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96

【單篇】[翻譯]時光旅行-有利篇(肯有)

樓主 rhr rhr
GP4 BP-
終於...翻好了。
果然有一萬字呀...(遠目)

因為二哥篇是比較早被翻出來的,所以為了有同一篇、不同視角文章的感覺,
對話方面除了有小修一些東西外,是由二哥篇裡拿出來的。

此篇原文取自

闇色天蓋花

原文名:時を旅して

如有翻不好的地方,敬請見諒。
**********************************


時光旅行
SIDE Y(有利篇)


「我去!」
「陛下…」
「但是,只有我能去不是嗎?」

保謢國家是我的義務,而且…我也想幫助他。
我露出笑容。




「真的是在這裡嗎…」
環視四週,我不是很確定。
因為…看得見的範圍內,能夠被當成地標的建築物連一個也沒有。

如果真的是在這裡的話,自己就不能這樣呆呆的站立在這種地方了。
才這樣想著,就聽到遠方傳來的馬蹄聲。

「…到目前為止都能指出正確時間的話,那我也希望他這次能在正確的時間內到達這裡…」
嘴巴不停發著牢騷,我往地面趴倒。

從逐漸靠近的馬蹄聲。
和由肌肉傳達過來的振動。

我知道某人發出喝止住馬的聲音後,翻下馬來,並且往我這邊靠近。

「振作點!」
溫暖的手碰觸到肩膀,然後抱著我將我扶起。

我儘量緩慢地張開眼睛。
接下來,照本唸出別人教給我的台詞。

「請…救救我……」
我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抓住扶起我的人的上衣,再次閉上了眼。

「你振作點啊!」
那個人大概認為我失去意識了吧,把我抱了起來。

「沒有辦法,還是先帶他回去吧。」
輕嘆了口氣,他就這樣抱著我,又再度騎上馬。

很好!第一階段完成!
在馬上的我一邊被搖動著,一邊在心中做出『得分!』的手勢。
接下來,如果不能取得待在他身旁的許可的話,就無法達成我原來的目標了。

我本來的目的,就是…保護、並且幫助現在正抱著我的人。
要是不能幫助他的話…真魔國的未來將會改變。

我將要幫助的那個人的名字是……威拉卿.肯拉特。
沒錯,就是我的命名老爹。

我微微睜開眼睛看著肯拉德的臉龎。
比起我所知道的肯拉德,這個人的前髮更長,而且右眉也沒有傷痕。
因為是本人的關係,說當然也很理所當然,可是不一樣的地方卻不止這些。

我閉起眼,回想才在幾小時前聽到的說明。
說歸這麼說,但是每一遇到這種超級複雜的東西,身為腦筋族的我所能理解的只有…
不知是誰操縱過去,而且好像會殺了肯拉德的這件事而己。

肯拉德一旦死亡,會變成怎樣呢?
第一件事,就是率領盧登貝爾克師團的領導者會消失,真魔國的敗勢將會加劇。
然後,也會沒了運送茱莉亞小姐魂魄的人選。也就是說,我的誕生將會有危險。
因為如此,我了解真魔國的未來會變得相當悽慘。

雖然為了保護肯拉德,這項任務最好由武功高強的人來擔任會比較好。
可是考慮了許久,大家如果遇到過去的自己,非常可能會有危險。因為這個原因,不會有這樣危險的我就接受了這項任務。
當然,我也很高興的接受它。

只有我能幫助肯拉德的這件事,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我沉浸在感受馬上的搖晃,和抱住我的手腕的溫度,就這樣睡著了。

「嗯…」
張開眼睛。
茫然中,眼前有個身影。慢慢的,那張臉變得清晰。

「啊,你醒了。」
「啊…」
望了望四週,
我該不會不小心睡著了吧!

「安心吧,這裡很安全。」
要用什麼詞比較好呢…這一瞬間我煩惱著。才初次見面而己,而且還比我年長的話,應該要用敬語比較好吧?
我下了這個判斷。

「是你救了我…謝謝你!」
「我可以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我點點頭。

「去親戚家的途中,突然被襲擊了…」
沒錯,這時的肯拉德正在追捕強盜,所以我沒被強盜襲擊的話就說不過去了。

「突然被襲擊了?」
肯拉德的目光變得銳利。

「你還記得是被什麼樣的人襲擊嗎?」
「當時太暗了,而且那麼突然,我記得不是很清楚。」
「是嗎…」

肯拉德有點遺憾似的嘆了口氣。

「不過…我看到他們向北邊逃走了。」
對肯拉德使用敬語,總覺得…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或者是說蠻難為情的…

「北方…」
肯拉德口中小聲唸著,然後從放置在地板上的行李裡拿出地圖。
沙…他把地圖攤開在桌面上,並且用手指往北邊的位置順著滑去。

「暗之森嗎…」

點了一下頭,他將地圖折疊起來,再次放進行李中。
接下來他打開衣櫥,取出了外套。

等一下等一下!
肯拉德該不會,在準備出門吧?
我慌了。

「這個房間的房錢我會付的,你可以一直休息到感覺身體回復了為止。」
快速收拾行李完畢的肯拉德,現在好像已經要從房間出去一樣。

喂喂!等一下啦!
我不一起去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啊!

