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4

【閒聊】你就是我的榮耀

樓主 月魂伶 vivi211218
GP2 BP-
【作品介紹】1韓文清2韓文清3還是韓文清#

【作者有廢話】

入坑有點晚,上週才入的坑,動畫漫畫已補完,小說用聽書聽到17*章……知道路還很長,期末+學測過了再回來繼續填(๑•̀ᄇ•́)و ✧

雖說剛起步,對後續劇情也不是很懂,看完畫風有點不一樣的特別篇三級…燃起我的同人魂啦(〃'▽'〃)

手拙+私心=我愛錢包清(*๓´╰╯`๓)♡
歡迎拍打指教o(* ̄▽ ̄*)ブ


【正文開始】

「你啊、老是唸叨著……十年霸圖,一如既往…」電腦的藍光照在一女子異常紅潤的臉蛋上,明明是在室內卻呵着霧氣,女子眼裡眼泛著淚光,看上去很痛苦,似乎是發燒了還倔強地撐著,氣若游絲地透過耳麥一字一句傾訴她十年的執著。

女子的身體不知是因為發燒造成畏寒,還是因為太過興奮而顫抖著。不過,這都不影響她雙手的操作,她一手飛快地擺弄鼠標,另一手在鍵盤上跳動著,雖然乍看之下是瘋狂顫動,但只要一看屏幕或是會場上的全息影相,就會知道,這個女子是在進行一場聲勢浩大、令人嘆為觀止的戰鬥。

她戰鬥,為了榮耀。但不是為了勝利的榮耀字幕,而是……

「我又何嘗不是……十年、榮耀……」女子用一記陷阱牽制住了她的對手,隨即又是啪啦啪啦驚人的手速讓她操縱的人物分出十數個分身,在他的對手面前擺出了一個在競技場上前所未見的陣形。

那一刻,不只全場觀眾楞了,她的對手也愣了。

那陣型,儼然擺出“生日快樂”四個字。

「榮耀……你就是我的榮耀啊……」女子人物的真身一閃便貼近對手,一頭碰上對方懸在半空尚未發招的拳頭上,然後,最後一點紅血耗盡,倒下。

「…我的榮耀…韓文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韓文清進入聯盟以來,最刻骨銘心的一次全明星賽。自己被點名並不意外,意外的是,點名的是那個丫頭,那個從自己進入霸圖,就賊頭賊腦時不時從技術部門偷跑到健身房、訓練室、食堂等任何自己有可能出沒的地方,來偷看或是假裝不期而遇打招呼的丫頭。

那時候自己只是預備隊員,聽說過那丫頭不簡單,大概是比自己晚一個月進的霸圖俱樂部,但一進來就成為了技術部的核心主幹。勤於訓練的自己那時也沒多加留意,只是覺得她常常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自己一本正經的個性實在看不慣那丫頭掉兒郎檔不務正業的行事風格,她怎麼就能成為技術部之寶?

後來,因為一堆陰錯陽差莫名其妙的事件,自己不自覺地越看丫頭越順眼,在一次一次丫頭的猛烈追求下,竟然真的就和她走在了一起。

韓文清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被動的人,但丫頭似乎就是一個BUG。

賽後,記者簇擁而上,此時韓文清只想向醫院飛奔過去,心煩意亂地皺著眉,臉色比訓斥隊員時還黑,一言不發等著時機好突破重圍。

「韓隊!請問你對這次對戰告白有什麼想法?」

那算哪門子告白!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請問你會回應她嗎?」

會,但是有一堆不知好歹的渾蛋記者擋著我去路。

「星不朽剛剛表現非凡,霸圖有考慮招募她進入職業圈嗎?」

丫頭本來就是霸圖的人……

「星小姐本來就是霸圖的員工,目前沒有轉入選手部的計畫;剛剛場上表現,是基於對韓隊的景仰和老同事的祝福,請各位不用過度解讀。」

終於,張新杰出來解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病房裡,高燒終於得到控制,丫頭躺在病床上,一旁點滴無聲地滴答著。

