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4

【心得】《東之伊甸第十話心得》

樓主 鬼火 zaq13shellin
GP2 BP-


「哈、哈、哈」

這是最後一班電車了,如果在沒趕上的話,今晚就勢必得在這找個地方落腳。

因此得拼命的跑,因為已經沒有多餘的預算了。

 

「哈…哈…」

趕上了,咲和小蜜成功的搭上了電車。

但回頭一看,瀧澤卻還在後頭拿著手機慢悠悠的走著。

 
「怎麼了嗎?」

「抱歉,我突然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做。」

「诶」

咲在困惑著,當她想在問個明白的時候…

「小咲…?」

小蜜探出頭來

「再見。」

在這一瞬間,電車的門關了起來。

「瀧澤君!」

電車開始慢慢的啟動了

咲和小蜜只能隔著玻璃眼睜睜的看著瀧澤揮手道別…

───────────────────────────────────────────────

瀧澤方面,揮著的手中途就這麼停止了,殘留下來的是認真的表情…

 

貼著電車門的玻璃,咲仍無法忘記瀧澤剛才說的話

「瀧君為什麼不上車呢?」

「我不知道啊…」

咲拿起手機,確認著之前大杉傳來的簡訊。

 第一封

關於瀧澤,我有些重要的事要說。

等一下我還會在連絡妳的。

END

 
第二封

我已經把瀧澤的資料傳上伊甸了!

他使用的全都是假名。

END

 

第三封

豐州的兩萬人失蹤事件與瀧澤有關係。

小咲妳們快離他遠一點!

END

「唉…」

咲開始不知道要相信誰了…

 


瀧澤佇立原地,靜靜的眺望著剛才的電車。

「啪、啪、啪」

一名男人走過來,用著手機拍著他的手。

 那隻手機…是Seleção的證明。

「是你打手機給我的嗎?」

男人默默的點著頭

「我是物部大樹,聽說你似乎想痛扁Mr.Outside一頓……你恢復記憶了嗎?」

「啊,莫非你見過板津了嗎?」
「嗯,他說你是英雄。這次你也要回應他的期待呀。」

「這次?你說的期待是指什麼?」

 物部瞇著眼睛,皺起了眉頭,看著瀧澤眼神彷彿在責備著自己的愚蠢。

他用手推了推眼鏡

「結果記憶也沒回復,履歷也沒看嗎?…看來或許高估你的人是我…」

 雙方皆沉默不語,彼此都靜靜的對瞪著。


不知道僵持了幾秒,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物部。

「我接下來打算前往播磨學園都市,打算贏取這場遊戲。」

「诶,你是幾號?想贏取這場遊戲而花銷金額的Seleção至今為止應該沒有的啊」

「我是No.1」

瀧澤停下查詢手機的動作

…原來如此,

No.1是這個人、

No.4是近藤 勇誠、

No.5是火浦 元、

No.9是自己、

No.11則是白鳥‧D‧黑羽啊

……現在還沒接觸過的有No.2、No.3、No.6、No.7、No.8、No.10、No.12……

「不用擔心,我也會令你結束這場遊戲的…如何,要不要跟我一起來?我會告訴你那荒唐手機的真面目以及為什麼你會消除記憶的原因。」

物部轉過身,背對著瀧澤走著

那背影像是在訴說著「要不要來隨便你」

幾乎與這同時,瀧澤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瀧澤閉上眼,像是早就明白會有這個時刻般的嘆了口氣。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者──是咲

「瀧澤君,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突然有了件要事,之後我會追上妳們的…抱歉。」

「等一下!不要掛斷!」

在電車上,咲確認了小蜜正在隔壁車廂放著行李。

然後…緩緩的…下定決心的說了。

「其實我知道瀧澤君的手機很特別」

「當大杉君失蹤的時候,你在賓館房內與一個女人在一起對吧?」(這句怎麼聽起來覺得好可怕…)

「…因為當時手機沒有掛斷,所以我聽見了你們的談話內容」

物部漸行漸遠,瀧澤想追上去,但咲的話語就像跟針一樣,將他縫在了地上。

「在那裡所發生的不可思議事件,是那女人利用手機造成的吧?…用和瀧澤君同樣的手機…」

「瀧澤君…Seleção是造成了『愚蠢的星期一』的事件的恐怖份子吧?」

吞下口水,然後說了。

「難道……你與這事件有所關聯嗎……」

 

「嗯…嗯,稍微等一下我會在打給你的」

小蜜回到了車門前,看到了咲正在打手機。

「…告訴我,瀧澤君…你是誰…」

 一陣沉默

「是嗎?說的也是啊。確實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但其實我真的不清楚自己是誰,這點請妳相信我…我剛才和認識我的人談過了,妳就這樣一直聽這我和他的談話吧…我不會掛斷電話的…」

