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2

【閒來創作】蟲之歌 予夢的紫蝶 (更新至第十一階段囉!)

41 樓 緋玥 嵐 jsps50322
GP0 BP-

哈囉~釉姐~我來摟ˇ
我是你那可愛的小飄學妹(被巴)

唔...可能是我的記憶太爛
要不然就是小說還沒看到裡面的人物˙˙
不然我怎會不知道
夏菜
夏菜的妹妹(玲?反正就是那個小女孩)
還有...
透史
八重子是誰?
大概就是以上幾位

伏筆阿?
我會耐心等待的ˇ~~

時間很少我知道QQ"
因為我會理解的

加油摟~
GPX1

0
-
LV. 5
GP 8
42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蟲之歌  予夢的紫蝶
 
 
12
   
   
人真正會銘記於心的,會是什麼樣的事情?
 
 
我想,大概是不會輕易說出口的事吧
會在內心留下痕跡的事,通常是會顛覆了自己的人生
 
 
這種事情,人的一生並不常見
 
 
一但碰上了,絕對會心底刻下深刻的記憶
而這段回憶,有可能成為一輩子的夢魘
 

起初是一片黑暗,什麼也沒有,但轉眼間出現了景象
 
 
「求求你......住手......」
透史突然身在昏暗的空間,裡面充斥著情慾的味道和沙啞的哭叫及求饒聲
  
  
凌亂不堪的房間、地板上破碎的酒瓶和空杯
仔細一看,似乎有兩個黑影在深處動著
 
 
透史好奇的往前走
 
 
走近後,他被他所看到的景象嚇到了
 
 
一個赤裸的男人將夏菜壓在床上
 
 
一絲不掛的夏菜,雙手被舉高用麻繩固定在床頭
麻繩粗糙的材質擦傷了手腕處雪白肌膚,滲出血來,如同雪地上一抹嫣紅
 
 
本來就知道夏菜有在做類似工作的透史,並不是因為夏菜年紀輕輕而驚訝
令他吃驚的,是那個對夏菜動手動腳的男人,他的身分
 
 
這個男人他認識,他還是夏菜的親人
  
  
「哥......我求求你......」
夏菜眼裡的淚水滑過臉龐,不停地向眼前侵犯自己的人懇求著
 
 
他......他不是夏菜的哥哥嗎?
 
 
大澤誠並沒有停下動作,反而從夏菜的頸部慢慢往下移動,用力地吸吮
所經之處,皆留下暗紅色的印記
 
 
「唔......!」
好像是不想再聽對方的任何哭叫似的,誠隨手拿起毛巾堵住夏菜的嘴
  
  
「住手!」
透史伸出手想救助夏菜,但徒勞無功,因為他的手直接穿過了誠的身體
他忘記自己身在夏菜的記憶中了......
 
 
因此,他能做的只是無能為力的看著
  
 
這不像他......
 
 
以前的他應該是不以為意地盤著雙手,頂多繃著臉觀看著事情的發展
 
 
一直都是這樣的才對......
 
 
他是怎麼了?
是因為現在不同於以往、自己身歷其境的關係嗎?
 
 
還是......? 
 
 
過了一會兒,一切才沉寂了下來
 
 
夏菜赤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收拾著自己破損的衣物
並且拿起地板上一件過大的襯衫套上 
  
 
褐色的雙眼沒有對焦,腳步也搖搖晃晃
 
 
......似乎經過了漫長的行走才走到了浴室
 
 
夏菜摸黑進了浴室,開燈,並且打開淋浴蓬頭
身上的襯衫順著光滑的皮膚滑落在地上,水氣氤氳,滑過每一寸皮膚
 
 
不久之後,夏菜將淋蓬關上,擦乾了身體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沒有月光的照射,即使拉開窗簾,外面仍是一片黑暗 
 
 
縮在床上的夏菜,纖細的肩膀開始顫抖,不禁將頭埋進自己的腿裡
壓抑已久的啜泣聲自緊咬下唇的口中流出,皺著眉的雙眼掉下晶瑩的淚滴
 
 
「嗚嗚......」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我不懂......為什麼原本疼愛的眼神居然被情慾所取代......
 
 
「咦......?」
是夏菜的聲音,這大概是沒有辦法和任何人傾訴、只能埋藏在心中的話語吧?
   
  
 
 
昏暗的光線變成了刺眼的光芒
透史發現自己身在的時間帶是傍晚的黃昏
 
 
「妳有什麼夢想?告訴我好不好?」
一名戴著墨鏡的女子問著走在回家路上的夏菜
  
 
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兩道被夕陽拉長的影子
 
 
「我?我沒有夢想......」
夏菜垂下了眼,臉在被問了問題之後不斷的往下低
 
 
「有的,妳一定有,而且是非常棒的夢想呢!」
女子的臉扭曲地笑著,但低頭的夏菜並沒有看到 
 
 
「來吧!告訴我吧!」
 
 
我的夢想?
 
 
我的夢想是......
 
 
 
 
突然,情景又換了,透史來到了一個晴朗的公園裡,一名美麗的人兒坐在鞦韆上
男子的手臂則環過夏菜的脖子,那是長大後的夏菜,除了大澤誠之外
夏菜的大腿上還坐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著和夏菜相似的面孔,不同於夏菜的,是眼裡微微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那麼要拍囉!」
站在另一方,一名陌生的男子說道,手裡還拿著相機
 
 
「謝謝你」
拍攝結束,夏菜對男子露出甜美的微笑,接過了男子手上的相機
 
 
「姊姊......今天是我的生日......能不能見到媽媽和爸爸啊?」
小女孩問道,和夏菜一起盪著鞦韆
 
 
「不知道耶......或許有可能吧?」
  
 
其實一直就在妳的身邊啊,小傻瓜......
 
 
如果可以......我很想告訴妳,但是不行
這種事情......我......我說不出口......
就這樣一直隱瞞吧!直到瞞不下去為止...... 
 
 
「對了,從今天開始,哥哥有事要出遠門,所以......」
  
 
 
 
原本寧靜的公園剎那被吵雜的電子音樂蓋了過去
透史瞬間身在自己熟悉不過的酒吧裡
 
 
「喂,這位小妞!沒事別喝悶酒了~大哥帶妳去玩玩如何?」
他看到夏菜正坐在吧台上喝著酒
 
 
「喔~~你想要買我嗎?這位大哥?」
轉過身,夏菜此時用著魅惑人的眼神說道
 
 
「自己喊個價碼吧!不管多少都沒問題的」
  
 
 
  
激情過後的火焰,在浴室的冷水沖洗下被澆熄
 
 
「呵呵......」
 
 
這就是我的能力嗎?
 
