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2k

RE:<同人連載文>魔法少女小圓:again(2/9更新第六十五章)

301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a73541 (湛藍琴海)》之銘言
> 最近比較忙,直到剛剛才看最新一回,不好意思~
> 其實沒什麼大問題,唯一有問題的就是長得跟嘉德麗雅一樣的女性是誰?不過這大概是埋梗吧,若烈火要回答不就劇透了?若是如此就別告訴我吧。

  長得像嘉德麗雅的女性就是在下最喜歡的麻美學姐啊(其實也不是一模一樣,不然就不會有"看起來像一對姐妹"的形容)......看來在下的表達能力,果然很有問題(低頭反省)

> 目前的想法大致是這樣。


0
-
LV. 16
GP 7
302 樓 神野天瞳 x31131211
GP0 BP-
※ 引述《l35306z0 (深藍烈火)》之銘言
>   長得像嘉德麗雅的女性就是在下最喜歡的麻美學姐啊(其實也不是一模一樣,不然就不會有"看起來像一對姐妹"的形容)......看來在下的表達能力,果然很有問題(低頭反省)

我只是說之前曾想像過麻美學姊跟嘉德麗雅長的一樣.......
但感覺劇情應該不會這樣又感覺自己腦捕的怪怪的
所以覺得不可能........不過竟然????
0
-
LV. 33
GP 2k
303 樓 湛藍琴海 a73541
GP0 BP-
※ 引述《l35306z0 (深藍烈火)》之銘言
>   長得像嘉德麗雅的女性就是在下最喜歡的麻美學姐啊(其實也不是一模一樣,不然就不會有"看起來像一對姐妹"的形容)......看來在下的表達能力,果然很有問題(低頭反省)

啊啊,是我沒想清楚,其實我也蠻擔心是不是自己的理解能力不足啊?看樣子以後我要更用心思考了(認真)


0
-
LV. 39
GP 3k
304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6 BP-
  看看時間......總之雖然不太順利,但總算能在今天結束前貼文了。好吧,廢話不多說,正文開始:


    第六十六章:在那之後的兩個星期

  「我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

  「嗯?」

  “母親”輕輕地放下茶杯。

  這是一場茶會,總共只有兩個人參加的小小相聚。綠意盎然的小徑之間,盛開的花朵就像繁星般地點綴其間。座落在花香與翠綠的懷抱之中,純白色的涼亭與春陽輝映出了白光。

  「就是……

  金髮的“魔法少女”顯得欲言又止。

  涼亭的屋頂下有張小桌子,上頭鋪了雪白平整的桌巾、盛裝新鮮水果與精緻點心的碟盤、還有一套出自名家之手的白瓷茶具組。這裡就是她與她──嘉德麗雅女神與“魔法少女”麻美一同聊天、喝茶的地方。

  「妳想問什麼?」

  “母親”輕輕地笑了笑,看起來就像疼愛妹妹的溫柔姐姐。

  在這之前,她與麻美聊了不少愉快的話題。除了喝茶的心得之外,還有發生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最後她們把話題轉到了“他”--曾經保護過金髮“魔法少女”的女神之子。

  「我想……我想問的是,為什麼“他們”──“萬世五角”的詛咒……為什麼“他們”會選上我作為新的“容器”?」

  「……嗯。」

  “母親”並沒有馬上回答問題,只是將薄薄的白瓷湊向櫻唇。

  然後……

  「我想我大概知道原因。不過這可能會讓“某人”感到困擾,所以我無法告訴妳。」

  「“某人”……?感到困擾……?」

  金髮的“魔法少女”好像聽懂了些什麼。

  「不過如果妳想知道的話,我想我應該可以給妳一點提示。」女神又為自己和麻美添了點熱茶,然後繼續說:「我想妳應該知道了,來自於詛咒的靈魂,也就是“他們”,必須完全地依賴“容器”才行……要是“容器”毀損了,依附在“容器”裡的靈魂也將不復存在。」

  「嗯。」

  「這是因為“他們”終究只是分離自本體的不完整靈魂……讓我想想,啊,對了,這就像身體的器官一樣──器官一旦離開了身體,一定就會死。可是也不是隨便找個對象,就能將器官移植上去。」稍微斟酌了一會兒,“母親”又接著說:「所以如果不是和原本的“容器”極為相似的對象,“他們”是絕對無法依附的……喔,不對,或許這種說法並不正確。」

  接下來的內容,顯然就是所謂的“提示”。

  「與其說“他們”是找到了相似的“容器”,還不如說“他們”是被舊有“容器”的一部份所吸引。換句話說,這個被“他們”挑上的新“容器”裡……也就是妳,早就已經盛裝了舊有“容器”的一部份。」

  「盛裝了舊有“容器”的一部份……妳說我!?」

  「第二個提示──心就是靈魂的一部份……所以妳應該知道,除了充滿傷害意圖的惡意之外,人與人之間的愛也會是靈魂的一部份。」

  「愛?」

  一瞬間,麻美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般的表情。

  或許這就像是被心儀已久的對象給告白了一樣──不過“母親”並沒有停止發言。

  「但是對於“他們”而言,這個新“容器”的本質終究與舊的“容器”差太多了。所以“他們”才會進行改造──強行將舊有“容器”的要素,像是記憶之類的東西置入新“容器”之中……喔,如果要再打個比方,這就像是把一幅畫當作白紙,然後再重新作畫一樣。」

  「……

  「總之,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必然……嗎?」

  彷彿許久的沉默之後,金髮的“魔法少女”才發出了聲音。

  不過……

  「好吧,我想這場茶會也該進入尾聲了。」

  女神輕輕地放下茶杯,然後用手帕細心地擦拭杯緣。

  「嗯。」

  若有所思的“魔法少女”點了點頭。

  或許現在就結束談話還嫌太早,不過麻美突然覺得自己更加想要獨處的時間。而且就算還有想說的話也沒關係。因為……

  「那麼……下次再一起喝茶吧,小美。」

  「下次見了,小嘉。」

  再次約定的兩人彼此道別──她們已經是相當要好的朋友了。

  然後……

  「……啾、啾、啾。」

  鳥鳴──

  伴隨化為美好旋律的綠意與花香,雙眼輕閉的麻美再次睜開了眼睛──她又回到了她的房間。

  「早安啊。」

  早起的金髮少女對自己道了聲早安,然後拉開了純白色的窗簾。

  夢境中的茶會已經結束了──接著又是新的一天。

□□□ ◇ □□□ ◇ □□□ ◇ □□□ ◇ □□□

  「……妳來了?」

  「當然來了!」

  紅髮的少女用理所當然般的口吻說道。

  “魔法少女”們的最終決戰──發生在見瀧源町上空的死鬥,現在已經成了兩個禮拜前的往事了……不過對於站在門口迎接客人的藍髮少女而言,今天卻是個相當重要的日子。

  「妳先進來坐坐吧。」

  藍髮少女──美樹沙耶香說。

  今天是星期假日,不用去學校上課的一天。對於不用參加社團或是補習的藍髮少女而言,這會是個外出遊玩的好機會──然而事實卻非如此。

  「喔喔,妳就是佐倉嗎……歡迎妳來我們家玩。」

  家中還有其她的人。

  那是沙耶香的媽媽。只見她手中端著托盤,笑吟吟地拿出點心和飲料來招待客人──她早就知道杏子會來了。

  「我聽沙耶香說了很多有關妳的事喔。」

  「噢?」

  杏子挑起了單邊眉毛。

  不過,她並沒有讓藍髮少女的媽媽發現她的在意。只見她笑嘻嘻地說了聲:「謝謝阿姨,這些點心看起來好好吃喔。」然後又轉頭對沙耶香問了句:「我可以到妳的房間裡看看嗎?」

  「啊?」

  藍髮少女似乎沒能反應過來──不過皺起眉頭的卻是她的母親。另一方面,杏子顯然是不打算受到拒絕。只見她快速地說了聲:「抱歉了,阿姨。點心我們等一下再吃。」然後就拉著沙耶香離開了客廳。

  「等、等一下啦,杏子,妳這是……!?」

  「好吧……妳媽到底知道多少了?」

  才剛關上房門,杏子就立刻拋出了問題。

  順帶一提,現在她的臉上露出了相當不耐煩的表情。這種一百八十度的表情變化,簡直就像品學兼優的模範生突然卸下了假面具一樣。不過比起這個,真正讓沙耶香感到驚訝的卻是她的問題。