是夜,韓文清坐在病床旁的摺疊倚,無眠。

雖然半推半就在一起了,只要逮到片刻空閒,丫頭就會嘰哩呱啦地和我單方面聊起天來,她和我講了很多,但直到現在才發現,其實,我並不懂她。

丫頭的名字是星木巧,隊上叫她巧巧,我不在的時候管她叫隊嫂。她在技術部門,但我不知道她也玩榮耀,其實技術部門有號專門測試銀武,她測試銀武測出興趣了,自己另外辦號玩也不稀奇。

可是,她的帳號,偏偏是星不朽。

星不朽,遊戲裡不屬於任何公會,職業鬼劍士,但是她不以這個職業稱著,她響徹一區的名號是“藥王星”,一區的骨灰級老玩家都知道,唯有藥王星會製作銀色品質的藥水,當然,也會做銀武。只要給足材料,或是和她開賭局贏了她,她就會為你量身訂做銀色品質的物件,件件都是有價無市的極品。

不過,真的找藥王星做銀武的人不多,因為代價太昂貴,藥水相對低價。藥王星的特製藥水有個別名叫做“一次性銀武”,故名思義,效果堪比裝備上銀武,而且據說最頂級的藥水頂過全套銀裝。

當然,尋藥的人有,想要搶藥的自然也有。個人、五人小隊乃至一整個公會都想過圍剿星不朽,星不朽卻從來沒有被殺死過。不是因為她以一擋百,而是因為她落跑的功力絕對是一等一,加之帶風向的能力也是扛扛的,凡是追殺她的,不出一小時,都會變成全世界的公敵……或著說是懸賞獵物。

【世界】[星不朽]說:紫影公會在追殺我!凡是殺他公會50人,我送一瓶特製藥水;只要我被殺一次我一週不接單,我會盡量逃跑,但是還是請大家快來保護我!啊,然後請大家公平競爭,有投機串通的話,我一律不出貨喔!

當時一個公會不過百餘人,但沒有一個人覺得殺50人的價碼太昂貴,畢竟可以合理殺人撿裝備,又有機會拿到千金難買的藥水何樂而不為?一週不接單,對一些大公會或高端玩家來說可是大損失,因為藥王星不只做特製藥水,還是會銷售橙色或紫色等相對銀色普通一點的高級藥水,在藥師稀缺的時代,藥王星就如同她的ID一般,星不朽,耀眼而亙古不落。

丫頭的帳號是在當時連韓文清都有些許敬重的星不朽就算了,更讓他驚訝的是,那個只會落跑、煽動群眾的星不朽,竟然有如此逆天的戰鬥實力。

老虎不發威,被人當病貓。今天的全明星賽,讓韓文清在丫頭,星木巧的身上看到這句話的體現。

凝視臉上還有些潮紅的星木巧熟睡的容顏,韓文清腦中開始回放剛剛與這只“病貓”的戰鬥過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持人:「我們這次將挑選三位幸運觀眾到台上,點名與我們戰隊的任一人進行pk交流!」

