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0

【討論】友東的百合故事

樓主 Anson yat399
GP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下一名結城友奈是勇者Fan,因對東鄉和友奈的百合十分感動,同時因某個早上想抽新的SSR, 靈機一動暗中發誓中SSR的話寫作友東的百合故事,終於一發入魂無償十抽SSR 花も団子も高嶋友奈(大概天見大人和國防假面顯靈?),大赦PT有3倍啊! 所以為了還願,開始在下第一次同人文(寫了一個多星期...寫作期間一想友東便跳過不停,襲來也沒點打過...希望直到5月中作到5章),在下估計大概會作幾篇由友東第一次見面開始的百合小故事,因為在下寫作能力低下,除了用比較長的時間外,內容有點雜亂(雖然修改不少次),另一方面(在下認為)因為百合所以用第三身希望大家能比較容易投入花農的角色(?),還望大家多多指教,開始大概參考第一季的第十話
在下同時會放在花結的Line群記事本上,題目暫定:友東的百合故事
---------------------------------第1天---------------------------------

從醫院出來後,看着熟悉的風景,但似乎加上污濁的濾鏡,失去耀眼的光華,雨後的彩虹色彩是那麼朦朧。在醫院中接受日復日的治療,雖然是那麼無趣但正是如此停止了心中的時間總能讓人覺得是失去的回憶是昨天的事一樣,令人有一種奇妙的錯覺以為能夠過去的蛛絲馬跡一併收入盒子內,只要拼湊出一面面的景像,總有一天能找回過去的線索。
眼見醫院不斷走遠,心中的時鐘不斷加速,隨加速度和離心力的拉扯,腦海一切傾盆而出,大腦只剩下一片空白,失去寶貴回憶的心只是沒有潤滑劑的引擎,就算以如何的速度之後也只有傷害。 眼前一個個熟識的景物在車窗掠過,卻沒有抅起什麼特別的景像。
不知不覺,車停下了,被扶上輪椅,面前的房子是這樣陌生。東鄉到附近走看,是一座兩層高的房子,週遭都是同類型的住宅
「啊!好大」
「我們家原來是這樣有錢的嗎?」
走入院子,院子不細也有幾棵小樹和石頭,頗有雅致,即使輪椅也能輕鬆走動。
正當東鄉觀察四周,一位少女輕步走到東鄉面前搭訕,
「難道你住在這間房子的嗎?」
「嗯...嗯」
「那你就是我的新鄰居啦!我是結城友奈,請多多指教」
「東鄉美森...」
「東鄉!真是帥氣的姓氏呢!」
「謝...謝謝你」

東鄉心中雖然有點不安,但面前這名名為結城友奈天真開朗的笑容令她感到十分踏實,性格內向的她面對性格截然不同的友奈不禁一時發呆,不知所措。
但東鄉的表現無礙到友奈的熱情。
「對了,你對附近不熟識吧?那便讓我介紹這裡附近,交給我吧~」
友奈自告奮勇當起東鄉的嚮導,推着輪椅走出院子,剛好碰到東鄉的母親
「伯母,請將你的女兒交給我吧!」
「好哦~不要玩得那麼晚,晚飯前要回來喲~」
「是的,母親大人!」
友奈跟東鄉的母親開著玩笑征求同意,友奈的純粹令每個人都難以回絕,當然坐在輪椅正發呆的東鄉也不意外地只能順著友奈意思走。
「走吧?」
東鄉點點頭,
「噗噗,結城友奈號出發!
歡迎大家光顧結城友奈嚮導服務,我是結城友奈,請多多指教,今天我們歡迎開業來第一位顧客,東鄉美森小姐!」
「係…」
「東鄉小姐,歡迎來到我們這個社區,接下來我們到東鄉小姐住宅週遭,介紹一下這個社區。」

友奈推著東鄉到附近的居民打招呼,途中救下樹上的小貓,找迷路的小孩,還有各種各樣的事情。
「抱歉啊,東鄉小姐想不到發生這麼多事情,也沒多作介紹,不過已經是黃昏時分要回去呢~有點可惜啊~」
「不用客氣...」
東鄉很久沒有渡過這充實的日子,心想明明從沒見過面卻是那麼似曾相識,手不覺意到抓緊髮帶
「東鄉小姐,東鄉小姐,請問東鄉小姐在嗎?」
友奈的面漸漸靠近東鄉,兩眼骨碌碌地望着東鄉雙眼,東鄉空洞的雙眼吸引著和她相反極性小小的友奈在東鄉面前,兩人呼吸節奏慢慢同調,東鄉身上的花香連同金黃色的海浪聲,招惹著友奈疲累的身軀進入溫柔鄉。友奈情不自禁地像小貓一樣慢慢地鑽入東鄉的懷裡,對母親撒嬌。
在此時東鄉才發現友奈在自己的懷中,輕聲叫道,「友奈...友奈起來了!」
東鄉眼見友奈毫無回應,打算搖醒她,但眼前這只毫無防備的小動物,令她心中暗想友奈應該累了,還是讓她睡一會,小小的鼻子嗅嗅東鄉的髮絲,好像要打噴嚏,東鄉潑一潑髮絲,心想摸一下便好了,不其然地安慰起這只努力的小貓。友奈的體溫隨着大腿傳到胸口,令東鄉心中感到無比溫暖。
「啊啦!不是小友奈嗎?天快黑了,坐在這裡會著涼哦~快點回家吧!」
一名老婆婆路過叫道,嚇醒了友奈,東鄉也嚇呆了。
「啊!啊!是的,婆婆,這裡太舒服所以不小心睡著了...」
「小友奈,記得帶朋友早點回家,朋友的母親會擔心哦!」
「是!」
「東鄉小姐,我們要加速了,請坐穩哦~啊呀~啊喲~呀~」
啊..啊...啊!!!
走了不少捷徑小路,不消十分鐘到達門口,但她們身上滿是塵土樹葉
「結城友奈,任務完成!」
「友奈,回來了,玩得開心嗎?」
「是! 」
「係啊!東鄉小姐,現在假期還有很多時間,有空可以一起玩嗎?」
「咦!東鄉小姐你頭上插了朵花呢,不是牽牛花嗎?整朵花意外地完整,可以作我擅長的押花,東鄉小姐喜歡押花嗎?明天一起押花吧?」
友奈傻傻的問東鄉,東鄉沒說話只輕輕點頭,心中暗暗期待明天的來臨。

