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5k

【短篇】長劍

樓主 斯巴達 7-11 wayne117
GP30 BP-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請多多指教

---

長劍
 
          『紅劍領隊,這是”山嶺”,路徑洞么,方位兩洞出現接觸,三百二十哩,數量四。』
 
          對阿里‧易卜拉辛‧卡里德這名年紀邁入四十大關的少校來說,這是艱難的一周。
 
          周一,他的兩個兒子報考的學區重點高中不在就學補助津貼內,週二,他的前妻─那個貪得無厭的女人,願真主詛咒她─來信抱怨贍養費的分配,週三他的上司有意無意地提醒他聯隊不會再拔擢他這個年紀卻還卡在少校的軍官,而到了周四,遠在地球的聯合國太空司令部提出了新一輪的退休金調整方案,他發現自己的未來已經沒有保障。
 
          而就在昨日,週五,聯合叛軍陣線(URF)選擇在他的母星─美麗卻嚴酷的卡倫四號發起2560年以來最大的叛亂行動。
 
          「紅劍收到,目標高度與速度?」
 
          『高度6000,空速1200,正朝卡瓦里方向前進。』
 
          駐留在卡倫四號的海軍護衛艦正從軌道上發出指示,她強大的低軌道掃描陣列將捕捉到的雷達跡象透過資料鏈傳達給正在行星首府卡瓦里上空執行戰鬥空中巡邏的紅劍小隊:四架在十年前升級過SS-110D空軍版的長劍戰機。
 
          阿里看著他面前巨大的顯示屏幕,敵機─就在二十四小時之前還是友軍─成鬆散的稜形編隊,維持著對阿里來說有些太過魯莽冒進的速度直衝這個星球最後的UNSC控制的空港空域。
 
          「目標識別完成,是第十六中隊的闊劍,E構型,長機1607由艾米利‧法蘭西斯少校駕駛。」
 
          坐在阿里身旁的武器系統官說道,這就是同室操戈的尷尬之處,敵我雙方對於彼此的底細一清二楚,阿里悶哼一聲,法蘭西斯絕不是因為理想或聽了某個叛軍頭目灌的迷湯才跟著造反的,叛軍大概付給那個女人比外殖民地的空軍飛官少得可憐的薪水多出好幾倍的酬勞。
 
          但她的胃口可配不上她的空戰技巧。
 
          阿里透過加密的對內線路─忠誠部隊的資料鏈已經全面更換加密程序─下達指示,紅劍三號與四號轉向南方,他與二號將爬升到一萬五千公尺的高度。
          
          闊劍是一種靈巧的機體,一但進入目視交戰距離,阿里駕駛的長劍戰機將不是對手,但他並不擔心這點,全罩式頭盔上的投影數據顯示法蘭西斯的四架戰機仍然維持目前的高度與速度。
 
          阿里輕輕的拉動操縱桿,將SS-110D轉向北面,D構型的長劍安裝了星盟戰爭後米斯里亞提供的升級套件─空軍毫不意外的選擇了報價最便宜的縮水方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在各種新式的感應器下提高戰機的隱蔽性,巨大的複合鰭翼內裝著最新的ALQ-2293型主動干擾裝置,能夠迷惑星盟戰機使用的空間雷達,阿里將干擾器轉為被動隱蔽模式。
 
          他希望法蘭西斯夠聰明,能夠吞下這個誘餌。
 
          「紅劍,這裡是山嶺,敵機分散成兩個編隊,航向兩洞么,他們要包抄你。」
 
          阿里在飛行頭盔的暗色護目鏡後方的臉上露出冷笑,他太清楚E構型的闊劍在性能上的限制,這種敏捷的高機動戰鬥機缺少長劍式的超大功率雷達和電子戰系統,為了”燒穿”阿里製造的電磁迷霧,法蘭西斯和她的叛黨們必須靠的夠近,但阿里必須把握好分寸,卡瓦里上空還沒有組織起像樣的防空火網,要是他不小心讓法蘭西斯穿透過去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電子對抗系統傳來警告的聲響,電腦顯示敵人的空間掃描雷達切換到了窄波束的快速掃描,阿里隱藏行蹤的意圖很快就要被拆穿。
 
          他在心中默數了十秒,應該夠近了。
 
          「準備發射飛彈,紅劍二號,四枚10F,兩發齊射,優先攻擊長機。」
 
          『收到,紅劍領隊。』
          
          兩架長劍戰機緩緩的轉彎─它稜角分明的巨大機體不可避免地受到空氣動力學的束縛─阿里的武器系統官熟練的在觸控螢幕上對機體的AI下達指示。如果說闊劍的武器艙是緊湊收藏槍櫃,那長劍就是裝滿了軍火的大型倉庫,至少在紙面上是如此,叛軍攻陷了幾個軍事要地使得UNSC在補給上捉襟見肘,阿里戰機上巨大的彈藥庫裡只搭載了寥寥可數的六枚飛彈,其中四枚是經過現代化升級ASGM-10F,兩枚是新型的短程雷射乘波飛彈,而110公厘電磁砲的砲彈則是一發也沒有。
 
