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9k

【短篇】炭治郎與香奈乎的二人時間 5/16更新 傳達的幸福

樓主 Keymind j029opgr
GP123 BP-

  前言。

  首先直接要說,此篇不適合純動畫派的看,因為可能會雷到你不少東西,包含他們可能的反應,或是身體狀況。

  第二件事情,這篇是我等待203回出來之後想了一天的草稿決定寫的自爽文,以慶祝鱷魚老師沒有發香奈乎便當,希望讀者若沒追漫畫也要大概知道劇情走向,不然可能會讓你閱讀起來很不愉快。

  三,算是打預防針,我一直以來都不是那麽擅長寫像炭治郎這種正面積極帶了點聖母個性的人,我比較擅長寫悶騷、木頭、笨蛋、會被人轟到體無完膚再完美反殺的那種角色,我重新讀了幾次炭治郎的講話方式,希望能讓你們有比較好的帶入感。

  那麽,讓我們進入文章吧,請多指教。


*********************************



  蝴蝶屋。

  香奈乎坐在後院的長廊上,她習慣待在這裡,空曠、但不會一闊天際,有著清脆的水流聲,她感覺到所謂的自在,而且如果有命令,隨時就能找到她。

  但是,再怎麼樣,應該也不會有命令了吧?

  不再有突如其來烏鴉的叫聲,不再有師父細心叮嚀注意事項,不再有任何成員因為復原訓練大聲哀嚎。

  不再有……

  雙眼因為『終之型,彼岸之眼』,雖然經過治療,右眼還是幾乎看不見,所幸左眼的傷害沒如此嚴重,至少,依然還是能看見在身邊飄灑的蝴蝶們。

  反正……也沒有什麼需要專注的人吧。

  「香奈乎大人……」菜穗、小清、小澄,三人躲在一旁看著香奈乎,其實平時關係並不算糟糕,但自從無慘被擊敗之後,香奈乎就變得更加安靜。

  「沒關係,不用太在意。」葵走上前,她微笑輕拍了三位小女孩。

  「現在,已經不一樣了,香奈乎已經是個會為自己想要什麼而行動的人,所以不用擔心。」葵的語氣溫柔而堅定,她推著她們離開後院。

  「好啦,該是想想晚餐要準備什麼吧,胡蝶大人曾說過要把大家每一天都餵飽才行。」

  「好、好的,嗯!」

  在她們準備進入轉角時,葵看了一眼動也不動的香奈乎,她溫柔的笑了一下。

  「傻瓜,就是在說這種人吧。」

  「……」

  「……」

  「……」

  一隻蝴蝶停在香奈乎的鼻頭上展翅,像是催促她做些什麼一般,也像是為了什麼而留戀於此。

  「啊,香奈乎!」

  一個爽朗的聲音讓香奈乎為之一震,鼻頭上的蝴蝶像是發出笑聲般展翅高飛。

  「炭治……郎。」香奈乎轉頭,長廊的遠方有個模糊的身影。

  「是的,是炭治郎!香奈乎!妳過得還好嗎?」

  「啊……嗯。」將頭轉回正面,她小小聲的做了回應。

  「嘿喲,不好意思突然來打擾啊,禰豆子不知怎麼的,突然叫我一定要過來找香奈乎。」炭治郎愉快笑著自然地坐在香奈乎的身邊。

  「啊……嗯。」香奈乎再度點頭回應。

  「……真懷念啊,以前胡蝶小姐就是在這裡看著我們訓練呢。」他巡視了一下後院,當初被他們一行人搗亂的後院如今已經整理回那乾淨的樣子。

  「嗯……」聽到師父的名字,香奈乎眼神一沉,低下了頭。

  「啊、啊!抱、抱歉!香奈乎!我不是故意要提起胡蝶小姐的,抱歉、這讓妳不太開心吧?我會注意別提到胡蝶小姐的,啊!我又提了胡蝶小姐!呃……我……呃!」

  看見低下頭的香奈乎,炭治郎手足無措的希望緩解自己說錯話的氛圍,但卻做了更糟糕的回應。

  「炭治郎……」

  「是、抱歉!是!」聽到香奈乎小聲喊了自己的名字,他只能立直身體回應。

