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二創】小雪老師的三葉戀愛相談室 (更新:小雪老師的煩惱。兩人的專屬情人節)

樓主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32 BP-
你的名字的結局時間推定是2022年,依照言葉之庭的時間表,這已經是孝雄與雪野在光之庭園重逢的三到四年以後,也該是兩人已經結婚的時候了。如果結婚以後的孝雄與雪野,遇到交往中的瀧與三葉,會是甚麼樣呢?當小雪老師聽到宮水三葉同學的戀愛煩惱時,曾經是過來人的她會怎麼說呢?這篇言葉之庭加上你的名字的二創小說,試著描寫這樣一個故事。

認真來說,依照言葉之庭與你的名字的官方時間設定,這兩個世界並不容易交集。不過既然這是二創,就來讓新海誠兩個其實相當接近的世界連結吧。無論如何,為了讓兩個世界的交會平順一些,有些官方故事中的設定就予以模糊化了。

這是言葉之庭二創小說三部曲的第三部。這三部曲從2013年的電影ED地方開始,講了秋月與雪野在十年間三個時間點的故事。如果還未看過第一部曲與第二部曲的朋友感到有些興趣的話,以下兩個連結提供了傳送門,歡迎指教:

(言葉之庭三部曲:第一部) 節日前夕,信紙的奇蹟,Que Sera, Sera

(言葉之庭三部曲:第二部) 歡迎回來。新鞋子。一起到海邊去吧 -- 雪野百香里與秋月孝雄

希望所有賞光閱讀接下來這篇 "言葉之庭X你的名字" 二創小說的讀者,都能從這個歡樂向的同人故事中得到樂趣。

(本文同時發表在TankerBale的創作小屋)



* * * * * *

小雪老師的三葉戀愛相談室。鞋子與名字 -- 孝雄雪野與瀧三葉

「不好意思,請問是雪野老師嗎?」

坐在餐廳用餐的雪野,轉頭向餐桌右上方望去,看著站在眼前,身上穿著套裝,長髮上綁著夕陽色髮繩,剛剛跟自己打招呼的女生,先出現微微驚訝的眼神,但是在記憶裡搜尋了一下以後,立刻就露出了笑容。

「啊,是宮水同學是嗎?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

「啊,果然是老師!真高興看到妳!老師最近好嗎?老師跟以前一樣,完全都沒有變呢,剛才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真是巧啊,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宮水同學。」雪野注意到三葉以詢問的眼神看了一下坐在自己對面的同伴。

「對了,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先生,雪野孝雄。」

當雪野舉起左手跟三葉介紹孝雄時,手上無名指閃爍著一枚細緻典雅風格的戒指。

好一陣子沒來東京的雪野,今天趁著學校放假的時候,與孝雄一起從兩個人在四國的住家過來。除了看看東京的家人以外,最主要就是陪孝雄一起去上野那邊合作的製鞋工作室。在跟大半年以前訂鞋的客人交鞋以後,孝雄另外又量了幾位新客人的尺寸,並仔細確定每個人的不同需求。

等到孝雄整個忙完,早已過了通常吃午飯的時間。兩個人於是決定來這家以前來過幾次,離丸之內線新宿御苑車站不遠的義大利餐廳吃披薩與義大利麵。沒想到就遇到了雪野以前當代課老師時教過的學生。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是宮水三葉,是雪野老師以前教過的學生。」三葉一面向孝雄自我介紹,一面思索著似乎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忽然間恍然大悟。

「啊,你就是那一位從義大利留學回來,曾經在佛羅倫斯知名製鞋工作室歷練過的雪野先生嗎?真是幸會!沒有想到就是雪野老師的先生啊!」在時尚服飾業工作的三葉,先前曾經在時尚雜誌的手工製鞋專文報導中看到一段文字,介紹從義大利回來,被稱為手工製鞋界新星的雪野孝雄,沒想到今天見到了本人。

「妳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很高興能夠認識百香里的學生。」孝雄微笑著跟三葉說。入贅到雪野家的他,已經很習慣被別人以妻子的姓稱呼。

三葉轉過頭,跟坐在不遠處另外一桌旁,穿著上班族的西裝,一直看著這裡的一位年輕男性點了點頭。那一位男性有點慌張地站起身走過來,等他來到身邊時,三葉向雪野及孝雄介紹。「這位是立花瀧,我的男朋友。他以前在這家餐廳打工過。我們今天過來喝個下午茶,沒有想到就遇到了雪野老師與師丈。雪野先生是手工製鞋界的名人呢。」三葉也順便跟瀧介紹了眼前的兩位是誰。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瀧有點緊張地打招呼。

「請多指教。百香里,既然難得遇到妳教過的學生,是不是就請這兩位過來一起坐?反正我們兩個也差不多用完餐了,就大家一起喝個下午茶怎麼樣?」孝雄打過招呼後,主動跟雪野這麼說。

「兩位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嗎?」雪野邀請三葉與瀧。

「太感謝老師與師丈了。我們高興都來不及呢。」三葉很快地回答。

孝雄一面移動到雪野左手邊的座位,一面邀請三葉與瀧坐下,同時用眼神手勢請附近的服務生過來幫忙,將另一桌的飲料與糕點移過來。四個人就這麼聊了好一陣子。

* * *

「小雪老師看起來過得很幸福呢。真是太好了。」走在回去兩人同居公寓的路上,三葉跟身邊的瀧說。

「一開始知道師丈就是雜誌上介紹過的那位厲害年輕手工製鞋師的時候,還真是嚇了我一跳。師丈雖然才回來兩年多吧,他做的鞋子已經開始出名了。特別是女鞋,聽說會讓人看到入迷,記得有好幾位有名的女星都跟他訂製呢。」由於在時尚服飾業的工作,三葉對於這樣的情報相當熟悉。

「是啊,雪野先生真的是很強啊。沒有想到他竟然只跟我差不多大,我一開始還以為他至少快三十歲了。見識與氣度跟同年紀的人完全不一樣啊。難怪才跟我一樣的年紀,卻已經有了這麼受肯定的成就。」瀧跟三葉坦白說了自己的感想。

「小雪老師跟師丈的感情真是好呢。吶,看來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年齡甚麼的果然一點問題也沒有啊。」聽得出來瀧在話裡面有不少感慨的三葉,一面帶點撒嬌地說,一面設法轉移著話題。

「是啊,果然是這樣沒錯。」瀧雖然笑著回答,但跟著就不自覺地沉默走了好一會。不過三葉甚麼也沒說,只是挽著瀧的手更靠緊了一點,兩人就這樣靜靜地一起走在東京的午後街巷之中。