  「我在問妳,你媽到底知道多少了──就是“魔法少女”的事!」

  「啊?」

  藍髮少女的表情就像突然被氣槍打到的鴿子一樣。

  不過……

  「……等一下。」

  杏子突然對沙耶香使了個眼色。然後在幾秒鐘的安靜之後,房門突然悄然開啟。

  「不好意思,我送點心來囉。」

  「媽媽?」

  端著托盤的母親出現在門口。她帶來了三人份的點心──如果不是突然中止問答,或許她就會在兩位少女說話說到一半的時候闖進來。

  「喔……謝謝阿姨。」

  「媽,妳怎麼沒有敲門?」

  「喔喔~抱歉抱歉,我忘了……對了,妳們在聊天嗎?我也可以和妳們一起聊嗎?」

  「什麼?」

  有人瞪大了眼睛──不過卻不是杏子。

  「好啊。」

  隨手拿起托盤上的飲料,紅髮少女又露出了笑咪咪的表情。然後在她若無其事地和沙耶香的媽媽聊了幾句之後……

  「阿姨,我有一個請求想問妳。」

  「請求?什麼請求?」

  「待會我想和沙耶香一起出去玩,可以嗎?」

  「!?」

  又有人瞪大了眼睛──這次同樣不是杏子。

□□□ ◇ □□□ ◇ □□□ ◇ □□□ ◇ □□□

  「大姐姐!」

  小男孩高興地喊著。

  這裡是見瀧源町的河邊公園,每逢假日就會變得特別熱鬧的地方。兩個禮拜以前,這裡曾經隨著降臨在見瀧源町的災難而毀滅。不過隨著在這之後的重建,這裡也開始一點一滴地復原了──就從可以遠望河水的河堤邊開始。

  「你好啊,達也。」

  配合著幼小男孩的身高,志築仁美蹲了下來。至於她向他身後的父母──看起來相當溫柔的男子和露出慈愛笑容的婦人打招呼,則是在她重新站起來之後的事。

  「對了,這個送給你。」

  綠髮的美少女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支棒棒糖──那是她在公園附近的糖果店買的。

  「哇~好棒,我最喜歡草莓口味了!」

  「達也,收了人家的東西,要說什麼啊?」

  「謝謝大姐姐!」

  溫暖的交流在家人與朋友之間傳遞著。

  自從第一次見面之後,仁美就和眼前的一家人成為了朋友。在那之後,她又和他們見了好幾次面──就像現在這樣。

  「放船船!放船船!」

  幾分鐘之後,男孩與父親在河邊玩起勞作船──那是達也和爸爸在昨天一起用牛奶盒子與橡皮筋做的新玩具。至於男孩的母親與仁美,則是站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們。

  「對了,我好像快有半個月沒有碰到妳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噢,是發生了一些事。」

  綠髮的美少女稍稍地挑起眉毛。

  因為發生了一點事,所以這一陣子我都儘量不外出──稍微想了一下之後,仁美說出了這樣的理由。

  ──這並不是謊言。
  ──兩個禮拜以前,她的秘密終於被家人知道了──她是個“魔法少女”。
  ──是上條恭介……恭介背叛了她和沙耶香。
  ──不可思議的是,自己竟然並不怎麼生氣……或許當爸爸媽媽緊緊地抱住自己,嘴裡哭喊著:「為什麼要讓我們這麼擔心!」、「妳有沒有受傷?」的時候,自己就心軟了……
  ──在這之後,為了不讓父母擔心,自己只好暫時放下“魔法少女”的工作,甚至是儘量待在家中。

  「原來是這樣。」

  男孩的母親並沒有再追問下去了。不過……

  「對了……」她說:「那件事後來怎麼樣了?……解決了嗎?」

  「那件事?」

  仁美稍微愣了一下──不過也就只有一下。

  「還沒有完全解決,不過請不用擔心。」美少女笑了笑,然後用清澈的嗓音答道:「一定……沒問題的。」

  「那真是太好了。」

  「嗯。」

  「仁美、沙耶香……我已經,全部想起來了。」──笑容之間,仁美想起了兩個禮拜前,彷彿作夢的某件事。

□□□ ◇ □□□ ◇ □□□ ◇ □□□ ◇ □□□

  「真的不用修裡他一頓?」

  紅髮少女用不太愉快的口吻問道。

  這裡是位在見瀧源中學附近的速食店,即使是假日也能吸引到許多學生的用餐場所。就在最靠近窗戶角落的座位上,一對少女正在用餐。

  那是杏子與沙耶香,一同外出吃飯的好朋友。依據她們的行程,她們接著還要去街上逛逛,然後在晚餐之前去看場電影──而且還要在六點前回家。

  「……不用了。」

  「為什麼不用?如果不是那個混蛋多嘴,妳爸和妳媽也不會把妳管的死死的了……

  「我知道……

  藍髮少女似乎苦笑了起來。

  她們在說上條恭介,兩個星期以前將“魔法少女”的秘密洩漏給家人的銀髮少年。多虧了這個原因,現在的沙耶香幾乎被禁足了──至少在那天過後的兩個星期中是如此。

  「我知道……

  沙耶香又小聲地說了一次。

  「嘖……好吧,算了!」

  杏子突然一把抓起托盤上的漢堡,然後彷彿面對仇敵般地用力咬下。

  其實早在幾天以前,她就已經和沙耶香談過這件事了。當時她雖然說了不少氣話,不過最後還是同意了藍髮少女的選擇──不要再為難恭介了。

  「可惡。」

  紅髮少女小聲地罵了一句──她想起了某些事情。

  「如果你想揍我一頓,我是絕對不會怪妳的。」──另一次的談話之中,銀髮少年是這麼說的。
  「因為我也不知道,這麼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真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可是……請妳相信我。伯父和伯母……不管是仁美,還是沙耶香的爸爸媽媽,他們真得非常擔心她們……看到他們這樣,我真的受不了了!」──竟然拿別人當擋箭牌……太差勁了!
  「……可惡。」──最後自己並沒有揍他……為什麼呢?
  「小桃……」──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其實自己早就有答案了嗎?……就算自己的家人都已經不在了。

  「好吧,還好他的嘴巴沒有太大……我就暫時放他一馬吧~」

  杏子將剩下的漢堡塞入嘴中,然後胡亂嚼了幾下。

  她在剛剛確認過了──雖然知道了自己的女兒是個“魔法少女”,不過沙耶香的媽媽顯然還不知道見瀧源町中到底有多少位“魔法少女”──多虧這樣,她才能把沙耶香約了出來。

  「總之,我會站在妳這一邊的。」總算把漢堡吞入肚子之後,紅髮少女說:「我會繼續假裝自己只是普通的女生,幫妳多勸勸伯父和伯母的……當然,如果妳想一勞永逸,我們也可以魔法消除他們的記憶。」

  「謝謝妳……不過還是慢慢來吧。」

  「嘖……

  沙耶香最後還是沒有改變決定。

  然後……

  「咦?」

  心裡可能正在想著“愛還真是麻煩”的杏子突然瞪大了眼睛──她在剛才不經意地看了窗外一眼。

  「怎麼……什麼!?」

  同樣看了窗外一眼的藍髮少女也瞪大了眼睛。因為……

  曉美焰。

  烏黑柔順的長髮、柔嫩白皙的肌膚、還有彷彿水晶般深邃的紫藤色眼眸……錯不了,那是她們認識的人──曉美焰。

  可是──

  「我們走吧,曉美學姊。」

  幾乎可以隔著玻璃聽到這句話。

  那是一位個子不怎麼高的少年。雖然長得不算難看,可是卻和“又高又帥”之類的形容詞無關的男生。不過比起這個,他和黑髮少女走在一塊兒的事實,卻是任誰都無法不想到某個情況的──
 
  ──曉美焰在約會!?

