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87

RE:【小說】嵐鯨之心 日常繪圖

21 樓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3 BP-
第十二章

       Azure,我需要和妳談一談。」

       這是我回到Beacon後,第一個找到我的Phyrra所說的話。

       平時充滿自信與穩重的她如今似乎十分的迷茫,我甚至不用特意去感受少女的情緒,也能發覺她心中的不安。

       「是…Jaune的問題嗎。」能讓她如此的失態的人事物,其中之一應該是Jaune吧。

       在我的印象中,Phyrra對於Jaune總是充滿了鼓勵及期待,她似乎非常的欣賞Jaune,甚至還包含了淡淡的喜歡,這點從她在和Jaune說話時些微加速的心跳聲就可以明白,但是到目前為止她似乎還未認知道這個事實。

       「對…」



       在我的宿舍中,Phyrra低著頭坐在椅子上,如果是平時,她大概會對我的房間感到些許好奇吧,但她一言不發的樣子足以說明她的狀況的確很糟。

       「要喝些什麼嗎,茶、咖啡?」

       「咖啡好了。」她思考了一會,說道。

       我默默的將研磨好的咖啡放入濾網,再緩緩將熱水倒入。

       …….」兩人都不發一語,此刻房中只剩下開水穿過濾網的窸窣聲。

       「好了,小心燙嘴喔。」將香氣四溢的咖啡遞給Phyrra,我小心的叮囑道。

       「謝謝好苦。」她輕啜了一口,秀美的雙眉緊緊的皺了起來。

       「妳現在的內心,就如同這杯咖啡般,灼熱、苦悶的情感混雜在一起。」我輕聲說道。

       「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我直視她的雙眼。



       「這還真是讓人吃驚啊。」我無奈地敲著頭上的面甲,不得不說,Phyrra給我的訊息真的讓我嚇了一跳。

       「居然沒有通過考試就進入BeaconJaune還真是厲害。」看來因為特殊的原因入學的人不只我一位呀,Ozpin教授總是做些讓人難以理解的決定呢。

       「所以照妳的意思說,在和我談話過後,Jaune本來有振作過一陣子,但是告訴妳這個祕密之後,又原因不明的變回原來那副樣子,被Cardin那傢伙霸凌了是吧?」我問道。

       「嗯,有幾次,他甚至帶著一身的傷回來,我問他卻什麼也不說,只是從那之後就更加消沉了。」Phyrra緊緊的握住杯子,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漆黑的液體,似乎想在裡面尋找什麼似的。

       「把人的Aura打到歸零後繼續打嗎?Cardin倒是沒白受到我上次的教訓啊!」我惡狠狠的說道。

       聽到我的話之後,Phyrra失聲叫到:「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好了,其實他們幹了什麼該死的事情妳我都心知肚明,重點是妳想怎麼辦,Phyrra?」我抬手制止她。

       「我我想請妳幫助Jaune。」她低聲說道。

       「幫?要怎麼幫,我可以直接讓Cardin他們再也不能找Jaune麻煩,可是這樣對他有幫助嗎,這只會讓他失去自信,再也站不起來;不然妳以為,當初妳想幫忙的時候他為何拒絕,還不是因為他那身為小隊長及男性的自尊心在作怪。」我不屑的說道。

       「可是妳在餐廳時不是

       「那不一樣,那時我是以教職員的身分進行干涉的,可是我現在被禁止這麼做了,如果我換用朋友的身分去幫他,妳覺得這樣合適嗎?尤其是在他本人並沒有這個意願的時候。」

       聽見這番話,Phyrra沉默了,過了半晌,她才低聲說道。

       「那妳說我該怎麼辦,Jaune的狀況越來越糟,他幾乎被CRDL當成跑腿用的小弟,RenNora也不知道該怎麼插手,再這樣下去,JNPR會完蛋的啊!」她抬起頭來,無助的望著我。

