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10

【自創】三酸甘油酯[新增 終章 闇之聲]

樓主 小龍女 eji6j6
GP9 BP-
第壹章 油漬

這裡是我所生長、所居住、所賴以維生的小鎮,以鎮上的經濟狀況來看,算是日本的
鄉下地方。

從此處遠遠望去,可以看到富士山,我最喜歡的富士山。

從小,我就喜歡像這個樣子,坐在富士山的對面,眺望著它那又高大又美麗的外表。

富士山帶給我非常爽朗、非常清新的感覺。

「好美......好溫暖......」

真的好美......好溫暖,它給了我一種感覺,讓我打從心裡頭安寧的感覺。

像這樣靜靜地望著富士山,我就越來越不想拋棄這份寧靜、越來越不想再次步入那令
我顫抖、令我悲鳴的地方。

「我不想回家......我真的不想回家......不想回家......不想......」

─────────────────────────────────────

黑色,那污穢的、深淺不一的,甚至可以說不配被稱之為色彩的骯髒顏色,不管是我
們家中各種材質的家具、原本潔白無比的牆壁、甚至連我的衣物棉被都不放過,烏煙
瘴氣般的黑早已布滿了整個家!

很髒、很噁心、令同學們鄙視、讓週遭的人反胃,每個人都把我當成連畜牲都不如的
妖孽......

我也不想這樣啊!我只是個十歲的小女孩,十歲原本應該是無憂無慮的年紀啊!

我好想和嫌我骯髒的同學們一同手牽手去郊遊......也曾希冀自己是在醫院裡頭被抱錯的小孩,總有一天我真正的父母會來接我,使我脫離這宛如無間地獄般的骯髒地
方......

可是,這些都沒有實現.....全都沒有實現......我也依然生存於那個污穢不堪的家中......

畢竟這只是我在無可奈何之下,為平衡內心所產生的無聊幻想罷了,怎麼可能實現呢


唉!

髒兮兮的家,我還能夠忍受。

但,問題是油污,黏著於各處的油污,無法用水清洗的油污。

我們家分一二樓。

爸爸在我們家一樓經營一家燒肉店,叫做‘燒肉不倒翁’。

大概是為了省錢吧?燒肉不倒翁的空調非常地差,油煙也總是燻的家裡頭到處都是。

「黏黏的,真是不舒服......」

我隨手對著牆壁一摸,都是油脂,尚未乾涸的油脂,就算用清水也難以洗滌的油脂,
那滑不溜手的油脂......

在我的家中,不管是樓梯、柱子、家具,通通都附著上那一層層茶黃色的油漬......

我們家中並沒有媽媽,所以很少在打掃......

就連櫃子裡頭的棉被,也都染上了許多油煙......

衣服不管怎麼洗,很快的又會沾上油......

和瘦小的我不同,我的爸爸是個胖子,而且身上總是散發出一股油膩的臭味......

我的哥哥叫做五郎,比我大上兩歲,可能因為像我一樣受排擠吧?他的個性很陰沉,

常常趁父親不在的時候欺侮我,把我當他的出氣筒。

之前因為不滿同學罵他油豬,他用力扯我的頭髮,扯掉了好多根,甚至扯出血來了,
那天晚上我痛的根本睡不著,後腦一和枕頭接觸就劇痛難當,只能睜著眼等待天明。

不但如此,他還曾在我的頭髮上亂打結,我解不開,使我隔天被同學嘲笑,那時真是
丟臉死了,一放學紅著眼眶的我就立刻往家裡頭逃去。

還有一次他因為嚥不下給同學毆打的氣,就在返家之際把我打到渾身瘀青,藉此發洩
情緒,而我也因此請了好幾天的病假。

我真的很討厭他,討厭哥哥,他好暴力、好窩囊,被欺負了也只會拿我來洩恨。

我討厭哥哥還有另一個原因。

哥哥有一個怪癖,他喜歡喝油。他常常偷溜進廚房,大口大口地喝著沙拉油。

會發現這個秘密是因為我有次在廚房撞見哥哥,一口氣喝乾整罐沙拉油的哥哥。

哥哥自然不想讓人知道他有這種特殊嗜好,所以我理所當然免不了一頓飽打,他也同時威脅我不准告訴爸爸,不然要扭斷我的舌頭。

......

油膩的牆壁......

父親噁心的味道......

像油一般陰濕的哥哥......

我受不了了!

我最討厭油了。

為什麼世界上要有油這種害人東西?

我恨油!

我恨它的骯髒......

我恨它的陰沉......

我恨它讓我不快樂......

我恨它......我恨它......

......


9
-
LV. 24
GP 310
2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貳章 痤瘡

因為長期接觸油漬的關係,我對油也越來越敏感。

漸漸的......我可以感覺到......週遭的空氣中,油的濃度有多少......

叮咚叮咚!現在房間裡的油度是50%......

「嗚......油度是50%......這麼高啊,看來必須小心火燭了......」

在滿是污穢的環境中掙扎的我,是同學眼中的髒鬼,異類。但我卻因此獲得了感應油
濃度的特殊能力,而我為了方便分析,把空氣中含油粒子的濃度命名為‘油度’。

這算是超能力?

或許吧!但我寧可不要這種能力,我只想在正常的家庭中,快快樂樂的過上一生......

─────────────────────────────────────

現在的油度是60%......現在的油度是60%......

哥哥還是常跑進廚房偷喝油。

因為長期喝油的緣故,他進入青春期以後,額頭上就開始冒青春痘。

起先,還不到十顆,哥哥對此唯一的煩惱是‘擠了會痛’。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青春痘漸漸蔓延到整張臉。

青春痘愈來愈多,到我十二歲時,青春痘已佔據了他整個顏面。

他的臉原本就醜陋無比,再經過青春痘這一擠壓,變的更加扭曲,有如畸形一般的扭
曲,彷彿漩渦一般的扭曲......

青春痘佈滿了哥哥的大鼻子,好多好多,互相推擠、互相碰撞著,走路時晃上一晃還
會擠出汁液,油膩膩的,真的好噁心......

青春痘叢生於哥哥的臉頰、額頭各處,一叢一叢,彷彿有生命似的不斷上下抖動,有
幾叢青春痘被哥哥擠破,乾掉的黃色液體還附著於青春痘被擠破的凹陷處,油膩膩的
,真的好噁心......