  「名字,講太多次了。」

  那細長的手指輕輕點在炭治郎的嘴唇上,香奈乎她優雅地微笑,跟以前相比,她的笑顏不再是單純的面容,而是已經能看出真正的情緒了。

  「抱、抱歉。」炭治郎不敢移動自己的身軀,感受著那指尖的柔軟,他陪笑著搔了搔頭。

  「道歉的話,也太多了。」

  香奈乎收回手指,她用拇指輕輕摩擦著食指還尚存的餘溫。

  「抱歉,啊!哈哈……哈哈哈!」炭治郎敲了自己的前額,兩人相識而笑,尷尬的氣氛也應聲而謐。

  「小禰豆子,還好嗎?」

  「嗯!很有精神喔!善逸三不五時就會跑來找禰豆子,然後沒多久就被轟了出去,最近可能我一直纏在她身邊,她說「哥哥!你也給我長大點!」然後就像現在這樣把我轟出來了。」

  「小彌豆子那麼有精神真是太好了。」香奈乎輕微點著頭,對於師父、隊員、以及大家努力守護的未來,感到開心。

  「我剛剛有先跟小葵打招呼,她說妳一沒事就會待在這邊,一待就一個多月了,香奈乎沒有想要做些什麼嗎?」

  「沒有,師父的遺願已經完成了,現在鬼殺隊也沒有任何指令了,只說我們可以放鬆待命,我的放鬆就是待在這裡。」香奈乎回答的很快,她從內裏拿出香奈惠給她的硬幣,讓它靜靜躺在手掌上。

  「啊,這個好懷念呢!香奈乎已經可以不用靠擲硬幣來決定事情了!」炭治郎看見硬幣,他想起那次一擲就中讓香奈乎順應自己的心,似乎顯得很開心。

  「嗯。」香奈乎輕輕點頭。

  「不過啊,我認為雖然是在放鬆,但是香奈乎還是不夠仔細聽心中的聲音,我想一定有什麼,是香奈乎現在想要做的!」炭治郎握拳,他腦袋想著可以盪鞦韆或是玩個遊戲、啊,甚至再來比較機能訓練也可能挺好玩的呢。

  「一定有什麼……嗎?」香奈乎看了一下炭治郎,隨即雙頰一紅,又再度轉過了頭。

  「咦?香奈乎剛剛說了什麼嗎?」炭治郎溫柔微笑,他想要認真傾聽香奈乎的希望。

  「那個……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願望……」

  「任何想要的、想做的、想看的、想聽的、想碰的,都是願望啊!香奈乎要說出來讓我聽聽看嗎?搞不好我能為妳實現也說不定!不,不對!香奈乎想要的!我一定會幫妳實現!」炭治郎握住香奈乎持幣的那隻手,他那褐色帶些酒紅的瞳孔正閃閃發光。

  「呃……我……」香奈乎臉頰更加紅潤,她感受到比『全集中•常中』還要更加難以忍受的壓迫感。

  「嗯?」帶著充滿溫度的微笑,他耐心地等待香奈乎的回應。

  「我……我想要……」

  「嗯嗯!加油!說出來!香奈乎!」

  聽到炭治郎的鼓勵,感覺呼吸已經繁亂的香奈乎努力振作起來,她竭盡所有的心力繼續開口:

  「我、我想要……炭治郎你……從背後……抱抱我……」

  「嗯!你很努力的說出來了呢!好!這個願望就由我……咦?」腦袋理了一次剛剛對方嘴裡說出來的話語,炭治郎立即當機。

  「果、果然當作我沒說過吧……」香奈乎將手輕輕抽離,不知怎麼的,呼吸突然就順了,但心頭卻悶了起來。

  「不、不!這、這個任務就讓我、不!只有我能完成!只是……是我,這樣好嗎?搞不好也可以找……」炭治郎小心翼翼確認自己是否會錯意了。

  「只能是炭治郎!」即使那聲音依然不算大聲,但香奈乎用出目前為止最大的音量回應了炭治郎。

  「……!」雙瞳對上,彼此為對方染上了紅暈。

  即便炭治郎平時再怎麼憨直,此刻,他也明白一個女孩子講出這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

