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321

【翻譯】TRPG第二卷——盛宴的廚房與病之典災(簡略翻譯)

樓主 Max leiking00
GP1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TRPG第二卷
盛宴的廚房與病之典災




跑團二的第三話是說到他們五人一貓在經歷荒島事件後打道回到秋葉原,之後組成公會及在公會屋開派對招待朋友的故事。第四話則是說到四人一貓在小凪染病後,他們為了解除她身上的<疫病>狀態而不惜對上<病之典災>的故事。



人物

角色—(玩家)<主職><副職>

  • セイネ(綾里)<盜劍士><邊境巡視>暫譯賽蓮

狼牙族美少女,十八歲,大慨是女主角。除了這四人一貓外基本上沒有朋友。平常最常一起的就是跟縱狂ウルフ,每每不到三言兩語就會無視他或加以鐵拳。
在這四個月間都是在打日工,但面試都被她薑硬的笑容破壞了。無可奈何之下便去了作打狩工作,但因為過火的攻擊力經常成為Hate Top,卻每次都被ウルフ救下來。其實四個月前自アラビカ——烏鴉騎士一戰之後就一直想對在各方面都很照顧自己的ウルフ報恩,但不善言辭加上ウルフ又那個樣子,總是找不到好機會。
戰鬥風格是二刀流,擅長附加「追擊」異常狀態(即追加傷害,發動條件是任意隊友的後續攻擊)。今次更特別加強了STR的底值,令爆發力更見可怕。

  • ウルフ(むらさき)<武士><料理人/狩人>暫譯烏魯夫

狼頭上空跟縱狂,人類,狼頭其實只是頭盔。只要セイネ不在的話就是一個做事正經可靠,保護慾跟安全感點滿的師哥。在四人中其實是最成熟的一個。因為交遊廣闊,而且跟城惠是遊戲中的舊識,在回到秋葉原之前已經大致上知道當時的狀況了。對比於城市全體或全世界這種大事,他更專注於保護身邊的人,保護與守望同伴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事......然後,經常以這樣的借口去偷看セイネ的房間。
典型的武士風格坦職,與本傳的人物比較的話攻擊力會比直繼好,而且有剎那之見切及叢雲之太刀等傷害無效化劍技,坦力相當十足,但畢竟沒有盾,整體防衛還是不及守護戰士。
另外,出乎意料地負責了所有人的伙食。

  • AK(丸山)<召喚術士><見習徙弟>

Elder Tale遊玩時間達十八年。78歲。在上次的事件後感到不能放下這一群年輕人而負起責任照顧他們了。話雖如此,不知不覺間卻變成了一行人中社長一樣的存在。興趣是製作邪神像——史萊姆山羊,自言噁心地可愛。因此當失敗作——山貓玩偶熱賣的時侯有點不滿。
風格是全火力型,特技是原素爆發等提升火力的技能,沒有マスダさん的話很容易被怪物盯上。平時會召喚小妖精幫忙打掃。
跟洛德立克互相認識,史萊姆山羊跟山貓玩偶就是他幫忙賣出去的,但史萊姆山羊完全滯銷了。
另外,出乎意料地負責了打掃。我說你們四個人真的很殘念啊。

  • マスダさん(芝村)<巫女><交涉人>暫譯增田小姐(畢竟跟桝田老師用一樣的漢字不太好)

品味很差的美少女眼鏡巫女,是一個叫マスダ的遊戲設計師的私生女,十六歲。自小就沒有從公事繁重的父親中得到父愛及家人的連系。跟(我們「真正」的)現實中那個負責LH及LHZ的同名遊戲設計師完沒有任何關系,沒有影射和暗示成分,嗯,完全沒有。
完全的戰鬥援助型,並非攻擊力很低而是完全沒有攻擊手段,但是有很強力的補助魔法跟仇恨操作技,沒有Damage Dealer在的話就沒法子終結戰鬥,風格比城惠還要偏激,但身為指揮和控場的實力很強,芝村本人也被ままれ說是個很老練的玩家。
在上次的事件後跟其他人回到秋葉原,在這三個半月間不斷受到身邊的朋友照顧,加上自己又沒有勇氣去打怪存錢,越來越感到自己只是個小孩子的極限。在看著自己的存款漸漸減少的現在,開始想克服這樣的自己了。還有,這三個月間胸部長大了一點。

  • ナギ&ニコ(ままれ)暫譯凪跟尼可

ナギ是由六傾姬之一的古艾祖族轉生的小女孩。自荒島事件後便把四人全都看作家人一樣,更因為可愛的外表及言行而得到鄰居的喜愛,看著她朋友比自己還多的セイネたん心情很複雜。也好像已經遭過三日月的荷麗艾塔的毒手了。
另外,表面人格下還潛在著古六傾姬——トキナギ(暫譯:朱鷺薙)的人格,兩人的意識或回憶偶然會互相影響,如果此人格過分上浮的話會令小公主的人格消失。上次劇中透露了一旦六傾姬六人會聚的話會令世界毀滅。話雖如此,會因為「想吃東西」這種心情而上浮,個性行為非常尊大。
(另外,把兩人的漢字錯開為「凪」及「薙」(同音不同字)的原因是她們兩人並不是同一個人,所以用不同漢字區別。)

ニコ是セイネ在島上跟ウルフ在大崩壞前拿到的寵物。會巨大化,在TRPG期間セイネ總是騎著他戰鬥,但セイネ背地裹認為巨大化後不可愛。山貓玩偶的原型就是他了,也因為玩偶大賣,之後公會名就是以他為靈感而取的。對了,他是「他」,不是她。



第三話
Chapter 1:<山貓的巢穴>


賽蓮一行人自荒島事件一個月後就回到了秋葉原開始她們在旅店的生活了。時間是在秋葉原復興後,隨著日子過去,她們也跟這裡的人們漸漸的相熟起來了,而本來就是弧獨一人的凪,也加深了與比鄰間的友宜。
就這樣在他們一日復一日的習慣異世界的生活後已經過了四個月。在秋色漸濃的某一天AK他突然收到一個驚人的消息。他在洛德立克商會的支援下所製作的山貓玩偶(ニコの縫いぐるみ)竟然大熱賣了。在這時侯,洛德立克他提出了一個方案,希望以實物——公會屋支付獲利而非用現金支付。

「你什樣看?雖然本來是公會倉庫,要花一點工夫才可以住人,但對各位說應該已經相當的寬闊了吧。」說著洛德立克的眼鏡閃了一下。

AK接過手看了看他的資料,第一層是倉庫,而第二第三層的面積真的相當的寬闊,住起起應該會很舒適的。而且竟然付有很大的後園,即使在那兒開派對或種菜也沒有問題吧。

「畢竟因為AK你的幫忙我們也賺了很多,這邊也應該不太吝嗇。」

對只是租住在旅店中的AK們當然是破天荒的好條件了,簡直是雪中送炭。

「那這樣的報酬還可以嗎?」

話音未落,AK就已經看也不看其他文件,以驚人的氣勢押下了印章了。

「真的可以嗎?」
「在下的心眼可不會看錯人!閣下不會是那種隨意說慌的人,沒問題。」
「事實上,我自己也沒有什樣看這些文件。這些都是拜託朋友造的,據說是很厲害的契約書。」

就這樣,AK他買下了一棟公會屋了。但如果要把這公會屋的所有人設定為他們四個人全部同時持有的話,非得先要結成一個公會不可。同時,契約書上也要登上他們所有人的名字。
就在這個時侯,AK從他的口袋中拿出了他們四個人全部的印章了......
就連ままれ也說,AK你到底有多黑心企業啊。

得到公會屋的AK急不及待的回到他們租住的旅店。然後在逆光效果下以強猛的氣勢開門而入了。

「大家快看看!砰!」
烏魯夫「啊,太好了,終於回來了」

出來迎接AK的是穿著上半裸體圍裙的烏魯夫,在他身旁的是努力幫忙拿餐具的凪,兩人正在製作今天的晚飯。

「哈哈,小凪,會幫忙的孩子就是乖啊」
「那今晚的我要放很多肉!」
「噢。歡迎回來,AK。我們快煮好了。」
AK:「噢噢。真的很像回到家一樣的感覺!」
增田小姐:「爺爺今天心情真好喔。」
「對啊,快過來看看。」
看過後增田小姐連面都變白了
「這......這是甚麼?」
「我們有個家了,是家喔!」
賽蓮:「到底你又做了甚麼壞事才拿到的。」
「咦?!為甚麼立刻就懷疑是我做了壞事......」
烏魯夫「等...等一下!為甚麼契約上會有我們的名字跟印章啊?」
「連賽蓮炭跟增田小姐的名字都在上面啊。」
增田小姐「給我等一下啊。」

認真看了一下的增田小姐,發現文件上寫著「由公會甲開發的布偶的版權,將全由洛德立克商會持有」

烏魯夫「啊,只是這樣的話還沒大問題。但是說起來,我們還不是公會啊」
AK「結成公會後,大家就可以擺脫這個五人一室的房子了。大家不是都想可以有自己的房間嗎?」
賽蓮「一人房......?!」
增田小姐「錢的問題什樣解決?」
AK「所以說,錢的問題就由我......」
增田小姐「就是這才令人擔心啊!」

之後再研究契約書的烏魯夫發現了,這份契約表明的只是顧用了他們作為倉庫管理人,倉庫本身的所有權不在他們手上。(寫契約的人真腹黑啊,到底是誰呢)

AK「文件上的事情即使是有可誤解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信賴是真實的。」
增田小姐「說的也對呢,但是拿了別人的印章去蓋印就已經說不上信賴了吧。」
烏魯夫「總之,如果我們不結成公會的話,不就是跟契約對不上號嗎?」
增田小姐「這個,這樣的話有違反合約的處罰吧」
烏魯夫「啊,看看這個,對方也蓋下了公會印章。雖然沒有寫明罰則,但這可是大公會喔。真的違約的話可能以後會很難在秋葉原生活下去......」
增田小姐「啊,完了......」

想不到,局面竟然會變成不是得到公會屋就是要離開秋葉原的究極選擇題。
然後,增田小姐就像沒事發生的一樣,把飯菜拿到自己面前吃起來了。

烏魯夫「也對呢,變冷了就不好吃了」
這個時侯的凪雖然不太懂這話題,但是對有了「家」的一事感到很高興。
凪「公會是甚麼東西呢?」
增田小姐「公會呢,就是擅自拿去別人的印章蓋,擅自跟別人組隊......就像這樣的東西喔。」

因為這解譯令凪害怕起來了,烏魯夫開始用視線向賽蓮求救了。

賽蓮「你以為我能夠說明到嗎?」(笑
烏魯夫「啊,賽蓮炭沒有加入過公會吧。」(大聲地)
賽蓮「別給我說出來啊!」
AK「嘛嘛,要說的話,公會就是跟家族一樣的東西」
凪「那我們可以得到公會嗎?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嗎?」
AK「家族並不是別人可以給你的東西吧。公會也是一樣要靠自己的力量做出來的喔」
凪「嗯嗯!公會啊~公會啊~真好啊,公會」
增田小姐「名字的話什麼辦?」
烏魯夫「唔唔,冷靜下來後,也想到其實還有加入其他公會這條路啦。但是以這個成員來看,還是我們自己幾個人來的方便吧。」
AK「也會有給多數意見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侯呢」
烏魯夫「對啊,也有加入了大公會後反而被孤立起來的人啊......雖然已經有人請我加入公會了(笑」
賽蓮「難以至信!」
AK「背判者!」
烏魯夫「啊啊,沒問題,我一定會留在這兒跟大家一起啦」
這消息其實令增田小姐背地裡鬆了一口氣,她既不認為自己可以可以在大公會裡生存,而且如果沒有了烏魯夫的照顧的話其實她的社會能力是等於零的。
增田小姐「真的太好了。」

然後大家就向著結成公會的方向討論了,果然公會名最令他們頭痛,說著說著大慨十分鐘後。

AK「唔,果然很難呢,就<貓亭>(にゃこ亭)什樣?」
增田小姐「啊,這個好,這個好」
賽蓮「<貓亭>!」
烏魯夫「嘛,確實沒有尼可的話這個公會跟本不會結成。」「這樣的話,公會長又應該由誰當?決定這契約的雖然是AK......」
增田小姐「(全力的在自己面前打小X)」(另外,ままれ老師說她這個動作意外地可愛)
烏魯夫「這樣的話,就由AK指名其他人做吧。」 (ままれ:這傢伙,不知不覺就巧妙地把位置從自己裡引開了,這個男的有兩下子!)
AK「唔唔唔,一般來說。應該由尼可的主人來當公會長吧。」
賽蓮「咦。我明明從沒有加入過公會,一下子就要成為會長嗎!?」
AK「沒問題沒問題,我們會全力幫助你的」
烏魯夫「就是說賽蓮炭,比起做為會員,會長對你來說更加合適喔」
(原文相當欠打:つまりセイネたんは、ギルドメンバーよりギルドマスター向いてるって事でつよ!
就是三歲不到的小孩子的調調,セイネ たん 也是小孩間因為發音不清而把敬稱叫錯了,大慨就是以前的灼眼的小夏娜炭的感覺吧)
賽蓮炭「這樣的話,就由尼可的主人的我來當吧!」
尼可「萬歲——!」
烏魯夫「恭喜啊賽蓮———炭!」

以上就是<貓亭>成立的極為殘念的經過了。

第二天,<貓亭>的成員便逼不及待的打包去到他們的新居了。
在門前等侯他們的是第八商店街的卡拉辛,原來他被洛德立克拜託了把一部分的傢俱運過來。
這時侯他已經把第二層的其中一間房整理完畢,只要打掃一下今天晚上便可以開始入住了。

烏魯夫「啊呀,真的沒辦法呢,今晚我們就一起睡吧—噗哇」
賽蓮「你到底在說甚麼啊!」鐵拳攻擊出現了

就在他們打打鬧鬧的時侯,卡拉辛不經意地露出了沉重的表情來塔話了

「請問公會長是哪一位?」
「剛才失禮了,我就是<貓亭>的會長,賽蓮。」
「雖然會有點那個,這個就拜託你了。」
「抱歉,但你面色看起來不太好喔......。是發生了甚麼事嗎。」
「啊啊,沒有沒有。只是這倉庫的鑰匙,倉庫鑰匙。只是一個普通的倉庫,沒有甚麼大不了的物事在裡面喔。」
「這樣的話,你為甚麼剛才的面色會差成這樣?」
「啊呀......我們這邊也有很多事情啦。對,是等會下午的事情。」說著,他就對週邊的人隨便下了些指示。「那我們先回去了。」他就這樣子慌慌張張的回去了。
賽蓮「總感到一股非常不好的氣氛.....」
AK「我認為沒有這樣的事。我倒是感到,裡面應該有很多好東西在等我們喔!」

就這樣,他們一人行就戰戰競競的來到他們的公會屋面前了。
砰的一聲。AK爽脆的打開了玄關的大門。這時,把他們眼前的空間填滿的竟然!是不可計量的山羊史萊姆玩偶!!



剛好在搬東西的烏魯夫發出了悲嗚。
這樣還不夠,在門邊還有這樣的文件:
「貨物數目:五萬件」
因為增田小姐她們賣了八千個,所以在倉中的還有四萬二千個左右。
增田小姐嘆氣「已經下一輩子都賣不完了。」
就在他們被這一堆山羊姆滅團的時侯,凪很高興的跑了進來了。

「哇啊,我們的家很大喔。把大家都叫來開派對吧!」
增田小姐微笑著的說「說的也對呢」
凪「開個大大的派對,然後作為禮物,向每個到來的朋友送出山羊史萊姆吧!」
賽蓮「小凪,你看了這個後為甚麼還會這樣想的...?」
凪「不是很可愛嗎?摸起來很舒服」
烏魯夫「這個先放一邊,開派對也是個好主意呢,畢竟也要向朋友說我們搬家的事。」
AK「這個好。爺爺我也讚成喔」
烏魯夫「而且,既然成了公會,向周圍的人說一下,我們今後也會更容易取得工作吧。」
增田小姐「派對啊,那搬家的話果然是蕎麦麵吧?」
凪「凪想吃甜甜酸酸的,爽爽脆脆的」
賽蓮「爽爽脆脆?是蘋果嗎?」
增田小姐「水果的話用買的就有了。甜的東西的話......用水果也大慨做的出來吧?」
AK「那老爺子我立即召喚清流的水精靈來作冷凍香蕉吧!」
凪「不是香蕉啦,是爽爽脆脆的,冷冷的」

眾人再問清楚之後,似乎是她最近睡夢時看見的食物。而且還出現了「有香菇的飯,有肉跟野菜的雜菜炒,還有剛才的又冷又甜的那個」

AK「野菜的話老爺子我也想吃呢」
增田小姐「好!那我們就來作好吃的飯菜吧!」

時間到了搬家的當晚,因為白天時又是玩鬧又是幫忙的凪已經太累了而先一步去睡了。
烏魯夫他們則因為想重現凪所說的味道而在餐桌上努力中,現在桌上都放滿了看起來很好吃的餐點了。但對於凪所說的味道,他們還是全無頭緒。說起來,大地人的食物本來不是沒有味道的嗎?這樣想東想西的烏魯夫他們正在餐桌前煩惱中。

