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9k

【短篇】不死川與香奈惠的風花兩人時間(3) 完結 5/8更新

樓主 Keymind j029opgr
GP27 BP-

  前言。

  好的,這次看標題就知道要寫的是什麼了,但此篇未結束,篇幅太長了

  我在『炭治郎與香奈乎的二人時間』二樓有做一個提問,如果有空也歡迎跟我說說想法,那時候說的未公布便是此篇,後來想想,與其問大家想不想看,不如直接先PO一個篇幅出來,大家如果有興趣自然會讓KK知道的!!我深信!

  慣例的,我們來做預防針吧。

  首先,我是一個非常遵循作者歷史設定的人,所以我會去補強(幻想)過程的事情,但結論不會有任何改變,所以我這樣講,應該大家知道如果要寫完,結尾會是什麼狀況了吧?

  再來,我認為我寫的香奈惠,會跟大家想像的不太一樣,如果有覺得我香奈惠寫得不好或是不像而感覺到不高興的,就不好意思了。

  最後,因為我知道這篇是相對極為冷門的CP,加上字數可能較多,不一定能得到青睞,希望能得知讀者們的反應,那廢話就到這邊為止,接下來請欣賞文章吧,謝謝各位花時間觀看,請多指教。





*********************************





  噗滋。

  鮮血濺灑在街道上,除了骨頭撕裂聲以及一些還來不及完整發出的哀嚎外,整個過程俐落的讓人恐懼。

  「只有這些嗎?只有這些嗎!?啊?」持刀者怒氣沖沖踢開逐漸化為粉末的鬼的殘骸,他轉過頭對那些負責善後的隊員一陣咆哮。

  「啊啊啊,實在非常抱歉!風柱大人!我們收到的情報是有五隻異常殘暴的鬼出現在此。」

  「殘暴?殘渣還差不多!可惡!可惡!被引來這邊的時間一定有更嚴重的地方受害了!可惡!而且明明就只有四隻!一定是給他跑了,可惡啊啊啊!」他狂怒的嘶吼著,雙眼充滿血絲,緊咬的牙齒不斷發出磨擦的聲音。

  眼前性格暴躁,講話毫無掩飾的,是身為柱之一的『不死川•實彌』。

  「剩、剩下的我們會處理乾淨,請風柱大人先行休息!」

  「啊?休息?現在可能哪裡又有人被吃了!我怎麼能休息!你瞧不起人嗎?啊?」

  「咿——對不起!對不起!萬分抱歉!」影的下屬跪在地上不斷道歉,這卻讓實彌更加暴躁。

  「有時間在那邊道歉,還不給我趕快處理好!再去找下一隻鬼的情報!」

  「好了,好了,你這樣逼迫這些孩子們,實在是很不好喲。」他的白髮突然被一隻手輕撫而過,實彌有些愣住。

  誰?完全沒有預兆,直接走過我的身邊,還觸摸了我?

  想看剛剛的人到底是誰,實彌迅速轉頭,一隻手指直接壓在他的臉頰上,正確來說,是他的臉去撞到這根手指頭。

  「好的!你上當了喔,不死川君。」對於一切都依照計劃而露出笑容的這個人,她是花柱『胡蝶•香奈惠』。

  「妳這個瘋婆子!這個時候妳是在——」

  啪!

  一個看不見的重擊打在實彌的頭頂上,衝擊之大讓他單膝下跪。

  「那個——你剛剛說什麼呢?」香奈惠蹲下身,她的笑容充滿著優雅氣息,但不知怎麼的,實彌和她對上眼的瞬間,全身顫抖起來,甚至起了雞皮疙瘩。

  「妳做了……什麼事情?妳這個瘋婆……」

  啪!又一次重擊,實彌這次撐不住身軀,整個跪了下來,香奈惠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提起實彌的下巴。

  「那——我再問你一次喲,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我……」實彌講不出話來。

  「嗯?我沒聽清楚?」香奈惠的笑容,看起來比那些面目猙獰又大聲咆哮的鬼,來得更加可怕。

  「我……很抱歉。」

  「……」

  現場陷入一片安靜,實彌想著自己是不是又說錯話了?但是,那看不見的拍擊也沒有再來了,應該……安全了吧?