青春痘就連脖子四周、耳朵左近都不放過其繁殖的機會,好大顆好大顆的不停冒出,
使他原本就肥大不堪的脖子更是膨脹了不少,整個看起來油膩膩的,真的好噁心......

油膩膩的,好噁心的青春痘......

油膩膩的,好噁心的臉......

油膩膩的,好噁心的哥哥......

「油!油!都是油!嘔......嘔......」

好噁心!真的好噁心!

好噁心......

好噁心......

我是一個小女孩,生存於此糜爛之地的小女孩,我對於污穢骯髒的事物,有著超乎常
人的抵抗力。

但哥哥那股油膩膩的噁心,卻讓我無法忍受。

可想而知,他的同學對他會是什麼態度了......

─────────────────────────────────────

這一天我正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

「唉!我實在不想回家,回家後不但又要接觸那骯髒的油,還會給哥哥欺侮,爸爸也
不太管我......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人關心我、在乎我,沒有人愛我,根本沒有......」

「五郎,閃遠一點!滾開!」

此時傳入耳際的一陣暴喝將我從胡思亂想中拉回了現實。

五郎?那不是我哥哥的名字嗎?

「五郎是活火山!離他遠一點,別被他的油噴到!」

我盯睛看去,果然沒錯!是我哥哥!

除此之外,他的旁邊還有四名穿著哥哥學校制服的少年,他們一望而知不是善類。
此時那群不良少年正圍著哥哥不住地拳打腳踢,口裡還不時對他進行著辱罵。

因為長期受哥哥欺凌的緣故,我對哥哥被打一事不但不替他難過,甚至由衷地感到高
興。

不過為什麼他們會聚集在此毆打哥哥呢?

是對哥哥陰濕的性格有所不滿?亦或是對哥哥臉上的油感到反胃?我想兩者都有,而
且後者所佔的比例應該較高。

「油豬!你的油沾到我潔白的衣服啦!快陪我乾洗的錢來!」

一名染著紅色頭髮,跋扈至極的學生吼到。

嗚......好可怕!不能讓他們發現我,不然我可能也要挨打......

一有了這念頭,我立即躲進了牆角。

他們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樣子,只聽哥哥從顫抖的牙縫中用力擠出字來:「饒......饒了我吧......我......我實在是......沒有錢......真的......不!不要打我!真的......相......相信我......」

哼!欺善怕惡,在家都擺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來欺侮我,現在真正看到了壞人,卻
又是這副德性。

哥哥不敢反擊他們,因為他們比哥哥強壯。

他只敢打我......他只敢打我......

為什麼?

難道我是最低賤的人,不管是誰都可以拿我來當出氣筒嗎?

此時我心裡頭突然湧現出克制不住的激烈情緒來,一種歡愉與憎恨混雜的激烈情緒。

我對哥哥的強烈恨意和對他被打的暗自竊喜,兩種不同的情緒在我心裡頭跌宕不已。

當我左思右想的同時,哥哥也不斷挨著對方的拳頭。

這一幕持續了十分鐘,他們才總算罷手。

其中 一個高個子對著皮開肉綻的哥哥恐嚇道:「明天要繳五萬塊過來!當做賠償。
不然我們就送你這頭油豬進醫院!聽到沒?」

拋下狠話後,幾名不良少年就隨之離開了,口中還不斷發出哈哈的笑聲。

我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透上一口。

良久良久,他們總算走遠了。

我捏了一把冷汗,只想趕快離開。

冷不防,哥哥的聲音自背後鑽入我的耳中:「哼!我都瞧見了,妳躲在牆角偷看我受
辱?這麼好看!是嗎?是嗎!我現在全身痠痛,動彈不得,但等我回家時妳就完了!


被他看到我了,怎麼辦?

我感到我的雙腳在劇烈顫抖,我想對自己的行為做些解釋,但一開口才發現連牙齒也
是不住地打顫,我想令自己鎮定下來,全身上下卻抖地更是厲害。

我好怕!

平時受哥哥的虐待已不少。而在這種時機,這種場合下惹火了他,回家後究竟會如何
折磨我?

我不敢想像。

除了用盡全力,發足狂奔外,我的腦海裡什麼都不敢想。

0
-
LV. 24
GP 310
3 樓 小龍女 eji6j6
GP1 BP-
第參章 虐殺

晚上,沉默不語的我停留在走廊上,等待著即將襲擊而來,那活生生的惡夢。

我等待著,腦袋裡頭什麼也不想。

這種狀況不知維持了多久,直到聽見有人上樓的腳步聲,我才轉過身去。

「有人上樓了。」

我盯著樓梯的陰暗處道。

我知道是誰來了。

從樓梯陰暗處出現的是一名身材矮胖的少年。這名衣著破損不堪的人,全身因為不良
少年的毆打而佈滿多處瘀青。他的臉上積了一層乾涸的油脂,一坨一坨的青春痘彷彿
回應著主人的憤怒,像蜈蚣般地四處竄動著,又有如咆嘯地野獸般劇烈扭曲。

此舉自然而然擠破了幾顆青春痘,黃褐色的汁液到處飛濺,煞是噁心。

「畜牲......妳在這裡啊!」
  
那人緩緩地抬起頭,從樓梯下往上看著我,粗聲說:「妳應該知道,嘲笑我的下場是
什麼吧?」

我倒吸了 一口氣,同時也不自覺的往後退。

「別這樣......哥哥......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我從哥哥那對被青春痘擠成兩條縫的眼睛中,望到了我前所未見的憎恨。我好害怕,
我想,我可能......會給他活活打死!

「想逃嗎?再怎麼逃也是沒有用的......妳已經覺悟了嗎?哈哈哈哈哈!」

哥哥發出邪惡的笑聲,而嘴邊的肌肉也因此擠破了不少青春痘,青春痘破掉的聲音和
哥哥的笑聲搭配起來,形成一股不協調的詭異感。

「不要!」  

我反射性的逃進自己房間,但我的房間並沒有上鎖功能,無法阻擋他,我只是想躲
一時算一時而已。

「嘿嘿嘿......妳這回可逃不掉了吧?」  
  
隨後進到房間的哥哥站在我面前:「放心,我會陪妳好好的玩......會好好的疼愛妳......」

我沒有退路了!
  
