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言葉之庭二創】歡迎回來。新鞋子。一起到海邊去吧 (更新:魚尾紋與粗手掌)

樓主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25 BP-
這一篇言葉之庭二創小說中的故事,說的是在官方小說最終話結束時,秋月與雪野經過五年終於在光之庭園重逢以後,那一天後來又發生了哪些事情。故事有點長,但是應該還算有趣有糖。如果讀者能夠一路讀到故事最後,看到秋月與雪野在這長長一日將盡時的相處時光是甚麼樣子,那就太感謝了。

這是言葉之庭二創小說三部曲中的第二部。三部曲的第一部,說的是電影結局時發生的故事。三部曲的第三部,說的是在2022年 (是的,就是你的名字結束之時) 以後不久的故事。有興趣的朋友,也歡迎指教:
這篇小說寫完在公視要播放言葉之庭的除夕前一天。雖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欣賞這一部非常優秀的新海誠作品,不過還是想再說一次:言葉之庭大概注定是小眾,言葉控更是小眾中的小眾。這是一篇為小眾中的小眾寫的言葉之庭同人故事,我希望喜歡秋月與雪野這對CP的小眾中的小眾朋友都能從這個故事中得到樂趣。

(本文同時發表在TankerBale的創作小屋)



* * * * * *

歡迎回來。新鞋子。一起到海邊去吧 -- 雪野百香里與秋月孝雄

啊啊,我似乎又有點喝多了。

雪野站在便利商店結帳櫃檯前的隊伍後面,一面等著前面幾位顧客結帳,一面這樣想著。

快要五年的時間沒到東京來了,我在這一段時間也從未喝多過,結果今天重回東京的第一天,從早上搭新幹線開始,到了現在才入夜沒多久,我卻已經有兩次喝得有點醉了。

不過,這次應該沒有關係吧。

雪野不自覺地低頭望向自己淺綠色裙子下的五公分高尖頭高跟鞋。

雖然今天已經穿著走了好一段路,我還是覺得這雙美麗的新鞋子,就像是在夢裡面看到的一般夢幻。

而且回想起今天到目前為止發生過的事情,都覺得好像是一場夢一樣。

* * *

我真的不是在作夢吧?

還不到半天以前,坐在光之庭園L型木製長椅短邊的習慣位置上,手中拿著咖啡紙杯,雪野忍不住這樣想著。

五月午後的雷陣雨變成細雨,逐漸停息下來。雨滴從涼亭屋簷與周遭樹木滴落的聲音反而更清晰可辨,不時伴隨著枝葉隨風搖曳的聲音。鳥兒們的鳴叫聲越來越頻繁出現。新宿御苑的雨天氣息,日本庭園的春天風景,一切都那麼令人懷念,卻又好像昨天才剛來過這裡一樣。

在我眼前的秋月,的確就是我所懷念的秋月。雪野跟自己說。

仍然是我記得的清秀堅毅臉龐,讓人印象深刻的長長睫毛。曾經趁著他在打瞌睡時盡情欣賞的,從脖頸到肩膀的曲線,更有成熟的男人味了。和我說話時,眼裡不時浮現的笑容,還是那麼讓我安心。說話總會逗得我忍不住笑出來,或是讓我突然吃了一驚。他時不時開的玩笑,還是會讓我想要捶打他那麼一下。

雖然已經那麼久沒有見面,這一切都讓我覺得那麼熟悉,就好像我們昨天還在一起一般。

不過,在我眼前的秋月雖然就是秋月,我還是看到了明顯的改變。在那個時候屬於少年的單薄胸膛,現在已經完全成為大人的厚實了。那雙當時一直在素描簿上畫著圖的,像是藝術家的手,現在卻出現了工匠的粗糙感,這一定是不斷努力的結果。不過最讓我注意到的,還是秋月在神情舉止之間流露出來的沉著與自信,讓我不小心就看出了神。

秋月真的已經變成一個獨當一面的大人了,而且說不定是個比我還成熟的大人呢。

這也難怪,畢竟他只憑著自己的力量,就這麼一路衝出了我所知道的生活圈,去到了我只敢曾經想像與憧憬過的,那個更遠與更廣闊的世界。

秋月穿著的那雙手工雕花皮鞋,我一眼就認了出來。畢竟在長達一個多月的那段時間裡,當我猶豫著要不要送給他的時候,曾經一再反覆看著的那本手工製鞋教科書的封面上,就是這一雙雕花皮鞋。

秋月真的完成了這雙手工鞋子,實現了以前在紫藤花架下告訴我的夢想。那個時候,我還是第一個知道這個夢想的人。這麼棒的一個男人,現在就坐在我的面前。

雪野發現自己的心情充滿了驕傲。

雪野姊真的是一點都沒有改變。
 
坐在L型木製長椅長邊的習慣位置上,孝雄一面對雪野說著自己在義大利留學過程中的種種見聞,還有在佛羅倫斯當製鞋學徒這一段時間所發生的趣事,一面這樣想著。

不,應該說是今天的雪野姊更漂亮了。因為在我的印象中,雪野姊總是穿著與公園格格不入的偏深色上班套裝,但是今天她穿著淡綠色的裙子,搭配女人味十足的米黃色荷葉邊襯衫,就好像把御苑的春天穿在身上一樣。就彷彿是春天化身而成的美麗精靈,從遠方的山林來到我的面前,讓我簡直移不開眼睛。

在我眼前的雪野姊,拿著咖啡紙杯的手指潔白細長,從脖子到肩膀雖然有些纖瘦單薄,但優美的曲線卻充滿成熟女性的魅力。長長的睫毛依然漆黑如墨,聲音也還是如同孩子一般甜甜柔柔的不會乾澀。笑著的時候會瞇起美麗的雙眼,聽到吃驚的事情時又會睜大眼睛,有時還會摀住嘴巴,真是可愛極了,讓我總忍不住想逗她開心。

雪野姊的頭髮整整齊齊地剪到肩膀以上,隨著身後的光線越來越明亮,當微風陣陣吹過時,就好像光與風在嬉戲著她的髮絲一般,不斷吸引住我的目光。

不過,雪野姊的皮膚雖然還是一樣白皙,卻不再讓我感到像是雪女一般的冰冷感。孝雄想著。是因為受到瀨戶內海的陽光跟喜歡的教書工作影響嗎?眼前的雪野姊,渾身散發著就如同春天陽光一般的溫暖感覺。

我背包裡的禮物應該很適合她。不過,我該在甚麼時候拿出來送給她呢?雪野姊不知道會不會嚇一跳?她還記得五年前在這裡,我跟她的約定嗎?