就在他們討論熱烈的時侯,本來睡覺正酣的凪突然起來了。只見她看也不看烏魯夫他們一眼就大喇喇的坐下來大口大口的吃起來了。

烏魯夫「噢,早安啊小凪」
凪她連這句也無視起來了,原來在這一瞬間,她已經消滅了三道菜了。
增田小姐「也吃太多了吧......」
賽蓮「吃下去的到底都了哪裡......」
凪「這個很美味,給妾身再多做一份」
烏魯夫「小凪 ......?」
增田小姐「角色突然崩壞了......」
烏魯夫「不如說......這不是朱鷺薙大人嗎啊啊?!」
朱鷺薙「唔唔嗯,我就是(唔嗯)朱鷺薙(唔嗯)的說(唔唔)」
賽蓮「原來朱鷺姬大人是這樣的角色啊......」
增田小姐「妳不是消失了嗎?」
朱鷺薙有禮的點頭「因為汝等的努力給予了這孩子一段安穩的時間了,妾身在此感謝閣下。
好好的保護了凪的事情實在太感謝了(唔唔)。」
AK「語氣是50%的感謝及50%的貪吃,但實制上來看是20%的感謝跟80%的貪吃啊(笑。」
朱鷺薙完全聽不到這句「這個真的很美味,給妾身再來一份。」說著要增田小姐幫她擦嘴了。
烏魯夫「多謝你的讚賞......但材料剛好都用完了。」
朱鷺薙「然後妾身有一件不得不向汝等道歉的事.....」
烏魯夫「道歉?」
朱鷺薙「其實凪她早前所說的三道菜色,都是來自她在夢中看到妾身在生時的記憶。這樣下去的話,她與妾身的距離會越縮越短,然後總有一天會被妾身取代。這樣的話,那鼠輩們又會將這小女孩視作目標了。」
賽蓮「想不到吃個東西也會成了這樣的事件......」
朱鷺薙「所以說,可以請你們幫助凪實現她的願望嗎?」
烏魯夫「嘛啊,畢竟吃飽了後,自然就會滿足吧」
賽蓮「這種時侯,先吃個飽就是最重要的」
朱鷺薙「嗯唔,絕對不是(唔唔)妾身在貪吃喔。」
增田小姐「材料食譜等都知道了嗎?」
朱鷺薙一個憤怒的樣子「不要給搞錯了。妾身是支配者,並非料理者。」
AK「那菜色的名呢?」

(果然是節錄一點TRPG的情況吧)

ままれ(GM):這個就要以交涉值來判定了。做得好的話,可以在她的記憶中得到更多情報喔。
芝村(增田小姐):交涉任務就給我來吧!因為有「共感的項鍊」所以是4加3D(這是指底值4加上擲骰子3個),再來副職業<交涉人>的加值是多少?
ままれ:是加2的。目標值是12,而且在18以上的話會有附加情報出現。
芝村(增田小姐):那就以6加3D去了喔。......數值是10因此達成值是16。
ままれ:這樣的話,名字雖然都出來了,但材料的話只想得到一點。第一個「又甜又爽脆的」是「離枝冰沙/雪寶(離枝シャーべット)」(英文是Sorbet,但離枝我不太清楚是甚麼,只知大慨是香料)。離枝的話就是魔物素材的一種,是生長在豬背的果實。
芝村(增田小姐):原來如此。
ままれ:另外的是「豬肉糖醋煮(ボア肉の甘酢和え)」。第三個凪說是"放了蘑菇的飯",實制上是「松茸菇蒸飯(マツタコニドの炊き込みご飯)」。
綾里(賽蓮):朱鷺薙大人意外地和風呢。
丸山(AK):那是<走路菇>的松茸版嗎?
ままれ:沒錯,就是松茸版的。

(節錄完畢。)

朱鷺薙「至於素材的入手方法此等下賤的事情妾身一慨不清楚。」這樣的邊吃邊說,已經吃了很多的東西了。
烏魯夫「呼.....食材不夠了我等會出去添購」
賽蓮「為甚麼會跟小凪的食量差這麼多......?」
AK「不會因為朱鷺大人的出場令小凪胖了吧,如果有一天"我明明乖乖的睡覺了,為甚麼會發胖了"的話就太可隣了。」
增田小姐「對女孩子來說這就是惡夢啊。」
(這ままれ老師補充了一個設定,其實每次朱鷺薙出現都會用掉很多卡路里的,還開玩笑地說其實所用的多到可以幫小凪減肥了。)
烏魯夫「嘛嘛,我們明天分頭去找吧,大家也去問問朋友看吧」

然後在一天的調查後,發現兩者都在奧多摩山林(オクタマ山林)可以找到。是可以由秋葉原出發再即日回來的距離。於是他們就決定了隔天早上就出發。為了方便回程的時侯用回城魔法,他們決定把凪先放在三日月同盟中,暫時交由荷麗艾塔照顧。

自秋葉原出後數小時,仗著冒險者優秀的身體能力,賽蓮她們一行人在午前已經在奧多摩山林的小道中行走了。尼可更因為很熟惗這種的起伏不止地形,很高興的跑來跳去。
「賽蓮快來看看!這邊這邊!這邊的景色很好喔,跟我以前住的島上很相似啊。」
跟著尼可過去的賽蓮看見了一個水池,發現這應該有魔物在這付近生活之後,她們就決定了在這兒佈陣。

「烏魯夫,給我接好了!祓禊障壁!」
(順帶一題,這個障壁的防衛力是三十。烏魯夫本人的HP有九十,ままれ老師形容是很令GM頭痛的防衛力。)
「尼可,我們也上吧!大山貓之從者!」

在賽蓮的命令之下,尼可就變大了。這是尼可的EX技能,效果是提高使用者的攻擊力及移動力。
騎在尼可背上的賽蓮決定由隊伍中移動能力優秀的自己先偵察一次週邊的地區。
這時,尼可說「這邊這邊啊賽蓮,這邊的風景很好看,而且好像有很好吃的東西在這面喔」

在賽蓮眼前出現了幾個黑影,而且看起來當然好吃了,這就是她們在找的食材魔物啊!
增田小姐「嗚嗚,被襲擊的話一路以來都試過了,但自己主動攻擊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喔......」
AK「但是你想想,打倒之後就會變成好吃的食物給我們下肚啊!」
在一旁的賽蓮炭已經在磨拳擦掌了,果然是肉食系?
烏魯夫「對啊,學會對食物由衷地感謝也是一種成長喔。」
增田小姐「嗯,好啦。我開動了!」

Chapter 1 完結


12
-
LV. 19
GP 328
2 樓 Max leiking00
GP1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話
Chapter 2:古艾祖族的料理


以下的戰鬥就進入TRPG模式。

在這先說明一下LHZ TRPG的戰鬥方法。
首先,人物的動作大致上分為三種,分別是Setup,Minor,Major
Setup用的動作不能在Minor,Major的也不可以用在Setup時間上。
而每一回合每個人在每階段只可以進行一次動作,每階段一次即合共三次。當然,敵對BOSS或使用了特殊物品或技能的狀況可以再行動,但基本上是這樣沒錯。
另外還有Move、Instance及常時技。Move是移動技;Instance是即時使用的技能,不會用掉時間;而常時技則是常時發動的,同樣不會使用時間,這幾個不算在三種主要階段中。

每回合完結後會進行一次Clean up。隨了結算外,比如說上集的烏鴉騎士會在此階段無條件使用一次近距的範圍攻擊,某程度上也是一個階段。
判定命中,怪物識別,攻擊力的隨機亂數或事件等都由骰子判定,基本上是由骰子的數值加上角色的底值加乘。在關鍵時侯,可以用「因果力」再重新擲一次骰子或加擲一個骰子,以故事內容來說就是主角威能出現的時侯了,不過大家可以看看上面人物介紹,每個人的初期因果力是多少,雖然ままれ老師會在換場景或事件時派發一個,但基本上一個不少心就會用完了。

在今次的戰鬥中,目標是採集食物材料及敵方全滅,但採集行為需要在在minor或move階段中進行。如果一個不少心打太痛令對方死掉消失,就只可以拿到掉落物品而不一定有食材了(因為掉落物品也是由擲骰子決定)。特別是今次使用採集動作的話會得到tag了<新鮮的>食材,這對下一個章節十分有用。



以下是戰鬥區域地圖



在他們面前的分別是一米長的<走路松茸菇>及約兩至三米的<離枝野豬>(我腦內的形象是Dark Soul的蘑菇人及魔物狩人中森丘區的蘑菇豬的巨大化),而且不知什麼樣的走路菇竟然還漂來了一股香氣。
增田小姐「雖然是很香啦,但這個真的可以吃嗎?啊啊!它在走了,走了!」
現階段兩者的情報還未明白,看見的是都有<自然>屬性及等級三。(賽蓮她們全員也是等級三,人數和等級都一樣,按城惠的說法會是有點難度的戰鬥。)

第一回合(人物對話方面,劇中角色用"「」",玩家的就用":"代表吧)

行動次序會按角色的行動力而決定。因為烏魯夫有技能<常在戰場>,所以第一回合的行動力會因此加乘而成為第一個行動。
烏魯夫:那先用<武士的挑戰>成為Hate Top吧!

第二個行動的是賽蓮

賽蓮:先騎上尼可上令行動力加二吧。(要騎乘尼可需要有尼可的Connection,即友好度。相對的只要有友好度就可以給其他人隨時換乘。另外上次第一卷是賽蓮(綾里)的TRPG初體驗)但接下來應該做甚麼好?
增田小姐:先識別敵方如何?
GM:再來就是陷阱識別吧,就是<異常探知>。可以探測到隱藏的敵人和陷阱,因為看以看清整個場景所以一開始先用的話會比較安心。
賽蓮:那就用吧。(擲骰子)達成值是八。
GM:那賽蓮炭沒有在這發現異常。
賽蓮:自信滿滿的說「沒有其他的傢伙在伏擊喔!」
GM:(其實場景中有一樹上藏有陷阱<蜂巢>,但因為目標值不足而沒有發現。這就是手運差吧)再來就是社長了。
AK:對野豬用<敵方識別>。看我玩了這遊戲十多年的成果吧!(擲骰)十九。
GM:成功了。這是資料。
(另外,要使用採集素材的動作的話需要先成功識別對方。)


(先識別的是右方,左面的這時還看不到)

這<離枝野豬>的大小約有一個小屋大小。會使用強力的突進吹飛攻擊<豬突猛進>(<蹴散らす突進>)及把背上的果實引爆的<果實爆雷>(<リーシー爆雷>)並做成追擊狀態。

GM:再來就到野豬。它在Setup不做任何動作。到增田小姐了。
增田小姐:對烏魯夫使用<天足法的秘儀>令他可以進行一次移動。這樣的話會成為Hate Top,所以用<御靈之守護>令仇恨值減二。現在是仇恨零。
(<御靈之守護>是常時技能。這可以令一種Setup階段的特技以後每回合的仇恨值減二。而<天足法的秘儀>的仇恨值剛剛好是二。)
烏魯夫:那我移動二sq。
(原文中沒特別說明方向。只說了”<ラン>で二スクエア動きます”有版友可以指教一下嗎)
GM:<走路菇>不進行移動。到了主階段,首發的是烏魯夫。
增田小姐:既然都識別了就隨便攻擊吧。
烏魯夫:在Minor中用<衝刺>接敵。這樣先用基本武器攻擊進行挑拌。噢啦啊啊!(擲骰)達成值是十二。
GM:嗯。命中,請決定傷害吧。
烏魯夫:現在我的攻擊力跟以往全不相同了。(因為他拿到靈刀—時之魂守)(擲骰)十四加七是二十一。
(順帶一題,上次BOSS戰是個位數,ままれ老師更說直繼的話連傷害也可能做不出。)
GM:突破了豬身厚重的皮毛。它開始大喇喇的叫喊了。噗唏———!但是受到這種程度的傷害它還很清神!下個到賽蓮炭了。

賽蓮:我是賽蓮炭。這下先不要攻擊比較好吧?(因為要使用<衝刺>接敵,但用了的話就不可以在Minor Action中用<特選素材入手>了。)
烏魯夫:隨便打一下也沒關係吧?
賽蓮:那使用<衝刺>接敵,接下來再用<雙倍下注>(デュアルベット)下注沒關係吧?
烏魯夫:這就請不要打太疼。
賽蓮:要手下留情啊......那為了不讓仇恨上升太多要基本武器攻擊好了。(擲骰)十七。
GM:果然是命中啊。畢竟身體有三米多長呢。
賽蓮:基本武器攻擊果然不太夠力呢。傷害值十七。
GM:受傷了。但是毛皮太厚效果不太理想喔。
GM:(嘿嘿嘿嘿,果然是冷靜的玩家們啊。但是!過分的冷靜只不過是手下留情了。上吧!我的豬和蘑菇!對戰鬥手下留情的人們反擊吧! 內心OS:老師你好黑好糟糕(笑)

AK:先前沒有先呼叫火蜥蜴現在沒東西可以做了!
GM:社長沒有先在Briefing時召喚火蜥蜴吧。(沒錯,非戰鬥劇情中可以先召喚的。如果賽蓮沒有先把尼可變大的話也要花費一個動作把他變大)
AK:我忘記啦。這只好使用基本魔法攻擊了。那我決定先用<增幅法典>(エンハンスコード),再用基本魔法攻擊好了。(......)達成值十三。
GM:啊啦啦,命中了。
AK:因為社長我有指輪效果,所以魔法傷害是十九。
GM:就這樣野豬被打的跳來跳去了,似乎它的魔法抗性不太高。現在為止的攻擊已把生命值打至一半以下了。
AK:差不多成功了。
GM:那社長之後就到野豬先生了。上吧野豬先生!先用<野獸猛走>(スタンピート)移動。Minor再移動4sq。這樣子在他的路線中的烏魯夫,賽蓮及AK三人都被打飛了,受到近接傷害。
AK:啊——。老爺子的大危機!
賽蓮:GM殺氣好重。
AK:但是,Hate Under的我們有兩點Bonus喔。
賽蓮:就以2加3D對抗吧。
GM:(......)算是好是壞呢.......達成值十二。

但是,命運的骰子大神沒有照顧到玩家們。他們全都回避失敗了!!多謝上主!上吧,野豬!把你眼前的敵人打成森林的肥料吧!

GM: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喜歡大家呢。(......)四十九點物理。

受到劍的斬擊,魔法的燒灼的野豬,大吼著的發狂似的左衝右進。烏魯夫他們三人也賞到了手下留情的代價了。



AK:痛啊—
烏魯夫:以<叢雲之太刀>減低受損吧......
GM:射程需要是近接,現在的距離不夠。
增田小姐:嗯嗯嗯,好像真的很糟糕了。
GM:而且對烏魯夫有Hate Damage四點。但是果然有障壁在呢。
增田小姐:相對的說,除了烏魯夫以外都沒有障壁。
AK:這樣的話不要說採集食材,我們都快要變成食材了!
烏魯夫:呃呃—,障壁消失,生命值還有八十六點。
賽蓮:生命值三十三。
AK:我這邊是十一。
GM:都整合好了?那受傷的三人被強制移動1sq。
GM:(這是甚麼啊,還有八十六?完全殺不死吧。但是還有個十一的傢伙在。呵呵!)
烏魯夫:雖然打不中,但使用<木靈返>維持仇恨。
GM:再來就到增田小姐。
增田小姐:情況變的糟糕了。先向AK移動一步,Minor再向他用<鈴音障壁>,數值是十三點。餘下的生命值好像也很危險吧
AK:謝謝。生命值已經超危險,不過我都剛剛得到障壁了......
增田小姐:話雖如此,果然還是再用<治療>吧。(......)回復數值二十一點。然後仇恨上升一點,跟烏魯夫一樣成了Hate Top。

增田小姐雖然全力的對AK的傷勢補救了。但是AK以外的烏魯夫,還有賽蓮也是重傷,危機完全還沒有過去。

GM:再下來就是<走路菇>了。不過位置很遠啊。先用一次<衝刺>吧。
AK:蘑菇用衝刺的樣子......
賽蓮:雙腳會屁顛屁顛的動吧。
GM:這下就對烏魯夫使用魔法攻擊吧。(......)命中是十二,請抵抗。
烏魯夫:(......)抵抗無效。
GM:嗯唔,三十七點魔法攻擊。Hate Damage再加兩點。
烏魯夫:雖然會揮空,但是用<木靈返>維持仇恨。這下子真的是.......
AK:已經不是可以再開玩笑的情況了。
GM:蘑菇二號對增田小姐使用魔法攻擊。(.....)命中值是十五。
堷田小姐:抵抗值要十五啊,有點困難呢......(......)失敗了。
GM:這樣就魔法攻擊三十三點。再加Hate Damage兩點。
堷田小姐:因為我的魔防是八,所以實制上只受了二十五點傷害,但是還有兩點Hate Damage啊......糟糕了。
GM:到我最後的蘑菇了,向Hate Top的烏魯夫接敵,再使用<香氣胞子>(かぐわしい胞子)的範圍攻擊,連賽蓮炭也卷入了!
賽蓮:你明明說是香的但實制上卻很毒啊!
GM:賽蓮炭跟烏魯夫兩人一起~(......)魔法命中十三。
烏魯夫:一起中招了。(......)是八點。
賽蓮:魔法抵抗(......)我也是八點......
GM:兩個人連達成值也是一樣呢,關係實在太好了。這樣就三十六點魔法攻擊,對烏魯夫再加兩點Hate Damage。要使用<木靈返>嗎?
烏魯夫:呃—用<木靈返>。傷害四點。我的生命值只有二十三點。
賽蓮:我的是九......

GM:我的蘑菇很苦吧。另外,雖然不知蘑菇們的生命值是多少,但是防御力比野豬要低的樣子。看起來好像用菜刀一下子就可以切下去了。
AK:嗚哇,野豬魔防低蘑菇物防低啊。
增田小姐:完全跟遊戲一個樣子。話說,這下去已經差不多會出現死者了。
AK:但是LHZ不是不會死人嗎,在這兒死個一次也不差吧?
增田小姐:不過,果然還是盡量不要死比較好吧。又要從大神殿出發會很花時間喔。
AK:說是這樣說,但現在要什麼辦好?
GM:社長社長。曾有個紅色的人說過「只要打不中就沒甚麼大不了」。
AK:就是這個啦!
烏魯夫:唔—,賽蓮炭你看如何?要先撤退一次嗎?
賽蓮:賽蓮炭當然會戰下去!
AK:公會長終於下命令了!
烏魯夫:「嗯!賽蓮炭我明白了!烏魯夫要加油囉!」
增田小姐:但是呢,這樣想一下的話朱鷺薙大人真的很厲害啊,連給她採個食材也要這樣辛苦......
烏魯夫:畢竟她很高級啊。要幫她採集食材當然不太容易吧。
AK:越來越覺得亞拉卡比辛苦了......(亞拉卡比是從上一輩子就開始守護朱鷺薙的騎士,也是上一卷的最後BOSS,消失前把他的配刀——靈刀.時之魂守及守護公主的誓言一拼交給了烏魯夫。)
賽蓮:只不過是為了一個蘑菇飯。
增田小姐:亞拉卡比在不知不覺間被認定是可憐人了。



第二回合

GM:再來我們就開始第二回合的Setup吧。
烏魯夫:總之先對<走路菇>用<敵方識別>吧?
賽蓮:對松茸們使用<敵方識別>(......)成功了,是十點。

<走路松茸菇>是會散發獨特香氣的<走路菇>亞種。除了有包含著濃縮了幾倍香氣的<香氣胞子>—對敵人施加範圍的混亂攻擊之外,還有<元氣蘑菇>(元気の出しキノコ)這種為同伴補充特技使用次數的攻擊喔!

