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90

【閒聊】Slayers 25週年原作小說分享:莉娜‧因巴斯的紀錄

樓主 夏菲 tyuigm
GP3 BP-
莉娜‧因巴斯的紀錄

  隱約印象寫的,也許會有些出入。(筆者注)

  你好! 是我莉娜‧因巴斯! 一邊收拾壞蛋,一邊向東方實踐正義與愛的天才美少女魔導士呦♪
  這世界看似習以為常地和平! 背地裡卻有魔族在養精蓄銳,盤算著邪惡的計畫啊!
  為了把他們的企圖拆穿搗毀! 我們如今正往迪魯斯王國前進!
  但魔族也未悶不吭聲!
  邁向森林的道路猛然竄出了霧,周遭立馬變得白茫茫一片!
  樹影黑漆漆地矗立著,其中一棵晃動了起來:
  「......哪個呢?......」
  白霧埋沒的樹梢上落下了聲音:
  「哪個是......莉娜‧因巴斯?......」
  樹枝上有什麼在耳語。一瞬間這樣認為,但錯了! 那種場所只有正義使者才可以登場!
  從晃動的樹影看得到其中一個「不明物」!
  從霧中滲漏出來的是人長3倍左右的黑壓壓影子!
  其中一棵樹影才是對方的本尊! 沒有眼睛、鼻子、嘴巴,看起來也無關節地晃來晃去,靠近這邊了!
  豈會有這種生物。也就是說這傢伙無非就是魔族!
  「問『哪個』也真失禮呢!」
  我勉強浮起笑容,毅然地向前一步!
  「找我有什麼事!? 有違正義的話容我回絕!?」
  事實上怕得要命,但若逃了正義就會廢掉! 那種事比恐懼還討厭!
  魔族發出了煮泥巴般的含蓄笑聲:
  「回絕? 你這傢伙以為一個人類有立場說嗎?
   無關你這傢伙的意願,我齋莫斯可定要殺掉你這傢伙了。是故......」
  「別自顧自地講下去!」
  一個人影穿著比霧還白的斗篷道!
  斗篷下可窺見銳利的目光、銀髮。天青石色的堅硬肌膚,證明了他背負的命運重量!
  杰路剛帝士先生態度總是冷酷,但他懷有熱血正義,是共同旅行的一名同伴!
  筆直瞪著魔族:
  「我以正義之名宣示,不準魔族跋扈!」
  「一點也沒錯......」
  伴隨聲音靠來了穿梭於霧中的金髮男,他的藍眼睛溫和地射穿我的視線:
  「莉娜,我以正義之名宣示,你要由我來守護哪。小貓咪。」
  他是高里先生。是高超的劍士且用著光之劍啊。比我高得多,因此近距離便感覺在仰望。
  而另一人......
  「即使天崩地裂,罪惡也不會昌盛!」
  以正義之魂放話的是一名少女!
  比我還年幼,熱愛正義的心卻絕不會輸給誰! 是聖王國塞倫的王族阿梅莉亞。
  「染指世界的魔族,我不會讓你們任意妄為!」
  其實還有一個整套黑裝,喚作傑洛士的人在,但他總是笑嘻嘻的;看起來是好人,卻黑裝又沒正義味,不太派得上用場啊。多半迷路而不在現場,因此也無關緊要。
  「人類只管聚在一起任意吠叫哪。」
  魔族對此笑呵呵:
  「那麼就教你們見識見識何謂死吧!」
  魔族的身影伸展得更加龐大了!
  絕非能大意的對手!但,我絕對不會退縮!
  因為我為了正義,要驅逐萬惡、眾魔,當上屠魔者啊!
3
-
LV. 10
GP 0
2 樓 Vinix vinix
GP1 BP-
嗯.....怎麼全角色的個性都變成阿梅莉亞了???
1
-
LV. 20
GP 90
3 樓 夏菲 tyuigm
GP4 BP-
01
  「我會當嗎~~~~~~!」
  將累積爆表的吐槽力換成喊叫,我把手上的羊皮紙砸到餐桌上。
  這一拍令整疊羊皮紙的幾張散落到周遭。
  「啊啊!? 請問是要做什麼啊,莉娜!?」
  阿梅莉亞慌忙從椅子起身,碎碎唸撿齊,我一挑眉道:
  「這啥啊!?」
  「『什麼?』......所以我......!」
  阿梅莉亞邊兩手抓著撿起來的羊皮紙,邊再次就座挺胸道:
  「不是說這是旅遊紀錄嗎!」
  「是捏造吧!?」
  「大致上屬實!」
  我與阿梅莉亞隔著圓桌互瞪。
  ......從拜占庭動身前往迪魯斯的途中,來到了一個小鎮的簡陋旅館。
  晚餐之後,阿梅莉亞說希望我們看個東西,到旅館一樓的食堂她遞來了一綑羊皮紙。
  聽說是旅遊紀錄,邊喝著帕諾果汁邊稍微讀了開頭,然而我終究忍無可忍吐槽了起來。
  ......食堂的年事滲入了牆壁和天花板中,另外還有兩組客人。儘管我的喊叫令他們朝這瞄過,隨即失去興趣各自重新聊天。
  「大致上屬實。」阿梅莉亞這麼說。
  今天下午的確就是這樣調性的魔族來襲擊我們。
  ......雖說如此......許多地方太令人在意。
  「莉娜會喊叫......是怎麼寫的啊? 可以讀一讀嗎?」
  坐我右邊的高里邊將飯後堅果送入口中,邊興致勃勃地說,阿梅莉亞卻眼睛一亮道:
  「想當然爾! 請讀完讓我聽聽感想!」
  回答完刷地將頁數整理好道:
  「啊,可是抓著堅果的手一碰羊皮紙就會沾到油,因此請擦乾手吧!」
  說完伸給高里。
  「噢、噢。」
  高里一用餐桌所附的餐巾擦過指尖,就收下整疊羊皮紙過目起來。
  另一方面高里右邊——正對我的杰路剛帝士如今毫無反應。
  或許在意其他客人的目光而以頭巾遮住了眼睛,為此看不出他的表情,然而從視線的動向來看,果然趨向在意的。
  總而言之如今不發一言,將麥芽酒咕嚕咕嚕地送入口中。
  可是幸好另一個同行者傑洛士現今不在。我不曉得他是否有事而另外行動......不過不在太好了。真地太好了。若知道被這麼寫,究竟會怎麼樣呀......
  想當然爾傑洛士他不會抓狂吧。
  多半——
  仍舊會對我嘿嘿笑道:「呀~莉娜小姐,您讀了? 我被寫整套黑裝派不上用場唷~。這或許是指您
稍微奮鬥呢。啊哈哈。」之類的。
  被這麼應對,我確實會由於壓力而胃痛。
  無論如何問題就是阿梅莉亞愛現地拿來了稱作「旅遊紀錄」的東西。許多層面上得設法補救。
  傑洛士也有牽涉到,然而萬一此書留到後世,確實會被誤解是我寫的。
  這未免太討厭了。
  要設法阻止的時候——
  「紀錄絕對必要!」
  阿梅莉亞筆直盯著我的眼瞳:
  「如今! 我們置身於魔族的巨大陰謀中!」
  或許說著說著自己就翻騰了起來,霍地握緊拳頭。
  「這樣啊?」
  才裝蒜詢問,她就毫不猶豫地敲響椅子起身道:
  「對! 雖然沒個根據!」
  「無根據!?」
  「沒明顯的根據,不過有這麼多風風雨雨,會認為毫無威脅才不可思議!」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