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5k

狼師名簿(17)仲正一花篇

樓主 修斯

優質二創狼師

e10150101
GP50 BP-
蔚藍檔案—狼師名簿(17)

⚠⚠含官方支線部分相關內容,會直接套用設定(支線:Trip-Trap-Train)


⚠有OOC設定、默認好感度200%
介意者請斟酌觀看

⚠️爆字數注意

————————————

17—仲正一花

「鏘鏘!一花,登場!啊不是,是老師,閃亮登場!」

++

1.一花隸屬聖三一實現正義部的成員,負責
的工作日常是負責調停矛盾,警備仲裁等相關業務。

2.承接上述,其實大多時候都是一花帶隊替弦生、蓮實造成的破壞收拾善後。典型的苦勞人擔當。

3.實現正義部的每一位幹部都有編列一支12人的小隊,作為定期巡邏時的編組。這裡有個細節是,在這些幹部們極強的的個人特色渲染下,從小隊正實醬的制服細節、性格表現上就能知道她們隸屬哪一位幹部的帶領。

4.承接上述,一花在這些充斥強烈個人特色的幹部當中是最不起眼的中間幹部。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卻又是最重要的人物,她的存在建立了上與下溝通的橋樑。也因為業務需要,一花領導的隊伍足足6隊,一共72人。

5.一花是是除了蓮實之後,唯二能夠聽懂劍先玄生嚎叫語言的人。

6.一花因為她仲裁者的身份,所以跟其他校園的人能夠比較快建立良好互動,所以委外的工作也常常落在她身上。

而這次,一花被蓮實委託的工作是,去邊疆區域將文物帶回。

7.「說白了就是跑腿嘛。」起初一花不予置評,但當她知道那個文物是為了鞏固茶會的正統性,茶會委託了老師去遙遠的邊界調查並挖出的「聖三一第一次合併條約簽署時使用的茶壺組。」

這基本是「校寶」的存在,讓一花差點打退堂鼓,但為了與老師建立聯繫與交流,她還是答應了下來。

8.很早以前,一花就注意到,這些幹部們在跟名為老師的人物接觸之後,都有了極大的改變。

尤其是部長劍先玄生,表情偶爾會變得柔和甚至最近還更新了一張極為正常的證件照。

能讓時刻瘋癲的部長有這麼大的改變,這讓一花開始對老師這號人物充滿了好奇。

跟老師共事是什麼體驗?一花真的相當期待。

9.一花對自己的期許是,不要讓老師把自己當成「需要費勁心思的孩子」。

但正如某位溫泉部長所言,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打從一花一時失誤把裝著茶壺的手提箱放錯車廂開始。整個事態直接一發不可收拾。

