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小說】普魯士之歌(普爺&普娘 歷史向) 03-新主與瑞典女王

樓主 斌仔 angel663399
GP5 BP-
序-一個傳奇的終結
 
Ichbin ein Preuße, kennt ihr meine Farben?
吾乃普魯士人,你可知我顏色?
DieFahne schwebt mir weiß und schwarz voran;
黑白旗幟在我面前飄揚;
daßfür die Freiheit meine Väter starben,
吾列祖列宗為自由而犧牲,
dasdeuten, merkt es, meine Farben an.
請謹記,這是我顏色的真諦。
Niewerd ich bang verzagen,wie jene will ich's wagen
我永不畏葸退縮,願與先人一般果敢,
sei'strüber Tag, sei's heitrer Sonnenschein,
無論天色昏暗或陽光普照,
ichbin ein Preuße, will ein Preuße sein.
吾乃普魯士人,願為普魯士人!
 
 
 
 
 
1947年2月25日,聯合國管理委員會頒布的第46條法令,宣布以普魯士為名的國家正式滅亡並不獲承認,並將其原有領地進行分割、拆散,併入到其他國家或盟軍的占領地中。
 
於是從這天起,普魯士這個名字正式從世界上消失。
 
同一天在紐倫堡監獄的深處,兩間牢房在長官的命令下被士兵給打開,兩位穿著樸素西裝的銀髮年輕男女分別從各自的牢房裡走了出來,然而一出牢房便有士兵上前架住他們的胳膊,限制他們的行動。
 
見到兩人都出了牢房,那位盟軍長官也趕緊拿出一份文件然後念了起來。
 
「原『普/魯/士』化身,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尤露希安·拜爾修米特,根據聯合國管理委員會頒布的第46條法令,在此通知兩位,普魯士作為一政治實體即本日起正式廢除」
 
「什……?!」
 
「嘖……」
 
聽到盟軍長官的話,男人顯然表現出了動搖,而女人則露出了無奈與悲哀的神情。
 
「依照國家化身的轉變與繼承原則,二位的管理權將與『德/意/志』化身路德維希分別由盟軍分別領有,而你們之後的新身分,將由『蘇/維/埃/聯/盟』的總代表伊凡·布拉金斯基來決定」
 
念完,盟軍長官收起文件,然後向兩人敬了個禮。
 
「最後兩位已經自由,可以離開這裡了」
 
然後那位盟軍長官便指示士兵將兩人放開,然後轉身帶隊離開。
 
一等到他們離去,兩人隨即像是洩氣皮球般的癱坐在地上。
 
「……到頭來,還是沒了嗎?」
 
撐在地上的雙手還微微顫抖著,基爾伯特對剛剛的聽到的事情,仍舊感到激動。
 
「300多年的努力,如今一切都沒了……」
 
從兩人相遇開始,300餘年的辛苦經營,歷經過強盛、也嚐受過屈辱,所向無敵過、也一敗塗地過,最後甚至冒著地位會被取代的風險親手培養出了自己心目中最強大的國家。
 
然而到此時此刻,一切就如同過眼雲煙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想到這裡,蹲坐在地上、雙手環抱雙腿的尤露希安將臉埋到裡面,然後默默的啜泣著。
 
「茱莉亞……」
 
基爾伯特看著啜泣的尤露希安,原本身體的顫抖停止了,表情也從悲傷變成的鎮定,接著他開口問向尤露希安。
 
「不會吧?妳是在哭嗎?」
 
「怎樣,不行嗎?」
 
尤露希安抬起頭哽咽的對著基爾伯特說道,然而這反而讓基爾伯特驚訝起來了。
 
「喂……茱莉亞,不要嚇我阿,本大爺跟你相處300多年了,從來不知道原來妳也會哭……呃阿!」
 
「吵死了,基爾!」
 
突然間一個東西飛過來擊中了基爾伯特的額頭,原來是尤露希安脫下腳上的高跟鞋,並且朝基爾伯特砸了過去。
 
「呼……這下停止悲傷了吧?」
 
基爾伯特艱難的爬了起來,然後將高跟鞋還給尤露希安。
 
「接下來就該往前看了吧?」
 
然後基爾伯特向尤露希安露出了他一貫的豪爽笑容。
 
「阿……是阿」
 
接過高跟鞋然後穿上,跟著站起身來的尤露希安擦掉眼角的餘淚,然後重拾了她以往那充滿自信的神情。
 
「神/聖/羅/馬、波/蘭、法/蘭/西、德/意/志,這次的老闆則是蘇/維/埃是嗎?」
 
「伊凡嗎……沒想到這次摧毀本大爺的竟然是斯拉夫人,真是不爽阿!」
 
基爾伯特一聽到尤露希安提到蘇/維/埃這個名詞,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因為以往的經歷,他對伊凡•布拉金斯基這位鄰居一直都摸不透,尤其是那傢伙在接觸了共/產/主/義之後,更是讓人時常能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氛……。
 