哥哥將手指弄出喀啦喀啦的響聲,那滿是青春痘和油光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不......不要......不要......別過來......不要......」
  
哥哥走過來了!  

「不要啊!」

在喊叫的同時,我不知哪裡生出來一股勇氣,奮力向他撞去。因為突如其來的一擊,
他立足不穩,給地板上的油污滑了一跤。  

我趁這個機會,往樓梯口衝過去。
  
「臭小鬼!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聽見哥哥的怒罵,我更是毫不遲疑的往走廊奔去。 

可我不一會兒就給他追上了,他一把抓住了我的頭髮,並將我壓倒在地。  
  
「不要!」

我瘦弱的身子仰面直直倒下,我的後腦杓也撞到了地面。我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從腦
後傳來──

「啊......啊啊啊......」

我發出了強烈的呻吟聲,雖然拼了命想站起來,卻因頭髮被抓住而無法如願。  
  
「住手!不要這個樣子!不要這個樣子!」  
  
儘管我不住地大聲喊叫,但他還是抓著我的頭髮不放,並拉我的頭重重去敲地板。好
幾次,好幾次......

「嗚......啊啊啊......」

好痛苦......誰?誰能救我?好痛!好痛啊!誰能救我?不管是誰都好......誰能......

我感到我的意識正逐步消失中。

慢慢的,愈來愈模糊,愈來愈模糊......  
  
此時依稀感覺到哥哥鬆開了手,但隨即又把那油膩不堪的手臂伸進我的兩腳間。接著
我的身體被高高舉起。然後,就在那一瞬間,我整個人被他猛烈的摔到地上,發出了
巨大的碰撞聲,此時的我甚至感覺到整間屋子都在猛烈震動。  
  
「痛......痛......」

好痛......為什麼會那麼痛?我好痛苦,好痛苦...... 

我彷彿因過於痛苦而停止了呼吸,此時的我就像瀕臨死亡的毛毛蟲一般蜷曲在他腳下
,我試著對他進行最後的哀求:「求求你......住手......不要這個樣子......不要這個樣子......住手......」

我不住地向他哀求著,但卻無法啟迪他一絲一毫的善心。

他無視我痛苦的呻吟,又對著我的肚子狠狠踢了好幾下。
  
「不要!」 
  
又再一次,這一次是胸部。

「住......」

又再一次,這一次是下腹部。 

「手......」
  
哥哥踢著我的身體直到沒有力氣為止,而我除了翻著白眼呻吟外,什麼也做不了。 

好痛苦......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

為什麼?

「怎麼樣啊?妳以為妳可以和我作對嗎?」

總算出了一口惡氣的哥哥,持續用著冷嘲熱諷的口氣揶揄我,同時也用腳不斷踩著我的臉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時幾乎陷入昏迷狀態的我,唯一感覺到的,是地板上的油滑膩膩的觸感,以及迴盪
於耳畔的,那近乎瘋狂的笑聲......

1
-
LV. 24
GP 310
4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肆章 失序

「五郎!別這樣!」

此時一個厚重的男聲傳入哥哥和奄奄一息的我耳中。

我好累,胸口湧上一股悶窒,但我還是強迫自己瞥開目光,離開眼前那張令人心驚肉
跳的噁心臉孔,投向此時急忙抓住哥哥手腕的那名中年男子。

「爸爸!」

是爸爸!爸爸來救我了!

哥哥最怕爸爸了,我總算......得救了。
  
「放開我!臭老頭!」

哥哥甩開了父親的手,並對著他大吼:「我的臉會變成這樣,還不都是你和你那該死
的燒肉店所造成的!我的身體全給那些髒兮兮的油污染了!」

我愣住了。

以前的哥哥,就算對爸爸有所不滿,也絕不敢像這樣當面罵他,可是現在卻......現在卻......

「你要負起全部責任!」

哥哥叫聲未歇,就惡狠狠地撲向父親,猛力將他壓倒在地。

「畜牲!畜牲!」

哥哥不斷辱罵著父親,同時將他按在地下扭打。而父親竟被打的毫無還手機會,任由
對方宰割。

「哥哥!別這樣!他是爸爸啊!」

哥哥當然不會將我所說的任何一個字聽進去,兀自一拳一拳,一腳一腳猛往父親的腰
際、背脊、臉頰擊落......

父親被他打的不斷在地下翻滾,地板上未乾涸的油脂隨著其滾動一束束的往牆壁及天
花板濺起。

儘管身體受到多處創傷,父親仍然一聲不出的任由哥哥虐待。

哥哥瘋了!

現在的他就算是父親,也不當人看了。

他只是把父親看成會閃避的沙袋,看成他的出氣筒,一個勁的持續猛打,持續猛踢。

爸爸身上的傷痕愈來愈多,表情也愈來愈痛苦,而哥哥卻沒有絲毫罷手的意思。

比起哥哥方才對我的折磨,現在父親所遭受的痛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會有著這副四不像的模樣,讓每個人嘲笑,甚至人毆打,這全部都是因為他自己愛
喝油的關係,他卻反過來責怪爸爸,彷彿自己沒有錯一樣......

錯的是哥哥,而不是爸爸,更不是我,但最後我們卻全成了他的出氣筒......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對父親痛苦的呻吟,我除了驚聲尖叫外,什麼也做不了......

─────────────────────────────────────

凌晨。

這場殘忍的虐殺,總算暫時劃下了休止符。

「爸爸......很痛吧?」

「爸爸!爸爸!你還能說話嗎?」

......

渾身是傷的父親幾乎對我視若無睹,只是兩眼盯著天花板出神。

「你怎麼了?你怎麼了?爸爸!爸爸!」

父親只是搖頭不答。

良久,他才開口說了一句話:「能幫我......拿毛巾過來嗎?剛剛的扭打......讓我身上沾了好多油......我想擦掉它們......」

我照著他的話做。

面對著不知有何想法,自顧自拿著毛巾擦頭的父親,我突然感覺到,我一點也不了解
他。

雖然我是他女兒,但我卻一點也不了解他。

我不能了解爸爸是什麼樣的人;同樣的,我也不能了解哥哥。

我只知道,哥哥已經瘋了,現在就連爸爸也管不住他。

那接下來,這個家究竟會變的怎麼樣呢?

是會變的更悲慘?

還是......

