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二次創作】莉茲與青鳥X空戰奇兵7 新增第一章

樓主 AN/SPY-1G(V)7 s33u571
GP4 BP-
在下是從莉茲與青鳥初入坑的新人,看了該劇場版之後二創慾望爆炸,但自己對音樂一竅不通,所以突發奇想結合某個空戰相關的作品來寫個短篇二創小說;

目前只完成了一些設定,劇情主軸預計會致敬劇場版、並圍繞在兩女主角的情感,樂器吹奏技能則換成空戰技術(女角們當然也升格青年),文章應該不會塞太多難懂的專有名詞,另外因為我尚未追番原作兩季動畫和其他作品,目前可能不會寫太多其他原作角色;如果各位前輩有興趣的話,無論是希望增加角色或是其他方面,還請多多指導與提供建議。


莉茲與青鳥X空戰奇兵7(篇名未定)

設定

鎧塚霙:國際停戰監視軍、第三聯隊青鳥中隊(二號機)上尉飛官,個性內向寡言,對希美以外大多數事物罕有興趣,具備全聯隊頂級的空戰技術。呼號「羽毛」。
傘木希美:國際停戰監視軍、第三聯隊青鳥中隊(五號機)上尉飛官。憑藉高超的飛行技巧和開朗性格,而受到中隊成員的關注與仰慕;在反戰熱潮中因為壓力而一度質疑飛行的意義,曾想瞞著霙退出空軍,但又隨著中隊移防到太空電梯而回心轉意。呼號「河豚」。
吉川優子:青鳥中隊少校中隊長,很在意之間霙與希美的相處,移防前曾要求希美保留退伍申請;與夏紀私交甚好。
中川夏紀:青鳥中隊上尉副中隊長,編隊指揮官(一號機),協助優子默默觀察霙與希美;優子的同期,與優子私交甚好。
劍崎梨梨花:66中隊新任少尉飛官(十二號機),常和霙組成僚機接受經驗指導,努力想跟上學姊的腳步。
高坂麗奈:82中隊中尉飛官,個人成績緊接在霙之後,對於技術超群的霙帶有相當的競爭意識。
黃前久美子:105中隊中尉飛官,麗奈的青梅竹馬,除了任務和勤務外常常與麗奈一同行動。
加藤葉月:105中隊中尉飛官,久美子、麗奈的同期,體能競賽常勝軍。
川島綠輝:105中隊中尉飛官,前三人同期,105中隊的個人成績最佳者,聯隊裡出名的模型迷。
井上調:66中隊上尉飛官(三號機),希美與霙的同期。
江藤香奈山根都美貴平石成美:66中隊中尉飛官,常常與希美分組訓練。
小田芽衣子高橋沙里:82中隊中尉飛官,比前述三人早一期且熟識,時常邀集各自的前輩一同聚會與出遊。
中野蕾實:第7飛行管制中隊中尉,與前兩人同期,很受聯隊成員歡迎的管制員。
 
中央尤西亞聯邦空軍第三聯隊:由國際停戰監視軍指揮,派駐軌道電梯之空軍聯隊,是一個女性成員多達三分之一以上的標誌性聯隊;下轄主要作戰隊伍:
第66中隊:”青鳥”中隊,使用機種EF2000 颱風式(Typhoon)。
第82中隊:”紅鷲”中隊,使用機種EF2000 颱風式(Typhoon)。
第105中隊:”飛豹”中隊,使用機種F-16XL 打擊隼式(Strike Falcon)。
第127中隊:尚未成立,預定使用機種F-23A 鳶式(Milvus)。
第8空中加油中隊:使用機種:KC-30A 航海家式(Voyager)
第7飛行管制中隊:使用機種:E-7A 楔尾鷹(Wedgetail)
第28運輸中隊:使用機種:An-70