  「嗯,嗯!不死川君也是個好孩子呢!好孩子、好孩子、我很欣賞你喲。」香奈惠不由分說地抱住實彌。

  難以形容的觸感壓迫而來,緊接而來的,是一股……令人安心的香味。

  「好孩子、好孩子,辛苦了呢。」香奈惠輕輕梳理他那凌亂的頭髮。

  「……唔!妳、妳做什麼!」恍惚了一會才回過神的實彌一把推開香奈惠,他搞不懂眼前的這個女人到底想幹嘛。

  「嗯……?」她用手指頭點著自己的唇瓣,略微歪頭的思考著。

  「我想,因為你也是個孤獨的孩子吧?」

  「唔……聽、聽不懂妳在講什麼鬼話!」

  「沒事的,不死川君做得事情,之後一定有人能明白的,一定。」又是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但這句話,卻彷彿響鐘般打擊著實彌的心。

  一瞬間,他臉上那以狂野和粗暴的武裝……消失了。

  此時,角落的黑暗蠢蠢欲動。

  『現在,就是現在!我能感覺到他們都放下戒心了!管他什麼柱不柱!只要給頭或心臟一次打擊,就贏了!』

  能化為黑影的鬼一直潛伏在旁,看到其他的鬼被輕鬆虐殺,本來想一走了之——

  但、但如果能在這裡解決那個風柱,那麼,無慘大人,一定會賜予他高貴的血液!

  『不能走!就在這裡——突襲!』

  下定決心,鬼延綿著黑暗一直繞到實彌的身後,他從黑暗躍出,暗紅色的利爪早已蓄勢待發。

  「什……糟!」實彌很快的就反應過來,他準備拔刀,卻發現刀不在身邊。

  『花之呼吸,肆之型,紅花衣。』

  輕柔而迅速,香奈惠壓低身軀直至地面,再向上斬出弧形的二連斬,速度之快,鬼連反應哀嚎都來不及就化為粉碎。

  這一畫面,讓同樣以柱為名的實彌看傻了。

  熟練的動作、靈敏的身軀、精準的斬擊,還有……那美如畫的神情。

  「不行喲,不死川君,不管是什麼樣的狀況,都不可以放下戒心,身為柱,你這次的行為不合格喲。」

  香奈惠將刀入鞘,她重新展現了笑顏。

  那是……他們第一次正式的對話。




  後幾日,在產屋敷的庭院出現了爭吵聲。

  其他柱彷彿都很習慣這種爭吵,他們只是蹲坐在石子地上,等待著主公大人的到來。

  「啊啊?鬼、皆、殺!妳是聽不懂嗎?我聲音太小嗎?要不要去妳耳邊吼一下看看啊?」

  實彌對著香奈惠大吼,香奈惠露出同情的面容,她伸出手指著實彌。

  「……性騷擾。」

  「才不是這個問題啊啊啊啊啊!我也沒有想要騷擾妳這個……長得不錯但老子毫無興趣的女性啦!」本來想要將對方狠狠臭罵一頓,但由於上次被拍頭的事情身體已經記住了,實彌在罵人的中途甚至還改了說法。

  「啊啦啊啦,不死川君果然是個好孩子,雖然你無法理解我的想法,但是我並不討厭你喲。」香奈惠用指節遮住唇前輕笑幾聲。

  「聽人說話啊啊啊!」

  「我當然有在聽,不死川君真過份,我只是提出也許會有善良的鬼的可能性而已。」

  「不可能!這世界上不會有什麼善良的鬼!有的話他就應該秉持著善良自己走到陽光下去死!」實彌甩了頭,根本不認為香奈惠講的話有任何參考價值。

  「也許……有一天,會有能反抗、而且幫助我們的鬼也說不定……」

  香奈惠講出這句話的瞬間,她自己低下了頭,神情充滿難以言喻的哀傷。

  「哈!連妳自己都無法肯定這種事情了!還在那邊癡人說夢!而且不要說我!其他人都不會接受這個論點吧!?啊?」實彌看向在現場的其他柱,他們沒有人回應、只是靜靜地等待主公大人的到來。

