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

【討論】S4迪恩-『十二聖騎士』四等熱鬧公會招生附設賴群(內含公會主題小說吾命騎士片段)

樓主 楓晨星羽 a22745331
GP2 BP-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身為一名專業的太陽騎士,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
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外加璀璨的笑容,
永遠帶著笑容對該死的敵人說:「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
是太陽騎士的宿命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溫暖好人派

太陽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首,溫暖好人派的領軍首領,擁有燦爛的微笑,完美無瑕的性格,永遠原諒他人的仁慈心。
暴風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風流倜儻,自由自在,身邊永遠都有女人的存在。
大地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忠厚老實,是太陽騎士最好的朋友。
綠葉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只有四個字形容:一個好人。
烈火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個性火爆,直率坦然,崇拜太陽騎士。
白雲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溫暖好人派的成員,生性飄泊,有著像雲一樣的飄逸氣質,最能找到他的地方有窗檯,屋頂和榕樹下之類的,通常他都在這些地方獨飲或者是看書。

殘酷冰塊組

審判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殘酷冰塊組的老大,個性嚴厲冷酷,永遠不原諒罪人。
寒冰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殘酷冰塊組的成員,個性冷若冰霜,永遠面無表情。
孤月騎士
十二聖騎士之一,殘酷冰塊組的成員,個性孤芳自賞,非常的高傲,不輕易與常人親近,而且總是一付目中無人的樣子。
刃金騎士
有條出了名的毒舌,說話不氣死人不償命,聽說和他說上十分鐘的話,就會被他氣到短命一年。
魔獄騎士
殘酷冰塊組的十二聖騎之一,也是唯一一個被編入殘酷冰塊組,卻不聽從審判騎士的命令,而聽從太陽騎士的聖騎士,專門出一些不為人知的暗地任務,也有人說他是十二聖騎的專屬暗殺者,更有傳聞說,在第一代十二聖騎的時代,魔獄騎士根本不是一個真正的人,而是太陽騎士專門用來出秘密任務的裡身份。
堅石騎士
十二聖騎士中,隸屬於殘酷冰塊組,固執的出了名,他的固執就跟石頭一樣硬邦邦,號撐打破他腦袋容易,但是要打破他的固執,還不如推翻光明神殿還比較容易些 。

-----------------分隔線------------------------

章節之一:十二聖騎的共同守則第三條:「不管太陽騎士看起來有多遜,都不要碰觸他的逆鱗」

一大塊早已沒有樹的空地,周圍全是斷枝殘幹,地上滿是焦黑和坑洞,顯然這裏發生過異常激烈的戰鬥。

麥凱全身傷痕累累,盔甲殘破不堪,似乎根本站不住,所以只好倚靠在斷了半截的樹幹上,狀似在發呆。
安跌坐在地上,神色也是呆愣的。

奧斯頓正努力的施展他不入流的治癒術,施展的對象卻是綠葉……綠葉正仰躺在地上,他的弓就躺在他身旁,卻沒有被握住。

這時,麥凱和奧斯頓都發現了我,他們抬頭看著我,神色蒼白,奧斯頓張開了嘴,但又沒吐出半句話,似乎他已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一邊走過去,一邊把眼神栘到綠葉的臉上,他閉著雙眼,顯然昏迷不醒。

「綠葉?」我輕呼一聲、

他絲毫沒有反應,卻是一旁的三人有了反應,安哽咽出聲,隨即趴倒在地上,拼命壓抑著哭聲。

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

我走到綠葉身邊,感覺到他身上的光屬性漸漸流失,取而代之的,是黑暗屬性。

這時,一個普遍的常識不受控制的竄人我腦中。

聖騎士只有在墮落,或者死亡以後,才會慢慢被黑暗屬性侵蝕。

綠葉!一股痛竄過我的全身,彷佛全身就從心臟開始碎裂……

無法再多看一眼,我轉過身,大步朝麥凱走去,抓住了他的雙肩,感覺自己幾乎連他的肩甲都可以捏碎,我顫抖著說:「綠葉怎麼會死?有你這個戰神之子擋在前頭,你都還活著,後方的弓箭手怎麼可能會死!」

如果、如果讓我知道,是你們故意看著綠葉死的,我絕不放過你們!

聞言,麥凱的臉色很是蒼白,他有點慌亂的說:「我們追上了那個暗騎士,和他們打了整整一天一夜,卻還是打不過他們……最後,他們越過了我們所有人,卻只殺了艾梅。」

奧斯頓連忙叫喊:「太陽騎士,你冷靜點,他們……」

雖然,他嘴裏說著冷靜,語音卻是顫抖的說:「他們走的時候,讓我們留話給你。」

我狠狠瞪向奧斯頓,卻無法對他渾身上下的傷勢視而不見,他們三人經過惡鬥,無庸置疑的,甚至,綠葉身上的傷還比麥凱和安更少。

奧斯頓深呼吸好幾口氣後說:「他們說,施展過起死回生術的您就算追上去,也是不可能打得過他們的,所以,請您不要追上去。」

我的臉色猛然刷白,原來,只殺死綠葉竟然是為了拖延我。

雖然麥凱他們打輸了,但以他們的實力,恐怕對方傷得也很重,如果我追上去,說不準真能留下他們……等等!我遲疑了下,我表現出來的實力這麼弱,怎麼會讓對方有所忌憚?

