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638

【特傳】午睡 / 重漾(單篇完)

樓主 C亞 hhoo1232002
GP6 BP-
    午睡



  假日的午後十分適合午睡。

  秋季暖洋洋的陽光透著窗簾溫柔的灑在純白的床上,床因而染了一抹金黃,一切看起來就是這麼的舒適。

  床上的那人翻個身微微吐出一口長氣,那睡的是十分之舒適,抱著棉被的姿勢也像是個孩子抱著心愛的布偶似的,說這樣一個畫面不討人喜歡,那還真是缺乏審美。

  而此時就有一個十分懂得欣賞的黑影靜靜站在一旁,他肩上的蜘蛛騷動的一陣亂爬,讓他一手給按了住,那蜘蛛只好無奈的靜了下來,只見那手的主人還直勾勾的看著身邊的床……或是說床上的那人,眼神十分淡然。

  完全沒有察覺到的他又翻了個聲,長長的嘆息又發了出來,還帶了點嫩音,讓一旁靜靜看著的男人也開始覺得眼皮有些酸澀了起來,感覺卻意外的舒適,但是如果躺下去一起睡的話想必會更是一種享受吧。

    那床上的男孩翻了個角度,窗簾縫隙中的陽光就有點烈的照在他臉上,但他只是皺了皺眉。

    一邊的男人看上去就覺心疼,馬上去將那窗簾給拉了緊,確認沒再有縫隙才又轉身,卻不料床上那雙黑眸已經半睜著在看自己,表情那是一個慵懶。

  「柳,什麼時候回來的?」
  揉了揉還犯痠的眼,褚冥漾半撐起身子的問著那身穿黑色背心的男人,身上佈滿的紋印讓他很快便認出是誰,說到底會如此安靜出現的也只有一個人就是了。

  「剛才。」
  重柳的男人前進一步輕輕的抓住了對方揉眼的手,再慢慢的將他按了回床上。

  他其實不是很善於言語,應該說一開始是沒有必要,但卻漸漸成了一種隱疾,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與人用言語交流,有時候他也想著該聊些什麼,卻突然發現自己的過去實在是枯燥無味,開始無從說起。

  這些褚冥漾其實都懂,重柳做什麼他都懂,一開始自己也十分訝異,但一件一件事情讓他體悟到也許自己真的有這種「超能力」。

  一開始只是不知如何聊起,漸漸的他能明白重柳的每一個眼神,之後重柳莫名消失,他也能隱約猜測到他去哪,他不會稱這是心靈相通,但是他認為自己能夠解讀重柳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

  當然到後來重柳也會說些除了正事以外的話題了,也許聊聊隔壁的學長,也許是那些該死的鬼族,又或是如何飼養蜘蛛……不過這些他也鮮少開口聊到,他們的生活已經習慣於在一個安靜的環境。

  其實褚冥漾十分苦手於這樣的氣氛,如果不說些什麼他會覺得十分沉重,但是對於重柳,他的大腦居然開了個特例,跟重柳在一起的時候,即便一整天都無話,還是有許多眼神、小舉動一直在溫暖他的心窩。

  被重柳緩緩按回床上躺著,他也沒什麼反應,又靜靜歇了下去,只是他拉著對方的手沒放,說:「累了吧?一起睡?」

  重柳不算是一個清心寡慾的男人,至少對方是褚冥漾就老是失去冷靜,但是這麼一幕畫面實在太溫和、太純粹,他看了眼皮又重了一分,也沒拒絕,一手壓著床沿輕輕就翻到床的另一頭,但是有些粗暴的將中間礙事的棉被都丟到了一旁,那勁兒大的練手臂上的蜘蛛都一起飛了出去,恰巧就撲到了棉被上頭。

  褚冥漾看那手一揮,那紋身似的引子讓他眼花了花,但那手很快就到了他的臉頰上,溫柔的捧著,然後那手的主人才輕輕在他額上印了一吻,那是重柳表達愛意為數不多的一種方式。

  被吻的飄飄然的褚冥漾傻笑了笑,一下滾進對方懷中,明明是白血種族卻不曉得哪兒透了一陣暖,一下子就枕著對方的臂膀又睡著了。

  重柳撥開他礙事的瀏海,臉頰輕靠在他的黑髮上,更是覺得暖和,不論身心都是暖洋洋的。

  他淡淡笑了,覺得意識也逐漸隨風般遠去。



  也許有一天你會走到時間的盡頭。

  但在那之前,我都陪你。


-----------------------------------------------------------------------------------------------------------------
腦洞很大對不起,其實整篇文也就那幾個動作我居然可以寫成這樣XD
總之我就是想要淡淡的閃(?)

其實想想我也有幾年沒碰過特傳了,雖然小說是看完了但那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後來高中畢業之後就一直把特傳這個坑放置play了,之後也很少在寫文章

但是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初淡出之前最記得的就是重漾這組CP
現在想想我還是好喜歡重柳大大//////
不過由於看過特傳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我這破腦袋也很難去裝這麼久還不忘,所以太過細膩根劇情有關的東西我實在寫不出來
其實也沒有打算回去補,這篇有可能就是我為特傳寫的最後一篇文了吧

昨晚有人默默給我發射了不少GP我才一時興起要寫這篇,謝謝昨晚的大大XD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