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4k

【圖文】RO冒險日誌 (5/24更新)

樓主 鬱兔 UTSU12
GP33 BP-

歡樂惡搞的RO日誌來啦~!!


由水藍兔為主角,和其他三位夥伴們一起在RO冒險
交織的各種腐,還有愛以及被虐(?)的歡樂故事!

目前的主要四位角色


  故事中的人物是參考真實存在之人物的創作
  所以不等於現實人物唷!為了要凸顯特性而稍作修改與定義
  所以請不要去騷擾故事中的人物喔XDDD

  希望大家抱持著輕鬆的心情享受日誌>w<






聖誕節的活動影片






版權所有,歡迎擴散,但請勿用於商業唷^_^
轉貼請務必附上連結喔


33
-
LV. 29
GP 4k
2 樓 鬱兔 UTSU12
GP16 BP-
01 好姐妹的心上人



  RO,Ragnarok Online,是我以前最喜歡的網路遊戲。
  不過後來因為發生一些事情,後來就退坑了。

  雖然後來陸陸續續有回鍋幾次,或是玩私服,不過不像以前一玩就是四年多那樣,總是玩不久呢。

  這次朋友邀請我回鍋 RO波利伺服器,她是我在巴哈姆特認識的繪師,在網路上很有名氣,我也不曉得是怎麼認識這麼厲害的人的,不過因為很聊得來,不知不覺也變成了好姐妹 XD

  以前玩過幾次,這次又能待多久呢?這麼久沒有回來了,RO 一定又變得很多吧?能交到好朋友嗎 QQ?

  心裡總是有點不安呀……

  我玩遊戲的時候,最喜歡取的ID就是「水藍兔子」,可惜這次被別人取走了,只能取成「水藍兔」,至於職業嘛,當然目標是成為主教囉!

  約好今天晚上八點在普隆德拉南門見面,現在還有點時間,先轉職成小服再說吧>w<
(其實這張是LV4X拍的)

  就這樣,我成功轉職了之後,時間也差不多來到八點了。

  波利伺服器南門人好多啊,怎麼每個人都那麼高,根本就找不到她的人啊……對了,在遊戲裡面,她的ID好像叫作「紅燕」,啊,太久沒玩了,到底要怎麼私下密人才對呢?

  這時候,我瞥見有個顯眼的紅髮女孩躲在前方不遠處的樹後面,那髮型實在是太熟悉了,而且那身服裝似乎就是朧,還有那眼熟的虎耳和虎尾……該不會就是她吧?

  我走過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妳在幹嘛──」
「呀!」

  她似乎被嚇了一大跳,但趕緊摀住嘴巴,慌張地探頭望向樹後,對我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別嚇我呀,真是的!」
「?」

  我見那方,有男主教在樹蔭下席地而坐,靠著樹木,專心地閱讀手中的聖典。微風輕輕吹拂過他的淺藍髮與書頁,他伸手及時壓住飄起的書頁,口中喃喃念著書冊上的知識,看樣子似乎是沒有發現有人在他附近。

  他頭上戴著一雙白貓耳,長得眉清目秀的,算是個氣質男吧。

「妳幹嘛躲在這裡偷看,
該不會是喜歡人家吧?」

  我原本只是想開個玩笑調侃,但回頭一看,卻發現紅燕的臉整個紅透了,耳朵和尾巴整個僵直。

「妳、妳別亂說!」
「……」

  我默默拿出筆記本,記錄這經典的一幕。

  原來那個在樹下看書的傢伙,就是傳說中紅燕的「心上人」啊,之前曾經聽過紅燕說關於他的事情,但今天還真是第一次目睹本尊。


  嗯~好像挺有趣的啊XDD

---------


  放上本篇主角水藍兔的人物設定




02 辣個叫作湛藍的男人



  因為我一個意外發現了好姐妹紅燕喜歡的人,突然覺得氣氛有點尷尬。

  沒想到眼前這個在工作上一絲不苟,講求效率又追求權力的霸道女主管(?),一碰到感情的事情,馬上就退化成嬌羞的貓咪,雖然這樣的反差萌很可愛沒錯啦,不過這樣臉上明擺著「喜歡你」的表情,真的沒問題嗎?

  不管怎樣,還是先化解尷尬一下好了。

  身為好姐妹,當然是要幫姐妹的感情應援一下呀!在那之前應該要不免俗套地了解一下狀況,這樣才能知道要怎麼找到方法嘛!

「所以……妳喜歡他多久了?」
「我、我才沒有喜歡他!」

  看著她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表情,我都不忍吐槽了。

「那妳怎麼認識他的?」
「我、我真的沒有喜歡他啦!」
「喔是喔,那我要去練功了。」

  我說完要走,她立刻拉住我的衣角。

「那個人是我在幾個禮拜前
組隊練功認識的啦……
叫作「湛藍」的主教。」

  這不是肯說了嗎?貓科動物是不是都很傲嬌啊!

「簡單地說給我聽吧。」
「我想想……
我記得那天練功的時候隊伍總是組不滿
然後雖然我不缺魔可是總是有隊員
喊著缺SP──」
講重點!!!
當時他是組隊的補師啦……

  她說著,思緒似乎飄到遠處,露出陶醉的笑容。

  看著她滿臉的粉紅色泡沫,我想她大概在回憶裡重溫那段美好的記憶吧?
我再看了一眼湛藍那,發現他身邊不知何時出現幾隻貓咪,而他似乎和那些貓咪感情不錯,甚至有貓為了爭奪誰能坐在他腿上而吵架。

  湛藍有點慌張地在勸架。

  ……這傢伙到底哪來的魅力啊?是對貓科動物特別有吸引力嗎?

  連貓咪都知道要爭取了,但紅燕還在那邊婆婆媽媽的,這樣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呀!看樣子非得讓我出場幫忙不可了!我可是人稱「愛的小天使」的人呢,哼哼~


「讓我來幫忙吧!」
「咦?」

  我丟下這句話,自信滿滿地轉身就走,沒想到腳卻被樹根給絆倒,以面朝下的方式華麗地摔了一跤。


「好痛……」


  「你沒事吧?」

  聽到陌生而溫柔的男聲,我撐起上半身抬頭上望,含著眼淚而模糊的視線中,看見了那個男主教站在我面前,對我丟了個治癒術,一臉擔心的模樣。

  而剛剛那些貓咪似乎被騷動給嚇跑了,躲在一旁瞪著我。

  沒想到居然以這種方式和他打照面,我嚇了一大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坐起身來,偷偷向斜後方看,發現紅燕居然躲到更遠的地方去了,似乎在用眼神對我表示歉意。

  ……到底是有多膽小啊!這樣到底是要怎麼有進一步發展呀!


  我尷尬地對湛藍笑了笑。

「謝謝你,我沒事。」
「太好了。」

  我原本還不覺得這個人有什麼特別之處,但這傢伙笑起來的樣子簡直就像天使一樣是怎麼回事?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人的笑容可以如此澄澈透明的,讓人看著就移不開視線……

 
 欸,這傢伙本來長得那麼好看嗎?

「啊啊啊啊!我在想什麼啊!」

  這傢伙好像有一種奇怪的魅力,該不會是個危險人物吧?


----

紅燕的人設
霸道女總裁XDDDDD
對於熱愛工作的人來說,應該是再適合不過的職位了~

接下來到底會怎麼發展呢>w<
就讓我賣個關子吧~

對了,湛藍那張大圖的構圖是源自於此





03 誰是小不點啦!


  差點就被湛藍這莫名其妙的魅力給吸引住,我拍拍臉頰,告訴自己振作。

「看妳精神不錯,
那我就先──」
「等等!你給我等一下!」

  我確定湛藍先不走之後,就急急忙忙地衝到紅燕那邊,並且用力把她給拉過來,但她卻死抓著樹幹不肯走。

「快點,我幫你把人留住了,
快去跟他說話啊!」
「人家不知道要說什麼呀!」
「但妳這樣只遠遠看,
永遠都不可能有交集啊!」
「可是可是可是──」

  就在我還在和紅燕拉扯之時,卻發現湛藍不知何時已經走過來。

  紅燕似乎也注意到了湛藍的視線,立刻安分了下來,不過看得出來很不知所措,臉頰也通紅,完全不敢與湛藍視線交錯。

  似乎也不需要我拉住了,因此我也鬆開了手。

  湛藍看著紅燕,似乎認出她了。

「嗨,我記得妳,
是上次一起練功的夥伴吧?
妳控技能的技術很好,
讓那天練功的效率大大提升呢,
謝謝妳。」

  好不容易對方都直接搭話了,但紅燕居然像個木頭一樣呆站在一旁,整張臉紅到一個不行。我趕緊用手肘推了一下紅燕,示意她回應些什麼。

「不,我只是做我份內的事情……」
「妳真是太謙虛了,
對了,妳上次匆匆就離開了,
我都還沒加妳好友呢,
下次再一起練吧?」
「嗯。」(點頭)

  氛圍看起來還挺不錯的,真是太好了呢~

  但是一分鐘之後,還是沒有任何進展,連我都覺得尷尬了。

「那,我朋友找我,
我先離開囉。下次再見。」
「好的。」
「小不點,趕快練起來,
一起練等吧。」

  他留下這句話,笑著與我們揮揮手,便開了傳送之陣就離開了。

「小不點?」

  我看了一下身邊的紅燕,紅燕似乎還在陶醉剛剛和湛藍加入朋友名單的樣子,我終於意會到湛藍剛剛指的是誰。

  可惡,我加上兔耳也和紅燕一樣高啊!!
  雖然實體身高只有140cm……嗚。

  我拉拉紅燕的衣角。

「RO裡最高的頭飾是什麼?」
「妳小小的很可愛呀──」

「哼──」


  總有一天我要長得像大樹一樣高!給我等著哼!


----

  雖然上面那一句話,我從國中講到現在
  每次按照身高排隊永遠只有越來越後面的跡象(掩面

  附上湛藍的人設~
這孩子非常受到貓科動物的愛護
然後呈現一種男女通吃的狀態(雖然本人不自覺)
這樣的笑容,到底算不算犯罪XDDD

16
-
LV. 29
GP 5k
3 樓 鬱兔 UTSU12
GP6 BP-
04紅燕與湛藍的相識

  與湛藍暫時告別之後,現在紅燕陪我在斐洞一樓練功兼解任務。

  為了解伊甸園的裝備任務,我可是非常認真地在敲怪,雖然覺得黏呼呼的腐屍和邪骸戰士有點噁心,但是為了經驗值,也只能豁出去啦!

  因為朧沒有輔助技能,所以紅燕也只能頂多幫我擋吸血蝙蝠和暴走的怪,但這樣對我來說已經幫了大忙。

  但問題是,那傢伙常常在事態危急的時候才回神,讓我體驗了好幾次九死一生的恐懼QQ……

「湛藍在線上耶……嘻嘻」

  沒錯,因為她根本就一直盯著好友名單啊啊啊啊!

「給我卡認真點!」
「啊、抱歉抱歉。」

  看她充滿歉意的樣子,我也覺得自己剛剛好像太兇了點。

  人家畢竟是在戀愛中嘛,如果說喜歡的人主動加我好友的話,我一定也會開心好一陣子的。現在紅燕應該需要更多的體諒和關心,身為好姐妹的我,就好好做個聆聽者吧!

