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36

【翻譯】SRTE「こんな空の下で」

樓主 AICE kiki4545
GP32 BP-

【こんな空の下で】
為交響樂之雨劇本作者於同人場販賣的短篇小說,(參考網站)
同時也收錄於日版交響樂之雨普及版所附送的電子小說內。
此篇為黎瑟的結局補完。

校對.....完成
再校對+修飾...完成
有錯請提出。

可以的話,看過以後使用GP推文系統,
不一定要給GP,只是想知道對此翻譯的感想,還有多少人看過。
總覺得版上潛水艇不少,想趁機調查一下。

捏它注意!未完成結局者,請自行斟酌。
--------------------------------------------------------------------
【在那樣的天空底下】

笑容,製造笑容。

我從父親那最初學到的東西,
不是符爾德琴的彈奏方法,也不是音樂的基礎,而是那樣的東西。
也許總有一天我會忘記笑容吧,
不...不可能有「總有一天」那樣的曖昧時間,那確實是從我進入這個家以來的事實。
這個家?
這裡是哪裡呢?
我真的存在於這裡嗎?
這裡不是我的家,那我的家在哪?我到底應該到哪去呢。
家。居住場所。家庭。家族,
大概到10年前為止,我無法想像現在會住在這麼漂亮的大房屋裡。
不對。那,這裡是哪裡呢?如果這裏是我的家的話,為何我總是勉強地作出笑容呢?

聲音。能聽見聲音。
像是要傳達什麼,清楚的說話聲。
像搖晃緩慢的旋律,曲子以這樣的型式開始了。
但是--很討厭,這個曲子,只有這個曲子不想聽到。
不可以唱歌。但還是很想唱,
聽著優美的聲音,我的喉嚨這麼地飢渇顫動著,明明很想要唱出歌來的。

很暗。明明光線可以進入到眼睛裡,為何這個房間這樣地暗呢?
但是,那樣的疑問並不算是疑問,如視野映出的殘光般流出,接著消失。
時間沒有意義,世界也是沒有意義的吧。

符爾德琴的聲音一直持續著。
眼中的風景改變了,熟悉的那人的臉清清楚楚地持續映出在眼裡。
而我,依然繼續笑著。
但是我的笑容...與無表情差不多意義的笑容,
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溫柔的臉。溫柔的聲音。
即使知道那是誰,卻沒能把他的名字說出口。

「....對不起,今天有事無法聊了。」
他露出如同快哭泣般的臉。

「不....沒...關係的,沒問題的。」
我實在很想哭,為何我會在這裡作著這樣的事情呢。

「....啊....庫....庫里斯....」

叫喚著他的姓名。
喉嚨疼痛著,我不自覺地伸出了手。實際上只是伸出手的動作罷了。
即使如此,假如誰牽起我的手的話,我會再次哭出來吧。
他的姓名已經宛如泡沫般裂開消失,雖然已經用不著從口中說出。
即使如此,那個記憶在我的心中,如無法消失的傷口繼續存在著。

在那之後,我一直注視著他的臉,
聽著他演奏的聲音已過了許久,有時窗外邊的景色變化映照在視野的一端。
這樣子,僅僅只是時間無意義地經過。
唯一討厭的曲子也好,現在也已經習慣了,
重複著無意義的時間後得到了意義,這樣的事情似乎在賦予我什麼。
曲子的聲音。他的聲音。我聽著那樣的聲音。
時間就如此般在這裡度過了,心裡某個角落似乎開始在思考些什麼。
但是我的身體,那麼軟弱的心,無法忍著哭泣的心,
像是嘲笑般擅自採取行動。並從口中說出話來。
那是以我來說--還有對我以外的人來說,非常有意義的話語。

「不管今天如何」
「....耶?」
「總會有新的一天來覆蓋掉」
「而...明日...」

一定是滿溢著希望的。

我回想起來了,被遺忘的事情。
還有必須想起的事情。

父親,今天也像快要倒下般,手貼在書房的玻璃上。
在沒有一點灰塵的玻璃光滑面上,即使知道會留下痕跡還是印了上去,
那種行為是父親討厭的些微事情中的一個,但他似乎不自覺地繼續貼著。

「因為我愛著你,所以不能讓你出去」

我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從來沒有聽過父親說過這樣的話。真不禁懷疑是誰說的啊。
但是,我現在不得不前往。

「我無法肯定至今為止所做的都沒有錯誤,我並不是一個堅強的人類。但不得不承認,那個時候也許會來臨也說不定。我再說一次,大概不會再說第二次了,我....愛著你啊」
「父親...」

懇求不要出門的,眼前的那個人是誰?
是我的父親大人,在之前為止是不可能會這樣做的,
接受了父親的另一面後,想著至今生活的一切。
但是,我的腳步確實地站在地上,誰都無法左右去向。