0
-
LV. 24
GP 310
5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伍章 畸形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有如失意潦倒的人藉酒消愁,哥哥也藉著油來麻痹自己。

從哥哥發瘋的那天起,他就整天躲在家裡頭不出門,每天都拿油桶對著自己猛灌。

和過去偷偷喝油,怕給爸爸發現的情況不同,他已經不把爸爸放在眼裡了,所以也不
用再怕爸爸責怪他偷喝做生意用的油。

他現在喝油也不必再躲躲藏藏了──他已經瘋了!無所顧忌了!

也因此,現在他每天吞入肚子裡頭的油是以前的七八倍。他也不吃飯了,不喝水了,
他只喝油,其他的食物他一蓋不碰......

每天從他的房間中總是能清出好幾桶沙拉油空瓶,好幾桶葵花油空瓶,就連準備要倒
掉的回鍋油油罐也在他的房裡......房間裡的油度也總是維持在80%以上......

他像無法控制自己似的,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油,喝油,喝油,喝到他的胃再也裝
不下為止,喝到他睡著為止,他不斷的喝油......

就算家裡的油都給他喝完了,他還是會逼我去買,稍微買的慢一點就對我拳打腳
踢......

他只喝油來維持生命,只喝油來解除飢餓的感覺,只喝油來當作飲料零食,只喝油來
代替日常的娛樂,只喝油來麻醉自己......

這樣喝了一個月的油,他臉上青春痘的數量想當然也超越了以往。

不只是臉,青春痘現在已佈滿了他皮膚上所有能生長的地方,青春痘在他的手臂上蔓
延著,青春痘在他的背脊上橫行著,青春痘在他的胸口上啃食著,青春痘在他的大腿
上滋生著......

哥哥原本的皮膚已全被青春痘掩蓋住了,現在無數排的青春痘就像鱗片似地崁在他肉
體上。

為了消滅那些青春痘,哥哥常常會把它們捏破,捏到一顆不剩為止,疲憊不堪的哥哥
才會躺在混著血水的黃色汁液中安然睡去。但往往隔天又會有新的青春痘從破掉的地
方再度長起,而且一定比被擠破之前更大,更令人觸目驚心......

而他的臉更是令人慘不忍睹。

想當然爾,他的臉上佈滿著青春痘,而且還不只一層。就像是堆砌小山一樣,一層層的從裡到外堆疊。

常常最裡頭的青春痘上長出了新的青春痘,而新的青春痘上又長出更新的,而更新的
青春痘上自然也能再長出青春痘......就這樣他的臉部已被青春痘蓋滿了七八層,再也分辨不出原來五官了......

不但如此,他身上的青春痘也不只一種顏色,有正常的皮膚色,有潰爛的黑色,有發
炎的綠色黃色,有擠壓到血管的紅色......這好多種顏色不均勻的分散在他身子各處......

「嘔────」

好噁心......

我想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了。

現在的他只是個凶狠的怪物......喝油的怪物......恐怖的怪物......前所未見的怪物......

─────────────────────────────────────

「喂!喂!妳在哪裡?」

今天,哥哥又像往常一樣的使喚我。

「哥哥......有什麼事?」

我強忍著懼意,來到了他面前。

「油!去給我買油來!還有幫我換件新的棉被,這件被子黏乎乎的,噁心的要命,這
會害我身上的青春痘變嚴重啊!」

飢渴的聲音從被青春痘塞住一大半、只餘下小孔的嘴巴中冒出。

這恐怖的模樣令我心寒。

哥哥啊!難道你不知道你會冒那麼多青春痘就是因為喝油過量的緣故?你真的不知道
嗎?

可我也不敢同你說實話,因為我想你一定不會接納我的建議,甚至還會把我毒打一頓


當然我不會同情你,更不會對你現在這副怪模樣留下一滴眼淚。你長期以來不停的虐待我,你這麼的可惡,我只希望你和你那噁心的身軀能夠離我遠些,不要污染到我......

「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哥哥看到我那心不在焉的模樣,陡然間發怒了。

因為哥哥的嘴巴做出了劇烈的動作,那附近的青春痘自然都被擠破了,而現下他臉上
所含的油脂是過去的五六倍,所以飛濺的油也噴的比以往更多,更遠。

「呀!好噁心!」

我一個不小心給飛濺的汁液噴到了身上,五顏六色的汁液煞是噁心,‘噁心’兩字也
因此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等到我想住口時已經太遲了。

糟了!我罵了他。

我想逃走,可惜來不及了。

他呆了一呆後,陰惻惻的說道:「妳說什麼?妳剛剛說我噁心?是嗎?」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腦海裡頭也因為恐懼而呈現出一片慘白。

只聽他語氣一變,發狂似的大叫:「是啊!每個人都討厭我身上的油!這樣好了,我
就給你個痛快!來吧!」

在他語畢的一剎那,來不及逃走的我給他一把抓住,同時也擠破了他手掌上的不少青
春痘,我被抓住的地方感到一股黏黏的噁心。

但和我現在所遭遇到的危機相比,這點噁心根本微不足道。

之前我差點被他虐殺致死,難道現在又要重演當時的慘劇嗎?

我不要!誰來救我?不管是誰都好,快來救我啊!救救我......救救我......

0
-
LV. 24
GP 310
6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陸章 洩洪

哥哥巨大的力道襲來,我的身體禁不住那龐大的壓力而被推倒在地。

「啊────」

我悽慘的叫聲似乎連地上的油垢都給驚起了,地板上的油脂隨著我的跌撞而全向空中
灑落。

哥哥想致我於死地!

我的思緒飛轉,而哥哥卻壓在我的身上,用他那發炎到大半腐爛、甚至生蛆的怪臉,
對我做出裝模作樣般的詭異表情,想藉此觀賞我的恐懼。

我連求饒都不做,因為我知道他現在是個連淚腺功能都壞掉的冷血怪物。

我只能等待著接下來的酷刑秀,並希望自己的體力有辦法支撐到結束為止。

此時哥哥突然用兩隻手掌分別按住了自己的左右臉,再毫不猶豫的重重壓下去!

哥哥臉上那不斷堆疊到近潰爛的青春痘,不論是新芽的肉色,不論是堵塞血管的暗紅
,不論是發炎的慘綠,不論是腐爛的發黑,不論是屍臭所伴隨的蛆蟲,都在那瞬間被
壓扁!都在那瞬間綻裂開來!