當雪野如同見到久違親人的孩子一般,用率真歡喜的眼神凝視著孝雄的時候,他又感到了久違的悸動,就仿佛有人將手伸進內心深處,直接輕輕敲撞了他的心臟一般。

我一直朝思暮想的那個人,現在就微笑著坐在我的眼前。對我而言,她已經不再代表這個世界的秘密,但是,我好想把世界帶給她。

我是不是該問雪野姊,她現在是不是有喜歡的人呢?

孝雄發現自己的心裡一直在猶豫。

不知不覺間,雨已經完全停了。穿過飄動雲層灑落下來的陽光,照耀在日式庭園的池塘上,不時讓水面閃閃發亮。

手裡的咖啡,早在不知道甚麼時候就已經喝完了。雪野不自覺地有些握緊了紙杯。

啊啊,我又開始緊張了。

雖然在搭新幹線來東京的路上,我已經不知道在心裡預想過多少次可能要說的話,但是到了決心要說出來的時候,我的心卻又開始砰砰地跳了起來。

雪野不自覺地往紫藤花架的方向瞥了一眼。

早些時候要到光之庭園來等待孝雄的時候,路邊池畔的紫藤花架吸引住經過的雪野目光,讓她忍不住佇足多看了一會。今年的花期不像那一年一樣遲來,棚架上的紫藤花正盛開著,如同紫色瀑布一般垂落的花串掛滿枝枒。但是花瓣也開始掉落一地。剛剛一場雨過,應該又有不少花瓣會落下來吧?

如果不把握眼前時間的話,紫藤花盛開的時節很快又會過去了。

如果不要留下任何後悔的話。

「那個,秋月。」

孝雄注意到雪野的臉色忽然變得有點嚴肅,甜甜的聲音顯露著一絲緊張,不禁也正襟危坐起來,用詢問的眼神認真看著雪野。

呐,有一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你聽我說嗎?」

「當然,請盡管說。」有著強烈預感的孝雄,語氣也出現了緊張。

「過去這幾年來,有時候我會做奇怪的夢呢。是……跟你有關的夢。」

雪野低下頭,看著手中空掉的咖啡紙杯,慢慢一字一句地說著。

在這些夢裡,呐,我有時候會夢到你……在哭泣。雖然我知道這只是自己做的,可笑的夢,但我總還是忍不住會難過起來。在這些時候,我會一直想到……那時候的事情。真是非常抱歉,在那一天,我沒有能夠說出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雖然現在才說,可能……已經太晚了,而且可能會讓你為難。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如果……你現在還願意聽我在那時候真正的想法……的話。」

雪野鼓起這輩子以來最大的勇氣,抬起頭來直視秋月的雙眼。

「我、喜、歡、你。如果現在還願意的話,可以請你陪伴我嗎?

孝雄感覺到整個世界似乎都停了下來。只剩下此時此刻照耀著這個庭園的陽光,吹拂過的微風,陣陣的鳥鳴聲,還有眼前雪野已經變紅的臉頰,以及充滿決心,看起來有點可憐,卻又讓人無比憐愛的神情。

但是我必須把心裡那個狂喜的小男孩先叫回來,孝雄努力鎮靜著心情,因為現在的我,還必須先完成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約定。

「雪野姊,可以的話,能夠請妳先看一件東西嗎?」

孝雄一面看著眼前雪野好像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一面從放在身邊木製長椅上的後背包裡面,彷彿要抱出新生的小動物一般,小心翼翼地將過去幾個月中努力完成的那個禮物拿出來。

雪野張大眼睛,雙手不自覺地摀住了嘴巴。

那是一雙五公分高的尖頭高跟鞋。鞋尖是淺粉紅色,鞋身是近乎白色的淺膚色,腳踵處是檸檬黃色,長腳踝帶縫著楓葉的造型裝飾。就彷彿是正被陽光照耀著的光之庭園化身成的一雙美麗鞋子。

「這是我們曾經在這裡約定過的那雙鞋子,我從來沒有忘記那個約定。如果不嫌棄的話,能夠請妳收下這雙鞋嗎?還有……雪野姊。」

孝雄深吸了一口氣,把很久以前曾經說過的那句話,用更強的語氣再說一次。

我、非、常、喜、歡、妳。這樣的心情,從來沒有一天改變過。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夠好,以後就要麻煩妳了。」

淚水不停滑落的雪野努力點著頭。

「謝謝……非常謝謝你……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孝雄坐到雪野身邊,微笑著從口袋中掏出手帕,遞給雪野。雖然還是流著淚,雪野笑著接過了手帕,輕輕擦掉了臉上的淚水。

「孝雄,有一件事情可以拜託你嗎?」

「甚麼事情?」

「以後請叫我百香里。」

孝雄笑了起來。

「那我也有件事情想要麻煩百香里。」

「是甚麼事情呢?」

「能夠請妳在這裡試一下這雙鞋子嗎?」

孝雄將剛剛放在雪野身邊的高跟鞋拿在手上,站起身來,在雪野面前單膝下跪後,抬起臉來看著她。

這不是求婚的姿勢嗎?雪野一面感覺到自己的臉又像那時候一樣發燙了起來,一面輕輕點了點頭。

孝雄將高跟鞋放在雪野腳邊,先托起她的右腳,接著溫柔地扶住了腳踝附近。有點粗糙的手掌觸感,就好像一股電流般從腳踝沿著小腿直竄到全身,雪野感覺到自己的臉更燙了。

孝雄慢慢將雪野原先穿的鞋子脫下來放好,再緩緩小心地將親手做的新鞋子穿了上去。鞋子彷彿被磁鐵吸住一般,完全沒有任何勉強,就穩穩穿上了雪野的右腳,合適的程度就如同是身體與生俱來的一部分一樣。孝雄仔細把長腳踝帶繫好後,再溫柔地將雪野的左腳托起扶住,同樣順利換好了鞋子。

抬起頭來,孝雄發現不知何時,雪野的美麗臉龐已經來到了離自己的臉很近的地方,同時隨著每次呼吸,甜甜香香的氣息就迎面撲來。

雪野伸出雙手,輕柔地觸碰了孝雄的臉,溫柔地撫摸著他的雙頰。

「謝謝你,為了我所做的這一切。」她輕輕地親吻了他的額頭。

* * *

「百香里。」

孝雄輕喚自己名字的聲音,讓雪野漂浮在回憶中的思緒瞬間回到眼前的便利商店來,原來已經輪到他們兩人結帳了。

孝雄將放著罐裝啤酒與燒酎的提籃放到櫃檯上讓店員結帳,雪野站在孝雄斜後方,輕輕牽著他的衣角。她可以感覺到店員有點好奇地偷偷打量了他們兩個人一下,不過孝雄完全不以為意。

下午當兩人從御苑走到新宿購買東西時,被孝雄一路牽著手的雪野特別注意到,孝雄對於路人有時候會暼過來的眼光一點也不以為意。其實大部分的人只是被眼前這一對搶眼登對的漂亮情侶吸引,自然而然多看了一兩眼,但是雪野一開始的時候還是會感到有些在意。

別人是不是注意到我們兩人之間的年齡差距呢?畢竟在這幾年之間,當雪野偷偷地想到有一天或許可能會跟孝雄在一起的時候,總忍不住會想,別人會是甚麼樣的眼光?秋月會在意嗎?我到時候要如何面對?

