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7k

【同人小說】在地下城尋求邂逅 慶祝貝爾升等(貝蕾結局,小心閃光)

樓主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7 BP-
【同人小說】在地下城尋求邂逅 慶祝貝爾升等


  在某一天,我隨手打的妄想短篇內容,其他也還有很多,先丟一篇給大家看看,另外我思考了很久,一直在想要不要放一篇在這邊,後來還是決定放一下,這篇故事算是個人自己發表在YouTube社群上,提供了給大家投票選擇,最後寫完的短篇內容。

  本篇算是包含了大量的妄想,大家看看,開心就好,畢竟個人是很不專業的寫手XD

  那麼下面放個人妄想短篇,不喜勿罵也不要看,但歡迎吐槽,那麼請慢慢觀賞——





  為了慶祝貝爾升等級五,艾絲與貝爾約好早晨再次去城牆上訓練,調整剛升級後,身體的不協調,而某精靈偶然聽聞此事,早晨於艾絲出門後,也悄悄的一路跟在後面,躲到了一旁豎起耳朵偷聽著。

  某精靈最初聽到了兩人普通的打招呼聲與簡單的對話,接著聽見了兩人開始鍛鍊的武器碰撞聲,雖然沒有看得很真切,但光聽聲響就知道兩人你來我往的交手好幾次,依舊不分軒輊,直到傳來了一聲巨響,才看到了貝爾被打暈在地上,然後貝爾的頭被艾絲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也就是所謂的膝枕!

  途中某精靈看到貝爾被艾絲撫摸著頭髮,而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好幾次都差點想要忍不住衝出去制止,但某精靈還是咬牙忍住了,但免不了用著惡狠狠的眼神死瞪著,讓貝爾不禁感到一陣惡寒醒來。

  一醒來,看到艾絲近在咫尺的臉龐,貝爾還是不免手忙腳亂,就在貝爾打算起身時,艾絲的一句話問住了他——

  「貝爾,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快變強呢?」

  對上艾絲真摯清澈的眼神,貝爾在內心掙扎了一番後,便在艾絲瞬間露出可惜的表情下起身,然後回過頭面向艾絲,低頭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抬起頭,用著認真的眼神迎上了艾絲。

  「我自己也不知道,神明大人不肯跟我說,但我隱隱約約感覺得出來……是因為我想追上心中憧憬的那個對象,一心憧憬的目標,為了能夠和她並肩作戰,不再受她保護,成為她心中的那位英雄,所以我才能夠一路追逐著她的身影,來到了這邊!」

  艾絲聽著這番話,直覺說出口的第一個名字就是——

  「是蕾菲亞?」

  這令一旁偷聽的某精靈耳朵顫抖了一下,只是隨即就聽到貝爾毫不猶豫地否定聲!

  「不是蕾菲亞……當然我也很佩服她,但不是她,我說的是……妳,艾絲!」

  某精靈不知為何,聽著貝爾斬釘截鐵地否定,內心有點悶悶的不好受,但同時也覺得很奇怪——因為某精靈也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正在某精靈困惑著這是什麼感覺時,艾絲再一次直覺回話。

  「是我?」艾絲愣了一下,便用著困惑的表情,「貝爾……喜歡我?」

  「哎?」貝爾聽到艾絲直率的回應,頓時間也意識過來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連忙滿臉通紅的搖著頭否定,「不不不……」

  「貝爾……討厭我?」

  瞬間再次被眼前的艾絲回應給擊沉的貝爾,理所當然的矢口否定。

  「我是喜歡艾絲,但是那個喜歡是那個憧憬,就是那個……」

  「嗯,我知道!」
7
-
LV. 42
GP 7k
2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3 BP-
  「嗯,我知道!」艾絲點了點頭,就微笑的說出重磅宣言,「我也是,我也喜歡貝爾……」

  「嗯……哎?」完全沒預料到艾絲會這麼說的貝爾,有那麼一瞬間,懷疑自己耳朵有沒有聽錯!

  但隨著時間一秒一秒慢慢流逝,貝爾越發意識到艾絲所說的那句話意味著什麼,如果那句話是真的,那麼——一想到這,貝爾的心臟很不爭氣的同主人心情變化,撲通撲通的雀躍加速鼓動著,臉龐更因這衝擊般的驚喜,而顯露出興奮的潮紅。

  雖然在下一秒,貝爾又被打回了現實。

  「我也喜歡里維莉亞,我也喜歡蕾菲亞……嗯?貝爾,怎麼了?」

  面對艾絲天然困惑的表情,貝爾當然不會說他誤會而自作多情,畢竟會錯意本來就很糗了,所以貝爾連忙傻笑著掩飾過去,雖然最後難掩其失落。

  「啊哈哈哈……沒事,我也和艾絲一樣,喜歡她們喔……唉!」

  就在貝爾強裝鎮定同時,躲在一旁的精靈,起初也被艾絲驚人的發言給嚇呆了,直到聽見艾絲講完下一句話,才鬆了一口——

  「哎?」

  鬆了……一口氣?為了什麼?

  「那當然是因為艾絲並沒有喜歡貝爾啊!」某精靈自問自答著。

  真的只是這樣嗎?那為什麼胸口會在艾絲說『我也是』時,揪得那麼緊?手更不自覺死死掐到發白也不感到疼痛?

