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120

【心得】二年級生篇第一卷 劇透

樓主 八點檔 x6210374
GP51 BP-
////////////////////////////////////////////////////////
以下內容皆取材自貼吧加個人心得
可能實際內容與貼吧大佬的劇透有不同
就滿懷著感恩的心謝謝翻譯大佬
///////////////////////////////////////////////////////

首先先來貼個封面

再說幾個關鍵點
1.一年級的幾個領導者好像收到了特別考試,讓路哥退學可以獲得2000w,因此這次攻擊上來的不一定是刺客

2.大家最關心的黃毛部分,路哥跟黃毛組隊,黃毛本想用路哥的刀傷害自己來害路哥退學,路哥發現直接空手上去接刀,以這個傷來威脅黃毛跟路哥合作一起完成考試(D班之間的合作也在這裡建起)
3.佐藤直接強逼上去質問惠是不是跟路哥在交往,惠慌了之後回答,成功挨了一巴掌後佐藤敗犬發言,雙方一起感嘆路哥比平田帥,惠衝上去抱住她(你這不是很懂嗎),雙方成功和好
4.這次考試非常難,全班沒人有一科是90分以上,有的題目甚至到大學範圍,然後路哥跟鈴音約定的數學考試路哥100鈴音87,完敗,順便所有人都知道路哥的實力

5.本來一開始是須藤跟鈴音還有路哥一起去找黃毛談D班的合作,但黃毛開始亂喊價,根本沒要合作的意思,上前打了鈴音被須藤擋下,把須藤打趴後又把鈴音打趴,路哥上來後才發生拿刀的劇情

6.一年級的小惡魔學妹答應跟須藤一組照他,但條件是路哥幫她做飯,並且要有專屬的廚具,刀子也是這時候埋下的陷阱
7.惠在路哥房間學習發糖時,發現了小惡魔學妹的頭髮,學妹這時候又直接找上來(好像是來偷刀),雙方直接發生各種激烈的戰火(惠吃醋了)
8.路哥在刺傷後單手直接抓著黃毛讓他無法移動,之後一臉沒事轉頭問須藤跟鈴音有沒有事,把他們兩個看傻了眼,鈴音也表示看到路哥受這樣傷後還可以正常的行動並取得100分真的怕了

9.卷末這次考試排名:1.A 2.C 3.D 4.B ,龍園回歸後只憑兩次考試直接從D班拉到B班,有夠可怕,幸好路哥有提前為一之瀨做心理建設,不然這次應該直接崩潰(一之瀨這次好像是與一年級合作去救那些分數低的學生,因此這次失敗一之瀨應該也有心理準備,瞄準的應該是之後與一年級的合作吧

總之這卷應該就是各種發糖,然後既然一年級幾位都知道路哥的身分,路哥也就不演了,怕下一卷路哥的這種行為可能導致鈴小路組出問題,這次考試班級第一名是啟誠,而路哥這次考試中拿下的一百分已經不是可以用事前有努力讀書就可以得到的,因此大膽預測下一卷開始會因為1.路哥實力的暴露、2.路哥跟惠交往事實、3.須藤發現路哥隱藏的實力,導致班級出現很大的變動,正確來說綾小路組絕對無法維持原來的關係了,愛里的劇情也是時候該發展

另外這次所提到的一年級劇情真的沒那麼多,就主要劇情的人物有講到,畢竟不可能一卷就全將背景人物都弄好,之後應該也是跟一年級時一樣,慢慢展開劇情吧
51
-
LV. 9
GP 120
2 樓 八點檔 x6210374
GP16 BP-
剛看到一段有夠經典的片段
路哥跟惠在房間學習時
惠問路哥如果拿出全力可以拿多少分
路哥回答先不提可以拿多少分,但得幾分已經決定了
總分500分的考試
數學因為跟堀北約定所以100分
路哥直接拿400
其他科平均在75分
然後先說這次考試包含許多高難度問題
後面再接一句跟白房間比起來只能算中下程度
一般人拿400是因為他們只能拿400
路哥拿400是因為他只想拿400
人跟人的差距啊...
16
-
LV. 47
GP 4k
3 樓 血月紅蓮 s2659807
GP6 BP-
那你還打她臉,不過還好感情上最後還是和諧收場,但現在一口氣曝光那麼多秘密,同班的人肯定會冠冕堂皇的罵人,早點拿出實力就不會是現在這樣,而黃毛應該會跟龍園一樣變成亦敵亦友的存在,除非經過這次傷人事件直接退學。
6
-
LV. 39
GP 3k
4 樓 衝浪小哥-白晝版 ster196
GP11 BP-
不得不說一夏真的是小惡魔,以後看路哥能不能收服她