自初入空軍學院,內向而安靜、總是孤身一人的霙,從被希美搭話的那一刻開始,希美就是世界本身,與希美在一起就是她的幸福。
初衷只是本著感興趣與同為軍隊中不算多的女性而與對方交流,卻發現這內向的女性擁有令她稱羨的空戰技術,希美漸漸的被其優美而強大的飛行所吸引。
佈署在新建太空電梯─燈塔的日子中,霙被推薦參加聯隊中駕駛新型戰機的選拔;而看著技巧高超的霙,寄望自己也能與對方並肩而行,希美也主動參與競爭。然而青鳥中隊的最終名額只會有一人,而無論誰獲選,都將隨著調任與對方分離。
為了讓希美能關注自己,而努力磨練飛行戰技的霙;與認為自己總算能跟上霙腳步的希美,卻在聯隊初選時卻發現兩人實力的差距遠超想像。
而在兩人通過初選、將迎接中隊裡的決選之際,燈塔戰爭爆發。

4
-
LV. 30
GP 7k
2 樓 漆黑的狼煙 maverick0127
GP1 BP-
身為一個上低音號粉絲兼半吊子軍事迷,雖然我沒玩過空戰奇兵,但洽逢周末時腦洞大開,應該可以在配角設定方面稍微給樓主一點方向。

簡而言之,我會把角色性格、所屬聲部跟樂器(戰鬥機)做搭配。

以低音組為例,選組別時人氣低、吹奏方式較單調,但是在合奏時是整個樂團的低音基礎(「合奏的時候,和其他聲部的演奏聲匯聚在一起後,便成為了音樂」by 吹低音號的後藤)。這種較不起眼、有點被排擠但是又重要的感覺,讓我會想把低音組設定成負責對地攻擊為主的中隊。

當然因為低音組還有其他樂器(上低音號、低音大提琴),所以同個中隊不只會開一種戰鬥機,算是為了故事上的有趣、變化性來犧牲點合理性。

小號組則是多數人都想進去又搶眼,就可以設定成開新銳戰機的中隊。



接下來就拿本傳的主要角色來直接設定看看,給樓主當參考。首先是北宇治四重奏。


黃前久美子(右一):上低音號,本傳主角,因為常常在社團中奔波解任務而有「黃前里長伯」之稱。我會讓久美子開F-16V或肥閃A,多功能戰機挺符合她的個性,要對空、對地、防空壓制都行,不過在低音中隊應該可以讓她主要負責護航攻擊機。

高坂麗奈(右二):小號王牌(無誤),實力強且有點特立獨行,只有跟久美子關係好到可以閃瞎觀眾。感覺麗奈很適合擔任開F-22的超強駕駛,並非久美子平時的僚機,兩人卻能在空中心有靈犀地聯手抗敵之類的。

川島綠輝(右三):人超矮卻負責沉重的低音大提琴...讓她開KC-135空中加油機還蠻符合這種反差?

加藤葉月(右四):低音號的初學者,如前文所述,就讓她開A-10攻擊機吧。



長瀨梨子(左)、後藤卓也(右):同樣都是低音號。所以兩人一樣是開A-10,負責指導新人葉月。然後他們是情侶喔XD



最後則是樓主比較熟悉的夏優。


中川夏紀(右):上低音號兼副社長,演奏實力頗不如久美子。因此可以設定成低音中隊的中隊長,跟久美子一樣開F-16V或肥閃A,但飛行技術輸她。

吉川優子(左):小號兼社長,和夏紀時常打打鬧鬧,跟麗奈的關係不算好。所以優子就可以擔任成小號中隊的中隊長,該中隊全員開F-22,負責掩護低音中隊轟炸等任務,優子還會跟夏紀用無線電鬥嘴。


大概是這樣,給樓主參考一下。青鳥組感覺樓主自有安排,我就不獻醜了。
1
-
LV. 25
GP 1k
3 樓 AN/SPY-1G(V)7 s33u571
GP3 BP-
故事裡,莉茲放走了深愛彼此的青鳥,那聽起來多麼的悲傷…
我期望故事能有更好的結局,像是…只要拍動那自由的翅膀,青鳥還是能回來找莉茲,
但是,青鳥卻從天空消失了,在那個由莉茲送別的天空…

第一章

2019年
尤西亞大陸西南方 泰勒島空軍基地

  伴隨著海浪與早起海鷗的鳴叫聲,朝陽從積雲的角落探出頭,耀眼的光線很快便映照在大陸西南方的海域;建設在人工島中央的世界最大建築:軌道電梯那高聳入天的優美身影,也隨著升起的光線而清晰了起來;