  「這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在當初對於自己的軟弱與無力時,也曾經有過,那是……不甘心?」

  不甘心什麼?不甘心輸嗎?輸給——

  「嗚……」某精靈想到這,理智制止了自己再想下去,因為那結果將會令自己感到害怕。

  但這份糾結的心情,令某精靈無法再繼續待在這裡,因為某精靈現在更迫切希望的是——發洩堵在內心的這份情緒。

  不過在那之前,某精靈先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從藏身處光明正大地走出來,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

  「貝爾·克朗尼!」某精靈大喊著。

  「嗚哇啊啊啊啊,蕾菲亞?」貝爾嚇到反射性的立正站好,準備面對接下來蕾菲亞的槍林彈雨般的怒罵。

  「……」

  但貝爾所想像中的罵聲卻沒有傳來,只看到了蕾菲亞怒視了他一眼,隨即露出複雜的表情,看著艾絲卻不發一語的轉身跑走。

  「蕾菲亞?」

  即使是來自艾絲的呼喚,蕾菲亞也沒有停下腳步,留下了面面相覷的貝爾與艾絲兩人。

  看著與平日反應完全不同的蕾菲亞,貝爾露出了擔心的表情,他決定——

選項:1.追上去(當初社群投票是這邊票數最高)
   2.留在這
3
-
LV. 42
GP 7k
3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2 BP-

  「對不起,艾絲,我有點擔心蕾菲亞她……」

  面對貝爾露出的歉意表情,艾絲只是微笑著,讓貝爾快點去,不用放在心上。

  「對不起,我先走了。」

  目送著貝爾轉身跑走,一直跑離開了視線範圍,艾絲才收回了視線,笑著這麼說了——

  「果然他們的關係,很要好呢。」

  
  就在貝爾決定追上去的同時,蕾菲亞緊握著法杖,路上閃過一個又一個的行人,絲毫不理會背後傳來的叫罵聲,不停的朝著巴比倫塔全力衝刺,平常……身為乖乖牌的蕾菲亞,想來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

  若是里維莉亞看到了,少不了要喝斥一番,因為身為魔導士怎麼能夠忘記了隨時要保持冷靜的大樹之心!

  沒錯,現在的蕾菲亞正處於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內心紛沓的壓抑心情有如一座不穩定的火山,隨時都有可能爆發,這對一位魔導士……不,是一位冒險者,一位即將去地下城的冒險者來說,是極度不理智的行為。

  因為地下城中最不缺乏的——就是喪失理智而死去的冒險者!

  就算蕾菲亞已經LV.4,可這樣狀態下的蕾菲亞,還能發揮出多少的實力?

  答案是——全力!

  「【來吧,妖精的圓環,請求你——借我力量!】」

  一路衝進地下城,靈活運用法杖擊飛或閃過低層的怪物,瘋狂朝著下面的階層前進,若碰到無法閃避的怪物,也在蕾菲亞的速發魔法下,一擊打倒。

  「【——不久之後,火焰將會釋出,悄然進逼的戰火,無可避免的毀滅。開戰的號角高亢鳴響,包圍著一切暴虐的戰亂,到來吧,紅蓮之焰,無慈悲的猛火,汝乃業火化身,掃蕩千軍萬馬,為大型戰亂拉下終幕,燒盡一切,史爾特爾之劍——吾名為阿爾弗】!」

  即使引起了大量怪物追逐在後,蕾菲亞也沒有停下向前邁進的腳步,甚至毫不留情的揮霍著體內的魔力,一口氣全力打倒。

  是的,蕾菲亞已經將並行詠唱技術提升到相當高的層次,再加上升級時,新發現的技能——高速詠唱。

  連里維莉亞也未曾有過的技能,令洛基也感到訝異的恐怖技能『高速詠唱』,能將詠唱時間大幅度的縮短外,若肯付出雙倍魔力,甚至可將長文魔法的詠唱文直接省略,並絲毫不損魔法威力,直接使用出來!

  彷彿就像在與誰相較勁的技能,到底是有怎樣的迫切與渴望,才能夠發現出這樣的技能,洛基不曉得,但無疑的這令蕾菲亞的實力,直逼LV.5,甚至能威脅到LV.6,由此可見這技能的恐怖。

  透過魔法,能夠反映現在施用者的心情,而蕾菲亞雖說不自覺的選擇了這魔法解決了怪物,但使用過後,蕾菲亞卻不禁內心出現了一個疑問——為什麼我會想用這個魔法?

  「因為我……渴望著勝利?」

  對誰?想要贏過的人,是誰?

選項:1.貝爾(社群投票票數最高)
   2.艾絲
2
-
LV. 42
GP 7k
4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2 BP-

  「啊……是這樣啊,我想要贏過的人是……」

  蕾菲亞腦海中第一個閃過的人影,就是擁有著一頭白色短髮,永遠不輕易服輸的紅色眼睛,正直到不懂的拐彎,令人無法直視的愚笨,卻又受他勇於挑戰的精神而鼓舞,內心不自覺的進一步認可他一路走來的冒險,那樣憧憬著、追求著的身姿,宛如英雄般的——

  「……?」

  怦、怦怦、怦怦怦——心臟一反往常的加速跳動,即使才剛戰鬥完,蕾菲亞也自認為這種程度的戰鬥,並不足以令自己感到喘。

  既然不是喘,那是因為什麼?

