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小說】福爾摩沙島牧歌

樓主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4 BP-
【前言】
此篇二創小說以橙乃老師對福爾摩沙島的設定為主,參考了版友整理的福爾摩沙島設定文章寫成。官方與我個人的設定不會刻意標明,但若是來自其他網友或版友的設定,則會盡量標註。不過誠如大家所知,記錄的地平線設定實在是太龐雜且開放,距離橙乃老師發布福爾摩沙島的設定也有段時間了,如果有我疏漏的地方,或是一些bug,還麻煩閱讀的版友提醒了。
感謝大家。

1.1
  陽光稍嫌刺眼,不過短短幾秒後,便柔和許多。景物慢慢從一片白光中被分解出來,先是綠色的植物,再來是褐色的土地。
 
  「這裡是……」
  獵風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旋即坐起身向四周張望一番,這地區看起來並不是自己居住的城市,綿延的樹木和沒有瀝青鋪面的泥土地,根本是荒煙僻壤。
 
  「等等,這身衣服是!」
  低頭的同時,獵風注意到身上早已不是坐在電腦桌前穿的睡衣,而是一套光亮的重鎧。絕對不會錯,這是獵風在《幻境神話》內的招牌裝備──靈山的不動城寨。因為極低的掉落率,導致團隊順著自己的任性,每個月都要功打同樣的大型副本,讓公會成員們接連發出「我再也不想看到這個副本的怪物了」、「光是聽到(這個副本的)背景音樂就頭痛。」諸如此類的慘叫,終於在新資料片實裝前到手的幻想級裝備。
 
  「這種情況……」
  顯然就是獵風穿越到《幻境神話》的世界裡,否則身上怎麼會穿著遊戲裡的裝備呢?但是前一秒還在電腦前,下一秒就被拉進遊戲世界裡這種事情,怎麼想都太不合常理了。況且雖然現在穿越類的動慢很多,讓獵風不至於太驚慌。但仔細想想,這類作品裡的主角也不是每個都有好下場。
  當然了,也可能只是自己在做夢,畢竟前一陣子獵風忙著準備報告、打工,加上在自己的任性下每週兩次的副本團。若說是過於忙碌的生活,加上終於拿到夢寐以求裝備的激動,讓自己做出這種夢倒也說得過去。
 
  想到這裡,獵風狠狠地跩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痛啊!」金屬製的手甲狠狠陷入臉頰肉,讓獵風痛得哀號出來。
  沒錯,這不是夢。金屬滑過肌膚那種冰冷的溫度、風稍過臉龐的感覺、還有溫暖的陽光。這些感覺太過真實,讓獵風無法繼續自欺欺人。況且,獵風看著身上的裝備,發現其實心裡不是只有慌張,還有那麼點期待與興奮。
 
  獵風起身確認了一下身上的裝備、物品,還是跟遊戲時代一樣,基本上與自己上次登入遊戲時相差無幾。除了現在這些裝備都實體化後穿在自己身上之外。

  「不過,既然是遊戲的話,應該還是可以登出的吧。」在獵風聚精會神的思考後,遊戲時的操作介面浮現腦海,獵風僅憑意識便順利地操做起選單。不過登出鍵怎麼按都沒有反應,只出現錯誤訊息,想跟GM聯絡也沒辦法。
 
  「嗯,好險整體操作差不多,好友清單也可以使用。總之,先找個人問問看現在的狀況吧,拜託密語千萬要能用啊。」獵風懷著忐忑的心操作好友名單,慶幸著至少有熟人在線上,公會裡幾位重要幹部也在線。
 
  快速看過一便好友清單,獵風隨即點下公會副會長的名字發送密語。幸運的是密語看來順利發送了,等待對方回應的圖示才剛出現,立刻被接通。

  「喂,所長?」

  「太好了,是阿嘉莎嗎?」

  「聽這聲音是所長沒錯了,請你給個解釋!」

  「我現在也不在狀況內啊……」獵風邊說邊坐了下來。

  「什麼都別說,請給個解釋!」
  偏低的女聲傳近獵風的耳朵,然而接下來音調立刻上揚變成一連串咄咄逼人的質問。
 
  『阿嘉莎做副會長是做得很好,就是有點太兇了……』獵風心想。
  現在密語那端的女子是公會《牧人集會所》的副會長阿嘉莎,而她口中的所長正是《牧人集會所》的公會長,也就是獵風。不過因為公會名字的關係,大家平常都稱獵風為所長,而不是大部份玩家慣稱的會長。雖然獵風覺得所長這個稱呼怎麼聽怎麼奇怪,不過他的抗議被所有公會成員有志一同地無視了。
 
  「要我什麼都不說,怎麼解釋……?」

  「唉,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這怎麼看都是《幻境神話》吧!」阿嘉莎的語調很是無奈,不過獵風可以理解,畢竟這種情形實在太離奇了。
 
  「目前看來是這樣,不過還是先見面交換情報好了。」

  「這樣也好,我在新北,就在公會聚點裡,你人在哪?」

  「我在……等等,我不知道耶!」獵風此刻才震驚地發現,野外地圖完全無法使用,靠地圖輕鬆返回新北的計畫完全落空。

  「唉。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什麼狀況,總之你不在城市裡對吧?」

  「嗯,我再繞一繞,看看附近的路或是村莊應該可以判斷出來。」獵風看向周遭的荒煙蔓草,思考著也許等等可以爬到高處看看。
 
  「我知道了,有些公會成員也已經到公會聚點了。我會盡快聯絡上線上的其他公會成員,把大家集合到聚點。」

  「感謝你呀,好險阿嘉莎也在,不然就頭痛了。」

  「還敢說!遇到這種事情,所長卻不在聚點,你這所長也當得太混了!」阿嘉莎的語氣有些怨懟,不過獵風憑著長久以來的交情,知道她並沒有生氣。也許只是靠著抱怨,化解不安的心情。

  「那麼就拜託你了,我這邊也會盡量蒐集情報的。」

  「知道了,總之先這樣吧。」
  隨著通話圖示消失,阿嘉莎的聲音也不復存在,只剩下風颳過樹葉的聲音。
 
2017-07-11
----------


4
-
LV. 1
GP 1
2 樓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2 BP-
1.2
  『還真是舒服。』
  獵風感受著風吹過臉頰,幾絲微風順著盔甲的接縫灌進身體,渾身一陣涼快。頂上的太陽,跟現實世界相比毫不毒辣,氣溫非常宜人。
 
  「聊完了嗎?」
  後方突然傳來問句掃過後頸,距離近到獵風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的鼻息。
  獵風立刻彈離原位。身為守護戰士的他,擁有傲人的防禦力,縱使是攻擊力最高的刺客想暗算自己,也沒有那麼容易得手。雖然說獵風盡可能地想表現得鎮定點,不過從結果來看他還是滑稽地往前奔了兩三步後才轉身站定,同時也發現這身重鎧其實比看起來的樣子要輕。
 
  「咦?是托爾啊。」獵風轉身後,看到頂著一頭海綠色短髮的德魯伊,蹲在自己剛才坐的石頭後面,瞬間感到一陣乏力。
 
  「嘻嘻,嚇到你了嗎?」眼前的德魯伊穿著寬鬆的直條紋長袖短掛,隱約可以看見內裏服貼的黑色高領衣與腰部掛滿木頭墜飾的圖騰寬腰帶,下半身則是看似大袴的麻色褲子,裡面還穿著貼身的黑色踩腳褲。他滿臉笑容地跳過石頭,連跑帶跳得來到獵風面前,看起來毫無反省之意。
 