          攻擊指揮權早在起飛前就已經下放到阿里手上,但他還是按照規定向軌道上的護衛艦回報,等待海軍官僚們優雅的喝完紅茶再來思考他的死活。
 
          「山嶺,紅劍,敵機距離首都防空圈外層還有一分鐘左右的距離,我們要攻擊目標。」
 
          這次海軍的反應倒是非常快速。
 
          『明白,超越攻擊?』
 
          「確認,開啟雷達。」
 
          SS-110D的大型掃描陣列發射的脈衝快速掃過那四架闊劍,兩秒後立即關閉,阿里能想像的到那對法蘭西斯而言肯定是驚恐至級的兩秒鐘,因為長劍的雷達開機時敵機編組正好處於無法彼此掩護的反方向,包圍網還沒有完成。
 
          座艙內的一具多功能顯示器上亮起了警告的紅色倒三角形標誌,人工智慧警告受到叛軍F-41E長機─1607號─的強力脈衝照射,法蘭西斯看來倒不完全是草包,她已經透過阿里剛才短暫掃描發現了少校的位置。
 
          「我們被鎖定,紅區,十一點鐘方向,他們要開火了。」武器管制官冷靜的說道。
 
          阿里在心中默數,只要再幾秒鐘…
 
          『紅劍領隊,警告、警告,敵機發射飛彈了。』海軍的管制官用冷漠克制的聲音發出預警,戰術顯示器上多出了六個紅點,法蘭西斯和她的僚機各發射三枚飛彈對準了兩架長劍戰機。
 
          阿里扣下板機,兩枚ASGM-10F從下部彈艙射出,融合衝壓火箭點火,將這編隊兩兩一組的飛彈加速到四倍音速,在發射艙關閉之後他將機體調轉方向,現在就是比賽膽量的時候了。
 
          F-41E攜帶的M6088飛彈是一種機動性能強勁的輕型主動導引飛彈,被設計來反制星盟經常使用的機海戰術,但阿里深知這種武器的弱點:在大氣環境中的有效射程不足,阿里估計即使兩架F-41E已經使用高拋彈道發射也僅能夠搆的著最大射程的邊緣。
 
          SS-110D開始對四枚迫近的飛彈發出干擾,並開始做出俯衝規避的動作,軌道上的海軍護衛艦已經用俯視掃描陣列牢牢鎖住了兩架闊劍並透過資料鏈導引阿里發射的ASGM-10F飛彈,阿里看著威脅顯示器上高速接近的紅色三角標誌,克制著急轉的衝動,對主動空間雷達來說長劍的腹部雷達截面積簡直就跟天上的衛星一樣大,他知道自己的干擾系統足以把M6608的導引頭搞的暈頭轉向,這些直直朝自己飛來的飛彈鐵定是法蘭西絲和她的僚機導引的。
 
          闊劍掃描圓錐邊緣還有幾度…
 
          顯示器上出現了新的威脅,先前分散的兩架闊劍佔據了高處,並用E構型強力射控雷達照射長劍,阿里不為所動。
 
          轉向南方的紅劍三號與四號已經就位,他們開啟雷達,對著搶占高度的第二組闊劍發射了ASGM-10F。
 
          首都的上空陷入一片混亂,飛彈劃出的排煙在空中劃出優雅的弧線,發動機的轟鳴聲就如同不止的落雷,雙方在目視距離之外就展開了廝殺,勝負將在幾秒內決定。
 
          法蘭西斯的僚機首先按奈不住,它做出一個側轉,發射主動誘餌試圖躲避高速接近的飛彈,瞄準紅劍二號的三枚飛彈失去了雷達的指引後立刻被干擾系統的假信號淹沒墜落地面。
 
          UNSC發射的飛彈先一步抵達,兩枚ASGM-10F擊中了正在轉向的F-41E,這架輕型戰機的能量護盾在威力強大的彈頭引爆下超載,破片撕碎了左翼,整架戰機在半空中化為火球螺旋墜落。
 
          無線電上傳來的聲音對阿里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他緊緊盯著三維投影儀上的威脅光點,第二組飛彈仍在接近中。
 
          又一個光點消失在螢幕上,紅劍三號發射的飛彈擊落了第二架敵機。
 
          法蘭西斯的1607號機在最後關頭放棄了導引,俯衝加速,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了ASGM-10F的破片爆炸範圍,兩枚飛彈的信號都消失了。
          
          擊中了嗎?阿里還來不及向海軍確認,威脅警示器上突然亮起了警報,他用眼角餘光看見自己與紅劍二號被一個來自七點鐘方向的深紅色的圓錐所籠罩,他大吃一驚。
 
          『紅劍領隊注意,第二編隊的一架敵機正在朝你的方向前進,高度六千,空速一千二,建議立刻迴避。』護衛艦上的管制官說道。
 
          在態勢顯示螢幕上阿里可以看見紅劍三號轉過機頭朝著直衝自己而來的F-41E發射了兩枚ASGM-10F,但是那架闊劍已經取得足夠的高度,它俯衝而下,用超出阿里預料之外的高速衝來。
 
          敵機的雷達切換到快速掃描模式,距離已經接近到四十公里以內了,闊劍號的雷達可以穿透SS-110D的電子干擾迷霧,情勢立刻陷入十萬火急的狀態,兩秒後那架闊劍發射了自己的飛彈。
 
