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3

【其他】【GL】【小說】G11×416×惡夢

樓主 雪花糕 a22112211
GP12 BP-


前言:手機排版~傷眼抱歉~歡迎抓錯字~以上~


                         ———序章———


「唔...好黑呀...這裡是哪裡...?」


      G11困惑的這麼說道,她不明白,在她記憶中此時的她理應待在她那溫暖的床上睡覺,但此時的她只感覺到一片冰冷,舉目所及全是黑暗。


為了探索周遭G11轉了轉自己的小腦袋,企圖可以得到一絲線索,終於...


「是光...」在G11的努力下她終於發現在遠處的那絲光芒,但...


「唔...好遠吶...」她喃喃自語說著,她看得很清楚,那是個光點,很小的光點。


    G11望著那光點,她明白在一片黑暗中收集情報是不現實的,但對於慵懶的G11而言要自力移動是十分困難的...哪怕她是一名人形,但她仍本能的想去迴避自力移動這個選擇。

  「吶~背我嘛~●●●」G11依照本能的想要喚出一個人的名字,或者說,一名人形的名字,但是卻無法想起那名人形的名字,就好像被刻意消去了一樣。


  G11很困惑,有太多的不明白,讓她很頭疼,但是她選擇放棄思考,既然沒有人能幫助她那麼她也只好選擇自己步行前進。


「嗚~真麻煩吶~好想睡覺啊~」G11不情願
的向光芒走去同時口裡不忘發著牢騷。


也許是不幸中的大幸,G11每踏出一步光點就猶如吸了水的海綿一樣漲大。


「喔喔喔~如果平常走路也這麼輕鬆就好了...」G11開心的如此說道同時腳步也輕盈了起來


「求求妳了!快睜開眼睛呀!●●●!」「●●●!快回話!●●●!」


   就在光點將攏罩G11時她聽到了兩個熟悉的聲音,她知道那是誰的聲音,那是UMP45和UMP9的聲音,雖然很微弱,可是她聽到了,但是她的大腦和本能都在全力叫她不要向前進。


  「怎麼回事?UMP45的聲音很著急...」聽到熟悉的聲音之後G11的困惑沒有被解開,反而增加了。


  這不尋常,UMP45一向冷靜,G11還沒聽過UMP45發出如此著急的聲音,她不明白,她想要停下腳步暫做思考,但...


  「咦?雙腿...不聽使喚...?」G11的雙腿猶如擁有自己意識一樣自顧自的前進,而,那道光也將G11吞噬,並將周遭的事物照亮——

  「不要啊——!!!」「算我求妳了!快睜開眼睛呀!」UMP45與UMP9跪坐在地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G11不敢置信的,幾乎崩潰的呢喃,那個被消去的名字也因著眼前景象而想起「4...416?」G11輕聲喊出那個名字,並開始不顧一切的奔跑。

「416!!!」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不再在意其他事物,就這樣不像以往的自己,奔跑著———




  朝著在UMP45和MP9之間,倒臥在血泊之間的416奔去—

就在G11的雙手即將觸碰到416時,一切的一切又陷入黑暗,就連G11自己的意識也是。

  (啊啊——原來如此...是夢嗎?)就在意識即將中斷之際,G11糢糢糊糊的這麼想。

  (真是,太好了,這只是...夢...)然後隨著G11的意識中斷,黑暗開始吞噬G11,將G11給掩埋在寬廣無邊的黑暗之中。





12
-
LV. 9
GP 24
2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6 BP-
手機排版~傷眼抱歉
想看百合甜文請注意胃痛可能

                       ———第一章———
  「G11!G11!該起來了」

   一眼睜開,G11的眼前是點點星空,漆黑的天空如畫布,在一顆顆星星和呈鉤狀的月亮的映襯下顯的格外美麗,只要稍有點情調的生物都會被眼前的景象吸引而吸引目光吧,就連G11也——

  「天都還沒亮啊~?讓我再多睡一會吧~」G11不悅的揉著自己睡眼迷茫的雙眼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說。

   ...很顯然,「情調」這一事物不存在於剛睡醒的G11身上...