  「因為我在想著他……」

  下意識脫口而出的瞬間,蕾菲亞頓時驚覺自己到底說了什麼樣恐怖的事,因而瘋狂搖著頭。

  「不對不對不對,我才沒有因為想著他就、就……」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啊啊啊啊,我聽不到聽不到聽不到!」

  為什麼自己的身體這麼不爭氣,蕾菲亞邊摀著耳朵,邊發足瘋狂往前衝刺。

  「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

  即使一直開口否定著,耳尖上害羞到發熱的紅潮,以及撲通撲通跳著不停的心臟,時時刻刻都提醒著蕾菲亞一件事。

  「為什麼會這樣子……」

  奔跑了一段時間後,蕾菲亞像是放棄了什麼一樣,重新放緩腳步,並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讓我發現到這份感情,這樣不顯得我很……嗯?」

  重新抬起頭來,蕾菲亞頓時發現到自己一路跑來竟然都沒碰到半隻怪物,這是一件很反常的事情,但蕾菲亞隨即就明白為什麼了。

  不知何時,蕾菲亞已經通過了冗長的通道,來到了一個開闊又廣大的大廳。

  與地下城中其他坑坑巴巴的地方不同,這裡呈現平整的長方形巨大通道,光是站在入口處看,就讓人覺得自身的渺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通道左側的牆壁,沒有半點凹凸起伏,宛如鬼斧神工般,美麗光滑到反而不自然的詭異大牆。

  沒錯,這裡正是——

  「我竟然在嘆息大牆嘆氣了呢,雖然原因不是因為你!」

  蕾菲亞凝視著遠方,露出了好勝的眼神,正好與來者那鮮紅眼珠對上。

  「嗚喔喔喔喔喔!」

  來者眼球中倒映著蕾菲亞毫無畏懼的身姿,緊接著就動了,單單移動著腳步,就給人鋪天蓋地般的氣勢,彷彿向蕾菲亞宣告著——在這裡,我就是王!

  「正好覺得氣悶呢,就拿你來開刀吧……迷宮孤王『歌利亞』!」

  總長高達七公尺,有著巨大粗壯的胳膊、大腿,有著類似人類外觀的巨人,這就是阻擋在第十八階層通道入口,公會推定實力等級為LV.4的樓層主!

  「喔喔!」

  口中發出足以令空氣振動的咆嘯,腳踏著令地面無法承受的力道,讓整個十七階層的大廳隨著歌利亞的前進,不停的轟隆震盪。

  若是初出茅廬或剛升級的冒險者,光是見到這場面就會雙腳顫抖的無法動彈,喪失自信吧,根本別說想要擊倒歌利亞,就連活下來都是奢望。

  然而面對這歌利亞聲勢浩大的見面禮,蕾菲亞只是微笑的吸了口氣,宛如身經百戰的戰士,不慌不忙的開始了詠唱。

  「【解放的光箭,聖木的弓幹,吾為弓之名手。狙擊吧,妖精的射手。貫穿吧,必中之矢!】」

  沒有前鋒,就單獨一個後衛站在最前頭詠唱,正面迎上歌利亞,這在旁人眼中看來無疑等同於找死,就更別說還得忍受著來自歌利亞的壓迫,承擔著魔力誤爆的風險。

  但這蕾菲亞而言,不過眨眼之間就能夠完成。

  在歌利亞逼近攻擊前,蕾菲亞早已完成了詠唱,然後在歌利亞一個巴掌打下去前,蕾菲亞的攻擊已先聲奪人——

  「弧狀射線!」

  光束瞬間從蕾菲亞的魔杖竄出,以歌利亞反應不過的速度直接命中其臉部!

  「轟隆!」

  「嗚喔喔喔——」

  然而歌利亞就算被魔法打中,暫時視線受到干擾,也沒打算停止揮下去的手掌,不如說疼痛刺激到歌利亞的兇性,手掌落下的速度更快更猛,打在了歌利亞之前看到蕾菲亞的位置!

  「碰!」

  頓時大廳內颳起了可怕的衝擊波以及地面爆裂聲,令周圍揚起了大量塵土。

  如果被這一擊給直接命中,相信就算是LV.5的上級冒險者,不死也半殘,而蕾菲亞更不用說,身為魔導士的蕾菲亞被打到,一定是一擊斃命。

  就在歌利亞發出這驚人的攻擊後,正打算收手,重新睜開眼去檢視有無打倒敵人時——

  「噠噠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一道身影,從飛揚的塵土中脫穎而出。

  只見蕾菲亞以輕盈的腳步,飛快的奔跑在歌利亞的手臂上,朝著歌利亞的肩頸衝去,同時詠唱著——

  「【解放的光箭,聖木的弓幹,吾為弓之名手。狙擊吧,妖精的射手。貫穿吧,必中之矢!】」

  正常來說,詠唱時,需要集中精神來控制魔力,是連移動也做不到,邊跑邊詠唱,其實是件非常危險的事,稍有不甚就會落得魔力誤爆的下場,如若不是非常熟悉『並行詠唱』這高等技術,形同自取滅亡。

  但蕾菲亞不一樣,因為蕾菲亞擁有著『高速詠唱』配合『並行詠唱』,眨眼之間,只做一個抬腳往前衝的動作,咒文已然完成。

  「喔喔喔喔!」

  發現自己臂膀上多了個異物的歌利亞,頓時覺得自己的尊嚴被挑釁,立刻用了另一隻手,往膽敢跑在自己臂膀的蕾菲亞,狠狠打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再次令周圍的空氣響起一陣震動,然而依然沒能停下那歌聲——

  「弧狀射線!」

  跳躍在半空中,閃過那巴掌的同時,蕾菲亞的魔杖再次發出強力的光芒,幾乎零距離的朝毫無防備的歌利亞眼珠貫穿而過。

  「嗚喔喔喔喔喔!」

  歌利亞仰頭朝天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慘叫聲,但孤王不愧是孤王,依然不忘忍著痛,朝始作俑者伸出手掌,打算將因魔法的反作用力,而位於高空中的蕾菲亞直接捏碎。

  只是歌利亞都想的到要忍痛去做反擊了,蕾菲亞又怎麼可能不會有所準備呢!

