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

RE:【其他】【格里西亞x自創】闇之使臣<第十三章>(8/2更新)

21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就是今天了啊……

昨天就和聖殿廚房請好了假,師父等等就會到神殿了,教皇答應借一間空的祈禱室給她,條件是要讓他觀看靈魂融合的過程,蕾亞自然是沒什麼異議,太陽騎士似乎也有意要來,不過原因她就不大清楚了……

推開房門,蕾亞腳步輕盈的往祈禱室走去,雖然講出來肯定會被師父罵,但她不得不承認,從一早開始,她的心情就很好,畢竟,她已經期待這天很久了。

步入祈禱室,蕾亞隨意找了一張椅子坐下,發呆似的望著窗外,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聲音:「在想什麼?」

纖細的身子顫了一下,蕾亞嘆口氣,晶瑩的白眸對上湛藍的眼睛,她無奈的說道:「太陽騎士,麻煩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嚇人好嗎?」

「又不是我要嚇人,是妳自己沒聽到我的腳步聲的耶。」面對太陽不負責任的話語,蕾亞只能回以苦笑,為什麼會對他這麼沒防備呢?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呢,到底在想什麼?」面對太陽的疑問,蕾亞只是站起身,帶著微笑說道:「等等再說吧,師父和教皇殿下已經在門外了。」

「你這孩子耳朵還是那麼靈。」蕾亞的師父打開門,他身後跟著教皇,蕾亞淡淡的笑了笑,道:「師父,可以開始了吧。」

看著師父不太情願的表情,蕾亞輕笑著說道:「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蕾亞的師父點了點頭,開始在地上繪製魔法陣,而教皇正興致高昂的在一旁觀看。待魔法陣完成後,蕾亞站到魔法陣中央,雙眼輕輕閉上,思緒又飄盪到那個黑暗的空間裡,『闇』的蕾亞站在她面前,看著她冷漠的表情,蕾亞才意識到這或許是最後一次看到了,嘴角揚起苦澀的弧度,這是必要的犧牲不是嗎?

師父念咒語的聲音在四周響起,隨著時間流逝,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在蕾亞體內蔓延,簡直就像是……被分解的感受一樣。

無力的跌坐在地,蕾亞雙手緊緊抓著的地板,回憶如排山倒海般湧向她,其中還參雜了一些不是她的記憶,漸漸的,她的髮色開始起了變化,由純白轉深,變成了有如夜晚星辰般的銀色,眼眸也有了同樣的轉變,且染上了些許溫柔,但悲傷的色彩。

欸,我是格里西亞,妳叫什麼名字?

一隻白皙的手伸向昔日躲在角落的她,手的主人有著燦爛的金髮和天空般的藍色眼眸,耀眼的笑容讓她感受到一絲絲的溫暖,而且……不由自主的想去信任,

異樣的感覺逐漸退去,蕾亞從懷裡摸索出那僅有一半的戒指,魔法陣外的太陽在感知到後微微瞪大眼睛,蕾亞將戒指像項鍊一樣戴上,接著輕輕起身,走到太陽面前,以銀鈴般的聲音說道:「吶,格里西亞,好久不見了。」

聽到熟悉的語調呼喚自己的名字,太陽露出驚訝的表情,開口問教皇:「死老頭,蕾亞的頭髮是什麼顏色?」

「銀色。」教皇才剛回答完,太陽就將蕾亞攬進懷裡,略帶顫抖的說道:「終於找到妳了……」

面對太陽突如其來的動作,蕾亞愣了一下,隨後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聲說道:「說好一定會再見的,不是嗎?」

「我和格里西亞是在孤兒院認識的。」坐在教皇的書房裡,蕾亞看著師父和教皇,靜靜的向他們解釋所有的一切。

「剛進行完靈魂融合的我,為了避免遇到太多不死生物,所以來到了光明神的地盤-忘響國境內的葉芽城。我被當成孤兒送進孤兒院,因為奇異的髮色和眸色的關係,我遭到所有人的欺負,就在那個時候,格里西亞主動對我伸出了手。」嘴角漾出一絲不明顯的笑意,蕾亞繼續說道:「我們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我們是孤兒的事實仍不能改變,既然是孤兒,終究有會被領養走的一天,就在我和格里西亞認識後的第三年,一個帶著小女孩的女人說要把領養格里西亞。」

銀色的眼眸閃過一絲黯淡的神色,但很快又打起精神來,拿起戴在脖子上的戒指,蕾亞接著道:「這是爸爸媽媽留給我的遺物,我將一半給格里西亞,另一半留給自己,讓我們再見面的時候可以認出彼此,只是,我也沒想到,再見面是十八年後了……」

蕾亞的師父聽完整件事後,喃喃自語道:「難怪我找到妳的時候妳會是那副悽慘的樣子……」他站起身,揉了揉蕾亞的頭,帶著些許寵溺的語氣說道:「既然處理完妳這笨徒弟的事情,師父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欸?師父要走了?」蕾亞正準備從師父摧殘她頭髮的行動下逃出,就聽到師父要離開的消息,銀色的眼眸流露出些許的不捨,但她並沒有把真心話說出來。

「本來我出門就是要找消滅使臣靈魂的方法,會到葉芽城來也是因為感應到封印解開的力量,既然沒我的事了,我就可以回到我創造出來的空間好好去過生活了,當然,妳這徒弟偶爾要回來探望我也是可以的,回去的方法妳現在應該知道了吧?」