好諷刺啊......失去夢想的我居然是可以給予人們夢想?
 
在我的眼裡,美麗的紫色蝴蝶根本個怪物......
 
剝奪我夢想的怪物......
 
這大概是神的惡作劇吧?
  
不過......應該不只吧?我的能力應該不只這一些才對......
  
對其他也擁有蟲的人來說,我的蟲應該是個不錯的救命丹吧?

呵呵......我現在可以咀嚼著無底絕望的滋味,一邊站起來了
   
其實以前根本不算什麼嘛......
   
不久以前還在為自己遭遇而傷心落淚的夏菜,她已經不在了喔!
 
就算等在前方的不遠處是地獄,即使那裏什麼也沒有都無所謂
 
時間的殘酷是不會停止的......
 
它會永無止境的下去......
  
 
 
  
下一刻又換了影像,但透史已經看不下去了......
 
 
他跳脫了空間
 
 
他什麼都不能做,他什麼都沒辦法做
就算繼續待著也只是凸顯自己的無能為力
  
 
 
  
透史下了樓,走進了浴室
 
 
眼尖的他發現了殘留在洗手台上,夏菜沒有清洗乾淨的鮮紅血跡
 
 
看來她又太勉強自己了......
 
 
將一切收拾完畢,他回到了樓上
  
 
透史上了床,緊摟住夏菜
 
 
不要自己背負著一切......不要把所有的事情往自己的心裡頭壓
如果可以的話,我......
  
 
 
  
「我沒有一個人背負著一切」
夏菜回答道,她伸出了雙手回抱抱著自己的人
 
 
透史雖然看不見夏菜的表情,但他看見有一隻紫色的蝴蝶在床邊飛舞
飛舞的蝴蝶帶著淡紫色的光芒,好不美麗
 
 
「妳不是睡著了?」
 
 
「是啊,但我剛剛就醒了」


「而且你偷看了我的過去......對不對?」
  
 
透史沒有回話
 
 
下一刻,夏菜還來不及反應,便感到濕潤的淚水弄濕了自己的背部
  
 
 
 
透史在哭
   
沒有啜泣,沒有悲鳴,只有無聲的淚水不斷落下
  
他很愛自己,很愛、很愛......
  
他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難過
 
他不知道可以對自己說什麼或做什麼來撫平自己的傷痕

其實自己已經不在意了

那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即使看不見透史的表情,夏菜知道他的心情
 
她不是使用能力知道的,畢竟這根本不需要

認識這麼久,她知道眼前的人內心在想什麼

她記得這個和大傻瓜的第一次見面
 
 
 
 
「你好,我叫九條透史。請問小姐芳名?」
 
 
對方向自己行了個禮,結果手上酒杯裡的酒卻倒到了地上
而這個舉動,讓他紅了臉
 
 
因此,夏菜只簡單的回了他:「大澤夏菜」 
 
 
之後,夏菜自己使用了能力,得知對方的來龍去脈
 
 
雖然是用了能力,但他的一切讓她感到怪異
 
 
感覺怪怪的......但說不出哪裡怪
 
 
這是男人所沒有的,身為女人的直覺
 
 
但她並沒有多在意,於是就這麼和他合作許久
  
 
 
  
直到那件事發生的時候......
她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強行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換來了現在極大的苦痛,但她得到了透史對自己的疼愛
  
 
 
  
淚水也模糊了她的眼
 
 
「什麼都不用說也沒關係......」
夏菜收緊手臂,頭倚著透史的肩頭 

 
「我想......只要你在我的身邊就足夠了」
  
   
在透史入睡前,他聽到夏菜對他這麼說
 
 

 

 

 


作者碎碎念:

發現原本的稿子會有奇怪的設定,所以另一邊先暫時擱著!
(其實是得重新修改......)
我覺得夏菜好可憐喔......
(謎:不是妳打出來的嗎??)
回歸正題,後續劇情的走向還是照原本的了
感人落淚是王道啊~~~~
(謎:妳確定妳有寫得這麼感人嗎?)
一句話,請期待下一階段吧!!
 
對了,因為快考試了,所以先在此請兩個星期的假
請大大們准假啊~~~~
為了我的電腦時間可以延長久一點
為了可以有多一點時間打文更新
我拼了!!

 

 

0
-
LV. 15
GP 16
43 樓 tzu woke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 是因為現在不同於以往、自己身歷其境的關係嗎? 
由碎片或分身看的方式和這有何不同? 
> 雖然是用了能力,但他的一切讓她感到怪異 
> 感覺怪怪的......但說不出哪裡怪 
> 這是男人所沒有的,身為女人的直覺 
能否解釋下透史當初用了什麼機關?讀到的又是什麼?
> 直到那件事發生的時候...... 
> 她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強行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好奇什麼事會使他在別人面前過度使用能力? 
> 回歸正題,後續劇情的走向還是照原本的了 
> 感人落淚是王道啊~~~~ 

可惜沒有蝴蝶效應,原劇情?透使將要路人化?


0
-
LV. 6
GP 8
44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woke(tzu)》之銘言:

>由碎片或分身看的方式和這有何不同?

最大的不同
應該是有沒有聽到夏菜的自白吧?
因為是夏菜的記憶
因此她所有的心情和體會可以完全讓透史感受到
這和當旁觀者有很大的不同

>原劇情?透史將要路人化?

不是不是,大大誤會了!!
我是說最後的結局部份保持原樣
(說白一點就是誰要領便當啦= =)
而且,劇情早就大變動了
已經變太多啦!!
所以我得重新寫稿......

大大所有的疑問
老話一句,後面會解釋的
請大大期待!!

0
-
LV. 6
GP 8
45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蟲之歌  予夢的紫蝶


13

「大助哥你怎麼了嗎?」
玲兒收拾著餐盤,向坐在沙發上不斷東張西望的大助問道
 
 
「沒有,沒什麼事情」
 
 
自從得知了小女孩的身分,他感到非常的訝異
 
 
回想剛才她回答自己身分時......
 
