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RE:【創作】K Recurrence of Kings

101 樓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2 BP-
短篇 沒有實現的未來

白銀之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在石板上,摧毀了石板,結束了矮腳桌同盟和Jungle間的戰鬥,消除了所有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但這已是青之王宗像禮司身亡後的事情了。
先是伏見猿比古開啟了只能在中控室開啟的基地大門,青之王盟擊敗灰之王,然後白銀和赤兩個王盟深入基地,將其餘樓層的樓板一層一層操作打開,開啟通往石板的垂直通道。(※註1)
但這個過程花了太多時間。
伏見猿比古身負重傷,由平坂道反從五條須久那鐮刀下救出。雖然做了緊急處置,他和平坂走過的路上還是留下長長的血流。
當他回到地面上時,看到的是躺在血泊中的宗像。
「伏見!」看到伏見出現,淡島愕然。接著她板起臉,試著抑制嘴唇的顫抖,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Scepter4的大家不知道伏見是臥底。
「啊——」伏見的目光定在閉上雙眼的宗像臉上,他看起來就像是毫無防備的睡著了。
所有的工作都結束了,不再有職責在身,休息了。
伏見露出冷笑:「這是任務。室長給了我指示,要我潛入Jungle,我完成了,所以,回來了。」
不覺得這樣的解釋會被接受。沒有室長為自己作證,誰都不會相信自己說的話吧。
但是淡島鬆了一口氣,聲音帶著更多哭泣的音調:「是嘛。快點去處理傷口,救護班!」
冷笑從伏見臉上消失,他愕然的抬頭,看著淡島轉身告訴所有人:「伏見沒有背叛,他是我們Scepter4的一員!」
「伏見先生!」「果然,那是不可能的!」「伏見先生完成任務回來了!」特務隊的所有人要不是在哭,要不就是快哭了。但是即使如此,也沒有人停下手上的工作。
因為是那個人遴選出來的Scepter4啊,所有人都是很優秀的。
醫護人員衝過來幫伏見處理傷口,另外有人在淡島的指揮下,準備將宗像運走。
平坂向淡島確認她和宗像間的契約,四周一片喧鬧。
伏見沉默的看著人們用白布覆蓋宗像。
然後,八田乘著滑板出現了。從宗像那裡知道伏見是臥底的他,護送安娜到安全的地方以後,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八田和伏見,隔著白布下的宗像互相對視。上一次看到對方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伏見對八田說了:「跟緊我啊。」但八田終究沒有跟上來。
八田一直和吠舞羅的同伴同一陣線一起戰鬥,沒有去找孤身一人在敵陣後方的伏見。為了避免安娜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在石板破壞以前就先墜落,她不能使出全力。八田的戰力成了關鍵。他一直很想去找伏見,但壓力極大的戰鬥一場接著一場,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他沒有辦法離開。
「喂,猴子——」八田低頭看到那塊白布,又抬頭四處張望,沒有看到那個總在藍衣服的中心坐鎮指揮的身影,於是他再次看向伏見。
伏見看著八田。
八田看著自己的表情,讓伏見火大。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是同情嗎?想說你懂這樣的感覺嗎?你是不可能懂的,你失去的,是你的「王」啊。我失去的不是那樣的東西。我根本沒有那樣的東西。
只不過是覺得有趣,就跟著他走了三年,只是這樣而已。就算他不在了,那又怎麼樣?幹嘛用一副好像看到我崩潰了的表情看我?
「猿比古——」八田還想開口。
猛然,伏見爆出淒厲的笑聲。所有人都嚇到了,往這邊看。
「你那副落水狗的模樣是怎麼回事?美咲?」伏見笑著,高聲說:「是啦,你以前總是『尊哥、尊哥』的,像條狗一樣跟在他後面嘛。尊哥不在了,只好跟著老在尊哥旁邊打轉的小女孩當老大,你也真是越來越墮落了啊。反正只要能待在吠舞羅裡,跟著誰都可以吧?是吧?」
八田張著嘴,不知該如何應付。
「不過是小地方的小混混,整天拿羈絆說個不停,沒了王還不是就解散了?安娜不當王的話,你們能怎麼辦啊?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吧!」
「伏見!」淡島趕了過來。
「尊哥死的時候,你什麼都做不到!你連墜劍是什麼都沒搞懂吧?白癡,你懂什麼?你到底懂什麼啊?你知道『弒王的負擔』嗎?反正你聽不懂所以也沒人會對你解釋吧!那是……」
「伏見!」淡島抓住伏見的肩膀。伏見身體前傾,看起來像是想要撲上去和八田同歸於盡。
伏見緊繃的身體一下子癱軟下來,最後又小聲的說了一句話:「全都是周防尊害的。」
這句話,八田聽得清清楚楚。
他沒有生氣罵回去,而是僵在那裡,動彈不得。