                                  待續


  總之,如果不出意外,或許下回至下下回就是黑線和紅綠藍線的尾聲了吧?至於最最最重要的麻美線?......當然要放到最後囉(遠目)
6
-
LV. 34
GP 2k
305 樓 湛藍琴海 a73541
GP0 BP-
不好意思現在才看到這篇,原來我不小心漏掉通知了QAQ(難怪烈火會發信問我問題)
讓我最在意的,非小焰是否在「約會」莫屬吧,把這個擺在最後擺明是調人胃口,為了這點就想看下去。

我認為沒什麼問題啊,反正烈火不要怕,盡量寫就對了,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0
-
LV. 39
GP 3k
306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a73541 (湛藍琴海)》之銘言
> 不好意思現在才看到這篇,原來我不小心漏掉通知了QAQ(難怪烈火會發信問我問題)

  原來如此,在下寫信時,還以為琴海已經讀過了呢

> 讓我最在意的,非小焰是否在「約會」莫屬吧,把這個擺在最後擺明是調人胃口,為了這點就想看下去。
> 我認為沒什麼問題啊,反正烈火不要怕,盡量寫就對了,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下就知道琴海會對"約會"(謎之聲:就連當事人都來關注了呢)產生興趣......不過身為作者,在下也希望有讀者對麻美線的結局感興趣就是了......(謎之聲:那是你自己的問題吧?)



  另外在下必須說的,由於某些因素,在下可能會趕不上今天發新文,還請各位讀者見諒,給在下寬限個幾天再發文,謝謝各位!
0
-
LV. 45
GP 6k
307 樓 山梗菜 A857142
GP0 BP-
因為一直忙著自己的事,結果都忘了寫感想,不好意思。

不過說是感想,其實這回我只對後面比較好奇。因為焰會找男生約會實在是很難

想像的事,而我覺得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的原因吧。

不過如果真的是我也同樣期待。
0
-
LV. 39
GP 3k
308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A857142 (山梗菜)》之銘言
> 因為一直忙著自己的事,結果都忘了寫感想,不好意思。

  這樣啊,那麼在下可否大膽地問問前輩,關於麻美線的目前內容,前輩有什麼想法呢?

> 不過說是感想,其實這回我只對後面比較好奇。因為焰會找男生約會實在是很難
> 想像的事,而我覺得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的原因吧。

  這其實是個約定(菩提樹下的約定),不過焰的心中是否也有所迷惘,的確也值得玩味啊(謎之聲:最迷惘的還是身為作者的你吧?)

> 不過如果真的是我也同樣期待。

  嗯嗯,在下一定會努力寫,不讓前輩失望的!
0
-
LV. 16
GP 8
309 樓 神野天瞳 x31131211
GP0 BP-
你終於出手了!!!!!!!!少年!!!!!!!
攻略的了焰的話.....圓也是你的了!!!!!!!!!!!!!!
yaya!!!!!!!!!!3角萬歲(想太多
話說杏子竟然被恭介嘴砲成這樣.............
你是上條的弟子嗎????????????????


我才不會說其實我內心一直在在意蒼藍雷霆 鋼佛特........就算現在zero不會再有續了
0
-
LV. 39
GP 3k
310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x31131211 (神野天瞳)》之銘言
> 你終於出手了!!!!!!!!少年!!!!!!!
> 攻略的了焰的話.....圓也是你的了!!!!!!!!!!!!!!
> yaya!!!!!!!!!!3角萬歲(想太多

  要是有這種想法的話,一定會遭天譴的(大笑)

> 話說杏子竟然被恭介嘴砲成這樣.............
> 你是上條的弟子嗎????????????????

  當然不是......不過家人這一塊,的確是杏子的痛處啊

> 我才不會說其實我內心一直在在意蒼藍雷霆 鋼佛特........就算現在zero不會再有續了

  比起這個,X9才是王道啊!
0
-
LV. 39
GP 3k
311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6 BP-
  嗯嗯,看看時間......總之,在下這次背叛了讀者,沒有準時發文啊......(抱頭);對此,在下也只能說,自己太失敗了.......好吧,自怨自艾的話還是少說兩句,直接正文開始吧:


    第六十七章:again--告白

  這是發生在好幾天前的事了……

  「所以,你有什麼樣的打算呢?」

  黑髮的眼鏡少年問著好友。

  「我……?打算……?」

  好友──左眼曾經覆蓋紗布的少年似乎沒有聽懂問題。

  幾天以來,見瀧源町中學一直在停課──經歷了末日彷彿降臨,傷亡人數卻少得不可思議的災難之後,眼鏡少年總算和好友碰面了──就在重新回到學校的第一天。

  「就是約會啊──你和曉美學姐的約會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

  語無倫次般的反應。

  「才、才、才不是約會啦!」

  就在眼鏡少年摀起耳朵的好幾秒鐘過後,好友才滿臉通紅地反駁道──如果不是事先挑了隔音良好的音樂教室,恐怕就連隔壁棟樓的同學都會聽到他的聲音。

  「哈哈,只是開個玩笑啦~」

  「你……!」

  「是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訴她,對吧?」

  眼鏡少年正色道。

  好友已經不再是獨眼少年了──就在將近半個月以前,他在他的面前取下了眼罩。在那之後,好友就把他的眼罩給扔了──為了某個和左眼有關的理由。但是……

  「和左眼有關……對吧?」

  他並不知道好友的理由。

  不,不只是他。事後不管是班上的老師、同學、朋友……對於任何人的追問,好友都一概含糊其辭──不過身為第一個看見好友拿下眼罩的他至少知道一件事……

  「你想讓曉美學姐第一個知道……

  「……

  好友沒有點頭,但也沒有否定。

  然後……

  「拿去吧!」

  「什麼……?」

  眼鏡少年將兩張門票塞進了好友的手中。

  「就算是給曉美學姐個驚喜吧~」少年又對好友笑了笑,同時又像鼓舞對方般地柔聲說道:「我還記得你曾說過:『喜歡星星的都是好孩子!』,所以你應該覺得這個地方不錯吧?……不過請你不要忘記,這次的男主角是你──所以到底會留下什麼樣的回憶,還是要看你自己……

  「我自己……?」

  「是的,你自己。」

  期望與猶豫的眼神彼此交疊,然後又彷彿不經意地交錯開來……

  「還是你不想要?……那就算囉。」

  少年──花稜提出了另一個選擇。

  「不,我要!」

  好友──納洛作出了決定。

□□□ ◇ □□□ ◇ □□□ ◇ □□□ ◇ □□□

  「他們到底要去哪裡啊?」

  有人從商店街的轉角探出頭來。

  她和她──佐倉杏子與美樹沙耶香,現在已經不是在逛街了。只見她們一路偷偷摸摸地穿梭在各種遮蔽物的後面,臉上卻難掩緊張興奮的表情。

  她們在跟蹤人。

  現在是中午用餐的時間,所以到處都能看到上街吃飯的人。拉麵、咖哩、飯糰、炒麵、燴飯、壽司、味噌湯……街上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菜香。可是被杏子與沙耶香跟蹤的兩人──紫藤色眼眸的黑髮少女與不知名的少年,此時卻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

  「真是的……難道不先吃飯嗎?」

  杏子說──由於她時常來這裡解決三餐,所以她比任何人清楚,眼前的這兩個人已經錯過許多美食了。

  「或許他們要去別的地方吃……像是法式料理之類的。」

  一旁的沙耶香猜道──比起同行的朋友,她顯然認為商店街並不是那麼有情調的約會場所。

  「法式料理?那太遠了啦~」

  「遠?……不會啊,市區不就有好幾家嗎?」

  「那種地方的餐廳我哪吃得起?真得要吃,當然是要去……

  「啊啊!他們快走掉了~」

  眼前的男女似乎還沒有發覺自己被跟蹤了。

  不過他們走得很快,非常不好跟上。加上周圍到處是人,所以兩位少女幾乎沒有時間分心。然後──

  「什麼!?」

  十分鐘過後,跟蹤人的兩人同時瞪大了眼睛。

  黑髮少女和不知名少年走進了某家店中──

  這裡已經是市中心了,所以就有百貨公司,那也不是多奇怪的情況……不,重點並不是眼前的這家店有多奇怪──問題是走進去的那兩個人。

  「……這是婚紗店吧?」

  沙耶香用如夢似幻的表情說道。

  「好像是耶。」

  杏子則露出了不得不同意的表情。

  這是一家非常有名的婚紗店。光是陳列在玻璃櫥櫃中,對外展示的結婚禮服就有多達六件之多──只要是對婚姻有所憧憬的男女,任誰都會被這些展示品給吸引住目光的。

  「他們已經……論及婚嫁了嗎?」

  藍髮少女還是一臉的迷濛。

  「怎麼可能!」

  紅髮少女馬上一口否定。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她們會……!?」

  「誰知道啊~走吧!」

  「走?是要去哪裡?」

  「那還用說──當然是進去瞧瞧啊!」

  「進去……!?可是……!?」

  「都已經到這裡了,還有什麼可是?」

  一把拉住沙耶香,杏子大步走進了婚紗店。

  可是……

  「小妹妹,請問妳們有什麼事嗎?」

  店裡的服務人員立刻迎了上來。

  然而兩人發現,店裡並沒有她們想找的人。即使試著詢問店員,結果還是一無所獲。所以到了最後……

  「可惡,被擺了一道!」

  杏子在走出婚紗店後罵道。

  「什麼?什麼擺了一道?」

  「就是焰啊……我們都被她耍了!」

  「被她耍了?」

  「難道妳忘了,焰的拿手絕招是什麼嗎?」

  順手從口袋中拿出隨身攜帶的巧克力棒,發現自己和朋友都上當的紅髮少女一口咬斷了它。

  「啊!是“時間暫停”!!」

  另一位少女也懂了。

□□□ ◇ □□□ ◇ □□□ ◇ □□□ ◇ □□□

  「…….