          「紅劍二號,往我左側迴避,三秒鐘。」
 
          『收到。』
 
          兩架長劍分散開來,電子干擾系統全力運作干擾叛軍闊劍使用的鎖定波段,紅劍三號發射的飛彈沒能迫使敵機放棄進攻,在距離命中還有兩三秒的時間時,那架闊劍看準了沖壓火箭燃燒殆的瞬間做了一個翻滾,以毫釐之差避開了第一枚飛彈的爆炸半徑。
 
          紅劍三號被迫放下令第二枚飛彈自毀,敵人已經靠得太近了,飛彈在強烈的干擾下很可能誤擊雷達截面積大的多的長劍戰機,阿里必須自求多福了。
 
          面對分散開來的兩架長劍戰機,闊劍沒有猶豫,立刻咬上高度較低的紅劍二號,它知道阿里在這個距離是絕不敢冒著誤擊的風險開火的,一枚M6088擊中的紅劍二號的右引擎。
 
          『右引擎中彈,沒有打穿隔層,但我正在失去速度。』二號的飛行員在生死關頭用有些驚慌但仍然克制的聲音回報。
 
          那架闊劍俯衝之後掉過頭來,往受到重創了二號飛去。
 
          阿里沒有選擇了,他必須立刻擊落那架危險的闊劍,長劍戰機從來不是以迴旋性能見長,但阿里是個優秀的飛行員,只用了飛行手冊上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一次對機體結構造成巨大壓力的滾轉,將前半球對準了敵機。
 
          他的左手撥動節流閥上的按鈕,機身上方的光學視窗的隔熱罩彈開,雷射測距系統快速的對已經完成迴旋正從右後方衝向二號的闊劍展開瞄準,右手迅速在一旁的鍵盤上輸入快速機動的自動飛行臨時方案,接著他打開了側翼的彈艙。
 
          「二號,三秒鐘,上鉤拳。」
 
          『明白。』
 
          二號立刻垂直爬升,長劍戰機的加速性能遠勝過闊劍一大截,只要短短幾秒的窗口就足以讓阿里完成鎖定並擊毀。
 
          然而當二號的引擎開始加力之前F-41E便開始爬升,對方看破了上鉤拳的戰術,搶先一步爬升佔位,接著利用向量推力噴嘴做出了一個”點頭”的姿勢。
 
          「二號,中止上鉤拳,立刻迴避。」
 
          『我來不…』
 
          來不及改出爬升的長劍戰機直直落入F-41E的準星之中,自動砲發射的高爆穿甲彈掃過駕駛艙,那架長劍的前半部機身立刻爆炸開來,兩名機組來不及彈射就被轟成碎片。
 
          『我們失去與紅劍二號的資料鏈連接。』海軍管制官說道。
 
          阿里瞇起眼睛,將改出迴旋的敵機牢牢套在射擊軸線四十五度角內,接著便扣下板機。
 
他將兩枚雷射程波飛彈以兩秒的間隔發射出去,第一枚錯過了做出一個靈巧機動的敵機,第二枚準確的打中右翼的根部,闊劍在爆炸之中向下墜去,在俯衝到三百公尺的時候的時候拉起,背後拖著長長的黑煙,阿里木然地看著敵機迅速鑽入萊拉曼山谷的回波雜訊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山嶺,這裡是紅劍,敵機沒有擊毀,重複,沒有擊毀,輕型飛彈打不穿四么E的護盾,我機還有兩枚10F,請求追擊,完畢。」
 
          『請求不准,萊拉曼山區已經確認到叛軍長程地對空飛彈佈署,我們不能再損失戰機了,立刻轉向么─么─五,卡瓦里南方有一個新的補給基地,你們起飛的那個基地因為受到空中打擊已經暫時封閉了,準備接收座標。』
 
          「…收到。」當阿里調轉機頭,與剩下的兩架長劍組成三角隊型時,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於是又對海軍管制官問道。
 
          「山嶺,這是紅劍領隊,叛軍的1607號被擊落了沒有?」
 
          一分鐘後,回話傳來。
 
          『否定,紅劍,我們的監聽站確認到前第十六中隊長的座機迫降在萊拉曼北部,機體和飛行員已被回收,沒有傷亡,今天是一比二。』
 
          他關閉無線電,不讓其他人聽見自己的咒罵。
 
          真是倒楣的一周。
 
          三架長劍戰機在空中劃出一道大大的圓弧,由西進入首都圈的防空區,接著再轉向南方,透過態勢顯示器上的電子對抗圖標,阿里可以看見負責統籌指揮卡瓦里的三個地對空飛彈營的人工智慧”鶴”正充滿戒心的”看”著他們飛過這座生態保護城市的上空。
 
          當卡瓦里星港巨大的軌道電梯柱出現在右側的視線內時,他又想起了那名叛軍飛行員做出的垂直機動。
 
          阿里‧易卜拉辛‧卡里德少校不禁納悶,第十六中隊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高手了?
 