我一邊像是快倒下般往前傾,一邊從床上快速走下。

「那個,請帶我一起去!」
「什…?」

肯拉德露出相當訝異的表情。
也對啦,對從未見過面,而且又不認識的小孩子所說的這種話,不管是誰一定都會很驚訝。
不過,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因為,要是不在肯拉德身旁的話,就沒辨法幫他了呀。

「拜託你!他們搶走我所有的財物,而且在北方還有我的親戚。就算只帶我到半途也沒有關係。」

我拼命的拜託他。
為了讓他帶上我,我連必殺的往上看攻擊都使出來了。

「我知道了。不過…你必須聽我的話,請和我約定。」

好像是我拼命的模樣傳達到了吧,肯拉德讓步了。

「跟你約好囉!」
到現在這種情況還撤回前言的話就麻煩了,所以我這麼說道。
由於這樣的對話,『不用敬語不行!』的意識也順便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

「那麼,你也快點收拾一下吧。」
「只要穿上鞋,我什麼時候都可以出發。」
行李什麼的,只要帶上『那個』的話就行了。
我把腳伸入長統靴裡。

「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微笑。

才這麼做,肯拉德就『噗』的一聲笑了起來。

「那麼,我們出發吧…啊,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肯拉特。你呢?」
「…我叫有利。你好。」
雖然覺得講假名應該比較好吧,可是…唔,真名之類的說出來的話應該也沒有關係吧。
下了這樣的判斷,我報上自己的名字。
「你好,有利。」
我緊緊握住向我伸出的大手。

因為我跟他說連馬也被奪走了的緣故,所以肯拉德讓我坐在他的後面。

「有利。」
當我因為平時的習慣靠上肯拉德的背時,他突然發聲。
糟了!被一個男人靠著,感覺應該會很不好吧……
可是…如果馬上離開的話又顯得很奇怪,只好先回答他。

「什麼?」
「有利是夏天出生的嗎?」
我聽到他這麼問。

「是啊,為什麼知道?」
真不愧是你命名的吧!可是這種話可不能說呢。
「直覺。」
「很奇怪嗎?」
「不,和你很相配。」
對於他所說的話非常高興的我,輕輕的笑了。

那個叫做暗之森的地方,看來好像相當遠的樣子。
我漸漸感到騎馬時的痛楚。
雖然肯拉德說不定在趕路,不過還是問一下好了。

「唔…到暗之森還有多遠啊?」
「那個啊…還要再一會兒才會到,怎麼了?」
「呃…屁股在痛了。」
「你…該不會還不習慣遠騎吧?」
「嗯。」
「那,就休息吧!」
「抱歉…你那麼急著趕路的呢…」
「不用介意,反正強盜要行動也得等到晚上吧……」

他停下愛馬。
然後下馬,向我伸出手。

「比起那個,我才應該跟你說抱歉…我沒考慮到有利的情況。」
「嗯,謝謝你。」
捉著肯拉德的手,我從馬上下來。

坐在地上,正看著馬在身邊啃食青草的時候,肯拉德開口問道。

「有利親戚的家,在暗之森的附近嗎?」
「不,離那裡很遠。」
「這樣的話,我們還是在那裡住宿一夜比較好。」
「沒關係的,野宿也可以。」
「看起來,有利你並沒有野宿的經驗吧?不要勉強。」
他的眉間浮起些許皺紋,看著我。

「但是…我沒有錢。」
怎麼辨…
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能離開肯拉德的身邊。

才剛說完,就被他撫摸著頭髮。
跟我所知道的肯拉德同樣的撫摸方式…心跳難以克制地快了起來。

「那麼和我一起住吧。」
我眨眨眼。

「肯拉德,不對,肯拉特先生。」
沒多想,我就直接叫出『肯拉德』,慌慌張張的把話改正回來。

「叫我肯拉德就好。」
肯拉德用溫柔的眼神這麼說著。

被允許叫他肯拉德了呢。
對於這種情況,我有些開心,有些疑惑。

因為…我之前聽過『肯拉德』這個稱呼是只有非常親近的人才能使用的,
這樣的稱呼,竟然能允許給今天才剛見面沒多久的我來使用。
是因為覺得我跟他很親近,所以才給我的?
還是說…因為覺得相處的時間短暫,所以就算允許我這樣叫他也沒關係?
心情真是複雜。不過,現在沒有空去煩惱那種事了。