   「天亮了還叫做夜戰嗎?快起來!要開始作戰了。」416一臉不奈煩的這麼說道,同時抬頭仰望星空「嘖...能見度這麼高嗎?如果能暗一點的話就可以藏得更隱秘了...」

  她很明白,作戰所需的是準確的下達命令和執行命令的能力,此時此刻她的隊友正一臉慵懶的進行補眠大業,而四周能見度十分良好,是幸也是不幸,她能遠遠的察覺敵人,也就代表敵人能遠遠的發現自己。

    <呼叫416,把G11叫醒,司令已經下令開放裝備的使用,我與9將在5分鐘後占領雷達點>

  「G11,作戰時間到,45找到雷達點了,我們要負責將鐵血追趕到指定地點後與45她們匯合後一同進行撤退。」416眼見時間急迫毫不留情的打斷G11的補眠,鐵面無私的這麼說道。

  換做平常G11必定會不甘不願的拖延時間,但這次不,她明白這次行動進行到了最重要的時刻,雖然滿肚子牢騷,但是她仍然起身向416確認作戰內容...

  「妳是說我們可以回家睡覺了?」G11翹著小嘴單手揉眼的呢喃著,對於G11而言,追趕鐵血的人形並不是什麼太過困難的事,一場夜戰下來除了睡眠不足之外還真的沒有任何事情驚擾到她。

  「我們要先將鐵血趕到作戰位置!撤退也要先和45她們匯合後才進行!」416無奈的提醒自己的夥伴她們要進行的任務,她開始覺得或許自己應該要與UMP45或是UMP9一組進行任務才對。

   「所以說我們得要開始移動了嗎?」G11歪了歪自己的小腦袋,像個孩子一樣的詢問自己那可靠的隊友。

   「如果妳打算就這樣在這裡待到天明的話我也不會阻止妳做傻事,但如果妳想要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的話,那麼我們最好快點,因為妳的關係,我們有很多事需要準備。」說完416開始提起自己放在一旁的武器,準備從休息進入備戰狀態「如果妳需要我的幫忙的話,G11,我希望妳主動一些。」


   「瞭解~那~416...」G11看到416一臉無奈的表情於是露出認真的表情舉起雙手朝416伸去。

    G11和 416的相處模式是十分有趣也十分有名的,416常常代替G11的雙腿帶著G11到處移動,無論在作戰中,或是在宿舍之中。

  「真是的...起碼也自己站起來吧...來吧!」416微微嘆了口氣然後走到自己那慵懶的隊友的雙臂之間,好讓G11的雙臂能夠繞過自己的頸部。

  「嘛~416最棒了~不是416我可不會這樣子哦~」G11說完便將自己的雙手放上416的雙肩上發出如銀鈴一般清脆的笑聲。

   G11在夜光之中露出了淺淺的淡笑,銀白色的秀髮配上那張稚嫩又略顯成熟的小臉,如同降臨在黑夜的月之女神,哪怕沒情調的人看了也會為之著迷吧,但是,背對著G11的人是看不到的。

   然後G11將自己的雙手收的緊緊的,把自己的臉緊緊的貼在416的雙唇上,不給面對自己的416更多時間欣賞自己在月光下的美貌。

   這是沒有其他人知道的,只有G11和416兩人才知道的兩人祕密的相處模式,在月光之下,她們的雙唇在對方的嘴上停留的數秒,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就宛如一張畫,片刻後G11才鬆開雙手讓自己離開416的雙唇,同時也提醒416她們距離作戰時間已經不遠。

  「這就如同一個儀式,我向妳發誓,當我吻過妳後,我會守護妳,比守護一切都重要,甚至超過自己。」G11認真的對著416說道,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的散漫與慵懶。

  現在的G11就像戰士,為了守護416能夠付出所有的戰士,416也不明白,在那小小身軀之中藏著什麼過去能讓G11在慵懶的孩子與正經的戰士之間隨時切換,但416只知道,只要G11向自己索求,自己就會給予G11更多的一切。