8
-
LV. 4
GP 4
2 樓 Anson yat399
GP5 BP-
由於第二天腦補內容甚多不知不覺間跳出了很多東西 一直寫一直寫發現離結尾越來越遠 到五月中了只斬成三份這樣中間的轉場部份比較好 第一部份四月中己經只是一直打算分二半分配上不太平衡 到現在第二部份到一半左右。暫時都在乘車,午飯時間,一點一點地打星期六日作修飾,使到時間比較久,在下終於開始明白其他作家的心情(沒有人迫在下交稿便是...),還有謝謝大家閱讀,希望大家有機會也嘗試創作,感覺中獎率可能會變高(?),希望松鼠大佬找回帳號。(謝謝松鼠大佬指正打少了字)
這部份算是序章,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見動畫只少少提及東鄉養父母,親母親出了一回(還連樣子也沒有...)才在這部分作了一部分。


上午五時,東鄉正在電腦進行駭客攻防演習,雖然身體上的傷殘令她無法像常人一樣靈活行動,但守護美麗國家的心卻是隨著年月有增無減,所以她作出的決定是後線支援方式保護國家,不論在電腦,射擊,潛入,情報收集,戰略,兵裝管理及維護等都十分熟識。
嗶嗶嘰…嗶嗶嘰…床邊的鬧鐘響過不停,其實一般這個時間東鄉才起床開始每一日的晨課,可是明天是難得交友的機會令東鄉心情興奮,身心注入一股熱血,燃起氣勢,一口氣通宵達旦做了三倍份量的訓練。
關了鬧鐘,望著掛在牆上的模型槍,東鄉心想雖然通過VR和AR的練習能重現戰場,軍事設施,但是真正威脅國家並非單槍匹馬能夠解決,團體合作方為上上之道,學校正是很好的場所學習團隊精神。
即使東鄉表面上是這樣想,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心中的對交心好友的渴求,即使是失去記憶,身體上每感受到的每份聲音,景象,觸感,味道卻是揮之不去。
 
如果是友奈這樣友善的人的話,我也有信心能夠打好關係,但中學時候同學們對我的傷疾有所顧慮,一定要令他們明白我傷而不殘,這樣才能夠證明我有能力保護祖國。一於先由淺入深,和友奈練習一些與人交往之道。
友奈對東鄉來的說,像是一名舊友,雖然道不出名字和經歷,但她潛意識上知道這名舊友存在。雖然她昨日的感覺是和舊時有點似曾相識但理智卻告訴她現實無這樣的事,然而身軀五感面對這麼相似的事物,身體也無法壓抑多年空虛寂寞冷的心,當中對社交的飢渴和欲望連她自己也不清楚。加上東鄉本來便是一位性格內向的大和撫子,從不主動交友,對交友毫無心德。因此對友奈這樣天真無邪的人毫無戒心,但也因為這種個性的問題十分重視每個難能可貴的朋友,所以有時可能做出過激的行為。
 