我用力甩了甩頭,現在腦袋一片混亂,根本無法思考,不管如何,若不是因為我會起死回生術,他們絕不敢殺死綠葉。

那名暗騎士那麼強大,肯定是渾沌神殿的重要人物,他竟然敢殺死光明神殿的綠葉騎士,若綠葉真的從此死去,將會導致光明神殿和渾沌神殿之間的全面開戰。

但,我的心頭都涼了啊……為什麼又是起死回生惹的禍?上次是差點害死了亞戴爾,這次竟然直接害死了綠葉。

起死回生……到底是在救人,還是在殺人?

一旦知道可以復活以後,就開始不在乎生命了嗎?

這時,一旁安靜許久的安突然跳了起來,對我尖叫:「你憑什麼怪麥凱,我們在奮戰的時候,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說啊!」

我放開了麥凱,幾乎踉蹌了兩步,雖然我離開是為了探查,但是我在探查清楚後並沒有馬上回來,反而和老師他們胡混了幾天。

「我以為沒有問題的……戰神之子、戰神祭司,加上綠葉的弓術,對方只有暗騎士和風屬性魔法師,怎麼可能會輸、怎麼可能?」

我喃喃自語,在推託、在找理由,如果不是這樣,恐怕我第一個想殺死來為綠葉報仇的人……是我自己!

「他們還有一個強力的幫手,非常強大……」奧斯頓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仿佛光是回想那個人,就耗費他無數的精力,他虛弱的說:「是個渾沌祭司。」

「渾沌祭司」一詞就像雷一樣打中我的腦袋,一瞬間明白了過來。

光明祭司擅長治癒,戰神祭司擅長強化同伴,渾沌祭司卻擅長攻擊,他們攻擊的方式和亡靈法師很相似,幾乎可以說是亡靈法師的進階版,有渾沌神助的亡靈法師。

幸好,他們的人數很少很少,少得連渾沌神殿都不敢讓他們出來行走,因為哪怕死了一個,都是可怕的損失。

奧斯頓喃喃自語:「那個渾沌祭司強大得不可思議,怎麼會那麼強?怎麼可能……」

麥凱臉色陰惻的說:「那個暗騎士也很強,說不定他就是渾沌神的代言人!」

我看了戰神之子一眼,他果然不是管事的人,居然連這點也不知道,渾沌神的代言人根本不是暗騎士,不過就算不是代言人,恐怕那個暗騎士也是渾沌神殿非常重要的人,否則,絕不可能和戰神之子戰個一天一夜。

但那一切都不重要……現在不重要。

我深呼吸一口氣,對三人說:「我要施展起死回生術。」

三人一愣,奧斯頓禮貌的問:「我們需要走開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我需要你們的保護,不要讓任何東西靠近我,哪怕是一片落葉!」

「好!」

三人都臉色堅決的點了點頭,其中,奧斯頓的眼神特別亮,但沒什麼好奇怪的,任何一個祭司知道自己可以親眼目睹起死回生這種頂級神術,都會是那個表情,如果是光明祭司在這裏,恐怕都大吼大叫起來了。

「綠葉死了多久?」我仔細問道。

「兩個小時左右。」奧斯頓精准的回答了我。

我點了點頭,時間很充裕,我在綠葉躺的周圍畫了個大圓,然後轉頭對三人說:
「從現在開始,不管我做什麼,都不要跟我說話,也絕對不要讓任何東西進入這個圓。」

三人再次嚴肅的點了點頭,同時站了起來,在圓的外面排出個三角形,用行動表示他們的決心。

見狀,我放心多了,有這三人在,除非是剛才的暗騎士和渾沌祭司殺回來……我遲疑了一下,會不會他們打的主意就是如此?趁著綠葉在復活的時候,把我們一網打盡。

我觀察了下綠葉,他是被細劍穿心而死的,傷口很小很精准,這讓我有點放心下來,如果是渾沌祭司,應該知道屍體被破壞得越嚴重,復活起來越困難,如果他們是想將我們一網打盡,應該不會用這麼精准的傷口殺死綠葉。

雖然還是有很多疑慮,但我已經不能顧慮那麼多了,拔出了掛在腰側的太陽神劍後,我開始以劍代筆,在地上畫起了復活用的魔法陣。

畫完了魔法陣,接下來,我只是靜靜的看著綠葉,雖然是死於非命,但他看起來很安詳,除了臉色蒼白些,根本看不出來他已經不會再張開眼睛了。

嘴角甚至帶著淡淡笑容……

他一直都是這麼樂天知命,幾乎可以說是逆來順受了,雖說綠葉騎士的個性本就是如此,但哪個十二聖騎士是表裏不一的?大地可一點也不忠厚,我又哪里真的仁慈博愛了呢?