  「狠狠地被嚇到了喔,眼下什麼狀況都還搞不清楚,別嚇我啊!明明不是刺客還玩這種突襲,害我還以為有人要找我PK。」獵風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德魯伊。托爾與獵風是在遊戲外也很熟絡的朋友,但是他們並不是因為《幻境神話》相識,他們在遊戲內轟轟烈烈的冒險前就認識了。獵風在高中時第一次接觸《幻境神話》,也是在這個時期認識了托爾。托爾是社團裡小一屆的學弟,原先兩人沒什麼接觸,直到某次聊天時意外得知對方也有在玩網路遊戲,讓獵風對他產生親近感,幾個星期後便將他拉入《幻境神話》。
 
  不管是在遊戲或是現實中,獵風都是托爾的前輩。比托爾早一年加入《幻境神話》的獵風,自然而然擔當起嚮導兼導師的角色,畢竟是他把托爾拐來玩的,獵風自覺至少應該教他些基本的遊戲知識。然而托爾在遊戲方面似乎頗有天分,不到兩週就適應了《幻境神話》龐雜的系統與設定,也懂得上各大攻略網站查詢資料。甚至在獵風沒注意到的時後,就大方地向不認識的玩家搭話,一同攻克了小隊副本,事後拿著戰利品喜孜孜地向獵風炫耀。現在回想起來,那也不是多困難的小隊副本,只是獵風覺得對新手來說應該還是挺有難度的啊。
 
  「抱歉抱歉,剛好看到一個長得很像學長的人坐在路邊,走進一看還真的是。原本是想馬上打招呼的,但發現你好像在密聊,於是我就很好心地等到你聊完才出聲。是不是很體貼啊?」
 
  「要是被你嚇到的人,直接對你砸技能怎麼辦啊?現在可不知道受傷有沒有辦法用魔法治療,也不知道萬一死掉,能不能在廟裡復活喔。」
  遊戲時代冒險者死掉後可以在大神殿復活,福爾摩沙島的大神殿在開發商配合當地文化的情形下被改成廟宇造型,因此福爾摩沙島的冒險者都簡稱他為廟。但是現在這種狀況下,除非發生意外,不然應該不會有人冒險去嘗試能不能復活。
  
  「嗯?復活的話不清楚,不過技能的話應該可以用喔,治療魔法確定有效果,沒問題的。」托爾笑著對獵風說。
  
  「咦,這麼快就知道了?」
  
  「對啊嘿嘿。是說學長,你的臉怎麼看起來有點腫腫的啊?需要幫你治療一下嗎?」
  
  「咦?這沒事啦!等一下應該就會好了。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你是怎麼知道的啊?」獵風覺得耳根子一熱,趕緊轉移話題。
  
  「是喔……好吧。」雖然擺明了不相信,不過托爾沒繼續追究,很快接著說下去。
  
  「問你個問題喔,學長。你一開始出現在這裡嗎?」
  
  「對啊,怎麼了嗎?」獵風邊回答,邊下意識地摸摸微熱的耳垂。
  
  「喔喔,那難怪你不知道。我啊,回過神來的時候在樹上喔,大概兩三層樓高的樹上。剛轉移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能稱之為轉移嗎?總之當下因為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我往前走一步後就摔下樹了。」看著托爾神色自若地講著剛剛的經歷,獵風不禁慶幸自己是被轉移到平地上。
 
  「不過其實不怎麼痛,而且因為太火大踹了樹一腳,沒想到還讓樹震了一下。」

  「咦,沒受傷嗎?」獵風驚訝地看著托爾不算粗壯的小腿,再怎麼說也不太可能把樹踹到震動吧。

  「如果你是說腿的話,沒有唷,完全沒事,只有點麻麻的。倒是從樹上摔下來損了一點HP,用〈脈動治療〉順利地補回來了。這個身體真的滿強壯的,從樹上掉下來的時候,我還想著如果能摔醒就好了呢,不然就這樣摔死從人生謝幕感覺很悲哀。」

  「你也想太多。」獵風覺得這學弟某部分奇葩個性,還是一樣令人摸不著頭緒。

  「拜託,學長你這種在地上幽幽轉醒還能慢慢思考的人不會懂啦,那個時候我可是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喔。思考自己在哪裡、察覺到這裡很像《幻境神話》那類的事情,也都是摔完才能開始耶。」托爾兩手在胸前交叉,皺眉看向獵風。

  「說的也是,總之人沒事就好。」獵風這才察覺到,其實在這驚鴻一摔後還能這麼快理解狀況,托爾也算是非常冷靜了。
  「所以技能都能使用嗎?」獵風順著對話繼續追問。

  「我也不是每個都試過,但八成沒問題。而且使用技能,不需要從技能選單裡面點喔。」托爾一秒收下嚴肅的臉,笑著對獵風說。
  
  「什麼意思?」

  「簡單地說,就是你只要想著要使用的技能,身體就會自己動作囉。摔下樹後,我是從腦海中的技能選單裡面施放脈動治療的。但是後來在樹林裡思考狀況的時候,我邊想著真希望能發動〈自然對話〉這個技能,如果真的能跟動植物對話事情就好辦了,結果嘴巴就自己念出咒語了。」

  「意思就是說,戰鬥的時候,不需要像以前玩遊戲的時候點選技能,直接靠意識發動就好了嗎?」

  「沒錯,我後來反覆試了幾次,就是這樣。」
  
  獵風驚訝地想,也許這個世界並不是單純的《幻境神話》。遊戲的要素與現實世界的要素任性地混雜在一起,恐怕未來需要更多試驗找出其中的規律。

  「那麼我們先去附近晃一晃吧,總之得確定一下我們現在的位置,才好跟公會的大家會合,公會裡大部分的人好像都在新北喔。先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冒險者或是大地人的村落吧,這樣比較好確認位置。」獵風正要起身往前走,卻被托爾一把拉住。

  「這裡是新北南邊的山區,離新北應該沒有很遠,往北走就可以囉。」托爾輕鬆地說。
 
2017-07-12
----------


2
-
LV. 1
GP 1
3 樓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1 BP-
1.3
  「咦?你怎麼知道的?」
  獵風邊提出疑問,邊邁步向前走。既然托爾說得這麼確定,先向北移動也沒什麼不好的。
  「我剛剛不是說我用了〈自然對話〉嗎?」托爾露出個慧黠的笑容隨後跟上。
  「該不會……」
  「沒錯,〈自然對話〉真的可以跟動植物對話了。」
 
  獵風在原地愣了幾秒,一方面整理思緒,自從遇到托爾後,瞬間增加了好多資訊。同時獵風再次對托爾感到佩服,來到這個世界後短短的時間,托爾就透過自己的經歷掌握了為數不少的情報。雖說不少是誤打誤撞來的結果,但不可否認的,要在短時間做到這種程度,必須在這種脫離常軌的情形下依舊保持冷靜與持續思考。光是這點,恐怕很多人已經做不到了吧?
 