「嗯,那麼,肯拉德…我也幫你捉強盜吧。」
「非常謝謝你,不過還是算了…追捕強盜是我的工作。」

肯拉德溫柔,可是卻很明確的說道。

「可是!」
可是,就是今晚啊!會發生狙殺肯拉德的事…

「不是約定好了嗎,絕對要聽我的話。」
淡茶色的瞳孔凝視著我。
希望能保護我,他的眼神這麼說。
我無法再說什麼,只好輕輕點頭。

「我知道了…我會老實待在旅館裡。」
「好孩子。」
肯拉德的手拍拍我的肩膀。
感受著那個溫度,雖然很開心,卻也覺得有些難過。

才剛在適當的旅館裡吃完他們準備好的晚餐,肯拉德便走向了可能潛藏著強盜的暗之森。

我確認完上衣的口袋裡有放入『那個』之後,馬上拜托旅館的負責人借給我水筒。
然後,便跟蹤在肯拉德的後頭。
當然…保持著相當的距離。

我想起在真魔國聽到的事。

『在暗之森深處的獵人小屋附近,肯拉德被人襲擊。』

我仰頭望向夜空。
像貓爪痕似的纖細白月正浮在天空中。

「肯拉德…」
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幫你的。
為了這個,不快點跟肯拉德會合不行。

不久,在一片黑暗之中我看見小小的燈火。
也就是說,肯拉德也會在那裡吧。

我謹慎的移動步伐前進。
可是還沒習慣黑暗的我『卡擦!』一聲,不小心踩碎一根在低處的樹枝。

糟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誰!」
用低沉的聲音問著誰在做什麼。
「是我,肯拉德。」
沒有其他辨法,我只好直接叫出他的名字。

「有利?」
有些困惑般的聲音叫著我的名。
我在很困擾似笑著的肯拉德面前現出身姿。

「有利,為什麼在這裡。不是說好了,你會乖乖待在旅館裡的嗎。」
「對不起…但是,我總覺得擔心。而且,我一定會幫上你的忙的。」
「…有利。」
肯拉德嘆了口氣。
怎麼辨…如果他說『現在馬上回去』的話…

「吶,讓我在你身邊吧,我不會妨礙你的。」

肯拉德苦笑著。
「真拿你沒辦法。」
有點小小被刺到的感覺,可是我卻一點也不會感到不舒服。

「有利。」
肯拉德小聲的叫著我。

「嗯?」
我抬起頭看向肯拉德。

「有利的家在哪裡?」
「呃,我的家?我的家在…」

我說不出話來。
肯拉德當然會問我,我的家在真魔國的那裡。
這種時候直接告訴他也可以吧?
反正就算告訴了他,也不會記起關於今晚的事。
這樣的話…
告訴他也可以吧?
當我想好,正準備開口時,獵人小屋的門打開了。

我閉上嘴。

「有利,安靜點…在這裡等著。」
肯拉德緊盯住獵人小屋,不朝這裡看過來,這樣說道。
「嗯、嗯!」
我點頭答應。
自己也只能做到這樣子而己。
肯拉德靜悄悄離開茂密的樹叢,慢慢接近從獵人小屋出來的男子。

被認為是強盜的男人把腰間掛著的大劍拿了下來。
我的心臟像是快要跳出來一樣,非常緊張。

「你就是最近在王城作惡的強盜吧。」
聽到肯拉德發出的聲音,男人猛然回頭。
肯拉德的手肘就像要把男人的鼻子擊爛般往他臉上頂去。

「嗚!」
強盜才剛發出呻吟,肯拉德的長腿就已經踢中男人的腹部。
相當輕易地就將男人打倒了。

強盜簡簡單單就敗在肯拉德的手下。
可是,現在還不能安心。
沒錯,真正的襲擊…還沒開始。

到底是那裡、到底是從那裡狙擊肯拉德的?
我仔細的觀察四週,找尋狙擊者。
然後,視野角落捕捉到一個反射明亮月光的發光物體。

四週應該很暗的,可是我卻不知為何,像能看見男人臉上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我立刻大叫起來。

