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GP

【同人短篇】かぐや様はノックアウトしたい(輝夜姬想要KO)更新至02章

樓主 自揍自受 boxing0407
GP11 BP-
11
-
LV.
GP
2 樓 自揍自受 boxing0407
GP1 BP-
Round 0


5月19日,私立秀知院學園的體育館門前,人聲鼎沸。

女學生A:「聽說今年拳擊社的新人賽,竟然是學生會的會長跟副會長對決耶!」

男學生B:「诶!?真假?」

女學生A:「對啊。啊!比賽已經開始了,快進去觀賽吧!」

學生會會長──白銀御行,手戴黑色拳套、黑短褲與黑拳靴,裸著上半身。胸肌與腹肌雖不明顯,汗水流淌而使肌肉線條隱隱浮現。以防禦姿勢面對對手的凌厲攻擊。

學生會副會長──四宮輝夜,流利揮動著鮮紅拳套,身著紅色運動、內衣短褲與紅拳靴。胸…不,胸什麼的並非此次比賽重點,無須贅述。嬌小的身形,配合矯健的攻勢,不斷重擊對手白銀的防禦。

破例的男女混合重量無差別拳賽,在兩人的鬥志高昂之下,劃開序幕──


本日的勝敗──未知
1
-
LV.
GP
3 樓 自揍自受 boxing0407
GP3 BP-
Round 1


4月7日,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傳來叩叩二聲。

「請進」白銀會長盯著桌上各社團的預算文件,頭也沒抬回應著。

「不好意思,我是拳擊社的社長。」

一名女學生,穿著體育服裝,手戴紅色拳擊手套,靦腆的開了門走進學辦。

「友子醬妳來啦,歡迎。」
學生會書記──藤原千花,高興地呼喊。

「那麼,無事不登三寶殿,穿成這樣來這是有何要事呢?」
整理文件一個段落的輝夜起身詢問,眼露不悅。

「我…我是來向學生會宣傳拳擊的益處的!咻!咻咻!」
友子害羞的語氣,配上敏捷的空拳動作,形成一種微妙的違和感。

「拳擊可是十分健康的運動,所以……」

「拳擊社不能被廢對吧?」
輝夜代替友子接上這句。

「诶!啊!是…拜託了,副會長!會長!」
停下揮拳動作的友子,馬上立正鞠躬,聲音已經帶有些許哭腔。

「但是拳擊社只剩下社長一人,這恐怕有點……」

「沒問題的,我們學生會並非不講人情,只要妳能好好在運動會辦好新人賽,當天能吸引更多學生入社,那麼就可以不被廢社。」

打斷輝夜的白銀會長,雖是外表沉著回應,實際上是在場所有人當中,最不希望拳擊社倒掉的人。當社長踏入門口開始,白銀早已開始煩惱該如何拯救拳擊社。

白銀是個拳擊迷,曾想學習拳擊,卻無奈抽不出時間加入拳擊社,或是報名校外拳館的課程。平常除了觀賞電視上的拳賽之外,就只能觀賞每年拳擊社在校內體育館舉辦的拳擊社新人賽。偶爾會因為過度興奮,而模仿電視中的拳手們揮舞空拳(詳見<白銀御行は負けられない>)。

「真…真的嗎!?會長!」

白銀的拖延戰術,使友子眼中佈滿希望之光。

「嗯,沒ㄘㄨ……」

「不,這恐怕大有問題。」這次換輝夜打斷了白銀。

「唔?勿手謀ㄋㄨ(為什麼呢)?」

一旁悠哉地咀嚼著巧克力餅乾的藤原書記提出了疑問。

「如這孩子所說一樣,因為整個社團只剩社長一人,沒有新人,怎麼辦新人賽?」
輝夜一針見血的回答。

「四宮,我看妳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對吧?」

「什麼挑戰?會長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輝夜一面優雅地裝傻,一面暗想:

「來了來了,會長果然會邀請我一起加入拳擊社,來試圖拯救他最愛的拳擊運動。會長是拳擊迷的秘密,果然很好利用。」

早就知道白銀是拳擊迷的輝夜,運用自家經營的四宮拳館廣告,把拳擊社的多半社員都吸引到四宮拳館,目的就是不得不讓拳擊社求助於學生會。如此一來,白銀很有可能會心軟答應加入社團成為新人。

「只要在新人賽將他擊敗,就能讓會長對我更加印象深刻!因為英才教育,從小開始請職業選手家教指導的拳擊,沒想到第一次使用不是用在防身,而是用在會長身上。透過肢體互動,加上實力差距,一定會讓會長屈服於我的。會長,你的下一句話一定是『四宮,我們就是拳擊社的新人』!」