「…如果當你得知我真的是犯罪者的話…妳就忘了我吧…我也會從妳面前消失的。」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但對方已不再回應…


瀧澤依戀般的看著手機…

 

最後他將它收進口袋,跑步著以追上物部…

 
平澤蹲下身,確認著他週遭的手機

「怎麼樣?除了讓人覺得這與Neet失蹤事件有關以外,別無它想吧?」

「他在導彈所墮落的六都市使用假名,在『愚蠢的星期一』爆發後,將Neet聚集在這裡。」

「在那之後Neet突然失蹤,就如同哈梅爾的魔笛手一般…要是他們沒被困在建築物裡面就好了。」

「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蜜說只有瀧君沒做上末班車。」

「那也就是說,小咲他們沒事啊!」

「也不能確定沒事,但總之我叫她們先來這了。」

突然,一陣鈴聲。

是平澤的手機。

「板津發來的?」

 
以上無法顯示。

記憶體不足。


「這大量的資料是什麼?手機的容量是打不開的呀。」

屋頂上,一架直昇機滯留著。

物部像是早就知道瀧澤一定會來一般,望著剛跑來的瀧澤。

 「上去吧。」

「直昇機平台?」

「瀧君怎麼了嗎?」

咲輕輕的搖著頭。

突然一陣鈴聲。

「討厭,是褲衩發來的。褲衩好像傳了什麼東西到伊甸的伺服器…雖然資料過於龐大,無法順利打開…」

「啊」

直昇機翔空的聲音。

「你現在叫什麼?」
「瀧澤 朗」

 小蜜靠了過來,於是咲拿起手機,與小蜜一同窺聽著。

「瀧澤君嗎…?你知道這是你的假名吧?…那麼你知道你將兩萬人送到了哪裡嗎?」

「大致知道。」

 
「這難道指Neet失蹤事件嗎?」

 

「雖然有些事我依稀記得,但我到底為什麼會消去自己的記憶並且還使用假名?」

「…你知道一個叫Ato商會的公司嗎?」

「Ato商會…?」

「將你我捲入這場遊戲來的的Mr.Outside的真面目,是Ato商會的會長兼協商負責人,一名叫亞東財藏的老頭。」

「亞東財藏?」

「嗯,你有聽說過嗎?戰後的複建期從營運業起家囤積了億萬財產的大財主,他是被稱為日本的Fixer的昭和亡靈之一。」

瀧澤搖著頭,表示不知道。

「現代年輕人根本不知道這些,你也是其中之一。」

「喂,為什麼那個亞東財藏先生會是Mr.Outside呢…啊!亞東財藏?…Out Side…諧音嗎?」(= =)

「哼。那種混淆視聽的名字也好,擁有能自動營運這種荒謬遊戲的權力的人,我想除了他之外沒幾個」

「而且他在戰前曾在歐洲留過學,參考他所喜好的思想,以及他還是天下第一的足球迷…特別是由巴西足球運動體系而來的命名品味…只要察覺到這些提示的話,推理出他的真面目可是意外簡單。」

「但那麼厲害的老爺爺,為什麼要拿出這麼多一百億搞出這種荒謬遊戲?這麼做也不會令這個國家好起來呀。」

「對Mr.Outaside而言,給予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權力和金錢,甚至還容忍連續殺人鬼、戰爭肯定論者以及允許使用導彈,我想他可能這個拯救日本方法論的其中之一可行吧?」
「亞東財藏也算是築就了現在的日本的功臣之一,所以他很自滿,但是到如今他開始思考著日本照這樣發展下去是否真的好嗎?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是否是正確的?現在開始對這個國家停滯不前的狀況進行重新的審視。」

 

 

「果然還是太亂來了。」

 

「確實我也這麼想,我們才是被捲入他的異想天開的想法中的被害者;可雖然我不是擁護他,但他卻沒時間了。」

「咦?」

「當著個遊戲開始時,他就被診斷出了癌症末期,並且他大概已經死了。」

 

「正在和瀧君講話的是誰?」

 

「真遺憾,你現在已經不可能痛扁Mr.Outside了。」

「不。嘛,痛扁老爺爺的話也有點過分。話說回來,你打算怎麼贏得這場遊戲,即使老爺爺死了也有後援者之類的,遊戲也還在繼續吧?」

「我想取代Mr.Outside的位置,打算成為這場遊戲的贏家。雖然這場遊戲很荒謬,但Noblesse手機系統本身卻是非常優秀的,再怎麼說,那個系統可是內藏著亞東財藏的權力…」