  但,這就是答案,沒有人支持香奈惠的論點。

  例常的柱會議開完之後,實彌通常會盡快離開,白天他會最大限度地鍛鍊自己,晚上則是到處去找尋鬼的足跡,睡眠時間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甚至有時候都是瀕臨昏倒他才會甘願休息一下。

  他選擇直接穿越石庭,以捷徑的路線往出口前進,此時,他注意到遠處的池塘有個難以忽視的蝴蝶羽織,香奈惠正坐在水池邊,她低著頭,情緒看起來很低落。

  「哼,有時間自顧自的在那邊難過,還不如為日落做準備!」

  實彌嘖了一聲,他邁開腳步準備離去,但奇怪的是……那隻腳卻懸在空中,怎樣都放不下來。

  「喂。」

  「嗯?」

  香奈惠轉頭,實彌蹲在旁邊,看不見他的視線,只有水面反射著他臉龐上的傷疤,那充滿戰痕的手直直伸了出來,手中拿的卻是帶著甜味的萩餅。

  「萩餅,吃不吃?」

  香奈惠嘴巴微張,一臉不敢置信地盯著實彌。

  「看什麼看!吃還不吃?」實彌又將頭更加往另一邊轉去,也許是不習慣,他的耳根明顯紅了起來。

  「……吃。」

  香奈惠雙手輕輕捧上實彌手上的萩餅,指尖粗糙的手感,是完全不用言喻就能明白經過的苦難,她貪心的多感受了幾秒鐘,才將萩餅拿走。

  「這不代表我認同妳那異想天開而且幼稚天真的想法,知道嗎?」

  「實彌這個樣子真的就像一個大哥一樣呢?」

  大哥……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殺了媽媽!為什麼?為什麼啊!殺人犯!你這個殺人犯!』

  「不死川君?」

  香奈惠露出擔心的神情,而那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要吃就趕快吃,少在那邊嘰嘰喳喳的!」

  「不死川君應該要對女孩溫柔一點才是……」香奈惠有些不甘心地進行小小的反擊,她將注意力放回手上,咬了一口萩餅,實彌也在同時看了她的側臉。

  蝴蝶、此刻展翅、綻放了笑容。

  「好甜——」

  香奈惠笑了出來,溫柔、優雅、美麗。

  「……善良的鬼,真的有可能存在嗎?」自己也搞不懂為何會提出這個問題,但此刻的他,想要明白。

  香奈惠被這個提問嚇了一跳,她轉頭看向正緊盯自己的實彌。

  那股認真讓她感覺臉頰有些發燙,整理了一下思緒,最後,她邁開笑容,以最真實的情緒回應:




  「嗯——!我是那麼相信的喲!」




  待續。
*********************************


  後記。

  我覺得純動畫派的人可能不會很喜歡實彌的個性(主要應該是刺了豆子),粗暴、不講理,在我眼裡卻是笨拙、體貼、細心的人。

  雖然我擅長寫戰鬥畫面,但此篇我還是盡量避免這些事情,因為我想大家的重點應該不會是戰鬥XD

  香奈惠對我來說是幾乎完全吸引不了我的個性,我不喜歡很溫柔的個性,直到漫畫這張圖


  只有一瞬間,但那不允許你懷疑的嚴厲和堅定,讓我對這個角色出現了強大的漣漪。

  由於沒有太多資料,我本來深信香奈惠的年紀比實彌還大,但查起來的結果卻是不是同歲就是實彌年紀比較大,這真讓我意外,果然溫柔的人容易讓人有種年紀大的錯覺(被打頭)

