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k

【翻譯】if~scene02-04(栞生日快樂)

樓主 道魔幽影 angelguga
GP1 BP-
前言:

如題,今天2015年2月1日,美坂栞的生日,同時『if』的劇情也進行到了『栞』的登場。

沒錯,是『栞』。喜歡玩曖昧的久彌老師並沒有明說,而是拐彎抹角地,給了一堆不言而喻的暗示。雖然還沒到最後,可是在下已感受到了其中的悲傷,翻完後的校對途中,幾乎忍不住眼淚。



借用偶然在網上看到的一張照片……

栞,生日快樂。

※      ※      ※      ※

scene02:regret(遺憾)
cast:Yu-ichi Aizawa

那裡是條昏暗的走廊。
我站立在那個世界的中心。
夜。
並且,黑暗。
好安靜,連自己的耳鳴都聽得見的那種安靜。
陌生的地方。應當陌生的地方。
但不可思議地,對於自己置身於此,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月亮移動了。
可以從窗戶看見的月亮,緩慢地移動著,橫渡漆黑的天際。並且,宛如呼應著月之行動般,從窗戶照進來的,四角形的青白色光斑,沿著走廊前進著。
從陌生的窗戶照進來的月光,隱約地映照著如此陌生的場所。
像是受那光芒的引誘般,我動起了腳步。
那條走廊前方,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完全無法得知其中情況。
可是,腳停不下來。
漫漫、長長的走廊,無窮、無盡……
我沒有感覺到雙腳。
也沒有感覺到寒冷。
也沒有感覺到害怕。
而只有感覺到頭痛。
頭在痛。
某種東西在腦袋裡動盪起伏。
頭在痛。
抽動著隱隱作痛。
頭在痛。
我漸漸無法負荷,忍不住要用手按住額頭,就此停步。
可是,手沒有動。
應當舉起的手、應當停下的腳,不受我的意志掌控,緩緩地飄蕩在黑暗中。
步調毫無變化。
月光也像遵從那步調般,用一定的速度流動著。
感覺彷彿自己的身體並不屬於自己一樣。
只是一直在走廊前進。
動作緩慢得簡直像在水中走動,讓遭頭痛所苦的我更加焦躁。
這裡是哪裡?
為何在這裡?
將要去哪裡?
所有疑問都沒有深入我的心裡。
沒完沒了地延伸下去的走廊,無疑是個印象全無的場所。
然而我卻沒有對此感到疑問。
只想著:頭痛能不能快點好起來……
心裡只有那個念頭。
忽然發現,被喚了聲自己的名字。
感覺是個耳熟的聲音。
不過,馬上就無所謂了。
可以見到目的地了。
也不知道為何會那麼想,可是我已不想追究那些。
我確信自己的腳在動。
目的地,就在前方。
門。
好像只有這孤零零地一扇門,被留在漫長的走廊上。
在走廊上匍伏而行的月光,映出了那扇門。有個小牌子,掛在門上。

『栞的房間』

美術字風格的文字,與這個意味不明的空間,有著異樣的違和感,令那小牌子顯出不可思議的存在感。
我對這牌子有印象。
似乎名雪也用了相同的玩意……
那麼說來,剛才的聲音或許是名雪……
不過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將手按上那扇門的門把。
毫不猶豫。
就如這是早在一開始,就已被決定好的行動。
感覺我似乎轉動了門把。
並沒有觸碰的感覺。
可是門打開了。
飄蕩在走廊與房間裡的莫名之物,緩慢而確實地混在一塊,又互相融合。
頭痛得更厲害了。
已達成使命的走廊消失在黑暗中,方形的房間取而代之地,出現在我面前。
那是個整潔而陌生的房間。
到處都有一些在名雪的房間、自己的房間裡面也有的小東西和家具,或許這是用我的記憶為基礎,形成的虛構房間吧……我居然能理解這些。
有什麼在動。
感覺到冷。
發覺自己有所感覺。
頭痛更加厲害了。
聽見了風聲。
眼睛還沒習慣黑暗……也許是自認為還沒習慣吧,因此看不清房裡的情況。
踏出一步,進入房間。
地毯的觸感。
好像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光著腳。
玻璃桌面的茶几。
塞得滿滿的書架。
空無一物的書桌。
靠背向後的椅子。
和我差不多高的檯燈。
小電視機。
桌上型日曆擺在上頭。
鬧鐘。
停擺的時鐘。
看不出是什麼動物造型的布娃娃。
兩個布娃娃,宛如互相依偎般放在一塊。
衣櫃敞開。
裡面有件嶄新的制服。
綠色的緞帶在風中搖曳著。
窗戶敞開。
隨風擺動的窗簾,發出吧嗒吧嗒的噪音。
那窗下,有張床。
床單上,有灘水。
那些水,啪嗒啪嗒地落到地板上。
有人睡在那灘水上頭。
像貓一樣團成一團,裹著化作黑色的披肩,沉靜地安眠。
看不見表情。
我喚了聲少女的名字。
少女還在睡。