「妳之前說和湛藍是練功認識的吧,是怎麼喜歡他的?該不會是一見鍾情吧?」
「這個嘛……」

  紅燕開始說起之前和湛藍相識的回憶。


────


  那個時候,紅燕幾乎是一個人玩RO。

  偶爾才上線,平常大概就是逛逛中央,或是到景色不錯的地方掛著,然後就去撇圖,但這天,她突然想要久違地練練等級,畢竟打從轉職朧之後,她就只有稍微練一下技能,接著就是開著掛網發呆而已。

  但現在她回頭想想,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這天,她到岩漿波利所在的這張地圖尋找組隊,畢竟等級100出頭的,大概也就是這塊地圖比較容易找到團了。

  今天的練功的人還滿多的,紅燕很快就找到團了。

  不過當時因為她只是隨意找個徵人的組隊就匆匆加入,其實也沒有注意到當時是隊長的湛藍,接著就出發打怪去了。

  平常組隊的時候,紅燕也是會和隊員聊天的,不過那天不曉得是怎麼回事,隊伍頻道都安安靜靜的,她想想也就算了,今天就專心練等吧,至少這團效率還挺高的。

  但就在紅燕沒有輔助技能而正要返回組隊區之時,卻聽見慘叫聲與魔物嘶吼的聲音傳來。

  知道發生事情了,紅燕加快腳步趕去,卻發現掛在組隊區地上有不少被魔物輾壓過後,來不及逃走的屍體,有不少玩家也倉皇逃竄,而後頭追趕著魔物們。

  「有人放怪!大家小心!」

  組隊頻道終於跳出了第一行字。

「消息也太慢了吧。」

  紅燕暗暗嘖了聲,握緊小刀,幫助那些沒有反擊能力的補師們,她憑藉著過人的技巧與身手,與其他冒險者們一同擊退了那些進犯的魔物們。

  雖然紅燕身手了得,但是清除那麼多魔物之後,還是耗掉不少SP和HP。

「應該沒問題了吧……」

  但就在這個時候,才剛恢復平穩的組隊區又傳來了騷動。

  這次可不得了了,居然放出了MVP──伊夫利特

  根本沒有人能抵擋得了伊夫利特的攻勢,輕而易舉地就將玩家們輾壓而過,眼看就要撲向同一組的刺客隊員。

「小心!」

  她擲出飛刀,趁著火王停頓半刻的時候,刺客即時飛走自保去了。

  失去了攻擊目標,火王當然就直接撲向剛剛出手的紅燕。

  這樣的距離與速度,轉身逃也絕對來不及,不知何時被施以沉默魔法,而且蒼蠅翅膀已經恰好用完──逃不了了。

  「『暗之障壁』!!」

  詠唱咒語的聲音傳來的同時,紅燕腳下出現紫紅色範圍的障壁,將她整個人壟罩其中。

  她愣愣地抬頭一望,原來是同隊伍的淺藍髮男主教趕來幫忙。雖然他的HP已經是紅色的地步,傷痕累累的他卻還是將優先顧及同隊的夥伴。

  但小小的暗壁擋不了太久,發怒的火王身體宛如燃燒的烈焰般,那憤恨的火紅伴隨著灼人的熱,在與紅燕如此近的距離之下,以及那一雙冷漠而殘酷的眼,在壓倒性的威力之下,足以讓人瞬間絕望。

「……」

 真的,只能到這邊了嗎?

 人家不想回伊甸園2F再買一次機票啊Q口Q!!!


  水藍兔:身為一個總裁484不該這麼盪僧XD






05 喜歡你的那一瞬間


  就在紅燕已經覺悟之時,援軍及時趕到了。

  「其他人快離開這!」

  「交給我們吧!」

  在複雜的光影與刀劍相擊聲之中,撼動地面發出轟隆聲響,有好幾名等級峰頂的玩家及時在暗壁破滅之前,成功地吸引了火王的注意力,並將火王給拉到距離組隊區較遠的地方討伐。

  當危機解除,紅燕跌坐在地上。

  撿回一命,她到現在仍是心有餘悸。

  她深深明白一件事情,對於那些已經封頂的人來說,她的等級實在是太低了,被別人出手相救,以及被同情的那種感覺,讓她比挫敗更加難受。

「還得……變得更強才行。」

  這時,她聽見噠噠的腳步聲靠近,而且身上也感受到治癒術的溫暖,她身上的傷很快就痊癒,HP也很快回到了安全狀態。

「妳沒事吧!」

  聽見關心的聲音,紅燕抬頭,原來是同隊伍的夥伴──也就是剛剛使出暗壁救了她一命的男主教急忙跑來。

  這男主教戴著一雙白貓耳,淺藍色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格外顯眼,在陽光下,那髮色透著琉璃般的光澤,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但比起這個,其實紅燕更在乎他那幾乎見底的HP。

「嗯,剛剛謝謝你。」
「我只不過是──」

  湛藍話都還沒說完,他旁邊剛好長出了捕蟲草,那草一冒出來就直接咬他,而湛藍本來就快要沒有的HP,現在連紅字都快要被黑色給吞沒了!

「血!你的血!」
「!」

  搶在那幾毫秒就要躺的狀態下,湛藍趕緊丟了幾個治癒術在自己身上,而紅燕也趕緊秒殺了那隻捕蟲草,才終於結束了一場虛驚。

「都忘了自己殘血……哈哈。」
「……」

  紅燕心想,這個人是不是有點天然啊!

「這樣妳我就互不相欠了呢。」
「咦?」
「因為妳剛剛也救了我一命啊,謝謝妳。」

  就在他對紅燕展露出毫無保留的笑容的那一瞬間,有種天使降臨的錯覺,看得紅燕一呆,腦子一片空白,而有種莫名的悸動敲響了她內心的鐘,心跳偷偷地加劇著。

  而且她突然覺得──這傢伙怎麼長得那麼好看!

「咦咦咦咦──?!」

  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紅燕不禁慌了手腳。

  湛藍發現她的異樣,擔心地將手放在她額頭上。

「怎麼臉那麼紅,不舒服嗎?」

  但這樣突然的觸碰卻讓紅燕整張臉紅透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急忙退開,但是心跳悸動卻沒有因此而消失,這讓她慌亂不已。

「?」
「我要去練功了!」

  她丟下這句話,像是要宣洩情緒那樣朝著附近無辜的岩漿波利發動攻擊,而且迅速逃遠。

  被留在原地的湛藍愣愣地望著紅燕消失背影的方向,有點不知所措。

「真是認真的女孩呢,我也得加油了。」

  說完,湛藍便回到了組隊區,繼續為歸來的隊友們補足輔助技能與血量,而火王也已經被解決,暫且恢復了和平。

  不過聽說那天,岩漿波利那張地圖出現一個傳言──有個朧在那邊虐了一整圈的岩漿波利,讓全組隊短短幾分鐘內就生了一等的傳說。

  至於是流傳的誇大還是事實,就不可得知了。


  水藍兔:湛藍,有點自覺好嗎,不要隨便放電啊XDDD





06 這顆南瓜是怎麼回事啊!!

  聽完了這個故事,我心裡只有浮現一件事情。

  那個叫做湛藍的傢伙,上輩子究竟做了什麼拯救世界的好事,現在才有那種能讓人瞬間淪陷的天使笑臉被動技能啊!

  就連強勢且對異性冷漠的紅燕都瞬間拜倒,威力根本是 MAX 等級吧?

「我還偷偷截了好多圖呢,人家要拿來當桌布。」
「……」

  看著自己的好姐妹,從高傲的工作狂變成了變態,我開始有點擔心她會不會把工作那一套嚴謹,拿來變成高科技的跟蹤狂。

  不過,換了歐洞練功之後,再加上組隊全滿,我很快就達到JOB50了,已經可以轉職成牧師。

  我要換上可愛的吊帶襪啦~嘿嘿>//w//<

  距離夢想中的主教越來越近啦!

「我先去轉職囉!」
「嘻嘻嘻,湛藍真的好可愛唷……」
「……」

  算了,我看短時間這隻紅虎大概是不會恢復正常,我剛剛已經有用密頻留下我要去轉職的訊息了,我還是先去轉職一下吧!

  我使用瞬移回到中央城的重生點。

  還真是人山人海,就好像N年前剛玩RO的時候,攤販密密麻麻的逛都逛不完,每次逛到一半就會發現自家寵物不知何時離家出走,絕對不是因為看可愛的頭飾入迷而忘了餵食的關係ˋ///ˊ

  不過這人潮還真是可怕啊……還是用瞬間移動飛到右上的教堂吧!

  試了幾次的瞬間移動之後,我順利來到教堂。

  卻發現教堂右方樹下有個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湛藍嗎?」

  原本想去跟他打個招呼,但是稍微走近一點,發現他似乎在跟誰聊天那樣笑得很開心,不過目前我的視角被樹給擋住,看不見他的右邊。

  有點擔心會不會是哪裡來的女孩要來跟紅燕搶心上人,我躡手躡腳地挪動腳步,偷偷探頭看湛藍右手邊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但是,我卻看到南瓜


  沒錯,是一個長著黑色貓耳的南瓜頭!

  不過更正確來說,那是個咒術師,頭上戴著巨大的南瓜,南瓜上頭除了一雙動黑貓耳之外,還有一隻看起來頗為兇惡的魚咬著。

  這種美感,沒問題嗎?

「那究竟是什麼東東啊!」

  等等,那傢伙也有貓耳欸

  湛藍這傢伙484天生自備貓草LV5的技能啊!!

6
-
LV. 29
GP 5k
4 樓 鬱兔 UTSU12
GP6 BP-
7 辣顆南瓜鳩派Q皿Q


  我原本來教堂是準備轉職,可是看到那個怪模怪樣的人和湛藍在一起,總覺得實在難以放心啊。

  像那個看起來這麼裝扮,搞不好是什麼怪人,但是湛藍總給人一種天然天然的感覺,說不定會被那個奇怪的人給拐騙。

  這怎麼行!

「湛藍!怎麼那麼巧啊!」

  應該是聽到我的聲音,湛藍回頭,對我一笑。

「嗨,小不點。」
「我才──」

  就在我正想反駁之時,我感覺到左邊好像有陰影有東西很靠近,我回過頭一看,近距離被一顆巨大的南瓜頭給嚇了一大跳。

「有妖怪啊啊啊啊!」

  就在我反射性拔腿想逃之時,感覺到有隻大手壓在我頭頂上,讓我跑不了。我愣愣地回頭,只見那顆南瓜頭睥睨著我,那隻手就是他的。

  從這個角度看,總覺得那顆頭更加陰險啊啊啊!

  從小最怕看恐怖片,這個怪物真的豪可怕嗚嗚嗚嗚Q口Q

  就這樣保持著原姿勢,我聽見南瓜頭發出哼聲。

「矮子。」

  在這一瞬間,所有的恐懼轉化成了憤怒

  我推開南瓜頭的手。

「我才不矮呢!
我的身高從兔耳尖端開始算!

  語畢,場面一片靜默。

  湛藍與純粹:「噗哧。」

「怎麼連湛藍你也……」
「抱歉抱歉,
只是覺得妳很可愛。」
「!」

  這傢伙怎麼如此輕率就說人家可愛啊,等等,為什麼剛剛好像有點小心動的感覺……不,這一定是錯覺!

  不過這一點的小心動,馬上就因為那顆南瓜頭給嚇忘了。

  因為那傢伙居然配合我身高那樣彎下腰,而那顆巨大的南瓜頭就直接映入眼簾,簡直是嚇死人啊!

「幹嘛一直盯著我啦!」

  南瓜頭沒有說話,大概三秒後發出一聲悶笑。

「沒看過
這麼矮ㄉ
4小朋友嗎?」
「我早就已經成年了!」
「喔
那妳
永遠長不高了ㄌ
「!!!!」

  這個整天戴著南瓜頭鐵定是個大變態!而且說話斷來斷去的是在嘲諷嗎!那些火星文也太煩了吧ˋ皿ˊ!長不高什麼的雖然早就知道了,但不想被這傢伙說啊嗚嗚嗚Q口Q

「好了好了,別欺負人家了。
小不點,這位是我的好友,
叫作純粹。」

  雖然我對小不點這個綽號還是有點介意,但跟這顆南瓜頭說的話比起來,根本溫柔多了ˋ皿ˊ

  那顆南瓜頭跟湛藍站在一起,根本就是惡魔和天使嘛,各種意義來說。

  我看向那個叫作純粹的南瓜頭,保持一點距離。

  不然我怕會衝動下衝過去踩爆他的腳板──雖然我的Str只有1,就算攻速193大概也沒什麼用= =

「我要去轉職了啦!
再見掰掰!」

  丟下這句話,我氣呼呼地跑掉了。

───

  湛藍和純粹還在樹下。

  湛藍看著水藍兔氣呼呼地跑進教堂的身影,嘆了口氣,看向純粹。

「這次玩笑好像有點過分喔?」
「有嗎?」
「總之,好好向人家道歉吧。」

  純粹聳肩,隨手拿下了南瓜頭和咬在頭上的魚。

  出乎意料之外的,他有著一頭遮住側邊眼的黑髮,黑瞳,是個長相俊秀的美男子,只是那看似面無表情的臉上,總覺得好像隨時都在盤算著如何搗蛋。


  水藍兔:湛藍你484忘記你也給我取了小不點的綽號ˋ皿ˊ通通都給我道歉!!