* * *

「宮水小姐真的很喜歡妳。看來我的另一半不管在哪裡教書,都會受到學生的愛戴啊。」走在新宿御苑日式庭園旁的小路上,孝雄跟身邊的妻子這麼說。

兩個人早已形成默契,只要經過附近,就會到御苑裡面來走一走。孝雄走在雪野右手邊,與她十指交扣,左手的無名指也戴著一枚同樣是細緻古典風格的戒指。

「是嗎?謝謝你。你老是這麼愛稱讚我。」雪野甜甜柔柔地跟自己的丈夫說。

「我記得宮水同學以前家裡是神社,她還當過巫女呢。她爸爸也是地方上的政治領袖,全家在地方上都很出名。不過好像也因為這樣,我記得她在學校的壓力也比較大一點,有些同學好像會有點找她麻煩,所以那時候我也比較關心她一些。」雪野回憶著說。

孝雄點了點頭。由於過去的經歷,妻子對於學校裡面可能有學生遭到霸凌的情形總會比較敏感一些,也會想盡量在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上面對學生伸出援手。他很了解這一點。

「沒有想到宮水同學也到東京來工作了,而且勅使同學竟然已經跟名取同學結婚了呢。說起來有點奇怪,雖然我應該是第一次見到立花先生,但是看到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我總有種好像曾經同時教過他們兩個人的感覺。對了,你覺得立花先生怎麼樣?」雪野問著孝雄。

「立花先生應該是個很有責任感,也很努力的男人吧。我很喜歡他對於建築與城市的見解,他是真的有心想實現自己的想法。然後我想他與宮水小姐兩個人是真心相愛,應該不會有甚麼問題才對。只是我總覺得他們之間可能對甚麼事情還有一些疑惑也說不定,可是我也說不上來是甚麼。不過我想,受到學生完全信任的小雪老師,對於宮水同學的諮詢工作可能還沒有結束,需要準備到相談室裡面去一趟喔。」孝雄開了雪野一個小玩笑。

「嗯,說不定呢。那我得有點心理準備才行。」雪野笑著跟孝雄說。一路走來,她早已完全信賴丈夫看人的眼光,對人際的判斷,以及預料事情的能力。

* * *

結果不出孝雄所料,回到四國過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才用過晚餐以後不久,雪野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喂喂,請問是雪野老師嗎?」手機裡傳來了三葉的聲音。「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上個禮拜和老師見過面的宮水。」

「啊,是宮水同學,妳還好嗎?突然打電話來,有甚麼事情嗎?」

雪野一面跟三葉通話,一面和眼前的孝雄比了一下手勢,表示自己要到隔壁的起居室去講電話,免得干擾孝雄工作。

婚後雪野與孝雄兩個人在離雪野爸媽家不遠的地方貸款買了一間獨棟房子。在屋裡起居室的旁邊特別設計改裝了一個孝雄的製鞋工作間,雪野也在同一個房間布置了一個小書房。由於就在附近,而且經常回去,雪野就將大部分的書與衣服都留在老家那邊,好讓孝雄盡量可以使用比較大的空間。每天晚上雪野開著小型國產車從學校回來,跟孝雄一起吃過他準備的晚餐,兩個人整理完餐桌與廚房以後,雪野通常就會泡一壺熱茶,窩在這個房間的沙發上,一面讀書,一面看著孝雄做鞋子。

「我有一些比較私人的事情,想要請教老師,不知道可不可以?」

「沒有問題,請說。」

電話的另一端猶豫了一下,接著三葉的聲音傳來。

「老師,妳相信一見鍾情,還是命中注定這樣的事情嗎?」

怎麼會不相信呢?老師可是曾經聽過命中注定的姻緣在耳邊響起,是隱約雷鳴的聲音。雪野雖然這麼想,不過沒有說出來。

「應該有這樣的可能吧。」她語帶模糊地回答。「為什麼會這樣問呢?」

「因為我和瀧就是這樣的情形。說來老師可能不會相信,我們是不到一年前在街上相遇的,彼此都第一眼就覺得對方是自己一直在尋找,命中注定的那個人。當天我們就決定交往了。」

三葉跳掉了兩個人在不同電車上隔窗瞥見對方一眼後,就下車在街頭瘋狂追逐對方的那一段。沒有正常人會相信這種事情吧,三葉心想。當然,她也沒說出兩人其實一見面之後就忍不住緊緊相擁,而且哭了又笑,笑了又哭的情形。

哇。雪野心裡輕輕驚呼了一聲。這跟我印象中作風好像比較保守的宮水同學實在不太一樣。再怎麼說,我跟孝雄雖然算是不久就墜入情網,但也是花了一整個夏天才確定彼此的心意。宮水同學與立花先生,你們這也太像電影中的情節了。

「這應該就是緣分吧。」雪野鎮定地回答。「立花先生不是很喜歡宮水同學嗎?我想宮水同學也很喜歡立花先生不是嗎?這樣的話,一見鍾情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嗎?」

「應該是這樣沒錯。可是,我不知道老師有沒有過類似的經驗,就是我們兩個都覺得好像遺忘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好像我跟瀧曾經是一對深愛對方的戀人,一起經歷過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現在卻無論如何都記不起來。」

當我碰觸瀧的身體的時候,明明是第一次碰觸男性的身體,卻覺得他的身體非常熟悉。總覺得很久以前,我們曾經進入彼此。瀧事後也是跟我說過類似的話。不過雖然他再三發誓他是第一次,我覺得也說不定是他以前有過吧。當然只要瀧真心愛我,這件事情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等等的這些話,三葉當然不會對雪野說出來。

我的經驗一點也不類似啊。雪野心裡想。我可是將所有跟孝雄談遠距離戀愛時的重要紀念品都整理保管得好好的。所有孝雄親筆寫給我的信,還有結婚以後跟他半撒嬌半搶過來的,所有我親筆寫給他的信,都被我寶貝地鎖在家裡的防火保險箱裡面。孝雄高中時為我做的那雙試作品高跟鞋,還有他那天下午到我公寓時,我借給他穿過的V領衫與長褲,跟那時候他用過的餐具與馬克杯,我也是每一樣都珍惜收藏著……等等的這些話,雪野當然不會對三葉說。

「宮水同學說的是像在夢中見過面那樣嗎?」三葉覺得小雪老師從電話另一端傳過來的這句話,真的是說到自己的心坎裡。不愧是小雪老師,果然一下子就能了解我!