          ---
 
          發生在這個偏遠星球上的內戰始因於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事,長久以來,卡倫四號與鄰近的三個星系並稱維里迪安的四大明珠,在星盟戰爭結束的近十年來,這個小小的貿易互利聯盟一直享受著地球聯合政府近乎完全減免的超低星際商業稅率,因為地球需要大量的原物料來重建搖搖欲墜的經濟,而卡倫四號薄弱的工業基礎正適合這樣的貿易形式。
 
          因此當三個月前,特惠關稅協定的修正案從遙遠的太陽系傳到這個窮鄉僻壤的星球時,整個星球陷入了一片譁然。
 
          從互聯網上的抗議聲浪演變成公開的內戰的速度跌破了包含URF在內所有人的眼鏡,在第一槍打響之前,這個星球上沒有一個人相信內戰打得起來,地球來的代表與當地政府乃至於URF的潛伏者都認為對方不會放任情勢升級的如此快速,在地人認為地球必然會釋出一些條件換取卡倫四號的讓步,而地球代表的想法正好相反。
 
          因此當戰鬥開打時,雙方都有些稀里糊塗,參與叛變的本地部隊有數量上的優勢卻沒有明確的戰鬥目標,叛軍內部的各個派系還在彼此施壓爭奪主導權的時候,UNSC的忠誠部隊已經在首都以及星港建立了一條堅實的防線。
 
          護送聯合政府談判團隊前來的海軍艦艇立刻封鎖了卡倫四號,旗艦─一艘經過現代化改造的馬拉松級巡洋艦─帶著一個營的陸戰隊前往卡倫四號的工業衛星鎮壓月面工廠的暴亂並切斷叛軍的軍火供應,兩艘巴黎級護衛艦分別佔據行星的日面與月面軌道,替忠誠部隊提供豪不間斷的空中支援。
 
          這場稀里糊塗開始的戰爭就這麼陷入了僵局。
 
          叛軍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們之中少數擁有先見之明的人立刻就破壞了外軌道的通信中繼站,UNSC的援軍在雙方看來是暫時指望不上了。
 
          不過這些風雲變幻的局勢與星球的命運在此時都與一名正從闊劍戰機駕駛艙爬出來的嬌小飛行員無關。
 
          她快步走到自己的闊劍後方,維修人員已經搭起了架梯,小型的無人機正在四周盤旋進行著修復作業,左引擎連同機翼的後根部被一飛彈直接炸出一個大洞。
 
          她腦中回想起那決定性的幾秒鐘,抬頭顯示器氣的射擊圈套住了那架動力不足的空軍型長劍,耳中傳來遭到雷射照射的警報,眼角餘光瞥見了那架本來應該被錯誤的方向與高度甩開的長劍居然像鬼影一般追了上來,並朝自己發射了兩枚飛彈。
 
          活下來還是靠運氣,她只能這麼想,那架長劍對局勢的判斷與時機把握無可挑剔,如果對方發射的不是這種為了打擊妖姬號或魅影號的輕型飛彈,自己肯定已經被擊落了。
 
          她拍了拍自己愛機的機身,這架編號1001的闊劍被維修機組拖走,UNSC在這座空軍基地內留有大量的零件與武器庫存,很快的她就能再次起飛。
 
          真麻煩。
 
          「喔!妳也活著回來啦!」一個開朗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來,她一邊慶幸她的氣密飛行頭盔上的反光面罩遮住了她的表情,一邊轉身。
 
          艾米利‧法蘭西斯少校正從機庫的另一端走了過來,飛行頭盔掛在腰間,金色的頭髮被汗水浸溼而在地下機庫的照明之下顯得相當潤澤,這名唯利是圖的前UNSC海軍飛行員拍了拍瘦小的1001號駕駛員肩膀。
 
          法蘭西斯看著正在被拖走的F-41E,搖了搖頭。
 
          「雖然我很不滿海軍的薪資政策,但我還是得感謝他們把聯隊的闊劍都升級成E型,否則我早就跟米拉一樣被炸成煙火啦。」
 
          她對此不置可否,在她看來法蘭西斯能活下來跟運氣倒沒有太大關係,只不過是因為果斷選擇放棄攻擊逃跑而已。
 
          必須想辦法對付一下那些長劍,她轉達自己的意思之後,法蘭西斯也點了點頭。
 
          「那些大塊頭有海軍的高軌道導引太過麻煩了,幸運的是我們手中也有一些能夠瞄準干擾源的飛彈,而且萊拉曼地區的防空飛彈陣地很牢固,他們暫時不敢進攻。」
 
          身為中階軍官的法蘭西斯對於空軍有多少架戰機可以動用,其中那些特定的機體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一清二楚,UNSC空軍手中的四十二架的F-41大多是老舊的C構型和D構型,性能跟自己手中的海軍F-41E不能相提並論,而那些經過現代化升級SS-110D只有一個中隊十二架。
 
          而海軍─忠於政府的海軍─雖然也有長劍,但這些數量稀少的C-712型必須留在軌道上保護那兩艘護衛艦,因為叛軍的F-41E可是有宇航能力的。
 
          「對了,這是給妳的。」法蘭西斯單手一揮,她手腕上的攜便式電腦立刻傳來了通知,她的黑市戶頭出現了一筆五萬信用點的進帳。
 
          正當法蘭西斯準備離去時,她制止了少校,提出了賞金以外的新要求,法蘭西斯眨了眨眼,想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
 
