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0

魔法少女奈葉同人:被遺忘的國度 更新序章:開始 (懇求回文!!

樓主 和人 sdf567g8
GP1 BP-
有點重要的小公告


大家好啊~應該都不記得我了吧xd


其實神影一段時間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做重新調整以及許多的工作(大多是念書及其他小說)。


到了現在!終於能夠重頭開始寫了!


因為之前的許多不成熟,導致各位傷眼睛真的很抱歉。


會照狀況來一篇一篇大改,又或者是一次改完。



請各位繼續給我批評和指教(簡單來說就是請回文吧)



發文驗證密碼:9933  久久散散,最後又回來了
  
1
-
LV. 5
GP 0
2 樓 和人 sdf567g8
GP1 BP-
  序章:開始


  在某塊測驗用的大樓廢墟中,兩名少女正專心地等待著考試。


  這是兩人測驗升級的一場重大考試,絕對馬虎不得。



  「欸~測驗者三人,昴中島、蒂雅娜・蘭斯特,以及·天人三人都到了嗎?」

  聽到了一個不太熟悉的名字,昴和蒂雅娜兩人互相妳看我、我看妳的表示疑惑。


  這兩個人已經是熟識,所以連考試也是一起考。


  在這個出發點來看,根本就不會認識這個叫刃的人。


  而在此時,一個爽朗的聲音插了進來。


  「抱歉抱歉,我遲到啦。呀哈哈,抱歉抱歉。大家都被眼前這名少年給驚訝到了,並不是他有著甚麼特殊的本領還是甚麼。


  而是這個人根本就是將便服當考試服裝來穿,要說他是在不久前睡覺醒來發現來不及所以匆匆忙忙的搞不好還會相信。

  「欸‧‧‧‧‧‧總而言之,就先開始考試吧。測驗很簡單的,只要在前進路線上將一切障礙物都打倒就行。欸那邊遲到的,在看哪裡啊!


  測驗官不滿一直看著某處的這名少年,而這時他只是小小的微笑了一下就轉過身來。


  「哎呀哎呀,因為真的睡一覺醒來發現差點遲到啊,腦子還沒清醒呢。

  這個人還真給我差點遲到啊‧‧‧‧‧‧一考官兩測驗者無奈想到,尤其是蒂雅娜,拘謹的個性第一個想到的就是。


  為何我要跟這種白癡一起考試啊!


  那麼,測驗開始!



  就這樣三人衝了出去,而在此時‧‧‧‧‧‧


  在天人刃盯著的那某處,一名有著測馬尾的女孩則是稍微注意到了。


  有股視線盯著自己,但是誰?

  
  「總之,我們先看看狀況吧旭日之心。


※※※※※※※※※※※※※※※※※※※※※※※

  「總之蒂亞,照計畫來就行了吧。

  「啊是啊,不過‧‧‧‧‧‧

  兩人紛紛看著在旁傻笑的少年,假如他要跟自己一同行動,那一切計劃都要重來。


  「總之,先告訴我你是什麼類型的、還有──

  「啊不用不用,我一個人足以應對了。

  少年笑著拔出一把黑色的武士刀,因為過於驚訝的昴問道:


  「這是魔導器嗎?

  「啊,不是啦。只是我的護身符。從小時候就一直戴著的東西。那我先走人啦,祝各位考試順利~


  就這樣,少年不見人影了。在旁的兩人都紛紛無言,如果他能考過,那世界豈不是沒天理了?

  
  「總之,我們也走吧。

  「絕對要一同考上喔!


  
  此時,在空中。

  一架直升機正看著測驗的考生們,其中一名少女看著兩名測驗人非常滿意的點頭。

  
  「怎麼樣,能加入嗎?」一名金髮的女性問到。

  這兩人分別是菲特·T·哈洛溫、以及八神疾風,對於接下來將成立部隊的兩人,人才是必須的。

  不過,怎麼只找到兩人。另外一個沒來‧‧‧‧‧‧等等這是什麼啊!

  「這不可能‧‧‧‧‧‧

  兩人吃驚地看著監視器上,無數代表著測驗機器的光點就這樣以非常異樣的速度消失了。


  如果要說是先知道考題、還是程式故障還比較讓人相信。

  但是偏偏這程式在考前還由自己的親友確認過,而且考題也是今天一早才公布的。

  也就是要作弊是不可能的。


  這個人到底是?


  在此時,從一個大樓屋頂,兩人看到了一名少年以令人訝異的速度衝了出去。


  「終點~3分30秒啊,還在合理範圍啦。啊,欸奇怪,我應該都已經將東西收拾好啦,該不會突然漏掉幾個吧。


  「啊‧‧‧‧‧‧沒有,欸‧‧‧‧‧‧

  測驗官看了一下,確認了考驗的所有地方。


  機台全滅,沒留下任何一個。


  「通過了‧‧‧‧‧‧

  
  「萬歲~那就等待其他人來吧。
  
  
  就這樣少年悠哉悠哉地坐在地上,他的真實身分到底是──!





  天人刃(以下簡稱刃)


  刃:大家好啊~我是被人大改造過後的全新腳色天人刃,哎呀,之前的這部作品太傷演了實在很抱歉啊,都已經到了作者都很難弄了說~

  不過在一次的,作者經過了洗鍊之後捲土重來了喔~所以大家就先看這篇就好,要一次打很多篇對他來說雖然做得到,但仍然是需要休息的~


  在此懇請大家回文喔,如果有回文的畫作者應該就會在今天繼續拚一章吧。

  
  
1
-
LV. 4
GP 0
3 樓 王子86 y978546132
GP0 BP-
這是哪時的故事是什麼時候?

是JK事件後還是瑪麗亞治事件後嗎?

真想看下一集
0
-
LV. 5
GP 0
4 樓 和人 sdf567g8
GP1 BP-
第二章:天魔王V.S.管理局最強三人
 
「雙胞胎姊妹幫我找一下前輩,你們應該知道吧?」約瑟手拿著狙擊槍悠哉得走到兩名少女的面前(雖然自己也沒多高),但他確信眼前這兩名少女知道不久前出發的修凡帝爾在哪裡
 
麗莎奈&莉莎可
擁有像照鏡子一般一模一樣臉孔的雙胞胎,就連連說出來的話都拆成一半來講。但扣除這些她們可是所有哥哥夢寐以求的妹妹
 
煮飯也好、洗衣也是只要是家務樣樣都行。而且適當得黏著哥哥不會讓人覺得困擾已經到完美無瑕的地步了
 
「 我們的確知道。」
「 兄長大人在哪裡。」
 
 
 
「「但我們不會告訴你,變態殭屍。」」
 
「你們這兩個死小孩!」一瞬間就想收回剛剛的想法。確實過去約瑟就以不會死的士兵而聞名,但因為這樣被人叫做殭屍也實在有點‧‧‧
 
 
「好吧言歸正傳。」
「 你要找兄長大人做什麼?」
 
「你們也該把那種說話方式改一改吧?因為這個。」
 
約瑟拿出一張跟修凡帝爾類似的書籤,眼神不懷好意的笑著
 
「羅盤的指引嗎?那就沒辦法了。」
「 兄長大人現在在米德,其餘的我們也不知道。到那裏請記得要提醒他好好吃飯」
 
「好~那我就出發囉。」
 
約瑟消失於魔法陣淡淡的光輝之後,兩名雙胞胎在之後的談話想當然他不會知道
 
「兄長大人到底想做什麼呢妳知道嗎麗莎奈?」
 
「我也不知道莉莎可,但絕對是很厲害的事。」
 
「「所以我們必須做好兄長大人乖巧的妹妹才行,為了解除詛咒的那一天。」」
 
 
在聖王教會,高町奈葉、菲特·T·哈洛溫以及八神疾風正臉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書籤。這是聖王教會的理事長卡莉姆因月亮周期所做的『月見預言』上面是這樣寫的
 
隨著七大罪惡的引導之下
 
災厄的天魔王也展開雙翼
 
他的覺醒早已是不變之路
 
將引導的是無止盡的悲劇
 
「阿爾哈札德中傳說的天魔王嗎‧‧‧?如果不是你的預言我想我恐怕也不會相信。」
 
疾風臉色凝重的看著詩篇中最後一條『將引導的是無止盡的悲劇』,這句話的意思將代表管理局以及地上本部都有可能面臨絕大的危機
 
「七大罪惡?難不成是太古遺產中的詛咒物『原罪烙印』?傳說中擁有那東西的人都將遭受永世的劫難,是否可以將這首詩的意思比喻為他將喚醒這個詛咒物。」
 
菲特臉色大概是所有人中最難看的一個,畢竟她看過太多次人為了實現自身的夢想而想利用遠古時代的技術的情況畢竟她自身就是一個例子
 
當初為了換取自己母親的笑容做的一切努力,其實在心中的某個角落早知道他不再會對自己微笑。但依然不想法下娜微乎其微名為『奇蹟』的存在
 
明知道追求這股力量只會有無法阻止的悲傷,但依然有人賭上可能性。所以自己才成為執行官為了保護多像自己一樣的孩子
 
「總之一定要徹底阻止事件的發生,如果她有什麼目的就在她面前將所有事情問個清楚。」
 
 
奈葉腦海中浮現的是自己愛女的笑容。那燦爛的微笑直到現在依然未能成為他的母親這件事感到驕傲
 
當初那抓緊自己的小小手臂,如今正漸漸成長為抓住未來的雙手。好不容易換來這名為『和平』的日常
 
「絕不容許任何人破壞。」
 
 
「想問我事情就來問吧,反正我也不怕你們問。前提是你們要有實力就是了。」
 
一名穿著黑色連身斗篷的人在所有人的空中,從身材和聲音來看應該才10歲出頭。但他們對這個人何時出現在這裡完全沒有任何反應,若想到他剛才發動攻擊自己將會毫無防備這點便令人不寒而慄
 