AK:然後弱點是火屬性!
增田小姐:雖然我明白你的感受啦,但是先解決野豬吧。
AK:我,我當然知道。 (譯者OS,這傢伙不是七十八歲的阿公的話應該會是個天然呆的傲嬌角色吧!,算了,我到底在想甚麼,快點找人來打醒我......)
增田小姐:只要再被那野豬使用多一次那招衝刺攻擊的話就會有三,四人死去吧。
賽蓮:那不就是全滅吧。
烏魯夫:但是,那一招不是一次戰鬥只可以使用一次嗎?
賽蓮:咦,不是一次場景用一次嗎?資料上是這樣寫的。
AK:不過,松茸的資料上也有這一段喔,<元氣蘑菇>可以補充同伴的技能使用次數。這個完全就是為了配合這個情況吧。
GM:唔—唔。我甚麼都沒有說喔(目光移開)
賽蓮:這個GM太卑鄙了!
烏魯夫:ままれ被二十歲的女孩子罵是卑鄙了!
GM:有人可以說明下我這股心情是甚麼回事嗎?

AK:既然剛才已經成功識別了,我今次就召喚<火蜥蜴>吧。召喚效果對野豬做成五點火屬性傷害。
烏魯夫:我就再使用<武士之挑戰>令仇恨上升吧。
增田小姐:增田小姐當然就是<袚禊障壁>吧。對像是誰比較好?
烏魯夫:請對賽蓮炭使用吧。
增田小姐:那就對賽蓮炭使用障壁吧。障壁三十點。
賽蓮:厲害!總覺得比受傷以前的生命值還要高了。
GM:到蘑菇了,蘑菇A回復野豬的<野豬猛走>。大家的面孔都拉長了,真爽快。
AK;沒想到GM真的會做這樣卑鄙的事,我絕望啦——。
GM:呼呼呼,被社長說卑鄙是不會對我做成任何傷害的,傷害值零!
AK:嗚嗚嗚。
GM:這樣Setup就完成了。請賽蓮炭行動吧。
賽蓮:只好加把勁吧。移動對蘑菇使用EX特技<食材採取>。終於到了這個時侯!
GM:這個是自動成功的。而且這個還標上了<新鮮的>Tag。
增田小姐:新鮮的話,對方會叫喊嗎?
GM:太新鮮了,還在跳上跳下。
烏魯夫:因為我現在還是<料理人>,所以「賽蓮炭拿到好食材了,果然厲害。看起來很好吃啊。」
賽蓮:「你看到這個還真的認為好吃啊。」
增田小姐:真的會好吃嗎?

賽蓮:先換一下心情。使用瞬時技能<開場白>,Minor再用<預先突擊>,應該追加因果力嗎?烏魯夫:因果力留在回避時再用吧。
賽蓮:那現在先不用吧。合共是<追擊:十二>跟<追擊:七>。Major 再用<雙倍下注>攻擊。(......)命中十七。
烏魯夫:GM的回避是2D的情況來說已經不可能回避了。
GM:不不,只要是兩個六就可以發動會心回避了。(......)果然是不可能呢,達成值五命中了。
賽蓮:傷害是二十二點。<追擊>十三點,追加判定成功所以再加上直接傷害十七點,再加上另一次追擊七點!
GM:死了。一擊就打倒了。
賽蓮:成功了—。太好了!
烏魯夫:食材也拿到了,是最佳結果呢!
GM:但是賽蓮炭成了Hate Top了。
AK:接下來到老爺子了。移動2sq(跟上面同樣是<ラン>で二スクエア移動,抱歉我還是搞不懂這個。)。Minor中使用<食材採取>,之後再用<原素炸裂>(エレメンタルブラスト)攻擊野豬。追加使用因果力一點提升命中。
增田小姐:你這個每次都打不中啊......
AK:別說出來啊——!(......)
AK:看啦,好好的命中了!傷害是炎屬性三十一點。
GM:三十一點啊......敗給你了!在使用<食材採取>後再被打倒的,成功入手了特級牡丹肉及珍果離枝(珍果リーシー)。
賽蓮:成功了,感覺真好!

AK的火蜥暢的烈炎成功把野豬消滅了,而且還在他消失前取得了豬肉和果實兩種食材,突然玩家們又取回了優勢。不惜使用每個場景只可以用一次的特技及良好的配合令他們扳回一城。雖然有點不甘,不過還是對玩家們的奮鬥表示讚賞吧。

GM:好了,在<離枝野豬>被打到的現在,到烏魯夫移動。但是,賽蓮成了Hate Top 喔。
賽蓮:說的也對。
AK:烏魯夫之後就是每發三十的魔法攻擊了!會被打飛啦!
賽蓮:哇—哇—哇。
增田小姐:魔法甚麼的,打不中就沒有甚麼大不了。
賽蓮:連因果力都要用上來回避嗎?
GM:但是,烏魯夫可以用<叢雲之太刀>把傷害減低吧。
烏魯夫:那就在Minor前接敵吧。不,不如直接在Minor用<大見得>拉一隻過來吧。
(把對方即時拉到自己所在的sq內,自動成功。但一個場景只可以用一次。)
AK:但是再被那範圍攻擊打中就不太好吧?
GM:沒錯,蘑菇胞子是範圍攻擊來的。
烏魯夫:嗚哇—,那就不拉過來好了,那我用<衝刺>接敵......
GM:噢噢,在移動完結時觸發陷阱!
烏魯夫:甚—麼?!
GM:在這樹上有<蜂巢>陷阱,對進入範圍內的角色發動,並在每次Clean Up階段中做成十點直接傷害。
烏魯夫:啊啊——!(笑
賽蓮「烏,烏魯夫!」
烏魯夫「賽蓮炭,不用膽心我的!」
賽蓮「不不,你現在很危險所以請不要走過來!!」

賽蓮對的糖果與鞭子(あげて落とす)完美地把烏魯夫玩弄的體無完膚。但是烏魯夫也對這樣的情況習慣了,他立刻就抬起頭再次行動。

烏魯夫:沒,沒問題。這種對待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獎賞!取回態勢再使用<旋風飯綱>攻擊蘑菇,(......)達成值十二。命中了。傷害值是十九而且成為了Hate Top 了。
增田小姐:再來就是我。增田小姐對烏魯夫使用<鈴音障壁>十三點。再使用<治療>好嗎?
烏魯夫:我等會可以用<剎那之見切>回復所以還好......
增田小姐:雖然你這樣說,但是剛才的陷阱不是令你受傷了嗎?對不知何時會死掉都不奇怪的烏魯夫使用<治療>。(......)回復二十八點。
烏魯夫:真的太好了。現在是五十一點。
GM:接下來到<走路菇>了。
賽蓮:蘑菇蘑菇好孩子蘑菇(キノコキノコ元気の子)。(OS:賽蓮賣的一手好萌......)
GM::蘑菇A對烏魯夫使用魔法攻擊(......)傷害十七點。
AK:這下烏魯夫會什樣接招呢......?
烏魯夫:使用<剎那之見切>,攻擊無效化的同時生命值回復二十點,現在HP七十一!
GM:了解。下一個就是剛才跟烏魯夫接敵的蘑菇了。用同樣的攻擊去吧。命中十二。會中嗎?另外中的話傷害是三十七。
烏魯夫:使出<叢雲之太刀>。傷害值減少十四點所以是二十二。障壁的十三點消滅共減少兩點生命值,現在是六十九。
GM:嗚嗚嗚......幾乎是無傷。
烏魯夫:最後使用<木靈返>,四點。「成為小公主的食材吧!」(笑

增田小姐:已經跟亞拉卡比一個樣了。
賽蓮:在因果循環之下不斷跟蘑菇的戰鬥。
AK:亞拉卡比.the.蘑菇狩手。
GM:亞拉卡比在大家心中已經不是黑騎士而是採取人了。快停手吧,回去之後會被說為甚麼跟亞拉卡比做的味道不同喔。
賽蓮:原來連下廚的也是他啊......
AK:既是採取人也是料理人。
GM:明明上一卷的結尾時還很酷的。
賽蓮:這種地方也會被烏魯夫承繼吧,一定。
GM:啊啊,好了!<走路菇>的回合完了。在Clean up中烏魯夫受到十點直接攻擊!
烏魯夫:啊痛痛痛,戴著頭盔也被刺到了。
賽蓮:啊哇哇,好像很痛......。
增田小姐:等一下會幫你治療啦(笑)說起來,把野豬跟蘑菇給打倒也不容易呢。
賽蓮:GM實在太卑鄙了。
增田小姐:哈哈—今次的戰鬥也很困難。
烏魯夫:對啊—,沒有先把野豬收拾掉就危險了。

之後在第三回合只餘下兩隻蘑菇的GM方就被清脆的收拾了。雖然在序盤時幾乎被野豬的衝擊打至滅團,但四人一貓也好好的拿到了食材跟換錢物品了。得到食材的賽蓮一行人就這樣起程回去秋葉原了。

(TRPG部分在這完結吧)



<貓亭>眾人使用回城魔法回到秋葉原,這時在他們身上的除了有傷痕跟疲捲感外,還有蓋不住的松茸香氣。就在他們預定如何製作派對的菜單時,凪出現了歡迎他們回來。原本應該是感人的再會,但是凪突然冷不防跑出來說了一句
「讓我來做菜吧」
「我也想做菜招待大家,我也要做菜。」
說著這些話的凪還拿著不知在哪得到的菜刀,完全是一個氣勢滿滿的樣子。
(聽說是一個十分喜歡布丁,四方面孔的男性交給她的)

咦?!小凪不是專門吃的嗎?她好像沒有做過菜吧。話說回來,讓她拿菜刀不會太危險吧。

其他人是這樣想,但增田小姐已經在教小凪拿菜刀的方法了。
一旁的烏魯夫實在忍不住想,平常做飯時雖然是等著吃的,原來增田小姐你會做菜啊......

這時看看公會屋內,原來在他們去打獵時,跟凪特別友好的荷麗艾塔及喵太已經著手準備派對了。
「呵呵,看著小凪穿著很厲害的衣服,不小心投入了氣勢幫她裝扮一下。」
「料理的準備都完成喵。材料那方面你們都張羅好喵?」
在屋中已經有很多凪認識的冒險者及大地人了,以荷麗艾塔及喵太兩人為中心,大部分準備都完成好了,現在只餘下幾道主菜。
「大家的肚子都餓了!我現在,就要為大家做飯囉——!」
剛才沒注意到,原來凪正穿著<新妻的圍裙>,真的是氣勢滿滿啊。



「NAGI'S 廚房 !」

以下進入ままれ老師的小遊戲,不,應該說是大遊戲。「NAGI'S 廚房 !」
遊玩形式跟戰鬥是同一系統,甚至連烏魯夫的<常在戰場>都發動了,似乎幫凪做菜真是一件很勞心的事,另外,有不少需要骰子判定的地方,因果力也可以在這環節發動。

這「NAGI'S 廚房 !」的目的是幫助凪完成三道菜。
料理本身會在每回合Clean Up時以骰子決定完成階段,因為是全自動進行的所以即使放著不管料理也會自己完成。當料理完成後,會再按骰子判定料理會不會就這樣冷掉,冷掉的話會減分。

但是放著料理自己完成的話料理是不會帶有任何<標纖(Tag)>的,Tag的附加需要玩家們的行動,而得到越多合適的Tag,料理才會有高分數。勝利條件是每個料理都得到三分以上。另外,因為食材—<走路松茸>已經有<新鮮的>Tag,所以已經有兩分了。以下是NAGI'S 廚房 !」的流程圖。


(感謝紅色的英雄幫忙翻書)
時間要在六回合內完成。
料理分四個階段,分別是食材—>準備—>調理—>完成—>劣化
三種料理由左到右是「松茸菇蒸飯(マツタコニドの炊き込みご飯)」「豬肉糖醋煮(ボア肉の甘酢和え)」「離枝冰沙/雪寶(離枝シャーべット)」。

玩家可以採用的行動有四種
分別是:

<幫凪製作料理>
可以在回合完結後,令料理階段上升兩階面不是一階。由料理人、漁師、農家、獵人使用會有更好效果。使用運定值作判定。

<為料理添上味道>
可以為料理Tag上<甜><辣><鮮>其中一種。點數好的話再有<清爽><濃厚><豐富>三種可以選。料理人、家政婦或女僕的話會再有加乘。判定是按操作值。

<記錄料理的地平線>
可以為料理任意Tag上任何的Tag,包括原創的。由料理人、食鬥士、數寄者(這個我實在沒在中文聽過任何譯法,與藝術家意思相近,維基也有記載)。由知覺值或智識值為判定。

<說服凪 >
阻止凪她心血來潮的行動,與凪關係好的話會更容易成功,以交涉值判定。

而會為料理加分的Tag就在上面的表格了。我只譯會加分的一部分了。
<真正的艾祖風>(本格的アルウ’’風)、<濃厚>(こってし)、<鮮味>(うまみ)、<清爽>(さわやか)、<蛋黃醬>(マヨ)

最後,到場的本篇角色有西風的<薺>、<多爾奇>(人妖,由增田小姐叫來的,似乎是她心中的師傅)。
地平線:<城惠>(烏魯夫叫來的)、<喵太>
三日月:<荷麗艾塔>、<塞拉拉>、<娜娜美>(很喜歡飛燕的幼女,外傳漫畫登場)、<ココミ>(抱歉,不太有印像)
ドレッド。パック(PK公會,在洛卡會戰中,被城惠戰翻了的公會):<スマッシュ>(隊長狼牙男)、<リコピン>(長髮黑肉女)
洛德立克商會:<洛德立克>(AK叫來的)
D.D.D.:<高山三佐>

另外,今次就不詳細一字一句的翻了,容我大略的翻個要點就好了。



在<貓亭>的公會屋中集合了凪在這四個月來認識的朋友。自孤島出走,本來是孤獨一人、也沒有記憶的凪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停止這個為了朋友努力,氣勢滿滿的少女。
看著這樣的她的<貓亭>成員也不禁被她感染,想著無論如何也要幫助她的眾人卯起了精神,打算無論如何也要協助她做出最美味的料理,令這次的派對開心愉快。

「NAGI'S 廚房 !」正式開始了!

客人們都坐在後園中張起了的帳篷中,一旁的是今天才塔起來的開放廚房。在開放廚房對面的是來客們聚會的桌子。
賽蓮看見凪有這麼多朋友,開始發出了奇怪的笑聲。
烏魯夫「來了很多朋友啊,小凪。」
賽蓮「嗚呼呼呼呼,嗚呼呼呼呼呼呼呼」

一方面,已經有一些料理放在桌上了,似乎是他們自帶的。烏魯夫見著,他的料理魂已經燃起來了。
滿腔熱血的烏魯夫說著「上吧!」然後把上半身的都脫掉了。
這下子原本就在拍手歡迎的人們更卷起了一股黃色的悲嗚,特別是多爾奇都高興的扭來扭去了。





第一回合

首先發動攻擊的是塞拉拉!她拿著大量自製的蛋黃醬向凪走過去了。
「這些蛋黃醬是可以配合任何料理的魔法調味料喔。請多多使用吧,會令大家吃到下巴掉下來喔。」
凪聽著雙眼都發光,效果拔群!
危險的蛋黃醬<マヨ>除了城惠喜歡的麻婆豆腐外全都會減分,<貓亭>見狀決定立即開始行動!

發動<常在戰場>的烏魯夫第一個行動,決定先從糖醋煮著手的他為料理添加了<濃厚的>味道。然而,想不到伏兵就在自己的身後,竟然!之後行動的社長立即就打算使用<記錄料理的地平線>了!
「看看老爺子七十年間的智慧光輝吧!」
說著,AK他為蒸飯Tag上了<光輝的>原創標記了。
ままれ:這個已經是料理漫畫的特效了。

持有凪的友好關係的賽蓮決定說服小凪放下屠刀(蛋黃醬),可惜塞拉拉的攻擊太強了。
「我不要,我要放這個。絕對要放。」
看著可愛地主張的凪,賽蓮也只有忍著笑投降。
在旁目睹整個過程的增田小姐也出手,加入了說服行列的她,巧妙的誘導凪放下蛋黃醬了。
「這個,放下去的話會不好吃嗎?」
「唔,不會啊。雖然不會變得難吃,但是要想清楚放的時間喔。」
「嗯嗯,次序啊。那這個我之後再放。」
一旁在洗米切菜的社長已經金光閃閃了。第一回合完結時,「蒸飯」先完成第一階段。



第二回合

在增田小姐的努力下,<貓亭>成功回避了邪惡的蛋黃醬攻擊,小凪的料理也順利的進行著。
這時侯走過來的,是D.D.D.的才女—高山三佐。
「料理手法真熟練呢,凪。給好好努力的你一個獎品吧。甜就是幸福的味道,只要是女孩子的話沒有人會不喜歡甜味的。」
凪取得了黃金色的蜂蜜。
實在沒法子不膽心小凪會把蜂蜜放在哪道料理中,<貓亭>的眾人,又再決定武力介入了。

第二回合的首發者是社長,這時侯他決定信任隊友把說服凪的任務交給隊友,自己先為雪寶追加分數。
社長以強大的氣勢使用了因果力<為料理添上味道>了,不吝召喚出<清流水之精靈>為雪寶冷卻的他成功Tag上了<豐富>標記。
烏魯夫見到也不甘示弱似的發動了因果力,這個雪寶中慨是LHZ史上包含最多因果力的菜色了。可惜骰子大神的不關照,以一點之差而沒有Tag上<真正的艾祖風>,結果只是不過不失地上了<甜>標記。
連在一旁的賽蓮也發動因果力。她踏實的以因果力強化了的動作幫助小凪完成料理,第二回合完結時可以因應骰子的盤面任意選出一道料理增加兩階。
壓陣的是跟小凪關係最好的增田小姐,數值是6加3D的她,只要有十三點以上就可以回避蜂蜜攻擊了。最後她成功了!達成值二十二成功誘導。
「那就把蜂蜜放到雪寶中把,姐姐?」
「沒錯喔,甜甜的甜品才好吃吧。」
「嗯,那我要放囉—」
這時GM透露一旦失敗的話會放在蒸飯中,太邪惡了。
不過這下子,雪寶成功增加<激甜>的味道了。

第二回合完結

水精靈把雪寶放進自己的體內開始冷卻,雪寶提升兩階進入調理階段了。



第三回合

BOSS戰要來了,LH的會長,黑的發亮的城惠要出手了。只見他一步步的走近小凪,而他手上拿著,四四方方的白色物體是.....?

