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85

自創卡同人小說-VGJ-第二十四話+吐槽PT4

樓主 飄貓 gt08034
GP2 BP-
第一話-開始轉動的齒輪
西元2XXX年,是個高科技融入日常的年代,在人們的生活四周皆存在的高科技的影子。現在,在世界的某處的先導者比賽的會場裡,那裏面的對戰利用的VR系統來輔助。

一位留著黑色頭髮的大學生正在參加預賽,而他的對手是一位身材胖肥胖的男子。
在VR的世界裡,兩方是在深海中對峙,一邊是身穿深藍色的衣服、留的臉藍色頭髮的人魚,極光之星 珊瑚;另一邊是,揹著像是火箭且主要色調為藍色和白色的機械人,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

大學生(傷害5 靈魂2 手牌3)
「重置並抽牌。Ride,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場上出現一到巨大次元傳送門將海水分開出一個大洞,從門中出現一隻銀白色並且身上有的數道紅色的條紋、金色眼睛的機械龍。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登場或是超越時,爆破反擊。牌組上面查看3枚,選擇一枚call。」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超越。」
(宏偉槍手)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場上又出現另一道傳送門從中出現一台附有兩管火炮噴射背包並裝備在華爾蒂拉背上。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傷害5(CB2) 靈魂2 手牌3)

(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

「call,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爆破反擊,G人格。將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回到牌組下面,看牌組上面三枚,選擇一枚call到和此單位同縱列的後防者界上。洗牌。此單位力量上升和被call的單位元攻擊力相同的數值。」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力量提高11000。然後,因為被放回去的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是0階,驅動+1。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的技能發動。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和這單位力量提高4000,並且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獲得技能。」

「起始先導者,宏偉短跳,的技能。橫置,先導者力量提高4000。」

「戰鬥。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47000)對先導者(力量13000)攻擊。」

華爾蒂拉將砲管瞄準並鎖定了極光之星 珊瑚,但是突然出現一隻銀白色的人魚像是變魔術般的將兩人的身影給消失在眼前。

「超優偶像 阿庫亞(憧憬的紡織者 莉莉卡),完全防禦。」

這次驅動,使生命回到的4並且增加了5張手牌。

後面兩次的攻擊直接被無視了。

男子(傷害5 靈魂5 手牌4)
「重置、抽牌。超越。」

(香格里拉之星 珊瑚。)

「樂土之星 珊瑚。極光之星 珊瑚技能發動。手上的新人明星 珊瑚放到靈魂,抽2。並獲得技能。」(傷害4 靈魂6 手牌5)

場上的極光之星 珊瑚像是變魔法一樣,身上的衣服變成一的像是婚紗一樣的純白連身裙。

「靈魂中的憧憬的紡織者 莉莉卡技能發動。」

(手牌的閃耀明星 珊瑚放到靈魂)

「call,並且讓先導者力量提高2000。接著,call的技能發動。將新人明星 珊瑚加入手牌並放到靈魂。」

「樂土明星 珊瑚的技能發動。」

(次代區的邊疆明星 珊瑚被打開了)

「牌組的桃色朝星 拉拉娜放到靈魂,並且讓憧憬的紡織者 莉莉卡力量提高2000,先導者力量提高10000。桃色朝星 拉拉娜的技能,爆破反擊後,call,靈魂填充。」

「戰鬥。樂土明星 珊瑚(力量58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完全防禦。」

這次驅動出現了兩枚爆擊。(傷害5 靈魂8 手牌8)

「桃色朝星 拉拉娜(力量36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G防禦(捨棄通信少女 繪里香),超宇宙勇機 X馴鹿。由於對手的力量在30000以上所以護盾提高1萬,然後捨棄1張手牌,先導者力量這回合提高4000。」

「憧憬的紡織者 莉莉卡(力量34000/傷害2)對先導者(力量17000)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防禦。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截擊。」

男子「回合結束。」

大學生(傷害4(CB1) 靈魂2 手牌3)
「重置並抽牌。Ride。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回到牌組下面。」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力量提高7000。宏偉短跳的技能。橫置,先導者力量提高4000,放到靈魂,抽1,反擊填充。最後,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次代突破 ,驅動+1,並前列所以的後防者原本的力量視為13000。call,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

「戰鬥。宏偉槍手支援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46000)對先導者攻擊。」

「次代防禦(捨棄Chouchou 雷米娜),奢華波浪 艾利,小小的自信家 穗果乃、針刺節拍 亞提,防禦合計58000。」

「四重觸發。」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宏偉槍手。」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宏偉繩索。」
(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宏偉槍手。」(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7)

「宏偉繩索(力量18000)對先導者攻擊。」

「水色心跳 阿爾密雅防禦。桃色朝星 拉拉娜截擊。」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支援宏偉槍手(力量31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最後,男子剩下三張G1的情況下輸了。

這位大學生就這樣勢如破竹的打到了準決賽。

待續
====================================
卡片介紹
G4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15000
換裝-(起)[一回一次][CB1,次代區一枚同名卡變成表]自分場上一體後防者放到牌組下面,查看牌組上面三張,選擇一枚call到和此單位同縱列的RC上,洗牌。此單位力量上升和被call的單位原攻擊力相同的數值。被放置的單位階級為0的話,驅動+1。
GB3: (永)此單位驅動+1,前列全部的後防者的元攻擊力成為13000。

G3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力量13000
(自)此單位在VC登場或是超越時,可以支付[CB1],牌組上面查看3枚,選擇一枚call。剩下回到牌組洗牌
換裝-[V](自)此單位攻擊開始時,可以支付[場上一體後防者放到牌組下面],牌組最上面一枚公開後,call和此單位同縱列的RC上。Call的話,此單位力量上升和被呼叫的單位原力量相同的數值。
====================================
有人因該會想.你又開始搞新作了?..

因為農網路遊戲.農到會膩不如邊寫邊農還比較有幹勁...

好了..這部小說..算是把我一堆妄想..砍左砍右後重新整合的作品

所以別和我說天賦系統.畢竟還不完全
===================================
1.時間線在哪?VGG結束後的N年.刻他們都長大但沒在日本內.(迷:明明是你不想寫=_=

2.新主角的主力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用的是新的字段系統.換裝

其特色>場上一枚後防回到牌組下面>>牌組上面call人到先導後面>>獲得增益(通常是加力量)

3.自創卡的話.我會盡量不要像前作 (VGD)那樣用太多.= =|

最後我知道啦..這集不像VGD的第一集一樣那麼有吸引力..=_=a
2
-
LV. 25
GP 85
2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二話-暴食者
來到準決賽,那大學生坐在牌桌前,突然想起「為什麼要參加這比賽,非FIVA所舉辦的比賽。」

在比賽的前一天,他在路上看見由一間製造機械人管家的企業,FJK,所舉辦的先導者比賽的海報。

「姆,優勝獎金為100萬元?並且還有大驚喜?」

看到這裡就心想

「抱著練經驗值心態去玩玩好了。」

就這樣報名了這場比賽。

時間回到比賽當時,現在他的對手是一位留著紅頭髮並帶者眼鏡身穿西裝的社會人士。

在VR的世界中,兩方是在一片荒野上,一邊是血紅色且揹著四把隔林機槍的恐龍 ,燒炎龍  巨大火焰;一邊是手持金色巨劍的紅色機械人,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大學生(傷害3 靈魂1 手牌5)
「重置並抽牌。Ride,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在荒野上突然出現一道傳送門,從中出現一隻銀白色並且身上有的數道紅色的條紋、金色眼睛的機械龍。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登場或是超越時,爆破反擊。牌組上面查看3枚,選擇一枚call。洗牌。」
(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Call,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爆龍 帝王鱷截擊。」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將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放到牌組下,牌組上面一枚公開並call道和先導者同縱列。」

(Call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然後,先導者力量提高。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支援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25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攻擊沒有被防禦,但是雙方也沒出現觸發。

「宏偉短跳支援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合計18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攻擊還是沒有被防禦,但是對方出現治癒了觸發。

「回合結束。」(傷害3 靈魂3 手牌6)

社會人(傷害4 靈魂1 手牌4)
「重置並抽牌。Ride,狂帝龍 蓋亞死巡。超越。」

(狂帝龍 蓋亞死巡)

「大帝龍 蓋亞君王。call,凍龍 凍結恐爪龍、戰車長毛象。」

「戰鬥。凍龍 凍結恐爪龍支援戰車長毛象(合計15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防禦。」

「童龍 小型暴龍支援大帝龍 蓋亞君王(合計31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凍龍 凍結恐爪龍退卻成為暴食狀態。大帝龍 蓋亞君王技能。G人格。」

(戰車長毛象被退卻了)
(宏偉短跳被退卻了)

「反擊填充。戰車長毛象的技能,回到場上。凍龍 凍結恐爪龍技能。反擊填充、靈魂填充。戰車長毛象力量提高2000。最後,狂帝龍 蓋亞死巡的技能,抽1。」(傷害4 (CB1)靈魂2手牌3)

「不防禦。」

「驅動判定。」

(帝龍 蓋亞皇帝)
(光波龍 卡勒斯角龍)
(砲擊龍 火箭發射服節龍)
「爆擊觸發。力量給戰車長毛象,效果給先導者。」

這次大學生沒有觸發。

「戰車長毛象(力量18000)對先導者攻擊。」

「G防禦(捨棄通信少女 繪里香),超宇宙勇機 X馴鹿防禦。」

「回合結束。」

這時,突然在會場的一角出現了歡呼聲並出現廣播說

「太強的、太快了。B區已經分出勝負了。勝者,成園 誠。」

大學生和社會人兩邊聽到此訊息都覺得快到不可思議了。

大學生(傷害5 靈魂3 手牌5)
「重置並抽牌。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Call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和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回到牌組下面。」
(Call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先導者力量提高7000。然後因為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次代突破,前列後防者元攻擊力成為13000,此單位驅動+1。」

「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支援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42000)對先導者攻擊。」

「完全防禦(蠻族守護者,捨棄帝龍 蓋亞皇帝)。」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支援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合計21000)對先導者攻擊。」

「突進雙角龍、光波龍 卡勒斯角龍防禦。」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支援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合計26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手牌中剩下一張G0、一張菱鏡鳥和一張G3的情況下受到6點傷害而輸了。

最後,由大學生晉級決賽,走上舞台。

在舞台上已經有一位留著金色頭髮的高中生在那等著他。

廣播「好了,A區的對戰也出現結果了,優勝者是蝶之川 黑助。」

現在最後由FJK所舉辦的這場先導者大賽,最後是獎落誰家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待續
============================================================
卡片介紹
突進雙角龍/前觸發
力量5000/盾10000
============================================================
我想有人看到前觸發應該是嚇了一跳

畢竟前觸發和天賦的確是不錯的設計.

雖然本作不會使用天賦但是前觸發會出現.但力量只會+5000就是了

0
-
LV. 25
GP 86
3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三話-決定的一擊
時間回到這場決賽的5天前,成園 誠,走在路上一樣看到了FJK的比賽海報心想

「獎金100萬嗎?還有大驚喜?如果能賣掉話不知道會有多少錢呢?」

抱著這想法成園 誠就報名的這場大賽。

到了比賽的當天,成園 誠就勢如破竹的闖到準決賽,而他的對手是位金髮的碧眼的外國女性。

在VR的世界是一片荒野,一邊是由一位全身紫色的修女,焦糖杏仁餅,所帶領的神聖聯合的戰鬥修女團,另一邊是,揹著像是火箭且主要色調為藍色和白色的機械人,宇宙勇機 宏偉左輪。

成園(傷害5 靈魂1 手牌2)
「重置、抽牌。Ride,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超越。」

(奔馳的英機 宏偉快步 )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斥侯。技能發動。先導者力量翻倍。」

「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斥侯支援貫天超神機 X快步(合計87000)並技能發動。」

(次代區的超宇宙勇機 X快步被打開了)

「驅動+1。」

這時他的對手心裡想「反正目前也才3傷,不如這樣吧。」

「次代防禦,激戰鬥修女 巴伐利亞奶油。技能發動。」

成園心想「是想要下回合鋪路嗎?」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
(正義黃金)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宇宙勇機 宏偉鼓動)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宇宙勇機 宏偉鼓動)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最後對手在手牌剩下一張完全防禦和兩張G3的情況下輸掉了。

來到決賽看到對手,黑助,的第一個想法就是

「趕快解決,領獎賣錢。」

廣播「現在,決賽的選手已經產生,現在請兩位坐定位。」

兩人坐下來後,一到大螢幕降了下來。

廣播「好了,現在來抽出最適合兩位對戰的場景吧!!」

說完,在螢幕上出現各式各樣的場地,5秒鐘後場地選擇出現在宇宙空間。

黑助、成園「Stand up!Vanguard!!」

雙方正常的升階,現在來到黑助的回合

黑助(傷害3 靈魂1 手牌4)
「重置並抽牌。Ride,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爆破反擊。牌組上面查看3枚,選擇一枚call。洗牌。」
(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call,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戰鬥。宏偉短跳支援宏偉睿智(合計19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3 靈魂3 手牌3)

「不防禦。」

這時候成園傷害已經到了3點。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力量9000)對先導者攻擊。」

「正義黃金防禦。」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戰鬥開始時,技能發動。」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回到牌組下)

「從牌組最上面call。」
(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

「力量提高8000。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支援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29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這次驅動,出現了一次治癒觸發後就沒有其他的觸發,而成園也來到4傷。

成園(傷害4 靈魂1 手牌4)
「重置、抽牌。Ride,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Call,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宏偉鉛球技能發動,抽1,力量提高4000。Call,宏偉槍手。起始先導者,建造基準的技能。支付代價,抽1先導者力量+4000。」(傷害4(CB1) 靈魂2 手牌3)

在VR空間中,X快步用手上的像是十字弓的炮喵準了華爾蒂拉並且發動攻擊,華爾蒂拉直接以飛行躲掉。

原本以為華爾蒂拉躲過了攻擊,但是X快步不只火力連機動力都遠比華爾蒂拉還要高,就出現在華爾蒂拉身後並將其踢至一顆小隕石上,隨後又補了一發。

巨大的爆炸將華爾蒂拉和被擊碎的隕石一同壟罩起來。

待續
================================================
這段對戰下集會有詳細並出現結果

0
-
LV. 25
GP 86
4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四話-機龍強襲

時間回到黑助剛走上台的時候,黑助和成園兩人站在台上,這時傳來廣播說

「兩位決賽選手請就定位。」

雙方都坐定位後,一道大螢幕降了下來。

廣播「好了,現在來抽出最適合兩位對戰的場景吧!!」

說完,在螢幕上出現各式各樣的場地,5秒鐘後場地選擇出現在宇宙空間。

黑助、成園「Stand up!Vanguard!!」

黑助的起始先導者是宇宙勇機 宏偉短跳
成園的起始先導者是建造基準

雙方在宇宙空間的對戰,彷彿像是在看一場機械人大戰一樣,光束武器和飛彈四處亂飛。

成園進行超越並攻擊先導者時,黑助使用次代防禦來阻擋但根本檔不住X快步的攻擊還受到致命傷害被打到了5傷。

黑助(傷害5 靈魂2 手牌2)
「重置並抽牌。」

黑助心想「到這裡就可以了吧?反正我也只是來玩玩的。第二名說給別人聽也是可以的。」

但黑助這時又閃過另一個念頭

「都到這裡了,就這樣放棄嗎?」

成園看這黑助這樣搖擺不定就說

「你如果不想對戰的話趕快認輸讓我領獎吧!」

黑助心想「不管了,賭了。」

「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宏偉短跳技能發動。先導者力量提高4000。」(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2)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宏偉短跳回到牌組下面,牌組Call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先導者力量提高13000。驅動+1。」

「戰鬥。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41000)對先導者攻擊。次代突破,驅動+1。」

成園「完全防禦(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捨棄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這次五重驅動,出現了兩張的抽牌觸發、一張完全防禦、兩張的G2。(傷害5 靈魂2 手牌9)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力量13000)對先導者攻擊。」

「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截擊。」

「回合結束。」

成園(傷害4(CB1) 靈魂2 手牌7 )
「重置、抽牌。超越。」

(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Call,通信員少女 美香,並技能發動。抽1。Call,宏偉斥侯、宏偉槍手、宏偉鼓動。」(傷害4(CB2)  靈魂1 手牌4 )

「戰鬥。宏偉鼓動支援宏偉槍手(合計17000)對先導者攻擊。」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防禦。」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力量128000)對先導者攻擊,並且技能發動。同時,因為次代突破力量再提高1萬。」

黑助看到這情況只好放棄防禦了

「四重驅動。」

(正義黃金)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奔馳的英機 宏偉快步 )
(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

黑助「傷害判定。」
(通信少女 繪里香)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先導者。」
(通信少女 繪里香)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先導者。」

「活下來了嗎?但是攻擊還沒結束。貫天超神機 X快步再次攻擊((力量143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完全防禦。」

「宏偉斥侯支援宏偉鉛球(合計16000)對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攻擊。」

這次攻擊被無視了,後回合就結束了。(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8 )

「回合結束。」

黑助看著手牌心想「對手手牌有八張,而王牌的使用機會只有一次。要賭這次的抽牌了嗎?」

黑助(傷害5 靈魂2 手牌7)
「重置並抽牌。」

黑助看了一下手牌後進行了超越。(傷害5 靈魂2 手牌7)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傷害5(CB2) 靈魂2 手牌7)

(次代區的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被打開了)

「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力量14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

「沒有觸發。」

在VR世界中,被打到重傷的華爾蒂拉身邊出現數道圓環來修復機身並改造,最後出現一隻全身銀白色且背後有著兩對的像是翅膀的推進器。(傷害5(CB1) 靈魂3 手牌7)

華爾蒂拉像顆流星一樣飛向宏偉快步,正準備要給予重重的一拳時,一台綠色的機械人,宏偉綠葉,擋住了這一擊。華爾蒂拉沒有放棄攻擊,將推進器給卸下,並拿出一把巨劍再發動一次攻擊,卻被從未來叫過來的X馴鹿擋在前面,卻被巨劍砍成兩半,清掉礙事者後發現宏偉快步已拉開了距離。(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7)

將華爾蒂拉將巨劍給放開,再拿出兩把的光束槍和複數的浮游砲並再次的攻擊,這一次的攻擊被大量的單位給擋了下來。

但是,華爾蒂拉再次拿出新的武器,一把火箭發射器,並裝備在手上後鎖定並瞄準,對宏偉快步發射一枚藍色火箭。

成園「傷害判定。」

(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
(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

就這樣在一連段的攻擊下,黑助得到了勝利。

廣播「由FJK所舉辦的這場先導者大賽由蝶之川 黑助獲得冠軍。」

沒多久場上出現出現數台的機械人管家來替優勝和準優勝者來獻上禮物,雖然成園的臉色不是很高興。

廣播「好了,我想大家很好奇,所謂的大驚喜是什麼!!現在就在此揭曉。」

場上的螢幕出現一位在沉睡的紫色長髮少女。

「現在各位所見到的是FJK公司最新型的機械人管家,FAH-I型,米拉。」

黑助看到影像後內心出現了從未有的波瀾,在這時候在會場的某處的房間,一位人影坐在椅子上翹者角看著這場比賽的轉播。

一位男人的聲音說「會長,一切照著計畫進行。」

這位被稱為會長的男子發出邪氣的聲音說

「哼、哼,開始轉動吧!那名為命運齒輪。」

待續
================================================
卡片介紹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15000
GB2: (起)(一回一次)[CB1,次代區一枚同名卡變成表]這回合獲得[(永)場上所有的後防者力量+1000並獲的「支援」的能力。]
換裝-GB4: (自)此單位戰鬥完畢可以支付[SB1,手牌三枚捨棄],和此單位同縱列的一枚後防者放到牌組下面,牌組上面一枚公開,Call到和此單位同縱列的的RC上。Call的話,此單位重置,驅動-2。
===================================================
在忙一些事.最近才處理完畢所以再度提筆..
好了主角們都到齊了...但是下一話又是個又是個吐槽回了..

迷:你又要繼續水了嗎?
0
-
LV. 25
GP 86
5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這部小說如同我在第一集說的.是將我的妄想左砍右砍所組出來的產物..本次先說左砍了啥妄想..
在寫這部前還有想寫另一部.訴說著主角到各個先導者次元遇見各種卡片鬥士的故事..結果才寫幾段後.熱情全沒.畢竟Hight不起來.
這裡妄想了啥?..在那篇故事中主角帶個電腦終端.類似遊戲王中軌道7的存在.但由於最近幾個月中看太多的機娘後..直接把那終端給娘化=W=..
那兩一個妄想是啥?..等第二次吐槽再說明.現在說出來後面就沒戲了= =+
============================================================
兩位主角的觸發配置
黑助:8抽4爆4治
誠:8爆4醒
=============================================================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設定
在基傑消失後的數十年,突然出現在次元警察們面前來自未來的戰鬥機人。
他出現的第一句話就說「我來自距今約500年後的未來,有重大的危機要來告知你們!」
依據本人所述在無數個未來的中出現時間崩壞的危機,於是次元警察和相關的人士合作,製造出擁有穿越時空和次元能力的戰鬥機人並將其送到開始崩壞的特異點進行觀測並阻止重大事件發生。
============================================================
最後.本作還會出一些新的字段敬請期待=_=+

0
-
LV. 25
GP 86
6 樓 飄貓 gt08034
GP1 BP-
第五話-其名為紫羅蘭

在比賽後的一星期,黑助一人在租屋處中心神不寧的走來走去,突然門鈴響起。

黑助急忙應門,看一個和人一樣大的木箱和一位穿著西裝並帶著墨鏡的人

「請問是蝶之川 黑助先生嗎?」

「是的。」

西裝男子就拿出一份單子請黑助給簽收後就將木箱放在門口了。

放在門口的木箱黑助只好一人慢慢地將木箱推進房間中。

黑助不知道從房間哪裡拿出一支螺絲起子,一根一的將木箱上的螺絲給取出,最後將木箱上蓋打開,在裡面躺著的是那場先導者對戰所獲得的特別獎,FAH-I型管家機械人。

FAH-I型如果單看臉型的話,其樣貌和一般人相差無異,但是身體還是由100%的機械,黑助稍微讀了一下放在機身旁邊的一疊厚厚的說明書。

1小時後,黑助放下手上的說明書,將機械人從箱子中坐起來並掀開身後的蓋子正準備按下開關時,才想起說明書上面說

「FAH-I型為使用瞳膜來登錄使用者,所以正式使用顧客請站在本機台面前,以免登錄錯誤。」

一想到這裡,黑助就回到機械人前面又沉思了30分鐘。

最後坐在機械人面前慢慢的靠近並心想

「我還是第一次那麼靠近女孩子,雖然眼前的不是真人就是了。」

最後帶著不安的心情將其抱住並按下開關,隨後出現像是電腦啟動的聲音且黑助就立即分開。

沒多久機械人張開那水藍色的眼睛並機械化的聲音說

「使用者登錄開始。現在開始登錄使用者的瞳膜及臉型。請別任意移動」

「登錄完成,現在登錄使用者名稱。請告知使用者姓名。」

「蝶之川 黑助。」

「登錄完成。」

「請選擇情感模組。Type A或是Type B。」

黑助心想「不管哪一種都好那就。」

「Type A。」

「請稍待數分鐘,現在從網路上下載情感模組。」

過了約5分鐘後

「下載完成,最後使用者請替本機體命名。」

過了兩天在大學,一下課兩位黑助的朋友圍在黑助身邊,一位戴眼鏡的另一位留著棕色頭髮,

戴眼鏡的朋友不懷好意地說「黑助,那個怎樣了?」

「你說的是?」

「就是個在先導者比賽中所獲得的特別獎阿。」

黑助面有難色的說「那個阿!!」

留著棕色頭髮的朋友說

「等一下沒有課,等等到你宿舍看一下吧!」

戴眼鏡的同學「恩。」

黑助「我先說,因為一些問題所以不像你們想的那樣。」

說完,三人就一起前往宿舍了。

回到宿舍一打開門,那台管家就站在門口。

管家擺出可愛的姿勢並露出笑容說「親愛的主人,歡迎回來。」

兩位朋友帶著刺痛的眼神看著黑助。

黑助「不要用這眼神看我。我也是正式啟動後才知道的。」

黑助接著說「我今天帶朋友回來,待機就好。」

管家笑著說「主人,了解。」

黑助和朋友就進門了。

三人在房間裡,戴眼鏡的朋友問說「這台機械人管家,應該耗電很兇吧?」

「我看說明書上說,這是用無須充電的新型能源來驅動的,因此耗電因該是還好。」

「新型能源嗎?這也代表有爆炸的風險吧?」戴眼鏡的朋友若有所思的說

聽到這其他兩人的背後突然一陣發涼。

棕色頭髮的朋友「不過,有一台機械人管家,生活不是比較方便嗎?」

「看起來是這樣,但是那傢伙。」說著,黑助臉沉了下來「目前只能幫忙拿飲料的功能而已。」

兩位朋友「!!」

棕色頭髮的朋友「等等,黑助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傢伙,很多機能都是要用學習來獲得的,基本的程式軟體根本沒有那機能。」