「是啊!沒錯!就像老師說的這樣!我記得老師曾經教過我們一首和歌,說是因為思念著另一個人入睡,所以希望不要醒來甚麼的……」

「妳說的是小野小町的和歌吧。若是思念著那個人入睡的話,也許就能在夢裡見到他。如果早知道這是一場夢的話,但願我從未曾醒來。真虧宮水同學還能記得呢。」

「就是老師剛剛唸的這一首!我就像這首和歌裡面說的一樣,從高中三年級那時候開始,就一直會夢見一個人。我在夢裡面知道這個人對我而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我們都很喜歡對方。可是我沒辦法看到他的臉,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每次當我好像快要知道他的名字的時候,就會醒過來,這時候我就會希望能夠繼續作夢下去有多好。」

「這真的是很奇妙的夢呢。」

雪野想到在與孝雄重逢前,苦苦等待著的那幾年之間,也是不時都會夢見他。不過自己在夢裡不但清楚知道眼前的是孝雄,還常會看到他又像那一天一樣地心碎哭泣,每次都會讓自己難過無比地醒過來,但又還是盼望再次入睡後能在夢裡再見到他。

「說起來老師可能會覺得我很傻。從我開始做這個夢開始,我經常在早上流著淚醒過來,一直想著『到底這個人是誰?到底他的名字是甚麼?』明明知道這就只是個夢而已,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來。」

「高中畢業以後,我來東京讀了大學,又找到了工作,然後我一直做著同樣的夢。但是不管旁邊的人怎麼說,怎麼做,怎麼看我,我就是沒辦法跟任何人發展感情,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怎麼說呢,總覺得自己的心被夢裡的那個人鎖上了。有時候我會感到好慌張,很怕我就要這樣孤單一生。但是我又沒辦法跟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說我到底在等待的是誰,這樣的等待會不會有結果。我只能跟自己說,只要再一會兒就好,再一會兒就好。但是卻明明連自己在盼望的是甚麼都不知道。」

「一直到我終於遇到瀧。我真的沒辦法解釋,但是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唯一的那個人。不知道老師知不知道,在四谷車站那附近有一間須賀神社,我和瀧就是在那裏相遇的。當瀧在那裏出聲叫住我的時候,我真的沒辦法說出那時候我有多麼高興,有多麼放下心來。」三葉停頓了一下。

在那裡,是瀧,拯救了我。

「嗯,老師知道那一間神社。宮水同學,我想,老師應該可以懂妳的感覺。」雖然還是覺得整件事情—包括宮水同學最後充滿濃濃即視感的那一句話—都相當神奇,但是雪野想起了自己曾經歷過的那段不為人所知,無法說出口,刻骨銘心的漫長等待,輕輕地跟三葉這麼說。

「瀧跟我說過,他從高中三年級的時候也會開始做類似的夢。也總是快要知道夢中那個人的名字的時候,就會醒過來。雖然我跟瀧相遇以後,我們都相信彼此就是對方在夢裡見到的那個人,就是對方唯一的那個人。而且我們在一起以後,我們都不再做這樣的夢了。可是,我還是會擔心……」三葉的話停住了。

雪野終於逐漸把情形弄清楚。

「宮水同學,老師說的可能不對,不過請妳聽看看。妳是不是會覺得不安,因為沒有辦法記起來你們過去到底發生過甚麼事情,而且也沒辦法確定立花先生是不是就是妳夢中的那個人?而且最讓妳擔心的是,立花先生在夢中看到的會不會是另一個人?」

三葉在電話另一端沉默了一下。

「老師,這樣說可能很奇怪。可是有時候我忍不住會想,當我開始作夢的時候,瀧不只還沒有開始作夢,而且他應該只有15歲。我不知道為什麼,印象中在高中畢業前曾經為了甚麼事情來過東京。可是再怎麼樣,那時候的我也不可能跟只有15歲的小男生談戀愛吧?」

雪野悄悄地倒抽了一口氣。還好,我跟宮水同學不是面對面在講話。在宮水同學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再射一箭之前,我最好趕快將話題接過來。

「宮水同學,老師可以問妳一件事情嗎?」

「老師請說。」

「宮水同學現在覺得幸福嗎?」

「老師,我覺得,到目前為止的人生裡,跟瀧一起的現在這一刻,也許是最幸福的時候了。」

雪野只能無視三葉這又一記無心的冷箭。「那立花先生覺得幸福嗎?宮水同學怎麼想?」

「我希望瀧覺得幸福,但是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是他夢裡面的那個人的話……」

「宮水同學,可以請問妳,妳為什麼會覺得幸福呢?」

「因為瀧對我真的很溫柔。他不管自己再忙,都會盡量配合我的時間,設法陪我吃晚飯,逛街,喝下午茶,在睡覺前就算再累,都會陪我喝喝酒,聽我說說開心的事情,還是聽我訴訴苦。」三葉想了一下。

「他雖然有時候會在工作上的事情有一點沒有自信,可能做得很辛苦,但是我知道他非常努力,每一天都在設法朝自己的理想前進一點。他已經帶我去見過他的家人,我的家人也都很喜歡他。我知道他其實一直在考慮我們之間的事情。像這一陣子,雖然他嘴裡沒說,但是我知道他已經在默默規劃著如果我們要結婚的話,該有怎樣的計畫。我真的覺得很幸福,有時候都還會害怕這樣的幸福是不是太不真實了。」

「宮水同學,妳可以聽看看老師的想法嗎?」

「請老師務必要告訴我,拜託了。」

「是這樣的,老師當然不可能知道妳跟立花先生在很久以前發生過甚麼事情,或許你們有一天會想起來也說不定。不過也許妳還記得,老師過去在教萬葉集的時候,曾經跟你們說過,萬葉集那個時代的詩人們,把『戀』這個字,用『孤悲』來表記。對於有些詩人來說,『戀』跟『孤獨悲傷』也就是同一個意思。」雪野跟靜靜聽著的三葉說。

「在老師來看,妳跟立花先生一直以來所做的夢,當然非常可能在你們夢裡的人就是彼此。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你們的夢也很可能都是真的。但是不管怎樣,那都是一個『孤獨悲傷』的夢,因為你們畢竟沒有辦法在夢裡從『戀』走到『愛』。夢裡再美,你們都沒辦法『愛』夢裡的那個人。因為『戀』與『愛』是不同的。妳要愛一個人,就要能為他真正做些甚麼,不管是看來多微不足道,就只是生活上的一些小事都好。因為這對另一個人來說,點點滴滴的可能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老師也是一直到了妳這個年紀,才終於了解到這一點。」雪野用帶著回憶過去的懷念語氣說下去。

「是老師的先生,教會了老師最重要的這一個道理。師丈為了老師一直拼命努力,一直努力到成為現在這麼讓大家信賴的人。不只這樣,他還為老師做了非常多,讓老師這一生都會感激的事情。所以師丈才會是老師唯一的選擇,因為老師從這些事情知道師丈對老師的愛有多深,知道自己在師丈心中一定是他非常重要的人。」雖然是在對三葉提供諮詢,雪野還是對於這麼坦白地分析孝雄與自己的愛情感到有點害羞,不過她設法將害羞置諸腦後,繼續跟三葉說。