  泰勒島位於人工島南方數百公里的群島之間,是座人口稀疏的大型島嶼,先前為協助軌道電梯的建設和運作,島嶼東北側建立了含有質量投射器在內的支援設施;與繁忙的設施運作相比,島上平民和南側的停戰監視軍空軍基地生活則顯得相對悠閒愜意。
  空軍基地中,與海浪拍打和海鷗鳴叫聲相伴,綁著單馬尾的黑髮女子正沿著外圍牆慢跑,在軌道電梯那纖細身影從水平線彼端現身後,沿著海面灑落的陽光也逐漸照耀在她的身上,映出姣好而帶有英氣的俏麗面容。
  女子在跑道頭的位置停下,一邊緩和運動一邊以手背擦掉快流入眼睛的汗水,再將瀏海往臉頰旁撥整齊。漸慢的呼吸之間,女子聽見身後有腳步聲緩緩接近,
  「啊,還是這麼早呀,霙。」
  回頭一看,站在她面前的是位同樣身穿慢跑服裝,長相玲瓏有緻、楚楚可憐的同齡女子,過肩的黑藍色長髮略顯散亂的披在她身後,還穿差幾絲未梳理整齊的瀏海;對方雙手各拿著一條擦汗毛巾,從肌膚上未擦淨的汗水可看出她也方才結束晨跑,粉色的雙瞳直揪揪地盯著對方,
  「希美…」名為霙的女子開口,帶著遲疑似的語氣,「早…安。」
  「早安呀。」
  希美伸手接過霙遞過來的毛巾,擦著身上的汗水,「謝謝妳囉,還特地去曬衣場拿過來。」
  「嗯,不客…氣?」
  「欸,怎麼是疑問句呢?」
  希美笑得花枝亂顫,而見到對方的笑容,一直沒甚麼表情的霙也隨之淡淡微笑。
  待對方都梳理得差不多後,兩人便沿著滑行道旁的車道走回宿舍,迎著早晨涼風,步履輕盈的希美神態悠哉地走著,霙則亦步亦趨的跟緊在後,彷彿深怕跟丟一般,
  「兩英里嗎?」希美問道。
  「早起了一點…三英里。」霙輕輕地回覆。
  「哦哇!這麼嚇人呀,妳打算要爭奪體能競技的名次嗎?」
  霙微微低頭,然後淡淡搖了一下,似是有點害羞;
  「我是…」
  「昨天慢跑時遇到夏紀,和她互相比試了一下,但還沒到終點就給優子中隊長追上了,」希美繼續講了起來,沒注意到開口未半的霙,「欸,妳和中隊長誰比較快?」
  霙愣了一愣,「那個…我想…她…」
  「呵呵,果然中隊長就不能落部下之後呢。」
  彷彿是順著對方,霙半開的口慢慢闔回去,繼續緊跟在希美身後。
  噴射發動機的隆響從跑道頭傳來,希美擺頭望了過去,那是兩架非屬於聯隊、亦非本國籍的戰鬥機,放下起落架一前一後降落在跑道,後方是國內也常見的F-16C戰隼式戰鬥機,機身上漆著歐西亞聯邦空防軍的徽章,另一架掛著相同徽章的則是她們第一次親眼所見,由修長身軀與菱形羽翼組成洗鍊外形的第五代戰鬥機:F-23A鳶式,
  「呦哦!那是鳶式呢,第一次見到真身!聽說那種第五代戰機飛起來,比從小養大的寵物還溫順聽話,好想坐上去駕駛看看哩。」
  希美望著那架新式戰機、讚嘆的說道,即便那架戰機降落的氣流吹亂了她的頭髮也毫不在意。