「第一位是A區3排31號!請到臺前!」



「韓隊,那是……」看清緩緩走上臺的觀眾,白言非人忍不住驚訝道。

「嗯,看到了。」韓文清仍是一臉肅穆,面不改色淡定的回答。

是隊嫂啊,估計是要點名韓隊了……眾人心想。

「我是星木巧,我想挑戰霸氣雄圖的隊長,韓文清。」星木巧朝霸氣雄圖的席區看過來,露出任誰都會覺得甜美可愛的笑容;不過,認識她的霸圖眾人都知道,那是惡作劇的前兆。

「原來隊嫂也有玩啊……」

「……技術部門也玩玩不奇怪,只是我比較好奇她要怎麼整隊長……」

「她在這麼多人面前還整嗎?隊長會翻臉吧……這樣也攸關霸圖形象耶。」

「可是你看那笑容,標準要搞事的前奏啊!」

「好了,安靜,要開始了。」張新杰打斷眾人的討論。

「主持人,我有兩個小小的要求。」台上的星木巧討好地眨眨眼。

「額,好妳說說看。」

「一、我要確保我整場講的話都會清楚的放送,並且我要錄影;二、我要開賭局。」

兩個要求都不過分,霸圖眾人此時一來是有些疑惑惟恐天下不亂的巧巧突然變乖,二來則是好奇她想和隊長賭什麼。

「第一點本來就是我們舉辦單位的職責所在,請放心。」主持人停頓一下,聽了下耳機裡的指示繼續說:「第二點的話……韓隊長同意便可。」

「可以。」韓文清雖然不知道星木巧又想搞什麼鬼,但還是答應了。

「如果韓隊贏了,我給一套銀裝;如果我贏了,韓隊欠我一個願望吧~」

霸圖眾人表示對願望很不安。

「好。」聽到拿銀裝來賭,想來星木巧應該是沒有的,那肯定是俱樂部新研發了一套要藉機製造話題吧;至於願望……反正自己是不可能輸的。

當各就位,插上帳號卡,全息投影出來時,看見星木巧的星不朽,觀眾席顯然有些騷動,不過並不大,畢竟不是那麼多人那麼資深的。

韓文清心中稍稍動搖了一下,不過,旋即又想指不定星不朽是俱樂部秘密養的帳號也說不定。

「對了,韓隊你不挑食吧,會討厭蔥嗎?」在準備期間,星木巧突然問了個古怪的問題。

霸圖眾人:是隊嫂的風格。

「不討厭。」韓文清似乎已經很習慣這種突來的插曲,回應的相當自然。

「3,2,1,FIGHT!」

「來吧 (/^▽^)/ 清清♡」

比賽開始的第一句話、第一個文字泡,讓觀眾倒一片,或興奮或無力,相較之下霸氣雄圖那邊看上去淡定得多。

韓文清原本想先觀察鬼劍士的出招再做打算,現在看來還是算了,讓她閉嘴的唯一方法就是先發制人分分鐘結束這場比試。

競技場上,大漠孤煙一個云身來到星不朽面前,雙掌一攏就是一記帶擊飛效果的雙虎掌。

雖然一上前就不是普通攻擊,韓文清還是有稍微放水的,一連串動作沒有特別提速,速度拿捏在可以看得清楚技能動作卻又不至於龜速,有點基礎的玩家都是躲得過,甚至中斷都有可能。

全明星賽主要還是表演性質占比大,況且這是第一場觀眾點名,如果一上來就秒殺,那還讓接下來的挑戰者如何看待這“幸運抽到的比試機會”?

霸圖眾人觸景生情:比起和隊長對練的時候……嗚嗚隊長現在好溫柔啊!

就在眾人預期這拳要被躲過時,星不朽卻呆站著沒有任何閃躲或防禦,硬生生吃下這掌,彈飛了出去。

星不朽的血條瞬間掉到只剩三分之一。

霸圖眾人:隊嫂!!!

大漠孤煙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補拳,星不朽不疾不徐地開口了:「忘了跟韓隊說,不用放水的……這掌,不太給力啊。」

大漠孤煙聽得眼皮一抽,當機立斷抬腿打算接個浮空技高飛腳,然後補上幾拳結束。

然而,就在這抬腿的瞬間,場上三個鬼陣幾乎同時浮現:灰陣、寂靜之陣在大漠孤煙的腳下,造成二倍重力以及全技能封印;一個刀陣在星不朽落下的位置展開,其邊緣恰好是大漠孤煙所站的位置。

雖然出乎意料之外,大漠孤煙必然不會被區區兩個debuff陣法給牽制住,仍然擺好了迎戰姿勢,當然,星不朽的出擊也還沒結束。

這次換,星不朽鬼步來到大漠孤煙面前,貓身一蹲,地面又浮現一個瘟陣,加上一記鬼爪浮空大漠孤煙,接上鬼斬、滿月斬,然後後跳再一個月光斬。這一波操作,迅速流暢準確的程度,讓掛上複數個debuff的大漠孤煙閃躲防禦不能,最終是全盤買單全部硬扛了下來。

大漠孤煙血條一下子去了一半,讓不少人揉了揉眼不敢相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更讓人驚訝的還在後頭,這時大漠孤煙應該要受身站起,但只見他一動不動摔了個狗吃屎,非常狼狽。

「清清,你現在的僵直狀態是我的武器效果,無視任何防禦,每連擊一次造成10秒僵直,可以無限疊加,效果在連擊結束後發動。」星不朽揮了揮手中的綠白色武器,站在不遠處講解起了自己的武器,慢悠悠地又拿出一罐銀色液體喝了起來:「所以,我們現在大概還有30秒的聊天時間哦~」

