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6

【單篇】[翻譯]深夜裡所發生的事(肯有)

樓主 rhr rhr
GP0 BP-
此篇原文取自

闇色天蓋花

原文名:夜更けの出来事

如有翻不好的地方,敬請見諒。
此篇文章已取得原作者同意翻譯轉載。

*************************************************


深夜裡所發生的事


碰咚!

「…好痛!」
我一邊揉著被踢到的腳,一邊睜開眼睛。

「真是,為什麼這傢伙的睡相可以可怕成這樣啦!」
我努力的想把對方推回原來的位置。

嘴上不住的抱怨,我站了起來。

這張床應該是我的才對吧,怎麼反而被趕得只能睡在床的邊緣……?

我不禁嘆了口氣,起身離開床邊。

肯拉德今天晚上跟朋友出去喝酒,人不在這裡…
所以,本來還可以到他房間避難的我,現在也沒有理由能過去了。

雖然,在他不在的時候我跑到他房間,肯拉德應該也不會生氣

不過,我想他心裡說不定會討厭這種行為吧。

因為…如果我站在他的立場的話,我也一定會很不高興的。
而且,去到主人不在的房間,反而會覺得…好寂寞……

因為這樣,我也只好忍著痛苦,跟天使睡臉、惡魔睡相的沃爾夫拉姆一起睡了。
不管他再怎樣踢我、打我,我也拿他沒輒。

雖然知道一點小聲響吵不醒沃爾夫,不過我還是小心翼翼壓低腳步聲,慢慢走到窗邊。

夜空中,有著猶如貓爪痕跡一般的新月。

無意間,我往樓下望去,剛好看到肯拉德的愛馬歸來。
我整個人幾乎要貼上窗戶,想仔細確認在馬背上的身影。

「肯拉德!?」
騎馬時總是將背部挺直的肯拉德,上半身竟然整個癱靠在愛馬的頭頸上。

拉著疆繩的橘髮青年,那橘髮鮮艷得就算是在黑夜也能明顯辨識。

一定是肯拉德的身體有什麼不對勁。
一想到這裡,忽然間,胸中的心臟跳動變得急促。

已經顧不得沃爾夫還在睡夢中的我,粗暴的將門打開、關上,在石廊上拼命奔跑。

彎過幾個轉角,終於在入口附近遇到二人。
肯拉德正被尤札克支撐著身子慢慢走著。
呃…正確一點來說,他幾乎是被尤札克拖著走的…

「肯拉德、尤札克!」

「喔~?晚安啊,小少爺~」
這樣不行的喲,現在已經這麼晚了,還獨自一人在外面晃悠。
相當悠閒的聲音。

不過,這說不定只是想讓我不要擔心的演技罷了。
「尤札克,肯拉德怎麼了?」

「不用太擔心啦~他只是稍微喝醉了而己。」
「真的?」

我稍稍靠近肯拉德。
的確…有股很濃的酒味。
可是,肯拉德的酒量不是很好嗎?

對於我的問話,密探感到有些為難般地笑了。

我和尤札克一起支撐著肯拉德,一邊走,一邊聽他說肯拉德醉倒的事情經過。

「這傢伙好像有喜歡的對象,這件事變成今天晚上大家的話題。」

大家都覺得如果灌醉他的話,說不定就可以從他口中套出點消息來。
但是,他怎麼也灌不醉…。
所以…有人對酒稍微動了點手腳。
如果在平常,他應該馬上就會注意到這點,可能是因為那時多少也喝了點酒的關係吧,他並沒有察覺到。

