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2k

【短篇翻譯】古墓(《動畫 無職轉生 完全設定資料集》新寫短篇【无职转生研究同好会】

樓主 中二halo君 chen54961858
GP27 BP-
此為4月25日發售的《動畫 無職轉生 完全設定資料集》新寫短篇
 
 
古墓
作者:理不盡な孙の手
翻譯:不明红色枣子
校對:徒花丶藀訣
本短篇由无职转生研究同好会翻譯
僅供學習交流使用,轉載請註明譯者
 
  這是我們從西隆王國出發,向著阿斯拉王國前進時的故事。
  我像往常一樣坐在馬車上,一邊忍受著屁股的疼痛,一邊製作著瑞傑路德的人偶。
  認識了劄諾巴之後,我的創作欲望一直十分高漲。
  果然,創作這件事就是要有人誇才有動力。之前的瑞傑路德人偶因為是魔族人偶而一直得不到好評,而劄諾巴這樣的人偶狂熱愛好者卻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之詞,讓我確實感受到了人偶製作的成就感。
  「你在開心什麼啊?」
  說起艾莉絲,她正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上一邊踏著劍舞一般的步伐,一邊做著空揮。
  似乎是為了在沒有穩定的立足點的情況下也能照常戰鬥,而在做訓練。
  最開始的時候十分嚇人,每次馬車劇烈搖晃的時候,總會有劍尖咻的一聲飛過我的面前。不過最近已經穩定了許多。
  老實說,她的練習讓人看著就覺得害怕。但其實萬一掉下去受了傷,也可以用治癒魔術治療。想到這我便對這訓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而且還有瑞傑路德在前面看著。
  ……他看著的吧?
  「我在想,果然有人誇就是很開心啊。」
  說著,艾莉絲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抱起手臂,用她的招牌姿勢俯視著我。
  什麼意思,是在等我誇她嗎。
  我記憶中一直有在誇獎她……不對,「誇獎」這個東西是來多少都不會嫌多的。真拿你沒辦法,就讓我來好好誇誇你吧。最近艾莉絲胸部有在變大真的很棒……之類的。啊,真說出來的話估計會被揍吧。這可是赤裸裸的性騷擾。
  「魯迪烏斯很厲害哦!」
  結果反而是她想誇我。
  哎呀真是的,艾莉絲小姐為什麼要誇獎我呢?
  明明我腦子裡大部分時間都在耍流氓來著。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要鼓起勁好好誇獎她一番。呃……
  「謝謝。艾莉絲也很厲害哦?一天不落地努力鍛煉。」
  「這是當然的!」
  確實。
  ……不過話說回來,沒想到艾莉絲聽了我說的話,竟然在考慮我的感受而誇獎我。
  從魔大陸一路跋涉到這裡,經歷了許多事,艾莉絲也真的是有所成長啊……
  「嗯?」
  這樣閒聊著,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不是急刹車,而是一點點地,馬匹放慢了它們的腳步。
  好。午飯剛才已經吃過了,離天黑還早,也不是該紮營的時間。
  午睡時間?
  喂喂,我倆可不是幼兒園小孩哦?
  「怎麼了?」
  我伸出頭來,瑞傑路德似乎正望著左邊。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只看見那裡有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有魔物嗎?
  「不,我只是在想,好像這就是這附近吧。」
  好像也不是。
  「怎麼了!」
  艾莉絲也從車中探出頭來。
  是因為剛剛的鍛煉嗎,她的身上蒙著一層薄薄的汗水。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她將整個體重直接壓到了我身上,還把下巴擱到了我的頭上。
  這個姿勢會將一些柔軟的觸感通過一些地方傳到我身上,希望她能稍微注意一些。
  「之前,我在這附近戰鬥過。」
  「拉普拉斯戰役的故事嗎!?我要聽!」
  「好。那是我們還沒拿到詛咒之槍的時候的故事。」