       「很簡單,給他信心。」我堅定地看著她。

       「欸?」

       「他不是沒信心嗎?很好,那麼我就直接幫他創造,當著CRDL那群傢伙的 前。」我一字一句地說道。



       「啪沙啪沙」落英繽紛,紅焰之花般的楓葉緩緩飄落,自樹梢灑下的朦朧陽光,使得一切風景似動似靜,彷若永恆,這大概就是此處得名的原因吧!而這池靜謐的水塘,也因一行人的出現而攪動、翻騰了起來……

       「好了!同學們,永恆之森雖然很美,但我們可不是來觀光的。」走在隊伍前頭的Glynda教授以告誡的語氣說道。

       Peach教授要你們道森林深處採集樹木樣本,而我只是來確保各位的安全罷了。」這對四處東張西望的RWBY小隊起了一定的效果,然而從Ruby臉上的表情來看,她依舊想到處亂跑。

       她轉過身面向眾人講解這次外出的任務:「每個人都要採集滿一瓶樹汁……

       「嘿,Azure…Azure!」Phyrra輕拍我的肩膀,「妳怎麼了,感覺臉色不太好,是吃壞肚子了嗎?」

       她會如此的擔心,也是因為怕接下來的計畫受到影響,要是我出了什麼問題,幫助Jaune建立信心的行動,可能就會變成試膽大會了。

       「沒事,只是昨天處理文件有些累了。」我笑著說道,雖然這並不是真正的原因。

       「那就好,可別勉強自己。」Phyrra鬆了口氣,不過依然一臉擔憂,不時向後張望。

       在隊伍最後方,Jaune拿著一大堆採集要用的瓶瓶罐罐,一不小心撞到Cardin身上,後者本來一臉不爽地想做些什麼,不過來自我那冰冷的目光讓他打消了念頭,只是瞪了Jaune一眼。

       我們四點集合,玩得愉快。」

       「身為隊長,居然淪為別隊的搬運工,Jaune還真是該怎麼說好呢?」

       看著後方那因為重物而搖搖晃晃的身影,我沉聲說道。

       「別這樣,AzureJaune他只是……

       「只是什麼?只是在和CRDL友好交流嗎!真是讓人失望。」

       大概是在我的語氣聽出了些許的不滿,Phyrra急忙說:「所以我們才會想出這個計畫不是嗎?」

       「也對,那麼我們就依計畫行事,Jaune就交給妳了,Phyrra。」搖了搖頭,把心中的情緒平復後,我對Phyrra說。

       「麻煩妳了,Azure。」

       「嗯。」



       「吼──」

       眼前一頭接近四米高的拉丁熊憤怒的咆哮著,能隨意拍碎巨石的雙掌不斷擊打著將他困住的藍色光球,然而,這一點用都沒有。

       我絲毫不在意這位受害者的想法,反正就連最基本的智慧都沒有的傢伙,放著不管也只會去攻擊別人,那還不如削弱實力後拿來當成「訓練教材」來得划算。

       「嗯,我看看東北方嗎,然後距離……」閉上眼,我用音波搜索著Jaune的位置。

       「有了!」

       我抬起手,藍色的光球隨之飄起。

       「暴風霧嵐,三成輸出。」

       「碰──」的一聲,伴隨著劇烈的碰撞聲以及慘叫,光球往空中飛去。



       「接下來…該幹正事了呢。」

       送走那頭拉丁熊後,我一臉凝重地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在那裡,有著一股打從我踏入永恆之森時,就查覺到的龐大惡意。

       「希望不會出什麼問題啊。」



       「父親大人!您怎麼了?」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青婂看著眼前的「父親大人」緊張的問道。

       原本就如同薄霧般若隱若現的身形,如今彷若壞掉的電視螢幕一樣,不停地閃爍、扭曲,感覺像是即將消失的一道殘影。

       Azure快和『他們』接觸了,更多的事物將被改變而身為錯誤原因的我,也會受到影響,看來得先離開一陣子了。」看著自己短暫消失又出現的手掌,「父親大人」帶著愉快的語調說到。