「天魔王‧‧‧嗎?竟然你說什麼事情都能問,那我問你在門外的警衛呢?」疾風拿出了夜天之書,畢竟她知道眼前這名男孩並非等閒之輩。但不知是不是錯覺剛才這名男孩似乎笑了一下
 
「躺下去睡啦抱括那個叫羅維薩的也是,他的能力還真有趣呢。似乎還想窺探我腦袋的情報。但可惜畢竟不是戰鬥類型的。」
 
剛說完周遭的場景變換成了一望無際的沙漠,而天魔王依然浮在上空說到:
 
「在此跟你們約定,如果你們可以傷害到我一絲一毫的話我什麼都回答你們。但至少注意一下觀眾就是了」修凡帝爾之想令一邊,只看見奈葉的愛女滿身是傷被綁在十字架上。
 
「奈‧‧‧葉媽媽      菲‧‧‧特媽媽?」薇薇鷗虛弱的叫著自己母親的名字,但過沒多久句昏了過去。眼睜睜看著這一目的所有人怒氣都往上飆漲
 
「你對她做了什麼?」奈葉還直接架起愛機烈日之心看著自己的對手,她下定決心至少要給他來一發『天神烈破』否則絕不會輕易饒了他
 
 
 
「想打的話我奉陪,先給我放了薇薇鷗。」菲特已經將自己的愛機雷神戰斧抵住了修凡帝爾的脖子,意思似乎是【敢動一下就立刻攻擊】」但修凡帝爾不但不害怕,似乎還有些興奮
 
「真有趣呢,不管過了多久人類依然一如往常得有趣我就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修凡帝爾‧其瓦格那被你們稱為『災厄的天魔王』的怪物」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是因為第一次有人回覆太過開心而打了新章的瘋狂作著,大家對這一次的故事還系歡嗎?如果是喜歡薇薇鷗的讀者大大先跟各位說一聲抱歉,其實在之後她是導致修凡帝爾改變的一個重要人物。以下是下集預告
 
管理局最強的三人在修凡帝爾那千變萬化的攻擊中陷入苦戰,另一方面約瑟巧遇了某個重要人物
 
【在我眼前你們的魔法不具任何意義】
 
【好在對方沒認出我是誰,不過‧‧‧看來她過得不錯】
   
1
-
LV. 5
GP 0
5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 引述《y978546132 (王子86)》之銘言
> 這是哪時的故事是什麼時候?
> 是JK事件後還是瑪麗亞治事件後嗎?
> 真想看下一集


感謝你的回覆(鞠躬)多虧這樣讓我又打了一章。其實這次的故事是在瑪麗亞喬治事件之後,若還有疑問或建議請多多伺教
0
-
LV. 5
GP 0
6 樓 王子86 y978546132
GP0 BP-
奈葉和菲特會該怎麼辦呢?

只有薇薇鷗(聖王)被抓走,艾茵哈特·斯崔特斯(霸王)和伊克斯(冥王)怎麼沒被抓走呢?

天魔王是阿爾哈札德末期的王,該不會會出現普蕾希亞·泰斯塔羅莎和艾莉希亞·泰斯塔羅沙?

你寫的很好

希望能看到你的下集
0
-
LV. 28
GP 1k
7 樓 風起天闇 chuihofung
GP0 BP-
文筆大抵上不錯,故事設定也很有可看性。不過有些細節可以注意一下:

1.故事發生時間要確定。瑪麗安治事件發生於新曆78年6/24~6/26之間,一個月後小冥王甦醒一段時間又再度沉睡。隔年春天就是VIVID的劇情了,那麼這部小說的發生時間又是在哪裡呢?

2.標點斷句要再仔細。舉例來說,如果叫人的時候把名字放在前面,那麼名字後面通常會有逗號;另外,除非特意安排,不然單句的長度不要太長,容易令人讀得煩悶;最後,有些人物台詞同樣有缺乏逗號的問題,末尾也往往沒有句號,這點比較重要。

3.排版再明顯一點。排版的安排必須根據文章內容和節奏安排,不同的位置、使用不同的長短,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可以琢磨看看。



以上,算是錦上添花的一些建議,希望能讓你更進一步。
0
-
LV. 6
GP 0
8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 引述《y978546132 (王子86)》之銘言
> 奈葉和菲特會該怎麼辦呢?
> 只有薇薇鷗(聖王)被抓走,艾茵哈特·斯崔特斯(霸王)和伊克斯(冥王)怎麼沒被抓走呢?
> 天魔王是阿爾哈札德末期的王,該不會會出現普蕾希亞·泰斯塔羅莎和艾莉希亞·泰斯塔羅沙?
> 你寫的很好
> 希望能看到你的下集

謝謝你得稱讚,關於你問的兩點中第一點會在禮拜六中新章裡會出現,至於第二個疑問嗎‧‧‧(眼神飄向遠方)抱歉不能說
0
-
LV. 6
GP 0
9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 引述《chuihofung (風起天闇)》之銘言
> 文筆大抵上不錯,故事設定也很有可看性。不過有些細節可以注意一下:
> 1.故事發生時間要確定。瑪麗安治事件發生於新曆78年6/24~6/26之間,一個月後小冥王甦醒一段時間又再度沉睡。隔年春天就是VIVID的劇情了,那麼這部小說的發生時間又是在哪裡呢?
> 2.標點斷句要再仔細。舉例來說,如果叫人的時候把名字放在前面,那麼名字後面通常會有逗號;另外,除非特意安排,不然單句的長度不要太長,容易令人讀得煩悶;最後,有些人物台詞同樣有缺乏逗號的問題,末尾也往往沒有句號,這點比較重要。
> 3.排版再明顯一點。排版的安排必須根據文章內容和節奏安排,不同的位置、使用不同的長短,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可以琢磨看看。
> 以上,算是錦上添花的一些建議,希望能讓你更進一步。
謝謝你的建議,其時我沒說清楚時間是怕有人不太知道ViViD的故事。但看來是我多心了,實際上這部小說事發生在冥王和ViViD之間。但我會把故事帶往那個時間
至於你說的其他建議,我真的非常開心(鞠躬)但說句實在話可能要花很多時間來練習。但我會非常努力
0
-
LV. 6
GP 0
10 樓 和人 sdf567g8
GP2 BP-
第三章:幻影與現實只在一線之隔
 
在廣闊的沙漠中,管理局的三巨頭和一名10歲兒童正在對峙。基本上在看的人都會覺得這孩子輸定了。但事實確實令人始料未及
 
『天神烈破!』
 
奈葉二話不說的直接拿出拿手的炮擊魔法,但可怕的是修凡帝爾這邊:
 
『‧‧‧天神烈破。』
連那櫻花色的魔色光都一樣的炮擊在手中射出,兩者互相抵消。令人覺得他好像能射出比奈葉更高級的魔法。
 
「原來如此,接下來是20發的『音速射手』嗎?那我也來好了。」
 
再次出現連魔色光都一樣的音速射手,但這次不太一樣的是有一發擦到了非特的防護服。
 
【奈葉、菲特小心點。看來他能複製我們的魔法。】
 
疾風退到了施展廣域魔法的施展範圍,但不可思議的是修凡帝爾也出現在她身後。而且他的身邊還出現許多綠色的影子野獸,那是維羅薩在探查上無人能敵的『無限獵犬』
 
「判斷得不錯,但我能複製得並不只有魔力。無論是武器、魔力或者是像『無限獵犬』那樣子的稀有技能,在我眼裡都是一樣的。」
 
「死心吧你們的魔法對我是沒用的。不過我很失望你們就這點程度?」

「首先是高町你以為你要跟軍隊作戰啊?對一個人浪費那麼多魔力你又不是鋼蛋。再來是哈洛溫速度型就給我邊移動邊攻擊。」
 
像是在抱怨一般的說出所有人的缺點,但並非是疾風完美無缺。修凡帝爾直接賞了她一發炮擊
 
「尤其是妳最後的夜天之王,妳連那本書都沒有了解透徹。還想跟我打?沒興致了我要走了。」
 
 
回過神來自己正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旁邊還有一個大沙袋寫著「被騙了」三個大字
 
【妳們沒事吧?從剛剛開始就在發呆。】
卡莉姆擔憂的看著三人,這才回過神來發現一切都是幻覺。
 
【我們‧‧‧恍神多久了?】
 
【大概3分鐘左右,一直叫你們都沒回應。】
 
此時奈葉等人才正是了解天魔王的恐怖
 
 
 
此時米德附近
「前輩到底在哪裡啊?啊~好煩喔!要不乾脆解除詛咒直接來上一發。」
 
【你想引起恐怖活動啊?笨蛋約瑟來這幹嘛?】
 
「沒什麼畢竟這樣也能知道你在哪,現在的.....應該是幻覺吧?你要幹嘛啊。】
 
說到這裡修凡帝爾笑了,那只有下半邊臉的笑容實在夠像大魔頭的
 
【從今晚開始我就是高町家的鄰居了,過不久也要到聖‧希爾德魔法學院的四年級念書了。】
 
說到這裡約瑟扛著的狙擊槍差點掉了下來,他只差沒說出『你腦子沒病吧?』這句話。此時修凡帝爾看到了附近的巡邏隊伍眼睛瞇了一下
 
【那個好像是地上本部的巡邏隊?你在幹嘛像看到鬼一樣。】
 
「別管了借我躲一下,那些傢伙是三提督的護衛隊。看這情況那三老頭應該都在這」
 
此時約瑟露出溫和的笑容看著遠方說:
 
 
 
「好在我現在是這樣子不然他應該可以感受到我的魔力,看這情況她應該是過得還不錯。」
 
 
 