「等一下,這不就是瑕疵品了嗎?」

「我原本也是這樣想,打到FJK去問。對方回答說,這是FAH系列的特色。」

戴眼鏡的朋友「這樣的話‧‧‧‧‧。黑助,你這台管家的名子是什麼?
不然,我們要怎麼稱呼?」

「不就是米拉?」

「不是的,是你替他登記的機台名子。」

「是那個阿。紫羅蘭。這就是那傢伙的名子。」

「黑助這周末就帶紫羅蘭出去學習吧。反正,你平常周末也沒事情。」

黑助「這‧‧‧‧‧‧」

這時在遙遠的未來中的某座大廈裡,兩位男子在一間有著巨大機械的實驗室中。

其中一位男子說「小黑,你真的要去嗎?」

帶著帽子並背著提袋被稱做小黑的男子說「不去不行吧!現在他的實力不可能會贏的。」

「那你也不需要親自過去,派助理過去就好了。」

「別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說完,就按下了開關啟動機械並走了進機械中。

時間回到黑助朋友來那周的周末,黑助照著朋友的建議帶著紫羅蘭到大街上。

待續
================================================
===================================================

本話的重點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迷:這不是又在水的嗎?
1
-
LV. 25
GP 89
7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六話-歸來之物

這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周末,黑助帶著紫羅蘭出門。

路上紫羅蘭像是小孩一樣看到東西就想買,除了日常生活用品外黑助都是將紫羅蘭帶離現場,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段太粗暴每次都會引起路人的目光。

最後黑助快要受不了就說「你怎麼看到東西就想買?」

「因為那些東西看起來很漂亮,所以就‧‧‧‧‧。」

一位男人用不爽的眼神站在黑助旁邊並說

「你妨礙到我們做生意了!!」

黑助這時才發現兩人剛好站在一間機械人管家的配件的專賣店前面,正想帶著紫羅蘭離開時發現跑到這家店裡。

黑助「你這傢伙!!」

紫羅蘭正拿著一件水藍色的連身裙說「主人,你看你看,這和我配嗎?」

但是黑助什麼都沒說直接將紫羅蘭拉走,而這時一位男人看到心想

「有好貨了。」

被黑助拉著走在路上的的紫羅蘭說

「主人,為什麼你要那麼生氣呢?」

但是黑助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地走,但沒多久發現到紫羅蘭停下了腳步。

「要回去了快一點。」

紫羅蘭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悲傷說「主人,你一點都不了解。」

突然,黑助的手被甩開了且紫羅蘭就跑走了。

黑助見狀就說「誰要你這種瑕疵的管家阿!!」

說完就走回家了。

和黑助分開後沒多久的紫羅蘭走在大街上想

「主人,這笨蛋。」

突然間眼前一黑甚麼都看不見接著系統完全斷線,就這樣過了數小時,在這城市的某處。

紫羅蘭眼睛張開,是不熟悉的房間,但四肢和嘴巴無法動作,一位留著棕色頭髮的小混混。

小混混「再啟動了嗎?不過在我們研製的電腦病毒下,在能自由活動前就能格式化完畢了。」

紫羅蘭看著那小混混,但小混混卻不以為意又繼續說

「你認為格式化完畢後,要做什麼呢?答案就是,賣掉賺錢啊,嘻嘻。新型的的機械人管家很多很會願意收購的。」

突然間,身後的門突然被踹開。

小混混「是誰!!」

一位身穿白色外套、戴著帽子並背著提袋的男子出現在門口並說

「這還真是的。不管在什麼世代都有你這種人存在。」

「你是誰!!來做什麼的。」

「我只是要把那台機械人拿回來而已。」

「你想得美。我不可能就此放棄的。」說完,小混混就衝上前去揍人

「也對,如果能那麼簡單的話,一切就簡單了。」隨後從腰間拿出一副像是手銬的東西後閃過了攻擊並將小混混的一隻手給銬住。

小混混要馬上追打上去時,發現動作受到限制才發現被銬上不知名的手銬且另一端不知道用什麼原理已經固定在地上。

小混混「可惡,這是什麼東西快給我解開。」

男子「如果要解開的話,就在先導者對戰中勝利吧!」

小混混「可惡,如果你這麼想的話,就讓你看看本大爺的最強牌組吧!!」

說完,小混混從身上拿出牌組並設置對戰桌,而男子雖然也是拿出牌組但是卻沒有架設對戰桌。

小混混「你在耍我嗎?」

男子「不是在耍你。」

說完,男子將牌組放在手臂上奇怪的裝置並按下按鈕後,就出現一張小型的對戰桌。

小混混「反正你和你那奇怪的對戰桌,看我一次解決掉。我先攻。抽牌。Ride,龍痕 大地。龍騎士 薩迪克,先驅發動。回合結束。」

男子(傷害0 靈魂0 手牌5)
「我的回合。Ride The Vanguard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武裝支援機械技能發動。抽1。」

隨後,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對龍痕大地開了2槍。

「回合結束。」

小混混(傷害1 靈魂1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溢流龍。戰鬥。溢流龍(力量10000)對先導者攻擊。」

「No Guard。」

「觸發判定。」

(炮口閃爍龍)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這次傷害出現了,一次了抽牌觸發。

「回合結束。」

男子(傷害2 靈魂1 手牌7)
「我的回合,抽牌。Ride The Vanguard,次元戰機-MAK I推進器。」

場上出現一架紅色配上白色線條的戰機在玩家四周飛著。然後,在玩家的一聲令下,對對手場上進行了掃射。

「回合結束。」

小混混(傷害1 靈魂1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無畏驅動龍。Call,封龍的精靈 穆爾賽伯。戰鬥。 」

男子「不防禦。」

「雙重驅動。」

(防衛寶珠龍)
(無畏驅動龍)

這次傷害觸發也沒有東西。

「回合結束。」

男子(傷害3 靈魂2 手牌8)
「我的回合,抽牌。Ride The Vanguard,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宏偉睿智。 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武裝支援機械技能發動,Call。」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Switch。Call,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然後,武裝支援機械的階級是0,驅動+1。戰鬥。」(傷害3(CB3) 靈魂2 手牌7)

「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支援宏偉睿智(合計16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這次沒有觸發。

「宏偉睿智技能發動。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支援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42000)會先導者攻擊。」(傷害3(CB2) 靈魂3 手牌7)

「次代防禦(捨棄龍舞姬 塔拉),神龍騎士 阿姆多薩拉姆。」

「四重觸發。」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先導者。」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先導者。」(傷害3(CB2) 靈魂2 手牌13)

「回合結束。」

小混混(傷害2 靈魂2 手牌7)
「重置、抽牌。讓你看看我的王牌之一,Ride,英勇豪傑龍。」

在場上出現一手持被火焰纏繞的彎刀紅色之龍。

「英勇豪傑龍的技能發動。將先導者後方的後防者退卻。然後,因為封龍的精靈 穆爾賽伯的技能,無畏驅動龍的技能發動。先導者力量提高10000,獲得技能。Call,龍騎士伊瑪得。」

「戰鬥。英勇豪傑龍(力量21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英勇豪傑龍的次代突破。對手不退卻的話,這次戰鬥傷害+1,並且你的防衛者只有一枚的話,直接將那單位退卻。」

男子「將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退卻。然後,G防禦(捨棄),超宇宙勇機 X馴鹿。然後手牌一枚捨棄,先導者力量提高4000。」

「雙重驅動。」(傷害2(CB1) 靈魂2 手牌7)

(炮口閃爍龍)
「爆擊觸發,全給龍騎士伊瑪得。」

(格林機槍龍)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先導者。然後,無畏驅動龍所給予的技能發動。手牌三枚捨棄。先導者重置。英勇豪傑龍(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2(CB1) 靈魂2 手牌6)

男子「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完全防禦。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防禦。」

這次沒有出現觸發,但龍騎士伊瑪得的攻擊讓男子成為了5傷。

小混混「下一回合就能決定勝負了。來吧!!」

男子(傷害5(CB2) 靈魂2 手牌10)
「還真的是最後一回合阿,抽牌。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

(Call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的技能發動力量提高5000。Call,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並且入魂先導者力量提高3000。」

場上的華爾蒂拉背上和那台紅色配上白色線條的戰機合體並且機身的顏色也變成紅色。

「戰鬥。」(傷害5(CB4) 靈魂3 手牌10)

華爾蒂拉以飛快的速度靠近紅色之龍並在臉上給予一拳,但紅色之龍不愧是龍帝國的戰士也馬上站穩了腳步並舉起彎刀反擊。

「Switch。」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見狀華爾蒂拉立即將和戰鬥機分離並且拿出一把長劍將紅色之龍的彎刀給打落,同時在反擊一刀。

「Switch。」

(Call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的技能發動,力量提高5000,並且由於是使用換裝能力登場的,棄牌區一枚放到牌組下面,先導者力量再提高2000,靈魂填充,反擊填充。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48000)對先導者攻擊。」

小混混「防衛寶珠龍(捨棄格林機槍龍),完全防禦。」(傷害4(CB1) 靈魂2 手牌4)

「Switch。」

(Call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

紅色之龍的刀被打落後隨後被補上兩集正拳和一記上鉤拳,正以為攻擊結束時,華爾蒂拉拿出一把火箭筒對龍的臉開火下去。

「Switch。」

(Call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合計45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攻擊小混混在手牌剩下兩張G2、一張龍痕 大地和一張龍痕 水瀑 新生情況下輸了。

輸的瞬間從小混混手上的手銬傳來一陣痛後就暈了過去,那男子走進那房間熟練地使用電腦將格式化給停止並且盡可能的修復資料。之後,將紫羅蘭揹離了那地方。

天色已暗,揹著紫羅蘭的男子走在路上,黑助上氣不接下氣的出現在男子面前並說

「把那傢伙給還來!!」說完,用上身體最後的力量衝上去但還沒碰到男子就倒了下去

男子「還真的是的,總是失去後才會醒悟。」

說完,男子就將紫羅蘭放下來後就離開了。過了數小時,趴在地上的累到不行的黑助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早晨,但一想到昨天的醜態就說

「可惡,居然然不認識的男人將紫羅蘭帶走。」

旁邊傳來聲音「主人在擔心我嗎?」

黑助往旁邊看過去,見到的是完好無視的紫羅蘭並說

「哪、哪、哪有。我才不想管你這個瑕疵品。」說完,就將手伸出來後害羞的說
「回來吧。」

「恩。」

黑助就牽著紫羅蘭的手回到宿舍。

在宿舍的門口,黑助整準備拿出鑰匙來開門的時,發現門居然沒鎖就直覺反應被闖空門了。

黑助小心翼翼的把門打開,那位昨晚見到的男子正悠閒的坐在那邊吃早餐。

聽到開門聲那男子就往門方向看過去並說

「回來了嗎?」

這位男子的出現對於黑助的未來將有意想不到的影響。

待續
================================================
龍痕 水瀑 新生(NEO)
G3 力量11000
??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
G2 力量9000
(自)[R]此單位登場時,先導者含有「華爾蒂拉」的話,力量+5000。
GB1:(自)[R]此單位因為換裝的效果登場的話,可以支付[選擇棄牌區一枚放到牌組下面],該回合先導者一體力量+2000,SC1/CC1。

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
G1 力量7000
GB1: (自)[R]此單位因為換裝效果從牌組登場的話,可以支付[CB1,SB1],抽1,先導者一體選擇這回合獲得「(自)[一回一次]此單位攻擊時,可以支付[手牌一枚捨棄],選擇一個對手先導者圓陣以外的圓陣,被選擇的圓鎮上的卡片全部退卻。」的技能。

武裝支援機械
G0 力量5000
(自)此單位被ride的時候,抽1。
(自)[靈魂]當元卡名含有「華爾蒂拉」的單位在VC登場的時,此單位可以Call到沒有單位的RC上。
==================================================
老實說本部.真的和前作比起來算是難寫許多.畢竟前作在前10集的KEY PIONT 的劇情都先構思好了=_=

本次新卡又是多多?..

變形版的無畏+新水瀑的combo?出現

新系統全構成開始??

0
-
LV. 25
GP 89
8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七話-未來的訊息

黑助一踏進房門的當下,看到眼前的這位男子就說

「你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邊!!」

看到男子手上的早餐又說

「啊!!那是我前幾天去超商特別去買的土司、果醬還有牛奶!!」

男子不慌不忙的將手上最後一口早餐吃掉就開始解釋。

時間回到昨天,男子從一條小巷的中走出來,看著四周心想

「回來的嗎?感覺和我記憶中有點差距,太進步了。」

這時男子走上街上看著大街確認自身的記憶,突然被人從迎面撞上來。

男子直接反應說「對不起。」

這時男子才注意到撞到他的人就是紫羅蘭並心想

「好像她。」

但紫羅蘭沒多說什麼只是道個歉就離開,正當男子想詢問事情的時候,紫羅蘭就被在忙旁的流氓給綁上車了。

說道這邊,黑助就說

「你根本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吧!!」

那男人冷靜的說「想不到你會那麼猴急。」

「當然阿!!」

「關於你的問題最簡單的答案就是,我就是你,蝶之川 黑助。我是未來的你。」

黑助「你少胡說了!!要我怎麼相信你這有如天方夜譚的話!!」

「這還真是的。看來只好說出一些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例如,你在5歲時,還會尿床這件事。」

聽到這黑助臉的表情半紅半青。

「還有。你的第一副牌是在剛入大學時,買的皇家聖騎士,但不會使用就放手了,結果同一天輸給同一副牌20場。」

正準備要再說下去時,黑助急忙說

「好、好、好。我相信你。」

說完,黑助就把門關上並坐下來,而未來的黑助拿出剩下的早餐出來。

黑助「那我請問一下,未來的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很簡單,為了保護你。」

「保護我?我又沒和別人結怨。」

「現在沒有,但是距離現在未來就有了。」

黑助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未來的自己。

「15年後,會出現一個以死亡對戰為主的地下對戰組織。」

「死亡對戰?不可能吧?玩個遊戲怎麼可能死人?」

「恩,一般來說是不可能。」說完,就拿出那像是手銬的東西,但是黑助還是一臉懷疑的看著

「那些人使用類似這樣的裝置,在手環內側有根塗上毒藥的針。只要戰敗的瞬間,毒針就會刺入身體。」

黑助「這樣說,你也是那組織的人?不然為什麼你會有這裝置。」

「恰好相反,我隸屬於未來的FIVA,是和他們對抗的。而這裝置是仿製品,是為了讓我們能抓住那組織的人用的。」

「所以,這和保護我有甚麼關係?」

「15年後,FIVA和那組織間的戰爭由FIVA拿下了勝利,可是卻沒有抓住他們的老闆,DEMON。在勝利後的數個月有線報指出,DEMON打算改變過去,來達成最終目的。」

「等等,他們的還有最終目的?」

「恩,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將死亡對戰變成常態,不在是地下的對戰,也就是變相的合法殺人。」

聽到這黑助吞了好幾口口水後說

「改變過去的話,在未來將和他們對抗的人將會在未來無法和他們對抗嗎?所以,你才會過來保護我嗎?」

「恩。」

黑助又深思了一下說「在未來中,只有我一人和那組織對抗嗎?」

「當然不是,還有不少的人一起對抗,而其中一位依你的時間流動來看在7天前也到達這邊了。」

黑助滿頭問號的看著未來的自己,時間回到7天前的凌晨,一位金髮的少年騎著單車熟練的一家一家地送報時,一位留著紅色頭髮、藍色眼睛、穿著一套休閒服的少女出現在少年面前以平淡的口氣說

「成園 誠,依照我主人的命令前來找你。」

但是成園並沒有多加理會繼續送報。

少女「我還會出現的因為這是你的命運。」

隨後,第二天、第三天甚至第四天都出現在成園面前,最後到了第五天少女再次出現在成園面前是在卡片都市三號店外面。

成園「你這個人不斷出現在我面前到底有什麼事!!」

「想知道請在對戰中勝過我。」

說完,兩人就走進店裡中。在店裡有著許多的形形色色的對戰者,一位留著金色頭髮的中年人,見到又走回店中的成園就說

「剛出去又回來了嗎?還帶著女孩子回來嗎?」

「老闆,別在挖苦我了。」

說完,成園和少女雙雙站在一個對戰桌前面,開始了對戰,雙方互相正常的升級,現在來到少女的回合了。

少女(傷害2 靈魂1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然後技能發動。」

在場上出現一台散發出王者的氣場,有著複數手臂且手上都拿著不同武器,完如將軍的紅色機械人,阿修羅凱薩。

「Call,蠻勇武士、竭力武士、不敗武士-忠和不屈射手-誠。」

場上拿著斧頭和稚刀的機械人合力將,將宏偉遊俠給擊倒,隨後阿修羅凱薩手上的一斧砍了下去,但被正義黃金給擋了下來。

最後,手持武士刀的機械人,不敗武士-忠,往宏偉遊俠用力刺下去。

成園(傷害4 靈魂1 手牌4)
「重置、抽牌。Ride,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Call,宏偉槍手。戰鬥。宏偉槍手支援貫天超神機 X快步(合計51000),然後X快步的技能發動。」(傷害4(CB1) 靈魂1 手牌8)

少女這次用完全防禦擋下了攻擊,而成園也沒有任何觸發。

少女(傷害2(CB1) 靈魂2 手牌7)
「重置、抽牌。超越。」

(阿修羅 凱薩)

「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技能發動。」

場上的阿修羅凱薩的深厚出現一到金輪且身上的盔甲薩發出深紅色的光芒。

「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的技能發動。」

(次代區的鬥神阿修羅凱薩被打開了)

「這回合全場的單位力量提高3000獲得技能。戰鬥。蠻勇武士對先導者攻擊。同時,不敗武士-忠加速,力量提高2000。不屈射手-誠加速,力量提高3000獲得技能。」

但這次攻擊當然無法命中,但是少女的回合還沒結束。

「蠻勇武士獲得的技能發動。對先導者攻擊完畢後,重置力量下降5000。蠻勇武士和竭力武士的力量提高3000。竭力武士支援蠻勇武士對先導者攻擊(合計23000)對先導者攻擊。不敗武士-忠再次加速。」

「次代防禦(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伊格尼人 愛國者。」

「不屈射手-誠支援不敗武士-忠(合計30000)對先導者攻擊。不屈射手-誠的技能發動。」

(棄牌區的阿修羅凱薩放到牌底)

「反擊填充。」

這次成園直接受到傷害但獲得一次治癒觸發。

「不敗武士-忠獲得得技能重置,力量下降5000。竭力武士和蠻勇武士的技能發動。」

「極限戰鬥者 兜支援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合計37000)對先導者(力量18000)攻擊。不敗武士-忠加速。」

「宇宙勇機 宏偉武僧(捨棄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完全防禦。」

「三重驅動。」

(旋風女士)
(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
「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所給予的技能發動,驅動到階級3時,抽1。同時,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的技能,蠻勇武士重置。」
(不敗武士-忠)

「極限戰鬥者 兜的技能發動。竭力武士重置,並力量提高2000。」(傷害2(CB2) 靈魂3 手牌11)

「竭力武士支援蠻勇武士(合計30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成園直接不防禦,而的不敗武士-忠攻擊被次待防禦給擋了下來。

成園(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4)
「重置、抽牌。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建造基準技能發動。Call,宏偉斥侯、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和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

「宏偉槍手支援貫天超神機 X快步(合計171000),並貫天超神機 X快步技能發動。」

「不防禦。」

「四重驅動。」

(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
(宇宙勇機 宏偉鼓動)
「爆擊觸發。爆擊給先導者,力量給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
(通信員少女 凌香)
「重置觸發。給宏偉槍手重置,力量給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
(宏偉斥侯)(傷害5(CB5) 靈魂1 手牌9)

這一次將少女的傷害一次變成了4傷,但是下一次攻擊被完全防禦給擋了下來。(傷害5(CB5) 靈魂1 手牌10)

「宏偉斥侯支援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合計16000)對不敗武士-忠攻擊。」

「不防禦。」

「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對先導者攻擊(力量25000/傷害2)。」

這次被次代防禦給擋了下來。

再次輪到少女的回合,再次超越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後這場對戰就結束了

成園心想「這傢伙怎麼那麼強。」

少女將牌收起來後就說

「成園 誠,如果還是想知道你所想到知道的事的話,就跟過來吧。」

說完,少女就離開了店裡。

5分鐘後,走在街上的少女身後出現成園的聲音並說

「等等,還是想知道原因。」

少女轉過身並說

「我現在能告訴的只有名子,紅。這就是我的名子。其他的要在特定的地方才能說。」

「特定的地方是哪裡?」

「跟我來。」

兩人走著走著,來到四周都是聲色場所的一間旅館。

成園看到心想「難道是!!」

紅 「快過來。」

隨後,兩人就開了一間房。

在房間內,紅坐在床上並翹著腳說

「你剛剛是不是在想變態的事。」

成園「你怎麼知道!」這時成園發現說溜嘴了

紅「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紅 ,是VS3000的對戰助理機械人,來自未來。」

聽到這裡成園露出不敢相信表情

「你想說看起來怎麼那麼像人類?」

說完,從 紅的左小手臂中出現了一個奇怪裝置後說

「能相信了嗎?」

「勉強能相信了。」

之後,紅 開始講解在未來所發生的事情,1小時後

成園「大概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但你口中的主人到底是誰?」

「的確,是該告訴你。我的主人就是未來的FIVA的星門支部長,成園 誠。」

說完事情的紅正起身要離開房間對著聽到不可置信的事情感到驚訝的成園說

「成園 誠,不。現在因該要改稱你為少主了。」

當晚,未來的黑助在家中收到紅的成功接觸的報告,但同時在被黑助給電昏ㄉ的小混混醒了過來並說

「好痛。那傢伙再讓我遇到我一定要痛打他一頓。」

突然一位身穿斗篷的神秘人出現在那小混混面前說

「你不可能贏過那男人的。」

「什麼!!憑什麼這樣說!!」

神秘人拿出一張紙條說「你到這邊就知道,你和那男人的實力差在哪裡。」

「少瞧不起人了!!」

說完,兩方隨後就開始對戰了經過一番激鬥後現在來到神秘人的戰鬥回合

神秘人「看來你勉強擋了下來,但是還沒結束。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技能發動。爆破反擊。重置。對先導者攻擊(力量31000/傷害2)。」

最後,小混混又輸了

神秘人「這就是我們的實力差,要接受我的提議了嗎?」

但這件事情的發生沒人知道,就這樣過了3天。


待續
================================================
卡片介紹
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
+15000
(起)(一回一次)[次代區一枚含有「阿修羅」的卡變成表]全場的單位該回合力量+3000,並獲得[(自)[R](一回一次)此單位對先導者攻擊結束時,可以重置。重置的話力量-5000。]和[(自)[V]驅動到階級3以上的卡時,選擇後防者一枚重置。]
加速-GB3:(自)在自分的回合,其他的單位對先導者攻擊時,前列所有單位該回合力量+10000。

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
G3 /力量11000
GB2:(自)[V]當驅動到通常單位時,選擇自分一體後防者重置。此外,如果驅動到G3以上的單位的話,可以支付[CB1],選擇自分一體後防者重置並力量+5000。
(自)[V]此單位在VC登場或是超越時,可以支付[CB1],選擇先導者一體在該回合獲得[[V](自)驅動觸發出現階級3的時候,抽1。]

不敗武士-忠
G2/力量9000
(自)[R]此單位攻擊時如果先導者含有「阿修羅」的話,該次戰鬥力量+2000。
加速-GB1:(自)[R]在自己的回合,其他的單位對先導者攻擊時,該回合此單位力量+2000

不屈射手-誠
G1/力量7000
加速-[R](一回一次)在自己回合,其他單位對先導者攻擊時,此單位該回合力量+3000並獲得「(自)此單位支援或攻擊先導者時,可以將棄牌區一枚放到牌組下面。放置的卡的階級為3的話,CC1。」

==================================================
原創新字段-加速
簡單來說就是其他單位攻擊時,會OOOOO的能力..