  艾莉絲激動地探出了整個身子,瑞傑路德則眯起了眼睛,一臉懷念地說起了往事。
  平常不怎麼說話的瑞傑路德,一旦說起從前的事,話便會變得多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雖然戰爭的結局沒有給他們一族帶來多少美好的回憶,但他並不覺得那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壞事。
  嘛,這就是老爺爺講起自己過去的感覺吧。
  如果我再長大一些,也會像他這樣訴說自己的過往嗎。
  「那是基本佔領了魔大陸,準備向著人族的領域進攻的時候,我被派往人族的領地,來偵察人族當時的防禦部署情況。我率領著五名精銳,渡海來到了這一帶。」
  魔神拉普拉斯在入侵其他大陸之前,似乎都事先派遣了偵察部隊。
  瑞傑路德所帶領的斯佩路德族戰士團被派遣前往中央大陸,一邊對各國的情況以及可能成為戰略基地的地方進行調查的同時,一邊繪製當地的地圖。
  瑞傑路德一行最初的旅程十分順利。
  然而,因為帶槍的魔族集團十分惹眼,有一段時間被某個國家當作是間諜,受到追殺。
  畢竟都進到國家裡面開始畫地圖了,不被懷疑才有問題。
  而且他們也確實是真正的間諜,也不能說懷疑錯了人。
  不過那個國家估計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是魔神為了入侵人族領地而派來的先頭部隊……
  然而,瑞傑路德他們是從魔大陸統一戰爭開始便一直戰鬥過來的猛士。
  就算追兵追上了他們,也只是隨手打倒之後,繼續偵察而已。
  就這樣,鬧的動靜越來越大,最後他們變成了通緝犯。
  當然,為求賞金而去追捕他們的人們,都被他們一一打倒,然而……
  「但是,賞金獵人中,有一男人很強。」
  那個人似乎帶領著一群老練的冒險者,壓制了瑞傑路德他們一行。
  他的戰鬥方法很奇特,除了劍之外,還夾雜著使用拳腳的格鬥術。
  瑞傑路德不斷撤退,而就算他們已經退到了鄰國的領土上,他們依然窮追不捨。
  仿佛有什麼仇一樣,一直咬著瑞傑路德他們不放,是在警戒著些什麼吧。
  在他們看來,有幾個魔族,明目張膽地在執行著什麼軍事行動。
  可能是魔大陸的戰亂終於結束了吧。這樣的話,難道他們是想要入侵人族的領地嗎……就算是我也可能能夠想到這一步。
  不過我的話,估計也想著「怎麼可能」就把這個想法拋到腦後了吧。
  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吧。
  在這個世界上,第二次人魔大戰和拉普拉斯戰役之間隔了幾千年;而在這之間魔族長期處在人族的壓迫之下,想必他們也會放鬆警惕。
  開玩笑,這種劣等種族還敢向我們發動戰爭?哈哈,別說夢話了!——這種感覺。
  人這種生物,對於生來便存在的事物都不會抱有疑問。
  先不談這些。
  認為沒有勝算的瑞傑路德一行不斷地逃亡,而人生地不熟的他們慢慢地被逼上了絕路。
  幾人下定了決心。
  在森林裡埋伏好,和那個男人一決雌雄,不成功便成仁……又或是,一人留在這裡拖住敵人,其他人逃往別處。
  他們選擇了後者。
  他們抽籤選出了斷後的戰士。
  「雖然我是主張應該所有人一起戰鬥的……」
  但是,更重要的是把情報帶回魔大陸。
  被同伴說服的瑞傑路德,將那個戰士扔在了這裡,從追兵手中逃了出來。
  那位戰士重傷了敵人、成功拖住了對方。
  瑞傑路德一行回到了魔大陸。他們暗暗下定決心,當自己回到這裡的時候,一定會為自己的夥伴報仇。
  「我們與他分別的地點,應該就是在這一帶。」
  瑞傑路德說著,臉上懷念的表情中,透著一絲寂寞。
  在我看來,只從鬱鬱蔥蔥的樹林和山巒之中就能確定當時就是在這裡和夥伴分別這件事本身就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嘛,畢竟是那麼深刻的事情,一定不會搞錯吧。
  艾莉絲本來聽的還是很開心的,但聽到夥伴去世的那段的時候,「哼」了一聲之後便安靜了下來。
  並不是覺得無聊,而是以她的方式在顧慮著瑞傑路德的情緒吧。
  「那麼,我們去看看吧,試著整理一下遺骸。」
  「……我不認為會留下什麼。」
  雖然這麼說,但瑞傑路德還是苦笑著點了點頭。
 
