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5

【狼與辛香料】-長篇同人文(3)【狼與不為人知的故事】

樓主 syoung syoung1567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感謝來看第3集的人~~
標題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覺得這樣比較好
話不多說開始吧~

此刻的氣氛讓羅倫斯懷疑空氣是不是都凝結了

記憶中只有前牧羊人諾兒菈的牧羊犬艾尼克、煉金術師狄安娜,與溫菲爾王國修道院的專屬牧羊人哈斯金斯有察覺到赫蘿的真正身份

其中狄安娜的真身是隻巨鳥
哈斯金斯則就是傳說中的黃金之羊
他們都與赫蘿是同樣的存在

依這樣看來
所以眼前這位名叫比爾的男子也是——

「你是怎麼——」
「咱不是人類又怎樣」
羅倫斯話講到一半被赫蘿用強勢的語氣打斷

原本用一隻眼看人的比爾聽下了腳步
轉過身子面向赫蘿與羅倫斯
接著便緩緩舉起了右手

「原來是真的啊!!」
比爾用舉起的右手抓了抓頭髮
臉上露出有點難以置信的笑容
用彷彿剛剛的氣氛一切都不存在的口氣說到

「咦?」
羅倫斯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看著他
赫蘿則是保持著警戒狀態

「你是怎麼.....」
羅倫斯用威小的聲音說到
比爾聽到後羅倫斯話後,臉上又露出了之前首次聽到赫蘿名子的表情
「我是從我妻子聽到赫蘿小姐的名子與故事的。約伊茲的賢狼對吧!因為赫蘿小姐的長相與我妻子的敘述實在太像了,所以我才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

「啊?」
羅倫斯聽了比爾的回答後還是一臉茫然
倒是赫蘿豎立的耳朵慢慢垂了下來

「不過」
比爾又再次開口
「不過就算我的妻子沒跟我說赫蘿小姐的故事,我應該也能察覺到赫蘿小姐不是人類吧」

羅倫斯自認自己的頭腦沒有特別的聰明
至少也有正常人的程度,但現在的狀況讓他反應不過來
赫蘿依舊一動也不動

「因為跟非人類的存在相處久了,就發現我能夠自然而然發現他們的存在了」
羅倫斯到抽了一大口氣,赫蘿則是身體抽了一下

這句話的意思是指——

「沒錯」
比爾平穩地說道

「我的妻子不是人類」

羅倫斯差點從馬上摔了下來,赫蘿則是趕緊拉住羅倫斯
但她的臉上也是滿臉驚訝

羅倫斯在卡爾梅森與阿瑪堤爭奪赫蘿時,羅倫斯問了煉金術師狄安娜一個問題
「與異教眾神成為一對的傳說多嗎?」
狄安娜笑著說
「是啊,有很多」
此外還跟正在與阿瑪堤展開爭奪戰的羅倫斯說了聲「加油」

沒想到狄安娜說的答案竟然是真的

羅倫斯整理好思緒後
緩緩開口說
「所以你們是.....」

羅倫斯把想說的話收了回去
比爾倒是一路無所謂地說
「在社會上我們應該算是禁忌的愛戀吧!哈哈!」
說完話後的比爾疑惑地看向赫蘿與羅倫斯

「兩位不是也是嗎?」
「唔」
赫蘿與羅倫斯同時出聲

比爾用誇張的表情與聲音說
「難道兩位不是嗎?真是抱歉!我還以為以為兩位是一對」

可惡的混蛋
羅倫斯在內心咒罵比爾
比爾倒是用邪惡的笑容看赫蘿與羅倫斯

「兩位就不用裝了,跟異教眾神在一起對我來說這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還是兩位真的不是那種關係!?」
羅倫斯滿臉尷尬
赫蘿倒是不發一語,可是耳朵卻像是期待羅倫斯的答案不安分地動著