如果說鬥魂是找理由給搏擊重置的話.那加速就是找理由要搏擊多打幾拳..

題外話.之前有幾話太懶了.現在吃到苦頭了orz
0
-
LV. 25
GP 90
9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八話-究極超越

黑助和未來的自己相遇後過了兩天,這一天黑助在未來的自己的介紹下,要和會在未來一起作戰的夥伴見面。

黑助、未來的自己以及紫羅蘭三人在一家庭餐廳外等對方到來。

黑助「那個,未來的我。那位在未來和你一起的重要夥伴是怎樣的人?」

未來的黑助不暇思索就說「是一位很麻煩的人,利益放在第一順位。」

聽到這裡黑助露出些許厭惡的表情,但是未來的黑助還是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們對於DEMON的看法是一樣的。」

黑助「是?」

「你因該很清楚答案吧!!」未來的黑助露出微笑說著,隨後從口袋中拿出數張白色的對戰卡片並說

「這些卡你帶在身上,有朝一日會幫助到你的。」

黑助正想問原因的時候,紅帶著成園出現在黑助一行人面前。

未來的黑助 「紅,好久不見,是嗎?」

紅 「黑助大人,我的紀錄顯示是7天沒見面,但依照時間軸來看我們才剛分開不久。」

「也是。」

紅「那這邊的是這時代的黑助大人,和資料庫未登記的機型?」

黑助「這傢伙是我的機械人管家,紫羅蘭。」

紅「了解了。現在進行登錄。」登錄完後紅 又繼續說「我是VS3000的對戰助理機械人,紅。初次見面,年輕的黑助大人。」

聽到這,黑助看著紅 心想
「外表看起來和人類相差無異,這就是未來的機械人嗎?」

這時紅正準備要將成園介紹給黑助時,成園露出的不高興的表情。

紅「少主,看你的表情是早就認識年輕的黑助大人了嗎?」

成園「之前的確是見過一次面。」

未來的黑助「是嗎?看來和我的記憶出現了一些出入了。」

但是成園不太想領情就轉身離開,但被紅 給阻止了。之後,一行人就走進的餐廳,並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坐在一個靠窗的位子。

在餐廳,紫羅蘭站在位子邊,但是坐下來的黑助和成園兩人,眼神完全沒有對上,未來的黑助反而是在旁邊看著菜單。

未來的黑助「紅 你想吃什麼?」

「黑助大人,忘了我只能喝流質這件事了嗎?」

說完,未來的黑助點了一盤咖哩飯,而紅只有點一杯柳橙汁。

過了數分鐘,未來的黑助和紅 吃完飯後,看見那兩人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未來的黑助「看來不知道要如何開話題吧!那就對戰吧!」

成園、黑助「!!」

「當時我們是在某一場大賽中認識,之後又對戰數次最後才成為好友的。所以,對戰吧!如果兩位都是卡片鬥士的話一定交流的。」

說完,一行人就結帳離開了餐廳來到了大街上,雙方拿出牌組並設定對戰桌後就開始對戰了。

1小時後,兩人的對戰吸引的許多的路人圍觀,但是在一旁的未來的黑助和紅 的臉色異常的凝重。

紅 「黑助大人,有成癮者在附近徘迴著。」

「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因該是他們兩個。不過,看情況是不會在大眾面前動手。」

這時候成園和黑助兩人的第N次對戰剛好結束,突然有人丟下了煙幕彈使得在場的所有人一時看不清楚,但好運的是在開放空間所以煙幕很快就散了。

煙幕散開時,對戰桌上面只剩下牌組而人卻不見了,圍觀的觀眾以為只是變魔術所以沒做太大的騷動,但在這時候紅和未來的黑助身影早就消失在那邊。

時間過了一小時,黑助疲憊地像是剛睡醒般的張開眼睛,看了四周發現到自己和成園兩人被綁在一座廢墟工地的柱子上且脖子上還有的奇怪的裝置,且有兩位身穿斗篷遮住臉的人站在他們前面。

黑助「你們是誰!!要做什麼!」

被黑助這一吵在旁的成園醒過來並說

「你這傢伙的聲音太大聲了。」

說完,成員也注意到自己的情況了。

其中一位身穿斗篷的人,以一位男性的聲音說

「我們是來邀請你們到地獄的。」

說完成園和黑助的脖子上就啟動了。

「不要想拿起來歐,西西。那是只有對戰結束時,才能拿下來的項圈阿。」

說完,兩位身穿斗篷的人拿出了牌組來,突然門口出現一聲巨大聲響,有兩個人影站在那邊。

「是誰!」另一位身穿斗篷的人以中年男子的聲音說

時間回到一小時前,在煙幕最大的時黑助和紅就離開原地跑到小巷中躲起來。

未來的黑助 「紅 ,能掌握到他們兩人的行蹤嗎?」

「可以,我在少主身上安裝了發信器。」

「那就麻煩引導了。」

未來的黑助就拉起袖子出現的是將那時和小混混對戰的裝置 ,並從上一口袋中拿出一副很有科技感的眼鏡並戴上,最後蹲了下去把鞋子上的疑似開關的按鈕壓下。

從那眼鏡中出現了「INFITE ON。」

未來的黑助心想「這還真是的,想不到要再一次了。」

突然,黑助的腳下浮了起來,並說

「紅 ,準備出發了。」

「了解。」

說完,未來的黑助像是以競速滑輪的方式衝出了巷子,而紅 以奔跑方式緊跟著黑助,最後在紅的引導之下,兩人站在一座廢棄的大樓外。

未來的黑助「就是這邊嗎?」

「恩。」

未來的黑助將鞋子的開關歸位後,就和紅 兩人走進這廢墟。

在這廢墟中,有著像是迷宮的路線和許多類似的門,如果沒有紅在帶路那只會迷路在其中,最後兩人站在一道門前。

未來的黑助「在門後面嗎?」

紅 「是的。」

剛說完,黑助就一腳把門給踢破看見的是兩位身穿斗篷的人和被綁在那邊的黑助和成園。

身穿斗篷的人「是誰!」

未來的黑助「我們是誰不重要,把那邊兩人還給我們就行了。」

另一位身穿斗篷的就說「這可不行,我們準備要和他們好好的玩呢」

未來的黑助「這還真是的。那就由我們來當你們的對手,這樣你們的目的也能達到吧!」

兩位穿斗篷的人交頭接耳後沒多就將斗篷脫下,一位是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另一位是帶著眼鏡、身穿西裝的男子,兩位外觀和穿著不一樣的男子,但有著相同渴望戰鬥的眼神和黑助它們脖子上相同的裝置。

未來的黑助看到就說

「這還真是的。看來是中度成癮者。」隨後就和被綁在一旁的黑助和成園說
「你們兩個睜大眼睛看好這場決鬥。」

紅「Stand up! Vanguard!!」
未來的黑助「「Stand up! The Vanguard!!」
壯碩的男子「Stand up! Vanguard!」
戴眼鏡的男子「Stand up! Vanguard!」

兩邊的對戰非常的沉靜,除了行動以外沒有太多的對話,在旁看的黑助和成園快達到憋死的境界。

未來的黑助(傷害4 靈魂2 手牌8)
「我的回合,抽牌。Ride The Vanguard。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在場上的VR系統中,銀白色的機械龍,華爾蒂拉,帶領著宏偉鬥劍出現在出現在宇宙空間中。

宏偉鬥劍拿起手上的鬥劍,往有著黑輪的無機質白龍,梅比烏斯龍砍了過去,成功給予傷害,但華爾蒂拉攻擊時少見的沒有發動換裝技能,且被一隻白色且有著紅色刺的刺蝟給擋了下來。

未來的黑助「回合結束。」

戴眼鏡的男子(傷害2 靈魂1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星輝兵 無限零式龍。超越。」

(星輝兵 潘洛斯之門)

「滅星輝兵 第五元素龍。技能發動。」(傷害2(CB1) 靈魂1 手牌4)

這時,一到障蔽擋在宏偉鬥劍面前。

戴眼鏡的男子「這發生什麼事了!!」

未來的黑助「因為宏偉鬥劍在抵抗你的咒縛。好了繼續吧」

「錯縱的星輝兵 碳元素支援滅星輝兵 第五元素龍(合計31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完全防禦。」

戴眼鏡的男子「回合結束。」(傷害2(CB1) 靈魂1 手牌7)

紅 (傷害4 靈魂1 手牌4)
「重置、抽牌。ride,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然後技能發動。Call,不敗武士-忠、竭力武士。」

「戰鬥。極限戰鬥者 兜支援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合計16000)對先導者攻擊(星輝兵 梅比烏斯龍)。」

「不防禦。」

「雙重驅動。」

(旋風女士)
(阿修羅 凱薩)
「技能發動。驅動到驅動到階級3時,抽1。」(傷害4(CB1) 靈魂2 手牌7)

傷害判定一樣沒有任何東西,然後就換到對手的回合。

壯碩的男子(傷害3 靈魂1 手牌3)
「重置、抽牌。Ride,星輝兵 石榴石龍。超越。」

(星輝兵 潘洛斯之門)

「滅星輝兵 膠球龍。滅星輝兵 膠球龍技能發動。對手選擇自分一枚後防者咒縛。」

(竭力武士被咒縛了)

「錯縱的星輝兵 碳元素技能。Call,星輝兵 墨冬斧龍。戰鬥。」(傷害3 靈魂1 手牌3)

「旋風女士(捨棄阿修羅 凱薩 ),完全防禦。」

這次觸發出現了兩枚完全防禦和一次治癒觸發。

未來的黑助(傷害4(CB1) 靈魂3 手牌7)
「我的回合,抽牌。Ride The Vanguard。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Call,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靈魂的武裝支援機械技能發動,Call。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Switch。」

(武裝支援機械被放到牌組下面)

「Call,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

華爾蒂拉和背上的兩管火炮噴射背包分離並且從次元空間中,取出一把巨大像是火箭炮的武器並架設。

「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的技能發動。爆破反擊、靈魂爆破。抽1。先導者獲得技能。戰鬥。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支援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40000)對先導者攻擊,並手牌一枚捨棄,將錯縱的星輝兵 碳元素退卻。」

上了膛的重砲,往天空射出兩枚子彈,一枚飛向的在後面的碳元素,另一枚直直地飛向無限零式龍。

「不防禦。」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軍隊企鵝)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宏偉鬥劍」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軍隊企鵝)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

這次的傷害觸發什麼都沒有出現,接著宏偉鬥劍和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都被硬擋了下來。

戴眼鏡的男子(傷害3(CB1) 靈魂2 手牌4)
「重置、抽牌。Ride,星輝兵 黑暗黃道帶。無限零式龍極限突破發動。」

(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被咒縛了)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被咒縛了)

「協尋夥伴。雙鬥。雙鬥技能發動,爆破反擊,你被咒縛的單位在下回合無法解除咒縛。call,星輝兵 U想子,登場技能,爆破反擊,選擇宏偉鬥劍後防的防者區,將手牌一枚咒縛在我所選擇的地方。戰鬥,星輝兵 黑暗黃道帶的雙鬥對先導者攻擊(力量30000)。」

「次代防禦(捨棄),次元封鎖盾-MAK00。通信員少女 繪里香。」

被攻擊的華爾蒂拉從次元空間中拿出一塊組以遮住全身的巨大盾牌擋在前面。

「然後,軍隊企鵝企鵝防禦。」

這時,出現一次爆擊觸發但卻因為執意給先導者最後沒有命中。

下一回合,紅 超越了至高鬥神 阿修羅 凱薩,並且Call 一隻蠻勇武士,在一連串的攻擊後,再次來到對手的回合。

壯碩的男子(傷害4(CB1) 靈魂1 手牌1)
「重置、抽牌。協尋夥伴。雙鬥。雙鬥技能發動,將蠻勇武士和竭力武士咒縛。戰鬥。星輝兵 墨冬斧龍支援石榴石龍(合計33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敗武士-忠截擊,次代防禦(捨棄極限戰鬥者 槍盾),流星凱薩 托塔帝坦。因為我方的後防者比對手少,所以護盾提高10000。」

「雙重驅動。」

(渦動的星輝兵 鉬元素)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先導者。」
(伴星的星輝兵 光子)

「回合結束。」

未來的黑助(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10)
「我的回合,抽牌。」

這時未來的黑助看了一下手牌,沒多說什麼就直接結束回合。

戴眼鏡的男子(傷害3(CB3) 靈魂2 手牌5)
「你絕望了嗎?重置、抽牌。超越。」

(星輝兵 無限零式龍)

「滅星輝兵 膠球龍。然後技能發動,靈魂爆破,G人格。就算不能成為對象也沒關係。膠球龍的次代突破,前列的星輝兵力量全部提高9000。」

戴眼鏡的男子正高興的再次Call,一張星輝兵 墨冬斧龍時,

未來的黑助就說「這是你們的最後一次攻擊了。」

「沒錯這就是我們的勝利。」

「星輝兵 墨冬斧龍支援滅星輝兵 膠球龍(合計41000)對先導者攻擊。」

結果這次直接被一張完全防禦給擋了下來,而對手也出現了2張爆擊觸發,但是又被一張完全防禦擋住來,另一路又被次代防禦硬擋下來。

「回合結束。」

紅(傷害4(CB2) 靈魂3 手牌7)
「重置、抽牌。」

未來的黑助「紅 就用那張吧。」

紅 「黑助大人,真的要在他們面前用那張嗎?」

「沒關係用吧!他們早晚也會知道的。」

紅 「我知道了。」

說完,紅 從手牌中挑出一枚不敗王者 阿修羅 凱薩並說
「將和先導者同名的一枚卡作為代價。展現我等的覺悟。究級超越。」

在場除了未來的黑助以外的都還搞不懂的時候,場上出現一隻血紅色裝甲、背著一對大砲且身上還有宛如極光般的光輝在身上閃爍。

「血色凱薩龍。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後防者標記設置。」

這時在紅 的場地出現一個奇怪的光圈。

「這標記到這場對戰結束前,成為全新的後防者界。」

戴眼鏡的男子、壯碩的男子「什麼!!」

「並且這單位驅動-1,並獲得技能。」

「Call,阿修羅 凱薩、不屈射手-誠和不敗武士-忠。流星凱薩 托塔帝坦的技能發動,靈魂爆破,將蠻勇武士的咒縛解除。」

戴眼鏡的男子、壯碩的男子「居然!!」

紅「戰鬥了。血色凱薩龍(力量36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不屈射手-誠和不敗武士-忠加速。」

這時,龍背上的大砲對石榴石龍發動了砲擊

「鐵壁的星輝兵 釷元素(捨棄渦動的星輝兵 鉬元素),完全防禦。」

「雙重觸發判定。」

(白束)
(死亡軍隊 指揮官)

壯碩的男子「好了,還有3次攻擊我們一定能擋下來的。」

正當對手以為戰鬥結束時,大砲到裝填聲再度響起。

紅 「在戰鬥階段中,此單位如果沒有重置過的話,此單位重置。竭力武士和蠻勇武士技能發動。」

此舉全部的人將嚇到了

「不屈射手-誠支援血色凱薩龍(合計46000)對先導者攻擊。再次加速。」

「不防禦。」

「雙重觸發判定。」
(白束)
(前列起義者)
「前列觸發,前列所有單位力量提高5000。」

「傷害觸發」

(伴星的星輝兵 光子)

「竭力武士支援蠻勇武士(合計27000)對先導者攻擊。不敗武士-忠加速。」

這時戴眼鏡的男子和壯碩的男子同時使用星輝兵 泛氏轉換龍來防禦。

「阿修羅 凱薩(力量16000)對先導者攻擊。不敗武士-忠加速。」

戴眼鏡的男子「星輝兵 麥哲倫星流防禦。」

「不敗武士-忠(力量24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對手只能不防禦。但是,出現的是抽牌觸發。

這時在黑助和成園脖子上的裝置掉了下來,而輸掉的男子們,不斷發出絕望、害怕還有恐懼的聲音,但是伴隨而來的不是希望而是一聲爆炸聲,隨後房間瀰漫著燒焦和血的味道。

同時,一顆圓型的東西剛好掉在黑助他們面前,兩人瞄了一下,不約而同的嚇暈了過去,因為那是壯碩男子的頭顱,雖然五官面目全非且因為從高空落地,導致破損但仍然看到出來,在死掉的當下的因為害怕而扭曲的臉型。

過了不知道多久,黑助的意識漸漸清楚,張開眼睛的時候,看見未來的自己帶揹著他而紅 揹著成園走在河堤邊。

未來的黑助「醒了嗎?抱歉讓你看到不舒服的畫面。」

聽到這黑助腦裡又浮現那張扭曲的臉孔,馬上噁心感湧了上來並開始亂動,未來的黑助抓住結果,兩人都滾落到河堤下。

紅 跑過去看並說「黑助大人和這時代的黑助大人,兩位沒事吧!」

未來的黑助笑著說「我沒事,只是這時代的我,吐得滿地。」

「上的來嗎?」

「可以。」

這時,成園因為這些對話醒了過來,並說

「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吵。」

紅 「少主,醒來了嗎?」

「恩,放我下來吧。我還能動。」

紅 就聽從成園的命令將他放了下來,這時未來的黑助剛好爬了上來,準備要將這時代的自己拉上來。

拉上來後,在夕陽下黑助就說

「未來的我,那場對戰到底是什麼。」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問題。」並轉頭對成園說「這時代的 誠你也聽一下吧!」

「恩。等等,我還沒準你叫我的名子!!」

但是未來的黑助沒有理會就開始說

「那就是我說過的死亡對戰。」

黑助「但你不是說過只會用毒針嗎 !!」

「那是手銬型的裝置,那種像是項圈的是所謂的炸彈型。輸了就是你們所看到的那樣子。此外,還有物理型的裝置。」

一聽到這兩人背後發涼了。

「放心吧!我和紅 不會讓妳們死去的。」

成園「那好吧!還有一件事,那從未見過的超越究竟是什麼?」

「那是究級超越,是最後且是最強的超越。是藉由和INFITE共鳴,所產生的超越。」

成園「INFITE又是什麼?」

「這件事,你晚點問紅 吧!」

隨後四人就地解散回到各自的家。

黑助一回到家中,只看到帶著不爽的眼神的紫羅蘭坐在那邊等著他們回來。

待續
================================================
卡片介紹
血色凱薩龍
+25000
究極超越
(自)此單位在VC登場時,如果核心含有阿修羅的話,可以支付[CB2],此單位驅動-2,在自分前列設置一個後防者標記,該標記在這次遊戲中視為後防者圓陣。(該圓陣不能被支援)此外,對先導者的戰鬥結束時,此單位沒有重置過的話,此單位重置。

單位設定:
在未來搏擊新星的數種格鬥賽中,有著不以格鬥為主要目的,而以組隊打倒守門人的方式來進行的比賽。而在其中,有著以過去被稱為"星葬"怪物為原型的被稱作王者的機體,血色凱薩龍。
==================================================
好了.有點再次回到主線?的節奏?...