美森,你起床了嗎?今朝要出門嗎~
係,媽媽,晚一點我想到公園散步
那麼我們一會散步後順便買一些日用品吧~
好的,媽媽。媽媽,在做早飯嗎?
是的,難得過了這麼我們一家終於在家裡一起用餐,作為母親一定要大顯身手!
媽媽,請讓我幫忙吧!
不行!你才剛剛出院,怎能夠讓你廚房,這樣很危險!
媽媽,醫生不是說要適應日常生活嗎?還有我總有一天需要入廚房,難道真的一輩子不入廚房嗎?
但是…這樣…
東鄉母親嘆一口氣
好吧…那麼你只在一旁看著,不准來爐灶附近啊!
「知道了!
東鄉從小便開始習廚,對自己的廚藝有相當自信,眼見事故後沒有機會下廚手藝想必定生疏不少,同時過往東鄉也有為家人做早飯報答父母的習慣,出院後正想練一練身手。雖然有點可惜,但她明白母親以經作出很大的讓步,畢竟新居入伙同時行動不便對東鄉可謂雪上加霜。 因此東鄉住在下層為方便她出入,旁邊便是院子方便她散心。由於時間還早,天色依然昏暗,但有不少雀鳥已開始啼鳴,深夜的幽冷卻遲遲不肯離去,東鄉披上披風,走出房間,打上蠟的木板反射昏暗的燈光,發出紅茶色光澤,冰冷的輪椅顯得格格不入,和客廳截然不同,燈光明顯十分光亮,金屬製的廚具閃閃生輝,廚房的漂蕩著溫暖的香氣,令人垂涎三尺。
美森,過來這裡,有甚麼事發生任何事也先注意自己安全,媽媽是大人很多事情也能夠應對,但可是第一時間未必定注意你安危,有什麼危險立即走出院子。
是的,媽媽。
穿着圍裙的東鄉母親多次提醒,緊緊地抱住東鄉的頭往自己腹部,兩眼圍繞淚光,心想「美森,你將來一定要成為偉大的人,不能這樣發生任何意外…」
「麻麻,媽媽是時候放開我了,呼呀~呼呀~噢!」
「啊喲~美森真會詐嬌呢~很快便上中學了,不能常常這樣嬌嗲喲,要認識多點朋友!」
東鄉母親鬆開雙手,東鄉用盡吃奶的力推開母親,鼓起面頰像雪白的雪人,瞪大眼睛,只見母親咪起雙眼,露出親切的微笑。
「哼!」
「圓呼呼的小美森真可愛呢!我拉,一彈一彈,真不愧為我的女兒,啦啦啦…」
「媽媽,別玩了,湯還在煲,不管真的會發生意外了!」
「是是是」
東鄉母親輕步走向煲前,打開煲蓋,透出白瀧瀧的蒸氣,湯面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泡沬不斷爆破又在煲底生成,發出呯呯聲音。東鄉母親試一試味,抽出一匙倒上一個小碟子,遞給東鄉。
「美森,幫手試一試味」
「媽媽,味道可以」
「OK」
東鄉母親蓋好煲蓋,轉上細火保温。
開始準備其它食材,富有節奏的切碎聲,加上暖和的香氣,徹夜未眠的東鄉打起瞌睡。
「美森,起來用餐了」
「唔…」
東鄉雙眼又張開又合上,完全沒睡醒。
在東鄉睡著的時候被披上毛毯,不知不覺己坐在餐桌前
東鄉家全部人雙手合十齊道
「我要開動了!」
東鄉和其母親報告了行程後閒話家常,由於時間關係,東鄉母親早已安排護理人員接送東鄉。
飯後母親為東鄉簡單收拾行裝,上車下車由護理人員協助,基本上會使用福祉車外出不用擔心上下車時需要上落輪椅。
途中由於東鄉實在過份疲倦,睡得十分甜。
(未完待續...)
5
-
LV. 4
GP 10
3 樓 Anson yat399
GP0 BP-
過了兩個月有多,感覺有太多東西寫,和太多事情發生了,什麼東西都寫了出來,未來有機會出本子的話應該會重新修定。如有奇怪之處方便各位指出,在下會盡快修正,同時謝謝各位支持。