此時囤積已久的油脂像打開的水龍頭般傾盆宣洩,伴隨著血色及各種腐臭的皮層組織
甚至壓扁的蛆屍滂沱淋下,伴隨著四五類顏色渾雜的死水當頭灑落......伴隨著哥哥的噁心及瘋狂對我襲擊而來!

落下來了!

我聞到了眼前那股水溝般的惡臭,想轉過身來迴避,豈料哥哥的雙腳同時也箍住了我
的腰部,使我動彈不得。

「不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

我驚聲尖叫,同時也感到後悔。

糟糕!我不該大叫的,只要給那髒兮兮的油灌上幾口,甚至滑到胃腸去的話,我可能
會被毒死......

「唰唰唰唰唰唰─────」

我想閉口,可是太遲了,我的臉給油整個浸濕,我的嘴裡也被灌的滿滿地,我盡可能
不讓那些油被吞到肚子裡頭去;而鼻腔裡頭也是塞滿了油,幸虧我及早閉氣,但這也
代表我現在不能呼吸了;就連耳中的油也滿到溢出;頭髮也給油泡的飛散開來;只有
眼睛能閉上免於一劫......

哥哥臉上的油還是無情的往我顏面灌下,好多油,好多油,持續朝著我的臉上打去,毫無減弱的跡象......

在這段煉獄般的折磨中,不只臉頰額頭黏乎乎的令人難受,我還要拼了命不讓油流入
食道,被堵住的耳朵也極不舒服,而且,我閉了一分多鐘的氣,已經快支持不住
了......

經過一分三十秒......

呼吸好困難......還沒滴完嗎?

經過一分四十秒......

好想呼吸......我好想呼吸......

經過一分五十秒......

怎麼還不停止......我快受不了了......

......

大約過了兩分半,哥哥總算把臉上蘊藏的油脂盡數消耗光了,此時他的臉有如乾癟的
肉乾一樣萎縮成一團,臉頰上還殘留著不少流出的油脂及蛆蟲的死屍......

我趕緊趁哥哥再次行動前把頭側在一旁,讓耳鼻內的油汙連同腐水流出,同時順便吐
掉了嘴裡的油脂及蛆屍。

總算可以呼吸了!

我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儘管知道臉上一定有股極刺鼻的臭味,但我還是大口大口的
吸著空氣,我感到通體舒暢,頭腦也清醒了不少,但也馬上想起哥哥絕不會就這樣放
過我......

只聽他得意的炫耀道:「嘻嘻嘻......怎麼樣啊?從我的活火山......噴出來的油脂......」

活火山......他給自己那畸形的怪臉取這種名字......

他頓了一頓,又抖動他那幾乎被擠乾的嘴唇,滔滔不絕地對我說道:「知道我的厲害
沒?竟敢瞧不起我......等著瞧......我要殺光所有人!每一個人都得死!我要當世紀大壞蛋,在歷史上留下我的名字!被打入地獄也無所謂......我會好好享受這地獄的業火......燃燒的黑煙會載滿我的油脂......佈滿整座地獄!而多餘的油煙呢?呵呵呵......當然會從富士山的火山口中噴發出來......」

富士山?那裡是我最喜歡的地方,你卻說這種話來玷污它!

還說要殺光所有人,你是個只敢欺負弱者的米蟲,卻這樣子來誇口?

你只是頭肥豬,全身是油的肥豬,不衛生的肥豬......

我從哥哥的話中感到自己死期已近,對他的恨意猛地爆發出來,心裡頭也不停用惡毒
的言語咒罵著他。

頃刻,他兩手猛力掐住我的脖子!同時大吼:「我第一個要殺的就是妳!懲罰妳說我
噁心!」

我掙脫不了他的雙手!

只感到脖子愈來愈緊,愈來愈緊,我的四肢也漸漸沒了力氣......

我要死了嗎?

我好恨,好恨我有一個變態哥哥......

我好恨,好恨我居住在這種骯髒的地方......

我好恨,好恨我同學都厭惡我身上的油,不跟我做朋友......

我好恨,好恨這整個世界......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漸漸模糊,連脖子上的壓迫也逐漸麻痺了......

就這樣子死去......其實也不會很痛苦吧?

......

「砰!」

在我長眠的前一刻,一聲巨響使我猛然清醒過來,脖子上的壓力也突然消失的無影無
蹤,往身旁看去,哥哥已倒在我的腳邊,從後腦杓嚴重的凹陷來看,應該是活不成了


只見爸爸右手拿著鐵鍋,重擊哥哥的腦袋後正不斷喘著氣。

「對不起......五郎......原諒我......」

0
-
LV. 24
GP 310
7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柒章 幸福

「嗯......請問......松田同學......你邀我到這棵樹下......究竟要同我說什麼呢?」

我的學長松田龍二......現任本校足球隊副隊長,英俊勇敢,校內成績也不錯,稱的上是文武雙全,但卻不會因此傲慢待人,在我過去被同學排擠的時候,曾經幫過我幾次,是我長久以來的暗戀對象。

「這......這......怎麼說呢?我......」

此時的他一反平時的冷靜,結結巴巴的煞是奇怪,整張臉也脹的通紅。

良久,他總算強迫自己膽怯的目光對準我的眼睛,鼓起勇氣對我說:「妳可以......同我交往嗎?」

我愣住了。

這不是我過去連思想都不敢去觸及,卻不住渴望的,最珍貴的,我所企求的──美麗
的愛情,開花結果的愛情......

「傻瓜......我怎會拒絕你呢?龍二。」

─────────────────────────────────────

兩年了。

自我從那痛苦的虐殺中解放出來,已經兩年了,我也十四歲了。

真是奇妙,兩年前家庭還是我恐懼的淵藪,在那漫長的歲月裡,油脂陰冷、渾沌、黏
濕的切身感受,讓受盡虐待的我刻骨銘心,自哥哥遭到報應的那天起,我就像脫胎換
骨,彷彿初降人間的鮮活生命一般,獲得了重生。如今,惡夢早已離我遠去,不再復
返。

爸爸所經營的燒肉不倒翁,也在哥哥死後的幾天之內,營業額開始奇蹟似的暴長,家
中的經濟情況終於好轉了。

而燒肉不倒翁,從原本破舊又骯髒的破店,轉變成乾淨整潔的餐館;從原本門可羅雀
的慘況,轉變成大排長龍的盛況;從原本負債累累的危機,轉變成蒸蒸日上的奇
蹟......

