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8

【其他】魔法少女奈葉同人-穿越教條

樓主 御柴神崎 zz12398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主角靈魂相關介紹
  姓名:伊索爾
  種族:喪屍
  年齡:16
  身高:175cm
  生日:9月9日(薄明收養他時的日期)
  性格:溫柔體貼、善良、喜愛微笑(微笑有迷人的效果)
  身世簡介:在資源爭奪的戰爭中的戰爭孤兒,三、四歲被薄明收養,和數千位薄明收養的兄弟姐妹一起成長,六、七歲加入薄明的私人軍隊【黃昏部眾】中,打入特殊病毒成為半喪屍,穿越過去參加一、二次世界大戰,十三歲成為大佐,接下的時光都窩在房間立志當宅男。


  姓名:阿爾泰˙塔納托斯
  種族:冥界的死神塔納托斯
  年齡:不詳
  身高:190cm
  生日:不祥
  性格:認真負責、沉默冷靜、正義感極強、對於交代自身的任務通常是徹底執行
  身世簡介:前世是十字軍東征時期的一名刺客,實力之強,令同業感到威脅,直到十字軍停止東征,才離開組織逃往東方,遇上林姓兄妹,在一場戰鬥中喪生,穿越異界成為死神。


  姓名:翔日˙黑帝斯(原名為林翔日)
  種族:冥王黑帝斯(或翻譯為哈迪斯)
  年齡:不詳
  身高:190cm
  生日:不祥
  性格:陰險、冷酷,喜歡將一切的局勢掌握手中,但對喜愛的事物很溫柔體貼
  身世簡介:戰亂中的孤兒,與妹妹相依為命,游走大江南比,學習一切的事物,拜訪各大武術門派學習,成為一名頗有耳聞的武人,在一次西方旅程,遇上一名西方刺客,並成為朋友,也在一次戰爭中喪生,穿越異界成為冥王。
 
(此為小地自創的魔法老師-依文前傳的末端,如有不懂,敬啟見諒附帶,此為三次創作)


  看著漸漸失去血色的依文,最後我下了一個決定!


  我將依文胸口的刀拔起丟去,把手中的靈魂送到依文的體內,最後在將自己一部份的靈魂給了依文,接著胸口的傷口漸漸復原


  不久依文輕輕的皺眉,漸漸睜開眼看著我「里哥哥?」然後抓著我的胸口哭道「里哥哥!伯父伯母他們被叔叔給。。。。。。」


  突然,依文聽到刺入物體的聲音,有液體滴在自己頭上,依文抬頭起來看,泊泊的鮮血渲染我的面罩,一滴滴的血從面罩滲出滴下


  依文看到我背上插著一把短刀,又看到叔叔在門口維持投出的姿勢,然後狼狽的逃走,這時我的身體漸漸化為白光,依文訝異的看著我


  「里哥哥。。。。。。你怎麽了?」我伸手摸摸依文的頭說「對不起!凱蒂!這是剛剛為了復活你對神付出的代價!還有,抱歉!我救不了伯父伯母!」


  「里哥哥!不要離開我!我把命還你!不要走啊!里哥哥!」我擦拭依文的眼淚「不要哭了!就算我不再了!也要堅強的活下去啊!」


  我接著拿出項鏈「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依文悲傷抓著我的手說「我不要什麽生日禮物!我只希望里哥哥呆在我身邊!」


  「伯父伯母都離開我了!我不要連裏哥哥也一起失去啊!」這時白光以侵蝕掉大部分的身體,只剩一隻手和頭,我將項鏈塞入依文手中「對不起。。。。。。」


  最後整個身體化為白光消逝在空氣中,只留下一句話回蕩在空氣中
  『生日快樂!我的小依文』


  依文看著手中的項鏈,咬著牙撿起短刀,開始對害她失去幸福的叔叔復仇!從此她開始仇恨神!仇恨奪走她重要愛人的神!


──────────────昏迷線─────────────────

  不知道失去了意識多久,我漸漸的睜開眼睛,看到到潔白的天花板,看看四周,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這裡是哪?應該不是會重生回到老爹(造物主)哪裡!」


  在看看自己的手,是黑色的搏擊手套,看來是以伊索爾黑色特警的穿著來到這裡的樣子


  這時我注意到手掌的尺寸不對勁,趕緊起身拿出伊索爾的隨身小鏡子看,發現自己整個人縮小了!而且還縮到小學生的年紀!


  我正準備下床,背部一陣刺痛「看來再依文那裡所受的傷還在!」這時聽見開門聲,便抬頭起來看一看,嚇了一跳!


  我看到一顆小腦袋從開門的門外伸了進來,一雙紫色的雙眸、一頭秀麗的栗法,上面有著兩根不斷搖動的辮子,我們倆眼神四目交對的瞬間都呆住了!


  我呆住的原因是,因為沒想到一醒來見到的第一個人盡然是有著【暴君】以及【白色惡魔】之稱的一代萌王【高町奈葉】!而奈葉呆住的原因,是因為她沒想到自己好奇一看,看到應該躺著的人竟然坐著,並且還看著自己


  我們就這樣對望了一分鐘,奈葉飛快的跑了出去,還一邊跑一邊喊「爸爸,那個人醒了!快、快看啊!」我看著奈葉跑出去之後,我便撐著受傷的身體下床,一頗一頗的走出房,而坐在客廳的眾人聽見奈葉的說的話,便迅速起身進屋看看

  就在眾人要去的路上時,就看到我一頗一頗的走出來,我看到高町一家來看我,我笑笑的打聲招呼,也注意到鈴鹿與愛麗莎也來探望我!

  士郎看到一頗一頗走出來的我,二話不說,便走過來扶著我,生氣的說「背上有著這麽重的傷,不好好休息!你看,走路都不穩了!跑出來幹什麽!」


  看到士郎的表情中有些生氣,但在他的話語中,感受到濃厚的關心之意,這讓我想起了老爹「不!沒事的,這不算什麼,只是小傷罷了!」


  聽到我的話,不只高町一家,就連來探望我的鈴鹿和愛麗莎,也都感到十分吃驚

  除了奈葉三個小的以外的幾人都不禁感傷,一個人能說出這種話,是需要遭遇多少的苦難、受多少的傷啊!
       而眼前的,明明只是個孩子,而奈葉三人則是覺得害我受傷的人十分可惡!


  將我扶到椅子上之後,士郎便提出大家的疑問「你父母呢?你受了這麽重的傷,你父母都不管的嗎?」

  我微微苦笑回答「我是戰爭孤兒,父母都死了!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再戰亂中,受傷是家常便飯之事。」

  恭也聽完之後便問我「剛剛一直聽到戰爭,我想問你是從哪里來的?」

  「我是從中東哪邊搭船偷渡過來的!」眾人聽到我的語氣十分輕鬆,但都聽的出來輕鬆的語氣背後有著怎樣的艱辛,這個孩子這麽小就有戰爭洗禮的過去,對一名孩子來講,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去面對!