 
此時高町家
 
【薇薇鷗我回來了,今天菲特媽媽也在喔。】
 
看見自己最心愛的母親回來時,薇薇鷗立刻衝上前抱住她
 
 
「歡迎回來奈葉媽媽菲特媽媽,我跟妳說喔我們家隔壁搬來了新鄰居喔。」
 
 
【真的嗎?那我們也要去打個招呼呢。】
 
叮咚
 
「看來不用囉奈葉。」
 
 
 
「我去開」
 
一陣悅耳的門鈴聲響起,打開門出現的是一名深藍色長髮的少年。跟一般男生相比較長的睫毛和中性的臉孔看來女生沒兩樣
 
【初次見面我就修萊雅克,可以叫我萊雅。因為某些緣故而搬來這裡。】
 
【這是禮物。】
 
萊雅怯生生得拿出一盒蛋糕給了前來應門的薇薇鷗
 
【萊雅小弟弟妳爸爸媽媽呢?不在家嗎?】
 
奈夜才剛問完萊雅便孤單的垂下頭說
 
【他們在外面工作暫時不會回來。】
 
「「「怎麼會有這種父母」」」
 
【萊雅小弟弟要不要來我們家吃飯。】
 
「恩媽媽做的飯很好吃喔」
 
正當所有人轉頭準備進門時,萊雅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是早起打了新得一章的瘋狂作者,有看前面得應該知道萊雅是誰了(賊笑)下一集將會帶導ViVid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順帶一題我搞不好晚上就會打了緊接著是下集預告
 
萊雅轉入了薇薇鷗的班上,正在他跟所有人相處的非常融洽時。
 
事件無情的發生了
 
【萊雅同學危險!】
 
【這就是沉睡中的冥王啊,也罷反正再過不久就要醒了】
    
2
-
LV. 6
GP 2
11 樓 和人 sdf567g8
GP1 BP-
第三章:詛咒解除       stand  by  ready
 
在過去的時空管理局中此時高町奈葉還沒被冠上最強的空戰魔導師之名。因為當時有一名跟她爭奪這名號的人
 
他那強大的狙擊能力能在任何不利的條件下扭轉戰況,但若以為他只會狙擊那也大錯特錯。
 
強大的軍隊式格鬥術,替他贏得無數勝利。也因此在慢慢開始了強襲鬥技的熱潮

但好景不常在確定誰是Ace  for  Ace的稱號時便在出任務時殉職
 
在過去被人譽為『堅強的魔導師』:約瑟‧傑爾克
 
 
 
 
「嗚~好冷喔這時候前輩應該正吃著熱呼呼的飯菜吧,太過分了!我也想吃啊!」
 
但很遺憾的此時的約瑟正在做著所謂的『鷹眼』的工作,他那狙擊槍的特準星正看著在聖王教會醫院的一名少女。看那睡得安穩的模樣實在很難相信那是在過去引發戰爭的王之一
 
其名為『冥王』伊克斯
 
 
「萊雅小弟弟多吃一點喔,我做了很多菜。不要客氣盡量吃喔。」
 
「不好意思給各位添麻煩了,謝謝‧‧‧‧‧」
 
【Master, this time they should accept the kindness of others】(主人,這種時候就應該接受别人的好意)
 
此時修凡帝爾的手鐲發出閃光及女性的電子聲音,那是在現今魔法世界普遍使用的魔導器
 
萊雅你也有魔導器啊她叫什麼名字?你是學習什麼魔法?
 
「我是‧‧‧學習米德中射擊系和幻術系,雖然幻術只能製造兩個分身。她是伊利亞絲。」
 
幻術?這麼說起來那個天魔王是使用純幻術系的魔導師,天魔王和突然般家過來的新鄰居。難道一切都是巧合
 
【奈葉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但這兩人的感覺和聲音都不太一樣。待會請他試一下魔法就行了。】
 
「萊雅小弟弟等一下可以用一下魔法給我看看嗎?畢竟我也是射擊型的魔導師,搞不好可以交你喔」
 
「來嘛來嘛,媽媽可是很厲害的喔。」
 
 
當所有人都吃完時,萊雅便在後院啟動了魔導器
 
「伊利亞絲麻煩妳了」
 
Understand the transfer readiness(了解 轉備就緒)
 
奇特的是伊利亞絲並非變成槍而是變成類似手套的形狀,正當所有人覺得疑惑時。萊雅從自己的褲子內側拿出兩把自製魔導器
 
「做得不好,但是我依然想用自己製作的。」
 
I was taking the owner can use to produce their own magic guide to practice as a precondition manufacturing(我是以主人可以用自己製作的魔導器來練習為前提製造的)
 
「開始吧Fire!」
 
6個自動目標中命中了四個以現在小孩的水準這算是很優秀了,而在之後的幻術來看是很典型的米德幻術型。此時才解除奈葉的疑惑
 
「請問‧‧‧我做得不好嗎?」
 
回過神才發現萊雅用非常擔憂的眼神在看著自己,說實話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旦哭起來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你做得很好。要繼續努力喔」
 
Sorry, does he not make two? I want the master measured the trick(抱歉,是否能再做出兩個目標?我想讓主人測是自己的絕招)
 
「伊利亞絲不行啦!那個還在練習中。」
 
但聽到絕招這兩個字時,薇薇鷗已經眼光發亮。此時萊雅才發現自己是在多麼麻煩的處境
 
「嗚‧‧‧‧‧伊利亞絲準備開始。」
 
Yes, sir(遵命)
 
此時萊雅把槍放在口袋裡,目光稅利的看著前方的目標。還不到一瞬間兩個目標都被消滅了
 
Master today in good shape(主人今天狀況不錯)
 
「是啊平時只能擦到一個目標說。」
 
「你好厲害喔萊雅,剛剛的子彈都看不見呢。媽媽你們有看到嗎?」
 
「當然囉這是利用拔刀式原理的射擊吧?年紀輕輕就這麼有才華,有沒有興趣當射擊魔導師?」
 
「謝謝但我現在還在修行,剛剛只是運氣好」
 
 
就在眾人開心聊天時,約瑟正用準星看著奈葉。至於他為何離開原本的位置沒有任何人知道
 
 
 
 
就在眾人開心聊天時約瑟正用準星看著奈葉,至於為何他離開原本的位置沒有任何人知道
 
 
 
聖希爾德開學典禮
 
 
「嗯~我看看阿跟莉奧和珂羅娜又分在同一班呢太好了!」
 
正當薇薇鷗對自己又跟朋友們分到同一般感到開心時,她發現了另一個名字
 
「修萊雅克‧其克德克?難道是!」
 
「新的一年請多指教薇薇鷗同學。」
 
「喂~薇薇鷗。」
 
「莉奧、珂羅娜。」
 
「我們又在同一班了,太好了。」
 
是啊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剛搬來我們家旁邊的修萊雅克。萊雅這是我朋友莉奧和珂羅娜」
 
「請多指教」
 
「別那麼見外大家從今天開始就是同學了。我是莉奧·維斯利。」
 
「我是珂羅娜•緹米爾請多指教。」
 
 
 
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聲從廣場上竄出,一隻看來像是生物的東西跑了出來
 
不對正確的說是山羊、獵犬、和獅子合在一起的東西
 
「奇美拉?不妙快跑各位眼前這隻應該不是立體影像」
 
萊雅抓著薇薇鷗的手並叫其他兩人快速離開,之後四人便跑進了教學大樓
 
「那是什麼啊?跟遊戲裡面的怪物好像喔」
 
「奇美拉也就是俗稱的合成獸,在百顆裡面上有寫以魔法或是鍊金術產生而成的怪物。」
 
正當所有人在喘氣時,又有另一隻奇美拉出現。此時薇薇鷗站了出來
 
「各位這裡有我擋著趕快逃。」
 
「不行啦薇薇鷗你打不贏牠的,還是大家一起逃吧。」
 
「就是啊還是趕緊逃到比較隱密的地方等人來救援」
 
 
10秒鐘
 
「有這些時間應該夠了吧?各位我幫你們堅持10秒,請趁這個時間趕快逃。」
 
 
「伊利亞絲準備了。」
 
Understand the transfer readiness(了解 轉備就緒)
 
萊雅召喚了伊利亞絲後,再次將兩把槍收在口袋中
 
「這個架式是‧‧‧?」
 
 
「準備了『災厄射擊』!」
 
 
兩發魔力彈從槍口噴出,但這次沒有那麼幸運只有一發打中了奇美拉的臉頰
 
「萊雅同學危險!」
 
奇美拉的利爪眼看就要像萊雅襲來時
 
 
 
Mercury impact(水星衝擊)
 
 
強而有力的水藍色集束炮擊中教學大樓,連奇美拉也一同打飛了出去
 
 
「危險啊小弟弟~這不是高町的養女嗎第一次見到實物呢。」
 
約瑟扛著狙擊槍操高空中落下,但此時他看起來跟奈葉差不多的年紀及身高。而在一旁的瓦礫堆中有一個鎖的吊飾正發出簡潔有力的電子音
 
【詛咒解除『強大的怠惰』允許參戰。】
 
 
 
同一時間聖王教會醫療室
 
 
「這就是冥王嗎?也罷反正很快就要醒了。經由我的雙手。」
 
修凡帝爾手中畫出了許多魔法陣,之後看著她說
 
如果之後他們來到這裡,你就在這個地點召喚瑪利亞喬治吧。伊克斯威廉娜
 
 
 
作者小語:大家好這個故事大家喜歡嗎?首先要跟各位大大說聲抱歉(鞠躬)。原本要在昨天打得,但不小心睡著了。接著是下集預告
 
約瑟參戰而奈葉也接獲了迷樣人物的建議而趕往現場。而跟奈葉接觸的約瑟兩人將會‧‧‧!
 