淡島好不容易把伏見拉走,八田也被趕來的草薙帶回去。伏見、淡島和宗像搭同一台車回屯所。
車廂裡,伏見和淡島面對面坐著,宗像躺在他們中間。
死寂的沉默。
本來要伏見上救護車,但是他堅持不肯,甚至讓人有抵死不從的感覺,只好先把血止住,斷掉的骨頭固定,剩下的之後再說。
沒有強迫伏見上救護車,成了淡島後悔一生的事。
「回去以後要馬上去醫院檢查,知道嗎?」淡島試著說。
伏見沒有回應淡島的話。
跟著室長走的時間結束了,之後呢?伏見心想,只要能讓Scepter4存續下去,不管誰來當王都可以,可是石板都沒了,Scepter4根本不可能有下一個王。
整天大義、大義的喊,可是沒有王就什麼都沒有了。
雖然完成了任務,可是對於宗像墜劍這部份的事情,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從頭到尾,宗像甚至沒對自己提起過劍裂痕的事情。反正自己根本什麼忙也幫不上,所以也不需要向自己解釋吧。
全都結束了。自己一直以來都避免把劍的裂痕和弒王的負擔聯想在一起。(※註2)一直不願意去想的事情,已經沒辦法阻止了。
宗像會墜劍,是周防造成的。再也無法把這樣的念頭從腦中驅逐出去,心也連帶著深陷其中。
我恨周防尊。
已經不能再和八田見面了吧。只要看到他,就會想起周防,會忍不住口出惡言。
但是自己同樣清楚,對八田來說,周防是多麼重要的人。恨著八田重要的人的自己,根本無法待在八田面前。
結束了。
伏見眼前一黑。

明明作戰之後已經很累了,八田卻在回到HOMRA酒吧以後,馬上說要出去巡邏,乘著滑板出去了,就這樣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在街頭徘徊。
天黑了,冷風迎面刮著自己的臉。
尊哥是自己的英雄。可是,如果這個英雄傷了伏見重要的人呢?
宗像是伏見的王啊。八田明白了這件事。可是宗像死了,是因為尊他才會死的。
「可惡——」腦子和心都一片混亂,找不到答案。
八田滑進沒有路燈的黑暗中。

身體動彈不得。在黑暗中,伏見看到遙遠的地方,一個無人島上有一座用沙子堆成的城堡。青色光芒包圍著、照亮了城堡,卻慢慢的黯淡下來,直到城堡被黑暗吞沒。
「這座城絕非你所想的那麼容易破壞。」那個人是那麼說的。(※註3)
沙之城終究是沙之城。漲潮的時候就會崩毀。
在伏見心中,沙之城靜靜的被潮水帶走了。

※註1:大門的控制系統是獨立線路,只能在中控室控制或綠之王親自操作,這件事出自短篇「絕望遊戲」。另外從裡頭說的,大門在運石板進來時有開啟過這件事推測,所有樓層的樓板或許是可以打開形成垂直通道的。
※註2:第二季前廣播劇「眼鏡屋」裡,淡島已經想到宗像的威斯曼偏差值有問題和弒王的負擔有關了,伏見也早該想到了,嘴上卻說沒有想到那個點上。
※註3:出自短篇「沙之城」。是宗像用青色的王之力加固過的沙城,實物尺寸。
※附註:我用伏見罵八田的內容,反映出伏見自己為Scepter4擔心的點,和他對Scepter4的想法。伏見罵別人的話其實常常可以套用在自己身上,這裡我就是這樣寫的,讀者不妨咀嚼看看。
2
-
LV. 25
GP 1k
102 樓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0 BP-
短篇 沒有實現的未來