 
---「我啊?我叫做大澤玲,請大助哥多多指教囉!」
 
 
「大助哥?」
玲兒不解的看著大助站了起來,走到架子前並拿起被放倒的相框
 
 
「玲兒......妳知道他是誰嗎?」
 
 
指著相框中裏頭唯一的男人,就是大澤誠本人
  
  
單純的玲兒走了過來,看了看相片之後,她微笑的回答:
「他啊?他是我的哥哥,怎麼了嗎?」 
 
 
玲兒回到廚房,背著大助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但得到答案的大助並沒有注意到
 
  
玲兒的回答驗證了大助的推測
而他同時想起報告書中相當不起眼的一小段資料
   
  
家中除大澤誠本人,似乎仍有兩名女性進出
據推測,應是家屬或親戚
 
 
這下子,所有的謎題都解開了
 
    
總之,他非常確定了夏菜的身分
 
 
夏菜一定把大澤誠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難道她們不知道將成蟲化的人帶回來,風險有多大嗎?
 
 
要是失控了怎麼辦?
 
 
當大助正在苦惱的時候,下一刻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夢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透史做了一個夢
 
 
在夢裡,他變成了旁觀者
視點是從夏菜出發的
  
  
他從某一時期開始,就不曾再做夢了
 
 
與其說是做夢,倒不如說是夢在回憶他的過去還比較貼切些
 
 
正確來說,這個夢是他一直想想起的一段記憶
因為他不知道什麼原因遺忘了,結果想也不起來,像是記憶被切斷了一樣
自己沒有那一段時間的印象,只能從夏菜的口中得知
 
 
就是那個時候開始,夏菜的身體變得虛弱許多
雖然夏菜口口聲聲說是以前的事
 
 
但他知道,她說謊
 
 
雖然想不起來,但經歷過的身體並沒有忘記
不知從何而來的後悔心情、顫抖的雙手明白的告訴他
 
 
是他害她變成這樣的  
  
 
即使她並沒有承認,他的心一直這樣告訴著自己
 
 
這不是個美好的夢
 
  
透過夏菜的視點,被上鎖的記憶解開了...... 
  
 
-------------------------------------- 
 
 
「你是認真的嗎?對方是原始三隻的暴食耶!」
 
 
「可以我想知道.......蟲所有的一切」
聽到透史如此明白的回答,夏菜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好吧!至少你不准給我擅自行動,這樣總可以了吧?」
  
 
夏菜看著透史點了點頭,然後又繼續往深處走
 
   
這傢伙空有行動力和熱情......百分之百沒把我說的話聽進去......
 
 
「喂!你等等我啊!」
跟在透史的腳步之後,夏菜也踏入了大樓 
 
 
根據情報顯示,現在暴食正和藏身在廢棄大樓裡的小女孩接觸
但怎麼得到這個情報的透史並沒有向夏菜說明
 
 
這本身就是個陷阱......不管怎麼看都有問題
八成是特環設來抓住眼前正在奔跑的這種白癡的人們吧?
 
 
這傢伙有沒有腦袋啊?
 
 
搞不好本來就沒有......
 
 
那......跟在他身後的我不就更白癡嗎??
 
 
可是......不能丟下他不管吧?
  
  
-------------------------------------- 
 
 
「無指定的附蟲者們,我們要逮捕你」
眼前一堆身穿著白色大衣的人團團圍住了透史和夏菜所在的辦公室
 
 
好啦!果然和我猜的一樣
這裡哪來的暴食啊??
  
 
好不容易跟上了透史的腳步,但轉個彎後映入眼簾的竟是透史倒在地板上
 
 
心裡想著不妙,夏菜蹲下身扶起透史


「快逃......夏菜......」
說完這句話後,直接倒在夏菜懷裡
 
 
四周突然出現了許多不明人士,但從白色的大衣看來,夏菜知道這些是特環的局員
沒有辦法的夏菜只能扶住他往身旁的門走去
關上了金屬門並上鎖,雖然這裡已經廢棄了幾年,但鎖卻異常的牢固
 
 
夏菜將透史扶至沙發讓他躺下,虛弱的呼吸讓夏菜非常擔心
透史受到了幾乎致命的攻擊,八成是哪個該死的特環走狗做的!
 
 
現在要怎麼辦呢?
這麼多人,想逃要逃到哪去?
完蛋了...... 
 
 
「呵呵......怎麼有這麼多孩子在這裡呢?」
一道女聲響起,白色大衣人們紛紛面面相覷
 
 
「不是說這是陷阱嗎?」
「不會是真的吧?」
「暴食怎麼會真的在這裡?」
 
 
「聽到有人說我在這裡,所以我就來看看發生了甚麼事啊......」
一名女子從逃生門走了出來,臉上除了墨鏡讓人看不見眼睛外,還有令人顫抖的微笑
  
  
「無指定附蟲者先置一旁,以捕捉暴食為優先」
話一說完,除了少數的局員守著辦公室的門外,所有人叫出了自己的蟲攻擊暴食
 
 
「那麼我就來和各位孩子們打聲招呼吧」
微笑,蝴蝶出現在暴食的指尖,然後哀嚎聲四處響起
  
  
躲在門後的夏菜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還剩下兩個......」
暴食轉過身,正好和夏菜對上了視線
 
 
夏菜關上了門,但關上門的她轉身後
暴食竟直接出現在她眼前,幾乎快碰到臉龐的距離嚇到了夏菜
 
 
「他傷得挺重的......要不要我救他?」
暴食看著昏睡在沙發上的透史,臉上依然掛著邪惡的微笑
 
 
「我......」
聽到暴食這麼問她,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她有預感,不管回答什麼都不是好的
 
 
暴食像是等的不耐煩似的推了下墨鏡,轉身對著辦公桌說道:
「先不說這個了,妳有什麼夢想嗎?躲在桌子下的小朋友?」
 
 
「咦......?」
 
 
躲在辦公桌下的人走了出來,透過窗外一點點的光線,夏菜怔住了
 
 
「妳怎麼會在這裡?玲兒......」
 
 
作者碎碎念:
 
廢話不多說,下一階段再說!!

