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10

RE:【自創】【同人】月之刻﹝新增 十七章 儀式之後﹞

21 樓 小龍女 eji6j6
GP1 BP-
第十八章 復仇

“我要走了,回‘牙之塔’去。”

厭煩了一個人自說自話的獨角戲,說出這話時,成功地看到他無力的眼忽然睜大,然後瞪著我。

我發出冷笑:“那些長老們,還有你忠實的走狗們,一定怎麼也想不到,那個叛徒亞莎莉非但沒死,還變成了查爾德曼,堂而皇之地回到那裡。”

“我會告訴他們,今天晚上,我遭遇了布拉迪歐卡斯特,一番苦戰之後,我終於殺死了它,解決了他們的後顧之憂……”

我頓了一頓,如果沒有齊的話,這些就是剛剛發生的事實,這想法讓我升起了一股憤恨。

我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中,咬牙說道:“說不定,學院經由此事會升格我為長老……接著,以我查爾德曼的聲望和能力,不久之後整個‘牙之塔’就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然後——”

我與他目光相接,一字一字地說:“我要你看著我,是怎樣親手把‘牙之塔’一點點,一點點地引導向毀滅……”

我的聲音因激動而顫抖,可我突然發現,他凝視我的目光沒有絲毫畏懼,有的只是悲涼和近乎憐憫的同情。

為什麼!我明明已經占盡了上風,他才是弱者!我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致他於死地的強者!為什麼他要用這種眼神看我,他怎麼配用這眼神看我?他應該恐懼,應該悲鳴,應該向我求饒才對啊!?

……難道我錯了嗎?當我向他告白時,回應我的便是類似這樣的眼神……然後我解開了巴魯多安德魯斯之劍的封印,變成了布拉迪歐卡斯特……演變成如今的局面。

看到這眼神,我有如置身冰窖。

我沒有做錯!錯的是他!是“牙之塔”!是所有負了我的人!

布拉迪歐卡斯特是真實的,五年的非人日子是真實的,我支離破碎的心也是真實的!這都怪他,查爾德曼!如果不是他拒絕我的話,

我怎會如此呢?他又怎會如此呢?

我呆立在原地,胸中一陣翻騰,有點歇斯底里地叫道:“我不是說笑的,我真的會毀了‘牙之塔’給你看!我還要看著他們把你當成我來獵殺,看著你在痛苦煎熬中腐爛死去。查爾德曼,你的人生已經完了!我,亞莎莉……”

我跨上前,一把掐住他破破爛爛的肉翅,他痛苦地抽搐了一下,我把臉湊近他污穢醜惡的頭如同宣判一般地說,“你看清楚,我將毀了你的一切,包括你最重視的東西。然後……由我,代替你,活下去。”

“……這是你應得的報應……”

他緩緩地閉起眼。他已經連發出聲音的力氣也沒有了。

我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會,然後抬頭,看那碩大的月亮。

在這慘淡月光所覆蓋的世界上,生命的消逝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柔和的風中跳動的,是我越來越冷的心。

然後,我在月光下轉身,丟下他一動不動的身體,朝牙之塔的方向行去。

待續......
1
-
LV. 24
GP 310
22 樓 小龍女 eji6j6
GP1 BP-
第十九章 歸來

子時,濃黑的夜色將這巨大建築物的輪廓渲染模糊,放眼遠眺,只見幾點燈光如豆


沿著寬闊的大道,穿過高聳的石門,我踏進了空寂的學院內。蕭瑟的風卷起細小的砂
石,在腳邊糾纏,左側是被撞壞的塔樓,孤零零地立在廣場一側。看著它,耳畔隱約
響起當日狂亂場面的喧囂。

熟悉的禮堂,熟悉的學院樓,這一草一木都是熟悉的。

經過一扇碩大鐵門時,我停下了腳步。

這裡是……祭壇?