不過總覺得熱絡度有點冷冰冰的=0=

迷: 你自己最了解原因吧!!
0
-
LV. 25
GP 91
10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九話-被切斷的羈絆

自從兩位黑助晚歸後的後的第二天,黑助們買了東西回到宿舍,這是因為紫羅蘭鬧脾氣不想理他們。

黑助「抱歉昨天沒有告知就離開了。」

「所以呢?」

「這是和未來的我一起買來想要送給你的。」

說完,黑助拿出一紙袋。

紫羅蘭將其接過後,發現裡面裝的是之前想買的那條連身裙。

紫羅蘭高興的將衣服拿出來並說「我可以試穿一下嗎?」

「恩。」

說完,紫羅蘭就將衣服套了上去並稍作整理一下後就說

「主人,好看嗎?」

在斜照入屋內的下午的陽光透過那相較寬鬆的衣服,讓黑助有瞬間認為如果紫羅蘭是人類就好的想法。

紫羅蘭看著一語不發的黑助「主人?」

「沒、沒事。很好看。」

「是嗎?太好了。」

說完,紫羅蘭扭捏了起來並說「主人,你們可以暫時出去一下嗎?」

黑助還在似懂非懂的時候,未來的黑助就將其給帶出門外。

來到外面黑助就說

「未來的我,為什麼要把我給帶出來?」

未來的黑助「女孩子有很多不願意明講的事情,而且你也有問題想問我,不是嗎?」

黑助抓抓頭並說「的確我有很多的事想要問,但我不知道要從哪裡問起。」

「那我就藉這次機會將所有的事一次告訴你吧!在我記憶中的時代,是一個平凡的時代,直到距今5年後,人工智能的技術突飛猛進,才建立起所謂的機械人管家藍圖。-而現在這個時代,已經接近我的時代了」

聽到這黑助就說「我記得在 FJK 引進機械人管家前,生活才有中重大變化」

聽到這未來的黑助就拿出一個奇妙裝置並輸入一些資料後又將其收了起來並繼續說

「然後,距今現在約10年後,有一位科學家從舊式決鬥者卡片中,發現到藉由對戰產生的接近無限的全新能源,並將其定義為「INFITE」。」

聽到這消息黑助的張大了眼睛並露出興奮的表情,而未來的黑助再次繼續說下去。

「那位科學家,在研究「INFITE」時產生了許多的副產品,交給你的白色卡片也是其中之一。」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這白色的卡片有什麼功能。」

「那卡片可以將你的可能性藉由「INFITE」轉化成卡片並顯現。」

「但我們這時代沒有「INFITE」這能源!要如何才能使用。」

「不用擔心對手有的話一樣能夠使用。」

「我不是說過,這時代不存在 「INFITE」!」

「那些從未來而來的刺客他們可是擁有的。」

這時黑助大概了解未來的自己交給他卡片的意義了,而未來的黑助又繼續說下去

「而昨天所展現給妳們看的究級超越,正是被顯現的卡中最高的等級。」

「所以,未來的我也擁有所謂的究級超越嗎?」

「恩。」

「那我可以看看嗎?」

「有機會的話會看到的,但不是現在。」

黑助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而未來的黑助又說

「不過,我想你昨天因該沒睡好吧?看你的黑眼圈那麼嚴重。」

「恩。」

「的確親眼見到昨天那情況,前幾天不可能安穩睡著的。這幾天不要想太多休息一下吧,還繼續做惡夢的話,只好用強力治療方式了。」

這時黑助只能滿臉疑問的看著未來的自己。

從房間內傳出紫羅蘭的聲音說「可以進來了。」

兩位黑助將門打開看見的紫羅蘭正穿著黑助的衣服,一件T-SHIT和一條短褲。

黑助「紫羅蘭,這是?」

「我把衣服收起來了,因為那是主人第一次送我的禮物,想要好好的保存下來,所以只好穿主人的衣服了,嘻」

「衣服修過了?」

紫羅蘭露出笑容並說「恩」

就這樣時間過了一星期,未來的黑助代替現在的自己陪紫羅蘭去賣東西,兩人肩並肩走在大街上,而這時有這厚厚的黑眼圈的黑助尾隨在後。

看到紫羅蘭欲言又止的表情未來的黑助就說

「有什麼話想說的,放在心裡沒人會知道的。」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

「這可真是的,隨你喜歡的叫法就好。」

「了解了,黑君。」

聽到這裡未來的黑助想起一位身穿和服的少女用類似的口吻在呼喊他,見到此狀的紫羅蘭就問

「這樣可以嗎?」

「沒關係,快走吧!。」

紫羅蘭露出笑容並說「恩。」

這時,在人群中未來的黑助看到一件畫有骷髏頭的斗篷的人,心想

「是那些人,但現在不能將死亡對戰公諸於世。」

未來的黑助對紫羅蘭說「你在這裡等我一下,不要亂跑。」紫羅蘭正要問理由時,未來的黑助已經跟了上去。

時間過了不知多久,未來的黑助跟蹤到河邊的橋下。

身穿斗篷的人轉過身並帶著瘋狂的口吻說「別再跟蹤了。快出來吧!我快忍不住了。」

未來的黑助從旁走出來並說

「被發現了嗎?」

「你早就被發現了,來吧我要把上次的屈辱還給你。」

說完,就將斗篷拖了下來,就是那位綁架紫羅蘭的男人

未來的黑助「這可真是的,從小混混還繼續墮落下去嗎?」

「墮落?不是的,我經歷的無限的死亡後進化了。」

說完,將那條可以奪去生命的手銬丟在未來的黑助的腳邊並說

「帶上吧,然後就演出所謂的復仇秀!!」說完,就開始狂笑了起來。

在這時候未來的黑助已經將裝置戴在手上了後說

「雖然想把你給拉回來,但看你的態度一點也不想回來這邊的世界了。」

「廢話少說!開始吧!」

小混混「Stand up!Vangurad!」
未來的黑助「Stand up!The Vangurad!」

小混混的起始先導者是龍騎士 薩迪克
未來的黑助的起始先導者是武裝支援機械

雙方相互攻擊,雙方的先導者皆來到了G3,在小混混場上的是無畏驅動龍,而未來的黑助的場上是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小混混(傷害3 靈魂2 手牌3)
「重置、抽牌。超越。」

(岩漿湧流龍)

「霸天皇龍 長柄刀龍。Call,龍騎士 納迪姆、龍騎士 伊瑪德。戰鬥,這瞬間霸天皇龍 長柄刀龍,龍炎。霸天皇龍 長柄刀龍(力量26000)對先導者(力量13000)攻擊。同時,將你的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退卻,抽1。」(傷害3(CB1) 靈魂2 手牌2)

未來的黑助「宏偉守衛(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完全防禦。」

「三重驅動。」

(防衛寶珠龍)
(炮口閃爍龍)
「爆擊觸發,全部給龍騎士 納迪姆。」
(龍痕 水瀑 新生(NEO))

「龍騎士 薩迪克支援龍騎士 伊瑪德(合計14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宏偉守衛)

「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16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

「次代防禦(捨棄通信員 繪里香),伊格尼人 愛國者。」

小混混「回合結束。」

未來的黑助(傷害4(CB1) 靈魂3 手牌4)
「我的回合,抽牌。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然後,靈魂的武裝支援機械,Call。」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爆破反擊,G人格。Switch。」

(武裝支援機械回到牌組下面)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被Call了。)

「Call,宏偉槍手。」

「戰鬥。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39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3)

「防衛寶珠龍(炮口閃爍龍),完全防禦。」

「五重驅動。」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接下來的兩擊都穩穩地被吃下來了。

小混混(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3)
「重置、抽牌。現在讓你親眼看看我當時沒有使出的全力。龍痕 水瀑 新生(NEO),Break Ride。無畏驅動龍技能發動。」

這時,場上出現一隻全身穿銀白色並帶著藍色鑲邊盔甲的手持大刀的巨龍出現在場上,並且場上出現一到像是瀑布般的水流將宏偉槍手給沖走。

「戰鬥。然後,龍痕 水瀑 新生,龍炎。龍痕 水瀑 新生(力量21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技能發動。手牌一枚階級3捨棄,爆擊+1、驅動+1,且你無法從手牌用階級1以上的單位防禦。」

(捨棄英勇豪傑龍)

「來吧!看你怎麼防禦。」

「次代防禦(捨棄通信員 繪里香),次元封鎖盾-MAK00。MAK00的技能發動,Switch。」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回到牌組下面)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被Call了)

「接著支付爆破反擊,抽1,護盾值提高15000。」

「三重驅動。」

(炮口閃爍龍)
「爆擊觸發,全部給龍騎士 伊瑪德」
(格林機槍龍)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龍騎士 納迪姆」
(龍痕 水瀑 新生)

「無謂驅動龍的技能。手牌3枚捨棄,龍痕 水瀑 新生重置。再一次對先導者攻擊。然後,捨棄龍痕 水瀑 新生,技能發動。」(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1)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截擊,軍隊企鵝防禦。」

「三重驅動。」

(龍舞姬 塔拉)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龍騎士 伊瑪德」(傷害4 靈魂2 手牌4)
(防衛寶珠龍)
(岩漿湧流龍)

「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16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觸發。」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龍騎士 薩迪克支援龍騎士 伊瑪德(合計24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完全防禦。然後棄牌區有同名卡反擊填充。」

「回合結束。」

未來的黑助(傷害5(CB3)) 靈魂2 手牌5)
「我的回合,抽牌。」

未來的黑助「這樣就行了吧?可以停止這沒意義的對戰了嗎?」

小混混「我怎麼可能收手,現在可是最高潮的時候啊!!讓我擋下你的攻擊後,完美的反殺劇本啊!!」

未來的黑助「這可真是的,原本想拉你回到這邊的,看來已經從輕度成癮者漸漸成為中度成癮者了。將和先導者同名的卡捨棄。現在啟動吧!時空機關,究級超越。超時空機龍 華爾蒂拉 。」

在場上的華爾蒂拉的張開了背後的推進器且出現像是時鐘的秒針和分針的兩個紅色圓環,那兩個圓環的轉動越來越慢最後靜止,接著場上被一奇妙的空間給壟罩著。

小混混慌張地說「這怎麼回事!!」

「這空間的時間被我控制了,現在你不會受到任何的戰鬥傷害但全部單位的技能將會消失。」

「這樣你剛剛說的那麼傲慢果然事在虛張聲勢。」

「Call,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然後技能發動力量提高5000。Call,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

「戰鬥,超時空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38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對方沒有防禦,而判定也沒有任何觸發。

「可變形武裝-MAKII重砲支援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合計14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對方也沒有防禦。

「次元戰機-MAKI推進器(力量14000)對先導者攻擊。」

對方還是沒有防禦,並說

「好了快結束吧,多虧你我的手牌消耗是 0 阿。」

未來的黑助「回合結束,然後時間開始流動。」

話剛說完,在場上龍痕 水瀑突然出現數道的彈痕、和被重拳打中的痕跡後,整隻龍跪了下來。

小混混「這是什麼回事!!」

一說完,隱藏在裝置中的毒刺刺向了,那小混混的身體裡,使其全身無力。

小混混的語氣越來越虛弱說著「可惡我還不能在這裡倒下,我還能往前變更強甚至成為幹部的。可惡!!」

說完,心臟也也停止了。

未來的黑助看到此狀就說「在一開始的時候你發起這場對戰時就不可能退了。」

這時身後傳來紫羅蘭的聲音並說

「黑君,總找到你了。」

未來的黑助轉過身看到紫羅蘭就說

「你怎麼在這裡?不是你在那邊等嗎?」

這時紫羅蘭撲在未來的黑助懷裡並說

「因為我好想你。」

隨後口氣變成像是另一人似說

「好想刺穿你的心臟。」

說完,紫羅蘭的手臂貫穿了未來的黑助身體。

未來的黑助吐鮮血並說

「你不是紫羅蘭你是誰?」

紫羅蘭以高傲口氣說「紫羅蘭?我當然是她,未來的蝶之川 黑助。不過,用你能理解的話就是組織所派來的殺手,可惜目標不是過去的你而是現在的你。」

未來的黑助「可惡,我大意了嗎?」

說完,未來的黑助人倒了下去,而紫羅蘭走向了一旁的草叢並撥開,看見的是嚇到腿軟的黑助。

紫羅蘭「看看這的小小的英雄,居然尿出來了。」

說完,黑助整個人抓出草叢並說

「好了,現在開始任務的第二階段了。」

而這時未來的FIVA已經派人潛入FJK社的總部了。

待續
==================================================
超時空機龍 華爾蒂拉
+25000
究極超越(此單位回到次代區時,全部次代區移除)-[手牌和V區同名的卡捨棄]背面的此單位,超越到VC上。
(自) 此單位在VC登場時,可以支付[CB2],此回合對手不會受到戰鬥傷害但所有的單位失去技能,並不能從手牌和次代區CALL階級和你次代區表測的的卡數量以下的卡到GC上,並此單位獲得
「(自)(V)結束階段開始時,給予對手在戰鬥階段中,先導者被命中次數,相同的次數的傷害。」

龍痕 水瀑 新生(NEO)
力量11000
(自)此單位登場時,對手前列一枚後防者退卻。
(自)此單位攻擊時可以支付[手牌一枚階級3捨棄],該次戰鬥關鍵+1,驅動+1,且對手不能呼叫階級1以上的單位到GC上。
==================================================
我最近好像進入無限回圈

上班>累倒>沒心思構想.
下班>累倒>休息>可以寫時.已快11點>又準備圤床>床上想好劇情>起不來

(暈)

然後這部寫的快要變成每月跟新一次了==..原本想更短時間完成阿.orz
0
-
LV. 25
GP 91
11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話-魔王

潛入FJK社總部的未來的FIVA的三名刺客,小心翼翼的在總裁的辦公室外,確認安全無虞時三人衝進就對著椅背並拿出手槍說

「夜空 冬一郎,不,DEMON。我們現在將你抓拿歸案」

說完,椅子轉了過來一位留著黑色長髮、藍色眼睛、身材稍微壯碩的的男子出現在三人面前。

「哼、哼,想不到那麼過就被發現了。」說完,三人身後出現一面牆將門給擋住了。

然後,DEMON又接著說

「想要抓住我,DEMON,沒用沒用沒用。」

其中一位帶著眼鏡的男子就說

「不是看看怎麼知道,雖然我們一人實力雖然不及黑助先生,但是只要團結起來的話,也是能成為打倒你的。」

其他兩人也贊同這言論

「好吧!那就讓我,DEMON,來見識你們所謂的希望!VR對戰場啟動!」

突然,房間的風景被改變成一望無際的荒野,並且在DEMON場上出現一團像是隻蜥蜴的黑色煙霧。

三人見狀後知道這一戰無路可退並拿出了牌組來對戰。

四人「Stand up!Vangurad!」

戴眼鏡的男子「抽牌。Ride。」

場上出現一台紫色並手上拿一把衝鋒槍的機械人,極限戰鬥者 槍蹦。隨後,另一邊出現一位手持大槌的龐克風少女,達尼休。

達尼休揮舞的那大鎚子砸向了極限戰鬥者 槍蹦,而在另一邊出現一隻藍綠色的鳥往達尼休仆了過上去,但是卡利布的迴旋鏢擋在鳥的面前。

隨後,丹波射出巨大的手裡劍將卡利布給打傷,這時又輪到DEMON的回合了。

DEMON(傷害3 靈魂1 手牌7)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打倒我,DEMON嗎?貧弱、貧弱、貧弱!!Ride,命運幻影龍
。」

這時場上出現以數個齒輪所構築成的骨架,然後一到黑霧在骨架中擴散開來漸漸成為成為一隻有著藍色眼睛的龍。。

「Call,歷史創造龍。戰鬥,命運幻影龍對先導者(隱匿的忍鬼 丹波)攻擊。」

「不防禦。」

「雙重判定。」

(拒絕迴路龍)
(蒸氣量測者 屋杜爾)
「抽牌觸發。力量給歷史創造龍,抽1。」

這次對手沒有任何觸發。

「命運幻影龍子支援歷史創造龍(合計19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一次對手得到了治癒觸發。

「回合結束。」

戴眼鏡的男子(傷害1 靈魂0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極限戰鬥者 喧鬧。Call,極限戰鬥者 金鯱。戰鬥。極限戰鬥者 兜支援極限戰鬥者 喧鬧(合計14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驅動判定。」

(極限戰鬥 洞穿)

「爆擊觸發。效果給先導者,力量給極限戰鬥者 金鯱。」

「傷害判定。」

(蒸氣吐息龍)
(閃亮工作者)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歷史創造龍。」

「回合結束。」

DEMON(傷害5 靈魂2 手牌9)
「重置、抽牌。升階階段開始時,命運幻影龍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兩枚手牌捨棄。幻影超越。時空龍 黃昏鐘龍 。」

場上的命運幻影龍的外型不斷的在改變,最後變化為一隻巨大的以四足而立的黑龍。

這時三人全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能無視超越條件下使用超越。

「Call,蒸氣少女 美楞。戰鬥。蒸氣少女 美楞對先導者攻擊,並技能發動力量成為11000。」

「不防禦。」

(極限戰鬥者  勝利號)

DEMON「蒸氣少女 美楞的技能,回到牌組中並蒸氣量測者 屋杜爾Call。」

「黃昏鐘龍對先導者攻擊,且因為幻影超越的影響,元力量視為0,所以力量為11000,但技能還是能發動,這次戰鬥對手不能以階級0的單位防禦。」

「不防禦。」

「三重判定」

(蒸氣吐息龍)
(時間突破龍)
(卡里卡里工作者)
「爆擊觸發。效果給先導者,力量給歷史創造龍。」

這次傷害出現了兩張的極限戰鬥 洞穿,讓先導者的力量提高到24000。)(傷害4靈魂1 手牌6)

「命運幻影龍子支援歷史創造龍(合計19000)對先導者攻擊,並技能發動。爆破反擊,蒸氣量測者 屋杜爾時翔。Call,蒸氣少女 達尼休,將你的極限戰鬥者 兜回歸虛無。」

這次攻擊雖然沒有造成傷害但是也確實的製造出牌差。

「回合結束。」

留著油頭並有著藍色的眼睛的男人(傷害1 靈魂0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燒炎龍 巨大火焰龍。call,光波龍 克雷斯開角龍。戰鬥。」

紅色的武裝恐龍的四門火焰發射器對準並射出火焰將歷史創造龍變成一攤灰燼,但是在旁的角龍卻連先導者也傷不了。

隨後,命運幻影龍的外型再次變成黃昏鐘龍。

DEMON「黃昏鐘龍對先導者攻擊,技能發動,並且次代區表測兩枚以上,傷害+1。」

「不防禦。」

這次攻擊沒有判出任何觸發下結束了戰鬥。(傷害3 靈魂0 手牌6)


DEMON「這回合結束時,命運幻影龍的次代突破。從牌組中選擇一枚「命運支配龍」橫置方式Ride,並且此單位回到手上。 」

命運幻影龍的身形消失了,那些齒輪也掉在地面隨後像是有生命的一樣重新排列為圓形並變成金黃色,一隻黑色、身上有著黃色條紋且背上有顆巨大齒輪的龍出現在場上,而那些金色的齒輪就漂浮在龍的身邊。。

帶著金框眼鏡年約30歲的留著長捲髮女性(傷害1 靈魂0 手牌7)
「重置、抽牌。Ride,忍龍 不動爆破。接著,忍龍 不動爆破技能發動。手牌一枚捨,一枚同名卡從牌組Call。Call,隱匿的忍鬼 丹波。」

「戰鬥。羽鳥的忍鬼 普賢支援忍龍 不動爆破(合計15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命運幻影龍)

「隱匿的忍鬼 丹波支援忍龍 不動爆破(力量17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觸發判定」

(妖刀的忍鬼 村正)

「爆擊GET,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這次傷害觸發還是沒有任何觸發。

「回合結束」

DEMON(傷害7(CB4) 靈魂2 手牌9)
「你們這些低下的生物,果然只能在我面前趴著。捨棄和先導者同名的單位,究級超越。世界支配龍,技能發動,爆破反擊並犧牲一點傷害,時間給我停止!!」

場上的命運支配龍變成全身金色且在腹部有個藍色的星球在轉動的樣子,但那星球沒轉動多久就停止轉動了,並全場被奇怪的領域給包圍住了

DEMON「生命的倒數開始,3,世界支配龍(力量36000/傷害0)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長捲髮女性心想「沒有傷害的話‧‧‧‧‧‧」

「不防禦。」

「觸發判定。」

(蒸氣鬥士 馬休達)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傷害觸發。」
(復仇的忍鬼 大星)

DEMON「第二次再對先導者攻擊,2。」

「不防禦。」

「觸發判定。」
(拒絕迴路龍)

「傷害觸發。」
(審判的忍鬼 泰家)(傷害3 靈魂1 手牌7)

DEMON「第三次攻擊對先導者攻擊,1。」

「不防禦。」

「觸發判定。」

(卡里卡里工作者)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傷害判定。」
(隱匿的忍鬼 丹波)
(忍龍 不動爆破)(傷害5 靈魂1 手牌7)

長捲髮女性「還差一傷,這對戰是我們贏了,DEMON。」

DEMON「你們以為這樣就躲過了嗎?沒用沒用沒用,在回合結束的瞬間,這單位每命中一次先導者,對手就必須受到一次傷害,剛剛一共命中三次,就承受三點傷害吧!!」

說完,在三人的先導者的胸口上都被打穿。

DEMON「好了,現在就去死吧!」

這時從房間的冷氣口出現噴出大量的煙霧。

留著油頭的男人「難道是!!」

DEMON「沒錯歐,是毒氣,而是能馬上生效的那類型。」

帶著眼鏡的男子「這樣你也會死的。」

「你們這些猴子,怎麼可能理解我,DEMON,呢。」

說完,就按下了在旁的一座小雕像後,一到玻璃罩瞬間降了下來。

帶著眼鏡的男子「別想逃!!」說完,就丟出那像手銬的裝置。

但是,還是來不及被玻璃罩給擋了下來。

DEMON「哼、哼,你們就在地上永遠爬著吧!!」

玻璃罩內變成一座電梯,將DEMON和椅子一起向下移動了。

而時間回到淺入作戰開始前,黑助面對那殺了自己的紫羅蘭的時候。

紫羅蘭「好了,現在開始任務的第二階段了。」

黑助「什、什麼第二、二階段?」

紫羅蘭「就是完全抹滅蝶之川 黑助計畫的第二階段,將現在的蝶之川 黑助給消滅。」

聽到這黑助急忙想逃走,但是雙腳已經癱軟走不動了。

待續
==================================================
G4 世界支配龍(The World Ruler Dragon)
究極超越(次代區表側三枚以上時,和先導者同名的一枚捨棄,在VC上超越。回到次代區時,全部次代區的卡移除)
力量25000
(自)此單位登場時可以支付[CB2,關鍵-1],這回合對手場上所有單位失去技能效並不能從手牌呼叫單位到GC,只有此單位可以戰鬥,此單位可以不橫置進行攻擊並可以進行3次攻擊,驅動-2,獲得「(自)回合結束時,此單位在戰鬥中每一次命中先導者,對手承受一次傷害。(做傷害判定)。」

G3:
命運支配龍
力量11000
(自)超越時或是在VC登場時可以支付[CB1],抽2,並選擇一枚手牌放到牌組下面。
(自)[R]從手牌以外的地方登場時,選擇自分場上其他一體後防者放到牌組下面,這回合對手不能從手牌呼叫和被選擇的單位相同階級的單位到GC。

命運幻影龍
力量11000
(自)在自分的Ride階段開始時,可以支付[CB1,手牌兩枚捨棄],次代區選擇一枚G單位超越到VC。那張單位元攻擊力視為0。(對手先導者為G2以下時也能使用)
GB2: (自)自分的回合結束時,可以從牌組選擇一枚「命運支配龍 」橫置的方式Ride,此單位加入手牌。

G0:命運幻影龍子
先驅
GB1:(自)[R]「命運支配龍 」對先導者攻擊時,可以支付[此單位放到靈魂],場上一體後防者放到牌組下面,牌組選擇一枚G3的<齒輪龍>,Call,洗牌。結束階段,被呼叫的單位放到牌組下面。
=================================================
本話.其實原本是打算一次寫兩邊但是..但一些情況所以打住了

最終BOSS出來使用的集團已經揭曉.VG中最最最會鬧事的勢力.齒輪.

有人會問BOSS打時翔?我只說不完全是..
0
-
LV. 25
GP 91
12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一天跟新2集?本篇+吐槽

總算pt2?.這次說說右砍什麼

之前有大大說過




沒錯我有段時間想把JOJO in VG..

但是為何不行?..因為集數..

塔羅牌一共21張=相關對戰要寫21集..然後前置劇情寫1.所以又21集

此外我又喜歡在中間寫幾篇日常..N集.

那最後是42+N集....很多集..(我寫到第2X話又會有啥怠惰症發作)..索性就放棄吧..

但那時候以草創幾張出來了 所以就用吧..
===========================================
BOSS,夜空 冬一郎(DEMON)..很多地方完全是在參考DIO..那傲慢 那自大 那瘋狂..

連經典台詞都一樣=w=+..

PS.如果這能找聲優配的話.本人私心希望這角色.找子安來配...
========================================
.BOSS牌組第10話配置.10爆2引.