       「您是說─那兩個人嗎?」青婂擔憂地問道。

       「沒錯。」

       「那麼,是否要知會另外兩位大人呢?」青婂又提出問題。

       「這就不用麻煩了,他們一定也知道了。」用接近透明的手輕撫著少女的頭髮,「父親大人」看向遠方。

       「希望妳會喜歡新朋友,呵呵。」

       「哼,『他們』要是欺負Azure,我絕對會讓他們好看。」青婂彷彿想到什麼似的,惡狠狠的說到。

       「先擔心Azure有沒把對方給弄死吧,嗯我看看。」制止了少女的碎念,「父親大人」閉上雙眼。

       「已經打起來了嗎?年輕人就是血氣方剛啊,一言不合就開打…啊,頭沒了。」

       「什什什什麼!誰的頭沒了?」

       「對方。」

       「幹的好!Azure。」



       「啊嚏!」一位有著九條漆黑狐尾的,橘色頭髮中還長著一對狐耳的少年突然感到一股惡寒,四下張望著。

       「怎麼了,Disaster你會冷嗎?要不要我降低高度。」以嵐鯨之姿在空中飛行的我問道。

       「呃我想不用了,只是感覺到有誰在想我。」名為Disaster的少年如此回應。

       「會不會是Dryad在想你呢,Disaster?」一位穿著歌德式洋裝的黑髮少女問到,隨著她的話語,身後的一條蠍尾不停的晃來晃去。

       「拜託,Nader,請不要說可怕的事害我暈機。」Disaster面色蒼白看著天空,喃喃自語。

       「更正,在下是嵐鯨,不是飛機。」

       「啊,不好意思。」

       DisasterToddCernunnosNaderToxic,是我剛剛在森林之中遇到的兄妹;非常明顯的,兩人都不是人類,而是戮獸。

       至於我們相遇的過程則是非常的火爆好吧,應該是說我們幾乎把那一帶的森林給拆了。

       這算起來是我的錯,就如同我天生喜歡正面情緒一般,Disaster則喜歡吸收他人的惡意,這對他來說就如同食物一般;結果導致了渾身惡意的他在第一眼中就被我定義成人渣中的超級人渣,如同不可燃垃圾般,需要被分解成原子之後才不會汙染環境的傢伙。

       於是毫不意外的,我們打了起來期間Disaster還被我「分解」掉好多次,還好他身上的惡意可以用於修補傷口,不然我就真的要錯殺無辜了;也因為療傷後導致他的惡意變稀薄,我才發現有問題而收手。

       總之在釐清一切都是誤會後,我很誠懇地向他道了歉,好在他沒有太在意;同時我也邀請他到Beacon來,因為照他的說法,永恆之森中的人型戮獸似乎不少,而且大多歸他領導,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希望他和Ozpin教授談談,畢竟我可不想看到Jaune他們被一群有組織的戮獸追著跑的畫面。

       於是,現在的狀況就是,我先把Disaster和他妹妹Nard載去Beacon,交給教授們處理,然後我再回到永恆之森。

       說到永恆之森,不知道Jaune他們表現得如何呢?想到這裡,我不由得輕笑出聲,弄得背上的兩人莫名其妙。



      「呼…呼,Jaune,你剛剛宰了一頭拉丁熊呢。」Phyrra與Jaune兩人在森林中急奔著,一面閃躲茂密的樹叢一面說道。

       「唉

       少年聞言不由得一陣苦笑,宰了一頭是不錯,誰知道那頭突然出現的戮獸後面還跟著一大群同伴,本來想說這頭看起來好像是喝醉酒一樣的拉丁熊好欺負,結果就像招惹到蜜蜂般,打死一隻出來一群,這讓他現在連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雖然出現了一位陌生人,以一己之力擋住了戮獸群,讓在現場的大家得以離開,但是卻因戰鬥的餘波而分散了,目前只有JaunePhyrra兩人在一塊,CardinRubyWeiss則是下落不明。