沒錯,祭壇。

從虛掩的門縫間望去,裡面烏漆嘛,塵土在門檻下聚成了一小堆,顯然這裡很久沒打
理過了。

我駐足門前,心裡對自己說:我回來了……

我曾經想過,當獲得更高榮譽之後,要和所有遠遊修行歸來的學子一樣,站在"牙之
塔"的入口昂首說一句"我回來了。"

但是我什麼也沒得到,相反的,我還失去了自己的全部。連肉體也沒有留下。

根本不是衣錦還鄉,更不是久別重逢,我只是"牙之塔"的一個棄徒,有的也只是滿腹
怨恨和一身傷痕。

離開那棟建築物,腦袋裡有些渾渾噩噩,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正站在一片銹跡斑斑
的鐵欄外。鐵欄的另一邊瀰漫著若有若無的霧氣,高低不齊的墓碑靜靜地躲在幾棵老
樹的枯枝下,不時有蝙蝠鬼祟的身影從它們上空滑過。

墓地嗎……那麼久待下來,居然都沒有留意到有這麼一塊地方。

這麼想著,眼睛就被一座歪斜的墳墓吸引了過去。

像被什麼所驅使,我跨進了墓地,走到它跟前。

月光適時地從雲層中透出一隙,身邊的霧氣氤瘟。

然後,我在陰影褪去的墓碑上,看到了我的名字。

"願仁慈的上帝寬恕這個戴罪的靈魂,願她的靈魂得以安息。"

我默念著墓志銘的最後一句,又回憶起那天我和查爾德曼衝突的場面。

我定定地站著。

齊,你錯了。

亞莎莉她……的確是死了,查爾德曼他沒說錯,"牙之塔"也沒做錯,現在這個世界上
,認為我還活著的,也就只有你一個人而已。

連我自己都很清楚的明白,"亞莎莉"……她已經不在了。

我伸手撫上墓碑粗糙的頂端,意外地沒有黏上一點灰塵,挪開自己的腳,竟然發現唯
獨這個墓和幾位已故長老的墓被打掃得乾乾淨淨,連雜草也全拔除了。不同的只是我
的墓前沒有拜祭的百合花。

那麼是誰?誰在一直照料這個墓呢?

"查爾德曼老師?您怎麼在這裡……"

冷不防的一個男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嚇了我一跳。

回過頭去,一個和齊年齡相仿的少年,闖進了月光下的靜謐墓園。他穿著魔術士斗篷
,胸前晃動著那個十字架。暗紅色的頭髮下,白皙的臉上流露出少許慌亂和緊張。

心念一動,我脫口而出:"哈帝亞?"

"是、是。"

他連忙回答。也許是查爾德曼威嚴的臉鎮住了他,紅髮少年的表情又多了一份拘謹。

他果然是齊提起過的感情很好的哈帝亞,五年前我見過他幾次,原本印象就很模糊,
只記得他也是跟隨查爾德曼身邊的幾個弟子之一,不過當時那次捕殺行動,卻沒見到
他。

現在這個已經長大的少年規矩地站在我面前,唯一的感覺也只是陌生而已。

待續......
1
-
LV. 24
GP 310
23 樓 小龍女 eji6j6
GP0 BP-
第二十章 哈帝亞

“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幹什麼?”我問他。

“沒……沒幹什麼。”哈帝亞躲著我的目光,視線朝我身後瞥去。

“哈帝亞,”察覺到了什麼,我看著他,冷冷地說,“我知道你和齊利蘭謝洛是很好的朋友,想為他做點什麼。但你要明白,“牙之塔”變成現在的樣子全是拜那兩人所賜, 他們都是叛徒,是我們的敵人,我希望你記清楚這點。”

他驀地抬起頭來,用紅色的瞳孔盯著我,似乎滿臉驚訝:“……查爾德曼老師?”

“沒什麼事的話,快回自己的寢室去......現在應該已經過了熄燈時間吧?”