「父親大人...非常感謝您為我做過的所有一切。」
我打從心裡衷心地感謝,還有道歉。

「但是,我現在不能不去。」

那已經是決定好的事情,不能不回到庫里斯的身邊,我的存在場所就在那裡,
但是我還有一個能回去的地方,這裡,父親的身邊。

「真的,非常感謝您,為了我流下眼淚。」

---是的,父親哭泣著,那個眼睛映出的感情,
比起至今為止曾看見過的父親感情,還動搖我的心。
害怕、哀求、還有對人付出的感情。

「但是我不得不去,總有一天,我會回到這裡的吧,那個時候可以陪我聊天嗎。母親的事情,父親的事情也....」
「你也是如此嗎?」

掩蓋過我的聲音的聲音中,混雜了其他感情。
感覺很柔弱,對父親來說一點也不適合,但突然理解到那才是父親真實的一面。

「...父親?」
「你也是啊,與艾絲克同樣,你是他的女兒嘛」
「父親,那個是不同的,我並沒有捨棄父親,總有一天會回到這....」
「一樣的」

那是非常生氣的父親說出來的話。

「....一樣的」

啊啊....父親真的非常愛著那個人啊。我無法想起關於母親的任何事情,
如果不是現在這樣的話,到現在也不知道那個名字。

「....不是的,真的不是那樣的。」

父親大人的腳慢慢往前踏出,同時我也緩緩後退著,
想從之前開啟的門那逃走,但卻沒有成功。

「不准逃」

那個聲音緩慢地說出,就像是彈奏符爾德琴那般安穩。
但是那臉孔痛苦地歪斜,已經沒有殘留平日父親的樣子。

「.....並沒有逃,父親大人」

父親更進一步接近了,但是我這次並沒有動。

「....黎瑟西雅」

手緩慢地往這伸過來,我們之間的距離,很快就要碰在一起了。
慢慢地--宛如沒有上油的馬口鐵人偶般,父親摸著我的臉,大概我也哭泣著吧,
父親的指頭不可思議地撫去了我的淚水,然後笑了。
「父親」

注入我僅有的愛情,對著原本的父親呼喊著,那個厚實的大手,
從臉上慢慢降下,接下去似乎會擁抱我的雙手,在我的頸邊停下。

「黎瑟西雅」
「....是」
「我...對你...」

那雙手緩慢地注入了力量。抵抗行動...根本無法做到。
如果我放棄了這樣的方法,我將無法再一次與父親和好了。
馬上從門後逃走的事情,完全沒有考慮。
---力量慢慢地,但確實地增強著,我注意到從喉嚨裡洩漏出的呻吟聲音,
比起痛苦,更不明白那個呻吟的聲音到底是從哪張嘴巴洩漏出來的。

「....黎瑟西雅」

父親,不停地叫喊我的名字,也以相同次數,呼喊不存在於這裡的女性名字。
我承受了所有一切。

之後,什麼東西被損壞了。

記憶的碎片映照出過去的風景。
明白過去的事情之後,我取回了許多東西。

「嗯...今天來這的事情沒關係嗎?」

對著在公寓前面的學長說著。
擅自地使用學長的房間,明明是沒有被允許的事情,但學長溫柔地說。

「什麼時候都可以的,因為我整天都在房間內,所以沒關係」
「....我知道了,那麼,星期六再見了」

接著下來還有一件事要做,我靠著剛才被指導的順路走法的記憶走著。
離這裡不遠的地方,有著朵魯蒂尼妲的家。

「我還有想告訴你的事情,什麼時候都好,方便過來一下嗎?」
朵魯蒂尼妲說出的話,有點不可置信。
雨的事情,還有學長戀人的事情,何謂真實。

如果需要全部說明的話,就代表絕不是一件小事,所以我走向朵魯蒂尼妲的家。
雨,果然還是沒下。但想起庫里斯學長的事情後,有點恍然大悟了。
披著暗色薄紗的世界。我存在並以眼睛看見的世界一直是那樣風景,
象徵著世界真實的姿態,絕對地、無法動搖的事實。
而庫里斯是那個世界裡射下的一道光線,我這麼地認為。
感覺會帶來改變,對我本身與被捲進的所有一切。

走了一段路後,發現了朵魯蒂尼妲的家,按了電鈴後,門馬上就開了。
從裡面出來的人似乎對我的光臨感到吃驚。

「...真快呢,今天是從庫里斯的房間那邊來的吧。」
「是,如你所言,想快點...知道庫里斯的事情」
「是嗎,那就進來吧」
朵魯蒂尼妲露出比我至今看過的人中,還要更加虛幻的微笑,進入了屋內。

「是客人嗎」
「...嗯,是我的朋友」

已經很久沒聽見那樣的話了,心裡有點雀躍,先不管它了,這個家...
符合了所謂家的定義吧,真希望我家也能變得如此。

「...是嗎,那就得去準備茶點不可了。」

有著傢俱,整齊地排放的有人居住場所,但是家並不只是那樣的地方而已,
有著人,有著心...有著愛的地方,有著我追求的「什麼」,
無法用言語表現出的「什麼」,這裡一定存在著吧,我感覺得到。

「嗯嗯,看來有些話要談呢,那麼我回房間吧,這樣可以嗎?」
「啊...是,那個...打擾您了。」
「請慢慢地談吧,你,名字是?」
「黎瑟西雅」
「真是美麗的名字呢,接下來就與朵魯妲好好相處吧,等等會送上茶與好吃的點心。」
「..奶奶」

被朵魯蒂尼妲稱為奶奶的人,在遠點的地方繼續看著我們。

「朵魯妲是第一次帶朋友回家吧?不好好招待是不行的。」
「可以了啦,總之我們先上樓去了。」

朵魯蒂尼妲這麼說著,宛如是想逃避奶奶的樣子,
說完後,拉起我的手早一步往上樓走去。
踏著的階梯嘎嘎地響著,讓我想起以前住的地方,
聲音彷彿證明有人正使用著樓梯,我們踏著古老的階梯繼續往上走,
扶手上看得出痕跡累累,但反而令木頭顏色更為鮮豔。
朵魯蒂尼妲的房間比想像中來得樸素與美麗,房間角落掛著一面大鏡子。

「抱歉,奶奶說了奇怪的話,但是那樣子剛好,那麼說的話應該不會突然上樓來。」
朵魯蒂尼妲坐上床,同時指著那兒放著的椅子,催促我坐下。

「沒...沒那回事」
奇怪的話嗎,不能理解她指的是什麼,是沒有帶過朋友回家的事嗎,
說到這個,我也是呢,完全沒有帶過朋友回家過,
我們兩個也明白,我們並不是朋友關係。