蕾亞點了點頭,道:「嗯,融合後的記憶裡有關於空間移動的事情。」

在心底悄悄嘆口氣,蕾亞真的不希望師父離開,不過,也只能這樣了吧,她已經麻煩師父太多太多了。

似乎是察覺到蕾亞不安的情緒,太陽輕輕覆上她的手,蕾亞偏過頭望向太陽,微微笑著說:「放心,我沒事的。」

看著兩人的互動,教皇和蕾亞的師父不約而同的露出無奈的表情,這兩個人真是有夠遲鈍的!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寫的很High的一章ˇ

不過預計下一章我會更High就是了XD

太陽和小亞應該算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吧

至於要達到戀人的程度呢......Kerokerokero,請待下回分曉XD(被打

0
-
LV. 17
GP 2
22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晶瑩的大眼眨了眨,蕾亞疑惑的看著擋住她去路的人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大地騎士。」

「沒、沒有啊,我只是聽、聽說最近你遇到了些麻煩事,過、過來關心一下而已。」臉上掛著傻氣的笑容,大地十分『好心』的說道。

「謝謝你的關心,我已經沒事了。」回以對方燦爛的笑容,蕾亞不著痕跡的退後幾步,上次不好的回憶還留在腦中,跟這種人還是保持距離來的好。

但大地可沒那麼容易就善罷甘休,往前了幾步,而另一方又後退了幾步,就這樣僵持了幾回,蕾亞便撞到後頭的某個人,感到一股力量將她往後拉,那人揚起百分之百太陽騎士的完美笑容說道:「很抱歉打擾兩位交流光明神的仁慈,但光明神的耳語極其需要太陽傳達,懇求大地兄弟暫時迴避,光明神的耳語才能夠順利傳達。」

惡狠狠的瞪著太陽,大地依舊維持表面上的忠厚老實,道:「呵呵,太揚你有話要和蕾亞說啊,那、那我先離開好了。」

他用眼神明確的向太陽表示『我不會放棄的』,接著便轉身,朝走廊的另一頭走去。

待大地走過轉角好一陣子後,太陽面對著蕾亞,臉色陰沉的說:「別再靠近大地了,如果他下次再這樣,直接用黑暗魔法把他轟飛也沒關係。」

漾出淡淡的苦笑,蕾亞知道太陽並不是玩真的,況且,她絕不會去攻擊任何一名夥伴的。

應當看不見物品的湛藍色眼眸轉到她胸口的墜鍊處,微瞇起眼睛,太陽拿起戒指,喃喃說道:「對不起,讓妳等那麼久。」

搖了搖頭,蕾亞露出溫柔的笑顏,輕聲說:「我從來都不曾怪罪過格里西亞,所以,你沒必要道歉。」

嘆口氣,太陽放開手,這麼多年過去了,兩人再次見面,她裝備自己的方法已從冷漠變為笑容,但他卻更覺得她摸不透,不知道哪些笑容是真心的,哪些僅僅是強顏歡笑,這樣,他要如何守護她?

微低的溫度悄悄碰了碰他的手,光憑想像,太陽也能知道那對銀色眼眸是如何擔心的看著自己,緊緊握住她的手,至少現在,她是陪在他身邊的,這樣子就夠了。

「喏,這是妳要的木笛。」開心的接過老闆遞上的木笛,蕾亞開始仔細端詳起來,色澤良好的木頭精細的雕出笛子的外形,將吹嘴湊近嘴邊,蕾亞試吹了幾個音,清脆嘹亮的聲音流洩而出──這是枝好笛。

「謝謝你。」點頭向老闆道謝,蕾亞將笛子收進懷中,打算繼續逛逛街上的商家,但城內倏地竄出的暗屬性令她揚起眉毛。這是第幾次了?自從靈魂融合後這些不死生物幾乎是天天報到了。

閃進小巷中,蕾亞一邊狂奔,口中唸了幾句咒語,她的愛劍『血靏』就立刻出現在手中,這是從她還是使臣時就在身邊的好伙伴,即使被放逐了,這點還是沒變。

「自己的爛攤子還是得自己收拾……」自嘲的笑著,如果當初,這把劍再劃深一點,現在的命運,恐怕就完全不同了吧。

「『墮落的使臣』,妳逃不掉的,所有的不死生物都會永遠追殺妳,直到妳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咧開它半腐爛的嘴,不死生物發出刺耳的笑聲,蕾亞不悅的說道:「廢話少說。」

「妳在逃避現實嗎?沒用的,不只是妳,連妳身邊的人都會因妳而受牽累,所以……」不給不死生物繼續說下去的機會,蕾亞揮下最後一劍,吼道:「我叫你廢話少說!」

喘著氣,蕾亞臉上蒙上了一抹落寞的神情,她取出手帕,擦拭掉寶劍上的黑色黏液,而身後則傳來一陣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沒事吧?」