豆腐?

「既然被招待了我就拿手信來了,這是最近品質很好的豆腐,合用的話請使用吧。」
連原作者都不禁吐糟,這傢伙到底在說甚麼啊的攻擊出現了,某程度上的確是BOSS戰,連原作形像都崩壞了。

烏魯夫「噢噢,城惠,很久沒見你啦」
城惠就是在跟烏魯夫打完照面後對小凪下手...啊不,是把豆腐交給她的。

增田小姐:要一個幼女握著豆腐,這傢伙到底想要小凪做甚麼啊(笑
烏魯夫「你傢伙還是這樣喜歡豆腐啊」
凪「我們要做麻婆豆腐嗎?」
得到豆腐的小凪竟然興致勃勃的想著手做麻婆豆腐了,只要眾人好好的誘導的話就可以回避掉追加菜色了。

烏魯夫:真的不行的話就扔給喵太班長吧。
烏魯夫「等一下,喵太班長會對自家會長想辦法吧!」
賽蓮「最少會做個麻婆豆腐吧——(笑)」

這時出奇地一聲不發的AK突然開始行動了
AK:就這樣吧,<記錄料理的地平線>(......),達成值十九!標記麻婆豆腐:<味之地平線>!!
增田小姐:等一下,社長的開發力太可怕了(笑)。而且<味之地平線>......是在對抗<記錄的地平線>吧(笑)
AK:問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會不會好吃喔(笑)
賽蓮:反正是給城惠吃的,就沒差吧(笑)

接下來烏魯夫就使用因果力對豬肉煮<為料理添上味道>,他在上身半祼的氣勢下準備了分量驚人的豬肉材料。得到標記<分量多>了,而且尼可看見這個量高興得跳上跳下。

然後就到關鍵的賽蓮炭,只要她在這投不出好點數的話,小凪就會隨機提升料理階段,而在決定了製作麻婆豆腐的情況下必定會有一道料理趕不上在六回合中完成。
在她4D的骰子下.....五.一.三.二。加上運動值四是十五點,通過了!這回合的最後可以升階二段。

最後的增田小姐又來了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動作了。
增田小姐:這樣的話,我也來對麻婆豆腐使用<記錄料理的地平線>吧!發動因果力兩點!!GM,這樣可以嗎?
GM;當然可以,可以。想不到會來這樣的一下。
增田小姐:我可不能在這失敗。作為一個料理人,以及設定上的美少女可不能在這事情上敗陣下來!(......)達成值十七!
GM:成功了。
增田小姐:那就追加<罪惡的味道>。
(全員爆笑)
GM:果然是大人吧,大人的麻婆豆腐吧!
增田小姐:由幼女做的麻婆豆腐開始已經是罪惡的味道吧。(笑)
賽蓮:<罪惡的味道><味之地平線>的麻婆豆腐......(笑)
GM:嗚哇,大混亂。
增田小姐:如果最後可以交給喵太班長完成就好了。
GM:大慨會說「這個就是包含著罪惡的味道,而且是味之地平線喵~」。
AK:原作已經完全崩壞啦。(笑)
GM:那最後就Clean Up吧。
賽蓮:我選擇提升豬肉煮的階段。
GM:那就令豬肉煮進入調理階段吧。先過油一次,再入水炆吧。
AK:下一回合就到「松茸菇蒸飯」了,或者要先完成其中一個。
增田小姐:就這樣吧。
烏魯夫:就在下一回合一個一個完成吧。



第四回合

料理進行的行順利,凪也高興得跳起舞來了。漸漸的她發現,原來為別人做料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也禁不著輕輕的哼起歌來。
「料理真的很有趣喔。比自己吃的還要高興—」
凪已經完全體會到做料理的開心的地方了。

這回合過的很安泰......
本來是這樣想的,但是社長立馬就發功了。AK社長使用因果力!發動<記錄料理的地平線>。
得到了因果力的加乘,社長增加了<四川風>,對像當然又是麻婆豆腐!在旁的四個人已經笑得倒地了。

GM:<罪惡的味道><四川風>。我不會在之後被中國人發怒吧。(笑)

只是沒想到,連烏魯夫也被感染了。他也使用一個因果力發動<記錄料理的地平線>了。我說,你們在廚房中比在野外還要拼命啊,到底你們的料理是有多可怕。還好(?)烏魯夫達成值不足失敗了。

賽蓮在這兒也注入她最後的因果力,對比於一旁在大玩特玩的三人,我們的賽蓮炭展現了三頭六臂的身手繼續成功幫助凪的料理進度。賽蓮MVP確定。

到最後的增田小姐,本想正常的<為料理添上味道>,但骰子手殘了。
還好在賽蓮炭的努力下,松茸菇蒸飯已經完成了,香氣就連譯者的我都嗅的到了。安西教練,我想吃宵夜啊。我這面已經是晚上三時了。

第四回合完結

中間期總結:

<新鮮><光輝>的松茸菇蒸飯。三分
<濃厚><分量大>的豬肉糖醋煮。三分
<分量大><甜><激甜>的離枝雪寶。四分
<味道的地平線><罪惡的味道><四川風>的麻婆豆腐。因Combo Bonus而得到四分。

罪惡的麻婆豆腐存在感實在太強了,而且竟然有四分,到底真的會好吃嗎?
就連五位老師們也不禁懷疑,到底給幼女豆腐讓她製作這個麻婆豆腐的城惠到底有甚麼企圖。
增田小姐:那個啦,作為料理雖然很普通的樣子,但只要吃上一口的話,就會聽到「是蘿莉控」、「請啊蘿莉控」
GM:「吃吧蘿莉控!」
(全員爆笑)
烏魯夫:太過分了(笑)
GM:本篇以外的城惠的股價已經見底了。



第五回合

除了麻婆豆腐外的都順利的漸漸完成了。
今次出現的敵人...不,客人是<西風>的薺,而且手上拿著一個一公升左右的瓶子。
「說到料理就不可以少了日本酒吧。既可以消去素材的臭味也可以增加料理的風味喔」
不明就裡的凪就開心著的兩手抱著日本酒步向料理台。

首發的AK對糖醋煮增加了麻辣——<辣>(辛い)的Tag。
烏魯夫則再次失敗於挑戰味道的地平線。
賽蓮繼續發揮本領,在無因果力之下成功令料理階段推進兩階了,想不到做料理的她也是二刀流。
增田小姐說服小凪成功,不愧是交涉人+友好關係,日本酒最後被加在雪寶上了,增加<酒>(酒入り)。
這時,二刀流料理人—賽蓮也幫小凪完成了豬肉糖醋煮,而增田小姐也用了一個因果力避免上一回合完成的松茸飯劣化。



第六回合

最後的隨機事件由ままれ老師即興指定!

就在兩道料理完成的情況下,凪突然低沉的笑起來了。
「似乎到妾身出場的時侯了!就在這裡教援汝等甚麼是真正的艾祖風風味吧。」
<六傾姬>之一的朱鷺薙突然出現了,她雖然是打算傳授真正的艾祖風味給烏魯夫們,但是完全沒有下過廚的她真的可以成功料理嗎?

眾人:朱鷺薙大人來了!(笑)
朱鷺薙「終於到最後階段了」
賽蓮「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出現」
朱鷺薙「讓不會料理的妾身來教導汝等真正的艾祖風料理吧」(*)
(全員爆笑)
增田小姐:咦咦咦咦咦!
賽蓮:竟然自己說了,不會做料理!(笑)

(*)古代艾祖族的料理是有味道的。並不是用冒險者的方法而是用魔法透過食物對食用者施加錯覺魔法,這在魔法學者間已經通過討論確認了。另外,他們有把自己最近吃過的東西的映像用魔法投映給別人看的習慣,這也是令其他種族不滿的其中一個原因。
話說,老師你又在這種地方透露驚人的設定了。

GM:只要通過了朱鷺薙大人的考驗就可以為一道料理標上<真正的艾祖風>了。條件是要消費一黠因果力並用<解析值>判定。難易度是十二。
AK:由老夫使用因果力來吧。
增田小姐:我這還有三點,但要用在防止料理的劣化上,老爺子上吧!

受到朱鷺薙大人的教導的AK,在做著做著的時侯他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度閃電似的雷光。
AK「啊啊,這...這就是艾祖風」
就這樣,離枝雪寶成為了艾祖風離枝雪寶。而且上出現了一個優雅的白色鳥形冰鵰,更甚的是裝盤的飾物是山羊史萊姆。已經不知該如何吐糟了。


再貼一次,就是彩圖的這隻

烏魯夫:我用EX技能向喵太班長求援。「啊,打擾你抱歉了,喵太班長。我們這邊人手不夠了可以幫忙一下嗎?」
AK「材料我們都準備好了」
喵太「我們家的城惠真的,真的給大家麻煩了,真的是對不起喵。」
烏魯夫「不會不會,完全不會」
喵太「城惠他平時明明是個好孩子喵」
城惠突然就變了可憐的角色。
烏魯夫「完全沒有麻煩,就只是追加的麻婆豆腐不太夠人手了。」
然後喵太就幫忙完成麻婆豆腐了。

然後打算叫賽蓮把最後的因果力全用上的烏魯夫竟然發現賽蓮她的因果力已經見底了。最後聽天由命的他們把希望都押在賽蓮的表現上,還好最後以不多不少的十三點完成了。
出羊史萊姆白鳥艾祖風離枝雪寶也在最後關頭完成了。
增田小姐就用掉最後的兩點因果力防止其他料理劣化。

「NAGI'S 廚房 !」在極為緊張的狀態下完成四道料理了。



ENDING

在賽蓮炭三頭六臂的活躍,烏魯夫斬瓜切菜,AK的創新調味,以及增田小姐力挽狂瀾的建言,小凪的料理們終於成功上桌了!現在餐桌上擺放的是絕不弱於朱鷺薙大人記憶中的古艾祖風料理,後園中的派對嘉賓們已經吃得舌頭打轉了。

「大家都說很好吃喔,料理真是太好玩了—!」

凪一面開心的笑容,尼可也在一堆肉山中愉悅的樣子。
宴會正酣,各人都拿出了酒來享用,派對也迎來最高潮的時分了。

GM:幸好各位都全力奮鬥了,現在派對是一片全面盛放。在派對中心的白鳥山羊史萊姆離枝雪寶也全力的發出亮麗的光輝。
AK:看起來很像會飛的樣子。
GM:把它放在公會屋來又會有甚麼效果呢?滿滿的違和感?(笑
增田小姐:做太過頭了(笑
GM:好像真的玩太過頭了(笑)。其他的主菜就是味道濃厚而且豐富的豬肉糖醋煮。可食用的部分有十數公斤的樣子。
賽蓮:......十多公斤!
GM:這樣才可以叫做豐富的分量嘛。之後看就是松茸蘑菇飯了。
賽蓮:光輝閃閃的。
GM:對,光輝閃閃的。(笑)吃了的人們都從口中噴出破壞光線了。
增田小姐:它生前還幾乎殺了我們兩個人呢(笑)完全沒想到這麼強。
賽蓮:我的生命值當時只有九......(笑)
GM:然後就是突如奇來的麻婆豆凝了。<味之地平線>、<罪惡的味道>。而且是<四川風>(笑)
(話說,譯者今天吃麻婆豆腐時真的不小心邊吃邊笑,我以後不能再正視麻婆了)

賽蓮:因為開創了<味道的地平線>所以去了<四川風>。
GM:四川風我是不太了解啦。應該是加入了山椒吧?
AK:對對。加入了很多的山椒口會吃得口中麻麻的。
GM:那接下來,參加者的各位在吃料理的時侯,一邊說好吃好吃的同時,對<貓亭>的大家送上了祝福的句語了。
「以後我們也好好相處吧。」 這樣的對大家說了。還夾雜著請原諒城惠喵之類的。
GM/塞拉拉「這個很好吃的說~」說著大把大把的將糖醋煮和著蛋黃醬入口了。這個就是塞拉拉將開始改變體形的一瞬嗎?!
烏魯夫:啊—哈—哈(笑
賽蓮:已經開始混亂了。
GM:混亂了(笑)。之後大家開始喝酒就更過分了。
AK:不是還有很多人不能飲酒嘛?這個有點意外。
增田小姐:大學生的話都會飲吧?城惠自己也二十歲了吧。
GM:已經到了。然後賽蓮炭是多少?
賽蓮:賽蓮是十八歲左右。飲酒完全不行。
烏魯夫:太好了,賽蓮炭也是不能飲的同伴!
AK:增田小姐好像是十六吧。
增田小姐:增田小姐因為父親的關係所以完全不飲酒。她的老爸只要一飲就會又是發瘋,又是掉煙灰了。啊,這當然都是我的完創了(笑)
GM:明明剛才的氣氛還很好的,突然有很多流彈出來了?!(笑
增田小姐:抱歉呢。這個已經是世界第一多流彈的TRPG了(笑
GM: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總之小凪把料理都分發完畢後,開始和朋友聯天玩耍了。你看什麼樣?AK?
AK:甚麼意思?
GM:那個啦,送手信給大家啦。
AK:啊—呀,這個什麼做才好呢。總感到大家不太喜歡我的人偶......

(全員爆笑)

AK「為了不破壞這個氣氛,老爺子就吞下眼淚放棄吧。」
烏魯夫:為了令社長學到這個道理共花了三話。
AK:這裡,我就被增田小姐看著,觀察著。為甚麼突然變乖了,太奇怪了。(笑

GM/尼可:「賽蓮,有交到很多朋友嗎?」
賽蓮:「我跟很多朋友說話了喔」用不知為何隱隱帶有淚光的燦爛笑容說著。
尼可「賽蓮今天大活躍了一把呢」
賽蓮「還做了那白鳥喔」
尼可「太酷了」

烏魯夫:對話是那個吧。「接待小姐,可以幫我拿個水來嗎?」(笑
賽蓮:打住打住。不要再說下去了。(笑
增田小姐:那個已經不是對話而是點菜吧。太好玩了。請一定要在插畫中畫出來,在賽蓮燦爛笑容後淚光點點的烏魯夫。
GM:那派對就在這樣的感覺下一點一點迎來終結了。

AK:「老身真希望這種和平安穩的日子可以不斷繼續下去就好了」然後我就立Flag了。
增田小姐:給我等一下!你在立甚麼鬼Flag啊!
賽蓮:老爺子,你這樣就走進了不幸的單程路了(笑
AK:真的太好了。
烏魯夫:你以為是恐佈電影啊(笑

GM:說起來,問烏魯夫你一個問題可以嗎?甚他人也可以聽著。
烏魯夫:好的。
GM:烏魯夫你有跟其他人說過小凪就是<六傾姬>的事嗎?比如說是城惠。
烏魯夫:唔——。這個先大家討論一下要說還是不說吧。我是覺得不說比較好吧。
GM:全員也認為不說較好嗎?
烏魯夫:因為說了的話社長一定會吵著要做六傾姬的玩偶來賣的(笑
GM:你不會這樣做吧?會好好的看看氣氛吧?(笑
AK:在看氣氛前,山羊史萊姆一事已經是有點失敗了。
增田小姐:咦?
AK:但是我不會反省的!那個只不過是剛好失敗了!
GM:啊,這傢伙不行了!
(一同爆笑)
GM/城惠:那城惠就因為麻婆的效果,而帶著整張面都放鬆下來的表情過來跟烏魯夫打招呼了。

啊啊,今天真的很多謝烏魯夫先生的招待。」
烏魯夫「不會不會,這邊才是,你有空過來實在太好了。」
城惠「雖然這件事可能不太重要,但你聽說了最近這一帶的魔物目擊情佈增加了嗎?請小心一點」

烏魯夫:這會是甚麼回事?
GM:事情發生在秋葉原的東方的<ボダレルの原野>。現實世界的自行車約十五分的路程,一般有<巨人族>出現的場所中似乎有突異個體的發現情報。

增田小姐「不就是在這付近嗎?在那有新的巨人族個體?!」
烏魯夫「會是因為更新資料的關係嗎?」

GM:就在河的對岸,出現了這個魔物情報。
增田小姐:就只是一個地區之外的地方了。
GM:在那兒的是充滿了崩壞了的城牆的廢墟。嘛,這種不安的話題先放一邊,今日平安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各位辛苦了!
一同:各位辛苦了!!

14
-
LV. 19
GP 344
3 樓 Max leiking00
GP9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先把劇透做出來吧,我實在不知自己還有沒有氣力翻(笑

第四話
Chapter3:<毒染秋葉原>

先說明角色的成長,首先全員等級四。
增田小姐加強障壁強度,並取得了<護法障壁>及解除一次自身戰鬥不能的固有技能。
AK加強了魔法的基礎威力及智識值判定強化。
賽蓮令她的<開場白>及<雙部下注>進一步加強,並增加移動技<幻獸跳躍>(ユニコンジャンプ),攻擊力只有可怕可以形容。
烏魯夫上升了<叢雲之太刀>的等級至等級二(成功抵擋敵方攻擊後,下一次自己的攻擊會有攻擊力Bonus),也取得代替友方受傷的<Long Range Cover>。同時增加了因果力到五點。



九月後半、天平祭前,在宴會後的一星期的某個晚上,增田小姐跟眾人討論完祭典的節目後如常回房,突然發現小凪病了,原因現時不明,狀態畫面上有<疫病>這不明的負面狀態,會令人發高燒及行動不良,但暫時沒生命危險。
<貓亭>不斷跟各方朋友連絡,增田小姐都慌得不成樣子了,這時她發現不少冒險者及大地人也感染了<疫病>,包括正在給她商量的<西風>的多爾卡也在照顧發病了的同伴。



在其他人出去跟朋友念話時,只有烏魯夫一人留下來,他決定問一下朱鷺薙
在烏魯夫的呼喚下朱鷺薙出現了,但跟以往神彩飛揚的樣子不一樣,非常沒精神的樣子,果然她也受<疫病>影響。在病床上的公主大人表示,這病可能是小凪日前在秋葉原南方的<コルヌ川>玩的時侯染上的。烏魯夫知道後打算立即出發調查,但公主表示他們將會遇上至今以來最強的對手,連荒島事件的黑騎士也不是對手的強大敵人(老師說是Very Hard的難度)。
這時烏魯夫不經意地露出膽心的樣子,公主表示他這個樣子跟亞拉卡比太相似了......,然後她就對烏魯夫附上<宵暗之加護>,是目前唯一可以對抗<疫病>手段,而使用完法力的公主不久就睡著了。

烏魯夫見狀立即召集<貓亭>的所有人商量。在討論後,大家一致決定先把小凪送去<洛卡療養院>再作定奪,出發前賽蓮突然注意到烏魯夫的<加謢>。本來打算一邊走一邊說明,但剛上馬車,突然所有人自動加上了<加護>狀態。

因為去<洛卡>的路上會經過<コルヌ川>,眾人打算先繞過去調查一下,但到步發現<黑劍>的人已經到了。因為怕其他人發現<加護>的事而令凪的身份暴露,所以一行人就派出交涉力最強的增田小姐去打聽情報。

打聽後發現原來他們是<圓桌>派來調查事件的,但調查途中,因感染而行動不能的漸漸多起來,不過他們已發現了病毒的來源應該是上游的<ボダレルの原野>,是<巨人族>們的領域。這時艾札克發現了他們的<加護>,但增田小姐成功混過去,還莫明奇妙的令艾札克感動起來。眼睛流汗的艾札克說他們打算明早天亮前進攻,如果他們在護送凪後打算協助的話要快點來,一行人道謝後就出發了。

到達<洛卡>後發現洛德立克已經在處理患者了,眾人把凪交給他後下定決心先跟<黑劍>們一起行動。(老師表示,如果沒有跟他們行動的話要一次對付五十隻以上的巨人的樣子......)