  「弧狀射線!」

  無詠唱,蕾菲亞的魔法再次對準歌利亞的另一個眼珠貫穿而過,同時借助魔法反作用力,靈巧的閃過了從底下捉來的手掌。

  其閃躲的身姿有如在枝葉上玩耍歌唱的金絲雀,令人不經讚嘆【跳舞的金絲雀】這稱號,名副其實。

  雖然蕾菲亞對這LV.4的稱號非常有意見,誰叫這稱號的背後,其實有著一段血淚史,是的,那名為——精靈之環偶像團體的黑歷史。

  「嗚喔喔喔喔!」

  盛怒的歌利亞,由於失去的雙眼,看不到任何東西,所以對周圍的事物採取無差別攻擊。

  但這對站在遠處的蕾菲亞來說,已經和一個會移動的巨大標靶沒兩樣了。

  可以說勝利的天秤,完全倒向了蕾菲亞這邊,蕾菲亞的勝利無庸置疑。

  就在蕾菲亞要詠唱最後的魔法,擊殺歌利亞時,一道吶喊聲從嘆息大牆的入口傳了過來——

  「蕾菲亞!」

選項:1.轉身往下層逃跑(社群投票票數最高)
   2.站在原地等待來人
2
-
LV. 42
GP 7k
5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4 BP-

  耳邊聽到那聲音,蕾菲亞有那麼一瞬間以為自己已經沒救了,竟然還出現了幻——

  「蕾菲亞!」

  可當這疑似幻聽的聲音出現第二次,蕾菲亞這才驚覺是真的,不是幻聽!

  這頓時讓蕾菲亞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個人在原地手忙腳亂了一秒,忍住了往嘆息大牆入口丟一發範圍殲滅性魔法的衝動,蕾菲亞這才死死掐緊了法杖,毅然放下歌利亞不管,往第十八層飛奔而去。

  「喘……喘……」

  就在蕾菲亞轉身離去同時,那道聲音的主人——貝爾,剛好也衝進了歌利亞所在的大廳中,只能眼睜睜看著橘色馬尾飄逸,消失在對面往第十八層的通道中。

  「蕾菲亞,為什麼要逃啊!」

  隨著貝爾要邁開腳步追上去,一再被無視的歌利亞爆發了。

  「喔喔喔喔喔喔!」

  即使喪失了復力,眼盲耳不聾的歌利亞,以野性的直覺,便朝著聲音來源胡亂發射了一發咆嘯!

  「嗚哇,那是……」

  連忙閃過朝著自己轟來的巨大咆嘯,貝爾才發現到歌利亞的存在,以及——歌利亞喪失了雙眼的情況。

  「是這樣啊,蕾菲亞她……」貝爾一看就曉得這是蕾菲亞的傑作,但這絕佳擊倒階層主的機會,卻被自己給破壞了,令貝爾感到自責的同時,越發覺得蕾菲亞怪怪的,「不行,得趕緊追上去!」

  凝視著歌利亞又打算發出咆嘯,貝爾想也不想的從原地瞬間加速,並刻意發出腳步聲,正面迎向歌利亞。

  「給我讓開,我沒時間陪你玩!」

  「喔喔喔喔喔喔!」

  看著貝爾直衝而來,雖然歌利亞無法捕捉貝爾的位置,但歌利亞完美的運用了地下城所給予的優勢,首先狠狠的往地面踐踏,對地面造成了猛烈搖晃,突如其來的震動一定會使人無法保持平衡,屆時朝著正面一發咆嘯過去,想閃也閃不掉!

  但事與願違,歌利亞的策略在地面踐踏的那瞬間就失敗了。

  因為貝爾早就猜到歌利亞的行動模式,打從一開始的加速就是引誘歌利亞的幌子,為的就是刻意讓歌利亞發出咆嘯,然後——

  「火焰閃電!」

  而魔法的目標就是歌利亞即將轟出咆嘯的嘴巴。

  「嗚喔喔喔喔喔喔!」

  魔力誤爆再加上貝爾的無詠唱魔法攻擊,頓時讓歌利亞陷入了昏厥。

  「蕾菲亞!」

  看也不看陷入昏厥的歌利亞一眼,貝爾朝著第十八層飛奔而去,留下了無處話淒涼的樓層主孤寂身影。

  只是才剛一走出洞窟,先映入眼簾中卻不是翠綠的森林與溫和的柔光,而是一位身形健壯,表情兇惡又帶了個黑眼罩,一看就不是個什麼善類的傢伙率領了一大群人整裝待發的站在門口,然後露出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向了貝爾,似乎毫不意外貝爾會出現。

  「波魯斯?」貝爾一口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沒錯,那位面惡黑眼罩的人就是宿場街的老大——波魯斯。