本來只想趕快找到手提箱後下車,結果被逃獄的溫泉部長半威脅利誘,導致一花不得不放下身段跟一群不良學生與黑道乘務員展開混戰。

10.也趁著這機會,老師才能真正一賭人稱「72正義部總教頭」仲山一花的實力。

即使在狹窄的車廂間,依然透過其獨有的黑色翅膀帶動自身,不顧慮走光行雲流水的翻滾突進。

恩,是純潔、和平的白色。


11.一花登記在冊的武器名為Red Dragon(紅龍)採用的長行程活塞導氣式魚鰓扳閉鎖,也就是兩片魚鰓式的卡鐵開合來進行供彈抽殼。

並將高價單位的光學瞄具作為標準配備,大大提高了射擊精度。


12.承接上述,因為是無托結構,其整把槍的長度較短,但更均稱的比例,在威力不減的同時,大大減少了後座力。

這友善設計對一花與其他身形較嬌小的正義部成員們相當有幫助。只是除了一花以外的正實醬會一不小心會因打上頭而向後摔倒。


13.戰況在後期多了格黑娜風紀委員的加入,列車上直接上演一場極度混亂的大亂鬥。

但再怎麼血氣方剛也都陸續在腎上腺素耗盡下,逐步恢復了冷靜。但明顯拉不下臉的風紀委員執意逮捕所有人。

正當兩方處於對峙狀態的時候,溫泉部長卻不知何時拿到了茶會的手提箱,並讓一花和老師儘速作出抉擇。

身為混戰始作俑者的溫泉部長提出了建議:「與其魚死網破,不如各退一步吧。」

她甚至調侃的把手提箱上舉又作勢落下,作死十分到位。

14.緊張的對峙在那一發槍響下打破,率先倒下的是風紀委員,正當溫泉部長對一花的選擇感到高興時,下一刻她卻也失去意識了。她僅僅只記得映入視線的那一片雪裡紅。

就連從頭看到尾的老師也整個傻住了,短短十秒內,一花僅靠靠體術就放倒兩人。
(一記正拳,一記空中飛膝腳)

儘管一花動作犀利但還是來不及接住手提箱,它就這麼沈重的落在地面,一花的理智也在那一刻徹底斷線。

15.一花的憤怒達到臨界線時,並沒有破口大罵,而是露出了微笑。惹的老師臉色一陣鐵青。

因為老師能看得出學生在展露情緒時獨有的陰暗與明亮。

而此刻一花的臉龐⋯⋯那是前所未有的黑!

一花只是撇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手提箱,一腳托起,扔給了老師。不管怎樣東西都還是得帶回去,正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她張口咬下了自己的手套,將半瞇的眼睛完全張開。微笑的使用古語吐露出最戰慄的宣言。

全員で地獄に行くっすよ~
(所有人都要和我一起下地獄哦~)

16.在槍聲、哀嚎聲和一花崩壞的笑聲中,所有的列車員,不良少女,和風紀委員們全被打倒,可謂一夫當關 萬夫莫開。

終於一花自主恢復了冷靜,不過就只是單純的沒有人可以打了。

17.事實上,一花個性暴躁這件事對正義部的幹部們而言其實並不是什麼秘密,僅僅只是因為鮮少人能她逼到這般境地。

但對老師這位初次交流對象來說,直接讓他看到她最原始的模樣。真的是印象大扣分。

18.但老師不以為然,甚至以彼此都是共犯這種充滿曖昧,未明確定義的關係忽悠帶過。

一花認為的缺點在老師看來居然全都是優點,這種獨特的識人才能,如果老師稱第二那就沒人敢稱第一。

19.「只要老師在,總會有辦法。」這種模糊不清但又好像挺不錯的心情感受,讓一花感到非常矛盾。


20.塵埃落定,這場校寶的運送行在硝煙彌漫與破碎下結束,所幸茶會沒有追討究責。

只要東西回來就能證明茶會的正統性,幸好聖三一裡有專業的修復人才。(古書堂傳出劇烈的噴嚏聲)


21.「這趟旅行光是能認識一花就非常有意義了。」老師的坦言讓一花又惱又羞。

這讓一花不經好奇,老師真的從來沒被人偷襲過嗎?


22.「反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從現在起我會名目張膽的向老師撒嬌。老師這叫自作自受,請做好覺悟喔。」

這是一花對老師的宣戰,她要變成「令老師操心的孩子。」

雖然一花認為和老師再會的機會,微乎其微。

但現實有時就是離奇。隔天,一花就收到後天老師會來聖三一工作的消息。


23.承接上述,一花也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當她回過神來時,她已經「排除」萬難,接下了接待老師的任務。

老師提問是什麼特殊理由時,一花只能含糊其辭微笑的表示:「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似乎就是我來協助老師了呢~今天是幸運的一天。」

24.一花因為仲裁者的身分,所以她必須對聖三一的區域瞭如指掌,才能做好近乎聖三一區域半徑的巡邏工作。

更重要的,是對事件處理上輕重緩急的取捨,所以協助老師工作自然是最優先事項,不過比起那些正經的理由。

一花很清楚,自己其實更適合這樣得過且過的處置方式。

25.承接上述,話是這麼說。但一花並非置之不理,而是先記下了座標位置。準備在送老師離開後再去探尋一回,以避免狀況惡化。

而老師聽聞一花接下來的行程後,便要求同行。結果,本來只有半天的工作行程,被延長至整整一天,在送老師回到夏萊後,那一天幾乎都要結束了。

但一花樂此不疲,對她來說根本大賺!