結果當這一天真的來到之後,事情卻完全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事實上,是一點關係也沒有。雪野發現,這或許是因為孝雄不管其他人有甚麼樣的眼光,都會泰然自若地在兩人的互動中親近保護著自己,在舉止言語中優先關心著自己,所以讓本來還有些緊張的雪野,也就在不知不覺中,完全不再注意他人的眼光。

孝雄結完帳,向雪野點了點頭,兩人一起走向便利商店門口。接近自動門的時候,孝雄很自然地略為走在前面,讓自動門打開,等雪野先走出去以後,再立刻隨著走出來,默默地一兩步加快走到雪野身旁,並且若無其事地將購物袋拎在自己手上。

雪野不知道這是孝雄一向以來的作風,或者是在歐洲習慣了女士優先的文化,還是特別對自己的貼心。不管如何,就跟孝雄完全不在意他人眼光的事情一樣,這些兩人互動中的小細節,都讓雪野感到小小的窩心與開心。

走在路上,雪野輕輕挽住了孝雄的手。

「沒有想到孝雄的媽媽看起來這麼年輕呢。」

「是啊,她最喜歡別人說我們兄弟跟她看起來像姊弟了。以前只要學校辦理家長活動,她都會打扮得特別年輕出現,有時候還會把老師嚇到。這曾經讓我跟哥哥感到有些困擾。」

雪野笑了出來。「我好像還沒遇見過這麼有趣的家長呢。不過,今天知道要見到孝雄媽媽的時候,真的是嚇了我一跳。但是怜美阿姨真的是非常好的人啊。」

孝雄朝雪野笑了笑。「是嗎?謝謝。我想我媽媽也很喜歡百香里喔。」

今天有可能會到孝雄家裡,雪野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是當孝雄開口詢問的時候,自己還是嚇了一跳。

下午當兩個人從涼亭走出來,站在紫藤花架下,十指交扣,久違地一起欣賞重重紫藤花垂落掛滿棚架的盛開景象時,孝雄問了雪野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事。雪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坦白說了,自己並不像先前在信裡說的,是因為這幾天有事上來東京,而是早上才從四國直接過來與孝雄見面。

「既然這樣的話,晚上要不要就到我家來吧?」孝雄問說。「今天我們全家人要幫我辦歡迎會。不介意的話,就一起來吧。他們一定會很高興見到百香里的。」孝雄接著立刻用手機打了通電話,然後笑著跟雪野說。「我媽媽說非常歡迎,她想要見妳已經很久了。」

心裡有些七上八下的雪野在新宿的百貨公司裡面請孝雄幫忙挑了一件伴手禮,然後跟孝雄到新宿車站的寄物櫃取出他的行李,兩人再一起搭總武線回到千駄谷車站,從寄物櫃取出雪野的小旅行廂。當雪野拉著小旅行廂,與推著大旅行箱的孝雄一起來到孝雄家門口時,從大學工作中特別請假提早回家的秋月怜美喀鏘一聲打開了鐵門。

「歡迎回來!」怜美先歡迎了許久未見的小兒子,跟著看向站在孝雄後面,剛剛向自己深深行禮問好,顯得有些怯生生的雪野。

「初次見面,歡迎歡迎!這位就是雪野小姐嗎?終於見到妳了,果然是位大美人啊!難怪我這個傻孩子一往情深。今天妳能過來,真是太高興了,快請進來!」

在送完伴手禮,相互禮貌寒暄的一陣忙亂中,雪野只記得孝雄一面大致介紹著家裡,一面幫自己把行李放好,將隨身攜帶的東西安置妥當,然後不知道甚麼時候自己已經坐在餐桌旁,手上有著一杯啤酒。坐在旁邊的孝雄,手裡也拿著一杯啤酒。餐桌上放著孝雄有如變魔術一般迅速做好的下酒菜。孝雄的媽媽就坐在對面,手裡拿著一杯燒酎。

「為了今天這個美好的日子,乾杯!」怜美舉起了酒杯。

然後雪野才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初在涼亭中孝雄雖然有提過,因為媽媽會喝酒,所以他知道喝酒最好要有下酒菜這件事情,但是孝雄從來沒有提過的是,他的媽媽非常能喝酒。

* * *

「百香里跟我媽媽之間真的很有話聊呢。」慢慢走在從便利商店回家的路上,孝雄跟挽著自已手的雪野說。

「好像是這樣呢。應該是因為怜美阿姨很喜歡日本文學吧,沒想到我們讀過那麼多一樣的書,而且有好幾個作家,我們兩個人都很喜歡呢。怜美阿姨對古典文學的研究真的很深入,能夠跟她一起聊這方面的事情真是太好了。」雪野說。

當喝過幾輪,在文學興趣上面的話題聊開了之後,孝雄的媽媽就要雪野稱自己為怜美阿姨,而她也改口稱雪野為百香里小姐。

「清水先生也很有趣呢,他好像一直在問你在佛羅倫斯學習製鞋的事情不是嗎?」

「是啊。他一直都很支持我走上專業鞋匠之路。可能他的工作特別能了解我的夢想吧。」

三個人喝到一半的時候,清水也趕了過來。從御苑到孝雄家的路上,孝雄先跟雪野大略說過了家裡的情形。當聽到清水先生原來比孝雄的媽媽小十二歲的時候,雪野忍不住「啊!」了一聲。當時孝雄一面朝雪野笑了笑,一面輕輕捏了一下雪野和自己牽著的手指。

清水和兩人寒暄過之後,就不斷追問著孝雄在佛羅倫斯留學的事情,又特別對於義大利設計與時尚產業的各種細節有興趣,一直到怜美把他打斷。

「翔太跟小梨等一下就要過來了。」怜美跟大家宣布。「是不是請孝雄去便利商店再買幾罐啤酒回來。還有,能麻煩百香里小姐幫忙孝雄,一起去一下嗎?孝雄也可以讓百香里小姐熟悉一下家裡附近的環境。」怜美跟兩個人這麼說。