6
-
LV. 9
GP 35
3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3 BP-
手機排版,傷眼抱歉~之後有空可能用電腦重新排版一次~

                       ———第二章———

    「這些傢伙真像蚊子一樣煩人吶~」G11懶懶的這樣說著,在抱怨的同時,她手中的槍沒有停下,槍口有如水龍頭一般的射出大量的子彈。


   那些子彈毫無章法的飛出,或是貫穿敵人的身體,一發斃命,或是朝無人之處飛去,但無論子彈有無打中敵人對於G11而言都沒有關係,這場作戰的目的是驅趕,而非殲滅。

   「這些是鐵血人形,請不要把它們與脆弱的蚊子相提並論。」416冷靜的反駁G11的說法,同時將自己手中的榴彈朝敵人最集中的地方擊出,片刻之後又是一聲巨響,敵人或死或傷,連想哭的感覺都有了,希望能更快的遠離兩個可怕的死神。

  「突擊者之眼。」對於416的反駁G11只有認真的拿出真本事,那個令G11名揚四海的真本事,只見G11微睜雙眼,雙腳站穩,一改先前散漫的戰鬥方式,將每一發子彈都打進敵人的身體中,每一發子彈都是一聲哀號,一條生命「是嗎?在我眼裡似乎差不多呢?」G11的語氣中充滿著無聊,對她而言這些敵人都像蚊子一樣脆弱。

   也許是判斷怎麼樣都無法對抗兩人,鐵血人形們頭也不回的奔跑,就好像不要命似的。

  「有餘力反駁我的話還不如趕快將任務完成吧。」416發自真心的這樣說著,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後悔與一向不認真的G11一組。

   「不行,無論如何我都會留著餘力~」聽到416的想法後G11轉頭看向416帶著微笑說道「這樣,才能永遠在緊急時刻保護妳呢~」

   「趕快把這些傢伙解決了不就不會有緊急時刻了嗎?認真點。」416語氣保持著冷靜的回答G11,同時將自己的臉偏向另外一旁,試圖讓自己通紅的臉回覆正常。

————————我是分隔線————————

  眼見鐵血人形如不要命的逃跑,確認敵人全部遠去後,G11判斷自己被指派的任務完成後將武器一扔,雙腳一蹲,躺在草地上,準備再次進入休息。

  「累死人啦~夜戰什麼的真不是給人做的~司令官是惡魔~話說我們幹嘛搶著做這種苦工啦~」是認為周遭已經安全了吧,G11躺在地上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大聲的說出對下達命令者的不滿。

   「因為我們是404小隊,是在司令官的幫助之下才終於可以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的。」416淺淺的這樣答道與G11不同,416將武器裝入背袋後沒有坐下休息而是選擇站立待機。

  「所以沒人要做的事,我們得要搶著做,為了不讓我們又無處可歸...」

   「45花了很大的努力我們才可以待在那邊...對吧?我知道啦~把這事當報恩當然是沒什麼~起碼讓我抱個怨嘛~」G11不等416話說完便打斷她的話,416不是一個喜歡唸人的人,但是一唸起來也是有點麻煩的,而G11又特別怕麻煩。

  「嘛~總之,我們可以回家了,對吧?快點和45她們匯合吧~我開始想念我的床了」在地上顯得昏昏欲睡的G11愉快的那麼說,然後任由自己的意識進入夢鄉。

   「唉...這次是懶的連手都不舉起來了嗎?」416扶著額頭,看著躺在地上如孩子一般酣睡的G11,一點也不想承認這個人前一刻曾讓自己心動、曾讓自己敬畏「真是的,態度一直變來變去的,說要保護我到底是認真的嗎?吶。」當然,已經睡著的人是不會有回應的,416無奈的嘆了口氣,將G11瘦小的身軀背到背上,帶著她找45她們匯合去了。