1
-
LV. 6
GP 8
46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蟲之歌  予夢的紫蝶  
 
 
14
 
 
透史說出暴食情報時的隱忍表情、特環局員看見暴食現身時的驚訝表情
 
 
到底哪個是真實?還是一切都是巧合?
眼前的情況讓夏菜真的不懂了
 
 
「玲兒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妳不知道嗎?身為母親的妳居然不知道女兒在想什麼啊?」
暴食走向了玲兒,摸了摸她的頭 
 
「母親......?請問您是什麼意思?」
玲兒不解的歪著頭,向暴食發問著
 
 
「看來妳不知道呢~讓我告訴妳......」
正當暴食講到一半的時候,夏菜的聲音壓過了她
 
 
「住口!!玲兒快過來!」
不可以......她不希望她變成附蟲者,她不希望她就此也失去了臉上的笑容
但夏菜衝過去的時候,一隻蝴蝶擋住了她的去路
  
  
「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喔......」
 
 
暴食再度露出了令人看了就厭惡的微笑,沒有辦法的夏菜找好喚著玲兒
 
 
「那個人不是好人!玲兒快過來!」
 
 
「可是這個姊姊沒對我做什麼啊?她不像姊姊妳都不理我,還會聽我說好多事情......」
 
「總之妳快過來!」
她對玲兒吼著,但這一吼,成了她這輩子最後悔的舉動
 
 
「不要......我不要過去......」
 
「妳在說什麼傻話......?」
 
 
「吶~~妳的夢想是什麼?告訴我吧?」
 
 
「我的夢想是......」
 
 
「不要啊----!」
在聽到玲兒的回答前,夏菜突然遭到了重擊,失去了意識
 
 
--------------------------------------
 
 
「嗚......」
再恢復意識,她發現暴食正坐在辦公桌上
 
 
「妳把玲兒怎麼了!?」
 
 
「妳不用擔心,她只是睡著了而已」
在夏菜開口前,暴食又補了一句:
「她的夢想很美味呢!只不過在知道真相後有一點點難過就是了」
 
 
「妳......!」
「而且她把那個受傷的人治好囉!」
聽到暴食的解釋,她馬上走到透史的身邊察看
 
 
真的如她所說,透史身上的傷痕都不見了!
 
 
「別對我露出那樣的表情,那不是什麼好表情喔」
暴食看著夏菜面露殺意,彷彿是想將自己殺掉的感覺
 
 
在夏菜衝過來之前,暴食推開窗戶,在離去之前她說道:
「我還有件事要告訴妳,妳的能力可不只這些喔......」
 
 
「可惡!」
她只能看著一隻蝴蝶飛離大樓,其他什麼也看不到
 
 
--------------------------------------
 
 
或許該對她說實話比較好吧?
看著腿上沉睡的玲兒,夏菜不禁露出苦笑
 
 
可是她不想......她不希望她知道
她是個這麼令人生厭的母親、家中居然會有如此骯髒的事
而且她一出生就被隱瞞了太多的事情
 
 
她不想面對......
她想要逃避......
 
 
「剛剛她似乎有說我......」的能力不只這些?
 
 
那還有什麼?
 
 
除探索別人的記憶、給予對方自己的心情外
還有什麼能力嗎? 
 
 
難不成......!
 
 
她叫出了自己的蟲
 
 
--------------------------------------
 
 
「嗯......」
昏迷的透史睜開雙眼,發現夏菜正看著他
 
 
「咳咳......你這個白癡......」
夏菜倚坐在牆邊,一隻手撐著自己的身體,而另一隻手則摀著自己的胸口,腿上則躺著睡著的玲兒
 
 
「發生了什麼事嗎?」
透史恢復了意識,發現倒在沙發上的自己坐了起來
 
 
他看了看四周,走出門外後的場景慘不人睹
牆壁上的裂痕、濃厚的火藥味和倒在地板上的人群,顯示著剛剛發生了大事
 
 
他試著搜尋自己的記憶,但仍不得其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看來你忘了......你先來扶我離開這裡,我再告訴你」
  
  
「喔......」
 
 
 
 
 
 
從夢中醒來,透史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原來她擁有修改別人記憶的能力
而他居然都沒有發現,就這樣和她共事了好幾年
 
 
透史轉身想看看躺在旁邊的夏菜
但轉了身後......沒人?
 
 
他起身在小桌子上看到了一張紙條,上面留有夏菜流利的字跡
 
 
 -------------------------- 
|  透史                      |
|                          |
|  看你睡的那麼熟我捨不得開口叫你         |
|                          | 
|  我有一點不放心家裡的狀況            |
|                          |
|  所以我想我先回家一趟              |
|                          |
|                          |
|                          |
|                夏菜        |
|                                             03:30AM   |
|                          |
 --------------------------
  
  
看了看時鐘,已經五點多左右,也就是說她已經離開兩個多鐘頭
 
 
所以她就這樣一個人回去?
她的蟲缺乏戰鬥力,連壓制大澤誠時都需要自己幫忙
 
 
而且還有一個特環的走狗在她的家裡,搞不好他會聯絡其他人
雖然還有玲兒在家裡,但只有她一人根本無法抵擋
 
 
最糟糕的情況要是大澤誠的蟲清醒了失控了怎麼辦?
 
 
透史匆匆的換上了衣服,往夏菜家奔去

 

 

作者碎碎念:

我好像消失了很久......好不容易可以有比較長的上網時間
(都是成績單拖拖拉拉的一直不寄來啦!害我一直不能用太久的電腦)
因此在這裡一次放上兩個階段,以後會繼續努力的!!
  
暴食好像被我塑造的怪怪的........
下一階段開始會變得非常緊湊
謝謝觀賞ˇ

1
-
LV. 16
GP 16
47 樓 tzu woke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 透史說出暴食情報時的隱忍表情、特環局員看見暴食現身時的驚訝表情 
> 到底哪個是真實?還是一切都是巧合? 
的確太巧了,各方操作的意外結果?
> 「妳不知道嗎?身為母親的妳居然不知道女兒在想什麼啊?」 
> 「看來妳不知道呢~讓我告訴妳......」 
暴食怎麼知道這瑣事?  
> 「吶~~妳的夢想是什麼?告訴我吧?」 
> 「我的夢想是......」 
這似乎也會影響劇情 
> 「不要啊----!」 
> 在聽到玲兒的回答前,夏菜突然遭到了重擊,失去了意識 

> 「別對我露出那樣的表情,那不是什麼好表情喔」 
> 暴食看著夏菜面露殺意,彷彿是想將自己殺掉的感覺 
這非人怎麼會露殺意?連打郭公時都很輕鬆態度
> 原來她擁有修改別人記憶的能力 
> 而他居然都沒有發現,就這樣和她共事了好幾年 
當時不是在昏迷嗎?需要刪除什麼記憶?
 