「他那傢伙一定會將本大爺的老家給狠狠的斯拉夫化的」
 
「當年你不也將做過一樣的事情嗎[註1]?風水輪流轉罷了」
 
面對基爾伯特的怨言,尤露希安則是笑著回應基爾伯特。
 
「喂!那可是本大爺威風史的開頭阿!」
 
「哈!得了吧,你這個只會欺負蠻族的軍事修士會[註2]」
 
「茱莉亞妳當初不也只是一個邊緣人[註3],還敢說本大爺?」
 
結果基爾伯特才剛講完,領子隨即就被人給抓了起來。
 
「你說什麼?!」
 
尤露希安兇狠的瞪著基爾伯特,但下一秒就又表情無奈的將他給放開。
 
「唉……現在說這能幹什麼呢?」
 
「說到過去的事情,本大爺該把本大爺的日記搬出來了,最近都只能待在牢裡,整理了不少就日記」
 
說著,基爾伯特就回去他那間牢房。
 
然後過了一會,只見他搬了一大疊的書走了出來。
 
那全部都是基爾伯特為了記錄自己的風光事蹟而書寫的日記。
 
「我說你阿,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搞這個」
 
看著基爾伯特納一大疊日記本,尤露希安突然覺得好氣又好笑。
 
果然這傢伙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那個樣子呢。
 
「如何,乘現在沒事來看看吧,本大爺跟妳一起創造出來的傳奇」
 
基爾伯特將那疊日記放下,然後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本翻了起來。
 
接著他翻到了某一頁停了下來。
 
「這裡這裡,本大爺跟邊緣人的初次見面……呃!」
 
「不要再說我是邊緣人了,給我」
 
尤露希安一拳打在基爾伯特的肚子上,接著一把搶過那本日記。
 
「1618年,布/蘭/登/堡/選帝侯約翰‧西吉斯蒙德成為了本大爺的新上司,沒想到本大爺竟然要跟一位個性凶暴陰險的女人共住在一個屋簷下,還要跟她合成一個國家……基、爾、伯、特,你給我做好覺悟了!!」
 
想都沒想就把日記直接丟向基爾伯特的尤露希安,開始朝他開始揮拳。
 
「阿!饒我一命啦!」
 
基爾伯特擋掉飛來的日記本,然後開始逃避尤露希安的攻勢。
 
而掉下來的日記本攤在地上,正好打開在剛剛尤露希安唸的那一頁,1618年。
 
那一年奧/地/利的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在波/西/米/亞別墅的使者被新教徒給丟出窗外了,以此為開端一場新舊教徒國家之間的大戰[註4]一觸即發。
 
同年,中/國的王耀家在東北的小弟滿/州跟王耀槓上了[註5],並且在數十年後反過來成為了王耀的新主人。
 
也就是這一年的8月27日,兩個原先完全不同的國家,因緣際會的被湊在一起,並在日後一同做出一件又一件的大事。
 
 
 
 
 
[註1]指的是條頓騎士團於十三世紀一連串對於普魯士地區的征服與德意志化。
 
[註2]軍事修士會指的是羅馬教會在十字軍東征時期所創立的一系列帶有軍事性質的修道會,目的在於打擊異教徒與保護朝聖者,在十字軍運動期間藉教會名義占有不少土地財產,甚至建國,後來隨著十字軍運動的結束,部分軍士修事會也開始走向世俗化。
 
[註3]布蘭登堡最早是神聖羅馬帝國為了防禦東方拉斯拉夫人的侵略而建立的一個邊境防區,最早的邊境藩侯是薩克森公爵阿爾布雷希特一世。
 
[註4]指的是布拉格拋窗事件以及三十年戰爭,此戰使得神聖羅馬帝國的帝國整體性徹底崩潰,從此帝國只是個空號。
 
[註5]1618年,建州女真首領愛新覺羅努爾哈赤,以13副鎧甲和七大恨正式跟宗主國大明王朝翻臉。

-------------------------------------------------------------------------------------------------------------------------------

大家好,我是斌仔。

這次是想跟大家講講我很喜歡的一個國家-普魯士的故事。

以APH中普魯士這個角色的男女兩性分開來獨立出場,藉此來表示普魯士的兩個權力來源基礎-布蘭登堡及普魯士。

然而在進入故事之前,其實滿推薦大家先去看一本介紹普魯士史的書《不含傳說的普魯士》,我覺得寫得不錯,而且是少有的普魯士史專書。

然後因為PO在這裡真的是興趣所然,於是有一些誤觸同人創作規範的還請見諒與指教,而本哈拉版的進度預計也會比我的小屋慢,所以等不及的可以去小屋看喔!
5
-
LV. 26
GP 1k
2 樓 斌仔 angel663399
GP1 BP-
01-茱莉亞與基爾
 
1618年,整個歐洲都處在一種大戰在即的狀態,新教國家與舊教國家之間的對峙越來越嚴重。
 
尤其是家人眾多的神/聖/羅/馬/帝/國,自從帝國管家奧/地/利的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在布拉格的使者第二次被新教徒給拋出窗外之後,帝國各邦之間的緊張程度瞬間提高,各邦之間也為此忙得不可開交。
 