  他大大吸了一口氣,然後大力拍擊自己的臉頰,力道之大讓香奈乎也嚇了一跳。

  「什、什麼?」

  「好!香奈乎!那我要開始了喔!」炭治郎站起身,只需要兩步,他就能走到香奈乎的背後,但是,僵硬的炭治郎卻足足走了八步。

  「咦?呃?好、好的!」聽見炭治郎的正式回應,這次換香奈乎打直了身軀。

  看不見背後的炭治郎,也不知道對方正在以什麼表情看著自己,香奈乎雙拳緊抓著自己的裙襬,這比她想像的還要來得緊張太多了。

  先是衣服的摩擦聲,她感覺得到炭治郎正在背後緩緩坐了下來,然後,是那雙經歷過無數苦難的雙手,輕輕環繞了上來。

  「唔……!」被接觸到的瞬間,香奈乎彷彿被電擊到一般,她大大顫了一下。

  「稍微,移動一下喔。」

  未等香奈乎回應,炭治郎將她輕輕抬起,同時雙腳向前延伸,讓對方直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雙手輕擁,讓香奈乎往自己的胸膛上靠去。

  「香奈乎,這樣……可以嗎?」

  炭治郎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這對於香奈乎來說,實在是刺激過了頭。

  「嗯……可、可以!」

  「那就好,我還怕這樣會讓妳不開心。」

  「不、不會……沒有……討厭或……不開心的感覺……」

  「以前啊,我常常這樣抱著禰豆子他們,到了某個時期,他們就不讓我這樣抱了,說什麼自己已經長大了,真是懷念啊。」擁著嬌小的香奈乎,炭治郎想起以前的種種。

  但此刻,香奈乎卻有一些不悅之情,她讓身軀往後,讓彼此更加接觸,略微抬起頭,以不滿的表情仰姿看著炭治郎。

  「我……不是讓炭治郎……回憶的……」

  現在,拜託你了,看著我。

  「啊啊,抱歉,我明白了。」

  現在,我的眼中,只有妳。

  隨著接觸時間,炭治郎也逐漸大膽了起來。

  他將頭靠在香奈乎的頸肩旁,而對方也像是嚇到般又一次顫了一下。

  「如果不喜歡,要出聲……阻止我。」炭治郎話語剛出,他的嘴唇輕嗤了她的頸部。

  「唔嗯!」香奈乎全身縮了起來,若不是鬼殺隊的服裝都有特別設計,不然此刻的握力應該會把裙襬整個撕爛吧。

  「香奈乎身上,一直有個很舒服的香味呢,頭髮彷彿沐浴著陽光的味道。」炭治郎的鼻頭輕輕抹過她的後頸,彷彿要把她身上每一個部位都掌握清楚一般。

  「……嗯。」腦袋陷入一片混亂的香奈乎,她只能含糊的回應炭治郎那令人害躁的話語,甚至這一刻,都懷疑起自己的願望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香奈乎……還有什麼心願嗎?」

  「已經……很足……夠……」話未說完,香奈乎像是想到了什麼,她再一次抬頭看著炭治郎。

  「我可以……那麼……貪心嗎?」

  「說什麼傻話,最不懂貪心的人,不就是香奈乎妳自己嗎?」炭治郎再一次體貼笑了起來。

  「可是……那麼幸福……這樣……可以嗎?」

  「嗯?有何不可?」

  「我、我怕……我怕這一刻……會突然消失不見……我怕……炭治郎……會不在我身邊……如果我體驗到了現在這個……幸福……我真的很怕……你會像師父那樣……在我眼前……」

  兩人雙唇交疊,炭治郎阻止了香奈乎要繼續下去的話語。

  呼吸像是停止一般,全身上下的感官此刻都集中到了嘴唇上,再更之後,是那陌生的濕潤感,感受到炭治郎的舌尖,香奈乎順著自己的心,全力的去回應。

  眼淚從眼角落下,香奈乎鬆開手往後環繞著炭治郎。

  「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喲,就像我發誓一定會照護好禰豆子一樣!香奈乎!我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的!」

