黑蜥蜴星球的規定,黑蜥蜴人都是這樣的。」若無其事的撒謊,完美!如果她能放開手就更好了,現在臉肯定通紅到不行,任誰被人這樣捧著臉調戲都會難為情,何況對方還貴為一國公主、我心愛的女人。

「又說謊了呢,夏洛特什麼時候變成愛說謊的壞孩子了。」

「這是間諜天性,而且不被人輕易看透是理所當然。」我反駁。

要是不說謊、不能控制自己情感,那很快就會被這世界給殺死,這是在訓練營、及再之後的任務中學習到的,許多同期因為做不到而被世界拋棄,見過的實在太多了,身處在黑暗裡,不謹慎猜忌是不行的。

「在我面前也還是間諜嗎?」她不滿地嘟起嘴:「我希望妳能在坦率一點。」

「說不過妳。」無奈地聳著肩。

「......」

但無邊黑暗裡並非全黑,公主是那唯一的曙光,我的一切。即便沾滿鮮血與罪惡,只要是為了她便在所不辭,心中的畏懼與不安在她的安撫之下平穩下來。

眼下依然被公主制伏,身子無法輕易動彈,只能眼神閃躲的求饒:「公主,可以鬆手了嗎?這樣下去挺不妙的,多羅西她們應該快回來了,還有妳的傷口。」如果我不提,看來是不會輕易放手的,儘管能反抗,但說實話我並不想這麼做。

「叫我安潔,剛不是那麼叫了嗎?」依舊很在意我對她的稱呼,安潔她很不喜歡我叫她公主,儘管『公主』真的是出自於我對她的尊敬。

「不過是挺不妙的。吶、夏洛特。」公主突然使力將安潔給拉了過來。

「嗯?......!」安潔還未來的及反應,嘴巴就像是碰到了什麼東西,傳來了一陣柔軟,這感覺極其熟悉,是不久前才觸碰過的-公主的嘴唇。此時距離近的能清楚感受到公主她的溫度她的氣息,還有唇上的觸感,清晰地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幻覺。

腦袋一片空白,安潔不曉得自己該怎麼做,對於二次的來襲,雖然動作沒有比第一次來的僵硬,但眼睛瞪大,充滿訝異地神色,仍然出賣了她內心裡的慌張。

這一次公主只是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地一吻就分開了,沒有再更近一步。


隨著結尾的到來,各種小劇場、支線不斷冒出來... ...導演,我要走哪一條路線啦?
看著面前的夏安(這樣叫比較順、好聽w),卻遲遲的動不下鍵盤,只能乾瞪眼一整天給它放過去,結果就是一個禮拜過去只寫出一半!不是寫不出來,是支線好多好難挑選唷唷唷,還要用我這沒什墨水的腦袋瓜描述又更難了(已陣亡)

最近有不少事情要忙,以及天氣還燜熱的話, ...更新速度可能會再減慢請原諒QAQ (電腦放在熱死人客廳,電扇吹出來都熱風,一整個不想久待,想回房間)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