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526

【心得】我們的掙扎不是孩子的任性,而是對大人世界的咆嘯──天氣之子 觀後感(大量劇透)

樓主 橘子布丁 WESTQAZ1550
GP131 BP-
今天(10/04)總算是趁著下午不用上班的日子去看了天氣之子,大概是因為平日的關係吧,整個戲院包括我也只有6個人,根本包場了。

在說說我今天的心得之前,稍微做個自我介紹吧,本人是個快奔三卻還在領22K最低薪資的上班族事(ㄉㄚˇ)務(ㄗㄚˊ)員(ㄉㄜ˙),本人工作的蔽公司每年調漲250元月薪,可是調滿5次即不再升薪,換言之哪怕我做一輩子,薪水也絕不會超過25K,可能就是在這樣一事無成,又毫無未來性可言的環境下吧,我在這部戲裡面感受到很多與其他心得文及影評人不太一樣的感受。

先說說很多人講的主題過多與重點模糊的這點吧,其實我在整部戲裡面都可以感受到一個很明確的主題,或者可以形容為"感受"吧,那就是───掙扎。

從帆高不計後果的逃家,用著不多的儲蓄在網咖流浪生活,還因為年齡學歷問題而四處求職碰壁;陽菜為了與弟弟生活下去,不惜謊報年齡打工,甚至還嘗試進行特種工作;須賀圭介為了爭取女兒的扶養權,而不斷的試圖討好義母、夏美為了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不停的面試,但卻不如人意而只能靠接觸超自然新聞來紓解現實壓力,這些人物的種種表現無不表現出他們對現在生存環境的掙扎和尋找「希望」的渴求。
而在這樣境遇下這些人湊到了一起,正因為這些人都是一些在生活中苦苦掙扎的存在,同病相憐的他們互相依偎取暖反而有了一絲溫馨。


「那大概是我在16年的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晚餐了。」
在陰雨綿綿的東京裡,不斷求職碰壁只能靠泡麵和玉米濃湯過活的少年,在那一刻邂逅了唯一的一縷陽光。
從帆高開始在事務所工作,處理一切雜事以及跟著夏美四處訪問,到再次遇見陽菜,看見了她那100%的晴女能力後,興起了幫助陽菜成立晴女祈願網站的想法。再不斷不斷的接受晴天委託賺取生活費用,一直到最後一次接受須賀圭介委託的晴女任務,這段時期我想形容為──如豪雨中的一縷陽光。
帆高他們一行人就是在這樣的時光中享受著那一縷微弱飄忽不定的希望,因為晴女能力的便利讓帆高與陽菜產生了他們可以靠這自立生活的錯覺。可是夢終歸會有醒來的時候,當警察循著線索找上了陽菜家的時候,未成年無法獨自在這社會求生的現實又再次被擺到他們面前。

這裡我想回頭講一下帆高持槍這件事,因為這對我想分析帆高心態的變化有很大的比重。帆高在偶然中撿到槍時,我相信他完全沒想過會用它來射人,一來他寧願相信這是玩具槍,二來他這個逃家少年根本不可能就這樣拿著槍去警局到案,所以他選擇了藏起來當個護身符。可是當他遇到想與陽菜作交易的大人時,卻在暴力脅迫下掏出了它還扣下版機。
我當下完全可以體會他的心情,畢竟當自己在一個舉目無親的地方被一位如黑道般的人物壓在地上毆打時,換作是我也會想要依靠這個唯一可以對抗大人的武器,更不用說帆高基於小小的正義感也不願意坐以待斃讓陽菜就這樣去交易。之後帆高與陽菜逃到廢棄大樓後,被陽菜指出他很有可能射死人時,帆高他那顫抖的手說明了:他發現手中的槍不是什麼護身符而是恐怖的武器。他把槍丟開了,因為他根本沒資格也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這東西,這時的槍我想對帆高來說象徵了社會殘酷的一面,你拿來對抗大人的武器也同時是你懼怕的東西。