「想到大地……小時候,我和大地吵架,總是你在居中調停,在我們兩個之間跑來跑去,用笑臉來對我們兩個的臭臉,直到我們肯跟對方說話為止。」

有一次,我們怎麼也不肯和好,最後,你在我們中間嚎啕大哭,哭得那個淒慘勁,連審判走過去,都用危險的目光瞪我和大地,害我們也顧不上吵架,只能聯手安慰你,求你不要再哭了。

我不斷回想,記憶一直回到最開始的時候……

「記得第一次看到你呀,你的臉上就掛著笑容,我可以笑得此你璀璨,比你受人信賴,比你好看一百倍,但是永遠都沒辦法像你笑得出自真心,笑得像陣舒服的涼風……」

我沉默了好一會,才又開口說:「但其實,我真討厭你的笑容,你的笑容像在諷刺我,諷刺我的笑容有多虛假,你這個表裏如一的好人也像在諷刺我,在告訴我,你才是真正善良的人,而我根本不是。

「所以,我總愛欺負你,到現在都在欺負你……可是你卻始終不肯生氣,對我怒吼一下有那麼難嗎?最後,你唯一會做的叛逆事情竟然是釘稻草人!」

我忍不住低吼:「你就一定要這麼善良嗎!你這個笨蛋!」

我一直回想,一直回想……直到我的臉上流滿了淚水,並一滴滴的滴落在綠葉的腳邊,直到我的腦海中,除了看到綠葉再次張開眼睛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奢望。

我不會讓你死,我也不會讓你復活得有缺陷,綠葉!除了完好無缺的復活以外,
你不會有別的狀況!絕不!

我閉上眼,壓下所有想哭出聲的衝動,抬頭仰望著天,望著遙不可及的太陽,仰望著不可見的光明神。

我緩緩開口了,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光明神啊!請您傾聽我的悔恨,傾聽我的愚蠢,我口口聲聲太陽騎士最重視的就是聖騎士,口口聲聲所有的聖騎士都是我的,誰也不許傷害他們,但是,我卻拋下艾爾梅瑞•綠葉不顧,在他瀕臨危險的時候,我沒有盡到一個同伴該有的責任,我不在他的身邊……」

我深呼吸了口氣,祈求:「這一切都應怪我,我的罪深得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願意為此付出任何代價,只求您別將艾爾梅瑞•綠葉帶回到您身邊。

「光明神啊!我對您發下誓言,我願意為了再次見到艾爾梅瑞•綠葉張開眼睛,付出任何代價,請以我的左手之血驅動他的左手,請以我的右手之血驅動他的右手……」

我把太陽神劍鋒利的劍刀抵在自己的左手臂上,然後讓血液順著劍身,滴落到綠葉的左手上,接下來是右手、雙腿……

直到綠葉身上沾滿我的血,我才開始進行下個階段的儀式……我把太陽神劍刺進了他心口的致命傷。

然後,我跪了下來,抬頭仰望,雙手高舉,祈求那遙遠的、看不見的光明神……
請您把完好無缺的綠葉還給我,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請把完好的綠葉還給我。

還給我!


-------------------分隔線----------------------


【公會名稱】十二聖騎士
【伺  服 器】S4迪恩
【公會等級】4等
【道 具  屋】4等
【祭 祀  殿】3等
【會    長】太陽o
【副 會  長】綠葉
【公會取向】半休閒制
【會員人數】51人
【集會跑商】晚上0:00於六線集合跑商
【入會方式】此串回文或者遊戲內密語洽:太陽o、中二怪人、康坦卡蘿
【公會介紹】希望大家可以進來一起玩,無論喜歡休閒玩農場、組隊玩副本還是專心衝戰力我們公會都有,快過來找志同道合的夥伴。
公會裡學生上班族比較多,白天有賴群可以聊天與分享生活瑣事,晚上則是遊戲裡很熱鬧,大家都會打屁聊天,也會一起打王打怪,大家都很和諧沒紛爭,如果你是新手也歡迎進來,公會的大家都會給予幫忙與解惑。「十二聖騎士」公會的目的是想創造一個讓人可以舒服輕鬆玩遊戲的地方,無論是忙碌的學生、壓力大的上班族,能在下課下班以後找到一個輕鬆舒壓的地方,只要大家一起玩就會很有趣。

------------------分隔線-----------------------

格里西亞‧太陽:就是我學不會劍術又有什麼關係?
就是我不像我的老師一樣,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但是我的十二聖騎士在我的神術增強之下,他們就是『史上最強的十二聖騎士』!
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跨越他們來傷害我!就算我連劍都不會用,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害怕!
以上文章取自「御我」小說:吾命騎士片段,已經作者同意轉載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