白銀之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在石板上,摧毀了石板,結束了矮腳桌同盟和Jungle間的戰鬥,消除了所有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但這已是青之王宗像禮司身亡後的事情了。
先是伏見猿比古開啟了只能在中控室開啟的基地大門,青之王盟擊敗灰之王,然後白銀和赤兩個王盟深入基地,將其餘樓層的樓板一層一層操作打開,開啟通往石板的垂直通道。(※註1)
但這個過程花了太多時間。
伏見猿比古身負重傷,由平坂道反從五條須久那鐮刀下救出。雖然做了緊急處置,他和平坂走過的路上還是留下長長的血流。
當他回到地面上時,看到的是躺在血泊中的宗像。
「伏見!」看到伏見出現,淡島愕然。接著她板起臉,試著抑制嘴唇的顫抖,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Scepter4的大家不知道伏見是臥底。
「啊——」伏見的目光定在閉上雙眼的宗像臉上,他看起來就像是毫無防備的睡著了。
所有的工作都結束了,不再有職責在身,休息了。
伏見露出冷笑:「這是任務。室長給了我指示,要我潛入Jungle,我完成了,所以,回來了。」
不覺得這樣的解釋會被接受。沒有室長為自己作證,誰都不會相信自己說的話吧。
但是淡島鬆了一口氣,聲音帶著更多哭泣的音調:「是嘛。快點去處理傷口,救護班!」
冷笑從伏見臉上消失,他愕然的抬頭,看著淡島轉身告訴所有人:「伏見沒有背叛,他是我們Scepter4的一員!」
「伏見先生!」「果然,那是不可能的!」「伏見先生完成任務回來了!」特務隊的所有人要不是在哭,要不就是快哭了。但是即使如此,也沒有人停下手上的工作。
因為是那個人遴選出來的Scepter4啊,所有人都是很優秀的。
醫護人員衝過來幫伏見處理傷口,另外有人在淡島的指揮下,準備將宗像運走。
平坂向淡島確認她和宗像間的契約,四周一片喧鬧。
伏見沉默的看著人們用白布覆蓋宗像。
然後,八田乘著滑板出現了。從宗像那裡知道伏見是臥底的他,護送安娜到安全的地方以後,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八田和伏見,隔著白布下的宗像互相對視。上一次看到對方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伏見對八田說了:「跟緊我啊。」但八田終究沒有跟上來。
八田一直和吠舞羅的同伴同一陣線一起戰鬥,沒有去找孤身一人在敵陣後方的伏見。為了避免安娜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在石板破壞以前就先墜落,她不能使出全力。八田的戰力成了關鍵。他一直很想去找伏見,但壓力極大的戰鬥一場接著一場,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他沒有辦法離開。
「喂,猴子——」八田低頭看到那塊白布,又抬頭四處張望,沒有看到那個總在藍衣服的中心坐鎮指揮的身影,於是他再次看向伏見。
伏見看著八田。
八田看著自己的表情,讓伏見火大。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是同情嗎?想說你懂這樣的感覺嗎?你是不可能懂的,你失去的,是你的「王」啊。我失去的不是那樣的東西。我根本沒有那樣的東西。
只不過是覺得有趣,就跟著他走了三年,只是這樣而已。就算他不在了,那又怎麼樣?幹嘛用一副好像看到我崩潰了的表情看我?
「猿比古——」八田還想開口。
猛然,伏見爆出淒厲的笑聲。所有人都嚇到了,往這邊看。
「你那副落水狗的模樣是怎麼回事?美咲?」伏見笑著,高聲說:「是啦,你以前總是『尊哥、尊哥』的,像條狗一樣跟在他後面嘛。尊哥不在了,只好跟著老在尊哥旁邊打轉的小女孩當老大,你也真是越來越墮落了啊。反正只要能待在吠舞羅裡,跟著誰都可以吧?是吧?」
八田張著嘴,不知該如何應付。
「不過是小地方的小混混,整天拿羈絆說個不停,沒了王還不是就解散了?安娜不當王的話,你們能怎麼辦啊?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吧!」
「伏見!」淡島趕了過來。
「尊哥死的時候,你什麼都做不到!你連墜劍是什麼都沒搞懂吧?白癡,你懂什麼?你到底懂什麼啊?你知道『弒王的負擔』嗎?反正你聽不懂所以也沒人會對你解釋吧!那是……」
「伏見!」淡島抓住伏見的肩膀。伏見身體前傾,看起來像是想要撲上去和八田同歸於盡。
伏見緊繃的身體一下子癱軟下來,最後又小聲的說了一句話:「全都是周防尊害的。」
這句話,八田聽得清清楚楚。
他沒有生氣罵回去,而是僵在那裡,動彈不得。