位於帝國邊境的布/蘭/登/堡/選/侯/國更是如此。
 
「小姐,羅德里希大管家派人送來了給選帝侯們的公文書信」
 
「拿來!」
 
「小姐,城內路德宗[註1]與喀爾文宗[註2]的教徒又打起來了」
 
「派個人去把鬧事者都抓起來關了,家屬交錢才能放人!」
 
「小姐,關於南方天主教聯盟[註3]的行動,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有所反應」
 
「別急著搶出頭,先看看其他信新教的傢伙怎麼做在說!」
 
「小姐」「小姐」「小姐」
 
桌上擺滿了各式公文,耳邊聽著各個家臣的報告,穿著深藍色洋裝的銀長髮美女有條不紊的處理著公事。
 
尤露希安,布/蘭/登/堡/選/侯/國的化身,今天仍舊為了自家的政事而繁忙著。
 
直到她聽到了一個消息。
 
「小姐!阿爾布雷希特公,昨天……蒙主寵召了」
 
一個隨從走向尤露希安,然後交給她一封信。
 
「然後這是波/蘭的菲利克斯·盧卡謝維奇、立/陶/宛的托里斯·羅利納提斯,還有他們的國王齊格蒙特陛下的聯名書信」
 
「這麼正式……」
 
聽到東邊強大的鄰居特別在這節骨眼寄這麼正式的書信過來,尤露希安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個。
 
本家要擴大了。
 
於是她暫停所有工作,拿著那封還沒開封的信,就直接往自己的上司,選帝侯約翰‧西吉斯蒙德的寢間走去。
 
「家主!家主!」
 
碰了一聲用力推開大門,尤露希安大步走進選帝侯辦公兼休息的寢間,看到正躺坐在躺椅上休息的選帝侯,便揮舞著信件走了過去。
 
「……沒看到我正在休息嗎,茱莉亞」
 
「阿……失禮了」
 
約翰‧西吉斯蒙德艱難的想坐起身來,但是他肥胖的身軀時在是不方便行動,而原本放在一旁桌上的滿桌佳餚也早已被清空了。
 
最後他還是放棄了,直接躺著接見尤露希安。
 
「說吧,有什麼事?」
 
他一邊用手指指示房內的隨從將沒有食物的空盤子清走,一邊問道。
 
「阿爾布雷希特公掛了,您可以正式接手普/魯/士了」
 
「恩……那傢伙終於掛啦?」
 
聽到尤露希安的報告,約翰‧西吉斯蒙德並沒有太過明顯的情緒波動,宛如這只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
 
當然,對他本人來說,這的確也不是一件什麼值得激動的事情,他已經代替那為精神失常的親戚攝政好一陣子了,也在前幾年就從普/魯/士的宗主國波/蘭那拿到了繼承許可,所以就算那位沒有子嗣的親戚沒死,普/魯/士/公/國也早就已經是他的掌中物了。
 
尤露希安看著反應冷淡的家主,也沒有覺得失望,她大概也能猜出這為腦滿腸肥的侯爵心裡在盤算什麼,也許目前對他來說,思考等下叫廚子煮什麼料裡給他吃,可能還比較重要吧?
 
只是畢竟這跟攝政那會是管理別人的土地已經不一樣了,現在首要的是要詢問那個連起身都很懶的胖子,自己到底要怎麼管理那一片新領地。
 
還有這封來自普/魯/士宗主的信件也要給他過目。
 
「總之,這是波/蘭-立/陶/宛的國王要給您的信,快點過目吧」
 
「唸」
 
「不要,你自己看,我只是來請示關於普/魯/士的管理問題」
 
說著,尤露希安將信放到了桌上。
 
「妳還真大膽阿……算了,我自己看」
 
約翰‧西吉斯蒙德伸直了手去桌子那拿那封信,然後拆開信封拿出信紙。
 
「關於那邊就一切照舊吧,妳就不要分心去管理了」
 
看著信的同時,他也不忘跟尤露希安交代道。
 
「照舊?」
 
尤露希安不解的問道,這胖子是吃太多腦子吃壞啦?第一次這麼大片新領地入手是要怎麼個照舊法阿?
 