  「唷,世界最快白兔,你要找【跳舞的】……咳。」不知為何說到了一半,波魯斯心有餘悸的瞥了一眼後面,才繼續說,「你要找【千之精靈】對吧?」

  「你怎麼知道?難道是……」

  面對貝爾的詢問,波魯斯只是瞇著眼,不回半句話,看著貝爾一會,然後在貝爾一臉疑問的表情下,走上前拍了拍貝爾的肩膀。

  「你就自求多福吧,【千之精靈】說了,她在一柱水晶等你。」

  說完,波魯斯就率領著手下,邊往第十七層前進,邊背對著貝爾揮揮手,消失在洞窟中。

  「一柱水晶……」

  貝爾喃喃自語著,將視線轉向了森林深處,再次邁開步伐,穿梭在樹林之間。

  無暇欣賞著頭頂上柔柔的藍光,貝爾將阻礙於眼前的怪物一擊斬殺,或是避開,全力腳踏著地面,令所經之地都颳起了一陣強風,直到眼前茂密的叢林變的依稀,視野中水晶的光芒讓貝爾瞇起了眼睛,貝爾才停下了腳步。

  再次造訪眼前這片豁然開朗的空地,貝爾心中記憶猶新,這是第二次被約了出來,雖然第一次並沒有留下什麼太好的印象。

  慢步走上前,貝爾東張西望,並輕喊著他所想要找的人的名字。

  「蕾菲亞,妳在嗎?我來了!」

  然而卻沒有半點回應與聲響,有的只有眼前發光的水晶,以及什麼也沒有的空——

  「……嗯?」

  視線無意間掃過了地面,赫然發覺竟然有寫字,看起來像是匆忙寫上,因此相當的潦草。

  一字一句看完,貝爾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因為貝爾完全沒想到自己大費周章跑來,卻只換來了對方這麼一句話。

  『笨蛋,誰會在這裡等你啊(ノ≧ڡ≦)』

  而且字的最後,還附上了一個像小孩子般的塗鴉,顯然是吐著舌頭的惡作劇表情。

  這該說意料之中呢,還是不意外呢,貝爾自己內心也不曉得,但唯獨一點貝爾相當的清楚,望著四周,貝爾大喊著!

  「蕾菲亞,我知道妳還在這裡,所以拜託妳快點出來吧……我們好好談談好嗎?」

  聲音響徹一柱水晶之地,驚起了不遠處森林中的走獸,但依然沒有貝爾想要找的人的身影。

  是的,貝爾永遠不會曉得,其實他所想要找之人,就在他所來的背後一顆大樹上後方,只見她縮著身體,雙手將法杖握在胸口前,將臉藏在了法杖頂端的寶珠後,聽著貝爾的吶喊,只是細細的呢喃了一句。

  「笨蛋……」

  只是這聲輕到比針落地還要細小的聲音,貝爾卻有了反應。

  「蕾菲亞?」

  眼見貝爾毫不猶豫地朝著她所藏身的方向走來,她也只能從藏身的地方跳了下來,低著頭出現在貝爾眼前。

  「蕾……」

  不等貝爾開心地想呼喚她的名字,她就搶先抬頭指著貝爾,破口大罵!

  「誰準你來找我了啊,你不知道這樣我會很為難嗎,你這樣到底要我該怎麼辦啊,你不曉得我就是討厭你這一點嗎,笨蛋!」

  「蕾菲亞……我只是看妳和平常不一樣,怪怪的,所以我才……」

  「我知道。」

  「哎?」

  原本已經做好挨罵的貝爾,完全沒預料到她會老實的回自己的話,因而驚訝的哎了一聲。

  但她不理會貝爾的驚訝,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我就是知道,所以才會這麼的生氣!」說著說著,她突然跺著腳步,逼近到伸手就可碰到貝爾的距離,然後在貝爾臉紅的表情下,沒頭沒腦的這麼說著,「你做好覺悟了嗎,惹到我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喔!」

  「哎?」

  拿著法杖戳了戳貝爾的胸膛,她如此宣告著。

  「我要和你決鬥,貝爾.克朗尼!」不知為何,她頓了一下,才紅著一張臉大聲吼著,「決鬥內容很簡單,到下層先用魔法擊殺雙頭龍的人就算獲勝!」

  面對她提出的決鬥內容,貝爾又哎了一聲,因為這對自己來說,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只是沒等貝爾提出抗議,她的下一句話更讓貝爾徹底整個人傻在那。

  「如果我贏了,你就要當我的男、男朋友!」

  扭捏了一下,她才又接著補上了另一句話。

  「如果你贏了,我、我就當你的女朋友!」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不給貝爾考慮的時間,她說完就一馬當先的衝在前頭——

  「先搶先贏!」

  「等……蕾菲亞,這個賭約未免也太奇怪了吧……不是,等等我啊!」
  
4
-
LV. 42
GP 7k
6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2 BP-

  隨著貝爾與蕾菲亞一前一後跑遠,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一柱水晶,一旁不遠處的大樹後方卻是走出了兩道人影——

  「果然不出我所料,看貝爾跑的那麼匆忙,我就知道一定是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但這收穫,著實超出了我(神)的想像呢!」

  一名頭戴著有羽翼的旅行帽,臉上帶著輕浮微笑的男子,正洋洋得意地向身旁一臉不耐煩,有著藍色髮絲和帶著眼鏡的女子炫耀著。

  「唉……荷米斯,你中途打斷我的實驗,就只為了這個?」

  女子推著自己鼻樑上的眼鏡,語氣雖然平和,但一字一句都透露出了『如果你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就等著我的制裁』的殺意,這令男子——也就是讓荷米斯他,為了自己的小命,連忙解釋著。