  『抱歉了!阿爾泰!我拿你的過去改編來講!來獲得他們的心』

  本來士郎還打算繼續問,卻被桃子用拍手聲給打斷,接著桃子說出令人震驚的話語「太好了!老公,就讓他住進我們家吧!收他當養子好不好!你看他是那麽的可愛!」
  靜~十分的安靜!在場的所有人都呆滯的望向桃子,似乎所有人都跟不上桃子的思維,唯有我在心中暗自叫喜!

  「對了!你的名字呢?你叫什麽名字?」桃子笑呵呵的看著我問道

  聽到桃子的提問後,我想了一下「我叫【阿爾泰˙伊索爾˙黑帝斯】!」

  回過神來的眾人,聽到我那一長串名字,都感覺很詭異,奈葉更是聽了兩眼變蚊香開始轉

  我看眾人的表情又開口說「叫我【里】就行了!這是我名字的縮寫!」

  接著桃子以充滿希冀且閃閃發亮的眼神,問我「那、里!你來當我們家的養子好不好?」

  我轉頭看看其他人,所有的人的神情不是希望就是無奈,如自己所計畫的一樣,接著便向桃子微笑的點頭

───────────────飯桌前────────────────
  我看著坐滿眾人的餐桌,便想起以前老爹和兄弟姐妹們在長型餐桌吃飯的時光,和依文一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光,不禁露出有些哀傷的微笑

  而看見我微笑的所有人都有些呆滯,精緻的五官加上有些蒼白的小臉,及肩的潔白如雪般亮麗的柔順銀髮,一雙如紅寶石般赤紅的血眸,煞是好看!

  但是在這抹微笑當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哀傷感

  作為一家之主的士郎代替所有人,直接向我問道「里,怎麽了?怎麽露出這樣的表情!是不是有什麽不開心的事?有的話說出來,我們大家可以和你一起分憂啊!」


  我搖搖頭回答「沒什麽事!只是流亡了一陣子,跟那麽多人一起吃飯,對我來說只是像夢一般的存在,所以,我擔心眼前的一切只是我睡在廢墟之中的一場夢而已!一醒來,就什麽也沒有了!」


  聽完我說的話,眾人才知道眼前的孩子過去的生活,是過的如此的顛沛流離,因此!眾人暗自發誓絕不要讓裏在感受到以前的痛苦

  桃子拍拍手,微笑的說「好了!這件事就別再說了!大家趕快一起吃飯吧!」

  之後到了深夜,我躺在高町一家給我的房間裡,望著天花板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三個靈魂共處一身體,快搞不懂哪一個是誰的過去了!不過沒想到阿爾泰和黑帝斯這對好友,跟伊索爾一樣都是戰爭孤兒,但伊索爾算好運了!很小時候就被老爹撿去了!而阿爾泰和黑帝斯而是靠自己養活自己的!』


  『算了!現在是在奈葉的世界中!好好規劃未來的攻略目標!』想著想著未來所建立的後宮,我不禁留了口水,然後漸漸睡去

  (薄明:你這個色胚!小心踏上渣誠的結局!里:你是最沒資格說我的!老爹)
  之後我住進高町家也差不多過了一個多星期,在這一個多星期之中,我由於受傷的緣故,被迫在床上躺了四天左右,還好奈葉常常來陪我聊天,之間,愛麗莎和鈴鹿野來探望了我幾次

  不過愛麗莎比較高傲吧?常常喜歡和我鬥嘴,這讓我很無奈,因為每次吵輸的人都是愛麗莎,之後還要我安慰她!

  經過了一星期的修養,我的身體終於能自由活動了!本來我是想用【屍化藥水】加速自身的新陳代謝來回復傷口,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太驚人世俗了,所以我只好選擇慢慢等傷恢復

  這天我很早就醒來了,在床上躺了這麽久了,身上的筋骨快僵硬了,傷也好了差不多了,來到院子開始做起伸展運動,這時我注意到有木刀擦撞的聲音

  這我才想到奈葉家有個屬於自己的流派,叫什麽我忘記了,總之先去看看吧!接著我便走向道場

  才剛走進道場,卻聽到有人大喊危險和快躲開,原來有個木刀向我迎面飛來,我下意識將飛來的木刀牢牢一手接住

  我接著才反應過來,原來是恭也和美由希在比鬥,恭也因出力過大了點,將美由希的木刀打飛出去,而飛去的方向正好是我開門進來的方向,才有剛才的一幕

  士郎看到我沒事,便走過來關心問道「里,有沒有嚇到?」,而恭也和美由希也一臉擔心的跑過來道歉

  我笑著搖搖手回答「沒事的!爸爸,你們是在練習劍道嗎?」

  士郎笑著說「是啊!我們家的劍術可是很厲害的喔!想學嗎?」

  我想了一下,接著嚴肅的說「爸爸,我想和你比試看看,再決定好不好!」

  看著我嚴肅的表情,恭也也不太好拒絕,沒辦法!只好認真的對我說「比試不是不行,只是你一定要記住,小心身上的傷,不要太勉強!懂嘛!」

  我點頭答道「明白了!」

  說完,我向恭也借了木刀,手持雙刀和士郎走進道場,而恭也和美由希則坐在牆邊觀看,手持木刀的兩人,隔著兩米左右的距離相對而站

  一開始,士郎並未把這場比試放在心上,畢竟,對方只是個七歲的小孩,就算在怎麽的強,也不可能比過他這個劍技高超的高手

  但是,看到我拿著木刀擺出完全沒看過的姿勢,並且沒有一絲破綻時,就將本來輕視的心態放下,取而代之的的是嚴肅的表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道場的氣氛十分凝重,就士郎準備先發制人時,突然感到不對勁,里明明站在他的眼前,此時卻感覺不到他氣息,而且他的眼神變的毫無生氣,非常的冰冷及銳利,像歷經多年的殺手


  士郎暗自嘀咕『這小子是怎麽回事!才幾歲就有如此冰冷的眼神,像極了一部殺人兵器,這是要經歷多少的生死場面,才有這樣的眼神!』


  眼神一凜,我和士郎兩人同時動了起來,劍光一閃,兩人身影交錯,其速度之快,讓恭也和美由希看都看不清,過招的同時,士郎發現里的力氣意外的大,每格檔一次手就非常的麻,而且每招都是往自己的要害攻擊