「就按照他們的模式來管理,讓普/魯/士地區一切照舊,他們原來怎樣就怎樣,妳只要繼續專心管理這裡就好」
 
約翰‧西吉斯蒙德拍了拍手上的信封,尤露希安當下就明白意思了。
 
那個胖子是想搞共主聯邦[註4],按行話來說就是她跟那個普/魯/士雖然共同奉他為主,但兩人依舊各管各家的。
 
「既然這樣,那我告辭了」
 
知道了自己不用去管理東方那一大片土地之後,尤露希安也就打算回去繼續處理未完的公事。
 
但這時對方又開口了。
 
「不過既然都繼承過來了,還是要他來這裡會見我一下……茱莉亞幫我寄封信給他,說我要接見」
 
「我很忙,你自己寫!」
 
尤露希安很乾脆的拒絕了,對於懶惰的胖子,就是要想辦法讓他可以多動,更何況自己是真得要趕回去忙了。
 
「看看妳這什麼態度……好好好,我寫就我寫,來人拉我起來……」
 
一向對自己統治國家的化身沒輒的約翰‧西吉斯蒙德一看到尤露希安那強硬的態度,只好自己起來去書桌那寫信。
 
…………。
 
當阿爾布雷希特·腓特烈公爵死去的時候,基爾伯特的內心其實是鬆一口氣的。
 
雖然統治了50年,但只有前面4年的時間是正常的,之後就一直精神失常,直到死去。
 
不過這父子兩還真是會活阿,讓自己從一介軍事修士會國家搖身一變成為新教國的上一任也是執掌這個家長達58年,不過這都已經結束了。
 
霍亨索倫家族雖然會繼續統治這裡,但接替他們父子的將是西邊那個家大業大的神/聖/羅/馬/帝/國的成員之一的布/蘭/登/堡家的主人。
 
「那種連自己領內的教派問題都能妥協的帝國貴族,真的夠格當本大爺的上司嗎?」
 
自從知道自己的宗主波/蘭承認布/蘭/登/堡家主人對於自家的繼承權之後,他便一直有這種排斥的心理。
 
因為在他的心中,實在不喜歡帝國的那些傢伙。
 
從他還是條/頓/騎/士/團的時候開始,帝國那些貴族總是看不起他這個住在帝國外邊的國家。
 
尤其那個大管家奧/地/利,一直對他的青梅竹馬打主意,這點讓他十分不爽。
 
「基爾伯特先生,前面那就是選帝侯的宮殿」
 
「下馬,然後去見見那個新上司吧」
 
但即是這樣,現實還是要面對,被隨從帶領至宮殿前的基爾伯特從自己的坐騎上下來,然後整理了一下特別為這次見面準的禮服便走進宮殿裡頭。
 
「侯爵大人,普/魯/士的基爾伯特大人來了」
 
「讓他進來」
 
基爾伯特貝引進一間房間內,只見一個頗為眼熟的胖子坐在一張圓桌前,正在用餐。
 
關於這位選帝侯,基爾伯特也只在很久以前他來迎娶上一個上司的妹妹時見過一面而已,只是當時好像還沒像現在這麼胖。
 
「恩……剛好我在用餐……要一起嗎?」
 
說著,侯爵向他遞出一根雞腿。
 
「不了,本大爺剛吃過而已」
 
基爾伯特不理會侯爵的食物便逕自拉了一張椅子,然後坐了下來。
 
「真是的,又是一個沒大沒小的國家,到底是造什麼孽阿我……算了,你不吃就不吃吧」
 
侯爵見自己的好意被拒絕,抱怨了幾句後就將手上的雞腿給吃了。
 
不過侯爵的話卻讓基爾伯特感到興趣了。
 
「又?怎麼,難不成這裡的國家也是個有趣的傢伙嗎?」
 
「一個邊緣女罷了」
 
「家主您說誰是邊緣女?」
 
侯爵話音未落,一個女性的聲音便隨著用力的推門聲一起傳進了房間。
 
接著一個穿著深藍色洋裝,髮色跟他一樣是銀色的長髮美女大步走了進來。
 
「來了阿,那好」
 
看見對方進來,侯爵停下了用餐動作站了起來。
 
「給妳介紹,普/魯/士/公/國的基爾伯特」
 
「你好」
 
美女平淡的向基爾伯特問好。
 
接著侯爵轉過來向基爾伯特介紹對方。
 
「這就是我剛剛說的那個邊緣女,布/蘭/登/堡/選/侯/國的尤露希安」
 
「不是邊緣女,是邊境侯國,而且那都是哪個時代的事了,現在我都已經是選侯國了好嗎?」
 
尤露希安毫不猶豫的就回嗆自己的上司。
 
還真是不可愛阿,不過跟自己的那位男人婆的青梅竹馬伊麗莎白比起來還是好得多了……這是基爾伯特對尤露希安的第一映像。
 
「那麼,以後多指教了,基爾伯特」
 
尤露希安走到基爾伯特面前,表情冷淡的伸出一隻手來,打算與他握手。
 
這讓原本對帝國就很排斥的基爾伯特更加不爽了。
 
於是他拍掉了那隻手。
 
「哼……不要扯本大爺後腿就好了,貴族小姐」
 
基爾伯特說完之後就起身自顧自的往房間外頭離去。
 
「搞什麼阿,那個鄉下的武裝修士……」
 
看著逕自離去的基爾伯特,尤露希安表情不悅的說道。
 
「唉……看來這兩人比領內的教派問題還煩人阿……」
 
侯爵伸嘆了一口氣,然後就回去原來的位置繼續享用大餐。
 
於是兩人第一次的會面,就在這十分糟糕的情形下結束了。
 
 
 
 
 
[註1]又稱信義宗,就是那位有名的馬丁路德開創出來的新教教派,強調「因信稱義」,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的老大哥。
 
[註2]指的是新教的喀爾文主義,主要派別有歸正宗與長老會,主張「救贖預定」,在社會與政治參與的層面上比起路德宗還要更加的積極。
 
[註3]為了對付普法爾茲選侯腓特烈四世組成的新教聯盟,1609年巴伐利亞公爵馬克西米利安集結了天主教勢力組成的聯盟。
 
[註4]共主聯邦指的是由一個君主統治兩個或以上的主權獨立的國家,而並沒有將其合組為一個國家,目前現代社會共主聯邦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大英國協。
1
-
LV. 26
GP 1k
3 樓 斌仔 angel663399
GP0 BP-
02-三十年戰爭
 