「四宮,我們就是拳擊社的新人!」

「不了,男女拳賽根本不公平吧?」

嘴上如此說著的輝夜,腦中想像卻是在擂台上KO了白銀的畫面。

「雖然男女混合有體力差距,但以新人來說,應該還好…大概。」

友子以不安的口吻說著,但對友子來說,這次新人賽也是拳擊社最後的希望。

「好吧,既然社長都這樣說了。那新人賽要訂在什麼時候呢?」

「就訂在5月19日吧。」

「Boxing日對吧?」

「Boxing日是什麼?是指拆開聖誕禮物的禮物節?可是不是在12月26日嗎?」藤原歪著頭疑惑著。

「诶?妳不知……」白銀轉過身正要詢問藤原的同時……

一陣強風撲向藤原,吹亂的她的頭髮

「嗚哇!」藤原一聲驚呼迴盪整間學生會辦公室。

「四宮…妳什麼時候……」白銀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咳咳咳…咳咳咳……」

輝夜收回定在藤原眼前5公分的拳頭,解除戰鬥姿勢,順勢將拳頭放在口前咳了好幾聲。整顆頭都已經漲紅。

輝夜邊咳邊想:「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一定被會長看出我有學過拳擊…可惡,藤原同學的無知發言真的讓人忍不住嘛!現在只能裝作身體不適來蒙混過去了。」

「四宮,妳沒事……」

「好可怕啊~!」

白銀再度被打斷。一位男性突然一邊哭喊,從學生會辦公室衝了出去,聲音之大不亞於藤原剛才發出的音量。

「剛剛剛剛剛才那位是?」友子手指指著逃向走廊的石上會計,以看到幽靈的鐵青臉色問著。

「咳咳咳…咳咳咳…我身體不舒服,我先早退了。那麼明天見。」

此時的輝夜只想盡快逃離現場,然而……

「等一下!」

藤原一手抓住輝夜的手臂。

「咳咳…怎麼了嗎?藤原…咳…同學?」

「為什麼要裝咳嗽呢?為什麼要逃避呢?」

「我才要問妳為什麼這個時候這麼敏銳啊!!!!」輝夜內心大喊。

輝夜的腦海中浮現了以下的畫面:

藤原在擂台上被輝夜鉤拳擊中腹部的同時,藤原開心地喊了一聲「咚打油!」

雖然輝夜的拳頭雖然已冒青筋,但一旁的友子眼睛發亮似地盯著她看,輝夜的緊張感蓋過了對於藤原的煩躁。

「不妙,拳擊社社長似乎已經察覺到了。這時候不能緊張,一定要趕緊圓過去,不能現在就讓會長知道我會拳擊的秘密。」輝夜在心中自我喊話。

「诶?四宮逃避了什麼嗎?」白銀向藤原問著。

「逃避了能力所及的事物啊!」藤原雙手捧起輝夜緊握的拳頭。

輝夜忍無可忍對喊著「啊哈哈,要變成可愛的熊貓沙袋了呢!」藤原揍了幾個組合拳。瘀青與鼻血不但沒有讓藤原的面容變醜,反而更加反襯藤原的天真無邪感……

當然以上仍是輝夜在腦中的小劇場。

「那…是指什麼呢?」輝夜硬擠出微笑。

「輝夜同學知道什麼是Boxing日對吧?我很好奇!」

面對似曾在別的小說看過的台詞,輝夜吐了口放鬆的氣。

「簡單說就是打拳擊的日子,為了紀念職業拳手白井義男,就這樣。」

「诶~~只有這樣嗎?咻咻!輝夜同學的皮膚好有彈性,打起來好舒服哦。」

藤原揮著調皮的拳頭,輕輕凹陷著輝夜臉頰上的玉白嫩膚。

即使已經頭冒青筋,輝夜仍選擇刻意保留了拳擊日對於日本的意義,目的就是為了要試探白銀知道多少。

「拳擊日背後的意義,應該是提升了日本民族的信心,因為是戰後以來首次有日本拳手成為世界冠軍吧?」

白銀以非肯定的口吻,詢問拳擊社長友子。

「對啦對啦對啦!幹嘛疑問句啊?真是的。」

輝夜一邊內心想著,一邊以不悅的表情看著白銀跟友子。

「呃…我想應該是的。那個,剛才就想問了,副會長是不是……」

「啊啊!時間不早了,就麻煩妳教導我跟會長了。那麼明天見!」

打斷友子的輝夜,迅速離開了學生會辦。

現場寂靜了10秒。

「騙人的吧騙人的吧騙人的吧,從剛才就一直很在意。該不會四宮早就學過拳擊了吧?四宮那隻快要碰到藤原的拳頭,還有那個出拳姿勢…我該不會會輸吧?」

白銀內心緊張的台詞在腦中來回敲打,腦海中浮現在擂台上被輝夜KO後,身體被輝夜腳踩的畫面……

「會長明明身形比我大,卻打不贏我…還真是可愛呢。嘻嘻。」

腦中幻想的輝夜話語,使白銀第一次對於與輝夜之間可能存在的實力差而感到異常恐懼。

「之後也請多指教了,拜託了!」

白銀迅速向友子鞠了躬,隨即也馬上離開了學生會辦。

在場只剩學生會書記與拳擊社社長兩人。

「吶,友子醬,沒有參加新人賽也能加入社團嗎?」

「不行。學生會書記又是桌遊社社員,加入的話妳會忙不過來。」

友子帶著拳套的雙拳,旋轉蹂躪著藤原的臉頰。

「诶~我也想跟他們倆人一起玩嘛~。」

「不行。」友子斬釘截鐵回應。

「真是的~那我也想跟友子醬一起玩嘛~也教我嘛~~。」藤原加強了撒嬌的語氣。

「之前邀妳加入妳不要,跑去桌遊社。現在妳又想要來我們社團,真搞不懂妳。算了,隨便妳。」

「耶!最喜歡友子醬了!」

「剛才還跟副會長那麼親密,笨蛋千花……」

藤原笑著抱住友子,友子則一邊咕噥著,好幾記鉤拳擊在藤原的腹部上。

「咚!咚!咚!咚!咚!咚!打油~」

腹部受擊的藤原,反射性地喊出了這句意義不明的台詞。喊完尚未閉上的同時,友子迅速以口堵住藤原的嘴。

「唔!唔!唔!唔!唔!唔!偶油~」

友子滿臉泛紅,持續以單拳腹擊著藤原,不停以舌尖齒擊著藤原。

友子認為這是藤原在被她懲罰。

藤原認為這是友子在對她撒嬌。

夕陽透過窗簾隙縫灑在的學辦地板上,目前溢滿濃郁的百合花香……


本日的勝敗──友子的敗北
3
-
LV.
GP
4 樓 自揍自受 boxing0407
GP1 BP-
Round 2


回到四宮別墅的輝夜換上運動服,在早坂愛偕同下走到地下室,通過了一條幽長的走廊。走廊盡頭是一扇厚鐵門。早坂以卡片感應開門之後,啪的一聲,電燈自動開啟。明亮的空間內,有各類拳擊訓練器材與用具:沙袋、速度球、跳繩,甚至連標準比賽型擂台都有。