封面圖或插畫招募中,雖然這裡沒什麼人氣,但願為創作者提供一些契機創作YUYUYU同人作品。

過了二十分鐘車程左右,到達到一橦獨立的百貨公司,在幾里外方見到唯一座建築物是油站,五至六層樓高,每一層不同部份是落地玻璃窗展示該層主要商品。天台佈置高高的欄柵,相信有其他用途。
「美森,到了哦!首先,我們買美森的日常用品,之前在醫院用的毛巾和牙擦也很舊了,正好是時候換新。啊!之前一直在穿病人服,回來時才發現之前的洋裝都不合身了!難得出門順便買些新衣服吧!這裏東西真齊全…」
東鄉母親連珠數發,東鄉一時亦應答不及,只好一直說好。
東鄉對日用品的樣式沒太多要,主要簡約、和式主題較符合她的性格。
買好日用品後,她們到女裝部購買新衣。
「美森,你看,除了洋裝外,還有浴衣呢!款式設計也不錯,剪裁針工細膩,可惜不合媽媽我的尺寸,但是這裏有我們東鄉家的明日之星—」
東鄉媽媽雙眼發光盯著東鄉,東鄉看一看四周,冒汗一額,全身發抖。
「呼呼,可愛的美森,膽怯的樣子這麼惹人憐愛令人家也忍不禁想欺負一下小美森啊!」
「不要…不用了~我自己來選便可以。啊!快點停下!」
雖然東鄉不斷叫停,但其母卻充耳不聞還越來越起勁,一旁的店員一看見這景像立刻趕到面前推薦一堆衣裝,另一店員則忙於將衣服放在一個個衣物籃內送往更衣室。
「好了!去更衣室!」
東鄉此時心神恍惚,尤如一條失去靈魂的咸魚,看破紅塵明白自已早已肉隨砧板上,被母親算計了!
「哈哈哈!美森,你己經無法逃出我的掌心了!呵呵呵!呵呵呵!」
東鄉面對地地獄一般的現實,只有暫時石化自己,中斷肉體和知覺的連繫。(在醫院睡不著發呆時,一時間覺醒能夠使用園子的隊長被動技?畢竟東鄉原是隊員嘛?)
直到東鄉醒來,早已離開女裝部到了天台的露天餐廳。餐廳菜單以日歐融合菜式為主,每天有不同特色菜配合合乎時節的有機農作物,此外天台參考了某大型連鎖快餐店在天台建有兒童樂園方便一家人用餐。雖然兒童樂園有家長陪同十分正常但東鄉以她的鷹眼般的視力發現與眾不同的身影,是一個和她大概同齡的女孩。
「美森,你也想到兒童樂園玩嗎?不用擔心媽媽啊~呀!不用害羞嘛,在媽媽眼中您永遠是小孩子,想去便去~」
「媽媽!」
東鄉氣得像一個紅萍果一樣,面向另一邊不想理睬母親。
「哈哈!哈!」
東鄉聽到一道有點熟悉的聲音,她好奇地往聲音瞧瞧正是方才兒童樂園的方向。
「姐姐,你好強,我也能夠像強嗎?」
「哈哈!不用擔心,你將來一定比我強,不過將來的你更加更加強,哈哈!是不是呀,xx?」
這一幕在東鄉眼前,那面前白瀧瀧的身影在一陣陣蒸氣中消失,口中再也沒法叫出哪個名字。
東鄉轉一個神,只見到遠遠的與眾不同身影原來是昨天的友奈,她正在和其他小孩子玩。
啊!這不正是和友奈打好關係的機會嗎?
「友奈!午安!」
「呀?!東鄉?!」
「友奈,真巧合,你吃飯了沒,一起吃飯好嗎?」
「好呀!」
友奈走去告訴兩親,之後回來坐在東鄉附近,問一問東鄉。
「東鄉,您喜歡食什麼東西,我代你買?」
「謝謝友奈,我比較喜歡汁物和烏冬之類」
「ok」
東鄉看著友奈的背影,若有所思,回過神眼前已有一碗熱氣蒸騰的烏冬,
「東鄉,想不到這裡也有烏冬呢~看來不錯啊!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
「友奈,我有點事先走了,美森一會想到公園散步,她就交給你照顧,可以嗎? 」
「沒問題,保護東鄉公主的任務就交給在下! 」
友奈壓低聲調作出騎士的跪禮。
「媽媽…」
「呵呵~真是青春呢~」
東鄉母親看著東鄉一舉一動早已明白東鄉對友情的渴求,靜靜地離開。
「不好了東鄉,再不開始吃的話烏冬要糊掉了!」
「啊!是,好燙!」
「不要緊嗎?」
東鄉慌忙下將自己手邊的冰水遞給友奈,友奈一口氣便飲下,伸出燙得赤紅的小舌頭。
「呀~」
「友奈,食熱食要吹吹才放入口,現在還有沒有痛?」。
友奈搖搖頭,「呼呼,末由是啊!」
「真的嗎?」
「真的啊!」
「真的真的嗎?」
「真的真的哦!東鄉真的很會擔心呢?對不起,真的沒事啊!」
「友奈真的令人擔心,畢竟給人一種傻乎乎感覺。」
「的確大家說我經常做事不經大腦,是一個傻瓜。」
「雖然我不是這樣意思,但我最擔心的地方是你出了事不和別人坦白,如果受了傷的話要好好告訴別人。」
「了解!東鄉感覺很嚴厲呢?!」
「是嗎?我會留意一下。」
「嘛嘛,我見東鄉經常發呆,還以為東鄉不太在意,想不到這樣小心眼,我哭。」
「友奈,真過份哦!我這樣也是為你好,你要顧及一下關心你的人的感受。」
「只是在開玩笑,東鄉真很會關心別人像姐姐一樣呢?話說我生日是3月21日,東鄉是何時生日?」
「我的生日在4月8日,比友奈還要小,算上也是妹妹不是姐姐。」
「東鄉是能幹的妹妹呢~好的~好的~」
友奈伸手輕輕摸一摸東鄉的頭,東鄉不禁面紅,別過頭說:「那樣友奈便是無能的姐姐了…」
「東鄉妹妹這樣說,姐姐我很受傷哦!姐姐要抱抱~」
「別這樣好熱啊!」
「真冷淡,東鄉妹妹真早熟呢。明明姐姐還在兒童階段,東鄉妹妹己經是反叛期,姐姐很寂寞呀!呼嗚~是破綻啊~我抱!」
「啊!」
「東鄉妹妹全身軟綿綿,又冰涼呢~好舒服~」
友奈緊緊抱著東鄉,可能因為方才和其他小朋友玩得忘形,全身都是汗水,面上比平常染上一道紅霞,汗水和熱氣穿透輕薄的洋裝流向東鄉,熱呼呼和濕漉漉的交迫令東鄉忍不住反抗起來。
「友奈放開我,好熱啊,全身黏溚溚的,好辛苦。你繼續下去我要發怒了!」
「抱歉東鄉的身體實在太舒服了,一時無視了東鄉的感受,我不會再犯了,原諒我好嗎?」
原本被熱力和害羞弄得滿面通紅的東鄉看到友奈小狗般可憐樣子,不忍心拒絕友奈的請求,放軟了表情回答友奈。
「友奈要乖乖聽話,說過便要做。如果再犯的話,我下一次不會留情!友奈,你還要抱到幾時呀?」