輕輕顫了一下身子,蕾亞略帶無奈的對上湛藍的眼眸,道:「既然你知道我只對你沒有防備心,那能不能請你在遠一點的地方就出聲,這樣對心臟不好耶。」

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弧度,太陽輕聲說道:「這是我的特權啊。」

隨後,他收起笑容,審視了蕾亞全身一遍,確定她沒有受傷後,才鬆了口氣,但還是不大高興的說道:「下次別自己一個人出門了,那些不死生物會一直找妳麻煩。」

「不用擔心,那種程度的不死生物傷不到我的,若是情況真的太危急,我還有黑暗魔法可以用啊。」輕鬆的語氣讓太陽稍微放心了一點,但也使他看漏了蕾亞眼裡閃過的黯淡。

是啊,我都差點忘了,那些不死生物是我引來的……

拉起蕾亞的手,太陽回頭對她說:「走吧,我們回聖殿了。」

溫暖的感受透過手心傳來,那是專屬於他的溫度,也是能讓她安心的溫度,燦爛的笑容在臉上綻放開來,蕾亞笑著答道:「嗯。」

但是,我真的有資格擁有這份溫暖嗎?

同時,她也如此反問自己。

「蕾亞,妳在嗎?」伸手敲了敲蕾亞的房門,太陽在房外問道,然而,回應他的是一片靜默。

太陽將感知探進房內,雖然裡面空無一人,不過蕾亞外出時會攜帶的寶劍正放在床頭櫃上,表示她還在聖殿內。太陽皺著眉頭,將感知擴張到全神殿,終於在屋頂上找到那平均的屬性。

「怪了,她跑到屋頂上做什麼?」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語,太陽轉身朝著蕾亞的方向跑去。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修稿完畢ˇ

感覺比較完整了OAO(謎:並沒有

兩人那種曖昧的感覺稍稍強調了一下

然後......啊哈哈埋伏筆的本性不改啊(死

後面沒什麼改,只有插前段那些進去而已ˇ

0
-
LV. 2
GP 0
23 樓 月影樂 qq96304
GP0 BP-
我是第一次看吾命的同人文!!
板大加油!!
我好喜歡這篇文!!˙ˇ˙
其大下一篇!^A^
0
-
LV. 17
GP 2
24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qq96304 (月影樂)》之銘言:
> 我是第一次看吾命的同人文!! 
> 板大加油!! 
> 我好喜歡這篇文!!˙ˇ˙ 
> 其大下一篇!^A^ 
哦哦,很高興月影大喜歡使臣喔OWO
好的我會加油ˇ

0
-
LV. 17
GP 2
25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欸欸,蕾亞,今年七夕妳打算跟誰過啊?」雜貨店老闆的女兒沒頭沒腦冒出的這句話將蕾亞嚇了一跳,不禁疑惑的反問:「七夕?」

對方用力點著頭,興奮的說道:「對啊,蕾亞妳長得不差個性又那麼好,應該有男朋友或男生追妳吧,怎麼,該不會是某個聖騎士?」

一股燥熱迅速爬上蕾亞的臉頰,她有些慌亂的開口道:「男、男朋友?!」

「啊啊,看這個反應一定是有了,快說快說,到底是誰?」看著對方眼裡閃著渴求八卦的光芒,蕾亞支支吾吾的說道:「這……」

我總不能說是格里西亞吧……

「翠希,妳不要再騷擾蕾亞小姐了!人家不想說就別勉強人家!」雜貨店老闆娘的聲音及時救了蕾亞一命,她苦笑著看翠希被老闆娘拎走,隨後抬頭望著天空,微微沉思。

七夕嗎……

從烤箱裡拿出還冒著熱氣的蛋糕,蕾亞將蛋糕橫切成三等份,在當中夾進了藍莓和鮮奶油,接著拿出擠花袋,小心翼翼的做上各種裝飾,最後在上頭以藍莓擺了個愛心,就算大功告成了。

「格里西亞應該會喜歡吧……」頗苦惱的皺起眉頭,蕾亞喃喃自語道,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離格里西亞平常來的時間還有一會兒,先休息一下吧。

一隻手臂忽然環上她的肩頭,將她往後拉去,跌進了某人的懷裡,熟悉的薰衣草味飄散在身旁,溫柔的對上湛藍的眼眸,蕾亞輕喚了聲:「格里西亞。」

將頭埋進蕾亞銀白的髮間作為回應,太陽靠在她耳邊,悄聲說:「怎麼今天的宵夜特別豐盛?」

「不要跟我講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蕾亞輕笑著說道,她還不清楚格里西亞的個性嗎?分明就是明知故問。

鬆開環住蕾亞的手,太陽讓她有辦法正對著自己,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道:「就只有這樣子嗎?」

「這樣你還嫌不夠啊?」蕾亞有些好笑的看著他,但對方只是笑而不答,最後,她走近了幾步,踮起腳尖,一個有如蜻蜓點水般的吻落在太陽嘴唇上,雖然只是輕輕碰一下,蕾亞卻早已紅潮爬滿臉,太陽苦笑了一下,將自家戀人摟進懷中,知道這已是天性害羞的她最大的極限。