韓文清也不愧為隊長,心裡素質就是好,雖然在大眾面前出糗,但還是在心中對星木巧有些讚許。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那一系列操作,意識、手速……當然還要創意三樣兼具而且還是頂尖才有辦法做到。

韓文清稍微調整視角,便問:「打得不錯,這手速……咳、那是什麼武器?」

大漠孤煙看清星不朽手中的武器也不太淡定了,不過也算明白了比賽開始初星不朽奇怪問題的含義。

那是,一根蔥。一根泛著銀光深怕別人不知道那是銀武的蔥。

主持人方才回過神,迷迷糊糊聽到兩人在尬聊武器,就將鏡頭給星不朽武器一個特寫,這一給,又是一陣騷動。

霸圖眾人:服了,真服,那種造型……隊嫂威能!

「蔥啊,很可愛吧(*¯︶¯*)」星木巧沾沾自喜說著:「至於剛剛手速嘛……不多,420左右吧?」

是不多,就是中上職業選手拼全力的手速而已。星木巧無心一句話懟了所有普通觀眾和一部分的職業選手們。

「啊,快沒時間了,我長話短說吧。你剛剛的攻擊可以去掉我三分之二血,也就是說我挨個你兩拳就会死了,大招的話大概可以秒了我;但是你看我現在血呀藍啊的都滿了,還外加30秒霸體、全屬性點加50,都是藥水的功勞……這樣的藥水我也就帶兩瓶,所以,我們好好打一場吧!」

言下之意,要嘛連續打兩擊或是放大絕讓星不朽沒時間喝藥水,不嘛就慢慢打到兩瓶瓶藥水耗光,星不朽就沒戲唱了。

平心而論,剛剛在鬼陣的加成己方和削弱敵方的作用下,四連擊對大漠孤煙也僅是損耗半血;血薄輸出普通的鬼劍對上血厚高攻的拳法家,終究,還是後者大漠孤煙佔上風。

此時要說星木巧處劣勢還話嘮太自大是不能的,畢竟那樣高的手速要維持本就不易,而且容錯率趨近零,好不容易造成敵手的僵直當然要好好把握休息片刻。

觀眾心中,還是有一把尺默默衡量著。但隨著比賽的推進,每個人都將對這把尺產生質疑。

效果結束,星不朽側身一跨鬼步拉開距離,留下數個殘影,大漠孤煙一躍而起,看了一眼便鎖定目標,云步、寸勁、崩拳向左後側的本體進行攻擊。

這次大漠孤煙是拿出了平時的水準,毫不留情的展開攻勢,原本迅速的攻勢加上寸勁的拳擊加速,這拳定是妥妥的招呼上星不朽的肚腹。

霸圖眾人:這、這比平時訓練還兇殘!韓隊這是在家暴!

確實是命中了,星不朽的血條就跟方才一樣不堪一擊直接掉了二分之一,還附加了僵直效果。

接種而至的是窩心腳、飛腳最後是旋風腿,僵直狀態下的星不朽自然只是紮紮實實地接下,這下不死也紅血。

「噗呵……」然而,星不朽卻笑了出來,而且還是憋笑憋不住了的那種笑。

抬頭一看血條,赫然發現連三踢加總的傷害卻大大不如方才只有一記的崩拳。而且似乎進入了鎖血狀態,星不朽的血條停止在四分之一,旋風腿的餘勁和墜落地面的衝擊一點損傷都沒有造成。

不好!戰鬥經驗豐富的韓文清自然馬上明白發生什麼事,那不是鎖血,是殘影護甲;而以第一次交鋒時星木巧的手速,不可能只有操作殘影而已……

果然,從天而將一堆堆的墓碑砸落,是持續性範圍攻擊的死亡墓碑!

大漠孤煙再撇一眼欲要着地的地面,赫然就是一個鬼神盛宴,位置、出現時機星不朽那計算得分毫不差。

一開始用鬼步拉開距離,一方面是為了最為殘影護甲獻祭,另一方面則是掩蓋其他鬼陣的生成;然後再使用死亡墓碑將大漠孤煙逼到欲神鬼盛宴的地點,以其它鬼陣為祭,吞噬一切的盛宴便完成了,環環相扣,好一個鬼連環!