「你怎麼可能‧‧‧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
 
我早就已經不憎恨了高町。至於現在~雖然不是敵人但也絕對不是同伴」
    
1
-
LV. 6
GP 2
12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四章:交錯的命運、神聖的靈魂
 
時間暫時回到在約瑟出現前十分鐘
 
 
 
Master, it was sent anonymous e-mail(主人,有人發匿名郵件)
 
「先接過來吧烈日之心。」
 
你好『不屈的王牌』高町奈葉小姐,很抱歉在工作時間打擾您。但您女兒的學校正被大群奇美拉入侵。而且在過去有『堅強的魔導師』之名的人也在這。相信再過不久我也會出現在米德附近,在此自我介紹
 
 
我是原罪烙印其中一人,『饑渴之暴食』克雅‧瓦克。
 
 
 
「那~麼難得讓自己能力回復雖然只有三分鐘也實在是掃興,就在來一發集束炮好了。克制一下火力應該不會被罵吧?」
 
 
「再來一發囉,雖然是火力百分之10的『水星衝擊!』」
 
此時校園內的奇美拉已經完全消失,而低年級的大樓已經毀了兩棟左右。但以集束炮來醬這傷害算小的了
 
約瑟將自身魔力散布在大氣之中。在完全集中後進行壓縮在釋放的動作,一瞬間的是放媲美了奈葉的最強絕招『星光暴烈』
 
 
 
「手拿狙擊槍的男子我要以破壞建築物的罪嫌待補你。」
 
 
原本奈葉在接到通報時還不敢相信,一直覺得眼前這個人不可能在出現在他眼前。但現在鐵證如山。本應該是自己同伴同時也是競爭對手的他,為何會以這種方式重逢
 
 
「喔~這不是高町嗎?來救你家女兒啦。」
 
「我‧‧‧一直以為你死了。沒想到掉到了虛數空間裡還能活著。」
 
「畢竟當時我也以為自己要去見上帝了,要不是有修凡帝爾前輩我恐怕真的難逃一死。」
 
 
「我‧‧‧可以把你當成是修凡帝爾的同伴嗎?」
 
 
「不是好像喔~就是這樣才說你們管理局死腦袋,被一則預言耍得團團轉。完全不知道我們要幹嘛。」
 
此時約瑟集中了一發砲彈,正當奈葉準備進行防禦時。他突然往自己的太陽穴上轟
 
「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別人。當初我還是拼死的回到了管理局,結果被當初地面總局的高層抓去做了人體實驗現在已經求死不能的怪物了。」


頭上的傷口瞬間回復,令人恐懼的再生能力竟然是由自己工作的地方所創造出來?


 
「你是想復仇嗎?若真是這樣我現在要在這阻止你。」
 
「我已經不憎恨了,雖說我們不是你的敵人,但也絕非你的同伴!」此時約瑟一拳打像奈葉,此時另一隻手已經做好炮擊的準備
 
「就這種程度嗎?看來你退步了。」
 
「難說啊目前輸我一場的高町,抱歉我不想在這時候浪費時間。就讓我一招了結妳吧!」
 
 
「薇薇鷗同學的媽媽危險啊!」
 
 
萊雅莫名其妙的衝了出來,這種時候應該會覺得他的行為是無謀之舉。但不知為何約瑟卻臉色大變得一拳打像他,使萊雅直接撞向瓦礫堆中
 
 
「你在做什麼約瑟?看這情況你又大鬧了吧?」
 
「沒辦法啊前輩,話說那小鬼得直覺真準。不然我早往高町的臉打下去了。」
 
 
黑色的斗篷,外加稚氣但卻意外成熟的聲音宛如不祥的鬼神一般向在場所有人襲來。

『無盡之貪婪』天魔王修凡帝爾‧其瓦格那
 
「沒辦法~反正時間也快到了,先走啦高町在不可愛些妳家女兒就要一輩子沒爸爸囉」
 
 
在最後留下了令人不爽的話語便消失無蹤
 
 
 
「媽媽萊雅同學的情況怎樣?」
 
醫生說沒什麼大礙,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這兩天就由我們來照顧他吧他的父母好像都在另外一個世界工作的樣子
 
 
「奈葉和薇薇歐兩人將萊雅帶往附近的醫院難做檢查,好在並無大礙。但令人不滿的是他雙親的態度」
 
【如果只有這種程度我們也就不必操心了,那孩子已經10歲要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
 
「他一定很孤單,明明就跟我一樣應該沉浸在家人的愛之中。但是‧‧‧」
 
「薇薇鷗‧‧‧‧‧」
 
正當奈葉想抱緊薇薇歐時,兩人擔憂的少年走了出來」
 
 
「身體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醫生說休息幾天就沒事了,謝謝你的關心。」
 
Thanks for your help(謝謝你的幫忙)
 
「不會我才要謝謝你衝了出來,這樣好了我們今晚要送薇薇歐一個禮物你也一起來可以嗎?」
 
It would be to disturb(那就打擾了)
 
「等一下拉伊利亞絲!」
 
 
正當所有人露出開心的笑容時,其實奈葉一直有個疑問
 
 
為何他會知道約瑟要做什麼?
 
 
 
 


「薇薇鷗妳沒事吧?太好了」
 
「等等菲特媽媽別哭了。」
 
「就是啊菲特妳別這麼激動。」
 
 
正當所有人紛紛勸菲特不要哭時,菲特反常的臉色凝重的看著奈葉
 
 
「聽說約瑟還活著,甚至還跟妳戰鬥了是嗎?」
 
 
「這麼說起來那個人好像跟奈葉媽媽認事呢他是誰啊?」
 
「這話題有點長,話說回來這是給你的禮物。萊雅那孩子似乎是害羞所以躲在家裡不出門
 
So for me to replace the master to congratulate you(所以由我來代替主人恭喜你)
 
只見伊利亞絲的手鐲法出陣陣光輝,但打開禮物盒裡出現的是
 
 
一隻會飛的兔子
 
 
 
「哇啊啊啊啊~~~~兔子飛起來了而且還會動!?」
 
「別緊張薇薇鷗這是附加的功能,其實妳也應該擁有自己的專用機了。」
 
「他可是蒐集了所有薇薇鷗練習的資料所製成,但其實內部還是白紙的狀態。首先你必須幫他想個新名字。」
 
說到這裡薇薇鷗露出開心的笑容說到
 
「放心我已經想好名字囉,既然是照我的能力做的應該連『那個』都做得到吧?」
 
「當然囉來練習一下吧。」
 
 
此時庭院中浮現了近代貝魯卡陣的魔法鎮,而兔子擺出了非常可愛的pose並發出優雅電子音
 
【以承認高町薇薇鷗為主人請輸入姓名。】
 
「妳的名字是神聖之心(克莉絲),來吧克莉絲!Start up」
 
此時薇薇鷗的身體散發出淡淡光輝之後,身體突然發生劇烈的變化。
 
那不符合10歲女童曼妙的身材,而且跟平時那可愛的臉龐比起來更加了一些氣質。變成了一名名符其實花樣年華的16歲少女。
 
但菲特知道這模樣是什麼使她癱軟得坐在地板上。但同一時間在無人的街道上
 
 
「從行走方式來看你應該是一名格鬥高手,我名叫克勞斯·G·S·英格瓦爾特。希望可以跟你過招
 
「可以啊?只要不怕進入天魔的世界的話。迷惘的霸王小妹妹」
 
 
 
作者小語:我是又在隔天寫了一章的瘋狂作者。已經寫到連我朋友都在問『你是時間太多還是怎樣?』但我還是會努力寫下去的。好接下來天魔王VS霸王,我們的小霸王會如何應付呢?在此時新的原罪烙印持有者也開始行動,他的目標會是!?接著是下集預告
 
【我一直都知道,一直知道霸王的悲歎啊!】
 
【在這裡請求管理局的協助才是正常的吧?】
   
0
-
LV. 6
GP 2
13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改寫通知以及相關設定之二
 
人物設定之二
 
羅斯文德:無名團體的創始者,但在創立之後就將一切事物丟給修凡帝爾就消失無蹤。但實力堅強是所有人都不容質疑的
 
 
拉克夏爾‧齊沛伊斯:無名團體的醫生,卻也是約瑟最不想打交道的一個人
 
雷歐:追殺修凡帝爾的主要人物之一,似乎在之前跟修凡帝爾是舊事
 
克雷斯:為守護神殿公主的守護騎士,似齁對修凡帝爾非常憎恨
 
艾雷亞&芙雷亞:少數的光明和黑暗的最高等級精靈,似乎知道修凡帝爾最終的目的
 
 
席德:被封印再次元盡頭的英雄王,是創造出原罪烙印的人
 
真花:修凡帝爾的雙胞胎姐姐,在古老的年代便因意外而死。但是.......
 