  「雖然是說可以對話啦,但是其實只能簡單的溝通。而且那些動植物對我們使用得地名啊之類的,也不是很瞭解。尤其是植物,他們的邏輯真的非常難懂,我嘗試了三棵樹就放棄了。當然不是說沒興趣,只是當時的狀況實在不適合慢慢聊。所以我就把目標轉向動物……」
 
  獵風突然回想起高中的社團時光,托爾入社後,不過幾次社課的時間,就讓二年級的學長姐對他讚譽有佳。雖然他不見得是工作做得最好的,但是在處理事情和突發狀況的能力上,一年級社員中大概沒有人能勝過他。況且他那奇葩的一面,也不常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要不是一起玩遊戲見過托爾的完全體,恐怕獵風也只會覺得他是個可靠的學弟吧。
  即將升上二年級時,雖說答應繼續留在社團內幫忙,托爾卻堅持不做社團幹部。被問到原因時只用了為難的表情回答「很抱歉,我爸媽怕會影響到課業,不同意讓我擔任社團幹部」,這麼一說後大家自然也不好意思繼續說服。但是獵風始終覺得那只是藉口,應該有別的原因吧。
  被獵風抓進《牧人集會所》後,雖然實際上幹部們有事都會找他商量,托爾依舊不肯擔任公會幹部。獵風雖然覺得他有特別的理由,嘗試幾次後也不再問了。反正對獵風來說,遊戲玩得開心就好,這種事情沒必要勉強。
  「……很多人還有灰色大樹的地方,那頭鹿才終於聽懂我在問什麼。配合這附近的怪物和地景,我想他說得那個地方絕對是新北沒有錯。然後……」托爾突然往前一步繞到獵風面前。
  「學長,你有在聽嗎?」瞇起雙眼,托爾一手戳向獵風的鼻尖,兩人順勢停在路中央。
 
  「有啊,總之往北走就能抵達新北,〈自然對話〉的技能說明也變成真的有效,對吧?」雖然有點心虛,獵風盡量用平常的眼神看著托爾的雙眼,刻意頓了一下才回答,回答得太快反而容易露餡。
 
  「嗯,但是學長你是不是因為穿越到異世界這種事情,還無法適應啊?總覺得有點怪怪的,還是說遲鈍呢……」
 
  「咦,有嗎?我倒是覺得還好耶,不完全是緊張的心情,說不定其實我有點興奮。」獵風有點不好意思地揉了下鼻子,說完全不緊張當然是騙人的,但是遇到托爾後,這種熟悉的對話確實沖淡了他的負面情緒。
 
  「原來如此。是說學長,你急著回到新北嗎?」
 
  「可以的話當然是想盡快回去囉,雖然現在公會聚點那邊有阿嘉莎在,但是全部交給她一個人處理也不太好,有太多不確定因素的現在,還是先待在一起商量對策吧。況且想蒐集情報的話,在玩家都市內比較容易吧?」
 
  「確實是這樣呢。」
 
  「怎……怎麼了嗎?」獵風直覺托爾話還沒講完。
 
  「既然趕著回去的話,用〈回城魔法〉不就好了嗎?」托爾一臉困惑的看著獵風。
 
  「啊,說的也是!」
  可能一時間真的亂了陣腳,獵風壓根兒沒想到還有〈回城魔法〉,而剛剛跟自己密聊的阿嘉莎,也沒有提議獵風使用。
  〈回城魔法〉可以讓冒險者回到前一次去過的復活點,透過這個方法,即使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也可以快速回到安全的城鎮。獵風最近一次進入的城鎮就是新北,利用〈回城魔法〉返回新北完全沒問題。連這種基本的方法都沒想到,獵風暗自覺得雖然表面上已經冷靜下來,說不定自己的潛意識頗為慌亂。
 
  「所以我才說你是不是變遲鈍了啊?還是還在緊張?」
  「哈哈,可能有點吧。」
  「振作點吧,你可是我們的所長喔。換句話說就是領導者,再換句話說就是Leader,再換句話說就是Lord。不振作起來可不行!」托爾站了起來,〈回城魔法〉的光點漸漸在他腳下聚集。
  「雖然最後一個換句話說有待商榷,不過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感覺被你教訓了呢。」獵風也嘗試透過意念發動〈回城魔法〉,很快的獵風腳下也開始聚集起魔法的光點,看樣子只要有使用技能的意識,就能順利發動技能。
  
  「哪裡哪裡,還不到教訓的程度,只是提醒一下而已。我怎麼敢教訓所長呢,只是覺得這種狀況下,可不能讓大家看到所長自亂陣腳的樣子啊。」托爾笑著說。
 
  「真是的,我不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獵風也笑著回答,只是在說完前,托爾的身影就從魔法陣中消失了。
 
2017-07-15
----------
1
-
LV. 1
GP 1
4 樓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1 BP-
1.4
  新北做為福爾摩沙島最主要的冒險者城市,該有的設施一應俱全。被稱為神代遺跡的現代樓房錯落在城市內,雖然各個都是荒廢且雜草叢生的樣子。而廟宇造型的大神殿,還有巨大的公會會館分別位於城市的東南方與正中央。

  獵風回到新北後,順利地與托爾會合,正慢慢地往公會會館移動中。也許是因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路上的冒險者比想像中要冷靜的多,要不成群結隊地移動,不然就是呆坐在原地,小聲啜泣的似乎也有。

  「嗯,雖然沒有想像中那麼慘,但是也稱不上好。」托爾在一旁喃喃自語著。

  「確實是呢……總覺得氣氛不是很好。」

  現在還在街上遊蕩的冒險者,大多是沒有公會的獨行玩家,要不就是等級不高,一看就知道是新手的冒險者了。獵風猜想大部分的玩家,應該都選擇與公會的成員會合了。人是群居的動物,尤其是這種突發狀況下,和認識的同伴在一起還是會讓人比較安心吧。
 
  也許被托爾輕鬆的語氣感染了,獵風一時忘記了剛轉移到這個世界時的焦慮感,可惜不是每個人身邊都有像托爾這樣,可以讓人暫時忘卻煩惱、打起精神來的夥伴。況且路邊焦躁的、恣意發怒的、看似走投無路的、低聲啜泣的冒險者們,讓城市裡瀰漫著沉重的低氣壓,即使有些人嘗試要打起精神,這波低壓又讓眾人竭力壓抑的負面情感,緩緩浮出水面。
 
  「你這傢伙,賣這什麼東西啊!」
 
  想著想著,前方突然傳來爭執的聲音,獵風與托爾兩人想都沒想直接奔向吵鬧的中心點。只見一個魁武的冒險者在路旁,衝著路邊攤的老闆大聲嚷嚷,旁邊站著一個明顯就是同黨的冒險者。
 
  「客……客人,請問有什麼問題嗎?」攤販的老闆是個大地人婦女,雖然明顯在害怕,依舊強作鎮定地應對。
 
  「你說什麼?還敢問有什麼問題?這種沒味道的垃圾,你好意思拿出來騙錢!」魁武的冒險者大手一揮,被咬了一口的包子在地上摔成碎塊。接著像是要洩憤似的,伸腳在食物的殘渣上死命地踩。
 
  「客人,我們的包子一直都是……」
 
  「閉嘴!不過是個NPC,拿這種垃圾出來騙錢,有什麼好狡辯的啊?」
 
  「如果一個NPC,連乖乖的照腳本說些廢話都辦不到,就閉嘴好了,反正不把錢還來我們也可以自己動手,順手把你們店給砸了也沒問題。」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壯漢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身旁的同黨也乘勢往前,加入威脅的行列。
 
  「愛湊熱鬧這點,還真是純正的台灣風味呢……雖然我自己也是嘿嘿。」托爾在一旁戲謔地低語。
 
  獵風看著路旁圍觀的群眾,不只冒險者,一臉擔憂的大地人也不少。大多數的人感覺只是單純看好戲,人群中有些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想出聲制止,卻沒有任何行動。
 
  「自己沒事做,就開始找人麻煩的無聊民眾真的很難處理耶,對不對?」托爾抬頭看向獵風。
  「嗯,啊……是啊,可是也不是不能懂啦,那種感覺……」獵風只能給出這種模稜兩可的回答。
 