「那時候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應該是老師一生中最低潮的時候吧,師丈那時候也才剛開始起步而已。可是現在想起來,老師是從那時候才真正知道幸福是甚麼,不只是因為自己被愛著,也是因為自己可以幫師丈做些甚麼,即使只是很小的事情,就算只是可以設法鼓勵他,看著他進步,替他高興,老師都覺得非常幸福。」

「所以,宮水同學,老師在想,妳會不會有可能沒有注意到甚麼重要的事情?」

「老師,能不能請讓我知道?」一直靜靜聽著的三葉傳過來的聲音,顯示她正在思考著雪野所說的這些話。

「絕對不會只有宮水同學一個人感到幸福而已的。立花先生一定也是這樣。妳會細心注意到這麼多他為妳做的事情,是因為妳一定也經常想著自己可以為他做的事情吧。妳會感到幸福,是因為不只立花先生愛著妳,妳也用自己的方式,用可以為立花先生做的許多事情,在愛著立花先生。只有在愛與被愛之中,我們才會幸福。所以能夠愛妳,也被妳愛著的立花先生,一定也是幸福的。」

「老師只能猜想你們過去所做的夢,對你們來說有多麼重要。但是或許可以試著轉換一下心情想看看,你們也許不需要去確定彼此是不是對方夢裡面的人,而是讓對方就成為自己夢裡面的那個人,因為現在就是你們可以帶給彼此幸福的時候。你們可能真的遺忘了甚麼重要的事情,被遺忘的記憶可能非常美好,也可能有點痛苦。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們現在就在一起,未來還可以創造許許多多美好跟幸福的回憶。」雪野的聲音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立花先生在追求著夢想,我想妳也是一樣。你們現在可以分享彼此的夢想,可以相互扶持,共度難關,一起成長,沒有比這更幸福,更重要的事情了。老師知道,因為老師曾經是過來人,而且現在都還每天繼續在追求這樣的幸福生活。我想宮水同學跟立花先生一定也沒有問題的。」

「我知道了。真的非常謝謝老師,真的是非常謝謝老師!」

三葉在手機那一端用力點著頭,她覺得心裡面彷彿有一個結被打開了。能遇到小雪老師,能下決心打電話給小雪老師,實在是太好了。

既然這樣的話,再順勢問看看小雪老師一個問題好了。

「老師,這可能相當冒昧,能夠再請教一個跟老師也有關的問題嗎?」

「可以啊,請說。」雪野對於接下來的問題,早已有了心理準備。

「老師一定知道我比瀧大了三歲,有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會在意這件事情。我真的很羨慕老師跟師丈能夠這麼幸福,可以告訴我有甚麼秘訣嗎?」

「其實也沒有甚麼秘訣。就只需要全心全意愛著對方,抱著一定會陪伴對方到最後的決心就可以了。然後自己也要活在當下,盡情享受被對方寵愛的幸福時刻。該彼此依賴的時候,就要放心依賴彼此。就這樣一天一天地生活下去,成為彼此最重要的家人,自然就不會有甚麼不安的感覺。」雪野說出了自己早就想過的答案。

「如果說老師在過去從來沒有過甚麼不安,那是騙人的。老師也曾經擔心過別人會怎麼看。可是遵從這個世界所謂的正常,真的就會帶來幸福嗎?幸福的形狀,真的是別人的眼光所能規定的嗎?老師是這麼想的。相反地,當兩個人都決心全心全意為對方付出,要努力抓住只有兩個人才能定義的幸福時,別人就不會再注意這兩個人正不正常,而只會一起分享他們的幸福。這是老師的一點點過來人經驗談。宮水同學,請妳就放心朝自己相信的幸福走下去就好了。」

「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謝謝老師!」三葉再次向雪野深深地道謝。不過她發覺在剛剛的對話裡面,似乎有個甚麼地方有點違和感……突然間恍然大悟的她忍不住脫口而出。

「對了,老師,妳剛剛好像說,妳是到了我這個年紀的時候……那時候師丈不就還是……」

「啊,是老師說錯了,老師弄錯了妳的年紀,不,是老師的年紀,不是……」雪野頓時語無倫次起來。「今天也講得有點久了。宮水同學請好好加油!老師還有點事情要忙。抱歉了,以後再聊,再見了。」然後迅速掛掉了電話。

雪野等到自己的慌亂消退了以後,才回到隔壁的工作間去。一直在專心做鞋子的孝雄正好也想要休息一下。一如在家裡每天晚上的習慣,坐回沙發的雪野讓丈夫躺在自己的膝枕上,一面讓他撫摸自己的頭髮與後頸,一面大略說了剛剛與三葉談了些甚麼。小雪老師這樣會加速宮水小姐與立花先生的進展喔。孝雄往上看著妻子溫柔俯視著自己的美麗臉龐,笑著這麼跟她說。

* * *

又過了兩三個月,在玄關迎接雪野從學校下班回家的孝雄,一面將她的鞋子放入鞋撐,撢完灰塵跟擦拭過後,放入鞋櫃內那一排他在這幾年之間為妻子所做的鞋子之間,一面對雪野說。

「今天立花先生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就是我們上次去東京時,一起喝下午茶的那位,宮水小姐的男朋友。」當時孝雄跟瀧交換了名片,上面有自己工作用的電子郵件信箱。

「是嗎?今天的晚餐好香啊!你做了我愛吃的番茄肉丸義大利麵嗎?我好餓啊!立花先生怎麼說?」雪野一面朝餐桌望去,一面問著孝雄。

「他說他已經向宮水小姐求婚了,而且宮水小姐也答應了。然後他說想跟我訂製一雙鞋,送給宮水小姐在婚禮的時候穿。」孝雄注意到雪野這次並沒有像一向聽到類似消息時,有睜大眼睛驚呼出來的反應,不過他很快就知道了原因。

「今天宮水同學也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呢,上面也說了立花先生求婚的事情,真是太好了!」雪野抱了走過來的丈夫一下,並且親了一下他的臉頰。「不過,怎麼說呢,宮水同學也想跟你訂製一雙皮鞋,讓立花先生在婚禮上穿。」雪野看著自己丈夫在思考的臉。「怎麼辦?有時間嗎?」她知道孝雄的訂單時間排得很緊。