  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分鍾,不過納洛還是覺得臉頰發燙。

  「……

  ──剛剛那是哪裡?

  雪花羽絨般的純白蕾絲,搭配盛開的大朵玫瑰;就在受到祝福的旋律之間,白皙玉指上的鑽戒更是光彩奪目──錯不了,那裡就是……!?

  (……不行!不行!不能胡思亂想!)

  少年用力地甩了甩頭。

  就像好友說的一樣,自己真的在約會了──不過除了在一開始說了幾句話之外,自己就好像一直在恍神……不,也不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像是今天的曉美學姐又變得更漂亮了、自己一直緊緊地跟在她的後頭、還有剛剛的……

  「!?」

  「行了吧?」

  黑髮少女──曉美焰突然停下腳步。

  「什麼?」

  少年──納洛似乎愣住了。

  「什麼什麼?難道你把自己說的話給忘了?」

  「啊啊……!」

  焰微微地挑起眉毛,同時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直接丟下這個男生算了。

  不過……

  「是的,我的確差點忘了!」

  少年突然大聲說道。乾脆的態度甚至讓焰愣了一下。

  「我……我的確說過,只要到了車站,我就會告訴曉美學姐,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他們的確到了車站。

  事後回想起來,納洛甚至無法回答好友,自己怎麼會那麼糊塗,把前半段的約會時間浪費光了。好友甚至用被打敗般的表情對他說:「你竟然可以一路緊跟上曉美學姐……我該佩服你嗎?」……不過對於當時的少年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

  「請妳……和我一起去逛天文館好嗎?」

  他對她說──同時將好友送給他的門票緊緊地握在手中。

□□□ ◇ □□□ ◇ □□□ ◇ □□□ ◇ □□□

  天文館就在另一個車站的旁邊。

  「就快了……我們就快到了!」

  「……

  彷彿將少年的聲音當成耳邊風的曉美焰發現,自己一直在想某些事。

  ──自己和男生外出了……對吧?
  ──而且還一起逛了天文館。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答應他呢?
  ──這並不是約會!當然不是!因為這一點也不浪漫,自己對他也沒有半點感覺!
  ──可是……為什麼呢?
  ──既然自己根本不在意他,為什麼又要在這裡陪他浪費時間?
  ──而且為了甩掉某兩個討厭鬼,自己還故意走進奇怪的地方,甚至偷偷用了魔法。
  ──對了!因為他有重要的事想對自己說……雖然相當麻煩,可是自己終究答應他了……
  ──是的,就在確認他只是個平凡的少年的夜裡……自己還寫了紙條給他。
  ──所以,自己果然只是……

  「我們到了!」

  「……

  納洛停下了腳步。

  漆黑色的帷幕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後面是一條長長的走道。裡頭的燈光很暗,牆壁和天花板也都漆成了黑色。經過幾個拐彎,走道漸漸變得寬敞,最後豁然開朗。

  「這是……?」

  有人發出了驚嘆。

  世界變成了透明的藍色。

  這是一間諾大的放映室,投影機射出的光芒就像照亮黑夜的月光般,灑下了深藍色的沉靜。銀粉般的星光散落開來,看起來就像銀光所編織的薄紗。銀與的深藍的交錯之間,希望的祈求也隨之而生。

  「啊啊,有流星!」

  在場還有其他的人。

  這是天文館的特展,極其逼真的人造星空。銀光散落在深藍色的寧靜之中,同時又在彼此的光芒之間連結出羈絆──也就是所謂的星座。

  「你看你看,是黃道十二星座!」

  神話彷彿觸手可及。

  然後……

  「哇!」

  流星雨──

  燦爛耀眼的銀光充滿了整片寧靜的深藍,恰似此起彼落的驚呼與讚嘆──星墜、星塵、星屑……啊啊,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地透明。

  「……曉美學姐。」

  「……

  少年輕輕地呼喚少女。

  周圍依舊充滿各種的干擾,甚至還有讓人感到不自在的視線。可是對於做出某種選擇的少年而言,屬於他的宇宙已是閃閃發亮。

  「曉美學姐,我……

  「等一下。」

  紫藤色眼眸的少女突然伸出一隻手來,然後用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動作比出手勢。

  (碰!碰!)

  比成手槍形狀的指尖射出了兩槍──當然只是作作樣子。

  「什麼……?」

  「出來。」

  「不行了嗎?」

  「嘖,還是被發現了~」

  納洛的眼睛彷彿瞇成了一小點。

  如果焰的手指可以射出子彈,那麼那兩個人一定中彈了──偷偷摸摸地跟蹤在他們的身邊,紅與藍髮的少女雙人組。雖然納洛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們,不過對於黑髮少女來說,事情顯然是另一回事。

  「妳們兩個……真是陰魂不散。」

  「啊哈哈……

  紅髮少女──其中一位跟蹤者打著哈哈。她看起來是穿了一套深綠色的學校制服,身上還披了一件褐色的長外套。至於另外一位藍髮少女則是穿了白色的長袖襯衫與黑色短裙,臉上還戴了一副下半框眼鏡──不過只要稍微看得仔細一點就會發現,這只是個變裝的道具。

  「妳也太不夠意思了吧?竟然背著我們偷跑。」

  藍髮少女說道──不過她的臉上卻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就是說嘛!妳快告訴我們,他到底是誰?」

  「閉嘴……

  「呵呵,妳害羞囉?」

  「……嘻嘻。」

  「那個……?請問這到底是……?」

  插不上嘴的少年發現,自己被晾到一邊了。

  「我沒有害羞。」

  暫時撇下納洛的焰說道──她顯然是認識眼前的兩位少女。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她和她們說話的時候,她的口吻似乎有一種刻意的冷淡。

  「妳們也鬧夠了吧?」

  「鬧?我們才沒有鬧妳呢。」

  「而且妳還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喔!」

  「……

  沒完沒了的問答。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

  「客人,請問怎麼了嗎?」

  少年突然聽到有人叫他。

  那是天文館的工作人員,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義工──不過等到看清他的面容之後,納洛險些叫了出來。

  「你是……!?」

  「噓!」

  那是他的眼鏡好友。

  「看來不太順利嘛……

  他對他說。同時還瞄了曉美焰一眼──她還在和眼前的兩個人沒完。所以趁著這個機會,他偷偷地對少年說:

  「我會幫你絆住那兩個人……

  「什麼?」

  「還“什麼”?……聽好,我想你還有另一個機會。」一面將聲音控制在只有兩個人可以聽見的音量,好友極為慎重地對他說:「天文館的後面有座花園,那裡的氣氛也很不錯……不過,必須由你自己決定!」

  「……花稜。」

  「好吧,我要上囉~再見!」

  露出“絕對沒有問題”的無敵笑容,好友大步走向紅與藍髮的少女。

  「客人,請問妳們有沒有買票啊?」

  「啊?」

  「曉美學姐,我們……我們快走吧!」

  就在冒牌員工纏上兩位跟蹤者的同時,少年也催促起了同行者。

□□□ ◇ □□□ ◇ □□□ ◇ □□□ ◇ □□□

  「真是安靜啊……

  花園裡種滿了梔子花。

  沿著出口外的後門,就能來到天文館的後花園。這裡可以說是都市鬧區與天文館的緩衝地帶,都市叢林中的綠洲。不過就在整片的綠意盎然之間,涉足其中的訪客卻是少之又少。

  「……

  納洛幾乎發現,自己又變得緊張了。

  早在幾天以前,他就已經探勘過天文館的內部了。顧慮到心上人可能不喜歡天文,絕大多數的行程都是可有可無……除了最重要的星空特展──不過現在,情形可說是百分之百的出乎意料。