回去<コルヌ川>時剛好趕上了艾札克他們的攻擊準備。艾札克決定分散所有人分別進攻,<貓亭>一行人作為主力負進攻橋頭(因為只有他們四人不會受<疫病>影響)。地圖如下。



敵人分別是<野巨人>,<白森虎>及<多頭海蛇>
其中<野巨人>是<モブ>(Mob?暫作<雜魚>,感謝墨想君名題供)敵人,有一擊打出六十以上傷害的攻擊,但回避防御都是固定值,而且烏魯夫的<飯綱斬>可以一擊對之做成即死。
<白森虎>可以做成硬直,而<多頭海蛇>可以付加<追擊>。
資料在文未附上。

面對巨人們強大的攻擊,烏魯夫不但沒有退下,反而步步進迫。剛開始他就勇敢踏前以<飯綱斬>殺死一隻巨人了。另一面的AK一面調整位置防止成為海蛇的目標,一面對白虎攻擊並以<硬直>防礙移動。增田小姐雖然焦急,但戰鬥時的表現依然冷靜,障壁不斷的送上前場,在她的補助下烏魯夫幾乎以一人之力就擋下了所有敵人的攻擊。
在一行人中,只有賽蓮的表現在今次不什麼樣。過分強化主攻擊技的她在今次對上了回避能力強大的白虎,正好應驗了上一回「只要打不中的話就沒甚麼大不了」的某紅色人物的名言,直到最後她也沒做出像樣的攻擊戰鬥就給束了。賽蓮她在不甘心的狀態下迎來戰鬥終結,之後跟一行人去休息及討論攻上<ボダレルの原野>的計劃。



在<貓亭>確保了渡河的橋頭堡時,<黑劍>的戰鬥也完結。
所有隊伍會合後,艾札克發現感染的人變得更多了,部隊在迎接真正的戰鬥前已經事氣低落起來,還有人題議先回去秋業原重整態勢。在這時,他只好再編製部隊並讓一部分人先回去了。
在下達一定指示後艾札克就過來跟<貓亭>對話,這個大傲嬌竟然正面的讚起烏魯夫他們來,似乎這四人一貓的實力不比本篇高手弱的樣子。話雖如此,但增田小姐還是不能下手去殺死任何敵人,自大災害至今為止她還沒有親手把敵人斬殺。
在一邊吃一邊討論時,艾札克說到似乎出現了沒看過的<毒巨人>,AK也說他剛才有看過。在交換情報下發現,這都是感染了<洗腦毒>的巨人。看情況是有人(或物)用毒把它們洗腦做成異常。兩人都推測在上游應有感染源,而且跟<疫病>脫不了關係,之後所有人也決定了攻向上游——<メトロポル環狀陸上橋>。
另外,在休息時烏魯夫對增田小姐的三明治讚好,似乎引起了賽蓮炭的嫉妒。(恭喜啊,混漲烏魯夫)


以下是怪物資料

這種<雜魚>怪物有幾個特性。
首先,命中、回避等數值都是固定值,只要玩家擲的點數比他們的高就會自然的命中了。
第二,他們往往都有異常強大的攻擊能力,比如說上次打亞拉卡比時,他放出的蝙蝠就幾乎打死了烏魯夫。
最後,有幾種攻擊只要命中後就可以必定對之做成即死。<貓亭>中的烏魯夫就有<飯綱斬>有這種效果。

9
-
LV. 19
GP 364
4 樓 Max leiking00
GP1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四話
Chapter 4:<通向彼岸的橋樑>


Climax
突擊準備

已經可以看見了有甚麼人對巨人洗腦,並在這一帶散發<疫毒>了。
如果不快點消滅它的話,不知道凪的病情會出現甚麼變化,而且黑劍的成員們的身體也不知還可以對抗<疫毒>多久,時限已經十分緊迫了。

GM:這下子就進入了Climax了。先給每人一個因果力,請做好準備吧。
AK:我就跟往常一樣,先召喚火蜥蜴。
增田小姐:對賽蓮炭使用<祓禊障壁>。寫入<障壁>三十六點。
賽蓮:那賽蓮炭就用<敵情探知>。試著早一點知道前面的事......
GM:不用客氣。請給我手殘吧。
賽蓮:成功了(笑)!達成值十六。
GM:果然在使用<運動值>作判定的領域很厲害呢。敵人分別有五個,在最入面的是BOSS。
增田小姐:五個啊.....這下要識別敵人就辛苦了。
AK:這個部分就交給老爺子我吧。
GM:既然大家準備都做好了,我們就進入戰鬥吧!

Climax
災禍之中心

位於<ボダレルの原野>與秋葉原之間的<コルヌ川>中的遺跡橋上,<黑劍騎士團>有如其名一樣化為一柄黑色的利劍,向著<メトロボル環狀陸上橋>的中心突進。
戰意高昂的他們直向著正體不明的敵人進軍,雖然不祥的毒巨人一路襲擊過來,但黑劍們以粗豪的外表所看不出來的細密的合作開出一條血路。

在離開<コルヌ川>的沿岸後,一行人來到了名為<ボダレル ブリッジ(Bridge)>的遺跡。往日本應在這昂首闊步的巨人們今天也被這群強大的冒險者們包圍起來了。
就在戰鬥的氣氛正熱的時侯,賽蓮她看到了。在遺跡那面有一個小小的,就像妖精一樣的影子。就以「那個」為中心,所有地面、河川也變成了毒一樣的顏色。
賽蓮在這一刻感覺到了,令凪病倒,操控巨人的正是眼前的這個人!

「快看!就在那邊!」
賽蓮放開聲音大叫。黑劍在聽到的瞬間也立即作出反應,向著<ボダレルブリッジ>的中心殺過去。但路還沒走到一半,成員中已經有幾人倒下了。在他們身上出現的是<疫毒>的標記。
「竟然來這一招啊!只要接近那個就會感染<疫毒>了!」
立即作出反應的AK發出了警告。
「混漲!我們就沒法子再走前一步嗎?!」
「艾扎克先生,這兒就交給我們吧!」
「因為黑劍先生們的努力,我們都無傷的來到這邊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
對著混雜著憤怒與不甘的艾扎克,烏魯夫與增田小姐兩人以此回答。
現在,還能正常戰鬥的只有<貓亭>一行人了。
「......這些大傢伙就由我們負責擋下來吧!你們去吧!!」
說著艾扎克就化身為黑色的魔劍將身旁的所有巨人卷入他的攻擊之中。在這股旋風中,賽蓮她們在只出現一瞬間的空隙中,背負著所有人的期待向著今次災禍的中心跑過去了。

GM:各位在<黑劍>的支援下,穿過了<メトロボル環狀陸上橋>的巨人陣,一口氣到達了<ボダレルブリッジ>的中心了。「不要理我們了,快去吧!!」以這樣叫著的艾扎克為中心,黑劍們都留下來阻止其他巨人追過來。
賽蓮:艾扎克先生好像留下了不少死亡FLAG啊?(笑
AK:哎啊,即使被殺了也死不去吧。(笑
烏魯夫:我們不會令艾扎克的犠牲白費的!
GM / 艾扎克:「才沒有死啊!!」遠方傳來了艾扎克的怒叫。(笑

在<ボダレルブリッジ>的中心出現的是既像虫子,又像小孩的影子。大慨所謂的虫之妖精就是這個樣子吧。至今為止的<幻境神話>從沒有出現過這類形的敵人,在它身旁的盡是異樣不祥的氣氛。
雖然因為<宵暗之加護>所以一行人都沒有受異常狀態影響,但強烈的不快感仍然在襲擊他們。

「啊啊——,被發現了。還想著自己對捉迷藏很得意啦。」
在與賽蓮她們對上視線的時侯,它一面作出造作的笑容,一面發出令人不適的笑聲。單是這笑聲已經令人十分不快了。
「嘛嘛啊,也沒差。既然來了就讓我好好的招待一下你們吧!」

GM:這個就是今次的戰鬥地圖了,請各位做好初期配置吧。



增田小姐:啊。哈。哈。哈。(笑)整個地圖都是紫色的。
賽蓮:哇—這是甚麼。<邪毒區域>?
AK:只要踏進去就會受到魔法傷害......的樣子。如果有先買下對邪毒用的<踏破之卷物>就好了。
GM:似乎BOSS的能力可以令周邊的地域毒化。而這些感染了的水沿著河川向下流就是令<疫毒>散發的源頭了。敵人總共五個,裹面有兩隻的是剛剛看過的毒巨人。而正中,在橋的另一面的正是<病之典災>。
增田小姐:嗚哇......聽起來真像BOSS的名字。
GM:標記是<BOSS><精靈><電擊>以及<典災>。是個背面長著蝶翅,有著獨特氣氛的妖精形美少年。而且要說是普通怪物的話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違和感的<病之典災——希斯萊>(シスラウ)。
賽蓮:噢—<典災>(ジーニアス, genius)是甚麼?
AK:天才(ジーニアス, genius)......也就是我的事情啦!
增田小姐:喂(笑
(一同爆笑)
烏魯夫:先不理社長是不是天才了......<典災>好像在Rule Book上載有好幾隻的資料吧?
GM:另外的兩隻是<蠢動的墓石>。看起來只是一個粗燥的墓石,但是有<陷阱>的標記。總覺得有點一點一點的在蠢動著。
增田小姐:會動的墓碑啊—,應該是很不好的陷阱吧。這個要先注意。
AK:就看起來的樣子,是<モブ>嗎?
GM:「現在」還不是啦。
增田小姐:也就是說可能會之後生出一堆怪物吧。 (ままれ:不愧是強力的Gamer,即使只有這一點的情報也能看出來。)
GM:就是這樣。之後就是這個紫色的區域了。這是會令入面全體中毒的河川。只要進入就會減少十五點HP。而且因為是河川,會變成了<游泳>狀態。
增田小姐:這個是因為典災的影響嗎?
AK:這個魔法傷害十五點會因為魔法防御力而消減嗎?
GM:可以。而且障壁也會有效。
AK:那就好了。
賽蓮:說的也是呢。
GM:說起來。大家的魔防都是多少?
烏魯夫:我的是十。所以會受五點傷害吧。
賽蓮:我是十四。
增田小姐:我的是十六。所以是完全不會受傷。
AK:我是十八也可以無效化。
烏魯夫:啊啦?只有我會在毒池受傷嗎?只有我啊?(笑
GM:嗚哇......難得來個毒效區域,竟然幾乎全體無效......
烏魯夫:地圖中部的橋是?
GM:啊。這橋是不會令人中毒,也不會令人變成<游泳>狀態的。
烏魯夫:也就是,在渡過河川時會令人腳步變慢,也會令人中毒啊......
AK:跟希斯萊接敵前先走在橋上會比較安全吧。
GM:另外,以<幻獸跳躍>等特殊移動技也是沒問題的。
賽蓮:原來如此!以<飛行>狀態前進就沒關係吧!
AK:好了!都準備好了!
烏魯夫:我這邊也好了!
GM:那就進入初期配置的Setup皆段吧。
一同:嗯—。





第一回合

GM:好了。第一回合!Setup行動由烏魯夫開始。
烏魯夫:像平常一樣以<武士之挑戰>開場吧。仇恨上升一點。
AK:社長我就對<蠢動的墓石>使用<敵方識別>。......會心了。早知道就對BOSS使用好了。(笑

也不可以這樣說。雖然BOSS是很強大,但這次AK對在戰術上身居要位的<蠢動的墓石>識別是正確的。<蠢動的墓石>是可在每回合Clean up階段生出一隻不死系怪物——<骸骨>的陷阱.只要放置一定時間的話就會令戰場一團糟了。

AK:會不斷召喚出怪物的樣子啊。問題是召喚出來怪物有多強吧。
增田小姐:這個的話,只要它不叫出來就不知道吧。另外,好像只要把本源的石碑破壞的話,連它呼叫出來的怪物也會一起消失的樣子。
賽蓮:原來如此。那就算叫出了一堆怪物也應該不慌不忙的去破壞本體吧。
GM:賽蓮在Setup的行動是甚麼?
賽蓮:雖然不太可能成功,但是先對BOSS使用<敵方識別>吧!
GM:BOSS的話是會有點難呢,不過果然是先試一次吧。請!
賽蓮:那(......)達成值六。
GM:這個數值不夠。果然BOSS比較難。
賽蓮:說的也是(笑。
GM:再來是增田小姐。
增田小姐:增田小姐的話,Setup使用<御靈之守護>及<天足法之秘儀>。
GM:要對誰使用?
增田小姐:讓賽蓮炭去爆掉那個<蠢動的墓石>吧。
賽蓮:那我就移動2sq,向墓石接近。
GM:姑且先補充一下,這個陷阱可以用<陷阱解除>以目標值十一破壞。當然用力量強硬的折掉也是可以的。
賽蓮:嗯嗯。也可以這樣把它做掉呢。了解。
GM:那Set up就這樣完結了。Main行動的先發果然是烏魯夫吧?
烏魯夫:因為常在戰場所以行動力都變成了十了,已經上了兩位數囉(笑。
AK:這是甚麼巫術(笑
烏魯夫:向賽蓮炭同樣的方向的墓石使用<衝刺>。在4sq後差一步才可以接敵,那就用<飯綱斬>攻擊吧。
GM:<飯綱斬>因為射程關系真的管用。請判定。
烏魯夫:(......)不錯的手感,達成值十五。
GM:因為是<雜魚>,回避值是固定的關系而直接命中了。請決定傷害吧。
烏魯夫:唔—,二十二點物理攻擊。情況看起來什麼樣?
GM:雖然受傷了,但是很硬的樣子。
增田小姐:嘛啊,畢竟是石頭呢。
烏魯夫「賽蓮炭,這個很硬喔!」
賽蓮:「這種事用眼看就可以知道啦!!」(笑)果然用解除比較好吧。
烏魯夫:我認為賽蓮炭你的判斷是對的喔。
賽蓮:但是最近的手運太差了......什麼辦好呢。(ままれ:似乎先前白虎一戰給了她很大精神傷害)
AK:那再來就是行動力六的老夫了。先移動1sq。再使用<增幅法典>及<原素爆發>。目標是巨人A!
GM:應該OK的。
AK:(......)噢噢,這個厲害,達成值是十九。
GM:唔—命中。什麼啊,這巨人太弱了。
增田小姐:這不是因為巨人,只是因為GM的手運弱吧......(笑
GM:真...真相總會令人受傷的,增田小姐!(笑

雖然是以前就有這樣的自覺的GM,但被直擊的話果然會受到重大的傷害啊。
似乎遊戲的歷史越長,手運也會越差的樣子。算了,反正GM的運氣差也不是這一、兩個場景的事了,大慨。

AK:到大家最期待的傷害判定了。(......)好—,是五十六點<火炎>傷害。追加<硬直>。
烏魯夫:厲害的傷害值出現了!
賽蓮:噢喔喔—。老爺子真厲害。
GM:雖然不會一發就死去,但是HP也被打掉了一半了。
AK:好的好的!
烏魯夫:那下一次的行動到賽蓮炭了。
賽蓮:唔—嗯,不用<衝刺>或<幻獸跳躍>的話就去不到墓石那邊了。先在這試一次解除吧。用<衝刺>跟墓石接敵......
GM:<陷阱解除>的目標值是十一。
賽蓮:那就用因果力增加一個骰子去吧。「解除值判定」!(......)啊,太好了,達成值十五成功!
烏魯夫:噢噢—。手運不錯啊。
增田小姐:真的太好了。
GM:那樣就解除成功了,賽蓮炭把惡心的一動一動的墓石破壞後就令它靜下來了。
烏魯夫:這孩子的話絕對是用打的解除陷阱吧。一開始雖然是在東搞西搞的,但突然就用力把它打壞了(笑
賽蓮:姑且不是用劍而是用作業工具把它打壞的(笑
AK:雖然用打的事是沒變啦。(笑
烏魯夫:「太好了,你成功囉賽蓮炭!」(說著打起了空氣鍵盤來)<——(另外,這動作在第二季第一集也出現了,(笑))
AK:來了!空氣鍵盤出現了!
烏魯夫「賽蓮炭很會把機械用壞吧!」
賽蓮:「呼呼呼,我也是想做的話也會做的到的人啊」大慨是吧(笑
增田小姐:厲害,已經從不安走出來了(笑
GM:那現在到同樣是行動力五的<毒巨人>了。首先A巨人因為老爺子的硬直,需要在Mionr中解除狀態。接下來因為範圍中沒有人所以不會攻擊。
烏魯夫:所以說老AK就是厲害啦。
AK:不過也只是把甚中一隻停下來了。
GM:以下到B巨人會行動。Hate Top 的烏魯夫太遠了,但增田小姐的話還走的到。
烏魯夫:啊—,這樣啊。
增田小姐:這樣即使是Hate Under 的情況下也很危險了。資料上它的命中有3D啊。
GM:我的<毒巨人>使用<沾毒棍棒>攻擊!(......)命中十九。
增田小姐:十九?!十九的話(嘆氣)即使用上因果力都不容易成功啊(......)十三回避失敗了。
GM:<沾毒棍棒>會在達成值十八以上時令<未行動>的對像變成<已行動>的狀態。增田小姐真的不用因果力再骰子一次好嗎?
增田小姐:哈啊,這樣的話......很糟糕了。
AK:啊啊啊~(嘆氣)
烏魯夫:我的<Long Range Cover>也去不到這樣遠的距離。
增田小姐:什樣好呢。再一次的話......但是達成值要十六啊。
AK:啊!用因果力要求GM再擲一次骰子!
(一同爆笑)
增田小姐:老爺子啊,這個總究是不行吧。(笑
AK:其他遊戲是可以啦。還有特技是要求別人重新擲骰喔(笑
增田小姐:老爺子痴呆到去了別的遊戲了(笑)。玩笑就開到這,但即使重新擲一次也不管用啊。就把攻擊吃下來吧
GM:那就對增田小姐作出五十點物理攻擊。而且令到她變成未行動了。
增田小姐:嗚哇......即使在有障壁和物理防御的情況下也受到了二十六點傷害啊。已經不見了一半左右的HP了。
GM:下一個行動的本應是行動力四的增田小姐,但因為巨人強力的攻擊而令行動被取消了。
增田小姐:嗚嗚嗚......