27.一花在街上看到正在彈奏吉他的女孩,那不在乎他人目光只熱衷於自己想做的事,這就是一花心目中自己想要成為的模樣。

可是具體作法怎麼做她真的毫無頭緒,只好依樣畫葫蘆先從模仿開始。

但是真的到了樂器店前,她又開始籌措不前。自己彈下去真的會開心嗎?會不會又一下沒興致了?而老師的出現打破了那個循環。

28.了解情況後,老師就進去店裡,不一會老師就背著一把初學者木吉他與樂譜交到了一花手裡,老師的行動之快讓一花猝不及防。

「等等等等等!!老師您的步驟是不是跳太多了?錢是這樣花的嗎?我雖然是說過想試試看,但我根本連碰都沒碰過啊?!老師其實是想看我出糗吧!?」

「放輕鬆的彈吧,而且我也蠻想看看一花彈奏吉他的樣子⋯⋯還是說,我多管閒事了?」

「///////⋯⋯」

老師無辜的表情,真的是奇普托斯裡最危險的畫面。拒絕就會有罪惡感,這簡直就是犯規!!!

29.拖著沈重的步伐背著吉他來到了河邊,一花就這麼被老師牽著鼻子走了。看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老師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

讓一花體驗一下不熟悉的東西,無論是成功或是失敗,都是進一步探索的動力,以提升一花對這項興趣的理解和熱愛。

但是一花出手就直接完美彈奏了一段小調,這真的是連碰都沒碰過會有的程度嗎?

30.「欸?我確實不會啊?我是看完教學才知道怎麼使用的。看著教學說明通常都不會做的太差吧?無論是料理、機械、還是畫畫。」

「樂器也是一樣,這些東西不都是設計給人使用的嗎?只要照著做,其實也沒什麼,就算需要隨機應變,其實也只是基本做法上增加或減少的變化而已。我認為這真的沒什麼了不起的。」

那種只要和明星歌手拿著同樣樂器就能成為樂器高手的理論,在一花的操作下顯得非常有說服力。而老師也明白這就是所謂的天賦。


31.一花一直在為自己尋找「能夠痴迷的事務」。經過吉他的事情,一花自己覺得或許真的可以維持一番,因為收到了老師的讚揚。

32.承接上述,不過很快,吉他就被擱置在一花房間的角落了,一花依舊說不出確切的原因,顯然還差了點什麼。但至少有一件事
是確定的,吉他不會這麼快就被賣掉。

33.一花在跳蚤市場轉售平台上屬於白金級的優良賣家,種類多樣,而且都保存良好。

真要說這些玲琅滿目的商品有什麼共同點,它們都曾經是一花感興趣的東西。

34.承接上述,那些結合創作者智慧、新意與巧思的作品都確實為一花帶來了不錯的反饋,但可惜都不長久,有的甚至不超過一小時。例如:可以安定心緒的健身球(嘗試時間:5分鐘)

35.一花其實很羨慕那些能熱衷於某項興趣的人們,尤其是社內的幹部們,儘管不在執行正義時,她們都有喜歡熱衷的事情做。(吃甜食、論證正義甚至閱讀色情書刊)

36.「如果我也像老師那樣有所擔當⋯⋯是否也能夠對某些事更熱衷呢?」無心之下的一言,讓一花如夢初醒。

三天後,一花踏入了夏萊的大門。

「來了啊?那麼接下來就麻煩妳了,一花。」

「是的,見習值日生仲正一花也請老師多多關照了。」


37.一花的值日見習非常順利,倒不如說對一花而言只是工作的地方換了,整理的文件從聖三一的到整個奇普托斯的,當然,一花也不是真的完全沉靜工作,而是藉著文件的掩護下觀察老師的一言一行。

在性質上自己和老師是相像的。

參與無數次仲裁的第三人與中間管理層的存在(一花)與負責管理各學院大小事務的「時間管理大師」(老師),處理的事情量大且雜七雜八。

但一花還是不得不感嘆,老師的人脈真的很不得了,每天都有許多學生來找老師請教問題。甚至連蓮實前輩也來向老師討問吃哪一家甜點吃到飽比較經濟實惠的算數問題(?