在兩個人出門的時候,翔太與梨花已經到了。看到從便利商店回來的孝雄與雪野站在玄關,穿著寬鬆衣服,正在佈置餐桌的梨花立刻過來歡迎。

「歡迎回來!孝雄,好久不見!啊,看到你回來真是太高興了!這位就是百香里小姐嗎?初次見面。妳好。我是孝雄的大嫂,請叫我梨花就可以了。我剛剛已經聽媽媽說過了,果然是個大美人啊!難怪孝雄這幾年從來沒有提過交女朋友的事情,原來心裡面一直有這麼漂亮可愛的百香里小姐啊!」

在孝雄去義大利的期間,已經跟翔太結婚的梨花開開心心地招呼著兩個人,在跟孝雄與雪野寒暄過以後,馬上望向雪野的高跟鞋。雪野剛剛脫下的高跟鞋正被孝雄拿在手上,準備放入鞋撐,撢完灰塵,擦拭過後才放入鞋櫃。

「啊,這就是孝雄幫百香里小姐手作的高跟鞋嗎?剛剛媽媽跟清水先生一直提起這雙鞋呢,能夠讓我看一下嗎?」

「啊,當然沒有問題,請。」雖然之前孝雄的媽媽跟清水先生都已經特地到鞋櫃這邊仔細看過了這雙鞋子,而且讚不絕口,雪野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真是美麗啊。果然跟媽媽與清水先生說的一樣,是雙越看就會越讓人入迷的鞋子。」仔細端詳鞋子的梨花兩眼發亮,伸手摸了摸鞋面的皮革。「這簡直像有魔力一樣。我想這雙鞋子背後一定有甚麼故事,是孝雄跟百香里小姐的愛情故事吧?一定是個很美的故事是吧?如果可以的話,以後可以告訴我嗎?」

「梨花姊,這次回來我想順便幫妳量一下腳的尺寸。妳跟哥哥結婚的時候,我人在國外沒有辦法回來。所以我想做一雙鞋送妳,做為恭喜妳結婚的禮物。」孝雄幫有點不知所措的雪野不落痕跡地解了圍。

「這不公平吧,那我的結婚禮物呢?」翔太也來到梨花身邊。「初次見面,妳好。我是孝雄的哥哥,請叫我翔太就可以了。」他跟雪野打著招呼。

「當然也有你的啊,還有媽媽與清水先生,到時候都請一起讓我量一下腳的尺寸。」孝雄稍微提高了聲音,向著屋裡的每一個人說。

所有人又坐到餐桌旁,桌上已經擺滿了梨花帶來,剛剛用微波爐熱好的菜餚。雖然餐桌有點擠,但是沒有人在意。梨花與孝雄幫梨花之外的所有人倒了酒,已經懷孕幾個月的梨花替自己倒了果汁。孝雄舉起酒杯,向所有的人說:

「謝謝各位,我們回來了!」

* * *

吃過晚飯以後,怜美把孝雄小時候的相簿與畢業紀念冊拿了出來,將孝雄小時候連同初戀的事情都跟雪野說了一次。當孝雄逃到廚房去跟梨花一起洗碗的時候,怜美隨口問了雪野今晚要住的地方遠不遠。啊,應該還好。雪野小聲地說。不過等一下可能就要麻煩孝雄帶自己去找一下附近的旅館。這樣啊。怜美點了點頭。

整理好廚房的孝雄跟梨花一起回到餐桌旁。孝雄在雪野旁邊坐了下來,一面喝著剛剛還沒有喝完的啤酒,一面聽著雪野跟梨花在聊天。他注意到怜美、清水、翔太走到自己聽不到的地方小聲商量著甚麼,不禁有些好奇。翔太結婚之後,看來跟媽媽的關係變得很不錯,應該大半是梨花姊的功勞吧。孝雄一面想,一面喝了一口啤酒。

「我出去買個東西就回來。」翔太這麼說了以後就出門了。怜美跟清水回到餐桌這裡坐了下來。清水跟孝雄一樣,默默喝著啤酒,聽著三個女生的對話。她們聊到幾本著名小說改編的劇場作品,梨花演過其中幾個角色,所以三個人談起來更加起勁。

過了一陣子,翔太開門回來,手上拎著便利商店的購物塑膠袋。他走了進來,並沒有坐下,而是用手勢招呼梨花過去。兩人小聲說過幾句話以後,一起走向孝雄房間。孝雄正想起身看看他們要做甚麼,怜美忽然將手中杯子裡剩下的燒酌一飲而盡。

「對了,孝雄,有件事情要跟你說一下。」怜美對著孝雄說。「今天我會到清水那邊去住。」她轉看向雪野。

「百香里小姐,我們家裡雖然老舊狹小了一點,不過如果不嫌棄的話,今天要不要考慮就住在這裡?」

「啊,這個。」雪野感到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沒關係的。百香里小姐一整天奔波下來應該很累了,孝雄一定也是這樣,這個時候還讓你們兩個出去找旅館,實在也說不過去,而且這樣百香里小姐也太可憐了。今天就在我家住下來吧。」

「那就這樣決定了。我的東西在清水那邊都有備份,很方便的,不用擔心。」怜美不由分說地站了起來。

雪野也慌慌張張跟著站了起來,臉有一些紅了。面向著雪野,怜美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百香里小姐,我這個傻兒子雖然還有很多還不夠好的地方,但是他從小就很會替別人著想,我自己就受到他非常多的幫忙。為了當鞋匠做鞋的夢想,孝雄真的非常努力。雖然現在他可能還不夠成熟,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他一定會獨當一面,成為能夠好好照顧自己,也能夠好好照顧別人的人。」

「不過最重要的,是要感謝百香里小姐。這幾年我一直看著孝雄走過來的路,所以我很清楚,如果沒有百香里小姐,我這個傻兒子大概沒辦法走到今天這麼遠的地方。因為有了妳在,才讓我這個傻兒子有了足夠的堅強跟勇氣,做到連我這個媽媽都從來無法想像的事情。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以後還要請百香里小姐多多照顧我這個傻兒子。麻煩妳了。」

紅著臉的雪野慌亂地低下頭來回禮,嘴裡小聲說著。「實在不好意思,沒有這樣的事,我才要真的感謝孝雄。」這樣的話。但是怜美已經轉向孝雄。

「孝雄,雖然百香里小姐跟你看起來年紀差不多一樣大,但是人家是女孩子,有很多需要考慮的事情。你這次回來能夠待著的時間也不是很長,有甚麼該處理的事情,就要跟百香里小姐一起商量,好好處理,仔細聽聽人家的想法,好好照顧人家的心情。媽媽雖然沒有辦法幫忙你很多,但是我們家也沒有甚麼需要你顧慮的地方,你就放心去處理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吧。」

站在雪野身旁的孝雄,默默地點了點頭。

不知道甚麼時候,翔太跟梨花已經收拾整理好,一起在門口附近等著,笑嘻嘻地看著這邊。怜美和清水也一起走到翔太與梨花旁邊,準備出門。怜美又看向雪野,臉上充滿了笑容。「對了,百香里小姐,我們家小梨她第一次來這個家的時候,就叫我媽媽了。不管甚麼時候妳想改口這樣稱呼我,都沒有問題。」

