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8
GP 790

【其他】『掠奪者』同人--被遺忘的背影

樓主 井爵 firstted
GP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叭叭叭,飆車囉!

沒啦,事實上這篇是很喜歡掠奪者才寫出來的同人文,

希望大家會喜歡,以上。


『掠奪者』同人--被遺忘的背影

井爵
2020/5/26創作
2020/5/26修改

  今天是個風和日麗的早晨,一名身材窈窕豐滿,留著栗子色長髮,與點綴臉頰的水汪汪金黃色雙瞳的女孩,正哼著歌走在道路上。

「哼哼哼~今天也是大豐收。」女孩因為農作物的收成比預期高,相當愉快。

「恩?」她正漫步走回家的途中,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

「嗚、嗚、喔。」

「咦呀呀!」女孩的裙子被一個人影入侵,那個人影還發出猥褻的聲音。

「走開!快走開!」女孩不斷的將人影推出去,一直用柔弱的雙拳敲打。

「呼呼呼,有條紋的粉色內褲,還有裡面是……嗚哇!」

  人影被灌了一記力大無窮的拳擊,飛往與女孩相反的方向。

「一大早就騷擾女生,你活的不耐煩了啊!里希特!」

  一位銀色短髮,黑褐皮膚的豐滿女性使出的拳擊讓人影飛到九霄雲外,並且用誠懇的態度向這位女孩道歉。

「抱歉啊,孩子。我家的里希特時常這樣,請原諒他好不好?」

「哈,沒關係,反正只是被看到內褲罷了。我叫做桃樂絲,大家都叫我小桃。」

「原來如此,難怪是粉色的,嘿嘿。」

  里希特不知道何時又出現在小桃的身後,掀起她的裙子仔細打量著。

「嗚喔,哇啊啊!」同時,也被制裁的鐵拳痛擊腹部與重要的部位。

「好……好過份啊……奈奈醬,嗚喔!」

  里希特忍住疼痛抱怨,又遭受奈奈的手刀往里希特戴著小丑面具的鼻梁直擊。

「小桃,妳趕快回家,這個活了三百多年的變態由我處理就好。」

「好、好的!」小桃二話不說的奔跑回家,但是里希特卻以神速追趕在後。

「等等我!小桃你好可愛啊,跟我約會好不好?不,直接跟我結婚吧!」

「嗚喔喔喔!」奈奈也以神速出現在里希特的面前,以高速踢腿命中里希特的腹部。

「嗚嗚……嗚嗚。」里希特似乎還想說什麼,被奈奈用毛巾堵住嘴巴,拖著往回走。

  回到農家的小桃,想到剛剛里希特對自己做的事,不禁臉紅心跳。

「咦?為什麼剛剛那位叫做里希特的人要用小丑面具遮住臉呢?」

  小桃突然忘了被騷擾的事情,細心的她察覺到面具後的人,有不同的情感。

「那位叫做里希特的人,在悲傷?」小桃敏銳的直覺告訴自己,里希特似乎不是一般人。

「真是的,我在想些什麼!那個臭男人不過是活了三百多年的變態!」

「咦?奈奈姐說的『活了三百多年』是什麼意思?難道那個傢伙是傳說中的妖怪嗎?」

  一想到這裡,小桃止不住全身的顫抖。

  關於妖怪的傳說,最駭人的是每當農村豐收的時候,妖怪總是會出現並且擄走村中的女性,沒人知道那些女性的下場。

「姆嗚嗚,我該怎麼辦?媽媽,我好怕喔。」小桃突然掩面哭泣。

  她軟弱無力的攤在地板上,看著靈堂上供奉的母親遺照。

  自從溫柔的母親離世後,總是自己一個人過著日子。

  就算種田農耕的工作相當辛苦,一般人都認為女孩子做不來,小桃還是自己一個人撐過來了。

  每每疲憊的時候,總是會想起與母親一起共度的那些溫馨的時光。

  現在自己正身陷險境,可能會被傳說中的妖怪捉走,最後下落不明,也沒人會來救自己。

  這樣的負面情緒不斷循環著,小桃陷入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恐懼之中。

「扣、扣。」一陣敲門聲讓沮喪的小桃嚇了一跳。

「您是?」小桃趕緊擦乾眼淚,慢慢的將門打開。

「妳是桃樂絲.黛華小姐是吧?」眼前的陌生男子穿著深藍色的軍服,不客氣的質問。

「是的,請問軍人先生有什麼問題嗎?」小桃怯怯地發問。

「妳們家的農作物沒有按時繳納足夠的份量,因此要妳親自前往法庭問罪。」

「等、等等,我們家雖然收成並不多,但是今年的稅收我都有老實繳納了,怎麼會不夠?」

「廢話少說,跟我走!」軍人粗暴的拉住小桃的手,小桃死命掙扎。

「救、救命啊!」小桃腦海一片空白,只奢望有人能夠阻止這個軍人。

  不管小桃如何吶喊,左鄰右舍都將窗戶與大門緊緊關上,沒人願意挺身而出。

「救、救命……媽媽。」小桃幾乎放棄求救,此時軍人卻踉蹌的倒下。

「咦?」小桃看見眼前昏迷過去的軍人,還有站在軍人身後的人影。

「里希特……妖怪先生?」小桃露出感激卻又害怕的神情。

「恩,這時候果然應該帥氣的說:『沒事吧?美麗的姑娘。』才對是不是?」

「嗚喔!」里希特又遭受一陣鐵拳招待,抱著肚子跪倒在地上。

「沒時間調侃女生啦!小桃,快跟我們走!」奈奈出現在小桃身後,拉著不知道狀況的她向前奔跑。

「奈奈姐?怎麼回事?」小桃一路上氣喘噓噓,忍不住發問。

「妳被軍隊盯上了,原因很可能是妳家倉庫中的數字球。」

「怎麼會?藏匿數字球是違法的,我和母親向來都沒有碰過那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我家倉庫?」