結果在喝下被動過手腳的酒之後,這傢伙就變成這種轉啊轉的樣子了。

「結果,他有把喜歡的對象說出來嗎?」
尤札克還是一樣輕鬆地笑著,搖搖頭。

「沒有呢,連一點口風也沒說喲。」 
「是…這樣的啊…」

都醉成這樣了,還能堅持住不說出我的名字。
肯拉德…

「到了,麻煩你把門打開。」
「嗯,稍等一下。」
我放開撐住肯拉德身體的手,將門打開。
然後跟尤札克一起,把肯拉德撐至房間裡的床邊。

「呼……把一個大男人抬到床上,真不是個愉快的經驗哪!」
尤札克稍嫌粗暴的將肯拉德的身體放置到床舖上,轉過頭看著我。

「謝謝你,尤札克。」
「不客氣~」

我把看起來睡得並不舒服的肯拉德的衣領拉開少許,這應該可以讓他感覺舒適些。
「唔嗯,再來要怎麼做呢……」
邊照顧著肯拉德,我想起了老媽照料喝醉酒的老爸時的事。

「來,小少爺~醉得不省人事的時候就要用這個。」
「謝、謝謝!」

我想他拿到我手上的應該是水吧。
「喏,肯拉德,起來喝水……等一下!這、這不是墨水瓶嗎!?」
雖然看上去像墨水瓶,不過說不定裡頭放了醒酒的藥?還是說,這個世界的墨水有醒酒的效果?
我怎樣也無法理解這邊的常識啊……

「是墨水瓶沒錯喲~」 
有些茫然的來回看著手上的墨水瓶和看起來笑得相當愉快的尤札克。

「這個,要怎麼做?」 
「還用得著說嗎!」 
「什麼?」 
「當然是要在他的臉上畫圖囉~」
我眨了眨眼。

「畫符?」 
尤札克會心地笑了。

「討厭啦,是塗鴉喲,塗-鴉。」
哪,你難道不想在他臉上畫圖嗎?

我的確很想畫啦,
像在臉上畫上鬍鬚啦、漩渦啦之類的東西……
但是,如果真的畫了的話,就算是肯拉德八成也會很生氣的吧。

「嗯……如果是小少爺畫的話,說不定他不會生氣喔~」
「怎麼可能,不過…還是不要畫比較好。嗯。」
要是我真的那麼做的話,絕對,會有什麼奇怪的回禮吧!
我把墨水瓶塞回到尤札克的手中。

「是-嗎?好不容易才有的機會說……」
尤札克看起來很遺憾地瞄了瞄手中的墨水瓶。
要是我不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向肯拉德下手沒錯……

「可以了啦,比起這個,水…」
「是、是。」

這次終於從尤札克的手中接過水。

「來,請用…這是藥喔。」
「醒酒藥?」 
「嗯嗯,先說,這可是真真正正的醒酒藥唷~」
「我知道啦。」
尤札克在重要的時候絕對不會撒謊。
這種事,我知道得相當清楚。

「那麼,接下來就拜託你囉?」 
「嗯,謝謝…明天見。」
尤札克露出開朗的笑容走了出去。

尤札克不在,屋內突然變得安靜許多。
和還在睡夢中的肯拉德,只有二人在屋內,我有點,心跳加速。

「呃…這個…最好還是先喝點水比較好?」
我把盛了水的玻璃杯放到他的唇邊,不過水幾乎都沒被喝進去,水滴從嘴唇散落至枕頭上。

「嗯…那就,嘴、嘴對嘴……」
明明知道這裡除了我們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人,臉頰卻因為害羞而變得滾燙。
沒辨法嘛,總覺得…現在的肯拉德…
以我的話來說的話,就是…唔,妖艷。
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我用力的搖了搖頭。

打算順便讓他喝下醒酒藥的我,將從尤札克那裡拿到的藥丸和水一起含在口裡,像是輕輕覆上肯拉德的唇似的,把口中的藥丸和水渡入對方口中。

小心翼翼的不讓它們進入氣管,慢慢的灌入。
『咕嚕』,喉嚨傳來細小的振動。確認藥水全數吞入之後,我才離開他的唇。

「嗯……」
喝下水,意識稍稍恢愎的肯拉德慢慢張開眼。

「肯拉德,醒了嗎?」 
「有…利?」

肯拉德小小聲地笑了。

「好厲害啊,有利…」
「嗯?」 
「你已經可以成功的用魔力製造另一個分身了嗎?」 
從前,你就說過想要再有另一個自己了呢。
我也是喔,有利變成二個人……真高興…

「啊?」 
「還是說,其中一個有利是某種東西變成的?」 
「肯拉德?」

「不過,我知道真正的有利是那一個喔…」
肯拉德口中那樣說著,然後用再怎麼想也不應該是酒醉的人能發出的力量,將我抱到他的懷裡。

「看,沒錯吧!」
他快樂的笑著。

「肯拉德…哪,要再喝水嗎?」 
「不要水,只要有有利的吻就夠了呢~」
「等、等一下、等一下啦!」 
肯拉德的臉龐逐漸靠近。
本來打算推開他,可是壓倒性的力量差距讓我推不開。

「嗚……」
比平時更溫燙的舌頭探入口中。
跟已經喝醉的肯拉德接吻,吻裡帶著濃濃的酒味。
酒味濃到連我都快要被薰醉了。

「有利…」
「真是…都是酒味了啦!」
「有利…好過份…不要用一副討厭我的臉看我好嗎…」
你討厭我了嗎?