 
特殊能力
 
禁忌之眼:在過去被人忌諱的能力,似乎有著不同的部分。但以其瓦格納和瓦克一族最廣為人知。其能力如下
 
 
睿智之魔眼:可以直接讀取所有世界歷史紀錄的魔眼,開起時會出現血紅的六茫星。不單單是讀取還能習得歷史之中所有優秀的能力。但大多會因成受不了過多的知識而暴走而死
 
天罰之神眼:吸收魔力、生命力甚至能將人的肉體直接吸收掉的眼睛,在張開時為十字架的圖案。是能在受傷時能以吸收人的肉體來回復
 
稀有血統:繼承原因不詳、能力不詳,只知道擁有這類能力之人大多都會成為撼動世界的存在
 
帝王之價值:將他人的靈魂創造成武器的能力,會隨著當事人心中覺悟的大小成正比。但武器一旦毀損就代表著提供者死亡
 
凍結之神殿:將一切事務阻隔的最強結界,施術者可以自由決定阻隔對象

基於某位高人的指點,我最近會開始把之前的文章做某些程度的變動。希望各位大大能夠見諒
 
順便增加一些自創人物,其實關於無名團體麗莎奈和莉莎可只能算是同一個人。所以拉克夏爾算是原罪烙印中的其中一位
0
-
LV. 6
GP 2
14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六章:全新的開端
 
管理局所屬自然保育區
 
「 艾利歐我們什麼時候可以休假呢?說真得實在是有點想菲特姐。」
 
「 聽說過不久就能放四天的假期了,到那時再說吧。」
 
凱洛·露·露西以及艾利歐·曼迪爾在過去的JS事件結束後一同前往自然保護對任職
 
但由於兩人的監護人是同一人比起是工作夥伴更像是兄妹一般的存在
 
「 各位好請問是菲特·T·哈洛溫的孩子嗎?」
 
宛如微風一般得語氣隨風飄了過來。雖聽起來很稚嫩,但確實是可以了解世界真實之人。
 
「 你是.....?」
 
一名綁著辮子的小孩正站在保護隊專用宿舍門口,看來很明顯是在等著自己。」
 
「失禮了我叫克雅‧瓦克,是否能麻煩兩位幫我連絡一下菲特·T·哈洛溫嗎?我有非常照要的事情要說。」
 
「請不要懷疑畢竟這件事關係到了整個管理局的危機。」
 
聽到這句話,艾利歐和露西便無法再以溫和的方式處理眼前這名男孩所說的話了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
 
 
「怎麼了嗎?想去哪裡?」
 
一名女孩怯生生的看著眼前這名少女,儘管知道這名女孩的身是可能有些複雜。但這也不會成為阻擋自己的理由
 
 
 
「媽媽.........不見了。」
 
對少女的疑問女孩也只孤單的說著,或許自己早已知道她已經不在了。但依然想找尋那微乎其微得能性
 
「這樣啊那還真糟糕,我們一起去找好不好。」
 
 
儘管之後遭遇到許多災難,但女孩的笑容在已成為『母親』的少女面前依然是如此幸福。
 
在下定決心要成為守護她的羽翼的最後,終於能一起邁向嶄新的未來
 
 
「我原本以為早就結束了...但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菲特看著成為大人的薇薇鷗,臉色幾乎可以用悲慘這個詞來形容了
 
「冷靜點啦菲特,只是太忙忘記說了。其實這模式並不是聖王模式啦!」
 
「就是阿菲特媽媽,我跟妳說喔其實這模式是為了能更加熟練魔法而誕生的。為此還進行反覆的練習呢」
 
「可是.......」
 
菲特還是不太放心,在無可奈何之下薇薇鷗解除了變身。為了讓她安心還特地摸著她的臉
 
「變成大人並不代表聖王話啦,無論是搖籃也好、聖遺晶石也好都不存在了。而且克莉絲也會幫助我的」
 
「而且啊~聽說媽媽們在跟薇薇鷗同年紀的時候也時非常任性得對不對啊?」
 
講到這邊時,兩位溫柔的媽媽眼神都已經飄移不定了
 
「那麼我去做魔法練習囉。」
 
「等等我也去。」
 
在菲特無可奈何之下,她開始了自己家庭的定期連絡。但不同的是這次出現的是三個人
 
 
「艾利歐這位是?」
 
「初次見面您好菲特·T·哈洛溫我名叫克雅‧瓦克是原罪烙印中『飢渴的暴食』」
 
說到這裡菲特眼神變得異常銳利,對她來說想對自己心愛的孩子們下手的人他是絕對不會原諒的
 
「抱歉抱歉您誤會了,我是有事相求才連絡的。在這個地方有事情就要跟管理局請求協助不是嗎?
 
說到這裡時菲特差點滑倒,眼前這名自稱是『飢渴的暴食』的男孩說的確實是一般人會有的想法
 
但為何會請求我們的協助呢?
 
「可以麻煩你說清楚事情的真相嗎?包含天魔王修凡帝爾‧其瓦格納的事。」
 
「.......我了解了。首先是第一點關於修凡帝爾的事。」
 
「你們是基於預言而警戒著修凡帝爾得對吧?那我想請問一下目前有任何傷害一般民眾的案例嗎?」
 
聽克雅這麼一說菲特才想起來。除了在幻覺世界之中被襲擊,除此之外並無任何像是罪犯的行為
 
「第二點我想你們看過的預言八成有講到無盡的悲劇之類的詞吧。」
 
「是的雖然失禮但我們將其翻譯成他會為管理局造成可怕的災害。」
 
說到這裡時克雅嘆了一口氣,像早就知道這件事一般的搖頭
 
「就知道會是這樣。雖然這是事實但同時這也是最偏離真相的答案,近期內我會到米德那裏期待下次在會。」
 
菲特不知道他口中所說的『最偏離真相的答案』是什麼意思,但如果弄清楚事實的真相是否能找出不讓任何人受傷的方法呢?
 
此時她下定決心在他來米德時要查個水落石出
 
 
同一時間在無人的街道上
 
「怎麼啦?自稱是霸王的小妹妹。你這樣子別說是證明了連在這城市中比較強的都打不贏喔。」
 
無論眼前這名自稱是克勞斯怎麼攻擊修凡帝爾,他都像幻影一般完全打不中。
 
正確來說是打到後又穿了過去,活像個幽靈一樣
 
「放棄吧這條悲傷的道路不適合妳,妳應該也有自己的生活可以過得非常幸福。不必像這樣子到處找人打架。」
 
說到這裡,少女的假面中流出了了淚水。像是斬斷迷網得揮出了拳
 
「你懂什麼!我已經沒有爸爸媽媽了,支撐著我的只有霸王流。我要證明霸王是比聖王和冥王牆上許多的存在。我要證明霸王是世界上最強的。」
 
此時修凡帝爾一反常態得抓住她的脖子,用與10歲孩童不相襯話語平靜的、冷漠的
 
像是對這世界完全不感興趣般的說著
 
 
「為了不讓悲劇重演的力量又怎麼樣?想證明自己所走的道路是正確的又怎麼樣?這些我都經歷過。」
 
「若你還想繼續執迷不悟在這條通往地獄的不歸路的話,那就請妳去找比我更深的絕望吧。艾茵哈特·斯崔特斯。」
 
 
在確認眼前的對手失去意識之後,修凡帝爾露出苦笑
 
「我也真是的,竟然對這麼小的孩子動粗。我就好心點在這等到那個叫諾威‧中島的人來吧。」
 
此時修凡帝爾拿出了閃爍著微光的書籤,悠哉的看著這名縮水成國中生的少女。
 
但這時他沒注意到,此時自己露出了慈愛的笑容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終於從冬眠中醒來了(鞠躬)這次的故事不知大家滿不滿意,關於克雅這個角色說實話他可是在之後大肆活躍的一大人物。緊接著是下集預告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又到了薇薇鷗要去看伊克斯的日子,但此時卻發現病床上空無一人。而隨著全新的太股遺產出現。將導致兩名原罪烙印的持有者展開決鬥
 
「為何不像哭泣一般大叫呢?」
 
「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的話就給我說啊!」
  
0
-
LV. 6
GP 2
15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七章:貪婪VS暴食(上)
 
「 請問是諾威‧中島嗎?」
 
一頭醒目的火紅色短髮,銳利的眼神。同時曼妙且沒有多餘脂肪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一名習武高手
 
她就是在JS事件之後,經過許多事情而成為中島家的養女諾威」
 
「 啊?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妳給我從那邊的小女孩身上離開變態!」
 
一聽到『變態』兩個字修凡帝爾差點沒跌倒
 
已經顧不得平時的語氣,只想問清楚這個詞的用意何在
 
「請問........為何叫我變態啊?」
 
 
「沒自覺嗎?穿著那種奇怪的斗篷,身邊還有一個被綁起來的女孩。不是變態是什麼啊!」
 
看一看自己身邊昏睡的艾茵哈特,確實是被手腳都被綁了起來。上面還貼著一張紙說『我不該打架』
 
如果本人起來的話真不知道自己的臉往哪擺
 
「確實蠻奇怪的,但這不是重點。我很好奇在妳身邊的聖王複製體和冥王的情況是否能告訴我?」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麼聖王的複製體和冥王,我所知道得不過就是一群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的普通小孩。你也一樣不是嗎!」
 
「哼哼哼的確我現在這種體型確實是小孩沒錯,抱歉那我換個問法」
 
 
 
 
「如果我說我現在要殺到兩位王小姐的身邊跟她們展開廝殺你要怎麼做?」
 
「我會打到你放棄這種想法為止!」
 
諾威立刻展開了強襲,但修凡帝爾只是搖搖頭。
 
「堅定不移的信念嗎?如果妳展開武裝說不定我又要使出幻術了」
 
一瞬間諾威的身體被鎖鍊五花大綁,臉上還貼著『我不該找碴』。
 
但不同的是鎖鍊上還伸出四隻大手
 
開始瘋狂搔癢
 
「啊哈哈哈哈你.......你這傢伙有什麼目的?啊哈哈哈哈,還不.........還不快住手啊哈哈哈哈。」
 
「話先說在前面,剛才的都是在那邊睡著的小妹妹想說的話。
 
她好像是叫海蒂‧E‧S英格瓦爾特,但本名是艾茵哈特·斯崔特斯。似乎是繼承霸王純正血統的小姑娘。」
 
說到這裡修凡帝爾便飄向空中,開心的笑了一下。一如往常得像是魔王一般的笑容
 
「那小姑娘就交給妳啦,放心我並沒有對她做什麼。
 
而且我已經用你的名義發出一封求救信給你姐姐了,在這裡好好開懷的笑一下吧。」
 
「可.....惡啊哈哈哈.........別跑你.........這傢伙!」
 
就這樣艾茵哈特·斯崔特斯和高町薇薇鷗,聖王以及霸王兩人的相遇的契機就這樣開始了。
 
順帶一提對於諾威是不是一件開心的回憶,就見仁見智吧
 
 
 
 
「這就是.........新的太古遺產嗎?或者應該說是最古老得太古遺產之一呢」
 
「是的這東西名叫『伊甸結晶』是個連在我們的時代也是相當危險的詛咒物。」
 
再次元總局內克雅和疾風兩人正看著一塊美麗的淡紫色寶石,但比起臉色嚴肅的疾風,克雅的表情比較放鬆
 
「請放心這東西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沒有適任者了,
 
就算強制發動這東西也只會造成連使用者都一起消失的局面。」
 
「而且發動方式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失傳了,把這東西的情報告訴你們是否可以相信我一點呢?」
 
「萊雅....對不起姐姐.....姐姐其實不想──────!!!」
 
對早在很久以前這東西的主人已經.......
 