  (怎麼辦……怎麼辦……

  已經沒有退路了。

  今天他的心情就像雲霄飛車般,一路不曾平穩過──先是直線地往上升,結果卻沒能看清這一路上的情形。然後是最刺激的高潮,結果下定決心的自己,卻讓這最重要的一刻瞬間下滑……現在,自己就像想要再玩一次,可是卻為了長長的排隊人潮而感到猶豫。

  「我……

  他終於下定決心了。

  「曉美學姐……

  吸入喉嚨的空氣彷彿在瞬間變得灼熱,可是卻沒能阻止少年的決心。

  晴空、綠葉、花香──

  「曉美學姐,我……

  「是眼睛的事,對吧?」

  「……是啊。」

  耳邊傳來了沙沙聲響,梔子花的枝葉隨風而曳。

  「曉美學姐,請問妳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會叫納洛?」

  「……

  紫藤色眼眸的少女沒有回答,可是卻注視著對方的眼睛──右眼是彷彿落葉的深褐色、左眼卻是嫩芽般的翠綠……這就是納洛的答案。

  雙瞳異色症──

  少女早就發現這個答案了。不過她卻選擇了沉默……或許她根本不在意這點,也或許她是在等待。

  「雖然我是在日本出生的。不過我的媽媽……我的媽媽是外國人。」

  「……

  「她給了我這個不像日本人的名字,還有這隻眼睛的顏色……不過以前的我並不喜歡。」

  有意無意間,少年將掌心覆上了左眼。

  「因為大家總是嘲笑我,說我的眼睛很奇怪……

  「……

  「後來有一天,有一位同學對我惡作劇,結果卻差點把我的左眼弄瞎……

  「……

  「爸爸媽媽拼命地拜託醫生,好不容易才把我的左眼給救回來了……不過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的左眼就像瞎了一樣,而且還留下了相當難看的傷痕。」

  「……

  「總之,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戴著眼罩……而我也慢慢地習慣,自己只有一隻眼睛。」

  「……

  「戴著那個眼罩,真的很方便呢……再也沒有人會說我的眼睛很奇怪,而且在我轉學之後,大家也都相信,這只是一隻在意外中受傷的眼睛。」

  「……

  覆蓋住左眼的指尖輕輕滑落,最後陷入了沉靜。

  「為什麼?」

  然後,作為傾聽者的少女開口了:

  「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事?還有……」她的臉上依舊面無表情,可是紫藤色的眸子卻彷彿多了某種熱度:「你本來是想在我的面前拿掉眼罩的吧?……是什麼讓你改變心意的?」

  「啊,那是因為……!」

  聽到對方第一次的反問,納洛顯得有些慌亂。

  不過,他終究下定決心了。就在他將掌心覆蓋在胸口上的同時,少年的聲音也變的平靜許多……

  「我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納洛慢慢地低下頭來,聲音卻沒有變的更小聲:「我本來是想說,除非遇到真正對我好的人,我才會讓他看我的左眼……可是我錯了。」

  一字一句的傾訴,盡是少年的真心。

  「我只是在害怕……害怕自己會再受到傷害。可是我錯了……只要活在這個世上,那就一定會有對我好和不好的人。如果我再懷著這種半調子的心態,一定也無法下定真正的決心。所以……!」

  「……

  「所以,就算沒辦法讓曉美學姐當第一個人,我也已經下定決心了……所以,我現在可以說了吧?曉美學姐,我……我喜歡妳!請問妳……妳可以和我交往嗎?」

  告白──

  那是一個月夜吧?初識之間的臉紅心跳。
  那是一個雨天吧?撲倒在路邊的挫敗身影。
  那是一個傍晚吧?菩提樹下的約定。

  最後……

  「抱歉了,我想我還是……沒辦法喜歡上你。」

  少女輕聲說道。

  或許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一點點怦然心動的感覺。

  ──是的,從來沒有……從來沒有任何人這樣追求自己。
  ──深深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自己也能體會嗎?
  ──不,不可能的。就算自己真的心動了,自己也不可能答應的。
  ──因為,自己早就已經……

  「沒辦法……嗎?」

  聽到焰的回答,納洛的肩膀微微一顫。

  或許是早有心理準備了,他的反應顯得相當平靜。可是到了最後,壓抑不了的情緒還是出現了。

  「為什麼……?」

  少年露出了哭泣般的表情,臉上盡是無力的哀傷。

  「為什麼……我知道這樣很失禮,不過可以請曉美學姐告訴我嗎?為什麼曉美學姐……不能喜歡上我呢?是因為……因為我不夠好嗎?」

  「……

  曉美焰沒有回答──但卻不是拒絕回答。

  「那麼……是因為學姐已經有喜歡的……喜歡的對象了嗎?」

  「……

  曉美焰還是沒有回答。

  這或許已經觸及到她的內心,某塊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不可思議的是,她卻沒有因此感到嫌惡。

  「……是嗎?」

  最後她對他點了點頭。而他也用強忍哀傷的表情看著她。

  「……是嗎?看來我我果然該…………」少年顫抖著咽喉,最後卻再也說不下去了……然後,就在雙眼充滿淚水,可是卻拼命強忍的表情之間,他用肝腸寸斷般的表情發出聲音:「……學姐,可以可以答應我嗎?只要一次……一次就好,讓我叫妳的名字。」

  「……

  「……焰!」

  紫藤色的眼眸倒映出了失戀少年──

  納洛的臉龐已經被淚水浸濕了,可是卻還是擠出了僵硬的笑容。

  「謝謝……謝謝學姐……能夠直接叫學姐的名字,我覺得好像做夢一樣。所以……這樣就夠了吧?謝謝,我好開心……

  淚水一顆顆不停滴落。他雖然笑著,可是卻完全不像笑臉。

  「那麼……我可能要先走了……當然,要是曉美學姐希望我送妳回去,我想我也能……再見了,曉美學姐。」

  少年轉過身去,一邊用手擦拭眼淚,一邊慢慢地走遠。

  直到那搖搖晃晃的背影遠去為止,他都沒有回頭──而她也沒有叫住他。

  「喜歡的人嗎……?」

  最後,變的孤伶伶的少女從懷中取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個鍊墜盒──可是裡頭卻是空的。

  「……

  心型的鍊墜盒並不是空的──只是沒有東西可以放進去。

                                待續


  終於,本作的曉美焰線,終於走到幾乎是結局的這一步了......接下來,就是紅綠藍線和黃線了......雖然在下很希望在下星期就發文,不過看看現在的情形,在下還是說,兩個星期後再說吧(扶額)
  


6
-
LV. 45
GP 6k
312 樓 山梗菜 A857142
GP0 BP-
不需要這樣逼自己,我記得上回見面有說過……好像有。

你什麼時候發文我並不在意,只要你自己找到最適合的時間來寫並發表就夠了。

畢竟你又不是替出版社工作然後要準時交稿,也希望我的話你可以聽得進去。

然後……納洛是真的喜歡焰?我不太懂。畢竟他上一回還是反派的說。
0
-
LV. 39
GP 3k
313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A857142 (山梗菜)》之銘言
> 不需要這樣逼自己,我記得上回見面有說過……好像有。

  那是在給琴海的回文中說的,要是沒看那篇回文,真的會不知道呢

> 你什麼時候發文我並不在意,只要你自己找到最適合的時間來寫並發表就夠了。

  所以說,距離成為讓讀者期待的優秀寫作者,在下果然還差得太遠了(遠目)

> 畢竟你又不是替出版社工作然後要準時交稿,也希望我的話你可以聽得進去。

  謝謝前輩的好意!

> 然後……納洛是真的喜歡焰?我不太懂。畢竟他上一回還是反派的說。

  反派?這就怪了,在下怎麼從來不記得,納洛當過反派啊?(霜平貢表示:雖然同是作者的原創角色,但我們的形象應該差很多吧?)