「我、我去端蛋糕。」推開太陽的懷抱,蕾亞低著頭,快步端起蛋糕走出廚房,瀏海的陰影雖遮住了眼睛,卻遮不住臉上那幾抹紅暈。

看著蕾亞離去的背影,太陽拿出一個小袋子,那是他拜託寒冰做的巧克力,眼中閃過一絲惡趣味的狡黠,他跟著蕾亞的腳步,走進聖殿餐廳。

「吶,格里西亞……」放下手上的蛋糕,蕾亞轉頭準備說話時,嘴就突然被堵住,她微微瞪大眼睛,感受到太陽的舌頭探進她嘴裡,以及在口中緩緩擴散開,那混雜著苦味的甜。

結束了這『送禮服務』之後,太陽帶著滿意的笑容抱緊早已癱軟的人兒,惡質的說道:「如何?」

「這樣子你也有吃到吧……」銀鈴般的聲音參雜著無力,還在缺氧狀態的蕾亞也沒有力氣起身,太陽輕鬆的橫抱起纖細的身軀,將她放到椅子上。

仔細的欣賞眼前這屬於自己的人兒,微微紅腫的芳唇半啟著,努力汲取新鮮空氣,泛著霧氣的銀眸還有些迷濛,太陽不禁為自己看不到顏色感到可惜-畢竟蕾亞現在的臉一定是紅得不得了。

坐在蕾亞的對面,太陽拿起桌上的叉子,一個八吋的藍莓蛋糕對正常人或許太多,但他格里西亞‧太陽從來都不在正常人的範圍內,尤其是在聖光量以及對甜點的食慾這部分。

擦了擦嘴巴旁的鮮奶油,太陽冷不防的抱起正在發呆的蕾亞,後者則紅著臉抗議道:「格、格里西亞!」

「眼睛閉上,我帶妳去一個地方。」依附在蕾亞耳邊說道,太陽抱著她往屋頂走去。

輕輕放下懷中的戀人,太陽在她身旁坐下,低聲道:「好了,眼睛可以張開了。」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夜空讓蕾亞讚嘆了聲,由繁星點綴而成的河流正一閃一閃的發亮著,彷彿是為牛郎與織女一年一度的相會慶祝著。

靜靜欣賞了星空好一會兒後,蕾亞突然說道:「吶,格里西亞,我覺得跟牛郎織女比起來,我們能天天見面,真的是很幸福呢。」

將蕾亞擁入懷中,太陽用著個動作代替他的回應,感受著那比熟悉的溫度更低的體溫,他又想起了那時瀕臨死亡的她,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太陽絕對無法忍受再失去她一次。

知道對方的不安,蕾亞帶著溫柔的笑容說道:「不用擔心,那時的後遺症幾乎都消去了,只差體力還沒完全恢復而已。」

「對不起,要是我那時……」白皙的指尖輕輕抵住了他的嘴,蕾亞示意太陽不要再說下去,露出一抹勉強的微笑,太陽吻上她的額頭。

「情人節快樂。」悄聲的呢喃消逝於風中,僅有懷中的那人聽到。

「情人節快樂。」聽到這伴隨著淡淡笑容的回應,太陽再次吻上她的唇,久久不肯分離。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遲了超久的七夕賀文(死

明明早早就打好了卻因為一堆問題不能發啦QAQ

大家不介意過期的就請食用吧(死

0
-
LV. 2
GP 0
26 樓 泡芙不加料 sadf45446
GP0 BP-
看完好閃好閃 需要墨鏡觀看XDD
當然不會介意過期
還是照樣給他收下觀看這樣XD
希望可以繼續看到新作出現!
0
-
LV. 17
GP 2
28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sadf45446 (泡芙不加料)》之銘言:
> 看完好閃好閃 需要墨鏡觀看XDD 
> 當然不會介意過期 
> 還是照樣給他收下觀看這樣XD 
> 希望可以繼續看到新作出現!  
閃爆了這對XDD
害我這個去死去死團的成員好生羨慕啊......(怨念
噢噢,新章我會加油的ˇ

0
-
LV. 17
GP 2
29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走開!妳這個怪胎離我們遠一點!」嫌惡的聲音伴隨著石塊飛來,砸在我身上。唔,昨天傷還在隱隱作痛,今天又添了幾筆啊……算了,反正,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我靜靜走向陰暗的角落,順著牆坐下,呵,最終還是與光明無緣啊,黑暗還是要回歸黑暗的。

「走開!妳這個怪胎離我們遠一點!」嘲笑般的大喊吸引了我的注意,偏過頭,那抹銀色身影又映入眼簾,望著纖細身子上的傷痕,我不禁皺起眉頭,為什麼不反抗?就算像我一樣打不贏……咳,就算打不贏,也要爭一口氣啊。

雙腳不自覺的往她移去,想要弄清楚她,當時的我,腦中只有這個念頭。

「欸,我是格里西亞,妳叫什麼名字?」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居然沒發現?最近真的需要好好訓練一下警戒心了。

防備的抬起頭,眼前的人讓我愣了好一會兒,眩目的金髮在陽光照射下甚至有些刺眼,湛藍的眼眸有如天空般遼闊,燦爛的笑容似乎帶著一絲久違的溫暖,耀眼的太陽,對於他,我只想的到這個形容。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收起驚訝的神色,仔細評估究竟該不該告訴他名字,似乎……沒有大礙吧,至少,我在他身上並沒有感受到惡意。

「蕾亞‧夢緹。」小心翼翼的報出自己的名字,我觀察著他的反應,聽完回答後,他伸出手,笑著說道:「是嗎,那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

我第二次愣住了,朋友,這個字一直離我很遙遠,我曾經以為永遠不會擁有,現在,他卻說要跟我做朋友嗎?