「危險,肯拉德!」
聽到我的聲音,肯拉德反射性地將身體一側。

「啊!!」
響起短促的悲鳴聲,剛剛撐起上半身的強盜,額頭正中央竟被箭矢射穿,男人再次倒臥在地。

「有利,不可以出來!」
察覺到危險的肯拉德向我叫道。

這時,不知從哪裡傳來高聲尖笑。
一定…是剛才射箭的傢伙吧。

「什麼啊,魔王竟然親自出馬!」
接下來,一個瘦弱的男子從黑暗中現出身影。

他滑溜轉動著眼珠子,眼中發出銳利的目光。

我知道肯拉德正驚訝的睜大眼睛。
也對,這個時代的魔王是他的母親嘛。

「真湊巧!只要將送魂之手殺了,就能改變歷史,真真正正地改變!!」

男人的嘴不停的開合著,一直在說些根本無關緊要的事。

我知道突然的對話內容使得肯拉德困感了。

「…肯拉德…」

我煩惱著要怎麼說明。

「有利!躲開!」
因為肯拉德的聲音,我清醒過來。

貫穿黑暗般的銀色往眼前逼迫而來。

我跌坐到地上,躲開了箭。
但是,卻無法避開第二枝箭矢。
雙腿顫抖著完全不聽使喚。

我知道襲擊我的人正猙獰地笑著。

我,緊緊閉上了眼。

已經…不行了!
明明非得幫上肯拉德不可的……!
可是…我卻…!

感到強壯的手臂抱住自己。

「有利!!」

一張開眼,肯拉德就已經抱住我了。
一支箭正深深的穿刺在他的肩膀上。

「肯拉德!!」

「唔…!」
肯拉德小小的悶哼了一聲。
然後忍著痛楚將短劍向襲擊者投了出去。
打算給真魔國招來混亂的襲擊者,發出臨終時的慘叫,倒了下去。


心臟像是被揪緊似的疼。

然後,在同一時刻,頭腦也漸漸的冷靜下來。

沒錯,這就是…奪去肯拉德生命的…毒箭。

我對自己述說著接下來就要開始做的事。

我得…救肯拉德。

不冷靜不行!

「肯拉德!振作點!!」
我緊緊盯著臉色發青的肯拉德的臉。

「有利…有利,你沒事吧?」
就算到了這地步,肯拉德依然還在擔心著我。

「我沒事,但是!」
「太好了,有利你沒事…就好、有利,那個男人說的,魔王…是…」

「肯拉德,不要再說話了!我馬上替你治療,然後我什麼都會告訴你!」

從上衣的口袋裡取出了『那個』。
因為知道會變成這樣的情況,所以預先準備了解毒的藥。

「沒有…用的…這上面、塗了毒藥…」
肯拉德的聲音沙啞。

「不要說沒有用!我知道你中了毒,所以不快點的話…把這個喝下去。」
我不是開玩笑的。
我是為了幫助你,現在才在這裡。所以不要說什麼這是沒有用的之類的事。
我拿起藥放進了肯拉德的嘴裡。
然後把水筒放到他的唇邊,讓水流入他的口中。


『咕嚕』,肯拉德的喉嚨輕輕振動。

他吃下藥了。
接下來,就是把箭拔出來、止血……。
如果是平時的我絕對無法相信,現在自己的思緒竟然無比清晰,把一件又一件的事按照順序好好的逐次完成。
我脫下上衣,折疊好,把肯拉德的頭輕輕移到上頭。
仔細看清楚箭穿刺進去的地方。

上衣被血滲得濕透的情況,就算在夜裡也看得出來。
我知道自己皺起眉頭。
雖然刀傷啦、擦傷啦,我早就已經看習慣了…。

「可以了嗎,我要拔了?」
沒有躊躇的空暇。
向肯拉德打過招呼之後,我深深地吸氣,抓住箭。
然後,閉著眼睛一口氣拔了出去。

肉捲繞在箭上的感覺,傳到了手掌。
這種感覺我至少會有一段時間忘不了吧。

「…唔!」
肯拉德悶哼一聲。
一拔起箭矢,『咕嚕、咕嚕』血開始大量涌出。
四週開始漂起血臭味。
不趕快止血不行!