靠近床。
光腳沾上了灑落的液體。
濡濕的觸感,不怎麼舒服。
往下望去,只見那灘水已擴散到了腳下。
那水很冷。
如今依然啪嗒啪嗒地滴落。
窗簾,特別劇烈地抖動了一下。
被封閉的月光,瞬間撫摸在床上。
被少女的手給握住的東西,閃過深灰色的光芒。
我發現了,那是美工刀。
那片刀刃,染上了紅色。
還發現了,床單也是一樣的顏色。
紅色液體,以床為中心流動開來。
液體,是從少女的手腕流出來的。
手腕上,有個大大的傷痕。
已經發紫的傷口,不自然地綻開。
少女還在睡。
圓睜著雙眼,在睡。
飛散的液體,在臉頰塗上了紅與黑。
這絕非安穩的睡臉。
少女……沒有呼吸。
飛雪飄落。
房裡,雪花輪舞。
彷彿事到如今才察覺般,強烈的鐵腥味刺入鼻中。
原本處在麻痺狀態的恐怖感,奔湧而上。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叫出聲。
吶喊著,直到喉嚨嘶啞。
拼命地,拒絕那幕景象。
…………
…………
夢,在此中斷。

※      ※      ※      ※

「哇!」

自己的吶喊,讓我猶如從床上跳起來般猛然起身。

「……哇。」

另一個聲音,與那聲音重疊在一起。
有些不合拍的耳熟聲音。
出聲者那瞬間愣愣地望著我,不過表情馬上緩和下來,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別嚇人啦,祐一。」

在習以為常的房間裡,同樣習以為常的臉龐靠了過來。

「……名雪?」

表妹那張臉馬上近在眼前。

「Keropi也在。吶~」

她志得意滿地,將青蛙造型的布娃娃按在我臉上。

「喂!住手!」

「醒啦?」

名雪不以為意地,抱起被我推開的青蛙布娃娃。

「今天真稀罕,似乎是我先起來呢。果真是因為暖和起來的關係嗎?」

聽見那些話,我總算明白,惡夢已宣告結束。
但卻沒能放心地鬆口氣。

「看,我已經換好制服了。祐一也是,如果不快點起來,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可是會被訓的。吶,Keropi~」

「……」

「祐一,被無視可是最讓人無地自容的,所以說點話啦~」

「……」

「祐一?」

名雪這次一臉擔心地關注著我。
水瀨名雪。
在這座小鎮再會,不知從何時開始,就理所當然地和我待在一起的少女,我的表妹。
最初是不熟悉的小鎮、抗拒著一起生活的家、空空如也的房間,如今也成為習以為常的光景。
然後在下學期,那位有著白皙肌膚的少女……
披肩,與雪共舞……

「……早上。」

「嗯?」

從窗簾的縫隙透進來的光落在床上,形成數道橙色線條。
比起夢中的月光,這光始終耀眼如斯,亦溫暖如斯。

「早上啦……」

聽到我的問題,名雪說了聲『看吧』將鬧鐘拿給我看。
七點半。
當然是早上。

「祐一,你還沒睡醒嗎?」

「……」

對於表示疑問的名雪,我保持著在床上坐起身來的姿勢,默默地將視線下移。
頭痛。
按在額上的手掌,讓我明白那裡在冒著冷汗。
夢。
做夢。
最近,每晚都做這樣的夢……

「……」

頭還在痛。
名雪抱著青蛙,一臉擔心地望著難過地喘著氣的我。

「你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祐一……」

至今,我仍一再夢見如此的夢。
每次的夢境,地方與內容並不相同,但有一點肯定是共通的。
那就是,會出現某個少女。
並且,是惡夢無誤。
最糟的場合,也有在一夜之間,一而再再而三地,見到栞痛苦地死去的景象。
有時,是在無窗無門的雪白色醫院的床上。
再者,是單純地在學校的中庭裡打鬧時,突然吐血倒地。
並且,看著那樣的少女,夢中的我什麼也辦不到。
不管是伸出援手,還是呼喊她的名字都辦不到。
夢中的自己,好似中了邪般,除了眼睜睜地看著,什麼也辦不到。
在那之前,我確實能夠自由地活動、天真地相視而笑才對,可是到了最重要的一刻,那裡就只剩下既無力又悲哀的自己。