「啊,好,好的……」

怜美還沒等不知所措的雪野說完,就挽過了清水的手。「那麼,清水,我們走吧。看了這兩位年輕人啊,忽然覺得我們也該好好商量一下了呢。」

一直笑嘻嘻看著這一幕的翔太與梨花,和少見地有點失去鎮定的清水,跟著怜美一起向孝雄及雪野說了晚安。在離開之前,翔太忽然轉過身來對著孝雄說。

「對了,孝雄,讓百香里小姐使用媽媽的房間也不是那麼方便,我跟梨花剛才已經把你房間的床鋪好了,是兩個人的份。你們就早點休息吧。」

「蛤,甚麼?」

「還有,雖然我不知道需不需要,不過在你房間桌上的便利商店塑膠袋裡有新的盥洗用具。然後,雖然我跟梨花都很希望我們的孩子早點有個玩伴,不過如果你這個叔叔不想這麼快也沒有關係。有個東西也放在塑膠袋裡,就當成是歡迎你回國的禮物。我想你這個純情男一定不知道準備,你就心懷感激地接受哥哥的好意吧。」

「喂!等一下!你們……」還沒等到忽然聽懂的孝雄喊完抗議,喀鏘一聲,笑得很開心的翔太已經跟其他人一起消失在鐵門的另一邊。

隨著眾人離開,彷彿暴風雨過去一般,屋內忽然恢復了安靜。

雪野覺得自己的臉還有點發燒,不太知道怎麼面對孝雄。不過只過了一會兒,她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被輕輕握住了。

「百香里。」

「嗯。」

「真是抱歉,我的家人就是這樣。」

「沒有這樣的事情。孝雄的家人都是很好的人呢。」

「對了,要不要看看我以前做鞋子的工具?我可以示範看看手工鞋子是怎麼做的。還有,我保留了一件四年多以前的失敗試作品,或許妳會有興趣看一看。」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

「百香里,還有一件事情。」

「請說。」

「我在想,接下來這幾天應該都是好天氣,瀨戶內海的風景應該很美。我一直很想去看看妳在信裡面提過的跨海吊橋,還有海島與港灣。如果可以的話,妳願意帶我去四國的海邊走走嗎?」

雪野看著孝雄,臉上綻開了笑顏。「當然好。」她甜甜柔柔地說。「我們就一起到海邊去吧,這幾天的海水真的很美。我想在四國那邊,我爸爸媽媽一定也會很高興看到孝雄。這幾年他們一直知道我在等一個人,也該讓他們知道我在等著的,是多麼好的一個人了。」

我一定會守護這個純真又令人憐愛的笑容,直到時間的盡頭。我一定會讓我親愛的天使有許許多多幸福的回憶,不管我們到甚麼地方。

孝雄一面在內心重覆自己發過的誓言,一面輕柔地將雪野拉向自己的懷裡,就如同下午在光之庭園兩人相擁的時候一樣,又再次溫柔地摟住了她。

「謝謝妳,帶給我的所有這一切。」他輕輕地親吻了她的嘴唇。

* * * * * *



恋ひ恋ひて 逢へる時だに うるはしき 言尽してよ 長くと思はば
我最親愛思戀的戀人啊,當我們在分離之後再度重逢時,請對我說盡所有你最溫柔甜蜜的話語,好讓我知道我們兩人的戀情會有多麼久長。
(萬葉集四.六六一)
 
說明:這首相聞歌的作者是大伴坂上郎女,《萬葉集》中的代表性歌人,書中共收錄了她的長歌與短歌84首,是女性歌人中作品最多的。從《萬葉集》的656到661,連續收錄了大伴坂上郎女的六首戀歌,這是六首戀歌的最後一首。歌裡面表現了久別的戀人在重逢之時,對於能聽到溫柔與完美的甜言蜜語的渴望。對於在言葉之庭的苦戀中,一直壓抑在「不能說出口」的秋月與雪野來說,最盼望的莫過於終於能夠說出與聽到彼此溫柔甜蜜的「愛的言葉」。這應該是非常適合用來祝福他們的一首戀歌。

* * * * * *

(補充:第二天早上) 非常感謝每一位耐心讀完這篇故事的朋友。如果對於翔太送的禮物後來發生甚麼事情有興趣的話,可以再往下到第四層樓的地方,裡面有一個關於第二天早上的短篇故事。(事先聲明,當中雖然沒有任何成人語言,不過是一個大人向的故事。)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按以下連結中的傳送門前往:

(傳送門) 早安。亂髮與手枕。無名指 -- 雪野百香里與秋月孝雄 (Part II)
25
-
LV. 31
GP 1k
2 樓 Jonas mrwang518
GP1 BP-
該怎麼說呢...不愧是本板達人,跟我這種小打小鬧的創作者寫的文章差距真大
本來還在想是不是言葉之庭的文章比較少人喜歡,在看完您的文章後才知道是寫作能力的問題
看來之後還是要多磨練自己的文筆了,畢竟以前都是閱讀(索取)的多寫作(給予)的少
在去年12月才開始嘗試寫作,當初也是純粹跟著這股熱潮,沒想到會越寫越多
只是本人大部分都是以討論為主,很少在寫長篇文章(超過500字心得就算我的長篇了XD)
而且比較習慣一次把東西寫完,3、4個小時的時間根本很難把文章內容豐富起來
再加上電腦擺在客廳,不大想讓家人發現自己在寫文章只能偷偷摸摸的寫
所以經常會因為時間不足就急忙結尾,或是沒有再回去修飾詞句語氣(經常發了文才想到又回去改)
雖然為了避免上述情況產生,本人都是將開頭跟結尾先寫完(包含要說的話)再去豐富中間的字詞
或許之後也要試著先用Word之類的東西來寫小說了,或許這樣就可以寫出更好的文章
在此也謝謝大家的支持,希望之後也可以帶給大家更好的文章

上面是感言,這裡是讀後心得XD
話說言葉大跟我想的一樣,我下一篇也是要寫兩人四年半後在新宿御苑碰面的故事
不過風格跟故事走向可能會不大一樣,但是因為內容尚未構思完成
加上之前已經發過一篇言葉之庭的二創文章,所以下一篇文章應該還是會回到君名這邊
而且言葉之庭也只剩最後這一篇文章要寫了,畢竟大部分的內容都被誠哥給寫完了
硬要去寫的話有可能會變成日常向的故事,反而君名有很多題材可以去寫或者嘗試
只是要寫出來可能還需要言葉大更多的分析文,如果可以的話就再麻煩您了,謝謝!
1
-
LV. 27
GP 2k
3 樓 風の差し迫った終焉 kira12006
GP3 BP-
閣下說中了小弟一直認為的一件事,言葉之亭注定是小眾