然後寶泉拿刀刺路哥的插圖,雖然一開始看到很震撼

但之前實力至上貼吧逛久了一看到這插圖就直接想到某一張貼吧裡面的梗圖














沒錯就是這張路哥說我很弱的梗圖

雖然不是拳頭對拳頭就是了


11
-
LV. 23
GP 178
5 樓 夏凪Lynn azoo40001
GP2 BP-
這麼裝逼的路哥
難怪一堆妹子愛上他
這次直接不演了 讓一堆人驚訝
想看路哥收服天沢一夏跟七瀬翼
只是那位七瀬翼似乎背景很不簡單 也有機率是刺客
只是現在戲份感覺都在一年級身上 有些二年級的完全沒消息了
我就是在說你 愛里
2
-
LV. 46
GP 4k
6 樓 森重光 klra717
GP1 BP-
希望台版趕快跟進進度

嚴格來說一路跟好心人翻譯的漢化到11.5的進度,作者鬥智的具體描述並不算出色。

不過看主角裝逼還是挺有意思。


1
-
LV. 24
GP 266
7 樓 夏爾 bill4523
GP9 BP-
對岸那邊有看到訪談出來了,
我只說我在意的跟我的感想:
最終CP不確定,
日本11+11.5卷人氣最高的是帆波其次是輕井澤,
但CP如果決定的話不會受到人氣影響,
然後刺客作者沒跟任何人講,
最終決鬥對象已經決定好了


以下感想+看法:
CP部分帆波還是有希望就夠了,
上次11.5時看到輕井澤才一年級末就交往感覺翻車機率超大,
結果這次訪談結果增加這個可能性,
然後刺客是誰我覺得不重要,
畢竟還是白房炮灰,
都說主角是唯一成功案例了那麼拉其他白房的人來明顯注定炮灰,
不如抓掛掉的管家他的兒子過來,
最終對手我覺得鈴音機率最高畢竟是主角從一年級開始培養的

我個人是希望最後主角在二年級末轉其他班級,
最好是帆波那班,
畢竟目前四個班級中最劣勢的真的就他們班,
然後跟成長後的鈴音班等其他班對決,
而且還有11.5卷跟帆波的約定還在,
加上如果帆波那班真的掉到D然後主角加入開始在三年級成功反殺上來那感覺蠻好玩的,
而且我帆波黨的

話說龍園那班反而是四個班級中最安全的班,
畢竟有存8億點數的目標,
比較想看他怎麼壓榨其他年級+班級
9
-
LV. 5
GP 1
8 樓 農野羅宋 b1207080
GP3 BP-
前面感覺很水,但是後面裝逼裝的我都出水了


3
-
LV. 5
GP 27
9 樓 不要胃痛 dyaff24
GP1 BP-
希望路哥拿被刺的那把刀做菜,這樣就有學弟的味道了
1
-
LV. 33
GP 1k
10 樓 資料 xyzqweasd
GP3 BP-
班上那些人對於路哥的實力反應

這是人心的看點之一

然後就是惠跟路哥的劇情只能說真香

雖然說沒有特別公開的打算

不過搞不好會被那小學妹意外暴雷....