「接著...有想讓你知道的事」
「...是」
「庫里斯的心,下著雨的事情」

朵魯蒂尼妲以在今天中午學園走廊談話時同樣的臉,同樣的語氣說著。
我很快就明白了。
不,誰都看得出來。朵魯蒂尼妲愛著庫里思,一定,比誰都還要愛著。

我突然有種雖然很抱歉,但絕不可以輸給她的感覺。

「那個原因是,我們來這裡...之前發生的事故。」
她努力裝出輕鬆的語氣說著,但很快就理解到,雖然並沒有聽的很詳細,
庫里斯的女友,也是朵魯蒂尼妲的姊姊的雅琍耶妲,現在陷入怎樣的情況馬上理解了。
問題是,在那之後的事情。

「我並沒有想過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不過該說的時候還是來到了呢,現在要說的是...非常、非常地令人厭惡的話。但還是想說給黎瑟你聽,可以嗎?」
「...是」
那樣的覺悟,是理所當然要有的。
仰望空中,描繪著庫里斯的臉,理解到接下來聽到的不是玩笑也不是騙人的。

「謝謝,真的...非常感謝你」

接下來--朵魯蒂尼妲,一段一段地開始說起,宛如故事般美麗及殘酷的話。
事故的事情。信封的事情,還有她自身的事情。
那一個都不是可以輕易說出來的事情,也有因為太過難受不想繼續聽下去的事。
但是...我睜著眼睛,閉起嘴巴,專心傾聽著朵魯蒂尼妲的話語。

「一直以來,認為只能獨自一人守著庫里斯的事情,那是只有自己辦得到的事情,但是呢,並不是那樣的,與法珞希黛談過後,就發覺了」
「法洛?」
「...你認識?」
「是,那個...受過許多的照顧,很優秀的一個人。」
「...是呢,我也是那麼想的,跟她聊過以後,我覺得能夠把這件事情對別人說了。」
朵魯蒂尼妲露出軟弱的微笑,之後快速地浮現出笑容。

「對了,接下來可以聽聽你的事情嗎?假如可以的話...很想知道。」
「我的...事情嗎」
「...唔,不可以嗎」
「不,沒有那回事...但是..是有點...不怎麼有趣的事情」
「假如是黎瑟覺得有趣的事情,就沒有關係,但如果是不想說的事情,不要勉強地說出來。」

朵魯蒂尼妲笑著搖搖頭,真是個溫柔的人,我呢...
被那麼質問的時候,臉色一定不好看吧,自己的過去,並不是可以拿來誇耀的事情。

「那麼,嗯,關於我的事情全部說完了。」
「那個...」
「嗯?怎麼了?」
「我的事情...那個...」
「啊啊,不要介意它」
「但是」
「總有一天,能夠講出來的時候再說就可以了」
「...是」

為何如此神經質地在意呢,
朵魯蒂尼妲可是完全沒隱瞞全說出了,看起來一點也沒後悔,還帶點安心感。
比起她背負的東西,我抱持的煩惱,根本不值一提,然而還是無法想通這件事。

「最後的一件事」
「是...是的」
她的手伸到我的眼前,大概,是想握手的意思吧。
衡量著她的真意,感到有點迷惑,
不過命令表露出笑容的她把手收回去,那種事情我辦不到。
握著那隻手,令人感到十分溫暖,如此被接觸的最後記憶,大概是很久以前了。

「...庫里斯的事情,就拜託你了,我知道我沒有那種立場說這樣的話,但是...但是...」
「朵...朵魯蒂尼妲」
「但是,我不得不這麼做,真的...拜託妳了,已經不得不拜託妳了,我已經...不在庫里斯的身邊了。」

手顫抖著,是因為朵魯妲與我的原因吧,顫抖中,她哭了出來,
我從彼此握起的手中抽出手來,發覺自己也流淚了。
她的感情直接地傳了過來,難受的事情,一直傷害著她自己本身的事情。
然後同時,完全理解了她的感受,現在是用怎樣地感情把事情託付給我。

「對不起...明明不想哭的,有點...辦不到呢」
「...不...不會的」

我像笨蛋般一直說著否定的話語,但是,找不到其他的話可說,
也無法停下流淚,努力地不讓嗚咽聲發出來。
難過到六主無神的朵魯妲,並沒有看著我的臉。

走下樓梯時,奶奶迎接著我們兩人。

「要一起吃晚飯嗎?」
「啊...可是,非常抱歉,今天有點事」
結果,還是不得不拒絕邀請。
「是嗎?」
「不可以勉強她呦」
朵魯蒂尼妲像是沒發生任何事般,以明亮的聲音說著。
「今天有事情要辦,對吧?」
「對...是的」

需要思考的事情有很多,也不能讓奶奶繼續看著我這一看就知道哭過的臉。
雖然她似乎還沒發現的樣子,也不能就此無視這件事。
假如能裝出像朵魯蒂尼妲同樣的臉,也許就不會洩漏出來了吧。
沒問題的,在我耳旁能聽見她如此呢喃,我抬起臉來看著她的臉。

「那麼,我送她出去吧。」
「嗯,一路順風,黎瑟西雅也是,有空常常來玩喲」
「那...那個,好的。」
被允許的話,就這麼作吧。但也許朵魯蒂尼妲會討厭吧。
不過,真的...僅僅一次的話,會被原諒吧?
例如來說明自己事情的時候。

「好的好的,要走了呦」
「你啊,每次都不想把別人的話聽到最後。」
「出門~去了!」
隨著那個有點不自然地明亮聲音,我們一塊來到外面,
在門的前方停下後,她看向天空。
附近變得有點昏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因為說了很久的關係。

