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02

【翻譯】[同人小說]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第五章(GxL)

樓主 REI REI85
GP1 BP-
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こんなにも蒼い空の下で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

◇第五章◇

高里露齒一笑,重新握好手中的劍。他盯著傑洛士之前所在的空間。
「你在哪裡,傑洛士!!」
『……我太大意了。稍微,受了點傷。』
摻雜著苦笑的聲音響起,獸神官的身影出現在距離眾人相當遙遠的上空。他按著左手,手腕以下的部分消失無蹤。
「唷,傑洛士,好久不見。」
高里一打招呼,傑洛士就面帶苦笑地搔搔頭。
「呀──這真是……真是傷腦筋啊,我原以為高里已經再起不能了。嗯~人類真的很有韌性。還是說,高里並沒有像我想像中那麼地重視莉娜呢?」
面對辛辣的揶揄,高里露出笑容。他的眼中充滿堅強的意志。
「我們可沒你們魔族那麼長壽,總不能老是停滯不前。不論痛苦還是難過,都必須勇敢面對並繼續前進,我曾這麼對莉娜說過。所以我選擇戰鬥。真抱歉啊,出乎你的預料。」
傑洛士聳聳肩,再度溶入空間。
『反正不是什麼大問題……既然機會難得,就來向高里的重振精神表達敬意吧。明天歡迎蒞臨我們的城堡。請繼續前進,就會看到一座冰城,我會為各位先打開入口的。對人類而言應該是條有點崎嶇的道路,不過似乎多數人會魔法,應該沒問題吧。──我們在那座城裡恭候大駕。』
現場充滿膨脹的強烈惡意、殺氣以及喜悅。
『歡迎諸位的蒞臨,作為赤眼魔王大人復活的見證人。』
帶著低沉笑聲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中迴響著……接著逐漸遠去,然後消失。