  「……說謊的話,要吞一千根針喲?」

  「嗯!如果真的發生了!一根一根數給妳看!」

  「這就是……所謂的笨蛋吧?」

  「說到這個,香奈乎也是個笨蛋呢。」

  雙唇再度交錯,大量的蝴蝶像是共同慶祝般,也漸漸圍了上來,兩人沉靜在只有彼此的世界之中。

  「哇哇哇……」

  本來想來叫他們吃飯的孩子們和葵都被這一幕弄得面紅耳赤。

  「我們走吧。」

  「不用叫他們吃飯嗎?」

  「我們煮太少了!加菜去!」

  「好、好的!」

  葵紅著臉看著他們,然後隨即泛起淚。

  「太好了呢,香奈乎!」



*********************************

  哈囉,大家好,我是KeymindKK

  有介於版友們不吝嗇地給予鼓勵,上一篇『忍與義勇的短暫二人時間』的反應不錯,所以試著想要寫寫看自己不擅長的場景和人物。

  不知道有沒有對到各位的胃口。

  而這次因為漫畫最新進度,讓我很開心的又弄了一篇文章出來。

  還是很感謝願意抽空看完本篇的(因為其實這篇也是沒啥重點QAQ)




出處 炭香圖串



123
-
LV. 31
GP 9k
3 樓 Keymind j029opgr
GP16 BP-
  前言。

  祝賀鬼滅205順利完結,我認為鱷魚老師給了很棒的留白,在發了大量便當之後,最後給予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大量發糖。

  此篇可能沒有上一篇寫的那麼好,但KK依然希望可以盡力的表達出我想表達的畫面,這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更新炭香篇章了(如果有可能,是還有我想寫的車文啦),希望大家喜歡。

  關於設定,我最後沒有採納鱷魚老師設定炭治郎手和眼睛的狀況,也就是這篇文章之中,他是完全沒有狀況的,希望大家看得時候不會出戲。

  那麼,依然老樣子的,謝謝各位花時間來觀看,如果有什麼想法,希望能回應讓我知道!!





*********************************





  數天前,在一次會面交談中,炭治郎和香奈乎幾乎確定了彼此的關係。

  他們相擁、接吻、炭治郎甚至大膽地親喫她的肩頸,觸碰她的肌膚。

  炭治郎的溫柔、體貼、擔心、細心,每個思念,每個動作,都讓香奈乎全身心癢難耐。

  但這讓從未體驗過感情酸澀的她,陷入了極大的思維混亂。

  「現、現在這樣……我們就是……所謂的戀人了嗎?」香奈乎坐在他們第一次親密接觸的後院長廊上,認真的她睜大眼看著自己的雙手揉捏著裙襬。

  「該、該做些什麼嗎?」

  但……該做什麼?能做什麼?想做什麼?

  「炭治郎……你想要什麼……」她陷入深思。

  「真是,昨天好像沒睡好,頸部好像怪怪的。」

  葵轉動著自己的脖子,邊發著牢騷邊走向香奈乎。

  「頸……!」香奈乎大吃一驚,她迅速用手掌擋住自己的左頸。

  『難、難道有留下痕跡嗎?』

  緊張的香奈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強烈跳動的聲音。

  「嗯?怎麼了?不舒服嗎?難道舊傷復發了!?」葵注意到香奈乎壓著脖子,雙眼愣直,還頻頻冒出冷汗,她緊張趕緊跑上前確認狀況。

  「我、我沒事!我很好!我、我……」香奈乎以坐姿向後退了數步,她羞紅著臉阻止葵進一步的靠近。

  「……」葵瞇起眼,像是把香奈乎全身掃描了一遍?

