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1k

「短篇」方舟博士的終末旅行

樓主 修斯 e10150101
GP19 BP-
方舟博士的終末之旅

潔白的月亮缺了一角。
滿月時節已過,高懸天際的月亮也開始由盈轉虧,逐步削弱自身的光華。

不過即使只有半月,也依然為某些夜行者提供必要之上的明亮。

對在夜間視訊的人來說是一大福音。

「這裡是博士,阿米婭。妳們看得到我嗎?」

「這裡是阿米婭,我們都看得到您。」

「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你們通訊了。我們已經很接近「世界盡頭」了。很遺憾,我還是無法向「真理」證明自己是誰⋯⋯」

「博士,沒事的。我們都知道您和斯卡蒂展開旅行就是為了尋找解決方法,您已經盡力了。我們不會怪罪博士的。」


所謂的世界盡頭,它如其名位在世界的千萬里之外,傳言是真理的故居。

而這裡便是博士與斯卡蒂展開終末之旅的最後一站。


「我想在最後大鬧一場,這樣可能會加速終末的發生。妳們也不怪⋯⋯」
博士的話還沒說完,通訊器發出大量的回應聲。

「當然不會了!」

「替我們好好跟對方打招呼吧!」

「別放鬆警惕……」

「戰鬥越艱難,勝利的喜悅就越熾熱。好好享受吧,我的盟友。」

「讓她們有來無回吧。博士。」

「使用能力時請小心火災。前輩。」

「將他們斬盡殺絕吧。我的劍雨將伴隨而至。」

「願彈雨能熄滅他們的苦痛。博士,請好好使用我的守護銃。」

「好好的善用我的充能。」

「祝光明指引您,殘忍不能使您屈服,暴虐更不能讓您屈膝。」

「記住博士,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會是勝利者。」

「罪惡絕不能被容忍。博士,好好執行你的正義吧。不要辜負了我們給予你的能力。」

其他幹員的聲音紛紛傳入通訊中,博士既感動又心疼⋯⋯滿滿的愧疚感由心而生。

「博士,我們的腳下是一條漫長的道路。這趟終末旅行,如今已經走到了最終章。這是博士您對這惡意介入的真理小小的抵抗罷了。請放手去做吧⋯⋯」

「最後,阿米婭⋯⋯」

「請說⋯⋯」

「在能源耗盡前讓我再聽聽妳的演奏好嗎?」

「我知道了⋯⋯請仔細聆聽吧,博士。」

視訊轉變為通訊,只為了延長更久的電源。

阿米婭小提琴聲傳進了博士耳裡,這首別離協奏曲大家都希望能夠永無止境。但通訊器上的電源顯示燈已經無情的閃動了起來。

原本些微哽咽嘶啞聲漸漸的大了起來,甚至痛哭。

「博士⋯⋯再見了。」

最終電源耗盡,博士默默的關上了通訊器。

「博士⋯⋯」斯卡蒂看著博士面具底下已經沾滿了水,她輕輕的坐在他身旁。

「斯卡蒂,我只是…」

斯卡蒂只是搖頭,表示不必多做解釋。同時她默默摘下博士的面具捧著他的臉輕輕的吻著他的唇。

這次的纏綿前所未有的長,他們彼此都希望自己的肺活量能撐越久越好。

打從博士邀請她一同展開這趟終末之旅時,她就決定要以見證者的姿態看到最後。

而斯卡蒂越是這樣,對博士自身的身心更是備感煎熬。

這段時間,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刻,整個世界,只有他們兩人,她的睡顏只有他能看,她的笑容也會對著自己綻放,她全心全意信賴的眼神,只會落在自己身上,他也幻想過如果能跟她永遠在一起旅行那該有多幸福。

但他也知道這樣的時光,不可能長久,無法證明自身身分的最終結果,無論哪條路都通往終末。

他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就連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也不一定有任何實質的幫助,甚至可能會加速終末的發生。