「你的手機也有位優秀的接待員吧?」

「嗯,Juiz?」

「我要接收她」

「哈?」

 
兩人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寂靜的夜裡只聽的見載物貨車的呼嘨聲。

『Ato播磨腦科科學研究所』上面的指標是這麼寫的

「物部先生,Juiz在這種地方工作嗎?」

物部並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看著那個指標。

「這裡是亞東財團所管理的研究設施,亞東財藏死前的數年裡幾乎都在這裡度過的。」

「你連這種事都調查了嗎?」

「當發現Mr.Outside的身分時,我就辭官去了與Ato有關係往來的商社,建立了很深的關係網…前些日子我就任了Ato的執行員,成為了這裡的負責人。」

「加上你,我已經鎖定了九位Seleção的來歷…並且其中的兩人已經與我一起行動了。」

「诶?」

「他是No.10結城君」

 一位在裡頭坐著,看起來歲數似乎和瀧澤差不了多少的少年站了起來。

 「他就是發射了11枚導彈的Seleção」

「呃!」

 

「诶!」

 

「邊君呢?」

「在裡面等著。」

「是嗎?」

 物部打起了手機

「我是Juiz」

「Juiz,我們要慶祝一下,請幫我拿一瓶香檳來,我希望妳能親自送來控制室。」

「物部先生竟然會提出這樣的申請,真是罕見呢。」

「不行嗎?」

「不,偶爾也給自己獎勵一下。」

「Noblesse Oblige今後也請您繼續盡救世主應盡的責任。」

「謝謝」

 說完,物部便朝著更深處走去

更深處裡有一道厚重的艙門,只是一走近艙門便自動開了。

門裡有一個人,看樣子應該是那名被稱作邊的Seleção。

邊向物部點了點頭示意,然後繼續看著自己腳下的巨大洞。

而物部也若有所思向著巨大洞之一鳥瞰著…

「喂,物部先生,Juiz是一個人嗎?」

「恩?」

「你剛才打電話的那個人,因為和我是同一個人接待員,至今為止拜託她處理了許多棘手的事,覺得有些抱歉。」

「印象中應該是許多女孩子在很大的房間裡坐的很整齊處理我們的委託」

「…哼,果然你還真是滑稽…我們腳下的這個就是Juiz」

「啊?」

「如果活著的話,今年就已經是一百歲了…居然製造出這種東西,我想應該是他的一種贖罪吧?」

「瀧澤君,如今Mr.Outside已經死了,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知道這間設施是用來幹什麼的…就像他最後都沒站上前台那樣、從幕後營運這個國家那樣…你要不要也來參加這個戰後重建這個國家的計劃?」

「诶?」

「果然你還是要告訴他嗎?」

「他也總歸算是被選為日本代表的人,不管之後如何,他也有比普通人先得知真相的特權。」

「你說的戰後重建是什麼意思?」

「明天上午八點,我們會再次用導彈攻擊這個國家…這次用的是60枚導彈。」

 

「诶!」

「那些人是『愚蠢的星期一』的犯人」

「噓!」

 

「這是結城君的提議,用導彈攻擊實現既得權益的再分配,我們來成為這個國家的救世主。」

「真是莫名其妙…不如說你們這樣的做法也太奇怪了吧?居然攻擊自己的國家,算什麼救世主啊?」

「這一點也不奇怪,表面上人人平等但實際上不斷榨取別人,這樣的國家才不正常!」

「結城君是在他父母因疲勞過度而過世之後才得到了Noblesse手機。」

「那時這個社會就已經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了…剩下的只有規定的不正規顧傭的無限輪迴,雖然借錢嘗試爭取資格,但計時工資也只是涨了十日元!如果起訴的話,就會被說是自己的責任、努力不夠,連Neet都會瞧不起我!!」

「那11枚導彈是我給予的信號…告訴政府和社會人士,你們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

「不,或許是這樣,但──」

「總之現在我要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體會與我同樣的感受,用持有者的義務!」

「…物部先生你也贊成這樣嗎?」

「我不論在什麼狀況下,都能履行自我責任活下去。但要重啟國家製造出活躍的競爭力,就如結城君所說,就要依靠特權的怠慢者和高齡官員…將兩者都消滅掉,或許這樣更快…所以我同意他的做法。」

「那麼你呢?」

瀧澤向著從剛才起沒發過半言的邊,詢問著他的意見。

…邊卻向著他腳底的Juiz吐了吐口水

「我原本就持有一百億,只要能從這荒謬的遊戲中解脫就好。」

「你這次不會再妨礙我們了吧?」

「與其說妨礙…這與持有者的義務背道相馳了吧…我變的想痛扁你們了…」

「消除記憶之前的你也是這樣說,然後幫助居民從爆炸中心區逃脫的吧。」

「诶?」

「你就告訴他他消除記憶的理由吧?如果到時他還打算妨礙我們的話,我就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物部用手推了推眼鏡,像是知道這個問題終究是必須回答般,緩緩的開了口。