0
-
LV. 26
GP 91
13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一話-離別

害怕的黑助見到著這位熟悉的陌生人,紫羅蘭,想要轉身逃跑,但卻被從腹部狠狠的踢飛了約一公尺。

紫羅蘭走向趴在地上的黑助並說「你應該不會這樣就死了吧?我可是有好好控制力道。」

隨後一腳重重地踩在黑助的背上接著說

「你現在應該是在想「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那就告訴你吧!我不是你所熟知的紫羅蘭,而是對戰用人型外裝高階型機人(FAH,Fighting Armored Highter),米拉。 在未來輸給你後DEMON大人開始思考如何暗殺你,可是不管怎麼樣你都能化險為夷,所以就打算暗殺過去,也就是現在的你。但是,因為世界的因果律,所以無法直接殺了你,只好設個圈套引用他來到過去並找機會下手。」

黑助「但就算這樣你們所在的未來不一定會被改變的。」

「這是當然的,所以DEMON大人,才要將歷史重演阿!!」

「歷史?」

「沒錯,你和成園 誠相遇的相遇,是形成我們未來的重要條件。好了,開始吧!!」

說完,米拉的胸口打開從中出現一顆像是水晶的裝置。

「那就開始吧!計畫的第二階段。」

說完,那顆水晶發出的光芒覆蓋了兩人,然後被一個隨然人來人往但是人們卻看不見兩人奇妙的空間給包圍者。

黑助「這裡是哪裡?」

米拉「這裡是由「INFITE」的能量所創造的空間,在這裡時間和空間都將被扭曲,外人無法得知也無法干涉,也就是說就算是屍體也永遠不會被發現。好了,現在是要在直接殺了你呢?還是用對戰解決呢?」

這時,黑助像是一隻小蟲一樣不斷的匍匐掙扎。

看到此狀的米拉就說「看你那麼努力,我就給你一點希望好了。如果,你在對戰中贏過我,那就將紫羅蘭還給你。」

聽到這句話黑助就放棄了掙扎並問

「這是真的嗎?」

「這就看你的實力才行。」說完就將腳從黑助身上給移開然後接著說
「來吧!蝶之川 黑助!!」說完,從右手臂中出現一副牌組。

黑助緩緩地站了起來並拿出了牌組

雙方設定好起始先導者後對戰就開始了

米拉、黑助「Stand up!Vanguard!!」

米拉的起始先導者是紅湧動龍子
黑助的起始先導者是宇宙勇機 宏偉短跳

米拉開場先Ride,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並發動先驅技能後回合就結束了。

黑助在自己的回合先Ride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並發動先驅,然後給予一點傷害。

米拉(傷害1 靈魂0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狂暴龍。Call,龍騎士 納迪姆。戰鬥。然後,先導者龍炎,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提高2000。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黑助用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擋了下來,隨後的先導者攻擊受到兩點傷害。

而輪到了黑助了回合,Ride宏偉鬥劍後,也直接回敬一枚爆擊。

米拉(傷害3 靈魂1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炎鞭龍 The Breaker。」

場上出現一隻身穿紅色盔甲、手持一把紅色金屬且纏繞著火炎的長鞭的火焰龍。

「登場或是超越時,技能發動。」

(宇宙勇機 宏偉短跳被退卻了)

「然後抽1。同時,炎鞭龍 The Breaker壓制發動,力量提高10000。紅湧動龍子的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入魂。查看牌組上面5張。將雙足飛龍打擊者 珈格加入手牌。戰鬥,先導者龍炎。炎鞭龍 The Breaker(力量21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3(CB2) 靈魂3 手牌7)

「不防禦。」

炎鞭龍 The Breaker揮起手上的鞭子貫穿了宏偉鬥劍,在旁的龍騎士 納迪姆沒有再繼續攻擊下去。

黑助(傷害5 靈魂1 手牌8)
「重置、抽牌。Ride,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場上空間開始扭曲一隻銀白色的機械龍,華爾蒂拉,從中走出來。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Call。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華爾蒂拉,技能發動。次元機械人 大月亮,Call。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次元機械人 大月亮放到牌組下面,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華爾蒂拉從次元的武器庫中,拿出了一把黑色的火箭筒秒準了炎鞭龍 。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39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四重觸發」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
「抽牌觸發。抽1,力量給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傷害5(CB3) 靈魂2 手牌13)

「傷害觸發。」
(防衛寶珠龍)

「真可惜阿。如果剛剛兩張都是致命我就輸了。」

黑助「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力量19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一隻全身纏號的火焰的獅鷲獸擋在宏偉睿智的面前並吐出火焰來將其消滅。

黑助「回合結束。」

米拉(傷害4(CB3) 靈魂3 手牌8)
「重置、抽牌。超越。」

(雙足飛龍打擊者 珈格)

「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的技能發動。靈魂爆破、G人格。將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退卻。Call,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戰鬥然後先導者龍炎。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

黑助「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完全防禦。」

「三重驅動。」

(熔岩湧流龍)
(炮口閃爍龍)
「爆擊觸發。爆擊給先導者,力量給龍騎士 納迪姆。」
(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

「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的次代突破,爆破反擊。重置,驅動減2。勝利堡壘(力量26000/傷害2)再次攻擊先導者。」

「伊格尼人 愛國者(捨棄通信少女 繪里香),次代防禦。然後,護盾值提朝高5000。」

「驅動判定。」

(龍舞姬 塔拉)

「治癒觸發。力量給龍騎士 納迪姆」(傷害4(CB4) 靈魂2 手牌11)

「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支援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28000)對先導者攻擊。」

黑助「次元機械人 大月亮、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和伊格尼人 密斯托拉爾防禦。」

紫羅蘭「回合結束。」

黑助(傷害5(CB3) 靈魂2 手牌7)
「重置、抽牌。」

這回合,黑助再次超越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並且利用華爾蒂拉的技能Call 宏偉左輪。

黑助「Call,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放到牌組下面,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Call。」

這次戰鬥,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的攻擊再次被完全防禦擋了下來,但黑助的也回復到4點傷害,而宏偉左輪被次代防禦擋了下來,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直接被無視了

黑助「回合結束。」(傷害4(CB4) 靈魂2 手牌9)

米拉(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8)
「重置、抽牌。看來剛剛是想做最後的一擊但可惜啊,超越。」

(熔岩湧流龍)

「炎熱機龍 勝利堡壘。炎鞭龍 The Breaker技能發動,宇宙勇機 宏偉警察退卻,抽1。」

這回合,炎熱機龍的兩次攻擊黑助再用一枚完全防禦和一張次代防禦硬擋下來。

紫羅蘭「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支援龍騎士 納迪姆(力量23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黑助「宏偉左輪、宏偉鬥劍截擊,宏偉繩索防禦。」

米拉「回合結束。來吧,你剩下那唯一的未來了。」(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12)

黑助(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5)
「重置、抽牌。」

黑助看著手牌心想「沒錯,我剩下唯一的可能性但是,面對那手牌的數量就必須賭到爆擊觸發,不然沒有任何勝算。」

這時黑助眼前的景象突然漸漸地消失,而被嚇到坐在地上,當回過神時發現四周的時間像是停止一樣,然後眼前出現一個白色的人影。

黑助「你是誰?」

那人影的外型漸漸地明顯,最後出現的是熟悉的人,未來的自己。

黑助「未來的我,原來你還沒死嗎?」

未來的黑助「你錯了,我的確已經死了,現在你看到的是藉由「INFITE」所產生類似奇蹟的現象。我出現在這裡是有事情像告訴你。」

「是什麼事情?」

「你還記得你問我有關我的究級超越的時後的事,我回答你,有機會的話會看到的,但不是現在。」

「恩」

「那是騙你的。」

「!!」

「我害怕使用那張卡,因為在得到那力量時犧牲了重要的人、事、物。」

「犧牲?為什麼?」

「你想知道的話,就活下去吧!時間到了,你就會知道了。希望你能找到不同的超越(未來),因為在有如繁星的可能性中,一定存在不會犧牲的未來。」

這時,未來的黑助消失在眼前,黑助回過神來,決鬥還在繼續。

米拉「快點吧!不然直接殺了你也是沒關係的。」

黑助「我知道」

雖然這樣說黑助還是不清楚未來的自己為什麼要和他說這些話,知道的是只有一件事就是贏得對戰。

黑助「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華爾蒂拉 技能發動。Call,次元機械人大月亮。再從手上Call,兩張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次元機械人大月亮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33000)對先導者攻擊。 」

「不防禦。」

「三重觸發。」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
(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

「傷害判定。」

(熔岩湧流龍)

米拉「你不發動技能嗎?」

黑助「我才不會發動。第二次攻擊,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對先導者攻擊。」

「截擊。」

「第二張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對先導者攻擊。」

「好戰龍防禦。」

「回合結束。」

米拉(傷害5(CB2) 靈魂2 手牌11)
「重置、抽牌。你以為這樣就能躲掉了嗎?超越。」

(雙足飛龍打擊者 珈格)

「霸天皇龍 刀聖"戴天"。炎鞭龍 The Breaker技能發動,次元機械人大月亮退卻,抽1。同時,英氣之炎 艾托尼奇技能,入魂,反擊填充。Call,炎鞭龍 The Breaker、狂暴領主龍。  霸天皇龍 刀聖"戴天"技能發動,兩點爆破反擊,G人格。將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退卻。炎鞭龍 The Breaker的力量提高10000。」

米拉「戰鬥先導者龍炎。霸天皇龍 刀聖"戴天"(力量26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同時爆破反擊,狂暴領主龍的技能將另一隻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退卻。同時,炎鞭龍 The Breaker的壓制發動。然後,因為發動兩次所以這回合炎鞭龍 The Breaker關鍵+1。」

這一擊黑助用完全防禦擋了下來。

「炎鞭龍 The Breaker(力量31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傷害5(CB3) 靈魂3 手牌13)

黑助「完全防禦(捨棄宇宙勇機 宏偉睿智),同時反擊填充。」

「你這樣只是不斷在被我消耗而已,就趕快接受死亡的命運就行了。」

黑助(傷害5(CB3) 靈魂2 手牌2)
「重置、抽牌。超越。」

(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華爾蒂拉 技能發動。Call,宏偉左輪。手牌中Call,宏偉繩索。宏偉左輪技能發動。宏偉繩索和宏偉左輪力量提高4000。戰鬥。宏偉繩索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合計39000)對先導者攻擊。」

「神龍騎士 阿姆多薩拉姆(捨棄龍舞姬 塔拉),次代防禦。然後技能發動,護盾值提高30000。手牌再以格林機槍龍防禦。」(傷害5(CB3) 靈魂3 手牌12)

「三重觸發。」

(伊格尼人 米斯托拉爾)
「抽牌觸發。力量給宏偉左輪,抽1。」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
「抽牌觸發。力量再給宏偉左輪,抽1。」
(次元機械人 大月亮)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技能發動。將宏偉繩索放到牌組下面,牌組上面一枚Call。」(傷害5(CB3) 靈魂1 手牌3)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被Call了)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37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

「兩張炮口閃爍龍、一張龍騎士 拉希德防禦。」(傷害5(CB3) 靈魂3 手牌9)

「觸發判定。」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 技能再次發動。」(傷害5(CB3) 靈魂0手牌1)

(次元機械人 大綻放被放到牌組下面)
(Call 宇宙勇機 宏偉槍手。)

「宏偉槍手支援次元強襲機龍 華爾蒂拉(合計45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格林機槍龍、狂暴領主龍、好戰龍、龍騎士 拉希德、兩張熔岩湧流龍防禦。」(傷害5(CB3) 靈魂3 手牌3)

「最後宏偉左輪(力量23000)對先導者攻擊。」

此時米拉手上剩下兩張G3和一張蜥蜴戰士 克羅姆。

米拉「既然你贏了,那我也只好依照約定將紫羅蘭還給你。」

說完,就突然抱住了黑助,同時有嗶嗶的聲音出現。

黑助「紫羅蘭,不用這樣抱住我吧?還有這是什麼聲音?」

「抱住你當然是不讓你跑走,而這聲音是我的自爆前的警示音。」

「你還不是紫羅蘭!!」

米拉抬頭看這黑助並說「我可沒有說錯,我會還給你,但還得只是一推廢鐵而已,且我這次行動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要除掉你。你不想收到廢鐵的話,剛剛你就因該乖乖地讓我殺掉就好!!這都是你的錯啊!!蝶之川 黑助。」

這時候,米拉的手突然放開然後說

「身體不受控制了。難道是!!」

接著而來的是像是人類的痛苦叫聲

米拉聲音變柔地說「總算回來了,主人。」

黑助高興地說「是紫羅蘭嗎?解除自爆後我們一起離開吧。」

「主人抱歉,我不能和你一起走。」

說完,黑助身後出現的那片河岸的草地。

「因為,我只是暫時將身體的控制權拿回來而已,沒有解除自爆的權限。」

「怎麼可以這樣。」

「快離開吧,主人。快壓制不住米拉了。」

「我怎麼可以把你留在這裡!!」

紫羅蘭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只是笑著,隨後就將黑助推向那出口,只留自己一人在那空間中。

搶回控制權的米拉「可惡,明明計畫是那麼的完美,居然會被那對外人格給搶到控制權。」

這時才想起來,紫羅蘭曾經差點被格式化的這件事。

「難道那時候,未來的蝶之川就看到我的存在並推算出整個計畫的原貌,但是還是自願的被我殺掉。這怎麼可能有那麼愚蠢的事情。反正先解除自爆後,出去將蝶之川殺掉也是一樣的。」

這時,突然發現自爆系統無法解除。

米拉「這怎麼可能,居然無法解除。」

這時,帶著有高興的男人的聲音在耳邊說「FAH-I型,你別忘了這可是一場死亡對戰,而且你剛剛也輸了吧!」

「V大人,我現在正準備去執行既定的任務!!」

「那為什麼要解除自爆呢?用僅剩下的10秒或是5秒和蝶之川 黑助一起在原本的世界死掉也是可以的。」

「這‧‧‧。」

「輸的人必定失去全部,這就是死亡對戰的基本。看你這樣也不需要離開了吧。」

說完,通話就結束了,只留米拉獨自一人在那邊空間裡想盡辦法解除自爆的方法。

在原本是世界,被丟出去的黑助獨自一人無助地坐在草地上,而在紅 在旁站著並口中念念有詞地說

「主人,過去的黑助大人目前沒生命危險,但是看起來受到很大的精神傷害。是嗎?奇襲作戰失敗了嗎?是,我知道了,黑助大人的遺骸將會運送回去的,祝您一切平安。」

之後,紅 直接將失意的黑助丟回宿舍後就離開了。

待續
==================================================
炎鞭龍 The Breaker
力量11000
壓制-(自)[V/R]在我方回合,對手的後防者被放到棄牌區該回合此單位力量+10000。此技能發動兩次以上的話,關鍵+1。
(自)此單位在VC登場或是超越時,可以支付[CB1],選擇對手後防者一枚退卻。退卻的話,抽1。
=================================================
新字段?壓制.這字段特色就是當對手後防被放到棄牌會發生.XXXXX..也很陽炎的特色..然後就會有人想不下怪就好?.(望向那龍炎)

然後.因該有人會說米拉為什麼不乾脆自己開門離開就好.簡單來說權限被遠端關掉了.所以再次無法開啟。

長長的?黑助的回合?結束.下話又是 10萬的主場了。
0
-
LV. 26
GP 93
14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二話-超越天際

自從黑助被紅 給丟回宿舍後不知過了多久,成園和紅 兩人前往黑助的宿舍。

把門打開的成園發現這房間只靠著從窗簾隙縫透過來的微弱陽光照明,身上散發出臭味的黑助獨自一人窩在房間的角落。

成園走進房間看了一下那有好幾天沒有移動過的環境拉開窗簾就說「你還要在這頹廢多久?」

黑助的眼睛因為從窗外曬進的陽光而張不開眼。

黑助「快回去吧我現在不想看到任何人。」

「你都這樣說了我也沒辦法,但是她如果看到現在的你,因該也會忍不住說你幾句的。」

說完,成園和紅 就離開了。

在兩人走路上

「少主,幸好妳沒有想要絕交。」紅 欣慰的說

「我是真的很想不理傢伙了,但如果未來是像你所說的那樣,那現在放棄她就正中對方的意吧。」

「事實的確就是這樣。」

聽到這句話,成園轉回過頭看著紅 的臉並說「這什麼意思?」

「剛剛主人從未來的聯絡中,提到在未來黑助大人的影響力和評價突然逐漸下降,且還有下面的成員說,明明是默默無名人為什麼要我們參加她的喪禮。」

聽到這,成園也完全被搞混了,紅又接著繼續說下去

「看來是所謂的世界的因果被扭曲了。原本的黑助大人,和我的主人兩人一起對抗DEMON,所以被人所知曉。但是,因為這時代的黑助大人失去戰意,在未來只是一位我的主人所認識的一位平凡人。」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的決定或是遭遇都會影響到你們在的未來?」

「是的。所以,如果剛剛少主你真的完全不想理現在的黑助大人的話,那未來只會存在我的主人一人對抗DEMON的未來。」

「不過,這理論的話,為什麼你和未來的我對黑助的認知沒有被改變。」

「這點我不清楚,反倒是如果現在的黑助大人的情況就造成未來發生這麼大麼變動的話,也就表示DEMON發現到不需要殺掉你,只要讓你失去戰意的話,在未來就不會有任何人擋在他面前。」

說道這,成園大概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紅 「不過現在少主你現在在這邊沒關係嗎?依照紀錄來看,你今天不是還要去打工?」

「恩,但我今天請假了。那傢伙變成這樣也沒太多心思在打工上了。」

聽到這紅 露出從未出現過的笑容

成園「第一次看到你笑,還滿好看的。」

紅 「難道少主認為我沒有搭載感情系統嗎?」

「因為你總是一張撲克臉麻。」

「也許是這樣沒錯,但這張撲克臉是我的主人,未來的少主,所設定的。」

成園這時聽得出來被說成這樣紅  的是非常不高興的。

紅「現在先說正事。我的主人在出發時有東西要我交給你。」

紅 從口袋中拿出那和未來的黑助交付的卡片一樣的白色卡片後接著說

「少主,這張卡先交給你。」

接過卡片的成園看了一下這張白色的卡片就說

「這到底是?」

「這是在未來研究「INFITE」的副產品,可以將少主未來的可能性轉化並顯現。」

當然這對成園來說是連想都無法想像的事情。

紅「不管怎樣,這張「可能性」就交給少主了。」

兩人走到成園家不遠處,有一輛黑色的廂型車停在家門外,兩位身穿黑衣的看起來就是有問題的人從家裡走出來,一語不發的上車離開。

當車一離開成園就馬上跑進家中,見到的是被破壞的破破爛爛的家裡,和縮在一旁哭泣的母親。

成園急忙上前去安慰母親的情緒並說「媽,這是怎麼回事?」

恐懼未退的母親,勉強坐起來並說

「你爸爸,把這個家給賣了!!」

說完,母親的眼淚像是瀑布一樣宣洩出來,經過了10分鐘成園將哭累的母親放到床上後房間中走出來。

紅 見狀就說「夫人睡著了嗎?」

「恩。但是,事情的始末根本沒頭緒阿。」

「不過少主,這因該能給出答案,你看。」

這時紅 拿出一整疊的紙。

「這是?」

「是借據。還是賭博的借據。」

聽到這成園整個人晴天霹靂,那麼愛家的父親居然會賭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紅 「少主,看你的表情因該是不想相信,但是這些借據是真的。」

「沒有家人的你能懂什麼!!」說完,就從紅 手上搶下那些借據並將其撕毀。

被吵醒的成園的母親從房間中走出來,一見到紅 就害怕的說

「這人是誰,難道是和那些人是一夥的嗎?不要過來,我們家已經沒有錢的!!」

隨後跑回房間中躲起來,就這樣過了兩人站在那邊過了約5分鐘,

成園「抱歉,可以改天再談嗎?」

「好吧,竟然少主這樣說了。那我改天再來訪。」

說完紅 就離開了,成園的家裡。

當晚,有數位黑衣人溜進了成園家中並抱著兩大包的東西出來,並開著廂型車離開,最後來到像是夜總會的入口外,黑衣人將那兩大包搬下車後穿過一條向下的樓梯。

黑衣人將那兩大包給放下並解開,出現的是全身被綁住的成園和她母親。

一位留著小鬍子的男人見到他們就說

「我想你們因該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吧!!」

這時成園母親神情看得出來已經到極限了。

成園「你們只是要錢吧!!我現在去把錢拿來,所以把我家人給放了!!」

「那可不行啊!如果把你們給放了,我怎麼在道上混。」那男人摸著鬍子說「但真心想要還錢的話,我也不是沒辦法。」

這時成園眼中燃起了希望

留著小鬍子的男人接著說「你只要在這裡的賭盤對戰中,贏過我們的冠軍的話,這筆債就當作還清,但是如果是輸的話,你們一家人一輩子都要在我們底下工作。」

成園「就算我要接受,手上也沒有牌組,怎麼對戰。」

「牌組嗎?為了怕你逃脫,我早叫下面的人,順便把你的牌組帶過來了。」

說完,一旁身材壯碩的黑衣人從手上的袋子中將成園的牌組拿出來。

「這樣你就能接受了吧?」

成園在沒有任何的理由反對和逃避的情況下,接受了這場只能贏不能輸的對戰。

在黑衣人的引領下成園站在對戰的舞台上,四周都是興致勃勃的賭客們。

一位臉再帶著只露出雙眼的面具、留著金色頭髮且身穿西裝的男人從舞台中間升起。

那位男人說「各位觀眾我是主持人,小丑,現在這一場是令人感動的對戰,在我右手邊的這位少年的父親,欠了還也還不清的賭債。但是,現在他有機會還清這賭債,就是在這場對戰中,贏過這地下對戰的冠軍這欠債就能一筆勾銷,但如果輸了那一家人就要在這邊一輩子,在這裡做牛做馬。好了現在,讓我們有請這裡的不敗冠軍出場。」

在舞台的另一邊出現一位中等身材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

那位小丑又接著說「好了,這兩位對戰的賠率是這樣。」

場上的電視牆投影出來的是,冠軍1而成園是100。

小丑「看來是因為冠軍的實力備受肯定阿。好了雙方請就位。」

雙方走向了對戰的桌子,冠軍看到成園就說

「看來是第一次來到這邊的對手,那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可惜也是最後一次了。」

雙方設定好起始先導者後對戰就開始了。

冠軍的起始先導者是木枯的忍鬼 髢草
成園的起始先導者是建造基準

冠軍場上首先出現一隻紫色頭髮的手持苦無的惡魔少年忍者後成園場上出現的是手持雙槍的機械人並開了一槍惡魔雖然被閃過但還是有擦傷。

冠軍(傷害1 靈魂0 手牌5)
「重置,抽牌。Ride,夜霧的忍鬼 顎丸。Call,忍獸 玉鋼。」

這時在建造基準身後出現一個黑色洞穴並從裡面出現一條鎖鏈將其拖入。

「木枯的忍鬼 髢草支援忍獸 玉鋼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正義黃金)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夜霧的忍鬼 顎丸對先導者(力量17000)攻擊。」

「不防禦。」

「驅動判定。」

(忍獸 玉鋼)

「回合結束。同時,木枯的忍鬼 髢草回到手牌。」

成園(傷害1 靈魂0 手牌8)
「重置、抽牌。Ride,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Call。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力量9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驅動判定。」

(奔越英機 宏偉快步)

這次傷害判定對手出現一張忍龍 汙穢身命。

「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對先導者攻擊。」

「截擊。」

「回合結束。」

冠軍(傷害2 靈魂1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修羅忍龍 影者」

場上出現一之全身黑色、紅色眼睛且手持一把短刀的龍人。

「修羅忍龍 影者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對手選擇自己一枚手牌封鎖。Call,木枯的忍鬼 髢草、忍龍 鬼火導士、忍龍 汙穢身命。木枯的忍鬼 髢草支援忍龍 鬼火導士(合計9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力量給先導者。」

「修羅忍龍 影者(力量11000)對先導者(力量14000)攻擊。」

「不防禦。」

「雙重驅動。」

(靜月的忍鬼 燕)
(專研的忍鬼 虎定)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這次成園運氣很好連續出現了兩張爆擊觸發。

「回合結束。場上的後防者殘影回到手牌。」

成園(傷害3 靈魂1 手牌8)
「重置,抽牌。Ride,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超越。」

(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奔越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先導者力量+8000。Call,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建造基準、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技能發動,給予先導者技能。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技能發動。」(傷害3(CB1) 靈魂1 手牌5)

「戰鬥。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支援貫天超神機 X快步(合計40000)對先導者攻擊。同時,貫天超神機 X快步技能發動。」(傷害3(CB2) 靈魂1 手牌5)

(超宇宙勇機 X快步)

「力量40000以上這回合驅動+1。然後,爆破反擊抽1。」(傷害3(CB3) 靈魂1 手牌6)

「忍獸  荒木天蓼,完全防禦。」(傷害2(CB1) 靈魂2 手牌5)

這次驅動出現了2張G2和2張G1。

「建造基準支援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

「靜月的忍鬼 燕防禦。」

「回合結束。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回到手牌」(傷害3(CB3) 靈魂1 手牌11)

冠軍(傷害2(CB1) 靈魂2 手牌4)
「重置、抽牌。超越。」

(忍獸 欺騙狐)

「六道忍龍 淨琉璃羅漢。修羅忍龍 影者的技能。超越時,靈魂爆破。將你封鎖區一枚卡片放到棄牌區。沒有放置的話,對手自己選擇一枚手牌捨棄。」

「Call,忍獸 玉鋼」

這次基準建造直接被玉鋼的鎖鏈拖到一邊了。

「Call,木枯的忍鬼 髢草。然後技能,對手選擇自己封鎖區的卡放到棄牌區。然後反擊填充。」(傷害2 靈魂2 手牌1)