其實帆高與陽菜他們在劇中,一直都渴望能得到對抗社會的力量,在須賀圭介的委託中,坐在長椅上的陽菜這麼對夏美說了:「我...倒是想要快點長大」,這句話代表了他們多麼渴望掙脫這社會的束縛,對他們來說彷彿只要能長大了就能得到對抗社會的資格與力量,孰不知大人才是真正屈從於社會的存在,這對許多已經出社會多年的人來說應該深有體會吧。人只有在還是小孩的時候才可以耍任性。

回到現實再次敲門的地方,面對警察的緊密搜索,須賀圭介的拋棄,和兒福諮商所即將的到來,帆高與陽菜他們那天真的想法被打的不留於形。可是看著痛苦不安的陽菜,帆高作為孩子的掙扎,他說出了:「一起逃吧」
即使他們自己也很清楚不可能永遠逃下去,證據就是他們在四處尋找落腳處都不得其門而入,身上僅有的錢是須賀圭介的資遣費和之前陽菜做晴女時的收入,而最後唯一找到的暫憩所一晚要2萬8日圓,這讓三個居無定所也沒有固定收入的孩子們如何撐下去。
「我們這樣就可以繼續過活,不需再要給我們更多恩惠了,但也請不要再奪走我們更多東西」帆高這段向神祈求的獨白,對照他們一行人一邊在旅館泡澡、吃東西、唱歌時的歡樂場景也更顯得如泡沫般短暫而脆弱。
雪上加霜的是天氣的惡化越來越嚴重,這也讓帆高與陽菜的心境出現了分歧......
當陽菜問帆高:「你希望這場雨停嗎?,帆高表達了肯定,我想這時帆高一定還不曉得陽菜操控天氣的代價,即使不久前才目擊了陽菜身體的變化。
我想陽菜所說的:我與天空產生了連繫」,在帆高的解讀裡也只是天氣會更加回應陽菜的心願變化而已,此前的落雷和降雪也彷彿是映照了,陽菜的祈禱和心情。

直到陽菜點破了「活祭品」一事,或許對帆高來說唯一支撐他可以一如既往過日子的想法的是陽菜那100%晴女的能力,對帆高來說陽菜不僅是他喜歡的人更是他在這不如意的社會裡唯一找到的陽光,他一廂情願的認為只要晴女還在,他就可以在這個壓抑的社會裡掙扎求生下去,而事實卻將一切推倒,即使帆高想讓陽菜不再當晴女;想靠他自己賺錢來照顧大家,可是他內心深處也很清楚他辦不到。

至於陽菜在提問的當下,可能是想豁出自己的一切,以換取帆高渴望的晴天吧。試想弟弟即將與自己分別、帆高隨時有可能被警察帶走;自己不能再使用晴女的能力,也就意味著不能再靠能力賺取生活費,對未來的不安其實早已壓垮了陽菜,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她依然想為了眼前這個說著不想她消失,一邊為她戴上戒指,希望他們可以永遠生活在一起的「小孩」作出回應。對陽菜來說帆高應該是她自母親過世以來,唯一一個讓她重新找回生存意義的重要之人,所以為了讓晴天可以換取更多人的笑容,最重要的是換取帆高的笑容,她願意再當一次晴女。

一早晴天再次來到了東京,但陽菜卻消失在了床上,不知去向的陽菜和凪的夢讓帆高有了最糟的預感,而緊後而來的警察將他們帶離了這暫憩所,離開旅館後看著放晴的天空帆高目睹了他送給陽菜的戒指從天而降,帆高不好的預感成真了,他知道陽菜真的成了「活祭品」。

「明明我才是年紀最大的」,在警車上當帆高聽到陽菜真實年齡是比她還小的15歲時,內心應該充滿了對自己的憤怒和失去了陽菜的痛苦。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在跟這位比他還小的少女撒嬌;原來自己是一個這麼不值得依靠的小孩,而且在自己喜歡的女孩犧牲的當下這些大人居然還完全不當一回事,這痛苦與悲憤其實都足以當場壓垮一個人,可是唯獨在這時候屬於小孩的任性才有可能喚回連大人都遺忘的奇蹟。
這裡我想停一下講講某個人物,就是──須賀圭介
在劇中不止一次提到須賀圭介和帆高很相似這一點,同樣有些孩子氣、同樣有些靠不住、兩人都曾經逃過家而且在當時都邂逅了自己重要的女性,或許在某種意義而言須賀圭介也是代指了成人的帆高。須賀圭介在喪妻後,隨即又失去了女兒的扶養權,可是他也沒有完全沉淪,或是一蹶不振,即使只能窩在一個小小的出版社裡,還是想辦法接更多的工作;為了改善義母的印象他還是想辦法戒了菸,可換來的還是一句:「你給人的印象就是這樣。」
「人老了就是這樣,不得不改變重要事務的順序」,處在申請女兒扶養權的敏感時期,自己照顧的少年卻在被警察追緝,弄個不好一切的努力就全沒了。所以圭介他用金錢打發走了帆高,並且還叫他該長大了,其實當下這話也是圭介講給自己聽的吧。
別再當個濫好人,陪小孩胡鬧了,快讓他回家!!