------

附上純粹的人設~
下次再釋出露臉版本XD




08 童裝請往右邊走

  JOB 50 的轉職相當輕鬆,不需要巡禮,就只要一些簡單的考試及問答即可,因為每次玩 RO 我都是玩小服,所以那些考題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三、兩下就OK。

  接下來的實際測驗我也已經考過很多次了,只是這次用治癒術在爆腐屍的時候,特別用力──絕對不是因為上一回因為身高的關係遷怒。

  少用那種懷疑的眼神看我,我說真的ˋ皿ˊ

  迅速通過了考試之後,總算是拿到牧師證書了。

  雖然稱號已經是牧師了,不過還沒換上可愛的牧師制服呢>/////<

  旁邊的修女姐姐望著我,

「請跟我來更換制服唷。」

  不過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她好像上下打量我?

  不管了,換新衣服重要嘛>\\w\\<

「好。」

  我跟著修女姐姐走,來到教堂後方的更衣室。

  更衣室空間不大,裡面有不同神職的制服,除此之外還有分男女,可是修女姐姐在這堆掛起來的衣服中東挑西選個老半天,看起來有點困擾。

  我忍不住多看了那套女主教的新服裝,粉紅色珍那套真可愛啊,之後三轉了之後一定要換上看看才行呢!

  過了一會兒,修女姐姐一臉歉意地走來。

「那個……
這裡果然沒有符合妳尺寸的服裝,
等我一下喔。」
「嗯。」

  跟著修女姐姐走到旁邊角落,上面掛著「童裝」牌子的區域。

  這一剎那我才明白她剛剛之所以打量又加上歉意的模樣,原來是因為已經猜到我大概要穿童裝了是嗎ˋ皿ˊ

  矮錯了嗎Q口Q

  人家也想成為普隆德拉裡的一棵大樹啊!!!

  雖然有各種不滿,但是換新衣服的期待勝過一切,我耐著性子等,總算是等到修女姐姐拿了一套女牧師制服給我。

「已經好久沒有人拿這SIZE的了,
沒關係,
等妳長大之後再來換尺寸就可以了。」
「……」

  已經長不高了啦嗚嗚嗚嗚!!!

  又想起了那顆令人生氣的南瓜頭,我不想多說什麼,取走了修女姐姐遞來的制服之後,就近更衣室換上了。

  鏘鏘~終於換上成熟的服裝啦!

(頭髮後來染回來了,然後順便賣一下旁邊的湛藍)

  看著連身鏡中的自己,我滿意地轉個圈,剛剛的心浮氣躁也拋諸腦後。

  想快點去給紅燕炫耀一下>w<~~~

  我像神父和修女姐姐說了聲之後,開開心心地正要往教堂門口走,一路上心情愉快,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揚,哼起歌。

「從今天起
我就是成熟美艷的大姐姐了,
嘿嘿──」

  但卻發現大門那方,有個陌生男子雙手盤握於胸,靠著牆壁,背著光,還是能看見他一頭黑髮以及一雙黑貓耳朵,黝黑而沉著的雙眼看不出情緒,只是慵懶地注視著我。

  那個人幹嘛盯著我啊……我是不是無意間招惹誰了?

  我小心翼翼地想繞過他,但他卻突然抓住我的左手腕,拉著我離開教堂。

「走ㄅ。」
「咦咦咦咦?!──」

  救命我被綁架啦Q口Q!!!!

  不過被帥哥綁架好像還可以
 
等等,剛剛484看到注音文這傢伙該不會是──

----

  來個純粹的拿下南瓜頭版本XD
最喜歡惡作劇的小屁孩又來了XDDD
主角大概又要被氣死了




09 純粹,你再欠揍一點沒關Cˋ皿ˊ!

  我被那個黑貓男給一路拉到教堂外的路樹旁,他才終於停下腳步。

  這傢伙難道不知道我跟他的身高差那麼多,他的一個步伐我得多幾個才跟得上嗎?我幾乎是被拖著跑的欸!

  反正他終於鬆手,我握著剛剛被拉住的手腕。

「你該不會是那顆南瓜頭吧?
咦──」

  可是他不回答我的問題就算了,居然還突然將我給捧起,把我放在路樹的枝幹上方。

  雖然這高度就算摔下去應該也頂多皮肉痛,但是雙腳碰不到地的感覺讓我很不安,只能雙手抱著樹幹。

  我緊張地望向黑貓男,發現他一邊嘴角微微揚起,一副惡作劇得逞的愉悅神情,而且他雙手盤握,顯然根本就沒打算放我下去的意思。

  我現在百分百確定,這傢伙絕對就是那顆南瓜頭!!!

  虧我一開始還覺得他長得帥,我的馬糾一定是被蛤蠣肉黏到啦Q口Q(蛤蠣覺得無辜)

「幹嘛!快點放我下來啊!
「這樣
 妳就
 比我高ㄌ」
「咦?」

  我愣地望向他,而他仍舊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

  那雙深邃的黑眸,宛如止水般注視著我,我讀不出他的情緒。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當我坐在這棵樹的枝幹上之時,視野確實就比純粹站著的時候還要高了。

  當意識到這點的時候,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好像……沒那麼壞?

「反正
 妳下來
 還4一樣矮啦ㄎㄎ
「#Y*$#$!!!」

  把我剛剛一秒的悸動還來!!

 你這個白癡南瓜頭!!!!

  這時候,湛藍匆匆從教堂走出來,當看到我們的時候趕緊趕來。

「原來你們在這啊,
我剛剛在教堂繞了一圈都沒看到你們,
還以為你們躲在講桌底下呢……
為什麼妳爬到樹上去了,
風景比較好嗎?」

  呃,誰無聊會在普隆德拉爬樹啦,又不是要搞偷窺!!

「湛藍你來得正好,
快點幫我下去呀!
那顆臭南瓜把我弄上去
就不放我下來了Q口Q」

  湛藍看了一眼身旁的純粹,但純粹只不過是別過頭去,壓根兒沒有愧疚之意。

「這樣長高
 最快
 不4ㄇ?」
「幼稚鬼!!」
「 ♪」

  湛藍嘆了口氣,實在是拿這個大屁孩沒辦法,明明是要他去道歉,怎麼反而把人家女孩子弄得更加生氣了。

「好,抓住我的手。」

  在湛藍的幫助之下,我終於從這棵該死的樹上下來了。

  再次踏上實地的感覺真好QQ

  雙腳踏在地上的第一件事,當然是立刻去找那個剛剛害我丟臉的大笨蛋報仇!

  我氣呼呼地雙手插腰,抬頭吃力地瞪著那個仍然沒有半點愧疚之意的純粹。

「你──」

  但我話都還沒說完,他將一個東西塞進我的右手掌中。

  我愣地打開一看,是一顆紅白包裝的糖果。


  不明白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我歪頭望著他。

「多吃點
 快點長大
 喔 
長高

  說完,用略為用力的手騷亂我的頭髮,我的劉海被他弄得亂七八糟。



  摸P摸!我受不了啦ˋ皿ˊ!!


「站住你別跑!!!」
「ㄎㄎ
 腳太短
 追不到~」

  我又氣又急地整理我的齊劉海,追了過去,而他跑給我追,就這樣繞著教堂不曉得跑酷了幾圈,但就是追不到。

  湛藍看著,無奈地嘆了口氣。

「感情真好呢。」
「誰要跟他感情好啊!!!」
「 ♪」
「我今天不打到你
我就不叫兔子!!」

  然後繞了N圈之後,我才想到可以用加速去追,不過當我加速才剛放下去,純粹那傢伙丟下一抹惡作劇得逞的笑容後,就用蒼蠅翅膀在我面前逃走了!

「可惡──!!!」

  上輩子到底造什麼孽,才會被氣到差點回重生點啊>口<
 純粹乖別跑,我保證不打死你ˋ皿ˊ!!!!
噢,等我學到復活術再來算帳
應該會更加療癒^___^

給我等著ˋ皿ˊ!!!(跺腳)
摸頭圖是參考這邊

6
-
LV. 29
GP 5k
5 樓 鬱兔 UTSU12
GP4 BP-
10 這麼熱烈的愛情宣言,真的沒問題嗎?!

  因為純粹那傢伙逃走了,但滿肚子怨氣無處宣洩,我只好一個箭步衝向湛藍。

「那個人真的是你的朋友嗎,根本就是大屁孩嘛?」
「他平常──」

  他原本想為純粹說些什麼,但想想好像平常就是如此。

  那傢伙,本來就是個屁孩XD

「他雖然很調皮,不過對人很溫柔的,只是嘴巴壞了點。」

  溫柔?這個叫溫柔?把人家氣得半死不活叫溫柔ˋ皿ˊ!!

  不過就在我想要反駁之時,卻想起了他剛剛塞給我的那枚糖果,還有把我抱到樹上的時候,確實小心翼翼的,雖然有點惶恐,但他確實沒有讓我受傷……

「是這樣嗎……」

  好吧,大概是我對他還不夠了解吧?

  雖然對於剛認識不到半小時,就被人氣到快中風這種事情還真罕見。

「他其實很可愛喔,逗他很有趣呢。」
「蛤?」

  看著湛藍天使般的笑容,我還是無法想像那個小惡魔個性的純粹到底是哪裡稱得上可愛了,還是湛藍太過純真,所以不管看什麼東西都只能看到好的那一面吧?

  所以說,以他的判斷標準來做基準,大概不太實際。

  在此時,我的密頻跳出了訊息。

「妳跑去轉職了?轉好了嗎?現在在哪?」

  啊,看來過了一個小時半,這隻貓科動物總算是回神了呢XD

  趁現在湛藍還沒離開,趕快叫她過來吧~嘿嘿>w<

「我現在在教堂前面,妳趕快來,慢了別後悔喔。」
「等我,馬上過去!」

  果然,沒多久就看到紅燕急急忙忙地趕到了教堂。

  當她看到湛藍之時,不禁愣了一下。

「咦?」

  看到這表情,我不禁偷笑。

  好好感謝我這個愛情邱比特吧,哼哼~

「嗨,又見面了呢。」
「啊……對呀,哈哈哈哈──」

  因為紅燕莫名其妙地哈哈笑了起來,實在太詭異了,我趕緊把她拉到一旁去,以免她到時候被湛藍當成怪人,那就完蛋了。

「妳在幹嘛啊,鎮靜點啊!」
「可是、突然遇到什麼的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呀!」
「自然一點!拿出妳平常的氣魄!總裁!」

  也許是終於奏效了,紅燕終於看起來冷靜多了,還深呼吸了幾次。

  我鬆了口氣,看樣子這樣應該能順利點了吧?

  重新恢復精神的紅燕轉過身,毅然望向湛藍,那神情儼然有種慷慨赴義的氣魄,說不定紅燕現在是在想像和一堆公司上層開會時的狀況呢,太帥氣啦!

「?」

  紅燕右手食指指向湛藍,表情仍舊堅毅。

「我要把你打包回家!」

  語畢,場面瞬間安靜。

「欸欸欸欸欸欸──?!」


  這個霸氣十足的宣言到底是!?!?!?!


11 湛藍的天然呆,沒有極限

  面對紅燕總裁式的火辣告白,湛藍一臉懵懂。

「回家?」

  啊啊啊啊這個天然呆!這種超級直球居然還不懂啊!!!!

  也許是剛剛的氣焰一下子消了下來,終於意識到自己剛剛衝動之下做了什麼事情的紅燕,像洩了氣的皮球,臉頰不爭氣地通紅。

「我是說……那些常在你身邊的貓啦……
我想養貓。」

  太不爭氣了吧!!

  而且這個轉太硬了啊總裁!!!!