我不再理會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走出墓園,留下背後的哈帝亞兀自呆站在原地。

中庭南側走廊的盡頭,就是查爾德曼的房間。

在“牙之塔”,除了長老和學院長,只有他有資格擁有一棟自己的屋子。

我推門進去,第一眼便是一張樣式老舊的書桌,背後是兩米多高的一長排書架,上面堆滿了各種的書籍,這裡就是查爾德曼每天工作的地方。

桌上有一盞油燈,我揮了一下手,將它點燃。

微弱的燈光把整個屋子的陳設鍍上了一層昏黃,和記憶中一樣的簡陋和陰暗。

是我的話,至少會把這裡整理得稍微亮眼些。

這麼想著,我的目光停在了書架一側的木門上。

裡面想必就是他的臥室了。

那是我從未涉足過的區域。

在以前,能被允許進到這間辦公室已經讓我受寵若驚, 極少極少的機會能夠到這房間裡來, 卻都因為過於興奮而忽略了仔細觀察一下他和他的家,導致我一腳踏出屋外時就懊悔不已。

可是現在,這裡的一切,包括查爾德曼本人都成為我的東西了。

我皺了皺眉,發覺自己的心情並不好。

只是像衣服一樣地佔有了他的身體,只是像陌生人一樣佔據了他的家。

根本,我找不到一件真正屬於我的東西。

昏暗燈光下的我,覺得自己好孤單。

或許,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只是一個人,渴望被重視,渴望被愛, 卻最終什麼也沒擁有過的可憐人。

一直以來這都是現實,只是我不願去承認而已。

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接著,哈帝亞裹著一身冷氣衝了進來。

“查……查爾德曼老師!我有話想問你!”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不過還是擺出氣定神閒的模樣轉過身去看這個紅髮少年: “沒人教過你, 進別人房間前要先敲門嗎?”

“亞莎莉學姐…… 您把她怎麼樣了?”

他竟然對我的質問充耳不聞,這不禁讓我有點心虛: “放肆!”

我大聲說道,他焦急的臉上頓時浮出慚愧的表情,但很快又握緊拳頭,堅定地望著我:“請您告訴我!亞莎莉學姐她現在怎麼樣了?您答應過我的…… ”

“你究竟想說什麼?”

看著他一點也不做作的臉,我的心動搖了,“她怎麼樣…… 在墓地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查爾德曼老師!請您告訴我真相!”

他打斷了我的話, 語氣變得有些哀傷:“我一開始還很懷疑……當初齊離開的時候那麼憤怒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太愛慕亞莎莉學姐了。”

“我跑去勸他,他氣憤得什麼也沒說, 只是叫我去找那個墓……”

沒錯,那個假的墓,我的墓。

回想起五年前查爾德曼在我面前提起它的時候,我幾乎萬念俱灰。

“然後,我真的如他所說找到了那個墓,裡面果然沒有學姐的屍體。當時我很傷心,我不明白查爾德曼老師您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當我不死心地往下挖掘的時候, 我終於明白了您的真意!只是……齊他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我的真意?”

我明白了, 查爾德曼一定是放了什麼蠱惑人心的東西在裡面,想掩蓋他的醜行。

假如不是的話,為什麼當時捕殺我的行列中沒有見到眼前的少年呢?

他欺騙了齊,又欺騙了齊的摯友,我已不屑他究竟在墳墓裡藏了什麼,總之他的卑鄙嘴臉已經被我看穿了,而我,也已經讓他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了代價!

“查爾德曼老師!請您告訴齊吧,把您的真實想法都告訴他!我實在不忍見到比我更尊敬您的齊與您為敵,這太悲哀了…… !”

哈帝亞帶著哭腔向我請求,然而在我眼中,他只是一個被查爾德曼愚弄的可憐蟲,可以想像的是,查爾德曼向他灌輸了怎樣的假仁假義,再通過他的嘴去迷惑信任他的齊。

查爾德曼,你簡直稱得上是卑鄙的代名詞了!

“我的真意如何已經無關緊要了。齊怎麼看我, 我也不在乎。因為布拉迪歐卡斯特已經受了我的致命一擊,可能活不過今晚。”

我淡淡地說,布拉迪歐卡斯特遲早要死,除了齊,所有人都巴不得它早點死,包括現在的我。

況且,我相信無論我以這外表做了什麼,他們這些天真的追隨者都會一如既往地信任我,膜拜我。

我似乎已經能預見到自己手執代表最高權利的長老權杖,立在議會廳主席位上的樣子。

待續......
0
-
LV. 24
GP 311
24 樓 空之軌跡 eji6j6
GP0 BP-
第二十一章 識破

哈帝亞的表情變了,他像看一隻怪物那樣地看著我,還後退了一步。

我看到許多的“不可能”寫在他的臉上。

我開始覺得有點奇怪。

從和這個少年開始的第一句對話,我就覺得自己被完全排除在他的邏輯之外。對於他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似乎他也覺得我的舉手投足都不在他的習慣範圍內。


難道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我的身份已經被他看穿了?