「沒問題的呦。奶奶...眼睛有些不好,所以沒注意到喲。」
準確說出我正在煩惱的事情,她微微笑著。

「...是這樣的嗎?」
「嗯。雖然也有種得救了的感覺呢,啊,那是另外的話了呢。」
她輕輕地伸出手來,再一次握著我的手。

「今天非常謝謝。跟奶奶說的沒關係,如果有空,歡迎再來玩呢」

朵魯蒂尼妲的聲音中,已經聽不出有悲傷的感情混雜在裡面,似乎回復到平常的樣子,往著門的方向消失。
目送著她的背影,馬上就理解到,那其實是個謊言。
轉身後往前直走的朵魯蒂尼妲表情,是何種表情已經無法看見了。
我無法言語,只能站在原地上。接著在心中發了個誓。
--庫里斯的事情,我也要守護著,雖然是不自量力的想法,
我真的辦得到嗎?但是,不做不行。
到現在為止,一直被庫里斯幫助著,
遇見庫里斯之後,是我到這個學園後,第一次感覺能夠過著幸福的時間。
給予獨自一人唱歌的我所不能得到的,非常幸福的時間。

「庫里斯與朵魯蒂尼妲。還有---」

我最後唸著雅琍耶妲的名字,
只有她的心,宛如被厚重的雲覆蓋的天空,沒有任何方法能夠曉得。
即使如此,那三人,我發誓一定要守護他們。

--明明發誓過了。

我現在到底在做些什麼?
把自己關在一層薄膜裡,只考慮著自己的事情,作著使他感到悲傷的事情。
庫里斯--突然想起了那個名字,
被我打斷一次的符爾德琴的聲音,不知何時又再度響起。
視野中所映出的庫里斯的臉,
看得出希望與深厚的愛情。跟在響著的符爾德琴聲音中一段段傳來。

「我活在今日...活在現在」

總算在口中發出的聲音是,嘶啞,不像是歌的小小聲音。
即使如此,我的肉體與靈魂都在高興地顫抖著,
跳動的符爾德琴聲音也像是要配合般增強了光輝。

「....在這陽光普照之地」

我無數次,無數次地重複唱著。
雖然有中途停下來過,但是直到最後,符爾德琴的聲音如同最初一樣持續著。
身體祈望著唱歌,心也同樣期望著。
即使喉嚨與身體有點疼痛,但是在滿溢著幸福與愛之前,任何強制力都是無效的。

之後,我再次睜開眼睛,看著這個世界。

「...庫里斯...君」
「...黎瑟?」

與符爾德琴的聲音不同,那個聲音比較微弱,像是害怕確定什麼的,小小的聲音,
但是我並沒有聽見答應聲,於是再次呼喊那個名字。

「庫里斯...君」

房間內突然陷入寂靜。我的視線看向他,哭了出來,即使知道,還是無法停下。
明明得到幸福了,明明不可以讓他更加擔心了。

「...黎瑟?在流淚?」

庫里斯明明知道全部的,但似乎有什麼必須詢問我的樣子,
所以我無視了喉嚨的痛苦與流出的淚水,說著。

「....是。但是,明天不會再流淚了,已經哭夠了...我想」

盡可能地努力表露出笑容,不,說不定是僅為了成為那樣而表露出笑容。
像庫里斯至今都維持笑容那樣。

「...真的?真的嗎...黎瑟?」
「已經...回想起來了。什麼...都」

雖然不得不間斷地說著,庫里斯一點也不介意地注視著我。

「導致,在這裡,的原因,...還有,導致...不得一直在這裡的...理由也。」

是,因為我發誓要守護著庫里斯。
至今以來都是被保護著的那方,得脫離如此溫柔虛假的世界不可的我來說。
對必須借用庫里斯的力量來脫離的這件事,感到非常後悔、悲傷。
儘管如此,這也是為了庫里斯,而不能不做的事情。
他愛著我的這件事,從他演奏出的音樂中,可以充分理解到。

「...想,唱歌」
「但是你還...」

庫里斯終於靠近到我的身邊了。
與平常早上和回去的時候一樣,坐在床的邊緣,摸著我的臉頰。
並不是忘記了,而是我自身一直拒絕著那樣的事情。 (Aice:創傷症候群。)

「你身體的狀況還...」
「即使如此,還是...想唱」
「...我知道了,馬上就彈」
「非常地謝謝你」

還有,非常地抱歉。
把隱藏的言語吞回肚中,庫里斯想聽的一定不是那樣的東西。
那種程度的事情,我還能掌握的。
庫里斯也一定從我笨拙的歌聲中掌握到什麼吧。
從我這退開的時候,吻了我一下。

「那麼,開始彈了呦?」
「...是」

房間中充滿著音樂,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僅有符爾德琴的聲音與歌聲,還有在這的庫里斯與我。
那才是最重要的,不需要其他介入。
僅在這個空間中,這個時間內愛著,愛著眼前存在的那一個人。
就這樣持續著,無視時間流逝。

從那時候開始---幸福的時間點開始,已經過了半年。
到我虛弱的身體完全康復為止,大概需要剛才提到的一半以上的時間吧。
即使那樣,也一定是幸福的時間沒錯。
因為我,我們住家的事...一直無法停下地憧憬著,能夠有著所謂家庭的事。

「早」
「早安」

這樣的早晨問好,對我而言是必要的事情。
在庫里斯房間度過的數日,現在回想起,作著宛如小孩遊戲般幼稚、單純的事。
但是現在不一樣,比那個公寓還要狹窄,家具也更少。
即使如此,終於把這麼重要的地方給得到手了。

「今天是領取檢查結果的日子呢」
「...嗯嗯」

我用著殘存的聲音應和著。
日常程度的對話,已經沒有問題了,只是...能否再次唱歌,今天報告會告訴我們。
通過庫里斯住著的城市--現在我也住著--的特別醫院檢查,是最近的事情。
今天是檢查結果出爐的日子,收到醫院寄來後,會聽取報告結果。