「嘻嘻…東鄉原諒了我的話便抱多會吧!不然下次沒機會,嗚嗚…」
「知道了,友奈這次便放過我。你看烏冬都泡成糊了!」
「嗚嗚…雖然烏冬也很重要,但東鄉是現在最重要的因為以後不能和東鄉抱抱,嗚呼…啊啊啊…東鄉不要我了,嗚…」
「友奈別撒嬌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總言之友奈先問取別人許可啊!」
「真的嗎?」
「真的啊。友奈,你的鼻涕流出來了!快抺一抺!」
東鄉抽出手袙,抺著友奈的面。
「啊!」
友奈突然放開東鄉搶走手袙,一道箭般飛走。
「友奈到底在搞什麼?」東鄉完全摸不著頭腦,食著烏冬等友奈回來心情有點複雜,友奈過一會才回來。
「友奈,到底你做什麼,烏冬便算了,連我也棄之不顧。」
「抱歉抱歉,手袙洗好了!呀呢?東鄉吃了我烏冬。嘻嘻,東鄉吃過我口水要聽我話。」
「友奈,你腦子真的沒問題嗎?在吃烏冬時,你不是飲下我的水嗎?這樣的話友奈不是應該聽我的話嗎?」
「啊啊啊啊!我沒資格作姐姐了!」
「友奈真好騙,所以別當我作妹妹了,不過…不過…」
「什麼?東鄉真是利害,腦袋轉得那麼快,令我十分憧憬,如果做不成姊妹,便當一世的朋友,好嗎?」
「…這正是我說的…」東鄉心想
「好吧。」
「好喔!東鄉是我一世朋友呢!」
「…」
「那麼我吃掉東鄉的烏冬也沒問題。」
「?」
「雪雪,雪雪雪…」
「!」
友奈一口氣吸起烏冬來,超越東鄉想像。
「東鄉食完了嗎?食完的話便出發了。」
「等等!」
「安心吧!在任何情況下,我也會等東鄉的。」
吃完泡成糊的烏冬總算填了胃,東鄉打算和友奈在百貨公司各個樓層逛一圈和中午熱烈日照錯開時間,到下午時分才到附近的公園散步。
看著活力十足的友奈,東鄉十分安心,每當友奈回頭展露她那般天真爛漫小孩一樣,東鄉的心也強烈地跳一跳,眼睛只追著友奈的身影走,不管在面前或身後,無暇理會身邊。
在一道黑影在附近置物架後小心翼翼地注視著東鄉和友奈,不時傳出嘿嘿的笑聲,店員和其他顧客看到不寒而慄完全沒有打擾的意思。雖然如此,平日警覺性甚高東鄉早已被友奈迷得痴呆,甚至開始用力吸索友奈的汗味,眼神謎離,面上一道紅雲,呼吸急促,即使百貨中心空調温度偏低,汗水依然一滴滴從頭流下。友奈有一種特殊的魅力,先是可愛的臉蛋,然後健康少女的身形,率直單純的性格,我為人人的無私精神,火一樣紅烈的紅髮和瞳色與耀目的自身相配,是一名令人充滿活力的美少女。東鄉則與其相反,深黑的長髮,雪白的肌膚,和年紀不相符的美人面相,動作輕盈利落,心思細密,比起其他人和自身更偏重對自己重要的人,是一名令人安心成熟穩重的美人。兩人性格和外形等都正正相反,正因如此兩者像磁石兩極一樣無形地互相吸引,兩人的長短處各有不同同時互補不足,有人說過當你面對你完全不了解的事物時這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嗎?這句反映出人對未知的事物的好奇和渴望。雖然不在話語中提及,但截然不同的兩人同時對對方也有相同的念頭。
「友奈,最近天氣開始轉熱呢!難得來到不如…不如添幾件新衣?」
東鄉想:「我到底在説什麼呀!」
「啊?東鄉的話,可以哦!感覺對這方面很強,不論昨天還是今日的服飾也可愛,我在這方面真是沒撤呢~大家一談起時裝、飾物之類我便完全沒有插嘴的空間,平日穿都是T 衫和短褲,大家也有各種各樣的裙裝,但我只有校服裙,感覺有點寂寞…但是穿裙子的話便沒有這樣方便,又怕走光之類,大家也說我像男孩子不合適穿裙子。」
「不要緊,友奈很可愛,穿裙的話一定更加可愛的,怕走光的話在下面穿防光褲這點也很友奈哦!啊,我到底在説什麼呀?!」
「東鄉,很多謝你,連媽媽也沒對我説過我可愛,第一次便被這樣可愛的人稱讚可愛,整個人都有點飄下飄下的感覺,好開心,東鄉真是溫柔呢!既然東鄉也這樣説的話,我的一切便交給你了!」友奈少有地移開目光,面頰變得有點月紅,輕輕地說著。東鄉深情望著友奈,看到這樣的友奈,心一下子離一離,不論那神魂蕩漾的目光,嬌嫩柔潤的小嘴,輕巧不穩的聲線無一不能挑起東鄉的保護感,在這個時候東鄉明白到面前這位一生的朋友比起國家大事重要,不能夠重蹈覆轍。因為東鄉明白國家的重要是因為國家包括到很多對她重要的人事物,但如果連一切中最重要東西也失去的話,國家又何意義?
東鄉明白友奈是好孩子,雖然有點笨拙,但不會放棄,這一切一切,東鄉通通看在眼內,眼前只有她的純潔光芒,那道光芒是這樣耀眼,是她心中的綺羅星,東鄉知道可能這顆星總會有消逝的一天,但自己無法容許這事在面前發生,她明白那種空虛毫無目標的人生是這麼痛苦。對這樣事情,東鄉兩肋插刀,上刀山落油鑊也在所不辭,比起毫無意義下去,她更樂於保護心中重要的人而犧牲自己一切包括性命,她所希望的只有能一直在友奈身邊保護著她免受週遭所污染。
「是,了解!」
東鄉提起右手作敬禮,之後便頭也不回眼也不眨順手拿起幾款裙裝,風格各異,有古典風格的仿維多利亞長裙,具清新少女風格的吊帶連身裙,輕盈透薄的金魚尾連身裙,正式帶點性感的旗袍裙,傳統和現代感強烈對比的迷你裙浴袍,豪邁而認真的蘇格蘭裙(這不是男裝?!!),富有熱情與夏威夷色彩的草裙(到底在想什麼?!),偽·迷你巫女服(…)。背後的身影不禁作了各種評論,但友奈卻沒有半點懷疑,帶著有點害羞的表情進入試身室,東鄉在簾布前守候不時借機偷窺,還傳出呼呼聲的鼻息。「露出變態表情的美森真可愛,平日硬邦邦的臉都熔化了。小友奈真利害,平日這樣冷淡的美森竟然做出這樣的事,太不知廉恥了,呵呵~錄下留念先~」
一旁的路人見到都對她露出溫柔眼光,只是太專注凡關係黑影的真身完全沒有留意,「媽媽,那個人在做什麼?」「不要看,快點走吧!」「不過媽媽…」
 