不可能的!我清清喉嚨,眼神不自覺地飄向身邊瘦長的梳妝鏡。

查爾德曼一絲不苟地在鏡子裡看著我,那是張面無表情的臉。

“不可能的……”

他果然開口了。

哈帝亞的神情很複雜,有許多的欲言又止、許多的懷疑、許多的我說不上來的意味。

“哈帝亞,我以導師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回自己的房間去,忘了這些你不該管的事。”

我快無言以對了,我需要時間仔細整理一下細節,包括他說的話和他的表情。於是我下了逐客令。

他仍舊是一副難以理解的表情,不過我威嚴地轉回了身去,鏡子裡,他的一舉一動都完全收入我的眼底。

我看到他先是垂下了頭慢慢向門邊退去,突然間他停住了腳步,抬起右手對準了我的後背!

也許是我過於熟悉以前魔術士們對我擺出的這個架勢,也許是身為布拉迪歐卡斯特時如烙印一般刻在我心頭的記憶瞬間化為了反應,眼見他這一動作,我本能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返身回擊——

“切裂之風!”

“真實之鏡!”

兩個不同屬性的咒語雙雙發出並同時擊中了對方,我看到風刃割裂了他的衣衫,殷紅的血飛濺而出,而他卻瞪大了錯愕的雙眼,看著鏡子裡高挑的美麗女性。

我看到有血滴自鏡面上滑過亞莎莉的身體。

我沒想到居然會這樣,霎時間我怔住了。

我們都僵硬了十幾秒鐘,還是哈帝亞先回了魂:

“你……你果然不是查爾德曼老師?亞莎莉,你是亞莎莉!”他失聲叫道。

臉上有些癢癢的,我用手指一抹,是他的鮮血。

我呆呆地望著鏡子,亞莎莉的身影正逐漸淡去,變回了滿身血跡的查爾德曼。

哈帝亞難以置信地看著我,突然發覺了身上的傷,頹然坐倒在地,痛得臉色煞白。

“真是叫人意外……”

收起心神,我陰著臉一步步走向在地上掙扎的少年:“你是從幾時開始發覺的?”

他咬著嘴唇,白皙皮膚上的血紅得觸目驚心,一邊防備地用那雙紅色眸子盯著我,一邊費力地質問:“查爾德曼老師……你把他怎麼了?”

見我走近,他扭曲著五官不斷地向後退。

我冷笑著說:“查爾德曼?他不就在這裡咯……?”

“你把他怎麼了!?”他高聲叫道。

“怎麼了……我現在成了他的樣子,你猜他怎麼了?”

“什麼……!”

我抬起了手對準他,我已經暴露了,要想沒有其他人知道我的身分,我唯有殺他滅口。

他看出來了。

他狼狽地往後挪動,儘管知道那是徒勞,可求生的意念還是支持著他沒有昏倒。

那一瞬間我猶豫了。

我對自己不經大腦思考就做出的舉措感到害怕,我恨的只是查爾德曼一個人而已,眼前的少年卻是齊的好朋友,是一直以來暗中幫助齊的人,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加害於我......然而為什麼我能毫不猶豫地對他抬起我的手?

這樣的我,和查爾德曼有什麼區別?

一直對查爾德曼的行徑恨之入骨的我……曾幾何時變成了這樣一個殘忍的人了?

哈帝亞沒有放過我短暫的遲疑,他踉蹌著爬起,鑽出屋門,我呆呆地目送他帶著班班駁駁的血跡消失在黑夜中。

我不知道他要逃去哪裡。

他搖搖晃晃逃走的樣子使我又想起了自己。

我無力地環視屋內的狼籍,輕誦還原的魔法讓它們恢復原樣。

然後,倒在椅子裡,凝視鏡中疲憊的自己。

我到底在幹什麼……”

待續......