在那一次短暫又糟糕的接觸之後,基爾伯特與尤露希安兩人便沒有後續的來往,只是各自在各自的家裡忙著,而他們也沒有精力去關心另一方。
 
因為舊教徒與新教徒的戰爭在他們接觸後不到半年便隨即爆發了。
 
雖然現階段戰爭只侷限在皇帝、波/希/米/亞、普/法/爾/茲選帝侯與巴/伐/利/亞為主的天主教同盟之間,但尤露希安好歹也是誕生於戰爭之中的國家化身,對戰爭天生的敏感度讓她還是可以嗅出了這場戰爭的戰線日後一定會擴大。
 
但只是沒想到接下來又發生了更需要她迫切處裡的事情。
 
約翰‧西吉斯蒙格,那個暴飲暴食成性的選帝侯兼普/魯/士公爵,在1619年年底突然暴斃。
 
根據醫生的診斷,死因似乎是跟腦血管有關,但包括尤露希安在內的所有人都明白是他暴飲暴食的習慣所導致的。
 
對尤露希安來說,這真的是十分糟糕的事情,胖子的繼承人格奧爾格‧威廉是一個性格軟弱的人,現在這個時間點讓他出任家主之位對尤露希安來說是很不靠譜的……。
 
果然這位新家主繼位之後的1926年便招來基爾伯特與尤露希安,並告訴他們自己打算在接下來可能戰爭中保持中立。
 
「這位新上司到底在想什麼阿?!」一出家主的房間,基爾伯特便對剛剛家主得話表示十分的不滿。
 
「竟然要本大爺保持中立,也不想想本大爺是誰阿?」
 
「一個鄉下來的武裝修士」
 
「妳說什麼?!」
 
尤露希安很乾脆的回答了基爾伯特,把他氣得哇哇叫。
 
但尤露希安也不是不明白對方的憤怒,畢竟現在這時局這種態度是很致命的。
 
雖然在先前環繞著波/西/米/亞的戰爭中,皇帝方得到了勝利,但隨後北方的霸主丹麥出兵協助新教聯盟,並在英/吉/利、法/蘭/西及荷/蘭三家的支持下,又把皇帝方的天主教聯軍給打得落花流水,還占了波/西/米/亞家的一部分。
 
「不過,要是皇帝戰敗的話,一切都還好說……」
 
「啥?!」
 
對於尤露希安突然說出的話,基爾伯特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現在很顯然是新教派占上風,要是就這樣讓皇帝屈服的話,那我們就可以無事度過這關,但如果皇帝又再度把新教聯軍擊敗了的話……那就難辦了」
 
尤露希安跟基爾伯特說了自己的想法,但基爾柏特很顯然對此不以為然。
 
「哼……所以本大爺才說帝國的人麻煩,這種事有什麼好煩惱的?」
 
接著換基爾柏特向尤露希安說出自己的想法。
 
「羅德里希不管輸了還是贏了,對我們來說都無所謂,我們可是新教國,只要站穩反對那個貴族渾蛋的立場,整個歐洲就有的是盟友,再加上如果從現在起馬上整軍備戰的話,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雖然你這樣說,但我家可沒多餘的錢招募足夠的士兵」
 
尤露希安皺起眉頭,表現出困難的樣子。
 
「那就是妳的問題了,本大爺可幫不上忙」
 
基爾伯特雙手一攤表示無奈,然後又接著說道。
 
「我這邊還要忙著我們老大跟瑞/典家的衝突[註1]」
 
「這麼說來,聽說你好像前陣子被瑞/典給打得夠嗆得樣子」
 
說到這裡,尤露希安突然間想起她前陣子所聽到的戰報,是基爾伯特在自己家門口被瑞/典家的大軍給猛攻得快喘不過氣的消息,這也是為什麼家主會突然宣布中立的原因。
 
他們家可憐的公爵兼選帝侯被自己妹夫給嚇壞了。
 
「哼!再打下去還說不定是誰贏誰輸呢!」
 
基爾伯特不滿的說道,剛剛在房間裏他也是用這種態度對他們的主人大吼大教的,把對方給嚇得直發抖。
 
要不是尤露希安剛剛早先一步把基爾伯特給拉離開房間,他很有可能就會動手了。
 
不過雖然尤露希安也不是很喜歡家主這個決定,但也明白這個決定實際上是救了基爾伯特一命,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打不贏那個沉默寡言的瑞/典。
 
「死鴨子嘴硬,要不是家主向他們表示中立,你早被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那傢伙給俘虜了吧」
 
「說笑!本大爺不只不會被抓,甚至還可以在他面前欺負芬/蘭給他看」
 
(欺負芬/蘭?虧他想得出來這麼白目的挑釁方式,也多虧家主即時宣布中立,不然真讓他這麼幹,我可能就要準備幫他收屍了……)
 
一想到這,尤露希安的額頭上的冷汗也跟著冒了出來。
 
所有鄰近北歐一帶的國家都知道,絕對不要嘗試去觸碰瑞/典的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的底線,而那個底線就是芬/蘭的提諾·維那莫依寧。
 
「……總之既然家主說要中立了,你就不要節外生枝了,不管怎麼說你跟我目前都還不是那個維京人的對手」
 
雖然想罵那個鄉下修士的話還有很多,但尤露希安最後還是隱忍不發並提醒基爾伯特不要亂來。
 
「妳這是在關心本大爺嗎?」
 
只是沒想到基爾伯特的一句話,隨即就讓尤露希安的理智線給弄斷了。
 
「雖然本大爺帥的跟小鳥一樣,但妳也不要隨便迷上本大爺阿,這樣本大爺會很困……」
 
碰!
 