「她是我的旅伴....」
講話極小聲的羅倫斯被赫蘿肘擊了一下

羅倫斯下定決心,挺直了脊椎
吸了一大口氣
從赫蘿的背影就知道她多期待羅倫斯的答案

「她是我......她是我.....」
比爾注視著羅倫斯
赫蘿依舊把背輕輕靠在羅倫斯懷中,一動也不動

「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赫蘿是背對自己的
但羅倫斯很確定赫蘿開心地笑了出來

「汝勉強及格吶」
「我可是用盡全力了」
赫蘿與羅倫斯互相說完話後各自笑了出來
赫蘿的兜帽也在這時掉了下來

比爾看到赫蘿的耳朵沒有任何多餘的反應
反而對於羅倫斯與赫蘿的互動滿意點了點頭
但臉上卻閃過類似像懷念的表情
 
「那你妻子是什麼樣的.....痾.....化身?」
羅倫斯忍不住發問
比爾邊向前邁開步伐邊回答道
「她是隻狐狸」

「狐狸阿」
羅倫斯視線往天空看去
「狐狸毛多肉又少,咱不喜歡」
說完話的赫蘿別過頭去
比爾則是笑了笑

過了不久就到了比爾的家了
那是一棟用木材做的房子
是把木頭一根一根仔細的堆疊與綑綁後做成的屋子
羅倫斯冒出了是不是比爾的妻子變成巨大狐狸幫忙建造的這種想法

看出羅倫斯想法的比爾說
「這是我和她一起建造的,不過是我們兩個『人』用自己的雙手蓋成的」
比爾強調了人
羅倫斯了解後佩服地「哇~」了一聲

站在身旁的赫蘿靠近羅倫斯說
「咱們對於築巢不在行」
「看得出來」
說完話羅倫斯被赫蘿用腳踩了一下
比爾則是哈哈大笑

「那你們就進去吧」,馬交給我處理」
說完後比爾就把馬牽到隔壁的小屋
赫蘿與羅倫斯則是從木屋的正門進去

木屋的空間不大,客廳連著廚房,旁邊則是火爐
倒是有一點讓羅倫斯覺得有點奇怪
怎麼會有三張床?
但羅倫斯也沒多想什麼

「沒想到裡面這麼溫暖」
羅倫斯邊拍掉身上的雪邊說道
赫蘿則是像動物一樣把身上的雪抖掉

「以後跟汝住在這種地方也不錯」
赫蘿用眼睛巡視了房間一遍後說道
「妳住哪裡都沒差吧,只要有吃東西就好」
赫蘿不高興的嘟起了嘴

此時比爾也牽好馬回來了
拍了拍身上的雪後,示意赫蘿與羅倫斯在餐桌上坐好
隨即端上了貌似自己釀的葡萄酒與一些果乾

「你們先在這休息,我現在去用雪橇把馬車拖過來」
「麻煩你了」

原本以為只是一般的葡萄酒,但一喝下去讓羅倫斯與赫蘿直接叫了出來
這味道能夠與在謬里傭兵團喝到的生命之水匹敵啊!
羅倫斯讚在心裡讚嘆道
赫蘿也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比爾則是得意地笑了笑
「那我先去拖馬車了,等等就回來」
喝完一杯葡萄酒的比爾轉身準備離開

「嗯?怎麼沒看到你的妻子呢?」
羅倫斯隨口問到

原本要踏出門的比爾停下了動作
握住門把的手漸漸垂了下來
隔了數秒後,比爾緩緩地開口
「她.....已經不在了」

說完話的比爾孤身往雪地裡走去
留下了赫蘿與羅倫斯兩人在木屋內

沉默充滿了這間小木屋
只有風雪拍打木屋的聲音

上好的葡萄酒此時兩人都喝不下口
羅倫斯想說些什麼緩緩氣氛,但要說出話的瞬間又把話收了回去

兩人繼續沉默不語
但兩人在想著同樣的事

現在兩人牽著手走在一起,但羅倫斯會慢慢變老
然後有天不得不放開赫蘿的手
留下赫蘿自己一個人

赫蘿也很清楚這件事,羅倫斯不可能永遠陪著她
羅倫斯也不知道赫蘿會在自己死後去做些什麼
會幫自己經營店面?自己出去旅行?還是......
兩人都知道這種話題對他們而言是最禁忌的