或許,我真的可以相信吧,這個人讓我很想信任,嘴角沁著淡淡的笑容,我將手搭上他的,很溫暖,就像他的笑容一樣。

「欸,我是格里西亞,妳叫什麼名字?」露出最燦爛的笑容,我率先說出自己的名字,她微微顫了一下,接著抬起頭,我這才第一次看清楚她,及腰的銀色長髮有如夜晚的星辰,銀白的眼眸雖然清澈,卻又深不可測,裡頭所蘊含的悲傷及溫柔讓我不得忽視,稚嫩的臉龐上有著不該有的冷漠,但我敢肯定,她笑起來一定很好看。

在看到我時,她的眼眸閃過一絲訝異的神色,但很快又回歸平靜,沉默良久後,她才開口說道:「蕾亞‧夢緹。」

「是嗎,那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大方的伸出手,我直接下達結論,她愣愣的看著我,隨後,嘴角揚起一抹小小的弧度,她輕輕握住我的手,稍低的溫度在這個夏天裡很舒服。

看著她難得的笑臉,嗯,果然還是笑笑的比較好看。

「喂,銀頭髮的,妳給我過來。」那群人很難得的主動叫我過去,不過,我可沒看漏他們背後藏著的木棍,終於要動手了嗎?

漠然的起身,他們要打就打吧,反正也死不了,何必反抗呢?

已經有些熟悉的金色身影突然擋在我面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為什麼要阻止我?如果不先讓那些人欺負夠,下一個輪到的就是他了。

「唉呦,這不是格里西亞嗎?快點讓開,我們要跟那個雜種好好的『談一談』,今天就沒你的事了。」唉,我第一次這麼同意他們說的話,沒錯,格里西亞,你快點讓我過去吧。

「蕾亞才不是雜種!而且,我不會讓你們傷害她!」微微瞪大眼睛,我抬頭望向他的臉,堅定的神情不似在說謊。要保護我?為什麼?

那些人愣了一下,接著大笑出聲,其中一人指著他說道:「你、你想要保護別人?別說笑了,你打架從來沒贏過耶!」

他沉下了臉,對此,他完全無法反駁,但依舊牢牢護住我,那群人似乎也等到不耐煩了,提起木棒,一步一步的靠近。

不安的感覺在心中擴散開來,我不要他受傷,尤其還是因為我的關係,有什麼方法,可以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眼角瞥見一隻大狗,那是孤兒院用來防範小偷的,或許,可以試試看……

悄悄凝聚一些暗屬性,使其外型化為一把利刃,鋸斷固定鐵鍊的木棍,隨後又化出一隻手,輕輕推了那隻狗一把,受到驚嚇的牠立刻開始到處竄逃,而方向正好是朝著這邊。

拉起格里西亞的手,我迅速跑出孤兒院,直到逃到一個無人的空巷後,才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這個身體不太適合激烈運動啊……

「好、好險逃開了……」他靠著牆,笑著對我說道,彷彿被他的好心情感染,我的嘴角也不自覺的揚起。

真是神奇,連為了自己都不會用的黑暗魔法,卻因他而使用了,吶,這是為什麼呢?

「喂,銀頭髮的,妳給我過來。」那群傢伙不懷好意的聲音突然傳進我耳裡,他們又要對蕾亞做什麼了?回頭一看,那一群人背後都各藏著一隻木棍,而蕾亞彷彿沒看見似的,起身朝他們走去。

嘖了一聲,我沒有多想,一個箭步擋在她面前,不管她投過來的疑惑視線,我惡狠狠的盯著眼前那群人,他們到底為什麼每次都要欺負蕾亞啊!

「唉呦,這不是格里西亞嗎?快點讓開,我們要跟那個雜種好好的『談一談』,今天就沒你的事了。」他們譏笑的語氣聽得我怒火中燒,而蕾亞那對自己的安危毫不在意的眼神更是火上加油,無法忍受她不在乎自己,犧牲自己來讓其他人不受欺負。

「蕾亞才不是雜種!而且,我不會讓你們傷害她!」憤怒的大吼道,雖然這話有點不自量力,但我才不管,只要能保護她,要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

「你、你想要保護別人?別說笑了,你打架從來沒贏過耶!」聽到這番蔑視的話語,我沉下了臉,儘管不甘心,但那的確是事實。

雖然再繼續擋在這的話,等等可能會被打到遍體鱗傷,我還是堅持不肯讓開,而那群傢伙也沒有多大的耐性,拿起木棒往這邊逼近。

一聲狗的狂吠傳來,那隻老是亂叫的狗往這邊衝來,等等,牠不是被鐵鍊拴住嗎?