       「總之至少你證明了你比Cardin那個懦夫還要勇敢,他現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Phyrra用充滿讚賞的語氣說道。

       「哈哈只是運氣啦。」Jaune一臉的尷尬。

       「只是剛好遇到比較弱的對手罷了。」

       「不,這不是運氣;你知道嗎,Jaune,我一直相信你做得到,一直相信著」少女翠綠色的雙眼真摯望著他。

       在不經意間,兩人停了下來,互相對視著,距離─越來越近。

       …… ……

       「我我想我們還是快走好了,也不知道剛剛那位先生能不能撐得住。」Jaune身體轉向另一側,看著背後的叢林說道。

       「啊!嗯Phyrra,應了一聲,接著頭也不回的向前衝去。

       「剛剛Blake她們已經先回去找Glynda教授了,應該很快就會過來。」

       「喔,好的。」



       『『怎麼辦!好尷尬。』』

       這是此時兩人的共同心聲。



       「呃,不好意思教授,妳是說有一群拉丁熊在追著JaunePhyrra跑?」

       Disaster送達目的地後,正打算永恆之森的我,訝異地看著Glynda教授傳來的訊息。

       「沒錯,據Blake的描述就是這樣,另外RubyWeiss與他們分散了,麻煩妳幫我把他們帶回來;對了,有一位不認識的人幫他們擋住了戮獸,稍微留意一下。」

       明明只丟了一頭過去,怎麼又多出一群,我扶著額頭,感覺莫名的頭疼。

       Ruby也好Jaune也好,這兩個隊長每次一進森林都要惹到一整窩戮獸就對了」我嘆了口氣,但忽然又覺得有點好笑。

       「剛回到Beacon就遇到一堆奇奇怪怪的事,看來我在這永遠都不用擔心無聊了。」算是自嘲般地說出這句話後,我朝著懸崖一躍而下。



       雖然以兩人的逃跑速度在加上有幫手的狀況下,要被追上是不太可能,然而現實總是不如想像般美好。

       Jaune,你有沒有感覺到其他方向也有戮獸的吼叫聲。」奔跑中的Phyrra倏地拉住對方,低聲說道。

        嗯,好像是前方傳來的,看來我們麻煩大了。」Jaune一臉凝重的說著,緩緩地拔出長劍,擋在少女身前。

       ……雖然本人沒有自覺,但是經過方才的戰鬥,他的確成長了呢。』

       Jaune的身後,Phyrra讚許的看著他,自家的隊長感覺變得更加可靠了呢,而且這幅模樣也很讓人信賴。

       「咦,Phyrra妳在笑什麼啊?」

       「沒...沒事!」少女回過神來,也舉起了自己的武器。

       「只是覺得,這樣兩人並肩作戰的感覺,很棒呢。」

       「我倒是很擔心自己會拖後腿啊。」少年露出一絲苦笑。

       「不會的,只要你還在,我們就不會失敗的。」Phyrra直視著他的背影說道。

       「畢竟,你是我們的隊長吶。」



       「啊啊,還未回到學校就先遇見了戮獸暴動這種麻煩事……」一臉無奈,男子原本隨意插在口袋的雙手,緩緩舉起。

       我一定要跟Ozpin要一筆額外的委託費,畢竟我收到的委託只是回來母校找他罷了。」話語間,灰色的手套上裝置著的八色轉盤急速的旋轉,最後停在青色的位置。

       「所以,為了我的荷包與後輩們,去死吧。」

      隨著內心的自言自語結束,男子的雙手倏地亮起了數道電芒,雙腳一踏,整個人向前飛掠而去。

       「吼吼吼───」領頭的戮獸也不甘示弱的狂嚎著向他奔去。



       「非常感謝您的協助,請問您是?」在東倒西歪躺了一地的戮獸屍體前,我向著一名男子說到。

       「我嗎?」男子稍微思考了一會。

       「叫我Winfred就好了。」

       Winfred是嗎?那麼,請問Winfred先生一個人在永恆之森中做什麼呢?」

       就在方才,Glynda教授通知我她找到了與Jaune失散的Cardin,並且提到有個陌生人出現在森林中,因此對於眼前的這名男子的身分與目的,我是抱持著疑惑的,儘管他的身上沒什麼惡意;又救了我的朋友。

