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19

【情報】【寶島】104條 海底(捏有)

樓主 A wolf8552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銀杏婦人在MLS的走廊上尋找所謂『我的他』
毒島和洋一在混亂的走廊維持秩序,梅吉跟著馬上過來
毒島:「『銀杏婦人』是使用強大念能力將人變化成石頭的惡靈.
數十年,被十個以上的執行人封印在協會的地底下才對啊...」

混在無助人群的艾碧,抬頭觀望著銀杏婦人
「是順利的解開封印沒錯...但事情好像往有趣的地方發展」
「為什麼他那麼慌張呢?」

雙子利用手機向郎次和六冰推論
「銀杏婦人原本拿著通行證,而不知道什麼原因掉了」
「"我的他"是指通行證吧」
六冰:「要讓那些變成石頭的人恢復原狀,所以一定要對決.
現在的我只靠『書代理用紙』是贏不了他」
「他真的有這麼強嗎?」郎次驚訝地打開門
變成石頭的使者掉在他們的面前,使用魔法律的執行人也變成石頭
「當時有十個以上的執行人才封印的了他.不過有個好消息,六冰執行人」
「新的書在半天就會完成了」
雙子的話讓六冰笑著說
「有通行證的話就更好,就當是確認解決掉那個老太婆吧」

這時毒島三人跟六冰會合,回頭郎次又不見
想抓住可能知道通行證在哪的機會,郎次在走廊上跑著
被正在處理石頭的銀二看到,心想六冰執行人等等不對境的徵兆也追了過去

嫌郎次太慢的波比,看到期待已久的魔具『業洗刀』
希望他能使用給他看,這樣就能淨佛了
使用的途中,郎次問了波比生前還是MLS學生的事

「沒有才能的我,不會使用符咒,即使努力讀書還是追不上大家.
想進步的我開始作弊,漸漸的大家都不理我了.有一次因為心煩偷了東西
不小心跌倒,醒來就在盔甲裡.」
「努力是不會有回報的」
「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郎次聽完,表情哀傷的問:「變成幽靈...是什麼感覺?」

「如果要比喻的話...應該是這樣吧」
「在很深很深...又黑又冷的...」
「海底」
「永遠一個人」

「你懂嗎?你是不會懂的吧」
郎次想到圓宙也是有這種痛苦的感覺嗎...?同時也不自覺地停止了使用
想再次使用的郎次被波比問了最近是不是有煩惱
「因為常常失敗所以很沮喪...」
「是不是你太輕舉妄動啦...?」
「那個問題說不定挺嚴重的...」郎次沮喪地回答

「不過你是好人,好想在活的時候見到你啊-----!」
波比從盔甲跑出,撲向反應不過來而抬頭的郎次
「對˙對不起,我接收了」





以下是廢言...: D

郎次太溫柔了...: )
波比回憶的圖其實很黑...偷東西是在頂樓上走動,墜樓的死相也有畫出來
不論死的人多少,其實魔法律有一部分也是很黑的吧(笑)

中途的海底佔了一整頁,那孤獨到心裡起雞皮疙瘩
圓大人這兩年想必也是承受這令人想哭的痛苦...: )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