何等可笑,何等卑微,何等自私。
這樣的存在,從身體到心靈都已經腐朽得一塌糊塗的自己,到底有什么資格享受她的依賴,她的微笑。

可是,明明知道自己的腐爛,他卻無法讓自己離開。

幸福這種東西,在品嚐過一次之後。就算知道將不屬於自己,人也不可能輕易地放開了吧。

他喜歡上了這個世界。時而輕松,時而熱血,時而溫馨的氣氛,每當身處眾人的喧鬧聲中的時候,他就忘記了自己只是苟延殘喘的事實,無意識地進入他們的談話,看著他們鮮活的表情,自己也會感到澄淨的喜悅。

而如今她們即將遭受消逝的命運。就因為自己無法向「真理」證明自己的身分。
她陪伴他一同尋找解決之道,走了千萬里路,但最終還是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啊!!

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就在眼前。
真的好不甘心⋯⋯⋯

最終他們還是分開了彼此,喘息著。
斯卡蒂緊緊抱著博士低語。

「我說過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因為你讓我無可救藥的愛著你。這份罪孽直到最後都不會消失的。哪怕我們也跟著消逝⋯我會見證到最後。」

「斯卡蒂⋯能把妳的帽子與劍送給我嗎?」

「等你能維持自我吧。只要我發現你已經失去自我。那我就會毫不猶豫的斬殺你。」

「好。」

接著博士捲起袖子拿出口袋裡的針筒
及一件嶄新的黑大褂。

那是在旅途中與整合運動首領塔露拉進行了會談後。在離開時拿到的餞別禮。

這一管涵蓋整合運動所有幹部能力的源石溶劑。

博士已經吸收了羅德島所有幹員能力的當下再加上這一管,想必能暫時變成足以破壞這個世界平衡的特異點。

而這就是博士最後想到的策略。

變成破壞世界平衡的特異點、引誘真理現身,擊殺真理,終止終末發生。

「那麼,開始吧。」

碩大的針筒刺進博士的手臂,裡頭的液體緩緩注入其中。

他感覺身體起了重大變化,身體裡頭似乎塞進了數以萬計的靈魂。他們的心意、祝福、不甘、怨恨等等思緒全都融入其中。

他抱緊身軀吐出了大量鮮血。他努力維持著自己的意識的同時也一直對著意圖控制他身體的思念體對話。

(心啊,燃燒吧。靈魂啊,怒吼吧。
現在就是…就算是死…也要守護重要東西的時刻!)

「吼吼吼吼———」

博士仰天發出巨吼,源石技藝的能量
豐沛到從他身上爆出耀眼的光柱。

光柱讓周圍的空氣扭曲,從中吐出金色的絲捆住了博士的身體。
手腕化為護臂。
身體化為鎧甲。

戰術變形·騎士!

他身上的服裝,加上了由源石技藝具現化的鎧甲。

鑲金的花紋,暗藍色的圖騰,繡著羅德島標誌的半透明單肩劈風,六柄不同的武器有生命似的護在他的附近,而背后伸出一對如整合運動圖騰般的翅膀帶動他懸浮半空。

沾在臉上的血變成狂亂的花紋烙印在臉上。


斯卡蒂知道那是足以挑戰真理的戰神。

那股有如天災般的氣息,足以使人意識凍結。

但斯卡蒂並不受任何影響而是全神貫注的望著他染了鮮紅的眼睛。

「我看起來像個醜陋的怪物嗎?」

「在我看來,一如概往。」

斯卡蒂摘下自己的三角尖帽替他戴上,然後將大劍奉上。

「我出發了。」

「纏繞著我們的夢,唱起歌吧。博士!」

隨之,他的神情更是果決起來。


吼──
騎士發出了嘹亮而如孤獸般的長鳴。
釋放了豐沛的源石能量。

接著周遭異變發生。災難,降臨了。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風,發出巨響。

像是在對突然變化的博士喋喋不休發出不滿似的。

而「世界盡頭」也回應了騎士的呼喊。


世界盡頭開啟了,無數的影子從中奔出。

他們有著如老鷹般的頭部,身披著五星標誌的斗篷,手持各式槍械武器,他們是來自冥府的戰士「鷹」。從世界盡頭傾巢而出,朝騎士發動攻擊。

但齊射而出有如雨點密集的彈雨卻被騎士伸手擋了下來。

六角型拼湊而成的殼狀防禦完全吸收了能量。

戰術變形·雷抗!