          「我會去問問管情報的傢伙,妳有看到機體編號嗎?沒有?好吧,我盡力。」
 
          四個小時後,她駕著更換引擎模組的1001號闊劍從萊拉曼山的地下機庫起飛,在已經暗了下來的空中與的十六中隊的另外三架闊劍會合後往西北方向的莫拉維河口飛去。
 
          叛軍的地面部隊正遭受無情的空中攻擊。
 
          戰術資料鏈將高空無人偵察機的合成孔徑雷達影像傳給了正十萬火急趕來的闊劍小隊,態勢顯示器上出現了大量的紅色倒三角形,顯然有某種敵機在防空武器的射程外大量發射防區外導引武器,叛軍作為矛頭的裝甲營已經被猛烈的空中攻勢遏止,被迫隱蔽起來。
 
          大量的渡船在黑暗的河面上熊熊燃燒,一道道光點─重型飛彈的排煙─從河對岸的生態森林公園上空劃過,落在渡口的叛軍陣地上,炸出一個又一個的火球。
 
          載滿了兵員和各種補給的鵜鶘號運輸機在低空極為笨重,根本無法在不間斷的飛彈彈幕之下倖存,在渡河的第一階段叛軍就被擊毀了二十架以上的運輸機,整個行動被迫中止。
 
          布置在南岸的狼獾防空車已經攔截掉了許多光點,但對現況來說無異於是杯水車薪。
 
          『黑曜石注意,這裡是蛇窩,地面部隊正受到某種空射長程武器的攻擊。』萊拉曼的雷達站朝空中的戰鬥機傳達資訊,『敵機在掃描盲區的邊緣,我們無法識別,一架預警鷹正在趕來的路上。』
 
          『蛇窩,能提供目標高度速度嗎?』黑曜石領隊─法蘭西斯─問道,四架闊劍排成緊密的稜形隊形貼著山脊移動,躲避軌道上的護衛艦偵測。
 
          『只知道在兩百公尺以下,沒有偵測到俯仰角和速度。』
 
          『我打賭是二十二大隊的禿鷹,這是標準的反裝甲打擊戰術。』一名黑曜石的飛行員說道。
 
          包含1001在內的三名飛行員都認可這個推測,禿鷹砲艇上搭載了能夠移平一座山的火力,一個禿鷹雙機編隊能夠在幾分鐘內像是捏死一隻蟲子一樣殲滅一整營的戰車,而從地面部隊的報告和雷達捕獲的目標來看,對方顯然投入了許多個這樣的編組。
 
          她看了一眼顯示器,UNSC正利用干擾保護那些笨重的空中砲台,黑曜石的高度太低還不能夠獲取有效的資訊,但從RWS(雷達警告系統)上她並沒有發現來自空中的脈衝。
 
          她將自己的推測傳達給了法蘭西斯,然後又告訴她自己的計畫。
 
          『有道理,對方要守株待兔,那咱們就反其道而行。』法蘭西斯隨後向蛇窩轉述了一下1001號機的計畫,對方立刻就同意了。
 
          『黑曜石四號,五號,準備接收新座標,1001號,攻擊許可已經下達,小心AV-22G的鳳凰飛彈。』
 
          黑曜石小隊高速爬升,留下依然在低谷中穿行的1001號,幾秒鐘後,這些戰機開始用雷達俯視戰場,她的戰術顯示器上立刻被大量的雜訊與一閃即逝的幽靈訊號所占滿,似乎所有位於北岸的防空雷達都啟動了,黑曜石立刻關機,兩秒後,敵人的干擾調整方向,現在她已經在雷達上找不到黑曜石的三架闊劍了。
 
          戰術資料鏈將黑曜石的電子偵查天線所截獲的信號傳回蛇窩,由一名人工智慧分析之後,UNSC在河北岸的佈署已經昭然若揭,對方顯然是由一名不夠有耐心的指揮官在統領全局,如今他們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注意,黑曜石,探測到四架敵機,方位拐拐洞,高度一萬,空速一千五,是政府軍的F-41C,雙機標準編隊。』
 
          計畫的第一步暫時成功了,那些F-41是為了抓住想要偷襲禿鷹的黑曜石材躲藏起來的,剛才的爬升和開啟俯視雷達的動作顯然已經誘使對面的防空指揮官派出攔截。
 
          她沿著山脈低空飛行,迴避對面的偵測,很快的如同鏡面般平靜無波的莫拉維河出現在她的視線內,她輸入新的導航點,降低機體的高度,接近警報高聲響起,她只能強制解除機載電腦不停試圖自動將機體拉起的舉動,進行手動飛行。
 
          1001號機的駕駛員將油門推到底,以離地只有十幾公尺的高度高速化過漆黑的河面,速度之快還被友軍當成了己方發射的飛彈,她繼續加速,撲向蛇窩傳給她的雷達陣地所在的位置。
 