淡島好不容易把伏見拉走,八田也被趕來的草薙帶回去。伏見、淡島和宗像搭同一台車回屯所。
車廂裡,伏見和淡島面對面坐著,宗像躺在他們中間。
死寂的沉默。
本來要伏見上救護車,但是他堅持不肯,甚至讓人有抵死不從的感覺,只好先把血止住,斷掉的骨頭固定,剩下的之後再說。
沒有強迫伏見上救護車,成了淡島後悔一生的事。
「回去以後要馬上去醫院檢查,知道嗎?」淡島試著說。
伏見沒有回應淡島的話。
跟著室長走的時間結束了,之後呢?伏見心想,只要能讓Scepter4存續下去,不管誰來當王都可以,可是石板都沒了,Scepter4根本不可能有下一個王。
整天大義、大義的喊,可是沒有王就什麼都沒有了。
雖然完成了任務,可是對於宗像墜劍這部份的事情,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從頭到尾,宗像甚至沒對自己提起過劍裂痕的事情。反正自己根本什麼忙也幫不上,所以也不需要向自己解釋吧。
全都結束了。自己一直以來都避免把劍的裂痕和弒王的負擔聯想在一起。(※註2)一直不願意去想的事情,已經沒辦法阻止了。
宗像會墜劍,是周防造成的。再也無法把這樣的念頭從腦中驅逐出去,心也連帶著深陷其中。
我恨周防尊。
已經不能再和八田見面了吧。只要看到他,就會想起周防,會忍不住口出惡言。
但是自己同樣清楚,對八田來說,周防是多麼重要的人。恨著八田重要的人的自己,根本無法待在八田面前。
結束了。
伏見眼前一黑。

明明作戰之後已經很累了,八田卻在回到HOMRA酒吧以後,馬上說要出去巡邏,乘著滑板出去了,就這樣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在街頭徘徊。
天黑了,冷風迎面刮著自己的臉。
尊哥是自己的英雄。可是,如果這個英雄傷了伏見重要的人呢?
宗像是伏見的王啊。八田明白了這件事。可是宗像死了,是因為尊他才會死的。
「可惡——」腦子和心都一片混亂,找不到答案。
八田滑進沒有路燈的黑暗中。

身體動彈不得。在黑暗中,伏見看到遙遠的地方,一個無人島上有一座用沙子堆成的城堡。青色光芒包圍著、照亮了城堡,卻慢慢的黯淡下來,直到城堡被黑暗吞沒。
「這座城絕非你所想的那麼容易破壞。」那個人是那麼說的。(※註3)
沙之城終究是沙之城。漲潮的時候就會崩毀。
在伏見心中,沙之城靜靜的被潮水帶走了。

※註1:大門的控制系統是獨立線路,只能在中控室控制或綠之王親自操作,這件事出自短篇「絕望遊戲」。另外從裡頭說的,大門在運石板進來時有開啟過這件事推測,所有樓層的樓板或許是可以打開形成垂直通道的。
※註2:第二季前廣播劇「眼鏡屋」裡,淡島已經想到宗像的威斯曼偏差值有問題和弒王的負擔有關了,伏見也早該想到了,嘴上卻說沒有想到那個點上。
※註3:出自短篇「沙之城」。是宗像用青色的王之力加固過的沙城,實物尺寸。
※附註:我用伏見罵八田的內容,反映出伏見自己為Scepter4擔心的點,和他對Scepter4的想法。伏見罵別人的話其實常常可以套用在自己身上,這裡我就是這樣寫的,讀者不妨咀嚼看看。
0
-
LV. 25
GP 1k
103 樓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0 BP-
尾聲 在石板毀壞之後,某一天

(嘖,估計錯誤了啊。)
雖然特地選在人比較少的時段去食堂吃飯,但是今天早上有異能者引發的事件,很多人因此延遲了吃飯時間,所以現在食堂裡每張桌子都有人坐了,找不到空桌。如果還想在食堂吃飯,就只能和別人併桌了。
(要外帶回房間吃嗎?)伏見心想。可是宿舍沒有冷氣。進入夏天了,伏見想待在有冷氣的地方。(※註一)
這時候,伏見看到其中一桌,日高在向他揮手。特務隊的人在那裡同桌吃飯。
「伏見先生,這裡有位子!」日高笑說。
伏見點頭回應。
不必外帶了。