「……」

那簡直是……

「祐一,你臉色發青喔。」

「妳那邊是綠的。」

「那是Keropi。我的臉色很正常……可是,如果講得出那種話,你就已經不要緊了吧。」

「打從一開始就不要緊。」

很不舒服。
在夢中就感到的頭痛,醒來後仍繼續折磨著我。

「……抱歉,名雪。妳先出門好不好……」

在名雪看不到的地方,我用滲著汗水的手揪緊床單。
床單,宛如剛才的夢一般濡濕。

「祐一,果然還是不太對勁。」

這是關心著我的聲音,於是我向名雪說道。

「我不要緊了。」

但我已沒有餘力,對她笑一個了。

「……嗯,那我先走一步吧。」

儘管如此,她還是理解了我的想法吧。名雪抱著Keropi,向走廊而去。

「可是,我只先到門口。你到了那裡我們再一起出發。今天起我們就三年級了,是重要的開學典禮喔。」

「我知道。」

感覺到名雪的強調語氣,我輕輕地點頭示意。

「我會盡快準備的。」

「嗯,我等你。早餐呢?」

「不需要。」

「那我也不需要。」

「不吃會沒精神的。」

「那祐一也是。答應我,要好好吃喔,祐一。」

留下那句話後,門就『啪』地關上了。
再度恢復到晨間的寂靜。

「已經新學期了嗎……」

我仰望著天花板,獨自低語。
被留在房間裡面以後,剛才夢中的景象又浮上心頭……

「……可是我現在吃不下早餐啊。」

我用雙手捂著嘴,嗚咽不止。

===================================
scene03:recollection Ⅱ(追憶 其之二)
cast:Yu-ichi Aizawa

我得知美坂栞的死訊,是在剛放春假的時候。
栞的姊姊,二年級時的同學美坂香里聯絡了名雪,隨後我才從名雪那裡聽到。
名雪並不認識栞,我明白那是香里藉此轉達給我的口信。
似乎在聯絡名雪的時候,栞的葬禮已經結束了。
即使還沒結束,香里也不想讓我參加。那點從她沒直接打電話給我,就很清楚了。
並且,或許我也無法下定決心去參加。
那天,自己的軟弱,拒絕了栞的請求……
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病名……嗎?』

栞,身患重病。

『嗯……不記得了』

被告知無法活到下一次的生日。

『因為……就算是知道病名……也一定是什麼辦法都沒有的』

那是積雪仍深的一月。

『我喜歡祐一』

在兩人發現的,午夜的公園裡……

『我想,我應該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喜歡祐一』

我,聽到栞悲痛的坦白。

『本來我不可以喜歡上任何人。不可以讓任何人進入我的內心』

那是悲哀的笑容。

『因為我知道……這只會讓彼此難過而已……』

栞,直到最後都沒有讓我見到眼淚。

『不過還是來不及了』

永遠,保持笑容。

『不管會帶來什麼麻煩,我還是很喜歡祐一』

微微露出像要放棄一切的神態。

『……其實就算說這種話……也沒有任何意義……』

可是,隨即消失在笑容之中。

『明明知道……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傷心而已……』

簡直像是用笑容掩蓋所有的悲傷。

『因為……我是傻瓜……』

栞……

『……傻到被姊姊討厭……的傻瓜……』

再次……

『對不起,祐一……』

一如往常地微笑著……

『我喜歡祐一』

微笑著。

然後,栞要我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那是只有一個禮拜的幻影。
可是對栞來說,卻珍貴無比……

『……即使是如此,也真的能夠接納我嗎?』

可是……

『真的可以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微笑著對我說話嗎?』

我沒有辦法點頭。

『我想……也是呢』

然後,栞保持著笑容離開了我。
那時的笑容、自己的軟弱,如今我依然為此而苦。

『今天能見到你真的很高興』

栞一定比我更加痛苦吧……
然而我對她的印象,是有精神的、天真的、非常喜歡冰淇淋的……
一點也不讓我見到她脆弱一面的,堅強少女。

「希望將來,還有一天能夠見到妳。」

『說得也是。要是還能見面就好了』

「再見。」

『嗯,再見』

那是,我與栞最後的對話……



譯註:參照遊戲原作,栞路線1月24日

===================================
scene04:a girl(一名少女)
cast:Yu-ichi Aizawa

「一路順風,祐一、名雪。」

如同延續至今的日常般,在秋子阿姨的目送下,我們從門口出發了。

「還能一起上學呢。」

結果,名雪似乎也沒吃早餐,一直在門口等我。
成為最高年級生的,最初上學日。
雖說日曆上的冬天應當已過,但這小鎮的雪之餘韻,彷彿會繚繞至永遠,這種感覺令我為之戰慄。
風,還很冷。
雖然大部分的雪都已溶化,但是道路的角落、電線桿基部、護欄下面或日照不足的巷弄,以及看起來人跡不至的遠方森林中的樹木上,宛如對將去的冬天戀戀不捨般,殘留著白雪的蹤影。
以市中心為重點,全國放送的電視節目,播放著以賞櫻和遊玩為題材的春季特集,可是對於生活在這鎮上的我們來說,還只有在日曆上是春天。
然而,可以感受到那種城鄉差距,或許就是我還沒習慣這座小鎮的證明。