「肯拉德,振作!」
我輕輕把手放在正在流出血液的傷口。
專心一致的只想著要治療肯拉德的傷。

「這樣,大概暫時沒什麼了。」
小吐一口氣,用手背擦去汗水。

這樣,就能幫上肯拉德的忙了。
而且不用再擔心未來可能會改變。

「有利,你、是…」
肯拉德慢慢撐起上半身。

我微笑。
已經幫助到肯拉德的安心感,使我自然的浮起笑容。

「我說過的啊,一定能幫上忙的。」

「不是那個,我想知道的是…」

我用水筒中的水洗淨雙手上的血漬。

「嗯,我知道,我會好好說明的…嗯,能走路嗎?」
「大概。」

肯拉德點頭,慢慢的站了起來,不過卻又捂住額頭開始搖搖晃晃。

我連忙撐起肯拉德的肩膀。

「不要緊吧?」
「謝謝。」
「那麼我們回旅館去吧。」
然後到時候,我會把全部的事情說明清楚的。

仔細一想,這還是我第一次借自己的肩膀給肯拉德扶著走呢。
支撐著比自己高的人還真是不容易哪。
因為很暗的關係,有好幾次都快要跌倒的樣子。
…雖然這麼說,不過要是由別人來看的話,難道我看起來沒有掛在肯拉德下方的樣子嗎?


「好了,到了—!」
將肯拉德支撐到床上坐下,

「謝謝你。有利。」
「不用謝。還難受嗎?」

肯拉德閉上眼,過了不久…

「嗯,身體好像已經沒事了。」
他回答。

對於他的回答,我終於放下心來。

「太好了。」
我笑著往肯拉德的身旁坐下。

「那麼,我現在告訴你,你想知道的全部。」

確認肯拉德的同意之後,我慢慢開口。

「首先,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也就是說,我是從未來的真魔國來的。」
「從未來…」

肯拉德輕輕眨眼之後,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地,點了幾次頭。

他一定…是想起了艾妮西娜的事吧。

「為什麼要從未來來呢,那是因為我知道過去的你會被殺害。」
就算要知道詳細的情況,我也回答不出來。只好一邊叮囑他,一邊繼續話題。

「如果你被殺了,很多歷史就會被改變。當然,我所存在的,未來的真魔國也會跟著改變。」
其實呢,本來應該派更強的人來的,但是他們要是和過去的自己見面會有很多麻煩。所以才會讓在這個時代還沒有出生的我來幫助你。

「是,那樣啊。」
肯拉德用稍微遺憾的語調說著。。

「所以啊,我硬是強迫周圍的人答應,自己單獨來了。」
「呃?」

我,笑了。

「在我那個時代,我受了你很多的照顧,所以一直想著要對你報恩啊。」
終於,能夠幫上肯拉德的忙了。

「有利是從未來來救我的事情,我知道了。那麼,希望你能再告訴我…一件事情。」
肯拉德的聲音有些緊張。

有利,你是…

「嗯,我是魔王。」
雖然看起來非常不中用,但是也算是魔王呢。
我毫不掩拭的回答。

肯拉德…會怎麼想呢…?

這種小孩子竟然是魔王…
八成會考慮起真魔國的未來然後嘆氣吧…。
接著,發生一件我完全意料不到的事。

肯拉德緊緊抱住了我。

「肯拉德?」
我感到不可思議,叫著肯拉德的名字。

「我在想,真的太好了。」

他一邊感嘆,一邊回答。
那是,沒有任何謊言及偽裝的話語。

「是啊,你和…你的兄弟們還有浚達,大家都支持著我,大家都很努力哦!」

真魔國不會有問題的,希望你能放心。

「話說回來…你要怎麼回去呢?」
好像忽然想到似的,肯拉德這樣問我。

「啊啊,那沒有關係。好像救了你之後自然就能回去了。」
「自然?」
「嗯,因為我在這裡本來就是不存在的啊,所以睡著之後或許就能回去了吧。」

其實…我對這方面的事也不是很清楚。

「也就是說,或許連道別的時間都沒有嗎。」
「不用道別啊…因為在那邊還會相見的啊。」
「但是我認為那邊的我,和現在在這裡的我並不是同一個人啊。」

肯拉德看起來有些鬧彆扭般的說道。
…好像…有點奇怪?