          莫拉維河在這個靠近出海口的位置有將近五十公里寬,水面所產生的反射足以遮蔽那些功率不夠大的小型雷達。
 
          她的動作必須要快,而且不容任何失誤,如果那些空中的F-41也打開他們的雷達,很快就會發現有不速之客低空突入,沒有高度的她會被輕易擊落。
 
          嗡的一聲,RWS對她發出警告,1001號機受到自己西北面的一座雷達─很可能是C波段的小型低空搜索雷達探測到了高速接近的物體,她悶哼一聲,知道只要再過幾秒鐘識別結束後,藏在森林裡的狼獾防空車和電磁砲就會開火。
 
          她將這些威脅拋到腦後,現在她已經很接近目標了。
 
          她雙眼盯著抬頭顯示器上的方位角與高度計,左手在雙目不移開目光的情況之下在多功能顯示器(MFD)上快速的輸入指令,1001號機的電子截收天線開始掃描干擾源的位置。
 
          抬頭顯示器上出現了一個合成光點,ALQ-9910捕捉到一個幽靈般的信號,只有大致的方位,強度忽強忽弱,在兩秒鐘之後突然完全消失,對方顯然察覺道有來者不善的不明物體正在高速低空接近立刻關閉了干擾器。
 
          1001號機已經抵達蛇窩提供的方位了,她急速爬升到一百五十公尺並打開了雷達的對地掃描模式,RWS的警報聲立刻從低沉的嗡鳴變成了不間斷地尖叫,好像所有UNSC佈署在北面的防空雷達都鎖定她了。
 
          找到了。
 
          透過合成孔徑雷達掃描、干擾源偵查以及機鼻的前視紅外線光學捕捉,1001號機已經發現了UNSC干擾器的位置。
 
          那是一個隱蔽在樹林間的陣地,使用具備紅外線以及電磁波屏蔽的迷彩布遮蓋,干擾機能夠裝在疣豬號拉動的底盤上機動,螢幕上的熱成像顯示幾個光點迅速變亮,敵軍啟動了車輛準備要轉移了。
 
          太慢了。
 
          她撥動節流閥上的一個旋鈕,抬頭顯示器立刻從雷達地形測繪模式切換到連續投彈點模式,她接通了機翼下四枚BLU-192智慧型集束炸彈中的兩枚尋標頭電源,這些炸彈立刻從合成孔徑雷達所得到的影像中擷取了目標─四輛正在發動的疣豬號。
 
          遠方樹林竄起了火光,敵人發射防空飛彈了。
 
          她扣下板機,立刻拉起變得輕盈闊劍做了一個低空高速的轉彎,逃離還沒取得足夠速度的狼獾飛彈,接著打開後燃器往南岸衝去。
 
          兩秒後,UNSC的電子作戰大隊下的野戰干擾分隊─四輛帶有干擾器的疣豬與三十名士兵─被凌空而降的刺彈械轟成的字面意義上的碎片。
 
          這是這個接連失利的夜晚中取得的的一個勝利,本該到了打道回府的時候了,但1001號並不滿足,如今北部的電子干擾屏障已經被她打出一個缺口,她決定不浪費機會。
 
          那些禿鷹必須立刻被解決掉。
 
          戰場態勢變化的太快,UNSC的防空指揮官已經意識到了錯誤,他召回了那四架闊劍中的兩架,但是太遲了。
 
          她的雷達已經捕捉到了盤旋在河堤後方依託城鎮為掩護的第二十二中隊的六架禿鷹,距離只有三十公里不到。
 
          1001號機再度降低高度,她知道自己只有短短幾秒的空檔因此毫不浪費時間,直撲從電子干擾保護下現形的重型砲艇。
 
          那些笨重的敵機顯然知道自己的處境,出乎意料的是,最靠近自己的兩架禿鷹居然沒有逃走,而是轉身面對高速接近的1001號機,這是一個勇敢的舉動,他們要掩護攻擊軸線上的另外四架友機撤退。
 
          RWS發出被脈衝照射的低鳴,禿鷹試圖使用他們的對地搜索雷達來導引鳳凰飛彈攻擊正在靠近的闊劍,她輕易的甩開了追蹤,在靠近到八公里的時候對著那兩架禿鷹發射了六枚M6088飛彈。
 
          不等結果出來,1001號機立刻左拐脫離攻擊航線,繞了一圈之後衝向河岸,她沒打算確認戰果,更沒打算追擊那些正在逃逸的禿鷹,這種偷襲一次是冒險,第二次就是自殺。
 
          干擾器被摧毀之後,來自蛇窩的通信又清晰了起來。
 
          『1001號,注意妳的七點鐘位置,敵軍闊劍正在逼近,三十公里,高度五千,空…』
 
          信號又被遮蔽了,UNSC正在對她的頻道實施干擾,她提升高度,UNSC的地面部隊反而不敢對她開火,因為雙方使用的是相同外型與雷達特徵的戰機,她發射了誘餌無人機─一種能夠模擬擴建雷達信號的小型高速飛彈─製造更多的混亂。
 
          她瞥見遠處的一道閃光,兩架敵人空軍的闊劍沒有被誘餌迷惑,而是果斷佔據高位後發射了飛彈。
 
          透過資料鏈,她知道黑曜石的三架戰機已經與另外兩架闊劍打了起來,她朝著鎖定源發射了一枚飛彈破壞對方的追蹤,那架闊劍沒有逞能,立刻規避,還在導引中段的飛彈失去母機信號後無法突破1001號機的自衛干擾,往下墜去。
 