       「如果我說是路過而已,妳信嗎?」對方平淡的說到。
       


To be continue

hi~hi~這裡是暑假復活的憑軒((並沒有

暑~假~好~熱~啊~



然後稍微看了一下上次更新...2016/12/13

嗯...半年超過了,不知不覺就一年半了,從2016年2月開始連載

從一個剛上大學閒閒沒事的新生,到一個為了畫設計圖爆肝的準大三生

雖然越來越忙,但是我還是會堅持繼續寫下去的,也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嵐鯨之心

總之就是這樣~以上
3
-
LV. 12
GP 226
22 樓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1 BP-
第十三章

        試問在一個充滿戮獸的危險森林中,遇到一位碰巧路過的路人還被對方給救了起來的機率有多高?大概跟我在天空中飛到一半撞到飛船的機率差不多吧……

        Winfred先生,我不得不懷疑您出現在此的合理性,以及您的動機。」我緊盯著眼前的男子,心裡對他充滿了疑慮,畢竟在我的感知中,他是突然出現在森林中的,而不是從外面進入。

        「不論妳信不信,我是來找你們的校長Ozpin的。」他依舊用悠哉的語氣回答著我。

        『若是Ozpin教授認識的人,那麼應該就可以信任了,雖然出現的方式和位置都讓人感到疑惑,不過就這點來說和教授到是挺像的呢,而且情緒上也沒騙人

        「好吧,那麼您就和在下一同回去吧,我需要向負責帶隊的教授通知一聲,再帶您回Beacon。」我舉起手向他作了個「請」的動作,示意他跟著我。

        「話說,Azure小姐,你剛剛說帶隊的教授是GlyndaGoodwitch嗎?」走了一會,Winfred突然問我。

        「啊Glynda教授沒錯。」我一時間愣了一下,有點好奇對方是如何猜到的,難不成他也有很強的感知能力?

        Winfred先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接著又像是在回想些什麼,「Glynda有好一陣子不見了呢。」

        「您也認識Glynda教授嗎?」看Winfred先生的表情,似乎對教授很熟悉的樣子,難不成兩人是朋友?如果是的話我剛剛的表現可就有點失禮了。

        Glynda算是老朋友了吧,她啊每次看到我都會十分『熱烈』的歡迎我,讓我有些盛情難卻啊。」他笑著搖搖頭,露出了些許無奈的表情,而就情緒上來講就是有點困擾卻又習以為常的樣子,能讓平時十分嚴肅的教授熱烈歡迎,看來兩人真的是好朋友了呢。

        「欸~您和Glynda教授感情真好,雖然大家都覺得她很嚴肅,但其實教授她私底下人很好的。」我如此說道。

        「啊哈哈哈,妳也是這麼認為嗎?我常常跟她說她認真過頭了她啊……

        「對啊,之前教授在的時候啊,還……

        「真的嗎!那還真是……

藉由Glynda教授,我們兩人逐漸找到共通話題,而隨著談話的進行,永恆之森原本寂靜的樹林中也開始出現歡快的笑聲。



        回到集中地點時,我看到的是Phyrra正在為Jaune貼心的擦拭汗水,兩人身上都沾滿灰塵,不過都沒受傷;看著他們在不經意間又回復到了之前那樣親近的模樣,我就知道我和Phyrra的計畫成功了。

        『雖然中間也發生了些意外就是了』想到那一大群因為騷動而出現的拉丁熊,我心中不由得對兩人感到一陣抱歉。

        此時Phyrra似乎是感應到我的注視一般,向我看了過來,還用嘴型說了聲『Azure,謝謝妳。』更讓我感到不好意思。

        真的要認真檢討這一次我和Phyrra的計劃的話,就會發現它非常的不可靠與充滿了漏洞,雖然中間也有Disaster亂入,導致我無法全程監控計畫的關係,但不能否認,的確是出了大錯。