克雅張開雙手,像是在凸顯自己沒有任何惡意一般
 
「那你們為何要染指原罪烙印呢?明明就知道這東西不會帶來好結果。」
 
「當時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會變成這樣.......抱歉這些事還是以後再說吧。」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終於到了薇薇鷗去探望伊克斯的日子
 
 
 
「哈囉歐特、帝多。好久不見了。」
 
「迪艾琦姊姊、溫蒂姊姊好久不見。」
 
「伊克斯還好嗎?」
 
「沒有任何異常,正安心的休息呢。」
 
「陛下也常來探望她,相信不會有事的。」
 
冥府的炎王伊克斯威廉那,在不久之前曾經被人以不完全的方式喚醒。
 
不但如此還以屍體召喚出不死的人偶士兵『瑪麗亞喬治』在當時已起巨大的災害。但慶幸最後事件被平息。
 
不過可惜的是伊克斯最後因機能不完全陷入了沉睡,但所有人相信他總有一天中就會醒來
 
直到...............
 
 
「不好了伊克斯不見了!」
 
「這裡有出現什麼可疑人事嗎?」
 
 
薇薇鷗的一句話讓原本開心的姐妹交談瞬間瓦解,且同一時間
 
「菲特執行官東區第8號港口出現火災,而且還出現大量的『瑪麗亞喬治』!請立刻前往支援。」
 
「什麼!?竟然是瑪麗亞喬治.....我知道了現場還有其他人員嗎?」
 
「昴·中島救助隊員以及緹亞娜·蘭斯特執行官也在現場。」
 
「我知道了莎莉,請下達飛行許可。」
 
 
「伊克斯等著我.....我一定會去救妳的。」
 
「呆瓜昴別那麼衝動,先等待救援再說。既然有這麼多瑪麗亞喬治在這邊,代表伊克斯應該沒事才對。」
 
面對昴那集著去救伊克斯的態度緹亞顯得相當冷靜
 
但情況也不是相當樂觀,瑪利亞喬治就像是自我分裂一般一直不斷湧出。現場溫度已經相當高,說時話稱不了多久
 
 
「不好意思我來遲了菲特·T·哈洛溫前來支援。」
 
不愧是管理局的三張王牌之一,瞬間就打倒了相當多數的瑪麗亞喬治。
 
但此時可怕的情況發生了。倒下士兵突然發生在體內集結了巨大的能量,腹部的位置出現明顯膨脹
 
「難不成那些傢伙要.....爆炸!」
 
就當要爆炸的那一剎那,一陣微風吹拂了菲特等人的秀髮。
 
一個好像似曾相識,且溫和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人的耳中
 
「請遮起各位的耳朵。」
 
 
 
「喝啊啊啊啊啊啊!!!!!」
 
宛如青龍的怒吼、猛虎的咆嘯。強大的聲震波席捲整間倉庫,連在空中的菲特眼昏昏欲墜
 
「沒事吧菲特小姐,抱歉我來遲了。這場面是修凡帝爾搞出來的吧?果然很棘手呢。」
 
克雅瞬間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住了掉下來的菲特,溫和的笑著
 
宛如同解救公主的王子一般的美景。但本人似乎不太留戀得放下了菲特,仔細看著四周的人偶士兵
 
 
「這些東西的原料是修凡帝爾的幻覺弄出來的吧?果然厲害。」
 
「克雅.......先生?」
 
也難怪菲特會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在菲特的印象中客雅應該是一名溫和的10歲男孩。
 
但現在則成為一名跟自己相符年紀的青年,但當事人也只是指著掉在一旁的鎖頭吊飾
 
【詛咒解除『飢渴之暴食』允許參戰。】
 
「首先先介紹一下,修凡帝爾的幻術跟米德式不太一樣,分為『投影』和『暗示』兩方面。」
 
克雅宛如跳舞一般跳起、落地,每一次落地都打倒大量的瑪麗亞喬治。一邊解說著
 
「投影就跟你們米德式的幻術相同,但不一樣的是投影只要能力夠強就能製造出真實的事物。」
 
「更方便的在於能夠在內部隱藏魔法,那些士兵會爆炸是因為在『投影』出屍體時在內部施展爆炸的魔法。」
 
又一次落地,這次是震腳。完全沒有靠任何魔導器輔助就能做出讓倉庫搖晃的行為
 
「接下來是暗示,其實妳們沒發現眼前這場大火其實是幻覺。」
 
「不過就是那孩子設定了『假如有人踏入這裡,就讓一定範圍內的人覺得這裡有火災』罷了。」
 
「要注意一旦中了這類型的招式就代表自己的大腦被施術者操控,必須要非常小心。」
 
突然所有的瑪麗亞喬治像是開路一般分成兩列,許多的毒蛇變襲擊而來
 
「真是的看來不能以暖身的心態來面對這件事了。」
 
「蒂亞他剛剛說那是暖身耶,我突然想跟他決鬥了。」
 
「呆瓜嗎你!還不趁現在去救人。」
 
此時克雅擺出了中國的『八卦拳』的姿勢,一股強大的鬥氣從克雅體內湧出
 
「四聖拳法‧青龍!!!」
 
強大的風之龍快速得咬向所有的敵人,連走另外一條路的昴等人都被後作力詪波及
 
但同時所有的瑪麗亞喬治便消失無蹤
 
「感謝你的協助克雅先生。」
 
「不會三分鐘我只用了1分15秒還行的,好了快去救伊克斯小姐吧」
 
能聽到嗎?天魔的詛咒之聲
 
 
「菲特小姐,請快點退後不然會被影響的!」
 
克雅一反常態的推開了菲特,同時自己的身體突然像被利刃砍過大量出血
 
【詛咒解除『無禁之貪婪』允許參戰。】
 
「還真行阿,竟然親自去幫助敵人。你的葫蘆里在賣著什麼藥?」
 
「哪裡哪裡哥哥還比不過你呢,剛才這招應該是敵我不分、必且會對設定好的指令進行操控大腦的『暗示』吧?」
 
又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從內部傳來,此時冥府的炎王伊克斯威廉娜正站在那裏
 
但在她旁邊的是一名身穿著連身斗篷,看起來跟詛咒解除的克雅差不多年紀的青年。
 
不過菲特卻知道她是誰,不詳的氣息跟之前比起來不知道大上多少倍。宛如同活生生的災厄一般
 
『災厄的天魔王』修凡帝爾‧其瓦格那
 
「請放心菲特小姐我是絕對不會輸的,請抓好時機去救伊克斯小姐。」
 
「還真敢說呢『天魔幻影』的暗示除非我解除不然永遠不會消失,竟然難得使用這招我就特地告訴你我設了什麼暗示吧」
 
「對自己堅信之真實產生疑慮之人,將會受到天魔的制裁。」
 
 
 
 
隨著全新的太古遺產的出現下,兩名原罪烙印持有者的戰鬥如今拉開序幕
 
  
0
-
LV. 7
GP 2
16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八章:貪婪VS暴食(下)

「果然是這樣嗎?不愧是在阿爾哈札德中被成為最強魔法師的人。」

「無論過多少年你都是這死個性,不過只要我不解除冥王的催眠。你也別想救她。」

兩名解除詛咒的罪人光是對視就讓在場所有人感到一股強大且不愉快的氣場

但對於伊克斯的事情還是讓昂無視這令人不快的氣氛放聲大叫到


「為甚麼?你為甚麼要做這種事!難道你也想要伊克斯的力量嗎?」

「到底......那溫柔的孩子做了什麼阿?你說阿!伊克斯明明就.....不希望有戰爭阿。」



「無論過了多少年,你那溫柔的個性依然沒有改變。你以為我沒發現嗎?」


克雅一句話,讓修凡帝爾再次放出無數毒蛇。但依然被他一拳打垮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了讓那孩子身體機能完全。到底施了多少魔法嗎?」

「說是操控,但不過是是控制她的大腦讓所有讓她復原的力量順利行進。對吧?」


咦?你說什麼?



「比任何人都討厭戰爭的你,只希望和平過日子的你。踏入這修羅場中純粹是因為『她』對吧?」


「我果然非常討厭你,從三千年前是如此現在也一樣。」

「快別這麼說阿,我可是一直都希望跟你好好相處喔。」


突然兩人的身體消失在空間之中,包括聲音、氣息甚至是魔力


「雷神戰斧能搜尋到他們在哪裡嗎?」

Not entirely find(不完全找不到)


這樣阿......總之先去救伊克斯吧。修凡帝爾那邊克雅先生應該會想辦法。」

※※※※※※※※※※※※※※※※※※※※※※※※※※※※※※※※※※※※※※※※※※※※※※※※※


回過神來時刻雅和修凡帝爾已經在無盡的沙漠之中

但兩人都沒有為此特別驚訝


不愧是你呢竟然能製造出如此程度的幻覺。

真是可笑無論你是否為原罪之一,只要踏入天魔的世界絕對無法掙脫。


「那就讓我來試試,是你的貪婪強、還是我的暴食強」


「你就給我帶著這愚昧下地獄去吧!」


在一次出現無數條毒蛇,但不同的是數量是之前的數倍。而自己的身體也無法動彈。」

「哎呀~這還真糟糕阿,我看來要倒大楣了。竟然被控制住了。」


「可笑,一旦被我控制住大腦你就等於是輸了。」



「喝阿阿阿阿阿阿阿!!!!!!!」



原本不可能突破的束縛,但克雅卻自由自在的跳躍到空中

就像是在空中的雄鷹,自由自在的飛翔一般



「什麼........!?你怎麼能突破我的大腦控制。」

「對我來說並沒有任何被控制的概念,早在8年前就是這樣了。」


「為甚麼在我身邊的總是肉體笨蛋阿?竟然如此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最強的噩夢吧!」

『災厄的天魔神』!