「嗯,稍微把時間表重排一下應該可以。立花先生是說可以配合鞋子做好的時候來辦婚禮,不過我也不想讓他們等得太久。」

雪野知道孝雄當然是因為宮水同學是自己比較親近的學生,所以才接下這麼臨時的訂單,而且還一次兩雙。不過這麼一來,孝雄的時間也更緊了。只要是我的事情,總是會勉強他自己呢。我親愛的丈夫,還真的是……

「立花先生的訂單,有個特別的需求還滿有意思的。他希望在宮水小姐的婚鞋內側要縫上立花瀧的名字,另外還要有『喜歡妳』三個字。」

「诶,宮水同學的信也是這樣說。在立花先生的皮鞋內側希望能夠有宮水三葉的名字。這一對還真是有默契呢。」

「立花先生問了,如果我可以接單的話,這個周末他能不能跟宮水小姐過來四國這裡量尺寸。怎麼樣,我們是不是就邀請他們到我們家來?」

「好啊。那就麻煩老公跟立花先生說可以嗎?」雪野跟孝雄隔著餐桌面對面坐下來,一面準備享用眼前香氣撲鼻,令人食指大動的晚餐,一面突然想到剛剛在想的事情,關於怎麼讓孝雄有多一點的工作時間。

「對了,接下來我每個禮拜可能有兩三天可以早點下班回家。這幾天的晚餐,是不是我來準備就好了?我會先打電話回來跟你說的。」

雪野注意到孝雄的眼神閃過了一絲遲疑,但是迅速就轉為微笑的臉,有些故作輕鬆地說。「當然好啊。真的可以的話,就麻煩老婆了。」

「我開動了!」雪野一面雙掌合十,一面心裡暗笑地想著,宮水同學絕對不會知道,面帶笑容把我做的飯吃得一點不剩,其實才是親愛的孝雄對我最高的愛呢。

* * * * * *



信濃道は 今の墾道 刈株に 足踏ましなむ 履はけ我が背
在信濃那裏新開闢的道路,樹木的斷根殘株會障礙腳步,叮囑我心愛的郎君,請一定要穿上鞋履,千萬不要傷到了自己。
(萬葉集十四·三三九九)

說明:信濃是現在的長野縣,歌裡面新開闢的道路是後來所稱的木曾路。萬葉時代平民通常赤足不穿鞋履,這首和歌透過叮囑穿鞋表現了妻子擔心在外丈夫的心情,是一首從鞋履連結到家族之情的和歌。

* * * * * *

(補充) 感謝每一位耐心看完這篇小說的朋友。如果還有興趣多看一點雪野與孝雄的婚後生活故事的話,歡迎往下到五樓,觀看指教另外一篇二創小說,或者也歡迎直接按以下的傳送門前往:

(Part II) 小雪老師也有煩惱。兩人的專屬情人節 -- 雪野百香里與雪野孝雄
32
-
LV. 10
GP 19
2 樓 路過的路人丙 ray0225001
GP1 BP-
想起了一篇曾經在P站看過的同人
三葉住手不要再欺負雪野老師了www
P站id=60908893

1
-
LV. 31
GP 1k
3 樓 Jonas mrwang518
GP1 BP-
昨天又被長輩抓去打牌了(說是過年的最後一天,今天就不玩了XD)
然後看到這一篇的感覺就是跟樓上說的一樣,完全的P站同人圖既視感www

另外"她早已完全信賴丈夫看人的眼光、對人際的判斷、與預料事情的能力。"這句
最後的頓號那裡可以去掉,或是把"、與"換成"以及",這樣看起來會比較順暢一點
其實這篇的電話那裡還可以加上三葉跟瀧到御苑約會,然後腳酸脫下高跟鞋給瀧按摩腳的強力一擊

題外話:後日談難產中,一直被其他事情纏著導致進度緩慢
1
-
LV. 16
GP 167
4 樓 Aimerさいこう!! davidwu00779
GP1 BP-
坐回沙發的雪野讓丈夫躺在自己的膝枕上,一面讓他撫摸自己的頭髮與後頸,一面大略說了剛剛與三葉談了些甚麼。小雪老師這樣會加速宮水小姐與立花先生的進展喔。孝雄笑著跟從上方溫柔看著自己的妻子美麗臉龐這麼說。

這裡的前面好像角色放錯了我不清楚XD,從第一句看是孝雄躺在雪野身上,之後好像是雪野躺在孝雄身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搞錯了哈哈

每次TB大大(這樣簡稱好嗎ww)寫的小說我都能看完,真的是讓人覺得很棒啊哈哈,雖然很羨慕像是三葉與瀧的夢中交會,但實際上自己更嚮往的是像雪野與孝雄那般溫柔堅定的愛情,還是比較喜歡言葉啊哈哈 繼續創作吧 加油加油!這種文值得一傳再傳啊wwwwwww(雖然你的名字刷了3次+1次IMAX
1
-
LV. 11
GP 1k
5 樓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12 BP-
【二創】小雪老師也有煩惱。兩人的專屬情人節。

在言葉之庭的故事裡面,秋月與雪野的感情所以堅定不移,除了兩個人相互救贖的相知相惜以外,男女之間對彼此的強烈吸引當然也是重要原因。但至少同樣重要的,是兩個人在幾個月之間發展出了家人一般的溫暖情感,而這在公寓的午後帶給兩個人前所未有的幸福時光。

這一篇言葉之庭二創小說,試圖說的是一個秋月與雪野之間,作為家人的幸福故事。這樣的幸福來自於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包括默默地為對方解決煩惱,以及有時稍微有點任性地造成對方的小小煩惱。

這一篇創作在情人節前夕貼出,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希望天下眷屬始終有情。希望每一位言葉控,都能從這篇言葉之庭的同人故事中得到樂趣。

(本文同時發表在TankerBale的創作小屋)



* * * * * *

小雪老師也有煩惱。兩人的專屬情人節 -- 雪野百香里與雪野孝雄

在瀨戶內海島上小港口旁的公立高中任教,被學生暱稱為小雪老師的雪野百香里,是位很受學生歡迎的老師。

學生之間口耳相傳,漂亮溫柔的小雪老師不只有耐心,對於如何走出人生的低潮困境更經常有令人信服的獨到見解,因此每當學生有煩惱時,備受信賴的小雪老師就成了他們優先諮商的對象。

這樣的小雪老師其實也有自己的小小煩惱,可是這個煩惱卻沒有人可以提供諮詢。因為造成這個煩惱的人就是自己親愛的丈夫,雪野孝雄。而這個煩惱發生的地方,就在自己學校的辦公室裡。

不過與其說這是煩惱,不如說這是一件會讓人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與有點不知所措的事情。雖然說自己對於這件事情也不是說不高興,只是總覺得似乎有點過於張揚……

