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4

【小說】古狐-終章&尾聲(104/05/02更新)

樓主 紅纓嵐 w60422
GP3 BP-
褉子


「爺爺~」年幼的陸雄手上抓著一本很老舊的書,奔向他的爺爺-奴良滑瓢。


「什麼事啊,陸雄?」滑瓢一如往常的,坐在長廊上喝著茶。



「爺爺,你看你看,什麼是『古狐』啊?」陸雄的小手指向書中的一個名詞。


「『古狐』喔?嗯……牠是一種狐妖,在妖怪裡,是愛好和平的種族。牠們是依著大自然而生,所以各個都能與大自然對話。」滑瓢停下來,喝了口茶。


「那……牠們很厲害嗎?」陸雄疑惑的問。


「呵呵……牠們也是很厲害的喔!牠們善於治療,同時也精通使毒,不過因為不喜殺戮,所以使毒通常都是自保。」


「那那……牠們都長怎樣啊?」陸雄再丟出一個問題。


「就跟一般的狐妖一樣啊,不過牠們都是銀白色的毛,眼睛則是海藍色的喔!」滑瓢微笑的看著陸雄。


「爺爺……現在,『古狐』還存在嗎?」



「嗯……據我所知,好像只剩下一隻了呢……」講到這,滑瓢停頓了一下。


「在哪裡在哪裡?」陸雄感興趣的說。


「呵呵呵……陸雄,你以後就會知道了。」滑瓢只用一句話帶過了一切。


「喔……」陸雄失望的離開了。


本嵐是因為羽衣狐,才想到本作主角,預定是十章完結,最多應該不會超過二十吧?

因為是偏原創的關係,所以跟動畫及漫畫會有很大的不同(雖然我只看過動畫XD)。

還請大家期待囉~
                           
3
-
LV. 15
GP 15
2 樓 紅纓嵐 w60422
GP2 BP-
第一章

(七年後)

「我去上學了~」升上國中的陸雄,每天要早起去上學。


「等等陸雄,你的便當忘記拿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一手持著柺杖,另一手則拿著陸雄的便當,走向陸雄。


「啊,謝謝千代奶奶~那我走囉!」陸雄連忙跑到千代旁,拿走他的便當。


「路上小心啊~」千代目送陸雄離去後,轉身前往庭院。


(在庭院裡)


「你們要好好長大喔~」千代一邊澆著水,一邊輕聲對著植物們說。



「千代奶奶,千代奶奶~」納豆小僧著急跑到千代旁。


「納豆小僧,什麼事啊?小心你的納豆要掉出來囉!」千代扶住快跌倒的納豆小僧,順便叮嚀他。


「啊!!那個,大頭領說有事找您,請您過去一趟。」說完,納豆小僧緊張的摸頭。


「好,我知道了,那這個就交給你囉!」千代把提在手上的澆花器,拿給納豆小僧。


「嗚……好重喔……」對納豆小僧來說,澆花器似乎重了點。


(在和室裡)


「滑瓢,你找我有什麼事啊?」千代跪坐在滑瓢的前面,令人訝異的是,她並沒有像其他奴良組的人一樣,稱滑瓢為「大頭領」,而是像對晚輩一樣的稱呼他的名字。


「銀蝶,最近似乎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可能要去阿狸那裡一下。」滑瓢看著手上的酒,等待千代的回答。



「恩,我知道了,把納豆小僧帶去吧,他的味道,應該會讓小狸們受不了吧……呵呵~」千代只是溫柔的把照顧納豆小僧的責任丟給滑瓢。



「不說這個了,陪我喝一杯吧。」滑瓢笑了一下,拿出另一個酒杯放在千代前,斟滿酒。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喝清酒的……算了,下次我再拿我的紅酒出來。」千代皺了一下眉,還是端起酒杯,跟滑瓢一起喝。




滑瓢OS:

妳還是別把那像血一樣的酒拿出來好了…………





姊姊……


本作女主角登場~

名字就是「千代銀蝶」啦~

本嵐定義為「滑瓢的義姊」(其實是因為作者重女輕男XD)

請別管原作的設定了XD

我只是把我腦袋的東西打出來而已>w<

說不定之後會出番外?(是講他們相識的過程喔~)

會寫出來的事件大概就是四國、羽衣狐(四百年後)、陸雄帶可奈去妖怪橫町吧……?