  發動機的轟鳴裡,霙此時僅僅凝視著希美的側臉,那從前額往臉頰順下、隨風甩動的瀏海,湛藍的眸子,白皙的肌膚,與總是充滿著引領自己與同儕的自信神情,就與在空軍學院第二年,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她一樣毫無改變,
  『妳是…鎧塚霙同學嗎?』
  『哦,原來整個家族都當空軍所以被丟進來了,沒辦法選擇嗎?好可怕─』
  『有沒有決定往後的走向了?一般軍官?還是想開飛機?』
  『體檢判定結果不錯嗎?哦,沒近視呢,那麼…既然都進來空軍學院了,要不要一起走飛官?』
  七年多前的光景仍深深刻印在霙的心中,那短暫的對話將她從乏人關注的角落帶進多采多姿的生活。從那時起,霙便追趕著面前這女性的腳步,努力讓自己得到更多來自她的關注,還不僅僅如此…

  望著希美的側臉,霙悄悄的抬起手,怯生的靠近對方,手指尖端努力想撫上希美的髮絲,
  「不知道聯隊將來會不會引進呢,霙想開看看嗎?」
  忽然轉回頭、希美問道,驚醒的霙趕在對方察覺之前將手縮回,
  「呃…嗯…」霙略為慌張地應了一聲。
  「嗯?所以是想囉?」
  希美歪著頭微笑看著霙,好奇地眨眼;與希美對視讓霙又不知所措的呆愣。
  「希美前輩!早安!」
  兩個身影從不遠處出現、朝向餐廳走著,那是分屬另外兩個中隊,年資上晚她們一期的黃前久美子和高坂麗奈,前者正向她們努力揮手,
  「呦!留點東西給我們哪!」希美對著她們呼道,再轉回霙,「那麼,趕緊回去吧,不早點去餐廳就挑不到漂亮的水果和沙拉喔。」
  優雅地轉個身,希美繼續輕盈的往前走,霙加快腳步跟上。

  甫過上午九時,兩架銀色空優塗裝的EF2000颱風式戰機駛上跑道頭,垂直尾翼上的青鳥圖騰在艷陽照耀下顯得優雅而美麗,
  「塔臺呼叫青鳥編隊,飛跑道航向,風向110度,風速15節;跑道淨空,准許起飛。」
  「青鳥五號,了解。」
  「青鳥二號,收到。」
  轟隆的響鳴中,戰鬥機的尾管噴射出後燃火焰,超過兩萬磅的推力讓機身猛然向前加速,兩架戰機衝刺未久便輕盈的帶起機首飛入天空,
  「青鳥編隊,塔臺,轉向020,高度3000呎;高度限制已解除,回歸任務,祝一日順利。」
  「塔臺,青鳥五號;你們也是。」
  擔任長機的希美輕扭操縱桿,颱風式靈巧依照她的操控轉向,霙所駕駛的同型機則緊跟在側後方,她們沿著泰勒島的東海岸線向北飛行,那座外形宛如通向天空的弧形高速公路、用來發射近太空補給船的質量投射器也出現在左方的視野裡,隨著高度的攀升,翠綠的島嶼和質量投射器逐漸從後方遠去,迎接兩人的是雪白的雲朵以及比大海更湛藍的天空。
  「高度6000英尺,發動機運作正常,切換自動駕駛;羽毛,這是河豚,妳呢?」希美呼叫霙的飛行呼號:羽毛。
  「羽毛呼叫河豚,各系統良好,已切換自動駕駛。」
  和任務之外的內向畏縮截然不同,霙對於值勤通訊就和其他熟練的飛行員一樣精確,但也僅限於和任務相關的對話。希美將雷達切換成一般掃描模式開始執行空巡任務,並檢查雷達幕確認自機和地面雷達站的資料連接情形,
  「那位半年前入隊的小少尉,叫莉莉花的,常常和妳被分成一組飛行,表現得怎麼樣?」
  「嗯,有天分……有時會慌張。」霙緩緩的回答。
  「小傢伙講話軟綿綿的,真可愛哩,簡直不像是個軍人;」希美嘻嘻笑著道,「每次和妳編組完她都黏著妳不放,是想做些什麼嗎?」
  「…請教,飛行技巧…」
  「呵,那小傢伙很崇拜霙喔─」
  希美從後視鏡看向霙的座艙,試著查看霙的面容和表情;幾天前,莉莉花曾跑來找過自己,詢問關於霙的一些事情,譬如霙為什麼看起來都不太愛搭理人、要怎樣才能和霙處得那麼好,還有…霙那麼熟練而流暢的飛行是怎麼辦到的?
  向自己探詢好友,但卻沒有向自己請教過飛行呢…
  那麼,霙和我誰比較厲害?希美一度想這樣問莉莉花,但沒有真的說出口。

