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4k

【閒聊】關於第二季第十集的雅兒貝德

樓主 Dravex
GP54 BP-
其實除了親兒子以外,個人超級期待能在這集看到這一段的www

反正是個萬年老問題,就順便來個解釋吧XD



請注意對比:




然後回憶一下,第一季第四集安茲破壞的-自己的旗子。
(小說中只有打下來沒有燒掉,所以後來劇場版修正了這一幕。)





下面是小說節錄,雅兒貝德「可能」會搞出的事情已經防雷了,有興趣的動畫黨就自己反白了。

在控制介面操作幾下之後,賤人這個詞立刻消失。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
飛鼠又想了一下,望著雅兒貝德設定的空白處。
再填上一些內容比較好吧……
「感覺有點蠢啊。」
雖然嘲笑自己的想法,不過依然在控制介面的鍵盤上打字。那是短短的一句:
『如今愛著飛鼠。』
-《不死者之王》,第一章

「……雅兒貝德,關於我自稱這個名字,妳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這個名字非常適合您。和我愛的──咳咳,整合無上至尊的您非常相稱。」
「……這個名字原本是代表我們四十一人,也包括創造妳的翠玉錄桑。不過我卻無視妳的其他主人,擅自拿來當作自己的名字,關於這點妳覺得他們會怎麼想呢?」
「……雖然可能惹您生氣……不過請恕我斗膽說一句。如果令安茲大人感到不悅,就命令我自盡吧……由陪伴我們至今的飛鼠大人使用那個名號,拋棄我們的那些至尊或許多少會有意見吧。不過在那些至尊不見蹤影的現在,由留到最後的飛鼠大人使用這個名號,我只感覺得到高興。」
語畢的雅兒貝德低下頭,安茲沒有開口。
只有「拋棄我們」這句話一直在腦中盤旋不去。
過去的同伴都有各自的理由才會離去。YGGDRASIL只不過是一款遊戲,沒辦法為了遊戲拋棄現實生活。對「飛鼠」來說也是如此。可是難以拋棄安茲•烏爾•恭,還有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自己,難道沒有對過去的同伴抱持一向壓抑的憤怒嗎?
竟然拋下我一個人。
「……或許是那樣,也或許不是那樣。人的情緒相當複雜……沒有正確答案……把頭抬起來,雅兒貝德。我了解妳的想法了。決定了……這就是我的名字。在我的同伴提出異議之前,安茲•烏爾•恭就是我一個人的名字。」
「遵命。我們至尊無上的主人……而且由我最愛的人擁有這個尊貴的名號,實在太令人高興了。」
-《不死者之王》,第三章