  那麼此篇暫時到這邊,希望我不會被自己挖的坑壓死,謝謝各位觀看。



圖出處,風花圖串

27
-
LV. 31
GP 9k
2 樓 Keymind j029opgr
GP10 BP-


  其二,麻煩的女人。



  早晨,風柱宅邸。

  「……」實彌整臉爆滿青筋,他站在往大廳的門口,看著一位少女一邊哼著小調咬著萩餅,一邊擦著手上櫻花色般的日輪刀。

  「嘛啊,不死川君,你回來啦?要吃萩餅嗎?」

  「那本來就是我的萩餅!妳這傢伙為啥能厚顏無恥又理所當然的待在我家啊?妳自己不是也有宅邸嗎!趕快給我滾出去!」太多吐槽點,實彌揮舞著手要香奈惠離開他的宅邸。

  「男人不能那麼小氣喔,不過是個萩餅。」

  「不是這個問題啊啊啊!」實彌又一次崩潰。

  「啊啦啊啦,總之,先坐下吧?」香奈惠輕拍一旁的榻榻米,示意實彌先坐下。

  「我要不要坐不是妳這傢伙決定的,快滾出去!」

  「那不然,雖然不太方便,不死川君就站著聊吧?」

  「誰說我要站著的!我偏要坐!」完全對著幹的實彌一屁股坐了下來,但就在這一瞬間,他發現事情不對。

  「總而言之,坐著聊還是比較輕鬆吧?」香奈惠微笑,她從一旁的矮桌上拿出一塊萩餅遞給實彌。

  「……嘖,妳到底要幹嘛?」儘管表情充滿著不情願,實彌還是伸出手乖乖接下了萩餅,但香奈惠卻注意到他正在流血。

  「啊,你受傷了。」

  「小傷而已,不用管!」實彌收回手,讓本來想查看的香奈惠撲了個空。

  「嘛啊,既然能處理,就應該好好處理,一般來說這邊有放醫療箱吧?」香奈惠用臀部配合大腿,輕滑到一旁的矮櫃開始翻找著。

  「喂喂喂!妳真的當自己家啊!」當實彌起身想阻止對方的那一刻,香奈惠已經翻出醫療箱。

  「果然不死川君還是很依照規矩走。」香奈惠笑得開心,然後用手指示意實彌轉身背對她。

  他瞪大眼睛,彷彿想靠眼神吞了對方,但最後還是依照指令背對著香奈惠重新坐了下來。

  最近稍微頻繁的相處之後,實彌知道這個女人並不會因為三言兩語改變作法或想法,如果不想浪費時間,順著對方還是最快的。

  香奈惠彷彿像怕弄痛對方,動作溫柔而細心,她一點一點把創傷藥塗抹在實彌的傷口上。

  「……不用那麼小心,趕快隨意弄一弄,我還趕著去訓練。」感受到對方給予的溫柔,實彌也將語氣放緩了許多。

  「雖然有呼吸法輔助,但這種事情可不能太隨意,任何一些小細節,可能都是未來戰鬥的關鍵也說不定。」

  「……嘖,隨妳便吧。」

  香奈惠的指尖輕觸著實彌,每一處磨練之後的肌肉,每一條證明無數歷練的傷痕……

  咚。

  她突然一頭靠在實彌的背上。

  「妳、妳做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頓時嚇到了對方,但香奈惠並沒有回應,這一瞬間他也知道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人靜了下來,實彌挺起身軀讓香奈惠靠著,就那麼堅持到對方開了口:

  「繼子……昨日又走了一位繼子……」

  「……」

  實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雖然他覺得,任何加入鬼殺隊的人一定有這一程度的心理準備。

  「我不想讓忍……讓香奈乎她們擔心……但……忍是一個敏感體貼的孩子,她一定會知道我的心情……」

  即使如此,妳還是選擇與鬼友好相處的未來嗎?