磅!
 
基爾伯特話還沒說完,尤露希安的拳頭已經先行一步揍在他的臉上,接著用一記直拳將他直接擊倒。
 
「基爾伯特先生,下次再亂講就不是只有一拳而已了」
 
看著被自己一拳揍倒在地上的基爾伯特,尤露希安揉了揉自己的拳頭,然後隨手撥弄了一下那亮麗的銀色長髮。
 
尤露希安雖然是帝國貴族,但並不代表她就跟那些南方以及義大利地區的邦國一樣做什麼都要顧及到自己的貴族形像。
 
就像巴/伐/利/亞跟薩/克/森這些帝國老貴族常常說的,她可是邊境出身的野丫頭阿。
 
「可……可惡阿,帝國裡哪有人像妳這樣這麼粗暴的阿……」
 
基爾伯特艱難的從地上爬起,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沒有貴族樣的帝國成員,而且還是個選帝侯國。
 
「那你現在知道了吧」
 
尤露希安冷冷的拋下這麼一句之後,就逕自離開了現場。
 
看著尤露希安的這種態度,基爾伯特突然想起他那個騎馬民族出身的青梅竹馬了,頓時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心裡油然而生。
 
看來以後對這娘們不能再以普通的帝國貴族來看待她了。
 
而是一個暴力的死娘們。
 
「不過……這不是比一般的帝國佬還有有趣多了嗎?」
 
吐了一口殘留在嘴裡的鮮血,基爾伯特帶著臉上的疼痛還有對尤露希安的新認識也離開了現場。
 
在此之後又過了幾年,布/蘭/登/堡-普/魯/士並沒有因為的格奧爾格‧威廉的中立立場而就被大環境的殘酷給放過。
 
隨著皇帝雇用了人稱傭兵王的華倫斯坦[註2]上戰場之後,丹麥軍很快的就被擊敗,並將勢力推到波羅的海地區,然後接著最讓尤露希安擔心的局面便出現了。
 
那個才剛在基爾伯特家擊敗波/蘭的戰爭機器,瑞/典國王古斯塔夫的大軍,終於從北方南下準備加入帝國這個混亂的戰場中。
 
而夾在各家勢力之間的尤露希安家只能無助的隨波逐流,還被幾大國的軍隊給各種劫掠,天主教勢力自不用說,就連盟友的瑞/典家及法/蘭/西家的軍隊也要來搶上一回,整個家裡到處都是屍體以及殘屋爛瓦。
 
就連尤露希安本人都差點被天主教軍隊的雇傭兵給抓獲了,秀麗的臉上還被劃了一道在這之後永遠都沒有消失掉的疤。
 
這個看似永無止境的悲劇直到1632年,偉大的北方戰爭機器古斯塔夫在與勁敵華倫斯坦的戰鬥中戰死後才終於出現了變化。
 
雖然兇狠的瑞典軍仍然在戰場上奮戰,但在失去了國王的領導之後他們完全不是皇帝及天主教大軍的對手,1634年9月他們終於被完全擊敗了。
 
一聽到這消息,自從被妹夫威脅選邊站之後就一直勉強維持著這個同盟的家主,終於如釋重負,隨即在隔年就馬上跟皇帝簽約講和,退出戰爭。
 
而一直處於緊繃與痛苦狀態的尤露希安在合約簽訂之後也才稍稍緩了口氣過來。
 
然後在這之後,那個快被戰爭嚇死的家主,將布/蘭/登/堡的管理權委託給心腹大臣跟尤露希安之後便決定暫時搬到普/魯/士避難。
 
於是尤露希安抱著虛弱的身軀,開始忙於家裡戰後的復員工作。
 
然後三年後,這位倒楣又可憐的選帝侯兼公爵,在普/魯/士的家中過世,結束了他的一生。
 
同時隨著他的過世,尤露希安與基爾伯特的際遇也開始由谷底反彈,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局面。
 
 
 
 
 
[註1]指的是1626到1629年的波瑞戰爭,瑞典最後得到幾乎所有普魯士地區的海港,稱霸波羅的海沿岸。
 
[註2]三十年戰爭時期的神/聖/羅/馬/帝/國將領,波/希/米/亞的天主教徒,戰爭期間率領著傭兵軍團到處替皇帝打擊新教軍隊,還不用花到皇帝一毛錢,原因就在於華倫斯坦每到一處地方就放任士兵燒殺搶掠,用戰利品代替兵餉,此一方法導致日後德意志地區數十年都無法恢復戰前水準。