「祐一,真的不要緊了嗎?」

在久違的上學路上,首先開口的是名雪。
一邊晃動著為了裝新課本準備的,比平時還大的包包,一邊向我望來。

「啊,已經不要緊。」

我想,這是比剛才更自然的表情。
事實上,在徒具其名的春風吹拂下,那股沁冷讓頭痛舒緩了不少。
並且,夢這種東西,不管在夢中的景象再怎麼明晰,醒來以後也會隨著時光流逝而快速淡化,哪怕是再深刻的惡夢……
可是……

「真的是真的?」

「當然啦。」

有一半是在說謊。

「祐一,你做惡夢了吧,剛才忽然大聲呻吟,嚇到我了。」

「妳看到了?」

「我一直喊著祐一,但怎麼也叫不醒你……」

名雪帶著歉意地垂下頭來。
或許,也讓她看到了我輾轉反側的模樣。
說起來,夢裡似乎也感覺到名雪在叫我……

「該不會,你是打算要嚇我?」

「……其實,我就是想嚇嚇妳。」

「騙人。」

馬上被否定了。

「是真的。嚇人效果出乎意料地大,我也很得意呢。」

「祐一真奇怪。」

雖是帶著玩笑意味的言詞,然而她的表情是認真的。
就名雪而言,那就是她對此的注解。

「我從很早以前就有這種感覺。」

「……」

名雪認真的表情,忽然緩和下來。

「嗯、嗯,說的也是。祐一又不是現在才開始奇怪的。」

語畢即去般,話一說完她連忙轉身快步走開。

「……」

她應該沒有當真信了我的胡說八道吧……

「祐一。」

名雪忽然回頭一望。

「總有一天,你會坦白吧?現在不行也沒關係,在那之前我不會再多問……」

我從以前就很清楚,自己瞞不過名雪。
但因為跟別人好好談話,仍是極為接近的過去……

「不知道要等多久喔。」

我喜歡栞。

「嗯,我很有耐心的。」

所以無法走出傷痛。
此刻的我,也不清楚要到何時才能夠走出傷痛。

「祐一無精打采,水瀨家的氣氛也沉重了起來,因為媽媽也在擔心你。」

那話講完後,名雪恢復平時的笑容,繼續走在上學路上。
我一邊在心裡暗自道歉,一邊追趕她的背影。

「喔。真難得,這不就是相澤和水瀨嗎?」

聽見招呼的聲音,我們兩人回頭望去,看到了一張熟面孔。

「啊,北川。早安~」

「早安。」

我與名雪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好久不見了~北川。」

「早安,水瀨,順便加上相澤。」

同班的北川潤,揮著右手並追上我們。
二年級的時候,或許是因為上學時間錯開,連一次也沒有在上學途中碰見他,所以確實很難得。
不過,和我們同一時間上學的學生可是少之又少……

「你們兩個怎麼啦?感覺表情不太自然……啊,該不會吵架了?」

「才沒有吵架~」

名雪來回搖著手。

「吶,祐一也要反駁啦。」

「沒吵架啦。」

「這樣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啦,祐一。」

大概是對此感到不滿吧,名雪嘟起嘴巴拍著我的手臂。

「什麼嘛,原來真的沒吵架啊。」

北川一臉失去興趣的樣子,又開始踏出腳步。

「咦?」

「你們兩個還是老樣子呢。」

回過頭來的表情裡帶著竊笑。

「……?」

名雪似乎還不明白他的意思,頭上浮出了『?』。

「水瀨和相澤的關係還是那麼好啊……」

「哇,沒那回事。」

總算發覺自己被捉弄的名雪,連忙抗議。

「吶,祐一也要反駁啦。」

「我沒空喔,北川。」

「那話文不對題吧……」

北川頓時傻眼。
名雪繼續冒出大量『?』。

※      ※      ※      ※

「到啦~」

不知道在開心什麼的名雪,率先通過校門,然後我和北川也步入了久違的學校裡頭。
數週不見的校舍。
冬天那麼多的積雪,不知何時已幾乎不見蹤影。
對於初次在這所學校裡,迎接冬天以外季節的我來說,這光景帶來異樣的不協調感。

「這是體育社團的大家,一起努力鏟雪的成果喔。當然,我也有努力呢。」

名雪一邊心滿意足地仰望校舍,一邊向我說明。

「可是我很喜歡雪耶。」

「祐一,你就老實誇獎我啦~」

我也不理會表示不滿的名雪,匆匆往出入口走去。

「不理我~不理我~」

「相澤,你也迎合一下吧。畢竟你們兩個住一起?」

雖然被名雪和北川一個接一個地責備,但我想的卻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那就是,美坂香里。
開始上學以後,就會再和香里碰面了吧……
那時,我該怎麼面對她……