「嘛,總之我們一直追查這顆數字球下落很久了,想不到會出現在這個小農村。」

  奈奈似乎若有所思,拉著小桃奔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後,才慢慢鬆手。

「請、請問我再也不能回家了嗎?」小桃哭喪著臉,這是她今天第二次的哭泣了。

「沒問題的,只是妳要在這裡躲一陣子,風波過後自然就能回家了。」

  奈奈試著安慰小桃,小桃從心驚膽跳的狀態逐漸復原。

「奈奈,將那個數字球給我。」

「里希特,你要做什麼?」

「由我帶著數字球引開軍隊,並且洗刷小桃的清白。」

  里希特的發言,讓小桃覺得對他刮目相看。

「但是里希特先生,你一個人要怎麼做?」小桃不解的發問。

「將村莊中的妖怪揪出來,妳們家會被栽贓是源自於妖怪的傳說。有人利用這個傳說將成為贓物的數字球,藏匿在妳們家的倉庫中。」

「並且向軍隊舉報,還好我和奈奈有觀察到不對勁,因此偷偷跟在妳身後。」

「是誰會做這麼過份的事情?我和母親從來沒有得罪其他村民才對。」

「這就交給我,妳先放心和奈奈躲在這邊吧!」

  里希特戴著小丑面具,卻說出相當可靠的話語。

「姆,里希特先生不要戴著這種面具說出這麼帥氣的話啦,人家無法相信。」

「那這一個面具如何?」里希特變臉一般換上一個黑色惡魔面具。

「這個面具更嚇人啦!嘻嘻。」小桃抗議,卻又發自內心笑著。

「妳終於笑了,這樣妳的母親應該會安心不少吧?」

「咦?里希特先生認識我的母親嗎?」小桃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里希特。

  里希特沒有回答,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跑走了。

「等等!為什麼不回答我呢?奈奈姐知道嗎?」

「天曉得,恐怕是背著老娘沒注意的時候到處拈花惹草。」奈奈握緊拳頭。

  『奈奈姐生氣的時候好可怕,不過可以相信里希特先生和奈奈姐吧?』

  小桃心中暗自想著,一回神看見奈奈正在準備開張移動餐車。

「奈奈姐,這是?」

「我的點數是讓客人稱讚好吃的次數,因此今天也要努力的下廚囉!」

「請讓我幫忙,我也時常自己作料理給自己吃。」小桃露出微笑。

  奈奈的餐車在位於離農村一段距離的偏僻郊區,雖然沒什麼客人上門,隨著夜色漸深,人潮突然然增加。

「啊啦,客人突然增加了耶。」

「是要返回村莊的村民們,他們已經在田裡辛苦一天了。」

  小桃連接待客人都保持著笑容,就這樣一直到深夜人潮才逐漸散去。

「奈奈姐,這些都收拾好囉!」小桃勤奮的工作,讓奈奈也刮目相看。

「辛苦了,今天就先這樣,這裡的帳棚已經搭好了,早點休息吧。」

