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56

【心得】直到都習慣了彼此:夏目貴志與斑

樓主 tami natsuinu
GP17 BP-
    *本篇為動畫壹至陸之觀後感
    緣起
    一切都要從那天說起。被妖怪追趕的例行公事,一如往常地奔向了神社,唯一有什麼不同的,大概就是那條絆倒夏目的白粗麻繩吧。接著遇見了斑、翻出了友人帳、與那只雪白大妖怪許下了約定、住進了同一個家。他們一路嘻笑、吵鬧,目睹妖怪與人類間的對立、友誼、相戀、思念、錯過與離散。
    對於第一集,總是有個困惑。為什麼夏目這麼能輕易就相信這個未曾蒙面的大妖怪?為何斑沒有在夏目承諾「死後將把友人帳交給你」的下一秒鐘,直接將夏目一口吞下肚,並把友人帳占為己有呢?
    夏目希望藉由斑多瞭解玲子的事,並把外婆所束縛的名字還給其對應的主人;而斑念在夏目是故人的孫子、以及他是解除自己封印的恩人,與夏目許下約定,靜候約定之日的到來。起初是這樣的。
直到都習慣了彼此。
    逛廟會時看見烤魷魚,想起了嘴饞的老師;幫牠剝開頂在頭上的橘子;對著做錯事的牠大吼後,反省自己是否太過嚴厲了;笑著拾起貓咪形狀的石頭,嘀咕著待會拿給牠看;四處喊著牠的名字,儘管友人們都說失蹤的牠晚餐時間就會回家了;對著垃圾堆裡的招財貓玩偶大喊老師;為牠做了個有牠圖像的飼料盆;毫不猶豫地沖上前去擋下射向牠的箭;面對的場持刀步步進逼,緊緊抱著昏迷的牠不放。
    知道夏目怕丟臉,所以化身成山豬;露出厭惡的表情,邊抱怨邊幫發燒臥床的他蓋好被子;岔開話題,阻止蘑菇妖說出傷害他的話;在他失去能力時,變回野獸的原形守了他一整夜;刻意隔開得知友人帳秘密的名取與不安的夏目;變身代替他去上課;對著心懷不軌的妖怪聲稱他是自己的獵物以保護他;為了他甚至能夠反抗神明。

    他對牠
    喜歡夏目對於老師無條件的信任、坦白、寵愛以及依賴。
    只有在面對老師時,夏目才能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顯露真性情,而不用像對待一般人類一樣顧慮許多、將自己縮的好小好小。老師獨佔了夏目最有活力的一面;夏目總是不吝于對老師的搭救道謝,儘管收到的永遠只會是一個彆扭的皺眉或嗤之以鼻;總是將老師溫柔地抱在懷裡,儘管口中抱怨著老師好沉呀;而被問及看見妖怪的困擾時,總會有意無意地瞥向老師,而後瞇著眼意味深長地說:也不全然都是壞事呢。

    牠對他
    也喜歡老師對於夏目的嘴硬、理解、包容以及疼愛。
    嘴上鄙視著人類生命的渺小以及短暫,卻又感歎夏目不自量力的執著;像個疼孩子的父母,雖然總是對著夏目碎念著下不為例,但仍一次又一次傾盡全力達成夏目的願望;夏目的每聲歎息、每次啜泣、每個低頭不語,老師都了然于心。我知道,但是我不說穿。睿智地令人感動。
    夏目發生危險時,總是不顧自身安全沖上去保護他;在夏目深夜裡急著找友人帳時,勸他先回家較為安全。挖苦,卻又理解地對跑去幫妖怪忙的夏目拋下一句話:舒服了嗎,你這濫好人XD;心口不一地說「彼此只是孽緣、趕快把友人帳交給我」,但是夏目只是戲謔地笑彎了眼,留下了口是心非被發現,而感到難為情的老師。
   「你的坦率,總讓我噁心。」其實,老師的嘴硬,也總讓夏目感到暖心。
    總是趾高氣昂、欺負弱小的老師,唯有在面對夏目時才會因為擔心惹他生氣,尾巴的毛會被拔掉而有所顧忌。因為喜歡你,所以受制於你。
   「我會慢慢等著稍縱即逝的那一刻來臨。」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老師曾告訴過葵,既然遇見了特別的人,就隨心所欲地活吧。看似是開導對方,又何嘗不是對自己的喊話。