發文驗證密碼:8555             為啥要缺一個5?
2
-
LV. 15
GP 17
3 樓 紅纓嵐 w60422
GP3 BP-
番外:相遇<上>


(某天深夜)


「恩……這茶真好喝……」滑瓢獨自坐在長廊上,喝著茶。



「滑瓢,你也還沒睡啊?」千代身穿銀白色的和服,緩緩走到滑瓢身邊。


「是銀蝶啊……今天的月色真漂亮……」滑瓢只轉頭看了千代一眼,又繼續喝著他的茶。


「看著這月亮,突然想起那時候的事呢……」千代也坐下來,仰頭看著皎潔的月亮。

「…………」




(四百年前,羽衣狐事件結束後的三個月)

「嗤……被羽衣狐拿走肝臟後,身體就有點不靈活了……」年輕時的滑瓢,摀著腹部的傷口,緩緩的走在幽暗的森林裡。



「煩死了……到底還要走多久,才能出去啊?……」傷口不斷流出鮮血,而滑瓢的視線也漸漸模糊。


在快要失去意識前,滑瓢看到了一間小木屋。


「那裡……有間屋子……」滑瓢心裡感到欣喜,不過身體終於沒了力氣,倒在門口。


在閉上眼睛前,滑瓢似乎看到了,一個全身銀白色的女人……





(過了一段時間)


「嗚……身體好沉重……」滑瓢醒了過來,馬上就發現到異常之處。


『這裡……是哪裡?』他的心裡冒出一個問題。



「啊!你醒啦。」突然,一個全身穿銀白色旗袍的女人,手上拿著一盆水,走到他的面前。


「妳是誰?想對我做什麼?」滑瓢爆出殺氣,同時,手上也拿著彌彌切丸,準備拔刀。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可以請你先躺下來嗎?不然你的傷口又要裂開了。」


女人見到滑瓢即將要拔刀,臉色卻一點都沒變,一樣是笑吟吟的。


「喝!」滑瓢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拔刀砍向那女人。


正當彌彌切丸要砍到時,突然,一條銀白色的狐尾,捲住了滑瓢的手和刀。


「狐尾……妳跟羽衣狐是什麼關係?」滑瓢看到狐狸尾巴,殺氣更濃厚了。

「羽衣狐嗎?……羽……」女人聽到羽衣狐三個字後,臉上浮現悲傷。


「還不快說!」滑瓢更生氣了,企圖使用「畏」逼她說。


「要我說是可以,不過……你再不把刀收起來,恐怕你就聽不到了。」雖然依舊是帶著笑容,但在那笑容裡,隱隱藏著殺氣,同時,在滑瓢的脖子前,出現五支閃著寒光的針。



「嘖!」滑瓢不情願的收刀,而那五支針,也被女人收了回去。

「我叫做千代銀蝶,是這世上,唯一存活的……古狐。」銀蝶吸了口氣,繼續說道:


「你說的羽衣狐,是我的……妹妹。」說到這,銀蝶顯得有點哀傷。


「…………」

「好啦,你想知道的,我都說完了,現在,你可以躺回床上嗎?我要幫你換藥。」銀蝶收拾好情緒,命令滑瓢躺回床上。

「…………」






未完待續……

將將~

銀蝶跟滑瓢的初次相識出爐啦~

雖然滑瓢被我寫得很弱很弱很弱很弱……………………(無限輪迴XD

畢竟本嵐重女輕男嘛~~~

別計較那麼多了,是唄~
  
3
-
LV. 15
GP 18
4 樓 紅纓嵐 w60422
GP3 BP-
番外:相遇<中>


(過了十五分鐘後)


「好了。」銀蝶替滑瓢換完藥後,端著盆子,走出小木屋。


滑瓢從床上坐起,摸著腹部的布條,有點疑惑的說:「奇怪?明明是很嚴重的傷口,怎麼才一個晚上而已,就快痊癒了?就算是妖怪,恢復能力也沒那麼強吧?」


正巧,銀蝶走了進來,回答了滑瓢的疑問:「那是因為我有用特殊藥草的關係,再加上一點點我的妖力,你才會那麼快恢復,是吧?奴良組的大頭領-奴良滑瓢。」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那把刀啊。」

「彌彌切丸,是你的妻子-瓔姬的刀吧?我在她小的時候有治療過她,只可惜她的父親太過貪婪,不然瓔姬可以救更多人的。」銀蝶嘆氣。


「…………」


「好了,我要出去義診了,你就乖乖的待在這吧。」銀蝶說完,轉身要去拿藥箱時,突然,彌彌切丸劃過她的臉頰,銀蝶就聽到滑瓢的聲音:

「沒人能命令我,除非是打贏老子的人。」


銀蝶嘆口氣,說:「你現在是傷者,我跟你打,不妥吧?」

沒想到滑瓢卻說:「妳是怕輸吧?不然……輸的隨贏的人處置。」


「哦?身為奴良組的大頭領,竟然講這種話,你不怕我贏嗎?」銀蝶驚訝的問。


「哼!老子才不怕!」


「那到外面來吧,我可不想重蓋房子。」


(到了屋外)