在對方的子彈耗盡,騎士尖帽下的銳眼射出紅光。

下一瞬間,地面轟然炸開。他飛躍在他們的頭頂然後高速旋轉落下,躍入地面砸出了大坑

戰術技藝·躍空擊!

騎士一口氣直接身處敵陣之中,這時世界盡頭從伸出無數砲口發射了無數導彈,全朝著騎士直撲而來。

騎士從漂浮在身旁的武器中挑出了一支附帶科技感的長仗上頭掛著一個小鳥籠。他插入地面,碩大的法陣開啟。

處在法陣內的鷹群速度完全變慢,騎士身上的彈孔傷痕開始慢慢恢復。

戰術技藝·反重力聖域!

他抬頭仰望天上的流星導彈,隨著時間他看的越來越清楚了。甚至就連印在彈頭上那浮誇的習領導萬歲的字樣都看的一清二楚。

戰術技藝·天馬視域。

騎士從懸空的武器拿出了巨大的弩,弩箭已上膛。同時他的背後圍上了一圈守護銃同樣對上半空。

接著他扣下板機,弩箭飛向天空擊中彈頭接著彈頭分散,周遭的導彈陸續引爆。

戰術技藝·過載穿甲·高爆彈頭。

當鷹群意識到身體已經恢復了正常速度時,騎士的周遭已經佈滿了無數長條光柱。

在反重力聖域結束的瞬間,光劍貫穿了所有意圖靠近騎士的物體。

戰術技藝·劍雨!

明明深處敵陣正中央,但鷹群們完全無法靠近騎士一絲一毫。

這時騎士發出了長鳴。那是對著敵人最赤裸最直接的挑釁。

他化身為野獸,用了所有生物都能聽懂的語言。

鷹群紛紛發出了怒吼朝著騎士直撲而去。

然後,在那紅光之中,一切的攻擊化為徒勞,鷹群簡直如同撲火的飛蛾一般,被騎士掀起的地獄之火吞噬、絞碎。

力量、速度、技巧的極致,在此刻完美地組合了起來。

在後頭高地見證的斯卡蒂喃喃:「第二把刀⋯⋯」

戰術技藝·赤霄·真銀!

銀色與紅色的刀刃化作無數彎月,在那騎士的揮動之下,勾勒出最為銳利的防御之網,將撲上來的敵人切成了碎塊;大劍在復雜的運動軌跡下劃出神聖的銀光,將周圍所有的生物都籠罩在了死亡的陰影之下;紅色的刃風唱出了悽厲而又華美的鎮魂曲,無情地宣告著一個又一個終末的預言,並將它們化成了最純粹的真實。

他在天空中踏風疾馳,在勁風中舞蹈般躍動,在躍動中無情地演繹殺伐。
靠近他的一切都被切斷了生命線,他成了收割靈魂的最高裁決者,在那一刻,騎士主導了戰場的走向。

也正是那一刻,斯卡蒂親眼見證了最耀眼、最凶殘的美麗在天空中綻放。

雖然他沒有在臉上顯示任何表情,但那點點的淚光隨著揮舞雙刀的動作迅速無人知曉地飄散在了空中。

斯卡蒂知道,其實他很痛,痛得刺骨,痛得流出了無法抑制的生理的眼淚。
不知道是強行承受不屬於自己的力量所帶來的反噬之痛還是源自內心的碾壓──總之,現在他除了疼痛,什麼都感覺不到。