 

0
-
LV. 22
GP 207
48 樓 越軌的死神 sirius610
GP0 BP-
全部食玩=W=

紅釉大的文筆真的很好= =b
人物動作的細部描繪非常細膩深動,該名腳色舉手投足之間不失其應有的"感覺"
(舉例來說,對於是美女的夏菜,對於她的行為描述總是透露出高雅與豔麗之感====個人感覺)
內心的描寫則是大家有目共睹,讚啦~~~!(謎:BGM是"哄打啦"!?)
(說實話,在下認為自己許多方面仍不及紅釉大ˇ ˇ)
(又多個學習的好對象了^ ^)

好啦,好話說完了來問問題吧~~~

夏菜幾歲了= =?
但是應該不算"少女",已經可以算是"女人"了吧?
話說大概是幾歲成為附蟲者?成為附蟲者後又過了幾年?
從小女孩的年紀看來...,很多年了吧?
以夏菜的能力來說,每次使用都很傷"夢想",能撐這麼久真是不容易啊
還有透史的年齡= =
這兩位應該都算是成年人了(而且還很有錢),<HARUKIYO>大概也只有20歲(如果在下沒記錯)
在下的問題很多,還請見諒(_ _)

另外,說實話劇情比在下當初預期的還要單純---原來夏菜跟大澤的關係並不複雜,還有小妹妹...
顯然喜愛鑽牛角尖的在下想的太複雜了XD
(雖然不見得完全推敲出後續發展,不過應該大致上吧)
說到底,在下最大的疑點還是大澤這傢伙---彷彿成蟲化也彷彿沒有的傢伙
其他伏筆在下覺得還好,大澤這一點比較在意
夏菜有能力壓制(抑制)他(或是"牠")?

啊,有一點差點忘了說
在下並不認為憑特環的能力搜查不到夏菜(當然還有她的<蟲>)
多少會有一丁點的資料(至少知道能力特殊)
(透史的情況看過tzu大那邊的設定,所以可以理解)

好了,在下的"廢言"也該到末期了
(謎:不好笑= =")

最後,期待紅釉大最棒又最惡劣的故事!
(在下想知道大澤究竟是什麼狀況!)



千莉團團長書
PS:話說...,在下也很希望紅釉大給予在下指教(_ _)
0
-
LV. 6
GP 10
49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woke(tzu)》之銘言:

>這非人怎麼會露殺意?連打郭公時都很輕鬆態度

這……大大誤會了= =面露殺意的不是暴食……(我的語文表達應該沒有這麼慘吧……)

其他未解答的部分問題會在後面解釋……

※ 引述《sirius610(越軌的死神)》之銘言:

 >在下並不認為憑特環的能力搜查不到夏菜(當然還有她的<蟲>)
多少會有一丁點的資料(至少知道能力特殊)

這點得要佩服透史大大了,會過得這麼安逸都是他做的
大澤身為附蟲者,連帶他的家人們都必須接受監視因此夏菜也有被監視一段時間……
但是夏菜使用蟲的時機是在做某些事時發動
由於特環都是青少年,加上監視的人都不會太高等(像茶深)
雖然是附蟲者但仍是小男孩或小女孩看到這種臉紅心跳的事情是都會迴避的
因此雖然得知她疑似附蟲者,其他的一概不知

當然啦~~經歷過深刻的事情,做事變得謹慎,思考也會多方面

 >以夏菜的能力來說,每次使用都很傷"夢想",能撐這麼久真是不容易啊
還有透史的年齡= =
這兩位應該都算是成年人了(而且還很有錢),<HARUKIYO>大概也只有20歲(如果在下沒記錯)

很有錢是多餘的= =
因為夏菜使用能力會看時機,只是久久使用一次雖然很傷夢想,基本來說是不會有事的(另一方面是為了保護玲的意志力)
年齡的問題,這個嘛......個人是設定夏菜為22歲

>話說...,在下也很希望紅釉大給予在下指教(_ _)

這個沒有問題!!只是小女子我還未食完全部,全部食完後一定會給予指教的ˇ

0
-
LV. 6
GP 10
50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話說......下一篇就是結局了
只是字數好多......
每一篇恐怕媲美之前所寫最多字數的三篇文章加起來的份量吧

因為從這裡分歧成三條路線,通往三種結局
因此小女子我想了三個結局
為了解釋所有大大曾提過的疑問,結果必須變成三個結局
分別為夏菜、透史、玲兒的視點
此外三部份都有外加大助部分視點(需要一個旁觀者的想法??)

因為想一次放上三個結局
所以來這裡告訴大大們~~~~~請等等!!
我會努力的~~~~!!

沒意外的話......放上結局時應該已經放暑假了吧.....

0
-
LV. 16
GP 16
51 樓 tzu woke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 只是字數好多...... 
> 每一篇恐怕媲美之前所寫最多字數的三篇文章加起來的份量吧

 

因為想一次放上三個結局

 

沒意外的話......放上結局時應該已經放暑假了吧.....

 
 那樣太久,搞不好本人到時已去當兵了,能否批次寫完就放上?


0
-
LV. 17
GP 22
52 樓 緋玥 嵐 jsps50322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恕刪)
因為從這裡分歧成三條路線,通往三種結局

因為想一次放上三個結局

沒意外的話......放上結局時應該已經放暑假了吧.....
 

> 因此小女子我想了三個結局 
> 為了解釋所有大大曾提過的疑問,結果必須變成三個結局 
> 分別為夏菜、透史、玲兒的視點 
> 此外三部份都有外加大助部分視點(需要一個旁觀者的想法??) 
> 所以來這裡告訴大大們~~~~~請等等!! 
> 我會努力的~~~~!! 

那個...雖然說我知道上述事實了
但是...還是有點好奇你需不需要我幫忙?
幫忙的地方是要哪裡?

辛苦啦ˇ
我會在你後面加油的ˇ
 

0
-
LV. 6
GP 10
53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當兵---!!
 
這這這......好的,我會努力的!
 
我ㄧ考完期末考就來放!
六月24日考試結束,那時我會放的!
 
(謎:話說隔天是畢業旅行......你有空嗎??)

我盡力而為......我盡力而為吧.......?
 
我想到時就直接看原稿打好了
 
不修改......一字不刪
 
剛好可以請各位大大看看差多少
 
準備期末考去啦----
0
-
LV. 6
GP 10
54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好吧......
自己先來自首....
我無法如期完成啦.......
 