        「喲!Azure,我告訴妳喔,我剛剛一個人殺掉一隻拉丁熊了喔!」順著Phyrra的視線Jaune也看見了我,他興奮地對我揮著手,卻因為太過乏力而站不起來,最後還是Phyrra把他扶了起來,剛經歷一場苦戰的他,看似疲憊卻又充滿精神。

        「幹的好Jaune!」我拍了拍他的肩,同時從懷中順手拿了一罐紫色的樹汁給他,「我想你剛剛弄丟了你的瓶子,我幫你多弄了一份,要嗎?」

        「謝啦。」他稍微想了一會,便接住了我遞過去的瓶子,同時笑著道謝。

        「呵呵~」這下換我和Phyrra笑了起來,弄得他一臉莫名其妙。

        「你們幹嘛突然笑啊?」

        「因為啊~你看看你,不是能很坦率地接受我們的幫忙嗎。」對於我的話,Phyrra也贊同的點頭。

        「你們~」知道了我們兩人在暗指他之前被CRDL欺負時卻不願接受幫助的事情,Jaune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反正我就是個不成熟的隊長,接下來也要請妳們多多包涵與指教了。」他自我解嘲地說道。

        「那是當然的,隊長大人。」  「不用擔心,這可是我的職責所在。」

        我和Phyrra一齊回答,接著三人妳看我,我看妳

        「「哈哈哈哈──」」

        有此可以確定,Jaune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這真是可喜可賀,不過……



        Hi~Ms.Goodwitch。」

        ……

        感覺另一邊的氛圍,好像有點險惡?



        ……

        繃起臉來並且惡狠狠地瞪著對方,就情緒反應上來說的確可歸類在『熱烈』的範疇,而教授的情緒波動也真的很劇烈就是了,看來兩人的確認識很長一段時間了;雖然以上都和我的主觀理解不同,但似乎就是如此。

        感覺兩人就是一種滿滿的恩怨情仇說也說不完的感覺,於是我默默地向後退了幾步,而讓我驚訝的是,Ruby她們居然還一臉好奇的湊了過來,就算沒辦法感受之情緒也應該看的出來這裡很危險吧……

        這時,Glynda教授開口了:

        「Azure,麻煩妳把所有的小隊帶回學校,我想這位先生需要有人帶路一下。」

        「喔好。」

        確定是帶路吧,應該只是帶路吧?盯著教授那緊握魔杖的手,我的內心充滿困惑。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最終,我還是帶著所有學員回到Beacon,而在解散前,我則對著他們說道:
        「今天發生的事,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而各位考進學院的意義也毋需多言;我想說的是,PhyrraJaune…」我看著兩人,眼中充滿笑意,「兩位因出色的合作而度過危機,也保護了彼此,這種精神是每個小隊都需要學習的。」

        「另外一方面」我口氣漸冷。

        「某些背對敵人,將對手留給同伴自己逃跑的人,我就不點名了;自己寫三千字的檢討書在明天中午前交到我辦公室,否則我的實戰課扣分,並且接受『一對一實戰教學』,聽清楚了嗎?」

        聽到一對一,所有人都到吸一口冷氣,因為在大家印象中,只有像Phyrra這樣的資優生,或是RWBY小隊這樣有天分的學生,才有辦法和我一對一單挑,至於普通學員,通常會變成『一對一挨打教學』,也就是通過不斷的和我對戰來吸取經驗,雖然很有效,但因為即使我放水了依舊是單方面的挨打,以至於大多數人都叫苦連天。

        所以當我說完話後,可以看見以Cardin為首的四人臉色發青的不斷點頭,而其他人則竊竊私語:

        「妳覺得Cardin這此會不會被用抬的出來啊?」  「慘了,Azure好像很生氣…… 「誰叫他們最近欺負Jaune過頭了呢…… 「這下總算遭到報應了。」

        就連RubyNora這兩個樂天派都一臉心有餘悸的樣子,「整個小隊都打不贏,一個人上超累的…… 「雖然打得很過癮就是了……

        「好了,總之今天就到此結束,大家先回去休息吧,下課!」我拍著手向大家說。

        「「喔!」」



        「啊啊~終於結束了呢。」

        將臉龐塞入柔軟枕頭中,睽違一個多月沒有感受到的觸感令人心曠神怡,雖說在Vale居住的旅館一也很舒適,但始終還是缺少了一種「家」的味道。

        『話說回來,在我外出時,兩位教授都有來過我房間呢……』手指輕輕地劃過床邊的地面,照理說在房間主人長期外出時會累積灰塵,然而手上卻一塵不染,足以證明在這段期間有人打掃過。

        「一周一次,兩人輪流打掃嗎?」仔細觀察著房間,我得出結論。

        兩位教授都是愛好整潔之人,可是打掃的方式卻略微不同;Ozpin教授打掃時屬於面面俱到的類型,不論是床底,書櫃的邊緣或是桌腳都毫不放過,和他平時冷靜而思慮周密的樣子很像。

        Glynda教授則是因為常常來我的房間,對於常使用的茶具、桌椅還有寢具特別關注,可以想像她在我的窗口曬棉被的模樣。

        兩種不同的打掃方式,自然會留下不同的痕跡,如在用手難以接出的角落中,形狀相似顏色卻深淺不一的少量灰塵,感覺就是Ozpin教授因為手不夠長而略過的部分,而能用法術精確還原物體的Glynda教授,則是把家具擺放成平時最常使用的位置。

        一想到兩人兩人貼心的舉動,我的內心就無比的喜悅,連帶的原本垂在身後的頭髮也開心地甩來甩去。

        『後要找個時間和他們好好地分享一下這個月發生的事情~

        雖然平時用卷軸就可以相互通信,然而透過訊號模擬出的聲音在怎麼真實,也比不上直接傳入耳中的輕柔話語,能夠面對面的談天說地當然是最棒的。

        「不過喝醉的部分就算了。」我嘀咕道,要是讓他們知道我發生的事,可能會狠狠地說教一小時,然後再派人去找那個騷擾我的變態算帳,要知道做這種情可是犯法的,雖然青婂說她已經教訓了對方一頓,但是法律程序還是得走的。

        「說到青婂,她和那位『父親大人』現在不知過得如何?」想到那對十分親切卻又讓人頭疼的父女,我的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隨後又是一陣胃痛。

        「尤其是各種惡整什麼的,真是夠了……

        然而回想著三人所度過的時光,我感到十分愉快;那是一段不用窺探、不用去傾聽別人的心聲,如同普通朋友一般,對突如其來的驚喜驚呼連連、對精心設計的惡作劇報以苦笑,不用去感受對方的情緒,雖然會有誤解和不安,卻難以忘懷的體驗。

        「他們如今在哪裡呢?」



        「啊嚏!」籠罩黑影中的男子看向了了遠方。

        「看來有人在想我啊。」他微微一笑,心想這還真是難得。

        「不管有沒有人在想您請您先把真的破城槌還我好嗎!」在一旁被被數隻拉丁熊追逐的綠髮少女喊到。

        「為什麼扣下板機射出來的會是彩帶啦!」雖然要擊倒這群還未擁有智慧的戮獸並不困難,但突然出現的意外還是使得她狼狽不堪。

        「吼嘎─」

        「嗚哇哇哇!」青婂發出慌亂的悲鳴。



        人類相對戮獸而言脆弱許多,因此即便有Aura護身,也不要試著用身體硬扛戮獸的攻擊,當然如果你的外相力需要吸收攻擊的話就另當別論,像Yang之類的。」伴隨著我的話語,直徑三十公分的藍色光柱自頭頂的暴風霧嵐傾瀉而出,將JNPR小隊壟罩其中。