----------------------------------------------------------------------------------------------------------------------------

大家好,我是最近又開始熬夜不顧身體的斌仔。

三十年戰爭,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不是那麼熟悉,畢竟我們的教科書上對於這場宗教戰爭 並沒有什麼著墨,甚至對於馬丁路德與喀爾文的宗教改革也就是簡單帶過,但實際上這場戰爭對於歐洲來說意義十分深遠,但在此我們就不多談了。

然後關於我們的主角,基本上三十年戰爭中的布蘭登堡-普魯士完全是處於挨打的分上,由於夾在兩大勢力的中間,所以領土被雙方都蹂躪過,十分的慘。

由於這場戰爭的主角不是我們的主角,所以我也就不免俗的簡單帶過,但就像我說的,這場戰爭對於歐洲,尤其是德意志地區的影響十分的重要,所以在後面的劇情還是會時不時的會去提到。

然後接下來就是主角們的威風的時間了,請敬請期待下回
0
-
LV. 27
GP 1k
4 樓 斌仔 angel663399
GP0 BP-
03-新主與瑞典女王
 
說到格奧爾格‧威廉的繼承人腓特烈‧威廉,基爾伯特總是充滿的驕傲。
 
這位不同於他那個軟弱父親的青年,個性意外的跟他一樣,總是在想如何使自己手中現有的牌變得更好,為此他可以不惜任何手段。
 
然而對尤露希安來說,這位充滿著野心與能力的新家主,似乎運氣不是很好,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與瑞/典家雙方籌畫已久的聯姻計畫在他繼位之後不久便告吹了。
 
原因就在於瑞/典家那個新女王,克里斯蒂娜。
 
「侯爵大人、尤露希安小姐,這裡有從瑞/典家那邊寄給你們的信」
 
一日,在腓特烈‧威廉與尤露希安及基爾伯特談公事的時候,突然有個隨從走了進來,還拿著兩封信。
 
「拿來!」
 
接過隨從手中的信,尤露希安將屬於家主的那封交給了他之後,變把自己的那一封給拆開來。
 
那是一封由那位女王寄給她的信件。
 
「布/蘭/登/堡的尤露希安小姐,自我國先王葬禮之後已有10年不見了,自見到美麗如畫的妳之後,我便時時思念著妳,每當想起妳即使擁有如天使一般的美貌的同時卻也有著如同最高貴的騎士一般的氣概,我便欲罷不能……這到底是在寫什麼阿!」
 
讀信讀到一半的尤露希安,突然感到一陣惡寒,然後大吼著把信給撕成兩半了。
 
雖然就一直有聽說那位女王異於常人,但沒想到是有著這種性向的女人,明明那天見面的時候他看起來還滿正常的阿……。
 
「嘿……沒想到瑞/典家那個女孩竟然喜歡女人,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基爾伯特看著正在把信給撕成碎片的尤露希安,露出了譏笑。
 
基爾伯特豈會不知道瑞/典家那個招人非議的女孩,長年夾在老大波/蘭以及瑞/典中間的他,在偉大的古斯塔夫還在的時候就經常聽他提起那位讓他感到自豪的女兒,說她聰明、學習力強、而且富有自己的想法,雖然是個不足10歲的女孩卻已經足以擔當大任,在他離國參加新舊教的戰爭時候就曾經交代過眾人,一但他無法回國,就讓他那個女兒繼位。
 
沒想到一語成讖,偉大的古斯塔夫國王就這樣一去不回,而不滿10歲的王女便繼任為”國王”[註1],同時由議會攝政。
 
而十年前古斯塔夫的葬禮上幾爾伯特也見過那個女孩,他當時彷彿見到了
 
「話說,家主你為什麼不拆信?」
 
這時終於冷靜下來的尤露希安,看到腓特烈‧威廉就這樣把信放在桌上,然後繼續處理手邊的事情,於是問道。
 
「不用拆也知道是什麼」
 
腓特烈‧威廉一邊寫著書信一邊呼叫隨從過來,然後將信紙交了他。
 
「去用我的私人印把信封起來,然後送到我在荷/蘭的外叔公那,然後順便跟他說我近期會過去拜訪」
 
「你又要去荷蘭了?」
 
基爾伯特聽到腓特烈‧威廉的話之後隨即問道。
 
因為這個年輕人就是從荷/蘭家趕回來接老爸位子的,結果這時間還不到兩年又要過去那邊。
 
「沒辦法,瑞/典這條線斷了,荷/蘭是我留學的地方,我那優秀的摯友毛里茨是當地奧蘭治派[註2]的貴族,我的外叔公又是荷/蘭執政,所以我必須搭上這條線,倚靠荷/蘭家的財力支援來幫助我們壯大」
 