微低的溫度覆上我的手心,蕾亞拉起我就朝孤兒院外跑去,跑了好一大段路後,她拐進一條空巷,才放開我的手,自顧自的喘著氣。

「好、好險逃開了……」我靠著牆壁休息,同時也轉頭笑著向她說道,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回應我的話。

沒來由的,我忽然希望能守護她的笑容,直到永遠永遠。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依舊是番外而非正文(毆

嘛,這是那對閃到不行的情侶小時後的故事

是由兩人的視角交換著寫同一件事

因為全寫在一起會爆字爆的很恐怖,所以分開貼

然後正文......最近卡稿了我寫不出來啦QAQ

請大家在給我一點時間......(跪

0
-
LV. 3
GP 0
30 樓 月影樂 qq96304
GP0 BP-
大大!!
對不起!因為模擬考的關係....我太久都沒來看嚕!!Q_Q
上次看的太快了忘記+GP了
這次我來補囉!!
大大加油!!
0
-
LV. 17
GP 3
31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qq96304 (月影樂)》之銘言:
> 大大!! 
> 對不起!因為模擬考的關係....我太久都沒來看嚕!!Q_Q 
> 上次看的太快了忘記+GP了 
> 這次我來補囉!! 
> 大大加油!!  
沒關係,讀書還是比較重要啊ˇ
謎:妳這個下禮拜要段考還再混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
GP感謝(抱
我會加油的ˇˇ

1
-
LV. 17
GP 3
32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蕾亞,快點喝啦!」看著眼前遞上的酒瓶,蕾亞慌忙擺手道:「咦,我、我不用……」話未說完,便被太陽湊上的嘴唇打斷,輕輕撬開她的齒貝,太陽將含著的液體送入她的口中,當然也不忘汲取人兒口中的甘甜。

「要自己喝還是我餵妳喝?」撐住癱軟的身子,太陽的聲音內多了幾分邪氣,知道自己鬥不過對方,蕾亞只能悶悶的答道:「好啦,我喝就是……」

一旁的眾人很有默契的戴上墨鏡,有人乾脆轉過頭,不想看這對情侶散發出的閃光。

嘆了口氣,蕾亞接過酒杯和酒瓶,做好了明天大概會宿醉一整天的覺悟。

「唔……」疲憊的捂著額頭,蕾亞扶著牆壁,有些搖搖晃晃的走在走廊上,臉色還有些微紅。

要不是找藉口先行離開,我恐怕就不是自己走回來的了……

印象中,很小的時候曾經因為好奇心而爬上櫃子拿師父的酒喝,結果被狠狠修理了一頓,之後就再也不敢碰了,這大概就是她現在酒量這麼差的原因吧。

「格里西亞以為每個人都和他一樣啊……」難得的抱怨了一句,蕾亞推開房門,走進浴室,待冷水從頭頂直接沖下來後,她才稍微揮去昏沉的感覺。

擦乾身體,蕾亞虛弱的穿著衣服,但才剛套上襯衫,她便感到一陣腿軟,幸好及時扶住牆壁才沒跌倒。透過模糊的視線,蕾亞勉強走到床邊,如釋重負的坐下,儘管裡智告訴她應該穿好衣服再睡,但對昏昏沉沉的腦袋似乎起不了什麼作用,疲憊的躺下,她有些恍惚的想道:「反正也不會有人進來,應該沒關係吧……?」

「蕾亞?」在門外喚了聲自家戀人的名字,太陽見裡面沒有傳來任何回應,不禁皺起眉頭,沒有多加思索,便打開門走進去,而所『看』到的景象,讓他瞬間愣住。

床上的人兒雙拳微握,擺在頭側,柔順的長髮隨意披散著,由於下半身僅穿著一件內褲,再加上雙腿微微曲起,使白皙的大腿一覽無遺,配上那人畜無害的睡臉……她絕對不知道現在的她有多誘人。

在床邊坐下,太陽的食指輕拂過她的臉頰,最後停於粉嫩的嘴唇上,隨後俯身便是一吻。

太陽的舌頭輕鬆的探進蕾亞毫無防備的嘴裡,糾纏著她有些退縮的小舌,而當事人似乎也感到不對勁,睜開迷濛的雙眼,想要說些什麼,無奈嘴被牢牢堵住,只能發出疑惑的單音:「嗯……?」

不理會蕾亞提出的疑問,太陽盡情的在她嘴裡翻攪、肆虐,嘗著專屬她的甜,最後,在對方傳出的缺氧警訊下,他乖乖離開她的嘴唇,順道牽出的曖昧銀絲替蕾亞添了幾分嫵媚氣息,也讓太陽終於按捺不住,變換了個姿勢--他上她下的姿勢。

「格里西……亞?」漂亮的銀眸因驚愕而瞪大,幾抹紅潮悄悄爬上臉頰。勾起淡淡的微笑,太陽再度低下身,覆上半啟的芳唇。

幾絲季冬的陽光灑入窗內,也灑在床上相擁的戀人身上,睜開帶著些許笑意的藍眸,太陽輕輕吻上白皙的脖頸,順勢在上頭種了幾顆『草莓』,懷中的人兒不安分的翻了個身,沉吟了幾聲,隨後,晶瑩的眼眸緩緩張開,起初,她的視線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游移著,待剛睡醒的腦袋清晰後,又陷入了當機狀態,太陽興味富饒的看著她,不管過了多久,她的反應永遠是那麼好玩。

好不容易恢復運作,蕾亞只感覺臉上好似有火在燒一樣燙,撇過頭,她有點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現在的情況。露出無奈的笑容,太陽扳過她的臉,在她額上落下一吻,帶著點溫柔的觸感鎮定了她紊亂的情緒,也讓她有辦法定下心來釐清昨晚發生的事。

「唉,酒果然還是不能亂喝……」聽到她似有似無的呢喃,太陽不禁啞然失笑,依附在她耳邊,他低聲道:「那,介意我再吃一次嗎?」

剛恢復正常血色的臉又瞬間刷紅,蕾亞不帶殺傷力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得美!」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小亞被吃了小亞被吃了小亞被吃了小亞被吃了小亞被吃了......(以下無限回音

