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803

【吾命單篇】共度春宵(太陽暴風)

樓主 藍光 - ☆ tokomi94
GP2 BP-

 


夜已深了。
聖殿從白天走廊上各個小隊的聖騎士們嘻嘻鬧鬧的嘻笑聲、轉變成夜深後的人靜。
暴風騎士長是個非常非常負責的騎士長,天生就是有種「今日事、今日畢」,拿到手的工作一定要在最快速度內完成的正義感。

所以,雖然夜已深,暴風還是坐在公文有如山高般的書桌前,努力的改改改改改。


「親愛的暴風兄弟,辛苦你了!太陽我來探望你了!」

深夜的寧靜才過沒多久就被打破,金色長髮沒有綁著、穿著睡衣抱著枕頭的太陽,就這麼大剌剌推門進來,不管坐在書桌前的人,是不是頭上頓時爆出許多青筋,太陽笑著就是躲到暴風的被窩裡、蓋好被子。


「……你怎麼還不睡?」

「當然是來陪我最親愛的暴風,我知道你這麼認真負責而且極有可能一個月之後就過勞爆肝死,當然要來看看你的情形嘛。」
太陽說得理所當然,可是直接鑽進別人的床裡、連枕頭都帶來了是怎樣?

「……從我床上下來。」
暴風的語氣與平常沒什麼不同,也沒有再回頭看太陽,眼睛只是直視著那堆公文,手飛快的劃著重點、飛快的簽名。
「不要趕我走啦,來都來了,知不知道你房間很遠啊,冷死人了……」
「…………」
暴風決定不要理會太陽,對自己而言,敬業、負責想必真的是不可或缺的特質,即使太陽跑到自己的房間、鑽到自己的被窩,好像等你過來睡旁邊也一樣,改公文就是改公文。


「暴風--說說話嘛,天很黑很可怕耶--」過一會,太陽忍受不住只充滿原子筆快速在紙張上書寫聲音的房間,從床上跳下來,如平常一樣整個人懶懶的靠到暴風的椅背上,看著暴風改公文改得簡直快暴斃的那三天三夜沒睡的憔悴模樣。


「……要說什麼?」

「說到深夜、就想到天很黑,說到天很黑,當然就想到……鬼故事!」
「……………(這有道理嗎?)」
「我來說個鬼故事,你看怎樣?」

雖然暴風心中有些怕怕的,可是心想,太陽就是太陽,說出來的也不會多恐怖,說不定還能幫自己醒神。

「說吧。」


「我好像是聽我們小隊某個誰說的,說他有一天,帶女朋友在王城的街上到處亂逛,女朋友相中了一間服飾店,雖然服飾店看起來不怎麼起眼,可是他還是跟著女朋友進店,女朋友很快就挑了兩三件衣服試穿,他在外面等啊等…等啊等,等了三十分鐘,女朋友都沒出更衣間……」
太陽沉穩的口氣,時有轉折的語氣,開始令暴風發毛,暴風批改的速度也不禁越來越快。
「他毅然決然打開更衣間,裡頭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他問店員,店員卻說根本沒看見他女朋友進店過,連續一個月,都找不到女朋友的蹤跡,他很努力的找、打聽女朋友的消息,還是完全沒有進展。
有天,他接獲一個消息,一個跟他女朋友長得很像的……男生,在某間牛郎店出沒,到牛郎店一看,沒想到,他的女朋友已經整個人變成男生了、連下面都是!還是牛郎店的紅牌,雖然還記得他,可是女朋友已經交了好多好多女朋友、除了相貌之外,身材變得跟男人一樣高大,甚至比自己帥……!」


聽至此……真是…笑話!這到底有什麼好恐怖的?
暴風雖然努力的不要去想到關於任何恐怖方面的事,手還是忍不住抖了起來。
太陽說得很恐怖、語氣也陰森森的,心中卻是一直偷笑……
『暴風阿暴風,沒想到你這麼可愛,平常相當帥氣風流,其實很膽小呢!』


「怎麼樣……暴風,我再說一個!」
「不、不了,你快回房吧,我要睡覺了。」
「你敢一個人睡嗎?」
「……………………我是個男生,是暴風騎士長,不、不會被這麼點故事嚇到。」
太陽看見暴風極度逞強的樣子,簡直快爆笑出聲,卻還是將臉裝得相當相當的嚴肅。
「暴風,既然你是個男生,你不介意陪伴太陽吧?太陽一想起那件事…真人真事,太陽自己都會怕啊!」


「…………」暴風微微的點頭,太陽知道自己的詭計成功了,其實暴風根本就怕的要命,可是他死愛面子,絕對不會說自己很怕,所以只要扮豬吃老虎就成了!