  在高度爬升到雲層之上時,模糊如一條細線的軌道電梯以及它弧形的巨大環狀基座也逐漸清晰,整座電梯建立在同為環狀的人工島上方,周圍被規模龐大的港口與生活設施所圍繞,跨海大橋從人工島延伸出來通往大陸本土,與藏於海面下的海底隧道負責軌道電梯的運輸;
  除了運輸之外,軌道電梯在大氣層外裝設有巨大的太陽能發電設施,透過微波傳輸電能到地面再輸送給尤西亞大陸本土,將能提供無比充沛的電力;雄偉而優美的外型和即將帶來的龐大能源,讓軌道電梯在人們之間有了朗朗上口的美稱:燈塔(Lighthouse)。
  「今天的燈塔從這裡看過去也很漂亮哩。」
  通訊頻道裡,希美望著逐漸在十點鐘方向清晰的軌道電梯說道,霙稍微轉頭,眺望了一下燈塔下方的人工島,然後看向出現在雷達幕上方的新訊號,資料顯示那是專門用於護衛燈塔的巨型無人飛行器:軍械之鳥,
  「方位025,距離132浬,雷達確認軍械之鳥─自由號依照航線運作中。」
  「哦!從這裡也看得到呢!」
  翼展超過一公里的軍械巨鳥像隻巨大的海鷗,緩慢的繞著軌道電梯飛行,即便身在百浬外,龐大的身軀也讓兩人用肉眼就能瞧見,
  「啊,要是能像它們一樣永遠悠哉的飛行就好呢。」希美說道。
  霙從座艙中眺望遠方那悠哉飛行的巨鳥,同樣透過軌道電梯無線供電的軍械巨鳥總共有兩架,分別以自由及正義命名,如同一對孿生天使分處軌道電梯兩側護衛這座燈塔,只要電梯運作的一天,它們就能永遠的飛行下去。
  我們…也能這樣永遠飛在一起嗎?

  那大約是兩年前,青鳥中隊還駐紮在本土時的事情,希美瞞著她提出了退伍申請,那時大陸上部分國家正掀起反戰熱潮,聯隊中除了希美之外也已經有一部分成員選擇退出,理由不外乎是來自親屬的壓力,
  『妳沒聽說?我是有點意外,』副中隊長,也是編隊指揮官的中川夏紀看著前來詢問的霙,臉上的納悶中帶點好奇,『傘木少尉向隊長提出了退伍申請。』
  霙愣在原地,緩緩搖頭,臉上平靜的表情轉為不可置信,感覺心底慢慢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糾住,難以掙脫,
  沒有…我真的不知道…難道只有我不知道?
  『希美…她…有說原因嗎?』忍住心中的痛,霙掙扎似的提問。
  『少尉,妳該知道我不能隨意公開其他人的申請書內容。』中川上尉雙手放在胸前,探口氣後淡淡的說道,『…如果想知道,妳該親口問她。』
  明明是妳引領我進入這條航道的…現在…卻頭也不回的要離開我了…
  有著希美陪伴時,讓她身心逐漸融入而共鳴的發動機隆響,逐漸變成了難以忍受的嘈雜…希美不久後就從中隊調離,暫時被派任到東岸的行政單位等待退伍,直到離開前,霙都不敢再去面對她。
  一個月…三個月…半年,隨著她不在身邊的時間越發過去,霙逐漸又陷入孤獨,但卻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放棄飛行,只要握上操縱桿、飛上天空,她就會想到希美,一度覺得難受的發動機運轉聲竟也變成了緩和她心情的鎮定劑,即使希美不在身邊,她還是無法自拔的繼續飛行…因為這樣,她才能想著希美…
  在聯隊即將外駐到軌道電梯時,希美卻回到了霙的面前,她是聯隊裡離開的人其中,唯一選擇回到行列的,
  『為什麼…離開都不肯和我說一聲…』
  『因為…看著妳這麼努力的飛行,對於退出這裡,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對妳說出口…』
  自聽到希美再次出現,霙心裡深處就不停翻騰,一度感到噁心的想逃離她,但是一看艦希美的臉龐,思緒卻不知不覺的緩和下來,才發現自己有多想念對方,
  只要能在希美身邊,那都不重要了…