  「什、什麼?」香奈乎不理解對方正在做什麼。

  「……炭治郎。」葵喊了一聲。

  「!」香奈乎全身彈了一下。

  「啊……原來如此啊。」葵嘆了口氣,為自己的擔心感到疲累。

  「咦?什麼?」看對方一副完全明白的樣子,那反而讓香奈乎更加困惑。

  「沒什麼,香奈乎沒必要知道。」葵笑著哼了一聲,那讓她有種被看透卻無法反駁的感覺,只能微微低下頭。

  「不過我來找香奈乎就是因為炭治郎,來,他寄信過來了。」葵走上前,牽起手,然後將信地交到她的手上。

  「確實,給妳了喔。」彷彿話中有話,香奈乎盯著信,只能頻頻點頭。

  「好啦,有什麼事情記得叫我,我先去忙了。」

  香奈乎看著葵逐漸遠去,她小心翼翼打開炭治郎所寫的信。

  其實裡面並沒有什麼內容,溫柔的問候,然後告知明天會來打擾,還有來自禰豆子的關懷和與她相處的種種,做出好笑的事、想起難過的事、努力振作的事。

  短短一點點內容,卻讓香奈乎將信緊緊擁在懷中,光是這樣,她就感覺自己被炭治郎重視著,光是知道他明天要來,心裡就雀躍不已。

  好想為他做些什麼……

  被如此溫柔的對待,香奈乎想要回報些什麼……但……除了殺鬼,什麼都不會……這樣的自己……能為對方……做些什麼?

  香奈乎拿出硬幣,她靜靜地看著,陷入沉思,隨著冬季,天空緩緩降下雪花。





  隔日,下午。

  「打擾了!」炭治郎背著一些行囊,他熱情揮著手,在玄關迎接的,是雙手插腰的小葵。

  「哼。」葵哼了一聲,看起來有些不悅。

  「小葵!看到妳那麼精神真是太好了!」炭治郎開心地走上前,他元氣滿滿的握了拳頭。

  「……你啊!」葵指著炭治郎。

  「咦?是!」看著對方認真的指著自己,炭治郎不自覺的立正站好。

  「如果你不是個笨蛋的話!以後別對每個人都那麼溫柔!聽懂了嗎?」

  「咦?啊?呃?是?」炭治郎一臉疑惑。

  「進去吧,她正忙著呢。」葵轉身引導炭治郎走入屋裡。

  「香奈乎在忙嗎?那是不是不要打擾她比較……」

  「我現在確定你不是個笨蛋,是個白痴!」葵打斷他,炭治郎立即閉上了嘴。

  葵今天的反應感覺很嚴格,但……聞不到任何不悅的味道……這究竟是?

  隨著引導,經過長廊,葵停下了腳步,氣氛突然凝重了起來。

  「小葵?」炭治郎在背後左右看著。

  「前面……右手邊,香奈乎就在那裡,雖然我知道你一定有克服一切困難的勇氣,但我還是要問,你準備好了嗎?」葵轉身,他湛藍的深瞳不允許任何是否以外的回答。

  雖然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面對如此認真的葵,炭治郎也收起笑容,他挺起身子回應:

  「就算是無慘再臨,我也會再一次擊敗他的!所以,不管是什麼,我都能辦到!」

  兩人沉默了一會,葵鬆開充滿戒備的臉龐,她讓出了走道。

  「那,接下來,就請你自己面對吧?」

  「好、好!我準備好了!」面對未知的壓力,炭治郎走到門前,他重重拍擊自己的臉,然後深呼吸。

  「香奈乎?」炭治郎先試探的喊了一聲,裡頭毫無反應。

  他打開門,裡面又是一小道走廊,左邊有著燈光。

  「香奈……乎?」炭治郎小心翼翼探頭,眼前的畫面令他著實愣住了。

  黑色與紫色幾乎環蓋整個空間,從周遭的器具以及那陣陣糊掉的炭味,至少還能勉強知道這裡是名為廚房的地方,而不是什麼地獄環景圖。

  「炭……治郎……」穿著制服套著圍裙的香奈乎站在中間,她轉過頭看著不知道怎麼反應的炭治郎,斗大的淚珠啪啦啪啦的掉了下來。

  「哇!哇——香、香奈乎!別哭啊!怎麼了?怎麼了?妳想做些什麼嗎?」炭治郎將行囊放到一旁,他趕緊跑上去安撫香奈乎。

  「我、我本來想……炭治郎來了……想做些東西……給你吃……但我從未煮飯過……小葵……教到一半人就跑掉了……我……我是不是造成困擾了?」拿著菜刀的手顫抖著,炭治郎往上前看,她應該是要切洋蔥吧?但洋蔥與其說是被切開,更像是用拳頭直接打爛的形狀。