「這樣說起來,也是啦…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都會從你的記憶中消除的。」
「消除?!」
肯拉德相當吃驚似的放開我,由正面非常認真的看著我的臉。
肩膀被緊緊抓住。

「和本人的意志無關,你會奪走我的…記憶嗎?」
他瞇起眼,確認般的慢慢開口問道。

「嗯,對不起…但是,不那樣做的話,很多事物是不會發生的。」
如果不改變肯拉德的記憶,對未未還是會產生影響。

「那可真是過分了…是暴力啊。」
看起來很痛苦似的,他用低沈到幾乎快聽不見的聲音說著。

「對不起…」
我雖然不想聽見他用這樣的聲音說話,雖然想為他做些什麼…可是…除了道歉之外,我什麼都做不了。

只靠自己的力量,什麼都做不了。

而且,我才寂寞呢。
因為就算回到了原來的世界,也只有我殘留著這段記憶。
無法忘記這位相遇連一日都未滿,共同相處過短暫時間的肯拉德的事。

「陛下。」
他突然叫我。
「什麼?」


「對陛下做這種事情…可是大不敬的罪吧。」

注意到的時候,肯拉德的唇已經碰觸到自己的。
一瞬間,我的思考停止了。

肯拉德…雖然也是肯拉德……這樣做…會變成怎樣吧。

「你…不反抗嗎?」

稍稍離開嘴唇,像吹在濕潤雙唇般的輕聲低語,使我回過神來。

「我不會反抗的啊。」
「為什麼?」

肯拉德像是十分驚訝。

雖然我很遲鈍,不過肯拉德也很遲鈍哪……。

就是這樣。
如果未來的肯拉德會戀上我的話,過去的肯拉德會愛上我這件事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你啊…可是讓國王冒著危險來救你的啊!」
為什麼不想想其中的原因?

「那是…」

我凝視著肯拉德淡茶色的瞳孔,告訴還在迷惑之中的他正確解答。

「肯拉德啊,是我的護衛,我的命名之父,而且還是…」

「真的嗎。」
他不禁睜大眼睛。

「對,所以根本就不是不敬之罪啊。」

我微笑。

導論出來的答案竟是如此單純。
我們…既使在不同的時代裡相遇…也會彼此互相吸引。

唇慢慢的重合在一起。

肯拉德抱著我,就這樣在便宜旅舍的簡陋的床舖躺下。

「我的記憶,什麼時候會消失?」
「可能,明天早上吧。」
剛才的解毒劑中調和了消除記憶的藥。

「好過分啊,看來你一點都沒有為我著想啊。」
「因為,如果不是在那種狀況下的話,你可能根本就不會吃啊。那樣我會很困擾呢。」

我笑著,再度向肯拉德索求著吻。

然後,往肯拉德的前髮伸出手指。
比起我知道的肯拉德,還要再更長一些的頭髮呢。
接下來,指頭順著滑上右眉,輕輕撫摸。
在那裡,還沒有傷痕的存在。
也就是說,這裡之後將會受傷吧。

「有利?怎麼了?」
「嗯,沒什麼。」

我在找未來的你和過去的你有什麼不同啊,這種話再怎樣也不能講出口。
所以我笑著隱瞞過去,雙手圍繞在肯拉德寬廣的背上。

背上的溫暖…依舊沒有改變。

是肯拉德呢。

現在,不論是抱著我的手臂,還是這個胸膛…
一點也沒有改變,同樣的溫柔……給予我安心的感覺。

肯拉德在耳邊輕聲說道。
「有利…請你保重…還有替我向未來的我問好。」

我微笑著回答。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傳達給未來的你。」

沙沙…肯拉德的修長手指梳理著我的頭髮。
那觸感是那麼的好,我漸漸被睡魔侵襲。

「晚安,有利。」

下一次醒來的時候,我就會回到未來的世界,然後肯拉德就會對著我說:「歡迎回來。」

現在這位將我緊緊抱住的肯拉德,將會把我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雖然這會讓我有些寂寞…
不過,我一定會好好記住你的事的。