   約定
   「我們不是契約關係,我們做了約定。」
    親近夏目的妖怪很多,小狐狸是、中級也是,但是能夠日日夜夜長伴夏目左右的只有斑。斑,皮卡丘地位般的存在。
    時常會想,曾經被人類封印的老師應該會對人類極度反感才對,怎麼會這麼親近人類呢?
    看著一個個妖怪與人類相互吸引及遠離的故事,我忍不住推測:妖怪彼此間都是很疏離、很寂寞的吧。所以,它們開始對好親近的人類產生好奇;所以,沉迷在人類的溫暖裡難以自拔;所以,不排斥以寵物的姿態在人類的家中安身立命。貓咪老師哪天會不會開始慶幸,自己被封印成人眼可見的招財貓形式呢?
    老師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友人帳只是藉口、一個讓自己冠冕堂皇親近人類的理由。起初或許真的只是為漫長的生命打發時間,但牠漸漸地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這溫度。於是老師開始保護自己所珍視的人類,就從夏目開始、夏目的友人,一路擴及至夏目的家人,那個親昵地將牠喚做貓五郎,視牠為一分子的家。
    的場脅迫夏目提供協助的那一回裡,我從來沒有看過總是那麼老成、那麼處變不驚的老師露出如此厭惡的眼神,我知道他是在壓抑自己一口吃掉眼前這個試圖傷害自己所珍視的人事的衝動。但是老師心裡明白,若是惹上的場一族,對於自己與夏目一家反而會帶來無窮禍害。(這裡該跟老師學學觀勢而後動、明哲保身的智慧*w*)

    相伴
    動畫斷斷續續的製作著,然而唯一不變的,是片頭曲、片尾曲裡老師與夏目的款款對望。片頭曲裡夏目幸福地被給予自己溫暖的眾人及妖怪們圍繞著;片尾曲中,則是夏目形單影隻地走著,沒有塔子阿姨、沒有滋叔叔、沒有多軌及田沼,有的,只是一隻白白胖胖的身軀相伴一旁。不論是大字形地躺在草地上,閉目感受微風徐徐吹來;在雪地上印下自己的足跡;站在河堤邊望向遠方夕陽西下;抑或是深夜仰望繁星閃爍…。
   
    尾聲
    踩影子遊戲的尾聲,夏目失足跌進了一個洞穴。小時候被排擠的回憶湧上心頭,突然覺得,就這樣獨自被困在這裡也不錯,這樣就永遠不會被找到了。
   突然老師從洞口望向自己,背後夕陽閃爍。
   「你要永遠待在這裡嗎?」
   「不,我是出不去。老師你帶我上去吧!」

    當下是抿嘴、沉默,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覺心中有一部分暖暖的。大概是所謂的動容吧。
    作者綠川幸曾經說,她常覺得,如果沒有貓咪老師,夏目可能會站不起來。然而,當我看到貓咪老師在夏目懷裡開心地手舞足蹈時,我亦會覺得,如果沒有認識夏目,老師不可能會露出這麼燦爛的笑容,即便是美酒當前。不管是在眾妖怪好友面前,自然而然地被夏目抱在懷裡,而不會感到絲毫的害臊;抑或是銜著夏目橫越天際、面對夏目突如起來的感性害羞,而彆扭地瞇起雙眼…夏目也給予了老師許多難以言喻的感受。
    老師將夏目帶離了對妖怪的恐懼與排斥、以及被人類排擠的痛苦回憶裡,給了他安全感;夏目將老師帶離了封印的祠堂、以及寂寞的山野,給了牠一個人類的家以及溫暖。
他們為彼此的生活添上色彩,並且,救贖了彼此。
    飼主與寵物?怪物與獵物?老師與學生?朋友?戀人?就當我疑惑著這是個什麼樣的關係時,我看見正在拍攝全家福照的夏目,微笑著抱起爬過自己面前的老師,含蓄地說:再來一張吧。
    就是這個了。
    是家人。獨一無二且無可取代的家人。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