「跟四宮拳館的裝潢配置一模一樣呢。不,應該是比拳館更豪華才對。這裡的設備等級更高。」

為了維持體態,平常有去四宮拳館上課的早坂,以觀察入微的瞳孔,迅速掃了一遍這間大型拳擊訓練室。

「這是當然。可惜這項英才教育,在我升上秀知院學園後就停止了。總之,先來打掃吧。」

「是的,大小姐。」

**********************************************************************************************************

「教練不能來教大小姐?為什麼?」

拿著手機的早坂,正在和四宮拳館的負責人對話。

「是的,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打擾你了,那就這樣。」

「怎麼回事?」

早坂掛斷手機後,輝夜提出了疑問。

「教練去國外參加一場職業拳賽,所以目前不方便來四宮別墅。」

「那就用比拳賽獎金額度還要高的酬勞請她過來。」

正是因為過去練過拳擊,不願實力退步而造成自尊受損。輝夜希望能以她認為最有效率的方式,在之後社課之餘,多加上教練給她專屬特訓。

「教練有料到大小姐會這樣說,要我轉達說這場拳賽對她意義重大,不可能缺席。因此對大小姐感到十分抱歉。」

「嗯,無妨,那我們那天就去比賽場地替她應援吧!順便答謝她過去指導我們拳擊的恩情。話說回來,愛,能陪我Sparing一場嗎?」

輝夜輕鬆揮了揮空拳。

「這是我的榮幸。」

Sparing(スーパーリーグ),在拳擊界中就是指模擬比賽的練習。是選手上場前必要的實戰訓練,不僅僅是練習實戰技巧,更訓練選手在擂台上的抗壓能力與意志力。

「那換上我交代妳帶來的運動服,頭盔、拳擊靴、護胸墊、護襠、手綁帶、護齒套、拳套都戴上後,直接上擂台吧。」

「大小姐還是一如既往地謹慎呢,不過……」

早坂脫下所有衣物,身上早已穿上學校泳衣。

「我只需要手綁帶、護齒套、拳套就可以了,其他護具反而會防礙我的視線跟行動。」

「那好吧,我也不用頭盔、護胸墊跟護襠,以示公平。」

「大小姐還是等比賽當天穿上這套,再免除那些護具吧?」

早坂從包內拿出一套白色比基尼。

「畢竟會長要被大小姐KO的不只是身體,內心也……」

話尚未說完,面紅耳赤的輝夜一記jab(刺拳)揮出,卻被早坂輕鬆躲過。

「我才不要穿!」

「那就以Sparing勝負來決定。來,把我想像成會長吧。」

早坂不顧輝夜的反對,迅速穿戴好裝備後,自己先上了擂台。

「愛妳也太小看我了吧?不論是會長還是妳,我都不會拳下留情。」

輝夜一邊綁著手綁帶一邊開始放大音量回嗆。

「是,我認為大小姐的實力目前只能淪為沙袋,所以建議大小姐穿戴好護具。最近我壓力很大,即使是對上大小姐,我也不會拳下……」

碰!輝夜左右拳套互擊的一聲,迴響整間拳擊室。

「妳這是什麼態度!」

聽到自己被形容是沙袋,輝夜的怒火被挑起。

「沒什麼,我這只是面對一個以自尊心來包裝自己不敢告白的廢物的態度。」

輝夜不敢相信,情同姊妹的服侍,今天會這樣貶低她。

「等等,冷靜一點輝夜,這應該只是這孩子的激將法,千萬別被牽著鼻子走。」

輝夜內心自我告誡著。

「這不是激將法,我是打從心底認為大小姐快要無可救藥了。可以快點上擂台讓我打醒大小姐嗎?我對大小姐糾結的內心戲感到厭煩了。」

「夠了!妳輸的話就滾出四宮家,早坂跟四宮也會斷絕關係。令尊為我取的名子,我也會拋棄。我輸的話,我就什麼都聽妳的。」

早坂發表讀心宣言後,輝夜不甘示弱地怒吼。

「噗…好啊,我會讓大小姐鼻青臉腫的喔?」

「能做得到就試試看啊?」

輝夜步上擂台後,拳套碰觸一旁的計時器按鈕。鏗一聲,敲出了主僕之間的裂痕。

雙方互碰拳套的禮儀結束後不到一秒,輝夜已經連續出了三拳的刺拳,但沒有任何一拳碰到早坂。早坂身形如幻,步伐沉穩卻又帶著輕快,移動速度讓輝夜暗自驚訝。

「嘖…沒持續練習的我,跟定期去拳館練習的這孩子,果然已經不再是旗鼓相當了嗎?明明只是去減肥運動的她,照理說不會進步那麼神速才對吧?」

輝夜如此心想的同時,也萌生了一絲後悔之意。或許剛才不該輕易立下這麼嚴重的約定。但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所以現在輝夜只能盡全力擊敗早坂。用盡過去所學的組合拳,試圖不留給早坂喘息空間。然而早坂閃躲而不攻擊的前奏,就在她用Rolling閃過輝夜的右鉤拳時,畫下句點--輝夜肝臟附近的腹部受到一陣強烈劇痛!

「啊啊!」

早坂的肝臟拳,帶給輝夜突如其來的劇痛,這使輝夜忍不住發出了悲鳴。輝夜蜷曲身體,側身臥倒在擂台上,緊閉雙眼。淚水從眼皮隙縫不停鑽出,輝夜已經分不清這是受辱而不甘心的眼淚?還是單純太痛造成的生理反應?

「我已經精準避開了肝臟真正的位置,痛苦一天應該就會好了…明明沒被我打到鼻青臉腫就已經不行了嗎?切!真無聊。」

「怎…怎麼可…能……」

輝夜首次看到早坂對她露出不屑的表情,憤怒與不甘已經快要溢出。

「10、9、8、7、6、5、4、3、2、1…我贏了,記得履行約定。我有要求時會再通知大小姐的,我先離開了。」

脫下拳擊裝備的早坂,穿回工作服,走出了拳擊室。自尊受損的輝夜,躺在擂台上無法起身。突然早坂的頭又從門口探出來:

「抱歉,剛才忘了說,不是我小看大小姐,而是大小姐小看了我。」

語畢,拳擊室的門關上。

「早坂愛────────!!」

輝夜淚水隨著怒喊迸裂而出,一滴滴碰撞在擂台地板上。

「對不起…輝夜大人。」

躲在拳擊室門外的早坂,淚痕也侵蝕了臉頰,離開拳擊室門口,跑向走廊盡頭……


本日的勝敗──輝夜與早坂的敗北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95 筆精華,08/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