不知該說是偏文學風亦或是電影較為隱晦,比起言葉,更多人對秒五有深刻印象,但無論是秒五還是你的名字,以這三部的小說來評比,小弟首推言葉的小說,敘述了諸多電影未帶到的情節,不知是否新海誠刻意將電影壓縮至不足一小時,給觀眾一種”欲知詳情,請翻小說”的韻味

當然並不是指秒五與你的名字小說就較為拙劣,只是言葉300多近400頁的小說,著實讓閱讀過一遍的讀者有再觀賞一次電影的衝動,但又說回來,縱使言葉圍繞著古典和歌的深沉意境,但要成為像你的名字那般風靡一時的作品真的不太容易,言葉似乎就脫離不了小眾這領域

加上你的名字帶起的潮流已能明顯感覺到消退不少,順著熱潮稍稍露臉的言葉又將回歸至只有零星幾位討論者的情況,實在有些可惜
3
-
LV. 10
GP 1k
4 樓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19 BP-
【言葉之庭二創】(第二天早上)早安。亂髮與手枕。無名指。

決定藏在回應中來發這篇二創好了,因為這篇可能有點刺激 XD

這一篇言葉之庭二創小說的時間點是在雪野與孝雄於五年之後在光之庭園重逢後的第二天早上。這裡面的故事是延續本樓樓頂第一篇,描述兩人重逢之日的二創小說而來,特別是用了其中翔太送給孝雄的禮物的梗。(如果還沒看過
本樓樓頂第一篇二創小說的朋友,或許可以先看:歡迎回來。新鞋子。一起到海邊去吧 -- 雪野百香里與秋月孝雄)

新海誠在2013年接受採訪時說過,自己將涼亭量足的那一幕刻意處理得如同15歲少年的男女初體驗一般。20歲的孝雄與雪野之間終於沒有了身分與法律上的問題,有情人終成眷屬,就讓我們來看一個在兩個成熟大人之間發生的愛情短篇故事吧。

(再次聲明,這篇言葉之庭同人小說沒有任何成人語言,不過為大人向故事。)



* * * * * *

早安。亂髮與手枕。無名指 -- 雪野百香里與秋月孝雄 (Part II)

這裡是哪裡呢?

從熟睡中漸漸醒過來的雪野,恍恍惚惚看著眼前顯得有些陌生的和室天花板,好像熟悉又好像不太熟悉,看起來有點過大的圓形裝飾燈罩與環形日光燈管,長長的拉繩垂落在自己前上方不遠的半空中。

她感覺得到柔和的陽光已經照亮了整個房間,並且聽得到窗外街道傳來的一些聲音,可是才剛從深沉睡眠中醒來的舒適感讓她覺得有點迷糊,一直到她忽然意識到自己聞到的是飯菜的香味。

啊,我在孝雄的房間裡,孝雄他……

雪野頓時整個人清醒過來。她轉頭看向身旁,發現另一個枕頭上面是空的,孝雄已經不見人影,不過她知道飯菜的香味從何而來。她起身半坐了起來,環顧四下,注意到在沒有驚醒自己的情形下,孝雄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將床鋪四周的榻榻米收拾得相當乾淨。

不知算是昨晚深夜還是今早清晨,在兩個人相擁睡著之前,床鋪周遭真是一團混亂,雪野對這一點多少還有些印象。

昨晚當孝雄終於把翔太留下來的便利商店塑膠袋中的小紙袋打開時,看到的是一盒十二入的包裝。紙袋中還放著一張翔太手寫的紙條。「如果這些不夠用的話,非常抱歉。」上面這樣寫著。本來在褪去衣物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還有點微妙尷尬的孝雄與雪野不禁面面相覷,笑了出來。

結果好像差一點就用完了,我的天啊。雪野心想。

一開始的時候孝雄還有點生硬緊張,雪野溫柔地引導他。看著孝雄認真又令人憐愛的臉,雪野不禁想到下午在光之庭園時,又聽到了鶺鴒在附近的鳴啼聲。就是這一種鳥,教會了伊耶那美與伊邪那岐兩個神明行男女之事。雪野一面輕輕愛撫著孝雄的臉,一面想著從神話故事中學過的事情。

但是沒有想到,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孝雄好像身體裡面某個奇怪的開關被打開了。那雙能製作美麗鞋子的雙手也太過靈巧。對於自己被他握在手裡的腳,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樣的理解程度,而且能夠觸發各式各樣敏感體驗的技巧也實在過於高超可怕。雪野到現在都還可以想起從雙足之間傳來的各種奇妙電流在身體四處流竄,讓自己幾乎快要昏倒的感覺。

明明昨天喝了不少酒,今天早上起來卻沒有以前喝太多時,第二天常出現的頭痛感。不過雖然好好睡了一覺,雪野卻還是感到隱隱痠痛,特別是從腰到腿的地方,這應該不只是昨天奔波一天造成的結果。

孝雄實在是……

「百香里,早安。」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雪野抬起頭來,看到孝雄穿著棉質七分褲與T恤,正站在房間門口,微笑地看著自己。

對了,自己身上穿的也是孝雄的T恤。

「啊,孝雄,早安。」雖然已經同枕共寢了一晚,雪野還是莫名地感到有點害羞。「不好意思,睡到這麼晚還沒起來。」

孝雄走進房間,在雪野身邊跪坐下來,先稍微緊抱了她一下,然後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我也是才剛剛起來不久。反正早餐還要等一下,妳慢慢起床就可以了。等妳準備好了,再一起來用早餐。」孝雄一面起身走出去,一面跟雪野說。「對了,床鋪妳放著就可以。這個房間還是我熟,等一下我來收拾就好了。」

孝雄,你這樣會把我寵壞的。雪野心裡這樣想,不過沒有說出來。

畢竟被心愛的人寵愛的感覺實在很好。

雪野輕輕用手撥整了一下有些散亂的頭髮,一面回憶著自己昨晚最後舒暢地窩在孝雄懷裡,枕靠著他的手臂沉沉睡去的情形,一面充滿幸福地想著。

* * *

「真抱歉,家裡只有這種即溶咖啡。」孝雄對著一起在廚房打轉的雪野說。

吃過早餐,無論如何都堅持要幫忙洗碗的雪野問了孝雄,自己能不能幫兩個人都泡杯咖啡。

「沒有關係,現在的即溶咖啡都做得很好。我在學校就常喝這種即溶黑咖啡。」雪野一面把在馬克杯裡泡好的兩杯咖啡拿到餐桌上,一面笑著跟孝雄說。「明天回四國以後,我再泡手沖咖啡給你喝。」