各種疑難雜症層出不窮,但老師都能見招拆招。

38.
唯一讓一花覺得不妥的,就是老師總是若無其事,甚至毫無自覺的用讓人誤會的言語進行交流,惹的當事人臉紅心跳的。老師這樣如中央空調般的對應,真的都沒被其他女同學偷襲嗎?

39.
老師平常跟人交談都是成熟穩重,但其實也是有孩子氣的一面。因為一時興起,一花把自己縮在老師背後並且讓自己的翅膀展開。透過鏡子,此刻的老師就像是自己也有一對漆黑之翼一般。

老師整個情緒高漲甚至還擺出了相當浮誇的動作,但情緒高漲的不止是老師,就連一花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情緒甚至可以說,雀躍不已!

40.「如何尋找能夠沈迷下去的東西?」這一直是一花煩惱的課題,就是在夏萊值日見習,似乎是找到了點方向,但那感覺又是斷斷續續,找不到一個規律。急於求成的一花無奈只好再向老師諮詢。而老師似乎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41.但一花持續追問下來,老師依舊只是含糊其辭的說:「一花必須先把「必須尋找到」這個想法放棄,那答案或許就會揭曉。」

一花顯然完全沒搞明白,老師又十分壞心的什麼都沒告訴她,因此那天老師被一花要求陪她遊玩了一整天。但一花得承認這是她至今為止最滿意的一次了,短時間內想必很難超越了。

42.而讓一花真正明白自己那股悸動的關鍵,是一花在整理老師雜亂桌面時看見了老師遺留在辦公桌桌上的筆記清單。標題是「一花可能感興趣的事情。」

自己跟老師諮詢的問題,他一直惦記甚至被如此認真看待,誰能不為此動容?
一花打定主意,便拿起了電話。

幾天後的週末,
「老師—在這裡呦,難得老師沒遲到。那麼我們走吧。今天也要一起尋找到那份能夠沈迷的事務喔~」


43.「冷、冷靜ㄧ下,老師面對如此作為都無動於衷,一定是因為他很有經驗了,反而因此沒注意到,這一定代表我缺少了什麼關鍵因素⋯⋯老師現在也還在思考能夠讓我沈迷的事務吧?我不能放棄⋯⋯」

正在服飾店更衣室的一花,正努力反省檢討自己,自己的計畫到底是那個環節出錯了?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感,當初在火車上她被迫妥協時都沒這麼無奈過。

今天一花邀請老師一起觀賞最新上映的戀愛電影,不管是購買情侶共飲杯、在電影過程中大膽主動覆在老師手上,離場遇到下雨時想提議共撐一把傘等等。

但是一花一連串暗示甚至近乎明示的行動,老師都以其「溫馨的思維」,導致全面逆向發展。


44.
「因為太大杯不方便拿兩杯嗎。抱歉我沒注意到,沒關係,在開始前我再去買一杯。」

(是也想吃爆米花吧?)
手被溫柔托起,然後,換來一小把鹹的爆米花。

「還好這裡有販售雨傘的販賣機,我買了兩傘。各撐一把的話,這樣妳的翅膀也就不會淋濕了。」

而就在老師撐起雨傘率先踏出步伐過馬路到另一邊時,一台計程車正好駛過一花前方,低窪的積水毫不留情的潑在一花身上。

「一花!?」

還好,只有自己濕掉。一花微笑的抹掉臉上的污水。

45.反省片刻的一花,終於得出結論。自己現在欠缺的就是成熟的儀容!!