(香里大概不會原諒,傷害她妹妹的我……)

逐漸忘卻的惡夢,又死灰復燃了。

「……哇。你看,那件制服,一年級的新生耶。」

名雪的聲音。
轉頭一看,她指著走在路上的學生。

「哇,很清純呢。」

「喔。不是挺可愛的嗎?相澤也看看吧。」

不知何時,北川也跟著起哄。

「吶,名雪。那不是三年級的制服嗎?」

兩人在講的女學生,別著藍色緞帶。

「……祐一,三年級是我們喲?」

名雪,指了指自己的制服緞帶。
紅色緞帶。

「沒錯,緞帶的顏色也一起升級了……」

換言之,去年的三年級用的顏色,是今年的一年級。
不過,這幾乎不關男學生的事。

「那,我們三年級現在該去哪裡?」

「新的分班表應當有在哪裡貼出來,首先要去看那個。」

「去年是在體育館旁邊,今年也在那附近吧。」

對於我的疑問,在關於這所學校的事情方面,算我前輩的名雪和北川依序說明了。

「那,暫且先去體育館吧。」

「大家還可以同班就好了。」

聽見名雪所言,北川點點頭。

「當然,也包括香里。」

又一次,這回是更有力的點頭。

「祐一呢?」

「咦?」

「你沒在聽?」

一臉難過地皺著眉頭。

「不,當然有在聽。」

「這樣的話,你也要加入對話吧。」

「沒錯,那孩子挺可愛的呢,北川。」

「妳看,又是文不對題的對話了!」

「真過分,兩個人不知不覺間聊得這麼開心了……」

感覺自己被置之不理的名雪,鬧起彆扭來。

「……可是,祐一在笑呢,真是太好了。」

聽見名雪追加的那句話,我才發覺自己在笑。
即便只是表面,展露笑容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因為那代表自己的堅強。

(……栞)

可是,究竟要到何時,我才能像那時一樣由衷而笑?
就像那名肌膚宛如雪一般白皙的少女……

※      ※      ※      ※

出乎北川預料的,體育館那兒沒有分班表。

「你騙我。」

「去年是這裡沒錯啊!」

「你們兩個,這種時候就別吵了。」

「不是這裡的話,就是出入口嗎……」

北川邊撓頭,邊向右轉。

「啊。只不過,也許只是還沒貼出來罷了。」

「也對,畢竟時間還早。」

名雪點頭同意北川的意見。

「那我去出入口看一眼。」

大家都在這裡等也不是辦法。

「啊,拜託你了,相澤。」

「加油喔,祐一。」

在兩人的目送下,我沿著原路回去。
到校的似乎還不多,一路上沒看到多少學生。
橫越連接校舍與體育館的走廊時,有個人影掠過我的視野,然後消失了。

「剛才那個……」

那是與此處格格不入的背影。
身材嬌小、頭髮短短的少女。
連帽大衣、黑色背包。
然後最重要的是,背包上的白色翅膀……

「……該不會。」

月宮亞由。
吃東西不付錢就落跑、非常愛吃鯛魚燒的活潑少女。
說起來,最近都沒在商店街遇見亞由。
也不是在擔心她啦。
可是,她怎麼會在這裡……

「不,那怎麼可能。」

即使不在商店街出現,我也不認為她會來學校。
重點是,剛剛只是瞬間瞄到,也許是認錯人了。
這個時期,或許也有學生在制服外面披著大衣;我當作是翅膀的,可能只是別在衣擺的鑰匙圈之類的。
可是,在我想確認清楚時,那名少女已消失在校舍的陰影處。

「那前面應當是……」

順著人影消失的位置望去,視線前方是……

「……中庭吧。」

說出那句話時,我跑了起來。
以我的腳步,應該很容易追上。

(因為被名雪狠狠鍛鍊過了……)

再次回憶起與名雪一起跑步上學的景象同時,我加快了跑步速度。沒有雪的現在,跑起步來輕鬆了許多。
穿過種在校舍一旁的樹木之間,一邊在積雪猶存之處留下足跡,一邊在我見到人影的校舍轉角彎過去。
被校舍包圍的那個場所。
視野頓時開闊。
我漸漸停下腳步。

「……我也好久沒來這裡了。」

中庭。
那裡與我所知的地方,有些不一樣了。
雪已幾乎完全消失到,僅有草坪上還殘留些許的地步。
枯木逢春,回黃轉綠。猶如等著輪到自己出場般,花蕾正呼吸著。
可是在那個地方,並沒有穿著連帽大衣的少女。

「……說的也是。」

也許是從緊急出口的門進入了校舍,但我沒打算追到那裡去。
再者,進入校舍的話,就應該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才對。