★ ★ ★
 
  距離森林入口約一百米的地方。
  簡單來說,那裡有一個魔物的巢穴。
  那是一種附近經常出沒的,類似鼴鼠的魔物,希洛尼安跳鼠。
  它的身體長約一米。對於魔物來說它們的體型並不算大,然而他們能夠從樹梢高速滑翔的同時將冒險者的脖頸直接切開。這種戰鬥方式奪走了許多不熟悉它們的冒險者的生命,而它們也因此成為了這附近的D級魔物。
  順帶一提,一般來說並不推薦新人冒險者去招惹D級魔物。
  果然人類很難處理這種立體的移動方式。
  當然,我們並不會在這種魔物身上浪費多少時間。不一會兒,它們就進了我們的腰包或是肚子。
  被他們當作巢的東西,是一塊佈滿苔蘚的像是石制箱子一樣的東西。
  因為一直被魔物當作巢穴使用,它整體上相當的髒。
  然而,這個東西若是魔物所造,卻顯得有些過於精緻。
  石材看上去經過了精細的切割,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其構造也相當複雜精緻。
  就像是在日本看到的石牆那種感覺。
  「這是、墳墓吧。」
  「……原來沒有這種東西嗎?」
  「確定是在這裡嗎?」
  「嗯……」
  瑞傑路德面無表情地俯視著那個石箱,突然說道:
  「但是確實是個墳墓,這下面埋了骨頭。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那傢伙的。」
  嘛,既然確定下面埋著骨頭的話,那就是墓碑不會錯了。雖然這可能是個和瑞傑路德的舊友毫無關係的墳墓。
  這麼想著,我用土魔術做了個桶,又往裡面灌滿了水。
  「魯迪烏斯,你想做什麼?」
  「我的故鄉有這樣把石制的墓碑打掃乾淨的習俗。」
  雖然沒什麼掃除用的工具,但清理表面附著的苔蘚還是綽綽有餘的。
  幸運的是,手邊還有用來打掃馬車的刷子。
  「好,請。」
  我把水桶遞了過去。瑞傑路德接了過來,一言不發地打掃起了墓碑。
  艾莉絲雖然在一旁「哎?要打掃嗎?」地發起了牢騷,但也不情願地學著我們幹了起來。
 
★ ★ ★
 
  「……哦呀?」
  像這樣打掃了一會兒之後,我發現墓碑上刻著一些文字。
  「怎麼了!?」
  「剛才蒙著一層苔蘚所以沒發現,但這上面好像有刻著字欸。」
  「字!?是寶藏嗎!」
  艾莉絲喲,我知道你已經打掃煩了,但對這種髒兮兮的古墓有這麼高的期待有點想太美了哦?這就是那種,花了半天把寶藏挖出來,卻發現其實是一坨祖父藏起來的av收藏,讓全家飯都吃不香的結局哦。
  就算上面確實寫了寶藏的所在地,估計也被其他人拿走了吧。
  「有可能哦,讓我看看……」
  將一旁的沙土和苔蘚抹掉,墓碑上逐漸顯現出了有意義的文字。
  