「東鄉,這件衫適合我嗎?」
「很可愛哦~」
東鄉不知從哪裡拿一部相機,兩眼嚴肅並舉起姆指微笑著,十秒內旁人只聽見二十多次的咔嚓聲,東鄉輪下生風,不消十秒不僅捕捉到清晰的影像連上下左右前後全身所有角度,每張的構圖也合符照片黃金比例,同時因應不同角度光度和背景對白平衡和曝光時間作調整,每張也有自己的故事獨自的靈魂。
「東鄉好像很利害雖然我不太明白東鄉做什麼。」在東鄉停下來的時候相機已經放回那個不明來歷的四次元空間,雖說友奈在警戒情況下能用筷子夾住一只高速移動的虻但事出突然和在好友面前放下了警戒,心中也一直在想東鄉的評價完全沒有留神依稀只看到東鄉高速移動的身影。
「是嗎?我只是想看清楚這樣可愛的東鄉哦。」東鄉露出親近的微笑,友奈聽到後也有點害羞。
「啊~我好高興哦~東鄉這樣讚賞我,有點…有點回不了去的感覺呢?」
「是的嗎? 我也有種回不了去的感覺,看見這麼可愛的友奈,從此以後也想放手。」東鄉提起友奈雙手用雪白絲柔的臉龐輕撫著友奈的手背,「沒問題哦!東鄉,我會一直一直在東鄉的身邊,因為我們是朋友哦!」友奈輕輕轉一轉手腕,輕撫著東鄉烏黑亮麗的髮絲,東鄉稍稍抬起頭,友奈充滿暖意的笑容,東鄉心裏踏實很多,也露出幸福的笑容,「我和友奈不要當普通朋友!」眼角凝聚出一滴露水,流向眼窩,合一合眼皮,露水分散成薄膜。這句話在東鄉心内浮現,東鄉雖然不明白為何會有這樣的念頭,她認為這件事情發展太快,應該慢慢加深大家關係為先,一步一步地認定大家的關係和距離,不想一時差錯造成不可能回溯的錯誤。「這件如何?東鄉。」「這件也很可愛,真不愧是友奈,表現這件服裝意外性的一面。」「東鄉說得太深,友奈不太明白。」「友奈這種可愛的孩I子穿著這種感覺比較性感的衣服,表現出服裝可愛的一面。」「東鄉講解得很詳細,但是我依然不太明白呢?」「不要緊,這樣的友奈也十分可愛。」「嘻嘻,很開心哦!」在講笑之間,東鄉又拍完一輯照片,然而這一切都被人看穿,「三森不用媽媽了,好傷心啊啊,啊啊啊啊」這一聲巨響令全部人注視着她,連友奈和東鄉發現這個變態。「媽媽,為什麼你在這裡?」「伯母大人,我們在這裡哦!」「我們又見面了,真巧呀,我剛剛好完事來找三森。」東鄉母親心想不妙如果此時分開兩人,自己的一定成為千古罪人,但作為母親卻沒想到自己的孩子如此早熟,開始重視友輩多於父母,心中自是傷痛欲絕,夾雜感情和理性之間。
過去她選擇了放手而為家族帶來榮耀,作為母親可說是失去資格,雖然上天為她帶來多一次機會,但誰也不會料到這只為加深她心中的痛楚為自己所行為贖罪。她明白作為勇者的出路只有一條,因為連能生活的地方失去時又論什麼幸福、論什麼未來。唯一希望只有打破現時膠著情況方可有喘息的機會,但即使現在是不論技術、人數上也有超越舊時代的優勢,對手是天神的話又談何容易。她現在作為母親應該為女兒交到朋友感到喜悅,特別是友奈這種乖巧的孩子可說是世間難得,然而她感覺到女兒對友奈開始有超越朋友之間的感情,令她十分擔心女兒很快離開自己身邊。而現在—
 