那種臉,怎麼看怎麼像一隻被主人丟棄在路旁的小狗。

「啊~真是的!我沒有討厭你,可是我討厭酒味!」 
「有利…有利真的討厭我了嗎?」 
我不是剛剛才說過討厭的只有酒味而己嗎…
為什麼會想成自己被討厭了?

不行,跟醉了的對手完全講不了道理。

「啊──,不管怎樣,先睡覺再說!」
等明天再慢慢跟你解釋吧?

本來打算從肯拉德的手臂中掙脫的,沒想到環抱著我的手腕反而注入更多力量。

肯拉德…真的醉了嗎?我不禁這樣想著。
因為以平常人來說,醉倒之後應該不會有這種腕力……吧?
因為我沒有酒醉的經驗,對這方面完全不明白。

然後,我想到了。
啊…就是因為酒醉的關係,所以他才沒辨法好好控制力道。
神志清醒時的肯拉德平常一定有考量到自己的力氣,多少會減少出力來抱著我。

原來如此…其實他平常應該是想用這樣的力氣緊抱住我的才對。
這才是,肯拉德真正的心情。
一想到這裡,不管有多少痛苦我都能甘之如飴。

「肯拉德。」 
「有利…不要離開我…」 
「我知道了,我在你身邊喔。」
「一起?」
「嗯,一起睡吧。」

總覺得,和平時的立場好像相反了,有股笑意不停的從內心深處湧上。
不是覺得這樣的他很可笑,這應該是一種,很愉快的心情吧。

喜歡的對象的名字之類的事,只要打個馬虎眼欺騙大家就行了,但他卻沒那樣做,肯拉德連在那種場合也撒不了謊。
總覺得,這好像是對我的感情的強度呈現,好高興。
只要讓我明白事由的話,即使那時他說出其他人的名字我也不會生氣的……
可是肯拉德依然沒這麼做。
所以,才會被人灌到這麼醉的地步……

「有利…」
「什麼?」 
「…喜…」低語在還沒形成聲音之前,就在口中消失了。

不過,因為我知道他想說什麼,於是在耳邊輕聲回答。
「嗯,我也……喔。」
那是在平時,因為害羞而不敢說出口的回答。

當終於開始聽到安穩的呼吸聲時,我小小的嘆了口氣。

「只要明天不會宿醉就好了。」

晚安,肯拉德…

今天一整晚,我下了乖乖做一個抱枕的決心,閤上了眼。




----------------

話說,這篇文我翻得好差呀||||Orz
嗚嗚><
沒把那感覺翻出來真是....
|||Orz
看不下去的人可以巴我沒關係>____<(哭奔)


--
小站:
http://www.wretch.cc/blog/rhrjcsbpaxe
主要內容以林原惠以及SLAYERS為主,但也會放ACG資訊、心情記事、歡樂文章。

簡而言之,就是大雜燴哪= =|||
0
-
LV. 18
GP 24
2 樓 コンユ大好 jojo571953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引述《rhr (皓日)》之銘言:
> ----------------
> 話說,這篇文我翻得好差呀||||Orz
> 嗚嗚><
> 沒把那感覺翻出來真是....
> |||Orz
> 看不下去的人可以巴我沒關係>____<(哭奔)

先去看了原文=w=y
有些地方看不懂(囧)
像是醉到不醒人事那句我猜了好久(炸)
最後還是來看看皓日大的文章來翻譯(囧)

味道有出來啦ˊwˋ...
反正都是甜甜的味道(笑顏開)
不過最後孔樣說的不是"傍に"嗎
我個人比較喜歡翻譯成"留在我身邊"(炸)
感覺比較親熱啊(笑)
不過"不要離開我"也不錯,
反正都很甜阿(大笑)

感謝皓日大又翻譯了一篇好文(鞠躬)
0
-
LV. 18
GP 96
3 樓 rhr rhr
GP0 BP-
※ 引述《jojo5719530 (樊龠)》之銘言:
> 先去看了原文=w=y
> 有些地方看不懂(囧)
> 像是醉到不醒人事那句我猜了好久(炸)

酔っ払いにはこれです

這句嗎?
酔っ払い<~本身直翻的話就是醉漢的意思,也可以說是爛醉如泥,所以就翻成
"醉得不省人事"
基本上直翻的話應該要翻成“對付醉漢就要用這個",不過這樣好像沒啥美感?