但他的大腦卻異常地清醒,手中的殺戮也一刻不停。已經徹底沒有退路了。

殺戮帶來的疼痛,他會獨自咽下。
只為了⋯⋯永遠不讓終末發生。

但世界盡頭不愧為保衛世界秩序的鐵壁,前面鷹群的屍體已經記下了騎士的能力。經過一番修正後續出現的鷹群體型與能力明顯改變了。

雷抗的效果漸漸失效。

反重力聖域也不起作用,赤霄·真銀·也漸漸砍不動堅如鋼鐵的鷹群。

局面從一開始的壓倒性攻勢,慢慢變成單方面的防衛戰。勝負的天秤開始傾向鷹群。

騎士的損傷越來越大,動作也越來越遲緩。

明明危機當頭,斯卡蒂卻聽到了鈴鐺聲。來源無他就是來自剛剛的長仗上的鳥籠,上頭掛著一枚鈴鐺。

就現象來說,只不過是空氣振動毫無意義,然而鈴鐺聲中確實寓含著某種力量。敏銳的鷹群也發現了這個事實。

戰術技藝·自然震攝!

「別眨眼,你們會錯過自己的死狀!」

騎士周圍的能量突然激增,鎧甲間隔溢出了黑紅色的業火不斷竄動。

鷹群這才意識到,騎士還有醞釀已久的殺招。

戰術技藝·霜星冰槍!

從地面破土而出的無數血冰槍,貫穿了鷹群。

霜星冰槍並非無中生有,而是以先前斬殺的鷹群之鮮血為媒介。藉此凍結血液化為冰槍。

接著,騎士的背後浮出繪出了一張菱形的複雜圖紋,他雙手交錯接著釋放的火焰瞬間燃燒大地。

戰術技藝·奇美拉·業火燎原!

火焰甚至直接蔓延整個世界盡頭直到奇美拉的效力消失。

鷹群完全被殲滅了,而世界盡頭沈默了。

但騎士並無鬆懈,因為他最敬畏的人出現在他面前。

當初那張告示也是他親自來到羅德島發給他的。他面貌無法被人記下,一身西裝是唯一辨識的方法。

官伺服守護者·真理。

「果然你就是真理。」

「我當初發信來,也這麼介紹過我自己的,只是當初你顯然不信。」

「我其實很後悔當初沒有當場斃了你。」

「我只是公事公辦,退一百步來說,如果沒有「他們」,這世界也不一定會誕生,你也不會來到這個世界。更何況以你現在的狀態也殺不了我。」

「那到未必吧?」

騎士的心被戰鬥本能所籠罩,變得像刀鋒一樣銳利。

這源石騎士終究不是自己的力量,
戰術技藝的使用後皆以消逝。

而面對官方伺服的守護者,騎士也並非完全毫無準備。

他將閃爍著淡紅色光輝的大劍雙手持著,以側身朝向對手,劍尖微微下垂。

在黑暗中顯得美麗,浸淫了鷹之血的大劍為了即將到來的戰鬥而喜悅不已,空氣中充斥著血紅的鼓動。

那種彷彿連火焰都能為之凍結的冰冷,也像是能將霜雪為之燃燒的炙熱。

這是騎士為了與真理一戰保留的壓箱技。旅行至此,他的摯愛就是靠著這招名滿天下他觀看了無數次。今天,這項技藝就讓他所用一番吧。

戰術技藝·涌潮悲歌!

「幼稚啊⋯⋯打算維護無用的自尊而意氣用事到底?」

真理擺了擺手,武器出現在手,他為最後還是演變成戰鬥一事感到嘆息。

「如果至始至終都得迎來終結,那我寧可要搞得轟轟烈烈的!」

騎士發出戰吼喊出對戰宣告,提劍直撲真理而去。

然後,空間凍結。
響起了清脆的迸裂聲,隨後完全破碎。

—————————————

當自己清醒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潔白的空間。

身上毫髮無傷。空白的思緒越來越清晰,記憶也回歸了。

(想起來了,我剛剛跟真理大戰了一場。我還在就代表我贏了嗎?)