太陽先爬上床、再拉開被窩,歡迎暴風。
『這到底是誰的床啊?』暴風暗自抱怨,還是乖乖的褪下身上的外套,躲進被窩。
其實暴風已經感冒多次了,每次都是睡前時間洗完澡、換好睡衣,又想到要趕公文,隨便披件外套就埋頭苦幹,今天也不例外,暴風認為有點冷…應該……只是心理作用吧?

太陽看暴風有些睡不著、臉色難看。
『我身為光明神底下的十二聖騎,怎能看見兄弟身陷苦難中還不出手相救呢?這可是違反我的個人原則!回去要把胸前的太陽貼紙撕掉的!』
太陽暗自心想,一口氣將一旁的暴風摟進懷裡。
「……………………」暴風想將太陽推開,可是,蓋著被子依然很冷、被太陽摟著卻不會,只好乖乖的給他摟著,避免感冒機會。
「暴風,你需不需要放鬆一下?」

「?」
「總之,現在照我說的話做。」
暴風有些愣的點點頭。
「將眼睛閉起來。」
如果是平常判斷力過人的暴風,可能還知道這接下來的情形,不過現在暴風喪失判斷力,乖乖的將眼睛閉了起來。
然後是熾熱肌膚的接觸。
自己的睡衣領子已經開了一半,太陽輕輕的啃咬著暴風的頸子,暴風原本有些發冷,可是現在身體有些熱了起來,吐息也變得有些急湊。

『這是哪門子放鬆的方法?』暴風心中恨恨的想著,可是就是因為著涼的關係有些無力。


人兒的唇一開始碰觸到自己的肌膚,還會感到奇怪,一旦離開,卻又覺得空虛……怎麼了?
「把嘴巴張開--」
暴風的身體像是不聽使喚,真的乖乖將小口張了開來,太陽立刻將自己的唇接上、舌頭輕易的侵入,更不給暴風一絲逃脫的機會。

 

 

早晨,昨夜的漆黑已完全不著痕跡,夜晚的寒冷也變成的早晨的溫暖宜人。

「不要哭嘛,對不起對不起!」
太陽搖著暴風的肩膀,努力的賠罪。
「誰哭啦,我最好是有哭!」
暴風的語氣很兇,問題是眼框就是有些水水的、掉不出淚,卻也不是真的沒有淚,被太陽這麼一搖,淚還真的掉下臉頰,太陽相當迅速的以舌頭舔去。
「啊啊啊阿阿阿阿阿阿--你不準碰我!」暴風離開太陽三呎遠、退到了房間的角落。
「暴風對不起嘛,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真的。」
「你願意照顧我不代表我願意給你照顧,我以後也是要交女朋友的,你隨隨便便就對我做那種事,果然是上次我打你打得不夠!」
暴風相當生氣,果然不是很容易就能夠撫平的心靈傷痛……暴風說了說,打了噴嚏,太陽這才發現暴風雙頰微紅,很可愛……問題是這只有一種可能--發燒。
太陽走到暴風面前,以自己的額頭碰碰暴風的額頭,果然是比較熱。
「暴風,你發燒了。」
「………我去找祭司。」暴風二話不說套上日常服便往房外走。
「等等等等等--」太陽在暴風打開房門之前,急忙抓住他的手。
「?」
「我不是說我會照顧你的嗎?」太陽笑笑。

連續幾天,暴風騎士長都沒有出過房門,應該是生病了,太陽騎士長則是,雖然知道他人在聖殿,卻一直都不在自己的房間,沒人知道他消失到哪去了。

 

 

--END--

感冒用失失,不傷身體、不摻類固醇。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