> 味道有出來啦ˊwˋ...
> 反正都是甜甜的味道(笑顏開)

感謝|||Orz
說實在,這篇文的翻譯我好沒自信哪(泣)

> 不過最後孔樣說的不是"傍に"嗎
> 我個人比較喜歡翻譯成"留在我身邊"(炸)

啊!對喔!也可以這樣翻!
我看到側に的時候腦子裡只想著:到我身邊<~這句子根本不會甜呀|||Orz
又加上下一句又是『わかった、側にいるよ』
句子會重疊到呀|||Orz
所以就翻成"不要離開我"了

> 感謝皓日大又翻譯了一篇好文(鞠躬)

哪裡哪裡,也感謝留言的你呀...
翻譯文好像都沒人要留言的說(泣)
0
-
LV. 3
GP 7
4 樓 嗶孟 tinabaga
GP0 BP-
哈哈哈我來了~~xp rhr桑

> 「好厲害啊,有利…」
> 「嗯?」 
> 「你已經可以成功的用魔力製造另一個分身了嗎?」 
> 從前,你就說過想要再有另一個自己了呢。
> 我也是喔,有利變成二個人……真高興…
感覺上人稱的確在變來變去…|||
不過這裡的肯拉德,總覺得好像認為擁有有利是奢侈
不敢抓住身邊的幸福,自己不值得擁有幸福
這個男人真是唉,只有在酒醉時才放縱一下自己對有利的獨佔欲…(搖頭+嘆氣)
啊啊你可以再任性一點沒關係啊呀!!


> 話說,這篇文我翻得好差呀||||Orz
> 嗚嗚><
> 沒把那感覺翻出來真是....
> |||Orz
> 看不下去的人可以巴我沒關係>____<(哭奔)

這篇翻得不錯啊(呆)為什麼說翻得差?也很通順呀…
小有笑的時候我也笑了,好想多看這樣的肯拉德~><
雖然只是日常小事,但是幸.福.滿.點
0
-
LV. 18
GP 96
5 樓 rhr rhr
GP0 BP-
※ 引述《tinabaga (嗶孟)》之銘言:
> 哈哈哈我來了~~xp rhr桑
> 感覺上人稱的確在變來變去…|||

嗯呀,基本上在翻的時候完全是要靠口氣來推測講這句話的人是誰。
還好啦,有利、尤札克、二哥的口氣都是不一樣的。

已經儘量把三個人的語氣儘量用不同的感覺表達了,不過好像還是不太好分?||||Orz

> 不過這裡的肯拉德,總覺得好像認為擁有有利是奢侈
> 不敢抓住身邊的幸福,自己不值得擁有幸福
> 這個男人真是唉,只有在酒醉時才放縱一下自己對有利的獨佔欲…(搖頭+嘆氣)
> 啊啊你可以再任性一點沒關係啊呀!!

沒錯...
所以在這個網站的裡站,二哥的獨佔慾和不安全感就被很充分的發揮出來= =||||

> 這篇翻得不錯啊(呆)為什麼說翻得差?也很通順呀…

呃....
因為....
身為譯者....
我還是覺得原文給我的感覺比較好呀~~~冏rz

> 小有笑的時候我也笑了,好想多看這樣的肯拉德~><
> 雖然只是日常小事,但是幸.福.滿.點

嗯嗯,所以我很喜歡這個作者的文XDD
她筆下的有利和二哥總是會有些令人感到窩心的小舉動。

例如二哥會為了跟有利一起去祭典的約定,完成巡視邊境的工作後分明已經累得很了,卻還是快馬加鞭的趕回來。
這時的有利看到二哥那麼累,也相當心疼,還半強迫讓他休息。

雖然他是那麼的想跟二哥一起去祭典。

上段劇情在『煌く湖』這篇文章裡。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XD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