  不過兩多分鐘,兩人便出了百餘多招,緊接著兩人同時分開,士郎微微的喘著氣,而我大氣不喘的維持姿勢

  忽然我放下木刀(薄明:立定成佛?)回復正常狀態,拱手對士郎說道「謝謝父親的指教!」,這時奈葉跑來教眾人去吃早餐了

  在餐桌上,士郎向我問道「你剛才是用哪種流派?我從來沒看過那種劍法!」想到那招招斃命的劍法,士郎背脊一涼心有些餘悸

  「戰場上領會出來的,無需掛齒!」說完,繼續吃著眼前的早飯,士郎也明白話中的意思,也不再多問。

  就這樣,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0
-
LV. 9
GP 28
2 樓 御柴神崎 zz12398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今天也是個美好的一天,在此時我也訂出了一項計畫,就是在不改變重大劇情的情況下,從中修改些劇情或穿插一些劇情,來增進女角們的好感

  我站再房間,想著要怎麽分身,靈光一閃想到一個辦法,不過不確定會不會成功「總之先試試看!出來吧!【時空巨鐮】」

  手中一陣白光,白光消失後手中就握著【時空巨鐮】,身上的服裝也變成潔白的刺客裝

  接著我拔出腰間的冥王之劍,同時將兩把武器插入地上,口中喃喃自道「與我共存的靈魂啊!耹聽我的訴求,以此武器做為媒介,顯現於世吧!」

  此時武器的下方各出現黑色的魔法陣,「出來吧!死亡之神【阿爾泰】、地獄的統治者【黑帝斯】!」吟誦完,魔法陣發出耀眼的白光

  白光消逝之後,我的眼前出現兩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其中一個拔起【時空巨鐮】,以沉穩的語氣道「死亡之神【阿爾泰】,報到!」,另一位拔起冥王之劍,以輕鬆的語氣道「地獄的統治者【黑帝斯】,來到!」

  我正當要跪下行禮的時候,兩人伸手扶我起來,阿勒泰微笑的說「不必行禮,現在的我們是意識共同體,無須有隔閡!」

  黑帝斯也笑笑的說「是啊!我和阿爾泰也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已經不是神了,現在的我們是你的朋友!」

  「謝了!」我道謝之後便看看眼前的兩位苦笑的道「不過看到有三個自己的樣子在這裡,感覺有些奇妙!」

  黑帝斯拍拍我的肩膀「嘛、嘛!習慣就好了!」

  我苦笑答道「也對!那接下來的計畫你們應該明白吧!」,他們點頭回應

  然後阿爾泰將巨鐮扛在肩上說「我就去米德的次元總局搞出一份職位吧!」

  接著黑帝斯將劍收入劍鞘笑著說「那我去時空庭院吧!找菲特小妹妹接觸吧!順便處理一些先序事項!」

  「那謝謝你們啦!」我變回原本服裝笑道「那我去找疾風吧!有【幸運的財寶】在,我還怕找不到八神疾風!」

  分配好工作之後,阿爾泰便割出裂縫與黑帝斯出發,而我則向桃子說要熟悉環境,然後就跑出去,開始進行計畫

───────────────黑帝斯視角──────────────
  望著一片無際什麽也沒有的次元夾縫,黑帝斯臉上的眉毛,停不住的跳動

  「呐!阿爾泰!你沒弄錯位子嗎?」黑帝斯滿頭黑線的問看著後方的阿爾泰

  阿爾泰拍拍黑帝斯的肩膀,指著他身後說「看哪裡啊!在你身後!」

  聽到阿爾泰的回答,黑帝斯回頭看去,原來時空庭院就在自己身後,令黑帝斯十分尷尬

  「哪我先走了!幾個月後再來接你!」說完,阿爾泰割出裂縫消失在眼前

  告別阿爾泰,黑帝斯戴上頭罩、面罩和面具後,變快步走向了時空庭院裡,接著來到一扇奇異的大門前,黑帝斯抬起手敲敲門,不久,一位頭戴帽子,身穿女僕裝,一頭及肩的茶色頭髮的女僕,前來應門看著黑帝斯

  黑帝斯看著前面的女僕,從伊索爾的腦中找到相關資料,【莉尼斯】以貓為本體的使役魔,是菲特的魔法啟蒙老師,也是雷霆戰斧的製作者

  莉尼斯謹慎的看著門外的黑帝斯,問道「你是什麽人!這裏幹什麽?」

  黑帝斯恭敬的敬禮道「你好!我是來見大魔導師【普蕾茜亞˙泰絲特羅莎】的,希望能幫我傳達一下面談的請求!」

  「請你在這稍等一下,我去請示一下!」莉尼斯剛準備離開,黑帝斯這時又補了一句話「請順便傳達一下,我要與他談【Fate】計畫,他因該會很有興趣!」

  聽到黑帝斯提到【Fate】計畫,莉尼斯的身體一震,很明顯,他對黑帝斯說出這項計畫而吃驚,莉尼斯也願不上身後的黑帝斯,快速的向普蕾茜亞報告

  等了一會,莉尼斯根據普蕾茜亞的吩咐,將黑帝斯帶去見她,來到正廳之後,莉尼斯主動離開正廳,因為他明白接下來的對話,已經不是自己這個使役魔能夠參與的。

  普蕾茜亞看著眼前七、八歲的小鬼,覺得很訝異,腦子不斷有許多的疑問湧出,壓下心中的驚訝問道「小鬼!找我有什麽事?」

  黑帝斯輕笑一聲,搖搖手說「嘛、嘛!我不是說過了嘛!我是來談【Fate】計畫的啊!」

  普蕾茜亞警惕的問道「你怎麽知道的!就算在管理局裏也鮮少人知道這些事,你的目的是什麽?」

  黑帝斯冷笑的道「你女兒,【艾麗西亞˙泰絲特羅莎】的復活計畫!我也知道喔!」
  一聽到黑帝斯說到自己的女兒艾麗西亞時,便馬上眼露凶光的看著我,我毫不在意的她的眼光,一弾指,手中冒出黑色的火焰,火焰散去後,手中拿著一疊老舊的羊皮紙(這些是從以前向商人收購的非法資料)

  「我這有一份阿魯哈札德流傳下來殘缺的禁術魔法資料,似乎和死者復活有關,我想應該對你有用!這可以給你,但是有條件!」聽到這段話後,普蕾茜亞激動的不得了,但很快冷靜下來看黑帝斯

  「有什麽條件?」黑帝斯笑眯眯的說「這些資料都是非法取得的,我希望能住在這裡幾個月,來避一避風頭!」

  說完,黑帝斯便將資料遞給她,她稍微翻一下裡面的內容,眼中閃過不少喜色,之後她點點頭答應這次的交易,接著,讓莉尼斯給我安排個房間,並要求要招待貴賓一樣招待我

  之後,普蕾茜亞自己又快速回到實驗室裡,開始用我所給的資料,做一輪新的實驗

  就這樣,黑帝斯成功進入時空庭院,並住了下來。

  ────────────阿爾泰視角─────────────────

  送黑帝斯到時空庭院後,阿爾泰便前往米德,一從裂縫出來,就看到眼前的一片沙漠

  「設定錯座標位置了嗎?」阿爾泰無奈的抓抓頭「算了!用老方法!」
  接著拆下腰上的空劍鞘立在沙地上,放開手,劍鞘也隨之往一方倒下,阿爾泰撿起劍鞘,看著剛倒下的方向「就往那邊吧!」(靠運氣!?)