  我絕望地抹臉,都快不忍看下去了。

  湛藍眨眨眼,隨即展露出笑容。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那些只是野貓,
無法馴養呢,
RO裡面能飼養當成寵物的我想想……
只有狂暴月夜貓吧?」
「她說的應該不是那種貓啦……」
「這樣啊,那不然是哪種呢……」

  嗯,大概是這種的

  我幫紅燕回答了這個問題,只是不能說出口而已XDDD

「啊,我知道了,
是那種會跟在身邊的服裝嗎?」
「啊……對啊。」
「那東西還滿貴的呢……
大概都要好幾億。」

  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當時在街上看到肖想入手一隻,但發現那價格之後就突然覺得,玩遊戲就玩遊戲,才不需要小跟班呢ˋ皿ˊ

  才不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真的!

「沒關係,我再看看就好。」
「幫不上忙……」
「沒事的,我,
我先去附近晃晃。」

  紅燕留下這句話,搖搖晃晃地走掉了。

  情況看起來有點尷尬,我在追去前,匆匆對湛藍說一聲。

「不好意思。那我先走囉!」
「嗯。」


  與湛藍道別之後,我趕緊朝紅燕離開的方向追去。

  ───

  愛上一個沒有戀愛細胞的人
  好像不太妙啊XDDD

  紅燕,在心裡先幫妳QQ兩秒



12 紅燕,振作點啊!!

  紅燕突然跑掉,我終於在普隆德拉小巷裡找到她。

  她就一個人縮在沒有人的巷子裡,委屈似地坐在地板上縮成一團,就算她沒出聲,我也可以感覺得到她頭上有濃厚的烏雲在飄。

「什麼總裁……人家要辭職,
把辭職信丟
在禿頭副總的臉上好了

嗚嗚──」

  都開始在胡說八道了,那沮喪真是淺顯易懂呢Orz

  我趕緊走過去,她那厭世的表情讓我嚇了一大跳。

  不行,得表現得鎮靜點才行啊!

「妳沒事吧?」
「嗚嗚──」

  紅燕靠在我肩上,我安撫地拍拍她的肩膀。

「怎麼辦,我剛剛是不是表現得很奇怪呀?
會不會被湛藍討厭了?」
「是沒有啦……」

  湛藍那傢伙遲鈍到懷疑根本沒有戀愛神經的地步,如果真能讓湛藍討厭一個人,那那傢伙鐵定是已經被全世界都唾棄了才有可能吧XD

「可是我覺得妳這次很勇敢喔,
雖然有點過頭,
下次拿捏一點力度的話,
也許就可以面對湛藍越來越自然了呢!」
「是嗎……」

  這表情真的不太妙,得多鼓勵她一些啊= =""

「總而言之,
下次再接再厲吧,
多刷點存在感總是有效的吧?」
「真的嗎……?」
「當然呀!一回生二回熟嘛,
如果妳不要在湛藍面前那麼緊張,
展現妳本身的魅力的話,
說不定很快就可以吸引到他的注意囉!
畢竟我們家紅燕又漂亮又聰明,
要有自信點呀!

「嗯……」

  看她至少不再鬱悶,我也稍稍鬆了口氣。

  聽說戀愛中的女孩很容易迷失自我,紅燕還真是個典型的例子呀。

  明明自身條件那麼好,但碰上喜歡的人的時候,卻變得那麼沒有自信,真是太可惜了呀!

  總而言之,感情這種事情急不得,下次碰到湛藍再試試吧。

「話說回來,
一轉職就遇到那麼多事情,
到現在我的技能一點都沒有練到……
轉換一下心情,陪我去練功吧?」
「好喔。」

  看她終於笑了,我的心情也好轉起來。

  女孩兒,果然還是笑容最美呀。

  為了不要讓她又露出剛剛那種厭世的表情,看來我這個邱比特也得加油才行QQ

  不過可以不要那麼容易壞掉嗎,小女怕怕呀(抖抖抖

4
-
LV. 29
GP 5k
6 樓 鬱兔 UTSU12
GP6 BP-
13 被告白,是這麼苦澀的事情嗎?

  在練功地圖,湛藍今天也在組隊區忙碌著。

  他看看時間也到了晚餐時間,也差不多該休息了。

「各位,要散團囉,休息吧。」

  剩下的隊員們在隊伍頻簡單道別之後,就退了隊伍。

  就在湛藍打算要用瞬間移動回到重生點時,組隊又傳來訊息。

  原來隊伍裡面還有一位還沒退出,是同組隊的女神官。

  這位女神官因為上線的時間和湛藍相近,所以也在組隊碰頭幾次,也因為這樣,兩人這陣子都一起開組,有的時候也會閒聊,關係還算不錯。

  她一臉羞澀地走了過來,與被留下的湛藍碰頭。

「怎麼了嗎?」

  她挪開視線,神情羞澀,飄浮在兩人之間有種難言的粉色氛圍。

  要是一般人恐怕就已經大概可以猜到女神官的用意,但是湛藍本人卻渾然不覺。

  女神官終於鼓起勇氣。

  女神官:「我對你……」

「?」

  因為湛藍還是沒有多大的反應,女神官決定直接傳達心意:「我喜歡你!」

  湛藍愣了一下,不過並沒有意會到那一塊。

「我也喜歡妳,
像妹妹那樣──」

  女神官難過地望著他,乾脆直接上前撲進湛藍的懷裡。

  這樣的舉動讓湛藍呆愣住,大概過了三秒才趕緊退開,與女神官保持距離,但湛藍那慌張與驚訝的表情,已經讓女神官知道了答案。

  其他在組隊區的路人們,也都愣住了,只是兩人沒有其他閒暇注意他人。

  女神官沉默了許久,垂下眼簾,眼眶微微泛紅著,「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在我第一次組隊不知所措的時候,是你協助我的……還有被奇怪的隊員騷擾的時候,也是湛藍你幫助我……但似乎只是我在自作多情呢。

  湛藍不知所措地望著這位女神官,看著她流淚,既困惑又難過。

「對不起,我……」

  在湛藍想說些什麼之前,女神官卻含著淚眼瞪他,那滿溢情感卻又無比心碎的眼神,讓湛藍感受到了濃烈的悲傷。

  女神官挪開視線,「你對任何人都那麼溫柔……我討厭這樣的你,更討厭喜歡這樣的你的自己。」

  丟下這句話,她退了組隊並且下線。

  留下錯愕的湛藍在原地。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愧疚與自責蔓延著。



14 你才可愛!你全家都可愛!!

  在那之後,湛藍就沒看到她了,就連朋友名單也被刪除……看樣子被她討厭得非常徹底呢。

  那種無法訴說的沉重心情,至今仍讓他想起就憂鬱。

  湛藍又夢到了之前發生的事情,靠在樹幹邊席地而坐的他,抬頭望向自繁複綠葉間灑下的陽光碎屑,聆聽風聲,在這片藍空之下,湛藍的心中那團鬱悶仍然沒有削減的跡象。

  他還是想不通,他究竟是做了什麼,才會讓她產生這樣的誤會。

  但這樣的結果,讓他至今難以釋懷。

  他一直覺得很抱歉,但對於那個女生來說,道歉只不過是另一種傷害,更何況再也見不到那個人,就算懷抱著多少愧疚都毫無意義啊。

「對人溫柔……
不是應該如此嗎?」

  雖然在那之後,湛藍就會注意和女孩子不要太過親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是每次看到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他還是會忍不住上前幫忙,這究竟是身為主教的職業病,還是同情心氾濫,他也不明白。

  他只知道,『看見有困難的人,絕不袖手旁觀』

  這句話,是那個人一直掛在嘴邊的……

  想起了遙遠記憶中思念的人,湛藍不自覺地露出寂寞的笑容。

  但那個人啊,已經──

「你在這ㄚ。」

  聽見純粹的聲音,湛藍抬頭,果然看見他迎面走來。

「早啊。」

  純粹在湛藍旁邊找個位置坐下。

  他抬頭望著和平的藍天與綠蔭,又看了一眼身旁神情有點憂鬱的湛藍。

「尬嘛
在耍自閉喔?」
「沒有,在發呆。」
「有心事就講ㄚ。」

  湛藍望向純粹,原本想要訴說他一直藏在心裡的那個秘密,但是想想還是就罷,畢竟就連和他關係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那個人的存在。

  要解釋起來,既複雜又麻煩,還是改天吧。

「你還記得,
之前常常跟我們組隊,
但後來不見的那個女神官嗎?」
「嗯,
跟ㄋ告白
被打槍的那ㄍ?」
「……這說法有點。」
「尬嘛
她回來找ㄋ喔?」
「沒有。只是我在想……
我是不是常常做一些會讓人誤會的舉動,
才會傷害到她……」
「你就算啥都不做
也有人會跑來親ㄋ不4=  =?」

  純粹指的是上次湛藍在組隊區忙碌,有個神官特地跑來親他臉頰的事情──而且那個神官還是男的!!而且這種無故被親的事情,其實發生過好幾次了XDDD

  湛藍並不知道,自己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台發電機

  天然呆+發電機,這種無形的殺傷力可是很驚人的,但因為本人不是刻意所以也沒人能苛責,更是無奈。

  純粹看湛藍一臉尷尬,卻又無法反駁的樣子,露出惡作劇的笑容。

「尬嘛
這是
帥哥ㄉ煩惱ㄇXDD」
「論外表,你比較好看吧?
你比我可愛多了。

  聽到這,純粹臉頰稍稍紅了起來。

「你才可愛!
你全家都可愛!

  看他這模樣,湛藍剛剛的憂鬱瞬間消失了大半,不禁笑了。

「你真的好可愛。」
「你才可愛!
你711都可愛!!

  看他更激動,湛藍笑得更開心了,也忍不住跟著玩。

「你OK可愛。」
「──ㄋ美妍社可愛啦!!!」

  就在兩人為了這個無意義的事情鬥嘴之時,站在距離他們十幾公尺樹後的水藍兔,雙手捧著發紅的臉頰,到現在還有點搞不清狀況。

「我到底聽到了什麼……=\\\\=」


  而且兩個美男子互相調戲(?),那內心那種莫名的騷動感到底是……?!

  還有,這絕對不是業配好嗎XDDDD


  P.S.這個可愛爭奪戰是真實發生的改編XD



15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

  先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好了。

  剛剛在古城練到85等之後,紅燕說公司臨時有事情,所以就匆匆下線了。

  我想說也練了一個段落,差不多該休息就回城,只不過是在南門外晃晃而已,就看到認識的兩個男生如此親暱(?)的畫面,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但也說不上這是什麼感覺,就是想繼續看下去。

  我這只是為了要替好姐妹紅燕調查一下而已,跟什麼什麼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是什麼眼神?我是認真der!!!

  發現湛藍和純粹似乎要移動,我趕緊躲起來觀察。

「得跟上去才行!」

  就這樣,我秉持著──咳咳,我是說執著於真理的精神,我決定要一探究竟!

  我偷偷摸摸地跟在那兩人後方走。

  兩人雖然一路有說有笑,但保持著一般的距離,看起來……挺正常的。

  可是也許是剛剛的畫面的影響,我總覺得這兩人都戴動貓耳,那明顯的色差色系以及個性,而且兩個帥哥湊在一起的畫面真養眼,總覺得萌萌的。

「好像,不錯內XD」

  當發現自己居然有這種想法,我趕緊拍拍臉頰。

「不對!我可是站在紅燕這邊的!我只是在紅燕調查實情而已,絕對沒有一瞬間覺得這對也不錯……」

  話說到底是湛藍X純粹,還是純粹X湛藍

  這兩個職業都不太像「攻」,可是硬要說的話,我覺得妖術師那身裝扮根本「受」,而且純粹的傲嬌個性,怎麼想都應該是──

  當發現竟然還在糾結這點,我不禁一愣。

啊啊啊啊──我到底怎麼了!


  ────


  不同於水藍兔的糾結,被跟蹤的純粹與湛藍仍自若地閒聊。

「哈啾!」
還好嗎?
……只是
突然覺得
背後發涼內。
是嗎,今天天氣挺好的說。


  湛藍的天然,讓他免於打噴嚏的命運(?

  純粹揉揉鼻子,看起來有點無辜。

我房間滿冷ㄉ。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

  湛藍靠過去,半開玩笑地摟著純粹的肩。

  而在後頭目睹一切的水藍兔,不禁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

「欸欸欸欸欸欸──?!?!?!」

───

  腐~腐腐腐腐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很冷靜

  世界上沒有人能比我更冷靜!!!