3
-
LV. 9
GP 38
4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3 BP-
手機排版傷眼抱歉~我絕對不會說我剛剛差點找不到這篇文在哪裡
以下正片

                 ———間章:UMP45———

  「這樣啊...好感度到達上限了嗎?我明白了,我這邊也已經準備好了。」格里芬—司令官辦公室中,司令官對著話筒興奮的說道「404小隊的人形們都那麼努力,我想,我這麼做是沒有誰會有異議的...」

  「是嗎?或許她自己卻不願意呢?」話筒的那一側,與興奮的司令官不同,UMP45冷靜的聲音對司令官的想法提出質疑「我與她相處這麼久了,我很清楚,最近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得出來她有心上人了。」

   「我知道,她的表情明顯是有了喜歡的人,但既然如此又為何不告白?妳知道的她不是喜歡掩藏的個性,我想她大概也不在意被拒絕?」對於45提出的想法司令官得意的提出反證。

  而話筒的另一邊UMP45的沉默更是間接表達司令官想法的正確性,有了從45那取得的答案司令官更是提出了大膽的假設。

   「既然她無意掩藏又不畏懼遭到拒絕,那麼,她又為什麼不告白呢?是周遭環境壓力吧?404小隊是被畏懼的小隊,無論是好的意義上或是壞的意義上。」司令官的獨白看似無禮但是進入45耳裡45卻無言反駁。

   「假設她所喜歡的人是我,那麼她會因為自己身為404小隊的身分,和我身為司令官的身分之間的不般配而不敢將戀情昭告天下不也是理所當然嗎?」

    聽到司令官毫不掩飾的想法45以無情的批判回應

「格里芬裡除了司令官外還有許多人,她也可能是喜歡上了其它人形,是畏懼女性與女性的身分,而不是畏懼司令官與404人形的身分,因此,我只能得出司令官是個自戀狂的結論。」

   「哼哼哼~如果真是這樣也不錯呀,將一個不喜歡我的女孩帶在我身旁,也許日久生情,她會萌生愛意也不一定?」對於45無情的批判司令官以樂觀向上的答案給予45一個明確的答案。

  司令官陽光的回答在45耳裡卻宛如一個陷阱,她見過許多司令官,她不禁想起「扮豬吃老虎」這個成語。

  「司令官,你要知道,她是我的...」

  「當然,如果她不願意我也不會逼迫她,待在一旁看著少女的戀情發展也許是在這無聊的作戰中心裡少數有趣的事也說不定。」不等45說完話,司令官以自己的惡趣味打碎了45的不安「對了,妳們就要回到營區了?我猜她們打算直接回宿舍?我想妳幫我把UMP9支走,我希望可以盡量避免走露風聲。」

   「我可以幫你支開她,但416不可能和G11分開,沒關係?」45明白司令的用意後不再阻攔,但也老實表達自己無法將那兩人打散。

   「我猜G11還在睡覺?那麼,我想我可以到宿舍去,等到416將G11放在床上在告訴416。」司令官自然明白416和G11兩人組的關係,他知道,明智的上司不下達無理的命令「謝啦。」

  「不過就是告白,要搞到別人幫忙,還要弄這麼神秘,我只能說,你和她真的不般配。」說完,45不等司令官反駁就將電話掛斷。

   「幹嘛說成這樣哪...」司令官微微嘆了一口氣,將話筒放回原位,將放在辦公桌上的戒指捧在手掌中露出了開心的微笑「把這個交給她之後...她會有什麼反應呢~?」殊不知———

  「司令官...你知道要女生幫忙搓合自己喜歡的人和別人在一起是很過分的事嗎...? 」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中,有一位叫UMP45的少女獨自一人跪在地上哭泣「為什麼...偏偏是司令官...明明這麼不般配...為什麼...為什麼!!!」

                 ———間章:G11的奇妙旅程———

  「唔...到宿舍了嗎?」看著宿舍天花板,G11呢喃道,感受著枕頭的柔軟,棉被的觸感,她的問題問的毫無意義,這只是習慣,每當她問這個問題416總是會給予她答案,這能讓G11確信416待在自己身旁,但很顯然,G11等了許久,416的回應遲遲沒有到來。