「好的。」小桃因為過度努力,一進到帳棚中就陷入沈睡。

  碰碰!

  周遭的森林忽然傳出劇烈的碰撞聲,讓熟睡中的小桃不免驚醒。

「難道是傳說中的妖怪?姆嗚嗚。」小桃害怕的將棉被包裹全身。

「別怕別怕,說不定只是熊在獵食而已,沒有所謂的妖怪啦!」

「但是奈奈姐,熊在獵食的時候會發出如此大的聲音嗎?」

  唧!鏗鏗咚咚!

「呀啊!」小桃受到接連不斷的吵雜聲影響,顯得相當憔悴。

「吵死了!里希特你辦事的時候不能在小聲一點嗎!」

  奈奈忽然衝出帳棚,對著森林的方向大吼。

「里希特先生?」小桃也好奇地跟在奈奈身後,往森林的方向看去。

「呦,小桃妹妹,已經沒事囉!那些傢伙都被我霹哩啪啦的收拾了。」

「唉?」小桃摸不著頭緒,直到看見里希特的手上提著圓形的東西。

  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是月牙灑下了柔和的光輝,照亮了小桃的視野。

「噫呀呀呀啊!」小桃瞬間尖叫,失去意識。

「唉,都怪你裝神弄鬼,那孩子可是嚇死了。」奈奈忍不住敲了里希特的頭。

「啊咧,只是弄來幾頭鹿肉,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吧?」

「呼啊,里希特先生早說啊!」小桃在恢復意識後,向著里希特抱怨。

「恩恩,宵夜用鹿肉做果真好吃!」里希特沒回應小桃,逕自吃起烤鹿肉。

「那個,里希特先生,今天真的很謝謝您和奈奈姐。」

  小桃的感性發言,被里希特的舉動給擊垮。

「嗚嗚嗯嗯。」里希特反射性的摀住小桃的嘴巴,示意她不能說話。

「呵呵,終於找到了,實驗體777。」但是黑暗中浮現出軍人的制服。

「哼恩!」小桃看見周遭已經被早上的軍人包圍,整個驚慌失措。

「實驗體777,回到我們這邊來吧!」軍人們看起來並不是在虛張聲勢。

「奈奈!」里希特將小桃推向一旁,奈奈趕緊牽住小桃的手往反向逃脫。

「休想!」一名黑衣軍人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出現在兩人面前。

  一瞬間,軍人被里希特的太刀擊昏,而其他軍人接二連三蜂擁而至。

「喝!」里希特的斬擊可說是神速,連音速都輕易的超越,讓襲來的黑衣軍人應聲倒地。

「小桃,跟緊我!」奈奈牽著小桃的手,不斷的飛奔。

「呼呼、呼。」兩人跑到上氣不接下氣,靠在一株神木旁休息著。

「為什麼會被發現呢?難道是剛剛的客人去舉報的嗎?」

  小桃不安的推測,但是奈奈沒有說話。

「因為妳是將他們引出來的絕佳誘餌,因此才會被如此利用。」一陣陌生卻又熟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