但是羅倫斯根本完全沒想過一件事
如果不是自己先走,而是赫蘿先走呢?
赫蘿不是永生不然就是非常的長壽

如果發生了意外或著是得了什麼疾病的話赫蘿還是會離開人世的
到時候的羅倫斯會怎麼辦呢?
沒有赫蘿的自己會去做些什麼呢?
「沒有.....赫蘿.....的我....還....」
冒著冷汗的羅倫斯下意識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突然,羅倫斯的手感受到別的溫度
那是赫蘿的手
赫蘿的左手握住了羅倫斯冰冷的右手

羅倫斯將視線移向赫蘿
發現赫蘿用有點生氣地眼神看著自己
並用斥責的語氣說
「汝啊,咱現在可是好端端地在汝身邊吶。汝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咱們再一起的時間」

赫蘿的話直搗羅倫斯的煩惱核心
羅倫斯說不出任何話來
心中卻因赫蘿的一句話舒坦不少

是啊,現在也只能像赫蘿說的一樣

「好好珍惜啊....」
看著羅倫斯說完話的赫蘿漸漸舉起了右手
「所以,汝啊」
赫蘿用溫柔的語氣說到
她的臉突然有點紅了來
接著用剛剛舉起的右手也握住羅倫斯的右手
呈現赫蘿用兩手包裹住羅倫斯右手的狀態

「汝啊....」
看到赫蘿的舉動與發言
羅倫斯感到全身發燙
赫蘿要說什麼呢?

「所以汝可以把葡萄酒給咱喝嗎?」
「咦?!」
羅倫斯看向赫蘿的酒杯,才發現赫蘿已經把她自己的酒喝光了
「什、什麼時候.....」
羅倫斯看向露出楚楚可憐樣子的赫蘿,並大大嘆了口氣

隨後赫蘿就把屬於羅倫斯的葡萄酒喝光了
喝完後還發出「噗哈~~~」的滿足聲

羅倫斯也只能傷腦筋地摸了摸頭
赫蘿看到羅倫斯的樣子也露出滿足的笑容

不過也因為赫蘿這樣的舉動,木屋內的氣氛又變回原本的樣子

「看來我沒有她還真的不行」
羅倫斯用手托著腮,邊看著赫蘿邊這樣想道




不久後比爾就回來了
羅倫斯原本很擔心比爾回來會露出一副沉重的樣子
但他一回來就開心的語氣說到
「我等下要來準備晚餐,你們可以我幫嗎」

看到比爾的樣子後,羅倫斯放心地嘆了口氣
並接著說
「沒問題。不過我來幫忙就好,因為狼對於做菜也不在行」
接著又補了一句「對於吃東西這方面倒是行家」
羅倫斯隱約聽到在客廳赫蘿的低吼聲
比爾笑著回應說
「狐狸也不擅長做菜呢」

兩個男人互看了一秒,接著邊大笑了出來
隨後羅倫斯捲起袖子準備幫忙做菜

但是幫忙一段時間後
羅倫斯發現了一個問題

怎麼看來看去都是蔬菜或著水果
沒有肉啊
羅倫斯仔細的看了一下廚房其他地方
但結果還是一樣

這是比爾隨口說到
「啊,我忘了跟你說」
羅倫斯將頭不安地轉向比爾

「我只吃素」
在客廳的赫蘿大叫了一聲「什麼!!!」
那聲音跟被箭射到的慘叫差不多
接著她便急忙地跑向廚房

「汝、汝應該是開玩笑的吧」
比爾聽到赫蘿的話後
邊把玩手中蘋果邊回話說到
「我的妻子說過約伊茲的賢狼赫蘿可以辨別任何謊言的真假,赫蘿小姐妳認為我在騙人嗎?」

知道赫蘿是狼神後能夠這樣跟赫蘿說話,這世界上可沒幾個
也許應該是跟他的妻子相處久了才敢這樣吧

此時赫蘿全神貫注地看著比爾的眼睛
比爾也不逃避地注視赫蘿的雙眼

這場面就跟狼用雙眼在打量獵物有幾分相似

隔了幾秒後,赫蘿癱軟在羅倫斯懷裡
羅倫斯也馬上把赫蘿接住
「完了,他沒有說謊....他是真的吃素.....可惡的大笨驢」
赫蘿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完全不像是演技,看起來這表現是發自內心的
羅倫斯只能以苦笑回應比爾