「瑞/典這條線……難不成這封信是女王的拒絕信?」
 
尤露希安聽了家主的回答之後,於是看一眼桌上未開封的信封之後問道。
 
如果是那個女王,的確有可能做這種事,聽說她一直很厭惡婚姻,至於為什麼厭惡,雖然說法不一,但都跟她那男孩子一般的性格有關。
 
於是尤露希安沒經家主同意就逕自拆開那封信件,果然內容就是拒絕家主的求婚。
 
「其實不用拆我也知道是我那個表妹拒婚的信件,真是的,差點就能成為強大瑞/典家的主人……」
 
雖然這句話在尤露希安跟基爾伯特的耳中有一點刺耳,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對霍亨索倫家族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只是現在已經因為克里斯蒂娜的個人的不婚主義而失去這個機會了。
 
「既然沒辦法得到瑞/典家,那我只好將你們倆的家給變強了」
 
說著腓特烈‧威廉站了起來,然後走向牆邊,那裡掛著一張巨大的地圖,是布/蘭/登/堡-普/魯/士及其周遭的地圖。
 
「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壓制國內的反抗勢力,因為新舊教戰爭的緣故,國家已經亂了很久了,除了外在的戰爭因素,就是這些國內反抗的貴族以及那些死要錢的雇傭兵在搞亂,因此有必要清理他們」
 
腓特烈說著轉過身來面對兩人。
 
「所以我要以父親留給我的那一支微不足道的小型常備軍為基礎,全力發展署於我的軍隊」
 
「哦!」「唉……」
 
這句話一出來,基爾伯特眼睛馬上為之一亮,但尤露希安卻皺起了眉頭。
 
「搞啥阿?你們,兩個人兩種反應」
 
「對阿,妳是對建軍計劃有什麼不滿?」
 
接著腓特烈‧威廉跟基爾伯特兩人同時看向眉頭深鎖的尤露希安。
 
「我說你們,知道我們現在財政有多困難嗎?」
 
尤露希安看著眼前兩個彷彿還在玩士兵玩具一般亮著眼睛的男人,無奈的說道。
 
「固然常備軍是比雇傭兵更有紀律,而且也比較有戰鬥力,但需要的花費也更多,雇傭軍打完仗就可以解散掉,常備軍可是要持續花錢維持著,你們知道這對我們來說是多大的一個負擔嗎?」
 
但沒想到尤露希安的這段勸說反而遭受腓特烈‧威廉與基爾伯特的白眼。
 
「茱莉亞阿……就是因為太依靠雇傭軍,所以我們在之前的戰爭中才只能夠隨波逐流的任人宰割阿,不然父親為什麼死也要維持一隻小型常備軍」
 
「是阿,古斯塔夫在戰爭中大殺三方的事實已經證明那些眼中只有錢的雇傭兵跟對國家有忠誠度的常規士兵根本不能比阿」
 
「但他最後也是死在雇傭兵的手上阿……」
 
「呃……」「這……」
 
兩人對著尤露希安大談常備軍的好處,結果被她一句話就給反駁了回去。
 
不過看著那兩個大男人被自己反駁之後就露出像是玩具被搶走一般失落的樣子,尤露希安也不得不改口安慰他們。
 
「……我也不是說常備軍不好,只是目前家中的財力還不可行,至少……哈哈哈!喂!你們的表情也變太快了吧?!」
 
看到兩人又因為自己的話而燃起希望,尤露希安尤不得的苦笑了起來。
 
「茱莉亞,錢的問題妳不用擔心,我這不就在找財源了嗎?」
 
腓特烈‧威廉對著尤露希安說出自己的打算。
 
「我剛剛那封信就是向我的外叔公提親的信件,他有一個女兒路易絲還沒出嫁,我打算與她結婚,得到荷/蘭的金援,同時我也可以藉此到荷/蘭跟我的摯友談論我的強國計畫,他的才能一定能幫助我的」
 
「我家雖然手頭也有點緊,但是沒什麼被戰爭波及到,恢復的速度也比較快,所以可以先行實施」
 
而基爾伯特也跟著說道,但卻被腓特烈‧威廉打槍了。
 
「不,等我跟奧蘭治家族的聯姻成功之後再說」
 
「好吧,一切聽你的」
 
雖然不太滿意,但是被腓特烈‧威廉的雄心壯志給打動的基爾伯特,難得的乖乖聽從這位新上司的命令。
 
「那麼,就讓咱們一步一步來,我絕對要使你們變成周遭各國都無法輕視的強權!」
 
接著腓特烈‧威廉緊握拳頭,對著兩人發下豪語,這使得剛經歷過戰爭摧殘的兩人,心中某一塊熱情也跟著被觸動了。
 
在很久很久以後,兩人談及霍亨索倫家族的時候時常會不約而同的說出同一句話。
 
「這個家族在我們家的歷史要到了那個胖子約翰‧西吉斯蒙格開始才有趣了起來,然而到腓特烈‧威廉即位,才出現了第一個使人感到有趣的家主」
 
而腓特烈‧威廉與他們兩人的故事,現在才正要開始。
 
 
 
 
 
[註1]克利斯蒂娜繼承古斯塔夫的王位時,使用的稱號是國王,而非女王,這跟瑞/典家王位的繼承制度有關。
 
[註2]為尼德蘭共和國(荷/蘭家)的一個貴族派系,該家族自荷蘭革命之後便一直擔任執政的職位,成為實際上荷/蘭家的統治家族。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655 筆精華,10/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