   「也許是去食堂了?」雖說時間已經是深夜,但是擅長烹飪的人形仍可以在食堂製作食物作為消夜,更不用說是剛執行完夜戰行動飢餓不已的人形了。

    「唉~好吧。」G11嘆了口氣,對於她而言,明明待在宿舍卻不能窩在被窩中是十分不愉快的事,但416不在身邊這件事更另她不安。

    「唔~怎麼這麼遠吶~」G11不悅的抱怨,也許是被416背慣了,對於G11而言從房間到食堂的路竟顯的異常遙遠。

     「妳是...G11?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也許是看到G11一個人要死不活的移動吧?一向溫柔的春田以驚訝的表情看著躺在地上呈半泥狀的G11。

   404小隊基本不和其它人形來往,不只因為其它人形會避開404小隊,更是因為一切所需包括用餐、整理、洗滌、一切所需都可以自己完成,也因此除了醫護室外404小隊會出沒的地方就只有食堂。

   「呀呵~春田姐~我是要去食堂呀~只是太遠了在休息而已~」面對春田拋出的問題G11理直氣壯的將一個令春田啼笑皆非的答案。

    「呃...如果不介意,就讓我來帶妳去...吧?」春田很清楚,404小隊基本沒有和其它人形往來,但是她實在無法把G11一個人丟在走廊上,但想起404小隊的傳聞,又不免遲疑。

     「喔喔喔喔!春田!」只見G11聽到春田的提議後大聲的吼著春田,然後「拜託妳了!我已經走不動了。」說完將雙手一舉,示意春田將自己背起。

     「我能說句話嗎?G11...小姐?」看到威名揚四海的G11如此頹廢的樣子,春田有點驚嚇的說道「妳和傳聞中的那個...冷血的404小隊...有點不一樣...」

    —————我是分隔線—————

   也許是因為G11渾身散發出像小動物的氣息吧,在食堂中的G11沒有被眾人形排斥,反而...

  「欸~原來夜戰的工作都是404小隊在做嗎?真的假的?」

  「原來G11醬是自動步槍而不是機槍嗎?一直以來都以為那個傷害只有機槍做的到的說!」

     「I~D~W~搭喵~」

    經過一整餵食後,G11只得出一個結論「416不在食堂的樣子...但是姑且是填飽肚子了。」在食堂吃飽喝足的G11滿足的說道。

  「如果妳要找416小姐的話,剛剛我和97式在草叢裡面的時候看到她往指揮部大廳去囉~」95式用告訴小孩子的態度告知G11。

    「啊!姊姊!妳在亂說些什麼呀!」97式面帶朝紅語帶羞澀的吐槽95式。

    「是嗎?那麼我去指揮部大廳找找,兩位請...呃...早生貴子?」G11微微歪了歪她的小腦袋,勉強讓自己吐出一句祝福的話後不等兩人反應便往目的地出發,不見蹤影了。

3
-
LV. 9
GP 39
5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3 BP-
禮拜日出門辦事,大太陽,情侶多,熱爆,閃爆,累
以下正文

                          ———第三章———

   「指揮部大廳...原來...這麼遠...嗎?」走在漆黑的石磚路上,G11舉步艱難的這麼說著。

   其實,指揮部與人形宿舍相差不遠,不過短短三百公尺的距離,但對於身高矮小又不慣走路的G11而言,三百公尺已經足以令她滿頭大汗了。

    「嗚~416~春田姐~救命呀~」G11口中唸唸有詞,心中對於沒有請求春田的援助這件事滿是後悔
,連放棄尋找416的想法都有了,好在...

