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63

卡片戰鬥!!Vanguard!!Vow! TURN 33 五角魔法使(沒梗中)

樓主 joe0809 joe0809
GP4 BP-
人設:
 
湊海篇
輝刃的使用者 湊海 集
本作的主角,星嵐學院中等部三年級生有一頭紅色頭髮,身高看起來大約170左右,被家人湊海 灰拉進來的Vanguard的世界,但在和劍城 嵐對戰後才喜歡上這個遊戲,使用勢力是輝刃聖騎士(原創勢力)
技能:耐打LV5(被灰打出來的),料理LV9
 
集的家人 湊海 灰
比集小一歲的家人有著一頭銀灰色的短髮和一雙猶如綠寶石般的青色眼眸常用各種方法叫集起床,使用勢力輝刃聖騎士(原創勢力)
技能:叫人起床LV5(用揍的),有毒料理LV8
 
群雲的霸主 劍城 嵐
有著一頭深藍色的頭髮和一雙銳氣逼人的眼睛的他是星嵐學院最想和他交往的男生第三名,使用勢力是群雲
技能:開門LV4(用踹的),銳利目光LV8(嚇跑小混混)
 
消極主義者 土御門吉昌
黑色短髮,只有右方流海及鬢角長至腰邊,鬢角尾端掛著金色大鈴鐺,身才平均,穿著黑立領學生制服,臉上總是掛著假笑般的苦笑,腹黑,喜歡捉弄人,總是神出鬼沒的。使用勢力是新星格鬥士
技能:神出鬼沒EX
 
一之宮燈
轉到集班上的少女,很像卡片商店狂風之翼裡的少女。使用勢力是神諭智庫。
 
番長 獅子目 炎彥
不良少年隊伍炎龍的老大,基本上是個「好人」,會收養可愛動物,但常被他嚇跑。家境貧窮,從小就開始打工養家,大部分時也幾乎不去學校一直打工。使用勢力是陽炎
技能:銳利目光LV9(嚇跑小混混) ,打架LV8,動物撤離LV7
 
用拳頭的劍道少年 伊勢
炎龍的一員,劍道部主將,從小就在劍道場修行,展現出了令老師也感到驚訝的才能。但比起用刀比較喜歡用拳頭打人。使用勢力是暗黑非正規軍
技能:打架LV4,劍術LV9
 
金髮瞇瞇
炎龍的一員。
 
沉默的白兔
穿獵奇布偶裝的人。使用勢力是鳴神
 
拓植 愛拉爾
 
4
-
LV. 10
GP 70
2 樓 joe0809 joe0809
GP5 BP-
  TURN 1 My Vanguard
 
  「快點起床!!」
  
  一道聲音傳來,同時肚子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我的身體僵成了完美的V字形。
  踵落,跆拳道中的招式,從這一擊的力道來考慮的話加害人應該有手下留情吧。
 
  ······嗨、嗨。早上好,灰」
 
  我一邊調整呼吸,一邊向站在我眼前的他道早安。

  現在時間是早上六點整,湊海 灰,小我一歲的家人現在他的腳正踩在我的肚子上,他有著一頭銀灰色的短髮,和一雙猶如綠寶石般的青色眼眸。目前身上穿的是我們星嵐學院的男生制服,老實說配上他那頭頭到是挺好看的。
 
  「早上好,才怪。你啊,還是老樣子醒不過來啊。
 
  「就算如此你也沒必要踢我吧?」
  
  「才不是踢。是踩」
 
  「都一樣啦!!」
 
  「習慣就好」
 
  「能習慣才有鬼啦!!」
 
  我又不是那種有特殊喜好的人,再說昨天是摔角技前天是泰拳,每天都不一樣怎麼習慣啊。
 
  「算了我要換衣服你快出去吧」
 
  「ㄛ······好,對了我今天要晨練,早餐放在桌上喔」
 
  灰這麼叮嚀我,真不知道誰才是哥哥,不過家裡的事都是他做到是真的。
 
  對了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湊海 集』,是星嵐學院中等部三年級生兼現在流行的卡片遊戲Vanguard的玩家,雖說是個玩家但我從來都沒對戰過規則也不懂,畢近我是被灰拉進來的  
  
  說著說著我竟然已經走到了我的目的地星嵐學院,我一邊吃著剛買的早餐一邊前往我的教室,「哈·····」問我為什麼不吃灰做的早餐,好那我回答你們的疑問!答案是因為我還活久一點怎麼說呢?他的料理可以稱的上是某部漫畫裡的有毒料理只差不是紫色的而已,如果吃了的話恭喜你得到免費的地獄一日遊
 
  走到了教室果然一個人也沒有我太早到了「咦!」不對有一個人坐在教室後面的位子上,仔細一看原來是劍城啊,劍城 嵐有著一頭深藍色的頭髮和一雙銳氣逼人的眼睛的他是星嵐學院最想和他交往的男生第三名,順帶一提我是第五十二名
 
  「喂……你什麼名子!我劍城 嵐,你有Vanguard的牌組嗎?」
 
  正當我在解說時劍城突然走到我的身邊像我搭話
  
  「我叫集,湊海 集,Vanguard的牌組我有怎麼了嗎?」他問我牌組了?難道是要跟我戰鬥嗎?聽說他超強的
  
  「是嗎!那麼就來對戰吧!」
 
  說完,劍城就坐到一個坐位上,從牌組裡抽出一張卡蓋在桌上。
  
  「誒……
 
  「怎麼了嗎?」
 
  「不是啦,其實我都沒有對戰過所以不會玩也不懂規則……
 
  我對這個遊戲根本就是一竅不通……
  
  「這樣啊!」
 
  要被笑了
  
  「我教你吧!所以快點過來坐好」
   
  「喔,好那麻煩你了……」我拉一張椅子到劍城坐的桌子然後坐了下來
 
  「首先,從你的牌組裡找一個階級0的卡以覆蓋方式放在正中央做為先導者然後洗牌?」
 
  「嗯,好。」我從牌組裡挑出一張先導者,把那張卡蓋在桌上
  
  「接著從牌組最上方抽五張牌,接下來把不需要的牌送回牌組裡洗牌並且抽取相同的數量。」
 
  劍城邊說邊從排組裡抽五張牌,接著他把兩張牌送回牌組裡洗牌,之後有抽出兩張牌。
 
  「記得把階級一到三的卡片留在手上。」劍城提醒我
 
  「嗯,好。」
 
  我把手上的兩張牌送回牌組洗牌並且抽取兩張牌
 
  「再來說,『stand up !Vanguard!』!並且把牌反轉過來,接著Imagine吧,自己是先導者,帶領自己的同伴在惑星庫雷上戰鬥!」
  
  「好
    
  「「stand up !Vanguard!!」」
 
  忍獸 惡鼬(G0/P5000/10000)!」
 
  在一片荒野中出現一隻穿著忍者服的鼬鼠,手上還拿著一只苦無呢。
 
  「我的是黎明的吟遊詩人(G0/P5000/10000)
 
  我變成了身穿深綠色的衣服,手上還拿著一把豎琴的吟遊詩人
 
  「那麼要上了
 
  「好
 
  
5
-
LV. 25
GP 462
3 樓 黑羽風 xijoseph
GP0 BP-
連載開始
加油摟~~~~~~~~~~~~
畢竟再下也送了一對兒女過去唄
0
-
LV. 10
GP 74
4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2 自由的疾風
  
  「輝刃聖騎士是嗎?那為了教學我就先攻!自己的回合開始的時候能從牌組上抽一張牌。」劍城說完便從牌組抽出一張牌加到自己的手上。
 
  「首先從手牌上找一張比你的先導者高一個等級的卡把他放上去個動作叫做『Ride』,但是要在自己抽完牌之後才可以Ride片喔。」
 
  原來如此難怪他叫我要把一到三階的卡留在手上,不過有點不妙誒!問我為什麼?因為我的手上一張三階卡都沒有
  
  「寂靜忍鬼 静寂丸(G1/P8000/5000)Ride!」
 
  忍獸 惡鼬的身體發出光芒,變成了一位身上畫著奇怪紋路的白髮男子。
  
  「再來惡鼬的技能發動!當有群雲的卡片Ride在他上面的時候可以把他移動到後衛者界!我把惡鼬移到静寂丸後方。」
  
  「因為先攻不能攻擊,所以我的回合結束!」
 
  集:手牌5/靈魂0/傷害0
  
  劍城:手牌5/靈魂0/傷害0
 
  「到我了,Draw!」我從牌組抽出一張牌,是階級一的卡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G1/P8000/5000)Ride
  
  我的身體發出了白光,轉眼間我變成了一位手持西洋劍的白髮男子。
 
  「因為你是後攻所以你可以攻擊,把在單位後方的卡橫置可以把那張卡的力量加給你的攻擊單位,這個動作叫支援不過只有階級一才可以。攻擊方法也是把卡給橫置然後說要攻擊誰但攻擊單位要先橫置,但是也只能攻擊前方的卡,還有如果你的手上有和先導者同一個等級或在那之下的卡的話可以把他Call到場上。」劍城跟我解釋道。
 
  「荒野之槍 薩雷(G1/P7000/5000)Call
 
  語落我的身後馬上出現一位手持黑色長搶的紅髮男子
  
  「那我用薩雷支援加雷斯,攻擊你的先導者。」
  
  我把薩雷和加雷斯橫置後,我拿著劍朝静寂丸刺了過去。
 
  加雷斯P8000+7000=15000
 
  「接下來當先導者攻擊的時候有個叫『DAMEGE CHECK』的規則,就是翻開牌組最上方的卡給雙方看,有時候會觸發到東西。不過要先等對方說要不要防禦後才能開始,防禦則是從手中把牌放到中間的防禦區,這時卡片左方的護盾值會加上被防禦單位的力量值來防禦。」
 
  「好,我知道了。」我這麼回答劍城
 
  No guard 」劍城看了下自己的手牌說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
 
  我翻到的是『追跡的獵人 加爾提斯』是階級二。
 
  「沒有觸發特殊狀況,不過可以把DAMEGE CHECK的卡加到手牌中。另為藉由先導者被攻擊成功時被攻擊方要做一次『DAMEGE CHECK』接受傷害後就把傷害橫著放到最左方。跟DAMEGE CHECK一樣可能發生一些特別的事。」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劍城看著翻到的單位說,之後就放到左邊的傷害區去了
 
  「分出勝負的方法是當我們其中一人的傷害到六點時就輸了。」
  
  「好,我知道了」規則上基本上了解了,話說回來,真是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有另一個自己再戰鬥一樣,我想贏
 
 
  「我的回合結束了。」
 
  集:手牌5/靈魂1/傷害0
  
  劍城:手牌5/靈魂0/傷害1
 
  「STAND AND DRAW!」劍城從牌組抽出一張牌加到自己的手上,並且從手中拿出一張牌。  
 
  「忍獸 血霧(G2/P10000/5000)!Ride!」
 
  静寂丸的身體發出光芒,變成了一隻忍者服的獸人,等等劍城你怎麼從人變成野獸了啊!!  
 
  「忍獸 白之主(G2/P9000/5000)!忍獸 兆鼠(G1/P6000/5000)和另一隻忍獸 血霧(G2/P10000/5000)!Call
 
  劍城從手中拿出兩張牌,放到桌上接著手持錫杖的斗篷人和手持大飛鏢的忍者鼠和另一隻獸人出現在血霧的身旁,我怎麼覺得劍城要做出什麼事來啊。
    
  「忍獸 兆鼠的技能!翻一點傷害做為代價……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
 
  劍城說完把一個傷害覆蓋上去,我記得沒錯的話CounterBlast是把傷害給覆蓋來發動單位的特殊效果。
 
  「從牌組中將一張忍獸 兆鼠(G1/P6000/5000),呼叫至後衛者界
 
  劍城從牌組裡把一張卡找出來,放到桌上接著另一隻忍者鼠就出現在場上
 
  「要上了!」
 
  咦!忍者大軍好像要襲擊過來了
 
  「用兆鼠支援後衛者的血霧,攻擊加雷斯。」
 
  血霧P10000+6000=16000
    
  我是要防禦還是不防禦反正才一兩個傷害我還是先保留手牌好了
 
  「No guard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
 
  「惡鼬支援血霧,攻擊加雷斯。」
 
  血霧P10000+5000=16000
 
  「No guard
 
  我還是不防禦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
 
  劍城把牌組最上方的牌給翻開,是階級零的忍獸 月際,他的右上角有圖案那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我會有不祥的預感
 
  「像忍獸 月際這種右上角有特別圖案的卡叫做Triger分別有重置、暴擊、治療和抽牌的四種Triger。只有在DAMEGE TRIGGERDAMEGE CHECK的時候才能發動。」
  
  「是。」
 
  「因為是暴擊Triger的效果我在白之主身上增加5000的力量,然後你要再多受一點傷害。」
 
  血霧用他的利爪朝我攻了過去,而我也被他的利爪劃出了一條血痕。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第一張!沒有……第二張也沒有……
       
  「還沒結束喔!
  
  「用兆鼠支援白之主,攻擊加雷斯。」
 
  白之主P9000+6000+5000=20000
 
  不行得防禦了
 
  「虹色寶石(G0/P5000/10000)和幸運工匠(G0/P5000/5000)防禦
 
  「回合結束,兆鼠的技能回合結束時把這個單位置於牌組下方。」
 
  集:手牌3/靈魂1/傷害3
  
  劍城:手牌3/靈魂1/傷害1(翻1點)
 
  劍城真強,不過我也不能輸
 
  「STAND AND DRAW!!」
 
  「追跡的獵人 加爾提斯(G2/P8000/5000)!Ride!」
 
  現在的我變成身穿米色斗篷的灰髮少年,手上的劍也變成了弓
  
  「史卡雷特・爆炎(G2/P9000/5000)Call!」
 
   一隻火紅色的獵豹出現在我的左方
 
  要增加手牌才行
 
  「用薩雷支援加爾提斯,攻擊先導者。」我邊說邊把兩張卡橫置
 
  加爾提斯P8000+7000=15000
 
  「No guard 」劍城如此說道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抽牌Triger!
 