「安、安茲大人……這些雕像是不是模擬無上至尊……」
「妳發現了呢。沒錯,不死化身就是根據我過去同伴所打造的雕像。不過……妳能看出來還滿厲害的嘛,外表看起來很醜陋吧?我覺得帥氣度連他們的一成都不到呢……」
「身為無上至尊的孩子,不可能看不出來。」
「是這樣嗎?」
「是的,就是這樣。不過安茲大人……不管是此處的名字,或是這些雕像……莫非,其他至尊都已經去世了嗎?」
「這個答案……不能算對。」
不,或許這才是正確答案。安茲停下腳步,靜靜望著這些雕像如此心想。
不知道怎麼看待安茲的沉默,雅兒貝德露出不安的神情。
絕世美女頂著一張悲傷的臉,看到這種表情沒有男人能夠無動於衷。而且,還是過去同伴創造出來的心愛寶貝做出這種表情,即使是不死者的安茲也會湧現罪惡感與焦慮。
可是,在現實社會中沒有和女性交往過,甚至連朋友都沒有的安茲,不可能想到什麼安慰或是貼心的話。內心慌張,不知如何是好的安茲打量四周,尋找話題。
這時候,發現某項東西的安茲,不假思索地開口說話:
「妳、妳看,那裡有四個空位?」
確認雅兒貝德的目光轉向那裡後,安茲開始簡單說明為什麼那些地方沒有雕像。
「那裡的其中一個空位是預定放我的不死化身喔。」
(略)
正當安茲如此沉思時,一道悲痛的叫聲響徹整條通路。
「請不要——請不要這麼說!」
剛才感受到的寂寥感瞬間消失,安茲急忙看向雅兒貝德後,一股更加強烈的驚訝感襲向安茲。雅兒貝德的眼眸中充滿晶瑩淚水,只要稍微眨眼就會潸然落下吧。
「……安茲大人。留到最後,慈悲為懷的安茲大人,我等竭智盡忠的至尊,請不要講這種話!衷心希望您能夠永遠當我們的君主!」
雅兒貝德屈膝趴跪在安茲面前。
夾雜著哽咽聲,不斷重複著「求求您……求求您」的嘶啞低喃,像是祈禱聲也像是悲傷痛苦的叫聲。
在安茲至今為止的人生中,從來沒有看過有人如此不顧己身地苦苦哀求。
沒想到自己帶點玩笑的話會讓雅兒貝德如此激動,讓安茲充滿罪惡感,扶起跪在地上的雅兒貝德。
「原諒我。」
自己不曾想過是被過去的同伴拋棄嗎?
在獨自一人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時,或者因為每個人都不在而感到失望的每一天時。
沒有因為寂寞而憤怒嗎?
知道這份辛酸的自己為什麼無法理解雅兒貝德的心情,為什麼會讓雅兒貝德感受到這種痛苦呢?
「起身後,早已哭成一副大花臉的雅兒貝德,現在還是依然淚眼潸潸。
安茲取出手帕,動作笨拙地溫柔拭去雅兒貝德的淚水。
「…………」
雖然想要再次道歉——但卻沒有說出口,找到不適當的話語。
因為人際關係太過貧乏的緣故,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才能止住她的淚水。
不斷抽泣的雅兒貝德向不知所措的安茲請求:
「安、安茲大人,請跟我約定,答應我不會拋棄我們離開這裡!」
「……抱歉,不過……」
說到不過之後,安茲就沒有繼續說下去。那是因為某個想法的緣故,但雅兒貝德卻認為是其他緣故才沉默不語的樣子。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和我約定呢!內心早有想要拋棄我們的想法嗎?為什麼!是有什麼事讓您感到不快嗎?如果您願意說明,我立刻改進!如果認為我礙手礙腳,我立刻自裁!」
-《鮮血的戰爭少女》,第四章

「捨棄了我們的『安茲‧烏爾‧恭』嗎…… ——真令人不快啊。」
雖然自己所愛之人將這個名字換做是自己的名號的當時,確實湧現出來的只有喜悅之情,但在注意到那同時也是在指那些令人不快的人之後,能感到的只剩下了焦急。
如惡鬼樣的雅兒貝德靠近地板上的旗幟,抬起腳踩了下去。
「——該死!該死居然敢侮辱那位大人的名字!」
將旗踩爛,說著無數咒罵的話。呼吸紊亂了的雅兒貝德像是突然注意到了什麼的一樣抬起了臉,頓時露出融化了般的表情。
雅兒貝德打開收納物品欄,從中取出一面新的巨大旗幟。然後用陶醉的臉龐蹭起來,覺得不滿足又開始用身體蹭起來。
她所懷抱的旗幟是在王座之間排列的41面旗幟中的一面,由「飛鼠」擊落的代表著自己的旗幟。
雅兒貝德在那之後隨即迅速地確保下來。
「啊啊,安茲大人。不,飛鼠大人。只有您才是我真正的主人。絕對,只讓您一人成為納薩力克真正的支配者。不需要那些讓人不快的傢伙。只是,由您一人永遠的支配——」
猶如那裡主人真的在那裡一般,捲著旗幟的雅兒貝德用濕潤的吐息低語傾述。
「是的,絕對。要是膽敢阻攔的話,哪怕是守護者也一概消滅。我才是您真正的追隨者,忠實的奴隸。所以,還請用下賜此身軀於慈悲……」
她將手慢慢的伸向了自己下腹部。