 
都是媽媽大人害的啦
沒事把人家的心血丟進碎紙機
 
 
小女子只能含淚的看著碎碎的紙片
有沒有人要安慰小女子一下啊??
好難過啊...........
0
-
LV. 16
GP 16
55 樓 tzu woke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 有沒有人要安慰小女子一下啊?? 
> 好難過啊...........
 
再次回憶填寫時也許會寫的更好

0
-
LV. 18
GP 51
56 樓 破壞與新生 GRANDIA2004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沒關西
我也有過老媽把我那45張漫畫原稿弄丟的經驗......

比起傷心之於....  更因該提筆起來

加油八! 精神上支持你~     郭公:只要不放棄!! 就會有希望!!!(XD 台詞我改了.....)

加油~~
0
-
LV. 17
GP 22
57 樓 緋玥 嵐 jsps50322
GP0 BP-
呃...真的很慘= ="
那麼多張的原稿
被丟進碎紙機裡...
如果是我我會哭死吧= ="

唔,目前還是不確定能不能夠幫你˙˙"
所以還是要先等你原稿打完
我再看看o不ok
就幫你打吧˙˙"

加油!!阿飄學妹永遠支持你!!
0
-
LV. 6
GP 10
58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蟲之歌同人  予夢的紫蝶
 
 
結局一
 
 
現在,誰能和她解釋眼前一切的情況?
 
 
深夜單純的返家路線,卻充滿著紛擾的動亂
路途中處處可見政府官員限制通行,令夏菜只得繞道而行
 
 
眼前的狀況,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失控了嗎?還是......
 
 
她不得不考慮另一顆不定時炸彈───藥屋大助
 
 
現在想想......她救他簡直是個錯誤
 
 
甚至,有點後悔沒有聽透史的話
 
 
畢竟,他仍是特環的一份子,她的敵人......
 
 
通過一條狹小的巷子,但她在到達深處的前幾百公尺停了下來
原因無他,只不過又是看到一個禁止通行的牌子和幾個人員等著她罷了
 
 
「嘖......」這裡也不行......
 
 
這裡已經是她唯一想到特環不會出現的地方了
居然連這裡都有?
 
 
方法也不是沒有......
 
 
乾脆硬闖過去算了?
反正只要讓自己的蟲出現,保證站在那裏的人自動讓路
 
 
…………
 
 
開什麼玩笑!她可不想再驚動任何人了
而且事情可是會一發不可收拾的
況且誰也不能保證站在那的人不是特環局員
 
 
那......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看著腳下地板的夏菜,她快速蹲下並翻起了腳邊地下水道的蓋子
然後跳下漆黑、看不見底的深淵
 
 
當然,一切都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進行
 
 
…………
 
 
「不錯嘛......這個時候你還算是有用的」
 
 
此刻,夏菜正行走於下水道中,但她並未因說話而減緩她行走的速度
停在頭頂上頭散發出光芒的紫色蝴蝶,從它散發出的紫色光采照亮了整個下水道
 
 
果然自己猜得沒錯,這裡不會有人埋伏在這裡……
但這個想法只持續了不到幾分鐘的時間......
 
  
「異種三號<紫蝶>,我們要逮捕妳」
三名身穿白色的大衣人員阻擋了夏菜的去路
 
 
異種三號?<紫蝶>?
 
我怎麼都不知道我有編號啦?
 
 
不過......現場數一數,居然有三個......不,是四個人阻擋自己的路
嘖......這還真麻煩......
 
 
為什麼有四個?
因為暗處還藏著一個人......
而眼前只有三個人是沒錯啦......
  
 
以為我不知道嗎......?
如果還沒辦法發現的話,自己還配得上在黑社會混過嗎?
 
 
手上僅有的武器,只有藏起來的掌心雷而已
好死不死,剛好也只剩下四發
雖然要打敗這些小朋友不是件難事,但要是聯絡了其他人她可是會頭痛的
 
 
以上,通通是在夏菜遇上局員後三秒內所做的思考
 
 
所以最快的方法...... 
 
  
............
 
 
「不錯不錯,身手果然名不虛傳」
 
 
這是在解決掉三個小朋友後,夏菜聽到的讚美
 
 
「有時間觀賞......不如伸出妳的援手吧?<枯葉>?」
將陷入沉睡的三個人讓他們靠在牆邊,並對他們的蟲下強烈暗示 
 
 
或許......給你們一段暫時普通人的生活
這感覺還不錯吧?
 
 
「呵呵......」
被喚做<枯葉>的黑髮女子笑了笑,漆黑不見底的深邃瞳孔直直地望著夏菜
 
 
真不愧是<蚤>推薦的人呢......
 
 
不但人長得美,身手還相當敏捷
 
 
她......根本是上帝遺落在人間的作品
 
 
蟲的能力還非常的特殊...... 
 
 
如果真要說的話
 
 
她的能力大概僅次於她......也就是<冬螢>了吧? 
 
  
這是她對她的評語
 
  
「話又說回來,是什麼風把妳吹來的?」
撥了撥剛剛因激烈動作而亂掉的頭髮,順便將掌心雷收起來 
 
 
「是來報告妳交代的任務......還是說妳忘了?」
同樣是女的,但在夏菜撥頭髮時,那嫵媚的動作令她看傻了眼 
 
 
也難怪那群人會輸......
連女的都會對她的動作看傻眼,何況是男的?
 
 
「我是沒忘......結果怎麼樣?」
「和妳想得一樣......」
「是嗎......?」
 
 
「然後呢?」
「還有什麼然後?沒了啦!」
 
 
沒了?
是這樣嗎......?
 
 
「因為到極限了對吧?」
沒有任何端倪的,夏菜突然冒出這句話
 
 
見夏菜露出了充滿自信和驕傲的神情,  
而夏菜的回答令她震了一下
 
 
猜測還準得要死......這女人也太恐怖了吧?
  
 
「沒事的話......等等的事請妳別插手」
紫色的蝴蝶又在夏菜的頭頂出現,突然出現的紫色光芒令她覺得有些刺眼
 
 
話一定得說在前頭,不然等等又有另一堆人來煩
我想我的蟲沒辦法對太多人......
  