  這些人大概是在等個人起頭吧,獵風也知道大部分的人是很貪生怕事的,尤其是在陌生的世界裡,保護自己的意識,比起幫助別人絕對會放在第一順位。獵風突然想起了城市內守護秩序的衛兵,遊戲時代只要有人城內進行PK就會出現維護秩序,不過這次的對象是大地人,不知道衛兵會不會出現。也許這也是許多人遲疑著沒有出手的原因,被欺負的對象是個大地人婦女,在大多數冒險者的理解,不過是個沒有自我意識的NPC。也許在他們眼中,這場鬧劇只是個突發事件(任務)。但是眼前婦女害怕的樣子,看起來完全是個真正的人類,導致這種景象光是看著也令人不愉快。
 
  「你們鬧夠了沒,沒有要買就閃開。」
  出乎意料,率先行動的,竟然是隔壁攤販的大地人少女。
 
  「啊!你膽子不小嘛,有種再說一次啊?」
  「是不是希望老子連你的店一起砸了?」
  兩個冒險者立刻轉移目標,對大地人少女出言恐嚇。但是下一秒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兩人對看一眼後瞬間轉換語氣。
  「不過我看你的身材不錯嘛,如果能讓老子開心的話……」兩個冒險者似乎已經忘記一開始的目標了,滿臉色相地看向大地人少女,同時快速逼近。大地人少女面不改色的瞪著對方,為了避開冒險著的手向後退了一步。
  到了這個節骨眼,獵風想著也該是出手的時候了,只是還沒行動,就看到托爾已經介入三人之間。
  「抱歉打擾一下唷,我看兩位應該是沒有要買的意思,不介意的話,可以閃邊嗎?擋在這裡不是很好喔,大家想買都沒辦法買了。」托爾微微皺眉,堆著滿臉笑容鑽入三人中間的縫隙,兩手直接把冒險者從少女面前推開。
  「你這傢伙……!」
  「唉呀呀,體積這麼大真是擋路呢。不好意思,請給我三個包子。」兩人原本打算對著托爾破口大罵,托爾卻一個轉身完全不甩對方,笑著開始點餐。
  
  「好的,三個包子馬上來。」大地人少女反應飛快,立刻代替雙腳發軟跌坐在地的婦女,俐落地打開蒸籠。
 
  「想找死是吧,成全你!」惱羞成怒的冒險者們舉起武器,獵風見狀立刻趨前,兩手各抓住一人的武器。
  
  「什麼?」其中一個冒險者反應過來後,急著想把武器抽回來,然而獵風的手卻紋風不動,只能尷尬地繼續嘗試,從背後看來簡直就像在原地扭動。同時獵風驚訝地想,原本只是單純的想先制止對方,沒想到自己的力氣竟然有這麼大。仔細想想說不定基礎體能跟等級有關,畢竟獵風可是達到最高等級90等,這兩個冒險者卻只有六十幾等呢。

  「那個,也給我兩個吧。」獵風稍稍回頭對身後的少女說道。

  「好的,兩個包子馬上來。」

  「裝一起就好,一起算。」托爾笑嘻嘻地吩咐少女,接著轉身看回滑稽的冒險者二人組。

  「那麼,接下來怎麼解決呢?」托爾微笑看著兩人緩緩問道。
  不等對方回答,獵風一個抬手,直接把兩個冒險者連同武器一起甩了出去。摔到地上的冒險者縱使咬牙切齒,認清等級差距後也不敢貿然進攻。

  「滾吧!還是你們想打?」獵風瞪著地上的兩人,毫無表情地詢問。先不提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衛兵。還沒確定能不能復活,加上這麼大的等級差距,獵風判斷再怎麼喜歡鬧事,這兩人也不會有勇無謀地攻上來。旁邊圍觀的冒險者,也有些人開始聚集到攤販前。

  「咦?就這麼放他們走嗎?」托爾不滿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真的打下去,衛兵就來了吧。」

  「呿!」兩個冒險者僵持了幾秒鐘,不過也明白大勢已去,只能不情願地離開。
 
  「真是可惜阿。」

  「反正你一定在打什麼歪主意吧?」

  「咦,你怎麼知道?我還想看看在這個世界裡,被〈腐惡真菌〉打到會發生什麼事呢。」

  「唉,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聽語氣就知道了。」
 
  「那麼五個包子,收您五枚金幣。」兩人身後傳來大地人少女的聲音。
  獵風這才回頭看向大地人少女,少女藍黑色的長髮束成馬尾紮在腦後,頭上綁著水藍色的頭巾,身上是一套同樣色系的連身裙,外面穿著在市場工作的大地人身上常見的麻布圍裙,此刻正把包裝好的包子遞給托爾。
 
  『話說回來,身材真的不錯啊……』獵風不由自主地吞了下口水,邊覺得這樣的自己好像有點下流。
 
  其他的冒險者看到鬧事的人離開後也漸漸散場,只剩下一個嬌小的矮人少女冒險者扶著包子攤的婦人。

  「凱莎,別收錢啊。」在托爾把金幣交出去前,被攙扶到椅子上的婦人看起來已經冷靜下來了,再次起身制止少女收錢的動作。
  「咦?我知道了,漢娜阿姨。感謝各位冒險者的幫忙,請大家趁熱好好享用包子吧。」被換做凱莎的少女,愣了一秒馬上意會過來,收錢的手收了回去。接著立刻再夾了一顆包子放進紙袋裡,遞給一旁的矮人少女。婦人見狀才放心地做回椅子上,露出安心的笑容。
  托爾也沒有堅持付錢,笑笑地收下了老闆娘的好意。
 
  「不過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托爾回頭看著獵風。
  「也是,對方可能會回來尋仇,況且大地人沒什麼自保能力吧?」獵風歪頭看著凱莎。
 
  「那個,請問是托爾嗎?」一直在一旁默默陪著攤販老闆──漢娜阿姨──的矮人少女突然插入對話。

  「咦,對喔,我是。」突然被點名的托爾有點驚訝地看向一旁的矮人,不過幾秒鐘後他就露出了然於胸的表情。
  「原來是芙蘭啊!」

  「你認識的人?」獵風有點訝異地看向托爾,後者正笑著打招呼。

  「沒錯,之前跟她玩過幾次。」

  「真是稀奇啊,你不是不太跟不認識的人打副本的嗎?」
 
  「只是簡單的小隊副本啦,而且大部分是幫忙解任務。」
 
  「是的,受了托爾先生不少照顧。」矮人少女芙蘭聽到這裡,像是在回報過往恩情,立即起身鞠躬。

  「不用這麼客氣啦,只是順手幫忙而已。而且加個先生怪奇怪的,直接叫我托爾就可以囉。」托爾兩手直接搭在對方肩上,制止了芙蘭。

  「好的。」

  「你是跟認識的朋友一起玩的吧,你的朋友們呢?人不在新北嗎?」托爾好奇地看向芙蘭。殊不知芙蘭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眼眶立刻微微泛紅。