***

當他們埋葬完死去的士兵時,已經深夜了。
阿梅莉亞指示士兵們輪班休息後,回到傑路剛帝士和高里的身邊。
阿梅莉亞靠著岩石坐下。
「高里,歡迎歸隊。」
她微笑說道,正把小樹枝投進營火的青年一臉溫和地點頭。
「謝謝。真抱歉我來遲了。」
他在2個月前分別時所表現出的絕望感像被拂去一般地無影無蹤。阿梅莉亞鬆口氣的同時卻也覺得無法釋懷。
傑路剛帝士似乎也是同樣的想法。這位不太喜歡追問他人細節的男人望著高里。
「……你去過瑟菲理亞了嗎?高里。」
「去過了。和你們分開後,大約2週後抵達那裡。阿梅莉亞,很冷吧,靠近營火一點比較好喔。」
「咦?啊,好……」
阿梅莉亞將身體挨近營火。她抬頭看著青年被火焰照得發紅的臉。他好像並沒有在逞強,表情上看不出陰沉的樣子。
高里察覺到阿梅莉亞的視線,微偏著頭。
「怎麼了?阿梅莉亞。」
「……高里變得好有精神哦。啊,我並不是在責備你!而是那時候高里的表情彷彿自己死去一般……現在覺得有點驚訝。」
高里曖昧不明地笑起來。
「我也被莉娜的父親那麼說過。我有那麼消沉嗎?」
「……那時候你一臉世界末日降臨的表情。」
「在瑟菲理亞發生過什麼事嗎?高里。」
高里將視線轉向搖曳的火燄。
艷紅的火焰搖擺著。火焰是她的形象,看起來非常美麗。
「阿梅莉亞,妳幫我寄出了信函吧。謝謝妳。」
「啊……對、對不起,那麼做好像很多餘,不過還是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
阿梅莉亞低下頭去。高里會前往瑟菲理亞,是由於悲痛地認為自己要背負讓莉娜死去的責任。阿梅莉亞即使知道無法做任何補償,還是因為想幫上忙而寫了信。
阿梅莉亞瑟縮起身體,高里滿臉溫柔地搖搖頭。
「不,我很感謝妳,謝謝。……總覺得,莉娜老家的家人們都好堅強,尤其是莉娜的母親和姊姊。父親的話……也是個不能用一般想法去應對的人。嗯~他們說過什麼……對了,我想起來了。莉娜就算被魔族殺死,很年輕就過世,她也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幸。他們是這麼說的。」
高里苦笑著。傑路剛帝士凝視著他的臉。
「莉娜死去很令人傷心,但莉娜的人生是幸福的。雖然她被傑洛士殺害,無法保護莉娜讓我覺得很悔恨、很難過,但是還在世的期間,莉娜竭盡全力地活著,做她想做的事,而且充滿了歡笑;沒必要只因為她被殺害,就認定莉娜的一生是不幸的。覺得悲傷是因為再也見不到莉娜,而不是莉娜不幸。莉娜一定是幸福的,謝謝你。……莉娜的母親這麼對我說。」
「……她對你說謝謝……?」
阿梅莉亞輕聲反問。高里點點頭。
「我會去那裡是想被責罵,但是完全沒被那麼對待。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即使被斥責然後一蹶不振,也不能解決任何事。現在不是消沉的時候。……他們真的很堅強,不愧是莉娜的家人。」
「……是這樣啊。」
傑路剛帝士稍微露出笑容。
莉娜並沒有不幸。是這樣嗎?太好了。
啊啊,沒錯。我之所以會對她被傑洛士殺害那麼執著,是因為傑洛士奪走了莉娜的一切。但並不是那樣的,莉娜的人生屬於莉娜,即使是現在仍舊是這樣。
所以傑路剛帝士笑了。真是太好了。
阿梅莉亞聲音有些顫抖地對高里說:
「傑洛士說都是因為我向莉娜請求協助,他才會殺死莉娜。……我、但是,我……」
高里把手放在阿梅莉亞的頭上。
「就算阿梅莉亞沒有來請求莉娜協助,一個人前往卡達特山,莉娜也一定會從某處得到消息,然後一邊抱怨一邊去追阿梅莉亞的。當然我也會一起。而且阿梅莉亞,妳是公主,必須要帶頭領導很多事,也許很難理解;不過不論是今天死去的士兵,還是莉娜,都不是因為妳的命令而什麼都沒考慮就盲目遵從。大家都是相信阿梅莉亞,甚至想以同伴的身份和妳並肩作戰才跟妳來到這裡。大家是照自己的意志留在這裡的,妳不需要背負每一個人的人生。所以不要擔心。加油,阿梅莉亞。」
放在頭上的手是那麼的大、那麼的溫暖。阿梅莉亞的眼眶浮現出淚水,她連忙用手背拭去。
莉娜就是被這份溫暖支持過來的。
那樣的莉娜不可能會不幸。
所以她的眼淚不是因為可憐莉娜而流下,而是在為莉娜曾經幸福過,感到喜極而泣。
阿梅莉亞默默地擦拭眼淚。火焰發出爆裂聲。