比爾聽下了把玩蘋果的動作
接著拿起手中菜刀
並說
「羅倫斯先生幫我到這就可以了,接下來我自己來」
說完後原本被把玩的蘋果就被華麗的刀法切成好幾半了
隨後比爾用帶著自信的語氣說
「你們好好等著菜上桌吧」

赫蘿與羅倫斯則是一臉呆滯
隔了幾秒才回應了比爾

過了一段時間後
滿滿的菜上桌了

不過看起了就只是些炒過和蒸煮過的菜加些醬料而已
赫蘿則是一臉哀怨地看著桌上的菜

羅倫斯露出苦笑後拍了拍赫蘿的背
比爾這時說
「先吃過在發表感想也不遲吧」

聽完這句話的赫蘿,露出了不甘願表情吃了桌上的一到菜

此時的赫蘿就像觸電般瞬間站了起來
「為、為什麼這味道這麼.....」
那道料理是蒸煮過後的萵苣加上一種奇怪黃色醬料

「那萵苣是我從可以信任的管道取得的,品質是沒問題的。而那醬料是熊最愛的蜂蜜加上南方芥菜的籽磨成粉後摻水、酒、醋釀成的醬料」

赫蘿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樣子
接著她抓起旁邊的豆子咬了一口
「這豆子怎麼有這樣的味道!」
赫蘿因為吃過頭而滴了幾滴口水出來
「那是我用在東方旅行的朋友帶回來的蔬菜炒成的豆子,那蔬菜叫羅勒,那蔬菜的味道很香對吧」

赫蘿根本沒理會比爾講的話,使勁地吃
看到赫蘿這樣反應,比爾自是露出驕傲的笑容

赫蘿全力吃了一段時間後,因為噎到了所以喝了一大口酒
之後才克制了一點,比較有規矩地又吃了起來

比爾和羅倫斯也開始享用這些料理

「可以講講你們兩個故事嗎」
比爾邊吃著豆子邊用感興趣的表情看向赫蘿與羅倫斯

「這個嘛——」
羅倫斯把視線朝天花板看去,像是在回憶與赫蘿發生的種種
接著把視線望向赫蘿
發現羅倫斯視線的赫蘿用眼神示意了羅倫斯
她的意思人家都請我們這麼好吃的東西了,講一些故事是應該的

接著羅倫斯就把與赫蘿的邂逅告訴了比爾
約定、相遇、銀幣、破產、黃鐵礦、皮草、一角鯨、狼骨、修道院、禁書......
也許是因為酒的加持吧
羅倫斯把他與赫蘿的故事幾乎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比爾

比爾過程中都是全神貫注在聽
有時候大笑,有時候表現敬佩的樣子 ,有時也會閃過悲傷的表情
羅倫斯倒是挺驚訝赫蘿居然沒有阻止羅倫斯說這些話

應該是看在他妻子的份上所以才沒阻止吧
羅倫斯暗想到



天空裡的新月也慢慢升起了
在這雪白的深山,有棟溫暖的小木屋傳出不曾中斷的談笑聲

「所以你們現在都還沒去約伊茲?」
羅倫斯與赫蘿都點了點頭
就算不去也知道
那地方已經成為狩月熊的犧牲品了
大家也都不在了

「聽我妻子說,那地方已被狩月熊——」
說到這裡的比爾才發現自己說了不應該說的話
「對、對不起...我不該提的.....」

赫蘿喝了口酒後用無所謂的口氣說
「汝不用太放在心上,咱從書上還有別人口中已經聽過無數遍了。咱早就習慣了」
說完後又喝了口酒

比爾這時露出了謝天謝地的表情
隨即又說到
「對了,說到狩月熊,你們應該只知道傳說與書上寫的事吧」
羅倫斯緩緩點了點頭
赫蘿則是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耳朵動了幾下

比爾把兩隻手交握,抵在下顎並用神秘的口氣說
「那你們想不想聽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後記
這次場景轉換比較少了點
但是內容不比前兩集少ㄟ
真奇怪
不過進度出奇地快
下一集是很重要的一集喔~
敬請期待~~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874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