「戰鬥。木枯的忍鬼 髢草支援忍獸 玉鋼(合計14000)對先導者攻擊。」

「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截擊。」

「六道忍龍 淨琉璃羅漢(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對手自己選擇一枚卡放到封鎖區。同時因會核心是修羅忍龍,那張卡結束階段會直接放到棄牌區。」

在旁得小丑興奮的說到「看吧!這就是冠軍的手牌封鎖COMBO的實力阿。挑戰者的防禦會一點一滴的被剝奪掉的!!」

成園「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捨棄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完全防禦。」

「觸發判定」

(忍龍 鬼火導士)
「重置觸發。忍獸 玉鋼重置,力量+5000。」
(忍獸  荒木天蓼)
(忍獸 欺騙狐)

忍獸 玉鋼的攻擊再次讓成園受到傷害。

「回合結束。」

成園(傷害4(CB3) 靈魂1 手牌7)
「重置、抽牌。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奔馳英機 宏偉快步的技能,先導者力量+4000。Call,兩枚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Call,月桂花 指揮官、宏偉槍手、宇宙勇機宏偉鼓動。戰鬥。宏偉槍手支援貫天超神機 X快步對先導者攻擊,並發動技能,力量合計71000。」(傷害4(CB3) 靈魂1 手牌4)

「忍獸  荒木天蓼(捨棄忍龍 鬼火導士),完全防禦。」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
(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

剩下的兩次攻擊,對手紮紮實實的接了下來。(傷害3(CB3) 靈魂1 手牌8)

冠軍(傷害4(CB1) 靈魂1 手牌2)
「重置、抽牌。太好了,我現在可以看到你等等的絕望了。超越。」

(忍獸 欺騙狐)

「六道忍龍 五蘊羅漢。修羅忍龍 影者的技能發動。將自己選擇一枚手牌捨棄,接著五蘊羅漢的技能發動。你選擇兩枚後防者留在場上剩下的放到封鎖區。」

成園「我選擇將宇宙勇機宏偉鼓動和月桂花指揮官留在場上。」

冠軍「然後你如果被封鎖的卡在3張以上的話,選擇兩枚放到棄牌區。」

(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被放到棄牌區)
(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被放到棄牌區)

「戰鬥。木枯的忍鬼 髢草支援忍獸 玉鋼(合計14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宇宙勇機 宏偉次侯)

「沒有觸發的話,六道忍龍 五蘊羅漢(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捨棄宇宙勇機 宏偉次侯),完全防禦。」

「三重驅動。」

(專研的忍鬼 虎定)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忍獸 玉鋼」
(忍妖 雪花球)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忍獸 玉鋼」
(忍龍 鬼火導士)
「重置觸發。忍獸 玉鋼重置,力量+5000。」

「忍獸 玉鋼(力量24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這一次攻擊成園也是實實在在吃下去了。

「回合結束。木枯的忍鬼 髢草回到手牌。」(傷害4(CB1) 靈魂0 手牌6)

冠軍心想「下一回合,就可以使用王牌怪獸來結束這一切了。」

成園(傷害5(CB3) 靈魂1 手牌9)
「重置、抽牌。」

這時成園心想「隨然目前看起來我有優勢,但是不知道會什麼反而是我輸的感覺。」

「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這回合超越了超宇宙勇機X快步,且從手牌Call兩枚正義黃金和一枚的宇宙勇機宏偉槍手。

超宇宙勇機X快步的攻擊,讓成園的手牌變成了11張,但出現了一張重置觸發且沒有命中。

「正義黃金(力量17000)對先導者攻擊。」

「專研的忍鬼 虎定防禦。」

剩下的就直接承受了。

「回合結束。」

冠軍(傷害5(CB1) 靈魂0 手牌4)
「重置、抽牌。超越。」

(忍龍 汙穢身命)

「六道忍龍 九十九羅漢。六道忍龍 九十九羅漢技能發動。爆破反擊並將G區一枚變成表測。對手的手牌選擇四張留下其他的放到封鎖區。」

「Call,木枯的忍鬼 髢草技能發動。反擊填充。Call,忍龍 鬼火導士並技能發動。抽1,忍龍 鬼火導士回到牌組。木枯的忍鬼 髢草力量+3000。Call。嵐之忍鬼 風鬼。技能發動,爆破反擊,入魂。對手手牌選一枚放到封鎖區。」

「戰鬥。六道忍龍 九十九羅漢對先導者攻擊。」

成園「宇宙勇機 宏偉綠葉(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完全防禦。」

「三重驅動。」

(修羅忍龍 影者)
(忍龍 黑鐵)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木枯的忍鬼 髢草。」
(忍妖 雪花球)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木枯的忍鬼 髢草」

「木枯的忍鬼 髢草(力量18000)對先導者攻擊。」

「次代防禦,伊格尼人 愛國者。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技能發動,另一張治癒封鎖,反擊填充。」

「回合結束。木枯的忍鬼 髢草回到手牌。」(傷害4 靈魂0 手牌7)

來到了成園心想「就算能再次超越但我手上的殺招全部用完且牌組中沒剩多少張的觸發了。贏得了嗎?」

這時,成園想起曾經問過紅的一件事

紅 「少主,你想問未來您是怎樣的人?在我眼中,是一位不管在任何逆境都能跨過的人。如果問起為什麼能跨過逆境的話,只會回答「認清自己戰鬥意義的人,才有不斷跨過那些逆境可能性」。」

一想到這裡成園心想「戰鬥的意義嗎?我現在為了家人在這邊對戰,且這目前的手牌,卻無法打開既有的可能性阿。但還是想贏,不是想輸才站在這邊的。」

成園(傷害5(CB2) 靈魂1 手牌6)
「重置、抽牌。」

這時在成園注意到次代區出現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現,就將那張卡拿起來看,接著看了一下自己抽到的卡。

成園露出的自信的笑容說「看來,我並沒有被勝利之神拋棄,Ride,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接著,將和先導者同名的單位捨棄。現在,粉碎困境,在天奔馳,究極超越,救世勇機 X快步。」

在場上的宏偉快步身上的顏色化為銀白色並散發著光芒,對手見到也感到不可思議。

冠軍「可惡,這是什麼奇怪的單位,在資料中明明沒有啊!!」

成園「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的技能發動。救世勇機 X快步技能發動。爆破反擊,這單位攻擊時,力量在50000以上,驅動+1,並獲得技能。Call,宇宙勇機 宏偉斥侯,技能發動。救世勇機 X快步力量翻倍。」

「戰鬥。宏偉槍手支援救世勇機 X快步(合計111000)對先導者攻擊。」

冠軍看了一下手牌後決定不防禦。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斥侯)
(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
(通信員少女 凜香)
「重置觸發。宏偉槍手重置,力量給先導者」
(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

「傷害判定。」

(忍龍 汙穢身命)

「戰鬥結束時,如果力量在10萬以上的並且這回合沒重置過的話,重置,這回合驅動-3。第二次攻擊。」

救世勇機 X快步將手上的武器抵在被打到在地上並遍體鱗傷的修羅忍龍 影者頭上並開出了最後一槍。

冠軍「傷害判定。」

(修羅忍龍 影者)

最後就在成園贏的情況縣了結了這對戰。

小丑「讓人太驚呀了,我們的冠軍居然由這位不起眼的無名選手給打敗了。」

獲得勝利的成園收拾好牌組準備要下場時一堆的黑衣人擋在他面前。

成園「我贏了,難道不能離開嗎?」

其中一位黑衣人就說「這實在很抱歉阿。老闆下令,在你輸之前都不能讓你下場的。」

這時成園注意到這都是一場騙局。

這時賭場的警報器大作,裡面的賭客和人員紛紛逃命,成園就在狀況外的時候從入口衝進一群警察。

最後,成園和她母親在警察的護送下離開這是非之地。

在外面一臉憔悴滿臉歉意的成園的父親見到母子兩平安出來,正想上前抱住兩人時,成園不客氣給了父親一拳就說

「爸,這拳是我對你的行為感到憤怒所打的,而媽 的話你就當面向他解釋吧!!!」

說完,成園留下接近崩潰的母親和憔悴的父親兩人獨自一人坐在警車裡,而就在這時候另一隻黑手正伸向失意中的黑助。

待續
==================================================
救世勇機 X快步
究級超越
+25000
(自)此單位登場時,可以支付[CB2],這回合此單位攻擊時,力量在50000以上的話,驅動+1。然後,力量在120000以上的話,驅動到G3以上的單位時,對手一枚防衛者退卻,並將不會被擊中的技能無效。
(自)此單位戰鬥結束時,該戰鬥階段此單位沒有重置並力量100000以上的話,此單位重置,並該回合驅動-3。

修羅忍龍 影者
力量11000
殘影
(自)[V/R]此單位登場時,可以支付[CB1],對手選擇自己一枚手牌裡側放到封鎖區。該回合結束時,被此效果封鎖的卡回到手牌。
(自)超越時,可以支付[SB1],選擇對手封鎖區一枚卡片放到棄牌區。沒有放置的話,對手手牌一枚捨棄。
=================================================
救世勇機 X快步
單位設定:在無數的平行時空中,接受了彌賽亞之力打到了基傑,拯救庫雷和地球的宏偉快步的姿態。
===============================================
首先...抱歉.真的又拖了快4~5天=////=

然後..本次新跳板是想說殘影沒有跳板所以.恩..就送給他一張跳板吧

在這種概念下 設計出來的就是影者..看強度上來說 其實真的沒比支配強.(手牌上限7情形 ).且說要有拔掉對手手牌這件事其實很微妙.要殘影那張被封鎖的卡就一定讓他回去,但這樣有拔到手牌?.怪不得連不知火本人都把這能力給捨棄了==
0
-
LV. 26
GP 96
15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三話-命運之時

時間回到成園探望黑助的第2天的夜晚,在那冷清且只有月光從窗簾縫隙中照射進來的房間,黑助一人虛弱的倒在地上兩眼無神的看著遠方並心想

「總算能見面了吧,紫羅蘭。」

就這樣意識漸漸的消失中,但同時宿舍的門被打開了,兩位神秘的人士進到房內,二話不說的將黑助給拐走了。

不知道昏睡多久的黑助的意識漸漸地回復,發現到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且眼前所見的是陌生的白色天花板。

黑助「這裡是天堂嗎?」

在旁一位像是醫生的男子就說「可惜,這裡不是天堂,這裡是可以實現你任何願望的地方,被選上的人,蝶之川 黑助。」

「這是什麼意思?」

「蝶之川 黑助,你是從眾多人中,被選出來有資格完成一個願望的人。」

「願望?就算想死的願望也可以嗎?」

「當然,你只要連續贏了三場的先導者對戰就行了。」

說完,那男子就將拿出一副牌組接著說

「這就是幫助你願望的牌組。」

聽完,黑助伸手拿起了牌組,接著就是他的第一場對戰。

過了十分鐘回合來到,拿著新牌組的黑助的回合

「次元機械人司令長官 最終大極限(力量31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接下來的第二場

黑助「次元機械人 大水手支援次元機械人總司令 究極大王者(力量83000/傷害6)對先導者攻擊。」

贏了第二場露出等不及的要進行第三場的對戰時,那位像醫生的男子就阻止並說

「先休息一下吧!太過操勞的話,願望是不會實現的。」

在後台,黑助閉起眼睛躺在椅子上休息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在夢裡,黑助看見一台銀白色的機械龍和一團不知為何物的黑霧戰鬥。

銀白色的機械龍機械龍以飛快的速度宛如數到的銀白色的線般,不斷地閃躲並攻擊黑霧就準備在最後一擊的時候,黑助被那位男子給叫了起來。

「實現你願望的時候到了。」

黑助帶著些許睡意在楠梓的引領下走最後的對戰舞台。

當抵達位後舞台的時,黑助被光照的無法張開眼睛,當眼睛適應後看到的是個像是摔角擂台一樣的場地,而在上面已經有一人在等著了。

黑助穿過了纜繩登上了對戰場,而這時黑助才注意到,他最終戰的對手一位留著黑色長髮且外貌很像紫羅蘭的少女,但這無法動搖黑助的內心,不如說黑助認為這樣反而更好。

少女以冷靜的口吻說「快開始吧!」

雙方設定好了起始先導者後對戰就開始了

少女「我先攻。抽牌。ride,天地之弓弦 阿爾提蜜絲。射星之弓 阿爾提蜜絲技能發動。將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加入手牌。回合結束。」

黑助「抽牌。ride。次元機械人 大登陸艇。次元機械人 大隼鷹,先驅。戰鬥。」

這次攻擊造成一點傷害。

「回合結束。」

少女(傷害1 靈魂1 手牌6)
「抽牌。ride,黃昏之獵人 阿爾提蜜絲。Call,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

在阿爾提蜜絲手邊出現一位身穿白色羽衣的金髮碧眼的少女。

黃昏之獵人將長弓拉滿放出箭矢命中了次元機械人 大登陸艇的輪胎。

「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 通信員 優香)

「回合結束。」

黑助(傷害2 靈魂0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次元機械人 大旗杆,將手上的次元機械人大連結號公開。Call,次元機械人 大猛禽。技能發動。將次元機械人 大凱薩和次元機械人 大鑽石 送到墓地,抽1。戰鬥。」(傷害2 靈魂1 手牌6)

「次元機械人 大猛禽(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截擊。」

接下先導者間的戰鬥被完全防禦給擋了下來。

少女(傷害1 靈魂7 手牌4)

「重置、抽牌。Ride,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然後,手牌中的月躍之鹿的技能。放到靈魂後,抽2。call,戰巫女 佐保姬。」

「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這次黑助還是沒有防禦。

「驅動判定。」

(戰巫女 菊理姬)
「爆擊觸發。力量給戰巫女 佐保姬,爆擊給先導者」
(幸運女神 福爾托娜)

黑助「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 大支援)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先導者。」

下一次的攻擊直接命中了先導者了。

黑助(傷害3 靈魂1 手牌7)
「重置、抽牌。Ride,次元機械人 大連結號。超越。」

(次元機械人 大凱薩)

「第九十九代次元機械人司令官 宏偉大蓋亞。次元機械人 大連結號技能。爆破反擊將次元機械人 大連結放到靈魂。看牌組4張,選擇一枚Call。Call,次元機械人大粉粹。靈魂填充,力量提高2000。第九十九代次元機械人司令官 宏偉大蓋亞。技能發動。爆破反擊,G人格。Call,次元機械人 大鑽石和次元機械人 大標竿。」

「戰鬥。次元機械人 大隼鷹支援第九十九代次元機械人司令官 宏偉大蓋亞(合計40000)對先導者攻擊。」

少女「不防禦。」

這一擊實實在在的命中對手。

黑助「次元機械人大粉粹(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少女「傷害判定。」

(戰巫女 佐保姬)

「次元機械人 大鑽石(力量16000)對先導者攻擊。」

少女「次代防禦(捨棄大鍋的魔女 月桂葉),七色的女神 伊里斯。」

黑助「回合結束。」(傷害3(CB3) 靈魂3 手牌10)

少女(傷害3(CB1) 靈魂10 手牌4)
「重置、抽牌。超越。」

(幸運女神 福爾托娜)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

在場上,黑夜突然降臨,阿爾提蜜絲身穿華麗的服裝且背後有一環象徵月亮的裝飾。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技能發動。爆破反擊,G人格。靈魂填充3。場上的的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和戰巫女 佐保姬獲得技能。同時,次代突破,每有一枚靈魂,我方前列所有單位,力量+1000。現在前列全部+10000。戰鬥。戰巫女 佐保姬(力量19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3(CB1) 靈魂13 手牌4)

「大連結的次代突破,次元機械人 大鑽石截擊。」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力量37000)對先導者攻擊。同時,靈魂中的躍月之鹿的技能,Call1並力量+5000。」

黑助心想「攻擊雖然下降了但是多一次攻擊機會嗎?」

黑助「次代防禦,大洋變形 亞特蘭提斯海豚,技能發動,護盾值提高15000。反擊填充、靈魂填充。」

少女「驅動判定。」

(神界獸 斯庫爾)
(挺身的女神 奇稻田)
(神界獸 斯庫爾)

「躍月之鹿(力量24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次元機械人 大匕首)

「回合結束。」

黑助(傷害4(CB2) 靈魂4 手牌9)
「重置、抽牌。超越。」

(次元機械人 大支援)

「次元機械人司令長官 最終大極限。大連結技能發動,Call,次元機械人大猛禽。大猛禽技能發動。力量提高4000。次元機械人 大標竿移動要前列。Call,次元機械人 大匕首和和次元機械人 大水手。次元機械人司令長官 最終大極限技能發動。這單位力量提高10000,傷害+1,前列所有的單位力量提高5000,傷害+1。」

「戰鬥。次元機械人 大隼鷹支援支援次元機械人司令長官 最終大極限(合計53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少女「完全防禦(捨棄神界獸 斯庫爾)。」(傷害3(CB1) 靈魂9 手牌6)

「三重觸發。」

(次元機械人 大戰役號)
「爆擊觸發。力量給次元機械人 大標竿,爆擊給大粉粹」
(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
「爆擊觸發。力量給次元機械人 大粉粹,爆擊給大標竿」
(次元機械人大連結)
「大粉粹技能發動,力量提高10000。」(傷害4(CB2) 靈魂4 手牌10)

「次元機械人 大猛禽支援次元機械人大粉粹(合計40000/傷害3)」

「次代防禦(捨棄大鍋的魔女 月桂葉),天蓋的戰巫女 花皋月。技能發動,指定戰巫女 佐保姬,護盾+10000,戰巫女 佐保姬截擊。」

「次元機械人 大匕首支援次元機械人 大標竿(合計32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戰巫女 菊理姬和電子虎防禦。」

黑助「回合結束。」

少女(傷害3(CB1) 靈魂12 手牌3)
「重置、抽牌。最後的超越。」

(神界獸 斯庫爾)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然後,躍月之鹿的技能,入魂,抽2。Call,黃昏之獵人 阿爾提蜜絲、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技能發動。給予前列3體單位獲得能力。」(傷害3(CB2) 靈魂15 手牌3)

「戰鬥。黃昏之獵人 阿爾提蜜絲(力量25000)對先導者攻擊。」

「次元機械人 大戰役號、大登陸 防禦。」

「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力量33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先導者。」

「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被給予的技能,先導者力量+5000。」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對先導者(力量16000)攻擊,並解靈魂中的兩枚躍月之鹿對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和黃昏之獵人 阿爾提蜜絲上級Call,所以力量為43000。」

「次元機械人 大磁鐵(捨棄次元機械人 大匕首),完全防禦。」

少女「驅動判定。」

(電子虎)
「爆擊觸發,力量給躍月之鹿,爆擊給另一隻躍月之鹿。」
(戰巫女 菊理姬)
「爆擊觸發,力量給躍月之鹿,爆擊給另一隻躍月之鹿。」
(衝撞野牛)
「爆擊觸發。力量給躍月之鹿,爆擊給另一隻躍月之鹿。」

「躍月之鹿(力量28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大水手、大粉粹,防禦。」(傷害4(CB2) 靈魂4 手牌3)

「另一隻躍月之鹿(力量38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次元機械人 大標竿、大粉粹截擊。大凱薩、大鑽石防禦。」

擋下這次攻擊後,少女露出詭異的笑容說

「來吧!!給我最後一擊吧!!然後,實現我的願望,將我「殺」了吧!!」

聽到這裡聽到這裡黑助嚇了一跳,手上的牌還掉了下來。

少女「看你的表情什麼都不知道吧!在這裡贏的人能實現任何願望,但輸的人就只有死,而我的願望比較特殊,就是在經歷極限的對戰中死去,但是目前為止沒有人能帶給我極限對戰的快感阿。所以,快點給現在的我最後一擊吧!!」

黑助心想「輸了就會死?所以我也算是殺了人?這樣也好,反正我的願望只是想「死」而已。」

突然,從黑助進來的入口傳來巨大聲響,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往那方向看過去。

紅從那瀰漫的煙霧中走了出來,一旁的像是警衛的壯漢要撲上前去阻止,卻被打倒在地 ,之後紅 一路無阻的走向對戰場。

黑助對著在對戰場下的紅 說「為什麼,你會找到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過去的黑助大人,現在有要事和你說,才會出現在這裡。所以麻煩過來一趟。」

聽到這黑助心中從滿疑惑且無力的走過去了。

「首先,你必須要解救現在眼前的這位女性。」

這對黑助還說不是困難的事情,但紅 又接著說

「再來,過去的黑助大人,你也不能在此死去。」

黑助無奈的說「你到底想說什麼!!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但紅 並沒有理會這件事,而是繼續說下去

「最後,是由我們時代的黑助大人在過來這時代前,要我在你最危機且迷惘的時,給你的口信,想想自己的對戰,死亡對戰是你所要的嗎?在宛如星辰般的未來中必定有你要的未來。以上。」

這時,紅 的四周出現更多的警衛要抓住她,而紅當然也不甘示弱和他們打了起來。

少女等不耐煩就說「你要好好感謝我,你是我第一位願意讓你殺的人。再不動作就換我的回合了。」

重新回到了對戰桌前黑助心想
「未來的我,居然要我想起自己的對戰。但這重要嗎?我的對戰不就是,不管輸贏大家都能夠露出笑容的對戰。但這又怎樣,能讓我再次見到紫羅蘭嗎?」

這時黑助才閃過家人的表情。

「可惡居然在這情況想起和家人的時光,這就是死前的跑馬燈嗎?」

這時少女終於忍不住了自顧自的進到他的回合。

少女(傷害3(CB2) 靈魂15 手牌6)
「你這傢伙太讓人煩躁了。重置、抽牌。兩體躍月之鹿移動到後列。call,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戰鬥。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力量11000)對先導者攻擊。」

「可惡,居然無視規則!!」

「這可是你拖拖拉拉的結果!!虧我還那麼看中你。快來吧!」

黑助「大連結防禦。」

少女「驅動判定。」

(幸運女神 福爾托娜)
(神界獸 斯庫爾)

「躍月之鹿支援月之戰神 阿爾提蜜絲(合計22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 大磁鐵) (傷害5(CB2) 靈魂4 手牌0)

「這就是最後了。躍月之鹿支援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合計23000)對先導者攻擊。」(傷害3(CB2) 靈魂16 手牌4)

「不防禦。傷害判定。」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

少女的回合在此就結束,但黑助看了這最後的治癒觸發心想
「是要我活下去嗎?的確我死了,家人和朋友也會傷心吧。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因為對戰而哭泣,每位卡片鬥士都是朋友,所以「她」也不能死。這就是我現在的願望。」

這時黑助的眼神不在暗沉而是出現原有的光芒。

黑助(傷害5(CB1) 靈魂4 手牌0)
「重置、抽牌。」

黑助看了一下抽到的卡,而這時在次代區的卡片發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黑助將那卡片拿起來一看,次元機械人總司令 究極大王者漸漸變成另一張但卻很熟悉的單位。

「將手中和先導者同名的卡當作代價。在宛如星辰般的未來中,現身吧!究級超越,銀翼機龍 華爾蒂拉 。」

場上出現一道銀白色的光柱,一隻收起八片翅膀、宛如一把銀白色之矛的華爾蒂拉從中出現。

「大連結的技能發動。Call,次元機械人 大凱薩。銀翼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

華爾蒂拉張開了那八片的銀白色翅膀,四肢從束縛中解除站立在場上,同時一道奇異的空間籠罩整個對戰場。

「這回合因為銀翼機龍 華爾蒂拉的能力,你在觸發區的卡片的效果將會被無效且我方後防者可以進行驅動觸發,但此單位驅動-2。大匕首移動到前列。」

少女「」

黑助「戰鬥。次元機械人 大猛禽支援大凱薩(合計18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雙重判定。」