  好誒
 
  「力量加給史卡雷特・爆炎,抽一張牌
 
  史卡雷特・爆炎P9000+5000=14000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加爾提斯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當這張卡進行攻擊命中先導者時,翻兩點傷害讓對手一枚階級2以下的後衛者退場,忍獸 血霧退場!」
 
  我拉緊弓弦放箭,放出的箭劃破了空氣直接貫穿了血霧心臟
 
  「用史卡雷特・爆炎,攻擊先導者。」
 
  「No guard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史卡雷特・爆炎的技能,當這張卡進行攻擊命中先導者時,該回合如果有單位離場的話,抽一張牌。
  
  「我的回合結束了
 
  集:手牌5/靈魂2/傷害3(翻2點)
  
  劍城:手牌3/靈魂1/傷害3(翻1點)
 
  「STAND AND DRAW!!」
 
       「率千萬叢雲之眾起兵 奪取敵將之命吧!!殘暴的鋼鐵之龍 決鬥龍ZANBAKU(G3/P10000)!RIDE!」
 
  血霧被強大的黑氣包圍,不就之後從中傳出一道龍吼隨即黑氣散去一隻手持武士刀的黑龍出現在我的面前,劍城你也太帥了吧
 
  「見識一下吧這就是群雲力量
 
  「惡鼬的技能發動!把這個單位放到牌組下方,從手牌中把忍獸 兆鼠(G1/P600/5000)Call
 
  「忍獸 兆鼠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從牌組中將一張忍獸 兆鼠(G1/P6000/5000)Call!,再來一次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忍獸 兆鼠Call
 
  一瞬間忍獸 兆鼠就佈滿全場了,我說真不愧是忍者一下子就變多了
  
  「用兆鼠支援兆鼠,攻擊加爾提斯。」
 
  忍獸 兆鼠P6000+6000+=12000
 
  「No guard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治癒Triger
 
  「回復一點傷害,力量加給加爾提斯」
 
  「用兆鼠支援ZANBAKU,攻擊加爾提斯。」
 
  決鬥龍ZANBAKU P10000+6000=16000
  
  「是只有階級三才能發動的技能……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
 
  「也就是說做兩次的DAMEGE TRIGGER
 
  「First Check!」
 
  劍城把牌組最上方的牌給翻開,是忍獸 月際遭了!
 
  「暴擊Triger,把力量加給白之主,暴擊給ZANBAKU。」
 
  SecondCheck!」
 
  遭糕要是暴擊的我就輸了
 
  「沒有觸發!」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First ……沒有,Second……也沒有」
 
  ZANBAKU揮動他的武士刀砍向我,而我也被他的刀刃劃出了一條大的恐怖的血痕。
 
  「用兆鼠支援白之主,攻擊加爾提斯
 
  白之主P9000+6000+5000=20000
 
  「環羽飛燕(G1/P6000/5000)和幸運工匠(G0/P5000/5000)還有斬擊的騎士 杰(G2/P10000/5000)!防禦。」
 
  「回合結束,兆鼠和惡鼬的技能回合結束時把這個單位置於牌組下方和手上。」
 
  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終於敖過去了但是我現在手牌沒有階級三的單位,怎麼辦會輸
 
  「Imagine吧」
 
  這是第一次我在戰鬥中聽到劍城說規則以外的東西,或許他是看出了我在害怕。
 
  「我一開始就說過了,Imagine吧,自己是先導者,帶領自己的同伴在惑星庫雷上戰鬥!如果你在這裡放棄的話為你而戰的同伴們要怎麼辦
 
  「STAND AND DRAW!」
 
  謝了劍城
 
  集:手牌2/靈魂2/傷害5(翻1點)
  
  劍城:手牌5/靈魂2/傷害3(翻3點)
 
  有了!這張卡多少能扭轉一下現況!
  
  「自由的騎士……為我們帶來勝利之風吧Ride!自由的疾風 阿克利亞德(G3/P10000)!」
 
  身上的米色斗篷發出金色的光芒,當光芒消失後身上的服裝變成了黑色的大衣,手腕上還帶著黑色的手甲發出了淡淡的綠光
 
  「這張卡不錯嘛」
 
  「斬擊的騎士 杰(G2/P10000/5000)!環羽飛燕(G1/P6000/5000)!Call
 
  我的身邊出現了一位身穿金色鎧甲拿著大刀的劍士和一隻黑色的燕子,用盡所有的手牌了我要在這回合大反攻
 
  「環羽飛燕的技能,當這個單位在後衛者區登場時,選擇一枚輝刃聖騎士的單位這回合中力量+2000,我讓阿克利亞德的力量+2000。
 
  「當我有四個傷害的時候LIMIT BREAK(極限突破)!」
 
  「翻兩點傷害,這張卡的力量+3000,再選擇對方場上一枚單位,選擇單位到自己的結束階段前獲得『【自】【V/R】:這個單位被攻擊時,在那場戰鬥中,此單位的力量-2000。』!我選擇決鬥龍ZANBAKU」

  「給予對手效果的卡嗎?」
 
  「荒野之槍 薩雷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力量+1000,我翻兩點所以力量+2000
 
  「劍城!要來了!」
 
  「來吧!」
 
  「用史卡雷特・爆炎攻擊白之主
 
  「No guard
 
  「用環羽飛燕支援杰,攻擊先導者
 
  斬擊的騎士 杰P10000+6000=16000
 
  「No guard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最後了
 
  「那我用薩雷支援阿克利亞德,攻擊決鬥龍ZANBAKU。」
 
  「阿克利亞德的技能,該回合如果有單位離場的話攻擊時力量+3000。」
 
  阿克利亞德P10000+3000+9000+3000=25000
 
  「原來攻擊白之主的目的就是這個,用兩張忍獸 月際(G0/P5000/10000)和忍獸 兆鼠(G1/P6000/5000)防禦!
 
  「因為阿克利亞德LIMIT BREAK(極限突破),決鬥龍ZANBAKU獲得的自動技能發動力量-2000。」
 
    ZANBAKU的身上突然出現一個綠色的魔法陣限制住他的行動
 
  決鬥龍ZANBAKU P10000-2000=8000
 
  阿克利亞德(25000)VS決鬥龍ZANBAKU(33000)
 
  「25000對33000……要兩張觸發!」
 
  「來吧!湊海!」
 
  「好!FirstCheck
 
  幸運工匠是抽牌Triger
 
  「我把力量加給阿克利亞德!抽牌一張牌!」
 
  阿克利亞德(30000)VS決鬥龍ZANBAKU(33000)
 
  最後一張拜託了!
 
  我做為阿克利亞德衝到決鬥龍ZANBAKU的面前,用拳頭打向他但卻被他用手上那把武士刀擋了下來。
 
  我翻開牌組最上方的牌,那張牌是決定這場勝負的關鍵……決意之炎……是暴擊Triger
 
  「暴擊Triger!我把效果全給阿克利亞德!」
 
  阿克利亞德(35000)VS決鬥龍ZANBAKU(33000)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First……沒有!」劍城把手放在牌組上,準備做第二次的Damage Check
 
  我的心臟跳的好快,如果是治癒Triger的話我就會向上回合一樣被忍者大軍攻擊
  
  「SecondCheck!」
 
  卡片是……決鬥龍ZANBAKU
 
  的拳頭把ZANBAKU的武士刀折斷,之後拳頭發出了強大的綠光直接打入ZANBAKU的胸口。接著在ZANBAKU的龍吼中ZANBAKU他化為紅色的光點消失掉了,留在原地的只有身體呈現半透明的劍城
 
  「是我輸了,作為靈體的我將會從庫雷消失還有接受勝利的呼聲吧
 
  「咦
 
  正當我疑惑之時,忽然傳來一陣歡呼聲,原來大家都來了啊?
 
  「我們班竟然有這樣的人!」
 
  「好強呢!他打贏劍城 嵐耶!」
 
  「他只是運氣好而已啦……
 
  「湊海你替我們男生報仇了
 
  等等……最後一句是什麼意思啊?
  
  劍城站了起來,把牌收起來,準備回到座位上去
 
  「湊海待會再來一場吧
 
  「嗯……好……
 
  Vanguard啊……真有趣
 
  待續……

求決鬥龍ZANBAKU召喚詞
 
4
-
LV. 10
GP 78
5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 3 土御門吉昌
 
  大家好我是湊海 集自從上次劍城戰鬥了以後,我也開始和其他人對戰雖然大部分的結果都是輸掉的
 
  「湊海,你有空嗎」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是誰啊?轉過頭一看原來是劍城,他找我有什麼事啊
 
  「和我組隊去挑戰炎龍。」
 
  「………哈?」等等……他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很恐怖的話
 
  「和我組隊去挑戰炎龍。」
 
  「啊、不是。你說的話我聽得很清楚。不用在重複相同的台詞」
 
  「是嗎?那走吧。」
  
  「噢,好……不對,你真的要去挑戰星嵐學院最強的不良隊伍炎龍。」
  
  「是啊。」
 
  「為什麼找我因該去找其他比我強的人組隊吧。」我的實力就只有新手程度而以
 
  「不,你很強。」
 
  原來劍城他覺得我強啊。
 
  「再說你如果輸了,只要另一個人和我贏回來就好了。」
 
  ……劍城誇我和損我你直接選一個就好。
 
  「走吧。」
 
  劍城說完直接朝門口去。
 
  「走、走去那裡啊。」
 
  「去頂樓找最後一個人。」
 
  劍城帶著我走上通往頂樓的階梯,本來這裏是禁止進入的,不過劍城他所說的最後一人好像無視了這條規定。
 
  嘎之嘎之,糟糕通往頂樓的門好像上鎖了,不過這樣那個最後一人因該不在屋頂上吧。
 
  「讓開。」劍城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而我也照劍城的指示讓開了。
 
  碰
 
  這是門被踹開的聲音。
 
  就在剛才劍城用他的右腳踹開了鐵門,門被踹開的瞬間,春日溫暖的陽光與柔和的風撲面而來。
 
  嗯,不錯。景色挺清爽的,不過好像沒有人。
 
  「喂,你在吧!土御門吉昌。」劍城大聲地道
 
  拎拎!
  
  「啊~說真的我很不想理你诶,劍城不過不理你的話又不能睡個好覺。」一道清脆的鈴音傳來,同時一個穿著黑立領學生制服的短髮少年突然出現在我的身旁。
 
  哇!嚇我一跳你是幽靈嗎?
 
  「好了那你找我有事嗎?劍城」短髮少年不好像是叫土御門吉昌的少年這麼說道
    
  「土御門和我組隊去挑戰炎龍。」劍城再次說出那個可怕的組隊要求,不過是背對著我們說
 
  「不要。」
 
  「再說為什麼找我這個弱者,因該去找其他比我強的人吧。」
 
  咦!土御門說他很弱,劍城找的人因該不會弱吧當然我除外。
 
  「你別在說你弱了。」劍城還是背對著我們說
 
  「那就用對戰吧,這是最能讓你接受的方法吧,不然你就會一直賴在這裡。」土御門拿起口袋裡的牌組說道。
 
  劍城對上土御門,雖然我不知道土御門的實力不過我想劍城是不會輸的。
 
  「湊海你上。」
 
  「………哈?」等等……剛才是不是我聽錯了
 
  「湊海你上。」
 
  「啊、不是。你說的話我聽得很清楚。不用在重複了……不對,為什麼是我上因該是由劍城你上吧。」
 
  對啊,為什麼是我上是你邀人不是因該由你上嗎
 
  「不其實我是很想打的只是………」
 
  只是什麼該不會是沒帶牌吧………不不可能只有劍城他絕對不可能沒帶牌
 
  「我剛才踹門踹的太用力了所以腳麻了,現在動不了。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一直背對著我們的原因,剛才那幾步就是極限了
 
  「好吧。
  
  為了讓劍城看到我們的對戰我和土御門走到他的前面,接著同時翻開自己的起始先導。
 
  Stand UpVanguard!」「Stand UpTheVanguard!」
 
  「黎明的吟遊詩人(G0/P5000/10000)
 
  跟之前和劍城的戰鬥一樣,我變成了身穿深綠色的衣服,手上還拿著一把豎琴的吟遊詩人
 
  「獸神 白虎(G0/P5000/10000)」
 
  土御門變成了穿著白色盔甲的獸人,爪子還發出金色的閃光
 
  他是新星格鬥士牌組!我沒記錯的話是以重置為主的牌組。
 
  「由我先攻!Draw!」土御門從牌組最上方抽了一張牌,把牌加到手上後從手排中拿出一張牌。
 
  「獸神 朱雀(G1/P6000/10000)!Ride
 
  土御門變成了穿著紅色盔甲背上還有一對小翅膀的人,他的樣子讓我想到鋼鐵人。
 
  「獸神 白虎的技能發動!把獸神 白虎移到朱雀後方。」
 
  「回合結束
 
  「到我了」沒辦法只有上了
 
  待續……
3
-
LV. 10
GP 84
6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 4 霄藍之龍與輝刃的騎士們
  
  「到我了」沒辦法只有上了 
 
  「Draw!」
 
  好只有上了我沒問題的………應該吧。
 
  「荒野之槍 薩雷(G1/P7000/5000)Ride!
 
  我的身體在光芒中變成了一位穿著金色鎧甲手持黑色長槍的紅髮男子。
 
  「接著環羽飛燕(G1/P6000/5000)!Call
 
  「環羽飛燕的技能,當這個單位在後衛者區登場時,選擇一枚輝刃聖騎士的單位這回合中力量+2000,我讓薩雷的力量+2000。
 
  穿著白色鎧甲的黑燕子飛到我的頭上盤旋,接著我的身體發出了淡淡的藍光。
 
  荒野之槍 薩雷P7000+2000=9000
 
  「用環羽飛燕支援薩雷,攻擊朱雀
 
  荒野之槍 薩雷P9000+6000=15000
 
  「No guard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
 
  沒有觸發嗎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土御門把翻到的單位放到傷害區後說。
 
  「我的回合結束。」
 
  集:手牌5/靈魂1/傷害0
  
  土御門:手牌5/靈魂0/傷害1
 
  「Draw!
 
  「獸神 玄武(G2/P8000/5000)!!Ride!」
 
  黑色的光芒包圍住獸神 朱雀的身體接著他變成了一台巨大的機器人,喂等等你一下子變這麼大是想怎樣,不准以大欺小。
 
  「兩隻獸神 黃金昂格萊(G2/P9000/5000)!Call吧!」
 
  在獸神 玄武左右邊出現了兩隻金色的龍馬還是馬龍啊,算了別管他吧
 
  「用左邊的黃金昂格萊攻擊先導者!!
 
  現在先保留手牌吧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用白虎支援玄武攻擊先導者!!
 
  獸神 玄武P8000+5000=13000
  
  這次也是一樣。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啊沒有東西。
 
  玄武不知道從拿出一個巨杵然後對著我打下去了,喂等等你幹嘛拿出杵子來你當你是兔子要搗麻薯啊!!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抽牌Triger,力量給薩雷在抽一張牌。」
  
  荒野之槍 薩雷P7000+5000=12000
 
  好誒,這樣另一隻黃金昂格萊就打不過薩雷了。
 
  「獸神 玄武的技能,當這個單位的攻擊命中先導者時,如果我的先導者是《新星格鬥士》的話,可從牌組上方查看5張牌,找出1張「獸神 青龍」,給對手看過後加入手排中,剩下的牌以喜歡的順序置於牌組最下方,5張牌都沒有。」土御門拿起來排組最上方的五張牌確認後再把牌放回牌組下方。
 
  「獸神 白虎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把獸神 白虎填入靈魂,選擇1張名子中包含「獸神」的《新星格鬥士》的後衛重置,我重置左邊的黃金昂格萊。」
 
  重置黃金昂格萊?黃金昂格萊的力量是9000不是打不過現在的薩雷嗎?
 
  「黃金昂格萊的技能,在我的戰鬥階段中,這個單位重置的話,這回合中,這個單位的力量+3000。
 
  遭了!
 
  「用左邊的黃金昂格萊攻擊先導者!!
 
