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k

【翻譯】if~scene05(觀鈴生日快樂)

樓主 道魔幽影 angelguga
GP3 BP-


前言:

如題,今天2015年7月23日,神尾觀鈴的生日。

在下當初之所以踏入Key的世界,除了倉貓大姊,另一個很大的誘因是協助了Nachi大的『AIR外掛字幕』,隨後開始自學翻譯……自此一步步走到今天。

今年1月底,在下入了艦娘坑,讓久彌老師的『if』因而斷更5個月之久,但其實在這期間,在下仍有在抽空翻譯。

此刻,再次回首巴哈上的各Key系哈啦板……就《Angel Beats!》和《Charlotte》有板主。

看著人蹤杳然的各版,不禁心想……當年的各位,如今身在何方?

哎,畢竟《AIR》也是2000年的老作品了……但即使如此,當時的感動、奪眶的淚水,在下始終不曾忘懷。

在下沒辦法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也少有時間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儘管如此,在下仍努力用自己能夠支配的時間,翻譯了這些文章。翻譯工作雖然辛苦,可是卻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在下很喜歡這種感覺。

那時在下會讓艦娘們跑遠征,並設定遠征完成時間的提示鈴,而自己在一邊翻譯,並注意時間收發遠征,艦收板上那些的文章,就是這麼翻出來的。(當然還有更省事的手段,只是在下絕不用那種玩意)

畢竟對在下來說,翻譯仍是不下於艦娘的樂趣啊。只是前陣子把精力用在那些日本老兵的戰場紀實(池田爺爺那篇很棒,推薦各位看看),現在回頭填以前留下來的坑啦~

總之,還是請各位一同見證,在下究竟能夠走到哪裡吧。



※      ※      ※      ※

scene05:"side story" in another story(別傳之外傳)
cast:Jun Kitagawa

「在那裡。喂,水瀨!」

在體育類社團的教室前面,恰好發現了要找的目標,於是我一邊揮手一邊打招呼。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聲音了吧,水瀨也同樣揮手示意。