「你是誰!即使你想偽裝成至尊,但我不會笨到連自己的創造主都認不出來!」
面對雅兒貝德的質問,外貌像是翠玉錄的神祕人物只是稍微歪起頭來,沒有出聲回應。
「——是嗎,幹掉他。」
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兩位戰鬥女僕稍微感到遲疑。雖然對方身分不明,但要出手攻擊外貌與創造主相同的人還是有點不敢下手。
這種情況下,戰鬥女僕並沒錯,只能說毫不遲疑地冷靜判斷的雅兒貝德相當優秀吧。
這是以安茲這位保護對象的安全為第一優先考量的處置方式。
-《鮮血的戰爭少女》,第四章

那是繡有安茲 · 烏爾 · 恭公會標誌的紋章旗。
本來應該掛在房間入口附近的旗幟,現在卻被扔在房間角落,布滿灰塵。
從那裡看不出敬意或尊敬,只有侮蔑、憤怒與敵意。
「安茲 · 烏爾 · 恭嗎......無聊透頂。」
雅兒貝德想起代替安茲 · 烏爾 · 恭的紋章旗掛起的巨大旗幟。
由於那面旗幟實在太大,變得像歌劇院布幕一樣厚重地垂掛著。
「這座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是只屬於您的。我雅兒貝德,只想向您一個人效忠。啊啊......希望有朝一日還能聽見您那美妙的名字──」
-《王國好漢 下》,第六章

雅兒貝德:
稍微早了點麼?這卷中稍微表明了一下加入她的真正理由之一。至於為什麼這麼說明了,是因為說不定已經有讀得深入的人猜出來了呢。編輯說對於解讀出來的一成的人來個獎勵,這就更難了呢。大概,正答率2%吧?
但是我對好好地按策劃進行的自信都沒有啊。要是這個設定意外半途泡湯……
說起來,以前,我說過要對敵人進行強化的吧。還有!
啊雅兒貝德小姐是不會這樣的喲?(棒讀)

「我願意為了未經過您允許就踏進這座墳墓謝罪。只要您願意饒恕我們,我願意支付足夠的金額作為賠償。」
(略)
「不,其實我們是逼不得……」
「——住口!」強硬的口氣打斷了他。「不要說謊讓我不高興……那麼,用你們的性命償還愚蠢的罪過吧。」
「如果有人允許我們這麼做呢?」
安茲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彷彿瞬間凍結一般。所顯示出來的,是無庸置疑的強烈動搖。赫克朗內心對於自己隨口說出的一句話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感到驚訝,但沒有表現在臉上。就在以為萬事皆休的時候,突如其來地出現了一線希望,怎麼能不好好利用。
「……無聊透頂。」
那聲音小得像蚊子叫。
「真是無聊透頂,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想惹我不高興也該有個限度吧!」
他的動搖影響到周遭的人,黑暗精靈男孩也露出困惑的模樣。赫克朗想確認最後一人的反應,全身突然起了雞皮疙瘩。
跟隨安茲身後的美女仍然面露溫柔的微笑。然而她散發出的殺氣,卻足以讓人額上布滿冷汗。