巨大的棍棒不只打破了障壁,還侵害到增田小姐纖弱的身子上了!雖然冒險者強大的肉體不會輕易的就變成了肉片,但想立即取回態勢的增田小姐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下來了。這是因為巨人們的毒素還是因為她無意識的戰竦起來了?

GM:現在到行動力四的<希斯萊>行動了。
烏魯夫:終於到BOSS的行動了。
AK:到底會出現什樣的行動呢?
GM / 希斯萊:「啊—喇。奇怪啦?你們為甚麼還這樣精神啦?就給我像其他的同伴一樣倒下吧!!」然後嘰—嘰地吵起來了。
GM:然後,它就在毒之河上飛著的移動起來了。剛好就在賽蓮炭旁的4sq,用<毒鱗粉>攻擊。因為Hate Under 的關係「抵抗判定」有加二的Bonus。(......)命中值是十六!
賽蓮:抵抗(......)因為加乘的關係剛好十六!
GM:喔喔,因為同值的關係成功回避了。
賽蓮:「Hate Under 」太好了,剛剛好的回避了。
GM:話雖如此,他還可以「再行動」。現在以行動值零,回合完結前還可以行動一次。
烏魯夫:雖然已經知道了,但是這種真的很難搞啊。
GM:下一個就是<蠢動的墓石>了,這個其實是不會在Main Process 中有任何行動的,Clean Up時就會生出小骸骨了。
增田小姐:那即是到希斯萊的連續行動吧?
GM:對的。希斯萊要進行第二次行動了。
AK:啊啊—。太可惡了。
GM:Move中用<突風之加護>。4sq內的一位對像,今次是賽蓮炭,被「強制移動」到毒之區域之中了。
賽蓮:因為魔防有十四所以只做成了一點傷害。障壁還有三十五點在。
GM:嗯嗯,只能夠吃掉一點點的障壁啊。
AK:而且我們還有一個最硬的人在啦。
GM:那就提起精神,再對賽蓮炭使用<毒鱗粉>。(......)達成值十六。
賽蓮:嗚嗚嗚嗚!抵抗掉啊。(......)今回加上Bonus也只有十四點,失敗了。
GM:那就是魔法攻擊的四十二點了。而且加上<萎縮>狀態。 (注:對受害者加以重壓及痛礎以至行動困難。令Major Action的骰子減少一個。)
賽蓮:這下困擾了......啊啊,但是障壁不是幫我擋下來了嗎?
烏魯夫:畢竟增田小姐早先對賽蓮炭加上了<祓禊障壁>嘛。
GM:十五點的障壁的話明明就會被打飛了呢。
賽蓮:我還有十四點的魔防在嘛。
GM / 希斯萊:可—惡還真硬啊。「啊喇?這個女的中了我這招竟然完全沒有事啊?」它這樣說了(笑
GM:最後是Clean Up 了。賽蓮炭受到了邪毒傷害了。
賽蓮:雖然只是一點(笑
GM:就是這樣了。另外,其實兩位巨人是沒有對邪毒的抗性的。(笑
AK:咦咦!啊,這樣啊。這傢伙只是受到毒的操控罷了。(笑
GM:沒錯的。所以因為<硬直>而沒有移動的A巨人受到了邪毒傷害了(笑
烏魯夫:好像有點可鄰啊。(笑
GM:之後就到<蠢動的墓石>生出怪物了。
烏魯夫:哦哦。是什麼樣的?
GM:這個不用識別就自動成功了。是<骸骨>。

<骸骨>是等級二的<雜魚>怪物。對等級四的冒險者來說雖然是不足一題的對手,但攻擊力也不能夠隨便說笑的。畢竟每次Clean Up就會多生出一隻,只要放置多一會就會大事不妙了。
數量就是力量的法則即使在LHZ也是通用的。



第二回合
GM:我們開始第二回合的Set up 吧。
AK:這回合開始的首發變成老夫了。對BOSS使用<AKASIK--Library(アカシックライブラリー)>(*)及<敵方識別>。(......)會心了。達成值是二十八。
(*)(AKASIK--Library是真實存在的電子書,跟蘋果的ibook差不多。效果是令這一次以<智識值>作判定的技能加2D。每個場景只可以用一次。)
GM:咦咦—,這達成值太誇張了。(笑
AK:所以就說我也是天才嘛(笑
GM:總...總之先上資料吧。



<疫病之希斯萊>是會操控風之魔法,並以背羽散發的鱗粉對身旁使出廣域攻擊的魔物。是第四隻穌甦的支配著毒的典災。它的風之魔法可以做成「強制移動」並將玩家拉到「邪毒區域」等異常地形,也會呼叫被它的「洗腦毒」影響的怪物攻擊。而且,因為它可以自在地在空中漂浮,所以「硬直」狀態對它無效。

AK:這開其麼玩笑?Hate倍率乘以五?!(笑
一同:咦?!
烏魯夫:仇恨值倍率是甚麼來著?
GM:比如說,以烏魯夫現在的仇恨值來說,會受到十五點Hate Damage。
烏魯夫:啊啊—,一般的情況只是兩點啦。
增田小姐:這樣的話不得不用短期作戰的戰術了。首先要對<毒巨人>那邊想想辦法,之後的還有阿骨先生啊。
AK:就是喔。
GM:(在第一回合時因為他們幾個人都走偏在另一邊,即使骸骨們再走也去不到玩家位置啊......)
賽蓮:我向著BOSS的方向走好嗎?毒區對我也沒甚麼大傷害。
增田小姐:這個有點煩惱呢。
烏魯夫:增田小姐那邊的巨人就交給烏魯夫吧。
增田小姐:喔喔,真可靠!!
烏魯夫:首先用<武士之挑戰>令社長的仇恨值下降至零。我自己現在是四。現在被希斯萊打一次就會多加二十點Hate Damage了(笑
GM:賽蓮的Set up是不行動吧?那就到增田小姐了。
增田小姐:我這位置可接不上賽蓮她們,就對自己<天足法之秘儀>吧。
烏魯夫:對自己用障壁的話不好嗎?
增田小姐:雖然也是一步好棋啦......果然是對自己用<御都靈之守護>加上<天足法之秘儀>。然後立即移動2sq遠離巨人A並向賽蓮走過去。

障壁雖然有強力的效果,但是它除身為未來預測形技能以外,只要接不到同伴身上的話畢竟就沒有用。另一方面,<天足>雖然可以追加一次移動,也沒有立竿見影的效用,但作為今回合開首的事前準備有強力的側面效果。增田小姐這種<神官>類回復職業正需要這種預測能力,即使在回復上的進度放慢了一點,也先在廣域支援上取得一個好位置正是她的選擇。

GM:了解。這樣Set Up就完結了。現在到AK行動了。
AK:移動1sq,向增田小姐的方向走並對巨人B攻擊。
烏魯夫:啊,這樣啊。把A的事情交給賽蓮對付吧。
AK:沒錯,正是以此為前提。
賽蓮:唔唔,不要增加我的壓力啦。(笑
AK:「那一方就交給你了!」這樣說著的社長使用<增幅法典>及<原素爆發>向巨人B使出火炎攻擊。「給我燒光吧!」
GM:請<命中判定>!
AK:請不要忘記我現在的仇恨值也上升了。命中值是(......)十一!
烏魯夫:十一啊......
AK:終究是用因果力再來一次吧。(......)今次的達成值是十五!
GM:(......)這樣的話就命中了。
AK:那傷害是(......)火炎47點加上「硬直」。
GM:受傷了。但是比之前的傷害弱了一點?
AK:剛才只是狀態非常好(笑
GM:現在到行動力五的烏魯夫或是賽蓮炭了,先由烏魯夫開始嗎?
烏魯夫:係—。烏魯夫向巨人B的方向走2sq。再用<衝刺>走1sq並使用<飯綱斬>攻擊!
GM:對像是巨人B吧。OK,請決定命中值。
烏魯夫:(......)達成值是十一......會中嗎?
GM:這個情況呢—,它的回避基礎值畢竟只有一......(......)命中了。
烏魯夫:那就到傷害值了。(......)加上<衝擊(スマッシュ)>,總共是二十四點物理攻擊。
GM:加上AK的攻擊已經令它相當的痛了。再看毒的影響,它十分辛苦的樣子。
烏魯夫:終究不會這樣簡單的倒下啊,但我又沒有其他增加攻擊力的特技啊。
GM:再下來是賽蓮了。
賽蓮:係,我是賽蓮炭。無視毒區的影響走向巨人A的區域。
增田小姐:太男子氣慨了!!不,賽蓮炭不是美少女嗎?(笑
GM:毒區的影響會是連續的,今次的移動會再做成傷害喔。當然,結算是在Clean up中進行啦。
賽蓮:來了來了,首先用小預(預先突擊),請加上「追擊」卡片!
GM:接下小預了。強度十六點。已經可以用一張追擊牌就使出強大的傷害了。(笑
賽蓮:我已經超越之前的我了!(笑)然後,小預之後就—到—了—。
烏魯夫:就—到—了—。
賽蓮:<雙倍下注>的說!第一擊的命中判定是(......)十四。
烏魯夫:這下算是必中了。
GM:抱著薄弱的希望回避(......)失敗了。好了,不用再打出傷害了。
AK:喔喔,就是說?!
GM:因為「追擊」的直接傷害已經死了(笑
賽蓮:成功了!

終於回復狀態的賽蓮進入了一如常往的連續攻擊,巨人清脆的被放倒了。雖然AK有用魔法先削去一半的HP,但包含防御無視的「追擊」賽蓮的劍技果然非常強力。

GM:<預先突擊>的十六點追擊傷害太強了。
增田小姐:我們的主炮終於打出全疊打了(笑
賽蓮:打中了——!
GM:在故事後半的時侯終於點火了。(笑
AK:打老虎的時侯明明就不中用啊?(笑
烏魯夫:那只是對貓料動物不自覺地放水了吧?(笑
GM:那賽蓮行動完結後就是巨人B了,但是社長的「硬直」果然還在啊。
AK:(笑!)
GM:只可以去到烏魯夫那邊就對Hate Top的他用<毒之棍棒>攻擊。
烏魯夫:係。
GM:命中判定(......)達成值是十八。啊啊,但這樣的烏魯夫就已經行動了。(笑
烏魯夫:回避應該是不可能了(......)十二失敗了。
GM:對「已行動」的對手增加十點傷害值。(......)傷害六十五點。而且有Hate Damage十二點。
烏魯夫:唔啊—等一下。這一下連Hate Damage都有啊。
GM:沒錯啊。這樣的六十五加上十二點
賽蓮:喔喔
GM:什樣?要用上防御特技嗎?
烏魯夫:唔唔—,這可頂煩惱了。
GM:嘛嘛,在這階段先吃下我的攻擊如何?(♪
賽蓮:GM笑的很下流(笑
增田小姐:話雖如此,如果現在就受了這種傷害的話不知可以在希斯萊面前站多久啦。
烏魯夫:現在的話這傷害很危險啊。
AK:六十五點真的不太好了。而且對面還可以再行動而且又硬直無效。太卑鄙了。(笑
賽蓮:GM很卑鄙(笑
烏魯夫:畢竟是<典災>嘛(笑
AK:真的太卑鄙啊—。就像是為了對付我<原素爆發>的「硬直」而故意安排的一樣。(笑
GM:啊—哈—哈—(開心
烏魯夫:好了。就用<剎那之見切>,把攻擊避開吧。因為有靈刀—時之魂守的關係,在維持在Hate Top的同時沒有受到傷害。

在這九死一生的情況下烏魯夫成功回避了壞滅的傷害。把殺手鐧——<剎那之見切>用上的,以得自亞拉卡比的配刀將巨人的必殺一擊無效化了。
就如大家所知,<武士>的特技雖然強力,但也有很多不同的限制。看清各種合適的時間使用該用的特技的烏魯夫的確是厲害的玩家。

GM:唔—唔,今次的傷害值明明很可觀啦(笑)那巨人B的行動就完結了,現在到增田小姐。
增田小姐:增田小姐就不移動了,對烏魯夫使用<鈴音障壁>。「障壁」十六加算在原來障壁上。
烏魯夫:多謝了!現在是「障壁」三十一。
增田小姐:而Major就對烏魯夫使用<安撫(パシフィケーション)>(令對像的仇恨減三)
烏魯夫:仇恨減三現在是三了。障壁又超過三十,現在我非常的安心。(笑
GM:再來說是行動力四的<骸骨>了。不過除了<衝刺>之外也沒甚麼可以做到了。那就向大家衝過來4sq就行動完結。
賽蓮:骨先生(笑)第二隻的話就叫阿骨吧。 (注:這是NETA時代劇水戶黃門的角色)
AK:搞破了啊——!  (注:同上)
GM:你是黃門大人啊?社長。(笑)骨先生走完後就到希斯萊了。頭痛啊......只要走過去那面就會被包圍了。
AK:不會啊,快過來吧(邪笑
賽蓮:不會啊,快過來吧(可愛
GM:現在先在對岸踏實地發動攻擊吧。移動2sq再用<毒鱗粉>攻擊賽蓮。今次又可以追加<萎縮>狀態了。
增田小姐:來了個令人討厭的行動了。
AK:哦呀,但是賽蓮她是Hate Under喔。完全是 Under哦。
增田小姐:不過對方的命中也很高吧,不可以這麼安心啦。
GM:到命中判定了(......)啊喇?
烏魯夫:有很多個一呢。
GM:手殘只擲了個7出來了,果然用一個因果力再來一次吧。(笑
AK:果然這種BOSS都自帶因果力啊。
GM: (......)好了,今次的達成值是十四。
賽蓮:十四的話有Hate Under Bonus 都有點危險啊。抵抗判定(......)達成九失敗了。
GM:那傷害值就要來了(.....)四十二點魔法傷害,再加上<萎縮>狀態。
賽蓮:嗚哇
AK:痛痛。
賽蓮:「障壁」只餘下六點,總共就是對生命值做成二十二點的傷害,而且還有<萎縮>狀態啊。
GM:那賽蓮炭下一次的命中就會減1D了。說起來這個障壁還真是硬啊。
AK:嗯,我們家的障壁很強吧。
賽蓮:還好全員一開始就帶著十五點障壁上場了。
增田小姐:只是,生命值即使還有餘力照料,但那個<萎縮>.......
賽蓮:1D真的太緊了。會打不中啦。
GM:那我的希斯萊要<再行動>了。再用一次<突風的加護>令賽蓮「強制移動」到毒之河的河水中。
賽蓮:咦?!
增田小姐:嘰呀—。這個我最討厭了。
GM:好——了好了。那我Major Minor 都使用<毒鱗粉>攻擊。
賽蓮:我已經快沒有障壁了哦!
增田小姐:超—危—險。
烏魯夫:賽蓮炭啊。
AK:超—危—險。
GM:命中判定(......)是十四。
賽蓮:即使是Hate Under的加乘也要用二個骰子擲出十以上的點數啊。
增田小姐:在這就不要可惜地用因果力吧。
賽蓮:但是應該用多少個比較好?
GM:3D的期待值是十點五,要安全地回避的話就要用兩個因果力了。
烏魯夫:問題是賽蓮炭你的因果力還有多少?
賽蓮:已經只餘下三個了。
增田小姐:嘛嘛,反正又不是一下就被打死,先在這咬緊牙關,之後由我來對應HP的管理吧。
賽蓮:現在的生命值只有五十四,只要再來一下就會死掉了。
增田小姐:這樣的話我這邊還是沒問題的。
賽蓮:那就不用因果力的上吧。(......)達成值十一失敗了!在這出現會心的話就帥呆了。
GM:這個真的要看骰子的心情了。那傷害要來囉(......)四十一點加上<萎縮>。嘛<萎縮>的效果不會累積上去所以放心吧。
賽蓮:嗯。我的生命值變成二十五了。

GM:那今次希斯萊的行動都完結了。Clean Up囉。進入了「邪毒區域」的人受到十五點魔法傷害。
賽蓮:結算是一點。
GM:沒錯。另外小骨又再生出來了。上吧!
賽蓮:是阿骨—。(笑
GM:還有,希斯萊在Clean Up中也會有動作。
一同:還有啊?!
GM:嗚呼呼呼,用<疫病的毒藥>對賽蓮炭攻擊。標上「衰弱:五點」
賽蓮:嗚哦啊哦。「衰弱:五點」又是甚麼來著?
GM:會在Clean Up時追加五點傷害的異常狀態。但是一旦它繼續存在的話會在下一回合累積上去。
賽蓮:嗚哇,太麻煩了。
GM:那Clean Up都完了就到第三回合吧。



第三回合

AK:Set up就是一直以來的火蜥蜴,對巨人B做成直接攻擊五點。
GM:好—的。我開飯了。
賽蓮:不會死嗎?
AK:我還有點期待啦(笑
GM:很可惜現在還有一些生命值,還不會死。
烏魯夫:我就使用<武士之挑戰>令AK的仇恨歸零。我的則是上昇一點。
增田小姐:每次都覺得烏魯夫的動作真的很有安定感呢。而增田小姐就有點迷網了。在對上希斯萊之前還有很多東西想做啦,既有殘存的巨人及剛出生的阿骨......。而且,Set up中應該用<天足法之秘儀>還是<祓禊障壁>很令人頭痛。
AK:增田小姐啊,那些巨人就交給老夫吧。
烏魯夫:阿骨的事就交給我吧。增田小姐只要在支援範圍下相信我們走向自己相信的路就好了。
增田小姐:(考慮了一會)說的也是,這樣就是最好的做法吧。「你們兩個,我就相信你們兩人吧!」這樣說出來的增田小姐就使用了<天足>並移向烏魯夫的位置了。
GM:那Set Up就這樣完結了。現在就去Main Process了。
AK:噢,那就上吧。那——個。
增田小姐:老爺子,先考慮一下位置的事比較好喔。
AK;我明白了。我自己也不想吃那個廣範圍的鱗粉攻擊啦!唔嗯......
烏魯夫:就像在玩高爾夫的人在考慮位置的安排一樣呢。
增田小姐:啊啊,還有請對賽蓮炭回復吧。使用EX技能<精兵奮起的號令>正是現在最應該用的時侯了!