0
-
LV. 24
GP 311
25 樓 空之軌跡 eji6j6
GP0 BP-
第二十二章 崩潰

再次確定墳墓裡確實空空如也之後,我回到房間,心亂如麻。

照目前看來,一切似乎都很順利,沒有任何人看出有什麼異樣。學院在平靜之中迎來了那晚後的第3個清晨,其間也召開了一次長老會議,內容根本沒有觸及“天人的遺產”,竟然是一些清閒的學院瑣事和無關緊要的人事變動。

我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哈帝亞的事,不是指他會不會告發我,而是他先前莫名其妙的說話。

儘管我勸慰自己那只是查爾德曼的小手段之一,也深信自己不會再被和他有關的事所迷惑了,可是總感覺自己疏忽了什麼東西......這樣的疑團壓在我的心頭揮之不去,讓我有些疲憊。

我究竟在疑慮些什麼?

血染八月的身體怎樣了......也許,查爾德曼已經斷了氣,現正在某處慢慢地腐爛……真是報應。

我把目光從窗外收回,討厭的陽光影響了我的視神經,原本就背光的屋內現在看來更黑漆漆了......

齊現在在哪裡呢?

他還是沒變,和以前一樣地信任和袒護我,有時想來不禁覺得好笑,究竟他是把我當姐姐看待,還是妹妹呢......?

不過我現在已不需要他的保護了,如果可以的話,在了結與“牙之塔”的恩怨之後,希望他可以回到我身邊......

如果他不介意我的容貌的話。

哈帝亞......傷他並非我的本意,據我所知黑魔法的學習課程中並沒有回復和治療系的咒語,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我真的不知該如何面對齊了。

我閉上眼,紅髮少年的話語尤在耳邊縈繞:

“但是當我不死心地往下挖掘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您的真意!只是......齊他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查爾德曼老師!請您告訴齊吧,把您的真實想法都告訴他......”

......

查爾德曼,你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你會有今天都是你自己種下的孽因造成的,是你讓我恨你至此......

你該滿足了,我對你,已經沒有了一絲愛戀......!

“沒事吧,站得起來麼?”

“跟我來,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就留在這裡吧!”

“你......做你自己就夠了。對不起。”

“‘牙之塔’的叛徒,魔獸布拉迪歐卡斯特,我奉長老之命來取你性命......投降的話
,我會讓你沒有痛苦地死去。”

“亞莎莉......你總會明白的。”

我猛地將右拳砸向桌面。

我不明白,我根本不了解你,我完全不知道你的想法!

況且......我已經......已經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牽連了。

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仁慈,你的冷漠,你攙扶我溫暖的手......你的一切都從我的頭腦中滾出去!

沒來由的一股焦灼在我的胸口竄升,我趴在書桌上,鏡子恰好正對著我此刻的臉——

我絕望地倒吸一口涼氣!

查爾德曼......我根本......根本就不能讓你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捨去了布拉迪歐卡斯特軀殼的我,同時遺失了靈魂交換的力量......這樣的我,會陪著查爾德曼的身體,直到這身體老朽死去......!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亞莎莉和查爾德曼是兩人一體的,沒人可以分開了,沒有辦法可以分開了......!

是我讓事情演變成這樣的,我傻了,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我會瘋掉。

到底是誰被誰毀了?是誰沒有未來了?

“轟──”

外面傳來巨大的聲響,“牙之塔”正被什麼龐然大物所搖撼,整棟建築都顫抖起來,我失魂落魄地衝出屋子——眼前的景象把我打懵了。

“血染八月!血染八月襲擊牙之塔了~~!”

待續......



0
-
LV. 24
GP 311
26 樓 空之軌跡 eji6j6
GP0 BP-
第二十三章 龍之淚

“老師在哪裡~~?”

“救命啊~~”

“不要慌!女學生先向大殿方向撤走,注意保護頭部~!”

……

是它!