  黃金昂格萊P9000+3000=12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回合結束~~。」
 
  集:手牌6/靈魂1/傷害3
  
  土御門:手牌6/靈魂2/傷害1(翻1點)
 
  「STAND AND DRAW!!」
 
  搞什麼啊,一點也不弱要是我剛才沒有翻道抽牌Triger就四點傷害了
 
  「追跡的獵人 加爾提斯(G2/P8000/5000)!Ride!」
 
  我再次變身成身穿米色斗篷的灰髮獵人,手上的長槍也變成了木制的弓。
 
  「史卡雷特・爆炎(G2/P9000/5000),守護天使 緋(G2/P8000/5000)Call!」
 
   火紅色的獵豹和擁有一頭火紅色頭髮的天使少女出現在我的左右方
 
  「守護天使 緋攻擊獸神 玄武
 
  「No guard 」
 
  紅髮的天使少女,收起她那雙潔白的羽翼,接著奮身一躍,凌空中使出一個華麗的前空翻之後,竟然一腳踢倒了巨大的獸神 玄武,接著又跳回來對我比出一個V的手勢。
 
  我打賭她絕對是體育系的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好,接下來
 
  「用環羽飛燕支援加爾提斯,攻擊獸神 玄武。」
 
  加爾提斯P8000+7000=15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
 
  我把牌組最上方的牌給翻開,是決意之炎。
 
  「暴擊Triger!!力量給史卡雷特・爆炎,暴擊給加爾提斯。
 
  我拉緊弓弦,放箭,發出箭矢劃破了空氣直接擊中獸神 玄武的身體。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First ……沒有,Second……還是沒有。」
 
  「加爾提斯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當這張卡進行攻擊命中先導者時,翻兩點傷害讓對手一枚階級2以下的後衛者退場,右邊的黃金昂格萊退場!」
 
  我趕緊放出第二支箭貫穿黃金昂格萊的脖子,接著碰的一聲黃金昂格萊就炸成碎片了。
 
  「用史卡雷特・爆炎,攻擊先導者。」
 
  史卡雷特・爆炎P9000+5000=14000
 
  如果這一擊擊中的話史卡雷特・爆炎的抽牌技能就發動了。
 
  「加農球(G0/P5000/10000)防禦!
 
  被擋下來了
 
  「我的回合結束。」
 
  集:手牌5/靈魂2/傷害3 (翻2點)
  
  土御門:手牌5/靈魂2/傷害4(翻1點)
 
  「STAND AND DRAW
 
  「獸神 黑色沼澤(G1/P7000/5000)和街頭保鏢(G2/P8000/5000)Call!」語落一隻白銀色的機械狐狸和一個手持機槍的彪形大漢出現在獸神 玄武和黃金昂格萊的後面
 
   咦,不Ride是卡等了嗎
 
  「街頭保鏢的技能把他和黃金昂格萊橫置,抽一張牌。」
 
  補充手牌的技能是想快點讓三階入手嗎?
 
  「用黑色沼澤支援玄武攻擊先導者!!
 
  獸神 玄武P8000+7000=15000
 
  「用決意之炎(G0/P5000/10000)防禦!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啊~還是沒有不過……。
 
  是三階卡。
 
  「回合結束~~。」
 
  集:手牌4/靈魂2/傷害3 (翻2點)
  
  土御門:手牌6/靈魂2/傷害4(翻1點)
 
  「我的回合,STAND AND DRAW!!」

  得在這回合解決總覺得那隻三階的單位很危險。
  
  「疾風的利牙 艾爾(G3/P10000)!Ride
 
  我的身體一陣暴風包圍緊接著我用雙手劃開風暴,接著我發現身上穿著白銀色的鎧甲手上還有著一雙金色的爪子。
 
  「環羽飛燕退場,誓言的守護者 提亞(G1/P6000/5000)和守護天使 翼(G1/P5000/5000)Call
 
  手持金色錫杖的金髮少女和穿著無袖巫女服的黑髮少女出現在我的場上,其中金髮的少女還和自己左前方的緋一起聊天,而黑髮少女則是輕輕地撫摸史卡雷特的頭,史卡雷特還打了個哈欠一副快睡著的樣子,感覺好歡樂噢。
 
  「守護天使 翼的Soul Blast(靈魂爆破),當這個單位在後衛者界登場時,如果我的先導者是《輝刃聖騎士》,可支付花費。支付後可讓對手一枚階級2以下的後衛者退場,街頭保鏢退場。
 
  黑髮的巫女拔出自己的日本刀揮出一道青藍色的劍氣斬斷了街頭保鏢的身體。
 
  「用史卡雷特・爆炎,攻擊先導者。」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史卡雷特・爆炎的技能,當這張卡進行攻擊命中先導者時,該回合如果有單位離場的話,抽一張牌。我從牌組抽出一張牌加到手上後繼續我的動作。
 
  「用提亞支援艾爾,攻擊玄武
 
  「誓言的守護者 提亞的技能,當這個單位對《輝刃聖騎士》的先導者進行支援時,該回合如果有單位離場的話,該戰鬥中,被支援的單位力量+4000。
 
  「疾風的利牙 艾爾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該戰鬥中此單位力量+3000。
 
  疾風的利牙 艾爾P10000+6000+4000+3000=23000
 
  我全身上下被風包圍緊接著衝到玄武前面用手上的爪子抓了下去,但就在這瞬間一個手持雙刀的機器人擋了下來
 
  「用雙劍士(G1/P6000/0)完全防禦。」土御門說完便把手上的一張牌當作代價丟到棄牌區。
 
  「完全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也沒有
 
  「用翼支援緋,攻擊玄武
 
  守護天使 緋P8000+5000=13000
 
  「用紅卡發牌者(G0/P5000/10000)防禦
 
  「回合結束。」
 
  集:手牌5/靈魂3/傷害3(翻3點)
  
  土御門:手牌3/靈魂2/傷害4(翻1點)
 
  「STAND AND DRAW
 
  被防下來了,靠這五張手牌應該能撐一下……嗯?
 
  土御門拿起一張手牌,閉上了雙眼當他重新張開雙眼時給人的感覺完全變了。
 
  「掌管東方的霄藍之龍,以汝之神格為誓約,卷起無盡之狂襲 RIDE THE VANGUARD 獸神 青龍(G3/P11000)。」
 
  當土御門把卡放上去的時候變成的玄武被強大的光芒包圍著,在光芒中傳出了龍的叫聲當光芒消失後。最後留下來的是一隻全身穿著青色盔甲手上拿著一把火焰大刀和青色盾牌的白髮巨龍。
 
  「獸神 八岐火龍(G3/P10000)和獸神 黑色沼澤(G1/P7000/5000)!Call
 
  巨大的機械八頭龍和白銀色的機械狐狸出現在土御門的場上
 
  「用黃金昂格萊攻擊守護天使 緋!!」
 
  「No guard 」
 
  「用黑色沼澤支援八岐火龍攻擊先導者!!」
 
  八岐火龍P10000+7000=17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獸神 黑色沼澤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把黑色沼澤填入靈魂,選擇1張名子中包含「獸神」的後衛重置,我重置八岐火龍。」
 
  「八岐火龍的技能,在我的戰鬥階段中,這個單位重置的話,這回合中,這個單位的力量+3000。
 
  不會吧!!
 
  「用八岐火龍攻擊先導者!!」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八岐火龍P10000+3000=13000
 
  「用黑色沼澤支援獸神 青龍攻擊先導者!!」
 
  獸神 青龍P11000+7000=18000
  
  「用環羽飛燕(G1/P6000/5000)和幸運工匠(G0/P5000/5000)!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重置Triger!把效果全給黃金昂格萊Second……重置Triger!把力量給獸神 青龍重置黑色沼澤
 
  獸神 青龍揮動他的火焰大刀砍向我雖然我急忙向後躲開了但還是被那灼熱火焰傷到了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獸神 青龍的Personality blast(人格爆破),丟棄手上的「獸神 青龍」,選擇最多2枚後衛重置, 再次屹立吧獸神們!!」
 
  這下真的遭了
 
  「黃金昂格萊的技能,在我的戰鬥階段中,這個單位重置的話,這回合中,這個單位的力量+3000。
 
  「八岐火龍的技能力量再+3000。
 
  「用黃金昂格萊攻擊先導者!!」
 
  黃金昂格萊P9000+3000+5000=17000
 
  「用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G1/P8000/5000)防禦!史卡雷特・爆炎(G2/P9000/5000)截擊
 
  「用八岐火龍攻擊先導者!!
 
  八岐火龍P13000+3000=16000
  
  不行無法防禦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
 
  拜託一定要是治癒Triger
 
  「虹色寶石,我輸了。
 
  是重置Triger
 
  「好是我輸了,我加入你們吧。」
 
  「咦
 
  土御門說他輸了為什麼
 
  「那個土御門為什麼你說你輸了。
 
  「因為比的是觸發數啊
 
  「………哈?」
 
  「因為我啊,有時會突然一時行起,好了什麼時候比?
 
  「我不知道?」
 
  話說回來我好像不知道比賽的時間
 
  「劍城什麼時候比啊。
 
  這時劍城的腳已經好了,現在他走到門口說出比賽的時間
 
  「現在,地點舊體育館。」
 
  接著他就跑了下去。
 
  咦?等等……不!遭了!
 
  「土御門快跑啊!要是我們遲到害炎龍隊以為我們爽約的,我們可能會被打死。」
 
  「這就遭了。」
 
  接下來我就跟土御門往狂奔去……大概此生第一次跑的那麼拼命……不過隊伍炎龍到底有多強
 

  TURN 4的比賽劍城和土御門各位想看誰打?對了人物介紹更新了
3
-
LV. 10
GP 87
7 樓 joe0809 joe0809
GP1 BP-
我想把這篇換成第三人稱還是繼續用第一人稱請各位給點意見
1
-
LV. 10
GP 90
8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 5 番長 獅子目 炎彥
 
  提起這件事稍顯唐突,其實在星嵐學院裏有兩座體育館。其中一座是平時上課所使用的體育館。這是在五年剛建起來的,新裝修的一座漂亮的場館。另一座,是舊體育館。
  
  這是座因爲新體育館的建成而完全放棄使用的設施。而且有傳言說這座體育館其實是在以前的墳地上建起來的,因此,作爲附屬産物,在一直想要破壞掉這幢建築的學校和建築公司裏,類似報應一樣的不幸事情時有發生。這個,雖然沒有在使用,但是想破壞卻破壞不了的設施就是——舊體育館。
  
  但是現在這個時間,一場比賽正要在這裏舉行。
 
  「湊海,你真慢。」劍城站在舊體育館的門前悠閒地說
  
  可惡!劍城這傢伙竟然一臉輕鬆的樣子你以為是誰害的
 
  「那走了」劍城邊說邊打開體育館的大門。
 
  在我們面前是三個男生站在我們面前,一個是金色頭髮瞇瞇眼的少年、另一位是綁黑色馬尾少年手上還拿著一把木刀給人的感覺就像一位武士。
 
  最後一個人和土御門一樣並沒穿著學校制服,而是穿著黑色的中山服,上衣的釦子悉數解開,袒露出略為壯碩的上半身,以破爛的白色布條綑綁左右手及腰部,甚至連褲子的皮帶也以布條代替。整合這身打扮,這名男子給人的初次印象是——
  
  番、番長啊!!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番長。」在我身旁的土御門說道
 
  「別說得好像看到活化石一樣啦。」
 
  不過,番長這種生物不是就快要絕種了嗎?如果被聯合國發現會不會被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裡啊?
 
  「來了呢~」三人之中的金髮少年說道
 
  「這次比賽要怎麼決定對手?」劍城問向金髮少年。
 
  「用抽籤決定,抽到一的就跟另一個抽到一的打,我們已經抽好了。」三人之中的馬尾少年拿起口袋裡的三張紙籤走了過來。
 
  原來要用抽籤決定來,不過為什麼我會有種不詳的預感?
  
  「我是三號。」劍城舉起手上的籤說
 
  「三號。」馬尾少年舉起自己的手,表示自己就是劍城的對手。
 
  「我是二號,對手是誰呢~」金髮少年笑著說
 
  「是我,我可是很弱的還請多多指教。」
 
  金髮的對手是土御門啊,那麼我的對手不就是番長了嗎!!
 
  「那開始對戰吧。」
 
  「我的名子是湊海 集請多多指教,番長。」
  
  ············
 
  奇怪怎麼沒反應
 
  「借我過一下。」
 
  突然馬尾少年走了過來舉起手握緊拳頭「你給我起來!!」朝番長揮了過去
 
  「好痛,你幹嘛啊!!伊勢」番長抱著自己的頭蹲在地上大聲說道
 
  原來他直到剛剛都在睡覺啊!!
 
  「我在幹嘛當然是在叫你這個鳥窩頭起來起來啊,你總是
 
  「哦!!你就是挑戰者啊」這時番長直接無視掉馬尾少年說的話直接問向我
 
  「別無視我
 
  「還有伊勢你又不是小光就別在那囉哩八嗦的,對了我的對手是誰?
 
  「那個就是我,我叫湊海 集請多多指教
 
  「我叫獅子目 炎彥,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叫我番長
 
  那是因為你的服裝啦!!
 
  「好了來對戰吧
 
  VS炎龍 對戰表
 
  湊海 集VS獅子目 炎彥
 
  劍城 嵐VS伊勢
 
  土御門吉昌VS金髮瞇瞇
 
  雖然不知道那兩位強不強……但我剛才聽土御門說獅子目 炎彥是炎龍對最強的,我為什麼會最強的那一位碰在一起啊!
 
  看來劍城跟土御門要開始了……
 
  「「Stand UpVanguard!」」
 
  「「Stand UpVanguard!」」
 
  我這邊也開始了吧!
 
  「Stand UpVanguard!」「Stand Up!My Vanguard!」
 
  接下來只好全力以赴了!
 
  「黎明的吟遊詩人(G0/P5000/10000)
  
  我再度穿上了黎明的吟遊詩人的衣服,手上還是一樣拿著一把豎琴
 
  「琥珀龍“曉”(G0/P5000/10000)
 
  炎彥化成了一隻小紅龍,背後的翅膀還不斷噴出火焰。
 
  是陽炎的琥珀龍系列,雖然是相當古老的系統,但起始手牌只要有白日與一張階級三的單位在,就能夠毫無滯礙的升級到階級三,可以說是相當安定的系統,這是劍城跟我說的。
 
  「Draw!!琥珀龍“白日”(G1/P6000/10000)Ride!!,琥珀龍“曉”的效果發動,從牌庫中選擇一張琥珀龍“黃昏”加入手牌,Turn end。」
 
  琥珀龍“曉”全身發出紅光快速成長成一隻有著金色翅膀的龍人。
 
  集:手牌5/靈魂1/傷害0
  
  炎彥:手牌6/靈魂1/傷害0
 
  「Draw!!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G1/P8000/5000)Ride
 
  我的身體發出了白光變成一位手持西洋劍的白髮男子。
 
  「草原的獵人 加爾提斯(G1/P6000/5000)Call
 
  語落我的身後馬上出現一位手持弓箭的小男孩
 
  「用加爾提斯支援加雷斯,攻擊琥珀龍“白日”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P8000+6000=14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暴擊Triger!我把效果全給加雷斯!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炎彥笑著說完邊翻到的單位放到傷害區。
 
  「Turn end。」
 
  好!!一開始就給對方兩點傷害接下來就這樣保持下去吧。
 
  待續……
3
-
LV. 10
GP 96
9 樓 joe0809 joe0809
GP5 BP-
  TURN 6 地獄業火的蒼炎之龍
  
  「哼!俺的回合!!Draw!!
 