  「亞絲菲,妳不懂嗎?」荷米斯裝出一副很受傷的神情,「這可是足以動搖歐拉麗勢力的一件大新聞啊!」

  「喔,是這樣嗎……」

  然而女子——也就是荷米斯口中的亞絲菲,絲毫不為所動,反倒是施加在荷米斯身上的眼神越發的銳利。

  「等……仔細聽我說啊,亞絲菲!」

  隨著女子踏向前一步,荷米斯雙手舉在胸前,著急比著『請冷靜』的動作,同時後退了一步。

  「妳仔細想想,如果貝爾他真的和蕾菲亞在一起,妳認為會發生什麼事?」

  靜靜的思索了一下,亞絲菲用著遲疑的語氣回應。

  「……大家會嚇一跳?」

  「錯了!」荷米斯浮誇的將雙手伸向天空,握起了拳頭,「事情比妳所想像的要複雜啊……」

  在亞絲菲疑問的眼神下,荷米斯將頭上的帽子拉了下來,蓋住了自己的眼睛,用著低沉的語氣解釋。

  「妳應該也知道,洛基一向與赫斯緹雅不合,若是洛基知道自家的眷族被貝爾拐走了,妳說會發生什麼事?」

  不等亞絲菲回應,荷米斯繼續以沉重的口吻,述說著可能的最糟情況。

  「還有,芙蕾雅可是有一直在關注著貝爾的成長,與貝爾戀愛的蕾菲亞,無疑地會成為芙蕾雅的眼中釘,屆時……歐拉麗最強兩大派系,說不定會因此作為開端,展開『戰爭遊戲』!但——現在這時期,不只闇派閥蠢蠢欲動,就連周圍的王國也虎視眈眈盯著歐拉麗啊!妳說他們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嗎?」

  亞絲菲聽著荷米斯的分析,原本不當一回事的表情,也跟著荷米斯最後一句質問,變的相當凝重。

  「既然你都分析到這種地步了,想必已經到到解決的方案了吧?」

  彈了下手指,荷米斯對亞絲菲眨了眨眼,說了聲當然,就開始侃侃而談自己的解決方案!

  「只要將他們兩人可能會交往的消息,早一步在歐拉麗宣揚出去,這麼一來……相信許多人都會按捺不住,轉而向貝爾表白心跡,而貝爾與蕾菲亞才剛萌芽的戀情,也會因此而受到影響,也會徹底攪亂這渾水。」

  亞絲菲有點頭痛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嘆了聲氣。

  「你真是一個壞人呢,荷米斯……如果之後他知道了這件事,你該怎麼辦?」

  「沒關係,只要是為了他好,即使會與他為敵,我也在所不辭……誰叫我是荷米斯呢。」

  

  「那麼……實際上真心話是?」

  「就這麼下去,貝爾真的會喜歡上發動主動攻勢的蕾菲亞,按他的個性,說不定就從此單戀在蕾菲亞這朵花上,英雄本『色』,就該建立起大大的後宮……啊。」

  瞬間順著說出內心話的荷米斯,回過神後才赫然發覺自己到底說了什麼,頓時滿頭大汗的看著摩拳擦掌的亞絲菲接近。

  「等,等等啊,亞絲菲……妳聽我說!」

  「多說無益!」

  只聽一道恐怖的慘叫聲,響徹在第十八層,讓周圍的走獸都連忙逃竄離開這是非之地。

  不過——在這之後,在歐拉麗的大街小巷中,都流傳起一道謠言。

  一道跟貝爾與蕾菲亞的謠言——

  「什麼,支援者!妳說的是真的嗎?貝、貝爾他要跟洛基那邊那個精靈……結婚了?」

  在一處隨處可見的小攤販前,一位頭戴著有如小蜜蜂觸鬚,身穿著工作服的店員,正用著引人側目的高分貝的叫聲尖叫著,而店員面前的另一位褐髮小人族少女,卻絲毫不為所動的點了點頭。

  「沒有錯的,赫斯緹雅,莉莉這消息來源絕對可靠,即使妳我不願意相信這事實,但是……」

  自稱著自己為莉莉的少女,話尚未說完,就被店員——也就是莉莉口中的赫斯緹雅給拍桌打斷。

  「給我慢著,支援者!為什麼有妳跟在貝爾身邊,還會發生這種事情?而且還偏偏是跟那位,看起來關係最差的洛基眷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莉莉面對這質問,低著頭說出了一個自己內心的大膽猜測。

  「或許……莉莉我們搞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

  見莉莉如此慎重的表情,赫斯緹雅也跟著緊張起來。

  「用神的話來說……貝爾他或許是個『M』啊!這樣才能夠解釋,為什麼貝爾會喜歡上那位精靈,這分明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們倆多次在莉莉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打情罵俏,莉莉我們卻完全沒發覺到這件事實啊!啊啊啊……莉莉真是何等的失誤啊!」

  聽到莉莉的分析,赫斯緹雅回想著過去的種種,不得不說——這可能性非常的高!