它降落在五年前被我撞碎的高塔斷面,撐著巨大的翅膀,引頸發出令人震耳欲聾的悲鳴。

鋼爪緊扣之處,石塊碎屑像瀑布似的順著塔身傾泄直下。

淒厲的嘶叫和驚恐萬狀的人們構成了如同地獄般的一幕!

“查爾德曼!”

我失聲叫道,在周圍慌不擇路的人群中逆流而上,它一眼就發現了我,挪動了一下身體後聳動著支離破碎的翅膀,向我垂下了高昂的頭顱,發出一聲撼人心魄的長嘶。

身後的魔法攻擊像雨點一般鋪天蓋地的向它灑去,卻都在圍繞它周身的透明屏障上化作了無數耀眼的光粒,沒有一發能夠接觸它。

——它沒死,它還沒死,它是來找我的。

為什麼我絲毫都沒有感到恐懼?在我心底萌動的這陣歡喜是怎麼回事?這刀絞般的痛又是怎麼回事?

“鳴鳴……!”

它悲嗆地朝我呼吼,仿佛在它的眼中只能看到我一個人。

我的腳像被釘在原地,茫然地與它遙遙相對。

亞莎莉,妳在做什麼?現在是殺了他的最好機會!

只要他死了,所有的阻礙都會消失,所有的回憶都會被遺忘,所有的傷口都將愈合。

眼前是妳的宿敵,他曾經奪去了妳的一切,他現在妄圖毀了妳的將來,妳卻呆呆地站在這裡做什麼?

腦海裡的呼聲愈演愈烈,然而我卻彷彿中了石化的魔法,根本無法有所行動。

“查爾德曼老師!您怎麼了?難道就這樣看著它攻擊學生們嗎?”一名年輕的教師趁著空隙靠近了我身旁,以嗔怪的口吻叫著。

我呆滯地轉過頭,看著他臉上理所當然地寫著“快攻擊它呀”的表情,接著越過他的肩,視線所及的是一群牙之塔的人們,似乎努力地、竭力地抗擊著其實根本沒想傷害他們的查爾德曼。

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誤會和殺戮罷了!

那麼,我該攻擊他嗎?像他當年攻擊我一般地對他出手嗎?

向他抬起自己的手的我,五年前的查爾德曼,現在的亞莎莉,五年前的布拉迪歐卡斯特,現在的查爾德曼,愛與恨,恨與愛,此刻,在我的目光穿透指縫時重疊了。

所有的愛意,所有的悔恨,所有的情感,悲劇般地重疊。

我沒有錯,我沒有錯,我沒有錯,我沒有錯……

“破壞之光——!”

從我口中衝出的咒文,伴隨著壓縮空氣和揉碎一切的力量,灰白的魔法軌跡撕開了血染八月的結界,在它的胸口打出一個血窟窿。

它全身猛烈地一震,像夜空中隕落的流星一樣從塔頂墜下。

遮天蔽日的塵埃帶著寒冷絕望的氣息,如同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地飄落。

伸出手,其中的一片在我的掌中凝固。

雪嗎……又……下雪了。

真是雪的話,為什麼它不融化呢?難道,是因為我的手心比它更冰冷……

“成、成功了!血染八月死了~~!”

不知是誰發出了驚咋的喊聲,短暫的沉寂後,學院內響起了潮水般的歡呼聲。

我好不容易挪開僵硬的腿,朝倒在數十公尺外的它走去。

“咕......”

它氣若遊絲,歪著頭,用它已經腐敗的半邊臉上裸露的渾濁眼珠看著我。張了張口,卻只湧出黑色的血沫。

雪花爭先恐後地積聚在它身上,快速地遮蓋了它慘不忍睹的滿身瘡痍,仿佛在為它建立一座銀白色的墳墓。

“查爾……德曼。”

我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叫出了它的名字。

我知道它聽得到。

陷在沒了眼皮的腐肉中的眼珠一動也不動,那是如此不堪入目的醜陋,可是我卻忍不住想伸手去撫摸它的臉。

這時,那大眼卻滾出一顆清澈的淚,只是一瞬間,就混和了雪花消失不見。

我怔住了。

因為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布拉迪歐卡斯特,這魔龍的身體根本沒有眼淚……

待續......
0
-
LV. 24
GP 311
27 樓 空之軌跡 eji6j6
GP0 BP-
第二十四章 查爾德曼的真意

為了見我最後一面,他早已耗盡了全部的生命。

所有支撐他的力量,都經由我致命的一擊化作烏有。

我終於……殺了他,我終於殺了查爾德曼了。

可是……為什麼……這眼淚……

為什麼?

