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1k

魔法科別傳 古亭中學校

樓主 草頭忍法帖 salvare000
GP2 BP-
大家都知道,魔法科作中的台灣是以國家身分加入東南亞同盟的正常獨立國家
那麼,就以台灣為背景寫一部吧
****

第一回

二零九五年,四月十日。

東南亞同盟的會員國‧台灣。

台北市,馬場町,古亭國中。

經過時光的掏洗,這裡與當初早就不是同一副面貌。

增設了高中部,將周圍的老舊民宅也收購、重整為校區。

灰白色頭髮的國中少女靠在天橋上看著來去的機車與汽車,吃著從早餐店買來的泡麵烤餅搭配泰式奶茶當早午餐。

她一手拿著烤餅,一手從水干的前肩膀處的開口伸進袖子內抓癢。

雖然是周末,但是高中部偶爾會有周六的課,所以福利社有在營業。

她走到操場,在觀眾席坐下。

然後繼續吃烤餅配奶茶。

「薩塔爾!今天星期六還來學校啊?」

抓癢抓到一半,有人呼叫她。

白髮少女‧薩塔爾抬起頭,是個將長髮簡單披在背後的黑髮女生一邊呼叫她一邊朝她走過來。

「今天沒事幹,就來學校打發時間啦。妳還不是一樣?」

薩塔爾反問對方。

「也是啊~最近沒甚麼展覽能看,閒得發慌啊。」

對方手撐著臉頰靠在天橋邊,看著路上走過的木牛。

所謂木牛指的是一種仿牛車的仿生交通工具,車身前端搭配牛頭、馬頭或恐龍頭的造型;不良少年還會在車身上搞改造,比如噪音超大的排氣管。

黑髮少女的長髮隨著微風飄動,露出略呈小麥色的後背:她的上衣只有遮前面。

「莎韻,妳覺得下周的法術課會教些什麼?」

薩塔爾不經意想到下周的課程,對黑髮少女‧莎韻這般問道。

「不曉得耶~我猜是教我們做咒藥吧。」

「根據是?」

「因為下周的法術課是接在化學課之後啊,所以我猜老師會直接續用實驗室授課。」

莎韻的推論簡單而有理。

「有道理。我們去圖書館吧,最近設施有更新~」

兩人一起走到圖書館門口,又遇上一位同學正坐在門邊發呆。

「瓦隆,妳也來學校打混啊。」

「今天想不到要去哪兒混。而且公園的櫻花也都凋謝的差不多了,找不到能畫的題材。」

瓦隆雙手一攤,慢吞吞的回答。

三人一起進入智慧圖書館。

「有句俗話說『建設總在畢業後』,我們算運氣好的了。」

看到圖書館內的設施有所更新,瓦隆感到有些意外,慢悠悠地唸道。

「智慧圖書館」是古亭國中在二零二零年代增設的空間,算是將借書和還書的作業自動化,但是書是舊書、櫃子的欄位也早就被書本的重量壓得下凹,看上去就有點寒酸。

現在好歹是把書架更新了,舊書也用法術做補修,總算是維持在一定水準內,不至於太荒涼。

「這兩天連公園都在整修,說是前陣子兩群老人在械鬥造成的。」

瓦隆挑了一本恐龍圖鑑,邊翻閱邊對莎韻和薩塔爾提起。

「不會又是那兩群人吧?」

瓦隆無奈的回答薩塔爾:

「對,又是朝鮮移民跟大漢移民。」

薩塔爾和莎韻聽到熟悉的群體,除了嘆氣以外也唯有嘆氣。

朝鮮半島的北韓與南韓,以及以南京為首都的大漢,都在三戰中被大亞細亞聯盟給吞併了。

基於人道主義,台灣當局收容了一些北朝鮮、南韓與大漢的難民,結果這幫老痞子無賴天天沒事惹事。

她們三人碰到這些人,基本都是先閃再說。

雖然她們也認識會上去跟那些無賴打架的傢伙…

「對了,警察在幹嘛?」

「拉板凳在旁邊邊喝可樂邊看戲呢。」

「咱們這邊的警察水平……」

薩塔爾有點想罵髒話。

「不是警察水平差,是南韓移民跟大漢難民的水平都超差。」

「差到警察都放生了。」

「就看他們會不會被檢舉囉~」

三人隨意的你一言、我一語,如此度過近半小時,才從圖書館內走出來,去操場晃一晃。

正好有一名少年坐在籃球框的移動基座旁喝汽水。

薩塔爾看到對方時先是皺了一下眉頭,然後才向他打招呼:

「由坎,你出來啦。」

「操!」

那少年一開口就說髒話,不過薩塔爾以及莎韻、瓦隆都沒有特別反應。

在台灣,講話摻髒話是常態。

「我禮拜三就出來了啦!這三天妳們都沒看見我嗎?」

「沒印象耶~我也沒特別關心你嘛。」

薩塔爾故意用欠揍的語調回話,但由坎和她算熟識,倒也沒有生氣。

「你又幹了甚麼進警察局了?」

瓦隆知道由坎是警察局的常客,向他問一問他這次是幹了什麼。

「我兩個星期前才又參與械鬥,所以直到前天才被放出來參加開學典禮。參加完還要回去報到呢。」

「還好這裡離派出所還挺近…」

薩塔爾傻眼的聽著由坎蠻不在乎的講述自己得去報到的原因,心想這小子估計沒少跟軍警打架。

「欸,薩塔爾。」

「?」

「來稍微練習一下如何?劍法。」

薩塔爾會過意來,和由坎各自從腰間拔出木刀。

木刀不是違禁品,任誰都能攜帶。

只見薩塔爾的刀纏繞著風、由坎的刀纏繞著電光,接著兩人向著彼此衝去。

很快現場就傳出「匡」的一聲,疾風切開電光產生火花、電光劈開疾風也產生火花,一下子火花四濺。

莎韻和瓦隆見狀也沒有驚聲尖叫,只是各自釋放出查克拉,以機光盾封的「要領」作防禦。

但是有其他人的聲音傳進他們耳中:

「你們兩個!練習法術時有點限度啊!」

圍牆外傳來一陣大喊,四人均循著聲音看過去,原來是一名警察從牆外經過,差點被薩塔爾和由坎的雷與風所波及。

「「非常抱歉。」」

薩塔爾與由坎齊聲向警察道歉。

「還有你,由坎=修雷=哈雅萬,拜託你至少一個月內別再給我進來!你那張臭臉我快看到膩了!」

這個警察應該是常常在鬥毆現場遇上由坎,都已經熟識了。

「是~我盡量不在這兒打架~」

但是由坎的回答好像沒有對到重點。

「少打幾場架啦!!」

這個警察也算有良心,她可不想讓其他轄區的同袍被由坎惹得要買胃藥。

「…要打,請去練舞室打。」

「盡量。」

看著那名女警按著肚子走遠的背影,薩塔爾也對由坎再次警告。

「欸對了,下禮拜要上法術課,別忘了去買些材料備用啊。」

薩塔爾對由坎提醒到。

「記得要教的不是美式魔法嗎,怎麼還會要用觸媒。」

由坎納悶地反問她。

薩塔爾被他問的有點愣,想了想後回答:

「嗯…自己練習的時候不是會用到嗎?」

「說的也是。」

2
-
LV. 46
GP 1k
2 樓 草頭忍法帖 salvare000
GP0 BP-
第二回

隔天,星期一。

下午第一節課是理化課,確實是在實驗室上課。

下課鐘聲後,薩塔爾、莎韻、瓦隆及由坎都待在教室裡發呆,等著下一節課。

過了十分鐘,上課鐘響。

((來了!))

法術課的教師走進實驗室,是兼任歷史老師的司馬慈佑。

由於個頭比較矮,大家都叫她「豆柴」。

跟在慈佑身後進到實驗室的,還有一個眉毛明顯有上妝的高中部學長。

薩塔爾和由坎都認得那人,是與他們同樣會使用法術,法術部部長的欣凱伊。

「呃~好的,各位同學,知道這堂課是『法術課』吧?」

「知道~」

教室內的學生們隨意地向老師回應。

「那麼,今天就來教一點新的東西吧。」

她拿出一個看起來像手槍的東西。

「先考考各位,知道這是什麼嗎?」

學生們看著那個手槍狀的物體,集體陷入沉默。

「不會完全不知道吧?」

慈佑有點挫折,悄悄對欣凱伊使了個眼色。

「呃…薩塔爾,妳知道嗎?」

欣凱伊知道薩塔爾會用魔法,所以點名她來回答。

突然被學長點名,薩塔爾盯著那手槍狀的物體不太篤定地回答:

「這、這個…是不是叫CAD啊…」

「賓果~這是演算補助裝置,簡稱就叫CAD。」

慈佑在黑板上寫下CAD的全稱「Cast Assistant Device」。

「…老師,」

瓦隆端詳著那把CAD,慢悠悠地舉起手:

「聽說CAD內部儲存有術式,讓使用者得以迅速發動法術…可是它的運作原理是什麼啊?」

聽到瓦隆的問話,其他同學也開始猜測。

「是用精神感應框體嗎?」

「獨角獸───!」

「難道是…彼世的力量嗎!?」

「操作不當會不會引來亡魂啊…?」

「統統都安靜下來,聽我解釋!」

慈佑雙手一拍,突如其來的轟音嚇得學生們全部陷入緘默。

「呃、其實…你們剛剛講說精神感應框體,好像也滿相似的…」

「所以真的是用某種經過咒術加工的合金當作轉換查克拉的元件嗎…?」

莎韻向慈佑舉手發問。

「差不多是妳講的那個原理,但用的不是金屬,是把在實驗室裡培養的人類神經細胞結晶化後做成的『感應石』。」

「難怪會有『魔法增幅器(Sorcery Booster)』那種東西,原來是同款素材。」

「由坎,你剛剛說的那是?」

欣凱伊聽到由坎所提的名詞,明顯皺起眉頭。

「之前去葬儀社打工時聽到的傳聞,具體什麼效果我不清楚,好像是把人腦結晶化嵌入刻有咒術迴路的箱子裡。」

由坎一臉噁心的說,薩塔爾、莎韻、瓦隆聽到也是集體擺出噁心的表情。

其他同學同樣一臉噁心。

「喔,我以為是你看過有人在流通那個,還好還好。」

欣凱伊鬆了一口氣。

「先別提那噁心東西了,我來解釋一下現代魔法的基本吧。」

慈佑把話題拉回原本的課程上,

「所謂現代魔法,是美國以超能力為基礎,根據對既有魔法的研究將其發動的過程整修為『術式』,搭配CAD發動的法術系統。」

「我們家都管那叫『美式魔術(American Sorcery)』咧。」

慈佑說到這,接著從欣凱伊手中接過CAD,然後連珠炮似的繼續說:

「接著來說說現代魔法是怎麼發動的。首先對著CAD釋放意念,連帶放出想子(Psyon),想子會流入CAD中,變化為CAD提供的術式圖譜『啟動式』,啟動式會透過肉體傳導至術者精神內的『魔法演算領域』。」

慈佑停頓了一下,對學生們確認:

「到這裡還能理解吧?」

學生們大多似懂非懂,見到這幅情景,慈佑指名薩塔爾:

「薩塔爾同學,妳來解說一下好嘛?」

「唔…CAD就像隨身碟一樣,記錄著一組又一組的術式,然後這些術式會被使用者放出的想子所轉錄回使用者的精神面?」

「可是『想子』是啥啊?」

由坎雖然能聽懂慈佑所說的施法過程,卻不清楚什麼叫做想子。

「薩塔爾同學說的沒錯。至於由坎所提的問題,我先把過程演示後再作解釋。」

慈佑選擇先說完施展魔法的過程:

「『啟動式』傳入術者的精神中,魔法就算是準備發動的階段了。這時候術者面對想作用的目標,就會在精神中對術式加入『發動座標』、『威力大小』等等『變數』,最後投射在作用目標上的那一組資訊就是『魔法式』。」

在薩塔爾的配合解釋下,不會用魔法的同學們也聽懂了慈佑說講解的內容。

「接著我就示範一下,用CAD發動法術的過程。」

在大家的注視下,慈佑身上冒出一股「陽炎」朝著CAD移動,然後那「陽炎」又從CAD中跑出來鑽入慈佑的體內,接著在CAD的前端又冒出光圈狀的「陽炎」。

然後,教室內吹起一股微風。

「「「喔~」」」

如此一來,大家都看懂了CAD是怎麼使用的。

「剛才是故意浪費想子,使其折射周圍光線來讓各位看清楚其傳導的路徑。」

慈佑雙手一拍,繼續講解:

「在現代魔法的理論中,想子是一種不會產生物理作用的非物質基本粒子,也是組成魔法式的基礎…」

說到這裡,慈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說真的,我也不懂這套理論是在說什麼,但它有個特性是,在構成術式時,若技藝不精讓想子有多餘浪費的話就會折射光線。」

「所以…才會用上神經細胞製成的感應石嗎。」

莎韻對慈佑舉手發問。

「沒錯,因為肉體與神經是想子的良導體,用人體組織做材料是最快的方法。」

(難怪會有「魔法增幅器」這種東西。)

薩塔爾想到剛剛由坎提及的噁心玩意,算是明白了其基本原理。

「老師妳這樣講我大概懂了,可是…想子和查克拉差在哪?我凝聚查克拉用手揮出去後,會有物理作用耶。」

由坎還是有些納悶。

「這我就不清楚了……欣凱伊,你有頭緒嗎?」

慈佑對欣凱伊詢問,但欣凱伊看起來也有些遲疑:

「記得查克拉是肉體運作的能量和精神能量混合產生的能量,想子應該是指『精神能量』的部分吧?」

「講查克拉的話是可以理解啦。」

「原來如此。」

「原來和查克拉的使用方法一樣啊。」

比起莫名的想子,「查克拉」一詞對於學生們似乎更好理解。

「老師,查克拉能啟動CAD嗎?」

又有一名同學舉手發問。

這回慈佑答的超級乾脆:

「可以啊,查克拉包含有想子,發動的順序也一樣。」

0
-
LV. 46
GP 1k
3 樓 草頭忍法帖 salvare000
GP0 BP-
第三回

上完法術課,今天的課程就到此為止,進入放學時間。

學生們有的去參加社團活動、有的直接回家,也有的去補習班。

而薩塔爾等住在附近的學生,則是在校內逗留閒晃。

「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呢。」

莎韻看著法術部的門板,上面的牌子是「CLOSED」的那一面。

「嗯…」

薩塔爾也尚無明確打算。

(今晚要去吃什麼好呢…)