  『勇敢的魔族戰士,長眠于此。』
  
  理所當然的一句。
  上面的文字看不太清,但確實寫著這樣的話語。
  恐怕經歷了五百年以上的風雨,上面的文字已經被腐蝕得有些模糊了。
  語法也和現在的不太一樣。
  「嘛,也就是說當時的追兵,為了歌頌獨自一人力戰至死的魔族戰士,特地為他立了一個碑吧。」
  「哼!王道展開呢!」
  雖然艾莉絲嘴上這麼說,但她的表情卻難掩喜悅之情。
  她意外地喜歡這種展開。
  「啊哈哈,嘛事實總是那麼的沒意思……欸?」
  隨著清理的進行,在那行字的下方又顯現出了一些文字。
  不對,不是文字。
  這是,紋章?
  總覺得在哪裡看見過……啊,想起來了,這好像是在七大列強石碑上看見過的,其中之一的紋章。
  「瑞傑路德,這個紋章是?」
  「啊……啊啊。」
  瑞傑路德一邊呆呆地盯著那行文字,一邊回答我說。
  「這是七大列強,龍神的紋章。」
  「好像是列強第二位來著?」
  「當時還要再靠後一些。」
  靠後一些,意思是當時也確實是七大列強之一。
  「也就是說,瑞傑路德你的夥伴,拖住了之後成了七大列強第二位的對手的腳步是嗎?這應該就是你說的那個追兵裡厲害的傢伙對吧?」
  「不是很厲害嗎!」
  艾莉絲興奮起來了。
  不管怎麼說,他以世界最強的七人之一為對手,還能給同伴爭取逃跑的時間。
  然而,瑞傑路德卻搖了搖頭。
  「不,打敗了拉普拉斯升上七大列強第二位的,是另一個男人。」
  他這麼說著,嘴角卻微微上揚。
  「但是,是啊。他面對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堵上自己的性命使我們得以回去。是斯佩路德族戰士的榮耀。」
  他那驕傲的臉龐下蒙著一層陰影,也許是因為在那之後斯佩路德族的結局並不怎麼美好。
  雖然他是斯佩路德族的驕傲,但瑞傑路德自己卻不是——他應該是這麼想的。
 
★ ★ ★
 
  「好,這樣就可以了吧。」
  過了一會兒,我們打掃完了。
  從一片苔蘚中挺立著的墓碑,到處都是劃痕和坑窪,絕對稱不上是好看,所以我用土魔術稍微給它修補了一下。
  「魯迪烏斯。」
  「什麼事?」
  「抱歉了。」
  「不是說別這麼客氣嘛,我的父親喲。」
  平常瑞傑路德都會回一句「我不是你的父親」,但這次他卻只是微笑著看著我。
  難道說,瑞傑路德真的成了我的父親?
  可是我姑且算有保羅這個老爹在……把他丟到一邊認一個新的父親不太好吧……
  不對,單純是他已經習慣了我的這個玩笑話了。
  「不過,對方都做到這個份上了,感覺不太好意思去找他報仇欸。」
  「是啊。」
  「題外話,搞不好當時的那位龍神也害怕瑞傑路德你們來找他報仇,所以才選擇立了個如此精緻的墓也說不定呢。」
  「不可能。」
  對於我的輕言,瑞傑路德以一副「你自己也清楚吧?」的表情瞪著我。
  「這是對勇敢的戰士表達的敬意。」
  「說的也是,是我失言了。」
  確實,玩笑開得有點過了。
  光想著誇人,搞砸了呢。
  不過,這件事若發生在我們剛一起旅行的那段時間的話,想必他早就一把把我揪起來,齜牙咧嘴地瞪著我了吧。
  這麼想來,現在的瑞傑路德的臉,透著一種讓人安心的感覺。
  我已經和瑞傑路德,構建起了這麼深的信賴關係了啊。
  「魯迪烏斯。托你的福,我見到了夥伴的墳墓。謝謝你。」
  「不用客氣。那我們繼續往阿斯拉王國前進吧。」
  一邊享受著這讓人愉快的對話,我們一邊回到了馬車上。
  
  向著阿斯拉王國的旅行還在繼續。
  用這一個又一個小故事,慢慢堆砌而成的旅行,還在繼續下去——
  
-完-
  
《動畫 無職轉生 完全設定資料集》新寫短篇
翻譯:不明红色枣子
校对:
徒花丶藀訣
本短篇由无职转生研究同好会翻譯
僅供學習交流使用,轉載請註明譯者
2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