我的身體像被掏空了一般,只剩下心在滴血的悲痛……

讓我窒息般深深的痛,比之前自己最痛苦的時候都還要來的強烈的痛,從未有過的痛。

“不——查爾德曼老師——!”

我感到自己被一個人影大力推開,是哈帝亞,他單薄的衣衫下,殷紅的鮮血滲透了身上的繃帶。

“為什麼——!”他撲在查爾德曼身旁,悲痛欲絕。


周遭的人群嘩然,我直愣愣地站著,看著少年那聳動的雙肩。

我的時間已經靜止了,我只感到頭腦中和身體裡完全的空白。

少年止不住慟哭,被趕到的另一名少年攙扶了起來——

“齊…利蘭…謝洛?”

我看著他將哈帝亞搖搖欲墜的身子重量轉移到自己肩上,紮眼的十字架在他的胸前晃動。

“亞莎莉……”

齊看著我,我顫抖地迫使自己對上他的雙眼。

“亞莎莉,你為何……不等我……?”

“我……”

我喘不過氣來,心中的痛剝奪了我全部的力氣。

“我沒做錯……是他,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你醒醒吧!亞莎莉學姐!老師他,他一直愛著你呀……學姐!!”

哈帝亞的聲音把我的心整個捏碎!

查爾德曼他愛著我?

他一直以來都愛著我?

他真的像我愛著他那樣……一直都愛著我?!

這是真的?我……我……?

我空洞地看著哈帝亞用魔法炸開了身側一個土堆,空洞地看著他將飛出的本子扔向我。

伸手去接,卻連碰都沒碰到,它掉落在我腳下,我也順勢跪倒在地。

“這是老師的日記…那天逃走後,我原本想回來交給你的……可是我的身體已經不行了……”

他淚流滿面,悔恨不已地說,“如果……如果當時我沒有昏過去的話……”

風吹開了記錄得滿滿的日記本,翻動的紙張將裡面的內容豪無保留地呈現在我眼前。

我已經什麼都聽不到了。

X月X日 晴

今天亞莎莉似乎情緒很低落,我想果然還是因為那天我說話太嚴厲了,其實她的火焰魔法已經練得很純熟,不過假如在練習時不夠專心的話,還是很容易傷到自己的……

X月X日 晴

今天是亞莎莉第一次做便當給我,這個傻丫頭,假如對烹飪不在行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了,居然割傷了右手手指,以為藏在身後就不會被我發現麼?到底要不要建議院長增設女學生們的烹飪課程呢……

X月X日 陰

昨天帶他們去看了遺跡之後,齊利蘭謝洛就變得有些神經緊張,一直擔心著這個遺跡的存在會對魔術士們不利,相反亞莎莉卻表現得興致勃勃,她一直以來都有著過強的上進心,我怕她的性格總有一天會害了她自己,不過,我會好好地看著他們,直到他們都成熟為止。

……

X月X日 陰

對不起……亞莎莉,我現在能做的,只有教導你們魔法,我沒自信可以給妳幸福。成為魔術士對妳來說也許是不幸的命運,難道,我做錯了……?但是,感受到妳的心情,我很高興……

……

X月X日 雨

長老們的決定竟然是抹殺布拉迪歐卡斯特,亞莎莉,我知道妳很痛苦很彷徨,但是在找到能讓妳恢復的方法之前,只有先把妳冰凍這一個途徑。原諒我……亞莎莉。

……

“亞莎莉……你總會明白的……”

我的淚順著臉頰不住地流下。

傻瓜,我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

九年,不,快十年了,在他身邊的我,從來未曾顧及到他的感受,我只會自怨自憐,我永遠只會將過錯強加於他人,我自己,我自己究竟幹了些什麼!