「你…被你所幫助的人以及協助你的夥伴給背叛了…」

2
-
LV. 15
GP 74
2 樓 鬼火 zaq13shellin
GP2 BP-

打開電腦,平澤一夥成功的開啟了板津上傳到東之伊甸的大量資料。

「這,難道是瀧澤的手機的履歷嗎!?」

「只有No.8是紅色的吧?」

「這、這是什麼!?」

「這數字是什麼…接近一百億啊。」

「喂!看這裡,上面寫著戰斧艦再飛航導彈啊!!」

「難道…『愚蠢的星期一』也是瀧澤…」

 
無預警的,突然週遭產生了激烈的晃動!

 「怎麼了!?」

 一瞬間,春日 晴男在窗外看到了一個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東西。

因為太不可能了,所以他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第一個衝向了陽台。

 「那個是什麼!?」

一輛大型的載物船硬是開進了碼頭,剛才的晃動恐怕也是此引起的吧?

然後…被載著的貨物門慢慢的打開了…

 

「什麼!那全裸的群體是什麼?」

「平澤前輩…那是…?」

「那數量……難道是──」

「失蹤的Neet嗎!?」

 

「嗚哇───────!!!」

彼端的Neet群咆嘯著,並且正從港口向著這裡衝過了。

 

「快逃啊────!!!」

 平澤一夥急速逃跑…只留下剛才放在桌上的資料…


瀧澤這邊

空氣凍結了…因為剛才所訴說的內容實在太過於絕望了

「確實,如果是現在的我也會絕望吧…」

 

咲蹲在地上,滴落在手機上的水,透露出剛才對話中的殘酷。

 

「怎麼能這樣…這樣的話…這樣的話…對瀧澤君實在太過分了…但是我也是一樣…我和背叛了瀧澤君的人們是一樣的…」

「沒那回事,小咲不一樣。」

「但我那時也說了,當導彈襲擊時,我還說要是事情再鬧大點就好了!!」


「放走他不要緊吧?系統還沒有掌握。」

「就算他委託Juiz去做什麼,但是到如今他也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結城看了看手錶,手錶上顯示的時間是23;45

「離導彈發射還有八個多小時…」

突然他們背後的門打開了

從門後走過來的是端著托盤,看似『人類』的一名短髮女性。

「來了嗎?是Bollinger嗎?」

物部拿起酒瓶,確認了一下,但……

「空的啊?」

「今晚無法決定遊戲的贏家,所以要祝賀救稍後吧。」

「Noblesse Oblige遵從Mr.Outsude的指令,希望諸位今後也盡救世主應盡的責任,繼續履行遊戲。」

「咦?」

三人同時發出了聲音

最先拿起手機確認的是物部


「Juiz的本體移送到秘密之處」

「No.12是後援者?不,是Mr.Outside嗎!?」

這時,厚重的艙門又關了起來……

 

 

只專門運送貨物的貨物用火車啟動了。

瀧澤坐在其貨物的上面,藉由此而偷渡到『東之伊甸』

很冷,尤其像是這樣的夜晚吹著強烈的寒風特別冷。

 

但此刻,真正感到刺骨的寒冷的卻是瀧澤的內心……







東之伊甸第十話了~
這集開始要訴說瀧澤的過去及所有的真相了
越來越緊張了...

簡單的說,物部的計劃注定失敗定了而導彈還是會繼續發射。
期待下集瀧澤會有怎麼樣的心境轉變吧。

話說我中途還真的以為亞東財藏真的是Mr.Outside耶,不過應該看來另有其人...?
還是那其實是Mr.Outside生前的最後指令?

不過話說No.12會不會太扯呀。


整場遊戲玩到現在只動到5000日圓?
說真的,這場遊戲不是有不按時使用存款也會被視同放棄的規則嗎?
這這麼久才動到錢卻沒被制裁到,反而才會引起其他Seleção的懷疑吧......

不過這還咱是第一次自打到破表....
2
-
LV. 6
GP 32
3 樓 熾天狼 vinas888
GP0 BP-

接下來瀧澤會怎麼做就是關鍵了
還真的完全猜不到劇情
從第一集的全裸上陣就一直都是驚喜
很期待之後的發展
也很好奇那一群沒穿的最後會怎麼樣

0
-
LV. 23
GP 38
4 樓 檸檬籽 chu681016
GP0 BP-
這禮拜就完結了


官網的預告有講等於沒講
還是要等到週末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