  本來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被實彌硬吞了回去。

  「我知道這個選擇沒人認同,也很笨……但比起殺光他們,如果有鬼願意協助我們……也許……也許這百年來的悲劇就可以告一段落不是嗎?」

  像是能聽到實彌的心聲,香奈惠回答了這個問題。

  「……人跟人都無法好好相處了,我沒辦法相信妳所說的未來,更別提那些願意相信妳的人的下場。」

  實彌講的話讓她心頭一震,這無疑是一記強而有力的冷水,即便正確無誤也顯得殘酷無情。

  在與忍約定好要解救更多人避免同樣苦難之時,香奈惠在這之後從未哭泣過,但如今實彌的一句話,不禁讓她眼眶泛淚。

  「……如果不甘心,就證明給我看。」

  「嗯?」香奈惠抬起頭,用著不理解的表情盯著那個寫著大大『殺』字的羽織。

  「我會貫徹著鬼皆殺的理念,在我完成之前,妳有足夠的時間來證明妳的理想,推翻我的想法,告訴我……告訴大家我們的想法是錯誤的。」

  告訴我,奇蹟與夢想,在這已經腐爛到極點的世代上,依然存在。

  「……」香奈惠張著嘴,原本眼眶打轉的淚水如今閃閃發光。

  「牢騷發完了嗎?發完就快點死出去!」實彌略微轉頭,但依然看不見他的臉龐,唯有的,是那再一次紅潤起來的耳根子。

  「嗯……已經……可以了。」

  蝴蝶羽織突然從後方包覆住實彌,他還未反應過來,那曾經給他最深痛的傷口上,如今多了一絲柔軟與溫柔。

  「妳……!」實彌摸著臉頰,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轉過頭。

  香奈惠已經恢復成平常的神情,她豎著食指擺在自己的唇前,彷彿在暗示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一般。

  羽織輕擺,蝴蝶展翅,一轉眼的,香奈惠消失在實彌眼前,伴隨著那猶如花海般的清淡香味,耳邊傳來細細一聲:

  「謝謝你,不死川君。」

  現場回歸了平靜,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獨留實彌還稍微發愣的留在原地。

  「……嘖!麻煩的女人!」

  像是未再哭過的香奈惠一樣,從開始殺鬼路途之後,從未笑過的實彌,如今也抹上淡淡的一抹微笑。




  待續。
******************************


  後記。


  我覺得實彌也是一個不知怎麼展現溫柔的人,在這篇之中,我讓他用很多動作來展現他其實挺體貼的或是會為對方著想的,即使嘴巴不太饒人,但他卻沒有真的要把香奈惠轟出自己的宅邸。