「……我拼成這樣是要幹什麼。」

感覺自己很蠢。
為了讓呼吸回到正軌,我深呼吸。
畢竟剛才沒有熱身,就全速奔跑了。

「回去吧……」

吐出來的氣息,還是白色的。

「那位,很抱歉。」

聽見從背後傳來的聲音,我連忙回頭望去。
躍入視野中的,是個身穿制服的少女。
制服的緞帶,是藍色。
新生。

「有點事……想問……可是……」

話聲漸漸變小。

「……你有急事嗎?」

由於我剛才在跑,就讓她誤以為我有急事吧。少女帶著歉意地含糊其詞。

「有急事的話,我很抱歉……」

「沒……不要緊。如妳所見,我並不忙。」

「是嗎?」

她察言觀色似地抬眸而望。

「是啊。」

「其實,我迷路了……這裡不是出入口對吧?」

「很遺憾,差遠了。」

「果然……」

她面有難色地四下張望。

「基本上,出入口不可能會在這種校舍深處的地方。」

「我也覺得有點奇怪,可是高中的出入口,跟初中那時的配置或許會不一樣……」

那怎麼可能。

「我必須去看分班表……」

「其實,我也一樣。」

「啊,那真是奇遇。」

她『啪』地雙手一合。

「我現在也正好要去出入口,所以就帶妳去吧。」

「得救了。請多指教。」

鞠躬道謝後,她開始跟在我旁邊走了起來。

「因為初中時的熟人幾乎都不在,心裡很不安。」

前往出入口途中,女孩子講起一些自己的事情。
我附和著她,同時想著別的事情。
感覺很像。
並非外表,而是內在的本質,感覺很像栞。

「風變強了。」

宛如怕被風吹走般,她用一隻手按著比栞稍長的頭髮,同時很傷腦筋似地停下腳步。
另一隻手,壓著裙子下擺。

「被校舍和體育館包圍的這裡,常有風這樣吹過。」

「哇哇,快被吹走了……」

那動作,真的一模一樣……

「……真像栞啊。」

無意間,我喃喃脫口而出。

「……咦?」

少女露出複雜的表情。

「你怎麼知道?」

一臉訝異地皺著眉頭。

「妳說什麼?」

「我的名字。」

那一瞬間,我還不明白她的意思。

「……栞?」

「沒錯,我的名字~」

風,停了。

自稱是『栞』的少女,放開壓著裙子的手,一臉不可思議地表示疑惑。

「所以說,你怎麼知道的?」

似乎是單純地感到不可思議。

「……我認識的人裡,恰好有叫做『栞』的……感覺妳和她有點像,於是……」

「是嗎?那真是碰巧。」

……碰巧。

「順便說一下,我的名字寫成漢字的話,類似『禁止停車』的『禁』字,不過也有相當的差別。」

「那也一樣。」

「哇。真巧耶~」

「就是說啊……」

但不知為何,我無法釋然。

「這一定是個很常見的名字。」

眼前的少女表示理解,但我卻無法坦率地點頭認同。
確實很巧。
除此之外,想不出別的解釋。

「你似乎有點不滿……」

她似乎看出了一些跡象,帶著歉意地望著我。

「不,抱歉……只是困惑了一下……」

「那就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看著拍拍胸脯,放下心來的少女,感覺拘泥於那些細微巧合的自己,實在很可笑。

「不過……我啊,好久沒被男生叫名字了呢。」

我與開心地邁出腳步的『栞』並肩而行,往出入口而去。

※      ※      ※      ※

「好慢喔,祐一~」

在一臉訝異的名雪迎接下,我回到體育館旁邊。

「抱歉,送了下迷路的孩子。」

舉起一隻手,向她賠罪。

「迷路的孩子……?」

「別在意。」

「就算祐一這麼說,也還是好過分……」

「所以,相澤,狀況如何?」

把名雪擠開,北川湊了進來。

「是啊,果真貼在出入口。」

「真慘,被趁隙而入了嗎?(剛好在走開後貼出來……)」

北川看似打從心底懊惱的樣子。

「總之,趕緊過去吧。其他學生也要來了,人擠人的話就麻煩啦。」

「祐一,你是不是已經看了分班表?」

「是啊。」

「祐一果然很過分,我想跟你一起看的。」

「因為我要跟妳講啊。」

「免了,我自己去看。」

安撫著鬧起彆扭的名雪同時,我們往出入口過去。

※      ※      ※      ※

不知怎麼搞的,名雪又跟我同班。
這所學校應該沒有因為住所相同,就分在同一班的考量才對。
名雪依舊喜形於色地表示高興,而我還是沒有特別在意這個……就是這種感覺。
北川是其他班級。
那傢伙因為又跟香里同班,高興到振臂高呼、雀躍不已的地步。
結果,我沒能在班上和香里碰面。
那到底算不算是件好事,現在的我並不曉得。
當天自然沒有上課,連午休也沒有,一轉眼就到了放學的時候。