銀蝶和滑瓢都站好位子後,由滑瓢率先攻擊。


滑瓢發動「畏」,讓銀蝶看不到他。不過銀蝶只是閉著眼睛,沒做任何動作。

突然,滑瓢出現了,伴隨著濃濃殺氣的彌彌切丸,而銀蝶卻消失在滑瓢眼前,令滑瓢感到相當錯愕。


過了幾秒,五條狐狸尾巴,分別纏住滑瓢的脖子、雙手、雙腳,並且在他的後腦杓,出現五支閃著寒光的針。



「你的頭可別亂動喔~這些針上頭,可是擁有能讓生物在五秒內死亡的劇毒呢!」銀蝶帶著令人發寒的微笑說著。


不過滑瓢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刻發動「畏」,消失在銀蝶面前。


但是,無論滑瓢怎麼砍、怎麼刺,就是傷不到銀蝶,總是以同樣的方法,被銀蝶制服住。

最後,滑瓢只好認輸了。

「我承認我輸了,妳要什麼條件,妳開吧。」滑瓢累得坐在地上,畢竟傷口還沒痊癒,這樣下來,還是對他的身體造成負擔。


「嗯……我的條件是……跟我喝妖銘酒,我要五五分的。」銀蝶此話一出,立刻讓滑瓢質疑。


「妳的條件就這樣?沒其他的嗎?」


「沒了。不過要用我的酒喔!」銀蝶肯定的說。


「喔……」

未完待續……

下篇就是番外:相遇的最後一篇啦~

不過啊……拜託有人留個言,或是回應都好!

不然本嵐都越寫越沒勁………………
3
-
LV. 15
GP 19
5 樓 紅纓嵐 w60422
GP6 BP-
番外:相遇<下>


(回到小木屋內)


「嗯……這瓶好了。」銀蝶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深色的玻璃瓶,再從另一個櫃子拿出了兩個高腳玻璃杯,走到滑瓢的面前。


「這是什麼酒?」滑瓢指著深色玻璃瓶,疑惑的問。


「這是一種用水果釀造的酒,叫做葡萄酒,跟你習慣的清酒不同,先喝喝看吧。」銀蝶在說明的同時,倒了半杯給滑瓢。


滑瓢拿起來,對著光看了又看,還聞了一下,最後才鼓起勇氣,喝了一口。


「哇嗚!這種酒怎麼這麼難喝啊?酸酸的。」滑瓢皺著臉,把杯子放到桌子上。


「呵呵~那是我一千六百年前釀的,會有點酸是正常的。」銀蝶輕笑,緩慢的啜飲著。


「來,你把杯子舉起來。」     「喔。」


滑瓢把他的杯子舉起來,銀蝶就用自己的杯子,去輕敲滑瓢的杯子。

「叮~」


「快喝吧,記得要喝完喔~」銀蝶一下子就把杯中的酒喝盡,就先收拾了桌面。


「……………唉。」滑瓢盯著眼前還剩三分之一的酒,沉默,嘆氣,最後還是一鼓作氣喝完了。




「對了,銀蝶……姊姊,妳幾歲啊?」正當滑瓢要直接叫銀蝶的名字時,他突然感到一陣寒冷,隨即在銀蝶的後面加上「姊姊」兩個字。


「滑瓢弟弟,女人的年齡是秘密喔~」銀蝶笑著回答滑瓢的問題。




(過了三十分鐘)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銀蝶把小木屋的東西都收好,帶著滑瓢,走出了小木屋。


在走出小木屋後,銀蝶回頭,對著空氣說了一段咒語,突然,從地上冒出許多藤蔓,把小木屋整個都覆蓋起來。


「妳在做什麼?」滑瓢聽到背後傳來奇怪的聲音,回頭問銀蝶。


「我只是不想讓別人查到這裡而已。」銀蝶微笑。


就這樣,銀蝶與年輕時的滑瓢,一同踏上返回奴良家的路。





(回到現在)


「現在想想,那時候還真愉快呢~」千代喝著茶,緩慢的說著。


「是啊。」



兩人沉默近一分鐘後,突然,從千代背後,冒出十條銀白色的狐狸尾巴,包覆住千代。

過了約半分鐘,尾巴退去,出現的竟然是年輕時的千代。


「呼……好久沒有這麼做了。」銀蝶低頭摸著身旁的尾巴,狐耳抖一抖,再抬頭看向庭中的櫻花樹。


「這棵樹,是我到這裡的第一天,我種下的。還記得當時,雪麗看到我,氣得都快要把我冰起來了呢~」銀蝶愉快的說著。


「呵呵……我累了,先去休息了。」滑瓢只是笑了一下,就轉身回到房間裡。


「嗯…………」銀蝶沒有回答,只是瞇著眼,右手向空中揮一下,在整個奴良家的外面,出現了一層,淡淡銀光的半圓形。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呢……」語畢,銀蝶便消失在長廊上。


庭院中,只留下微弱的古老歌謠的曲調……


番外:相遇<下>熱騰騰的出爐囉~

在此告訴各位讀者:

銀蝶為外表年輕的千代銀蝶。

千代則為外表年老的千代銀蝶。

稱呼不同,外表年齡可是差很多喔~
6
-
LV. 15
GP 24
6 樓 紅纓嵐 w60422
GP2 BP-
第二章<上>


太陽還未升起的凌晨,滑瓢與納豆小僧,在千代的目送下,離開了家。


千代在送走滑瓢和納豆小僧後,轉身前往庭院。



太陽升起後,眾妖怪紛紛起床,奴良家頓時變得很熱鬧。


「千代奶奶早~」陸雄對正在打掃庭院的千代打招呼。


「陸雄早啊。」千代笑著回陸雄。



「對了千代奶奶,今天我同學會來喔……」陸雄話還沒說完,門口就聽到充滿朝氣的聲音在呼喚著陸雄。


「陸雄~我們來了~」


千代與陸雄轉頭,看到了清繼他們。


未完待續…………

抱歉本嵐拖了快一週的文><"

實在是因為沒什麼靈感,

所以才拖這麼久~


2
-
LV. 15
GP 28
7 樓 紅纓嵐 w60422
GP3 BP-
第二章<下>



「慘了……他們到了……」陸雄的臉瞬間變得蒼白,千代對陸雄微微一笑,便說:


「陸雄啊……你先去叫他們躲起來,我去招呼你的同學們。」


「謝、謝謝千代奶奶!」說完陸雄就往屋子跑去。





「來了~」千代拄著柺杖,走向清繼他們。


「老奶奶您好,請問陸雄在嗎?」可奈很有禮貌的問千代。



「妳是可奈吧?陸雄他等一下就會去找你們了,先跟我來吧。」


千代帶領著清繼他們,前往一間和室。


「你們在這等著,我先離開了。」千代轉身離開了清繼他們。



「那位老奶奶是誰啊?」由羅提出了問題。


「不知道呢……等一下問陸雄吧。」可奈回答。



過了約五分鐘,陸雄才跟清繼他們見面。



「陸雄!你老實說,剛剛那位老婆婆是你的誰?」直腸子的清繼,拐住了陸雄的脖子,問他。




「呃……那是我爺爺的姊姊,我們都叫她千代奶奶。」陸雄難過的說。



「『我們』?」由羅提高了聲音。



「呃…………就是我媽跟我啊!」陸雄趕快解釋。



「哦~原來是這回事啊!」大家一副都了解的樣子。




『呼……差點穿幫……』陸雄心想。




本嵐又拖到現在才寫,

真是感到萬分抱歉><

不過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唷~


3
-
LV. 16
GP 36
8 樓 紅纓嵐 w60422
GP3 BP-
第三章


夜晚,千代坐在長廊上,啜飲著茶。


「真是美好的月色啊……」


想到下午的時候,陸雄的同學們,在家裡四處走動的情景,千代不禁笑了出來。


「呵呵……陸雄什麼時候交了個陰陽師同學啦?我來試試她的身手如何。」




原本熟睡的由羅,突然感覺到妖氣,連忙起身,當她趕到妖氣所在處時,她發現一個有銀白色長頭髮的女性,坐在那裡,好像是在等她似的。




「妳來啦~陰陽師小妹妹~」那女人見到由羅,氣定神閒的跟她打招呼。



「妖怪!」由羅看到她,緊張的說。


「噓……現在很晚了,而且,妳怎麼能肯定我是妖怪呢?」那女人無所謂的笑了笑,便又轉頭回去看庭院了。

「妳……」


本嵐先在這祝各位情人節快樂~

本篇很短,Sorry~

下篇會更長的!!

3
-
LV. 16
GP 40
9 樓 紅纓嵐 w60422
GP6 BP-
第四章


「妳……」

「今晚的夜色真美,妳說是吧?由羅小妹妹。」銀蝶對著由羅輕笑。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由羅話還沒說完,就突然睡著了,當她快要撞到地板時,兩條銀白色的狐狸尾巴,托住了她。

「因為我是……千代銀蝶啊……」銀蝶變回狐耳狐尾的型態,把由羅送回房間,摸著她的頭,低語:「由羅,妳很有潛力,陰陽師,要加油喔。」

抬頭,看著熟睡的清繼、夏實、沙織、可奈、阿島,以及眼前的由羅,銀蝶小聲的說:「謝謝你們……願意跟陸雄成為朋友……」


起身,走出房間,看著庭院中的櫻花樹,銀蝶……不,已經變回年老姿態的千代,拄著柺杖,擔憂的說:「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之後就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隔天,陸雄跟冰麗,和清繼他們,準備出門去調查土地神祠堂被破壞的情形,聽到這消息的千代,把做好的平安符交給他們,同時也囑咐他們要小心。