(次元機械人 大野狼)
「爆擊觸發。爆擊給大凱薩,力量給大匕首。」
(次元機械人 大支援)

「傷害判定。」
(挺身的女神 奇稻田 )
(衝撞野牛)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這時,少女發現到先導者的力量並沒有變化。

黑助「剛剛說過了,這回合你所有在觸發區的卡片的效果將會被無效,觸發效果也視為卡片的效果,所以觸發效果也會被無效。再來,次元機械人 大匕首(力量12000)對先導者攻擊。」

「電子虎防禦。」(傷害5(CB2) 靈魂16 手牌3)

「驅動判定。」
(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這時黑助停下攻擊問少女說
「為什麼,你要防禦。你不是想死嗎?」

少女高傲的說「因為,我改變心意,不行嗎?才不想因為你這豆芽菜死掉。」

黑助「少騙人了,這世上沒有人真的想去死的。我會結束這一切的。」

場上的華爾蒂拉張開了翅膀,在每片翅膀前端都出現一顆光球,然後射向了阿爾提蜜絲。

「戰巫女 菊理姬、兩張衝撞野牛、神界獸 斯庫爾防禦,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截擊。」

最後在驅動判定下少女的防禦被擊穿了,而黑助已經想好如何拯救少女的計畫了。

待續
==================================================
銀翼機龍 華爾蒂拉
+25000
究極超越(此單位回到次代區時,全部次代區移除)-[手牌和V區同名的卡捨棄]背面的此單位,超越到VC上。
(自)此單位在VC登場時,可以支付[CB2],該回合對手的觸發區的卡片的效果無效,自己所有後防者可以進行觸發判定,此單位觸發-2。

G2服侍月的少女 卡利斯托
力量9000
(自)[R]對先導者攻擊時,先導者含有「阿爾提蜜絲」的話,SC1,該次戰鬥力量+2000。
(永)[R]先導者是G4的話,力量+5000。

G1躍月之鹿
力量7000
(起)[手牌/R]先導者階級3以上時,可以支付[放到靈魂],抽1。先導者如果含有「阿爾提蜜絲」的話,抽1取代為抽2。
(自)[靈魂]階級3以上含有「阿爾提蜜絲」的先導者攻擊時,此單位Call1並該回合力量+5000。

永夜的戰神 阿爾提蜜絲
超越
+15000
(起)[CB1,次代區一枚同名卡變成表],SC3,核心含有「阿爾提蜜絲」的話,選擇場上3枚單位該回合獲得,「(自)[V/R]此單位命中時,場上其他單位,該回合力量+5000。」的能力。
GB3:(永)每有一枚靈魂,前列所有的單位力量+1000,並靈魂在10枚以上時,自分場上所有單位不會成為對手的單位效果對象。
============================================================
本話因該是我寫小說以來重寫內容最多的一次..畢竟在原設定的這集可以簡單明瞭不拐那麼多彎就解決了..但為什麼要搞這麼彎?等下次吐槽一次說明

本次新卡..阿爾提蜜絲軸 強化?畢竟官方根本是把這月戰的相關系統"每次"都只做1/2.
0
-
LV. 26
GP 96
16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四話-扭曲的過程

在對戰結束的當下,少女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了下來,在旁將一堆警衛打趴在地的 紅看著場上的黑助心想
「現在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這個時代的黑助大人,你要如何跨過呢?」

那位像是醫生的男子從旁搭乘像是電梯的設備出現在對戰場旁邊並說
「好了,勝負已分了。勝者將會實現願望,輸家會失去所有。說出你的願望吧!蝶之川 黑助。」

「恩」

接著黑助繞過對戰桌並走向少女,男子在旁看就說
「你的願望該不會是,要這女孩活下去吧?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裡是犧牲他人願望來達成自己願望的地方。」

黑助「我知道一定會這樣的。所以,我的願望不是要她活下去。」

「所以你的願望到底是甚麼呢?說出來吧!然後那願望就可以得以實現。」

「再說出願望前,我想確認是不管怎樣的願望都可以實現,是嗎?」

「沒錯,除了要這女孩活下去以外的願望都可以。」

這時黑助露出微笑並說「這就好。我要的願望是,這少女的一切的所有權都歸我!」
男子「你這願望到底是什麼意思?」

黑助「就如字面上的意思,我要這少女一切的所有權,包含人生、行動甚至生命。沒許可就不能隨便放棄或是被奪走,也就是說只要我沒有同意,你們就不能隨便奪走她的生命。」
男子「你以為這願望可以實現嗎?」

「當然可以,因為這不是要她活下去的願望,不違反你們的原則吧!」說完,就拉起少女的手想要離開那裏。

聽完後的男子突然大笑並說「沒錯,的確不違反,但是你們想要離開的這願望,還是要遵守這裡的歸則啊!!」

聽到這的黑助無奈的說「這可真是的,那就來吧!那我之後三場的對手是哪些人?」

男子「你的對手就只有我一位而已,由我 V來當你的對手。贏了,就讓妳們離開,輸了你們三人必須要犧牲一切。」說完就拿出一副白色的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面具並戴上去。

聽到這在旁的紅 想要上前阻止,但是這時候黑助已經準備和V 對戰了。

過了兩小時,再次走在原本所居住的城市的夜路上。

紅 「這個時代的黑助大人,下次請別做這種高風險的事情了。」

「我是不可能在那時候就輸的,對吧!畢竟有所謂的因果律什麼的。不過,你不在成園身邊好嗎?」

「這個時代的黑助大人,我可是說真的。和你對戰的那一位名為V 是在未來是DEMON的左右手的名子。至於少主方面早有對策,不用擔心。」

聽到這裡黑助的內心五味雜陳

「這個時代的黑助大人,只是可能性很大而已,請不要考慮太多。反而是,後面這位從剛才一直跟在我們後面。」
那位那對戰時遇到的少女從下車就一直跟在他們身後不肯離去。

黑助轉過身去就問少女說
「下車時,我不是「還給你了」,現在你是自由的,為什麼還要跟過來。」

「你說過我現在是自由的,但我不想接受這好意。」

黑助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這件事情心想 ,少女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

少女「在下次我正當的贏你的時後再還,在那之前當作放在你那邊。」

聽到這裡,黑助傻眼在那邊,而在旁的紅 看到這幕心想
「雖然在很多地方都被改變了,但你們果然最後還是會在一起的。」

最後,這奇妙的三人就一起走到黑助的宿舍外。

紅 「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就先行離開了。」

但黑助請紅 留下來但卻被回絕了,並被回說
「這個時代的黑助大人,請自行處理吧。這都是命運。」

隨後就留下不知所措的黑助和少女在原地

少女無所謂的說「這裡就是你住的地方嗎?」說完,就伸手要去開門。

黑助急忙跑去檔在門前並說「給我等一下,你想做什麼?」

「我現在不就是你的東西,而且我現在沒地方可以去。」

黑助「疑~~~~。一位女孩子這樣隨便不會怕嗎?」

少女露出神秘的笑容並說「不久前,還帥氣的說要把我納為己有的說。」

黑助「抱歉、抱歉,等我一下。」說完,馬上一溜煙的跑進房間中。

在房中的黑助,看這充滿啤酒罐、酒味和嘔吐味的房間,心想「這種房間絕不能讓她看到。」

雖然花了,30分鐘將房間大致上整理一番後,才讓少女進到房內。

少女看了一下環境,發現了黑助的那些啤酒罐和殘留下來的味道,但對這件事沒有多說什麼,反而說

「你可以先出去嗎?」

聽到此話的黑助一臉茫然,少女接著說

「準備要洗澡,如果你喜歡看的話,我也不能拒絕,是吧!」

剛說完,少女就發現黑助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隨後就進到浴室中進行盥洗。

當水淋在的少女久未清洗的身體上時,在心中浮現出彷彿被遺忘的名為「生」的感情,隨著感情逐漸的浮現,淚也隨著流了下來,最後少女跪下大哭了起來,參雜著水聲和哭聲不斷了一分多鐘才停歇下來。

過了數分鐘,從房內傳來少女的聲音說
「不知道你在哪裡,快點出來吧!」

這時,少女的聲音和數分鐘前,相差如天地之別,如說數分鐘前為有如冰山一一樣冷淡無感情,但是現在卻像是流水一樣柔順。

黑助進到房中,看見那位少女身穿那件水藍色連身裙站在那邊。

少女「抱歉,因為沒有適合的衣服所以先借來穿。很奇怪嗎?」

但是黑助卻沒聽進去,因為月光透過衣服將少女的身體曲線表露無遺,且其感覺和當時紫羅蘭像是同個模子出來的,由於思念和本能,黑助的理性斷線了,就往少女身上撲了上去,並強吻了對方。

數十分鐘後,衣衫不整兩人背對而坐。

黑助充滿歉意的說「對不起,我一定會負起責任的。」

少女卻是很平靜的說「為什麼要道歉,我是你的東西不是嗎?」

「但身為人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補償。」

但是少女卻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依偎在黑助身邊並心想

「如果沒遇見你的話,也許只有死亡的未來在等著我。所以,就算是這樣的關係,也讓我在你身邊吧。」

就這樣過了兩天,成園和紅 兩人走在路上。

成園「想不到前幾天的那些警察是你通知的,欠你一個人情了。」

「少主,這是我份內該做的事情,不用記在心上。」

「不過,為什麼我們還要去那傢伙家裡一趟。」

「因為,想讓你見一個人。」

這時,兩人走到黑助的宿舍外並按下了電鈴,出來應門的人是黑助本人,那位少女正穿著不合身的黑助的衣服。

看到此狀的成園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但紅 不以為意地走進去了。

少女看到紅 就立個坐正並低下頭說「前幾天,十分感謝你的幫忙。」

紅 「不用這樣子的,月華 櫻子小姐。」

少女驚訝說「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子。」

帶著成園的黑助就說「發生什麼事了嗎?」

紅 「你們兩位該不會還沒自我介紹吧?」

這時,黑助和櫻子兩人的空氣像是停止被凍結了,但卻不知道之後還有讓人更為震驚的事情發生。

待續
==================================================
==================================================
總算在春節期間趕完了..

這集原本是上一集的後續,但很多地方喬不攏所以拆開了..

計畫是有讓主角變成那對戰場的新BOSS來救少女.(另類的凱薩 亮)..最後在讓成園把主角打回正途..

不這樣做主要原因..太少年漫的SOP..所以馬上打掉.

然後最原始的劇情不能用..又要寫那差點要被關樓的劇情..最後看起來會不會轉太硬了?..
0
-
LV. 26
GP 98
17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五話-未來的支部長

來到黑助的宿舍的成園和紅 兩人,到黑助的宿舍和黑助及櫻子見面,四人稍作交談後紅 就說

「昨晚,我的主人來電,要與你們見一面。」

黑助指著成園說「你說的是未來的他?」

「恩」

「那要怎麼過來?」

這時在旁的櫻子完全聽不懂這段對話,就問黑助
「你們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原本黑助想隨便呼攏過去,但是紅 卻說
「沒關西的,就告訴櫻子小姐全部的事情吧。」

因此,黑助就將所知道的事和發生過的事全部說了出來,隨後四人圍坐在黑助房裡的小桌子邊,紅 就將手臂裡的那奇怪的裝置打開並插上一個類似手機的機械,接著看了在場的人後就變成一位中年大叔的聲音說

「看到你們還真是懷念阿。小黑和月華。」

成園「想不到我未來後,變成那麼會賣關子了嗎?」

「抱歉,太高興了所以把正事給忘了。」

在場的三人無語的看著在說話的人。

未來的成園「雖然是在這情況下見面,還是容我在這時候做自我介紹,我是FIVA的星門的支部長,成園 誠。會在這時候聯絡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要警告你們,DEMON還會以更強力的方式向你們襲擊,請多加小心自身和親友的安全。再來,現在的小黑聽說你也拿到究級超越了嗎?」

黑助指著自己說「小黑?是在說我嗎?」

成園「難到還有別人嗎?」

黑助傻呼呼地笑著說「小黑這種錯號,聽起來還真不習慣。」說完,就將那時候具現化的卡片拿出了來。

看到卡片後未來的成園說「是和我所知道的不一樣卡片。」

成園「那你知道的哪一張卡。現在的我們不是會多多少少影響到你們嗎?」

「為什麼會有不一樣的究級超越,我們這邊會調查的,畢竟白卡和「INFITE」還有很多未知的謎團。至於我所知道的卡片要從我和小黑相遇說起。」

櫻子「感覺上是很重要的事,我先到門外你們慢慢說吧。」

「月華,你留下來吧。你也不是局外人。」

且黑助也將櫻子給勸留下來。

「我和小黑認識的時點,就是大約在你們這時間,在一場FIVA所舉辦的活動中相遇,而在之後我們不管在哪裡的先導者比賽中都會相遇。然後,以你們的時間來看大約是在3年後,我進入了FIVA工作,而小黑也遇見了你,月華 櫻子。」

黑助「所以,我們三人會相遇是必然的?」

「沒錯,那時候的月華可是宛如大和撫子一樣的女性,連我都想一親芳澤。」

成園「你這傢伙離題了吧!」

未來的成園咳了幾聲後繼續說下去「直到那天命運之日的到來,以你們時間來看15年後。那天小黑和月華你們正準備隔天的結婚典禮,就在兩人去探勘婚禮會場的路途上,DEMON派人襲擊你們。」

聽到這裡房間的氣氛變得些許凝重

「接下來,是我之後聽到的事情,小黑在那對戰中存活了下來,但是襲擊的人打算玉石俱焚,將載著兩人的車子一起推下了山谷。最後,除了小黑外的人全部死亡。而那張卡片也是那時候從白色卡片具現出來的。」

聽到這裡,黑助的手握拳握得更緊,且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憤怒,手還出現緩緩的顫抖,而在旁的櫻子見狀就將手輕輕的放在黑助那緊握的手上。

「我所知道的的就這些了。」

成園「DEMON不是在15年後出現的嗎?怎麼聽起來早就有瓜葛了。」

「真不愧是我,死亡對戰的起源,原本只是賭博性質的對戰,不知為何越賭越大最後賭到性命,而DEMON也是在那時候出現的」突然,口氣變成無奈「明明只要建立制度規範,就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但小黑居然說「卡片是夥伴不是得到利益的工具。」就持完全反對的立場了。」

成園「那你怎麼還會和那傢伙一起合作?」

「原因不用我說,你因該是最清楚的吧!我想說的事情就這些了,祝你們武運昌隆。」說完,未來的成園就中斷連絡。

一回到原狀紅 就說「我的主人的通信已經結束。」

成園「未來的我怎麼變成那麼不正經了?」

「少主,在你眼中看起來是這樣,但在我眼中和資料裡,少主的行為一直都沒改變。」

成園不敢相信的看著說出這話的紅

而紅 又接著說「現在,兩位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成園、黑助「??」

「兩位要將手上的白色卡片盡可能的具現化。」

黑助「等一下,不是要有「INFITE」才能具現化?」

紅 「這點不用擔心,我本來就是在靠「INFITE」來運作的。」

黑助「這樣說不就是要你拿生命來換嗎?怎麼可以這樣!!」

「這時代的黑助大人,事實恰好相反。要產生「INFITE」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先導者對戰,所以你所擔心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好了,快點開始吧!DEMON下次的襲擊不知道何時會過來。」

成園和黑助兩人就拿出牌組並將那些白色卡片放進去後兩人無止境的對戰就在此展開了。

待續
==================================================
==================================================
先說抱歉本次拖太久了.orz..

從一些方面來說又是個沒對戰劇情(原本有考慮對戰.==)

先預告下一話.久違的庫雷視點回來了
0
-
LV. 26
GP 98
18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六話- 分裂(Clutch)

黑助和成園兩人為了之後的DEMON可能的來襲,進行了一場又一場的對戰,而就在同時在遙遠的次元中類似地球的行星,庫雷,有一台白色的小型飛行器,在黑暗領域的中向一座古老的遺跡高速飛行著。

該飛行器在遺跡中不斷的靈活的飛行,最後來到一個像是被戰亂過的廣場且有陽光從上灑落下來。

飛行器在空無一人的廣場像是找東西似的左右查看,突然一位銀髮獨眼少女的出現在後面,並一到銳利的刀刃往飛行器砍下去,而飛行器靈活的躲開了攻擊,但是少女不放棄的追了上去且繼續攻擊。

「艾露露,那不是敵人。」一句溫柔且堅毅的聲音阻止的攻擊,少女才停止了攻擊,一位留黑色短髮的少女,烏露露,從一旁的走了出來,且艾露露也將武器收了起來。

烏露露「艾露露,你先回去吧。」

但是艾露露仍然是無表情的看著烏露露。

烏露露「不要擔心我了。」

這時艾露露才默默地離開,而烏露露找了一塊石頭就坐下來,且那飛行器也飛到面前並投影出一隻有著金色眼睛的銀白色機械龍並說

「母親,見到你沒事情,就放下心中的石頭了。」

烏露露「華爾蒂拉先生,因該有告知說,我並不是你母親,就算在未來有參予你的開發計畫,和你的「母親」並不是同一人。」

「但是對我來說,你仍然是我的母親。」

烏露露「先把這件事放到一邊,你這次因該是為了別是過來的吧?」

「是的。齒輪年代記發生繼時刻利牙虎叛亂後最大的分裂這件事情,已經傳遍全星球了,所以大勇者希望和齒輪年代記有淵源的我過來確認。」

烏露露無奈地說「這件事情的確是真的。」

時間回到7天前,這天齒輪年代記的各分支的代表,齒輪獸的代表,時刻利牙虎;齒輪巨兵的代表,刻將 猛烈的巨兵;齒輪龍的代表,是一隻有著藍色眼睛的無名的黑色齒輪龍,而主持會議的人就是齒輪年代記的代表,烏露露。

由時刻利牙虎報告支援自從彌賽亞消失留在庫雷的Link Joker們的活動報告開始,再由刻將 猛烈的巨兵報告自從超越現象消失後,原超越能力者們的身體檢查。

最後,輪到那隻黑龍進行時間軸修復及超越現象觀測。

「在報告前,我想說一些感想。首先,我很感謝大家讓我加入齒輪年代記。」說完,口氣轉變成懶散「但是阿,自從那位大人,時之噴射龍消失後,整個集團弱到不像樣阿。」

烏露露「你說的都不是重點吧!!」

「不,這才是重點阿。只要讓消失的時之噴射龍再次回到我們這時代,那齒輪年代記將會再次強大。」

烏露露「這樣會再次使得時空變成混亂的,絕不能這樣。」

刻將憤怒的一拳揮向了黑龍,但黑龍卻沒有閃躲只是站在那邊,突然刻將的拳頭停止不動了。

「不繼續攻擊了嗎?」說完,刻將的拳頭突然碎裂成粉末。

隨後,時刻利牙虎也向黑龍展開突擊,正當手上的武器要觸碰到時,身體突然無法動作,接著身體變成四分五裂。

烏露露見狀就說「你控制了時間和空間吧!在齒輪年代記的歷史中,並不存在能如此同時操作時間和空間的存在。」

黑龍「但現在就在你們面前出現了,沒錯就由我「命運支配龍 」到達這個頂點。」

說完,該龍身邊出現了數枚的金色齒輪,接著說

「我會讓那位大人回來的,沒心變強的存在,在此消失吧!」

整個遺跡引發了大爆炸並發生大崩塌,最後身受重傷刻將 猛烈的巨兵和時刻利牙虎,在僅有的醫療資源下保住了生命卻陷入重度昏迷,烏露露本人也受到不小的傷害。

時間回到現在,華爾蒂拉聽完就說「擾亂未來的源頭想不到會以這方式誕生。」

烏露露「華爾蒂拉先生,你不需要這樣自責。你告訴我們的情報已經夠多了。只是沒有人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呈現,且還有更麻煩的事情,就是這次事件不少認同命運支配龍的思想的戰力也一起離開了,所以下次見面時戰況會比時刻利牙虎那次還嚴重。」

「變成齒輪年代記和全庫雷的戰爭了嗎?」

「這可能性不小。」

「那我會傳達給大勇者的。母親,希望下次再見時,是和平的時代。」說完,投影就消失且那飛行器也就離開了遺跡。

烏露露看著天空心想「和平的時代嗎?如果那天能真的來臨就好了。」

這在此時的地球上,黑助和成園兩人的對戰總算能告一段落,看了情況的紅 就說

「看起來,結果是差強人意,尤其是這時代的黑助大人,居然還有數張沒具現化。」

「這也是沒辦法事吧?畢竟除了吃飯和睡覺外,幾乎都在對戰。我們可不是鐵打的,精神也是有極限的。」

紅 「也對,明天休息1天吧。畢竟,兩位不是還有「工作」要處理?」

這時兩人才想起來今天是星期一,黑助還要上課且成園還有打工,就這樣兩人急忙地衝了出去。

待續
==================================================
=================================================
我相信有人一定會想說: 你又在水了

寫一些日常篇不好?.對我來說.寫卡片遊戲小說.又不是每次都在對戰而已.

日常也是能寫的..