薩塔爾的父母早上就告知她,他們晚上有應酬,晚餐自行處理。

昨天吃過豬血湯配乾麵、前天也吃過印度烤餅了。

怎麼辦啊,連晚餐要吃什麼都想不出來。

「…去賣店看看吧。」

「今天吃關東煮算了。」

「吃山葵田樂如何?」

莎韻說的是一種用竹籤插著吃的烤豆腐,一般而言是塗味噌,近二十年來多了山葵、瑪莎拉等新口味。

「喔!好欸!正好牢飯吃膩了!」

「「「你自律一點吧。」」」

由坎的呼喊中包含著相當詭異的詞彙,聽得薩塔爾等三人齊聲吐槽。

但當四人一起走到賣店前的走廊時,面前卻有二十多人正在互相角力。

莎韻確認一下面前的勢力分布,應該是兩群人馬正在吵架兼打架,莎韻甚至聽到人群中傳出木刀互敲的聲音。

在一旁,欣凱伊正拿著手帕擦自己灰撲撲的臉。

「欣凱伊學長,你剛剛怎麼了?」

由坎見欣凱伊的頭髮一反常態,不但沒紮髮髻還亂蓬蓬的。

「塔尼卜跟莎柯,在賣店門口搶泡麵饢餅,搶到雙方聚眾鬥毆。」

「又來啊。」

聽到熟悉的人名,瓦隆摳著鼻屎,隨便回覆。

薩塔爾探頭往人群中瞧,果真看見塔尼卜與莎柯這對冤家正在用木刀互毆,兩人身上到處都是瘀青。

「他們這是第幾次了?」

他們是從外地考進高中部的,所以薩塔爾對他們倆不熟。

「高一下學期開始吧…那兩個基本是用拳頭說話的。」

欣凱伊重新梳起自己的頭髮,扣上烏帽子。

「泡麵饢餅就剩兩份,你們不是要買那個吧?」

「沒,我們要買的是田樂豆腐。」

「那就好…我先閃人了。」

欣凱伊拖著腳步離開現場。

「不是要去隔壁的診所報到吧。」

「保健室應付得來啦。」

薩塔爾推測欣凱伊並沒受什麼傷。

「過不去欸…」

由坎看現場亂哄哄的,人群到處亂竄,根本過不去。

「薩塔爾,這種狀況妳覺得該怎麼辦?」

他也知道隨便亂用法術不好,於是問薩塔爾該怎麼做。

「把人架開…唔,但是把人一個一個的拉開又很麻煩。」

薩塔爾看著現場,同樣想不出好法子。

「…等等,我有辦法了。」

由坎看到牆角邊的插座,靈機一動,拿出符咒。

「調節一下火力,知道吧?」

「我知道,最小出力。」

由坎放出些許查克拉流到符咒上,查克拉按照圖譜形成魔法式,在插座與塔尼卜的腳邊,凝聚一條細小如線的通電路徑。

「呃啊!」

「唔喔?」

一陣酥麻瞬間朝塔尼卜襲來,正揪著他衣領的莎可也被電流給打個正著。

突如其來的麻痺感讓兩人都站不穩,踉蹌的坐到地上。

由坎用的法術其實是用來應付電線的膠皮脫落時,確保通電路徑兼防止漏電用的民用法術「緊急電路」,這時他想到該法術有「製作通路」的性質,便拿來從插座接電到塔尼卜的腳踝。

因為出力很低,所以塔尼卜和莎柯都只是稍微麻了一下下,都沒有受傷。

「誰?誰拿修電線用的術來電我!」

「膽敢用這種損招…說好校內不許用魔法的!」

塔尼卜按著自己的腳踝,知道這是法術造成的而開口對周圍看熱鬧的學生喝道;莎柯也覺得被打擾,也向著周圍的學生們環視。

其實古亭國中根本沒有這條規矩,只有道路交通條例才有明確規定路上不許使用法術妨礙交通。

「是我用的。」

「呃!由坎…」

塔尼卜看到來者是由坎,多少有些退縮

「你們擋到我了,借過一下。」

由坎作勢摩拳擦掌。

由於他的名聲也不太好,塔尼卜與莎柯的跟班們都不敢上前打他,紛紛退開。

薩塔爾、莎韻、瓦隆跟在他身後走進賣店。

買好山葵口味的田樂,瓦隆看到架子上放著四分熱騰騰的泡麵饢餅。

「請問還有嗎?」

由坎有些嘴饞的對廚師問。

「就剩這四份了,各位有興趣嗎?」

四人互看了一眼。

「「「「我要一份。」」」」

於是,泡麵饢餅就這麼被他們四人買光。

而為了泡麵饢餅糾眾開打的塔尼卜與莎柯反而沒得吃。

(怎麼那麼安靜…啊。)