臨走前,由羅看著千代,心想:『好熟悉的感覺……』

『晚上去看看他好了……』送走陸雄他們後,千代邊走邊想著。

深夜,千代拄著柺杖,前往陸雄的學校,走近池塘,坐在池塘邊的石頭上,閉眼休息。

過了一會兒,從池塘中浮出一條白色的巨大蟒蛇,在大蛇出現的同時,千代張開眼。

「好久不見,白蛇,最近還好嗎?」

「銀蝶,妳這麼晚來找我,應該不只是問好吧?」


又變回年輕姿態的銀蝶,輕笑著說:「真不愧是白蛇,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


白蛇嘆氣,說:「最近不是有很多土地神的祠堂遭到破壞?妳來是想問我有沒有相關消息是吧?」


銀蝶收起玩笑的語氣,正經的說:「恩,從種種跡象看來,攻擊的人,是要削弱奴良組的根基,進而奪取我們的畏。」

白蛇思考後說:「最近有不明人士徘徊在學校外,我可以感覺到,他們也是妖怪。」

銀蝶接著問:「他們是哪一個勢力?」

白蛇說:「有可能是……四國。」

銀蝶有點驚訝的說:「那不是阿狸的勢力嗎?難不成……」


白蛇搖頭,說:「好像是他的兒子-玉章,似乎是把他的名字解讀錯意思了,才會有這些動作。」

「玉章……是解釋成那個『玉章』吧……」

「我時間也到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下次有空再聊。」白蛇說完,便潛入水中,消失蹤影。

「恩……不知道滑瓢那邊的狀況如何……」銀蝶低語。


另一方面,滑瓢已經跟隱神刑部狸見面,正事處理完後,便開始喝酒閒聊。


「對了滑瓢,銀蝶在你那兒,還好吧?」

「嗯?啊……你說她啊,過得可好了呢!」

「是嗎……那就好……」

兩位都看著天空,心想:『不知道……銀蝶現在如何了?』

將將~

美好的第四章出爐!!