※      ※      ※      ※

「祐一,放學啦。」

在一無所知的同學當中,有個傢伙還是完全沒變。

「妳啊,就不能再客氣一點,還是克制一點嗎……」

「?」

「不,沒事。」

匆匆結束了對話後,我揹起裝滿新課本的包包。
雖然事先將特別重的課本放進桌子裡頭了,可是裝了幾乎全部課本的包包,仍然沉甸甸地壓在肩上。

「祐一,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今天想直接回家。」

「是嗎。」

「名雪呢?」

「我要去社團活動。」

「今天就開始社團活動了?」

「這時候要忙的可多了。製作宣傳海報啦、介紹社團的傳單啦,還有……」

名雪扳著手指數了起來。的確,她這個(田徑隊)隊長恐怕忙得很。

「要一起走到出入口嗎?」

「嗯。」

名雪點點頭後,我們一起離開教室。

「啊,抱歉啦,祐一。」

出了教室,走在不習慣的三年級走廊途中,名雪說她必須去教職員室拿社團教室的鑰匙,而就此別過。
我提議『一起走到教職員室』,但她覺得不太合適而回絕了。
我獨自走在走廊上。
然後,下了樓梯。

「耶~!」

正好在我樓梯快要走完的時候,聽見那樣的聲音。
緊接著,背上感受到了衝擊,我便向前倒下了。
一邊按著膝蓋站起來,一邊向後轉,

「……啊。」

露出愣然表情的,是今天早上的少女……栞,她站在大概樓梯的第三級位置。

「對不起。只是稍微碰一下看看……」

與雙手合掌作道歉狀的舉動相反,聽她所言完全就是故意的。
『耶』的吆喝聲,似乎也不是聽錯。

「我沒有惡意的……只是因為不知道名字,不曉得該怎麼叫住你才好,所以就試著用了比較豪爽的動作。」

她歪著頭,吐了下舌頭。
附帶一提,言下之意很莫名其妙。

「那種場合麻煩輕聲叫住我就好,我不會介意的。」

「說的也是。以後會注意的。」

真是奇怪的對話。

「我,相澤祐一。」

「咦?」

「那是我的名字。」

每回都要被撞的話,身體可吃不消。

「那就,祐一學長。因為是高年級生呢。」

祐一學長……嗎?

「所以說,找我有何貴幹?」

我不認為她會毫無理由地叫住我,於是提出了這個問題。

「其實是想為今早的事向你道謝。托你的福,我才能平安無事地度過高中生活的第一天。謝謝。」

她垂首致謝。
將近及肩的頭髮,隨之流瀉而下。
栞如果把頭髮留長,或許就會像這樣……

「怎麼了?」

眼前的栞,一臉訝異地問道。
那個表情,也帶有似曾相識的面貌。
使用『面貌』這個說法,或許怪了點……

「我明白了。祐一學長在肚子餓。」

「哎?」

「所以無精打采。」

「不,並不是那樣……」

也不知道我是哪句話讓她得出那種解釋,不過栞並不在意。

「那麼飽飽的嗎?」

「也不是……」

「那麼,我請你吃午餐吧。正好我也想去學校餐廳看看。」

與我的意志毫無關係的言詞,不斷進展下去……

「就請你吃些愛吃的東西吧。」

「……我很高興,只不過開學日這天,學校餐廳沒開。」

「咦?是嗎?」

她真的很意外的樣子。

「開了也不會有人來……」

「是嗎……真是深奧。」

「不,也沒到那種地步……」

「真傷腦筋。」

她用如她所言的表情望著我。

「學校餐廳開張以後,妳再請我吧。」

「今天就要。」

此外,頑固之處也似曾相識。

「既然如此……不然,去商店街怎樣?」

「好,就那樣吧。」

她高興地點頭同意。
這樣一來,到底是誰邀請誰啊……
我在心裡暗自嘆道。

※      ※      ※      ※

商店街,久違地擠滿了從學校回去的學生們。
或許是因為別的地方沒這麼大的商店街了,即使沒有那些學生,這裡仍無疑是個很有活力的地方。

「哇~」

然後,栞不知為何,對這幕光景表現出純粹地感動。

「我住在別的鎮上,很少來這裡的商店街。」

對於我的疑問,她是那麼回答的。

「因為我基本上是不清楚這些店家怎樣,所以就拜託祐一學長了。」

預料中的發展。

「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過幾家我知道的店家以後,結果還是在平時的百花屋落腳,這也是預料中的發展。