但內心的罪惡感還是讓他回家買醉、破了多年來的菸戒,就算被自己的姪女罵說很遜,卻依然裝作老成的大人模樣,並世故的說著「只要一個活祭品,就能讓失控的天氣復原,不是很划算嗎」,相信很多人在看到圭介這麼說時,都很想痛罵他吧。
可是對照之後老警官再次找上門,說著「寧可放棄人生,也有個不計代價也想見到的對象,很讓人羨慕」時圭介留下的兩行眼淚,就能知道他是最渴望能像個小孩般任性的人了,因為他也想不計一切代價,再見妻子一面。

帆高被抓去警局後隨即找機會逃出去,聽說此事的夏美趕了過來,但她完全沒有想阻擋帆高反而立刻拉他上車去往代代木。有些人可能會想夏美還只是大4生而已,所以一時衝動難免的,真的只是這樣嗎?
即使還年輕,一旦人生履歷被加上了一筆妨礙公務、拒捕,依然會對即將進入職場的新鮮人造成嚴重的傷害。可是夏美還是願意成為共犯,其實從飆車時夏美大喊的:「我也許很適合這個路線,乾脆去做巡警吧」可以稍微了解一二,之前夏美在人力網站上的篩選條件我們可以知道,她並沒有一個確定的工作方向,完全就是還處在一種自我探索的階段,對著每一間前去面試的公司都是同一句:「貴公司是我的第一志願」,這種目標模糊的亂槍打鳥,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而這樣沒有專一目標的人看到了一個不成熟的逃家少年,為了一個少女如此拼命,如何能不激動,「奔跑吧! 帆高!」這既是一句祝福也是一句自我的激勵,激勵不斷掙扎的自己即使沒有專注的目標,也要踏穩每一步拼命埋頭跑下去。

長達數公里的軌道,帆高奔跑時的過程,雖然有許多人覺得節湊拖得太漫長,甚至看起來很蠢很勘尬,可是正是這樣的過程,我才更感受到他的拼命,那瘦弱的身軀一邊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一邊回想他與陽菜之間互動的種種搭配上【陽菜と、走る帆高】的溫暖柔和配樂,讓我直接體會到那些回憶對帆高的熱度。

而好不容易趕到廢棄大樓的帆高卻遇見了圭介,雖然圭介也聽說了帆高逃跑的動機,但處事多年的他認為這只是亂來,甚至給了帆高一巴掌要他回警局,他覺得帆高還是個孩子;是個還不到放棄人生的孩子。直到帆高撿起遺棄的手槍做出對空鳴槍的舉動時,他才驚覺帆高早已做出不計一切代價也要找回陽菜的覺悟。

別妨礙我! 讓我到陽菜的身邊啊!一邊嘶吼出這句話一邊對空鳴槍的帆高,正是藉著這一槍對著這個大人一手建立起來的社會發出了咆嘯。

眼前的圭介是在他進入東京後第一個幫助他的;給他工作、給他薪水、給他一個棲身之所的恩人,可也是這樣一位如同父親的角色,成為了阻擋他的一道牆,因為劇中沒明說我們依然不知道帆高為何與父親起爭執,又為何決心離家,可是我們還是可以了解他不想再依靠父親這件事情,明明得依靠大人才能活下去,卻又想逃離這一切,這是很多青少年都會有的矛盾心情。

如果是不久前剛到東京的帆高他也很清楚自己只是在亂耍性子胡鬧而已,即使被責備也無話可說;不過對現在的帆高來說拯救陽菜已是他生命中最重要也最正確的事。
明明我在做我認為正確的事,你們這些大人別在這時候講些大道理阻擋我啊!!!