 
「為何?」
雖然她沒有打算插手,但好奇心令她提出了問題
 
 
「自家的家務事......應該不需要外人幫忙吧?」
冰冷的語氣,瞬間讓一切降至冰點
 
 
「是是是......<紫蝶>小姐請慢走啊!」
 
 
看著夏菜離去的背影,那種壓迫感才稍稍褪去了些
那種壓迫感似乎可以吞噬掉一個人---也就是她自己
 
 
............
 
 
這是......怎麼一回事?
 
 
趕到現場的透史看見現場後整個人怔住了
 
 
「透史......是你嗎......?」
 
 
微弱的聲音喚回了他的思緒,他趕緊往聲音的源頭移動過去
然後,他在一個微傾的水泥牆邊找到了夏菜,她的懷裡還抱著昏迷的玲兒 
 
 
「真的是你......太好了......」
「這是怎麼回事?」
 
 
「帶走她......快......」
忽略掉透史的疑問,以命令的口氣對他說著 
 
 
「那妳呢?」
透史接過夏菜懷裡的玲兒,但夏菜似乎沒有離開的意願
 
 
「我......?我留下來收拾殘局啊!」
給了透史一個微笑,一個令人看不清意義的微笑
 
 
「快走吧......」
搶在透史開口前,夏菜催促著他快離開
 
 
......看來她是不希望他再多說話了
 
 
「這個,拿去」
透史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小包東西,丟給夏菜
 
  
「這是......?」 
「我馬上回來!請妳等我......」
 
 
確認了手中的東西,夏菜會心的笑了一下,她回答道:
「嗯......我等你......」
 
  
看著蟲的離去,夏菜轉過了身
不明的水珠隨著她的轉身滴落在地面,一滴又一滴的
 
 
還見得到面嗎?
 
我......
 
 
「咳咳......」
 
 
甩掉摀住口而流到手上紅色的血液,但被波及的牆面卻是出現了斑斑的紅點
 
 
頭一次,我是多麼討厭紅色這個顏色
但只要在一下下就好了......只要撐一下下就好......
 
 
............
 
 
「妳留下來做什麼?」
 
 
零下溫度的語氣
那是夏菜最常用來和人談話的語氣
但同時也是最令夏菜討厭的語氣
 
 
「當然是來收拾殘局......只有你一個是不行的!」
 
 
此時,兩人皆是躲藏於暗處
而<彼方>正努力鎮壓住失去控制的誠
  
 
見郭公沒有回話,夏菜繼續說道:
「看來你找到我藏起來的手槍了嘛......」
瞄了一眼郭公手上和郭公蟲同化的手槍,夏菜為她的掌心雷添了些子彈
 
 
剩下的這些子彈,是剛剛透史丟給她的那一包東西
更正確的說,這些子彈應該是透史從玲兒那裏拿到的
 
 
大概......是之前送誠和郭公回家時,她為我塞了一些給透史的吧?
果然......她一直是個貼心的乖孩子......
 
 
「玲兒會昏迷是因為你對吧?」
「是我造成的沒錯」
「你果然是個混帳......」
 
 
誠現在在對付的人,我記得他的稱號叫做<彼方>是吧?
所以說......他現在沒有打算對付郭公......
 
 
「呵呵......」真是個天大的好時機......
 
 
「......?」
郭公不解的望向夏菜
 
 
「我問你喔......我不在的時候你沒對玲兒亂來吧?」
 
 
相當難得的,郭公臉上微微浮起一抹微紅
 
 
......看來......是我們家的玲兒對他做了什麼吧?
 
 
好吧......
 
 
在郭公反應到夏菜的動作前,他突然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
接著,倒在夏菜的懷裡
 
 
「不好意思,我得請你睡一會兒了」
 
 
等你醒來以後,大概就不記得玲兒了吧?
不對......是根本不認識玲兒這個人了......
 
 
............
 
 
等透史再趕到的時候,他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沉寂了
 
 
這能力,他見識過了
她又用了龐大的夢想.......
 
 
「妳還好嗎?」
 
 
「透史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夏菜口中不斷重複的,是對他的歉意
 
 
那是早該在很久以前就該說出口的
但是,她卻在那時沉默了
 
 
「沒事的......妳不會有事的......」
 
 
他能感受到,懷裡的人越來越虛弱
她能感受到,抱著她的人在顫抖著
 
 
「答應....我....好好.......照....顧玲....兒.......」
 
 
漸漸地,夏菜闔起了她的雙眼
漸漸地,她停止了急促的呼吸
 
 
「夏菜......?」
 
 
透史搖了搖懷裡的可人兒
但,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夏菜!!」
 
 
不論他如何大喊,也無法喚醒緊閉雙眼的夏菜
而懷裡的夏菜,只是靜靜的、安詳的永遠沉眠著
 
  

 

 

 

 

 

 

 

 

 

 

 

 

 

 

「大助,我在這裡等你喔!」
柊子拉下了車窗,在車裡說道
 
 
「不了,妳先回去吧!我想等會兒自己走回去」
 
 
他只不過是想來這裡看一個被蟲燃盡自己生命之火的人罷了
但有可能她也是個了解自己的人,只不過先一步走了
 
 
如果她還活著....... 
 
 
"如果"一詞,還真的可以抹殺許多懷抱希望的人
"希望"也不過是潘朵拉唯一關住的一樣東西
 
 
希望給予活下去的勇氣.......
真的是這樣嗎? 
 
 
不過有一點真的很可疑.......
他一直有一種怪異的感覺,有一段時間他不論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
 
 
並不是忘記或遺忘那般簡單,那就像是記憶憑空消失了一般
 
 
"大澤夏菜"
這是這塊名字墓碑的主人,而主人正在這下面沉睡著 
 
 
雙手合十,閉上雙眼
 
 
默默為這位夢碎的附蟲者哀掉
 
 
.......
 
 
「大哥哥.......」
一道聲響加上一個拉著他衣服的力道,大助睜開了雙眼 
 
 
那是一個面貌教好的小女孩,而且好像這塊墓碑的主人.......
 
 
『大助哥.......』
 
 
不知為何的,他的心裡響起了一道相同的聲音
不過叫他的方式大有不同
 
 
「有事嗎?」
蹲下身,和小女孩視線平行
 
 
「那位大姐姐是跟著大哥哥來的吧?」
小女孩指了一個方向,而大助看了過去
 
 
似乎是因為跌倒的關係吧?
因此她身上才沾有泥巴,而且還不小心連帶撞倒了別人
 
 
現在,柊子因為撞倒了別人在道歉
 
 
還是早一點走吧......
 