  「琥珀龍“黃昏”(G2/P9000/5000)Ride
 
  一道火焰旋風從琥珀龍“白日”的腳下捲起如攀藤般纏繞著“白日”形成一顆火球,最後火球爆開一條有著巨大的深紅色翅膀,身上的金色鎧甲還被熊熊烈火包圍住的龍人,爲什麼你才階級二就那麼帥了!階級三會是呢?
 
  「琥珀龍“黃昏”的技能,這個單位的靈魂中有「琥珀龍“白日”」的話,此單位力量+1000。」
 
  「兩隻烈焰鋒刃龍(G2/P9000/5000)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G1/P6000/5000),Call
 
  語畢兩頭手腕有這鋒利刀刃的龍人和一隻手持光搶的蜥蜴人出現在場上
 
  「用烈焰鋒刃龍,攻擊加雷斯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烈焰鋒刃龍的技能,當這個單位的攻擊命中時,若你的場上有《陽炎》的先導者的話,充一魂」炎彥說完便把牌組上的一張牌放入靈魂中
 
  充魂?奇怪琥珀龍系列,應該是不用充魂的吧
 
  「用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支援琥珀龍“黃昏”,攻擊加雷斯
 
  「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的技能,當這個單位對《陽炎》的先導者進行支援時,對手的後衛為2枚以下的話,在那場戰鬥中,被支援的單位力量+4000。還有琥珀龍“黃昏”的技能,當這個單位對先導者進行攻擊時,那場戰鬥中,此單位力量+2000。
  
  琥珀龍“黃昏”P10000+2000+6000+4000=22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抽牌Triger!把力量給加雷斯」
 
  「Turn end。」
 
  集:手牌6/靈魂1/傷害2
  
  炎彥:手牌4/靈魂3/傷害2
  
  好,該我了「STAND AND DRAW!!」
 
  「守護天使 緋(G2/P8000/5000)Ride
 
  加雷斯在光芒中變成了一位紅髮的天使少女,不過當然不是我……不然多恐怖……
 
  我就先保留手牌吧
 
  「用加爾提斯支援緋,攻擊琥珀龍“黃昏”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草原的獵人 加爾提斯的技能,當此單位進行支援的戰鬥中,攻擊命中時,丟一張手牌,再抽一張牌。」
 
  我把手上的守護天空的獵人 加爾提斯丟掉又抽了一張牌,這次是斬擊的騎士 杰
 
  「Turn end。」
 
  集:手牌7/靈魂2/傷害2
  
  炎彥:手牌4/靈魂3/傷害3
 
  「又到俺的回合了!!STAND AND DRAW!!
 
  「熊熊燃起的核炎 在此旺盛的燃起 成為熾紅之烈炎吧!!RIDE!!  熾烈燄龍(G3/P10000)
 
  琥珀龍“黃昏”被赤紅的烈炎包圍住化為一隻手是格林機關槍另一隻手拿著爆炎之劍的紅龍
 
  「魔龍導師 金納拉(G1/P6000/5000)Call
 
  「龍魔導師金納拉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金納拉填入靈魂,草原的獵人 加爾提斯退場。」之後金納拉發出一顆火球一樣轟向加爾提斯,而加爾提斯也這樣退場了。
 
  「熾烈焰龍的技能!在主要階段對方有一張卡退場就力量+3000!」
 
  「要上了烈焰鋒刃龍攻擊」炎彥興奮的大喊,他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烈焰鋒刃龍的技能,再充一魂
 
  「用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支援熾烈焰龍攻擊,爆炎轟炸!!
 
  熾烈焰龍P10000+3000+6000+4000=23000
 
  「用決意之炎(G0/P5000/10000)和史卡雷特・爆炎(G2/P9000/5000)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抽牌Triger!把力量給熾烈焰龍
 
  熾烈焰龍的子彈毫不留情的打穿決意之炎和史卡雷特・爆炎的身體打到緋的身上
 
  「烈焰鋒刃龍攻擊
  
  「No guard !
 
  「烈焰鋒刃龍的技能,再充一魂
 
  「Turn end。」
  
  集:手牌4/靈魂2/傷害5
  
  炎彥:手牌3/靈魂7/傷害3(翻1點)
 
  撐過去了,而且傷害也夠了
 
  「STAND AND DRAW!!」
 
  「自由的騎士……為我們帶來勝利之風吧Ride!自由的疾風 阿克利亞德(G3/P10000)!」
 
  緋的身上覆蓋了銀白色的光芒,之後變成了黑色的大衣,手腕上還帶著黑色的手甲發出了淡淡的綠光的青年,是我第一次戰鬥時幫我逆轉的夥伴。
 
  「哦,這是你的王牌呀
 
  「沒錯,我要全力進攻了」我說完把兩個傷害反轉
 
  「當我有四個傷害的時候LIMIT BREAK(極限突破)!」
 
  「翻兩點傷害,這張卡的力量+3000,再選擇對方場上一枚單位,選擇單位到自己的結束階段前獲得『【自】【V/R】:這個單位被攻擊時,在那場戰鬥中,此單位的力量-2000。』!我選擇熾烈焰龍

  語畢,熾烈焰龍的腳下便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從中飛出好幾條鎖鏈束縛住熾烈焰龍的身體
 
  「斬擊的騎士 杰(G2/P10000/5000)!疾風的利牙 艾爾(G3/P10000)!守護天使 翼(G1/P6000/5000)!Call
 
  「守護天使 翼的Soul Blast(靈魂爆破),當這個單位在後衛者界登場時,如果我的先導者是《輝刃聖騎士》,可支付花費。支付後可讓對手一枚階級2以下的後衛者退場,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退場。
 
  黑髮的巫女拔出自己的日本刀揮出一道青藍色的劍氣斬斷了蜥蜴戰士的頭。
 
  「用斬擊的騎士 杰攻擊熾烈焰龍
 
  熾烈焰龍P10000-2000=8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用支援阿克利亞德,攻擊熾烈焰龍
  
  阿克利亞德P10000+3000+5000+3000=21000
 
  「No guard 」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抽牌Triger!把力量給艾爾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治癒Triger,把力量給熾烈焰龍,治一點
 
  「疾風的利牙 艾爾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一點傷害該戰鬥中此單位力量+3000。
 
  疾風的利牙 艾爾P10000+5000+3000=18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Turn end。」
  
  集:手牌4/靈魂2/傷害5(翻3點)
  
  炎彥:手牌3/靈魂7/傷害5
 
  「到俺了!!」
 
  「RIDE!!  熾烈燄龍(G3/P10000)
 
  「烈焰鋒刃龍退場」
 
  「燃起地獄業火的蒼火之龍 捲起無盡的炎之風暴吧!俺的靈魂!  旋渦之龍Call
 
  「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G1/P6000/5000),Call
 
  「旋渦之龍讓他們看看你的力量,兆級爆破!!」炎彥興奮的大喊
 
  「旋渦之龍的兆級爆破!!拔八魂翻五傷你的三枚後衛退場!!蒼炎風暴!!
 
  旋渦之龍,向場上噴出了帶有青色火焰風暴,大地被這高熱的火炎熔成液態最後場上只剩下阿克利亞德一人。
 
  「熾烈焰龍的技能!在主要階段對方有一張卡退場就力量+3000,三張+9000!」
 
  「用蜥蜴戰士 拉歐琵亞支援熾烈焰龍攻擊,爆炎轟炸!!
 
  熾烈焰龍P10000+9000+10000=29000
 
  「用決意之炎(G0/P5000/10000)和虹色寶石(G0/P5000/10000)還有幸運工匠(G0/P5000/5000)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
  
  「Second……暴擊Triger!暴擊給旋渦之龍力量給烈焰鋒刃龍
 
  遭了
 
  「烈焰鋒刃龍攻擊
 
  「環羽飛燕(G1/P6000/5000)防禦!」 
 
  「旋渦之龍的攻擊!!煉獄之炎!!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高熱的炎之吐息,使四周陷入一片火海同時也將我的身體焚燒殆盡。
 
  「阿阿阿阿阿-!」 
 
  一陣慘叫聲傳出。轉頭一看是原來金髮瞇瞇眼輸給土御門的聲音
 
  「有必要叫的那麼大聲嗎?」這時伊勢和劍城走了過來
 
  「啊!伊勢你贏了嗎?
 
  「沒,今天我們炎龍輸了
 
  「诶!?
 
  「湊海,明天你有空嗎?」劍城拍了拍我的肩膀問
 
        「嗯……我明天有空啊。」
 
  「那你明天放假到車站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噢,好。」
 
  接下來我跟兩人道別後就直接回家,獅子目 炎彥真強,不過明天劍城要帶我去哪呢
5
-
LV. 10
GP 106
10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7  狂風之翼的少女
 
  55日,星期天。
 
  今天是和劍城約好見面的日子。現在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四十五分。

  在作為集合地的車站前,我正在等劍城過來。
 
  「湊海,你到了啊。」
 
  「啊……是啊。」
 
  上午十一點五十分劍城 嵐到達
 
  「好了那我們走吧」
 
  劍城他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喂!!劍城這裡是……」從車站附近的公車站搭乘大約十分鍾的公車,然後走過大街到達目的地的店門前時,我對劍城提出這個問題。
   
  狂風之翼,這就是眼前這家店的名字。
  
  從外面看起來相當破舊,上面還爬滿了樹藤,只差牌子沒有掉下來而已。
  
  哈哈……劍城一定是搞錯了,沒錯我們一定是下錯站了。
  
  「劍城我們一定是走」
 
  說到這裏我沈默了,因為劍城毫不猶豫的打開門走進去。
 
  沒走錯
  
  「進來吧,湊海」
 
  走進去一看發現,店內有許多對戰桌,還有許多人坐在上面進行對戰。
 
  劍城走向櫃台。
 
  「唷,這不是有名的雷霆的抹消者」站在櫃台的黑髮店員露出爽朗的笑容。
 
  雷霆的抹消者是指劍城嗎?
 
  「那是以前的事了,對了,關於之前說的事」
 
  「那個啊」店員說完,從櫃子下面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交給劍城。
 
  那個是什麼東西?
 
  「湊海,你過來一下
 
  劍城在叫我怎麼了嗎?我走到劍城身邊,接著把手上的盒子給我,並且用手指著盒子好像叫我打開他一樣。
 
  我打開了盒子,發現裡面全是輝刃聖騎士的牌。
  
  「劍城這是?」
 
  「我們到旁邊去幫你強化牌組吧
 
  劍城你是爲了幫我強化牌組才帶我來的嗎?
 
  -十分鐘後-
 
  「這樣就完成了」我看著自己手中的牌組。
 
  「再來就是測試了,劍城」
  
  「咦?人呢?」我轉過頭看向劍城的座位,卻看不見他的人。
 
  「劍城他有事先回去了。」
  
  一道聲音傳來轉頭一看,發現是之前的黑髮店員。
 
  「劍城他回去了
 
  「他說有急事,不過你是要測牌嗎」他看著我手上的牌組說
 
  「嗯!不過好像沒人可以和我一起測」
 
  「我到是有個人選」黑髮店員說完,便走上二樓接著上面傳來一陣強烈的悲鳴後,過了大約一分鐘後他的頭上多出了一個包,還帶著一名少女走了下來
 
  「她是我表妹燈」黑髮店員指著一旁的少女說,那名少女將波浪般的頭發紮起馬尾。給人一種活潑的印象,配上似乎很柔軟的淡紅色雙唇和細長的睫毛。身高大約在160上下。
 
  「你就是集吧~」
  
  「是的……等等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子」
 
  「哥說的噢~小集~
 
  「是劍城說的」
  
  原來是劍城說的啊……話說小集是誰啊
 
  「來吧~對戰~對戰~
 
  「啊……是!」
 
  我和燈兩人在地上在對戰桌上以覆蓋的方式放上了先導者……
 
  「「stand up !Vanguard!!」」
 
  「榮耀守護者(G0/P4000/10000)!」
 
  我化身成身穿灰色鎧甲手持短劍的金髮少年
 
  「我是喬木龍‧新芽(G0/P4000/10000)喲~」
 
  那個是新神酒?  
    
  「我先攻喲~Draw~」
 
  「嗯~~用喬木龍‧若枝(G1/P7000/5000)Ride~」
 
  喬木龍‧新芽的身體發出了綠色的光芒,喬木龍長大成跟成年人一樣大的綠龍,手上的芽草也變成一根樹枝。
 
  「若枝的技能~當我的靈魂裡有新芽的話力量+1000~在來發動靈魂裡的新芽的效果~」燈說完便拿起牌組上的七張卡。
 
  「當若枝Ride在新芽上的時候可以搜索牌組上的七張卡,並且選擇一張『喬木龍‧樹』或『喬木龍‧聖樹』加到手牌中~有了把聖樹加手~」燈笑著把七張牌中的『喬木龍‧聖樹』加入手中,並且洗牌。
 
  「花冠龍(G1/P8000/5000),Call~
 
  「Turn end~」
 
  集:手牌5/靈魂0/傷害0
  
  燈:手牌6/靈魂1/傷害0
 
  「Draw!!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G1/P8000/5000)Ride
 
  我的身體發出了白光變成一位手持西洋劍的白髮男子。
 
  「榮耀守護者的技能發動!移動到後衛者界!我把他移到加雷斯後方。」
 
  「用榮耀守護者支援加雷斯,攻擊喬木龍‧若枝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P8000+4000=12000
 
  「No~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暴擊Triger!我把效果全給加雷斯!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Turn end。」
 
  集:手牌6/靈魂0/傷害0
  
  燈:手牌6/靈魂1/傷害2
  
  Draw~」
 
  「喬木龍‧樹(G2/P9000/5000)Ride~」
 
  喬木龍‧若枝的身體發出了耀眼的綠色的光芒,在光芒消失的時候喬木龍樣子變的跟三樓房屋一樣的大了。手上拿著的樹枝也變成了一根木棒。
 
  「樹的技能~當靈魂裡有若枝的時候力量+1000~」
 
  「在來發動靈魂裡若枝的技能~」燈邊說邊拿起自己的牌組「當這張卡被樹Ride上去的時候可以選擇場上的一張新神酒後衛並且Call一張相同的單位,我選擇花冠龍~」
 
  這是呼喚同伴的技能
 
  在喬木龍的左下方出現了另一張花冠龍。
 
  「虹之樹少女(G2/P9000/5000)Call~」
 
  在喬木龍左方出現了一位金色長髮左邊綁著單馬尾,身上穿著曝露的粉色超短和服、燈籠褲還有綠色過膝襪手上拿著一朵粉色大花朵的少女。超可愛的!!
 