一邊嘶吼「只是想再見她一面啊」一邊舉著槍跟趕來的警察們對峙,帆高他顫抖的手代表他依然畏懼著那個社會的殘酷面,可他依然舉著這份力量,因為他知道他不能退縮;因為他知道一旦放棄就再也見不到陽菜。
而在聽到那句吶喊後,圭介也驚醒了,眼前這個他所認為的孩子不也跟他一樣嗎?不也一樣只是想再見所愛之人一面而已嗎?我有什麼資格批評他、阻止他。
可能就是有這樣的心境變化,圭介最後選擇幫助帆高纏住警察甚至要他快走,淺意識裡圭介也是希望這份任性能得到回報吧。
爬上樓頂穿過鳥居的帆高來到了陽菜所在的場所,並且再一次見到了心心念念的對方,相會的兩人在從空中墜落的過程中,陽菜不安地問道:「要是我回去了,天氣又會再次惡化阿
就算世界從此不再放晴也無所謂,比起藍天,我更希望你在身邊。就是因為這些話,讓一直以來不安的陽菜下定了決心待在帆高身邊一起面對未來,
同步響起的配樂グランドエスケープ裡的歌詞也在此時完美的呼應了兩位的心

夢に僕らで帆を張って
讓我們以夢想揚帆
来るべき日のために夜を越え
為了即將到來的黑夜
いざ期待だけ満タンで
承載著滿滿的期待
あとはどうにかなるさと 肩を組んだ
讓我們搭著肩膀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總會有辦法
怖くないわけない でも止まんない
儘管也會害怕  但我們不會停下腳步
ピンチの先回りしたって 僕らじゃしょうがない
即使前方危機四伏  我們也無可奈何
僕らの恋が言う 声が言う
因為我們的愛情訴說著  聲音在訴說著
「行け」と言う」「前進吧! 」

「天氣什麼的,就讓它去失控吧」對帆高來說他的陽光早已不是晴女的奇蹟了,而是天野陽菜這名少女,為自己祈願吧,只要我們身邊還有彼此,就可以面對未來的困難。
在對陽菜訴說了這些心意後,陽菜便從晴女的身分中解放了,屋頂上兩人手牽著彼此靜靜沉睡,而陽菜脖子上那水滴項鍊也因此斷裂,豪雨再次降臨了東京,這裡的降雨鏡頭特別畫出了許多像龍的物體從天而降的場景,彷彿過去一直由天氣巫女安撫的龍神終於解放了一樣,讓這雨一下就是三年未停。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回到故鄉接受保護觀察期的帆高迎來了他的高中畢業,為了上大學還有去見陽菜他迫不急待地前往東京,可是那裏已經被淹沒了大半的土地,這時的帆高心中應該還是懷有愧疚吧。
為了救他自己喜歡的女孩,他不惜犧牲多數人的晴天,所以當他去會面立花婆婆時也道了歉,不過豁達的立花婆婆也只是笑著說「聽說東京以前就是海灣,只不過是人類把它變成了陸地,現在也不過是還給大海罷了我想這句話多少讓帆高糾結的內心有所舒緩吧。
去拜訪圭介時他也說了「青年不用在意啦~畢竟這個世界早就瘋了
這是圭介對帆高的肯定也是鼓勵吧,畢竟在同樣的情況換作是我也一定會為了妻子犧牲世界。
對於圭介來說帆高拯救陽菜的舉動同時也是補償了圭介心中的小小遺憾吧。

題外話一下 這裡小雨的出現讓原本在劇院裡,因為超專注而一直保持安靜的我也不禁笑了出來www
這是怎樣....即使小時候再怎麼苗條,長大=變肥已經是家貓們不可避免的宿命了嗎XD

走在過去跟陽菜一起走過的斜坡道上,與過去不同的是,原本整潔的護欄網上長滿了綠藤,而底下原本的住宅區也化作了一片海水,準備去見陽菜的帆高,這時一直在心中默想,該如何與三年不見的她說話,並一直思索著安慰她的台詞,是告訴她「這裡以前就是海」還是「反正世界早就已經瘋了」,所以世界變成了這樣也不用在意? 看著手中那曾經送給她的戒指,帆高心裡還沒選擇好該說的話。