最終決戰的前夕,寧靜的夜晚漸漸深了。


***


在巨大的冰封山谷底部有座城堡。
懸崖深不見底。幾座尖塔聳立在山谷中,也都是用冰打造而成。
「……好大啊。」
傑路剛帝士在我的身旁囁嚅著。阿梅莉亞點點頭。
「真的……怎麼會這麼巨大……」
可能比一般的城堡還要大上許多。
用白濁的冰塊打造的城堡,呈現出極大的壓迫感和強烈的存在感。魔王就在那裡。
「怎麼辦?阿梅莉亞。」
傑路剛帝士一這麼詢問,阿梅莉亞就陷入沉思。
「……總之,必須先到懸崖下。雖然在下去的途中遭受攻擊的話……會很危險。」
「不,我覺得應該不會那樣吧?」
我微歪著頭。
「因為傑洛士都說『過來』了。……在我們抵達城門前應該都不會有任何干涉吧。」
「門?有那種東西嗎?」
傑路剛帝士詫異地說,並凝神注視。
……他看不到嗎?在城堡前方有扇用冰柱打造出來的大門。
「不過沒有護城河的樣子。」
「……無論如何,不先從這裡下去無法前進。」
聽到傑路的話,阿梅莉亞回頭對魔導士兵的隊長說:
「請你們各自用浮遊下去。因為隊形會分散,請幾個人製造風之結界,務必要有一個人隨時準備防禦和迎擊。雖然可能不會有攻擊,還是小心為上。抵達下方後請當場待機,我們也會馬上下去的。」
「是!」
隊長行禮後馬上去傳達指令。阿梅莉亞抬頭看著我們。
「我先下去。可以請你們兩位之後再跟上來嗎?」
「好。」
「我知道了。」
「那麼傑路剛帝士,高里就拜託你了!」
阿梅莉亞轉過身。我和傑路兩人目送著她。
士兵們遵從阿梅莉亞的指示依序降落──前往地底。
今天有多少人能從這裡生還呢?
我邊想邊抱著平靜的心情仰望天空。天空好藍。
「喂,傑路。」
「什麼?」
「這個世界真美啊。」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這裡是魔族城堡的前方,在冰崖之上,我們接下來將要前往死地。但是,天空在我們的頭頂,雲朵飄動著。莉娜想要保護這一切吧……」
傑路剛帝士笑出聲。
「不是這樣的吧,高里。」
「?」
「是因為你在這裡,莉娜才會想保護世界吧?她不是選擇戰鬥嗎?莉娜想保護的是你的未來。不是嗎?」
「我的?」
我吃驚地看著傑路。
為了保護我?
我視線低垂。她好強的笑容浮現後立刻消失。
「……是這樣嗎?說的也是。……我也一樣,我想要保護莉娜,所以必然會想保護世界。真沒想到戰鬥的理由就這麼簡單。」
我苦笑著,傑路剛帝士拍拍我的背。
「你知道最後一天晚上莉娜想說什麼了嗎?」
「啊?啊──……我忘了。」
「喂。」
「哎呀,總覺得已經無所謂了,痛快地哭過一場後清爽多了。雖然很想知道,卻已經無從得知。這也是無可奈何。因為別無他法,等我有一天再見到莉娜的時候會問她的。」
傑路盯著我的臉,滿腹懷疑地皺起眉。
「……你該不會是想尋死吧。」
「怎麼可能。」
我笑著說。
「別擔心,我會贏的。」