「博士⋯⋯」
斯卡蒂輕柔的呼聲在不遠處,而她就在他的正前方。

「斯卡蒂?我、我贏了嗎?我成功阻止終末發生了嗎?」

斯卡蒂沒有回答而是微笑的點頭,她深邃的眼眸注視著我。

我興高采烈的想要上前擁抱著斯卡蒂,而斯卡蒂卻比我還早付諸行動。這還是第一次,斯卡蒂像這樣衝動般地抱著我。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就像是要撕裂般,激烈地跳動著。但她接下來說的話卻讓我愣住。

「你該走了,博士⋯⋯」

「走?走去哪裡?」

話還沒說完,她一把推開了我,我重心不穩往後倒下卻坐在一張附有歷史氣息的椅子上。我想起身卻發現身體像是沾上了強力膠讓我釘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斯卡蒂的大劍與她的三角尖帽不知何時來到我的手上。

「_____,那是我存在的證明。再見了。」

斯卡蒂的話有一處空白我沒有聽清,突然椅子底下的空間像是火箭般升起。

「不!我不要離開!」

無論我怎麼叫喊但我還是離斯卡蒂距離越拉越遠,我的眼睛也開始像泉水般濕潤起來。

映在我淚眼模糊的眼中,斯卡蒂她不再是面無表情,而是像是幾乎失去了一切,但是卻又接受了這一切的平靜安穩表情,緩緩地仰望著離去的我。

漸漸地,當飄浮平台它靠近了天上白光的同時,斯卡蒂就像是由砂造成的城堡一般,脆化崩壞而消失。

「斯卡蒂!」

這幅光景嚇到了我,我好不容易掙脫了椅子想從平台跳下去,但有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了我。 我只能看著下方,努力的把手往下伸,如泣如訴地哭喊著,不斷地叫著那個名字。

「斯卡蒂……不要……我不想再也見不到妳。」

「斯卡蒂!我不要說再見…!」

我的淚水像雨水一樣,從我那已經不知道是閉著還是開著的眼瞼當中一湧而出,撲簌簌地掉落下來

記憶、回憶,就像是跟斯卡蒂一起度過的時光全部都要被消去般,在這開始崩壞的世界里,我再一次的大聲喊了出來。

然而斯卡蒂卻像是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一般,只是用她的眼睛注視著我。從斯卡蒂的眼裡,我感覺到了悲傷與喜悅,擔憂與放棄……感覺有如人類所能擁有的全部的感情,都被包含在裡頭一般。

不要,我不想從這個夢裡醒來!

我一邊注視著斯卡蒂那明顯不像是沒有感情的眼神,一邊如此期望。

沒錯——這一定是夢⋯⋯
也許我早就已經察覺到了。

也許我不知從何時起,就知道這個世界只是個夢。

不過,我卻假裝沒注意到。

因為,從這個夢里醒來時,只有超乎想像的悲傷——

我想再一次,跟斯卡蒂牽著手漫步。

想再碰觸斯卡蒂那柔順的頭髮。

想跟斯卡蒂一起去看星星……

想在斯卡蒂的身旁入睡……

我說不出再見……

我不想說再見……

而且我連「再見」都還沒說出口……

對斯卡蒂,我都還沒說再見……

「嗚……斯卡蒂!!!!」


天上的光芒缓缓的將我包覆進去的同时,我也消失了。

真理拿出一封派令淡淡的說道:「Dr.修斯應無法完成真名認證,世故強制下線。謝謝您的遊玩與關注。」


這是最後的結局。用夢境所描繪的故事,在黑暗中劃下句點。

——————————————
(後記線)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本週完成的並不是偶影獨游的鯨歌
而是這篇終末之行。

這項國家政策的實施讓我非常不捨,這意味著海外官服的博士們將會集體暴斃,也包含我在內。

但我們就是知曉風險,也還是想來遊玩。這就是他們鷹角的成功,只是國家政策讓他們不得已而為之罷了。

在此聲明,沒有任何引戰之意,僅僅只是把這份不甘發洩在寫文上頭。

明年的時候,我還能跟妳見到面嗎?

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1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56 筆精華,01/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