可是再看到前方那熟悉的身影時,他才發現自己想說的根本不是那些話,因為在三年前的那一天他們真的做出了改變,改變了彼此的世界,也做出選擇了,他們選擇了彼此,選擇了在這樣的世界裡一起活下去,選擇了一同面對不安的未來,最後帆高與陽菜兩人互相擁抱並大聲的說著
「僕たちは、きっと「大丈夫」だ! (我們一定都會沒事的)」
在這樣的世界我們依然可以選擇彼此,改變彼此的世界,成為彼此的「大丈夫」。


------------------------------------------------------------------------------------


到此(10/06)我的心得文總算是打完了
這是我第一次打這樣的心得文,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發現明明看電影的時間是10/04可是我卻在10/06才發文,沒錯...我花了快整整2天才打完這樣的文章,真的為自己的文采之差感到無言...
當年會選理組不是沒道理的XD

本來也沒想會打這麼長的心得文的,只能說是真的有被感動到吧~~
對於新海誠我其實對他並不熟悉,〈你的名字〉也只是這星期在電視上看到重播而已,可是被那畫面和音樂震撼到的我,還是往電影院衝了,幸好即使上映快1個月了,依然還有檔期,我也才能在大螢幕上直接感受新海誠的作品,也在看完的那晚就開始動筆寫這篇文張抒發情緒,沒想到一寫就是2天。

回來講講這部吧,雖然在這部劇中或許會有很多人認為人物的刻畫沒有那麼飽滿,其實我覺得這些刻劃都包含在每個小細節中,觀眾其實不需要思考太多,把感情投入其中就可以好好享受這篇故事了,另外很多人都說新海誠塞進了太多要素跟議題,每一種都只有沾一點點而沒有深入探討很可惜之類的,可是在我看來那些反而都不重要,因為那些從來都不是重點,從我對這部戲中感受到的情感,是新海誠藉由帆高、陽菜、圭介、夏美四人的身分,來表達社會中的青少年、社會新鮮人、社會人士他們在這樣的大環境中的心境掙扎等等...

其實感覺天氣之子我還有很多很多可以講的,只可惜文采實在不行,很多情感沒辦法轉化成文字述說出來,總之下午打算去二刷,順便買小說回來補~~

感謝各位觀看,文筆不好請鞭小力一點QQ
131
-
LV. 4
GP 1
2 樓 pipi pipishe
GP0 BP-
我原本也很想去看,但評價不一,還在考慮中
0
-
LV. 20
GP 659
3 樓 第一航空戦隊宮部久藏 akiba48japan
GP1 BP-
禮拜六臨時決定去看,日本現在正在被台風19號攻擊,看電影的時候一直有種日本現在是不是也這樣的感覺

電影裡面夏美常常笑的樣子讓我非常印象深刻,在這部電影裡面她好像沒有表現出什麼負面的情緒(還是說是我忘記了w),雖然求職那一段讓人感覺有點可憐,不過電影的描寫也沒有刻劃出她對於人生等等失落的感覺,個人很喜歡這個角色的出現

我最近其實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雖然全世界都在想辦法提高人類的生存比例(比方說落後地區的人不要餓死,有衣服穿等等),可是人生活的比例,似乎卻非常少人投入資源去研究及改善,很多人雖然不會餓死有房子甚至有不錯的物質生活,但是卻讓心理層面呈現極度難過的狀態

電影中男主角逃家,也有勇氣對抗社會公權力的警察這些等等行為,在我看來是一種非常勇敢的行為,在這個制度很嚴明的社會下,很多人也因此屈就於所謂的「現實」,不敢做出不同於社會定義所謂正確的行為,而這種原始的為了自己或者為了某人而付出的想法只要不在社會定義的道路上都必須被壓抑住,不然會被當成怪胎瘋子,嚴重的話還會被公權力介入(當然我這裡不是在討論一部分造成他人生命財產影響的例子)

我想這個電影是不是也是想傳達給這些沒辦法跳脫社會框架的人們一個動力或者是鼓勵呢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4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