佐藤她們會不會自己團體特別說我不清楚,不過除此之外就那小惡魔看起來很清楚了

這也是看點有沒有坦承 也會對應對上有所差異

而且光是那小惡魔學妹來路哥房間   惠就已經醋罈子快全翻了

路哥組不知道會怎樣  考試想必是很難說隱瞞實力了

實力差距...愛里小動物先不說,波瑠加當初妳自己立旗說的

理想男性最接近的是平田  但妳追求更高的理想

雖然當初評價路哥 功課沒比幸村厲害  打架也沒比三宅強,體育很強是已經知道的

那麼現在的波瑠加又會做何感想?  顯然已經是妳追求的高目標

到底是否跟當初說的一樣會不變化小組情誼呢  或是試圖接近,不過說好要幫愛里

這是兩難 只是路哥已經有惠這位女友的事實也是一道攀不過去的高牆

這裡小組的感情線也是注目的焦點之一  可以只跟組員講也可以不講

只是想想愛里那大受打擊的表現  作者的決定也是不好說

路哥數學拿滿分 根本不可能用多準備多學習這謊話

100分中只有90分是高中生程度   剩下的這10分題目的程度不是高中生該會的

鈴音表示 我看到題目 一臉茫然 連題目在講三小都不知道...

能講的有很多  不過這些還是讓沒看過的人去體會比較好

1年級那邊也滿各懷鬼胎的  誰是刺客不好說

單純不受控 而且假如以刺客實際上積極享受學校生活這點

搞不好直接投直球 刺客就是很刺客的樣子 只是很愛搞怪

目前線索真的不多很難去猜
3
-
LV. 21
GP 445
11 樓 恆永 hbomaple789
GP13 BP-
安安是我啦,這次發心得有點晚了,真4ㄅ好意思

恩吶怎麼說呢,這次的一卷...普通吧,沒到很精采但也還不錯的程度
沒到很精采是因為我婆坂柳的戲份不多,所以看得很乏味
不過還不錯是因為路哥裝逼非常用力,值得嘉獎

還有一點讓我覺得有些乏味就是,寶泉的定位跟龍園真的太像了,會有審美疲勞的問題
都是暴力型外加攻擊性戰略,本來還以為他戰鬥力特強然後腦子傻傻的,沒想到也是會動腦的,但這麼一來就跟龍園撞了啦

至於刺客,我個人目前這邊先押C班的樁櫻子。感覺不是她就是七瀨,但七瀨又太張揚ㄌ,姑且猜個比較水面下的。

咳嗯,那既然這次沒坂柳的部分甚至也沒一之瀨的部分,我就不翻譯ㄌ


呃,沒,開玩笑ㄉ
果然還是想練一下翻譯,於是就找了個本卷算是發糖比較多的地方翻吧

也就是,惠的部分──



這次的翻譯分成兩個部分,也就是惠第一次跟路哥通電話以及之後到房間的修羅場。
本來電話的部分比較短,可翻可不翻的,但我覺得對話內容也很甜就多加了進來。
不過也因為這兩部份不是連貫的,我就用「點點點」略過中間一大部分ㄅ


(情境:路哥剛結束與學妹的料理約會,當天晚上,接到了惠的來電。)


「接得太慢了。」

這是特別考試開始以來,數日不見來自惠的聯絡。
第一句話便是她的抱怨。

「抱歉。所以,今天早上拜託妳的事查清楚了嗎?」
「我仔細調查過才聯絡你的嘛,真的是說謝謝都不太夠的程度喔?」
「謝了。所以呢?」
「...完全感受不到你的誠意欸,算了。店員說,今年四月以來有賣出去的只有一件而已,跟其他類似的東西比起來完全賣不出去的樣子,一年能有1、2件賣出去好像算好了。不過,新生裡頭好像有想要買的人喔。」