  究竟會怎麼發展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DDDD~
6
-
LV. 29
GP 5k
7 樓 鬱兔 UTSU12
GP4 BP-
16 湛藍的秘密究竟是!!

  雖然純粹很快就推開了湛藍。

「幹嘛
三八欸。」
「害羞了喔,真可愛。」


  純粹的臉又更紅了一點,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換上了魚咬南瓜頭,頭也不回地直直走,而且腳步速度也變快了許多。

  看他這樣子,湛藍忍笑,也跟上。

  但是看到這令人震驚一幕(?)的我,還遲遲無法回神。

  等等等等──

  該不會湛藍這麼天然,接不到紅燕的真•直球,就是因為根本性向不同?這感覺很有可能欸……聽說條件特別好的男生,同樣也喜歡男生的例子不少。

  可是這樣的話,紅燕的戀情不就注定是一場悲劇……

  一想到這個可能,心情就有點低落呢。

「這樣也沒辦法……感情無法強求呢。」

  更何況,這兩人怎麼感覺就是登對

  察覺自己腦海浮現這種想法,甚至有點嘴角失守的跡象,我趕緊拍拍臉頰。

不對,我是站在紅燕這邊的!

  ──不過兩個美男子湊在一起的畫面好像也挺不錯的就是了!

  發現內心的聲音居然凌駕於想法之上,我趕緊再次拍拍臉頰,這次稍微用力了些,臉頰有點辣痛。

  當我再次抬頭,卻發現純粹不知道何時不見了蹤影,而湛藍的身影也快要走遠,我趕緊加快腳步跟去,但仍然保持一定的距離。

  還是乾脆一點,趁他一個人的時候偷偷問一下……?

  可是這種事情很私人欸,以我跟湛藍的交情,真的可以問嗎?

  就在我懷抱著各種想法,卻發現湛藍在伊斯魯德城橋上停下腳步。

  他眺望著遠方飄浮的雲朵,長嘆了一口氣之後,從領口拿出了一枚墜子,這墜子是可以打開的,通常裡面會放思念之人的照片之類的……

  目前我這角度看不到,我偷偷摸摸地接近並且踮起腳尖。

  雖然僅有一眼,但湛藍墜子裡照片中的人,似乎是一位銀髮飄逸的女孩。

  不巧的是,湛藍似乎發現我的存在而回頭。

「小不點?」

  我僵硬地轉個彎,尷尬地笑了笑。

「啊,湛藍啊!我正想和你打聲招呼呢。」

  怎麼辦!到底能不能問啊!

  老天爺請賜給我勇氣吧>”<



17 什麼,湛藍居然也是有戀愛細胞的嗎!!

  湛藍收起項鍊。

  等等、別收啊!

「湛藍!那個、墜子!」
「嗯?」
「──跟我上次在露天看到的好像喔哈哈哈哈!」

  呃,我好像明白紅燕的困擾了。

  看樣子,我的牽拖技能大概也只有LV1等而已吧(掩面

「這是我一位很重要的朋友送給我的呢,是她親手製作的,也許妳只是剛好看到相似的吧?」

  聽他回答並沒有迴避的樣子,好像可以再稍微試探看看……?

「是……哪位朋友啊?是銀髮美女嗎?
「妳怎麼知道她銀髮?」

  當然是剛剛偷看到的啊!

  不過當然不能說(心虛

「就一種直覺,女人的第六感嘛?」

  不過老實說,我的第六感很少準過,特別是考試刪掉剩下的選項在二選一的時候,我九成的機率會選到錯的那個Q口Q

「那還真靈驗呢,她確實是銀髮喔。」
「那……她和湛藍的關係是?」

  我終於鼓起勇氣把這個問題給說出口,為了紅燕我可是豁出去了!

「嗯……只是朋友吧?她是我回 RO 時的第一個朋友,當時我對 RO 的一切更變還很陌生,是她陪伴我們度過的呢……」

『我們』?」

「因為,她一次帶好幾個新人,我也是其中之一。」

  聽到這,我不禁一愣。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那個人484有點閒啊

「所以湛藍你該不會……喜歡她吧?」

  語畢,場面陷入一片靜默。

  而湛藍的表情愣住,但臉頰卻漸漸泛紅。

  天啊!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湛藍因為誰而臉紅欸!!

  雖然說知道湛藍並不是GAY讓我鬆了口氣,不過他有喜歡的人的話,好像結果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啊QQ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Orz

  總裁!!救命啊啊啊啊──!!!



     尼們這群以為湛藍搞基的人通通去面壁!

     人家才不覺得可惜呢Q口Q哼哼



18 記憶中可愛的妳

  我確認過好幾次朋友名單,紅燕仍然沒有上線,看樣子還是只能靠自己了。

「那個……她是個怎樣的人啊?」
「她啊,是一位主教,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就已經175等了。不過沒有公會的樣子,每天都是往新手練功區跑。」
「她很喜歡逛街,三不五時就換頭飾,然後很得意地說她的頭飾10W買到的。她那般得意的模樣,真的好可愛。」
「而且啊,她樂觀又溫柔,有點迷糊──」

  看他提起那個人的時候,那幸福洋溢的模樣,就知道他到底有多喜歡那位女主教了。而且就連說話的速度都快了那麼多,原來湛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是這樣啊。

  明明對其他女生,都是那麼游刃有餘的樣子,原來提到喜歡的人的時候,也無法保持著平常心。滿溢而出的喜歡,讓人無法輕易忽視。

  雖然這樣對紅燕有點抱歉,但訴說著迷戀的湛藍。

  很耀眼呢。

  既然湛藍心中已經有那麼喜歡的人了,就算紅燕再不甘也只能放棄了吧?

  雖然我大概可以想像到知道這個消息的紅燕會有多傷心,甚至又變成之前那樣黑化的模樣,但……我至少可以陪著她一起度過,期待一切憂傷過去之後,能看見雨後彩虹。

  也許是終於發現自己說了太多,湛藍稍稍頓了頓。

「抱歉,我好像說太多了……」
「沒事,第一次聽你說這些呢。」
「其實關於她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和外人說呢。」
「咦?」
「就連純粹都還不知道,也不是想刻意隱瞞,只是不知道何從開口……更何況,她已經──

  就在湛藍似乎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純粹從伊斯魯德的橋走出來,手上多了一顆蘋果,咬了一口的同時,視線看了過來。

  純粹看到我,露出了若有似無的惡作劇笑容。

  又是那傢伙!

  雖然很在意剛剛湛藍想要說什麼,但現在似乎不是提問的好時機,我下意識地用湛藍的身影擋住純粹的視線。

  純粹大步走來,以極快的速度將蘋果啃光。

「嘿
小矮子。」

  雖然很不想理他,但他都已經「指名」了,就算想把他當成空氣也無法。

「幹嘛?」
「唷
ㄋ承認了內
矮子。」

  ㄊㄇㄉ......被套路了啊ˋ皿ˊ  !!

  而且害我錯過詢問湛藍的好機會!我跟這傢伙484八字特別不合啊QQ

  這個淘氣的黑貓在,我看大概也不會正經到哪裡去,我看還是快點撤退吧,還得跟紅燕說這件事情才行呢……

「那,我先撤退了──」

  但就在我轉身就想走之時,卻感覺到後衣領被拉住,我愣地回頭,是純粹那惡作劇滿點的笑臉。

「該不會……」

  我話還沒說完,純粹就拖著我離開了。

  又被綁架了!

「你們感情真好呢。」

  ──一點都不好啊啊啊啊!!!!!

4
-
LV. 29
GP 5k
8 樓 鬱兔 UTSU12
GP6 BP-
19 真是隻率性的黑貓......不,是欠揍!!

  我被純粹一路拖行,直到南門城牆邊才停下來。

  莫名其妙又被綁架,真是有夠不爽ˋ皿ˊ!!

「幹嘛突然把我拉到這邊啦!」
「這裡才有
妳ㄉ同類ㄚ。」

  看他指向路過的野生瘋兔,而瘋兔無辜似地眨眨黑色的眼睛望著他,接著很快就逃進樹叢裡面去了。

  伊斯魯德城左邊跟普隆德拉南邊,明明就是同一塊地圖,就算是不用移動也可以看到瘋兔好嗎= =

「所以你到底要幹嘛啦?」

  純粹凝視著我,沉默了一會兒。

「總覺得
湛藍那傢伙
最近有點怪怪ㄉ」」

  難得看到純粹擔心朋友的一面,我頓時也生氣不起來了。

  雖然很想問問純粹,關於那個項鍊裡的銀髮少女是誰,但是湛藍有說過沒有和其他人提過這件事情,不能直言吧……

「不曉得484
跟那個墜子ㄉ照片有關。」
「你怎麼會知道!!!」
「我看湛藍那傢伙
看著墜子發呆
已經不4第一次ㄌ
站在他旁邊10分鐘都沒發現
「……」

  湛藍,原來你不只戀愛神經遲鈍,感知神經484也有問題啊!!!

  好吧,既然純粹都已經知道了,那應該可以和他討論了吧?

  這樣想著,我把湛藍剛剛說的那些告訴純粹,純粹的表情沒有多大的變化,不曉得是資訊量太大還是意外湛藍居然也也喜歡的人這件事太震驚。

「所以那個女生……你有頭緒嗎?」

  純粹卻面無表情地看向我。

「妳怎麼肯定那4女生
這可是遊戲欸?」
「???」

  該不會BL還有望──

  不不不,我是說也許紅燕還有希望!

「而且他說什麼『已經』
到底4怎樣
妳不好奇ㄇ?」
「是很好奇啦……
誰知道你來得那麼剛好。」
「4喔
那妳再回去問ㄅ」

  純粹說完,居然就拉著我的後衣領,像拎小動物那樣往剛剛與湛藍分離的方向前進。

「幹嘛不自己問啦!
還有放開我!」
「這還用說ㄇ
因為挖A拍謝ㄚ」

  你會拍謝,那我就不會拍謝嘛!!!

  還有不要用抓小動物的方式抓我啦Q口Q!!!



傳說中,送修電腦被綁架的女孩兒!!

  就這樣,大概與湛藍分別了不到十分鐘後,我和純粹又回來了。

  因為剛剛說到一半被打斷,現在被抓回來想再問一次剛剛中斷的話題,還真是有點尷尬……

  重點是純粹那傢伙不斷用手肘推我,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ˋ皿ˊ!!!

  而湛藍一臉困惑地與我們大眼瞪小眼。

「怎麼了嗎?」
「矮子有4要問ㄋ」

  他說了這句 ,對我露出意味深遠的壞笑。

  這人好煩啊啊啊!!誰矮子你全家都是矮子!!!

  咦,怎麼覺得好像損到的還是自己……= =

  但因為湛藍的視線已經望過來,我沒辦法推託。

「那個……剛剛湛藍你提到的那個人,
你說她『已經』怎麼了?
我有點在意……」

  聽到這,湛藍愣了一下,視線望向純粹。

  這時我才意識到,剛剛滿腦子都是這個疑問,根本沒想到我剛剛已經把連純粹也不知道的事情,都跟純粹說了,這意味著什麼好像也不用多說了。

  糟糕,這樣我是不是會被當作大嘴巴啊Q口Q!!

「抱歉……我擅自跟別人說了。」

  這時純粹也尷尬地挪開視線。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湛藍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釋然一笑。

「沒關係,
我原本也是打算有機會就要和純粹說的。」
「嗯……」

  湛藍笑了笑。

「她已經──」

  我屏氣凝神,心跳撲通撲通地狂跳。

  純粹也同樣緊張。

「她已經3個月沒上線了。」
「蛤?!」

  聽到這個回答,我和純粹不禁一愣。

  什麼啊,原來只是沒上線嗎!

「什麼ㄚ
講成這樣
我還以為她已經ㄙ──

  我趕緊打斷純粹的話,擠在湛藍面前。

「哈哈哈哈哈!
原來好一陣子沒上線了啊,
那她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嗯……沒有呢,
我最後一次和她說話,
她說她決定要把電腦拿去送修,
就一直到現在了……」

  也太久了吧!

 電腦是被送去回收了嗎= =?

 還是她整個人被電腦維修廠綁架了啊!!