「...沒問題的。一定沒問題的」
「是。我知道的」

已經沒有任何可令我懼怕的東西。
即使是說不能再唱歌,我也能夠接受。
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已經掌握我手裡了。

「那麼,來吃飯吧。」

自從那個日子之後,料理也變得有點拿手了。
庫里斯一定只會說好吃吧,最初的安慰笑容已經消失了,
現在看得出是打從心裡說出的。

「那麼,拜託你了,可以吧」
「是,因為那個是我的工作」

說出那樣話後,感覺真是美好。
這樣的幸福,從早上到夜裡持續著,而次日也同樣持續著,也是最近的習慣。

在空中奔跑的太陽,今天也往西邊沉沒。
一日終點將近,即使如此,仍然能挺起胸來說我幸福著。
身旁看向窗外的庫里斯,則是完全相反。

「庫里斯。怎麼了嗎?」
安穩地,宛如對待小孩般說著。
經過幾次呼喚,庫里斯終於有了反應。

「可是...黎瑟...」
我接近他,與他的嘴唇合而為一。

「這裡有我期望的所有一切」
「也許你不能再次唱歌了」
「有你,有我,這個房間,是我們的家吧?」
「...不是,我不是說那件事。」
「可以慢慢地分段時間來治療的方法的話,是有的...但是」
「一樣的。我並沒有對任何東西感到不足。」
「但是你...唱歌的...」
「從受傷以後,一直胡亂使用著喉嚨的事情?」
「抱歉...黎瑟」
「庫里斯」

宛如垂頭喪氣般的--不允許,
我用雙手捧著從我這裡轉移視線的庫里斯的臉,接著話題繼續說下去。

「請別道歉,拜託你了,因為我現在是那麼地幸福喲。」
「....黎瑟西雅」

兩眼相對,庫里斯的視線直直地向我看來,
但是,我理解到我編造的理由,讓庫里斯感到痛苦。
每當發出嘶啞的聲音,就像在提醒別人去再度想起。
我喪失了唱歌能力中,唯一後悔失去了正確地把感受傳達的方法。
假如還存在就話,庫里斯的感受就能直接傳達給我。

「對了,庫里斯...請彈奏符爾德琴好嗎」

『之後,再用這樣的聲音繼續唱歌的話...將導致失去聲音的,請您注意些』

「...要唱歌?」

宛如像是自己失去聲音般,害怕的聲音。
我已前一定也是這樣的臉吧。
如果沒有遇見庫里斯的話,到現在也依然不變吧。

「不是,只是想聽而已」
你的聲音,你的愛情。
只有這樣,我才能拿回失去的東西。
也獲得了比起失去的東西更加地的「什麼」。
「...我知道了」

簡短地回答後,庫里斯拿起符爾德琴的箱子。
當初到現在的醫院檢查時,被警告之後絕對不可以唱歌後,
庫里斯就完全沒動過符爾德琴了。
與一同唱歌的時候一樣,只是換成了笑著談天。
慎重地開啟了上頭有層薄灰塵的箱子,庫里斯開始了前置作業。
而即使到了前置作業結束之後,我依然坐在他的前方,一點也沒有動。

「...為什麼,我那時候會」
「請不要再說了,那時提出要唱歌的是我自己。」
「在那之前也是,一次也沒去探望你,那個男人---」
「庫里斯」
「...」

我從那時候以來,無數次無數次地解釋著。請別責備父親的事。

「因為父親是很可憐的人」
「即使如此!」
「...嗯,即使如此,並不能完全去原諒他。但是,即使如此還是想原諒他。」

最初說出的時候,庫里斯宛如看著別人的眼睛盯著我,
被做了那樣的事情,即使如此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嗎。
但是,我見過父親的淚水,至今為止,絕對不會讓我看見的,那樣軟弱的臉。
那是真實的,而我那時候沒有逃,是以我的意志決定的沒錯。

「因為那個人是我真正的父親。」
庫里斯不想再繼續聽下去,開始彈奏著符爾德琴。
比起至今聽到的,還要悲傷的聲音。
大概與我當初聽到的時候相同,撼動著我的心。

「...庫里斯」
即使如此,繼續無視著我的說話聲來彈奏,那已經不能說是音樂了。
聲音宛如尖叫般往我的耳朵傳來,不禁想塞住耳朵,但是不能這麼作。

「庫里斯,聽我說」
「...」

最後我用著不輸給那樣「難聽」的聲音說著。
之後,我嘗試著一件事情。
我拿下庫里斯的一隻手,欠缺的那隻手,由我的手來補足。
曲子並沒有中途停下而持續彈著,
庫里斯的右手與我的左手,宛如是成對的一雙手,各自地補足,完美地補完。
全部彈奏完畢後,庫里斯看著我的臉,而我確信了一件事。
---能傳遞的。我的言語,我的想法。

「...黎瑟」
「是」
「抱歉」

與剛才有點不同的謝罪的話,之後不需要利用言語。
我們已經合為一體般完全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請原諒父親好嗎。」

不用說,就因為是我真正的父親。
即使有錯的話,現在也可以挺起胸膛說。
我愛著父親,僅僅,愛著不懂得愛情的那個人。

「如果你這麼說的話。」

過了一會兒,庫里斯這麼說著,看上去決不是像笑臉般,而是放棄般,疲累的臉。
我點了頭。再一次把手往符爾德琴上放去。

符爾德琴...原本是很討厭的樂器,卻能讓我們的心聯繫著。
我的確喪失了歌唱能力,但是卻獲得了比那個還要更好的事物。
那個是我最初有的東西。父親所教的,符爾德琴的事情。
之後要解決的事情,有兩個。
第一個是有點令人困擾的問題,得購買這個家裡不足的事物。
而那一件事是,符爾德琴是必要的事情。
符爾德琴是很高價的物品,而現在不能接受到來自國家或城市補助。
不過假如是中古的話就沒關係,要在庫里斯身旁彈奏的話,多一台符爾德琴是必要的。
要存到那些錢,需要花上多少年呢。
第一次對庫里斯提出那麼無理的要求,有點太過高價了。
但庫里斯一定會點頭答應的吧,為了之後有天能夠兩人一起彈著符爾德琴。