  沒意外的,下一篇就會是風花的最後一篇,我希望前面鋪陳的東西,可以在最後好好展現出來。

  也包含我一直環繞在兩人的理念和想法,KK希望自己能夠好好把他寫好。

  總之,這一篇算是一個過渡篇,希望大家喜歡,也謝謝大家依然願意花時間看把文章看完~








10
-
LV. 31
GP 9k
3 樓 Keymind j029opgr
GP8 BP-


  其三,童磨之戰。



  關係這種事情,很神奇,有時候不用言喻,也能明白。

  每一天的夜晚,就要經歷生離死別。

  每一天的白晝,就準備下一次夜晚。

  訓練、休息、傳承、死鬥、緬懷、不斷不斷的重複,每個人,嚮往著正常人的生活,但無一例外,自己早已不正常。

  若要說,在什麼時候能牽著那一點點的人性……那想必,是被你擁在懷中的那一刻吧。

  香奈惠正坐著,而靠在她腿上睡著的,是理當會充滿反抗、大吼大叫的實彌。

  已經好幾天未見,實彌搖搖晃晃的回到宅邸,見到又擅自闖入的香奈惠也已經沒力氣去吐槽,不如說,正是因為見到了她,實彌感覺到放心,一瞬間,他昏睡了過去。

  手指輕撥實彌那蒼白的頭髮,無防備的睡顏展露在眼前,少了戰戾之氣,在那傷疤之下,多的是一份少年的清秀。

  「保護……」實彌突然念念有詞,香奈惠聽到不由得更加貼近去聽。

  「哥哥……保護……哥哥……一定會保護!」

  一隻手突然向上掐住喉嚨,力道之大甚至讓香奈惠一度瞬間失去意識,一個翻摔,實彌壓在她的身上,那急促的呼吸和充滿血絲的雙眼,象徵著實彌現在情緒的不穩定。

  眼裡一片模糊,底下壓制的人,跟鬼化的母親再度重疊,實彌手上的力道更加強烈。

  「唔……嗄……」

  儘管痛苦,香奈惠依舊擠出一絲微笑,她顫抖的伸起手,輕輕撫過實彌的髮梢。

  「沒事的,你不孤單喲,不死川……實彌。」

  聽見呼喊,實彌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楚了起來,母親的身影逐漸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因呼吸困難,額邊爆起青筋的香奈惠。

  實彌倒抽一口氣,他立即鬆開了手,本想拉開距離,卻被撫摸著自己頭髮的那隻手輕輕環住,香奈惠將他擁入懷中。

  「沒事的。」努力調節缺氧狀態,她的語氣卻依然溫柔而平靜。

  「我……我……」混亂的思緒被緩緩帶回,那令人安心的花香反而讓實彌想起了母親死在他眼前最後的身影,以及弟弟玄彌那聲嘶力竭的大吼,他緊咬著牙抱住香奈惠,然後是深沉的低鳴。

  良久之後。

  兩人面對面的正坐,彷彿在談什麼終身大事一般正經。

  「……」

  「……」

  「……我不會道歉的,是妳這女人沒事闖進我家的錯。」實彌講出這句話時,他撇過了頭,不敢直視香奈惠的眼眸。

  「沒事的。」脖子上的掐痕依然紅的清晰可見,但她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般的保持微笑。

  「……妳這次來又要幹嘛?」

  香奈惠歪了歪頭。

  「就來了。」

  「什麼叫做就來了……」實彌也已經沒力氣對她大吼大叫。

  「也許,是因為我不希望你一個人吧?」

  「一個人很好,什麼都不用在意,也什麼都不用顧慮,我能投入其中專心殺鬼。」

  「……」香奈惠略微嘟起嘴,似乎在表達某種抗議。

  「沒事就快回去吧!還有一堆事情沒做。」

  實彌站起身的那一刻,手立即被拉住。

  轉過頭,香奈惠的表情難以言喻,她開口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始終無法發出聲音。

  「……」實彌蹲下身,他單手摟住香奈惠,長髮隨著靠向對方的胸口而飄逸。

  「如果我們不是活在這個瘋狂世界,不管妳要說什麼,我都會等妳開口,但,現在的我,心裂了一塊,什麼東西都無法填補起來,無慘還在的一天,這個傷痕,就會越來越大……所以……抱歉。」