很好我的糟糕程度又升一級了囧rz

太陽你不用感謝我要感謝請去感謝各位大大

小亞妳不要怨恨我要怨恨請去怨恨各位大大

就醬(光速逃

PS.最近在忙學校文學獎的小說,所以更新可能不會那麼快,請各位看官耐心等待,等這件事忙完之後就會恢復正常更新了(的樣子)

0
-
LV. 17
GP 3
33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最後一個請慎入(掩面

以下是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某部歐美劇集/電影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個你喜歡的題目,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字為限,中文以20字為限。(若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無字數限定)
4.寫完十篇然後指定下一位。
5.大功告成,發文。


以下是題目。

Angst(焦慮)
Crackfic(片段)
Crossover(混同)
First Time(第一次)
Fluff(輕鬆)
Humor(幽默)
Smut(色情)
Romance(浪漫)
Gary Stu / Mary Sue(大眾情人)
Horror(驚慄)
Parody(模仿)
Sci-Fi(科幻)
Hurt/Comfort(受傷/安慰)
Fetish(戀物癖)
Kinky(變態)
Death(死亡)
Episode Related(劇透)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Future Fic(未來)
Adventure(冒險)
Crime(背德)
Fantasy(幻想)
Poetry(詩歌/韻文)
Spiritual(心靈)
Suspense(懸念)
Tragedy(悲劇)
Western(西部風格)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First Time(第一次)

他伸出的那雙手,這是她第一次,懂得信任。

Romance(浪漫)

吻上她的唇:「永不分離。」他低語。

Hurt/Comfort(受傷/安慰)

眼淚無助的掉落,他只是輕輕將她擁入懷。

Episode Related(劇透)

面對眼前的男孩,她的眼神凍結了。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一樣的靈魂,一樣的身影,只是,他已不記得她。

Death(死亡)

痛苦的抓著他的手臂,死亡離她是那麼的近。

Crime(背德)

明與暗,光與影,相對卻相戀的兩人

Poetry(詩歌/韻文)

銀髮銀眸,溫柔微笑;

金髮藍眼,燦爛笑靨。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劍鋒上閃著紅光,銀眸中,只有深沉的冷酷。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哈啊……格……嗯……」嬌喘連連,滿室旖旎。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最近看到很多人在寫所以也來試試

初次嘗試寫不好請見諒ˇ

話說最後一個糟糕掉了(囧

天啊該不會哪天我真的冒出H文來吧(抖

至於點人,我就不點囉,開學了大家都忙了這樣(包括本人

下禮拜要段考還在這鬼混的就只剩我了吧(死

噢對了如果超過20個字麻煩自行把標點符號扣掉謝謝(告非

這篇劇透好多(遠

0
-
LV. 17
GP 3
34 樓 幻羽星辰 J10181996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看著深沉的黑夜,蕾亞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懸掛在屋簷旁的雙腳輕輕擺盪著,銀白的頭髮看起來雖然突兀,卻又完美的與黑暗融合在一起,彷彿原本就屬於它似的。

一個身影在她身旁坐下,雖然對方沒有開口,但光憑他的眼神就可以猜到他想問什麼,蕾亞沒有轉過頭直視他,只是盯著夜空,靜靜的說道:「吶,格里西亞,這樣子真的沒關係嗎?」

感到對方眼神中的疑問並沒有減少,蕾亞再度說道:「我是『闇』,而你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我們本來就是不相容的兩方,若是被外人發現我的身分,會給你們光明神殿帶來麻煩吧,而且……」微微垂下眼瞼,蕾亞說出了她不願面對的事實:「現在的我,只會招來一大堆不死生物啊。」

爾後,她終於望向太陽,臉上雖然帶著淡淡的微笑,但溫柔中夾雜著些許痛楚的銀眸,似乎下一秒就會掉出淚來,太陽沉重的看著她,明明說過要守護她真心的笑容的,為什麼總是讓她露出這種表情?

「所以,如果需要我離開的話,我可以……」語末未落,蕾亞的嘴便被堵住,她瞪大眼睛,茫然的看著太陽在她面前放大好幾倍的臉,接著才意識到現在的情況,掙扎著想要拉開兩人的距離,但太陽的手卻牢牢扣住她,舌頭更是毫無顧忌的探進蕾亞嘴裡,盡情的肆虐。

既然無法反抗,蕾亞只能任憑太陽擺佈,隨著時間流逝,肺部裡的空氣一點一滴的減少,當太陽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嘴唇時,蕾亞已經整個人癱軟在太陽懷裡,無力的喘著氣。

摟緊了懷中的人兒,太陽依附在她耳邊,悄聲說道:「不准說離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妳,絕不會再讓妳離開我身邊。」

從來沒有如此害怕失去過,想要保護她、想要擁有她、想要獨占她,以前種種的感情忽然有了解答,答案就只有那一個,不是嗎?