          她立刻陷入一對二的纏鬥,雙方都不敢貿然降低高度,深怕被難以識別敵我的防空網擊落,在眼角的餘光之中天空似乎被點燃了,到處都是爆炸的火光與閃焰,叛軍與UNSC的空中武力同時大舉出擊,一次突破的嘗試已經演變成一場大型空中戰鬥。
 
          1001號機被迫拋棄剩下的兩枚集束炸彈,帶著這些累贅與機動性強大的F-41C纏鬥跟自殺沒兩樣,隨著機體變得輕盈了一些,她抓住空檔閃過第一架闊劍的射擊窗口,30公厘自動砲的破片在離機翼數公尺外的危險距離爆炸,彈片被能量護盾彈開。
 
          她的六點鐘方向不時地傳來若有似無的脈衝照射,兩架闊劍之中總有一架保持著綜觀全局的高度,防止她逃脫並一直使用雷達照射1001號機,透過後視攝影系統和紅外線追瞄裝置,她能夠看的見緊緊咬住自己的第二架闊劍的動向。
 
          她不能像幾個小時之前那樣故技重施,利用低空飛行甩開對手,這次沒有山脈作掩護,低空全是致命的野戰防空火力,高位的第一架F-41C已經牢牢控制住自己,狀況似乎已經演變成死局了。
 
          1001號機謹慎的控制住自己的機動,在纏鬥中最忌諱無意義的浪費能量,生存的希望已經變的很渺茫,但是打下這架緊追著自己的敵機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對方是勇猛的飛行員,但肯定也是個衝動冒失的人,他已經靠近到地面防空飛彈和友機的雷達很難分辨敵我的距離,她必須引誘對方再靠近一點。
 
          在她數百公尺後方的那架F41C駕駛艙內,呼號是”野馬”的UNSC空軍的飛行員繃緊了神經,在瞄準環邊緣遊蕩的那架敵機又一次逃離了他的鎖定,對方是一個頂尖高手,在闊劍的機砲與飛彈之間微小的窗口中一次又一次躲過自己的攻擊。
 
          僚機呼叫他往左退出,野馬佯裝沒聽見,只要再兩秒他就能完成機砲的鎖定…
 
          敵機做出一個垂直爬升的動作,正合野馬的意,他一個俐落的侧轉追了上去,野馬不敢大意,他知道E構型的能量護盾能夠抵擋機砲的直擊,所以他要貼的更近一些,爭取最大的射擊窗口,敵機已經沒有能量做出多餘的機動了。
 
          這時野馬的RWS發出警告,他的F-41C受到機載雷達的近距離快速掃描,信號很快消失,他想都沒想就將這個警告拋諸腦後,現在戰場已經亂成一鍋粥,到處都是正在追瞄目標的火控系統,RWS也很難分辨使用相同裝備的叛軍和UNSC差異。
 
          鎖定已經完成了,他扣下板機。
 
          與此同時『鎖定目標』幾個字樣投映在1001號機的抬頭顯示器上方,她一點不浪費時間,立刻發射飛彈,隨後踩舵改出爬升。
 
          當眼前的敵機前半部冒出火光時,野馬還以為自己擊中了目標,下一秒那架機尾冒出黑煙的闊劍又消失了,野馬一愣,才發現兩個光點高速飛來。
 
          F-41E的後視雷達是可以導引M6088飛彈越肩攻擊的,野馬立刻想要改出爬升,但是他的空速已經在上升過程中消耗太多了。
 
          兩枚飛彈在半秒後先後擊中了野馬的座機駕駛艙,闊劍在半空中爆散化為燃燒的大型碎片。
 
          她轉頭看向往下墜落的殘骸,呼出一口氣,那個UNSC飛行員犯了錯誤她才有這個機會,1001號機為了引誘對方吃了一輪機砲,最後幾發穿透了護盾,她還沒有時間檢查究竟有那些裝備受損,地面上的防空陣地與第二架闊劍就開火了,看來她只剩下一秒鐘可活了。
 
          她毫不猶豫的拉下彈射拉柄,駕駛艙的反光座艙罩立刻被炸開,她彈出機艙的同時正好看見高速接近的飛彈將她的1001號機炸成碎片,背後的滑翔傘自動展開,降落過程完全交給電腦控制,如果她沒有被某個怒氣攻心的飛行員或防砲指揮官盯上在空中打成肉泥的話,她預計可以再多活個幾分鐘。
 
          當法蘭西斯的聲音從無線電內傳來時她確實吃了一驚,在剛剛搏命掙扎的短短一分鐘之間她已經把整場戰事拋諸腦後了。
 
          『1001,這裡是黑曜石領隊,小矮子妳還活著嗎?』
          
          她悶哼了一聲,表明自己還沒死,小隊通信網上立刻傳來幾名飛行員的歡呼。
          『哈哈!太好啦!落地之後躲起來,盡可能往河岸的方向移動,蛇窩已經派出搜救隊了,重複,往河岸移動,我們的人已經過河了。』
 