  「花冠龍支援樹~攻擊小加雷斯~」
 
  喬木龍‧樹P10000+8000=18000
 
  「為什麼加個小!!」
 
  「因為這樣比較可愛嘛!!」
 
  「呃!我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呢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觸發!」
 
  「花冠龍支援虹之樹少女攻擊
 
  虹之樹少女P9000+8000=17000
 
  「No guard 」
 
  「當虹之樹少女攻擊擊中的時候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抽一張牌~然後回合結束了喔~」燈翻了兩個傷害後從牌組中抽一張牌。
 
  為什麼跟她打有一種好累的感覺,算了,好好加油吧!!
 
4
-
LV. 10
GP 110
11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8  蒼穹的友誼
 
  「STAND AND DRAW!!」我從牌組抽出一張牌
 
  「月光的軍師(G2/P7000/5000)Ride
 
  我的身體發出了白光變成身穿白色大衣,一頭亂髮臉上還帶著嚴重黑眼圈的少年
 
  「斬擊的騎士 杰(G2/P10000/5000)!Call
 
  「用榮耀守護者支援月光的軍師,攻擊喬木龍‧樹
 
  月光的軍師P7000+4000=11000
 
  「No~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
  
  是守護天使 緋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月光的軍師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 當這個單位的攻擊命中先導者時,選擇我場上一隻《 輝刃聖騎士》的後衛,這回合力量-2000,查看牌組上最多1枚卡片,找出最多1枚《 輝刃聖騎士》,呼叫至R區,並將餘下的卡片依喜歡的順序放到牌組下方」我翻了一個傷害後拿起牌組上的一張卡。
 
  「草原的獵人 加爾提斯(G1/6000/5000)!上級Call!!
 
  「哦~~」
 
  「用加爾提斯支援杰,攻擊虹之樹少女
 
  斬擊的騎士 杰P10000-2000+6000=14000
 
  「嗚~No guard 」
 
  「加爾提斯的技能,當這個單位進行支援的戰鬥中,攻擊命中時,丟棄一張牌,再抽一張牌。」
 
  「Turn end。」
 
  集:手牌6/靈魂1/傷害2
  
  燈:手牌7/靈魂2/傷害3
 
  「STAND AND DRAW~~~~
 
  尾音拉太長了
 
  「喬木龍‧聖樹(G3/P10000)Ride
 
  喬木龍‧樹的身體被綠色的光芒包覆著,當光芒消失的時候喬木龍變成一隻色彩鮮豔的龍,手上拿的魔仗上面開了許多粉紅色的花朵眼神一點敵意也沒有,只會讓人感到的滿滿慈愛
 
        「聖樹的技能~在靈魂裡面有喬木龍‧樹的時候力量+1000~」
 
  「接著發動樹的技能~當聖樹Ride在這張卡而我Soul有若枝的時候擇場上一張新神酒單位,並且從牌組裡Call出相同的單位~花冠龍上級Call~」
  
  「兩隻支撐世界的巨龜 亞克巴拉(G2/9000/5000)~Call」燈把手上的兩張牌放到場上
 
  燈的場上出現了兩隻喬木龍一樣大的陸龜,背上的殼還長著一片森林
 
  「花冠龍支援小龜攻擊
 
  「小龜是誰啊!!
 
  「就是亞克巴拉」燈用手輕輕低住臉頰
 
  「別取小名!!」
 
  小龜亞克巴拉P9000+8000=17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抽牌Triger!把力量給月光的軍師!抽牌!」
 
        「發動小龜的技能~當他的攻擊命中先導者時,選擇一枚《新神酒》,這個回合中,力量+3000~我選另一隻小龜」
 
  「花冠龍支援樹樹攻擊
 
  「樹樹又是誰啊!!
 
  「就是聖樹啊」燈再次用手輕輕低住臉頰
 
  也許我不該吐嘈的
 
  樹樹喬木龍‧聖樹P11000+8000=19000
 
  「No guard!!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沒有~
 
  「Second~暴擊Triger~暴擊給樹樹力量給小龜
 
  別吐嘈別吐嘈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First!沒有!Second!治癒Triger!力量給杰,回一點傷害」
 
  「花冠龍支援小龜~再次攻擊月光的軍師
 
  亞克巴拉P9000+8000+5000+3000=25000
 
  「No guard
 
  「嗚~Turn end~」
 
  集:手牌7/靈魂1/傷害4
  
  燈:手牌7/靈魂3/傷害3
 
  「STAND AND DRAW!!」
 
  好要上了!!
 
  「擁有王之智慧的龍啊!!請您救助苦難的騎士們!!降臨吧!!」
 
  「Ride!!救世龍  輝耀(G3/P10000)
 
  天空出現了一道柔和的光線,將月光的軍師包圍起來化成一隻全身發出純白光芒的龍從天空降了下來。
 
  「好漂亮噢」
 
  救世龍  輝耀的技能,擇1枚《輝刃聖騎士》後衛,放置到牌組最下方,這個回合中力量+3000,我把加爾提斯放回牌組。
  「疾風的利牙 艾爾(G3/P10000),荒野之槍 薩雷(G1/P7000/5000),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G1/P8000/5000)Call!!
  
  「超越極限吧!!LIMIT BREAK(極限突破)!!
 
  「翻三點傷害,給予場上所有的《輝刃聖騎士》『【永】【V/R】:在這回合中場上每有一隻《輝刃聖騎士》的單位離場的話,此單位力量+3000。』的能力。
  
  「王之睿智
 
  說完天空出現了一道光芒照到我的場上,場上的騎士都發出柔和的光芒
 
  「用加雷斯支援杰,攻擊喬木龍‧聖樹
 
  「LIMIT BREAK(極限突破)的效果,場上的《輝刃聖騎士》力量+3000
 
  斬擊的騎士 杰P10000+3000+8000+3000=24000
 
  「用舞蹈向日葵(G0/5000/5000)甜蜜蜂(G0/P5000/10000)防禦~」
 
  「用榮耀守護者支援救世龍  輝耀,攻擊喬木龍‧聖樹
 
  救世龍  輝耀P10000+3000+4000+3000=20000
 
  「用花雨少女完全防禦~」燈把作為代價的聖樹放到棄牌區
 
  完全防禦嗎不過我還有機會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沒有
 
  「榮耀守護者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當這個單位進行支援的戰鬥中,攻擊命中先導者時,翻一點傷害,查看牌組上最多3張卡片,把1張《輝刃聖騎士》,加入手中,並將餘下的卡片依喜歡的順序放到牌組下方。
 
  只要那張牌就有贏的機會
 
  第一張……自由的疾風 阿克利亞德
  
  第二張……守護天使 翼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第三張有了
 
  「我把蒼穹的友誼  雷昂加入手中。
 
  「那張牌難道是!!
 
  「當這個單位在Drive Check (驅動觸發)和抽牌階段以外的場合加入手牌時,對手有階級2以上的先導者的話,把手上一張牌《輝刃聖騎士》丟棄
 
  「誕身於蒼穹的騎士,將希望化為閃耀的魔彈!開闢未來的道路引導勝利吧!Ride!!蒼穹的友誼  雷昂(G3/10000)!
 
  救世龍  輝耀被強大的光芒包圍,化為一位手持黑白雙搶的黑髮男子
 
  「超越極限吧!!雷昂的LIMIT BREAK(極限突破)!!
 
  「將場上兩隻《輝刃聖騎士》後衛封鎖!!選擇場上最多兩枚的《輝刃聖騎士》,這個回合中獲得『【自】【V/R】:在此單位攻擊時,如果對手進行防禦的話,此單位力量+5000。』的能力。
 
  「加雷斯和杰封鎖!!賦予雷昂和艾爾能力,魔彈充能!!。
 
  「遭了~」燈冒冷汗的說。
 
  「用雷昂攻擊喬木龍‧聖樹」
  
  「No guard」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暴擊Triger!我把效果全給雷昂!Second……暴擊Triger我把效果全給雷昂!
 
  「诶!!
 
  雷昂舉起黑白雙搶扣下板機兩道巨大的光束粉碎了,槍彈栗子的身體擊中他身後的喬木龍‧聖樹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沒有!第三張是抽牌Triger
 
  我贏了……不是作夢我真的贏了
 
  「恭喜你了~小集」燈走過來
 
  這個綽號我就默認吧
 
  「那麼明天見了~~」說完便跑到樓上去了
 
  「噢」
 
  燈……真是個奇怪的女孩,不過明天見是什麼意思
 
  (次日)
 
  「好、大家早安」

  就這樣,做完和平時一樣的寒暄之後,我們的導師小珠(綽號)正打算打開出席簿時——突然停下了動作。
  「啊,對了。今天有件事通知大家」

  說著,以故弄玄虛的眼神環顧嘈雜起來的教室。
  「這個班級、有轉校生要來喲!」

  短短的暫停了一會之後,小珠老師說道。瞬間,從教室裏爆發出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的地震般的喊聲。

  嘛,這也難怪
  要說轉校生的話,是學校生活中的一大EVENT。
 
  「……嗯?」
 
  這麼說來昨天燈說的明天見,難不成是
 
  「那,進來吧——」
 
  是燈嗎?這是我的心裡冒出的第一個想法,因為眼前這名少女除了髮型和燈不一樣是雙馬尾外不管是身高還是長相都和燈一樣但是給人的感覺卻
 
  「撒、那麽請自我介紹一下吧」
 
  「嗯」少女以優美的動作點點頭,用手拿起粉筆。

  然後在黑板上,用優美的文字寫下了『一之宮 燈』這個名字。

  「我叫一之宮 燈」

  這到底是?
 
  待續……

  求喬木龍‧聖樹召喚詞
4
-
LV. 10
GP 116
12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9 保健室裡的戰鬥
  
  一隻巨大的黑龍出現在我的眼前。
 
  絕望吧
 
  接著我吐出漆黑的火焰。
 
-------------------------
 
  「嗚啊啊啊啊啊啊
 
  意識突然清醒。
 
  一張開眼睛就立刻坐起身子。
 
  是夢啊,真是個奇怪的夢。
 
  「
 
  突然感到一陣疼痛,頭痛,而且是很嚴重的頭痛,我用自己的手按住腦袋,就好像被什麼硬物擊中頭部一樣……。
 
  話說回來……這裡是哪裡啊?
 
  我看了下四周。
 
  「沒事吧?」
 
  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
 
  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眼前的是一個有著紫色長髮的少女,身穿吸水性高的白色汗衫和運動短褲,那不是學校的制服……是體育服。
 
  一之宮 燈
  
  在幾天前轉到我們班的轉學生,她的名子和長相都和之前和我對戰過的女生完全一樣,但是個性完全不同。
 
  「一之宮,這裡是?」
 
  「保健室」一之宮平靜地說道。
 
  嗯,確實。裝有藥品的櫥子以及兩張白色的床,還有這刺鼻的藥水味,這裡正是我們學校的保健室。不過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一之宮,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你被球拍咂到頭啊
 
  啊啊,原來如此。今天體育課是上網球然後我被一個天外飛來的球拍咂昏了。
 
  「不好意思,還麻煩妳把我檯過來。」
 
  「不,我才要謝謝你。」
 
  咦!?謝謝我,為什麼?
 
  「謝謝你被我的球拍咂到,讓我有理由翹課。」
 
  「原來那是你的球拍啊啊!!!」
 
  「不用擔心球拍沒壞,你不用賠」
 
  「你因該先擔心我啊!!!」
 
  我覺得我的頭又開始痛了
 
  「喂!!你們很吵誒。」
 
  一道不悅的聲音傳來,隨即隔壁的廉子被拉開來,一名綁黑色馬尾美少年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記得他是炎龍隊的……伊勢
 
  「咦?!你是之前的」他好像也注意到我了
 
  「真沒想到會在保健室遇到。
 
  「是啊,不過你為什麼會在這,你好像沒有受傷的樣子」
 
  「當然是翹課啊。」
 
  哈,預料之內的答案
 
  「不過保健室的仲本老師會同意嗎?」
 
  「你說仲本哥嗎?他說「我才不想和偽娘以外的男人共處一室,所以掰掰」就跑了。」
 
  「為什麼這人還能留在這裡當老師?」
 
  「先不說這個了,能來對戰一場嗎?」伊勢把牌組放在兩張床間的櫃子上說道
 
  「這個我把牌組放在教室,所以……」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伊勢嘆了一口氣
 
  「對戰可以讓我來嗎?」這時站在一旁的一之宮拿出牌組說
 
  「可以啊。」
 
  「「Stand UpVanguard!」」
 
  這時的我站在庫雷的荒野上,觀看兩位先導者的戰鬥。
 
  「貪婪之手(G0/P5000/10000)!」
 
  伊勢的場上出現了一位穿著黑色緊身衣配上白色領巾的銀髮男子,身邊還有好幾隻黑色的手。
 
  「神鷹 一拍子(G0/P5000/10000)!」
 
  一之宮的場上出現了一隻藍色的老鷹。
 
  神諭智庫和暗黑非正規軍!兩個都是要不斷充魂才能發揮實力的牌組
 
  「先攻由我!!Draw!
 
  「黃色伏特(G1/P7000/5000)Ride!!貪婪之手的技能!當這張卡被黑暗非正規軍Ride的時候可以移到R區!」
 
  貪婪之手的身上發出光芒,之後光芒變成了金色的雷電。在雷消失後出現了一位穿著黑衣的金髮男子,身上還在發電
 
  你是皮X丘嗎?
 
  「黃色伏特(G1/P7000/5000)Call
 
  「黃色伏特的技能!把這個單位Rest(橫置)Soul Charge(靈魂填充)
 
  伊勢橫置了先導者的黃色伏特,增加了一張靈魂。
 
  「再一次。」  
 
  又增加了一張靈魂。
 
  Turn End。」
 
  伊勢:手牌4/靈魂2/傷害0
  
  一之宮:手牌5/靈魂0/傷害0
 
  到一之宮的回合了
 
  「Draw!
 
  「神鷹 一拍子的技能!!當RIDE階段開始時,查看牌組最上方5張卡片,找出一張「上弦月的女神 月詠」並RIDE,剩下的卡片照喜歡的順序放置到牌組的最下方。
 
  一之宮翻開牌組最上方5張卡片,接著他把一張牌放到神鷹 一拍子上
 
  「上弦月的女神 月詠(G1/P7000/5000)Ride!!
 
  神鷹 一拍子的身體發出光芒,光芒消失後一位穿著和服的女孩站在場上
 
  「圓環魔法使(G1/P7000/5000)Call!!
 
  「圓環魔法使的技能!!這個單位登場於【VC】或【RC】時,先導者為《神諭智庫》的話,可察看牌組最上方的一張牌,看完後至於牌組最上方。
 
  一之宮看完牌組上的牌後,便放回牌組上。
 
  是什麼牌啊?
 
  圓環魔法使支援月詠攻擊!」
 
  上弦月的女神 月詠P7000+7000=14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Triger
 
  是戰鬥修女 巧克力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Turn End。」
  
  總覺得會變成很激烈的戰鬥,話說他們兩個的身後好像出現老鷹和皮X丘,因該是幻覺吧
 
  待續……
  
4
-
LV. 10
GP 124
13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10 滿月的女神
 
  神諭智庫和暗黑非正規軍兩個都是要靠靈魂的牌組,那接下會怎樣呢?
 