那一件的買家自是不用多說,我卻在意起了那『想要買』的新生。

「想要買的意思是,最後沒買嗎?」

若非剛入學就把錢都花完了,想買的話客觀來說並非不可能。
況且今年的新生,實在很難想像會有人做出這種愚蠢的舉動。

「我姑且也問了一下,店員說剛結完帳就被其他人給搭話了,然後就直接退回去了的樣子,然後,那個想要買的學生啊──」
我一面聽著惠形容該學生的樣貌,一面腦內整理。

跟我當初浮現的想像,有些許...不,是很大程度地偏離了。
我沒想到這件事會和「那個人」扯上關係。

「那個搭話讓東西被退回去的人是誰有知道嗎?」
「嗯....說是不知道,只確定是個女孩子。」

只知道買家是誰,至於制止者的身分則是不明嗎。

「人家的情報有派上用場嗎?」
「嗯,似乎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有用。」
「嘿嘿,畢竟我可是很能幹的呢,要好好感謝我噢。不過為啥要調查這種事啊,說真的,人家完全摸不清頭緒的說。」
「我也是。」
「蛤?」

本想著能為那無法理解的行動提供解開的契機,不料卻是超乎想像的展開。
和這邊的構想幾乎無關,甚至到了完全兩碼子事的程度。

「說起來,這次特別考試,妳的搭檔好像已經決定了啊?」
「啊,嗯,1年B般的...島崎同學,吧?好險有櫛田同學罩。」

因為這邊的話題結束了,我便話鋒一轉。

「搭檔本身倒是不錯,不過惠自己的念書進度有著落嗎?」
「呃,關於那個嘛...怎麼說哩,到最後一刻再開始好像也可以...吧?」

果然是這樣嗎。畢竟至今還沒聽說她有在讀書會露臉啊。

「這次的特別試驗不是靠自己就能完成的,惠的評價是D+,如果不有成績比預想稍低一些的心理準備,可是會吃苦頭的。」
「我知道是知道啦...但感覺就沒啥幹勁,就算去讀書會清隆又不在。」
「噢?如果我在就會有幹勁了嗎?」
「...嗯...嘛?如果有男朋友在我也是會加油一下的嘛。」

雖說她的話是否是真的有點微妙,不過是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
「那明天...嗯,大概六點左右要來我房間嗎?」

既然明天放學要和七瀨見面,就差不多那時候吧。

「可以去玩嗎!?」
「不是玩而是讀書就是了。」
「欸?」

才不是『欸?』吧。

「我來教妳念書吧。這樣多少有點幹勁了吧?」

總之姑且,先具體測定一次惠的程度。
如果她是必須要去讀書會的等級,就得讓她趕緊去了。

「果然很擔心身為女朋友的我被退學齁?」

她突然以有些優越感的口氣開心地說著,這邊雖說可以稍微惡作劇一下,如果回答擔心的話,惠也會開始努力的吧。

「這不是當然的嗎,才剛開始交往就被退學可笑不出來。」
「這、這樣啊...也是齁!?既然這樣,也是沒辦法啦?本來有很多很多預定的,就特別賞你個臉吧。」

雖說有些不坦率,這樣就能有所進展的話也算值得了,

「我要帶甚麼嗎?」
「我房間都有,妳只要不遲到就好。」
「OK~」
「那我掛了。」
「等等、等一下嘛!才剛說完特別考試跟讀書的話題而已欸!」

看來惠那邊,是想要聊些跟這些無關的雜談。

「說的也是。」
「真是的,你齁~」

在那之後,雖說沒有再繼續考試或讀書的話題,我卻一直被數落著。

( ~第二天~ )