溫柔一如往昔的他,從未有過改變,變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我變得自私,猜疑,狹隘和可悲,虧我還一直在他的身邊,虧我還一直想著永遠追隨他,和他近在咫尺的我,卻絲毫沒有感受到他一直壓抑的艱辛的愛!

我帶給他的,只有痛苦和傷害……

我根本……根本就不配擁有他的愛……!

待續......
0
-
LV. 24
GP 311
28 樓 空之軌跡 eji6j6
GP1 BP-
終章 黑暗的另一面

“查爾德曼……!”

我終於忍不住縱聲大哭。

日記本上,時間定格在“月之刻”儀式的前夜。然而我的時間卻仿佛在進入牙之塔後就再沒前進過。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緊抱著自己的身體,緊抱著查爾德曼的身體,卻一點也感受不到自己還活著,也感受不到查爾德曼還活著?

我爬到它的身邊,妄圖用自己冰涼的身體去溫暖它同樣冰涼的身體。

“對不起……對不起……”所觸及之處,除了傷痕還是傷痕,全是沒有生氣的腐肉,我無能為力,我什麼也做不了,“我把這身體還給你,不管你要求我怎樣贖罪,不管我會遇到任何事,只要你活下去,我變成什麼也無所謂……!”

查爾德曼還沒死,只要他願意,靈魂交換就能讓他再活下去……!

“求求你……活下去……!”

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肩膀,齊在我身後歎息著說:“沒用的,當我們找到老師時,他的生命已油盡燈枯,但是他似乎用意志力將自己的靈魂封在布拉迪歐卡斯特體內……只想見你最後一面。現在,他的心願已達成,不過也無法進行靈魂交換了。”

“這樣的話,我就陪著他一起……”我不顧一切地喊道。

聽到這話,齊用力扳過我,發火地罵道:“如果這樣的話,老師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你又想再逃避下去嗎?布拉迪歐卡斯特原本就是因你而生,你又要再拋棄它嗎?!為了老師,不,為了你自己,你也要活下去呀!”

“老師他……不想再讓任何人受傷害了,所以他寧可犧牲自己……你還不明白嗎?”哈帝亞說道。

我無力地環視他們,我恨死了自己。

“可是,失去了查爾德曼,我活著已經沒有意義了……”

“誰說要死!”

齊斬釘截鐵地說道:“五年來,我跋山涉水,找尋能夠解除天人魔咒的方法,以腕輪為魂,以寶石為心,以劍為軀,如果將巴魯多安德魯斯之劍完全的話,就能拯救你們。我不會讓查爾德曼死的……我也不會讓妳死!”

“可是……”我一動也不動地看著他:“以你的力量能夠成功嗎?尚未是完整體的巴魯多安德魯斯之劍強大的魔力便能把我瞬間吞噬,單憑齊一己之力又怎能夠駕御完整體的天人遺產呢?”

但是齊打斷了我,他對我微微一笑,和五年前不同,他的笑容裡沒了稚氣,卻充滿了決心和成熟的氣質;“不用擔心,因為我……有了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支持,我不是一個人。”

他的話音混雜著些許靦腆,更多的卻是欣慰和滿足。

我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一位黃衣金髮的少女抱著懷裡的寵物,見我看向她,朝我露出一個鼓勵的笑容,雖然這掩不住她臉上寫滿對齊的擔憂。

而另一位比她更小的藍衣男孩,解下了身上所背的巴魯多安德魯斯之劍,恭敬地遞給了齊。

哈帝亞有點勉強卻堅定地站著,面向著齊的方向。

他們……早就已經成長了,只有我,還像個小孩子……

“好不容易能再相會,怎能就此天人永隔?我歐菲——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抽出巴魯多安德魯斯之劍的齊,如此對我大聲喊著。

耀眼的光芒,將我和查爾德曼包圍了。

我閉上眼,感受這淨化一切的金色光輝。

——

雪中,男子將少女輕輕扶起,少女凝視著男子的臉,露出幸福的笑容。

“查爾德曼,你愛我嗎……?”

“是的,亞莎莉,永遠……”

從今而後,永不分離!

THE END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