「那到時候就麻煩妳了。我這次一定會好好把妳泡的手沖咖啡全部喝完的。」回到餐桌對面的座位,拿起馬克杯的孝雄也笑著回應雪野。在今天之前,如果說起這個話題的話,兩人可能都還會覺得有些苦澀,但是現在卻只剩下甜蜜。

「對了,暑假到佛羅倫斯來的時候,我再帶妳去Caffe Rivoire喝Espresso。他們的甜點很值得試一試。」

昨晚當雪野知道孝雄要回義大利那一天,正好是自己要上課的時間,所以不能到東京來送機的時候,不禁出現了失望的神情。但是當孝雄開口邀她暑假到義大利去的時候,她整個人又開心了起來。孝雄現在提起這一家她曾經好幾次在旅遊雜誌上看過,嚮往已久的咖啡館,更是讓她再次雙眼閃閃發亮。

這雙像小孩子一樣充滿期盼的眼睛,真是可愛極了。孝雄心裡微笑著。

今天早晨的百香里看起來格外光采動人,白皙的皮膚又更加明亮了,看著自己的眼神則比過去多了一絲嬌柔嫵媚。

孝雄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也一定相當神清氣爽,他當然知道自己身心舒暢的原因。

孝雄喝了一口咖啡,看著眼前的百香里,禁不住想到昨晚將她抱在懷裡時的柔軟身體。黑暗房間裡,城市街道的光線從窗戶與紙門微微透入,在隱隱微光中的成熟曲線更顯得誘惑迷人。一開始還有些冰冷,但不久就感到溫暖,甚至從裡面炙熱起來的光滑肌膚。香甜如蜜的氣息,混合著甜甜柔柔,輕輕發出的聲音,與不時的小小驚呼。沿著小腿、腳踝、足底、一路到腳趾尖……

糟糕,停下來!我的生理又開始反應起來。得趕快轉移注意力才行,不然今天會出不了門!

「百香里,等一下我們出門以後,是不是先去新宿一下?去我們昨天去的那家百貨公司。我想在去上野之前先去買一下伴手禮,也要麻煩妳幫我挑一下明天去妳家時要帶的伴手禮。」孝雄一面跟雪野說,一面默默讓自己從心理到生理都鎮定下來,

「好啊。」

孝雄在吃早餐的時候跟雪野說過了,今天要去上野感謝先前曾提供孝雄留學方面的建議,這兩年也一直保持聯絡的製鞋工作室負責人。以後可能在東京還要麻煩這家工作室幫自己設立據點,孝雄跟雪野這麼說。另外,孝雄也想帶雪野看看製鞋工作室的樣子。以後可能就要在四國也設立一間相似的工作室,孝雄在心裡這樣盤算著,不過這要等到日後更確定了以後再跟雪野說。

「對了,妳有沒有甚麼想去的地方?畢竟這麼久沒來了。」被孝雄這樣問的雪野,認真想了一下。

「啊,還好你提醒,不然差點忘了。」雪野想了起來。「等一下從上野回來的時候,可以請你陪我到四谷去一下嗎?我想要到一間神社還願。」

當雪野還住在新宿外苑西通那邊的時候,她發現離自己住的公寓不遠處有一間神社。雪野一開始留意這間神社,是因為那間神社主祭的不只是號稱「和歌之神」的須佐之男,在神社本殿內還懸掛著從江戶時代傳承下來,珍貴的和歌三十六歌仙繪。當時她還在上課時跟學生介紹過這間神社。

「好啊,是哪一間神社?」

「嗯,是須賀神社,記得從四谷車站走過去不會太遠。」雪野一面回答,一面想著。當初要從東京回四國之前一兩天,在心緒紛亂,漫無目的的四處漫步時,經過須賀神社,不由自主地就進去向神明許了一個願。這個願望在昨天實現了,實在該去跟神明還願道謝。而且既然這間神社看起來非常靈驗,所以是不是……再許一個願?

孝雄忽然記了起來,等一下要去的新宿那家伊勢丹百貨,因為自己以前會去觀察鞋子的時尚,所以注意到一樓有幾個經常有不少情侶駐足在前面的精品專櫃。也許今天也可以跟百香里一起看一下。雖然可能還要等一陣子,不過可以先知道百香里喜歡的樣式,而且或許自己也可以向佛羅倫斯認識的工匠朋友訂製打造。這樣的話,不如就先量一下尺寸吧。

「百香里,等我一下。」孝雄起身到房間裡去,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個小軟尺。

「咦?為什麼?不是已經量過我的腳,有甚麼改變嗎……」

還沒等雪野說完,孝雄已經將她的左手牽了過來,用軟尺繞了一圈,纏好套住了無名指,也將這個世界的無盡美好,圍繞圈進這一刻的幸福時光中。

* * * * * *


 
朝寢髪 われは梳らじ 愛しき 君が手枕 觸れてしものを
請不要梳理我今早的亂髮。因為我昨晚枕眠於愛人的手臂,你那美好的觸感仍在我的髮上流連。
(萬葉集十一.二五七八)

說明:雖然《萬葉集》的和歌用於新海誠的作品中,以帶點悲傷哀愁或未知不安的居多,但是在《萬葉集》的戀歌之中,特別是因為當時「訪妻婚」的風俗,其實有不少描述男女歡愉的作品。像是這一首佚名作者的和歌,就描述了一夜男歡女愛之後,女性於翌日早晨仍沉醉於愛人的手枕觸感,因此不想讓侍女梳理自己散亂長髮的心情。

(補充) 感謝所有看完這一篇"第二天"後日談的朋友。因為這一對CP實在太甜蜜了,使人忍不住想多談談他們之間的兩人世界。往下走到7樓有兩個秋雪的婚後生活小短篇,歡迎繼續觀看指教,或者也可從以下傳送門進入:

(傳送門) 魚尾紋與粗手掌 – 百香里與孝雄
19
-
LV. 31
GP 1k
5 樓 Jonas mrwang518
GP1 BP-
昨天因為頭痛,所以看完動物方程市後就跑去睡了(9點),沒有第一時間看到樓主發的文
話說不管是長篇連載或是短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可以單獨的發在小屋創作中
畢竟用收藏精華的方式比較難以讓人注意到(像我還要在文章中加連結才有人去點)

然後這篇文章可以讓我參考板上的最大尺度可以寫到什麼地步(巴哈規範是參考網路分級為主)
畢竟昨天已經開始動工君名的後日談了,內容可能會有一些涉及到大尺度部分(必要的)
另外為了忠於原著,所以文章風格跟要寫的字數會參考君名本傳
只是粗估一下本傳的字數大概有8~10萬字,加上更換寫作風格後會增加1~2倍的寫作時間
更別說要有靈感才會寫的出來,所以有可能一~兩個星期才能生出一章

然後想問樓主要等我寫完君名後日談再來寫言葉的二創,還是要我兩邊同時寫(可以開雙線作戰)
因為只會影響到君名那邊的進度而已(多花10~15天),並不會差太多
1
-
LV. 27
GP 1k
6 樓 天代 liam4305
GP1 BP-
剛剛心血來潮看了

秦 基博 / 「言ノ葉」Music Video -Makoto Shinkai / Director's Cut


結果發現4:10 有一幕電影中沒出現耶,

雪野和秋月撐著傘並肩而行,但雪野居然用手指點了秋月的肩膀!?