   「妳很清楚...所以...」

    「那又怎樣...」

    「是司令官和...416的聲音?」就在G11正猶豫是否該掉頭走人時,她聽到了416的聲音,而且,就在一旁的小巷內「終於找到了,但...416和司令官幹嘛躲在這種偏僻的地方?」

   指揮部並不偏僻,與之相反,指揮部坐落在作戰指揮中心的正中央,是全格里芬最熱鬧的一棟建築,許多文書處理與任務接洽都是在該處進行,但是與之相反的,指揮部周遭的小巷卻沒有讓人需要刻意停下腳步的理由,也因此成了作戰指揮中心少數無人的角落。

   「嘛~來偷聽好了~」是女人喜歡聽八卦的天性使然吧?G11很罕見的露出了一絲壞心的笑容,但即使G11拿出12萬分精神仍然無法聽清楚談話內容,這證明兩人的談話聲不大,這讓G11更加好奇「可惡~太遠了~聽不清楚呀~」

   「我不明白......司令官......還有很多...可以選擇...」遠遠的,416的語氣充滿了猶豫,就像G11第一次向她索吻一樣,比起拒絕,更偏向同意。

   「什麼啊?司令官有事要叫416辦?」416不是最強的人形,但不可否認,416什麼都會,不只家事萬能,待人接物也算是有教養,在格里芬中除去少數人形外416是屬於全方面萬能的人形,也因此不只戰鬥,許許多多雜務也常常被指派給416,但...

    「這種小事也搞得這樣神神秘秘的...司令官可真是——」在G11正要嫌棄司令官時,司令官說出一句讓G11聽的很清楚的話。

   「因為喜歡。」司令官的語氣十分認真,哪怕G11看不到司令官的臉都可以感覺的到他的認真。

      但司令官的對話對象是416,而且司令官是說出告白的詞語,而且是在只有416和司令官的空巷中說出。

    「...欸...?」G11的大腦很顯然無法處理這個資訊,乃至於G11思考了片刻後才得出結論。

   (司令官向416告白了...?)
換成除了G11以外的任何一個人形都可以瞬間得出這個結論吧,但是對於和416有著特殊關係的G11而言,416被人告白明顯是一件衝擊力十足的事。

   (真可惜吶~司令官,416和我是情侶這種事你是不可能料到的吧...)G11在心中淺淺的這麼想,她與416的關係十分保密,哪怕是UMP45和UMP9都不知道,也因此司令官對416的告白不但沒有給G11帶來打擊,在驚訝過後G11反而還開始同情起司令官來了。

   (之後找個時間去安慰司令官吧...)正當G11心中下了決定之後,416也有了動作。

    「是嗎?」是下定決心了吧?416嘆了一口氣,那是416要做出重要決定時才會做出的反應「我就同意吧。」

   「欸?」是不敢置信吧?在416說出答覆的瞬間,G11背靠著牆壁灘坐在地上「什麼?這不是真的吧?」

    「真的嗎?我還以為妳會拒絕的。」司令官的語氣中充滿著開心的感覺,諷刺的事,司令官原本的想法和G11一樣。

    (不要再聽了——這一定是假的——)G11想捂起雙耳,但她的雙手就像被灌入水泥,重的她舉不起雙手。

    「你的眼神很真誠——」416的聲音有這麼可怕過嗎?

    (不!不!不要再說了!!!)G11在心中尖叫,和平常慵懶的她不同,此時她的眼前慢慢被黑暗給填滿。

   「而我對你也不算討厭——」416的聲音從來不曾讓G11如此悲傷。

   (住口!住口!我說!不要再說了!)G11的嘴因恐懼而顫抖,雙手也握起拳頭,指甲因過於用力而刺入肉中,紅色的鮮血自緊握的雙拳中流到地面。

   「所以,我答應了,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416的語氣還是那樣如同絲綢一般細緻,但此時的G11卻無法去欣賞。

   先前的疲累彷彿是虛假的一般,G11猛的起身,她的心中好像欠缺了點什麼,這是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就像心被人掏了出來似的無力,但是與此相反,她的力氣卻像湧泉一樣,充滿了全身。