-《大墳墓的入侵者》,第四章

「是的。剛才那些愚昧之徒的謊言程度很低,馬上就能看穿。然而今後,我想可能會碰到難以問出真偽的情報。為此,我想組成一支小隊確認情報的可信度,同時搜索各位無上至尊的下落。這樣可以由我仔細調查後,再向安茲大人報告。」
(略)
「小隊負責人由雅兒貝德擔任,副官是潘朵拉·亞克特。其他成員就用魔物吧。」
「遵命。還有另一件事,這個組織我希望能盡量保密,不讓其他守護者知道。」
「為什麼?有守護者協助不是比較好嗎?」
「不。一旦情報不慎外洩,守護者或是由其他無上至尊創造出的人們,可能會要求我帶他們去親眼確認。這樣一來如果情報是個陷阱,有可能白白落入圈套。我的能力以防禦見長,一個人的話還可以逃回來,但如果還要保護其他人,就有點困難了。」
(略)
「另外我有一事相問,可以將露貝德的指揮權交給我嗎?」
「不行。」
安茲立刻回答。
露貝德是納薩力克最強的個體。
(略)
「我想問妳,妳為什麼會需要那麼大的戰力?」
「說來難為情,大人願意聽嗎?」
「儘管說吧。」
「難得有這機會,我想組成一支最強小隊。」
「哈哈哈哈——!」
雅兒貝德講話雖然像個孩子,但安茲十分可以理解,不禁哈哈大笑。他的感情立刻受到抑制,但仍然留下陣陣有如漣漪的愉快心情。
「安茲大人!」
看到雅兒貝德困擾的模樣,安茲笑容可掬地——雖然臉沒有動——回答:
「抱歉,抱歉。不是,嗯,很有意思喔。這樣啊。既然如此,反正她是妳的妹妹,指揮權就交給妳吧。」
「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就去組成妳的夢幻隊伍吧。說不定今後還有其他任務需要由這支小隊發揮力量呢。」
「謝謝安茲大人!」
雅兒貝德再度深深鞠躬,因此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安茲心想她應該會露出一如平常的微笑,於是將目光再度轉向螢幕。

-《大墳墓的入侵者》,第四章

除了一件事之外,雅兒貝德事事都願意聽從心愛的夫君。
-《謀略的統治者》,Prologue

他很想吐槽「哪有這種的」,但誰都看得出來雅兒貝德希望安茲吻她。既然如此,在某種程度上,他希望能實現即將出差洽公之人的心願。況且冷漠拒絕翠玉錄的女兒的心願,也會令安茲心痛。
安茲一手固定住雅兒貝德的下巴,親吻了她的臉頰。說是親吻,但安茲沒有皮膚,因此也沒有嘴唇,所以安茲的吻只是把門牙抵在她臉上罷了。而且也沒有唾液之類的,所以感覺起來應該就只是乾乾硬硬的東西貼在臉上。
雖然實在有夠糟,但只能請她忍耐了。
(雖然什麼都沒吃,但幸好有好好刷牙。)
安茲放開雅兒貝德的下巴,與瞠目而視的她四目交接。
「怎……怎麼了?我是覺得接吻太過度了,所以改親臉頰,有什麼不妥嗎?」
「……我以為您絕對不會理我的。」
安茲還來不及問清楚雅兒貝德的真正心意,她的眼角先泛出圓圓水珠。
「嗚嗚──」
雅兒貝德哭了出來,而且不是裝哭,是真的掉眼淚。
安茲好久沒受到必須強制鎮靜精神的衝擊,慌了起來,手足無措。但慌也沒用,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以前在寶物殿弄哭了雅兒貝德時,安茲馬上就想到該如何安慰她,但安茲可不知道親吻弄哭她時該怎麼應對。這種時候帥哥皇帝(吉克尼夫)會怎麼做?安茲想了半天,但他沒有偷看到這種場面。
「雅兒貝德,別哭。」
安茲很想用視線對後面待命的本日安茲班女僕求救,可是光是現在這樣都夠窩囊了,不能再做更丟臉的事。
「雅兒貝德,別哭了。」
安茲抱住雅兒貝德,輕輕拍拍她的背。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雅兒貝德吸了一下鼻子,看來眼淚是止住了。
安茲放下心來,鬆開繞到雅兒貝德背後的手。
「妳還好嗎,雅兒貝德?」
「是,安茲大人,抱歉讓您見笑了。」
她臉上雖然還留有淚痕,但笑容非常燦爛。
她之所以落淚,理由恐怕只有一個。
安茲體會到自己做出的事情有多可惡,理應不存在的胃陣陣絞痛。要不是自己胡思亂想什麼「反正遊戲就快結束了」,也不會害得她這樣流淚。
「是嗎……時間差不多了,沒有問題的話妳就去吧。」
「遵命,飛鼠大人!」
-《謀略的統治者》,第三章