  「原來我們、我們最強的頭號敵人並不是華倫什麼小姐,而是……」

  「在找我嗎?」

  赫斯緹雅話才剛說到一半,旁邊便傳來了一個聲音,讓完全沒發覺到的莉莉與赫斯緹雅都尖叫了一聲。

  「嗯?可以給我炸薯球嗎?」

  來人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了,好奇歪著頭看著兩人,雖然注意力隨即就被攤子上的炸薯球給吸引走,然後很自然的點了炸薯球。

  只是有別於來人自然的態度,赫斯緹雅與莉莉過了好一會才從驚嚇中恢復過來。

  接著在來人的困惑的眼神下,赫斯緹雅與莉莉無聲的對視一眼後,像是達成了什麼共識,同時點了點頭,接著露出了有如盯上獵物的獵人眼神,虎視眈眈的逼上前。

  「華倫什麼小姐,接下來如果妳願意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這攤子上的炸薯球就全歸妳了!」

  「!」

  來人原本有點困惑的眼神,在聽到這句話後,眼睛立刻露出閃閃發光的光芒。

  「我問妳……總跟在妳身邊的精靈,妳知道她去哪了嗎?」

  「嗯……蕾菲亞嗎?應該去地下城了,樣子很奇怪,所以貝爾也追上去了……早上去的,現在傍晚應該快回來了。」

  赫斯緹雅聽完,頓時就這麼站著喪失了意識,讓一旁的莉莉著急的吶喊著。

  「赫斯緹雅,振作一點啊,現在還不是放棄希望的時候,我們現在趕去巴比倫的話,說不定能夠賭到貝爾他們,到時候就能夠問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嗯,我們快走吧,支援者!」

  瞬間被喚醒的赫斯緹雅,以莉莉也驚愕的速度,絕塵而去,讓莉莉也連忙跟了上去——只留下了來人,眨了眨眼,不曉得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對來人而言,現在更重要的事情是——

  「炸薯球!」

  就在來人安心的吃著炸薯球同時,其他地方也正上演著類似的事件,而且大家最後的決定,很神奇的也都一樣,就是前往巴比倫,通往地下城的入口。

  雖然在這陣風波結束後,赫斯緹雅回來卻發現到自己的攤販整個消失了,是後話了。

  現在巴比倫地下城入口前,已經聚集了相當多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站在最前方,指著對方的鼻子吵的不可開交的人——不,應該說是神,對比相當明顯的神。

  一位波濤胸湧,一位一馬平川。

  「小矮子!妳最好管好妳家的發情兔,竟然敢打我家的蕾菲亞主意,是想和我戰爭遊戲嗎!」

  「洛基!那才是我想說的,妳家的精靈,肯定使用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把我家的貝爾給騙走了,就連我也沒能做到,真是羨慕忌妒恨啊啊啊啊啊!」

  在兩位神的後方,派閥勢力也相當的對比。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其中一邊是歐拉麗最強眷族之一——洛基眷族。

  只是有別於兩位神,後方站著的眷族們,倒是和樂融融的各自閒聊著,或者說對於貝爾與蕾菲亞要結婚這件事津津樂道著的人,以及散發著恐怖殺氣的人,分別各自站成了一團。

  而最令人感到有趣的是——散發著殺氣的人群,都非常的有特色,有的穿著服務生的制服、有的穿著公會的制服等等,格外引人注目。

  但這集團最恐怖的地方卻不只如此,每每當有冒險者從地下城入口走出來時,所有人的視線都會一口氣集中過去,讓搞不清楚什麼情況的冒險者留下恐怖的回憶。

  這騷動,自然也引起了巴比倫塔上那位的注目——

  「奧它……外面為什麼這麼吵?」

  「關於這件事,我正想向您報告……」

選項:1.是關於貝爾的婚事(票數最高)
   2.是關於荷米斯的事
2
-
LV. 42
GP 7k
7 樓 溫暖的冬天 to79817
GP6 BP-

  「婚……嗯?抱歉,奧它,我沒聽清楚,能再說一次嗎?」

  一直以來都顯得從容不迫,讓人無法看穿心思的女神——芙蕾雅,罕見的語氣中帶上了點慌張感。

  「是的,是關於貝爾的婚事……下方的這場騷動,就是這個謠言所引起,不過——」

  奧它頓了一下,才接著再芙蕾雅『接著說』的命令下,緩緩敘述著自己的所見所聞。

  「據我的跟蹤,當時荷米斯與其眷族就跟在貝爾後面,看到了……」

  芙蕾雅細細聽完奧它說完的報告,這才曉得了事情前後的原委,也明白了巴比倫下面這場騷動的始作俑者是誰。

  只見芙蕾雅瞇起的目光中,露出了危險的氣息。

  「奧它,去把罪魁禍首,『不小心的』透露給洛基,記得,務必要很『不小心的』,知道嗎?」

  「是的……請問還有其他吩咐嗎。」

  芙蕾雅思索了一下,才彷彿想起了什麼,開口詢問。

  「奧它,他們倆的賭約是誰贏了?」

  奧它沒有半分猶豫,簡單明瞭的回答了芙蕾雅的問題。

  「是——」

  隨著奧它口中說出結果的同時,謠言中的兩位主角,也正在返回地面的路上,雖然兩人看起來十分的疲倦,只見兩人互相扶持著彼此返回,這很顯然的是精神疲憊也帶來的影響,畢竟這兩人在剛剛歷經了一場高強度的戰鬥——只用魔法擊敗雙頭龍。

  即使已經喝過恢復藥水,也在第十八層休息了一段時間,但疲憊並沒有那麼簡單就能夠消除。

  因為想只用魔法擊敗雙頭龍,這件事若被其他冒險者給聽到,一定會被認為是腦袋有問題,就更別提僅只有兩個人單挑雙頭龍,那已經是天方夜譚的等級,任誰聽到都只會說『這是不可能的任務』。

  是的,不可能——但能夠顛覆不可能,超越神的想像,這就是冒險者。

  沒有人知道這兩人到底做了如此瘋狂的事情,因為沒有人會去特意做這種事情,所以就連神也無法想像,這件瘋狂事情背後的起因——

  竟然會是一場賭約。

  先不管賭約的內容,光是能夠完成這項事,本身就是件奇蹟。

  但——兩人漂亮的做到了!