不過本嵐要公佈一件事……

開學之後,發文的時間會更改成:一週一篇

敬請見諒~

6
-
LV. 16
GP 43
10 樓 紅纓嵐 w60422
GP4 BP-
第五章


隨著接踵而來的攻擊,讓奴良組全體人馬出動,牛頭丸和馬頭丸,潛入敵方陣營收集資料,不料還是被發現了,被打傷並帶回來治療。


當他們被送到鴆的醫護室時,鴆看著兩人身上的嚴重外傷,他皺眉低語:「偏偏我最弱的方面是外科,這種傷勢,我看只有『她』才辦得到……」

這時候,銀蝶走進醫護室,鴆原本緊簇的眉頭,舒展開來。

「這兩個人要馬上處理才行,鴆,你知道我需要什麼。」銀蝶皺著眉,跟鴆講了一句話,就開始從她揹的箱子裡拿出器具。


很快的,鴆準備好了東西,銀蝶進去後大約半個小時,就出來了。

「裡面兩位的傷勢都處理好了,接下來應該沒有問題,注意不要感染就行了。」銀蝶跟鴆說完叮嚀,又揹著她的箱子,離開了醫護室。

鴆進去看牛頭丸和馬頭丸,發現縫補的線,不是一般的手術用縫線,而是銀白色的……狐毛?!上頭還帶著一絲絲的妖力,看來是幫助恢復傷口的。


銀蝶在離開了鴆之後,利用她的狐狸尾巴,跑到了陸雄跟玉章戰鬥的地方,躲在暗處靜靜的看著。

她看著雙方的戰鬥,看見陸雄使用『畏』的狀況,覺得很欣慰。


戰鬥到了最後,當玉章要刺殺陸雄時,反被陸雄用刀抵住脖子,這時,隱神刑部狸跟奴良滑瓢趕到,隱神刑部狸雙手捧起玉章,罵道:「你這個笨兒子!」

玉章有點難為情的說:「好啦老爸,放我下來啦!」

隱神刑部狸跟陸雄道謝,非常感激他沒有殺了玉章。


滑瓢眼尖的看到躲在暗處的銀蝶,銀蝶只對滑瓢比了「噓」的手勢,滑瓢才帶著微笑,轉回去看陸雄他們了。



牛頭和馬頭醒過來,看著自己身上的細微疤痕,驚訝的問鴆:「這是怎麼回事?」

鴆只看著逐漸變亮的天空,悠悠的說:「那是一個很厲害的妖怪醫生做的,你們放心,不會留下太明顯的疤痕。」




事件結束後,隱神刑部狸、滑瓢和銀蝶一起坐在滑瓢的房間裡,喝著酒。

銀蝶抱怨的說:「你為什麼,不讓我幫你兒子治療?阿狸,你說清楚。」

隱神刑部狸緩緩開口:「那是因為,我要讓他記得,這次的教訓。」

銀蝶又說:「他好好的一張臉,就被破壞了欸!」

隱神刑部狸回答:「放心啦!他是我兒子,以後還是有辦法的啦!」

默默喝酒的滑瓢心想:『你已經完全喝醉了……』


最後三人就在有說有笑的氣氛中,愉快的結束了這次的小聚會。

我知道過程有點奇怪,

因為我的記憶有點久遠,

所以想不太起來細節,

請客官們,當作另外的新故事閱讀吧~
4
-
LV. 16
GP 46
11 樓 紅纓嵐 w60422
GP1 BP-
第六章


「老頭子,我要去京都!」夜晚的陸雄向滑瓢說。

「現在的你,也只是去送死而已。」滑瓢嚴肅的說。


「我不管!一聽到『羽衣狐』這三個字,我的胸口,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填滿一樣。我一定要去一趟京都!」陸雄肯定且固執的說著。


「那麼……打贏我再說。」

「大頭領!?您是說真的嗎?」鴉天狗驚訝的問。


「只要打贏你就行了吧!」陸雄展開攻勢,卻被滑瓢輕鬆的躲過了。

「就憑你,想碰到我都很難。」



「少主……大頭領……」鴉天狗緊張的說。


滑瓢一擊就把陸雄打敗,鴉天狗還擔憂的說:「大頭領,把自己的孫子打傷,這樣好嗎?」

滑瓢只是淡淡的說:「是我太寵他了……」

之後就走進屋子,休息去了。


經過庭院的千代,看到在小池塘中飄著的陸雄,連忙叫河童送上岸來。

「真是的……滑瓢還是一樣的性子……」一邊處理陸雄的傷勢,千代一邊碎碎念。


千代把陸雄處理好後,就前往滑瓢的房間。

「你真的要送他去遠野?」

「只有這個方法,才可以讓他成長。」


「…………過些時刻,我會去看看他。」千代沉默一下,又開口說道。


「那麼,就拜託妳了。」


「我也很久沒和赤河童聊聊了呢……」千代低語。


抱歉晚了一週才發文><"

因為上週比較忙碌,

所以才沒時間寫,

大概就第十章完結,

之後會再出一、兩篇番外。

敬請期待喔~
1
-
LV. 16
GP 51
12 樓 紅纓嵐 w60422
GP0 BP-
番外:偶然


在雲外鏡事件結束之後,夜晚的陸雄帶著可奈,前往妖怪橫町,進入了良太貓所管理的店。


「少主!歡迎您蒞臨!」良太貓高興的向陸雄問好。

「我帶朋友過來,好好招待。」

「儘管包在我身上吧!少主……歡迎……銀蝶小姐!」良太貓話才說到一半,眼睛就瞄到進入店裡的銀蝶。


「小良太,你有客人啊?」銀蝶看著陸雄,溫柔的笑了一下。

「那我就下次再來找你好了,你要好好款待他們喔~」

銀蝶帶著溫和的笑容,離開了店裡。



銀蝶看著掛在夜空中的滿月,小聲的說:



「希望……他們都可以過得很好……」


對不起我悲劇了><

下週要段考,只好先放番外了!

等段考完會接正文的!!
0
-
LV. 16
GP 53
13 樓 紅纓嵐 w60422
GP1 BP-
第七章

過了幾天,千代帶著簡單的行囊,出發前往遠野。

抵達遠野的位置後,銀蝶用狐狸尾巴,把保護的『畏』,拉開一條裂縫,接著人就鑽進去。

同時,遠野的人感覺到有外來者入侵,急忙請示赤河童。


「恩……不用擔心,是老朋友來拜訪。」赤河童笑著丟了這句話給下屬。

 
這時,大門被人開啟,眾人都很緊張的看著門口,映入眼簾的是一名有銀白色長髮的女性,不過仔細一看,會發現她竟然有著狐貍耳朵和一條尾巴。


「來者何人?」一名護衛大聲問著。

「阿赤,不會連我都認不得了吧?」銀蝶對著赤河童微微一笑,瞬間眾人都感到一股強大的妖力。


「呵呵……銀蝶啊,好久不見了。」赤河童露出更深的笑容,笑著。


「陸雄在哪?我去看看他。」收起妖力的銀蝶,問赤河童。

「他現在應該在圓木那,妳去找找吧。」赤河童回答。


待銀蝶走後,身旁的人問赤河童:「請問大人知道那名女子是何種人物嗎?」


「她喔……我只能告訴你們,是你們惹不起的大人物……」

『古狐-千代銀蝶啊…………』這句話,埋在赤河童的心中。


來到圓木場的銀蝶,看著在下面打鬥的陸雄,心裡充滿了欣慰。


「或許……這樣對他是好的……」


低頭傾聽大自然的銀蝶,聽到了樹木們的騷動。

皺眉,擔憂的說:

「果然……還是開始行動了啊……」

摀臉~

我知道一點都不和劇情><"

不過大家就當外傳看吧XD

順便祝大家兒童節快樂!!