  隨著持續北行,兩機的位置逐漸靠近軌道電梯所在的君特灣,海面上少許貨輪沿著航線往來,人工島緊鄰的大陸半島以及本土依序映入眼簾,
  「從這裡看過去,可以看見愛爾吉亞王國的領土呢,我想大概是被雲層蓋住的那個位置吧。」
  霙隨著希美的通訊望過去,雲層之下的海岸線隱約可見;
  「霙還記得嗎?那個小行星落下的時候。」
  「嗯…不是很清楚…」
  「我也有點模糊了…先是防空警報聲,爸媽拉著我們跑進地下室…但我還記得那時的流星雨呢,美得不像是真的─」
  二十年前,一顆小行星化為碎片墜落在這片大陸,除了造成百萬人死亡及更多人流離失所外,希美所說的國家首都也遭直擊,留下巨大隕石坑以及半數沉入海中的城市;僅僅過了四年,隨著難民危機以及國際間的不信任與推責,愛爾吉亞對各國發動了戰爭。
  各國組成的聯合軍獲得最後勝利,但隕石降落和戰爭使得大陸各國受到相當大的經濟損害;十多年後的現在,遠在另一個大陸上的歐西亞聯邦,宣布將建設軌道電梯來幫助尤西亞大陸的各國,但卻使得愛爾吉亞極度不滿,
  「昨天,愛爾吉亞又召開記者會抨擊軌道電梯,他們認為這電梯象徵歐西亞試圖支配愛爾吉亞的經濟,公主也出來演說批評。」
  「是嗎?」霙顯然沒有接觸那些消息,「愛爾吉亞覺得…軌道電梯…不好嗎?」
  「嘛,也許他們很不高興有個外國出資的巨大建築就蓋在很靠近國境線的地方;真是可惜呢,明明是這麼漂亮的的燈塔,卻又有這麼多人不喜歡它,霙呢?」
  「…不知道,只覺得…很漂亮…」
  「嘿,那麼下次放假時,要不要一起來燈塔走走?觀景台在上個禮拜開放了喔。」
  「…嗯。」
  霙應了一聲,正想再和希美講些什麼時,管制中心的通訊卻在此時插進來。

  「君特灣管制中心呼叫青鳥巡邏編隊,聽得到嗎?」
  希美用聲控調整頻道,隨即回答:「君特灣管制中心,青鳥五號,訊號清晰,請說。」
  「先前通過的民航機報告,貴編隊方位245、距離80公里之區域,曾短暫出現非正常訊號,請前往調查。」
  「青鳥五號覆誦:方位245,距離80公里,現在過去。」
  希美轉頭對著霙的駕駛艙比出隨我來的手勢,然後拉動操縱桿讓颱風式戰機轉向,霙也僅隨其後,兩架戰機的翼尖拉出四條弧線優美的凝結雲;未久,她們便抵達管制中心指定的空域,但在這裡繞了兩圈,整個空域只有她們兩架戰機,也沒有任何奇怪的通訊,
  「羽毛;河豚,有看到任何東西嗎?」希美呼叫霙。
  「呼叫河豚,沒有;是否檢查一下海面?」
  「哦?好喔;君特灣管制中心,請求使用海拔2000呎以下空域。」
  「君特灣管制中心收到,請求准許,請從航向190進入。」
  兩架颱風式戰機傾斜機身向低空滑去,視野短暫被雲層遮蔽,隨後海面便出現於眼前,人工島清晰可見,目視可見之處均無異狀,她們飛越過幾艘散裝貨輪和貨櫃輪,當前這些貨船上沒有發射出任何可疑訊號,單靠目視也不可能看出任何疑點;倒是還有艘貨輪上的成員友善的對著她們揮手致意,希美也讓她的颱風式滾轉了一圈打招呼回應,
  「青鳥巡邏編隊呼叫君特灣管制中心,區域內無可疑機艦,請求下一步指示。」
  「管制中心收到,轉航向040爬升返回巡邏任務,允許使用12000呎空域。」
  「青鳥五號,收到;我們回到上面去吧,羽毛。」
  「羽毛,收到。」
  希美拉動操縱桿,然後推上節流閥爬升,兩架戰機不久後便回歸航線延續空巡任務。