        「接下來的每一擊至少都有一頭貝奧狼的力量喔。」槍林彈雨中心的我開口說道。

        「喝」位於正面的Phyrra壓低身體,單手斜舉圓盾「聆聽」,用最小的力氣將射向她的攻擊彈至上方,另一手的來福槍「傾訴」則連續開火,使射向夥伴的攻擊偏移。

        『知道運用自己高超的技巧來輔助相對弱勢的隊員,而非一股腦地衝上來纏鬥,真不愧是Phyrra。』

        另一邊,Jaune頂著盾牌向我衝來,雖然盾牌無法保護他的全身,然而靠著Phyrra的支援,飛向他下半身的光束無一命中,他就這麼跑到距離我十米以內的距離,前腳用力的踏在地上進行剎車,接著腰、胸、手一齊扭轉,如同投擲標槍般將長劍奮力投擲過來。

        Nora!」Jaune大喊。

        「嗚哈」手持神威戰槌,將所有阻礙擊飛的少女已經距離我右側不到三米了,她舉起武器用力砸下。

        抬手,暴風霧嵐在我的面前聚合成長劍,將可以擊碎巨石的一擊架住,然而巨大的力量依然將我牽制住,緊接著一道破風聲傳來,長劍「黃之死亡」劍尖在我眼中放大

        我低下頭,超高硬度的面甲「噹」一聲將利刃彈開;不簡單啊,對於戰局的把握恰到好處,Jaune的指揮讓我眼睛一亮,再來呢,還有什麼驚喜要給我呢?

        Ren!」

        再度抬頭,看見的是半跪在地,將盾牌架在頭上的Jaune,以及以此為踏板高高躍起,向我撲來的Ren

        隨手將Nora震開,手中的長劍幻化為短匕,將之反握後順手一畫,擋住向自己射來的子彈,用腕甲盪開劈向頭頂的鞭腿,再將匕首逼退劃向脖頸的槍刃。

        「噹噹 「噠噠噠  「鏘

        接連與在空中的Ren交手數招,每次逼退他的攻擊,對方就會借力扭轉身軀發動下一擊,矯健的身手配上適合近戰的「嵐之花」,Ren用暴風雨般的攻勢暫時與我戰得不相上下。

        再次逼退Ren,在他用腿踢擊時用手掌抵住鞋底,將之頂回空中,在一個翻身後落至Jaune身邊,接著NoraPhyrra,手持武器站到兩人身邊,經過一輪交手,雙方再次回歸對峙狀態。

        「啪啪啪」消去武器,我鼓起掌來,隨後其他人也一起鼓掌,而對象是─Jaune

        「表現得很好,Jaune,充分的做到一名隊長指揮戰術的責任,整串攻擊都很流暢呢!」我由衷的讚美到,隊員們則露出肯定的表情。

        「這都要感謝Phyrra還有大家的配合與支援,才能完成行動。」Jaune雖然有點害羞,卻也坦率地說道,他朝Phyrra露出開心的微笑。

        「砰」那一瞬間,我聽到了Phyrra心跳加速的聲音,她耳根微微的泛紅,卻也開心的看著對方。

        「不錯不錯,這幾個月的鍛鍊果然對你大有幫助,Jaune。」我拍拍她的肩膀。

        「你要相信你是做得到的,為此我、JNPR的各位還有大家都會支持你的。」我誠摯地說道,Jaune看向一旁,其餘的人一齊點頭,他深吸一口氣。

        「嗯,謝謝你們真的,非常感謝。」

        在耀眼的陽光之下,那個笑容無比燦爛。

To be continue

        嗯嗯...那個,咱回來了。
        當初本來說可以比較穩定更新,結果新學期開始後就炸了...
        (整整超過一年了...)
        話雖如此不過這還是算我的錯啦((跪
        總之繼續更新吧~畢竟當初就說不會太監的~~~
1
-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