「媽、媽媽?」小桃難以置信的看著聲音的來源,是掛念已久的母親。

「您不是……在七年前就發生意外,我還記得很清楚,被妖怪給捉走了!」

「呵呵呵,可愛的實驗體777,妳還不明白嗎?」

「唉?」

「妳就是幫我們擄走適性足夠的女性個體,所準備的妖怪啊!」

「七年前,妳成功從數字球中被分離出來後,就作為讓我們辨識女性適性體的基準。」

「由我準備的完美記憶與暗示,讓妳在不知情中不斷重複擄走女性適性體的過程,另一方面則是以普通的農家女孩生活著。」

「怎樣?還記得叫我媽媽,就證明妳是我所饌養的怪物,也是軍隊的走狗的啊!」

  這震驚的事實,讓小桃全身僵直,她已經無法思考,因為妖怪的傳說,指得就是自己。

「小桃,振作一點,妳雖然是數字球的產物,但是妳不是會害人的妖怪!」

「奈奈姐……我是……。」

「女人,別想再碰我們寶貴的實驗體777一步!給我上!」

  周遭又出現一堆黑衣軍人,奈奈咬牙切齒,黑衣軍人猛烈的出拳將奈奈打成重傷。

「來吧,實驗體777,由數字球催生出的產物,再次聽我們的話,為我們效命吧!」

「住嘴!妳不是我的母親,我也不是所謂的妖怪!」小桃看見遍體鱗傷的奈奈,忽然堅強了起來。

「死到臨頭還嘴硬!給我教訓這隻廢物!」女人發號施令,黑衣軍人隨之行動。

「嗚!」正當小桃要被黑衣軍人毆打時,一陣旋風將周遭的黑衣軍人都震開。

「混蛋!擊墜王001,為什麼要插手我們的實驗,明明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完成了!」

「因為你們從一開始就錯了!而且小桃才不是什麼實驗體,她是個活生生的女孩!」

「里希特先生……嗚嗚。」小桃再次哭泣,不過這次是為了受到人認同而哭。

「擊墜王001!」女人憤怒的舉起類似手槍的武裝,朝著小桃開槍。

  武裝射出的電磁砲讓里希特略感棘手,他反轉刀身,用力揮舞,連電磁砲都被他揮出的劍氣斬成碎片。

「結束了。」里希特衝向女人的前方,一個重拳擊中女人的腹部。

  看見滿滿倒地的軍人們,小桃趕緊擦乾眼淚,將受傷的奈奈攙扶到一旁。

「奈奈姐,沒事吧?」

「呵呵,果然小桃是溫柔的孩子,並不是什麼擄走人的妖怪。」

「還能動嗎?我們必須躲過軍方的追緝。」里希特伸出手,將奈奈扶起。

  三人不斷逃離農村的近郊,但是軍隊的勢力鍥而不捨的追緝著。

「抱歉,成為你們的累贅。」

「奈奈姐不要這麼說,我們一定可以成功逃離的。」

  小桃那溫柔的神情,不禁人令人動容,任憑誰都沒有資格指責這樣的女孩是一隻,聽從軍隊命令的妖怪。

「抱歉啊,小桃。現在只剩下一個方法可以躲過軍隊的捉補。」

「里希特先生?」小桃看向里希特,那小丑面具下的愁容也一併被看穿了。

「嗚噁!」里希特的劍,無情地刺穿小桃的身軀。

「里希特,你!」奈奈想要向前阻止,卻遲了一步。

「抱歉,奈奈,將這孩子的遺體丟在這邊吧,這樣軍隊也會放棄。」

「嗚嗚,小桃。」奈奈也止不住眼淚,痛哭流涕。

  就在軍隊追蹤到農村郊區的位置時,發現了小桃的屍體。

  就如里希特所言,軍隊確實放棄追蹤里希特和奈奈的下落。

  小桃那冰冷的遺體,還是被軍隊回收了。

  只不過,那是某人使用數字球產生的人偶罷了。

  數日後,奈奈的餐車在另一個陌生的城鎮重新開張。

  經過那一次的事件,奈奈也無法露出真心的笑容。

  直到某一天,一位穿著大衣的占卜師來到了城鎮,選擇在奈奈的餐車用餐。

  看了笑容僵硬的奈奈,占卜師說道:「曾經的緣分不會輕易的斷絕。」

  奈奈無精打采的表情,在看見占卜師的面容後,她豁然開朗。

「今天也要努力下廚!」奈奈提起精神,經營著餐車。

  站在城鎮的高塔上,眺望著遠方的里希特則是一發不語。

  他的眼中看著,曾經一起生活卻被遺忘的背影。

  直到他回神望見在餐車用餐的占卜師,他卸下面具露出久違的笑容。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330 筆精華,02/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