接著還有一件事,雖然這個問題非常大,但是我想絕不能退讓。
寫著給父親的信。
如果說出想去見父親的話,庫里斯一定會反對吧。
住址也寫上去,僅僅只是名字而已。
而現在在做的事情,並沒有故意對庫里斯隱瞞,反正他都知道了。
總之,現在兩人彈著一台符爾德琴。
雖然有點擁擠,不過這個時間一定是美好的時間吧。
與至今度過的時間相同。
我確信著那樣子就是幸福。

巨大房屋的書房內,一位男子正在彈奏著符爾德琴。
宛如神般的技術,那個聲音,深沉地,混著誰也沒見過的感情。
如果現在有專門人士在的話,一定會對那個音樂大力讚賞著。
不,即使不是專門人士,只要聽到那個聲音,就一定會在心裡留下深刻印象的。
也許會有對其感到厭惡的人,與感動到流下眼淚的人。

男人製作著這樣的音樂。

--碰,男人對著敲門聲回頭。
一點也沒隱藏不高興的臉,亂暴地站起。
進入房間的女人,戰戰兢兢地拿出信件。
傭人樣子的女人,用手指著某張信封,如同對待十萬火急的事情般,
以恭敬姿勢,對拿取信件的男人說著。
但是男人,拿起那封信後,看也沒看就直接撕掉,
女人垂下了頭,輕輕地搖頭。接著深深低下頭,退出房間。

隔天早晨,為了掃除而進入房間的人,
並沒注意到垃圾桶內,被撕裂的信的碎片消失的事情。

而這件事過後經過數日,住著兩個年輕人,小小儉樸的家內,送來一個包裹。
裡面放置著古老的魔法樂器。
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連寄送者的署名也沒寫。
但是,年輕的女人看見後,擁抱著那個樂器哭了出來。

之後,那個家再也沒有接收到奇妙的贈與物,也沒有尋找而來的人。

32
-
LV. 22
GP 136
2 樓 AICE kiki4545
GP1 BP-
總用字量9865 ? 看來用不到這篇。

以下是心得,基本上可以無視,不!是勸你最好無視。
(聽說這樣反而會有反效果)
(別說出來!這樣是捏她喔!)

------------------------------------------
「翻譯進度表」

15%,
翻譯到這裡,感觸很深。
譯者本身認同古拉衛的扭曲,又近似黎瑟的孤獨。
....該怎麼辦?
(謎:翻譯吧!)
(Aice:好狠)

25%,
發現版上好冷清,
嗯!一定是寒流到了的關係。
連帶的翻譯熱情也消退了。(謎:你這是牽拖)
(捏她注意)
另一個坑第三位瑪莉亞,
她另一個姓名為エスク・マリア・ローレン,似乎是黎瑟母親。
嘛....感覺翻完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順便徵求エスク譯名,英文似乎是Esk。
暫定是 艾絲克‧瑪莉亞‧羅雷。


35%了,字數也有3.5k,該說是巧合嗎,
不過照這看來,完成約1萬字,比貓雨少1k左右。

50%! 翻到現在,感覺需要修正黎瑟語氣。
例如說話時,在父親後面加大人,在人名後面加小姐或者先生。
而不是沒有禮貌地省略直呼,
當然在心裡想的話可以省略沒關係,這樣才能顯得有教養,
算了,校對時候再來改好了。(太麻煩了)

60%!想繼續開坑,例如Angel Assort vol 1~5系列內附的故事,
但是我填的完嗎?(笑)
(謎:等你把第三位瑪莉亞填完再說)

100% 完成!之後翻譯著古拉衛的演奏那段,我想如果聽見那樣的演奏,
我應該是會流下眼淚的人吧,宛如看見自己的孤獨與悲哀。
好了!抹去感傷,往第三位瑪莉亞出發。

--------------------------------------------
【內文吐槽】

想吐槽黎瑟不能再唱歌,有一半原因是出在她自己。(被黎瑟控追殺)
(嗚~~~噁......啊..... (給他死! (乎死 (死  )
(血流不止狀...站起繼續說著)
還..有...翻譯完,發現....黎瑟..是...被動....的,
必須..要有「不可不做」理由....才能夠去.行..動,
還有常常...「即使如...此」地後..悔當...初。
(之後Aice倒在地上,用身體擺出了M字,究竟代表著什麼呢?)

黎瑟評語:
噫...你...你不要緊吧!(天然狀

芙鈴評語:
有天我看見樹上有隻孤獨的小鳥(影射歌詞),已經忍受不了寂寞地發抖著。
我把我的窩給了她,因為我已經再也用不到了。(???