  說完,便往眼前的方向走去,走了幾天後,阿爾泰發現一座離海岸線幾百米的小島,島上綠意繚繞,打算進去看看

  一進去小島,阿爾泰發現這座島被結界包圍起來,而且島上有數個S級和兩名S級以上的魔力波動

  隨著魔力波動找尋,最後,阿勒泰看到一群人在圍攻一名老頭,站在一旁貌似頭領的超S級的人,囂張的說道

  「好啦!束手就擒吧!傳說的三提督之ㄧ,雷奧尼法務顧問,現在的你已經沒有過去的勇猛了,不久就到極限了吧!數個S級高手的圍攻,可不是你這個老人家能夠對抗的!」

  聽到老人家的名字,阿爾泰便從伊索爾的腦中讀取相關資料『【雷奧尼˙菲爾斯】,支撐時空管理局從黎明期之今,【傳說中的三提督】其中之ㄧ,現任總局的法務顧問,據說其實力已達到SSS級。』

  這個雷尼奧也算是關鍵人物之ㄧ,如果現在被殺掉就麻煩大了,所以,阿爾泰毫不猶豫的將巨鐮轉為長槍丟出去

  那個頭領感到背脊一涼,下意識向後退,此時一把長槍插在他眼前,阿爾泰拔起長槍退到雷奧尼前面,將長槍在轉回巨鐮

  然後向眼前的人空劃一刀,在巨鐮橫掃的前範圍的人,都應身倒下,阿勒泰淡淡的吐了一句「靈魂~收割!」

  雷尼奧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小孩,竟然扛著與身體不相襯的巨鐮,而且面對眾多S級的高手,只用一招就奪走他們的生命

  阿勒泰轉身對雷奧尼問道「沒事吧!」

  雷尼奧頓時才回神過來「啊、啊!沒事了,謝謝你了,小朋友」

  「是嗎,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你知道怎麽去米德切爾達最繁華的都市嗎?」

  聽到阿勒泰的話,雷奧尼猶豫一下問道「你想去那裡做什麽?」雷尼奧不敢輕易的將地方告訴阿爾泰,畢竟眼前的孩子有著很可怕的力量,而且又是非法入境,誰也不知道他的目的,還有會不會闖禍

  阿勒泰疑惑的問道「找工作!聽說在那裡的工資普遍比較高,所以想去那裡!怎麽了?難道很遠嗎?」其實阿爾泰早就瞭解雷尼奧的疑慮,小小的身體就有這麽恐怖的力量,有所顧慮也是正常的。

  「是嗎?那我和你一起去吧!順便來我底下做事吧!你一個人的話會被當非法入境,而且,你在那裡沒地方住吧!我正好有一座大房子可以住許多人,你和我一起也好有個落腳處,也幫你辦好入境手續,以免以後被通緝,這樣可以嗎?」雷尼奧一邊出主意一邊向阿爾泰問道。

  阿勒泰點頭同意道「嗯!那就麻煩你了!」

  說完,雷尼奧便帶著阿爾泰離開小島,從傳送陣進入米德了!

0
-
LV. 9
GP 28
3 樓 御柴神崎 zz123983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黑帝斯和阿勒泰都走了之後,剩下的便就是我【伊索爾】了!把比較麻煩的事交給這兩位活了幾千年的神,實在令人放心不過了!

  接著伊索爾開始尋找疾風,說到疾風,就伊索爾的認知,應該出現在圖書館的機率比較大

  「反正有【幸運的財寶】我還怕找不到!」然後抬頭看看天空,在低頭看看手錶「時間還早!找地方試試看沒用過的【神之空間】吧!」

  之後我來到了一座公園的森林之中,四周環顧,確認沒人之後「BOX!」,說完,眼前出現一個小木盒,打開蓋子,我整個人就被吸進裡面,之後木盒也隨之消失

  再度睜眼時,眼前是一片翠綠的大草原,一旁的不遠處有茂密的綠林,另一旁的遠處看的見海的地平線

  接著轉向後方看去,西洋式豪房,推開大門,天花板上懸掛的水晶吊燈立即開啟,照亮整個屋內,我開始探索整個屋內

  首先來到樓下第一個房間,打開門看到長條型的餐桌,牆是由一大片透明玻璃,看的到屋外的風景

  然後注意到這也有一扇門,進去一看,是設備齊全、乾淨整潔的大型廚房,裏面有大型冰箱、各種烤箱、各類菜刀等等完整設備

  接著離開餐房,來到下一個房間,開門一看,盡然是琳琅滿目的兵器,從古到今的冷冰器或熱兵器,整齊排列著

  再來到下一個房間,也是兵器房,不過是屬於高科技型武器,另一旁,是由伊索爾家鄉所製造的各式裝甲,還有維修工具

  接著下一個房間,裡面陳列著許多裝滿綠色液體的培養槽,不過伊索爾沒興趣觀賞,便來到下一個房間

  下一個房間,牆上裝滿了各式的門,門上都有白色的空白標籤,這時伊索爾注意到,一扇白色的門上的標籤寫著字【魔法少女奈葉】,我好奇的打開門

  打開門看到是我在高町家的房間,「看來我在某個動畫使用【神之空間】這裡就會幫我記住座標!真方便!」

  接著我來到樓下的最後一道門,打開來看,是一個往下的樓梯,我走下樓梯,來到一個廣大的空間,我愣住了

  眼前站立著七架巨型人型兵器,其中站在中央的藍色人型兵器,身高因該有20公尺高,其餘六架也有18公尺左右

  右邊三架是黑色的機動戰士高達,左邊四架是算超級機器人吧!