「你確定
她是真實存在ㄉ人類ㄇ
還是只有你看得見──

  又在那邊胡說八道,我趕緊再次打斷純粹的話。

「那個,
你沒有她其他的聯絡方式嗎?」

  我豪想知道那個人在現實484女生啊!!!

「沒有呢……」
「這樣啊……」

  如果這樣的話,似乎也只能等到那個人再次上線才能有所進展了。

  不過不管怎樣,就算湛藍過了三個月還是喜歡那個人,但是那個人已經那麼久沒上線,說不定已經退坑了也說不定!

  紅燕只要趁這段時間拿下湛藍就行了啊!

  得趕快跟紅燕報告才行呢XD


--------

是說上次巧遇了粉絲,有點開心XD

感覺遇到粉絲的機率好像越來越高了




21 純粹!我要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我死盯著朋友名單,等得望穿秋水(其實也只是隔天),終於是等到紅燕上線了。

  我二話不說趕緊來到她下線前的地方,果然看到她在那處。

我有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
妳要先聽哪個!」
「??壞消息好了……?」
「那個,湛藍有喜歡的人了。」

  聽到這,紅燕露出晴天霹靂的表情。

  糟糕!這話說得是不是太直了?得趕快把好消息說出來才行!

「昨天因為看湛藍跟純粹走得很近,
我誤以為他們有一腿──」
「什麼!那個純粹是誰?!」

  我愣了一下。

  對喔,仔細想想,紅燕好像還沒有和純粹碰頭過,所以當然不知道湛藍有這位好基……朋友。那麼她更不可能知道他們之間的互動有多麼……噢,我是說親密無間

「喔,那是湛藍的好朋友──」

  但沒想到紅燕卻咬緊牙根,握起拳頭,疑似根本沒聽見我說話。

「我要讓那個叫作純粹的傢伙,
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欸?!!!!」

  等等等等、究竟是怎樣才能誤會成這樣!

「不是,湛藍喜歡的人是──」
「我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勾引湛藍的傢伙!
我就算把整座城翻過來也要找到那傢伙!」

  紅燕丟下這句話,就使用蒼蠅翅膀飛走了。

  我愣在原地,突然不知所措。

  呃,我484即將要因「過失教唆殺人罪」被守衛抓走了?

  等等等等、冷靜點啊!!

6
-
LV. 29
GP 5k
9 樓 鬱兔 UTSU12
GP5 BP-
22.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普隆德拉城裡,有個黑髮,頭上戴著一雙動黑貓耳的男咒術師正悠閒地坐在普隆德拉水池旁的長椅上,哼著歌,擦拭著他最心愛的南瓜頭飾。

「♪」

  就在此時,有個散發著驚人殺氣的生物快速逼近。

  附近的路人都被嚇得退避三舍,甚至直接用技能或道具逃離現場,但心情愉悅的純粹還不知大難臨頭,直到黑暗的根源站在他的正前方。

  感到陰影,純粹這才抬頭

  ──卻看見一名陌生紅髮女孩咬牙瞪著自己,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了。

  純粹愣了一下,視線左右瞟一眼,發現方圓百尺怎麼彷彿空城,連一隻野貓也沒有,不過他很確定眼前這個人,他完全不認識啊?

「……ㄋ哪位?」

  誰知道話才剛落定,眼前這紅髮女孩就亮出了手裏劍。

  她眼裡冷冽的殺氣,如同手中的利物般發亮。

  純粹感到威脅,打算先溜為快,誰知道手裏劍就這樣射過來,鏗鏗鏘鏘地插立在距離他身邊僅毫米之差的長椅背上。

  這驚出純粹一身冷汗──這傢伙是玩真的!

  但隨即卻傳來啜泣聲,他愣地抬頭,卻發現這女孩紅了眼眶。

  他真的被搞糊塗了。

「ㄋ……
484認錯人了?」
「不可能!我地毯式搜尋了一整天,ID裡有『純粹』兩個字的就只有你!」

  雖然純粹根本搞不懂發生什麼事情,但看她情緒仍然激動,覺得不要惹麻煩比較好。

  還是先開溜為上上策!

「呃
可4我不認識妳欸
那我先──」

  這次紅燕可是把+10短劍給亮出來了,純粹默默地把南瓜頭藏在身後,一副要砍就砍我吧,放過我的寶貝南瓜的概念(?

「只不過是一個沒胸沒腰的男咒術師……竟然敢勾引湛藍!好羨慕……不、好可惡!」

  純粹被搞糊塗了。

「ㄋ到底在胡說什麼ㄚ……
湛藍他──」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反正只要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湛藍就會清醒了!!」


  紅燕高舉的短劍劍鋒在陽光下好閃亮,純粹的瞳孔卻映照出恐懼。

  雖然在城裡不會掉%,可是他又不是在pvp,不想死啊!!



純粹:誰敢動我ㄉ南瓜!我就跟ㄊ拼命!
看P看!還不快給GP!!



23.別對純粹動手!要也是我先(X

  我好不容易找到紅燕,卻看見紅燕似乎正要對純粹不利!

  啊,反正遊戲嘛,被砍幾下又不會真的少塊肉,我看純粹那小子平常欺負我欺負得挺爽,是時候讓他體驗一下天罰了吧 XD

  如果可以還真想上去補個兩腳XDDD

       上鉤拳,再來個華麗的迴旋踢嘿嘿嘿嘿--

  雖然很想不小心放生那隻皮黑貓,但是現在故事主視角是,這樣恐怕會讓讀者誤以為我是殘酷冷血的人,搞不好就會掀起一片退訂潮,然後還要在線上被讀者唾棄……諸如以上的原因,我覺得我還是先阻止一下好了。

「紅燕!不可以!」

  也許是奏效了,紅燕停下手邊的工作,與純粹同時愣地回頭望向我。

  趁這個空檔,我趕緊跑上前去,將紅燕給拉離純粹身邊。

  而純粹也終於脫離危險,當機立斷地遠離剛剛那張椅子,相信他絕對是把蒼蠅翅膀準備好,隨時都可以開溜的狀態。

「不能亂攻擊人啊!這樣會被警察北北抓走的!」
「可是可是──」

  看紅燕依舊不死心地盯著純粹,好像只要我一鬆手,她就會飛撲過去修理他一頓。

  看來這誤會得先解開才行啊!

「妳聽我說!湛藍是有喜歡的人,但不是純粹啦!

  聽到這,紅燕淚眼汪汪地望過來,似乎是要我透露更多。

  別無他法之下,我只好簡略地提到湛藍所喜歡的那個女孩的事情,不過當然是以悄悄話的模式,畢竟被太多人知道不太好。

「怎麼會……」
「不過那個女孩已經幾個月沒有上線了,搞不好已經不會再出現,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擬定拿下湛藍的策略呀!
「嗯QQ……我知道了。」

  看來紅燕的火氣暫時是壓下來,我鬆了口氣。

  但是這時候有個視窗跳出來。

  【純粹想加您成為好友。】

  我愣地看向在不遠處的純粹,而他又對我露出了一抹壞笑。

  ……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24 紅燕的惡夢,腐女的美夢(X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普隆德拉的原野上,純粹與湛藍坐在野餐布上,正悠閒地吃著點心邊聊天,身邊圍繞著許多可愛的貓咪。

  也許是聊到什麼有趣的事情,湛藍與純粹笑得很開心。

  此時一隻蝴蝶輕巧地飛來,就停靠在純粹的左邊貓耳尖,不過純粹正在吃三明治,眺望向遠方,並沒發現。

  湛藍靠了過來,伸出手指頭想要引導蝴蝶走上他的指尖,但蝴蝶卻不領情地振翅飛走了,那翩翩的身姿引起打盹兒的貓兒注意。

  而純粹回過頭,與湛藍視線交錯。

  湛藍對他莞爾一笑,那笑容宛如春天的微風般洋溢著溫暖,而純粹撥開湛藍的手,並遮住了害羞而發紅的臉蛋,視線倔強地看向他處。

  湛藍伸手握住了他擋住臉的那手,臉湊了過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的,剛剛的一切是冷不防竄進紅燕思緒中的畫面。

  自從她知道有純粹這號人物之後,她的腦海就時不時地冒出類似這樣的畫面,讓她對於那個沒胸沒腰沒屁股的男咒術氣得牙癢癢。

「不行!必須要主動出擊才行!」


  她站起身來,握起拳頭,表情堅毅。

  她在殘酷的職場一路爬到總裁這個位置,還用過人的實力與經商手段,讓那些性別歧視的男人們對她另眼相看。

  不管是現實還是虛擬,她一點都不想認輸!

  特別是輸給那個沒胸沒腰沒屁股又一臉機車樣的黑貓!!(到底要強調幾次X)
  
  ----

  喔,聽說示意圖大概長這樣


尖叫吧腐女們!!!

我是排頭!!!!!呀啊啊啊啊啊>//////<



來賣一下小夥伴
真是個喜歡BL的孩子呢~
要畫更多BL唷~~欸嘿嘿嘿嘿
5
-
LV. 29
GP 5k
10 樓 鬱兔 UTSU12
GP5 BP-
25 救命!我被黑貓纏上啦Q口Q!!

  我盯著好友名單,現在只有三個人,是紅燕、湛藍,還有不久前加的純粹……

  這一、兩天純粹並沒有上線,但我卻無法專心練功,一直盯著好友名單看,幾次都miss掉歸來的隊友們放++的時機,對隊友真不好意思。

  可是、可是,那天純粹用那種抓住把柄的臉笑著+我好友之後,就下線了,雖然我很想拒絕,但是那表情讓我無法選擇不,只能硬著頭+了= =

  好在意啊!他到底想幹嘛!

  就在我給石波區歸來的隊友們++一波之後,突然有個視窗跳了出來。

  嗯,是純粹。

  該來的還是來了啊!!!!

「唷。」
「……早。」
「ㄋ在哪?」
呃,古城?
ㄋ87等在古城?
484跟等級一樣變87ㄚ?

  ㄊㄇㄉ!你才87、你這個78綜合體!!!

我在練功很忙,掰掰。

  接著我關掉了他的密頻。

  算了,眼不見為淨,嗯!

  「安安 150打收ㄇ?」

  旁邊突然冒出個聲音,我回頭。

  居然是純粹!!!

  他150等跑來幹嘛啊=口=!!!!

你來幹嘛啊!這地圖你畢業很久了吧!
怎麼,
我不能散步ㄛ?
不,不是……
還不4某人
說什麼在古城
ㄋ古城地圖長得真像石波內?
所以你到底想幹嘛?
這還用說ㄇ
上次ㄉ帳
484該算一算?

!!!!

  在我還沒意會過來之前,純粹又抓著我的後衣領。

你們隊長借我一下
要活下去內♪

  丟下這句話,他拖著我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望著那些一臉懵懂的隊員們,欲哭無淚。

「救命啊──!!!」


26 蘿莉控通通站出來!!

  嗯,這次我比以往淡定多了。

  畢竟被用同樣的手法綁架那麼多次,是該麻痺了──包括我的自尊心。

  P啦!!!

  就說不要用這種抓小動物的方式抓我ˋ皿ˊ!!!!

  我好不容易才掙脫純粹的魔爪(?)

「這次又怎樣了啦!」


  純粹面無表情地凝視著我,接著露出一抹壞笑。

「幹嘛……?」
「ㄋ484忘記
上次我被那個紅頭髮ㄉ威脅
好像某人在那邊笑得挺愉快的ㄛ?」
「哪,哪有?」

  純粹單手壓在我的頭頂上,把兔耳朵都給壓彎了。

「欸,
不該『做些什麼』
表示歉意ㄇ?」


  他上下打量我,露出一抹宛如怪北北(?)的笑容。

  難道他想要以身相許!?這個變態!!!!

  我趕緊雙手抱住身體。

「不要!你這個大變態!」

  純粹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

「……我對ㄋ這種
幼兒體型
一點興趣都沒有」


  幼兒體型幼兒體型幼兒體型幼兒體型……

  你ㄊㄇ的才幼兒體型!!!

  蘿莉控很多好嗎!!

「你才幼兒體型!你全家都是幼兒體型!」

  純粹單手搓著下巴,繼續上下打量我,接著露出愉快的表情。

「對
ㄋㄉ身體
好像也
挺不賴ㄉ?」
「!!!!!」

  到底是想怎樣啊啊啊啊!!!