「今天已經開始社團活動啦。」

我向小跑步過來的水瀨,招呼了一聲。

「嗯。現在不管哪個社團,都在展開新生勸誘大作戰。」

說話的時候,不知道哪個社團的人,抱著似是海報的玩意跑過走廊。

「田徑隊也要努力才行。加油(Fight)……喲。」

似乎鼓起幹勁了。

「可是,相澤從第一天就把妳棄之不顧嗎?太可憐啦……」

「祐一說要直接回去。」

「……還是老樣子,令人費解的關係啊。」

「我們是表兄妹。現在如此,以前也是如此。」

「妳們沒有在交往嗎?」

我的本意是隨口開個小玩笑。
然而那回答卻令我感到意外。

「祐一有喜歡的人了。」

「是、是嗎?」

「嗯。」

感覺似乎問了什麼不該問的事情吧,我當下有些慌張,然而水瀨似乎並不在意。

「話說回來,你找我有什麼事?」

「……啊,對了,有點事想問妳。」

「什麼事?」

「妳知道美坂在哪裡嗎?」

「香里?她不是在北川你的班級嗎?」

「是沒錯……可是她沒來。」

「請假?」

「不,似乎是曠課(無故缺席)。」

聞言,水瀨的表情凝重了起來。

「香里,從沒有曠課過……」

「對吧?她從不會無故不來上學的。」

「嗯……」

「因此我試著撥了她的手機,不過好像沒開機。」

「……」

「就算想要了解一下狀況,可是我也不知道,那傢伙的家在哪裡。」

「……說起來,我也沒去過香里她家。明明香里來我家好多次……」

「哎,我覺得要是那傢伙的話,應該到了明天就會若無其事地出現在座位上啦……」

沒錯,對於我的擔心,她肯定不會放在心上。

「我只是有些介意,想說水瀨妳或許知道些什麼。」

「……香里……最近講電話都很沒精神……我也很擔心她。」

水瀨的臉色越發沉重。

「……她一定……還沒恢復過來吧……」

「水瀨,妳從美坂那裡知道了什麼吧?」

「……嗯……雖然那件事還是別講出去比較好……」

話聲,停頓了一下。

「……可是,北川看起來真的很擔心的樣子。」

「……」

「香里……她的妹妹最近病逝……」

「妹妹……」

我連美坂有個妹妹都不知道。
也沒有聽那傢伙談到關於家人的事情。
現在想起來,感覺簡直就像是……她刻意避開了那些話題。

「……她的妹妹叫做栞……我沒見過栞,不過祐一和栞的關係似乎很好……」

栞。
我知道那個名字。
而且,那並不是多久以前的記憶……
那麼,也許……

「……水瀨,妳真的不知道美坂她家在哪裡嗎?」

「嗯……聽她講過,在哪個地方附近……」

「這樣也好!告訴我吧!」

「嗯,大概是……」

那個地方是與鎮上有段距離的住宅圈。
在那附近逐一搜索的話,或許就能找到……

「我現在要去美坂家一趟。」

我無論如何也要見美坂一面。
並且要盡快。

「嗯,好的。我這邊還脫不了身……啊,那個地方你知道吧?」

「總之先去那一帶看看。畢竟也還是同一個鎮上,搞不好途中就碰上她了。」

「嗯……」

「那麼,我先掰啦。」

我向水瀨道了聲謝,隨即轉過身去。

「等一下,北川。」

聞言,暫且停下腳步。

「……」

「比起我來,或許北川更有辦法鼓勵香里吧。」

「……」

「所以……加油(Fight)喲。」

「謝謝妳。」

再次向水瀨道謝後,我便往出入口而去。

※      ※      ※      ※

不知何時,夕陽已然西下。
原本就沒有確切目標的我,到頭來只是跑來跑去,卻沒有任何收穫。跟體力比起來,還是精神方面的消耗更大。
天色正在由紅轉黑。
再過不久,太陽就會完全下山。時間不多了。
當然,我根本沒有閒工夫,欣賞此刻比平日更加鮮明的晚霞。

「要去比較靠近商店街那裡看看嗎……」

雖說那附近幾乎沒有住宅,可是或許……

「借過!借過啊!」

宛若要徹底抹去那股思緒般,我聽見了女孩呼喊的聲音。
回頭一望,抱著許多紙袋,身穿連帽大衣的女孩,當下正全速向這邊突進。

「……哇!」

然後,在相撞之前,豪爽地跌倒了。

「嗚、嗚咕~」

相較於那豪爽地跌倒動作,她似乎沒受到什麼傷。

「沒事吧?」

「呼喔呼喔~」

似乎很痛的樣子,只見她用手套捂著鼻子,不過好像沒有大礙。

「那麼,我先掰啦。以後跑步要當心啦。」

我啊,打算像什麼都沒見到一樣地走開。

「等一下!」

套著手套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逃不掉了。

「嗚咕,幫忙撿啦。」

只見四個紙袋散落在地上。

「快點!快點!」

猶如受到那句話的催促般,女孩的背包上頭的翅膀,像是很慌張似地搖動著。

「別看這樣,我有急事啊……」

「人家也是!」

結果,我和女孩子分別撿起兩個紙袋。
接著在撿好的同時,女孩子拉住我的手。

「別愣在這裡了!快逃!」

「……咦?」

在我感到疑惑之前,女孩就抓著我的手跑了起來。

「給我個說明!」

「等會兒!」

對話隨風而去,我們全速衝過夕陽下的街道。
然而被染上了晚霞色彩的小鎮,非常地漂亮。不知為何,我並不討厭這樣。

※      ※      ※      ※

「那……不就是吃霸王餐嗎……」

「嗚咕。錢不夠啊~」

邊說邊掏出錢包。
裡面空空如也。

「這不是『不夠』的問題吧。」

「本來還是有一些的。只是都已經放在賣鯛魚燒的那裡了。」

「多少?」

「……二十圓(日圓)。」

「那連一隻都買不起吧……」

「嗚咕……」

偶然遇見的白吃白喝少女,名叫月宮亞由。
結果,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以單方面地被捲進去的方式,來到了郊區。
夕色的天空,又更紅了;散歩道的樹木,早一步變成了那色彩。
這個地方,我認得。
……偶然遇見某個少女的地方。

「托妳的福,我這下麻煩了。」

「嗚咕,要吃鯛魚燒嗎?」

「吃啊。」

我像搶劫般一把抓住鯛魚燒,再一口氣塞進嘴裡。
有點冷些掉的鯛魚燒,還是很好吃。

「話說回來,妳怎麼買這麼多。這袋數可不尋常啊……」

一袋裡面就好多隻了,而這裡有四袋耶。

「……」

亞由面有難色似地,低下了頭……

「……因為,或許再來就沒辦法吃了。」

……如此低語。

「也對,再來就不是鯛魚燒的季節啦。」

就算是這樣樣……我嘆了口氣,向前望去。
在散步道的樹影掩映間,看見一道人影。

「美坂……」

沒錯。
無庸置疑地,那是美坂香里的身影。

「亞由,我還有事,先走一步……啊咧?」

亞由待的地方。
此刻,那裡已經沒有任何人在了。

「……呃?」

我很確定,到剛才為止,那裡都還被一大堆鯛魚燒佔據著。

「……又逃掉了嗎?」

如今,那個地方僅僅只是被晚霞染上茜色的水泥地面。

「仔細想想,這也是多虧亞由保佑啦……」

拜亞由所賜,我才能遇見香里,所以也該表達一點謝意才對。

「謝啦,亞由。」

語畢,我向美坂追去。
我有話想對她說。
我有話必須對她說。
那一定就是,那時我感到不解的回答。

那天,我在那個地方遇見了……名叫栞的少女。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