  「……嗯。」理解了對方的話語,香奈惠只是多享受了那幾秒的擁抱。

  如果我們能一起見證那一天的到來……就好了呢。



  夜晚,在某處村莊的暗巷。



  一個身影倒在地上,他伸起充滿利爪的手,朝著月亮,彷彿要將其取下一般。

  「我……不想死……所以才成為鬼……但為什麼……」他流下了眼淚,身體逐漸消散。

  「因為你拋棄了正道,你選擇傷害,而不是拯救,傷害之人,必然被傷。」香奈惠蹲下了身,為他抹去眼淚。

  「鬼……是不可能……跟你們友好的……放棄……這天真的想法……吧……不然……你一定會……」話還未講完,他已經完全消散於空氣之中。

  「呼……」鬆了口氣,香奈惠起身準備收刀,但就在這一瞬間,她瞪大眼轉身同時擺好架勢。

  「哇哦,我已經盡量小聲了,吵到妳了嗎?真是抱歉。」

  隨著離開烏雲的月光照射,金色的髮冠上潑灑著鮮紅色的點綴,陣陣開扇的聲音彷彿寒風般刺骨,在黑白相間的羽織下,是完全的血紅長衣。

  他進行禮貌性地行禮,然後緩緩睜開雙眼,彩色的瞳孔下,寫著『上弦』『貳』。

  「上弦……!」

  眼前的鬼有著從未體驗過壓迫感,不是殺氣、也不是爭鬥之氣,而是更加難以形容的東西,彷彿無機之物卻又充滿著混雜的能量,噁心翻騰的感覺不斷在身體內打滾。

  「今晚的月亮很美不是嗎?所以請不要那麼緊張,我是童磨,是『萬世極樂教』教祖,我是特地來見妳的。」

  「特地……見我?」對方每一次開口,香奈惠都感覺自己的胃要被捏碎一般,不知不覺緊握刀的手已經滲出鮮血。

  「是啊!自從我知道妳的存在之後,我就一直很想見妳哦。」

  唰啪!他將對扇收起發出響亮的聲音。

  「妳!在尋求鬼與人類互相友好的關係,對吧?」他指著香奈惠,一臉歡愉。

  香奈惠皺著眉頭,不願多做回應。

  「很棒啊!這個想法,深深感動了我!」童磨抱住自己的身軀,臉上的表情充滿陶醉,他甚至流下了眼淚。

  感受不到任何情緒,眼前的鬼彷彿就像是為了表達這種情緒所刻意演出來的一樣,毫無真實感情。

  「吶!妳!加入鬼吧?由妳以身作則來完成妳的心願,這樣不是更有效率嗎?」

  香奈惠睜大眼,她甚至有些聽不懂對方在講些什麼。

  「人類很愚蠢,愚蠢到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像妳一樣,明知道自己死掉之前都辦不到卻還要貫徹始終的樣子,真的是人類愚蠢的典範!」

  童磨張開雙手,侃侃而談:

  「但是!妳變成鬼就不一樣了!妳有無限的時間不斷嘗試,不聽從妳的想法的人就殺掉,就像是妳對付那些鬼一樣!」

  「現在只是換個身份而已、多了永恆的時間和更加強大的力量!妳要完成這個夢想,就不是不可能喲!」

  「開什麼玩笑……」

  腦袋閃過的,是帶著微笑的父母,是他們的溫柔、他們的慈愛、他們身為藥師的奉獻所傳播出去的幸福,但眼前的傢伙,卻將這些完全否定!

  「嗯?不好意思、妳講話太小聲了,我沒聽清楚。」童磨歪了頭,他用扇子輕輕點了自己的頭,

  「我希望的是這些鬼找回身為人類的驕傲和自尊!不是與你們同流合污!繼續殘害人類!」香奈惠第一次失去了冷靜,她放聲大吼。

  「啊啊,抱歉,我耳朵也沒有那麼不好,現在畢竟是大半夜的,還是小聲點吧?」童磨苦笑,他雙手合十拜託對方可以冷靜一點。

  「我已經明白……你讓我覺得噁心至極的原因了!」雙手不再顫抖,因為她已經明白……此刻,眼前是必須要打倒的鬼!

  「誒——說人噁心這也太過份了吧?」童磨露出受到傷害的表情。

  「夠了,你不必再說話了!我是花柱!胡蝶香奈惠!」

  看著對方壓低身軀,蝴蝶羽織隨風搖曳,童磨邁開笑容露出尖牙。

  「這下真是麻煩了呢,妳報上了柱之名,又不願意加入鬼,我就一定要處理這件事情呢,放過妳無慘大人可能會很生氣呢……但是我又不太願意殺了妳這種溫柔可愛的孩子……」

  他敲了手,像是突然開竅。

  「對了,那就把妳吃掉吧,由我來繼承妳的意志如何?這一定是最棒的——」

  話未說完,他的左手翱翔天際,僅僅一眨眼,香奈惠已經站在童磨身後。

  「真是沒禮貌,要聽人講完話呀?」童磨的手立刻再生出來,他伸出舌頭輕舔著手上殘留的鮮血。

  「……」香奈惠綻出冷汗,明明是奇襲瞄準了喉嚨,對方卻在那種狀況下做出反應閃開了攻擊。

  「算了,不乖的孩子自然有不乖的做法。」

  童磨的雙眼瞇了起來,他用扇子擋住自己止不住的笑意。

  那麼,夜蝶,讓我們跳舞吧?