「晚安了,肯拉德。」

因為解毒的關係,肯拉德比我還要早就入睡了。
我輕輕起來,在肯拉德的睡臉旁小聲說道。

「…在那邊很快就會見面的。」

所以,不說再見。

我從被掀開的窗簾處,看見了浮在空中的細長月亮。




「嗯…」
知道自己的意識正在逐漸清醒。
肯拉德和大家…一定都在等著我醒過來。

慢慢張開眼睛。

眨了幾次眼,慢慢的,模模糊糊的影像開始變得清晰。

「歡迎回來,陛下!」
「回來了啊!有利!」

馬上,數張臉龐一起向我的臉湊過來看著我。

「大家,我回來了。」
我稍稍苦笑說道。

在我的房間內集合的大家,同時安心的呼出了一口氣。

和肯拉德的眼神相對。

肯拉德緩和著眼神,浮起微笑。
看到他傳達過來的溫柔笑容,我才真正有了『回來了』的感覺。

既使沒有和他交談,我也知道他是用怎樣的心情在等待著我。

為了安全起見,我接受吉賽拉的診斷,看看身體有沒有異常。
接著,就跟大家一邊吃飯,一邊報告自己成功幫助到肯拉德的事。

因為沃爾夫一直到很晚了還很想聽我說的話,所以一直跟他交談著。
結果沃爾夫睡著的時候,已經快接近午夜了。

終於變成一個人的我,往應該還清醒著,並等待著我的肯拉德那裡前進。

才剛小聲的敲了敲門,門靜靜的打了開來,肯拉德就在裡頭迎接著我。

「終於,過來了。」
「不用太過勉強過來也可以的。」
明天過來也可以的呢。

「你會困擾嗎?」
「不…」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呢?
肯拉德露出了笑容。

剛坐在平常的椅子上,肯拉德立刻就拿來熱可可。

「很燙,要小心點。」
「謝謝。」

才喝下一口,柔和的甜味就在口中擴散。
是因為累了嗎?我知道身體在要求著糖份。

「真的…辛苦你了呢,有利。」
「嗯…雖然我不覺得累啦…不過,感覺很不可思議呢。」
「因為…我跟過去的你見面了耶!」

如果是在地球上的話,是可以由相片之類的看到以前的老爸和老媽。
現在的話也由於影片的存在,能看到他們在動、在說話……。

不過我…卻是體驗到能摸到過去的你、跟過去的你說話…這樣的事喔!

「見面、說話…」
還…記得很清楚。
不論是聲音,或是溫度。

「以前的我是怎樣的?」
「這個啊…一點都沒有變喔。你,就是你呀。」
溫柔,並且強大。

我這麼一說,肯拉德的臉色變得有些複雜。

「好像…有種奇怪的感覺呢。雖然知道你說的是以前的我…」
不怎麼有趣的感覺呢。
簡直就像,另一個男人的事被你讚賞一樣的心情。

我感到有趣。

果然哪,這邊的肯拉德也會嫉妬起過去的自己。
就像那邊的肯拉德會嫉妬這邊的肯拉德一樣。

「肯拉德…」
「是。」
「你果然…一點都不記得了吧?」
像我幫助你的事之類的…全部都…

肯拉德點頭。

「不記得了…雖然還記得追捕強盜的事。」
不過關於自己被狙擊的事卻連一點也記不起來。
更不用說…有利…你幫助了我的事。既使現在我從你那聽到這件事情,卻連一丁點的回憶都記不起來。

「令人懊悔哪。」
「肯拉德…啊!對了!」

就算沒有了記憶,也應該會殘留著。
我站起來,拉著肯拉德的手。

「肯拉德,來這裡、來這裡。」
「怎麼了?有利?」

我把肯拉德拉至床上坐下。

「哪,肯拉德,把衣服脫掉!」

我的話使得肯拉德不禁眨了眨眼。

「真突然呢。」

他露出笑容。
那個笑容…總覺得很邪惡…

「什、不是啦!當然絕對不是那~種意思才叫你脫的啦!!」
我變得慌張起來。

是覺得我驚慌的樣子很有趣嗎,肯拉德輕聲地笑了。

「我知道的,有利不是那個意思。」
只要脫掉就行了嗎?
肯拉德慢慢脫去上衣和襯杉。

沒有多餘的贅肉,肯拉德的身體相當均稱。

肯拉德的身體上有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傷痕。
那些傷痕大部份都是…我所不知道的舊傷…沒錯,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認為。
不過…不是的。
只有一個、只有一個是我所知道的傷痕。

那是…

我看著肯拉德的左肩。

偋住氣息,撫摸著那道傷痕。

「這個傷…就是這個傷喔,肯拉德。」

受過那麼多傷的你,應該是不會記得每一道傷口的來由吧。
不過…我,還記得。
因為…就在剛剛,我才用這雙手幫你治療過。

「殘留著的,那支毒箭的傷痕。」
「這個傷是……」

肯拉德閉上眼。
然後再慢慢張開。

「啊…我以為這是強盜襲擊我時造成的呢。」
肯拉德用手覆上自己的肩。

「肯拉德,讓我看看。」

我拂上肯拉德的手。
靜靜地,肯拉德的手移開,露出了傷痕。

剛剛為止還是帶著赤紅的嚴重傷口,原來的位置已經變成了有些深色的肌膚。
成了非常古老的舊傷而遺留了下來。

我輕輕用唇碰觸著那道傷痕。

「我…總是被你保護著呢。」
不管何時、何地,你都在幫助我。

「有利…」

肯拉德的手放在了我的頭上。

「不過…因為有利餵我吃藥、幫我止血,現在我才能在這裡。」
能這樣跟你說話、觸摸得到你,都是因為你幫助了我的緣故。

「肯拉德…」

一閉上眼,溫熱的物體就這樣從眼角旁滴落。

肯拉德的唇將它吸去。

「謝謝你…有利。」

緊抱著彼此,唇再次的交覆。

被與那時完全沒有改變的溫暖所包圍著,二人安靜地沉入夢鄉。





翻譯筆記

1.「・・・ここまで、正確な時間まで指定できるなら、おれも今度からちゃんとした場所に到著できるようにしてほしいよ」
「…到目前為止都能指出正確時間的話,那我也希望他這次能在正確的時間內到達這裡…」