  「香奈乎想為我做飯?」炭治郎開朗的笑了起來,甚至有些開心。

  「……但是……我做不好……」看到展現笑顏的他,香奈乎將頭轉了回來,看著淒慘的食材,難過的心情又一次湧上。

  「那就再做一次呀!這次,我陪著香奈乎一起做。」

  香奈乎還沒意識到這句話的用意,一股溫暖從背後湧上。

  「來,香奈乎,跟握日輪刀不一樣,你要用虎口向前卡住握柄,將食指前擺,接下來,把一切交給菜刀就可以了。」

  手被輕握住,然後引導到正確位置,像是變魔術一般,洋蔥一絲一絲的呈現出來。

  「看,這樣就能切出想要的樣子。」專注在切菜的雙手,炭治郎細心的教導著對方。

  「啊……嗯……」香奈乎睜大眼,像是在專心聽著教學,但紅了的耳根子已經出賣了她。

  長久握刀而粗燥的雙手包覆著她,結實的身體像令人安心的壁壘,每次耳邊傳來陣陣溫暖的聲音,讓香奈乎感覺到彷彿微醺的滋味。

  沒有因為自己搞砸了而得到任何負面情緒,炭治郎反而開心得上前一步一步教導香奈乎做菜的步驟。

  「然後,這裡要先試試味道。」炭治郎舀了一口味噌湯放到小碟子上,他遞給香奈乎,希望她嚐嚐。

  「咦?我……好……」

  一陣緊張感,香奈乎輕喫一口,應該……能稱上美味吧?因為過往的遭遇,她很難定義難吃的東西,那時候的她……無從選擇,任何能吞的東西,她都必須吞下去。

  「如何?」炭治郎微笑著,看得出來他很有自信。

  「啊……嗯……我覺得……很好喝?」香奈乎回答有些不確定,炭治郎歪了歪頭,他捧著對方拿著碟子的手也上去輕喫一口。

  「嗯……好像有一點鹹了,香奈乎喜歡比較鹹的味噌湯?」

  香奈乎看著伸出舌頭的炭治郎,腦袋閃過上一次……雙唇交錯的那個過程,她滿臉通紅的看著對方。

  「嗯?」發現香奈乎一直盯著自己,炭治郎先是習慣性的微笑回應,然後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擁著對方。

  「啊!抱、抱歉!」炭治郎禮貌性的想要往後退,卻被香奈乎一把抓住。

  「我、我沒有討厭!」低著頭,這時候要她直視炭治郎,對心臟的負荷實在太大了。

  「香奈乎……」意識到現在的情況,炭治郎鼓起勇氣,他以額頭輕輕頂著對方,讓香奈乎抬起頭,彼此雙瞳交錯,兩人在沉默之中,敘述了無盡的思念。

  「炭治郎……」一聲輕呼,香奈乎環抱上去,兩人雙唇交疊,不知道如何好好說出口,如果是這樣,有辦法讓他知道嗎?

  喜歡……

  能傳達到嗎?

  「我,確實收到了喔,香奈乎妳想傳達的話語。」

  兩人分離,一絲琉璃依依不捨地連結著兩人,炭治郎雖然也紅著臉,但更多的,是喜悅的笑容。

  「嗯……嗯。」香奈乎抿著嘴,她眼神向下不斷點著頭。

  「先把餐點完成吧,小葵她們應該也在等著,吃完晚餐之後,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讓香奈乎知道。」牽起她的手,將其捧在手心,他的眼神閃耀著光芒。