差不多快到下午六點時,房間的門鈴響起。

不曉得是不是剛回到宿舍,惠穿著制服而非私服。

「總覺得這時候,因為出入的人太多要各種顧慮欸,像我就只能爬樓梯之類的。」

畢竟單獨進出男生的房間,甚至長時間待著的人也不算多啊。
若非在交往的男女,可說幾乎不會發生吧。

「那就快開始吧。」
「欸~~還有別的事可以做吧?」

惠這麼說著,沒有拿出讀書用具而希望聊會兒天。
然而,時間是有限的,特別是越推遲就越會削減讀書的暇餘。

「如果惠的學力沒問題的話,要聊多久都可以。」
「嗚嗚...」
「首先,要弄清楚妳哪部分在行,哪部分不行。」
「怎麼個弄清楚?」
「就是這個。」

我拿出五張考試用紙。這是啟誠在群組裡製作的,用來確認拿手科目的東西。為了不佔用太多時間而嚴選過題目,非常方便。在堀北和洋介的讀書會也有派上用場。

「大部分班上的人都拿這個確認過了。」
「嘿欸...」
「一張寫10分鐘,快開始吧。」
「好喔~」

惠有些不情願地開始進行。

50分鐘過後,惠有些體力不支地倒在了桌上。
「累死人了呃呃呃呃~~~~」
「虧妳這樣平常還能應付考試啊。」
「因為今天都已經讀一整天了嘛,沒辦法就這麼進入狀態啦。」

一邊聽她抱怨,我一邊把分數打完了。

「原來如此,我弄清惠的實力了。」
「怎、怎麼樣?」

似乎對自己的力量有些不明,惠用期待混雜不安的雙瞳看著我。

「確定要參加明天洋介的讀書會了。」
「欸欸欸~~!」
「這也不是什麼值得慌張的事,不如說,再不讀書的話很快就要退學了。」
「但、但是啊,我搭檔的島崎同學是B-喔?沒問題吧?」
「這次的特別考試需要的分數是501分,惠沒讀書的話大概是200分左右,島崎大概350分吧,總計550分還不算是在安全範圍內,況且要是島崎也跟妳一樣不想讀書,再低估到300分的可能性不小。」

如果演變至此,那合計不到500分也絕對是有可能的。

「總覺得,突然變得好可怕噢。」
「所以要盡快促成能確實拿250分的狀態才行。」

只要讀書效率良好,就算是D-,想拿到這種分數絕非難事。

「欸,人家有個小小的問題。」
「問題?」
「雖然說是要教我,但清隆的學力姑且是C齁?算是蠻普通的...實際上,你可以拿更高齁?」
「應該吧。」
「擅長打架的事也好,為啥要隱藏起來呀?」
「因為不想引人注目,就不勉強自己拿高分了。」
「那那那,你覺得你認真的話能拿幾分?」
「誰知道。」
「齁唷,跟人家講嘛~~」

惠晃著我的肩膀,含笑地問。

「如果妳明天開始乖乖地去讀書會露臉的話,跟妳說也可以。」
「會去會去,我聽了今天的話之後突然覺得很危險了。」
「能拿幾分姑且不論,我已經決定要拿幾分了。」
「哇,說啥呢,感覺很屌欸。」

全部5科,有一科要拿來跟堀北比賽,我並沒有打算放水。
不過,若是全科都這麼做的話,周圍的評價會截然不同的。

「400分。」
「...真假?400分不就是...」
「差不多是學力A吧。」

在班級裡也只有堀北或啟誠等優等生才能達到的境界。
更正確來說是接近400,不過也沒必要多加修正吧。

「想、想拿多少就能拿到嗎?」
「雖說是理所當然的,入學以來我還沒遇過解不開的題目。」

雖然不清楚這次考試的難易度到底多高,但跟White Room比起來大概也就中偏下吧。
我把還在『嘿欸─』地無法跟上的惠拉回現實。

「正因能洞察全局,妳才得意識到危機並集中。」
「那....就在這邊讀一下好了。」

現在才剛7點,讓她稍微讀個1小時也不算壞事。
這也會對明天向洋介說明情況有所幫助吧。

「知道了,那就趕快開始吧。」
「這裡這裡。」
「嗯?」

本想著面對面就好了的,惠卻拍了拍身旁的地板。

「坐人家旁邊教啦。」


(中略,路哥的心境獨白,分析了惠的學力,因為中學受到霸凌,沒有累積穩定的基礎,才會導致現在的不足,只要好好讀的話就沒問題之類ㄉ)

大概過了快一小時。

「咦...?」
「怎麼了?」

惠突然凝視著地板某處。
旋即數秒後,伸手從那邊抓住了什麼。

還在想著是小垃圾抑或灰塵之類的,卻沒想到...