0
-
LV. 16
GP 8
314 樓 神野天瞳 x31131211
GP0 BP-
──自己和男生外出了……對吧?
  ──而且還一起逛了天文館。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答應他呢?
  ──這並不是約會!當然不是!因為這一點也不浪漫,自己對他也沒有半點感覺!
  ──可是……為什麼呢?
  ──既然自己根本不在意他,為什麼又要在這裡陪他浪費時間?
  ──而且為了甩掉某兩個討厭鬼,自己還故意走進奇怪的地方,甚至偷偷用了魔法。
  ──對了!因為他有重要的事想對自己說……雖然相當麻煩,可是自己終究答應他了……
  ──是的,就在確認他只是個平凡的少年的夜裡……自己還寫了紙條給他。
  ──所以,自己果然只是……
女生會對男生沒好感才奇怪吧????
相比某些無法克制名為女的人好多了....................
話說這反應完全出乎意料.....焰什麼時候對納洛有好感到這裡(不適說非常好....對我來說他們的關係感覺就像只知道名字的學姐弟而已.....難道我忘記什麼劇情了???????)
異色瞳根本就是個好東西!!!!!不要在意過去少年!!!!往未來看齊!!!!你就像過去的曉美焰一樣!!!!!!
納洛的性格在我印象中看過的都偏萌屬比較沒帥的氣質(一開始)
留下傷疤+異色瞳.......
這少年其實給他個心靈創傷......說不定就是男版的焰了(脫下眼罩拉....然後有傷吧加異色瞳...
說不定很帥????)
問題1他不是少女.......->成為不了魔導少年歐~~~這裡是魔法少女
問題2給他創傷不向焰還能時間重複一定會是家人or朋友or焰死(那豈不是很糟糕???)
迷之音:問題3又沒有說他是很重要的人!!!!也沒說後面的劇情你一下瞎扯那麼多幹什麼!!!!!!!!!!!!!!!!!
焰最後拿出的.........果然和圓有關係嗎???直到最後他仍像堅定初戀~~~~就算這感情是沒有結果的好了

0
-
LV. 39
GP 3k
315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x31131211 (神野天瞳)》之銘言

> 女生會對男生沒好感才奇怪吧????

  那也要看那個男生如何吧?

> 相比某些無法克制名為女的人好多了....................

  這個要在下怎麼說呢?

> 話說這反應完全出乎意料.....焰什麼時候對納洛有好感到這裡(不適說非常好....對我來說他們的關係感覺就像只知道名字的學姐弟而已.....難道我忘記什麼劇情了???????)

  嗯嗯,雖然在下也不認為焰能對納洛有多強的好感,但說他們只是知道名字的學姐和學弟,應該也不至於......無論如何,納洛是本作中,唯一一個多次向焰告白的男生;他也是唯一一個被焰明確拒絕了,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放棄的人;他更是唯一一個為了焰,努力做了些什麼的人(義賣會的舉辦和宣傳,這些都被焰看在眼中);他的好友,花稜也曾經為了他,向焰溝通過......這些事情或許無法讓焰喜歡上他,但多少能讓焰對他有多一點的在意......吧?

> 異色瞳根本就是個好東西!!!!!不要在意過去少年!!!!往未來看齊!!!!你就像過去的曉美焰一樣!!!!!!
> 納洛的性格在我印象中看過的都偏萌屬比較沒帥的氣質(一開始)
> 留下傷疤+異色瞳.......
> 這少年其實給他個心靈創傷......說不定就是男版的焰了(脫下眼罩拉....然後有傷吧加異色瞳...
> 說不定很帥????)

  或許在下可以去找某人,請他把納洛畫出來了(茶)

> 問題1他不是少女.......->成為不了魔導少年歐~~~這裡是魔法少女
> 問題2給他創傷不向焰還能時間重複一定會是家人or朋友or焰死(那豈不是很糟糕???)
> 迷之音:問題3又沒有說他是很重要的人!!!!也沒說後面的劇情你一下瞎扯那麼多幹什麼!!!!!!!!!!!!!!!!!

  可見前輩很在意納洛的

> 焰最後拿出的.........果然和圓有關係嗎???直到最後他仍像堅定初戀~~~~就算這感情是沒有結果的好了
>
>

  嗯嗯,鍊墜盒通常是擺放重要之人的小東西,然而空空如也的內容,或許並不代表不想放東西進去,而是沒有東西放進去......

  ps:話說,不知前輩有沒有注意到杏子和沙耶香的變裝呢?

0
-
LV. 16
GP 8
316 樓 神野天瞳 x31131211
GP0 BP-
※ 引述《l35306z0 (深藍烈火)》之銘言
>   那也要看那個男生如何吧?
>   這個要在下怎麼說呢?
>   嗯嗯,雖然在下也不認為焰能對納洛有多強的好感,但說他們只是知道名字的學姐和學弟,應該也不至於......無論如何,納洛是本作中,唯一一個多次向焰告白的男生;他也是唯一一個被焰明確拒絕了,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放棄的人;他更是唯一一個為了焰,努力做了些什麼的人(義賣會的舉辦和宣傳,這些都被焰看在眼中);他的好友,花稜也曾經為了他,向焰溝通過......這些事情或許無法讓焰喜歡上他,但多少能讓焰對他有多一點的在意......吧?
我是記得義賣會的事.....但沒想到是這麼大的事情2333
事實上不少記憶都是模糊的都只能記住個大概
小說或同人文劇情多想全記住太困難了orz
>   或許在下可以去找某人,請他把納洛畫出來了(茶)
因為我印象中焰本來是個戴眼鏡體質弱辮子內心害怕+戴眼鏡的人(因為很重要強調兩遍)
>   可見前輩很在意納洛的
眼罩=眼鏡 長髮=異色瞳
性格上他們都沒什麼氣勢所以把他們想在一塊了
>   嗯嗯,鍊墜盒通常是擺放重要之人的小東西,然而空空如也的內容,或許並不代表不想放東西進去,而是沒有東西放進去......
>   ps:話說,不知前輩有沒有注意到杏子和沙耶香的變裝呢?
我的注意力意外的是激萌的焰的內心話233


0
-
LV. 45
GP 6k
317 樓 山梗菜 A857142
GP0 BP-
※ 引述《l35306z0 (深藍烈火)》之銘言
>   那是在給琴海的回文中說的,要是沒看那篇回文,真的會不知道呢
不論是誰說的,你不需要給自己多餘的壓力。
>   所以說,距離成為讓讀者期待的優秀寫作者,在下果然還差得太遠了(遠目)
你要這麼解釋我也無法說什麼,不過我的本意是既然讀者只有我們幾個,那麼就算不那麼趕不是也
沒關係嗎。
其實有的時候,我也覺得自己好像不是被讀者期待的作者。因為明明覺得自己已經費盡苦心去想了
很多梗,結果文章丟出來大家就只是丟GP沒有感想……所以我有時候也會思考自己是不是已經不受
歡迎了?
>   謝謝前輩的好意!
>   反派?這就怪了,在下怎麼從來不記得,納洛當過反派啊?(霜平貢表示:雖然同是作者的原創角色,但我們的形象應該差很多吧?)
抱歉抱歉,看來是我記錯了
因為每篇文章中間間隔的時間太久了,有時再看到的時候很容易搞不清楚哪位是哪位……
納洛同學,不好意思我把你跟霜平貢同學搞混了。
 
0
-
LV. 34
GP 2k
318 樓 湛藍琴海 a73541
GP0 BP-
嗯嗯,果然告白了,但也果然失敗了。

這次內容與內心戲比較多,這也難怪為什麼要等比較久?但看到劇情如此有進展,也值得了:)

不過,因為是第三人稱的描述方式,因此還是無法徹底深入角色內心,而覺得是他人轉述的。不是說這麼做不好,不過烈火是否考慮一下用獨白的方式?或許效果非同凡響。

這麼說來納洛是真的很喜歡小焰了?那他的好友呢?有黑幕嗎?我不確定。

另外烈火說黑線已經差不多了,這樣說來黑線的最終結局是.......似乎還有「希望」?

反正,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w=
0
-
LV. 39
GP 3k
319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0 BP-
※ 引述《a73541 (湛藍琴海)》之銘言
> 嗯嗯,果然告白了,但也果然失敗了。
> 這次內容與內心戲比較多,這也難怪為什麼要等比較久?但看到劇情如此有進展,也值得了:)

  謝謝琴海!