泰勒島空軍基地
中隊長辦公室

  「怎麼啦,優子,一大早就在皺眉頭?妳訂的咖啡豆早上送來囉。」
  逕自走進辦公室的棕髮女性佩著上尉肩章,略顯散亂的橙棕色頭髮在後腦勺綁成一束馬尾,手上提著一包咖啡豆;
  在她正面坐於辦公桌的是一頭淡棕色柔軟頭髮的少校中隊長,長過肩的柔軟頭髮在腦後綁成髮包,胸前的姓名牌上刻著她全名:吉川優子,當前的她正盯著手上的成疊人員名冊煩惱;在看見來者之後,額前兩眉蹙的更緊了,
  「中川上尉,我記得和妳講過很多次,在這裡不要隨便直呼我名字。」
  「我也記得妳刻意強調『在其他人面前』呦。」夏紀做了個鬼臉。
  優子對著少她一階,從軍以來總是在同一部隊,當今變成上下直屬的同學嘆口氣,然後手指向一旁的咖啡機,「也幫我倒一杯,順便加滿水。」
  夏紀把咖啡豆拆開嘩啦啦的倒進咖啡機,再拆下儲水盒裝滿開水,最後按下按鈕,咖啡機卻不滿的發出警告聲,
  「咳,看來妳真的有點忙。」
  夏紀對著咖啡機皺眉頭,然後拆下咖啡渣盒,把還帶有些香氣的咖啡渣倒進辦公室旁邊的盆栽,塞回去後重新按下按鈕,終於聽見滿意的運轉聲,
  「是有關新成立中隊的選拔嗎?聯隊說每個中隊都必須要挑一位出來嘛,而且馬上得先選一個推薦名額交上去。」
  優子嗯一聲表示,「只單看成績很容易,但上次的成績是一年前的;另外,被選上的人基本就是確定離開本隊了。」
  「有腹案了嗎?」夏紀把咖啡和奶精放到優子桌上。
  「哼,我以為這應該妳先跟我說的─」優子斜眼瞪向夏紀,但嘴角卻是帶著微笑。
  機器發出第二杯的運轉聲,夏紀靠在牆邊歪頭想著,
  「看成績顯然就那兩隻其一吧,但講實話,我不想挑任何一位…」
  「…也是呢。」
  夏紀回想著那年霙對於希美申請退伍時的反應,輕輕吐一口氣;優子拿起兩人的資料,望著上面的大頭照,躺上椅背思考,
  「若是等之後要舉辦的分組競技結束,再來依照成績決定人選會是最公平的,但十之八九也還是她們之一摘冠。」
  「如果避免不了的話,是不是應該讓她們自己去面對這件事情呢?她們也不是剛畢業的小朋友了。」
  優子抬頭望著夏紀,對方雙手盤在胸前,也正看著自己,
  「好吧;」優子將資料放下,眼睛瞄了一下今天的出勤表,「初步推薦名額就給霙吧…等她們回來後,妳去找霙向她打個預防針,她的反應也要跟我講一下。」
  「就這麼辦吧。」
  夏紀把咖啡包捆起放在咖啡機旁的架子,正準備要離去,
  「還有,」優子繼續說道,「妳到底還要推掉幾個升階甄選案?想當萬年上尉等學弟妹們趕上來?」
  「要是選上了,我就不能繼續待在妳身邊啦,少校親─」
  「妳!」
  面對優子的咬牙切齒,夏紀微微笑回應,旋即俐落的轉身溜出辦公室。


有關軌道電梯的外表可參考此:圖一圖二
前面提到的各國,包含主角們所屬的中央尤西亞聯邦、愛爾吉亞王國、歐西亞聯邦,以及空軍基地和軌道電梯的所在點可參考下圖。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