  「嗚,他們大家都不在線上。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認識的人幾乎都不在,早知道今天就不上線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芙蘭越說越小聲,感覺像是在竭力忍住不哭出聲,裝著包子的紙袋早被抓到皺掉了。一旁的漢娜阿姨看了看,伸出手輕輕把她抱在懷裡,直到臉埋進胸膛,芙蘭才抽抽搭搭地哭出來。即使如此,她還是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幾乎沒發出什麼聲音。
  在漢娜阿姨幫忙安撫之下,獵風他們大概瞭解了芙蘭的狀況。芙蘭是與三、四個現實中認識的同學與朋友一起加入《幻境神話》的。一直以來,都是幾個人一起行動,單純解解任務練等級。而且因為沒有挑戰大型副本戰鬥的欲求,芙蘭本身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遊戲裡,所以她沒有加入公會。
  但是此刻這種遊戲方式,卻造成芙蘭很大的困擾。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好友名單裡的人幾乎不在線上。少數在線上的玩家,都是在解任務或是練等途中,只有幾面之緣的對象。不熟悉對方的性格的前提下,不好意思也不敢貿然的發出訊息。
  最後芙蘭只能一個人徬徨地在新北的街道上閒逛,最後才在剛才的事件裡發現曾經一起組隊的托爾。
 
  「所長,該怎麼辦呢?」托爾抬頭看向獵風。

  「什麼怎麼辦,當然不能丟著不管呀。」

  「放心啦,從之前相處的情況判斷,她不是個壞孩子。」托爾笑著說。

  「總之,先帶回去公會吧。」獵風當機立斷,雖然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放著這樣的玩家不管也說不過去。

  「我也這麼想喔。怎麼樣,芙蘭,要不要先加入我們公會呢?」

  「咦?但是……」芙蘭從漢娜阿姨的懷裡抬起頭來,感覺像是渴望,同時充滿膽怯。冒險者造成的鬧劇才剛在眼前上眼,獵風覺得現在她的警戒心重一點在所難免,誰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擺出一副好人樣子的偽善者呢?
  一群人就這樣在攤位後方互看,這個狀況實在讓獵風有點尷尬。繼續鼓勵有可能會讓她戒心更重,就這樣離開想必她也會對自己徹底失望吧?在她眼中的獵風還是個陌生人,這樣一來就算想幫助她也很困難了。

  「你就去吧,這兩位看起來還算真誠喔。」
  獵風等人驚訝地看向自從混亂發生後,便一直代替漢娜阿姨顧攤的凱莎。有人幫忙搭腔自然是很好,只是獵風沒想到開口的竟然會是大地人,而不是托爾。即使是托爾也有點被嚇到的樣子,不過訝異的表情短短幾秒就被收起來,托爾開始用饒富意味的眼神打量著眼前的凱莎。根據獵風對托爾的認識,他應該開始在打一些奇怪的主意了。

  「雖然不太清楚公會是什麼東西,不過從你們剛剛的對話聽起來,應該是冒險者的互助組織,或是氏族一類的東西吧?」凱莎頭也不回地繼續說下去。
  「既然身為冒險者的芙蘭小姐沒有公會,趁著這個機會加入,不是件好事嗎?畢竟你剛剛也為了這件事情很困擾,不是嗎?」

  「嗯……可是……」芙蘭的眼淚早就停了下來,但是說話還是帶著濃濃的鼻音。

  「我大概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在這個市場工作也有滿長一段時間了,來這裡之前也是看過不少形形色色的人,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這兩個人不是什麼壞人,還算可以放心啦。」凱莎把蒸籠蓋子放回原位,在桌檯前的抹布擦了擦手後,轉身走到芙蘭面前蹲下身子,從圍裙的口袋內抽出一條方巾遞給芙蘭。
 「擦一下吧,鼻涕都流出來了。」
  芙蘭好像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凱莎遲了幾秒,見她沒接過去,拿著方巾直接往她臉上擦下去。
 
  「感謝你的應援,凱莎小姐。那麼芙蘭,我就姑且當做你同意囉,可以嗎?」托爾開心地拍拍芙蘭的肩膀,大概是哭得滿臉眼淚鼻涕不好意思昂首,芙蘭只是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凱莎見狀也淺淺一笑,從芙蘭面前站起來,走回櫃檯。

  「很好很好,這樣問題解決一半了。接著……」托爾微微一笑,突然伸手抓住走到一半的凱莎,讓凱莎只能轉過身來。
  「凱莎小姐也一起來吧。」
     迎入眼簾的,是托爾大大的笑容。

2017-07-20
----------
1
-
LV. 1
GP 5
5 樓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0 BP-
1.5
  被托爾以滋事的冒險者可能會跑回來騷擾,最好先避避風頭為由,半強迫地帶走的凱莎,現在正跟獵風走在新北的街道上,朝著《牧人集會所》位在公會會館內的據點前進。
  也不是沒想過拒絕,只是一來回頭向漢娜阿姨求救卻只收到微笑和幫忙看店的承諾,二來這個叫托爾的冒險者說的話也不是全無道理。總之從結果來說的話,凱莎半推半就地加入獵風等人的行列。
  看著在前方與芙蘭有說有笑的托爾,凱莎默默覺得佩服。剛剛停留在芙蘭身上的不安與局促,已經完全見不著影子了。現在的芙蘭,正和托爾聊著凱莎無法理解的話題聊得樂不可支,時不時可以聽見芙蘭略顯節制的笑聲。想來應該是一些冒險者間的話題吧?
 
  話說回來,那個叫做托爾的冒險者看起來根本很擅長安慰人吧?凱莎瞬間覺得自己剛才真是多嘴誤事,要是沒說些多餘的話,也不會被這幾個冒險者拖著走了吧。想著想著,凱莎將視線轉移到離開市場後就一言不發,走在自己隔壁一直在思考著什麼的獵風。
 
  這位高壯的冒險者穿著一套微微泛著青光的鎧甲,凱莎看一眼就明白這絕對是高級品。這種精細的做工,即便是貴族領地的騎士們的鎧甲,都不見得有到這個水準。凱莎記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做獵風,金髮藍眼的樣貌在福爾摩沙島的人類大地人間不常見,從臉來判斷年齡大概是二十出頭。不過凱莎明白冒險者的外貌本來就很多元,況且冒險者的年齡似乎也不太能從外表判斷。
 
  像是注意到凱莎的視線,獵風低頭看向凱莎搭話。
  「不好意思啊,讓你也跟著來了。」

  「沒關係啦,漢娜阿姨也答應幫忙看店了。雖然有點擔心漢娜阿姨,要是那兩個冒險者又跑回去騷擾她的話怎麼辦呢?」

  「我覺得這倒是不用太擔心,他們剛才大概只是無所事事無處發洩,所以才亂找碴,況且他們現在應該也沒在在意包子了……話說回來,跟著我們到充滿冒險者的地方,你不會害怕嗎?」
 
  「不會喔,如果覺得害怕的話,一開始就不會跟過來了。況且也有不少大地人在公會會館裡面工作啊。」
 
  「說的也是。」獵風看著眼前的大地人少女,再次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沒有錯。在他們步入這個世界的那刻起,大地人已經不再是單純的NPC。他們不再只會單純的對話,他們有感情,有懼怕的一面、也有勇敢的一面。甚至像眼前的凱莎一樣,會思考之後下判斷,簡直像真人一樣。不對,獵風告訴自己:他們就是在這個世界生活的人們。若要繼續用AI之類的藉口說服自己,大地人不過是單純的NPC,也太自欺欺人了。

  托爾恐怕也察覺到了吧,所以才把凱莎一起帶回公會。當然保護她不受剛才的冒險者騷擾是其中一個理由,但也有從凱莎身上收集這個世界的情報,這樣的打算吧?
 