> 不過,因為是第三人稱的描述方式,因此還是無法徹底深入角色內心,而覺得是他人轉述的。不是說這麼做不好,不過烈火是否考慮一下用獨白的方式?或許效果非同凡響。

  這方面在下不是沒想過,不過故事到現在為止都是第三人稱,再加上在下的功力可能不足,所以才沒有改變寫法

> 這麼說來納洛是真的很喜歡小焰了?那他的好友呢?有黑幕嗎?我不確定。

  納洛表示:我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讓讀者不懷疑我的真心?(作者表示:真是抱歉了,因此打從一開始,你和花稜的定位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普通人)

> 另外烈火說黑線已經差不多了,這樣說來黑線的最終結局是.......似乎還有「希望」?

  對琴海來說,這個"希望"又希望是什麼呢?

> 反正,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w=

  的確是呢......
0
-
LV. 39
GP 3k
320 樓 深藍烈火 l35306z0
GP7 BP-
  嗯嗯,今天是三月二十九日,某個人的生日......總之,雖然有點一廂情願,不過為了這個人,今回就稍微提前發文吧......好!相當紅綠藍線結局的最一一回,正文開始:


    第六十八章:again--選擇
  「這樣啊……

  麻美將碗盤收進了廚房。

  今天她在市場買了相當不錯的蘋果,所以晚餐的咖哩也變的更有料了──不過比起可口豐盛的料理,今晚的話題更是特別。

  「……是啊。」

  還在餐桌前喝茶的杏子點了點頭。

  她們在聊朋友的事──戀愛的話題。

  就在天文館中被奇怪的工作人員攔下之後,她和沙耶香終究把焰給跟丟了。至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們也只能自行想像了--是的,即使到了她將今日所見的一切告知麻美的現在也是如此。

  「不過……

  一面從廚房中端出作為甜點的冰淇淋,麻美顯然也很在意這個話題。

  「曉美妹妹也是個青春年華的女孩子吧?所以就算真的談戀愛了,那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吧?」

  「談戀愛……?她……?」

  杏子突然露出一副想笑的表情。

  「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她啦……只是──」看到金髮學姐的表情,她又補充了一句:「我實在很難想像,焰和男生談戀愛的樣子……不行不行!那個樣子實在太難想像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聽到紅髮少女的解釋,麻美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到了最後,她卻只是欲言又止地搖了搖頭。

  是的,如果不是那次的事件,自己或許也會有類似的想法……

  「我真的沒事!」──那是平常的她。
  「麻美……學姐?」──幾乎連她自己都要忘記了……那個必須依賴別人的女孩。
  「小圓!!」──正因為感到痛苦,所以才會落淚。
  「妳怎麼會知道……我好想見她?」──會哭,會笑;會痛苦、會思念……這樣的她並不特別,只是有些笨拙罷了……

  「不管怎麼說,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稍微品嚐了一口甜點,悄悄將某個選擇放回心底的麻美說:「我們所有的人,總有一天都會遇到喜歡的人,擁有自己的婚姻並且為人父母啊!」

  「妳想太多了!」

  這次輪到杏子提出不同的意見。

  不過……

  「是啦,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這樣啦……」稍稍停頓了一會兒,金髮的學姐又說:「不過,至少大部份的人是如此吧?……說起來,我們的朋友之中,不就已經有人在談戀愛了嗎?」

  「什麼?」

  紅髮少女這下瞪大了眼睛。

  「妳麻美姐,妳知道……!?」

  「我當然知道啊。」

  「可……可是,我從來沒聽麻美姐說過……!」

  「沒有說過並不代表不知道吧?」

  麻美笑了一下。

  「我想妳可能覺得,戀愛並不是那麼美好,而是讓人感到痛苦,甚至是相當麻煩的事情吧?」

  「……

  「不過,戀愛也是會讓人感到幸福的……雖然會有什麼結果,的確也不全然是我們可以左右的……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是無法如意的……

  「……麻美姐。」

  金髮學姐的臉上彷彿閃過了一絲落寞──不過也就只有那麼一瞬。

  「總之,不管最後的結果怎麼樣,妳都要好好陪著她喔~」

  「……陪她?」

  準備將最後一口冰淇淋嚥進喉嚨裡的紅髮少女停下了動作。

  ──她說什麼?

  杏子突然發現,自己的呼吸變得很不順暢,頭也好像有點暈暈的……

  然後……

  「麻美姐!」

  「什麼事?」

  「妳在亂說什麼啊!?」

  「呵呵,有嗎?」

  「當然有!」

  不自覺地拉高音量,紅髮少女顯然想要轉守為攻──可是麻美卻馬上給了個軟釘子。

  「所以,在整個見瀧源町之中,妳都沒有任何喜歡的人囉?」

  「喜喜歡!?」

  金髮的學姐露出了彷彿惡作劇的笑容。不過就在杏子幾乎要投降的同時,麻美的表情又突然變得認真起來。

  「抱歉抱歉……如果妳覺得不好意思,那麼我就不問了……不過──」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笨拙,可是卻沒有猶豫:「我想說的是……我很喜歡妳喔。」

  「啊啊……喜歡我!?」

  「當然,我也很喜歡美樹妹妹和志築妹妹……當然曉美妹妹也是。」

  「……喔。」

  紅髮少女愣了一下。

  或許理性上已經瞭解對方的意思,不過感性卻無法馬上接受──然後就在整整過了好幾秒鐘之後……

  「嗯,我也喜歡妳,麻美姐。」

  杏子在最後說──不過卻也不好意思地把臉扭到另一邊。

  「我想我……嗯,應該還會在見瀧源町住上好長一段時間吧?」

  「是嗎?」

  接受了紅髮少女的心意,麻美再次露出了笑容。

□□□ ◇ □□□ ◇ □□□ ◇ □□□ ◇ □□□

  「明天……明天一定要……!」

  ──今天又逃避了嗎?

  一面將目光盯在玻璃窗外的夜景,上條恭介看見了自己。

  他已經全部想起來了……就在做出選擇的那晚。

  「放了她們!」──跳脫二選一的抉擇依然歷歷在目。
  「恭介,我喜歡你。」──血紅色的夕陽逐漸消失……
  「一直──一直都很喜歡你。從我還沒有變成……變成不是人類的時候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半月在夜空中閃耀著。
  「……妳們、妳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已經…….再也無法回到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了。

  「我……

  他感到了猶豫。

  距離那場發生在見瀧源町的大災難,已經過了將近兩個星期。在這期間,大多數的居民都已經回歸日常了……當然也包括了銀髮少年和他的家人。

  可是……

  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這個念頭又一次地浮現了。

  ──因為許下了願望,所以得到了“奇蹟”。
  ──因為命運的安排,所以知曉了真相。
  ──因為不願看到她們落淚,所以結下了承諾。
  ──因為面臨了矛盾,所以做出了選擇。
  ──因為……

  「是我背叛了她們……

  少年突然對自己說。

  就在做出選擇的那晚,他並沒有救回兩位“魔法少女”──大言不慚地向對方提出要求,結果卻只有自己安全地逃脫。之後甚至自作主張,擅自將她們的身分告之了家人……還有──

  「……

  他選擇了沉默。

  他與她們的生活是一如往常的平靜──至少在校園裡的生活如此。然而銀髮少年知道,曾經與他立下約定的她們──志築仁美與美樹沙耶香,至今仍在等待他的答案。

  ──自己到底要選哪一個?