「這是...什麼?」
她一面說著,把手伸到我眼前,示意著兩指捏著的物體。

那是一根長長的赤色頭髮。

「頭髮,吧。」

不假思索地道出心中所想後,惠的臉孔開始變得可怕了起來。

「紅色頭髮!而且!還是長頭髮!怎麼看都是女孩子的頭髮吧!」

那是當然的,這怎麼看都不是我的吧。
想當然爾髮質也完全不一樣,我立時想到了它的失主,肯定是源於昨天剛結束料理試吃的天澤一夏。

「你把誰帶進來啦!」

估計是在班上想不到人選,她這麼問著。

「這是,那種嗎?嫉妒性質的...」
「有意見啊!?人家畢竟是清隆的女朋友呢,有權利好好地監督才對!」

第一次聽說這樣子的權利。不過總之做為一個教訓記在腦海吧。

『招待女孩子進房間後,要徹徹底底地清掃乾淨。』

才剛學到這一警示的我,卻仍無法制止災難的持續。正當我煩惱著該怎麼解釋,室內卻登時響起了門鈴聲,緊接著,螢幕上顯示出大廳的映象──

緊隨著房間主人的我,惠也在意地往畫面望去。

在那裡,站著嘻皮笑臉招著手的天澤一夏。

首先反應過來的不是我,而是握著赤色頭髮的惠。

「紅頭髮,沒見過的女孩子....」
簡直像挑戰小孩子推理節目般的難度。
在我按下通話鈕之前,惠的食指便已伸了出去。

「妳好!!」

天澤自然被這飽含怒意的聲線嚇了一大跳。
「啊咧?401號房是綾小路學長的房間...對吧?」

我強行將惠的手腕抓著,換人回答。
「抱歉,是我,怎麼了嗎?」

雖說是驟然來訪,就這麼讓惠應答還是不太好,姑且不論天澤,要是在人流繁盛的大廳被發現我跟惠在一起,就成問題了。

「啊,有客人是嗎?我應該要改天嗎?是有一些事想說啦~」

惠斜眼看著我,並沒有趕人而是比出叫她進來的手勢。
看樣子是已經確信頭髮的主人為何人了。

「沒事,沒問題,進來吧。」

我將自動鎖解除,讓天澤進入房中。

「沒問題嗎?讓其他人知道妳在我這裡。」
「....啊。」

看來惠因為腦充血而失去理智了。
當初可是她先說要讓這段感情保密的。

此處要是彼此沒配合得當,一不小心謠言就會傳出去的。

「嘛,事到如今,只能好好地蒙混過去了。」

反正已經被聽到聲音了,突然讓她走人也沒什麼效果。
不如說這樣才會有奇怪的猜測吧。

約莫1分鐘後,天澤上到了四樓來,並按下了門鈴。

「我要讓她進來了,妳就先坐著吧。」
「嗯、嗯。」

我來到玄關前,將天澤迎入。

「突然跑過來抱歉唷~綾小路學長。」
天擇如此說道,窺視著我的同時也偷瞄了玄關的鞋子幾眼。
該怎麼說呢,還真是像個女孩子一樣。

「女朋友?」

她嘿嘿笑著,直接了當地發問。

「有什麼事嗎?」
「好冷淡喔。其實有東西忘了,在想說是不是掉在學長房間了呢。」
「東西?」
「我很喜歡的髮圈呀,突然找不太到...」

因為找不到,就循線來到我的房間了嗎。

「那就進來吧。」

總不能讓她站著,便將之帶入房內。
況且比起我手忙腳亂地解釋頭髮的事,不如讓本人來說明比較快捷一些。

「打~擾了喔~」
完全不介意有客人的天澤進到了房間。似乎是剛從學校回來,手裡還拿著書包,就這麼和惠四目相對。

「啊,安安,我叫天澤一夏~」
「妳好。」

惠的神色很明顯地感到不悅,不過還是以她的方式忍下來了。

「妳是學姊齁?好想知道名字噢~~」
「.........輕井澤惠。」
「輕井澤學姊對吧~啊,莫非是在一起學習嗎?難不成是女朋友?剛才被綾小路學長打迷糊仗過去了,想問一下的說。」