  「……嗯,好。」感受到對方的認真,香奈乎也帶起優雅微笑,正面的回應了炭治郎的邀約。

  大夥在餐廳開心吃著飯,菜穗、小清、小澄因為炭治郎的到來而感到開心,葵也因為廚房沒有被燒了而感到欣慰。

  但此刻的兩人卻沉覓在一股緊張感之中,對於即將到來的事情,他們甚至吃不出食物的味道,只能若有似無的回應著其他人的交談。

  夜晚。

  香奈乎冒著冷汗在長廊緩慢走著。

  『我想做些準備,希望香奈乎可以晚一點來到後院。』

  以前,即便站在後院,盯著天空、盯著蝴蝶、盯著櫻花樹,從未感覺時間有特別的流動,但這段時間等待,卻讓她感覺度日如年。

  炭治郎想做什麼?想說什麼?想給她什麼?大量的未知讓香奈乎感覺坎坷不安。

  經過轉角,後院已經以篝火形成一個圓,炭治郎正在中央把東西擺好,他穿上了從未見過的服飾,那是以紅與白相間的羽織。

  「啊!香奈乎!妳來了!」炭治郎看見愣在原地的香奈乎,他開心的上前牽著手,將她引導到長廊中央,也是她平常習慣坐的位置。

  「天氣很冷吧?我有準備熱茶和仙貝,香奈乎,待會請妳待在這邊看著。」炭治郎流著汗,表情帶了生澀的緊張,但面容是非常開心的。

  「炭治郎……這、這是?」香奈乎還沒搞清楚現在的情況。

  「香奈乎,我不知道該如何好好的說出口,我想了好久好久,我想把我人生最重要的,獻給妳。」炭治郎將東西全部安置好,他滿意的點了個頭,接著他跑向以火為圓的中央。

  「這是我父親傳承給我的『火之神,神樂之舞』,我想要香奈乎妳看著我,讓我……表達我想對妳述說的話!」

  他拿起儀式用的刃劍,懸掛在尾端的鈴鐺聲隨之起舞,隨著雪花逐漸變大,炭治郎深呼一口氣,開始了舞蹈。

  『我想跟妳分享我所重視的一切……』

  炭治郎努力呈現出父親當初的樣貌。

  『我想讓妳跟我一起走下去……』

  鈴聲搖曳,篝火擺動,大雪紛飛。

  『我不知道該如何好好表達,找不到任何言語能訴說我現在對妳的迷戀……』

  看著炭治郎的舞蹈,香奈乎幾乎整個深入其中。

  『這是和父親的約定,而我,想跟妳,想跟香奈乎!由我們,傳承下去!』

  直到冰冷的觸感刺激著臉頰,香奈乎才發覺到自己已經落下的陣陣淚水。

  『喜歡妳,香奈乎,喜歡妳!』

  在敘述思念之中,炭治郎確實的完成每一個動作,他想要全力的傳達自己的感情,這是他能想到,除了言語,最能表達自己真實心情的方式。

  「我收到了喲……炭治郎。」

  不知不覺站起身,掉著眼淚,仔細看著炭治郎的舞蹈,她內心感受到強烈的翻騰,靜不下來,激動不已。

  叮鈴,最後一個動作完成,炭治郎喘著氣,他看向香奈乎。

  「有……傳遞到嗎?」炭治郎深吐一口白氣,他的表情難得露出些許的不安,深怕自己想要給的,沒有好好的傳達出去。

  「炭治郎!」

  不顧一切,香奈乎雙腳一踏,她跳向了炭治郎。

  「唔哇!危險!」

  炭治郎向前接住了香奈乎,但因為腳步沒有站穩,兩人向後仰倒在了雪地之中。

  「太狡猾了……」香奈乎一頭埋進他的胸懷。

  「香奈乎?」炭治郎坐起身抱著她,但還不太懂對方所說的意思。

  「你這樣……不是讓我完全無從選擇嗎?太狡猾了!」她淚眼汪汪的抬起頭,但嘴角卻笑的開心。

  「也就是說……妳願意與我……」

  「笨蛋……」

  香奈乎再一次向前,她吻住炭治郎,兩人再一次倒入雪地之中。

  香奈惠姊姊,忍姊姊。

  找到了喲——

  我的幸福。


*********************************


  後記。

  當初假想了很多告白場面,一直找不到我覺得適合的方式。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炭治郎在這方面反而不會太明白地去敘述自己的喜歡。

  而在我想的結論之後,就是以重要的火之神舞蹈來呈現這一段告白,我覺得畫面是很不錯的。

  希望讀者們會喜歡這次展現的風格,謝謝指教。


16
-
LV. 32
GP 10k
4 樓 Keymind j029opgr
GP3 BP-
今天晚上11點正準備去看鬼滅劇場版,又看了一次動畫(雖然是用比較快速的看法)又稍微來翻了翻之前自己的創作。

「看起來還是挺不錯的嘛!」<-自己講!?

這個時間點推到文章會不會雷爆一堆人啊?

總之請注意前言~雖然這一篇文章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但鬼滅的人氣依舊可怕的令人換氣困難~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看到鬼滅動畫整個畫完~~~~期待今晚來去看劇場版!!!也希望讓各位讀者可以再一次翻閱這個小小的二創文章~謝謝~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23 筆精華,11/0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