  伊索爾離開地下室,回到一樓,平復一下心情「老爹盡然會把上將等級的專用機給我,看來去高達系列的動畫也不擔心了!」

  接著伊索爾走向二樓,只有四扇門

  首先打開第一扇門,是一間寢室,有著一張有屋頂的貴族大床,靠窗戶有一張小桌子,床旁邊有化妝台,在一旁有個小衣櫃

  下一間,是一個更衣室,裏面有一扇玻璃門,打開是一座大浴池,獅子雕像的嘴中流著源源不絕的熱水,流向浴池,一面牆排列著許多蓮蓬頭

  =w=…….無言了一下,接著到最後一間房間

  最後一間房陳列著許多玻璃櫃,我隨意走向一個玻璃櫃,印入眼簾的是,許多樣式的戒指,每個牌子上都標示不同的名字

  「我看看喔!奈葉、菲特、疾風、愛麗莎、鈴鹿、艾莉西亞等等,這不會是要送她們的禮物吧?」伊索爾沒想到老爹連這個也幫他準備好了,伊索爾打開玻璃櫃,拿出幾個戒指收進背包

  走出房間,看見轉角還有房間,不過沒興趣在看,便打算走向樓下,突然注意到,大門口上方有一個辦公桌,走近一看

  「咦?這個跟老爹用得好像!」當伊索爾手在桌子遊走時,桌上出現一道光學螢幕,裡面出現一道人影

  「呐!老爹!」伊索爾訝異看著螢幕中的人影,螢幕中的人影向他打招呼「嗨!伊索爾,玩得開心嗎?」

  薄明看著伊索爾訝異的神情,輕聲的笑道「別這麽訝異!我是擔心你,怕你有困難,才設置這個通訊裝置。」

  薄明彈個手指,伊索爾身旁出現另一個光學螢幕,螢幕裏出現一個小島的樣子「這是小島的俯視圖,以這座房子為中心,北方是植物園,南方是動物園,東方是密林,西方是海灘,這是簡略介紹!」

  薄明在彈個手指,再出現一個螢幕,裏面有許多選項「這是改造選單,這裏可以隨你的喜好而改造,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國度吧!」

  「對了!想出去的話!在喊聲BOX!就會傳回剛進來的地方!」說完,便自動關掉螢幕,伊索爾輕笑說道「謝了!老爹!BOX!」

  ───────────────離開空間───────────────

  離開【神之空間】之後,看看時間還早「算了!去圖書館看看書吧!」,說完,便走向最近的圖書館中

  我靜靜的在圖書館的座位上看著剛找到關於神話的書籍,想到未來還要穿命運停駐之夜,最好瞭解一些神話故事會比較好

  站起身,把書放回書架上,繼續尋找相關的書籍,忽然看到旁邊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孩,正在努力的想取下書架上的一本書

  我心裏不禁歡呼,眼前就是自己要找的疾風,我伸手過去幫她拿下書籍,然後遞給她「是這本吧!」

  疾風一陣驚愕,隨即便向我微笑謝道「謝謝!」我走到她身後幫她推著輪椅,微笑的說「今天是我第一次來這裏呢!」疾風笑道「是嗎?我到經常來這借書呢!」

  「的確!這邊的藏書是很齊全。」接著我把輪椅推到我我座位前,坐下來面對疾風伸出手「我叫【阿爾泰˙伊索爾˙黑帝斯】,由於名字不好念,所以叫我【里】就行了!以後請多指教!」

  疾風握住我伸出的手「疾風、八神疾風!請多關照!」這時疾風看見伊索爾桌上擺著一支簫,拿起桌上的簫問道「這是什麽?」

  「喔!這是中國的古樂器簫。」疾風看著眼前的伊索爾「你有學音樂啊!」我笑了笑「要聽嗎?」疾風興奮的點頭(剛好試試【永恆的樂章】)

  伊索爾接過【永恆的樂章】放在嘴邊,接著身體真的自動吹起了音樂,蕭瑟的音樂回繞在圖書館中

  忽然想起的音樂,使圖書館裏的人好奇的隨著音樂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名銀髮少年站在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少女前吹著簫

  眾人不由得停下手邊的事情,靜靜的享受這個優美的音樂中,窗外的夕陽照射在少年身上,使少年蒙上一層光環般,宛若天使一樣,疾風靜靜的注視眼前的少年

  蕭瑟的笛聲中,透露出活潑與生氣的音樂,彷佛眼前有著一大片充滿春意的花叢,有一位少女在上面開心的嬉戲,親和的微風徐徐的吹來,蝴蝶也在花叢上面飛舞,宛若幸福的象徵

  音韻一轉,化為澎湃且激動的聲音,彷佛眼前的一切遭到戰火的襲擊,無情的火焰燃燒著眼前的一片花園,戰爭的人們互相的廝殺,怒吼、哀號不斷的響起,剛才的情景宛如一場夢

  音韻再度一轉,轉為平穩且哀愁的音樂,意味著戰爭後,是得不到任何東西,只有無限的哀愁,此時下起了雪,將一切的哀愁覆蓋上去,眼前化為潔白的雪地

  音樂一終了,沉醉在音樂中的眾人紛紛醒了過來

  啪、啪!起初是零星的掌聲,接下來的掌聲如潮水般洶湧而來,圖書館的眾人大力拍著手掌,毫不吝嗇的把掌聲送給剛才的少年

  伊索爾一愣,看看四周,不好意思的笑笑「疾風!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疾風點頭「嗯!謝謝!」

  他們便離開圖書館,推著輪椅在街上走著,疾風開口說道「吹的很好聽喔!」伊索爾笑笑的回道「謝謝!對了。。。。。。」

  伊索爾從背包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疾風「來!這個送你!」疾風好奇的接過打開來看,裏面是一支戒指(剛從神之空間拿來的)上面鑲著幸運草樣式的綠寶石

  伊索爾解釋道「送給第一個願意聽我吹奏的人,請一定要收下!」伊索爾貶了貶右眼,疾風緊緊握著手中的戒指,一絲絲感動在心中擴散「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疾風輕笑著說,伊索爾輕輕的微笑看著她

  兩人在路上聊了很多,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疾風的家,伊索爾看看時間「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就不進去了,有時間再來你家玩!」,然後給了一張紙條「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寂寞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吧!」

  接著伊索爾在疾風耳邊輕輕說「改天再你家住一晚吧!孤男寡女共睡一張床!」疾風臉瞬間刷紅「別、別亂說啦!」

  「嘻、嘻!那改天見!」說完,唰一聲瞬間跑不見,疾風看著伊索爾跑走的方向,靠在輪椅上,握著手中的戒指,一股暖暖的感覺湧了上來「真是奇怪,且溫柔的人啊。。。。。。」

  我走在路上「真是堅強的孩子啊!」

  確認!疾風攻略可能,【神之空間】使用可能。。。。。。



  黑帝斯與普蕾茜亞交易成功,普蕾茜亞便吩咐莉尼斯給黑帝斯一個房間,並以貴賓的招待,接著便回實驗室做研究

  聽到普蕾茜亞的吩咐,莉尼斯感到十分奇怪,因為以他主人的這種性格,把這種小孩踢出門外已經是心情好的時候的事,現在卻吩咐她如同貴賓般招待黑帝斯,怎麽不讓她吃驚呢!