結論就是:雅兒貝德對飛鼠是百分之兩百忠誠的。
但是她的至尊搜索隊可能是至尊獵殺隊,因為選了對飛鼠絕對忠誠的潘朵拉、對守護者們保密以及驚人的戰鬥力。順帶一提作者說過文庫會是Happy Ending,所以…真的會不會出事還不知道就是了…_(:3」∠)_


54
-
LV. 22
GP 1k
2 樓 繄弍犙飼 a98246513
GP1 BP-
這邊動畫組很刻意誤導向

我記得記憶中後面還有多補一句

何時能再度聽到你的名字

原本我第一次看以為是指翠玉綠

後來仔細想想才知道是指飛鼠這個名字

總之沒有叛變 但目前雅爾貝德

認為飛鼠是唯一的主人

而安茲烏爾恭包含著他認為遺棄他們的存在

所以才說是笑話

細節在第一季11集靈廟那邊
1
-
LV. 33
GP 987
3 樓 伊卡露娜 com3939889
GP0 BP-
所以登入遊戲可以改id叫飛鼠先生嗎?
0
-
LV. 10
GP 37
4 樓 我花開後百花殺 love59814
GP0 BP-
樓主整理的很好,讓我動畫黨頓時了解了很多!感謝!
0
-
LV. 19
GP 87
5 樓 ☆☆ z0922371237
GP0 BP-
原本還想問到底那什麼態度

明明大愛卻說無聊

原來安茲  .. 不算是飛鼠

0
-
LV. 21
GP 310
6 樓 nerve52 nerve52
GP0 BP-
其實組隊有可能比較像是至尊逮捕隊吧
殺掉至尊本身對他們還是應該有一定的心理壓力
而且殺死別的至尊只會讓安茲繼續保持原來的名字啊,
要回復必須是同伴要求安茲歸還公會名
所以回復原名的條件反而是增加至尊而不是殺死
只是亞爾貝德應該是希望可以捕捉並控制找的到至尊

另外因為人物依照設定多寡而決定他們的自主性
很明顯的亞爾貝德是設定最完整的,所以自我意識最多
不過另外個人懷疑因為飛鼠是最後編輯過亞爾貝德的
某方面來講安茲也是亞爾貝德的創造者
所以也會有跟親兒子一樣為了安茲肯去對抗其他至尊的心理
0
-
LV. 40
GP 739
7 樓 邪諾 r59002050
GP1 BP-
雅兒貝德因為飛飛相對的親近,基本上很多情報都是大陵寢的第一人
多少是提到一些隱藏的戰力情報,只要有飛飛的允許,才能明正言順的去瞭解
運用特殊戰力的情報來搞事

逮補獵殺至尊個人是不看好這線發展,雖然是有這個發展可能之一
但個人認為,充其量只是愛飛飛所組成的別動隊==>保護主子
萬一無上至尊之間幹起假來==>護主就成了唯一首要=>一種愛/忠誠的表現

這集而言就是,很明顯就是要表現出忠於飛飛的一面,公會、至尊什麼的都是排身後
倘若會讓安茲開心、會讚美雅兒貝德,那雅兒貝德這事情本就會好好的去做
追捕獵殺至尊,這根本沒實質好處,雅兒貝德何必去冒那個險?(除非被激怒)

說到這邊,那借猛將另個可能性就出來了......
雅兒貝德不是想獵捕其他至尊,而是實質上做出把飛飛占為己有的舉動......(病嬌線)


1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2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