Scepter4的食堂牆上掛著三幅裱框拼圖。三幅都是全畫面單一顏色的地獄難度拼圖。
一幅拼圖是清澈的藍色。主題是「晴空」。(※註二)
一幅拼圖是深沉的紅色,或者說是帶紫的紅黑色。主題是「紅豆泥」。(※註三)
最後一幅最新的拼圖是鮮明的綠色。主題是「抹茶」。是伏見送給宗像的禮物。

※註一:青組漫畫第三回提到,只有食堂和圖書館有冷氣。
※註二:這是青組小說中,楠原、宗像、善條晚上在道場碰面時,宗像拼的拼圖。動畫化時改成了彩色的。我在這裡採用了小說版本的設定。
※註三:淡島送的。出自第一季動畫改編漫畫「The First」的附錄四格漫畫。
※附註:尾聲的時間設定在二期結束後,至於是結束後過了多久的夏天,我沒有設定。
二期結束後伏見送宗像抹茶拼圖是我個人加上的設定。不用擔心會讓人聯想到Jungle,二期結束後的伏見已經知道宗像不會誤解他了。

Recurrence of Kings 完
0
-
LV. 25
GP 1k
104 樓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2 BP-
後記:

機緣真的是很有趣的東西。
兩、三年前寫完伏見分析文,還有發表完這個作品前六章後,因為卡在還沒看綠組小說,沒法寫綠組分析,二創小說也寫不下去而暫停。然後就在我好不容易弄到了綠組小說、看完了,還沒還回去之前,發生了最近這些事情導致我跑到LOFTER來(剛好在K吧串被刪前沒幾天被井轉貼過來也是個有趣的機緣)。
如果沒出這件事,老實說我懶病發作,懶得複習K project,可能不管是二創小說還是綠組分析我都不會寫下去。結果就因為出了這件事,我就順便把二創小說跟綠組分析合起來一起寫完了。
綠組小說還沒還回去,正好可以仔細研究。
機緣實在是很有趣。
短篇偏食者的獨白終、如果宗像回答錯誤、如果八田在眾目睽睽之下要伏見解釋、沒有實現的未來,都是早在K吧連載前六章的期間就已經寫好了的,總算貼出來給大家看了。

忽然注意到,雖然我說了很多次我喜歡伏見猿比古、喜歡黃戰士寫的LSW,但我似乎從沒說過我為什麼喜歡伏見猿比古、喜歡LSW。
LSW是我第一次看黃戰士的作品,第一次注意到壁井有可子這個作家。
短篇小說「Small World」裡,寫了伏見和八田:「『如果,明天世界能滅亡就好了?』兩個人無意識的,異口同聲喃喃說著。」這段話在LSW的漫畫版裡,整合進了LSW故事中。八田和伏見兩人先後說了「隕石墜落,世界滅亡就好了。」這樣的話。
在我閱讀LSW小說和「Small World」(我在2015年讀到的)之前、在K project播出第一季(2012年)更早前,我在自己的原創作品裡,在我首次出版實體書(2011年)那個作品的前身作品(2009年寫的。場景為校園,主角為學生)裡,我寫下了:「發生什麼事情都好!不管是學校爆炸、總統被暗殺、外國打過來還是世界末日,現在的生活這麼千篇一律,來點刺激不是很好嗎?」
在我寫下這段話六年後,我看到,同樣的心情,由遠方的另一個人、一個我絕無可能接觸過的人,寫出來了。
我對伏見猿比古這個角色、LSW的故事,有很大的共鳴。
結果就是,現在,Lost Small World和The NeverEnding Story(作者Michael Ende),並列我最喜歡的兩本小說。
(話說我為了複製文章,把那個前身作品的檔案翻出來,順手打開收在同一個資料夾裡的其他檔案看看,結果發現那個前身作品的前身作品裡有出現類似小白乘坐的巨大飛船,而且同樣被主角作為另一個世界的象徵仰望,這到底是什麼神秘的機緣……命中註定我要粉上伏見猿比古嗎……)