  「話說回來,這包子的味道還真是……」因為耐不住飢餓,獵風三人都已經吃了剛剛獲贈的包子。即使對慷慨贈送的漢娜阿姨的愧疚感在熊熊燃燒,他們依然無法愉快地把包子吃下肚,這看似包子的東西完全沒有任何味道。一想到飢腸轆轆的人,大口咬下後口腔卻得到這種待遇,獵風突然覺得剛剛那兩位冒險者的怒氣好像也有那麼點道理了。

  托爾吃了一口後,當機立斷地衝向旁邊的攤販,一連買了數種小吃,但是不論是什麼東西,吃起來都一樣沒有味道,只是無味的團塊,甚至連口感都沒有。不過食物再怎麼難吃,飢餓感還是會襲來,他們也只能把這些空有食物外表的東西吃下肚子。

  「他們一直以來都是這個味道啊,真的有那麼難吃嗎?」凱莎困惑地看向獵風,她不太明白今天的冒險者們發生了什麼事。平常好端端的冒險者,今天突然在路上大驚小怪地鬼吼鬼叫,他們平常輕鬆吞下去的食物,卻有不少冒險者吃了一口後直接嘔出來。凱莎猜想冒險者間應該發生了些大事,但是觀察了一下,才發現冒險者自己似乎也懵懵懂懂。

  「有點難說明啦,哈哈哈。」獵風看著凱莎的臉,想來想去最後也只用苦笑帶過。
  『要對從沒吃過有味道的食物的人,描述食物的味道,也太困難了。』就算想用比喻的也沒辦法啊。想到這裡,獵風不禁覺得一直吃著這些東西生活至今的大地人太可憐了。
 
  一行人進入公會會館,托爾熟門熟路的拐近側邊充滿門的走廊,毫不猶豫地走到《牧人集會所》的公會大廳前,大剌剌地推開門。
 
  托爾似乎在回來前先用密聊跟公會的人聯絡過了,獵風一行人一開門就看見一身皮革勁裝的短髮女子站在玄關迎接。她對在托爾身後的兩名少女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倒是多看了凱莎幾眼。
 
  「還真的把大地人帶回來啦,該說真不愧是所長嗎?就等你們囉,阿嘉莎打算先開個簡單的幹部會議,我就麻煩公會的其他人整理一下倉庫,順便打掃環境了。畢竟沒意外的話,接下來得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吧。」
 
  「打擾了。」凱莎立刻低頭打招呼,過去的教育告訴她,不管如何禮貌必須做足。
 
  「這位是我們家的會計,柳星。」
  托爾像身後的凱莎與芙蘭介紹道。有著一頭紫色短髮柳星,是《牧人集會所》的會計兼倉管,一名90等的盜劍士。彷彿呼應柳星所說的話,幾個玩家聽到門口的動靜後,從內部的房間奔到玄關,踩得架高的木頭地板砰砰響,幾個人一臉有趣地看著凱莎與芙蘭。

  「所長辛苦了,歡迎回來。」
  「招待就交給我們。」
  「所長你們就放心去開會吧。」
  「你們想喝什麼呢?有很多種飲料喔,雖然都沒味道。」
  「唉呀,鞋子就放在玄關就好了,鞋櫃現在是滿的。」

  公會成員像陣風似得把凱莎跟芙蘭帶走了,獵風也只能無奈地在後頭叮嚀成員們。

  「別嚇到人家啊。」雖然現在講好像有點太晚了,不過公會的大家都很可靠,應該沒有問題吧?
 
  「公會的大家還好嗎?」原本就沒穿鞋的托爾,把腳在地墊上意思意思地磨了磨。

  「還可以,出乎意料的冷靜呢。雖然有少數人很想回家,不過也被安撫下來了,畢竟大多數都不是小孩了嘛,也懂得看情況的。」

  「這樣啊,如果他們能快點習慣就好了。」獵風脫下鞋子。

  「我還擔心有人中二病犯了,自以為動畫主角,跑去做些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呢。」托爾用輕浮的語氣再一旁揶揄。

  「我們公會大多數都是成年人真是太好了呢。」柳星走在最前頭,打開會議室的門,三個人魚貫走進會議室。

  說是會議室,其實就是獵風的房間。因為獵風的房間是最大的,便被公會幹部們自然而然的拿來當做開幹部會議的空間了。獵風本人雖然不在意房間被當成會議室,但還是希望可以有人詢問一下自己的意見,不過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問過就是了。

  「咦?原來教授也在啊。」

  「是啊,真是麻煩的狀況呢。」
  進到會議室裡,就看到一臉嚴肅的阿嘉莎坐在沙發上,她依舊穿戴與遊戲時代如出一轍的深藍色維多利亞風格長蛋糕裙與金絲邊眼鏡,白色長靴在裙襬下隱約可見。

  回應獵風招呼的是她旁邊一頭白髮,蓄著鬍子的召喚術師──鶴仙人。聽說他在遊戲外是個外聘的大學講師,本人對這種說法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總之因為這個傳言,公會裡不少人稱他教授。值得一提的是本人雖然聲稱自己是走仙人路線,但大家都覺得他的造型完全走錯方向,於是被公會成員私下取了「鄧不利多」的綽號。

  「人都到齊了,就來整理一下現有的情報吧。」阿嘉莎看著房間裡的四個人各自就坐,起頭發言。
 
  「那麼就從公會的現況開始吧。」獵風看向阿嘉莎。

  「瞭解了,公會目前的在線人數,加上所長剛剛帶回來的小牧師共有十九人,大部分的在線成員都是80等以上,而且就像所長看到的,在線上的幹部只有我和柳星而已。萬幸的是成員的寢室空間是夠用的,只是少了幾張床,已經在製作中。公會廳內的空間根據調查,跟遊戲時代完全一樣,各種生產設備也實體化了。原本只是背景圖片的一些裝飾品也跟著實體化,總之在生活機能方面,應該不用太擔心。」阿嘉莎一口氣報告完公會目前的大致情形。
 
  「稍早我去確認過公會倉庫裡面的各項庫存與金幣,雖然沒辦法看到之前整理在雲端的表單,不過跟印象中差不多。為了方便起見,我把一些日常生活中比較有機會用到的材料與素材都拿過來了。」柳星接在阿嘉莎後面報告起公會的物資與存款的情況。會議順利的進行著,接著作為公會裡資深玩家的鶴仙人,開始分享被阿嘉莎委託到新北市內打聽到的消息。
 
  總而言之,從各個方向來估計,他們推測目前在福爾摩沙島的玩家,總人數應該在四千多人上下。福爾摩沙島一開始在設計上,本來就是做為新手起始點的島嶼,即使後來添加越來越多副本與城鎮,豐富度依然比不上中國伺服器或是東南亞伺服器的大型地圖。目標放在各種大型副本或是攻城戰的大公會不用說,即便是以台灣玩家為主的公會,也多會選在這些大城市設立公會據點。
  因此會選擇以福爾摩沙島作為公會據點的,多是這些大型公會之外,台灣玩家創立的中小型公會了。《牧人集會所》便是人數40人上下的中小型公會,扣除掉某些成員兩個以上的遊戲角色,實際人數大約是35人上下。公會內的幹部雖然包涵獵風在內只剩三人,但是還有如同托爾與鶴仙人這樣的資深成員可以幫忙,短時間內應該不至於太困窘。
  在獵風沒有刻意招收會員的情況下,《牧人集會所》的公會成員大多是朋友們一個拉一個收進來的,簡言之是個由親朋好友組成的公會。不過即使如此,因為成員大多熱愛副本挑戰的關係,《牧人集會所》還是足以勉勉強強組成一個24人的團隊挑戰副本,在福爾摩法島的中小型公會中,也算有一定戰力。
 