  看穿莉尼斯心思的黑帝斯,無奈的笑道「因為我與你主人作了一筆不錯的交易,所以有這種待遇是應該的!」

  聽到黑帝斯的話,莉尼斯不禁訝異的看著身後的黑帝斯,正想問他的時候,黑帝斯搶先一步回答「你在想我怎麽知道你的想法是嗎?其實你的表情上早就寫滿你自己的疑惑了,有經驗的人都看的出來!」

  莉尼斯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卻引來黑帝斯的笑道「好了!快帶我去房間吧!我有些累了!」,接著莉尼斯繼續往前帶路

  一路上走來,黑帝斯一直分析這房子的路線,一直尋找目標菲特的位子,但遲遲找不到菲特的房間

  突然,兩道好奇的目光向他投射過來,黑帝斯順著目光看過去,看見到一個金髮小女孩正好奇的看著他,而再小女孩身邊站著一個比她略矮的使役魔,我為什麽知道是使役魔?

  原因很簡單,她頭上長著一對毛茸茸的耳朵,黑帝斯在想『他們因該就是菲特和艾爾芙了!』,當黑帝斯與小女孩目光相遇時,小女孩害羞的躲到旁邊的柱子後,並依然好奇的望著黑帝斯

  黑帝斯被菲特的行為給萌殺到,心想『難怪伊索爾會想要菲特,原來是這樣啊!連活了幾千年、見過不少世面的冥王我,也被萌到了!』

  莉尼斯正在前面帶路,卻發現後方的腳步聲沒了,回頭一看,看見黑帝斯正望著一個方向,順著目光看過去,原來是菲特和艾爾芙正與黑帝斯在對望

  莉尼斯想了想,便招手向她們喊道「菲特、艾爾芙,來這邊。」,聽到莉尼斯的呼喊,菲特便扭扭捏捏地來到黑帝斯面前。

  莉尼斯綱要準備向黑帝斯介紹菲特時,黑帝斯搶先一步自我介紹起來「你好,初次見面!我叫【阿爾泰˙伊索爾˙黑帝斯】,叫我黑帝斯就可以了!」

  聽到黑帝斯向自己說話,菲特的臉又害羞的紅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說「你、你好,初、次見面,我叫菲、菲特,【菲特˙泰斯特羅莎】。」

  看到這一幕的莉尼斯感到十分的吃驚,長期接觸菲特的她瞭解到,菲特其實是一個十分內向且害羞的孩子,但與第一次見面的黑帝斯,卻能鼓起勇氣打招呼,簡直就是奇蹟,不得不對黑帝斯另眼相看

  黑帝斯溫柔的讚美道「菲特嗎?真是一個好名字。」

  聽到黑帝斯的讚美,菲特的臉更紅了,然後小小聲的回答「謝謝!」

  莉尼斯看著他們兩人介紹完,便對菲特說「菲特!對不起,我必須先帶客人到準備的房間,所以你自己先到教室等嗎?等我安排好就馬上過來教你。」

  黑帝斯向莉尼斯問道「請問,你是準備教她魔法嗎?」,莉尼斯點頭回道「是的!有甚麽問題嗎?」

  「沒甚麽!我只是覺得和菲特挺有緣的,不介意的話,我希望也能教菲特一些魔法知識,好嗎?」莉尼斯疑惑的問道「你會甚麽魔法嗎?」

  黑帝斯伸出兩隻手,一手變出黑色的火焰,另一手變出紫色的寒冰,雙手並和,變出纏繞黑色火焰的紫冰之槍「融合魔法【焰獄寒槍】!」

  看見黑帝斯使用沒看過的魔法,便肯定黑帝斯的力量,又想到以黑帝斯的年齡來說,正好可以與菲特作伴,有同歲數的孩子陪伴的話,相信菲特會很高興,此為一箭雙鵰

  莉尼斯點頭答應黑帝斯,接著在黑帝斯的要求之下,與菲特一起上課,而菲特則因為有黑帝斯陪他上課,更加的認真且開心。

  ──────────────分割線───────────────

  黑帝斯再時空庭院呆了一陣子後,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普蕾茜亞偶爾會躲在一旁看菲特,因此黑帝斯想要試探普蕾茜亞,看看是否有需要使用冥王力量

  某天,黑帝斯拿出了一項法寶「冥王神具【隱形斗篷】!」,接著套上斗篷隱身,潛入地下實驗室,潛入之後,聽到普蕾茜亞自言道

  「可惡!雖然那個小孩給我的資料,殘缺的部分太多了!實驗進度的確快很多,但還是不夠完全,看來還是需要去阿魯哈札德取得那些完整資料。」普蕾茜亞無奈的搖頭
  黑帝斯拉下斗篷,走向普蕾茜亞說「所以我的資料還是不夠完全啊!但有必要去阿魯哈札德嗎?」

  普蕾茜亞一驚,馬上哪起身邊的魔杖,轉身用魔杖指著黑帝斯,冷冷的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麽!」

  看普蕾茜亞這麽激動,黑帝斯搖搖手解釋道「別緊張!我只是想問問自己收集的資料夠不夠,順便問些問題!」

  普蕾茜亞放下手中的魔杖,眼中警惕的表情緩和了不少,然後開口道「你提供的資料確實很多,而且對實驗有很大的進度,但總是不完整,有缺少很多!」

  黑帝斯頂著下巴說道「是嘛!那我幾個月後會再度去尋找,看看可以把殘缺的資料找回!」

  「可以的話就麻煩你了!然後,你想問什麽?」普蕾茜亞挑眉的道

  「我只是想問問,似乎妳明明愛著菲特,卻總是把菲特擺在一邊,這樣做不是會傷害菲特和妳嗎?真的值得這樣做嘛?」

  「怎麽可能!我~」突然黑帝斯出現在身前,伸出食指阻止普蕾茜亞說下去「我明白了!不用再說下去了!」

  「真是的!我不是不知道你是多麽愛著艾麗西亞,也不需要這麽對菲特啊!不能兩方都重視嗎?」黑帝斯歎口氣,正要轉身時,看見普蕾茜亞身後裝著艾麗西亞的培養槽,輕笑一下,然後消失在普蕾茜亞眼前

  看著黑帝斯消失的方向,普蕾茜亞不禁流出冷汗,『真是高深莫測的小鬼啊!』

──────────────夜晚分割線───────────────

  等晚上所有人都睡了之後,身影一閃,來到地下實驗室的培養槽前,凝視著培養槽~的上方

  如果以一般人的眼裏是看不到什麽,但是在冥王黑帝斯的眼中,看見一位小女孩的靈體坐在培養槽的上方

  看到這麽晚了還有人來,艾麗茜亞不禁好奇的看著黑帝斯,當黑帝斯看著她陷在的位置時,使她更好奇的向黑帝斯飛去,繞黑帝斯一圈後,又再黑帝斯眼前

  揮揮手

  看艾麗茜亞的行為,黑帝斯不禁感到有些可愛,接著露出真面目微笑道「你好!初次見面,我名【阿爾泰˙伊索爾˙黑帝斯】,叫我昵稱【里】就行了!」

  「你好!我叫艾。。。。。。哎!」出於習慣動作的原因,艾麗茜亞本來是準備禮貌的回答,但她卻發現不對勁,這麽久以來都沒有人看到她過,現在卻有人與她對話,令她感到非常吃驚