「沒那麼簡單!」大漠孤煙不由得喊了一句,一個扭身,虎伏騰翔踏上一個從身旁擦落的墓碑,爆發式的一躍再到另一個墓碑上,接上流暢的滿級五步鷹踏,總算脫離吞噬範圍安全落地。

剛剛真是不可謂不驚險。

「啪啪啪啪啪!」冷不防地,青蔥拍了上來,又是僵直,合計50秒。

「呵呵……哈……」此時星木巧的笑聲再不遠處傳來,但笑得有些古怪。

「有意思嗎!」無法動彈也無法大幅度切換視角的韓文清頗煩躁,他還是第一次想這樣被耍著玩似的,屢屢因為僵直中斷比試,他情願此時星木巧趁機攻過來,做個了結。

「哈……呵呵,不行呀……我還有一瓶藥的,不喝……多可惜。」遊戲裡的星不朽是直愣愣地站著不動,遊戲腳色是不會有特殊表情的,唯獨從耳麥傳來的星木巧的聲音可以判斷情緒。此時每個人都可以聽出星木巧的狀況似乎不太對。

霸圖眾人紛紛討論著隊嫂怎麼突然怪怪的。

「清清…你、你說這個鎮咳止痛藥…怎麼這麼不堪用……」星木巧段段續續像在自言自語。

主持人有點好奇的將一個畫面切過去星木巧所在的攝像頭,不由一驚。

星木巧此時除了雙頰有著不正常的潮紅外,其他是一片慘白,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她冒著冷汗,全身都在微微發顫。

「額…星小姐妳還好嗎?要不要到這裡就好?」現在表演目的已經充分達到了,而且星木巧看上去是真的很不好,應該是發了高燒。

「可以!繼續!」星木巧猛的一震,努力擺出清醒鎮定的神情,但任何一個人看著都知道她在逞強。

「別鬧了!怎麼……」看到星木巧憔悴逞強的樣子,最揪心的莫過於韓文清了。

「繼續!不許中斷…不可以…求你……拜託你……」星木巧的雙目死死地盯著屏幕里的大漠孤煙,雖說語氣是帶著哭腔,但那攝像展現的深情可不是什麼祈求,而是彷彿見到仇人死地一般。

霸圖眾人交頭接耳著,說著這幾天隊嫂確實有在嚷嚷著感冒了什麼的……

「妳!不知道感冒就要在家好好養著,還出來做什麼!妳不是職業選手也……」

「清清……50秒到了喔…」打斷了韓文清的話,星木巧開始進行攻擊,此時的攻法雜亂無章了起來,現在只能盼望韓文清能夠盡快打敗她了。

面對雜亂文章的攻擊,其實對浸淫職業圈數年的韓文清,擊垮對方只是片刻的事,因為雜亂無章往往伴隨破綻百出。

然而,此時的韓文清卻無力反擊,不是因為找不出破綻,更不是不忍心反擊,而是,根本沒機會。

是韓文清年紀到了,手速提不起來嗎?不並不是,是因為星木巧太快了,就算是亂打,也得敲出有效指令才行,而她也確實每個指令都是有效的,現在這速度少說是七、八百。

「妳到底想做什麼!」韓文清不禁隔著電腦屏幕大吼,全因那樣的星木巧讓他看著太心疼。

「哈……嗯,我想做什麼……?」星木巧依舊死魚一般的眼睛死盯螢幕,不及不徐聽上去有些吃力的聲音,與她瘋狂飛快的操縱鼠標、敲打鍵盤形成了強烈對比。

「我要,跟你……說個故事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一旁等著候著,微光漸漸透入病房,韓文清一臉倦容,但仍無數次嘗試回想星木巧所說的故事裡的過往。

故事,其實很簡單。

一個只是無聊辦了個帳號想要體驗體驗網遊的女孩,在新手村結識同樣無聊辦了號的少年,他們其實也沒組過幾次隊,但是女孩在少年身上找到了投注所有熱情在遊戲裡的理由。

然而,有一段時間女孩能夠上線的時間不多,於是,等級拉開了。等到女孩再次上線,她發現,他們已經不是一個層級的人,女孩只是一個19級尚未轉職的萌新,那個當初帶領她闖蕩遊戲的少年已經成了揚名一方50級的第一拳法家--大漠孤煙,據說已經和霸氣雄圖俱樂部簽了約,要當職業選手。