  整理了一下,獵風一行人的見聞和鶴仙人打聽到的消息。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這個世界雖然跟《幻境神話》非常相似,但是從大地人的反應來看,獵風等人決定暫且將這裡視為一個全新的世界來應對。戰鬥的方法從托爾的經驗判斷,應該是可以憑藉著意念執行,況且冒險者的強壯程度也讓人安心很多,不過實際上場恐怕是另一回事。

  在獵風來到公會廳前,公會的成員已經發現糧食危機了。好消息是食物道具雖然沒味道,但是製作素材卻能保有原味。福爾摩沙島上,以盛產豐富多樣的水果為特色,不愁素材類道具的來源。柳星預期素材類的道具短時間內會有一波漲幅,不過即使如此柳星也不敢大量採購,因為水果這類的素材保值期並不長,公會裡的冰箱也只能延長一小段時間。
  
  「要做得事情還多著呢。阿嘉莎就跟我繼續進行情報收集,同時整理集會所;柳星你估計看看兩週的食物量,盡量趕在漲價前進行採購,其他的生活、戰鬥用品也先採買一些;托爾跟教授就帶些人去野外,進行戰鬥的測試吧。」獵風聽完大家的報告後,果斷地分配工作
 
  「其他的成員呢?」
 
  「其他沒被分配到工作,或是等級比較低的成員,我會請他們先在集會所裡面測試看看生產技能的部分,有沒有什麼跟《幻境神話》不一樣的地方。」雖然說工作是俐落地分配好了,不過獵風仍然覺得現狀不容樂觀。剛到這個世界的一點點興奮之情,就快要消磨殆盡了。
 
  「嗯,要忙起來了呢,我先走囉。」柳星在獵風說完後立刻起身離開,物資採買關係著公會眾人的生活,同時市場的價格波動往往是轉眼間的事。柳星自知這項工作必須精準快速。
 
  柳星離開會議室後,剩下的四個人並沒有從座位離開。
 
  「所長沒事吧?臉色不是很好看喔。」鶴仙人看著獵風的臉問道。
  「就是說啊。阿嘉莎也是,充滿肅殺之氣。」托爾也在一旁幫腔。

  「是你們兩個神經太大調了吧?仔細想想看現在的情形,你們真的覺得這樣下去不會出事嗎?」阿嘉莎往托爾與鶴仙人的方向瞪過來。

  「就是說啊,想到一群空有能力卻無人管束的冒險者,擠在這個城市的日子,我就胃痛。你想想,我們剛剛遇到的那種事可能會成為常態,靠等級威脅別人的情況說不定也會出現,我對冒險者們的自律能力沒什麼信心啊。」像是想宣洩無力的情緒,獵風用力往後一倒整個人癱在椅背上。

  「這個身體也會胃痛嗎?」托爾發出有點無謂的疑問。
  
  「只是那個情緒啦。」
 
  「你們在想些什麼,老夫都明白。」教授笑著介入獵風與托爾的拌嘴。
  「那些問題是很重要,但是現階段收集情報、確認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方法,才是更重要的工作,對吧?況且根據老夫判斷,假設真的不幸發展到那種狀況,以我們公會成員的實力還足以自保。」
 
  「我也認同鶴仙的說法喔,學長跟阿嘉莎都是愛擔心的性格。你們想再多,那都不是我們幾個人,甚至《牧人集會所》這樣的小公會可以獨自解決的問題。不過我們還有公會裡的大家可以倚靠,之後絕對可以找到解決問題的道路的。」接著鶴仙人的話尾,托爾趴在桌上用一隻手轉動茶杯,看著裡面無味的茶水形成小小的漩渦。

  「沒錯,意思即是說,眼前還有更重要的障礙必須鏟除。」隨著話音落下,鶴仙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2017-07-24
----------
0
-
LV. 1
GP 5
6 樓 吃影子的樹 kccdavoicy
GP2 BP-
1.6
  凱莎看著面前的幾位冒險者感到汗顏,打從她被帶進這間看起來是廚房的房間後,這幾位冒險者話就從來沒停過。有時候她們彼此閒聊,或者是扯上凱莎聊個一兩句。
  桌上的飲料是美麗的琥珀色,凱莎心想應該是頗為昂貴的茶葉。從先前幾位冒險者的穿著,還有端出來招待的飲料來看,凱莎覺得這個冒險者「公會」應該很富有。
  雖然他們說個不停,而且很多內容凱莎都無法理解,可是這樣的對話並不會讓人不舒服。坐在自己身旁的芙蘭看起來是個怕生的孩子,不過即使是她,現在也能順利地加入談話了。
 
  「所以各位冒險者是從很遙遠的地方來的嗎?」
 
  「嗯……可以這樣理解啦,總之是跟這裡非常不一樣的地方。」戴著綠色頭巾的精靈笑著回答,剛才他自我介紹的時後,告訴凱莎自己的名字叫果陀,是個笑容很溫暖的人。
 
  「沒錯沒錯,人也比較多喔。」在他身旁頂著一頭褐色短髮的男性熱情地在果陀之後接著說,上半身倚在桌上往凱莎的方向傾。凱莎記得他的名字應該是皮蛋˙豆腐,前面兩個字對凱莎來說不是很好記。
 
  「原來如此,是在海的另一邊嗎?」這種冒險者式的熱情凱莎不太擅長應對,大地人之間對第一次見面的人,通常不會這麼近距離。不過比起這些,凱莎現在對談話的內容更感興趣,身為沒去過新北跟台北以外的城鎮得大地人,她一直認為新北的人已經非常多了,想到還有比這裡更大的城市就讓人感到驚奇。
 
  「不是啦,雖然海的另一邊有更大的城市沒錯,但是不是那裡喔。是說凱莎小姐真是健談啊,長得又漂亮,大地人都像你這樣嗎?」皮蛋感到有趣地盯著眼前的大地人少女,她跟印象中的NPC不太一樣,會主動跟他們攀談,而且不只是單純接收,還會根據話題提出疑問。最重要的,而且從長相、身材到造型都很符合自己的審美,皮蛋覺得這種狀況簡直完美,果然加入招待小組是對的。
 
  「克制點,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啊!」
 
  果陀前秒才剛提醒,下秒皮蛋就被飛來的平底鍋直擊後腦,力道之大讓他一頭撞上桌面,造成二度傷害。
 
  「Yes ,Combo!」穿著原住民風格服飾的女孩子在皮蛋身後得意地握緊拳頭,笑容滿是得手的喜悅。
 
  「東,會痛的啊!」
 
  「蠢貨!明明叫做豆腐,還一天到晚想吃女生豆腐。」被喚做東的女孩一臉鄙視地看著皮蛋。
 
  「哼哼,你不知道皮蛋才是本體嗎。」
 
  「不過凱莎小姐真得很有氣質呢,像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果陀無視一旁爭吵的兩人繼續搭話。
 
  凱莎不太清楚這種狀況要做何反應,這時袖子被一雙小手拉了拉,轉身就看到芙蘭的一雙大眼盯著自己。
 
  「嗯……我覺得不是像皮蛋先生說的那樣,凱莎小姐是很……特別的。」像是在斟酌用詞,芙蘭講得比平常還慢。
 
  「咦!我很普通喔,就只是個在市場打工的平凡人。」凱莎緊張地瞠大雙眼,趕忙揮手否認。
 
  「沒有這回事吧?我也覺得凱莎給人的感覺,不太像大地人。」東回過身來再次加入對話,不過真要她講,東也沒辦法很具體地形容那種感覺。
 
  「你們想說的,是不是她講話很自然,而且完全不怕我們?」果陀笑著幫腔。
 
  「對對對,就是這個,而且還會主動問我們問題耶!」聽了果陀的話,東很快便了解心頭的不自然感來自哪裡。這位大地人跟他們的對話實在太自然了,完全沒有NPC的生澀感,像個真人似的。
 