  等等我們這個是普通級節目啊!不要害我被檢舉!


27  為什麼矮就得受這種罪Q口Q!!

  厭世。

  啊,為什麼我會長得那麼矮呢?

  如果我身高再多個十公分,不對,二十公分,也許我今天就不用受這種罪了。

  ──為什麼我非得在礦山洞穴2F的坑裡埋伏不可啊!!

  這個礦穴空間狹小,我塞進去幾乎是剛剛好,因為是在窄巷轉角的位置,非常適合埋伏──而我手中這個麻布袋,就是為了埋伏某隻倒楣的玩偶熊所準備的。

  是的,是那隻黑貓的主意。

  因為那傢伙居然要我用這種方法來抓寵物!

  這根本叫作綁架寵物好嗎!!!

  縮在這邊已經半小時左右,別說玩偶熊了,根本連其他礦石魔都沒出現過……噢,除了被動攻擊之外的,也拜託別出現,我只不過是個沒有攻擊力的牧師啊QQ

什麼嘛!叫人家躲在這種地方……偷溜好了……

  腰酸背痛,我想離開這個坑洞一下,但誰知道我才剛探頭出去,就看到純粹站在我面前,我只好摸摸鼻子繼續縮回去。

尬嘛
ㄅ會4想放我鴿子吧?

  被發現了!!!

  我假裝鎮靜,但是聲音還是不禁急躁了起來。

你就不能用一般的方式抓寵物嗎!
沒辦法
抓不到ㄚ……
100個還抓不到

  100個連隻玩偶熊都抓不到?!這是什麼悲劇的手氣= =

那也不能用這種偏門方式抓啊!我才不相信這樣會有玩偶熊願意當你的寵物咧!
如果抓不到
養隻兔子當奴隸也行
「......我突然覺得可以試試看了!
那就交給妳啦 ♪


  丟下這句話,純粹拍拍屁股就走了。

  我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內心個種幻想虐待黑貓的方法但卻無奈不可能在現實中實現,只好乖乖地縮回洞裡,對即將經過的玩偶雄表示歉意。

  但如果要當那傢伙的奴隸,我寧願推隻魔物當替死鬼= =

  沒多久,我聽見安靜的洞窟之中傳來了輕巧的細微腳步聲,藉由礦坑內的光,來者的影子打在牆上,不過樣子看起來好像有點怪怪的?

  來了嗎!

  不管了,我屏氣凝神,準備好手中的麻布袋。

  為了我的自由,請原諒我吧小熊!!


  上一回在那邊等開車的人,通通給我去旁邊面壁ˋ皿ˊ!!!
5
-
LV. 29
GP 5k
11 樓 鬱兔 UTSU12
GP4 BP-
28 我覺得這就是天譴XDDD

  當來者靠近之時,我立刻抓著麻布袋衝上去,並且將麻布袋套在那個倒楣鬼的身上。

  果然抓到了一個體型嬌小的生物,而牠顯然是被嚇壞了,先是愣了一下之後,接下來就是劇烈掙扎。

  我快壓不住牠了!

「抓到了!快來呀!」

  純粹立刻趕來,我和他這兩個STR=1的人,合力壓住這個麻布袋裡的生物。

  也許是疲乏了吧,掙扎了好一陣子之後,裡面的生物似乎終於放棄掙扎,我才終於鬆了口氣。

  純粹看著袋子,看起來心情挺好。

「辛苦啦。」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瞪了他一眼。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就在我準備要飛回城鎮之時,他卻單手壓在我肩膀上。

「去哪ㄋ?
還沒驗貨呢。」

  你以為是什麼非法走私的東西嗎!還驗貨咧= =

「喔。」

  我和純粹交換個視線。

  正確來說是用眼神推託誰去開。

「還不快開?」

  竟然是我嗎!!!

  這傢伙真是有夠麻煩的,算了,這次欠他的人情還一還,應該就不會再來煩我了吧?

  我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掀開麻布袋確認裡面的東西。

  但卻發現裡面的東西根本不像隻小熊,一整坨黑黑的、會飄浮的礦石狀魔物,而且看起來情緒非常不穩定,彷彿隨時都會爆炸──

  ──為什麼這裡會有恆量魔啊!!

  我和純粹表情震驚,而此時作出反應已經來不及了。

  轟隆!!!一聲巨響,恆量魔自爆。

  當煙霧散去,就是滿臉灰煙狼狽的我們。

「到底是誰在這裡亂放怪啊!」

  雖然也有可能是用變形短劍變來的怪啦QQ

  看純粹表情陰沉下來,我有點慌張了。

「欸,這可不能怪我,我剛剛真的有看到玩偶熊──」

  就在我這麼說地指向剛剛傳來細微腳步聲的方向,卻發現狹小的礦坑道的轉角處,有好幾隻玩偶熊從坑道那邊探出頭來,看樣子我剛剛看到的影子應該是牠們其中一個。

  但牠們與我們對到視線,就一溜煙地跑了。

  看樣子引起的騷動太大,短時間大概不能用同樣的方法去拐騙無辜小熊了……如果更陰謀論一點,該不會這隻恆量魔其實是那些小熊對我們想用不正當手法抓寵物的報復吧=口=!?

  不管怎樣,純粹那傢伙應該會放棄了吧?

  我丟了幾個治癒術補滿我們的HP。

「好了,我突然有事那我就──」

  純粹卻又單手壓住我的頭,兔耳都被他滿是灰炭的手給弄髒了ˋ皿ˊ

「那我們
ㄑ抓沙漠幼狼!


  這傢伙還學不乖啊!!!

  反正你不管抓什麼,寵物養沒多久就跑路了啦!!

純粹與熊已走失

P.S.他現在學聰明了,直接買了一隻沙漠幼狼服飾,不會跑路XDDD


29  夏日泳裝火辣現身!

  好不容易才逃離純粹的魔掌,當返回普隆德拉的時候,天色都暗了。

「奇怪,怎麼玩個遊戲反而越玩越累?」

  我久違地來到南門外,隨便找個地方席地而坐。

  現在是傍晚時分,溫柔的斜陽撒在和平的南門外的人群,無非是三五好友,就是好幾對在那邊放閃的情侶,當然也有一些人掛網在忙自己的事情,但像我純然發呆的人應該是少數吧。

  話說回來,自從上次交稿之後,就一直沒有新的構想呢……再怎麼樣也都是個小說家,當初為了尋找靈感,所以想說玩個遊戲也不錯,但轉眼也一個月過去了,都只是在翻譯,新的想法一點都沒出現……

「難道沒有什麼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事情嗎……」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附近的人傳來讚嘆的聲音。

  「哇……那個太辣了吧?」

  「不曉得是不是單身……好正喔!」

  這樣聽起來好像是有什麼絕世大美女現身南門。

  畢竟不是帥哥,我閒著也無聊不如就看一下。



  卻見一個紅色長髮披肩,身材奇佳無比還穿著比基尼的大美女朝我這方向走來,每一個步伐都讓胸前的謎樣團子彈動,我瞬間明白什麼叫作波濤洶湧這成語的真諦,迷人的身線和誘惑般的側乳,就連身為女孩子的我都不禁看得入迷。

  彷彿全身自帶發光效果,附近所有人簡直快被她散發出來的燦爛白光給消滅了(?

  這已經不是眼睛為之一亮,是亮到眼睛都要脫窗啦!!

  ──紅燕?!

  她怎麼穿這麼少?!胸前那部分484有點過分啊!!!!!

  突然想起純粹之前說的什麼幼兒體型,現在真有股莫名的憤怒想打爆他。

「晚安。」
「晚安……不對妳這身衣服哪來的!」
「是夏日泳裝袋的效果,還有這個。」

  紅燕在髮側別上了盛開的漂亮紅色扶桑花


       現在的她簡直讓人忘卻了冬天的到臨,只想到豔陽沙灘比基尼和辣妹啊!!!

「好漂亮!我也──


  雖然剛剛很想說我也想穿,可是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飛機場,覺得還是不要自取其辱好了Q口Q

  紅燕拿出化妝品和鏡子,為自己上了點妝,本來就是個大美女了,現在我已經聽到整個南門外的男性玩家都開始躁動了。

  喔,當場被網婆給修理的不算,還有偽娘XD

「好!我們出發吧!」
「咦?」
「當然是去找湛藍呀!」
「咦咦咦咦──!!」

  等等你們讓我喘口氣行不行啊Q口Q

  我什麼時候變成陪同小妹了啊!!


---------------------

夥伴們~泳裝暴動起來!!
想看更多--不,我說美照GP捐起乃!!!

聽說有人比較想畫裸體內(?

為什麼我的BL(精神食糧)這麼草率,這張可是精緻到嚇死人內ˋ皿ˊ
實在有夠偏心(打打打打

30 要攻略男人就是那麼簡單!

  已經用密頻先和湛藍約好,在中央龍蛋區見面。

  沿途上,我和紅燕並肩走在一起,吸引了眾多目光。

  ──全都集中在紅燕身上

  畢竟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任何有長眼睛的人類都會想多看幾眼,誰還會看到她旁邊那個矮小可憐的我QQ

  等等我才不矮小我明天就去訂做高蹺啦ˋ皿ˊ(雖然我不知道哪有得訂)

  雖然早就有自知之明,但是就算我不去看,仍然可以感受到旁邊散發著肉眼看不見的強光,所以我身邊這個真的是人類嗎XDD

「所以怎麼突然那麼有幹勁啊?」
「就……嗯,就剛好逛街看到嘛。」

  她躊躇了很久,覺得還是說不出口上次那腐夢景

  畢竟這個腐女聽到的話,眼睛可能會迸發出兩道燦爛光芒,很可怕的!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知道湛藍的反應了!如果他就突然愛上妳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咦咦咦咦──!」
「唉唷,我們處變不驚的總裁大人怎麼臉紅成這樣啦?」
「妳真是的!」
「到時候結婚,我要在外面收禮金內,嘿嘿──」

  順便抽成(X

  在前往龍蛋區的路上,我們嘻嘻鬧鬧,穿過巷子之後就抵達了。

  遠遠就看到湛藍站在樹下等待,腳邊果然還是有幾隻貓蹭在身旁。

  欸嘿嘿──男主角出現了!

  我看了一眼紅燕,剛剛在路上迷倒眾人的自信之姿又幾乎蕩然無存,現在是一個臉紅又慌張的女孩,不知所措地拉著我背後制服……

  槓!要依賴就給我拉衣角啦ˋ皿ˊ!!

  ……算了我知道妳拉不到Q口Q

  看紅燕這樣,大概站在那幾百年也不會過去打招呼,我拉著她朝湛藍的方向快步走過去。

「湛藍!」

  紅燕臉頰通紅,但被拉著也只能硬著頭皮走。

  而聽到我們的聲音,湛藍回頭,又是那天使般的笑容。

「嗨。」

  我將紅燕推到前面去,不給她躲到樹旁,好讓她和湛藍面對面。

  紅燕站在湛藍面前,羞澀地低下頭,捏著指尖,臉已經紅到彷彿煮熟的蝦子,而湛藍也愣了一下,望向她。

「啊……好美。
「!!!!!!」

  成了成了!

  男人果然是膚淺的生物

  下一集484要拍婚禮了!!!

  我禮金可以抽成90%嗎ㄟ>\\w\\<ㄟ
4
-
LV. 29
GP 5k
12 樓 鬱兔 UTSU12
GP3 BP-
31 究極草食男的大逆襲?妹子接招吧!

  面對湛藍的如此直白的讚美,與熱烈的視線(?),害羞到極點的紅燕呈現一種腦袋當機的狀態。

  而湛藍本人似乎並沒察覺,甚至還走近了一步,輕輕地用食指抬起了紅燕的臉蛋,溫柔地注視著。

  這畫面太美,我愣在一旁,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我這個電燈泡484應該要迴避一下啊!!

  如果他們今天因此而有進一步的發展,那我該怎麼辦才好呢?

  該不會從此上線都要看他們放閃,我在旁邊畫沙......可是為了好姐妹的幸福著想,這點寂寞我可以忍耐的QQ

「如此艷紅的色彩……漂亮的弧線……好美呢。」
「咦咦──」

  之前那個根本懷疑是啃樹皮的究極草食男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剛剛那些字詞該不會是在形容紅燕的身材和外貌吧,484有點太直接了Q////Q

  早知道色誘有用,直接開大絕就好了嘛!