  「Draw!
 
  伊勢:手牌4/靈魂2/傷害1
  
  一之宮:手牌6/靈魂1/傷害0
 
  蒼藍塵埃(G2/P9000/5000)Ride!!
 
  在被光芒包圍後,黃色伏特變成了一位皮膚、頭髮、服裝全都是蒼藍色的男人。先生你應該去醫院一下吧。
 
  「知識醉人(G2/P8000/5000)!求愛魅魔(G1/P7000/5000)!Call!」
 
  在貪婪之手的前面出現了一位身穿皮毛大衣的狼人,紋章主宰身後則是一位有著紫色長髮的女子。
 
  「黃色伏特的技能!把這個單位Rest(橫置)Soul Charge(靈魂填充)
 
  伊勢他又增加靈魂了。
 
  求愛魅魔支援蒼藍塵埃攻擊!」
 
  蒼藍塵埃P9000+7000=16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Triger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治癒Triger!力量給月詠
 
  「蒼藍塵埃的技能Soul Charge(靈魂填充)一張。」
 
  又增加了,現在靈魂數是五張
 
  「接著求愛魅魔的技能,當這張卡支援黑暗非正規軍擊中了以Soul Charge(靈魂填充)一張卡。」
 
  六張
 
  「貪婪之手支援知識醉人攻擊。」
 
  知識醉人P8000+5000=13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抽牌Triger
 
  「接著知識醉人的技能,當這張卡攻擊命中先導者時選擇手中的一張牌Soul Charge(靈魂填充)後再抽一張。」
 
  七張了
 
  「Turn End。」
 
  伊勢:手牌2/靈魂7/傷害1
  
  一之宮:手牌6/靈魂1/傷害2
 
  「我的回合!STAND AND DRAW!!」
 
  「上弦月的女神 月詠的技能!!當RIDE階段開始時,查看牌組最上方5張卡片,找出一張「半月的女神 月詠」並RIDE,剩下的卡片照喜歡的順序放置到牌組的最下方。
 
  一之宮再次翻開牌組最上方5張卡片,接著她把一張牌放到先導者
 
  「半月的女神 月詠(G2/P9000/5000)Ride!!
 
  月詠的身體被藍色的光芒包圍後,變成腳下騎著神鷹 一拍子手持見的樣子
 
  「半月的女神 月詠的技能!!當這個單位登場時,如果靈魂中有「上弦月的女神 月詠」、「神鷹 一拍子」的話,Soul Charge(靈魂填充)兩張。
 
  這邊也Soul Charge(靈魂填充)了
 
  「沈默湯姆(G2/P8000/5000)!黑暗貓(G1/P7000/5000)!戰鬥修女 水果塔(G2/P10000/5000)!Call
 
  「黑暗貓的技能!!當這個單位登場時,先導者屬於《神諭智庫》的話,所有玩家可抽一張卡片。
 
  圓環魔法使支援月詠攻擊!」
 
  半月的女神 月詠P9000+7000=16000
 
  伊勢看了一下手上的兩張牌之後說了「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暴擊Triger」 
 
  「黑暗貓支援沈默湯姆攻擊!」
 
  沈默湯姆P8000+7000=15000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抽牌Triger
 
  「水果塔攻擊!」
 
  「No guard 」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Turn End。」
 
  伊勢:手牌4/靈魂7/傷害5
  
  一之宮:手牌7/靈魂4/傷害2
 
  「我的回合!STAND AND DRAW!!」伊勢看了下抽到的牌,微微向上揚
  
  「掌管死亡的王者,讓世界迎向毀滅吧!Ride!!無生命之王 死亡之錨(G3/P10000)!!
  
  大量的黑霧和黑色光芒覆蓋了紋章主宰,接著穿著一位紅褐色衣服的人從霧中飛出來,背上還有像十字架的東西。
 
  「無生命之王 死亡之錨的技能,如果靈魂裡有8枚以上的《暗黑非正規軍》的話,此單位力量+1000。
  
  「求愛魅魔退場,逢魔之刻的魔走機車(G1/P6000/5000)Call!!」
 
  在死亡之錨後方的求愛魅魔消失後,一台機車從遠方奔馳過來,不過他沒有駕駛者!還有一隻狼人
 
  「黃色伏特的技能!Soul Charge(靈魂填充)
 
  又增加靈魂了。
 
  「逢魔之刻的魔走機車的技能,當靈魂裡每有一張「逢魔之刻的魔走機車」時力量上升2000,目前有兩張。」
 
  「逢魔之刻的魔走機車支援死亡之錨攻擊!
 
  「無生命之王 死亡之錨的技能當此單位攻擊時,把傷害區的5枚正面的《暗黑非正規軍》Soul Charge(靈魂填充)。這回合中力量+10000/暴擊+1,但在回合結束時,要把牌組上方的5張牌放置於傷害區。
 
  把傷害區的牌充魂!!而且是一次充5張
 
  無生命之王 死亡之錨P11000+10000+6000+4000=31000
 
  「丟棄手上的食夢者,用戰鬥修女 巧克力進行完全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抽牌Triger!把力量給知識醉人!Second……暴擊Triger把力量給知識醉人!
 
  「貪婪之手支援知識醉人攻擊。」
 
  「No guard 」一之宮毫不考慮的說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沒有!」
 
   「接著知識醉人的技能,當這張卡攻擊命中先導者時選擇手中的一張牌Soul Charge(靈魂填充)後再抽一張。」
 
  「Turn End。」
  伊勢:手牌6/靈魂14/傷害5
  
  一之宮:手牌5/靈魂4/傷害4
  
  「半月的女神 月詠的技能!!當RIDE階段開始時,查看牌組最上方5張卡片,找出一張「滿月的女神 月」並RIDE,剩下的卡片照喜歡的順序放置到牌組的最下方。
 
  「滿月的女神 月詠(G3/P11000)Ride!!
 
  月詠的身體發出光芒背上長出一對藍色的翅膀。
 
  「滿月的女神 月詠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翻兩點傷害如果靈魂中有6枚以上的《神諭智庫》的話,抽兩枚卡片,並從手牌中選擇一枚置入靈魂中
 
  一之宮從牌組抽兩張牌,接著從手牌中選擇一張牌充魂
 
  「再一次。」
 
  一之宮又從牌組抽兩張牌,接著從手牌中選擇一張牌充魂
 
  「戰鬥修女 可可亞(G1/P6000/5000)!Call!」
  
  「戰鬥修女 可可亞的技能!!此單位登場時,若你場上的先導者為《神諭智庫》的話,可以看牌組最上方的一張牌,看完之後放置於牌組的最上方或是最下方。
 
  一之宮看完牌組上的牌後,便放回牌組上。
 
  「用圓環魔法使支援月詠攻擊!」
 
  滿月的女神 月詠P11000+7000=18000
 
  「用惡夢之國的三月兔完全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暴擊Triger!把效果給沈默湯姆!Second……沒有
 
  「用可可亞支援水果塔攻擊
 
  伊勢看了下手牌,嘆了一口氣說了「No guard
 
  第六點傷害,是伊勢輸了
 
  接著伊勢收拾完牌組後就走了,之後一之宮也說快下課了就走回去操場,保健室只剩下我一個人就好好睡覺吧
 
  「拜託你不要突然跑出來!
 
  在離保健室不遠的走廊一之宮這麼說著
 
  「有什麼關係嘛!
 
  「要是被發現的話就
 
  「不會的啦~~
 
  「小燈~~
 
         待續…… 
4
-
LV. 10
GP 131
14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 11 街頭Vanguard大賽
  
  星期天
 
  萬里無雲,艷陽高照
 
  我一個人在車站前,正在等劍城過來,至於為什麼我會在這邊等他呢?事情要從昨天開始說起

  (昨天)
 
  「街頭Vanguard大賽
 
  「嗯」劍城一邊點頭一邊把炸蝦送入嘴裡
 
  「那是什麼啊?」
 
  「類似街頭籃球的東西,總之明天到車站等我就是了。」
 
  (回到現在)
 
  可是為什麼劍城到現在都還沒來呢?
 
  「湊海
 
  劍城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咦!他好像還拖著一個人黑色短髮,金色大鈴鐺還有黑立領學生制服······這不是土御門嗎?為什麼看起來好像有點破破爛爛的樣子
 
  「呃!劍城」
 
  「幹嘛」
 
  「你拖著的那個是?」
 
  「土御門」劍城一臉平靜的回答
 
  「所以說為什麼你會拖著土御門出現啊!!」我忍不住大吼
 
  劍城先是低頭沉思了一下後說「因為他不打算來參加比賽,所以我就使出我家的祕傳奧義強制睡眠,再把他帶過來。」
 
  「你只是把他打昏而已!!再說這是綁架吧!!」
 
  「這才不是綁架,我只是把睡著的他帶過來而已」
 
  「這就是綁架!!」
 
  「······」
  
  「······」
 
  「算了,我們現在要去哪?」我按著自己的頭說
 
  「去中央公園」劍城說完便拖著土御門往中央公園前進,本來是要這樣的,但在我的勸告之下變成背著土御門過去了
 
  中央公園是個十分廣大的地方,是我們這裡著名的休閒場所,我們到達中央公園之後劍城就立刻衝去報名處,不過來圍觀的人還真多啊明明不是正式比賽
 
  「好,報名成功你們是第11隊喔!集還有嵐」負責處理報名表的黑髮男子對劍城說
 
  「喔······好咦?!」這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我避開人群往報名處的方向看去
 
  「你不是那個狂風之翼的店長嗎
 
  「嗯!沒錯啊」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因為這是商店街舉辦的比賽,所以我就來幫忙了」黑髮男子不······店長摸了摸頭說
 
  「也有我們認識的人來喔,你看」劍城走到我的身邊說
 
  也有我們認識的人是誰啊,我朝看劍城的方向看去發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一個是綁黑色馬尾的武士少年另一個則是穿著黑色的中山服的男子,是伊勢和番長!!
 
  「那不是炎龍隊嗎?」
 
  「是啊!很有挑戰性」
 
  對你來說有,但對我來說是會死的很慘的
 
  「對了,這個拿去」劍城把一樣東西塞到我的手上,這是卡包
 
  「這是?」
 
  「好像是報名就有的東西」
 
  「是嗎」拆開來看看吧,我卡包取出裡面的卡
 
  陽炎······尖刺兄弟······神諭智庫······啊,有了輝刃聖騎士
 
  我看這手上的卡片一條拿著巨大斧頭的黑龍
 
  「悲卻之龍 回憶」
 
  這是他的名子
 
  「湊海走了」劍城裡我不遠的地方叫我
 
  「喔!好」
 
  「那麼街頭Vanguard大賽將要開始!」
 
  「那麼來解說這次比賽的規則!」主持人拿著麥克風準備解釋這次規則。
 
  「比賽是以這邊的卡片來決定的!」主持人說完手上出現了四張大卡片「這些卡片事規則!有『一回合重置三張』、『二開始八結尾』、『一般規則』和『雙人戰鬥』!每一場要開始的時候我就會隨機抽一張牌,來決定這場的規則!」
 
  這麼多規則啊
 
  「另外這場比賽的優勝者五千元禮卷還可以拿到一張稀有卡喔!第二名是卡盒第三名則是一年份的米」
 
  不過街頭Vanguard大賽要好好加油了
 
  待續……
4
-
LV. 11
GP 140
15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12 滿口尖牙 嘴角流血(?)

  「那街頭VG大賽!!第一回合的對戰組合是...」
 
  主持人把手伸入不知道從那變出來的籤筒,從裡面抽出兩支籤

  「好!!第一回合的對戰組合是...」

  感覺超緊張的...到底會是誰...

  不過不管誰都好就是不要抽到我們,哈?!問我為什麼我們這裡可是有一個都打昏後在綁過來的受員欸,這樣怎麼打3對3

  「第一回合由布丁對上豆沙包!!」
  .......

  等等.......這是什麼?這種聽起來像是西式甜點對上中式甜點的組合是怎麼回事,布丁跟豆沙包,難道要決一死戰嗎?

  「我比較喜歡布丁」在一旁的劍城開口說

  「沒人問你喜歡什麼!!話說回來你怎麼那麼淡定啊?!」

  「抱歉!我拿錯籤桶了...」

  原來是拿錯了...但那到底是比什麼的籤桶?

  「好了!!第一回合的由6號隊 VS 13號隊」主持人看著重新抽出的籤說,當然籤筒換過了。

  太好了...不是我們的隊伍...

  「第一回合的規則是...」主持人不知道從哪變出四張大卡片,接著抽出裡面的一張卡

  「這次是一般規則!!」

  這次是一般規則,這樣的話就算不上什麼特殊規則吧。

  「Stand up!! Vanguard!!」

  這場街頭大賽 使用了立體影像裝置,所以單位和站場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老實說超逼真的。

  這次的場地是有著許多摩天大樓的夜間都市,都市中的霓虹燈不斷閃爍,感覺十分熱鬧的樣子。

  「戰鬥起義者!」
 
  語落一台紅色的小型機器人出現在場上,操縱者是一個滿身肌肉的大叔,感覺上有些噁心。

  另一邊也翻開了他的先導者,是一個騎著小紅龍的白髮少年,不過操縱者是誰啊?到現在連一句話都不說,我好奇的看相那一方......

  下一瞬間我說不出話來...是布偶裝。

  沒錯!就是那種會再遊樂園發氣球給小孩的布偶裝,對方穿的是一個兔子造型的布偶裝。

  嗯,兔子造型的布偶是很可愛沒錯,不過為什麼他是滿口尖牙嘴角流血的樣子,這隻兔子的主食該不會是人類吧!

  不過這隻兔子超強的!對方的攻擊他都輕鬆的擋下來了,還讓對方使用不少手牌防禦,不過到頭來他還是一句話也沒說。

  現在又輪到兔子的回合了,他call了一隻紅河龍騎兵他先導者的後方,接著他翻三點傷害發動先導者的龍之凱薩.朱紅的Limit Break力量上升兩千。

  他用火花小子龍騎兵支援魔龍戰鬼 卡爾拉,攻擊先導者的青龍。

  「用獸神朱雀防禦!」

  防下來了,但接下來是朱紅的攻擊,因為用了Limit Break所以是一次轟前列的超兇殘攻擊!!

  「手牌不夠也不能截擊......不防禦!」

  大叔現在的傷害是五點,他要賭治療觸發嗎?

  朱紅舉起手上的灣刀揮下,接著數道雷霆劃破天空撕裂了三隻獸神的身體。

  布偶裝沒有翻出任何觸發,不過大叔也沒發出治療觸發所以輸了。

  「勝利者!"沉默的白兔"」

  「那麼...第二場的選手請上台」

  大叔那邊派出了...又是一個肌肉大叔!你這隊不會都是肌肉男吧!如果真是這樣就太可怕了!