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太陽以只有他們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我喜歡妳,妳呢?」

蕾亞呆愣了好一會兒,淚水甚至在不知不覺中奪眶而出,格里西亞喜歡她?這事她連想都沒有想過,兩人就只是很自然的牽手,甚至擁抱,現在想想,或許自己也喜歡對方,才有辦法心甘情願的那麼做吧。

但是,我會引來不死生物,而且還是『闇』啊……

「不死生物的問題妳不用擔心,這裡可是光明神殿的大本營葉芽城,不死生物到這裡只有死路一條,至於『闇』的事情,死老頭之前也說過了,聖殿裡都有死亡領主了,不差妳一個。」彷彿能聽見蕾亞的心思似的,太陽輕拂著她柔順的髮絲,以平常絕對不會有的溫柔語氣說道。

沉默良久後,蕾亞終於撐起身子,聲音中帶著些許笑意,她道:「都這樣任你擺佈了,你說會不喜歡嗎?」

偶爾的自私,可以被容忍吧?

輕輕拭去尚殘留於她眼角的淚珠,太陽再度欺上半啓的芳唇,這次,懷中的戀人沒有任何反抗之意,只是閉上眼,享受這初得的幸福。

嘴角沁著淡淡的笑容,蕾亞愉快的在廚房內忙著,今天聖殿廚房休假,就好好來喝個下午茶吧。

才剛把餅乾放進烤箱,就突然冷不防的被人從後面抱住,蕾亞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才嘆口氣道:「我先說好,我沒做藍莓口味的喔。」

「沒關係。」帶著玩味的笑容回答,太陽又加了一句:「不過,妳要補償我就是了。」

語末剛落,他的唇便靠近她的,後者的臉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當兩人的距離接近零時,耳尖的蕾亞聽見一陣匆忙的腳步聲,趕緊出聲阻止:「格里西亞,有人……」就在這時,門打開了。

「隊長!有……」話說到一半的亞戴爾突然噤聲,馬上關上門,當他再次打開時,蕾亞已經躲到太陽背後,一隻銀眸正膽怯的望著亞戴爾,露出的半邊臉則是嬌羞的紅。

「敢問亞戴爾兄弟前來傳達何光明神的旨意?」太陽不慌不忙的說道,笑容除了刺眼之外,還有說不出的……惡寒。
「報、報告隊長,城裡到處都是不死生物,許多聖騎士都已經出動了。」儘管知道自家隊長心情不好,該說的事情還是得說,亞戴爾只能暗自祈禱太陽聽到這件事後會暫時忘記剛剛發生的事。

微瞇起眼睛,太陽光用想的就可以知道身後的人是怎麼樣的陰沉表情,要快點把這件事解決,不然她又會更自責了:「你先去城內消滅不死生物,我立刻就到。」

「是。」簡短的應答一聲,亞戴爾匆匆離開了聖殿廚房,蕾亞這才走出太陽背後,冷靜的說:「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等他開口反駁,蕾亞繼續說道:「這本來就是我自己惹出來的事情,我不可能讓其他人去處理,自己卻在一旁什麼事都不做,況且,多一個人幫忙,也少一些人受到傷害不是嗎?」

看著她堅決的表情,太陽知道誰都改變不了她的決定了,他很清楚她的個性,什麼事情都可以讓步,唯獨會讓他人受傷的事情不行,或者說……會讓自己受傷的事情,她總是把其他人擺在第一位,自己會怎麼樣都沒關係,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老是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而且還硬要撐著笑容。

儘管內心千百個不願意,太陽還是拉起她的手,咕噥著說:「別離我太遠,至少這樣我還能在妳受傷的時後馬上幫妳治療。」

揚起一絲無奈的弧度,蕾亞順從的說:「好。」

手中的劍利落一揮,蕾亞順利斬殺掉幾隻礙眼的不死生物,隨後揚起手,黑暗鎖鍊纏上了身旁的敵人,並瞬間加重了力道,不死生物就在慘叫中化為屍塊。

蕾亞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太陽,發現他也解決的差不多了,正打算移往別處繼續搜索時,映入眼簾的不死生物讓她瞬間僵住。

「怎、怎麼會……」輕輕捂住嘴巴,蕾亞驚恐的看著眼前褐色長髮,有著熟悉笑容的女子。

───────────────────(據說是分隔線的東西)──────────────────

哈哈久違的正文(爆汗

度過了神祕的低潮期總算稍微抓回手感了=W=”

原來的十五章後半搬到這來了ˇ

噢好吧大概就這樣,我要去寫社團用的文了(滾走

0
-
LV. 2
GP 0
35 樓 上官柳靈 jeansue01
GP0 BP-
今天上來忽然看到大大的學校有文學獎
有種和大大同校的感覺...
雖然可能很多學校都要設文學獎...
0
-
LV. 4
GP 0
36 樓 月影樂 qq96304
GP0 BP-
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抱歉.....最近鮮少用巴哈(謎:還不都是你一直要衝遊戲等級!)
總之!我回來了!!!大大加油!!!
0
-
LV. 10
GP 3
37 樓 夢玲 a930074
GP0 BP-
啊~大大加油啊~~~~~~~~
期待下文~~~隱藏大魔王要出現了嗎?
0
-
LV. 2
GP 3
38 樓 聽雨 aamy246810tw
GP0 BP-
這一篇寫的很好耶!我就算想寫也不知道如何下筆。
0
-
LV. 1
GP 0
39 樓 布丁 Fluttering
GP0 BP-
天阿!怎麼能那麼的好看阿!~!萌阿~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0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