  不過沒想到這泳裝居然這麼好用,就連湛藍也淪陷了呢XD

  我應該也要入手一下那個夏日泳裝,然後去克魔島度假~說不定會有艷遇……噢,希望這次搭訕的人不是國中生就好了= =

  結果我說出實際年齡還被罵歐巴桑,ㄇㄉ這死小孩ˋ皿ˊ!!!

「怎麼可以那麼美呢……」
「湛藍……」

  紅燕含情脈脈地望著湛藍,為這夢般的情境陶醉不已。

  因為男女主角都長得很好看,湊在一起相當登對,這幕簡直就像是只有韓劇才會出現的畫面,實在是太美了Q////Q

  在場人那麼多,我484應該在附近放個箱子收現場電影門票(X

「──這朵花。」

    那朵花那朵花那朵花那朵花....... 

  語畢,我彷彿聽見整顆星球停止運轉的聲音。

  不同湛藍仍舊正常發揮的溫柔笑容,我和紅燕整個錯愕。

  現在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傢伙從頭到尾讚美的是紅燕頭上的扶桑花啊!

  你給我看好好地看泳裝啊!你這個化石木頭男= =!!!


  水藍兔:這個罪過的男人已經沒救了(章

32 所謂的戀愛,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是假想敵!

  啊,我已經,快要對湛藍的木頭絕望了。

  他已經超越了草食男的頂點,甚至都要懷疑是不食人間煙火了,若不是知道他也有喜歡的那位銀髮女孩,我會真的懷疑他根本就是性取向不同

  而紅燕似乎大受打擊,畢竟她之前在腦海裡編織的美夢碎了一地。

「花啊……」

  看她已經快要崩壞了,我趕緊上前緩緩氣氛。

「今天紅燕換了服裝內,很可愛吧!
「這泳裝很適合妳呢……不過天氣有點冷呢,別著涼了。」

  湛藍為紅燕披上毛皮大衣。

  紅燕紅了臉頰,略為訝異地望著湛藍。

「女孩子就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呢。」
「湛藍……」

  雖然目前這樣的氣氛是很好沒錯,湛藍的舉動也很紳士溫柔,可是總覺得有種淡淡的哀傷(?

  看樣子距離愛情萌芽,還有很長很長的距離呢= =

  可是紅燕這次並沒有黑化,有許是因為剛剛湛藍那紳士的舉動有稍微安撫到她受傷的心靈吧(?

  不過不管怎樣,今天沒有黑化真是太好了QQ

「小不點。」
「嗯?」

  湛藍走來,彎下腰來拍拍我的頭。

「妳看起來有點沒精神呢,怎麼了嗎?」

  沒想到湛藍會注意到我的狀況,說不感到窩心絕對是騙人的。

「只是快要到截稿日,有點睡眠不足啦……」
「辛苦了呢。工作雖然很重要,不過也要注意一下身體喔。」
「好,謝謝你。」
「我等等和純粹有約,先這樣囉。」
「好。」

  當湛藍離開之後,我鬆了口氣。

  雖然湛藍這傢伙真的很木頭,但實在是無法討厭他啊……

  但紅燕卻走了過來,表情似乎有點不安。

「湛藍會不會比較喜歡妳呀?」
「妳在說什麼啊@@」
「嗯……我想太多了吧。原本以為這次的計畫一定可以成功地說……」

  也許是因為對象的關係,色誘可能對湛藍起不了作用QQ

  話說剛剛紅燕是因為湛藍關心我的關係,所以才會這麼說嗎@@"

  連她那種女人味十足的大美女都沒轍了,我怎麼可能有那個能耐啊= =!!更何況我才不喜歡草食男,我可不想自虐XDDD

「沒關係,我們再接再厲吧!」
「好!」


33 據說,我會在截稿日逼近而變身成另一種生物(?

  醉生夢死地過了一個月,這段期間只要有空就是玩遊戲,然後和朋友們東奔西跑,雖然等級不知不覺中也已經來到了LV92。

  因為是佛系練功,都一個月過去了連轉生都還沒……

  原本今天想發憤圖強一下的,可是翻譯跟小說的截稿日碰頭了──

  傳說中的修羅期到啦!!!

  連續幾天的熬夜,已經快瀕臨極限了,為了今天能早點睡,我只好努力振作,一大早就起來認真工作。

「截稿日在下周……」

  因為已經習慣用電腦就要開 RO,我開 RO 掛著,認真地殺進度……


  這個時候的我並不知道,這個習慣會帶給南門的各位玩家困擾。

  ──因為我將變身成另外一種生物


────


  純粹上線了。

  今天他一上線就打了個大呵欠,懶散地在普隆德拉繞繞。

「好無聊……」

  他先繞了一圈商店,覺得沒什麼好逛的之後,就打開朋友名單,原本想看湛藍上線了沒,但是卻意外發現一個「更好玩」的人在線上。

「唉唷
來ㄑ捉弄那個矮子好ㄌ」

  純粹敲水藍兔,但是等了許久對方都沒回覆。

「4在掛網逆
我記得那傢伙很愛掛在南門……」

  這樣想著,他來到了普隆德拉南門外。

  放眼望過去,果然看到有個矮小,頭上戴著兔耳的藍髮牧師就坐在一旁。

「找到ㄌ♪ 」

  他先是故意在水藍兔身邊晃啊晃,但是發現她還真是掛網掛到失神,一點反應都沒有內~

「唉唷
掛到睏去內~♪

  無聊的他,開始在水藍兔身邊放冰牆

  每放一次就鏘鏘作響,附近的人皆投以困惑的視線。

  純粹放得正開心,而那惱人的鏗鏘聲響終於喚醒了水藍兔。


  水藍兔站起身來。


「唉唷
終於清醒ㄌ喔♪ 」

  但水藍兔扭過頭來之時,與平常那無害的樣子截然不同,雙眼冒著旺盛怒火。

「呃…… ?」

  他終於察覺到大事不妙的預感。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呢~

  嘿嘿嘿--

3
-
LV. 29
GP 5k
13 樓 鬱兔 UTSU12
GP2 BP-
34 傳說中的暴走小怪物現身!純粹納命來吧!!

  截稿這種東西啊……

  你知道是多麼讓人瘋狂的東西嗎?為什麼你們這些出版社老是喜歡把截稿日期湊得那麼近呢?

  484故意玩我啊蛤!

  現在就連這隻惡作劇黑貓也要80我484啊蛤!!!

你知道這樣很吵嗎?
呃……稍微?
那你知道蝸牛可以睡三年都不吃東西、海星每一隻腳都有眼睛、螞蟻每天起來都會抓癢、河馬跑得比人還快嗎?」
……蛤?
妳484怪怪ㄉ?
怪?我哪裡怪?你484在說我矮!蛤!!

我先閃ㄌ

  水藍兔扯住純粹的衣角。

  純粹愣地回頭往後看,是水藍兔陰險的笑臉。

你想去哪啊?看我撞飛你!!!

  純粹千鈞一髮之際成功地閃掉了水藍兔的衝撞攻擊,不過他一個迴避,水藍兔反而撞到了後面無辜放閃的情侶。

  大家嚇得一哄而散,而暴走的水藍兔則是追著那些嚇得驚呼連連的路人們跑,被逮到的人通通都被撞飛了。

  純粹躲在樹後面,看著這個宛如放了一堆枯枝時大家逃竄的畫面,一臉錯愕。

……這到底4什麼
暴走ㄉ小怪物啊!!

  繞了一大圈,水藍兔終於發現了純粹。

  她轉過身來,充滿殺氣的雙眼閃閃發亮。

「找•到•你•了。
「!!!」


  小純粹別跑啊~平常84很囂張?
  讓我們來玩玩恐怖片裡常出現的遊戲呀~
  呵呵呵呵呵--



35 來自純粹的SOS求救信號!!

  嚇出一身冷汗的純粹,在水藍兔直線朝他這邊衝過來的前一刻,趕緊轉身就逃。

  可是理智水藍兔已經完全被截稿日塞滿,更何況平常被欺壓(?)的怨念也一口氣爆發出來,一心只想要衝撞那隻調皮搗蛋的黑貓洩恨而死命追著。

  至於一個完全沒點Str的牧師,為什麼可以一口氣就把人給撞飛,真是個神奇的問題。

  ──旁邊倒了一堆玩家,乍看下還真像被血腥樹枝血洗了一遍。

「嘿嘿嘿嘿──」
「明明這麼
為什麼可以那麼暴力ㄚ!!」
「跑哪去啊哈哈哈──粗~乃~丸~
挖靠!!!!
妳以為4在拍鬼片膩!!!!!


  因為純粹覺得只要腳步一停下來,大概馬上就要回重生點,他既不想掉%,更不想被這個小怪物給撞飛……重點是他覺得會被鞭屍!!!一定會被鞭屍啊啊啊啊!!!!!

  ↑這個人原來也是有意識到自己平常作惡多端。

  偏偏這種關鍵時刻又早已把翅膀用盡(當初是為了盡快趕到南門,飛掉了不少翅膀又沒補貨),這下可慘了,連蝴蝶翅膀都剛好用完是哪招!!!

  ↑這個人類忘記了還有伊甸園勳章這種東西,畢竟不常用。



  湛藍已上線。



  當純粹看到這個系統通知,宛如看到救星一樣。

湛藍!中央南門快來!」


  才剛上線的湛藍根本沒意會過來。

「啊,難得看到你打一整句……」
「那個怎樣都好
趕快過來!!
救命ㄚㄚ!!!


  純粹留下這句話之後,就沒有再鍵入其他訊息。

  雖然純粹這傢伙很愛惡作劇,但是像這樣慌慌張張的,甚至有一度忘記自己的角色設定(?),真的很不尋常。

「嗯,還是趕緊去看看吧。」


  這樣想著,湛藍便趕緊動身。



36 不要嘲諷暴走小怪物,你會後悔的!

  湛藍因為收到純粹的求救訊息,連忙趕到了普隆德拉南門外。

  但他一出傳點,就發現南門外橫屍遍野。

「怎麼回事……」

  這時,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純粹淒厲的慘叫聲傳來。

「救命ㄚㄚㄚㄚ──!!!」

  湛藍趕緊回頭望向聲音來源,果然看到純粹直線朝他這方向奔來,那展現的逃命魄力,就算是被一整群的周末怪追殺,驚恐值大概也只有一半。

  然後,他發現後面有一個眼熟的藍色生物在追著純粹。

  是水藍兔,不過這樣子看起來好像不太對(?

  ↑其實是非常不對勁,但湛藍還沒意識到危險性,只覺得她似乎比上次見到時的臉色還要差。

  說到臉色差,大概就是這陣子特別勞累吧。

  想打起精神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吃些點心呀!

「對了,剛好身上有一些點心呢……」

  距離逼近,但純粹見湛藍還在那邊翻找東西,更慌了。

「別杵在那ㄚ!!!
ㄋ以為ㄋ4多拉O夢膩!!!!

  這樣下去一定會波及到湛藍,純粹最後牙一咬,只好在快要波及到湛藍之前,冒險地來個大轉彎。

  而緊追在後的水藍兔撲了個空,跌趴在地上

  純粹以為自己擺脫了危機,不禁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UCCU──」

  不過他話還沒說完,回頭卻驚見水藍兔正朝自己飛撲過來。

  在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狀態下,純粹終於還是被水藍兔的自殺式飛撲給逮到了,而且水藍兔坐在他背後,讓他根本動彈不得。

  那發光的雙眼以及不懷好意的笑容,讓純粹感到驚恐萬分。

「終於抓到你了──」
「!!」


  就在此時,湛藍終於從隨身物品中找到了東西,而那東西芬芳的甜味立刻引起了水藍兔的注意而暫且停下動作。

「蛋糕……草莓口味的……不對,好像是水蜜桃!!」
「&#*$&……」

  在水藍兔被香味吸引的時候,這隻黑貓已經被嚇昏了


  究竟湛藍是否真能拯救純粹呢?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千萬不要白目到挑釁對手,會被逮住的(X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0293 筆精華,05/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