而二樓臥室的油煙也隨著空調的更新,減少到無影無蹤,使我脫離同學們的歧視進而
被接納,我終於能敞開雙臂,迎接對我另眼相看的同學們。

我得到了一直奢求的好朋友們,甚至連我過去以為觸摸不到的偶像,也對我產生迷戀
,在心裡頭把我擺到第一位......

我獲得了我所想要的一切!

原本我所憎恨的這個世界,現在卻隨著我內心的轉變,成為美好無比的仙境。這是我
無法臆測的,也是我像不死鳥一般,浴火重生的一刻!

這全部都要感謝‘那種油’,現在爸爸調理燒肉用的‘那種油’。

自從加了‘那種油’以後,店裡頭的燒肉就變得美味無比,爽口開胃,與舌頭接觸的
瞬間,就好似來到了天堂一般,令人渾然忘我,興起飄飄欲仙之感。

那天上人間般的美味吸引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客人,前往店裡頭大快朵頤,也使我們的
燒肉店興旺無比,就連電視台也屢次登門採訪......

但是燒肉的頂級口感,全是我聽客人轉述的,而自己從未品嚐,從未品嚐過使我獲得幸福的‘那種油’......

就算它真能產生空前絕後般的美味,我也絕對不讓我所吃的食物接觸一滴‘那種油’......

對我而言,‘那種油’是碰不得的。更重要的是,家裡所儲藏的‘那種油’也快要消
耗光了,這表示我必須在此之前好好珍惜那即將隨風而逝的,我的幸福......

0
-
LV. 24
GP 310
8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捌章 食油

「髒鬼!油膩膩的!真是噁心到暴!」

不對......

「雖然我們以前是朋友,但我討厭不重視衛生的人。從今天開始我要同你斷絕關係!
保重了。」

不該是這樣的......

「對不起......我們就這樣分手吧......」

龍二?......為什麼?你說過的......。我是你永恆的戀人,你忘了麼?

我的幸福、我的幸福呢?為什麼都背棄我了?

為什麼?

我想追上前去,懇求他回心轉意,但此時傳入耳際的一聲巨響止住了我的腳步。

「轟────」

霎時之間天旋地轉,我感到地面不住的震動,彷彿天崩地裂般的震動。

我想看清楚眼前的狀況,但只覺得週遭的事物不斷旋轉,旋轉,再旋轉,就像漩渦一
樣的旋轉,想把我吸入其內。

整個世界有如漩渦般的扭曲,我奮力掙扎,儘可能不讓自己的意識隨著漩渦的旋入而
喪失。

這段扭曲的時間不過數秒,但對我而言就像幾個小時一樣的長久,一樣的死寂難耐。

等到眼睛的功能回復正常時,我只望見小鎮裡的矮小建築上方,那高聳雄偉的富士山
噴發了。

火山爆發了!

可是有點奇怪。

這火山噴發出的東西,並非岩漿或什麼有毒氣體,也沒有任何的火山塵,而是我熟悉
的東西──

「是油!富士山噴出大量的油脂往我們鎮上流下來了!」

我想尋求龍二的幫助,但不知何時他早已人影全無。

再仔細一瞧,不只龍二,鎮上全都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呈現出一股寂靜,向死一般
的寂靜。

只剩我一個......

我想逃脫,腳下發了勁的拼命衝向郊外。

可是人的腳又有多大爆發力?我終究逃不過給大量的油埋沒的命運。

整個鎮都給油淹沒了,我也在這渾沌之海上漂流著,只聽無人的城鎮裡頭不斷廣播著
──

「現在油度是90%......90%......請小心火燭......」

「啊──────────────」

......

是夢。

我做夢了。

自從‘那種油’用光以後,爸爸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原本以為早已離我遠去的痛苦,
此時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我們再度陷入貧窮,原本家中幾無殘留的油污也再度復返,而且比以前更加嚴重......

我無法從新適應髒鬼這個綽號,更不能忍受朋友的背離,甚至愛情的凋零......

我獲得了一切,之後又失去了一切!

這全是‘那種油’害的!

它滿足了我所有的希望,卻又在我醉心於眼前的美好之際,再度將之剝奪!

我被玩弄了!這兩年來的幸福生活也只是讓我日後活的更加痛苦而已......

我好不容易取得的幸福都沒了,我也失去了我原本所有的......

這些日子來,我白天不斷忍受背叛的痛苦,晚上也重複做著被富士山噴油溺死的噩夢


那個夢,非常有真實感。

因為太真實了......每次醒來,我都很不舒服......

原本是那麼爽朗宜人的富士山......如今再也無法為我帶來愉悅的感覺。

富士山原本能賦予過去的我溫暖,但現在我連心中所殘留的那一點美好都給恐懼填的
滿滿了......

我什麼都沒有了......

我這樣活著受苦已經沒有意義了,在這兩年中所培養出來的積極性也完全解體了......

漸漸的......我也躲在家裡,不再出門了......

不久之後,我的身體也開始像那時的哥哥一樣,開始異變了......

「討厭!我居然......長青春痘了。」

這個月月初,我冒了生平第一顆青春痘。

我一直以來都極重視臉部保養的,唯恐成為像哥哥一樣的怪物。

十四年來,我從沒長過任何青春痘,如今卻出現了例外......

「沒關係,很快就會消了吧......」

豈料與我期望相反,青春痘愈冒愈多,愈冒愈多,到月底已超過十顆......

我想辦法不去接觸油,盡全力維持臉部的整潔,但卻毫無效果,晚上被油淹沒的噩夢
也愈來愈真實,彷彿我真的在油中一般......

這一天晚上我又做那個夢了。

我在油所形成的漩渦中上下擺動不已,口中也吞了好幾大口的油,儘管我不想要喝油
,但油還是不斷往我嘴裡頭灌去,夢裡頭的我無法闔上嘴唇,只能不斷的吞油......

這真的是夢嗎?怎會如此真實?

我的口腔真的感覺到,有油滑入我的肚子裡,連鼻子都能嗅到油的味道......

油......油......都是油......

......