這裡是服飾店,自然可以調整成最成熟的服飾!白襯衫黑腰帶,搭配針織衫披肩,開了半岔的中長裙,大膽展露自己的長腿既成熟又帶知性的氣息就此顯現!

「鏘鏘!老師,讓您久等了啦⋯⋯」

結果,本來在外頭等候的老師根本沒有沒看到,而是被正好也來服飾店躲雨順便逛街的幾位正實醬們團團包圍還聊的很開心。

啊啊⋯⋯不行了。已經忍耐不了了。

46.沈重的腳步,直接引來眾人側目。不止是正實醬們嚇到就連老師也是一陣鐵青,因為一花笑了,爆著青筋臉全黑的微笑。老師直接被跩著手臂拖離了服飾店,哪怕外頭還正在傾盆大雨。

一花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走越快直接衝向了最近的旅店。付錢拿鑰匙上樓入房一氣呵成。

老師被跩上了沙發上,他不敢動彈只能緊張的看著此刻正在脫衣解帶的一花。

明明應該是臉紅心跳的場合,老師卻有如踏入戰陣。

47.
「一花⋯⋯妳、妳沒事吧?」

「老師⋯⋯事到如今,您還想裝蒜到什麼時候?」

「一直以來,我都是受老師照顧,老師還整日陪我探索能夠沈迷的事務⋯⋯多虧老師,我現在確實有能花點時間保持的事務。但那並不是「沈迷」的正確答案⋯⋯」

一花心中的那一股悸動三不五時衝擊著自己的思考。正確的說,這種悸動並非突然出現,它一直存在一花心裡,如影子般伴隨著。

「「照妳想做的就行」,像這樣溫柔的話語⋯⋯老師也總是對其他女孩訴說。我對老師這點真的是又愛又恨。」

「儘管⋯⋯我明白根本沒辦法真正的獨佔老師。但我還是必須把我找到的答案告訴您。」


「我探索到的,一定要取名為「沈迷」之物的事務⋯⋯」

一花湊了過來,肅殺但迷人的銳眼注視著老師的眼瞳。

「就是老師您喲~」

那就是一花一直隱藏於所謂「探索愛好」之下的,對老師沈重且沈迷不以的愛慕。

48.

一花的話說完了,理智也恢復了過來,也才意識到自己究竟幹了什麼好事。

「啊哈哈⋯⋯我真是的,我又把事情搞砸了?自己不順遂就亂咬一氣,甚至直接把老師拐到旅店來了。反正都進來了,老師就好好梳洗一下吧,我、我就先走了⋯⋯啊⋯⋯老師⋯⋯」

不等一花的話說完,老師的手輕輕貼在一花濕潤的臉頰上。

「一花,一個人喜愛的事情會讓人保有對生活的悸動,讓人脫離營營役役的每一天,甚至忘我地埋頭探索,說不定也會帶給生命新的悸動。」

「可是老師,並不是物品啊⋯⋯」

「愛好、興趣從來不一定要有目標,它可以是生活的調味料,讓人言談更豐富、更有內涵。興趣、愛好也從來都不是只是「活動」,只要自己喜歡、能跟別人分享,那就是愛好、興趣。自然,「我」也不另外。」

「而且,一花從剛才就自顧自的說,問過我的想法了嗎?老師我,也是「沈迷」花中,無法自拔啊。」

老師的坦言讓一花徹底的呆楞,那雙睜開的銳眼完全的定住了,隨即淚眼婆娑,接著在徹底潰堤的當下,猛烈的飛撲直接把老師壓倒。

49.
老師下意識回避的動作最終還是被強硬的擁抱所按住,一花柔軟的唇瓣堵住了老師的嘴唇。

像是要舔舐著面前這個人的味道,又像是要宣告佔有。

被那股柔軟與濕潤的氣息攪動得身體都似乎要漂浮起來。

兩人就這麼維持著將身體靠在一起的狀態,在淡淡的燈光下,聽著外頭潺潺的雨水聲。
看著彼此都已經躁動不已的面容

兩人間的吐息,又伴隨著身體的接觸而漸漸地重新溫暖了起來。

「這下⋯⋯老師可真的要負起全責了喔。」

「我一如既往。」

相比起可以隨意編制的言語,用行動能更加感受到彼此的渴求,用舌頭在口中游走,用雙手緊緊地摟抱著曼妙的身姿,用耳聆聽其興奮的脈動,用身體全面接受那火熱的觸感。

空間概念,在此刻已經毫無意義。

被幸福感填滿的當下,只能用最簡單的支言片語來表達自己的愉悅,好似在絕境中放聲高歌的百靈鳥,婉轉哀鳴。

領域·構築


50.