開著小型國產車從學校下班回家的雪野,在島上的國道減速,準備右轉經由ETC閘口進入西瀨戶自動車道時,忽然又想到了這件事情。

並不是說孝雄有甚麼地方會造成自己的困擾。事實上正好相反,自從兩個人結婚,孝雄搬來四國以後,雪野對於丈夫融入這個地方,甚至應該說是受到歡迎的情形,一直覺得有點驚嘆。

雪野一面將車子駛過與隔壁島嶼連結的跨海高架吊橋,一面回想起這幾年的經過。

跟一開始就溫暖接受自己的孝雄家人不同,自己的父母對於女兒忽然帶了一個小一輪的男朋友回來,還堅定表示這就是要託付終身的對象,並不是沒有疑慮。只是因為深知女兒的個性,又在前兩三年試著介紹對象時都碰了毫不妥協的軟釘子,實在擔憂年過三十的女兒會不會誤了終身大事,才勉強接受眼前這位才剛過二十歲成人式不久,臉上一直保持笑容的年輕人。

結果還沒過一兩天,兩個老人家就已經完全把孝雄當成兒子一般看待。知道他願意入贅的時候,更是難以掩飾高興的神情。在孝雄回東京的前一晚,一直抓著他喝酒的父親還紅著眼睛掉了眼淚,拜託他一定要讓這個女兒幸福。

想到當時已經有點喝多了的孝雄,一面緊緊牽著自己的手,一面雖然有點口齒不清,但還是盡力認真地向父親嚴肅承諾的情形,直到現在,一想起來心裡頭都還是有點甜甜的感覺。

當然,結婚到現在,孝雄也始終沒有讓自己的雙親失望。

雪野將車子開上要進入今治市之前的最後一座海峽大橋。這是個長達四公里,由三個連續懸索吊橋構成的美麗高架大橋。橋兩側的瀨戶內海海面,與海上的大大小小島嶼都已經籠罩在暮色之中,橋上的兩排路燈也亮了起來。

雖然已經不知開車來回經過這段路多少次,但是每次在這座長長的跨海大橋上面奔馳時,望著吊橋弧形懸索通往的另一端陸地逐漸接近,雪野總還會感到某種淡淡的莫名未知感與期待感。

當初孝雄要來到四國這裡的公開生活圈時,在未知與期待以外,自己並不是沒有緊張與不安。

當學校的同事知道自己的丈夫整整小了自己一輪時,他們會是甚麼反應?他們遲早可能知道孝雄是自己曾經任教過學校的畢業生,這會有關係嗎?這些是結婚以前,自己心裡一旦想到,就不免會隱隱煩惱的事情。

現在回想起來,孝雄應該早已察覺到自己在煩惱著這些事情。但他從沒多說些甚麼,只是沉穩地規劃兩個人的結婚進度,與婚後共同生活的安排,然後按部就班地進行。使得早已經習慣安心依靠孝雄的自己,也就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理,將煩惱先擱在一邊。

不過雖然兩個人的結婚儀式低調不張揚,結婚以後,「雪野老師招贅了小十二歲的丈夫」這樣的風聲,還是很快就在學校傳開來,自己也免不了會感受到一些好奇眼光與背後的竊竊私語。即使早已有了心理準備,自己多少還是會隱隱感受到一些壓力。還好一旦回到家,孝雄令人安心的那一聲「歡迎回來」,以及伴隨著晚餐香氣迎面而來的笑顏,總會讓自己很快忘記這些有些令人不快的事情。

結果默默將自己的煩惱看在眼裡的丈夫,又是一步一步化解了問題。

婚後的孝雄,在與東京製鞋工作室的合作關係穩定之後,除了每一兩個月去一趟東京交鞋或取訂單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今治市,在兩個人一起生活的獨棟小房子中的工作間裡製鞋,同時扮演家庭主夫的角色。

不知不覺之間,雪野發現附近鄰里的婆婆媽媽們已經都跟孝雄相當熟悉,有好幾位婆婆還簡直把孝雄當成自己兒子一樣的關心。

「我們家這個孝雄啊,特別能跟年上的女子相處。」雪野回想起孝雄媽媽曾經在酒後跟自己說過的話。雖然光是跟自己結婚這件事情就已經是最好例證,但是親眼看到孝雄毫不費力,就自然而然地跟婆婆媽媽們打成一片的親和能力,還是讓自己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今治市不算太大,婚後兩人也不免會在外面購物或用餐時遇到學校的同事。在這種場合,孝雄總能在雪野幫雙方介紹之後,很快就找到適當的話題,與對方禮貌並且愉快地寒暄一陣。

「從年紀上真的看不出來,雪野老師的先生實在非常成熟呢。」當開始聽到這樣的話時,雪野彷彿聽到喀嚓一聲,有個關鍵的齒輪被嵌上了。

最大的改變還是當孝雄開始在時尚界出名以後。「欸欸,小雪老師的先生原來就是那位在雜誌上有報導的,從義大利留學回來的製鞋界新星啊,聽說有女星在訂製他的鞋子欸。」「原來小雪老師穿的那些漂亮鞋子,都是她先生送給她的啊。」當雪野開始聽到有學生在背後這麼說時,心裡面忍不住偷偷高興著。

過了一陣子之後,學校裡面商業研習社團的學生們,忽然與他們的指導老師一起來跟自己拜託。「能麻煩雪野老師的先生來跟我們指導時尚產業的事情嗎?」

有點吃驚的雪野回家說了這件事情,孝雄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演講當天,孝雄帶了三雙親手做的手工製鞋子,一個人搭了公車過來,第一次進到妻子教書的學校裡面。社團研習教室裡擠滿了聞風而來的學生與老師,雪野默默站在教室最後面,聽著丈夫侃侃而談,從製鞋業一路介紹到義大利時尚產業的發展,以及與日本時尚產業的比較。演講後學生們更是令孝雄應接不暇地踴躍發問。

「這應該就是在學校母姊會,看到自己的小孩子有活躍表現時,感到驕傲的媽媽心情吧?」雪野還記得當時一面跟自己在心裡這麼說,一面還要努力壓抑心情,才能讓臉上不要露出過度欣喜的表情。

當那一天演講結束,自己準備開車載孝雄一起回家時,成群的學生與老師一起來跟兩人送別。看著被學生包圍的孝雄一面繼續耐心回答學生的問題,一面沉穩有禮地跟自己的同事們一一致意道別。自己在那一刻清楚地知道,親愛的丈夫已經讓所有的齒輪都嵌合到正確的位置上了。