能這麼毫無迷惘地問出想問的問題也算是一種才能了吧。

「跟妳沒關係吧?話說啊,是怎樣?妳跟清隆甚麼情況啊?」

對於直呼我名字的惠的態度,自然感受到事有蹊蹺的天澤瀏覽著屋內。

「那個問題的回答先等等噢,嗯──乍一看好像沒有呢,我記得在學長房間有拿下來過一次呀~難道說,是滾到哪個地方去了嗎?」

天澤絲毫不在意瞿然瞪視著她的惠,屈膝往床下張望,如此一來,自然臀部便朝向這裡往上張揚了起來。

「啊,學長~總覺得有點色色的欸。」

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她往這邊回過頭來。
我迅速地將頭轉開,發現惠的視線往我這邊轉了過來。

「我找找看。」

我首先往床下看去,確認是否掉到了下面。

「欸,可以不要無視我嗎?回答我的問題!」
「嗯...綾小路學長是人家的...嗯──怎麼說好哩,私人廚師?」
「蛤?什麼東西啊?」

對於無法理解的內容,惠又轉向了我,這次帶著更加凌厲的目光。

「她是須藤的搭檔,因為一些事認識的,有幫她做過一次料理。」
「不好意思,完全聽不懂在說什麼,為甚麼你要幫須藤君的搭檔做料理啊?」

確實,只聽大概的話聽不懂也是正常的。
我一邊在床底下找一邊向她解釋。

「我姑且找找看廚房那邊噢?搞不好是洗碗盤的時候掉了。啊,學長就繼續在房間裡找找吧,像是衣櫥下面之類的。」
「知道了。」

因為床底下沒有,我轉而搜尋衣櫥下。

「欸...髮圈掉了是...是怎樣啦!?」

咄咄逼人的惠,湊向我這裡尋求解答。

「就說了,曾經招待她過一次料理,只有這樣。」
「真、真的只有這樣齁?」
「當然囉。」
「真‧的‧嗎~~?」

看來口頭說明,取信度不怎麼高啊。

「也讓我跟她確認一下。」

剎那間,我用力地鉗住準備起身的惠的手腕。
並迅速地將食指放在嘴唇前,示意她安靜。

這種時候,腦筋轉得飛快的惠是不會引起騷動的。

「妳也在這周邊找一下。」
「好、好嘛。」

哪怕無法理清我的想法,卻明白是非常重要的事,她於是開始搜索作業。

「啊!綾小路學長,找到啦!」

從廚房那邊傳出天澤的嗓音。
我和惠一同往那頭看去,髮圈平靜地躺臥在她的掌心。

「好像是掉在流理台跟冰箱的縫隙了。」

她笑著將之放入口袋。

「總覺得人家好像礙到事了,這就回去了喔~」
「抱歉啊,有些不平靜。」
「沒事沒事,本來忘東西的我就有不對,那,打擾了~」

天澤很快地背起書包,往玄關跑去。

「不過學長也不容小覷呢,有這麼可愛的女朋友。」
語畢,她用食指抵著臉頰思考道。
「這麼說起來,以後做料理的時候,兩人共處一室好像有點那個齁?」

「廢話!」

「那──之後就請輕井澤學姊也一起吃吧!那麼,88888~~」

就像龍捲風一般,天澤席捲而來又席捲而去。


「你好像,認識了一個很~可愛的學妹呢,清─隆─」
「現在不管說甚麼,妳好像也聽不太進去啊...」

這早已不是能繼續唸書的氛圍了,只能在她能接受之前,想盡辦法解釋吧。




強如路哥,在老婆面前也得跪算盤R~~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8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