  看艾麗茜亞吃驚的可愛模樣,黑帝斯快要燃起怪叔叔之魂了,他平定心情微笑的說「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麽吃驚,因為叔叔、不對!哥哥我有種特殊的力量,所以不只能看到你,也能。。。。。。」

  接著伸出手摸摸艾麗茜亞的頭道「也能摸到你!」,艾麗西亞享受著被摸頭的感覺,感到有些舒服

  收回手之後,艾麗茜亞禮貌的道「你好,我名字叫【艾麗西亞˙泰斯特羅莎】」,接著疑惑的問道「那個、里哥哥,這麽晚來這有是嗎?」

  「找你玩啊!」黑帝斯微笑的說,艾麗茜亞感到奇怪的看著黑帝斯「那個,里哥哥,這個實驗室什麽也沒有喔!」

  黑帝斯彈一下艾麗茜亞的額頭,依舊微笑道「我都說是找你玩的啊!」

  聽見黑帝斯的話,艾麗茜亞愣住了,她沒想到黑帝斯是來找自己的,這麽多年來,自己除了每天看著媽媽為自己能夠復活,而沒日沒夜的忙碌以外,從沒想過會有人找自己玩,實在令她不知所措

  看到艾麗茜亞在那裡愣愣地沒說話,黑帝斯微笑的問「怎麽了?怎麽傻愣愣的?」

  「嗯!我已經死了喔,這樣的我要怎麽跟你玩呢?」

  聽到艾麗茜亞的疑問,黑帝斯才想到這個問題「也對!那要怎麽辦呢?」接著在身上掏掏找找

  艾麗茜亞看到黑帝斯如此的執著,奇怪的問道「為什麽里哥哥一定要跟我玩,而且,這麽晚了,怎麽不去睡覺呢?」

  (薄明:廢話!當然是想誘拐小蘿莉啊!黑帝斯:【瞬殺】!薄明:挖~!)

  黑帝斯停下手邊的動作,眼睛注視著她,眼裡全是憐憫,十分溫柔的說道「你一定十分的寂寞吧!這麽久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沒人看的見你,沒人能與你說話,所以!」

  然後黑帝斯將艾麗茜亞抱入懷中「所以,我希望至少能做些我能做到的事,讓你能開心一點!」

  黑帝斯的話,直直地敲響了艾麗茜亞的心,雖然艾麗茜亞表面上很開朗、很沉穩,像一個小大人似的

  事實上,艾麗茜亞死亡的時候才五歲,這本身就已經是很殘酷的事實,而後又要忍受著無人理睬的日子,這樣的寂寞和痛苦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掩飾過去的

  所以,線在艾麗茜亞已經在黑帝斯懷裡哭的唽哩嘩啦了!看著哭的唽哩嘩啦的艾麗茜亞,黑帝斯也僅僅輕柔的微笑,輕拍她的背

  經歷人間世事的他知道,現在讓她哭一場,好好發洩長久以來心中的痛苦,對現在的艾麗茜亞來說是最好的

  當艾麗茜亞哭完之後,黑帝斯變張嘴念起一串不明咒文「雅西路苦茜亞,基索拉克欠翁,苦路亞斯伊索斯!(以冥界之主令,漂流徘徊的魂,化為此人的魂吧!)」而艾麗茜亞感到身體有些不同了,卻說不出原因

  「以徘徊世間的孤魂為代價,還原你在人間排徊的時間,不會因此而消逝!」聽完黑帝斯的解釋,艾麗茜亞還是兩眼蚊香的問道「里哥哥!我還是聽不懂!」

  「嗯!換種說法,就是因為你呆在人間排徊太久,靈魂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消逝,我用魔法將你的靈魂回復,並阻止它繼續消散!」

  黑帝斯轉為嚴肅的說道「為了以後的復活!不能沒有靈魂!」一聽到復活,艾麗茜亞吃驚的問道「復活!真的能復活嗎?」

  「現在我還沒有辦法!不過,相信我!給我幾年的時間,我一定會讓你復活!這是我對你的承諾!」看著黑帝斯的樣子,艾麗茜亞也理解的點頭,說自己會等到那一天的到來

  就這樣,艾麗茜亞的復活之事,便在靜靜的夜中訂下!

  在幾個月後,黑帝斯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用靈魂共鳴傳話給阿爾泰,叫阿爾泰來接他,接著告別菲特和艾麗茜亞,便要離開時空庭院,因此出現些小插曲

  首先是菲特,平常就是黑帝斯陪在她身邊,陪她學習、玩耍、吃飯和哄他睡覺,總是非常的溫柔體貼,無時無刻都保持一張溫柔的微笑,讓菲特的每一天都過的非常充實,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黑帝斯的小尾巴

  (黑帝斯為了要讓菲特感到親和感,很自然的不再戴著面罩,但頭罩還戴著)

  現在就聽到平常對她很溫柔的大哥哥就要離開了,趕緊跑到黑帝斯的房間,就抓著黑帝斯的衣服抬起頭看著他,眼淚在眼框裡打轉「黑帝斯哥哥不要走啦!是因為菲特哪里不乖,所以就要走了嗎?」