抵達冰門前,空間為之一變。
這裡是遼闊且空無一物的大地,只有裸露的土塊和萬里無雲的天空。和我們與路克戰鬥過的地方極為相似。
在我們的正對面是座巨大的城堡。應該會直通到王座的門扉就聳立在眼前。
────不過在這個空間裡────
我揮舞著劍。就連切到肉的時候,觸感都像在切奶油般的滑溜,這種驚人的鋒利就是斬妖劍的特徵。被從頭部一分為二的食人魔倒在一旁。
「青魔烈彈波!!」
阿梅莉亞手中放出的藍光擊碎上級惡魔的頭。在另一邊,幾位士兵合力對三隻上級惡魔施展某種魔法使其消失。
「喝!」
傑路剛帝士的劍劃開食人魔的腹部。血沫飛濺。
我在那期間奔上前去砍倒出現在士兵背後的下級惡魔。這時我已經打倒20隻左右的半魔族。
「可惡,沒完沒了……!!」
傑路剛帝士收起劍,氣憤填膺地說。他立刻在口中詠唱起某個咒文。
「全員施展防禦結界!!突破中央!」
我聽見阿梅莉亞的叫聲。我突然轉身踢倒食人魔,並劃開它的胸膛,望向前方。
一群數量驚人的半魔族遮蓋了視野能及的遼闊大地。我們在這裡已經花去相當多的時間,很勉強地進行著消耗戰。
「咯……」
一名士兵發出被某個硬物擊中的聲音後倒在地上。他的頭被90度翻轉。
阿梅莉亞的額頭浮現出汗珠。
「這樣下去,士兵的魔力會耗盡的……!」
「阿梅莉亞!」
我砍飛阿梅莉亞背後的食人魔的首級。阿梅莉亞回過頭來,將兩手往前伸去。
「烈閃槍!!」
又一隻上級惡魔倒地。但是敵人無止盡地逼近。
「該怎麼辦!?」
傑路剛帝士趁戰鬥空檔跑向我們。我揮散下級惡魔追蹤傑路而來的炎之矢後,抬起頭。就在這時──
滋滋滋滋滋……
地面搖晃著,然後隆起。看到像甲殼類動物的腳,某個東西從地底緩緩爬出。
「這是……!!」
我和阿梅莉亞都吞了口氣。外表看起來像甲蟲,身上到處閃耀著紅光。
我看過這生物,這是在賽倫攻擊過莉娜的『蟲』。
而且還不只一隻。牠們各自從地底扭動身體爬出來。
「準備崩靈烈!也允許使用龍破斬!!阻止那些蟲!」
阿梅莉亞摻雜焦躁的聲音迴響著。傑路問我:
「這些是什麼東西?很棘手嗎!?」
「相當不好對付。別大意,牠們會釋放雷擊!」
唧噶噶噶噶!!
我的話還沒說完,其中一隻『蟲』就發出叫聲。白色的閃電朝我們攻擊而來,接著被眼前看不見的障壁抵擋消失。
似乎是後方的魔導士兵為我們擋下的。
「謝啦!!」
士兵點點頭,再次詠唱起咒文。
「可惡,的確很像傑洛士會做的沒啥品味的「招待」。怎麼辦呢?」
「沒辦法了,只能就這樣慢慢前進……」
「不,等等。」
傑路剛帝士一邊揮舞著劍一邊想到什麼。
接著他看向我。
「高里。」
「什麼?」
「抱歉,我想把賭注押在你的身上。」
「什麼意思?」
「我認為我們之中沒有人能跟最高位的魔族對抗,有資格和他們戰鬥的應該只有你和那把斬妖劍吧。所以我想把你送到城門去。」
「你想怎麼做?」
「我會幫你製造一瞬間的空檔,你就衝過去吧。可行的話我也會跟上的。」
「知道了。」
傑路剛帝士詠唱一個簡短的咒文,他高舉起手叫道:
「地擊衝雷!!」
轟轟轟轟轟轟!!
前方的地面扭曲。『蟲』揮舞著腳,閃電劃過天空攻擊錯誤的方向。
「快跑,高里!!」
「好!!」
我趁隙奔跑起來。一個腳步聲尾隨著我,是傑路剛帝士。
我砍倒阻擋去路的上級惡魔繼續跑著,持續跨越屍體前往城門。
在我右手邊的『蟲』重新站穩身體。牠一邊擺動觸鬚,一邊跨步接近過來。
「崩靈裂!!」
阿梅莉亞的聲音響起,『蟲』的腳步聲隨即消失。她似乎是注意到我們的行動而前來協助。
「風魔咆裂彈!!」
傑路詠唱我沒聽過的咒文,吹散了眼前的數名敵人。我們繼續奔跑著。
我一邊揮劍一邊向前衝。避開『蟲』的攻擊、打倒上級惡魔、斬下食人魔的頭。
視野頓時開闊,城門就在眼前。
我用手推開門,正想衝進城堡時,腳踝突然被抓住。
「咕!!」
「高里!」
一隻食人魔抓住我的腳。我正要起身時,傑路搶先斬斷它的手。
數隻上級惡魔朝傑路剛帝士猛撲過去。
「傑路!!」
「快走!!」
傑路用手肘抵住城門。我停下奔跑的雙腳,回過頭去。傑路正用劍刺向惡魔。一隻食人魔攻擊他的側腹,將傑路打飛出去。他撞上城門掉了下來。
「傑路剛帝士!!」
我斬斷食人魔再次攻擊而來的手臂。傑路嘴角流出鮮血躍起身。
他對我叫道:
「快去,高里!!」
「!!」
我一時之間感到躊躇,不過──
「抱歉!!」
我還是衝進門中。我最後只看到傑路剛帝士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然後城門另一側的世界就被封閉了。