PS..以上非引戰請理智..orz
0
-
LV. 26
GP 98
19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七話- 宣戰布告
因為「訓練」而耽誤原本該做的事的黑助和成園,前往這時該去的地方,黑助到學校;成園到打工的地方。

一到學校,同學看到久久不見的黑助就圍上去問近況,但卻沒有看到他那兩位朋友,就詢問起其他同學。

「經這一說今天幾乎都是必修課沒想到會有人翹課。」一位男同學說

聽到這裡黑助心中感到十分不安,隨後就馬上就請假早退,並心神不寧的走出校門。

一踏出校門就收到來自朋友的電話,但是電話那頭不是熟悉的聲音,而是經由變聲裝置的聲音。

黑助「你是誰」

「你如果想知道我是誰的話,就一個人到mail中的地點吧!」

說完,電話就掛斷了,之後不管黑助怎麼回撥電話都是關機狀態。

同時,成園來到了打工的地點,還因為遲到被店長罵了3分鐘後,就開始努力工作,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快到了深夜,成園騎著車回到家中,但發現到家中卻沒有任何燈光且家門居然沒鎖,於是小心翼翼將門打開進到自己的家中,走沒多久就聽到一位陌生男子的聲音再說

「5、13、17,這些不可分割的數字真是美好,不是嗎?成園  誠。」

成園聽到停下了腳步因為一位光頭碧眼的外國男人打開電燈從客廳走了出來。

成園「你是誰!!我的父母在哪裡?」

「我的代號名是PG,是替吾友DEMON來送邀請函給你的,而你的雙親正在我們那邊作客。」

「我才不需要什麼邀情函,將我的家人還回來!!」說完,成園就擺出對戰的態勢。

「好吧,我就接受這場對戰。」

兩邊你來我往的纏鬥了6回合,再來到成園的回合。

成園(傷害3 靈魂2 手牌6)
「重置、抽牌。Ride,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技能發動。先導者力量提高12000。基準建造技能發動。Call,宏偉斥候、宏偉槍手、月桂花 指揮官、宏偉鼓動。宏偉斥候技能發動。」(傷害3(CB2) 靈魂2 手牌3)

「貫天超神機 X快步(力量88000)對先導者(全力以赴的理想巨兵)攻擊,並發動技能。」

「蒸氣馴獸師 阿爾甘(捨棄刻獸 斬擊犬),完全防禦。」

「四重驅動。」

(宏偉斥候)
(宇宙勇機 宏偉武僧)
(宇宙勇機 宏偉武僧)
(月桂花 指揮官)

「先導者重置。再次對先導者攻擊。」(傷害3(CB3) 靈魂2 手牌7)

「蒸氣馴獸師 阿爾甘(捨棄刻獸 衝刺野豬),完全防禦。」

成園「居然兩張完全防禦。宏偉鼓動支援宏偉斥候(合計11000)對先導者攻擊。」

「刻獸 招引之隼防禦並技能發動。」

(刻獸 閥門激光龍)

「先導者力量這次戰鬥提高5000。」

成園「宏偉鼓動支援宏偉槍手(合計17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傷害判定。」

(刻獸 瞌睡綿羊)

「抽牌觸發。抽1。」

成園「回合結束。」

PG(傷害4 靈魂2 手牌3 封鎖3)
「重置、抽牌。ride階段開始時,公開手上的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牌組上面一枚封鎖。然後,超刻龍 異變龍的技能,爆破反擊,手上的刻獸 轉輪幼龍封鎖,從超越區登場。」

「手牌中刻獸 嚙食老鼠的技能,步哨幼龍橫置,抽1。棄牌區的蒸氣馴獸師 阿爾甘的技能。同名卡和一張G0移除,回到手上。超刻龍 異變龍的技能發動,次代區一枚變成表測」

(次代區的超刻龍 異變龍被打開了)

「看牌頂5枚後,選擇兩枚封鎖,力量增加18000,反擊填充。」(傷害4  靈魂2 手牌2 封鎖9)

「戰鬥。超刻龍 異變龍(力量44000)對先導者(力量13000)攻擊。」

「次代防禦,大洋變形 亞特蘭提斯海豚。護盾值提高20000,反擊填充,靈魂填充。」

這次驅動讓PG的傷害回到了3傷,且成園也受到了一點傷害。

PG「你太心急了。回合結束。」

成園(傷害4(CB2) 靈魂3 手牌6)
「你怎麼會懂我的心情,重置、抽牌。將和先導者同名的卡作為代價,究級超越。救世勇機 X快步。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和救世勇機 X快步技能發動Call,宏偉斥候。戰鬥。救世勇機 X快步(力量50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宏偉鼓動的技能,入魂,抽1先導者力量提高5000。」

「不防禦。」

「四重驅動。」
(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
(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
(宏偉鼓動)
「爆擊觸發。全部給先導者。」

(呼喚勝利的英機 宏偉快步)

PG「傷害判定。」

(刻獸 轟蠢豬)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先導者。」
(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

「月桂花 指揮官的技能發動,四枚後防者橫置,先導者重置,再次對先導者攻擊(60000/傷害2)。」(傷害4(CB4) 靈魂2 手牌15)

一次的攻擊被完全防禦給擋了下來。

成園「回合結束。」

PG「你現在就親身體驗你的錯誤吧!」

說完,成園次代區全部變成裡測並且卡背全部變灰色的。

成園「這是怎麼回事。」

PG(傷害5  靈魂1 手牌3 封鎖9)
「這是當然的,究級超越失敗的人將會失去未來的可能性。 重置、抽牌。ride階段開始時,公開手上的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牌組上面一枚封鎖。將和先導者同名卡片捨棄。現在展開了我們的未來吧,天界機神 法迪米翁。」

一台白色的有著各式各樣的齒輪在運轉的單眼機械人從天而降。

「法迪米翁的技能發動。『天堂創造。』」

這時PG的牌組上面的牌飛起來並排列在其面前。

成園驚訝的說「居然,能隨心所欲調整牌組!!」

「法迪米翁還不只這樣,在這回合你手上的守護者將無法使用。Call,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刻獸 機械舞小馬。封鎖區的刻獸 閥門激光龍的技能發動,Call至後防者區,牌組上面一枚封鎖。」

(刻獸 倒帶之虎)

「戰鬥。天界機神 法迪米翁(力量26000)對先導者(力量13000)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鉛球、宇宙勇機 宏偉遊俠、宇宙勇機 宏偉斥候、宇宙勇機 宏偉鼓動、月桂花 指揮官、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防禦。」

「三重驅動。」

(刻獸 轟蠢豬)
「爆擊觸發,爆擊給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力量給刻獸 閥門激光龍。」
(捨棄刻獸 衝刺野豬)
「爆擊觸發,爆擊給刻獸 閥門激光龍力量給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
(捨棄刻獸 衝刺野豬)
「爆擊觸發,爆擊給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力量給刻獸 閥門激光龍。」

「刻獸 機械舞小馬支援次元放逐的时空巨兵(合計23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兩枚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和宏偉槍手防禦。」

「刻獸 閥門激光龍(力量26000/傷害2)對先導者攻擊。」

這一次成園的手牌在有三張完全防禦、一張G3 一張次元機械人 大壓戟的情況輸掉了。

PG「這次是我贏了,如果仍然想要回家人的話,就過來參加這場大賽吧!!但別忘了,你已經「輸」給我了。」

說完,PG就丟下了邀請函離開了,時間回到數小時前,黑助照著地圖來到一座公園。

黑助叫著兩位朋友的名子但出現在面前的人是V。

黑助「怎麼是你,快把他們兩人還回來。不然就只好用強硬手段了!!」

V「蝶之川 黑助,想不到是你先提起對戰的。」

說完也拿出的牌組,並說

「自從被你打敗後,雖然逃過一死,但在組織內的評價不斷下降,所以我每天不斷的思考如何打敗你。這次DEMON大人只要我過來提出邀請函,但我可是一直在想如何挑釁你對戰。戴上這個後對戰就會開始了。」

說完,就將那像是手銬的裝置拿給黑助戴上,隨後兩人就開始對戰了。

黑助「你們這樣做,不怕事後警方會找上門嗎?」

V「警方?這種低階的監視系統早就被我們給駭入了,屍體組織也會處理的。」

回合來到V的回合而黑助已經G3。

V(傷害3 靈魂2 手牌3)
「重置、抽牌。Ride,命運轉盤龍。」

在場上出現一隻一雙巨大爪子的綠色齒輪龍。

「命運轉盤龍技能發動。」

黑助場上的武裝整備員 丹被放到牌組下面了。

「超越。」

(刻獸 轉輪幼龍)

「時空龍 時代創造龍。Call,蒸氣騎士 盧嘉德並技能發動。滴答滴答作業員支援蒸氣騎士 盧嘉德(合計16000)對先導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發動攻擊,且這一次攻擊你不能以G0防禦。」

「不防禦。傷害判定。」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滴答滴答作業員的技能發動。入魂,將蒸氣騎士 盧嘉德時翔,從牌組Call命運轉盤龍。」

「時空龍 時代創造龍(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

「宇宙勇機 宏偉守衛(捨棄可變形武裝-MRD-II 裝甲霸王龍),完全防禦。」

「驅動判定。」

(蒸氣淑女 一心)
(幸運罐龍子)
「抽牌觸發。力量給命運轉盤龍,抽1。」
(興奮不已(ワクワク)的工作者)
「重置觸發。效果全部給命運轉盤龍。」(傷害3(CB2) 靈魂2 手牌5)

而接下來的攻擊黑助也直接承受。

「回合結束。」

黑助(傷害5(CB1) 靈魂2 手牌6)
「重置、抽牌。」

V「我這讓你多點幹勁吧!」

說完,黑助的兩位朋友突然出現被綁在一旁的路燈上,但脖子上被裝上那似成相似的裝置。

黑助生氣的說「你這傢伙!!」

V「放心,只是給他們注射強力的安眠藥而已,只要到這場對戰分出勝負他們就自由了。」

黑助「也就是說,打倒你就行了吧。超越。」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

「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

V「我何時說過,打到我你朋友就會得救的。事實剛好相反,只要我輸了你朋友的生命也會消失。」

黑助這時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

V「你很想打我吧!就打吧!可是在那瞬間炸彈就會引爆,要解除只有你輸這件事,但輸的瞬間你也會死。來吧,你要怎麼抉擇,這無法停止的命運。」

黑助「你這人渣!!華爾蒂拉的技能發動,Call,宏偉槍手。從手牌Call,次元機械人 大月光號。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技能發動。Call,宇宙勇機 宏偉衛士。」(傷害5(CB1) 靈魂3 手牌5)

「戰鬥。超次元機龍 華爾蒂拉(力量39000)對先導者攻擊。」

「不防禦。」

「四重驅動。」

(武裝整備員 丹)
(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宏偉槍手」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
(黃金正義)
「爆擊觸發。力量給宏偉槍手,爆擊給‧‧‧‧」

這時黑助猶豫了一下

「爆擊給宏偉衛士。」

V「你果然遲疑阿。傷害判定。」

(深慮遠謀的齒輪狐)

「可惡,回合結束。」(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9)

V(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5)
「DEMON大人,我現在就將蝶之川的未來獻給你!!重置、抽牌。超越。」

(廢墟銷毀龍)

「現在響起吧!結束的鐘聲!時空龍 黃昏鐘龍。Call,時間破壞龍。時間破壞龍的技能發動,將蒸氣騎士 盧嘉德時翔,從牌組Call經典步槍龍,然後經典步槍龍獲得能力。再Call,深慮遠謀的齒輪狐。」

「時間破壞龍支援深慮遠謀的齒輪狐(合計13000)對先導者攻擊。然後,深慮遠謀的齒輪狐的技能你不能以G0防禦。」

「宇宙勇機 宏偉鬥劍防禦。 」

「時空龍 黃昏鐘龍(力量26000)對先導者攻擊並發動技能,爆破反擊,G人格。這次攻擊你不能以G0防禦,且因為次代區表側存在2枚以上傷害+1。」

「超宇宙勇機 X馴鹿(捨棄次元機械人整備員 凱西),次代防禦。」

V「但我力量只有26000,所以你後面的效果無法使用來吧你的抉擇是?」

「宇宙勇機 宏偉繩索防禦。」

「三重驅動。」

(蒸氣淑女 阿路莉姆)
(蒸氣淑女 阿路莉姆)
(幸運罐龍子)
「抽牌觸發。力量給經典步槍龍,抽1。」(傷害4(CB2) 靈魂2 手牌9)

「經典步槍龍(力量16000)對先導者攻擊。」

「黃金正義防禦。」(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6)

「你果然還是普通人啊!和未來你差太多了。回合結束。」

黑助看著手牌陷入了沉思,1張G2 、2張G1、2張G0,一張還不知意義為何的白卡,要超越嗎?但超越了能夠獲勝嗎?難道自己要犧牲朋友來獲得勝利?然而,像這種不斷的將無關的人牽連進來的「惡」,只能看著他逍遙法外嗎?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說「人類啊!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說出你的願望吧!」

黑助不疑有他就說「我想要改變這未來。」

「我知道了,那就將一切回歸到特異點之時,再次創造可能性吧!」

聲音消失時在黑助的超越區出現一張從未見過的單位。

V「你發呆快要5分鐘的快點吧!」

黑助(傷害4(CB3) 靈魂2 手牌6)
「我知道,現在這抽牌會決定一切。抽牌。將和先導者同名的卡片作為代價。究級超越。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

場上的華爾蒂拉仰天咆哮並從胸口露出像是核心的裝置,隨後場上的環境不斷改變、扭曲最後穩定下來後變成和之前類似又不是那麼類似的環境。

V「你就算這樣也不可能改變劣勢的。」

這時,原本銬在黑助手上的裝置鬆脫了下來

V「怎麼可能對戰沒有結束那手銬是不可能解除的!」

在旁又有金屬物掉落的聲音V轉過頭看,發現到原本狀在黑助朋友上的裝置也被解除了。

V心想「可惡發生什麼事了。」

黑助「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的登場技能。全部玩家的傷害區和先導者圓陣以外的圓陣的卡放到牌組下面,洗牌。全部玩家從牌組上面放4張卡到傷害區。」

黑助將3張爆擊觸發和一張完全防禦放到傷害區;V將兩枚治癒觸發和2張經典步槍龍放到傷害區。

V「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不可能打贏我的。」

黑助「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的技能還沒結束,兩點爆破反擊。全部玩家的手排放到牌組下面後抽5張。」

V「什麼這!!!」

「然後,每回一張這單位力量提高5000,傷害+1。我回到牌組的是6張,而你的是9張,合計15張。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的力量提高75000,傷害+15。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V心想「反正我也沒影響」隨後獨自的取消對戰,但華爾蒂拉的拳頭並沒有停下來反而重重的打在身上,整個人直接飛了兩條街,途中撞穿數棟的房子,最後變成一灘的肉泥撒在路中央。

該說拜DEMON所賜還是太科幻,所以警方最後放棄的追查。

第二天早上,黑助的朋友像什麼事都沒有的到學校去,而黑助在紅 打來的電話前去成園家。

在聽完事情發生的經過,黑助就說

「我也去吧!為了不讓更多人被我們牽連。」

成園「你懂什麼!家人被綁走生死未卜,這經歷你哪會知道。」

黑助「我知道的。因為,他們昨天也過來找我了,所以我不是不知道的人。」

這時成園才稍微冷靜下來。

紅 看了一下邀請函就對兩人說「您們要參加是可以但是這可是3對3團體賽,第三位你們要怎麼辦。」

成園「紅 ,你就當第三位吧!」

紅 「抱歉,少主容我拒絕。我參加會擾亂時間的因果。所以,請找別人吧!」

客房的門突然被櫻子打開並說

「那由我參加就行了吧!」

黑助「但櫻子你參加的話,可能會喪命,因為這是「我」的對戰。」

櫻子自信的說「你說過我早就「自由」了,所以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參加。」

黑助心想「這可真是的,現在才接受。」

紅 「好了,這場大賽大約是1星期後舉辦,代表7天後就是決定未來的時候了。

待續
==================================================
卡片介紹
武裝整備員 丹
先驅
??

可變形武裝-MRD-II 裝甲霸王龍
力量9000
??

平行時空龍 華爾蒂拉
+25000
究極超越
(自)此單位在VC登場的時,全部玩家的傷害區和先導者圓陣以外的圓陣的卡放到牌組下面,洗牌。全部玩家從牌組上面放4張卡到傷害區。然後可以支付[CB2],全部玩家的手牌,放到牌組下面,抽5張,每放置一張此單位力量+5000/關鍵+1。
=================================================
終於快要到終章了..新卡出現3張有2張之後會講明...

最後這張新的究級超越..算是正統的你沒完防下一場的決戰兵器吧?
0
-
LV. 26
GP 98
20 樓 飄貓 gt08034
GP0 BP-
第十八話- 預賽

自從那事件後,成園向打工的地方請了幾天的假,到處到卡店找人對戰;黑助不斷的幫櫻子測試新牌組,就這樣過了兩天,一則新聞打斷三人手上正在做的事。

「我們很榮幸請到FJK社的社長,夜空 冬一郎,到我們節目來。請問夜空社長,我們想請教,關於這次貴社所舉辦的Future杯先導者大賽的動機。」

那位黑色長髮、藍色眼睛、身材稍微壯碩的的男子就說「沒什麼,只是想到給各位卡片鬥士更多的對戰機會而已。」

第一次見到夜空 冬一郎的黑助和成園心想「這傢伙就是,DEMON嗎?」

主持人又繼續問說「聽說,您這次也會率隊參戰是嗎?」

「這是當然,畢竟我也是一名卡片鬥士,當然也會參加。」

隨後,主持人又問了許許多多的問題。時間來到了比賽當天,因為比賽會場需要坐船才能到達,所以到指定的地方乘坐接駁船才可以。

穿著一如往常輕便的黑助和身穿白色且帶有花邊的連身裙的櫻子抵達了坐船地點。

黑助看著四周就說「那傢伙怎麼還沒出現,明明都到集合時間了。」

櫻子「就再等一下吧!也許是被事情耽擱了。」

這時,衣衫不整的成園和紅 兩人一起急忙的向他們跑過來

見狀的黑助心想「難道這兩人!!」

四人會面後,紅 就說

「這時代的黑助大人,看你的臉色因該是有什麼話想說吧!」

黑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沒、沒。」

「可惜事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

「噫?」

「事實上,是少主到剛剛還在四處找人對戰,最後只好將少主拖回家盥洗一番才出門的。」

黑助鬆了口氣說「原來是這樣的。」

這時一艘大型的遊輪靠岸並放下梯子,黑助和櫻子不疑有他就上船了,而成園稍微遲疑一下並說

「不上來嗎?」

紅 「如果少主是希望我成為候補選手的話,那我拒絕。」

「如果我們只是需要有人幫忙後方支援的話?」

「那我還是拒絕,畢竟歷史中不能出現我的存在。」

黑助「他們說「再不上來他們就要開船了。」」

被逼急的成園就說「不管了!!反正你給我上來就是了。」說完,就抓住紅的手直接拉她上船。

船開始時駛離岸邊,被拉上船的紅 就說
「少主,我應該說過,我不能太多干涉歷史這件事。」

成園轉過身就說「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的對戰動力如果是為了家人的話,那家人在身邊的話,不就可以變得更強的嗎?」

紅 「是嗎?如果少主這樣堅持的話,只好暫時成為「家人」了。」

說完,紅 也站了起來,四人走進了船上的大廳,那裡已經有很多的卡片鬥士在那裏集結。

這時在場中間出現一座舞台且一位臉帶著只露出雙眼的面具、留著金色頭髮且身穿西裝的男人在其中。

那男人就說「各位好,我是主持人,小丑,我想有些人因該早就認識我了。」

這時四人隱約看得出來會場內有許多憎恨的眼神投向那位小丑。

小丑「好了,現在開始預賽吧!!」

會場出現各種的吵雜聲,而小丑又繼續說下去。

「現在來說明對戰規則,先會選出兩隊出來上來對戰,然後贏的留下輸就請下場然後的給下面任何一位上來挑戰,三位選手用完的那一隊就淘汰很簡單吧!最後,有人留下的那一隊就可以前往比賽會場了。」

隨後,激烈的對戰就不斷的開始了,但一小時後人越來越少且沒有人上場對戰小丑見狀就說

「這樣不行啊,這就不好玩了。那我再抽一位上來吧。」

這時候小丑場上的大螢幕開始抽選,最後停下來的選手是櫻子。

黑助「拜託了!!」

櫻子「恩,我會盡力的減少人數的。」

黑助「我不是那種意思,只是希望妳能獲勝。」

正準備上去對戰時紅 叫住櫻子就說「小心一點,那個人和以前的你是一樣的。」

這句話讓三人聽得滿頭問號,但櫻子還是上場對戰了。

對手是一位身穿一件黑色緊身衣、神色像是吸毒後一樣的男子。

男子「嘻嘻,這次的對手是你嗎?」

櫻子拿出牌組來進行挑戰眼前的的男子,雙方開始激烈的對戰,

而雙方來到的G3,一位身材壯碩、打著赤膊且手持把大刀的蒸氣戰士,庫巴和一位身穿白色短裙、紫色外套、頭戴的紫色雷貝帽,手上還綁著白色蝴蝶結的少女,莎拉,在互相對峙著。

櫻子(傷害5(CB2) 靈魂5 手牌3 )
「重置、抽牌。超越。」

(假面兔子)

「傳說的妖劍使 莎拉。」

場上的莎拉搖身一變身上的衣服變成紫的長尾服並帶著頂高帽。

「妖劍的戲法師 莎拉的技能發動,VC登場或是超越登場時,手牌一枚放到靈魂,先導者力量提高10000。」

(手牌的傑奇小丑放到靈魂)

「先導者力量提高,靈魂中的飛刀少女call。」

在莎拉後右後方出現一隻穿著歌德裝、手持飛刀的金髮人偶。

「Call,飛行佩利冬技能發動,從靈魂Call 黑面公主。靈魂的傑奇小丑技能,飛行佩利冬放到靈魂,Call並力量提高10000。」(傷害5(CB2) 靈魂5 手牌1 )

不斷拿著手上的5把飛刀在雜耍的哥布林出現在場上。

「戰鬥。黑面公主(力量14000)對先導者攻擊。」

男子「蒸氣少女 美斯基亞防禦」(傷害5(CB3) 靈魂1 手牌7)

「黑面公主進到靈魂。飛刀少女支援傑奇小丑(合計25000)對先導者攻擊。」

「兩枚卡里卡里工作者防禦。」(傷害5(CB3) 靈魂1 手牌5)

「傳說的妖劍使 莎拉(力量36000)對先導者攻擊,並發動技能,次代區一枚變成表,將飛刀少女和傑奇小丑放到靈魂,Call黑面公主並力量提高5000。」

「同時,飛刀少女的技能,靈魂填充2,抽牌。傑奇小丑的技能,將靈魂的飛刀少女再次call。」(傷害5(CB2) 靈魂7 手牌2 )

「拒絕迴路龍(捨棄蒸氣戰士 庫巴),完全防禦。」(傷害5(CB3) 靈魂1 手牌3)

「驅動判定。」

(念力的奇速師 庫特賽德)
「治癒觸發。回復一點,力量給黑面公主。」
(噩夢人偶 溫蒂)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黑面公主」
(噩夢人偶 溫蒂)
「爆擊觸發,效果全部給黑面公主」

「飛刀少女支援黑面公主(合計41000傷害3)對先導者攻擊。」

這時男子手上剩下兩張的時間時間突破龍和一張重置觸發,而場上剩下一張歷史創造龍的情況下輸了對戰。

之後櫻子獨自一人努力的對戰最後在贏過10人後光榮退下來。

載著一行人的船出航後不知過了多久,最後在一座小島上的港口停了下來,黑助一行人,就帶著疲憊的身體走下船,迎接他們的是數位機械人管家。

在那些管家的帶領下一行人到達島上的宿舍,一踏進宿舍兩位男孩子,一起衝向廁所。

紅 「這兩位居然暈船了。」

櫻子「第一次聽到你沒用尊稱來稱呼他們。」

「是嗎?不是因該是這樣?現在我的身分是成園的「家人」不是「下屬」,所以你會對家人用尊稱嗎?」

這時紅 發現桌上有一張寫了對戰表的紙就拿起來看 就說
「各位請過來一下。」

櫻子放下了手上的行李後去看,而兩位男孩同時的從廁所虛弱的從廁所出來 。

看人到齊後就說「看來這場大賽要打2天。明天是準決賽,後天是決賽。」

黑助還很虛弱的說「所以,順利的話,後天就是將一切結束的時候?」

紅 「抱歉,不是順利的話,而是後天一切將會結束。所以,你們還是早早休息吧!」

聽完,櫻子就稍作整理後就在躺在床上休息,但是兩位男孩子的暈船還在繼續著,最後暈到虛脫的兩人帶著極為疲勞的身體前往第二天。

待續
==================================================
卡片介紹
傳說的妖劍使 莎拉
超越
+15000
GB2:(自)此單位攻擊時,可以支付[次代區一枚變成表],選擇兩枚後防者放到靈魂。放置的話,靈魂選擇一枚單位Call,並該回合力量+5000
GB4:(自)此單位攻擊結束時,靈魂全部的G0的單位放到牌組下面。放置的卡在5枚以上的話,此單位重置,驅動-2。

妖劍的戲法師 莎拉
G3
力量11000
(自)當此單位在VC登場或是超越登場時,可以支付[手牌一枚放到靈魂],選擇先導者一體該回合力量+10000。
雜耍-(自)此單位被放到靈魂時,可以支付[CB1],選擇靈魂兩枚單位Call,並且那些單位該回合力量+5000 。

傑奇小丑
G2
力量8000
雜耍-GB1:(自)此單位被放到靈魂時,可以支付[CB1,SB1],靈魂選擇一枚G2以外的單位Call。
(起)[靈魂][後防者一枚放到靈魂]此單位Call,該回合力量+10000。

飛刀少女
G1
力量7000
GB1:(自)此單位從靈魂在RC登場時,CC1/SC1
雜耍-(自)此單位因為卡片效果被放到靈魂時,可以支付[SC2],抽1。
=================================================
新字段雜耍..卡片效果定義被放到靈魂時.會XXXX的能力..理所當然配上舊牌或是奇術更是一絕..然後有人因該會說傳說的妖劍使 莎拉可以再崩一點嗎?..一次就GB+3.全部開完GB7了..

我覺得不會太崩.第2條效果本來就是必發..所以.........

然後本次對戰的對手原本想用黑非.但G3一直拿捏不好所以就又找齒輪來背鍋?

下一話..更多的BOSS會出場.敬啟期待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41 筆精華,09/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