  看著菲特現在楚楚可憐的模樣,有種想撲上去的衝動,『不行!現在還太早了!要忍耐、要忍耐!』,趕快平復自己內心的情緒

  然後保持以往溫柔的微笑,蹲下來摸摸菲特的頭說「菲特哪里不乖?菲特可是很乖的!哥哥我只是來暫住幾個月的客人,時間一到,就要走了啊!」

  接著親一下菲特的額頭,使菲特有些臉紅,溫柔的笑道「不過菲特你不用擔心,過個幾年,哥哥還是會回來看你的!」

  「真的?」菲特疑惑的問道,黑帝斯點點頭答道「真的、真的!所以要乖乖的等哥哥回來喔!」菲特擦擦眼角的淚,微笑的點點頭

  黑帝斯看向菲特身邊的艾爾芙,也摸摸她的頭囑咐她「艾爾芙!我不在的期間,菲特就拜託你了!請你要好好保護她喔!」艾爾芙鄭重的點點頭

  接著才拉上面罩,在菲特和艾爾芙的目光下離開房間

  至於艾麗茜亞,也差不了哪裡去,因為黑帝斯真的是每天半夜,都跑去找她聊天,使她對黑帝斯有種非常依賴的感覺

  一聽到黑帝斯對她說要離開時空庭院,便窩在黑帝斯懷中哭的唽哩嘩啦的,黑帝斯也只是環抱的她,安撫她的情緒

  艾麗茜亞平復情緒之後,有些哽咽的說「里哥哥,你真的要走嗎?你走了,我怎麽辦?我不想再回到沒人理會的日子!」

  聽完艾麗茜亞的話,黑帝斯閉上眼沉思了一會,然後淡淡的說道「艾麗茜亞,抱歉!我先讓你沉睡一段時間,等復活在讓你蘇醒!可以嗎?」

  艾麗茜亞緩緩抬起頭問道「只能這樣嗎?」黑帝斯點點頭,艾麗茜亞低下頭「我知道了!就聽里哥哥的!」

  接著黑帝斯拿出一個小管狀瓶,打開蓋子念一段咒文,艾麗茜亞化為白光吸入瓶中,黑帝斯蓋上蓋子,收入袋中,離開實驗室

─────────────米德切爾達────────────────

  阿爾泰經由雷奧尼的推薦進入時空管理總局工作,接著以自身數千年的智慧和強大的力量,成為總局中最受矚目的焦點。

  不到幾個月,消滅許多S級以上的通緝犯,暗殺許多地下組織的重要人士,平定對總局不安的因素,甚至暗殺教會的不良官員,在總局立下眾多的貢獻

  由於身上總是那套白色的服裝,手中的巨鐮片刻不離手,被他盯上的目標總是逃不過死亡的命運,在外界有著【白衣死神】的稱號

  在雷奧尼提督的提拔下,短時間內就晉升為中將,因為他總是像幽靈來無影去無蹤,通常都不會委託手下出任務,又從未有人看過他面罩底下的面目,總局內被人尊稱為【亡靈中將】

  在某天,阿爾泰在辦公桌前處理檔,忽然收到黑帝斯的靈魂傳話,接著站起來,去找雷奧尼提督

  來到雷奧尼提督的辦公室

  「你要請假?」雷奧尼疑惑的看著阿爾泰「怎麽了?沒事要請假做甚麽?」

  「是的!我要去調查並回收太古遺產!」聽到阿爾泰的話,雷奧尼的表情開始有些嚴肅「是嘛!假如是你的話,的確可以放心!但是這方面已經有人去接管了,你確定還要去?」

  阿爾泰微微點頭,看阿爾泰如此堅持,雷奧尼也只是扶著額頭答道「准許!」,阿爾泰敬個禮,便離開米德,到一個地方割出裂縫,到時空庭院接應黑帝斯

  雷奧尼看漸漸消失的裂縫「另時空管理局高層認定的危險因子。。。」

  阿爾泰來到時空庭院,黑帝斯已經等候多時,他們兩互相打個招呼,阿爾泰問黑帝斯情況,黑帝斯比出大拇指意思沒問題

  「怎麽樣!還有兩年左右的時間,要不要在這個世界逛逛啊!」對於黑帝斯提出的建議,阿爾泰輕笑道「也好!我剛跟總部說要去收集太古遺產,剛好可以順便做!」

  達成協定,黑帝斯和阿爾泰融合為一人,變出黑斗篷披上,開起裂縫,便開始次元流浪之旅

  ───────────────97世界───────────────

  而伊索爾那邊,已經快將疾風的家當自己的家了,三天兩頭就往疾風家跑,並且教了疾風許多事情,不論是待人處世,還是學習之類的

  但是,某一天的晚飯時間,桃子一句發言,使得之後回來的阿爾泰和黑帝斯,有種自殺的衝動

  「呐!里,從下個星期一起,你就要和奈葉一起上學嘍!所以要好好準備一下才行。」桃子拍拍手,微笑的說道

  正與食物爭鬥伊索爾,聽到桃子的話差點噴出嘴中的飯「上學!奈葉的小學?」
  看伊索爾的反應,桃子奇怪的問道「是啊!怎麽了?里」

  「這個~媽媽!可以不去嗎?這實在。。。。。。」想要反駁的裏就被奈葉打斷
  奈葉淚眼汪汪的看著裏說「里哥哥!你討厭和奈葉一起上學嗎?」,看到奈葉希冀的目光,裏感覺胸口中了一槍

  然後又轉向其他人,而其他的家人又一副已經決定好的樣子,伊索爾想了想,其實也沒什麽不好,只是陪疾風的時間少了點,最後伊索爾點點頭答應了

  看到伊索爾點頭答應,奈葉高興的歡呼起來,而伊索爾看奈葉如此高興,不禁一陣苦笑,為他多災多難的上學生活

  ─────────────下星期一───────────────

  伊索爾站在臺上,看著下麵七歲大的小孩,全身有種無力感,然後看到坐在教室中間十分高興的奈葉,無奈的歎口氣,接著聽從班主任的話,自我介紹

  「我叫高町里,同時也是高町奈葉同學的哥哥,所以,往後請多指教!」伊索爾不卑不亢的簡短自我介紹,得體的語言,完美的禮儀,再加上帥氣的外表,頓時整個班上痘變的鬧哄哄的

  見到這種情況,班主任感到很頭痛,雖然小孩子活潑一點是好,但太活潑的話就亂糟糟的。

  班主任拍拍手招呼道「好了、好了!同學們,有問題下課在問裏同學,現在要上課了!」,可惜收到的效果微乎其微,看到班主任頭痛的樣子

  伊索爾嘆了一口氣,眼中全成了鮮血色,用力往下一跺,使教室內造成一陣搖晃,然後站起來眯著眼對同學笑道「到此為止!請大家回去坐好,不然老師會很煩惱喔!」

(體內的殭屍基因真強大啊!)

  聽到伊索爾的話,所有人嚇的都到自己的回座位上,並坐的十分端正,看到這一幕的班主任訝異的說不出話來,直到伊索爾問她要坐哪里時,才回神過來

  「喔!那個,里同學,你既然是奈葉的哥哥話,乾脆就坐在奈葉的後面吧!如果有什麽不清楚的,就和奈葉說,我想奈葉應該會很樂意!」

  「是的,我明白了!老師。」伊索爾對班導的話做出相應的回應,接著便轉身走到奈葉後面的位子坐下,並對奈葉微笑道「請多指教!奈葉」

  「嗯~!」奈葉也十分高興的回答道

  到了下課,幾乎全班的同學都圍過來,里請奈葉他們幫忙自己解圍,最後在愛麗莎一聲令下,所有同學才漸漸散去,里向奈葉他們道謝之後,才安全過關

  兩年後,阿爾泰和黑帝斯完成任務,帶著許多太古遺產回來,而伊索爾也在兩年期間,放學就去找疾風,加強之間的友誼

  接著就等待即將到來的命運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