<精兵奮起的號令>是令到隊伍全體的生命值立即回復五十點,而且對持有使用者的友好關係的一個對象增加一點因果力的強大技能。在這種嚴苛的戰鬥中正可擔當隊伍的皇牌。

賽蓮:而且還會對社長的關係持有者加送一點因果力吧。
AK:不過只可以選一個人啊......。說起來,你們都有跟我建立起友好關係嗎?
賽蓮:咦咦——?!
(一同爆笑)
GM:社長!什樣說也好,對社員這樣加以壓力我認為不太好的(笑
AK:哇啊啊啊,這是開玩笑啦,玩笑(笑
增田小姐:真的是玩笑嗎(笑
AK:總而言之,這個情況下最好選賽蓮炭吧。
賽蓮:哇,那謝謝了。
增田小姐:畢竟是我們的主炮嘛。(笑
GM:賽蓮炭只要有因果力的話就是個能幹的孩子了。
賽蓮:沒有因果力就不行嗎?(笑
烏魯夫:是巨人也好,老虎也好,還是龍也可以交給這孩子對付的狀態了。
(一同爆笑)
增田小姐:只要把我們的皇牌放對位置的話就一定打的出全疊打了!
AK:那就使用EX技能<精兵奮起的號令>了!「眾位!現在正是我等破釜沉舟的時侯了!」這樣子的大叫起來。然後,對賽蓮她「你也不要再給我在那邊玩水了!」
烏魯夫:「喔喔!」社長突然來這麼的一下真酷啊。
增田小姐:說她玩水就太過分了,社長。何況她又不是自己跳下去玩的(笑
賽蓮:「呣咔——!(怒)我才不是在玩啊!!」頂回去了。然後就是這樣取得了因果力的。(笑
GM:因果力的事就這樣吧,全員再每人回復五十點生命值。
增田小姐:哇——呵!增田小姐的都要見底了,太好了。
GM:被巨人來一下狠的很辛苦吧。
烏魯夫:順帶一題,賽蓮跟社長的關係是甚麼?
賽蓮:「雇用關係」的說。
GM:剛才的「現在不是玩的場合啊!」應該不會是「你立即給我去工作!」的意思吧?(笑
增田小姐:聽起來實在太殘念了。
(一同爆笑)

「再加一把勁吧!!」
<疫病的希斯萊>的毒不止腐蝕身體,似乎連內心也疼痛起來了。就這樣漸漸弱氣起來的賽蓮炭,在社長的當頭棒喝之下,把低沉的表情收起,精神滿滿的抬起頭來了。
現在就累的話就會敗北了。這樣的話,以身軀為我們開出血路的<黑劍>,以及在<洛卡>全力照料病患的人們,還有在奮鬥的小凪的努力都會付諸東流了。這一戰是絕對不可以敗陣下來的!

AK:好了,到了作為關鍵的老夫行動了。不作移動停在這個位置,接著用<增幅法典>及<原素爆發>對殘存的巨人攻擊吧!(......)達成值十八。命中了。傷害是火炎四十七點。
GM:這就是致命一擊了。巨人都變成焦炭了。
AK:好的好的。
GM:到烏魯夫了。
烏魯夫:那烏魯夫就動了。繞過阿骨用<衝刺>,走4sq到賽蓮的身旁,也就是去到近橋的那面。因為經過了毒區所以受到五點傷害。「障壁」都被削減了。接著的是<飯綱斬>!
GM:唔?<飯綱斬>的射程去不到希斯萊那邊啊。
烏魯夫:不不,是對阿骨用的。(笑
GM:啊,原來如此。的確那隻的話就去的到啊。
賽蓮:這個,烏魯夫利落的咻——的就走到了賽蓮的背後,並擺出了很帥的姿勢(興奮)  (譯者:我說,等了兩本的份量終於見到那1%的嬌了)
烏魯夫:哈哈,被這樣的讚的話我都害羞起來了。
GM:沒錯沒錯,演出來說真是個很好的畫面呢,GM的我也很想看一下(笑
烏魯夫:這個我打失掉的話就太難看了。(......)命中值是十二。
GM:阿骨的回避值固定了是九,命中了。
烏魯夫:傷害啊——,不好了,因為剛才使用<剎那之見切>而得到的,下一擊的攻擊力BONUS要用在阿骨身上了。(笑
GM:啊,說起來也是。
烏魯夫:嘛啊,只是為了擋路而跑過來的,也沒關係吧。傷害是四十點,但<雜魚>敵人是即死吧。仇恨上升一點。
GM:這個啦,其實即使沒有即死效果也可以憑傷害值打死它了。(笑
賽蓮:厲害。厲害。烏魯夫太帥了。在剛才兩人位置相合的一瞬清脆的斬殺敵人的畫面太好了!
烏魯夫:賽、賽蓮炭冷靜一下。下個到你了(笑
賽蓮:啊,對、對不起,我冷靜下來了(笑)  (ままれ:其實完全沒有冷靜下來(現場報告))
增田小姐:賽蓮炭因為在水中行動很困難吧.....希斯萊離很遠啊。
賽蓮:只要用<幻獸跳躍>就沒問題了。
增田小姐:那樣的話,主炮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賽蓮:我明白了。賽蓮炭要向BOSS突進了!<幻獸跳躍>!
GM:一瞬間變成了飛行狀態的向希斯萊進發了。因為沒有用<大山貓之從者>巨大化,所以尼可緊緊的抓著賽蓮的肩膀大叫「去吧!賽蓮!」(笑
賽蓮:好了,命中判定!
GM:哦唷?Minor階段不是還在嗎?
賽蓮:啊,真的。那Mionr就用小預吧! 
AK:GM竟然在教導起來了。(笑
賽蓮:在<預先突擊>標上「追擊」十六。之後再<雙倍下注>攻擊!
GM:來吧。在<萎縮>的情況下行動可以嗎?
賽蓮:不想現在亂用因果力的關係所以就這樣上吧。呵(......)達成值八的說。
AK:這個數字會不會有點......
GM:八啊。這樣的話應該沒有太大難度就可以成功吧,回避值姑且是兩點(......)回避成功了!
賽蓮:啊——,失敗了。
增田小姐:不過,可以知道它回避力很弱也算是收獲吧。
AK:這一瞬大家的眼都叮—的閃起來了。(笑
增田小姐:好了,開幹吧——(笑
GM / 希斯萊:「等一下等一下,不是很危險嗎?!」的嘰——嘰的吵起來了。
賽蓮「咦咦!別吵啊!不要避來避去啊!!」
GM:那賽蓮的攻擊就完了,到增田小姐。
增田小姐:移動2sq向毒區前進,但是沒有受傷。
烏魯夫:對增田小姐她們來說毒池就像溫泉一樣吧(笑
賽蓮:即使走入毒池也沒有任何表情的樣子(笑
增田小姐:其實感覺是不太好的(笑)Minor對自己使用<鈴音障壁>。之後對烏魯夫用<安撫>。

即使要步入毒池,也要為烏魯夫使用支援魔法的增田小姐。即使身子是冒險者,但心中還只是個女高中生,心中雖然知道不會對自己做成傷害,但身體感受到的嫌惡感還是停不下來。這樣的增田小姐依然把快要從口中跑出來的抱怨壓下來,盡力把「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全力做好。

GM:烏魯夫的仇恨值再減三點。那<骸骨>就用<衝刺>走4sq就完了。
AK:這個阿骨還在喜歡走來走去的年紀啊(笑
GM:(這都是因為你們取的位置啊,它除了走動以外就沒事可以做到了!)到希斯萊的第一次行動了。首先用<突風之加護>把賽蓮再一次拉進河水之中。噗咚——!
賽蓮:嗚哇哇,又回去了(笑
增田小姐:啊,今次不好了......。
GM:Minor & Major也是用<毒鱗粉>!今次用上因果力一點把範圍擴大!以「廣範圍:一」對賽蓮、烏魯夫和增田小姐作出魔法攻擊!
AK:哦哦,來這一招啊?!
烏魯夫:可惡,被漂亮地卷入去了。
GM:命中判定是十六,請各位抵抗吧。
賽蓮:(......)即使有Hate Under 還是被打中了。
烏魯夫:我也抵抗失敗。
增田小姐:這樣的話,增田小姐就用一個因果力變成3D,就期待值而言還是有機會的!
賽蓮:(吞口水)
增田小姐:要上囉——......(......)
AK:嗚哇!
烏魯夫:六。六。一。是會心回避!
AK:太好了,成功!
增田小姐:呼啊!雖然是成功了但是果然要像第一卷的時侯說「所以我就說這些跑團記錄啦——」
(一同爆笑)
烏魯夫:說起來,第一卷時增田小姐也像這樣做出了一樣的會心回避吧。
GM:但是今次的是認真的使用了資源的結果啦。
增田小姐:對對。沒有使用的話絕對會被打中吧。
GM:增田小姐今次的判斷真的太好了。那接下來就對抵抗失敗的人決定傷害了(笑
賽蓮 & 烏魯夫:係——。
GM:兩人分的,兩人分的......呃—,四十一點魔法攻擊並加上<萎縮>,對烏魯夫再加上十五點仇恨攻擊。
烏魯夫:嗚咦!說起來仇恨倍率是五倍啊。
賽蓮:賽蓮則受到傷害二十七點,現在的生命值是四十八點。
烏魯夫:我這邊的障壁就減少到五點了,Hate Damage的關係現在生命值七十八。
GM:那就兩人都<萎縮>。下次的命中判定都成了1D了。
賽蓮:可惡的希斯萊.......(ゴゴゴゴゴ )
增田小姐:我們的主炮發出憤怒氣場了。
AK:發怒起來呢。
增田小姐:竟然打了我們的主炮兩次啦!

「就等你們在那邊會合等了很久啦!」
希斯萊它揮動背上的羽翼,以連天空也被染紫的大量的毒鱗粉散到賽蓮她們身上。
「......大家,都沒事嗎?」
只不過,冒險者們不會在這倒下!
沒有得呈的希斯萊面色變得更難看了。

GM:然後就是<再行動>的希斯萊了。嘛,這個再來一下會很好玩吧(笑
賽蓮:啊啊啊。
AK:啊,太緊迫了。這種行動就是最危險了。這二回行動就是最令人頭痛了,連喘口氣的空閒也沒有。
GM:用剛才一樣的攻擊~(......)達成值十。要用因果力再來一次嗎.....算吧,就這樣好了!三人請抵抗吧。
AK:這真的要用因果力回避嗎?
賽蓮:那賽蓮就用一個回避吧!
增田小姐:抵抗是三再加上Hate Under 所以是用2d擲出五就可以了。(.....)啊,光是骰子就有十了(笑
烏魯夫:我也就這樣擲吧。八以上...八以上。啊,剛好十點了。
賽蓮:(......)我也抵抗成功了。
GM:唔——,難得的因果力但所有人都成功了,可惜!
一同:.....唔。
GM:好了,轉換一下心情,來Clean Up吧。首先是賽蓮的「衰弱:五」。
賽蓮:毒池的一點加上「衰弱:五」,生命值還有四十二。
烏魯夫:我是七十三。
增田小姐:我沒有受傷。
GM:那就到希斯萊的Clean Up特技了。<疫病的毒素>以「廣範圍:一」令剛才的三人都得到了「衰弱:五」。
賽蓮:我的話成了「衰弱:十」吧。
AK:太緊迫了。
GM:最後,又有新的阿骨出來了。
AK:這個應該到阿骨?阿格?八兵衛?(笑) (注:還是水戶的NETA)
增田小姐:沒錯,第三個就是八兵衛吧。
AK:不好了,再下個就是弥七囉?!
GM:下個骸骨聽起來很強(笑



第四回合

GM:現在到第四回合了!
AK:AK的火蜥蜴對阿骨做成五點火屬性直接傷害。
GM:那阿骨就受傷五點了。之後是烏魯夫吧?
增田小姐:會打算做甚麼呢?
烏魯夫:烏魯夫使用<武士之挑戰>令AK的仇恨下降。而我自己的已經越來越重了。
增田小姐:增田小姐的新技能就在此披露吧!初次公開的<護法障壁>!!
GM:咦?啊,啊啊。咦咦咦?!啊—啊—?!
AK:我們的GM好像短路了(笑)
烏魯夫:<護法障壁>?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啊。
增田小姐:簡單來說,就是令我方全體附上「障壁:二十一」的技能。
AK:哦啊?!
賽蓮:哦哦哦——?!
烏魯夫:太好了!
GM:(說起來好像還有這一招啊。完全忘了啦!!)

<護法障壁>是屬於<神官>的強力特技。效果是對自己身旁的隊員全體付上「障壁」,相對的所上昇的仇恨值會很大,並不是可以經常使用的技能,但是有著令戰況大轉的強大潛力。

AK:效果範圍很大!
增田小姐:所上昇的仇恨值也很多,要四點啊。當然這會用<御靈守護>輕減,現在只是上升了兩點。
GM:啊呀,一個不小心就會令GM的心都碎了。但是我不會輕言放棄的!(笑)我這邊還有阿骨跟阿格在啊(笑
AK:阿骨剛剛不是死了嗎?
GM:啊......。已經不行了,我放棄。阿骨不在的話,只有八兵衛及GM的我要什樣勝利啊——。
(一同爆笑)
增田小姐:下一個就是了!我們期待弥七的表現吧!(笑

再好的安慰都止不住我的眼淚了,弥七你現在來都趕不上了。只不過,公平地說,這次<護法障壁>在很漂亮的時機令戰況大抵定下來了。在因果力漸用漸少的一行人中等於是打了一次強心針。

GM:那到通常行動的時間了。由AK開始。
AK:移動2sq,對阿骨使用<原素爆發>及<增幅法典>。
GM:嗯,阿骨只是等級二喔,多少手下留情一下好嗎?(笑
AK:社長永不會對公司的敵人手下留情!(笑)好了(......)達成值是十三。跟據<骸骨>的回避值來看是命中了!死吧,四十一點的<火炎>傷害。
GM:啊啊——!?阿骨的抗火本就很弱了,現在還來一個火葬?!
AK:哈哈哈,Rest in Peace.
賽蓮:好了,下一個是賽蓮了。
增田小姐:可以的話請來一下狠的。
GM:說起來還沒有做成傷害呢,這邊還有一張「追擊:十六」的牌在喔。
賽蓮:我要加油上囉!向前走一步跟希斯萊接敵。先用上小預再附加一張「追擊」!今次就用<開場白>上吧!因果力比較緊的關係只附上二張「追擊:七」就算了。
AK:噢噢,賽蓮也認真起來了!
烏魯夫:「追擊」牌越積越多了(笑
增田小姐:我的心中有一整個滿座的觀眾席在加油了。(笑
賽蓮:那Major 就用<雙倍下注>了!
GM:<萎縮>減了1D也沒關係嗎?
賽蓮:啊,用因果力解除異常狀態。 (ままれ:很多人忘記的因果力的用法)
增田小姐:哦哦,這時的賽蓮炭用氣勢迫走了狀態了!
烏魯夫:「賽蓮炭太帥了!」開始打空氣鍵盤了。(笑
GM:那普通地決定傷害吧,請。
增田小姐:上啊,我們的黃牌!
賽蓮:首先是命中(......),達成值是十八!
GM:這個實在是......我的是七失敗了。
賽蓮:首先是第一發的傷害(......)十九點!而且加上追擊十六點。
烏魯夫:這個固定值太高了。
GM:很痛啊——!還有追加判定吧,目標值是七。
賽蓮:(......)這個也成功了!
GM:那請吧,第二擊。
賽蓮:那追加攻擊二十一點直接傷害!而且觸發一張「追擊:十六」。
GM:這一下合計三十七點?!奇怪了,一般不是第二擊比較痛嗎?(笑
增田小姐:好啊!我們太皇牌太強了——(笑
AK:好啊好啊,太好了

全不把身體內的毒素當一回事,賽蓮全力揮舞手中的雙劍。在<大災害>之後,一直反覆使用的劍技,已經從遊戲中的動作昇華至個人技巧了。賽蓮的「劍技」,快速、銳利的在<典災>的身體上刻上強烈的傷害!