「總有一天要報答這份恩情,至於以什麼方式報恩,在那之前就好好期待吧。」

曲折接連不斷,所幸並無大礙
故事此起彼伏,結局早已明晰。

之前所發生的一切,或許是一場夢,一場高潮迭起的美夢。

而這個美夢,現在又有了新的開始。
這次,將在現實中闡述。

先從可愛且充滿自信的自拍開始。

++
(幕後)

「老老老、老師,這些是什麼啊?!!」

「為、為什麼這裡陳列了彌香大人跟蓮實前輩的的的的羽毛!???什麼時候擺出來的。」

「恩?一直都在啊。那是她們的餽贈,說是祝福。」

「餽贈⋯⋯祝福⋯⋯難怪有時後老師會突然站在那一面牆前方端詳一番,原來還藏著機關嗎?」

「聽不懂妳在說什麼。一直都在那邊啊。」

「這個臺子⋯⋯之前也沒見過啊?狼師⋯⋯名簿。怎麼回事?這是有什麼先決條件嗎?啊⋯⋯難道⋯⋯」

一花小心拾起名簿,翻了幾頁。看見上面的幾個熟悉的名字讓一花臉色鐵青。

「蓮實前輩⋯⋯彌香大人⋯⋯領域⋯⋯所以哪些真的是⋯⋯咦咦咦!?我我我我我也被記載在上頭了嗎?」

「從剛才就在語無倫次的,可不像妳啊,一花。一花?」

「⋯⋯⋯⋯嗚恩!」

「一花!?妳在做什麼?為什麼突然拔自己的羽毛!?在噴血了!!」

「呵呵嘿嘿嘿⋯⋯老師真的不知道嗎?未成年少女贈與羽毛給他人,那是向贈與者許下私定終身,永不背叛的誓言。」

「誓言?」

「我們一般修整羽毛是使用小剪刀,但這種饋贈場合,必須親手拔取⋯⋯」

「雖然會因為連神經末梢一同拔起,導致大量出血,但這也能表現出我們的忠貞不渝
越接近根部,代表自己的承諾是神聖不可撼動。」

「雖然不及彌香大人神聖,不及蓮實前輩寬大厚實。但這份真心誠意,我不會落於人後!」

「老師,請收下,我的祝福⋯⋯」

「一花?! 芹奈啊啊啊!!」

++
(後記)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大家好久不見,距離上次發文將近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回歸初衷的名簿,再次與大家相見。

為什麼拖那麼久,那是因為我正在參與新的項目,會在接下來的檔案only場亮相,還請各位等候陸續的消息了(笑


這次,我將目光放到我們的買一送二,最強的總教頭,一花堂堂登場。

真的不得不說,活動劇情真的是讓她大大出了風頭,雖然真的蠻嚇人的。

但她特殊的口音彌補了這一點小問題。

加上,又是大小適中的黑翅膀。真的非常戳中我的某個部分(恩?

一花這樣天賦異稟又找不到方向的孩子,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與支持,並且適當的提點。

這就是我為各位呈現的故事。

希望各位能夠喜歡、滿意這次的故事。

下次,又是那位迷途的學生,能受到老師的關愛呢?


感謝閱覽至此的各位狼師們,請各位踴躍留言告訴我您最真摯的感想。

在此留下存在過的證明,
僅僅為了不被世人遺忘。

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

圖源






修斯

e10150101 ‧ 創作玩家

50
-
0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