 
給了小女孩一句謝謝之後,他走到了柊子面前
 
 
「妳還好吧?」 
滿身泥巴,柊子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的恐怖 
 
 
「還好......只不過是要回去洗澡就是了」 
「那快一點走吧......」 
  
  
坐上了柊子的車,大助陷入了沉思
 
 
剛剛那個小女孩,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為什麼會這樣呢?
 
 
剛剛響起的那道聲音,又是怎麼一回事?
自己居然會對陌生人有這般的幻想?
 
 
難道是彼此以前曾經碰過面嗎?
.......不,真的沒有印象
 
 
然而,我卻對對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還會有一種害羞的感覺
這些感覺.......到底是從何而來的?

 

 

 

 

 

 

 

 

 

 

 

 

 

 

 

 

 


 
--透史我和你說喔~你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嗎? 
  
--不知道,是什麼呢?
 
--不告訴你~猜猜看嘛~?
 
--這也太難猜了吧?
 
 
不知為何,透史想起了這一段回憶
夏菜的夢想是什麼呢?
 
 
到最後的最後,他還是不知道夏菜這個人,也不清楚她的心
 
 
「夏菜……」
 
 
手指,輕輕拂過墓碑上的凹陷
而口中不斷地、喃喃地重複著相同的名字
  
 
 
 
 
 
 
 
 
 
 
--未來,請你當玲兒的爸爸好不好?
 
--什麼??
 
--你不是愛我嗎?那你會包容我所有的一切對吧?
 
--是這樣沒錯......
 
--那就著麼說定了,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話喔!
 
--呃......
 
 
不久前還笑著向自己訴說未來的她,已經不在了
甚至,連一聲熟悉可辨認的跫音也不會再響起了
 
 
等在前方不遠處的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但被留下來的人什麼都沒有
有的,也只剩下時間的殘酷和陣陣刺骨的寒風
 
 

 

 

 


(完)
 
 

 

 

 

 

 

 

 

作者碎碎念:
 
可喜可賀!!結局寫完啦!
(喂喂喂!悲劇應該嚴肅一點才對吧??)
 
謎:……只寫完第一個在高興什麼勁啊?? 
某紅:討厭!風涼話少講點行不行啊?你都不知道我ㄧ口氣打了四千多個字多辛苦!
謎:光廢話就有五百多個字......
 
謝謝大大們的安慰,小女子重新提筆啦!
也完成了第一個結局,這是原定的結局
但因解釋太少了,很多疑惑未解
所以還會有兩個結局來補完整個故事
 
這個結局是夏菜的視點
而這個結局中所有的打鬥畫面自動被小女子省了ˇ
 
謎:妳也未免省太多了吧?
某紅:不然下一篇結局你要看什麼?該寫的全部寫完了其他結局怎麼辦啊??
某紅:所以呢......其他的部分當然是透過別人的視點來觀賞啊!
 
謎:那妳也未免太沒良心了吧?到現在誠這個人的秘密還是不公布啊?
某紅:如果現在就公布......你就不會想看其它結局了啦!
某紅:因此有些東西還是別太早出現,這可是吊讀者胃口的基本常識喔!
 
整體上故事的經過是不變的,但角色採取不同的行動
故事的結局大有不同,因此有了分歧
寫點不同的結局……大大也可以體驗不同的結局……比較看看……
 
有人想猜分歧點在哪裡嗎?有兩個地方喔!
猜中的獎品……設定稿行不行?
 
設定稿的問題……我想目前只能放能力、性格等等的文字說明而已
人物圖和場景圖及插畫我是有畫啦……鉛筆稿沒顏色
(很幸運的這並沒有被丟進碎紙機!因為某紅說那是美術作業……)
 
所以啦~~第一位猜中的大大呢……可以獲得小女子的部落格網址和密碼
(可以觀賞除了文字說明以外的圖喔!)
但是!!
這位幸運的大大得有心的等上一年,也就是我上了大學才能兌現喔!(被巴)
因為人家想用電腦繪圖嘛……現在高中根本沒空……大學才有空……
而且彩色的也比較好看,大大說是吧??
 
謎:你不會開空頭支票吧?
某紅:原來你認為我對蟲之歌的愛有那麼膚淺啊?
謎:………對不起我錯了………
 
三個結局都寫完了之後,請大大們評論哪一個比較好ˇ
(無從比較的話請告訴小女子您喜歡哪一個結局也是可以的喔!)
 
全部完成之後,大概會休息一陣子(還是非常久的一陣子……)
因為課業上的事情……所以……得努力考個好大學
不過並不會因此停止對蟲之歌的愛的!小女子可以保證!!
 
在這裡,一鞠躬!
辛苦各位大大欣賞小女子的文章~
不吝惜指教!

 

0
-
LV. 6
GP 10
59 樓 紅釉 tsugumi7912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好吧......這真的是很努力才有的結晶
結局二和三會在日後再放上來的!
 
顧慮其他結局的關係(不然真的沒什麼可看性)
因此故事會有斷層,而且非常嚴重!
所以說想知道完整的故事和細節,請敬請期待!
 
只是結局不一樣而已
整個故事基本上是相同的
 
如果真要說的話,大概是結局三不同
(因為是歡喜大結局?)
所以小女子想結局三會是最慢才放上來的吧? 
 
結局二則是類似於結局一
補完整個悲劇故事
 
說明大概就先到這裡吧!
有任何疑問請留ˇ 
  
想看小小短篇的.....請到小屋ˇ 
0
-
LV. 16
GP 16
60 樓 tzu woke
GP0 BP-
※ 引述《tsugumi79120 (紅釉)》之銘言:
> 她的能力大概僅次於她......也就是<冬螢>了吧?  
  有那犯規的強度嗎?
> 「是來報告妳交代的任務......還是說妳忘了?」
任務?是什麼組織的?
> 相當難得的,郭公臉上微微浮起一抹微紅 
> ......看來......是我們家的玲兒對他做了什麼吧? 
有做什麼?沒有印象
> 等你醒來以後,大概就不記得玲兒了吧?
大助這1號怎麼這麼容易中招?
> 等透史再趕到的時候,他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沉寂了 
可惜表現機會都沒了
> 有人想猜分歧點在哪裡嗎?有兩個地方喔!
透史是否帶鈴兒直接撤退還是助戰,夏菜當初是否硬闖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