1
-
LV. 16
GP 70
15 樓 紅纓嵐 w60422
GP0 BP-
第八章


千代迅速的返回本家,趕在陸雄一行人啟程前的一刻,說出震驚大家的話語。


「既然這樣,我也跟著去好了。」

「千…千代奶奶,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夜晚的陸雄瞪大眼睛說著。

「我知道啊,不過我不放心鴆的外科,我跟著去會比較安心吧?」

被點名的鴆不好意思地抓抓臉,嘀咕著:「也沒必要這樣說吧……」


夜晚的陸雄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就這麼辦吧!大家,上船!」



※          ※          ※


「少主!請您……請您不要再站起來了!」冰麗哭著向陸雄說道。


「不行……身為領頭的我怎麼能在這種地方倒下!」渾身是血的陸雄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然而土蜘蛛的攻擊卻不停歇,最後一擊,被冰麗以身體檔下,看著冰麗倒下的陸雄,悲憤的大吼。

「看來你挺有趣的嘛……小子,這女的我先帶走了,等到你準備好了,再來相剋寺找我。」

土蜘蛛挾走冰麗當作人質,挑釁的向陸雄下戰書,之後便遠走高飛。


陸雄便因傷重而不支倒地。


「把傷勢嚴重的送到船上,較輕的給我治療!」醫療組的鴆,忙碌的對妖怪們下指令。

而另一邊,在船上的千代,也不停的在進行手術,在休息的空檔中,才抬頭看看天空。

「再來很不妙啊……陸雄也只能拜託他了,希望這次不要太嚴重……」




「好了!像我這樣的老骨頭也要加油了!先去做飯吧。」伸個懶腰,千代起身前往廚房。




「不過………我還是先去看看好了…………」


睽違了三個月,終於生出第八章了!!

話說這三個月裡事情真多……

段考、畢典表演、研習………

全都擠在這三個月裡,

根本就沒有時間寫啊~~

還請繼續支持《古狐》喔!
0
-
LV. 16
GP 72
16 樓 紅纓嵐 w60422
GP1 BP-
番外:藥膏

「嗚……好癢喔……」凜子不停的抓著手臂,心裡思考著該怎麼辦。

『去問問看曾祖父好了……』看著不斷剝落的鱗片,她下定決心。


噹--!噹--!


「終於下課了…………」凜子鬆了一口氣,連忙收拾書包,前往校舍後面的池塘。


正當她走向池塘時,聽到曾祖父的笑聲,不禁感到好奇。

「還有誰認識曾爺爺啊?」


走近一看,發現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

「小凜妳來啦!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故友,千代銀蝶女士。」白蛇替千代跟凜子介紹一番。


「呵呵,凜子妳就叫我千代奶奶好了,咦?妳怎麼一直抓手臂?」千代笑吟吟的接話,她同時也注意到凜子的異常之處。


「呃……不知道怎麼了,今天一起床就感覺有鱗片的地方很癢,抓一抓還會掉鱗片。」

「啊……肯定是蛻皮的時候到了,來,這些藥膏給妳,妳拿回去,睡前擦薄薄一層,擦個三天,不適感就會減少很多了。」

千代一邊說話,一邊從身旁的袋子裡拿出近十罐的藥膏,遞給凜子。


「這……不會有問題嗎?」凜子看著藥膏,遲疑的問。


「小凜,妳曾爺爺我跟妳保證,這位千代奶奶製作的藥品,效果可是一級棒的呢!」


「那……謝謝奶奶了!我先告辭囉!」凜子向兩位老人家告別,轉身離開了。



「呵呵……可真是位有禮貌的小姑娘……」千代笑著轉頭,繼續跟白蛇聊天了。


放個番外給大家看看,

順便也提前告知:

再兩章就要完結囉~
1
-
LV. 17
GP 173
17 樓 紅纓嵐 w60422
GP1 BP-
第九章


  最後千代還是沒有離開崗位,依舊不停的動手術。


  進行完許多重大手術之後,千代起身,稍作休息,就在這個時候,她從二條城的方向,感覺到滑瓢一瞬間的生命危險,連忙帶著醫療箱,往那個方向前進。



  從護城河拉滑瓢與鴉天狗,為他們進行緊急治療後,滑瓢開口緩緩說道……

  「原來是山本搞的鬼……」

  「山本?他不是在那時候就被消滅了嗎?」千代不解的說。

  「事實上,他並沒有被消滅,而是身體分裂成無數個部份,因此有些部份存活下來。」

  千代聽到這裡,抿著唇,似乎在思考著。


  「那個鏖地藏,是山本的左眼所化成的。」滑瓢淡淡說道。


  「什麼?!」千代稍微睜大眼睛,驚訝的說。

  「那…咳、咳!」

  千代正要說話的時候,突然一陣咳嗽,打斷了本來要說的話。


  「妳怎麼了?千代奶奶?」

  鴉天狗飛到千代的肩膀上,擔憂的問。

  「沒事……看來……我時間快到了……」

  聽到這話的滑瓢,臉色黯淡下來。

  鴉天狗仍舊不明白為何千代會說出這句話,不過因為滑瓢沒有說話,也就沒有再追問。


  千代抬頭看著愈來愈多的瘴氣柱,心裡的憂慮也越來越深。

  「咳、咳……」

  用衣袖掩住口鼻,在咳嗽過去後,悄悄地抹去嘴角的黑血。


  突然,三人同時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妖力,來自二條城的頂端。

  「我帶你們上去吧。」

  看著受傷的滑瓢與鴉天狗,千代這樣對他們說。


  「麻煩妳了。」滑瓢點點頭,然後兩條銀白色的狐狸尾巴,從和服下襬冒出,捲住兩人。

  千代蹲下,猛力一跳,不斷地重複動作,直到抵達目的地。


  放下滑瓢與鴉天狗後,千代就隱身在屋簷下,等待著。


  「希望……陸雄可以阻止她,或是『他』……」


久等了~
轉眼間已經是十二月啦~
這篇真的是擱置太久了……

不過還是感謝有繼續支持的讀者們
謝謝啦~
1
-
LV. 19
GP 589
18 樓 紅纓嵐 w60422
GP0 BP-
終章

  「原來是妳……千代阿姨,幾百年過去,妳怎麼變得如此衰老?」金髮男子懸在半空中,低頭看著年邁婦人。

  在羽衣狐與陸雄打鬥的時候,她所生下的『孩子』,也慢慢的誕生。


  「晴明……不,現在應該稱呼你為……『』。」千代直盯著前方的男子,沉著聲音說道。

  「呵……千代阿姨,妳不回復真身嗎?後面的小鬼可是一直看著妳唷。」


  「哼……用不著你來說。」從和服下襬冒出狐狸尾巴,讓後面的眾多妖怪們覺得驚愕。


  「原、原來千代奶奶是九……」  「不對!有十條!」

  「我沒聽說過有十條尾巴的妖狐啊……」  「有八條是黑的!」

  妖怪們議論紛紛,投向銀蝶的目光也有所不同,有錯愕、憤怒、不解。


  「咳咳……」不過幾聲咳嗽,打斷了這段沉默。

  「原本古狐就是半神的存在,看來這段時間,人間的污穢與瘴氣,讓妳的身體逐漸受到侵蝕。」鵺冷冷的說。


  「我早就知道自己已經不久了,如果可以撐到和平到來,倒也無所謂了。」銀蝶緩緩說道,身後的十條尾巴輕輕搖晃著,其中只剩下兩條尾巴仍然是銀白色的。


  「不過……我這身子恐怕是幫不上什麼忙了……」苦笑,然後緩緩退到後面。


  之後陸雄與鵺的戰鬥,在鵺的身體腐爛而令他返回地獄,宣告暫時中止。

  幾經波折後,眾人返回家裡,這時銀蝶忽然緊捂胸口,臉色蒼白的蹲下來。

  「千代奶奶!!」豆腐小僧跑到她的身邊,擔心的看著她。


  「沒事……時間到了。」緩緩站起來,遙望遠方天空。

  「時間……到了?」


  「是啊……」回頭,看著陸雄,「陸雄,好好加油喔。」

  「是的!」


  「滑瓢,我要走了……」銀蝶走向滑瓢,拉起他的手,握住,繼續說:「我仍然在這邊,只是重新來過而已。」,身後十條黑色尾巴搖晃著。

  「那麼……保重。」微笑,身影慢慢淡化,最後,大家似乎可以聽銀蝶那充滿柔情的聲音……「丹瑟……你來接我了……」


  隨著話語落下,滑瓢感覺到手中有點重量,於是低頭一看,發現一隻可愛的銀白色小狐貍躺在手心,小狐貍睜開眼睛,眨眨水藍色的雙眼,看著滑瓢。

  滑瓢笑了,「不愧是姊姊……」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尾聲


  許久之後…………

  「第三代~~~」一個銀白色長髮的女孩跑過來,拉拉陸雄的衣角。

  「怎麼了小蝶?」年已半百的陸雄低頭看著她,笑著問。


  「你看你看!我長出第二條尾巴了!」拉著自己的尾巴,向獻寶似的給陸雄看。

  「哇!很漂亮呢!」摸摸女孩的頭。

  「對啊!」小蝶也回以燦爛的笑容。



    誰說這是結束?這只是另一個開始。

完。

離上一章已經一年半了XD終於在這個時候提筆寫完,
雖然中途省略很多><"
但仍舊努力把它給完結了,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支持~(鞠躬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