瞬間修凡帝爾化為巨大的鬼影神張開了血盆大口,但克雅像完全不在意的閉上了雙眼


就這樣鬼神吞噬了一個人類,發出了驚人的咆嘯。

為何不像哭泣般大叫?

宛如微風的聲音從鬼神的肚子內傳了出來,瞬間鬼神的身體開始產生搖晃

「我們明明就可以幫你的,為何要獨自承受?在這樣等著你的是無盡的悲劇。」


鬼神的肚子瞬間被雄鷹的利爪撕裂,而兩人從空中落下。但表情卻是完全相反

「為甚麼?到底是為甚麼你為何能突破我所做出來的最強噩夢!」


「你沒發現嗎?理由很簡單。畢竟你只是順著局勢所趨才變成這樣」

克雅溫柔的笑著,像擁抱一般張開了自己的雙手

「現在還不遲,跟管理局說清楚事情的真像。光是冥王的甦醒就能讓人聽你說話了吧?」


「我........嗚阿!!」


就像是提醒著自己不能回頭,要繼續前往地獄。

違背覺悟時懲罰利刃無情的摧殘著修凡帝爾的肉體

「沒......想到自己的絕招竟然......傷害自己。」


「別在想了,在想下去你會死的!」

「你........以為我喜歡嗎?若你有更好的方法你給我說說看阿!」

無情的利刃切開了修凡帝爾的肉體,但他還是像跟誰贖罪一般的吶喊


「在這樣下去,會有多少人被戰火吞噬你知道嗎!?
 
聖王也好、冥王也罷甚至是霸王都會成為戰爭的工具阿!」

「我承認你所說的,但在這樣下去你會陷入求死不能的地步阿。」

「我會死的.....在最後一定會被『她』殺死」

【時間已到『飢渴知暴食』詛咒回復。】


崩壞的時間在次回到克雅身上,本來克雅解除詛咒的時間就比修凡帝爾早

只有三分鐘,對於自己來說這三分鐘無疑是最重要的救命符

「太好了..........我贏了。無論是誰都無法阻止我的,冥王就送你們吧。反正是沒用的小鬼。」


修凡帝爾飛向空中,但克雅卻像伸出救贖之手一般的向他說道


「等一下.........如果那時愛麗斯沒死的話,你是不是會更加珍惜自己?修.....」

明知道這句話不會有任何回答,但克雅還是問了。

他知道的,如果當時自己沒堅持著那愚蠢的想法。或許........


但他不知道,此時修凡帝爾隱藏於斗篷之中的眼睛。那宛如夜晚的深色瞳孔看了他一下




「哼哼哼哼哼克雅也真是的,修凡帝爾是不會死的。因為有姊姊在阿。」



在管理局內一個誰都聽不到的聲音正開心的笑著那宛如無垢的天使一般,但也或許是純真的惡魔
 
但如果被修凡帝爾聽到。他一定會是最驚訝的一個


「那孩子也真是的,他不該做這種事的。他可是要成為『王』的存在阿。不會讓人阻撓」


一名少女從保管著『伊甸結晶』的保管庫走了出來而一旁的保全已經陷入沉睡

陷入名為『死亡』的安祥沉睡


「我可愛的萊雅,真花姊姊一定會讓你成為『王』的。要等著我喔」

少女塗上了血色的口紅開心的笑著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是在朋友家玩還依然在寫著小說的瘋狂作者(鞠躬)這次終於把貪婪和暴食的決鬥打完了不知大家還滿意嗎?

說實在的我們修修君在這集根本就是被打著玩,而真花口中所說的『王』到底是什麼呢?

接著是下集預告

克雅在戰鬥過後陷入沉睡,但在自己昏睡的期間。守護神殿的人有了動作


「我們只有一個要求,交出那無恥的叛徒修凡帝爾‧奇瓦格那」


「妳........真的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嗎?」
   
0
-
LV. 7
GP 2
17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九章:神殿的行動
 
在那下雨的夜晚裡,我拼命得像你祈求。我在當時流乾了我一生的淚水
 
只希望能在你身邊有一處位置,但你的眼神卻依然不停留在我身邊
 
我恨你.......打從心底恨你。所以當時我下定了決心
 
 
 
我一定要親手殺死你
 
 
「是夢嗎?.........再過幾天就要滿八年了。」
 
「公主殿下,時間差不多了。」
 
一名色長髮的男子單膝跪在某個門前,在他眼裡除了中城之外看不到其他事物。
 
他背在身上的大劍幾乎等於他自己的身高,而自身那接近200公分的身高讓人聯想到白色的獅子
 
 
「辛苦了雷歐你先退下吧。」
 
一名銀色頭髮的女生對隔著門說著,從她口中的語氣不難判斷出他對這名男子的信任
 
但這如談話一般平常的話語從這女子的口中說出來就顯得相當有威嚴
 
不但如此,眼前這名少女無論從身材、長像還是個性都無可挑剔。身體裡還寄宿著太古遺產『樂園結晶』的力量,是活生生的聖女
 
但此時她的眼中充滿著跟外表不相襯的憎恨,她看著一邊的照片一邊拿起自己那掛在一旁的愛劍
 
修凡帝爾你等著,我現在就讓你墜入無盡的地獄
 
 
※  ※  ※  ※  ※  ※  ※  ※  ※  ※  ※
 
 
地面總局的醫療室內
 
 
「夏瑪爾情況怎麼樣?」
 
 
「老實說不太理想儘管身上並沒有外傷,但內部的血管和臟器都受到了大小不等的破壞。
 
真不知道是怎麼弄得。你們面對的對手到底是何許人物啊?」
 
 
克雅在戰鬥結束後便直接昏倒在現場,而他當時身上依然受到了『天魔幻影』的侵蝕。就連到夏瑪爾這邊時還不斷出血
 
「總之目前這個傷患在短時間內是不會醒過來的,你也先別擔心。目前狀況還算穩定」
 
 
 
「兩位把我想的這麼脆弱我會很受傷的........真是的修那孩子依然是不留情面,身體好痛」
 
「不會吧!受到這種程度的傷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在夏瑪爾剛說出克雅在短時間內不會醒過來得當下,克雅便從床上做了起來。依然露出平時的笑容
 
 
「這種程度的傷我在阿爾哈札德的時候就已經習慣了,不過基本上當時是外傷就是了。」
 
 
「天哪.....!總之你目前是傷患絕對禁止任何劇烈的運動。還有給我躺在床上安心的靜養。」
 
「請安心休養,克雅先生可以請你說出修凡帝爾他目的嗎?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貢獻一些心力。」
 
 
 
 
修凡帝爾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讓戰爭引發,我說得沒錯吧克雅‧瓦克
 
 
銀色的聖女出現在醫務室內,雖然菲特露出了警戒的神情。但聖女卻先低頭行禮
 
「我為我沒有經過告知而出現在這裡先做出口頭式的道歉,我是露娜‧阿克諾雅」
 
「守護神殿嗎?你們的行動還真快。」
 
「看你身上的傷八成是被天魔幻影造成的吧?一如往常那個卑鄙無恥的傢伙。」
 
「阿克諾雅小姐可以的話請你說出自身之來歷以及所處世界,還有對於戰爭疑是給予說明。」
 
「我們是中立世界守護神殿,在此先聲明我們並沒有跟米德的各位開戰的打算。對吧克雅?」
 
「是啊守護神殿的人大多愛好和平,儘管自己的職業是抹殺者。眼前的這位是守護神殿最高掌權者,同時也是體內寄宿著太古遺產之力的活聖女。不過在之前也是修凡帝爾的未婚妻就是了。」
 
「我們只有一個要求,交出那無恥的叛徒修凡帝爾‧其瓦格那。」
 
 
請等一下
 
【詛咒解除『飢渴之暴食』允許參戰。】
 
 
「妳真的.........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嗎?被憎恨所蒙蔽就這樣愚昧的前進,妳會後悔的在不久之後。」
 
 
「給我住口你又懂我什麼了?被他排斥的你又懂我們什麼了!」
 
「那為何還帶著他送妳的禮物呢?眼前所看到的景色不代表全部,再仔細想想吧。」
 
「那就給我說啊!把一切的一切都給我說清楚!」
 
無情的利劍停在克雅眼前,並不只是單純的外交問題。
 
而是另一股赤裸裸的殺氣正直撲在場所有人,黑色的裝飾槍抵住了露娜的後腦。『他』用跟平時娜畏畏縮縮完全不同的語氣笑著
 
【主人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熟面孔呢。】
 
「就是啊萬萬沒想到在路上閒晃竟然會遇到我在過去拋棄的大型垃圾。」
 
 
 
「萊雅.......?」
 
「喔~這還真稀奇你竟然會用假名,8年不見了修凡帝爾‧其瓦格那」
 
※  ※  ※  ※  ※  ※  ※  ※  ※  ※  ※
 
一根錫杖的聲音不斷的從無名團體內部傳出,一名穿著法袍的女孩走了出來
 
「這還真是稀奇。」
 
「妳竟然會走出城堡。」
 
雙胞胎姊妹看著眼前這名女孩的瞬間,原本無表情的臉孔瞬間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但這名女孩從外表就能看出跟一般女孩不同,甚至該說那細長的耳朵根本不是人類會有的特徵
 