          過河了?意思是這場仗打贏了?她轉動著頭部想要看清楚遠方的戰況,無奈電腦控制的滑翔傘完全不理會她的意願,順著風向將她送往森林的深處。
 
          『是啊,政府狗沒有足夠的地面部隊,一但我們把裝甲送過河岸他們就被迫後撤了,妳除掉那些禿鷹立了大功,小心點,上頭可不希望妳在立下這麼多戰功之後被某個走運的步兵給抓去了,我把座標發給妳,搜救隊的人很快就到。』
 
          這種事隨便啦,確認高度已經降到能夠安全呼吸的程度之後,她脫去頭盔,深深吸了一口久違的非壓縮空氣,淡紅色的短髮被遠處爆炸的焰光所照亮。
 
          就在地面越來越近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如果UNSC真的很想打贏這仗,那為什麼政府軍的長劍一架都沒出現?那名令她感到畏懼的飛行員到哪兒去了?
 
---
 
          「山嶺,這裡是紅劍領隊,即將抵達回收座標,開始減速,倒數五秒鐘。」
 
          『收到,紅劍,維持目前高度速度,對方即將開始過渡。』
 
          「收到。」
 
          阿里‧易卜拉辛‧卡里德少校的SS-110D在一陣陡峭的爬升之後來到了指定地點,那是一個任何有懼高症的人看到就會當場心臟病發作的位置,阿里是本地空軍之中少數取得軌道作業資格的長劍飛行員。
 
          抬頭顯示器上出現了護衛艦傳來的座標光點,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航向,一邊與重力作抗衡一邊”飄”向座標位置。
 
          「山嶺,紅劍已經抵達指定位置。」
 
          在知悉的應答傳來幾秒過後,一道不起眼的閃光劃過漆黑的太空,SS-110D的輻射警告器響起,接著被阿里關閉,他打開雷達,畫面上除了漂浮的太空垃圾之外什麼都沒有。
 
          「山嶺,我需要知道對方的位置,我的雷達上看不見對方。」
 
          『建立資料鏈連結,有點耐心,海軍情報局什麼東西都喜歡做成隱形的,所以他們的廁所經常找不到衛生紙。』
 
          又過了幾秒,加密資料鏈上傳來了一個”握手”,那是與匿蹤船艦對接時的自動化程序,他小心翼翼的操作巨大的戰鬥機沿著頭盔顯示器上出現的虛線移動。
 
          一個淡灰色的橢圓形球體出現在他的強化攝影機鏡頭內,如果沒有資料鏈的指引光憑目視是絕對找不到這個夾艙的。
 
          「山嶺,我已經目視到目標,開始回收程序。」
 
          『收到,我剛剛得到消息,叛軍攻破了莫維拉河的防線,他們很快就能在首都的北邊建立一個新的前進基地。』
 
          這真是一個需要在進行軌道對接時聽見的好消息,阿里忍住對海軍的小小意見,一邊開始減速、打開機腹的彈艙,原先用來投放魟魚機雷的導軌已經被拆除─阿里一直不能理解為何空軍型的戰機要安裝這種只能在宇宙使用的武器導軌─換上了特殊規格的機械手臂。
 
          三秒鐘後震動傳遍機身,螢幕顯示回收夾艙成功,阿里關閉艙門,開始進入重返大氣層軌道。
 
          「山嶺,目標回收完成,準備返回軌道。」
 
          駕駛艙的門打了開來,阿里回過頭,看見一名穿著消光黑動力盔甲的人影。
 
          「你就是我們的機長?」一個年輕的女聲從反光護目鏡後方傳來,阿里露出驚訝的表情,他不曉得斯巴達戰士的成長是否跟正常人類的年齡掛勾,如果是的話,這個聲音的主人比他的兒子還大不了多少。
 
          那個斯巴達戰士的盔甲上沒有任何軍銜或可以識別的符號,阿里將目光放回螢幕,他不是第一次執行黑色任務。
 
          「就妳一個?」
 
          「四個好漢,另外三個人正在找一個舒服的地方窩著。」
 
          「記得繫好安全帶,妳不會暈機吧?」
 
          「不會。」
 
          「我該怎麼稱呼妳?還是我問了之後妳就得把我幹掉?」
 
          那名斯巴達戰士哈哈大笑。
 
          「我們只會對海軍這麼幹,誰讓他們都是一群討人厭的傢伙?我想想,你可以稱呼我的代號,叫我701號吧。」
 






... 下期待續(?)
---

新人創作,請多多指教
          
 
30
-
LV. 46
GP 5k
2 樓 斯巴達 7-11 wayne117
GP12 BP-
藐視空氣力學的C-712型長劍(空軍代號SS-110),可以看到擁有大量武器,政府軍的灰機


老前輩C-709型
空氣動力學已經被他揍到住院,沒呼吸了


F-41E闊劍,E構型跟前代的最大區別是有護盾,讓手殘的玩家不至於在饅頭號上不小心撞死,叛軍的灰機,雖然只有小槍小砲,但可以靠機腹中線的掛架攜帶一枚核彈

各種早期版本的闊劍,根據HALO4美術集,這個時候的設計代叫做烏龜

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1 筆精華,02/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