「美森,友奈,這樣我們一起逛逛吧!」
東鄉聽見露出失落的表情,友奈則沒有介意東鄉母親的加入。
「好啊!」
「唔‥好吧…」
三人現在排序依照順序:友奈、東鄉、東鄉母親,友奈在東鄉前面和東鄉聊天,東鄉母親在東鄉後面推著輪椅。她們打算開始離開百貨公司前往下一站,但經過食品部之際,友奈直覺一閃,好似感覺到某種東西在呼喚她,忽然兩眼發光,以小明快過火車的速度飛走。「?」友奈意外的舉動令其餘兩人吃驚,心想這才是友奈嘛,便緩緩地跟上,才發現友奈在和菓子的小攤檔正在和負責店員糾纏,「求求你啊,姐姐給多一件,真的很美味啊,我只是試了一口嘛…完全未能夠試清楚…」友奈水汪汪的眼睛乞求店員,店員看似早已司空慣,看來友奈是這裏的「老主顧」,「友奈,為了逃避你的追捕這幾個月已經轉了數個位置,可以用的位置都全試過,但還是當日立刻被你發現。」
「怪不得最近好像在不同位置?我還以為到不同地方宣傳呢!」
「為了其他想試食的客人可以有機會享用,我們不斷增加貨存,但是每逢假日你便來兩三遍,一來便吃了十件,弄得每逢假日牡丹餅都清光。」
「我見到有那麼多也沒有什麼人來,這樣好吃的牡丹餅要是等到過期而被棄掉太可惜了!所以我之前連午飯也沒吃便來,我也想到有其他客人所以沒有食光嘛~」
「部長雖說了反正沒浪費食材和是客人便算了,但光吃不買也太過份,如果真的這樣好吃的話,一開始便買回家慢慢享用,別在這裡瘋狂試食,這樣讓我們很困擾。」
「很抱歉,但是之前我將所有零用錢都用來買牡丹餅,媽媽從此不給零用錢了。」
東鄉目睹友奈的情況,立刻掏腰包買了數盒牡丹餅,「友奈,即使如此也不能為店員帶來困擾,這幾盒是送給你們一家人的,不要獨自吃光,還有牡丹餅始終不是主食不能只食牡丹餅,這樣會營養不平衡。」店員聽到不斷點頭表示讚同,東鄉母親則雙手抱頭眼有淚光。
友奈微微點一點頭,「係的,我明白了。很抱歉店員姐姐。」「我也知道友奈是好孩子,只是有悟性有點差,如果明白的話,暫時不列入黑主單。」
東鄉這時靈光一閃,「店員小姐,請列友奈入黑名單,否則她不能戒除牡丹餅。」
「的確如此,這樣的話友奈可以戒除這種壞習慣,為了友奈的將來着想,我會努力。」
「什麼?什麼?黑名單能食的嗎?聽上好像是什麼高級料理樣子,請求你務必讓我試一遍!」
這一下連東鄉的母親也忍不住搭話「小友奈剛剛很認真地講了一些傻話呢,呵呵。」
「是嗎?」
東鄉開始對友奈進行解說「是哦,黑名單是指一張名單記錄着多次行為不檢、對店員和其他顧客造成困擾的人的名字,在黑名單上的人是不受歡迎,無法享用某些服務,依照嚴重程度可能連進入店舖也會被拒。」
「…」友奈一下子被嚇得發呆,「這樣友奈是壞孩子才會被加入黑主單嗎?」
「是啊」
「這樣的話聖誕老公公會不給友奈禮物嗎?」
「是啊,因為是壞孩子,所以友奈要改過自新聖誕老公公才會給您禮物。」
店員這個時候補充:「友奈這兩個月節制一點的話,我們會考慮將友奈從名單中除名,總言之這兩個月不要來要牡丹餅了,兩個月後和其他顧客一樣只提供少量作試食用。」
「明白了…」
東鄉發自內心露笑容,在眼皮之間狹縫中只見一道銳利的目光。正想開口之際,被人一下子插話
「店員小姐麻煩你要兩盒牡丹餅。」
「謝謝惠顧」
「小友奈,昨日麻煩了你帶小美森到處玩,這一盒是給你父母,不要自己吃光,另一盒便放在我們家,你過來的話便請你食作茶點。所以小友奈要多點過來哦!」
「真的嗎?伯母大人,謝謝你」
身形嬌小的友奈高興得撲向東鄉母親,表面上低頭面向友奈摸頭,暗中從眼角偷偷窺視自己女兒的反應,暗地裡作報復,同時使她難以作出反對,天真無邪的友奈被不知不覺被當成人質。
東鄉目無表情,即使知道是自己母親的計謀,心中依然有萬般不快,但在友奈面前卻不能展現絲毫動搖,氣得面容僵硬的她無法展現半點鬆容。
面對這樣奇怪的氣氛,店員心感不妙只道收銀處在那邊,可以在那邊自行或找店員包裝,打發她們離開。
友奈一手抱著兩盒牡丹餅,一手握住輪椅的一端,東鄉母親則一手握住輪椅另一端,一手放在友奈頭上,東鄉母親不停地問各種無關痛癢的問題又不時轉換話題,弄東鄉完全插不上話,搞得東鄉像嬰兒車上的嬰孩一樣。
「應該差不多時間了,小友奈也和我們一起吧?」
「嗯!」
「這樣的話我們到停車場吧!」
三人乘搭升降機到地上,「小友奈,不論嬰兒車和大型行李也要用升降機,因為電梯的設計只供行人使用,容易發生意外。」「係!」
「母親你當我是什麼?」東鄉小聲發出反對,「嗯,小美森在說什麼,媽媽在這裡哦?」東鄉母親詐作聽不清楚,偎身向前雙手拉住,搓揉東鄉圓潤的面,充滿彈性的面蛋像麵團一般呼啦呼啦,東鄉三扒兩撥化開其母親雙手夾擊,滑溜溜的小臉蛋從手中流出立即彈回原狀,「不錯,不錯這樣才玩弄價值,呵呵!」東鄉向其母冷笑一聲,雙手在面前打圈展開α波力牆,「制空圈嗎,太小看我的媽媽力了!」
「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
「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啊!」
其母眼見如此下將化為千日戰爭,在到達地面前都未能分出勝負,此時向輪椅後面打一下眼色,東鄉心感不妙同時感受到背側傳來的氣息,只嘆實力不足以應兩敵(?),側肋完全暴露在後側身,想不到輪椅的扶手無礙身形嬌小的友奈發展攻勢,更想不到的友奈竟然倒戈相向,「東~鄉~,我支支支…」友奈在東鄉防著其母親的攻勢時候下乘機穿越α波力牆不停搔癢東鄉,東鄉在友奈的突擊下毫無還手之力,四肢酥麻,臉染紅暈,淚涕齊下,笑聲一浪接一浪,α波隨之崩潰,中門大開,其母目見此機,當然全力進軍直搗黃龍,對女兒上下其手毫不在乎半點親情,直至升降機再次開啟之時東鄉終於逃出生天。
重見天日的感情在耀眼的日光映射下刺入東鄉的眼簾,不免令人有些感觸。
從升降機出來上氣不接下氣、滿臉汗水與淚水,臉紅耳赤不禁讓人想入非非,沐浴在周圍人的奇異目光下,東鄉也忍不住大喝一聲「請停止你們現在所有的行為!舉起雙手,放在頭後!」
「是!」兩人毫無抵抗下依照東鄉指示,友奈向東鄉母親打眼色表示東鄉的氣勢強硬比訓導主任更可怕,東鄉其母則表示比起訓導主任更像軍隊教官。
「立正!敬禮!一!二!三!四!左轉!一!二!三!…」
隨著軍隊式步操下,三人遠離百貨公司,住下一個目的地進發!
 