「啊?」

我醒過來時所看到的,是眼前父親猙獰的臉孔。

他左手扶住我的頭,右手拿著大瓶的沙拉油,而沙拉油的瓶口正塞在我的口中,裡頭
的油也因為地心引力的影響而不斷流入我口中。

看到我醒來的爸爸,也怵然一驚,逼我喝油的動作更急了。

「快!快!喝下去!」

我的口腔因油的灌入而感到難受,同時一股滑膩的噁心襲上心頭──

「不要!」

我推開了爸爸,他手裡的沙拉油也全部倒在地上。

「爸爸!你做什麼?」

他微微一呆,想做些解釋,卻只吐出些不成句子的詞語:「妳......妳醒啦?抱歉,
我......我只是把油......」

我像發了狂似的大叫並打斷了他的發言:「為什麼!為什麼要餵我喝油!」

那張看不出表情的臉略為一震,但還是強辯道:「不是啦......我想妳可能很餓了......」

「那又怎麼樣?我和哥哥不一樣!我又不喝油!」

他裝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抖動油膩膩的肥大身軀道:「對......對喔......妳......妳不會喝油......」

突然之間,一個念頭自我腦中閃過。

「莫非......這幾個月來,你都趁我睡著時喂我喝油?難怪我臉上會長青春痘......你說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難......難道......你要我像哥哥那樣......成為‘那種油’......」

他硬是在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來:「別......別傻了......對了!我好睏......那爸爸現去睡囉......」

他不想談論這個話題,這一定是因為有什麼事瞞著我。

絕對沒錯......爸爸想把我做成‘那種油’......就像那時候的哥哥......

0
-
LV. 24
GP 310
9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玖章 調味

「爸爸......你殺了哥哥......」

雖然平時對哥哥的憎恨極為強烈,恨不得他早點死去,可是現在果真如我所願了,我
卻又感到無比的害怕。

「本來只是想把他打昏的......可是看到妳快被掐死了,心裡頭一慌,所以就......」

僅管父親平常喜怒不形於顏色,但過失殺人的重罪也讓他感到驚慌失措。

「店裡的油用完了,我本來是上來向五郎討一點油的,誰知道發生了這種事......如今的我是窮到連油也快買不起了......燒肉店沒有油就無法持續下去......所以......雖然這樣很對不起五郎......」

父親欲言又止的態度讓我隱約感到不安......

「幫我拿幾罐空油桶來,我要榨乾他身上的油,還有妳身上給五郎滴到的油也儘可能
收集起來,盡量不要浪費......」

─────────────────────────────────────

那個時候,給經濟壓力逼到走投無路的父親,為了省下買油的錢,而將哥哥身上蘊藏
的油脂,回收利用在做生意的燒肉上......

我曾勸過他,不要拿這種又臭又髒、取自屍體的囤積油來製作燒肉,但眼前的窮困迫
使他完全不考慮我的提議,將‘那種油’,也就是哥哥全身的油用在燒肉上,他用哥
哥的油賭上了整個家的未來!

「我想,燒出來的肉一定很噁心,像哥哥畸形的皮膚一樣噁心,會嚇走客人的。甚至
還會毒死人,吃上法律官司......」

那時,我的確是這麼想的沒錯,連爸爸都很擔心會有這種事,只是當時的他不得不這
麼做。

當第一碗用屍油製成的燒肉飯擺在好不容易上門的客人桌上時,緊張感猛烈撞擊著我
的心臟,我想辦法擺脫情緒的束縛,將注意力全集中在那碗飯上。

如果吃出什麼問題的話......不,不可以這麼想......希望什麼事都不要發生.....

在客人將燒肉放入口中的那一刻,我的心也有如雲霄飛車般直衝而下,我幾乎被緊張
給虐殺致死。

吃下去了!

同時我也聽客人叫嚷道──

「喂!老闆!這肉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是這種味道?」

霎時間我的心涼了半截。

完了,那種燒肉果然是吃不得的。

惹惱了客人還是小事,如果因此食物中毒的話......

我略一側頭,想向爸爸求助,卻被他死灰般的臉色嚇了一跳。

看來,爸爸也知道事情不妙了......

客人如果到消費者協會投訴,爸爸就會去坐牢,我在往後的日子裡也只能靠討飯維生
......

客人如果被那髒兮兮的油活活毒死了,爸爸就會去坐牢,我在往後的日子裡也只能靠討飯維生......

客人如果吃出這是屍油,而發現哥哥被殺一事,爸爸就會去坐牢,我在往後的日子裡
也只能靠討飯維生......

只短短的一秒,我就在心中轉過了無數可怕的念頭,但客人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大為訝異──

「這肉,怎麼會這麼好吃啊!」

......

那一天就是我美好人生的開端。

沒想到從哥哥身上取下來的油,那腐臭無比的油,滑膩噁心的油,含著蛆屍及血水的
油,用在調味方面竟勝過所有的香料!能讓所有沾染它的食物獲得至高無上的美味!

我實在難以理解,但事實就擺在眼前,不由的我不信......

從那時開始,爸爸所賣的燒肉全都包含‘那種油’,穠纖合度的口感漸漸獲得口碑
,店裡的客人也漸漸多了起來,營業額也漸漸的增加......

為了節省‘那種油’的消耗量,爸爸把它用大量的沙拉油稀釋,一直稀釋到能呈現燒
肉美味的最低量為止,爸爸測出‘那種油’與沙拉油的黃金比例為3比97......

哥哥果然不是人!

就算身上的油被稀釋到少之又少的程度,也能讓食物起不可思議的化學變化,這是變
成異形的哥哥有生以來所帶給我的唯一好處......

據爸爸的估計,就算燒肉不倒翁每天都大排長龍,‘那種油’也至少能用兩年......

不過,爸爸也知道,兩年的時間並不長,他得趕快尋找新的油源......

他買了不少畜生,參照哥哥每天的食油量,給牠們不停的猛灌沙拉油及葵花油,希望
能在死後從其屍體中取出‘那種油’......

可是,不管是日常食用的家畜如牛羊雞豬,還是寵物店裡常見的貓狗魚鳥,甚至爸爸親自去保育區盜獵的熊猴獅虎,在牠們死於體脂肪過多後,沒有一隻的油能夠發揮‘那種油’的神奇功效......

‘那種油’只能從人的身上提煉!

爸爸應該是這麼想的......

而爸爸現在,就是在想辦法取得‘那種油’!

看來,我必須小心......

這是我現在唯一該注意的事......

之後的幾個星期,我盡可能使自己不要睡著,因為睡著就會有危險......