不知道樓主有沒有發現呢?
1
-
LV. 11
GP 1k
7 樓 重度言葉控 TankerBale
GP11 BP-
【二創】魚尾紋與粗手掌 – 百香里與孝雄

* * * * * *

百香里的魚尾紋
 
「啊,眼角有魚尾紋了。」
 
早上坐在梳妝鏡前面化妝,準備等一下要去學校上班的雪野,小小驚呼了一聲以後,有些悶悶不樂地看著鏡子。
 
「讓我看看。」
 
孝雄走了過來,從妻子背後看向鏡子。
 
「這個,百香里,妳昨晚是不是有點沒睡好?」他語氣有點嚴肅地說。
 
「應該還好吧?怎麼了嗎?」雪野有點擔心地問。
 
「因為如果不是妳昨晚沒睡好,所以一時眼花了的話,那就是我今天要去看眼科醫生了。因為我根本甚麼也看不出來啊!」
 
「又在哄我。」雪野有點嬌嗔地說。
 
孝雄從後面朝胸前抱住了雪野溫暖柔軟的身軀,一面聞著妻子身上又熟悉又迷人的甜甜香香氣味,一面順勢輕輕搓揉著雙手各自掌握著的溫香軟玉。
 
「其實,百香里一直這麼青春美麗,實在讓我很困擾呢。」孝雄一面在雪野的耳朵旁邊低聲輕說,一面啄吻著她的耳垂。
 
「胡,胡說。又怎麼了。」全身已經有點癱軟的雪野勉強回答著。
 
「每次跟百香里一起出去玩的時候,我總要一路遭到別人忌妒的眼光。去義大利的時候,還要不斷嚇阻想來搭訕的男人。因為要保護太過漂亮的老婆,所以一刻都不能放鬆。妳總是這樣青春美麗又光彩照人,真的讓我很困擾啊。」孝雄在妻子耳邊有如吹氣一般地低聲慢慢說。
 
閉著眼睛已經癱軟依偎在丈夫懷裡的雪野,感覺到環抱著自己的雙臂稍微一緊,然後兩邊的眼角都被輕輕吻了一下。
 
那一天上課的學生們偷偷地說,小雪老師今天看起來心情特別好。
 
* * *

孝雄的粗手掌
 
「手掌看起來又變得更粗糙了啊。」

從製鞋工作中停下來休息的孝雄,用毛巾擦過手以後,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忍不住有感而發。
 
一直窩在旁邊沙發上看書的雪野抬起頭來看了丈夫一眼,接著坐起身來,將書放在身邊,拍了拍自己併攏的大腿。
 
「要不要過來休息一下?」
 
從工作檯移動到沙發的孝雄,將頭放在妻子的膝枕上躺臥下來。一面仰望著妻子的美麗臉龐,一面伸手輕輕撫摸著她的柔髮與後頸。
 
雪野握住了孝雄正撫摸著自己的手,將他的手掌打開捧放在自己面前,一面仔細端詳,一面用自己另一隻手的食指在眼前的掌心上面畫著小圈。
 
「的確是比我們當初認識的時候要粗糙一點。不過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手,才能做出這麼了不起的鞋子啊。」
 
雪野把丈夫的手拿起放到自己臉邊,將臉頰貼了上去。
 
「而且跟以前比起來,我更喜歡你現在這雙成熟男人的手呢。又厚實,又溫暖,總是那麼讓我安心。」
 
雪野將臉頰在孝雄的手掌上磨蹭了好幾下以後,忽然露出了惡作劇的神情。她將丈夫的手再移回自己眼前,毫無預警地一下就將他的食指送入了自己的嘴中。
 
「嗯。」
 
孝雄因為彷彿要融化自己手指一般的吸吮而閉上眼睛,忍不住低哼了一聲。包圍纏繞著自己手指的深深吸吮既溫暖柔軟又濕潤緊密,他感覺到一股舒服無比又令人麻痺戰慄的火熱電流從手指頭一下子衝上到大腦,蔓延到全身,然後生理強烈反應了起來。
 
雪野將丈夫溼答答的手指從口中慢慢取出。孝雄張開眼睛,看到妻子嫵媚迷人的眼睛含笑未笑地注視著自己,嘴角與自己的指尖之間還有一絲唾液相連。
 
吻我。
 
不用等到妻子的命令說完,孝雄已經採取了行動。
 
第二天早上,送完神清氣爽的雪野出門上班以後,孝雄拼命追趕著昨晚中斷沒能完成的工作進度。
11
-
LV. 1
GP 0
8 樓 係愛呀哈利 Rosebrof
GP2 BP-
TankerBale, 真的請受我一拜。我接觸了言葉還是這幾個月的事,看完電影版已覺得很深刻很窩心,再看完小說之後覺得已經是一個很美好的結局,擁有很美好的憧憬,想必秋月跟雪野有會有一個好的結果,但其實總是覺得欠了一些什麼的滿足感,雖然也沒差。
也沒有想看二創的故事,只想找多一些大家對結局的評論,就看到你有幾個Post非常詳盡的表達看法(果然是重度言葉控),更有了二創的連結,我是先看你的第二部曲的,看到他們在光之庭園,互相表達心裡的話兒時,我就明白到之前覺得欠的是什麼,就像新海誠製造了一個很甜的糖果,打開包裝紙後,看到一定是很甜,也很香,但最後也就是看著而且,而你的後續小說就是把糖果讓我們品嚐,讓我們確實嚐到這個糖果真的很甜...老實說,我是男的,在公車看你的第二部曲才沒看到一半我哭了,旁人都好像被我嚇到....
所以真的真的作的很好,文筆也跟小說的用語幾乎是一模一樣,雖然你創作了都有一段時間,但我還是要非常謝謝你,你給了我一個最好最美滿也是我是滿意的結尾~~~
我也有跟朋友介紹這本小說,並把你的"後續"也放在小說之後,也請你不要介意,因為你的創作很有真‧結局的味道
2
-
LV. 14
GP 34
9 樓 南風 misty91719
GP0 BP-
天氣之子上映了,樓主有想寫文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0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3 筆精華,09/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