莎韻心想外面怎麼忽然安靜下來,探出頭一看,發現剛才那群惹事的全都站在訓導處門口罰站了。

「老師跟學生會的動作好快喔。」

「我們要站到他們面前吃嗎?」

「算了吧妳。」

「不要隨便得罪人啦。」

瓦隆瞇起眼睛向莎韻和薩塔爾出壞主意,遭到後兩人的合力吐槽。

「我是暫時不想跟他們打架啦。」

看來由坎最近連連參與鬥毆,是真的有點疲憊。

「去咖啡廳那邊吃吧…」

由坎默默的點頭。

當她們四人抵達咖啡廳時,很幸運的正好有個四人坐的位置空了出來。

四人同步將制服袖子一甩,用相同的坐姿坐在椅子上。

這個位置正好面對著訓導處,透過窗戶可以看到那些人全被堆在裡面,被老師揪著訓話。

「可是,剛剛明明就還沒打烊,那兩位幹嘛打起來啊?」

莎韻捲起袖子,將田樂豆腐從紙袋中拿出來咬。

「誰知道,他倆隨便一點小事都能開打。」

薩塔爾不想去動腦筋想這件事,逕自把田樂塞到餅裡,讓山葵抹醬與泡麵混合。

「因為剛剛人很多吧…」

瓦隆喝著奶茶回頭望著人群漸少的賣店。

「可能是校內賣的比南機場那邊的更合他們的口味吧?」

由坦把泡麵饢餅一口氣塞進嘴裡,將臉頰充得像黃金鼠一樣還一邊講話,惹來薩塔爾的側目,但他所說的話卻有幾分道理在。

「喔?」

這番話引起了莎韻的好奇心。

「之前在南機場,我有看過他們好好地在麵餅攤前排隊。」

「那…看樣子,他們倆的品味…還挺相近的不是嘛。」

薩塔爾吃一口饢餅、配一口奶茶,看著訓導處內挨罵的塔尼卜與莎柯。

「真是一對冤家啊。」

由坎把饢餅跟麵全吞下肚,才拿起山葵田樂。

「所謂同性相斥…嗎。」

「或許吧!」

瓦隆與莎韻各自表述自己的感言,而且語氣中都透著事不關己的感覺。

0
-
LV. 46
GP 1k
4 樓 salvare000
GP0 BP-
第四回

隔天。

中午,生物教室。

「百步蛇呢!?」

生物老師的咆哮聲瞬間響遍整間校園,把國中部與高中部的學生們震得耳朵嗡嗡響。

「剛剛怎麼了?」

由坎原本在咖啡廳的座位睡午覺,被這聲大喊給硬生生震醒,沒好氣地環顧四周。

「…看我幹嘛?」

正在喝奶茶的莎柯恰好和由坎對上視線,由於昨天晚餐稍有過節,莎柯有些害怕他會不會突然又攻擊。

「沒事。你有聽到聲音打哪來的嗎?」

不過由坎只是睡眼惺忪的向她問話。

「好像是生物教室那邊?」

莎柯緩過來,想了想由坎的問題後作回答。

「是喔…剛剛是在喊啥?」

「好像是在說…百步蛇…」

莎柯把剛剛聽到的內容講了一遍,臉色慢慢難看。

由坎也是相同反應。

「「百步蛇──!!」」

兩人齊聲尖叫。

***

『緊急消息!生物教室的百步蛇都跑了!請全體師生都要小心腳邊,不要踩到牠們!』

欣凱伊作為學生會長,接獲消息立刻開廣播告知全校。

「啥?學校養的百步蛇溜了?」

薩塔爾聽到這消息,嚇得幾乎是在低吼。

「都跑哪去了呢…」

瓦隆張望著附近的草木,「百步蛇會爬到樹上嗎。」

「百步蛇應該是在地面上活動吧?」

莎韻回想著生物圖鑑看過的內容。

「現在我們要幹嘛?」

『由於百步蛇是眾所皆知的劇毒,請各位統統提早離開教室!今天停課!』

經過校方決議,今天停課。

四人忽然收到停課通知,都不知道要幹些啥來打發時間。

***

「你來河濱公園幹啥?」

「那是我要問的。」

薩塔爾和由坎不約而同地走到河濱公園,撞見彼此而互相質問。

但雙方都沒有多加追問,頗有默契的一起坐在河邊發呆。

「沒聽說過百步蛇會亂竄啊。」

由坎納悶地看著溪水,隨手拾起腳邊的石子朝河裡扔。

百步蛇不是會主動攻擊的生物,牠們體型又大又重,走在山林中根本無須任何手段來彰顯自己的存在。

「誰不納悶呢?」

薩塔爾也是一頭霧水,摸不著頭緒。

「平常失蹤的都是貓狗,蛇失蹤可就沒聽過了。」

「這類新聞通常也就是誰家養的鱷魚跑到鄰居家裏去曬太陽、或者誰家的緬甸蟒爬到鄰居家裡發呆啊。百步蛇集體跑路這種事誰碰過嘛。」

由於突然停課,下午的考試得延到其他上學天去補考,因此薩塔爾覺得有點煩躁。

由坎多少也有這種心情,因此講話的語氣多少有點暴躁起來:

「難道是有人往生物教室扔雄黃或石灰?不、那不可能。」

由坎隨口說了個假設,隨即又自己把它否定。

「蛇又不怕雄黃跟石灰。」

「知道啦,我開玩笑的。」

雄黃可以驅蟲,石灰則是遇水會發熱,對付濕黏的物體有效。

但是蛇不是蟲子、身體表面也是乾燥的,因此單純的雄黃與石灰都沒有效果。

白素貞會因為雄黃酒而現出原形,跟雄黃完全沒關係,單純是她喝醉後不自覺地解除了變身術而已。

「那還真是奇怪。」

薩塔爾看由坎朝溪水扔石頭,有樣學樣的撿了另一顆石頭朝溪水扔。

兩人就這樣開始玩打水漂。

「去看看蹴鞠場那邊有沒有人吧。」

薩塔爾站起身,往露營地的方向走。

「也好,說不定可以看人打架。」

「打架?我倒希望那群人都去住院呢!一堆老人的打架根本沒有看頭。」

薩塔爾對由坎的提議不太有興趣。

「好像也是齁。」

由坎覺得她的意見也頗有道理。

「那麼,都說蹴鞠場了,去踢蹴鞠如何?」

「你是說哪一種?日式還是台式?」

「今天踢日式的吧。」

所謂日式蹴鞠,是幾個人圍成一圈互相把球踢給彼此的傳球遊戲,講究的是「一團和氣」,欣凱伊作為公家子弟,就常常跟其他公卿子弟一起踢這種蹴鞠,時不時還一邊談論政事。

他們也不容易呢…薩塔爾稍微閃過如此念頭。

而台式蹴鞠就粗野非常多,不但用英式足球的規則去踢蹴鞠,還有與魔法配合玩的變化型。

可惜的是,他們倆今天去得晚,球場已經有一夥人在使用了。

於是兩人順水推舟的坐下來看他們踢球。

先由坎和薩塔爾一步來到球場的是萬華中學、華江高中、跟古亭的其他學生,當中不乏具備法力的人。

台式蹴鞠常常會搭配法術一起玩,比如用法術輔助踢球、給球路加上特效、用法術接住球等等。

也就是說,大約等於「閃電十一人」。

「鏟球殺手(Killer slide)!」

防守方的一人將球從正在踢球的進攻方腳邊搶走,順勢朝球門發動突襲式的踢球。

「想得美!神掌(God hand)!」

進入守勢的進攻方也使出法術,釋放出查克拉構成的巨掌接住這一球。

薩塔爾和由坎饒有興致的看著他們把球踢來踢去。

「目前已經來到一比一!」

擔任這場球賽的裁判的是古亭的丕林,薩塔爾很常和他在走廊上聊天,卻一下子記不起他是國中部還是高中部。

「那麼,咱們中場休息一下…」

嘶…嘶…嘶…

忽然傳出陣陣蛇吐信的氣音。

「這裡有蛇?」

一個華江高中的女生如此問道。

「不知道啊…有嗎?」

另一名萬華國中的男生也不確定。

嘴上這麼說,可他們似乎也並不怕蛇,即使嘶嘶聲一直沒有停息,他們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說到蛇,今天我們這邊…」

又一個古亭高中部的女生面色變得難看起來。

她對著剛剛說話的那兩人說:

「生物教室養的百步蛇…今天不知為何集體失蹤…」

此話一出,原本還有說有笑的學生們紛紛轉頭看著這個女生。

「媽的,妳是說百步蛇?」

「古亭還真的在養百步蛇啊!?」

「等一下,妳們先別說話。」

又有另一個薩塔爾和由坎不認識的華江學生,要剛剛正在講話的那三人暫時閉嘴。

只見他趴到地上,側耳聽著水溝傳來的聲音。

「還有別的聲音嗎?」

丕林走下裁判台對那人問。

「……有老鼠的聲音,而且…很多。」

彷彿應證了他的話,一隻隻的溝鼠從水溝魚貫竄出。

在場的所有人哪見過這種場面,都停在原地不敢亂動。

而在那些有夠大隻的溝鼠身後,是一條條的百步蛇。

「他們幹嘛了,自發性跑出來抓老鼠?」

由坎和薩塔爾都認出了,這些百步蛇正是從古亭的生物教室裡跑掉的那些百步蛇。

「這麼說來,最近附近的生技研究室好像有鬧鼠患呢。」

丕林提起最近的新聞。

在場的人們看著百步蛇自發性的包圍、剿滅那些看起來肥大異常的溝鼠,用毒牙殺死牠們卻又不吃,漸漸察覺事態有異。

「丕林~你說的那個生技研究室,是不是連試驗的藥水都被老鼠喝了?」

「對、對啊!喔~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難怪從前在南部被當作祖靈供奉。」

經過由坎提這麼一嘴,丕林、薩塔爾,以及在場其他來踢球的都反應了過來。

原來這群百步蛇自己察覺到「摻有藥味的老鼠氣味」,才主動溜出生物教室去剿滅這群行動有毒物。

終於,現場沒剩下任何一隻活老鼠,只有一大堆死老鼠橫屍在球場上。

「要火化嗎?」

「這幫傢伙喝過一堆莫名其妙的藥物耶,通報動保處跟消防隊啦。」

丕林撥通119,向消防隊說明案件經過。

最後,看著消防隊和動保處一同派人過來將滿地的死老鼠都清理乾淨,那些百步蛇才自己順著下水道往古亭的方向離去。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