完成這個二創小說後,我沒打算退坑。因為伏見猿比古對我來說是特別的,所以這個坑不可能退了。但是我應該是會潛水了。我本來就是喜歡潛水的人,平常不太評論別人作品也不寫二創。我平常是只寫原創作品的。
第二季第八集播出後,我整個人非常激動而開始寫文。最初在巴哈姆特發表第一個版本時,我下的標題是「徹底崩潰只好來寫伏見分析文」,當時只有不到八千字,內容也只有10個章節,只花了我一個晚上。真的是想都沒想到,後來會因為很多人鼓勵、點菜(指名要我分析某個角色或主題等等,赤組分析是因為這樣才出現的),竟然在接下來半年成長到十倍以上的字數,加上補丁章節(有些章節編號後面有小數點,因為那些章節不是照順序寫下的,是寫和發表到更後面的編號之後才寫好,回頭插入的。50.5才是伏見分析文最後一個寫和發表的章節,比54、比白銀組看法都晚)、感想章節,全部超過60個章節。
當初寫「徹底崩潰只好來寫伏見分析文」的時候我還在文末說:「如果之後作者打我臉證實是演戲我就自刪......」結果讀者回覆:「我覺得就算是演戲也可以不用刪!!因為樓主有精闢分析LSW的內容……(遞GP」然後在我的文底下蓋起了熱絡的討論樓層。
於是我放棄刪文,跟喜歡我的文的人們交流起來,工程浩大的分析之路就這麼開始了(笑)
伏見分析文八萬多字,這個二創小說(含綠組分析)破十二萬字,加起來,我為K project整理、編寫的東西超過二十萬字。
我還記得寫伏見分析文期間,當時有空就看K project,花上數天把全部動漫畫小說都看完一輪,休息一陣子,消化內容後,又再看下一輪,重複了幾次。這真的不容易(眼睛痠澀的記憶回來了)。因為有讀者支持我(K吧精華串被讀者們蓋樓蓋到十四頁,我的樓層底下還常有好幾頁回覆),我才能完成這件事。如果我沒有把伏見分析文一直寫下去,之後也不會想寫Recurrence of Kings,把一些適合用小說表現的想法展示出來(我特別想寫永井和島袋的故事,想寫原作沒有的青赤基層視角)。可以這麼說:這二十萬字,除了最初的八千字是我受到官方刺激忍不住寫的之外,其他都是為你們而寫的。
這二十萬字是特例事件,不是我寫作生涯的常態。雖然是特例事件,是從本來走著的路上岔出去繞了一圈,但在這段路上發生眾多的邂逅,有很多人支持我、給我鼓勵、和我交流意見,我很高興。剛開始的時候,我想都沒想過八千字的心得會演變成現在這麼龐大的文章,也想都沒想過會得到這麼多收穫。
從巴哈姆特,到K吧,再到LOFTER,無論你是從哪個地方開始跟著我走的,謝謝你和我一起走到現在。
謝謝你們喜歡我詮釋的伏見猿比古。
就算發生了一些風波,但我不後悔做了這個特例事件。
忽然想起,伏見在After Story裡,透過八田的口說出的,他不後悔
在比我更早很多的世代裡,有許多女性說,給她勇氣的虛構故事角色,是「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作者Margaret Munnerlyn Mitchell)的郝思嘉。
我可以這麼說:給我勇氣的虛構故事角色,是K project的伏見猿比古。

最後讓我說說伏見吧。不要阻止我!我就是要說伏見!誰都不能阻止我說伏見!
尊是伏見的赤之王。赤之王想要破壞一切,連自己重視的人也一併破壞。然而尊到最後都沒有傷害吠舞羅的人們。
伏見卻用赤之力的小刀刺傷了八田。
宗像是伏見的青之王。青之王要守護秩序。然而宗像在失去室長之位後就放棄守護秩序了。
伏見卻到那時還在進行守護秩序的任務。
流是伏見的綠之王。綠之王雖然追求自由,然而那個自由不包含「選擇不自由的道路」的自由。
伏見卻做出了選擇,拒絕了自由的Jungle。
伏見比赤之王更赤、比青之王更青、比綠之王更綠。
他真的是K project的裡主角。

我就寫到這裡了,我們有緣再見。

2019年9月28日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0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5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