「.....貪婪那傢伙。」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是在念書中還不忘更新小說的作者!關於這次的故事比較少還請各位大大原諒。因為這章主要的目的是要將故事帶入新的進展,關於露娜這個角色呢畢竟在之後會出現很感人的場面所以別太過討厭她。緊接著是下集預告
 
 
在發現萊雅是修凡帝爾時雖然菲特吃了一驚,但露娜和修凡帝爾便展開了無情的死鬥。結果勝利的將會是.......!?此外另一名原罪烙印的持有者來到了奈葉等人的面前
 
「死心吧我所追求的是比妳更高的存在」
 
「.....真是可笑」
0
-
LV. 7
GP 2
18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第九章:行動開始

啦~啦啦啦~拉~啦啦
 
在無人的森林步道上,一名少女優哉的散著步。若是一般人看到的話應該會覺得非常溫馨吧。
 
假如沒有在一旁那數也數不盡的屍體的話。
 
「哎呀~伊甸結晶別這麼著急啊,在擔心著自己的主人嗎?」
 
被少女擁抱在懷中的淡紫色寶石發出了淡淡的光輝,彷彿在認同著少女所說的話一般
 
 
「是真花‧其瓦格那對吧?」
 
光與暗的少女從天而降,帶著陣陣敵意看著這名叫真花的少女
 
「喔~真是稀客,暗之精靈芙雷亞還有光之精靈艾雷亞怎麼在擔心萊雅那孩子?」
真花露出了妖豔的笑容,兩位精靈如是說:

「當然了。畢竟我們是他的契約者,當然必須完成他的願望。儘管最後到來的是.....」
 
「我們是他的劍、他的盾一切都如他所願。」
 
 
說到這裡真花又露出了更加妖艷的微笑
 
 
「那我們來打個商量,我以『夏娃』的身分請求兩位幫我讓吾等之王『亞當』覺醒。」
 
※  ※  ※  ※  ※  ※  ※  ※  ※  ※  ※
 
 
「萊雅竟然就是修凡帝爾嗎?」
 
「嗯是啊原本以為可以開心得過一段學校生活的,看來這計劃是泡湯了」
 
修凡帝爾笑著看著所有人,解除詛咒的他跟幼時相比那氣質更加顯得明顯特殊。
 
「NO.XIII我要以背叛罪名將你抹殺!」
 
「可以啊NO.I如果妳做得到的話。」
 
劍與槍的激鬥在菲特眼前上演,露娜每一劍都準確的刺向了修凡帝爾的心臟。
 
但修凡帝爾以超脫射擊手常識的手法迎擊,用槍本身跟劍士打近身戰。
 
「好懷念呢露娜。8年前我們也是像這樣互相做著練習戰,不過都是我勝利就是了。」
 
「那這一敗就用你的頭顱來裝飾吧『鬼神的憤怒(The anger of the gods)』。」
 
超越人體所能呈現的無數突刺朝著修凡帝爾眼前過來那大的衝擊甚至波及到在一旁觀戰的克雅以及菲特
 
「怎麼辦呢伊利雅絲?難得你能用平常得語氣說話。說個感想如何?」
 
 
【真是厲害得一招呢,無論是技巧也好、威力也好都無可挑剔。但是呢........】
 
【依然比不過主人你啊。】
 
「也是抱歉露娜遊戲該結束了『劍之飛躍(The sword of the leap)』。」
 
修凡帝爾不慌不忙的朝著天花板開了一槍,但聽到了無數次金屬的撞擊聲。最後......
 
飛躍的子彈無情的貫穿露娜的右肩
 
「第1000勝0敗,利用反彈原理的射擊。懷念嗎8年前的重現?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你到底想要什麼?放棄了名聲、權力還有富貴甚至還放棄了我。你到底想要什麼!」
 
 
「死心吧我看著的高度跟妳看見的完全不一樣,想殺我就更加憎恨我吧........更多更多。」
 
 
「修.......我一直想相信你的。但是我發現我錯了.....我必須在這阻止你。」
 
「傷患給我躺到一邊去,我應該說過我的旅程起點、過程以及終點都由我來決定。」
 
「修凡帝爾‧其瓦格那,我要以傷害罪還有攻擊重要人士的罪名將你帶捕。」
 
菲特架起了雷神戰斧,儘管知道自己沒有勝算。但這只侷限於只有自己一人
 
「現在在這裡有跟你同等實力的克雅先生,露娜小姐也還有戰鬥力。情勢逆轉了修凡帝爾。」
 
令人意外的是修凡帝爾把槍收了起來,但之後便開始飄起一陣強大的濃霧。
 
「放心吧我在你們締結和平契約時會再次出現。最好把機動六課的人員都找來不然我會引發戰爭。」
 
說完後在一陣閃光下,此時犯人已經消失無蹤。
 
※  ※  ※  ※  ※  ※  ※  ※  ※  ※  ※
 
 
「昂.....妳在哪裡?要快點才行。一定要救他才行。」
 
「伊克斯!太好了真的醒了。真的謝天謝地.......」
 
薇薇鷗抱緊了伊克斯,終於她的祈願達成了。但伊克斯似乎沒有任何心力放在薇薇鷗身上
 
 
「薇薇鷗告訴我昂在哪裡?要快點救那悲傷的天魔王。在不點一切就來不及了!」
 
伊克斯虛弱的昏倒在薇薇鷗胸前,但她說的每一句話薇薇鷗完全都不明白
 
「喔~前輩還真行呢,竟然把冥王小妹妹給治好。
 
不過看樣子呢......體力還是很差算了畢竟才剛從冬眠中醒來,別計較太多。」
 
 
扛著狙擊槍的男孩大方的出現在病房前,但看到倒在外面的醫護人員不難想像他們受到什麼樣的對待。
 
「是約瑟先生吧?聽說在過去跟奈葉媽媽爭奪Ace  of  Ace的空戰高手。」
 
「叮咚正確答案,不多說今天只要是來跟你們講一件事的。麻煩轉告妳媽媽。」
 
什麼事都別管,這樣的話我保證會在沒有任何人傷亡下結束
 
 
「不過看來就算是惡魔,如果自己的女兒受到威脅也不會默不作聲呢。」
 
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被拘束魔法給綁住,現任的Ace  of  Ace拿著法杖戰在眼前
 
「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剛才已經確定修凡帝爾襲擊了重要人士。他的帶捕將由機動六課來執行。」
 
「奇怪了先估且不管機動六課的事,妳是怎麼找到這來的。前輩的計畫沒這一條啊。」
 
「看來原罪烙印的持有者不是每位都這麼團結呢。」
 
一聽見錫杖的聲響,約瑟的臉已經開始綠了。口中還發出「怎.......怎麼可.....可能!」的聲音。
 
一名綠髮的妖精站在約色的眼前,但胸前也掛著一個鎖頭吊飾。
 
「『高嶺之色慾』的芙蘿菈前輩?等一下下。也就是說高町妳跟她說話了不成!?」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我跟她相處3年從沒聽過她祈禱和跳舞以外的場合說過話。那個家裡蹲會出來!」
 
突然奈葉有一種只要話題一丟到他身上就會偏掉的錯覺,但這名叫芙蘿拉的女孩已經先用錫杖用力的敲下去了。
 
「.......跟管理局合作吧,必須阻止貪婪。」
 
「抱歉啊色慾前輩在我看來他所提出的計畫是最好的方案啊
 
 
 
更何況要我跟管理局合作?不如爛掉算了。」
 
「.......別鬧彆扭了怠惰。要解除詛咒七個人都必須活著才行。」
 
「是啊只要好好說的話我相信一定可以互相理解的,為了我們大家.....好嗎?」
 
 
其實奈葉一直都對約瑟那件事耿耿於懷,畢竟那時因自己逞強導致墜落的時候......
 
也因此導致一名讓自己抱持著某種淡淡想法的男孩死亡,但現在不同了
 
可以的話希望能讓所有事情到此結束,甚至還想在之後跟他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此時約瑟無言的將槍放下,雙手舉起表示自己並沒有反抗的意思。但此時還低聲說道:
 
「抱歉啊前輩這麼一來你就得一人孤軍奮戰了。」
 
 
如今在夜晚的開始之下,所有人抱持著心中的覺悟開始行動。
 
 
 
作者小語:大家好我是因為看了動畫靈感湧現的瘋狂作者,在這一章中總算找回原本的感覺了。故事劇情逐漸進入高潮,只能獨自一人戰鬥的修修君將會如何呢?
 
緊接著是下集預告:由於天魔王的犯罪預告,機動六課暫時重新集結。但在這之中疾風發覺到了不自然之處
 
「等一下.....不會吧難不成修凡帝爾他所想得事情是──────!」
 
「抱歉啦前輩看來事情曝光了」
  
0
-
LV. 28
GP 1k
19 樓 風起天闇 chuihofung
GP0 BP-
嗯...老實說,我現在一直沒有在看內容,只是觀察了一下你的文筆而已。

最近幾回的確是進步很多,不過有點問題還是依舊:標點符號的錯漏,以及台詞的不夠自然。


首先,每句最後為什麼都沒有句號?雖然像這樣的非正式作品可以不用完全照正式標點文法來用,但是最基本的句號請不要忘掉。另外,建議你可以試著使用分號和破折號,尤其是後者,用在像本章倒數第二句的末尾就相當適合,或者語句被截斷時也相當合用。

接著,人物的台詞還是太不自然了,應該盡可能的貼近真實的話語。題外話,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台灣和大陸的新手作者差在哪裡,台灣的新手作者用字和台詞的部分都很僵硬,而大陸的新手作者在這方面往往做得很好,可是行文就太過隨便和雜亂。

這兩點請注意一下,有機會的話,也把前面的文章修改一下吧。
0
-
LV. 7
GP 2
20 樓 和人 sdf567g8
GP0 BP-
謝謝你的提醒說來慚愧因為我每次都會忘記。不過我明天就會弄好請別擔心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0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