這句子...以我的能力...既通順又能比較表達出意思的也只能這樣翻了。
有誰有更好的翻譯麻煩提出來|||Orz

2.こつんと小さく小突かれた。
けれどそれは、ちっとも痛くなかった。
有點小小被刺到的感覺,可是我卻一點也不會感到不舒服。

同上。

3.いつものおれからは信じられないくらい、頭がクリアで次から次へとするべきことが順序良く出てくる。
如果是平時的我絕對無法相信,現在自己的思緒竟然無比清晰,把一件又一件的事按照順序好好的逐次完成。

同上

4.・・・というか、なんか見ようによっては、おれがコンラッドにぶら下がってみえないか?
…雖然這麼說,不過要是由別人來看的話,難道我看起來沒有掛在肯拉德下方的樣子嗎?

同上

5.つんのめり-往前傾到快跌倒的樣子

4
-
LV. 17
GP 318
2 樓 牧靈 regret52007
GP0 BP-
辛苦大大了!
我也是死忠的肯有派耶>"<...
愛死了拉~~~~~
肯拉德整個就是超帥呀!!
哎呀~~~~~只是他都太內斂>O<...
快把你的愛說出來~~~~肯拉德~~~!!!(指)
0
-
LV. 18
GP 96
3 樓 rhr rhr
GP0 BP-
※ 引述《regret52007 (牧靈)》之銘言:
> 辛苦大大了!
> 我也是死忠的肯有派耶>"<...
> 愛死了拉~~~~~
> 肯拉德整個就是超帥呀!!
> 哎呀~~~~~只是他都太內斂>O<...
> 快把你的愛說出來~~~~肯拉德~~~!!!(指)

要他說出來...
倒不如指望他快點把有利吃掉來得實際吧(認真)
我覺得二哥一向都是行動派的-▽-|||
0
-
LV. 17
GP 318
4 樓 牧靈 regret52007
GP0 BP-
真的>"<...
小沃比較愛說。
好一句行動派*Q*...一語點醒夢中人!
二哥真的是行動派的!


電電甲三碗公!!

快把有利吃掉吧*-*
(塗抹醬料





0
-
LV. 42
GP 402
5 樓 曲寧 eileen088
GP0 BP-
真的要說、辛苦了。萬字翻譯是個累人的工程。:)
是篇很棒的作品,不僅僅於皓日樣的翻譯功力,想必原作的文字也是很漂亮的。
(日文苦手的寧。)

這篇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於原作,或許是因為有利比平常都還要來得成熟了些。
不過會對於不同時間點的自己感到異樣感的肯拉德,過去跟未來也都沒有變呢。
標題是時光旅行,但是如果要探究兩個時空的互相影響,可能會掉到loop裡面去= ="
到底是怎麼開頭的呢……囧
另外,艾尼西娜果然了不起,這可是高科技呢ˇ

0
-
LV. 18
GP 96
6 樓 rhr rhr
GP0 BP-
※ 引述《eileen088 (曲寧)》之銘言:
> 真的要說、辛苦了。萬字翻譯是個累人的工程。:)
> 是篇很棒的作品,不僅僅於皓日樣的翻譯功力,想必原作的文字也是很漂亮的。

謝謝稱讚Orz
其實這是在趕工下完成的(前四千字在六個小時內趕出來-▽-|||)
而且老實說…個人在翻這篇的時候,日文才正式開始學了快三個月。
翻譯會讓曲桑覺得不錯,可能是因為那時拿著翻好的原稿厚著臉皮到處去求別人幫我潤吧^^|||

至於原作部份,原作者很厲害的一點是在於她能用很簡單的句子就在讀者的腦海裡建構出影像。這點真的很令人佩服呢。

> 這篇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於原作,或許是因為有利比平常都還要來得成熟了些。

嗯,以原作者的人設來說,她的有利的確比原作小說或動畫的都要來得成熟許多。

謝謝曲桑的留言唷X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