  「我……

  他是上條恭介。美樹沙耶香的青梅竹馬,志築仁美的男朋友──她們先後喜歡上了自己;而自己也先後傷害了她們。

  「……

  他都知道了──所謂的“奇蹟”,其實都只是她們的“選擇”。
  他都知道了──現在之所以可以平靜地渡過每一天,只不過是她們暫時停下了腳步。
  他都知道了──這個世上根本沒有“永遠”。
  他都知道了──要是他再繼續猶豫下去,自己一定會再傷害她們的……

  「不能再這樣子了……

  少年緊嚙著唇喃喃自語。

  其實自己並非毫無想法……──內心浮現出這個聲音的同時,少年也感到了更加的苦惱。

  要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這樣自己就不會猶豫了……就像“人魚公主”中的王子一樣。

□□□ ◇ □□□ ◇ □□□ ◇ □□□ ◇ □□□

  「咦?」

  上條恭介睜開了眼睛。

  天亮了──

  窗外的星光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光芒,則是稍稍穿透雲層的稀薄日光……今天是個陰天。

  看來自己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睡著的──一面走進浴室進行盥洗,將臉整個打濕的恭介發現,自己的臉上熬出了黑眼圈。不過……

  「媽……早安。」

  他在幾分鐘之後走出浴室──然後瞪大了眼睛。

  他確實在浴室外遇到了母親。可是她只對他說了聲:「早安啊,恭介。」,然後就消失了……是的,就像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消失了。

  「媽!」

  「怎麼了嗎?」

  身後傳來父親的聲音。只見他的爸爸走上樓來,然後在他說了聲:「媽媽怎麼不見了!?」之後……

  「爸!」

  他也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可以感受到有什麼攫住了他的心臟。

  那是比冰更冷,比夜更黑,深不見底的恐懼。就在他的身體彷彿從脊髓開始凍結的同時,他的雙腳也開始不受控制了……

  「什麼……!?」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搖控了──先是向後倒退了好幾步,然後是連滾帶爬,最後是拔腿狂奔。

  「什麼什麼人都好……!」

  他逃走了。

□□□ ◇ □□□ ◇ □□□ ◇ □□□ ◇ □□□

  「怎麼會這樣……?」

  他就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儘管現在時間還早,整個公園卻空盪盪的。令人聯想到墓園的靜寂之間,銀髮少年只能望著自己的影子發愣。

  消失了……全部都不見了──

  從他踏出家門之後,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不管是至親的家人;認識已久的朋友;時常見面的超商店員與公車司機;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全都一個不剩地消失了。

  不,並不是所有人…….

  只要避免和他碰面,應該就不會消失了──可是那些消失的人又該怎麼辦?

  「嘻嘻嘻嘻……

  彎成新月狀的嘴角突然漏出了笑聲。

  這是自嘲的聲音……然後──

  「咦?」

  公園消失了。

  不,不只是公園。就連容納整個公園的見瀧源町也消失了。陰暗的日光變得刺眼,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整片的雪白空間。儘管一切的變異顯得出乎意料,少年卻沒有因此感到驚慌。

  「嗨~你想通了嗎?」

  有人向他主動說話。

  但是,那真的是個人嗎?──眼前的對方就像一團影子,空有黑白分明的輪廓,內在卻是沒有任何內容的空空如也。儘管它的浮現是如此地詭異,它卻是唯一可以和少年對話的存在。

  「你是……什麼?」

  少年用平板的嗓音問道──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我就是你啊……

  對方說──同時還從類似臉的地方冒出一張大大的嘴。

  「我……真可笑啊。」

  「是啊,很可笑啊。」

  失去光芒的雙眼與虛空的眼眸彼此相交,然後若無其事般地交錯開來。

  「你剛剛說……我想通了?」

  「是啊。」

  「那是想通什麼了?」

  「那應該是你來說才對吧?」

  「……

  沉默──然後就在心臟跳了兩下之後……

  「任何和我扯上關係的人,全都會遭遇不幸……」銀髮少年的臉上已經沒有表情:「所以他們全部消失了……

  「啊,說的好~所以呢……

  「所以……

  「所以呢……

  「所以,我想我應該……退出吧?」

  「噢,退出這個世界嗎?……那還真是太好了。」

  對方似乎相當高興。

  「那麼,現在你有什麼打算呢?」

  「……打算?」

  「是啊……要不要我教你啊?」

  對方伸出了一隻手──還有彷彿惡魔遞出契約書的口吻。

  「就和我交換身分吧……這樣你就不用再煩惱了。而我也會代替你做好所有的事……

  「交換……身分?」

  少年的眼睛依舊沒有光輝,可是卻像著了魔似地伸出手來。

  「噫……!」

  在那瞬間,恭介彷彿看見了──

  他的手、他的腳、他的血、他的肉、他的心臟──全部都和對方交換了。

  他不再是上條恭介──對方才是。

  可是……可是……

  「你又想逃避了嗎?」

  「!?」

  這是誰的聲音?

  小精靈!?──

  不,不是。雖然聲音和那隻只有一顆頭的生物一模一樣。可是恭介卻完全看不到他的所在。另一方面,另一個“恭介”雖然得到了臉,可是它的表情卻在瞬間的扭曲之中消失……雙方又交換回來了。

  「……!?」

  「是誰!──是誰破壞我的好事!?」

  它大聲地喊道──可是對方卻沒有現身。

  「讓我問你一個問題。」浮現在虛空之間的聲音沒有任何輕視,只是沉穩地拋出問題:「你說你要和他交換……那麼你要代替他怎麼做?」

  「怎麼做…….噢!」它用不經思考般的口吻說:「這太簡單了──只要去和她們告白,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一方不就得了?當然啦,要是她們願意,那就來個通吃。這樣就可以盡情和她們做這樣那樣的事情……哈哈,這樣實在太爽了!」

  「這樣那樣……?啊啊……不可以──!!」

  銀髮少年的臉上首度有了表情。只見他滿臉通紅地發出喊叫,彷彿已經充分瞭解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另一方面,看不見面目的聲音停了一會兒,然後又將矛頭指向了對方:

  「看來你被拒絕了。」“聲音”依舊平靜,可是卻帶有最終審判的意味:「不好意思囉,請消失吧。」

  「!?」

  回歸──
  一切都是發生在轉瞬之間,甚至是十萬分之一秒的間隔都嫌太長。等到恭介重新回神過來的同時,他已經重新回到了公園。

  「什麼……?」

  另一個“自己”消失了……可是“聲音”卻留下來了。

  「好吧,我們言歸正傳吧。」

  「……是。」

  “聲音”說──同時也讓恭介的心頭一緊。

  ……自己一定會被臭罵一頓的──一定是這樣。

  「你剛剛沒有去學校,對吧?」

  「是啊……咦?」

  少年愣了一下──對方不是要指責他嗎?

  「你為什麼不去學校?」

  「我因為我……

  依舊只有一個人的對話之間,恭介顯得吞吞吐吐。不過對方這次卻耐心十足地等著,直到他終於發出了聲音。

  「我我不想看到她在我的面前消失,我受不了的!」

  一瞬間,少年彷彿在眼前看見了她……彷彿嫩葉般的翠綠、又或是碧海般的水藍髮絲之下的笑顏。

  「這就對啦……你不是已經做出選擇了嗎?」

  「可是,我……!」

  「饒了你自己吧。」

  “聲音”顯然不想讓他插話──那是充滿鋼鐵般的硬度,實則類似絲絹般的柔滑的聲音。

  「饒了你自己吧……」“聲音”在他的耳邊低語:「即使最後沒有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人魚公主也沒有怨恨王子啊……而你也不是為了責任或補償,才會作出選擇的……不是嗎?」

  「……

  「不必覺得自己可恥……因為人類本來就是充滿矛盾的啊。」“聲音”逐漸遠去,最後變得細不可聞:「我無法要求你不要後悔……不過,你也希望自己不會後悔吧?」

  「不要……後悔?」

  彷彿自問般地喃出最後聽到的幾個字詞,恭介瞪大了眼睛。最後……

  「咦……?」

  做出選擇的少年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是嗎?」

  他從床鋪上爬了下來──他做了一場夢,可是卻不是惡夢。

□□□ ◇ □□□ ◇ □□□ ◇ □□□ ◇ □□□

  「是嗎……好吧。好……再見囉。」

  巴麻美掛斷了手機。

  明天就是週末了。所以金髮的女高中生打算到超市買些生鮮食材,準備為小週末的晚餐多做幾道好菜。原本她是打算像上星期一樣,特別招待杏子到她的家中吃飯……可惜這個打算泡湯了──就在剛才,杏子打來一通電話告訴她說,她要去陪某個人。

  「……算了,這樣也好。」

  一面將手機收進了口袋,麻美突然改變了心意。

  她不急著去超市了,而是走到種滿櫻花樹的河堤邊散步。伴隨紅通通的夕陽,河水與櫻花樹的葉子都被染色了。

  「……咦?」

  準備稍微欣賞一下夕陽的女高中生突然看見了……

  ──是他!?

  穿著一身彷彿喪服的黑衣,一位金髮青年就坐在某顆櫻花樹下……是當初的那棵櫻花樹嗎?

  「你是……深藍烈火,對吧?」

  ──那是“小嘉”告訴她的名字。

                                待續


  好吧,沒有意外,這次應該是最後一次"待續"了(謎之聲:最好是啦!)......總之,如果要用力高興一下,在下還是等下回吧(遠目)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4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