有好幾次我差點沉沉睡去,但撇見門外窺視的爸爸後馬上使我清醒過來,也使我不至
於遭到他的毒手......

很快的,我臉上的青春痘就消失了大半,只留下三顆。

危機似乎解除了。

可是我非常清楚,不會這麼簡單的......

「一定......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0
-
LV. 24
GP 310
10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終章 闇之聲

燒肉不倒翁倒了。

這對父親的打擊極為劇烈,受不了刺激的他開始頹廢,沒錢買酒的他只能藉油消沉,
步哥哥後塵的他食油量甚至勝過哥哥......

他瘋了!

隨著店的倒閉,他的理智也跟著陪葬了。

爸爸這個年紀,是很難長出青春痘的,因此吞下去的油全部囤積在他體內,而這個量
也在日夜增加......

現在爸爸只要一靠近,空氣中的油度就會大幅提高......

爸爸呼出的氣體,全都含有大量的油脂......

爸爸泡過的澡堂,上面都會浮著一層厚厚的油膜......

他悶熱時,背脊流的不再是汗水而是滑膩膩的油;他說話時,嘴裡噴出來的不再是口
水而是滑膩膩的油;他憂鬱時,眼中滴出來的不再是淚水而是滑膩膩的油......

家裡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儘管燒肉店不再經營,但家裡頭的油度卻絲毫沒有下降,反而更勝以往。

牆壁門檻上的油甚至多到連乾涸的可能性都沒有,直往地下滴,現在我稍微不留神就
會給油滑倒,簡直是寸步難行......

家具因為油的大量附著,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及花紋了......

電器的插座也沾滿了無法導電的油,而無法在使用......

棉被吸收了大量的油脂,沉重到幾乎把我壓死......

家裡的油度經常保持在90%以上,天花板的油會向下雨似的不斷滴落......

我再度置身於睽違兩年的人間煉獄,而且是比過去更加慘的人間煉獄......

─────────────────────────────────────

「鏗......鏗......鏗......」

然後,到了某一天,我突然聽到許久不聞的,那剁鉆板的聲音。

「鏗......鏗......鏗......」

金石相擊的鏗鏘聲......是從原本賣燒肉的一樓傳來的。

「鏗......鏗......鏗......」

錯不了,這是菜刀敲在鉆板上的聲音。

可是,燒肉店早就荒廢了,這聲音究竟?

我想,我必須去看一看。

「鏗......鏗......鏗......」

我的步伐隨著敲擊的節奏不自覺的動了起來,我避開天花板上滴落的油脂,一步一步
走下樓梯。

「鏗鏘......鏗鏘......鏗鏘......」

隨著我的接近,敲擊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我也愈走愈急,好幾次都差點給地下的油
滑倒。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敲擊聲陡然急促了起來,我的腳步跟著加快,卻不小心給地下的油滑了一跤,重重地
跌落在樓梯口。

我忍著痛,努力將目光往前方撇去──

是腳!

爸爸的腳!

爸爸瘋了!他砍下自己的左腳,並放在鉆板上用菜刀剁著,像過去剁豬肉一樣,一
片片的剁著,剁著......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從爸爸斷腳的傷口,滴落的不是血......而是泉湧般的油......黃褐色的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現在的油度是100%......現在的油度是100%......

《完》


0
-
LV. 13
GP 32
11 樓 大山機砲 ms0254815
GP0 BP-
哇!看完這篇讓我好想看看原版的三酸甘油脂(我記得我看過但是都忘記內容了)

辛苦版大了

這真的是自創嗎 難以相信哩!

寫的真的很有[真實感]

我看這是2月發的文 好像都沒有人回

但是個人覺得很不錯

繼續加油喔
0
-
LV. 23
GP 141
12 樓 乂天任乂 brucekao1992
GP0 BP-
這應該是伊藤老師作品改編成小說吧。

我也很想看到讓伊藤老師得作品變成小說出書,感覺一定很棒,而且讀者範圍會很廣。

沒錯,一定有搞頭。
0
-
LV. 19
GP 255
13 樓 小飛熊 a29657431
GP0 BP-
全照伊藤老師的劇情吧@@

不過好像有加了一些小東西

改成小說版~

好想再回味一次喔ˊˇˋ...

(吐..油膩膩)
0
-
LV. 41
GP 1k
14 樓 依然咪咪佳恩 mimiQQ
GP0 BP-
這個故事真噁心~"~
(當初看的時候就覺得油吱吱QQ
尤其是她哥哥的臉大量噴出...囧rz

0
-
LV. 19
GP 89
15 樓 咖啡香▇D rocks1003
GP0 BP-
說真的我喜歡你寫的故事,當初只是好奇點近來看(標題吸引我),沒想到就看上癮。
先不管是否依照原著漫畫去撰寫,但是我不得不說整體看下來有「伊藤」老師的FEEL!

真的很好看說,我期待尼下一篇作品!
0
-
LV. 9
GP 6
16 樓 Xx謎樣‧影xX asdfghjkl012
GP0 BP-
大大把漫畫轉寫成小說的功力實在是太高超了~!!

讓我眼睛一路看下來都沒眨幾眼

太真實了^^

期待下一次的作品!!
0
-
LV. 12
GP 16
17 樓 Xx美國時間xX v1250
GP0 BP-
哇! 把漫畫敘述的更精采了耶
本來點進來看看而已
沒想到越看越投入
期待下一次的作品喔
GP接著
0
-
LV. 39
GP 1k
18 樓 ﹡薇愛唯戀 ashinfans
GP0 BP-
我真的很害怕那個女孩的哥哥,
臉上的痘痘又大又濃…
光看就很恐怖了,還要再把痘痘的【汁液】擠在妹妹臉上,
實在真的很恐怖又噁心Q口Q…(雞皮疙瘩)

0
-
LV. 10
GP 5
19 樓 薄荷香 fj912261
GP0 BP-
闇之聲我看到現在也經過2個月了
看了這篇又讓我回想起來
藉著文字可以清楚的想像整個畫面
大大文筆不錯
不過我今天才去燒肉店吃到飽
看完了...胃痛了
我看我要好一陣子才會在去了....
0
-
LV. 7
GP 0
20 樓 中距離 a4712045
GP0 BP-
辛苦這位大大了 把劇情寫得很真實 女主角真的好可憐ˋˊ+..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