法洛評語:
呼呼,有隻可愛的小鳥飛過來...
我抓起了她,施予調教。(不明發言

朵魯妲評語:
我買好了菜刀,準備了燒烤架,串起了小鳥串,接著呢?(依然是不明發言

庫里斯評語:
只有雨,還有一個變態躺在下雨的馬路中間。(茶

警察評語:
妨礙風化,扭送警局。

心理醫生評語:
沒救的受屬性。
(之後醫生也遭到黎瑟控罩布袋,從此消失人間)
----------------------------------------------------------------
【妄想抱怨劇場】

第一幕「華麗的愉快犯」

發現看完後,很少有人特地拉回前面給GP的.....
即使GP數量會影響翻譯速度也好....(暗示中)

謎:你這人真是死要GP
Aice:要不然你還以為我做公益喔,當然是想看人反應阿,我可是華麗的愉快犯。
謎:只是個變態罷了
Aice:嘎!你!你!
謎:你什麼,老子都不老子啊
古:關我何事!
謎:不能提嗎?
古拉衛:我罵你廢物可以,廢物罵我不行!這是規定!
謎:我堂堂一個謎之音,你居然敢汙辱我,我要告上巴哈管理室
古:廢物,廢物,超級大廢物!
Aice:好了,好了,鬧劇該結束了。
謎&古:你說結束就結束嗎?這樣我們豈不是很沒面子。
Aice:來人!送上GP給兩大老。
謎&古:這才差不多!
Aice:嗯!就是這樣。喵~
眾人:你以為你是火箭隊的喵貓嗎?(吐槽

第二幕「我的笑話是可以突破空間的!」

某人心中的「主觀」「客觀」「宏觀」,其實各有個性。
謎:我是客觀!是孤獨代表!
古:我是宏觀!是扭曲代表!
Aice:我...
謎&古:都只剩下一個了還需要說嗎?
Aice:是......

嘛,她們大概是動畫看太多,然後就變得這樣了。
給予只能自言自語的我,很幸福的時間。(竊取小說台詞)

謎:其實這人有點怪怪的
古:可不是嘛?行為怪,什麼都怪。
Aice:不准爆料!啊!我是說,我並沒有那麼奇怪!
謎:真敢說呢。
古:雖然我並不是一個完人,大概也不會再說第二次了,你真的很怪!
Aice:嗚...被欺負了ToT

對了!想起古老的「心之記憶」了,嗯!有空繼續編寫下去好了。
我要讓法洛的形象完全毀滅!不!是改觀!(笑)

謎:此人思考很跳躍,離題能力也很強。
古:確實是毫無重點!前不見前人,後不見來者。
Aice:所以「人者」=「忍者」是吧!哈哈!我說對了吧!。

系統資訊:本系統偵測到低於絕對溫度的低溫,與其他分歧世界連結情況發生

冷笑話不知與哪的聲音共鳴著,聲音慢慢地增大後,似乎打破了什麼,
接著前方出現了一個虛無的空間,緩慢地,有形狀出現了,
方形的,上面有著圓形的手把,如果硬要說的話,應該算是個門吧,
碰碰,碰碰,從門那方傳出來的,似乎有人敲著那個門的樣子,
Aice傻笑著,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才好,接著一剎那門被打開了。

瑟妃:啊哈哈,同伴!是同伴耶!^_^ 我來迎接同伴了!
菈司蒂:原來寒帶高氣壓除了思多法一個,還要增加。(默默結論)
瑟妃:你說什麼!(怒)
菈司蒂:這麼小聲也聽得到。(驚)
瑟妃:我可是天使長呢!雖然只剩下核心而已,最重要的是我在你身體裡。
菈司蒂:啊!是阿!都忘記我們兩融合了。(天然呆)
高吉:活了兩百年,想不到還有這一號人物,這世界真不可小看。(攤手)
庫拉比司:可不是嘛,兄弟!(拍肩)
庫里斯:再多幾個的話,就會進入冰河時期了吧,下雨變成下雪了。(遠望)
芙鈴:唔!對地球的溫室效應有正面幫助呢!(短視)
雅琍:完全同意!(無關緊要)
朵魯妲:有人要「菜刀」嗎?(不明發言)
法洛:來一把!(腹黑Mode) (內心OS:看來得剷除威脅我形象與庫里斯的雨的傢伙)
朵魯妲:給!芙鈴!拜託你了! (笑)
芙鈴: はい!これ「いつでも微笑みを」(微笑)
法洛:這啥玩意兒。
朵魯妲:追加曲~喲
法洛:嘎~(氣暈)

或許是因為冷上加冷的原因吧,原本不穩定的空間,一下子崩潰了,
一團人趁著門消失之前回到了原屬於她們的世界。

系統資訊:本次原因為大型冷鋒急接近,目前已完成修復動作,請大家多多上巴哈。

Aice:這件事也好,那件事也好,大家好像都是在誇獎我呢,耶!
全部:並沒有!(異口同聲)
謎:原來她悲哀到連諷刺都聽不懂。
古:腦袋異於常人嘛
Aice:ううううぁ(哭泣狀聲詞)
謎:糟糕,你把她弄哭了。
古:痾,我不擅長安慰別人,我先走了,(逃)
謎:喂!你丟下我一個人,要我怎辦阿!(拉)
古:凉拌吧,看是要清蒸、紅燒任你選擇。
謎:現在因為Aice已經夠冷了,別再繼續說風凉話了。
古:那就給她GP特效藥吧!
謎:喔喔!GP嘛!簡單,找版友拿就好了啊!
古:可是你看,現在才兩個進帳,翻譯都快完了。
謎:用強迫的方式吧,例如抵制翻譯。
古:這樣不好吧!翻譯又不是你家的。
謎:小部分是我翻的阿(Excite翻譯)
古:是嗎,先不吐槽excite翻譯是否是你家開的,就先開始抵制吧!
謎:嗯!就抵制吧!
就這樣,放著哭泣的Aice,兩人開始了抵制活動。