GM:啊呀,這下真的非常的痛了。比常像中還要給修理的慘。
GM / 希斯萊:一邊飛走一邊說「你們應該,不會是作斃吧?不會是作斃吧?」
烏魯夫:「什樣啊<典災>!只有這種程度嗎?」
GM:為甚麼會是烏魯夫說的(笑
增田小姐:好啊—。真好啊。太帥氣了。(笑)竟然把增田小姐絕對說不出口的對白這樣乾脆的說出來了。(笑
賽蓮:下一個到烏魯夫炭!
烏魯夫:咦!!剛才賽蓮炭是不是說了「烏魯夫炭」啊(笑
賽蓮:我有說嗎?(笑
GM:說了烏魯夫炭呢。這個不是第一次嗎?(笑
烏魯夫:「賽蓮炭......耍嬌啦啊啊啊!!」這樣叫著的用因果力把狀態解除了。(笑
(一同爆笑)
增田小姐:烏魯夫興奮了(笑
GM:插畫化的時侯,一定在他的眼睛加上星型閃光(笑
烏魯夫:「嗚喔——!」叫著的移動2sq。<衝擊>之後加上<飯綱斬>!!使用一個因果力加強命中判定!然後還餘下五個因果力。
GM:五個?!你也太富有了烏魯夫(笑
烏魯夫:命中是(......)三.四.五,一共是十八!
GM:不是出現會心的話一定避不開了(......)嗯,命中了.
鳥魯夫:好的好的,<飯綱斬>的傷害是(......)二十四點!再發動賽蓮炭留下的「追擊:七」。
GM:唔—嗯,這樣的話,這個是.......。(計算中)啊,不行了。

烏魯夫接上的斬擊將希斯萊的背上的羽翼斬斷了。在賽蓮炭的猛攻之下,他的身體其實已經是傷痕累累了,烏魯夫的一擊正給予了最後的致命傷。
在<秋葉原>散發<疫毒>的元凶,自稱為<典災>的不祥之物就此退幕了。

GM:比想像中易死的<典災>被擊敗了。希斯萊死了之後,墓石也停止活動了,戰鬥結束!
賽蓮:好耶!勝利了!太好了!
烏魯夫:「賽蓮炭耍嬌了!賽蓮炭耍嬌了!!」
賽蓮:「還不給我打住!!」體罰!!(笑



戰鬥終了!

GM:各位辛苦了。以後的就是決定掉落物品了。
增田小姐:喔喔,會有甚麼出來嗎?

掉落物品的結果是這樣的。首先,<蠢動的墓石>的是固定物品,<變異的大理石>兩個。希斯萊就有四個大型魔觸媒,「核心素材」的鮮紅的花弁也入手了。<毒巨人>是希斯萊的召喚物所以沒有掉落物。

增田小姐:說起來比走路葫和野豬一戰的價值還低啊。(笑
賽蓮:這種強敵竟然才30G啊。
烏魯夫:想不到松茸還比較貴啊。
AK:而且還比較好吃。
增田小姐:你們這樣說,但狩獵蘑葫的事就別再搞我了。
烏魯夫:完全同意啊(笑



Interlude

GM:好了,Climax部分終於完結,現在進入到Ending了。
增田小姐:啊,GM,在進入Ending之前我想先進行一個場景。內容是與今後的伏線有關的。
GM:哦哦,那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你說的伏線是?
增田小姐:與其說是伏線倒不如是更加單純的話題。增田小姐是個「不能攻擊對方」的角色吧。即使是像今次般緊急的情況,自己也不能主動攻擊對方。
GM:哦哦。原來如此。是這個啊。說起來在第三話的開首說過她有甚麼煩惱吧。
增田小姐:就是說,在打倒敵人之後,看著它的面孔,有甚麼話想說的,這樣的場景還可以嗎?
GM:好的。那希斯萊之後也來個最後的遺言吧?
賽蓮:結果希斯萊究竟是甚麼呢?
增田小姐:說起來,按著勢頭就打倒了,結果是甚麼呢?(笑
烏魯夫:應該在戰鬥前說個一、兩句話啊(笑
AK:嘛啊,應該在見面時問個「你們為甚麼沒有被我的毒放倒?」,然後「啊,這傢伙是敵人」像這樣的對話。
烏魯夫:說的也是。
增田小姐:希斯萊最後的場景,來自增田小姐的最後的對話之回顧。




Climax
<典災>

戰鬥終於迎來終結,「疫毒」的元凶也被打倒了。但是,一堆不明的狀況太多了。<典災>到底是甚麼?希斯萊的目的呢?雖然把<典災>給打倒後,週遭的毒也消失了,但那種令人不適的空氣還沒有散去。

GM:就這樣,希斯萊大字型的倒在戰鬥區域中央的橋上了。雖然是在還可以說話的狀能中,但是已經確定再過不久就會消失了。大家聚集到它的旁邊,完全一個戰鬥終結的情況了。
AK:週遭的情況什麼樣?
GM:在希斯萊被打倒後,將這一帶侵蝕的毒素一點一點的消失,河水也變的清潔了。似乎所有毒物都是從希斯萊身上而來的。
烏魯夫:明明這麼小隻,能力還真恐佈啊......。
增田小姐:還沒死透啊。真煩惱要不要給它治療一下啊。
賽蓮:增田小姐在煩這個啊(笑
GM / 希斯萊:「太奸怍了。這種的太奸怍了。我竟然會輸給你們真的太不可能了。」它用著萎下來的聲音在抱怨著。這時,它的身體也開始從腳部開始一點一點的變成沙一般的散去了。任誰也能看出它已經撐不久了。
增田小姐:嗯,已經來不及救它啦。那就「明明因為這它而遭到這種慘事,凪跟大家也中毒受苦,為甚麼我還沒辦法攻擊它呢?」
GM / 希斯萊:那希斯萊接話吧。「<冒險者>就是這樣了,你....你們跟你們的同伴都太天真了,也就所以,才這樣的好吃......」
賽蓮:好吃?它在吃甚麼?
烏魯夫:「你到底是甚麼人?」
GM / 希斯萊:邊說邊笑地「我就是<典災>。四時之典災<疫病之希斯萊>。我可是聽說了這附近有好吃的點心才過來的。不過才吃她一兩口你們就來妨礙了。只是個愚蠢的小丑吧了。」
賽蓮:「聽說?你是聽誰說的?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的<典災>嗎?」
GM / 希斯萊:對賽蓮回話「六(ろく)......」(有很多可以接下去的字,最像的其中一個是六),「不不不,再說下去可不好了」。
AK:六(ろく)?
增田小姐:六(ろく)。
賽蓮:<六傾姬>......不會吧。
GM / 希斯萊:嘰嘰嘰的笑起來「你們真的把最好吃的點心給我藏起來了。即使你們再想生活在平穩的日常之中也好,我的同伴都會找到你們的。」
AK:啊——,好的好的,原來如此。
增田小姐:是為了吃的才過來啊,還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中吧.....?畢竟我們在前一章也因為吃的而大開殺戒了。
GM:那對話就說到這就好了,希斯萊最後全變成砂紛,完全的消失了。
增田小姐:若有所思的看著它消失「......」
賽蓮:「增田小姐......」
GM / :這個場景就在這完結吧。
增田小姐:好的

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的一樣,<疫病的希斯萊>就這樣消失了。紫毒的大地也好,被污染的河水也好,腐敗的空氣也好,都毫不留痕地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噢——!你們都沒有事嗎?」
從背後傳來了艾扎克及<黑劍>他們的聲音,在希斯萊消失之後他們身上的疫毒也解除了,狀態回復後那毒巨人也立即全被消滅了。
賽蓮向著他們揮手,離開了這個區域。
就這樣,回去凪的身邊吧。



有關典災

在<大災害>以後出現在各地的怪物,有著跟通常種相異的能力及氣氛。持有以往在遊戲中從未所見之能力的他們現階段被認為是<開拓智域>更新後追加的怪物。但是在他們的言行中可以感受到知性的存在,而且會活用他們的能力引發遊戲中沒有的事件。跟據已經跟它們接觸的冒險者而言,可能有這個世界曾是遊戲的認知。
擁有這些特質的<典災>似乎不單單是「怪物」一類的存在。一部分的冒險者認為它們是跟自己一樣,是因為<大災害>而從外界過來的甚麼人。如果說<冒險者>的肉體中寄宿著來自現代人的靈魂;那屬於<典災>的,自<開拓智域>更新後,其追加的怪物的身體中所寄宿的又到底是甚麼的靈魂?記錄的地平線的城惠這樣的想著,但當然這推測現階段還完全沒有任何助證。
有關典災的目擊情報也實在太少了,現時的可以弄清楚的地方也不多。但是,可以確定它們對冒險者而言是一種災害。每當遭遇時為了停止它們的破壞而總會進入戰鬥狀況,這也是一個調查遲遲沒有進展的原因。當下只能知道它們不論對<冒險者>還是<大地人>都抱有惡意,是一個未知的威脅。
如果大家也想開發與<典災>相關的故事,那不論對<冒險者>還是<大地人>,他們應該適合扮演各種陰謀的黑幕吧。<典災>們各有不同的象徵與相應的能力,以此為工具,它們會把靈魂或魔力、人們的牽絆、回憶、及相互理解奪走,並以之作為一名為<共感子>的能源。
作為跟通常的怪物全不相同的<典災>,有著跟一般情況不一樣的要素。因此它們出現時的故事也往往有著不一樣的氣氛,而且也有著作為BOSS的能力及資格,是令人感到不快及威脅的強敵。各位已經熟習LHZ的玩家,請多多使用它們製作自己的故事吧。




Interlude

GM:最後是今次故事的結尾了。雖然已經有Ending的構圖了,但各位有「想要這樣的終結」之類的題案嗎?
增田小姐:果然對小凪的情況很關心呢。快點回去見她吧。
賽蓮:很膽心她到底好轉了沒有,快回去接她吧。
GM:那安排大家回去見小凪就好嗎?
增田小姐:大底上就是這樣吧。之後就是老爺子的想法了?應該說是他又在想甚麼歪點子了(笑
賽蓮:咦?!
增田小姐:呵呵,姑且是我們的關鍵嘛。
AK:嘛嘛,的確啊?對於今後打算製作的玩偶,我心中已經有個底了(笑
增田小姐:果然是這個啊!
AK:啊呀,但是啦。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們不是都不太喜歡我的史萊姆山羊嗎?我也想要一個令她們「理解」的過程啦。
一同:噢噢噢——(感嘆
AK:所以今次的我有個不太一樣的方向了。
GM:不一樣的是,終於在這三、四話之間想理解女孩子的想法吧。
AK:首先在探望小凪的期間,想法子打動在<洛卡療養院>的小孩子們的心窩!
(一同爆笑)
GM:要在醫院派發了(笑
烏魯夫:把山羊史萊姆(笑
AK:先把這作為殺必死送出去吧。
賽蓮:在醫院放這個的話,可能會因為它邪氣滿滿的樣子,反而令治療更順利吧。說不定會流行起來(笑
GM:完全是靈感商法了,太好了———(笑
烏魯夫:姑且大家是今次事件的英雄啊(笑




Ending
大家所屬的地方

賽蓮把<洛卡療養院>的某病房的門打開,這時精神奕奕的小凪從裡面撲出來歡迎大家了。她那充滿精力的聲音,閃亮的笑容,也完全的回復起來了。一旁的<冒險者>及<大地人>也全都無事痊癒了。雖然有很多謎團留下來,但在<貓亭>的活躍之下,對秋葉原的威脅也漂亮地被解決掉了。
而在病房外面,AK正在向那邊的小孩送出玩偶,醫院的氣氛也活躍起來了。

GM:各位已經回到<洛卡>了。在病房中的小凪也嚓的打開雙眼,飛出來迎接大家了。
增田小姐:「小凪!!」緊緊的抱著她了。啊啊——,太好了。
GM / 凪:「大姐姐!!我已經痊癒了!!」
GM:在增田小姐之後,就一個勁的抱著大家了,「我在夢中見到了!大家為了令我回復而跟甚麼在戰鬥吧!」說著的對每一個人一下一下的道謝。
烏魯夫:蹲下來摸摸頭,像寵著小孩的樣子「我們也因為托凪的福,好好的努力了一把囉——」
賽蓮:「烏魯夫......你的態度真不一樣啊?」瞪著用跟對自己全不相同的態度的烏魯夫。(笑
烏魯夫:啊啊,不不,其實這是「托了朱鷺薙大人的福」的意思啦,但可不能說出來吧,這個?
賽蓮:捏著尼可地說「哼,真的是這樣嗎」
GM:那跟大家抱在一起的小凪這樣說了「我肚子餓了!一起回去吃飯吧!」然後跟大家牽手了。
增田小姐:「說著我也餓起來了。一起去吃個飽吧!」
烏魯夫:啊喇,那老爺子呢?他拿著大包大包的去了哪?
AK:這時的AK還在派送玩偶呢。果孩子們都在歡呼了,大家沒聽到嗎?
增田小姐:說歡呼倒不如是.....啊啊?很可怕啊———!!這樣子(笑
GM:這不是很令人高興嗎?小孩子就是要吵起來才健康嘛。
賽蓮:不不,他們只是因為希斯萊被打倒,解除了「疫毒」後健康起來吧。
烏魯夫:「一看到孩子們好起來就對他們下手,真不愧是老爺子。」(笑
GM:真是慚新的尊敬方法(笑
(一同爆笑)
烏魯夫:那我們再就跟洛德立克打個招呼就回去了。收拾行裝的事就拜託增田小姐們了。
賽蓮:我們好像有很多行裝要收拾呢(笑
AK:那我果然是跟烏魯夫一起去找洛德立克吧。還有些事情想問他。

在回去之前,一行人都想跟受了他很多關照的洛德立克道謝。然後發現在中庭的他,正在跟城惠對話。
想著會不會打擾到他們,但那邊先發現AK他們了。似乎城惠也有些事想問AK一行人。

烏魯夫:哦哦,城惠君也在啊。
GM:兩人正在說著沉重的話題的樣子。看見烏魯夫跟AK時,也知道大家在今次事件的活躍了。
AK:與其說是活躍,倒不如說是充分工作了的結果。
GM:城惠從艾札克傳來了感謝的說話。
烏魯夫:可以幫上忙真的太好了。
GM:很感謝各位的,兩人都想跟大家握手。
AK:那就這樣吧。作為回應,向兩人問一下有關希斯萊等相關的情報。
烏魯夫:只不過,不知道從我們這應該說多少出去較好啊。
GM:那就跟兩人這樣說吧。慨略的總結,只是說了可能今次這種異類的敵人是因為<開拓智域>而追加的新內容。
GM / 城惠:「幸好因為各位把元凶打倒了令今次的異常狀態的影響消失了。患者們也痊癒,成功回避最壞的情況了。」
烏魯夫:似乎還沒有察覺到<典災>的事情呢。
GM:畢竟時間上只是天秤祭前後罷了。
AK:先把情勢平息下來較好吧。而且即使再有這種敵人攻過來的話,我們還可以幫忙啦。
GM:那城惠也對今次大家的幫助作出回應了。兩人以神妙的表情彎下腰來「那對於今次各位的活躍,<圓桌會議>也打算作出一定的謝禮。」
烏魯夫:雖然想在這回絕掉,但果然用了很多物資呢。先感激的收下來吧。
GM:那就從<圓桌>那收到了1200G的報酬了。
烏魯夫:「那謝謝兩位了......說起來原本就是我們
AK:「烏魯夫?你在望著誰啊——?!」
(一同爆笑)

「太慢了,太慢了。」
「真的太慢了!你們倆在做甚麼啊?」
另一方已經收拾好的賽蓮及增田小姐都在等了,見烏魯夫兩人遲遲沒說完,都悶起來了,連尼可也因為想快點回去而在房中轉來轉去。

增田小姐:「老爺子們真久啊......」等這麼久還不過來,我們自己先回去吧(笑
賽蓮:嗯!就這樣吧。「回去吧小凪!回家吧!!」
GM / 凪:「嗯——嗯!」
GM:精神滿蹦的小凪跟賽蓮及增田小姐三人先去辦退院手續了。回去時,凪撁著兩人的心開心的玩著手鞦韆起來,這個場景就以這種感覺完結吧。
賽蓮:這種的真好啊!尼可也一定在腳邊跳來跳去吧。

離開療養院,在三人一貓身後傳來慌張的氣息。看見著急的追來的烏魯夫跟AK兩人,她們都開心的笑起來了。

AK:哦哦,不要把老夫放置著就自己完結起來啊!(笑)「把社長我放一邊自己走想什樣啊——!!」說著就追過去了。
烏魯夫:「等我一下啊!!賽蓮炭!!」後面抱著一大包的物品(笑

五人一貓的<貓亭>的成員們,向著秋葉原的方向回去了。在冬天漸漸到來的日子,他們也會在家中安穩地渡過吧。

記錄的地平線TRPG 2「盛宴的廚房與病之典災」
~完~





以上,就是今之跑團二的「簡略」翻譯了。
一開始真的是想做個簡單劇透,但翻著翻著,不小心就變成了現在的情況了(笑
尤其是最後的Climax部分,已經是一字一句的翻了,果然老師們的互動真的捨不得刪掉。


今次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報應該要數<典災>的事了。
簡單的總結一下,首先,他們似乎不是Raid Boss規格的樣子,不論是龍吼外傳還是今次的事件,都可以見到武器攻擊系的冒險者可以用一、兩個連段將它們打個半死。就這身體能力而言,除了他們的固有的特殊能力外,可能在本質上跟被稱冒險者的存在非常相似。也就是說!!抱有惡意、以情感(共感子)為食物,所以它們應該是QB......(笑
第二,在第八卷匆匆一瞥的<共感子>終於有個解譯了,原來真的是Q....
咳咳。最後,<典災>似乎對六傾姬的存在有認知,雙方也應該有一定程度探知及對抗對方的能力。也不一定所有六傾姬都跟凪一樣對破壞現世沒有興趣,說不定已經有一、兩個跟典災們聯手起來,又或是被吃掉大半了。按魂魄理論,它們吃的應該是「魂」吧,同時也應該是在月球上的<寧靜海>的內容物,現在(可能)被稱作<共感子>。
以有測服的MMO來說,新怪物應該是先在測服出現,經調整後再放到正服中吧。那以收集靈魂材料為食物的它們,會不會是在月球的測服中,得到自大災害後反覆死亡的冒險者們的靈魂材料的測試魔物?也正因為它們享用了這些包含地球情報的材料,所以才對現實世界和遊戲世界有所認知?同樣在月球出身的成惠2,身上也帶有這<共感子>,也對地球的事展現出一知半解的認知,她也會是跟<典災>一樣,是在大災難後吃了冒險者們失去的「魂」嗎?以這種推測來說,<採集者>是靈魂的收集者,<航界種>、<典災>是它的兩個分類吧。特別是身為<航界種>的成惠2,有著與六傾姬相關的死靈召喚技能的她,應該不會是已經吃了跟六傾姬有關的靈魂材料吧?而著手開發飛機的西方,會不會是有甚麼想在月球上證實所以才想往天上飛?用猜的也太多了,就此打住吧。無論如何,成惠2、六傾姬、典災,三者應該有相當的關係,也很可能是接下來的劇情的關鍵。

最後,多謝各位的觀賞。如果對TRPG及LH有興趣的朋友,在看畢本文之後,可以的話請多多支持正版,或試玩一下老師的TRPG吧。各位再見
1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79 筆精華,06/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