※      ※      ※      ※

不愧是大受歡迎的百花屋,店裡已是高朋滿座的狀態。
並且正好是在午餐時間,我們在門口處等著座位空出來。

「人氣真旺~」

「說真的,這似乎是很有名的店。」

等了一會兒後,我們被帶到兩人座的位子上。
穿著制服的二人組,可說相當顯眼。或許是我常和名雪來的緣故,因此並不太牴觸。

「這裡是經營什麼的?」

「怎麼看都是喫茶店(咖啡廳)吧……」

「只是慎重起見,隨口問問罷了。」

那麼說完後,隨即一笑。
……如果看起來像是喫茶店以外的什麼,請務必告訴我那個『什麼』。

「祐一學長,作為今早的謝禮,請選一樣喜歡的吃吧。」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呃,只限一樣嗎……」

「因為資金有限嘛~」

少女露出坦率的笑容。
結果,我點了披薩,栞點了巧克力雪糕。
點的東西被送來,
互相吃彼此點的,
以及,平平無奇的對話。
從別人的角度來看大概會很無聊的,一些無所謂的話題。
特別是,她一再向我詢問學校的事情,而我把知道的都告訴她。
學校餐廳的菜單、社團活動的種類……
無論是什麼,栞都感興趣。
宛如要將這一切知識銘記在心……

「祐一學長,這所學校有戲劇社嗎?」

「戲劇社?」

「沒錯,戲劇社。」

我回憶起從名雪那裡聽到的,關於社團活動的信息。

「怎麼說呢……以前的學校是有啦……」

「以前?你說初中嗎?」

她一邊把吃雪糕用的長湯匙啣在嘴裡,一邊露出『?』的神態。

「是啊,其實我是今年才搬過來的,不過我去年為止唸的高中有戲劇社,社團活動似乎相當正式。一年一次,會在體育館演出,還有招待普通觀眾(校外的客人)……」

「聽起來很有意思呢……」

「至於這所學校……呃,想不起來。」

「我……」

她將湯匙放回桌上,慢慢地抬起頭來。
然後,面對面地看著我。

「我如果上了高中,打算加入戲劇社。那是從很早以前,就一直一直在憧憬的。書啦、電視劇啦……我都非常喜歡。所以想要試著演出,自己非常喜歡的故事。」

然後,她難為情地補上一句。

「……聽起來像是在說笑,不過那可是我的夢想呢。」

「不是很棒的夢想嗎?」

「是呢……」

「到底有沒有戲劇社,之後我會找熟人問問。我認識個對社團活動了解過頭的傢伙。」

並且,那傢伙的目的,應當是希望我加入什麼社團活動吧,只不過畢竟已經三年級了,所以也沒在勸我。

「……下次,是嗎?」

「是啊,約好了喔。」

「我好開心。」

如此若無其事的對話也很愉快。那時,我並沒有發現栞的表情變化。
很小,真的只是很小的變化……
我並不明白,那意味著什麼……
接下來幾個小時,我們一直坐在這個地方。
這回換我請她喝飲料。
栞,點了綜合果汁。
還喝了一口我點的黑咖啡,笑著說好苦。
真開心。
要是栞還活著,一定也是如此……

「總覺得,就像是約會一樣。」

從店裡出來時,栞如此呢喃而道。
仰望著霞光耀目的天空,栞欣喜地瞇起了眼睛。

「祐一學長,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都疲勞轟炸過那麼多問題了,我想如今應當一個也沒有了吧。」

我半玩笑地輕聲回話,同時也仰望相同的天空。

『我討厭說這種話的人』

是漂亮的紅色。

「……怎麼了?祐一學長。」

她看起來很訝異地表示疑問。

「沒事……話說,妳想問什麼?」

我推進了那個話題,然後她像在斟酌用詞般,緩緩接了下去。

「今早,祐一學長提到的……另一位栞,是怎樣的人?」

「……」

「請回答我。」

望著她認真的表情,我緩緩開口了。

「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是嗎……」

栞,輕輕地笑了。
可是就我看來,卻像是在忍受著某種悲痛的表情。
然後,她微微笑著,

「我……認識栞。」

並編織出言詞。

「……妳認識?」

「對,我們很熟。」

「……為什麼?」

「其實我們有很多很多次,一起待在醫院裡。人不可貌相喔,我是她的親朋好友呢。」

「……」

「不相信嗎?」

「……」

「沒關係,這確實難以置信。不過這是事實,我比誰都更了解栞。」

她似乎還想說什麼。
卻欲言又止。

「祐一學長,你知道美人魚的故事嗎?」

我發覺她好像如此小小聲地,輕輕嘆道。

「……不,沒什麼。」

向晚的霞光,令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祐一學長,請跟我來。」

留下這句話後,栞的身影在夕陽中朦朧了。

「要去哪裡?」

聞我所言,栞回眸望來。

「充滿回憶的地方。」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