女孩眼裡的少年是多麼的閃耀,於是她不接受任何人的幫助,她獨自一人練上了20級。

女孩想要成為一個夠特別的人,她才能昂首闊步走到你面前,就是這樣幼稚的念頭,成為她十年榮耀的信仰。

她自己摸索,嗑嗑絆絆地成長。遊戲世界裡,女孩贏得藥王星的稱號,同時也戰戰兢兢地充實自己的實力,不為別的,只為有朝一日與她的榮耀站上同一個舞台;而現實世界裡,多虧了俱樂部新進的宣傳廣告,女孩找到了霸氣雄圖,找到了還是預備隊員的少年,於是她看准了技術部門招募,一個月的時間鑽研才剛起步的自製武器系統,對她來說,其實真不是什麼問題,一切都是為了能和她的榮耀再靠近一些。

「說真的……一開始我也被你那錢包臉給嚇著了…什麼事錢包臉?這你要…去問夜度寒潭了…」

「你果然…沒讓我失望……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

「就是有時…太、太認真了……認真到有些無趣…可是,沒關係……那我有趣一點就可以了…」

「清清…我給你做的這套銀武…一定會喜歡的……呵、為了收齊材料…還發生很多有趣的事呢……之後有空了再和你說…」

「我最想說的是……我努力了,我從百多的手速練到現在…最快可以破千的……我知道手速不能代表…一切…但他是唯一可以被……量化的…」

「其他的……這場比試…你…應該看到感受……到了吧…」

「要不要……稱讚我…一下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唔……」星木巧輕哼了一聲,眼睛慢慢睜開,看到的便是韓文清。

「醒了?」韓文清覺得對病人要多一些溫柔,所以打算之後再和她算帳。

「呵……」星木巧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笑了起來。

「笑!還笑!妳知道昨天妳燒成咱樣!最近戰隊忙,要你自己照顧好自己……結果呢!差點把自己腦子燒壞了!」韓文清終是人不住破口大罵。

「韓、韓隊?」正踏進來要探視的隊員們,各個趕緊打斷怒吼,喻之以義、動之以情好說歹說總歸勸住自家隊長。

「巧巧,妳在笑啥呢?笑得韓隊一肚子火。」白言非湊上前輕聲問道。

「我……」

「先把水喝了、粥吃了、藥吃了、睡飽養好身體才准聊天。」張杰希看到韓隊又是一個風雨欲來的黑臉,連忙制止星木巧回答問題。

星木巧眨眨眼,表情有些無辜,隨即又是惡作劇的笑容,拉了拉本來就在病床邊的韓文清的衣角,招招手示意要說悄悄話,要求他彎下身子把頭湊過來。

「什麼事神神秘……唔?」

星木巧迅雷不及掩耳的,親了口韓文清,還不忘用舌頭頑皮地舔舔韓文清的嘴唇。

霸圖眾人被閃瞎,韓隊則是難得不自在地紅了臉,什麼也沒說侷促地匆匆要離開病房。

病房關上,門外傳來韓文清有點變調的聲音:「我去買粥!」

星木巧咧嘴露出一個無聲的笑容,拍拍一旁還有點恍惚的白言非輕笑說:「我滅火嘍~」

霸圖眾人心中齊想:…………這是在玩火!

隨即便看星木巧手手十指一張,然後一隻一隻指頭收回似乎在默默倒數著什麼。

除了張新杰一看便了然與胸,推推眼睛似笑非笑地搖了搖頭;其餘眾人不明所以,便默默看著。

3、2、1……

“碰”一聲病房門被粗暴的推開。

「為什麼是老子出去!出去的應該是你們這群人!」來者不用懷疑,肯定是韓文清:「你們全部都去給老子買粥!」

霸圖眾人齊齊瞄向倒數玩還握著兩拳的星木巧,心中齊嘆:知我隊長者,唯斯人爾。

病房門再次被關上。

韓文清坐在床沿,一個坐姿壁咚,在星木巧耳邊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字說:「星、木、巧、妳、這、是、在、玩、火!」

「嗯我就喜歡玩火啊……文清。」

韓文清,我的榮耀……再玩十年都不會膩。

【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 筆精華,02/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