「恭候大駕已久。」
聽到傑洛士彬彬有禮,卻語帶揶揄的聲音,我回頭轉向後方。
在黑暗中有個直上天際的巨大冰柱聳立在眼前。冰柱彷彿活著一般發出淡紅色光芒,照耀四周。
在冰柱內有個全身纏繞著鎖鏈,一身魔導士打扮的男人身影。他看起來很年輕。
那就是魔王嗎?
彷彿在守護他似的,冰柱左右站著兩位女性。她們分別是黑髮和金髮,有著不同風情的兩位美女。
我對她們有印象。
「是海王和……獸王嗎……?」
「請不要省略敬稱,高里。」
我眼前的空氣突然凝結。
「呵,跟人類的你這麼說也毫無意義吧。」
傑洛士現身。
昨天被我斬斷的手腕似乎已經痊癒了。雖然不知道只是外表看起來那樣,還是真的痊癒。
他在我的眼前對兩位心腹,以及冰柱中的魔王跪下身去,深深行禮。
金髮女性默默點個頭,黑髮女性則露出微笑。
「到達這裡的果然是高里一個人嗎?我原本就認為應該會是這樣。」
傑洛士轉而面對我,我的視線望向對面。在黑暗中,冰柱的對面有個廣闊漆黑的球體,裡面有什麼東西。是魔族。
看不出共有多少隻。是一百還是兩百?那些異形魔族全都呈現跪姿,一動也不動。
傑洛士察覺到我的視線,笑了笑。
「所有被稱為「純種魔族」的諸位都聚集到這裡來了。大家都為了要祝賀赤眼魔王大人的復活而在這裡等待,還有……見證你的死亡。」
我默默地重新握緊劍。
劍鋒前方是傑洛士、心腹、無數隻純種魔族,以及魔王。
傑洛士縮短一步和我之間的距離。
「你至今曾兩度打倒赤眼魔王大人。第一次主要是莉娜的功勞,另外一次則是因為路克˙夏布拉尼古德的好意。不過你在魔族之中也很出名,有人提議應該在赤眼魔王大人復活之前把你和莉娜一起殺掉。但我並不希望你死。」
咯吱。
傑洛士踩過冰塊。
「失去莉娜後,你的懊惱相當令人愉悅。毫無雜念,只有充滿絕望。總覺得那樣很好,所以我不想殺你。但是呢──」
殺意。
黑暗的火燄向我逼近過來,那是一股讓人屏息的強烈殺意。傑洛士露出微笑。
「如果你決定戰鬥,像這樣舉劍面對我們的話……就另當別論了。代表魔族對我來說是僭越的行為……不過很不巧沒有其他適任者,因此獸王大人也指名由我來擔任。」
傑洛士舉起錫杖。錫杖上冒出昏暗的火燄。
「真是抱歉了,高里。」
「沒必要道歉。」
我笑著說。
「很不湊巧,我既不想死也不打算輸。」
傑洛士不發一語地聳聳肩。
「那麼……開始吧。」

***

「哦……」
獸王潔拉絲˙梅塔莉歐姆發出感嘆。
「既然能讓古勞謝拉負傷,想必他應該頗具實力。」
「哎呀,不行哦,又開始了。」
海王達爾菲輕鬆地笑著說。
「一看到稍有實力的劍士就立刻被引起興趣……妳和古勞謝拉真是傷腦筋。」
聽到達爾菲的話,潔拉絲˙梅塔莉歐姆露出苦笑。
「說的也是,正如妳所說的。我和他都是傾向重武輕文。雖然我很清楚現在不是做那種事的時候……」
潔拉絲˙梅塔莉歐姆邊說邊眺望著在眼前逐漸擴大的戰鬥。
自己的部下獸神官傑洛士正在和名為高里的劍士戰鬥。
因為是面對人類對手,無法從精神世界面發動攻擊,所以傑洛士始終用物理攻擊進攻劍士。
傑洛士的本體˙黑色錐子現身攻擊劍士,並不斷地忽隱忽現。正因為是很單純的攻擊,鮮少有魔族能夠防範,同時傑洛士本身也使用體術和錫杖在進行消耗戰。────應該很快就能分出勝負才對。
「那位劍士的劍技……值得一看。」
潔拉絲˙梅塔莉歐姆邊說邊感到情緒高昂。
劍士在極近的距離下閃過傑洛士的攻擊,並迅速砍向傑洛士。
用普通的劍當然無法傷到傑洛士,不過那把劍是斬妖劍。只有能將週遭的魔力轉化為攻擊力的劍,才能發揮出甚至能在這濃厚的魔力中斬殺魔王的力量。
不過最讓潔拉絲醉心的還是他的劍技。
她們這些魔族,尤其是五位心腹存在了很漫長的時間。她們在那段期間學習劍術、鍛鍊本領,持續學習最精純的戰鬥技術,劍技會如此突出理所當然。但是那位劍士竟然以短短20多年的生命,就已登峰造極至此,人類真是深不可測。
迅速思考的同時,潔拉絲˙梅塔莉歐姆在腦海的一隅為那位劍士感到惋惜。
即使劍技再高強,他終究是人類。就算打倒傑洛士,還要對付兩百隻以上的純種魔族,再加上自己和海王。
劍士倖存的可能性應該連萬分之一的機率都不到,只要沒發生人類所謂的「奇蹟」。
────既然如此,至少將這一幕留存在記憶深處吧。潔拉絲把注意力集中在將成為那位劍士所面臨的最後一場戰鬥上。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