待續★
0
-
LV. 10
GP 13
4 樓 Anson yat399
GP1 BP-
一年過去了,筆也停了一時間。在無意當中,久違看到文章被GP,在下不禁想到花結篇不知不覺間也來到了完結。 主綫情節總有完結的一日,回歸日常。這句待續保留了很久,不應沒完沒了。(手機打分線很難啊~)
-----------------------------------------------------------
車廂中雖然有空調,但在如此大熱天時,只是個露營時的加熱罐頭,不同的是日光從車窗穿透之後被困在這個巨型罐頭内。下午的温熱加上方才的暴走下,友奈早便呼呼大睡,東鄉雖然有點睡意,但在友奈的可愛的睡面前,不由自主挑逗友奈的小臉蛋。
食指和中指組成的小登山客輕快地友奈身上跳著走,在緊緻細密的肌膚上滑行。
東鄉望一望窗外,日照明顯比中午時明顯減弱,但卻沒半點綻放的跡象。輕柔細韌的紅髮,在陽光照射上鮮明映虹,在亮白的指掌中穿梭。小小的探險家在少女巨人身上遊走,探索少女身上未知的奧秘。
「啊~嗯~」探險家們小心翼翼、進五退三慢慢研究著,恐懼著驚醒沉睡的巨人。

----------

「嗯嗯…呼…啊…」東鄉在探索期間也終於忍不住睡意,靠著友奈的身旁睡著了。

雖然不忍打破這個畫般的景象,但車到達了另一個目的地,差不多喚醒兩名小天使。目的地是一個面積較大的公園,在這個假日有不少的遊客到此野餐、郊遊。有一個個小山丘、池塘的自然環境,也有涼亭、長椅、長者和兒童的康樂設施,這也是它人氣原因。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8 筆精華,03/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