  稍晚,某處的森林之中。

  「上弦之貳!香奈惠遭遇上弦之貳!」烏鴉大聲囔囔的喊著剛得到情報。

  「混蛋烏鴉!快點帶路!」咆哮回去的正是風柱,不死川•實彌。

  「北北西!村莊!北北西!村莊!」

  「北北西的村莊!?該死、該死!從這裡跑過去都要天亮了!」實彌咬著牙,他在樹林之中快速穿梭。

  拜託……拜託!撐到我到!香奈惠!

  實彌竭盡全力的奔跑著,但也抵不過時間的殘酷,他看著東邊的陽光逐漸探頭,在此時,他才終於踏入村莊之中。

  隨後他聽到的是——

  「我不要!我決不離開!我一定會為姐姐報仇!」

  他不知道是什麼牽動已經僵直的雙腳,實彌緩緩的走到聲音來源,印入眼前的,是抱著香奈惠的妹妹,胡蝶忍。

  「告訴我!是什麼樣的鬼!是誰幹的……!」

  胡蝶的怒吼彷彿穿透實彌的腦袋,一陣暈眩讓他站不住腳,沒有選擇上前去見她最後一面,那是她妹妹最後能與所愛之人相處的時間……




   『沒事的,你不孤單喲,不死川……實彌。』

  不,此刻開始,孤單將伴隨我身。

  『也許,是因為我不希望你一個人吧?』

  不,我說過,一個人很好,什麼都不用在意,也什麼都不用顧慮,我能投入其中專心殺鬼。

  對,專心投入……全力殺鬼!

  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在意的了!

  已經……

  一隻粉紅色的蝴蝶翩翩起舞,牠緩緩地飛過實彌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離開村莊的實彌,朝著太陽聲嘶力竭地怒吼,眼淚早已佈滿他的雙頰。

  『我知道這個選擇沒人認同,也很笨……但比起殺光他們,如果有鬼願意協助我們……也許……也許這百年來的悲劇就可以告一段落不是嗎?』

  妳不是要證明給我看嗎?既然妳已經無法證明了,我要更貫徹、更貫徹,更貫徹——!

  「鬼舞辻無慘!我一定、一定要你付出代價啊啊啊啊啊!」



  鬼、皆、殺!




  風花的兩人時間,完。
******************************


後記。

哎呀,雖說是兩人時間,但其實搞不好我真的想寫的是童磨這個小王八蛋呀。

我就很喜歡寫這種角色QAQ

戰鬥的部分考慮篇幅,我決定全部拿掉,單純將香奈惠的事件做一個補完。

這一篇沉重的部分比較多,發糖的部分比較少,雖然我希望寫的更香一些,但我不希望人物出現太超過個性的事情,所以最後還是用出懸念的部分。

我在前段的隱喻,讓風花彼此知道自己的心意,但他們都知道,這樣的情感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在保持原作設定之下,最後就是狂犬實彌的實名登入了@口@

雖然知道這篇不會太有人氣,但還是想寫些正經的故事情節練一下手感。

目前有預定的其他篇可能會更新,至少我能保證是香甜的~之後有看到兩人時間系列的讀者們,請放心大吸一口!!

那麼,風花篇就在此告一段落。

依然謝謝願意花時間看完的讀者們,謝謝你們的耐心與支持,也希望你們多多指教~

那麼期待下次再見~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20 筆精華,09/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