  布偶裝那隊不會又派出那種獵奇布偶裝吧?如果真的派出那種布偶裝的我今天一定會做惡夢的,我抱著可能看到可怕布偶的決心看向台上。

  「------」

  下一瞬間我說不出任何話,來是個女孩子,布偶裝這邊派出一個留著美麗的銀色長髮的女孩子,長的十分可愛,但我不是因為這點才沉默的。

  我沉默的原因是因為我認識她,但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先把這個問題放在一旁看向場上,現在想也想不出什麼先專心看比賽吧。

  待續……
 
3
-
LV. 11
GP 148
16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13 輝刃的戰乙女們
  
  「stand up!! Vanguard!!」
  
  「stand up!! Vanguard!!」
  
  「我的先導者是未成熟的戰乙女 奇雅(G0/P5000/10000)。」
  
  「我的是機器訓練師(G0/P5000/10000)!!」
  
  是尖刺兄弟啊!!我記得他是叫夥伴出來攻擊的勢力。
  
  「化學經理(G0/P5000/10000)Ride!!化學經理的技能Soul Charge(靈魂填充)!!」
  
  肌肉大叔把牌組最上層的卡放到化學經理下面
  
  「機器訓練師移動!!」
  
  「Turn End」
  
  肌肉大叔:手牌5/靈魂1/傷害0
  
  少女:手牌5/靈魂0/傷害0
 
  「劍的戰乙女 奇雅(G1/P7000/5000)Ride!!」
 
  少女場上的白髮蘿莉變成一位手持長劍的少女
 
  「奇雅的技能!!當「劍的戰乙女 奇雅」RIDE時,看牌組上方的7張卡,找出1枚「蒼天的戰乙女 奇雅」或「神翼的戰乙女 奇雅」,給對手看過後,加入手牌中,並洗牌。」
 
  少女拿起來牌組最上方的七張卡確認然後從中拿出一張卡「我把「神翼的戰乙女 奇雅」加入手中。」
 
  「劍的戰乙女 奇雅的技能!!靈魂中有「未成熟的戰乙女 奇雅」的話,力量加1000。」
 
  劍的戰乙女 奇雅P7000+1000=8000
 
  「用奇雅攻擊化學經理。」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觸發)!!沒有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切!暴擊Triger
 
  「Turn End」
 
  肌肉大叔:手牌5/靈魂1/傷害1
  
  少女:手牌6/靈魂1/傷害0
 
----------------------------------------------------------------------------------------
  
  「喂!湊海」
 
  「哇!!!」
 
  「怎麼了?」
 
  劍城突然叫了我一聲害我嚇了一跳
 
  「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怎麼了嗎?」我問
 
  「那是輝刃聖騎士的升級軸吧?
 
  「嗯!好像是戰乙女系列的
 
  戰乙女系列和皇家聖騎士的寶石騎士一樣是指定名子的牌組。
 
  「不過那女的好很厲害的樣子」嘴裡咬著一隻熱狗的番長出現又嚇到我了。
 
  「炎龍啊」劍城用銳利的眼神瞪著番長
 
  「喔~鳴神的雷帝啊
 
  鳴神?!劍城用的不是群雲嗎?
 
  「雷帝是過去的事了……比賽似乎有進展了」劍城說完看向台上
 
----------------------------------------------------------------------------------------
 
  再我們對話的時候戰鬥已經有了大幅度的進展,雙方的傷害都到了四點,現在輪到肌肉大叔的回合了。
 
  「STAND AND DRAW!!」
 
  「魔王 杜德里皇帝(G3/P10000)Ride!!!!」
 
  一台巨大的機器人,手上拿著紅色的橄欖球出現在場上。
 
  肌肉大叔:手牌3/靈魂5/傷害4
  
  少女:手牌4/靈魂4/傷害4
 
  「用破壞王・極限攻擊奇雅!!」
 
  「破壞王・極限的Soul Blast靈魂爆發)!!力量上升5000」
 
  奇雅被破壞王撞飛後倒在地上。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治癒Triger!力量給奇雅,回復一點傷害」
 
  「破壞王・極限回到牌組,另一隻破壞王・極限攻擊」
 
  「Soul Blast靈魂爆發)!!破壞王・極限的力量上升5000」
  
  才剛爬起來的奇雅又被撞飛一次。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破壞王・極限回到牌組,接著用指揮官 蓋利・加農支援魔王 杜德里皇帝攻擊!!
 
  四點也就是說要來了
 
  「魔王 杜德里皇帝的LIMIT BREAK(極限突破)!!翻兩點傷在從充手中兩魂從牌組呼叫兩位尖刺兄弟的單位
  
  「兩隻破壞王‧極限SP Call!!」
 
  兩隻肌肉…………不不對是破壞王‧極限再次回到場上
 
  魔王 杜德里皇帝P10000+6000=17000
 
  「用希望之戰乙女 愛麗完全防禦!!」
 
  完全防禦!!我還沒有那種卡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抽牌Triger!力量給右邊的破壞王‧極限」
 
  「用奇蹟小子支援破壞王‧極限攻擊!!Soul Blast靈魂爆發)!!」
 
  破壞王‧極限P11000+8000+5000=24000
 
  力量24000!!
 
  「用決意之炎(G0/P5000/10000)防禦!!」
 
  蒼天的戰乙女 奇雅P10000+5000+10000=25000
 
  「用另一隻奇蹟小子支援另一隻破壞王‧極限攻擊!!Soul Blast靈魂爆發)!!」
 
  破壞王‧極限P11000+8000+5000+5000=29000
 
  這邊是29000比剛剛的破壞王‧極限還要高
 
  「用幸運工匠(G0/P5000/10000)防禦!在用斬擊的騎士 杰來截擊!」
 
  「Turn End」
 
  竟然防住了
 
  肌肉大叔:手牌4/靈魂3/傷害4
  
  少女:手牌2/靈魂2/傷害5
 
  「STAND AND DRAW!!」
 
  「湛藍的羽翼迎接光芒的到來,以手中的刀刃劃破黑按照亮光明吧!!Ride!!神翼的戰乙女 奇雅」
 
  擁有三對羽翼女武神出現在戰場上
 
  「神翼的戰乙女 奇雅的技能!!靈魂中有「蒼天的戰乙女 奇雅」的話,力量+1000。」
  「用光輝的戰乙女 米拉支援奇雅攻擊魔王 杜德里皇帝。」
 
  「光輝的戰乙女 米拉的技能!當我的傷害再三點以上時,對《輝刃聖騎士》的先導者進行支援的話,力量加4000。」
 
  不Call嗎!!
 
  「奇雅的LIMIT BREAK(極限突破)!!當此單位對先導者進行攻擊時,翻兩點傷在拔一魂從牌組呼叫兩位二階以下名子帶有戰乙女的單位,用這個技能叫出來的單位獲得『【自】【R】:[CB(1)] 當此單位進行攻擊時,如果你的先導者有戰乙女的話,可支付花費。支付後,該戰鬥中此單位力量+3000爆擊+1。』
 
  「兩隻雙槍的戰乙女 亞里沙SP Call!!
 
  兩位手持雙槍的金髮雙馬尾少女出現在場上
 
  原來是爲了SP Call啊
 
  「還有奇雅的攻擊
 
  神翼的戰乙女 奇雅P11000+10000=21000
 
  「用啦啦隊女孩 緹亞拉(G0/P5000/10000)和爽朗的林克斯(G0/P5000/5000)防禦!!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爆擊Triger!」
 
  「不會吧。」
 
  「效果全給奇雅!」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沒有……」
 
  奇雅一邊綻放著光芒,一邊解放出雙腳的力量。
  光芒四射的同時,奇雅的身影突然消失了,杜德里皇帝的身體被開了個大洞。
  奇雅以肉眼看不到的超高速貫穿了杜德里皇帝的身體。
----------------------------------------------------------------------------------------
 
  對戰結束後,我趁少女下台時衝了上去抓著她的手跑到一旁的巷子裡。
  「……」
 
  我轉身面對他。
  「好了,可以回答我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吧!」
 
    「……」
 
  「灰!
 
  待續……
 
3
-
LV. 12
GP 152
17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14 妹妹X歸還X升級對升級
  
  搞錯性別這種事並不是不可能發生,不過這種事往往過了一陣子之後就會發現了,不過我家的老爸多過了整整14年都沒有發現,自己最小的孩子是個女生。
  
  「灰妳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還是女裝。」
  
  「我不能穿女裝嗎?而且我本來就是女的
 
  沒錯!這傢伙星嵐學院「最想與他交往的男子排行榜」中排名第1位的湊海 灰其實是女的,這件事如果讓學校的人知道的話,一定會引起暴動的。
 
  「這……」
 
  我沒辦法反駁,因為這是事實。
 
  「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灰說完便走出巷子了。
 
  我也回去吧。
 
  就在我走出巷子的時候,突然有人衝出來撞到我的身上。
 
  「啊!!」
 
  什麼啊!我站穩腳步不讓自己跌倒,同時看了撞到我的人,只見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女生跌坐在地上。
 
  「妳是一之宮!!」
 
  「啊!!湊海!!」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怎麼又問這句話?
 
  「只是來打工的。」一之宮平靜地說道。
 
  「是嗎。」
 
  「那你是來參加比賽的嗎?」
 
  「是啊」
 
  ?!
  
  突然間一之宮把臉湊到我的眼前來
 
  等……等等妳要幹嘛啊!!別突然靠的那麼近啊!!
 
  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傳入的鼻腔裡,害我忍不住心跳加速!!
 
  「東西就還你吧。」
 
  咦?!  
 
  「掰掰~~」
 
  說完便離開了,只剩我一個人呆站在原地。
 
  …………………………
 
  「啊!!要快點回去才行」
 
----------------------------------------------------------------------------------------
 
  「遭了!!現在輪到哪一隊了」
 
  「輪到你們這隊了」
 
  不知何時出現在這的伊勢說
 
  「不過那傢伙已經上場了
 
  番長看了台上說,我則是延著他的視線看上去。
 
  現在站在台上的是劍城!!
 
  要開始了!!
 
----------------------------------------------------------------------------------------
 
  「「stand up !Vanguard!!」」
 
  忍龍 禍津之風!」
 
  劍城的先導者是一隻圍著紅色圍巾的紫色小龍,不果我覺得他比較像兔子。
 
  「幼生獸 祖伊魯!」
 
  對方的是一隻紅色的小怪獸。
 
  那是次元警察的升級軸。
 
  「升級對上升級啊!升級失敗的那方會比較不利」在一旁的伊勢道
 
  「Draw!!
 
  由劍城先攻啊
 
  寂靜忍鬼 静寂丸Ride!」
 
  一位身上畫著奇怪紋路的白髮男子出現在場上。
  
  …………
 
  一上來就升級失敗啊!!
 
  「運氣不好啊!
 
  番長一邊吃著爆米花一邊說。
 
  你爆米花是哪來的啊!!
 
  「禍津之風移動到後衛者界!」
  
  「Turn End!」
 
  劍城:手牌5/靈魂0/傷害0
  
  對手1:手牌5/靈魂0/傷害0
 
  「換我了!Draw!!」
 
  「升級失敗還一副冷靜的樣子,看我把你打垮!!毀滅之瞳 祖伊魯Ride!」
 
  對手場上的小怪獸突然成長到一棟高樓的大小。
 
  我說你啊!!才等級一就那麼大隻,接下來會變成怎樣。
 
  「當毀滅之瞳 祖伊魯Ride時可以搜索牌組上的七張卡,並且選擇一張『銀河超獸 祖伊魯』或『噬星者 祖伊魯』加到手牌中,本大爺把『銀河超獸 祖伊魯』加入手中」對手把『銀河超獸 祖伊魯加入手中,後開始洗牌。
 
  「當靈魂裡有「幼生獸 祖伊魯」時力量+1000!」
 
  「卡倫機器人 荻希Call!」
 
  一隻紫色的機器人出現在祖伊魯的右方。
 
  荻希攻擊静寂丸
 
  卡倫機器人 荻希8000 VS 寂靜忍鬼 静寂丸8000
 
  荻希奮力一躍到静寂丸的面前砍了一刀,鮮血從胸口的刀傷上流出。
 
  「哼用祖伊魯攻擊静寂丸
 
  「No guard 」
 
  毀滅之瞳 祖伊魯8000 VS 寂靜忍鬼 静寂丸8000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沒有」
 
  祖伊魯從臉上射出強大的光線,打到静寂丸的身上引起了爆炸和一陣黑煙。
 
  「Turn End!」
 
  劍城:手牌5/靈魂0/傷害2
  
  對手1:手牌6/靈魂1/傷害0
 
  「STAND AND DRAW!!」
 
  忍龍 禍津疾風Ride
 
  「兩隻忍龍 忠誠新星Call!」
 
  一陣暴風把煙霧吹散後,三隻忍龍出現在戰場上,其中一隻穿著盔甲圍紫色圍巾的忍龍盯著場上的祖伊魯,另外兩隻圍著紅圍巾的忍龍則是忠心耿耿的待在一旁。
 
  「用忠誠新星攻擊荻希
 
  「忠誠新星的技能!力量增加2000
 
  忍龍 忠誠新星12000 VS  卡倫機器人 希8000
 
  忠誠新星跳到空中轉了一圈,無數的兵器從天而降貫穿荻希的身體。
 
  「禍津疾風攻擊祖伊魯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GET!抽牌Triger!力量給另一隻忠誠新星。
 
  忍龍 禍津疾風9000 VS  毀滅之瞳 祖伊魯8000 
 
  禍津疾風的身影從場上消失,下一瞬間祖伊魯的身上發生了大爆炸,禍津疾風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用禍津之風支援忠誠新星攻擊祖伊魯
 
  技能力量增加2000
 
  忍龍 忠誠新星21000 VS  毀滅之瞳 祖伊魯8000
 
  無數的兵器刺到祖伊魯身上
 
  「Turn End!」
 
  二比二嗎?
 
  不過一開始就升級失敗真的讓人有點擔心
 
  不過劍城是不會輸的
 
  待續……
 

改了下對戰的寫法請各位看看吧
4
-
LV. 12
GP 160
18 樓 joe0809 joe0809
GP4 BP-
  Turn15 隱密之龍與稱霸銀河的魔獸
 
  劍城:手牌5/靈魂1/傷害2
  
  對手1:手牌6/靈魂1/傷害2
 
  「STAND AND DRAW!!」
 
  「哼!噬星者 祖伊魯Ride!
 
  祖伊魯的身體發出黑光後,身上多出了一套鎧甲上面還有許多飛彈,我說你啊變成高科技怪獸了
 
  「兩隻突擊怪獸 鋼洛克和超能灰Call!」
 
  兩隻巨大的烏龜怪獸從地底冒了出來,接著有一隻長相怪異的外星人從鋼洛克的頭上跳了下來。
 
  「當靈魂裡有「毀滅之瞳 祖伊魯」時力量+1000!」
 
  「毀滅之瞳 祖伊魯的技能!當噬星者 祖伊魯Ride時,靈魂中有「幼生獸 祖伊魯」的話,選擇對手的1枚先導者,這個回合中,力量-3000。
 
  禍津疾風的身體發出詭異的光芒,就像是被無形的重物壓到了一樣整個人跪倒在地上去。
 
  忍龍 禍津疾風6000
 
  這個技能和阿克利亞德的好像!!
 
  「鋼洛克攻擊禍津疾風
 
  「鋼洛克的技能!對手的力量在8000以下時,力量+3000。
 
  突擊怪獸 鋼洛克11000 VS 忍龍 禍津疾風6000
 
  鋼洛克用極快的速度撞向禍津疾風,你不是烏龜嗎?
 