在那之後,「小雪老師的先生」成為學校裡面自然的存在,而不再是大家在自己面前會有意無意閃避的話題。以前大家只敢偷偷地好奇,現在會開始跟自己聊起每天穿來上班的美麗鞋子。文化祭的時候,商業研習社的同學會特別來拜託,邀請孝雄務必要來參觀,跟大家聊聊天。當同事們遇到重要場合需要好好穿著的時候,也會來拜託自己,請孝雄提供一些意見。甚至有兩三位女性同事在想要買鞋時,都已經習慣來請問自己,能不能跟孝雄諮詢一下。

當年在光之庭園治癒我的那位宛如充滿魔力的男孩,現在成為我親愛的丈夫了,還是如同魔法師一般,用他的魔力一點一滴地改變與照亮我身邊的一切呢。雪野有點感慨,又有些暖暖地想著。

只是,就還是有這件小小的煩惱。到底該不該跟孝雄說呢?其實也只是擔心他花太多時間與精力在這上面,畢竟他的工作已經這麼忙了……

雪野還在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車子已經開到了家。她將車子停好,走進家門。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辛苦了!」

一如往常,孝雄又從廚房來到玄關迎接,很自然地將雪野脫下來的鞋子接過去,先放入鞋撐,整理一下以後才放入鞋櫃。

「好香啊。今天晚上是蛋包飯嗎?」

雪野聞著撲鼻而來的熟悉香味,一面看向餐桌那邊,一面問孝雄。

「是啊。要喝點啤酒嗎?」

「好啊!麻煩你了。」

今天晚上餐桌上的食器,當然又是當年那個下午兩人在東京公寓一起吃蛋包飯時,所用的那兩個有著美麗大膽彩色環形條紋的陶瓷缽。這兩個Iittala出產的Origo彩紋陶瓷缽,跟著雪野從東京回到四國老家,一直被雪野小心收藏著,現在來到了兩人婚後的餐桌上。

啊,孝雄這麼用心準備的美味晚餐,還是先好好跟他一起享用吧。就算那件事情要談,也等晚一點再說好了。

聞著蛋包飯的香味而心情好到不行的雪野,一面在心裡這麼決定,一面笑嘻嘻地看著丈夫在自己眼前的這一份蛋包飯上面,用番茄醬畫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結果,晚一點的時候還是甚麼也沒說。

在製鞋工作間兼書房的沙發上看了一陣子書的雪野伸了一個懶腰,發現剛剛還埋首工作的孝雄,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過來坐到身邊,伸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於是也很自然地將頭靠在丈夫的肩膀上。

「要洗澡了嗎?」孝雄問雪野說。「妳先去吧。我還有一點工作要收尾。」

跟雪野在老家時男先女後的傳統家庭洗澡習慣順序不同。在這裡,如果兩個人分開洗澡的話,孝雄永遠讓雪野先入浴。

「泡完澡出來等我一下。今天晚上要不要保養一下腳?」

從兩個人正式交往開始,只要在一起的時候,孝雄就會希望幫雪野修剪腳指甲、磨腳腫、去腳部角質、塗指緣油,而且不只是以男朋友的溫柔感情,還簡直是以藝術家追求完美的激情在做這些事情。結婚以後,這更已經成了夫妻兩人之間私密的例行親暱情事。當然,通常在保養完妻子的雙腳之後,孝雄的激情不會就此止息,而是還會繼續向上延燒……

「啊,好啊,那等一下就麻煩你了。」雪野輕輕地跟還在繼續撫摸著自己頭髮的丈夫說。

今晚再來當然是甚麼也不用再說了。雪野心裡甜甜地想著。

* * *

上完上午最後一節課,雪野往辦公室走去。她有預感,今天孝雄帶來的小小幸福與煩惱,還會比平常更加引人注目。

在辦公室自己的辦公桌前,雪野拿出了早上出門前,孝雄笑嘻嘻拿給自己的,用和風花樣圖案的包袱巾精心包裹好的便當,同時注意到附近的幾位同事,已經投過來好奇與期待的眼神。

在跟孝雄結婚以前,雪野一直是帶自己做的便當來上班。有時同事會稱讚一下便當做得不錯,但是有自知之明的雪野知道那比較多是出於禮貌。結婚以後,同事們很快就注意到雪野的便當有了驚人的改變與進步。「雪野老師的先生很會做便當」、「小雪老師的愛夫便當很厲害」的名聲也不脛而走。

會讓雪野感到有點煩惱的原因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孝雄迷上了做造型便當。

一開始的時候,只是便當的白飯上面會開始出現海苔刻字,像是「辛苦了」、「加油」、或令人有點臉紅心跳的「喜歡妳」。但接著就像是孝雄的工匠職人魂被點燃了一般,參考網路上的資訊再加以改良的結果,便當中的海苔刻字逐漸變成越來越複雜的雕刻,直到兩人蜜月旅行時見過的地標建築都出現在便當中。將食材做成造型漸漸成為便當配菜的常態,跟著是動物造型、卡通人物造型的飯糰在便當盒中不時出現。做出興趣的孝雄還購買了整套的字母切模,並熟練了各種運用自然材料染色食物的技巧。在特別日子的時候,便當一打開,經常就如同出現了一幅畫一般。

例如就像在今天這個特別日子的時候。

如同有默契一般,不知何時,同事們已經默默聚集到雪野的座位附近,充滿期待地等待著。雪野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開包袱巾的漂亮蝴蝶結,把便當盒的蓋子掀開,身後的同事們不約而同發出了「哇!」的一聲讚嘆。

雪野的便當用的是菜飯分離的雙層便當盒。在放置配菜的上層便當盒中,除了雪野愛吃的煎蛋捲與青椒肉絲之外,出現了用火腿、魚板、醃蘿蔔捲製出來的粉紅色與黃色玫瑰花,另一朵顯眼的紅玫瑰花則是用蕃茄層層疊捲出來。不同的配菜用鮮綠青菜葉子包裹起來加以分隔,配菜與配菜之間插放著綠色四季豆、黃色玉米筍等蔬菜,一串還連著青綠枝葉的迷你蕃茄放置在上面,加上散置在配菜之間,用紅蘿蔔搭配青豆仁作成的小小橘色花瓣,使得整個放置配菜的便當盒就如同春天的庭園一般美麗。

但更令圍觀者印象深刻的,還是當雪野將上層便當盒移到旁邊時,顯露出來的下層便當盒。今天放在裡面的是三種顏色的醋飯。在白色的醋飯以外,還有在醋飯加入菠菜汁染成的綠色水滴型小壽司卷,以及混合紫薯與醋飯做成的紫色水滴型小壽司卷,而這些水滴型小壽司卷排列而成的畫面,很明顯看得出來是——