第三幕「可魯的墨鏡」

面對庫里斯與黎瑟滿滿的閃光。
可魯,我的眼睛壞掉了。

可魯:誰叫你不像我,帶著高級太陽眼鏡。
Aice:我錯了,我被閃瞎掉了。好閃阿~~~
謎:誰叫你要翻譯的。
古:自作自受阿。
謎:而且我們的抵制活動因為你而失敗了。
古:可惡!我兩的眼睛也因為你而半瞎了,給我負責。
Aice:平平都是盲人,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你能拿我怎樣?
謎&古:你忘記我們是你身體內的人格嗎?敢如此大膽嗆聲,看來是不想活了。(這是梗
Aice:啊!我錯了!大哥!
謎&古:拿GP來就原諒你。
Aice:只有三個,可以嗎。
謎&古:不行,連塞牙縫都不夠!
Aice:可是,可是,版眾都不給啊!
謎&古:那一定是你翻的太差了,不削給。(鄙視
Aice:是這樣嗎?
謎&古:你敢懷疑?(怒
Aice:不!大哥永遠是對的。
謎&古:那就快點拿來!
Aice:你們聽到了吧!快點拿GP來孝敬大哥!(偉大狀)
謎&古:口氣那麼差,會有人給嗎?
Aice:應該吧!
謎&古:我們的字典只有一定,沒有應該。
Aice:版眾阿!
版眾:有空寫這個,不如趕快翻一翻!
寫出這個的同時,翻譯也推進到了75%......

p.s 
以上都是Aice因考試壓力在發神經,請各位多多包含。\ = . = /
1
-
LV. 13
GP 15
3 樓 may40725
GP0 BP-
黎瑟大好啊!
大力支持,大大加油吧XD
之前很想找這本,不知道哪裡可以訂...
話說我也是12/7要考日檢的XD 大大我們一起加油吧XD
(不過是考4級而已)(被打)
0
-
LV. 5
GP 0
4 樓 Dlatanus dlatanus916
GP0 BP-
太好了0 0"
有日文高手幫忙翻譯,我發文請求翻譯時是抱持半絕望的心態,因為此版真的很冷清
日文檢定試中樓主要加油,翻譯可以慢慢來,都等了很久,不急在一時,樓主真的很多謝你幫忙翻譯
0
-
LV. 21
GP 91
5 樓 wkl wkljkongx
GP0 BP-
找這本+1...
不過我比較希望有實體本在手的感覺
所以還是希望能知道訂購管道
日檢加油阿~~祝兩位都能拿到好成績
0
-
LV. 22
GP 135
6 樓 AICE kiki4545
GP0 BP-
實體本啊,感覺不太可能,畢竟是同人商品。
就算有,也應該是從拍賣網站上流出,天價機率不低。
記得伊達副版有弄到手,等他上來再問他吧。

シンフォニック=レイン コミックアンソロジー『雨の終わりに』

在工畫堂專屬販賣網站有看到這本,內容有

『クリス争奪☆料理合戦』/結城さくや
『おおきくなったら何になる?』/むー
『To Coda』しろ/西川真音
『なんきょく工房ピォーヴァ出張所』/ぺんちゃん

看來是同人誌「漫畫」合輯,我得去找找看了。
(謎:找?不就是找我拿(謎管道) )

假如是要電子書的話,
建議可以去訂購日版的普及版。
那裡面有包含7個故事,愛藏版4個+同人3個。
啊啊,想到就生氣,黑店工畫堂!
光是SR就出了3個版本。
普通、愛藏、普及。
真夠會吸金的- -...

雖然我唸行銷的,沒資格說就是 (被踢飛
0
-
LV. 21
GP 11
7 樓 喜洋~ d88885
GP0 BP-

感動阿><~~~
終於有人願意翻譯這本了阿~><~
雖然從我玩完就知道這本的存在
但是現在看到中文版還是第一次阿(淚目)

0
-
LV. 11
GP 15
8 樓 冷琴霜音 quenthai
GP0 BP-
※ 引述《kiki4545 (AICE)》之銘言:
> 實體本啊,感覺不太可能,畢竟是同人商品。 
> 就算有,也應該是從拍賣網站上流出,天價機率不低。 
> 記得伊達副版有弄到手,等他上來再問他吧。 
四個月前到日本,在秋葉原用一點也不天的價就入手了 (忘了是一千還是二千隻羊)
可見要入手其實也不是這麼的艱難啊,只要你有時間到秋葉原尋寶……
http://forum.gamer.com.tw/C.php?bsn=04240&snA=6032&locked=F&tnum=4&subbsn=0&Bpage=2&author=quenthai&media=0
不怕「按我怨念暴增」閃光彈轟擊的話可以到這個帖看看XDDD
0
-
LV. 24
GP 116
10 樓 鐵人 DEEPX
GP0 BP-
終於有大大翻譯了

小弟gp奉上

大家能的話記得給gp吧

也希望大大能全翻完
0
-
LV. 19
GP 89
11 樓 笨青 chr00265
GP1 BP-
沒辦法的事耶, 自工畫堂"停止開發"音樂遊戲, 舊的也討論得七七八八
人氣當然不會積起來

另外, GP已經送出
(看著仍然未拆封的普及版......)
1
-
LV. 24
GP 633
12 樓 尼歐 niol001
GP1 BP-
隔了好幾年,才在這兩三天重新聽交響樂之雨的歌時查了下每首歌的資訊,
接著才注意到有這篇後續文章,找阿找的~ 找到了這!

看著看著、一邊聽著,當年的記憶浮現上來、當年對小黎瑟的結局的傷感浮現上來,
聽著小黎瑟的リセエンヌ,鼻頭都酸酸的、眼眶似乎也濕了(感激一下,我正有些眼睛乾澀)
尤其當副歌出來,不管怎麼樣的今天...總會有新的一天來覆蓋掉
小黎瑟的心情原來是這樣的,在那之後兩人原來是這樣的,
知道這些後釋懷了許多許多, 也終於釋懷了當年不能理解的事情、不能理解的感情。

恩...很感謝樓主翻譯,也感謝這款遊戲的創作團隊們!
這是我這輩子絕不會忘記的遊戲之一! 謝謝你們!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9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