  「這只是很普通的談話啊……」凱莎的臉微微泛紅,開始反省起自己是不是有點話太多了。
 
  「我也覺得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啊,不過就是聊聊天認識一下嘛。」不是刻意要站在凱莎那邊,但是對皮蛋來說,都已經來到這種異世界了,再去區分什麼冒險者跟大地人也沒什麼意思。這種氣氛輕鬆的談話,不管對象是誰皮蛋都很喜歡,當然跟凱莎的話會更喜歡一點點。
 
  「可是你今天來公會廳的路上,有任何大地人主動跟你搭話嗎?應該沒有吧?這不是說大地人的壞話什麼的,只是大地人們不是每個都像凱莎這麼放得開喔。今天早上不過想問路邊的大地人發生了什麼事,對方就一臉害怕的樣子呢。」東聽出皮蛋的語氣有點不悅,她跟皮蛋身為高中同學第二年了,也大概知道皮蛋的個性。雖然他對凱莎的心思太明顯了,不過絕不是個壞人,不如說是為人太單純。東想他一定是已經把大地人當成一般人看待了,所以誤會了芙蘭的意思。
 
  「對……對不起啦,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凱莎小姐很勇敢。發生那種事情的時候,也是凱莎小姐先開口制止,即使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總之我覺得凱莎小姐是個值得敬佩的人……我那個時候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卻什麼都沒做,只是在旁邊看著。」芙蘭越說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
 
  「沒有那麼了不起啦,只是覺得那兩個人實在令人火大……」
 
  「但是凱莎小姐明明沒有反擊能力,還是勇敢的站出來,相較之下還有點能力,卻只是在旁邊看著的我,就顯得……」即使低著頭,東她們也看到芙蘭的眼淚滴落下來。無力感、愧疚感,還有突然來到陌生世界的恐慌,已經讓這個小小的身體喘不過氣來了。
 
  「哇,怎麼辦啊!我不是在罵你啦。」看到停不住眼淚的芙蘭,皮蛋完全手足無措。
 
  「不是這樣的!你不也幫忙治療了漢娜阿姨的傷嗎?你為我們,做了我們自己辦不到的事情。更何況那個時候,你自己也很混亂吧?即便自己在痛苦,卻還是想著要幫助別人,我覺得這更了不起喔。」凱莎見狀立刻把手搭上芙蘭的肩膀。
 
  「就是說啊,芙蘭。聽說那兩個鬧事的傢伙有六十幾等吧?你也才53等,這種情況下,不制止他們不會有人責怪你的。不如說在沒有幫手,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復活的前提下,你的行動是正確的。」東也趕緊接話。
 
  「凱莎小姐也可能會死啊!」
 
  聽到這句話後凱莎微微一愣,突然笑了出來。
 
  「芙蘭小姐真是善良的孩子呢,請別再哭了,好嗎?這可是今天第二次拿出來了呢。」凱莎拿出方巾,溫柔地擦掉芙蘭兩頰的淚水。
  「我當然知道冒險者很強大。我們大地人不但沒有你們那麼強壯,也不像你們可以復活。即使如此我還是制止了他們,不是因為我不怕死,只是我相信在圍觀的冒險者中,一定會有像芙蘭小姐這樣善良的人。你看,獵風跟托爾先生不就站出來幫忙了嗎?當然芙蘭小姐也是。」
 
  「……嗯。」還是低著頭,不過芙蘭的眼淚似乎止住了。
 
  「再吃點嗎?」皮蛋把桌上的蘋果往芙蘭的方向推了下,芙蘭看一眼後,默默地吃了起來。
 
  『看樣子沒事了。』東跟果陀互看了一眼,放心地笑了笑。
 
  「不過其實我的行為還是有點唐突啦,還在工作中擅自離開位置。唉,回去後可能要被扣薪了。」凱莎對芙蘭邊苦笑邊無奈地聳聳肩。
 
  「我會幫凱莎小姐求情的!」芙蘭立刻抬起頭。
 
  「咦,不用了啦,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不,請務必讓我跟上吧!」
 
  「這……」
 
  「畢竟是托爾他們硬把你帶來的嘛,真要說的話我們也有責任。就讓芙蘭就做為《牧人集會所》的代表,去向你老闆說明下情況也好啊。不過只有芙蘭一個人不太放心呢,畢竟才剛加入我們公會。」
 
  「我!我也一起去!」皮蛋立刻跳起來,但領子馬上被抓住。
 
  「不好意思啊,這位借我一下,有些工作要做。」柳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廚房,一手拿著幾張表單,另隻手拎著皮蛋的衣領。
 
  「開完會啦?辛苦囉。」
 
  「去吧去吧,這邊我們可以解決的。」東擺了擺手。
 
  「你們這些人,我還沒答應啊!柳姐快放我下來,現在是我一生中重要的時刻,是非成敗就看這一仗了啊啊啊!」不管皮蛋怎麼掙扎,柳星看起來絲毫不受影響,皮蛋也沒那個膽下手攻擊柳星,就這樣離被帶離廚房。
 
  「謝囉,我們應該不會太久。」完全不理會對方的扭動與抗議,柳星一手提著皮蛋,揮揮手帥氣地關上門。
 
  「辛苦了,路上小心。」果陀笑道。
 
  「是說大地人都像凱莎一樣就好了呢。怎麼說呢,也不是不能理解大地人的顧忌,但是一起生活在新北,要是日常對話也這麼壓抑實在很辛苦呀。冒險者們自己的狀況也不是很好……」東無奈地倒向椅背。
 
  「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冒險者們變得有點奇怪,對著沒有人的地方喃喃自語啊、像行屍走肉的遊蕩啊、抱著頭大聲哭喊之類的……」凱莎的表情有點尷尬,皮蛋就這麼被帶走真的沒關係嗎?不過果陀跟東似乎完全無所謂,就連芙蘭也只是靜靜地目送他們離開,讓凱莎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
 
  「啊~如果是那樣的話確實會被當成怪胎呢。」
 
  「嗯嗯,在旁人的眼中就像是發瘋了吧。」
 
  「對吧。一定是因為這樣大家才會有點害怕吧,畢竟還是會擔心會不會突然被攻擊什麼的,冒險者們的力氣都很大。啊!當然跟你們聊過之後,知道冒險者們也是有些突發狀況,我想過幾天應該會好一點了吧……嗯,一定會的!」冒險者們也有自己的麻煩,算是報答茶水的招待與保護也好,凱莎希望可以讓他們多少提起精神。但她也明白,如果今天這樣的暴力事件繼續出現,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能這樣就好囉。雖然沒他們那麼反應那麼大,不過我也有點不安呢。」
 
  「是啊,我也有點擔心家裡的狀況,不過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果陀的眼神好像有瞬間變得很嚴肅,凱莎看得不是很清楚。
  原來果陀的家不是公會嗎?還是說有另一個家呢?凱莎想不明白。不過如果說公會不是冒險者的家,那麼比起氏族,公會對冒險者來說果然是更接近互助會的存在吧?
 
  「嗯,我們也聊一陣子了呢,差不多該出發了吧。畢竟凱莎小姐現在應該算是在翹班,拖太久也不好。」
 
  「不如我們就一起去吧,外面的情況好像還有點混亂,多點人也好。你說呢,芙蘭?」
 
  「嗯,這樣就放心了。」心情似乎已經恢復了,芙蘭靦腆地一笑。
  
2017-07-29
----------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79 筆精華,06/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