紫藤花!」一位旁觀的老師忍不住說出了答案。

在這層便當盒的下方,還放著兩顆用甜薯雕刻出來的愛心。

Sweet-Heart

大家立刻猜出了這兩顆愛心的含意,不過這次沒有人說出來。

「那個,雪野老師,抱歉,我可以幫便當拍個照嗎?」

「啊,當然,沒有關係,請。」

早已拿出手機等著的三位老師,立刻相當熟練地幫雪野的便當拍照。其中有一位已經徵求過雪野的同意,會在社群媒體上分享「同事的愛夫便當」,還獲得不少迴響。雪野自己也會上網路去偷看這些迴響。

圍觀的同事散去後,還是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的雪野默默地開始用餐。

其實今天早有預感,孝雄在便當上面又會有驚人之舉,因為自己也絕不會忘記這個日期。雪野心裡想著。

因為今天是我們兩個人在光之庭園重逢那一天的紀念日,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情人節。

如果親愛的丈夫這麼熱衷於製作愛夫便當,而且又從這件事情中感到快樂,那就讓他隨心所欲地做吧。

畢竟他總是能按部就班地做好事情,從不需要我多加擔心。

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充滿感謝與幸福地把這個可口的便當吃完。

本來因為擔心會不會過於鼓勵他,所以一直沒有跟他說,其實有同事在社群媒體上展示他精心製作的愛夫便當呢。今天回家以後跟他說一下這件事情好了。也跟他一起上網去看看他的傑作與大家的反響。讓他知道我在打開便當盒的時候,雖然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其實有多麼高興與驕傲,自己有這麼一個體貼又厲害的好老公。

不過不是只有你會帶給我驚喜,我可是也替你準備了驚喜喔。雪野暗暗地開心盤算著。

等一下我會把便當盒洗淨擦乾。下班以後,我會先開車到花店,請花店幫忙將便當盒的上層鋪滿玫瑰花瓣。下層我會塞進早已偷偷買好,只是一直先藏在學校裡,你最愛吃的義大利Amedei與Venchi巧克力。

今天回家時,我會滿臉歉意地先跟你道歉,說因為身體突然不舒服,沒有胃口,所以沒能把便當吃完。然後一臉擔心的你打開有些重量的便當盒時會是甚麼表情呢?我實在很期待。

雪野在心裡竊笑著。

不只如此,去完花店以後,我會再繞到超市去一下,去買兩瓶你愛喝的詩莊堡蘋果酒,還有玫瑰花沐浴球。

今天晚上,就在浴缸中灑滿玫瑰花瓣,邀請你一起入浴吧。然後我們再來慢慢品嘗蘋果酒,共度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情人節,好好享受這個美好紀念日的長夜時光。

與其為了愛夫便當的小小幸福而煩惱,不如來好好慰勞一下親愛的你好了。

雪野一面靜靜地把便當吃完,一面臉上浮起了微笑。



* * * * * *

君がため 手力疲れ 織れる衣ぞ 春さらば いかなる色に 摺りてばよけむ
為了親愛的你疲累手膀,織好的這件衣裳,待春日來到時,看看該染上甚麼顏色,才好配合這衣服上的花樣。
(萬葉集七.一二八一)

說明:萬葉時代沒有現在的紡織機械,妻子要為丈夫製作一件衣服,從取得材料開始,紡織、裁縫,直到用花草染料幫衣服染色,全部要親自動手,所以是一件非常勞累的事情。但是即使如此,就像這首萬葉集和歌所表現的,能夠親手做一件與親愛的人貼身有關的事情,會讓人心情有如春日一般的愉悅
12
-
LV. 32
GP 1k
6 樓 Jonas mrwang518
GP3 BP-
沒想到言葉大竟然為了情人節特地準備這一篇文章,還以為正在寫相澤篇呢
不過這兩人的甜蜜生活還真是令人羨慕(今晚也會更新君名後日談)

另外我之後的文章也有準備言葉之庭相關的篇幅,雖然文筆沒有像大大這麼好
但可以看到不同的言葉之庭發展(這是以你的名字為世界為主軸的分岐文章,結尾會回歸言葉主線)

話說誠哥的小說可以把不同章節句子剪接起來,然後意思看起來還能無違和
而且就算是不同人寫的也一樣可以接,感覺非常神奇呢=w=
3
-
LV. 11
GP 1k
7 樓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4 BP-
後記:It has been a wonderful ride.

先來補完一件跟言葉之庭有關的有趣資訊。在五樓的二創小說小雪老師也有煩惱。兩人的專屬情人節當中,放了兩張在言葉之庭中應該相當有名的蛋包飯截圖,也就是秋月與雪野在公寓一起吃的蛋包飯。經過幾個月,終於把裝這個蛋包飯的食器找了出來 (訣竅:所有雪野公寓裏面的食器都是在新宿伊勢丹百貨買的),是Iittala這個品牌出產的Origo陶瓷盤缽。實品如下連結所示:

雪野與孝雄的蛋包飯食器:Iittala Origo 缽 2,0 l 橘色

以下為個人廢話。

下禮拜一,就是小弟的本職要開工的日子 (雖然這個禮拜的會議已經接踵而來,而且現在桌旁堆著一堆剛接的待完成工作)。

半年前,小弟從快二十年的廝殺纏磨工作中僥倖獲得一陣子的喘息。在去年大概九月底的時候,小弟第一次看了言葉之庭,然後就被新海誠的這部片子打中了。看完第二天馬上去找了當時還不太容易找到的小說補完,接著大概一個禮拜都捲入在這個故事的情緒當中。

在去年十月初的時候,小弟在這個版寫了第一篇討論言葉之庭的文章,然後就開始了有趣的一段旅程。

回顧這段旅程,小弟只能說自己非常幸運,能夠遇到一位大師的頂尖作品,而這部作品卻因為翻譯與彩蛋的原因,讓大家最關心的結局看來似乎隱晦不明,同時又有不小的開放詮釋空間。

當然最幸運的是,這是一個非常美麗又溫柔的愛情故事,而且其中的彩蛋都非常迷人。

這還是一個隨著人生的歷練成長,在不同階段再看一次,都可以有不同體會的深刻故事。

意外成為達人是版副鼓勵的結果,而現在這三個月的達人任期也已經接近尾聲。

All in all, it has been a wonderful ride, but looks like the ride may be nearing the end.


小弟當然是有一點自豪的。在小弟工作的這一行,動不動就說要有Impact。小弟相信,至少在台灣對於言葉之庭的觀點與詮釋中,小弟已經留下了明顯的Impact。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再來感謝秋月與雪野這對CP。從這兩位身上,小弟學到了很多。小弟希望在最後所寫的言葉之庭二創三部曲,能夠讓大家更認識到這對CP溫柔堅定愛情的魅力,並且都能跟秋月與雪野一般獲得幸福。

走到更遠更遠的地方。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8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