  「超能灰支援祖伊魯攻擊禍津疾風
 
  「超能灰的技能!對先導者進行支援時,對手力量在8000以下時,力量+4000。
 
  「No guard 」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哈哈!」
 
  「爆擊Triger!爆擊給祖伊魯力量給另一隻鋼洛克
 
  噬星者 祖伊魯20000 VS 忍龍 禍津疾風6000
 
  祖伊魯張開雙臂,許多的導彈從身上飛出打到禍津疾風引發了許多爆炸,你是雅布爾的飛彈超獸嗎?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一判、二判!治癒Triger!力量給禍津疾風,回復一點傷害。」
 
  忍龍 禍津疾風11000
 
  力量變成6000真是個硬傷。
 
  「另一隻鋼洛克攻擊禍津疾風
 
  「忍妖 妖怪燈防禦
 
  突擊怪獸 鋼洛克13000 VS 忍龍 禍津疾風16000
 
  行動快速的烏龜再次撞向禍津疾風,突然一個帶有鬼火的燈籠出現在鋼洛克的腳邊,鋼洛克被火燙到腳後一個重心不穩滾到了懸岸下,因為龜殼朝下所以翻不過來。
 
  果真是烏龜。
 
  「切Turn End
 
  劍城:手牌4/靈魂1/傷害4
  
  對手1:手牌4/靈魂1/傷害2
  
  「旋風的忍道,劃破真實之闇!」
 
  「Ride!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
 
  禍津疾風的身體浮到了半空中,漆黑的風不斷的包圍他形成一個巨大的龍捲風,不久暴風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撕裂,一頭手持風魔手裏劍的白髮忍龍出現在場上。
 
  「忠誠新星攻擊鋼洛克
 
  劍城不Call嗎?
 
  「用噬星者 祖伊魯防禦
 
  忍龍 忠誠新星12000 VS 突擊怪獸 鋼洛克13000 
 
  忠誠新星丟出許多兵器卻被突然出現的噬星者 祖伊魯擋了下來
 
  「禍津風暴攻擊祖伊魯
 
  「No guard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沒有!Second……爆擊Triger!爆擊給禍津風暴力量給另一隻忠誠新星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11000 VS 噬星者 祖伊魯10000
 
  禍津風暴衝到祖伊魯的身旁用手裏劍劃出了一道大大血痕。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一判,爆擊Triger!力量給鋼洛克!二判,沒有
  
  「用禍津之風支援忠誠新星攻擊鋼洛克
 
  「No guard
 
  忍龍 忠誠新星21000 VS 突擊怪獸 鋼洛克13000
  
  「Turn End
 
  劍城:手牌6/靈魂2/傷害4
  
  對手1:手牌3/靈魂2/傷害4
 
  四比四……
 
  「到本大爺了!!」
  
  「STAND AND DRAW!!」
 
  「哈哈哈!!來了!來了!」
 
  「就用這傢伙打敗你!黑暗的正義,稱霸銀河的魔獸在此降臨吧!Ride!銀河超獸 祖伊魯!」
 
  祖伊魯的身體開始出現裂縫,這些裂縫開始擴大不久一對巨大的翼從背後的裂縫生出,手臂多了兩隻,還有一顆頭從肩膀的裂縫跑了出來。
 
  「榮譽指揮官、正義鈷藍、銀河超獸 祖伊魯Call!!」
    
  「噬星者 祖伊魯的技能!當銀河超獸 祖伊魯Ride時,靈魂中有「毀滅之瞳 祖伊魯」的話,選擇對手的1枚先導者,這個回合中,力量-3000。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8000
  
  力量又被降低了。
 
  「再來是LIMIT BREAK(極限突破)!!禍津風暴的力量,會隨著我場上的《次元警察》後衛數量下降,每有一隻-1000
 
  不會吧!這樣禍津風暴的力量就只剩下3000了。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3000
 
  「用超能灰支援祖伊魯攻擊禍津風暴
 
  「用忍獸 貓惡魔和忍妖 雪姬防禦
 
  銀河超獸 祖伊魯21000 VS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23000
 
  這樣子要一張。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一判,沒有!二判,重置Triger!力量給祖伊魯鋼洛克重置
 
  祖伊魯張開雙臂許多光束從他的身上射出,重重的打到禍津風暴身上。
 
  傷害有五點了。
  
  「接下來榮譽指揮官的技能!把四個《次元警察》後衛橫置,讓祖伊魯重置
 
  不會吧!!還有這樣子的!!
 
  「用祖伊魯攻擊禍津風暴
  
  「狐使者 飯綱和忍妖 雪姬防禦
 
  銀河超獸 祖伊魯16000 VS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23000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一判,爆擊Triger!效果全給鋼洛克!二判,沒有」 
 
  祖伊魯再次發射光束,就在這時被雪姬和飯綱擋了下來。
 
  「鋼洛克攻擊禍津風暴
 
  「忍獸 月際防禦和兩隻忠誠新星截擊
  
  突擊怪獸 鋼洛克18000 VS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 23000
 
  「Turn End!下回合你就完了!
 
  總算撐過去了。
 
  劍城:手牌1/靈魂2/傷害5
  
  對手1:手牌4/靈魂3/傷害4
 
  「STAND AND DRAW!!」 
 
  「LIMIT BREAK(極限突破)!!禍津風暴的力量+3000,再從牌組裡找出最多2枚「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SP Call!!
 
  禍津風暴快速地結印,兩道黑影從異空間跑了出來。
 
  忍法‧流星分身(Meteor shower)!!

  「再一次LIMIT BREAK(極限突破)!!禍津風暴的力量+3000!!
 
  咦?!不用叫禍津風暴嗎?
 
  …………
 
  對了!禍津風暴的LIMIT BREAK(極限突破)是從牌組裡找出最多2枚「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也就是說可以是零張。
    
  「禍津之風退場。」
  
  「寂靜忍鬼 静寂丸和忍獸 兆鼠Call!!」
 
  那隻老鼠我記的……
 
  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忍獸 兆鼠SP Call!!」
 
  好厲害!只用兩張手牌就滿場了。
 
  「静寂丸支援禍津風暴攻擊祖伊魯!!」劍城用先導者的禍津風暴攻擊。
 
  「用鑽石王牌完全防禦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25000 VS 銀河超獸 祖伊魯 完全防禦
 
  禍津風暴丟出手上的手裏劍卻被一個紅色機器人接了下來。
 
  「ツインドライブ(雙重判定)First ……爆擊Triger!效果全給左邊的禍津風暴Second……爆擊Triger!效果全給右邊的禍津風暴
 
  劍城贏了……他手上有兩張盾值一萬的單位,但是因為剛才的Triger兩路的禍津風暴力量是15000再加上兆鼠的支援就有21000就算用鋼洛克截擊也 ……
 
  「兆鼠支援禍津風暴攻擊祖伊魯!!」
 
  隱密魔龍 禍津風暴21000 VS 銀河超獸 祖伊魯11000
  
  「可惡!!這裡就……
 
  「No guard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都沒有……」
 
  劍城贏了,接下來換我了。
 
  劍城什麼也沒說只是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想這是他為我加油的方式。
 
  我從口袋拿出牌組……咦!這是?
 
  在我的卡盒上有一張卡片,我沒看過這張卡至少我知道這張卡不是我的。
 
  我看了上面的字……「勝利的誓約 阿馬爾」
 
  我把他放到牌組裡,我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的理由……  
 
  只是這張卡有種熟悉的感覺。  
 
  待續……
4
-
LV. 8
GP 16
19 樓 j-is-fool gxz001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大大!你似乎搞錯某單位的效果了!
 
榮譽指揮官
【自】【RC】:[選擇4枚你的《次元警察》的後衛進入休息(橫向)] 當你的《次元警察》的先導者的攻擊[命中]時,可支付花費。支付後選擇一枚你的先導者恢復待命。(直向)
 
要攻擊[命中]啊!
1
-
LV. 12
GP 165
20 樓 joe0809 joe0809
GP3 BP-
  TURN 16 黃金的解放者與輝刃的戰士們
 
  接下來就輪到我比賽了。
 
  對手是一個淡黃色頭髮的男生眼睛是淡紫色的,他揉了揉太陽穴把起始先導設定好。
 
  不知道能不能贏……不過只能全力以赴了。
 
  「stand up !My Vanguard!!」
 
  stand up !Vanguard!!」
 
  !
 
  用My真特別!
 
  「榮耀守護者!」
 
  我的先導者是身穿灰色鎧甲的金髮少年,他站在……?!
 
  是、是瀑布這次的戰場竟然有瀑布,連小河都有了還有在小河上漂流的海獺兵!!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尋找嶄新的未來吧!溫加爾‧解放者!」
  
  一隻身穿黃金盔甲的小狗出現在場上,話說他的主人也太有錢了吧。
 
  「有我先攻!」
 
  那個男生抽出一張牌。
 
  「未來的解放者 流Ride!」
 
  溫加爾跳到後方,原本站的地方出現一位身穿金色盔甲的金髮少年。
 
  不愧是黃金聖騎士,全身上下都是金閃閃的!
 
  「我的回合結束了!」
 
  集:手牌5/靈魂0/傷害0
  
  男生:手牌5/靈魂0/傷害0
 
  「到我了!」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Ride
 
  榮耀守護者的身體發出了白光變成一位手持西洋劍的白髮男子。
 
  「荒野之槍 薩雷Call
 
  一位手持黑色長搶的紅髮男子出現在場上
 
  「用榮耀守護者支援加雷斯攻擊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GET!爆擊Triger!爆擊給加雷斯、力量給薩雷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12000 VS 未來的解放者 流 6000
 
  加雷斯用手上的西洋劍打飛流,他掉進小河裡濺出許多水花來。
 
  「Damage Check(傷害確認)一判、二判!沒有。」
 
  傷害:王道的解放者 法隆、波梅爾加爾・解放者
 
  「薩雷
 
  薩雷把力量聚集在長搶上,他把長搶丟進河裡引起爆炸出了大量的水花來。
 
  荒野之槍 薩雷12000 VS 未來的解放者 流 6000
 
  「抽牌Triger!GET!」
 
  男生笑著抽出一張牌。
 
  武裝的解放者 古伊迪恩
 
  「Turn End
 
  集:手牌5/靈魂0/傷害0
  
  男生:手牌5/靈魂0/傷害3
 
  太好了!三點傷害雖然給他抽了一張牌,不過是個好的開始! 
  
  「DRAW!」
 
  男生看了抽到的牌笑了一下。
 
  「勇氣之光將照亮未來。閃耀吧,衝擊波之刃‧解放者!」
 
  糟了。
 
  「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
 
  巨大的衝擊波從水中襲來,毫無防備的薩雷被這道衝擊波擊中後整個人化成粒子消失了。
 
  加雷斯握緊手上的劍看向水面,站在那裡的是傳說中的英雄,衝擊波之刃。
 
  「橫笛的解放者 艾斯克拉德、小小解放者 馬隆Call
 
  「艾斯克拉德攻擊加雷斯
 
  不能被他擊中!
 
  「用神刃之戰乙女 翼防禦
 
  我從手中丟出一張牌。
 
  橫笛的解放者 艾斯克拉德9000 VS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 13000
 
  「溫加爾、衝擊波之刃
 
  「No guard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沒有!
 
  衝擊波之刃‧解放者14000 VS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 8000
 
  衝擊波之刃一個箭步來到加雷斯的面前揮下手中的劍,加雷斯趕緊用手上的劍接了下來但是強大的力量讓他的腳陷入地面。
 
  光輝的戰乙女 米拉
  
  「馬隆
 
  「因為技能的關係力量上升3000
 
  小小解放者 馬隆10000 VS 劍擊的騎士 加雷斯 8000
 
  衝擊波之刃向馬隆使了個眼神,馬隆打開書本朝衝擊波之刃發出一道雷電,就在雷電快擊中衝擊波之刃時他往後一躍,碰!!的一聲雷電直擊站在前方的加雷斯。
 
  從皇家聖騎士時一直呆在身邊的同伴,現在只要用一個眼神就能交流了。
  
  草原的獵人 加爾提斯
 
  「兩點嗎……回合結束!」
 
  集:手牌4/靈魂0/傷害2
  
  男生:手牌4/靈魂1/傷害3
 
  「STAND AND DRAW!」
 
  「斬擊的騎士 杰Ride
 
  身穿金色鎧甲手持大刀的劍士出現在場上。
 
  ……
 
  遭了……手上沒有打手啊!
 
  一階一張和三階兩張還有剛剛的爆擊Triger。
  
  力量不足啊!
 
  (該我上場了吧。)
  
  咦?!是剛剛那是?
 
  嗯?!這張牌好像可以……
 
  「紅蓮號手Call
 
  身穿紅色服裝有著珍珠色頭髮的少女出現在場上。
 
  「紅蓮號手的Counter blast(反擊爆破)
 
  「當她登場時,我的先導者是《輝刃聖騎士》的話,翻了兩點。從牌組中選一張階級一以下的《輝刃聖騎士》,呼叫到後衛者區,之後在重新洗牌。」
 
  我翻了兩點傷害。
 
  「金炎之巫女 迦陵SP Call!
 
  紅蓮號手露出壞壞的笑容吹了下手上的喇吧,一位身穿大膽舞孃服裝的少女出現。
 
  「迦陵Soul Blast靈魂爆發)!當她登場時,如果我的手牌在三張以下時,拔一魂抽一張牌。」
 
  我把靈魂裡的加雷斯放到棄牌區後,抽牌。
 
  有了。
 
  「史卡雷特・爆炎Call!」
 
  火紅色的獵豹出現在河的左方
 
  「用榮耀守護者支援杰攻擊先導者
 
  「Drive Check (驅動判定)!沒有!
 
  斬擊的騎士 杰14000 VS 衝擊波之刃‧解放者 9000
 
  杰用手上的大刀朝衝擊波之刃砍了過去,衝擊波之刃用劍接了下來雙方僵持不下,突然,杰整個人往後退,頓時衝擊波之刃失去了平衡杰抓準時朝他的腹部揍了一拳。
 
  一張牌掉到男生的傷害區,發出了綠光。
 
  靈藥的解放者
  
  「治愈Triger!力量給衝擊波之刃‧解放者!」
 
  「紅蓮號手支援史卡雷特・爆炎攻擊艾斯克拉德!」
 
  名子好長!
 
  「No guard
 
  史卡雷特・爆炎15000 VS 橫笛的解放者 艾斯克拉德 9000
 
  「Turn End
 
  集:手牌5/靈魂0/傷害2
  
  男生:手牌4/靈魂1/傷害3
 
  「剛槍之解放者 布雷歐貝里斯Ride
 
  衝擊波之刃發出金色的光芒變成一位穿著龍角打造而成的鎧甲和槍的戰士。   
 
  剛槍之解放者 布雷歐貝里斯名子還真長!!
 
  不過我真的能贏嗎?
 
  算了……全力以赴就好。
 
  不過剛剛的聲音到底是?
 
  待續……

那位大大可以幫我畫插圖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