  只是有人對於這件偉業感到非常的不滿意,不,正確來說是——對於結果非常的不滿意。

  「為什麼要在人家發射魔法時,特意一起配合啊!」

  拿著法杖當拐杖的蕾菲亞,扶著身旁的貝爾不忘抱怨著。

  「啊哈哈……」貝爾乾笑著,「如果真的這樣各自戰鬥下去,我們最後真的會被雙頭龍耗光魔力,陷入精神疲憊昏迷的,所以……」

  「所以你就趁著我不注意,配合我一起發射魔法嗎!」

  說到這件事就很來氣的蕾菲亞,氣憤的用扶著貝爾的那隻手,掐了貝爾的手背。

  「哪用的著你雞婆啊,我身上可是準備了很多精神藥水可以恢復的,在我喝撐死前,雙頭龍就會先被我給耗死好嗎!」

  「痛痛痛……蕾菲亞,很痛啊,我錯了,全都是我的錯,這樣行了嗎?」

  面對貝爾的服軟,蕾菲亞的回應想當然是——

  「不行!兩個人同時擊倒的話,這樣到底該算誰贏啊!」

  「那個……算平手?」

  貝爾戰戰兢兢的回答,只換來蕾菲亞加大捏貝爾手背的力道。

  「啊啊啊……我的皮,我的皮要被妳捏掉了啊!」

  「哼!」

  蕾菲亞看著貝爾被自己捏的紅腫的手背,這才有些解氣的放過他。

  「總之,算你贏了。」

  「哎?」

  完全沒預料到蕾菲亞會這麼說的貝爾,不由得驚訝地望向蕾菲亞,只是這麼一望,原本彼此就沒有距離可言的雙臉,更加近了。

  同時,雙人的雙眼也對到了。

  這讓貝爾很是害羞地想別過頭,但在那之前,貝爾只聽到法杖掉落在地上的清脆聲響後,臉頓時感覺被用手給抵住,肌膚能感受到對方呼出的氣息,鼻間更是吸到了女子特有的芳香氣息。

  但這一切遠沒有嘴唇上傳來柔軟的觸覺更加深刻。

  就在貝爾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時,眼前蕾菲亞零距離的臉龐,再次與自己有了距離。

  這時貝爾才發覺了自己遲來的心跳聲以及呼吸聲,因為在那一刻,世界彷彿暫停了一樣,而自己的心也漏跳了一拍。

  「蕾菲……」

  貝爾想說話的舉動,注定徒勞無功。

  因為——再次硬生生的被另一雙唇給堵上。

  一次、兩次、三次——不知到了幾次,貝爾已經放棄算的念頭,情不自禁的抱著懷中的她,索取著那一次又一次的熱吻。

  直到彼此再也喘不過氣,直到地下城終於忍不住派出了怪物來。

  但對現在的貝爾而言,眼中只容得下蕾菲亞的貝爾來說,他根本捨不得將自己的視線移開蕾菲亞身上,或者說不允許自己這麼做,因此貝爾看也不看怪物一眼,能夠寬恕怪物的一句話也只有——

  「火焰閃電!」

  只是氣氛完全被怪物打斷,那種感覺就很難再重來。

  望著彼此的貝爾與蕾菲亞,額頭抵著額頭,兩人相視一笑。

  「我們回去吧?」

  「嗯。」

  再次攙扶著彼此向前的兩人,不知為何比起剛剛,給人的距離與隔閡消失了。

  因為——蕾菲亞期待已久的那句話,終於從貝爾的口中聽到了。

  「當我的女朋友吧。」

  「嗯!」

  確認彼此關係的兩人,就這麼重新回到了地面,只是兩人完全沒料到才一走出地下城,恐怖的殺氣與數不清的質問聲接踵而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尖叫的貝爾,猛然驚醒,這才驚覺自己是做了一場難忘的惡夢。

  就在貝爾心有餘悸的喘氣時,一旁傳來了女子責難的聲音。

  「噓,小聲一點,如果吵醒我們的小寶貝怎麼辦?真是的,做惡夢了?」

  回頭朝聲音望過去,貝爾露出了歉意的表情,連忙起身也將視線集中到了女子懷中抱的小嬰兒。

  「……」

  看來小嬰兒並沒有因此被吵醒,這讓貝爾鬆了一口氣。

  「抱歉,又夢到當年那場我們才剛交往時候的事情……」

  「都當爸爸的了,還沒個爸爸樣,你喔!」

  女子邊說邊用著騰出來的手,戳了戳貝爾的額頭,讓貝爾小聲的乾笑了兩聲。

  隨著女子將懷中的小嬰兒放下,這才有空轉身詢問著貝爾——

  「那麼孩子她爸,可別跟我說,你還沒想好孩子的名字喔?」

  對此貝爾只是輕輕上前將女子擁進懷中,在女子的臉頰輕吻了一下,與女子一同看著那小嬰兒,才緩緩地說出了腦中的想法。

  「我想了很久,就各取我和妳名字中的一個字……就叫蓓蕾,怎麼樣呢?」


……Fin(結局3.英雄的夢想鄉)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95 筆精華,01/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