   她的雙腳開始瘋狂的奔跑,帶著G11離開,G11也不知道她要跑到哪裡,但是,就是不想留在那個地方。

    (不該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G11在心中雜亂的尖叫著,眼淚不聽使喚的自雙眼流出,同時不顧身體疲憊的奔跑著,直到她撞到一個人。

   「G11小姐?妳怎麼了?哭成這樣?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個人緊張的關心著G11,但是G11的一切就好像被黑暗吞噬了一樣,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清楚,她甚至不能分清楚眼前的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不要嚇我啊!G11小姐!快回話啊!」眼見G11不回答那人著急的喊道,並將G11抱在懷裡,希望能讓G11有安全感。

    溫暖的感覺讓G11感覺像回到被窩裡,沒有什麼會傷害她的東西,沒有什麼可怕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有她最愛的416在身旁。

   「啊啊———原來是夢啊——真是太好了——一覺醒來一定什麼事都恢復原狀了吧——」G11小聲的這樣唸著,任由渾身上下的疲憊將她帶入夢鄉,丟下一臉擔心的春田抱著G11不知如何是好。
    
   

   
3
-
LV. 9
GP 44
6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2 BP-
手機排版,傷眼抱歉(我的天,什麼時候才有空用電腦重新排版
剛剛發現自己快吃土了...先氪個金來壓壓驚
以下正文

                 
     ———間章:夢———

   在一片黑暗中,416美麗的長髮在G11的眼前飄揚著

   (416?妳要去哪裡?)

   416沒有回應G11的聲音

   (等等我!416!)

   416的背影越來越小,慢慢的就要消失在黑暗中,G11著急的朝著416跑著,但是只是徒增兩人的距離而已

   (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好,拜託妳,等等我,416—)

   是聽到G11的呼喊了吧,416緩緩的回頭,帶著幸福的微笑望著G11

  (那就請妳為我獻上祝福吧。)

  光芒忽然照亮一切,包括帶著新娘頭紗全身雪白禮服的416和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司令官。

   (這是...怎麼回事...?)

   G11無力的坐躺在地上,過於巨大的絕望將G11給籠罩,但G11卻無法落淚。

   (老實說,我已經厭倦妳的一切了,差不多是時候放開我了吧?)

   然後,司令官緩緩挽起416的手,慢慢的帶著416越走越遠

   黑暗慢慢將G11抓住,讓G11沒辦法前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416被帶到G11看不到的地方去

  ——— 不...不...不要

     ———間章:春田&WA2000與404搬運工———

   「抱歉吶...WA醬,但我實在放不下這樣的G11,所以就把她給帶回來了~」看著拼命掙扎,一臉痛苦的G11春田的語氣充滿歉意的對著WA2000解釋著。

    「嘛~我是無所謂...但,到底是怎麼了?她看起來很痛苦...。」WA2000望著G11的臉,她能理解春田的意思。

    戰術人形是兵器,所以經歷與外表難免有所相差,就連外表不過20多歲的WA也是見過戰場風雨的人形,但此時G11的表情卻是WA從沒見過的痛苦。

   「不好意思,我聽說G11在這裡?」
正當兩人正在討論到底在G11身上發生的事時,G11的室友,UMP9推開兩人的房門對著擔心著G11的兩人說道。

   「真不好意思,給妳們添麻煩了,G11不擅行走,似乎是平常在照顧她的隊友有事外出才會這樣,就由我帶她回去吧。」說完不給兩人反應時間就將G11一手扛起。

  「等...等等,G11的狀況不太好...」春田見到UMP9粗暴的抱法緊張的阻止她,但...

   「別擔心,別看她瘦弱,她可能比在場的我們都要強。」站在UMP9的背後,冷靜的UMP45顯然不擔心G11的身體狀況「改天等G11醒來後我們再來致謝,很抱歉給妳們帶來麻煩了,謝謝。」

  說完,兩人將G11帶離春田與WA的房間,就留下一臉錯愕的春田和不可置信的WA2000。

   「404小隊...原來...是這樣的一群人嗎...?」
2
-
LV. 9
GP 52
7 樓 雪花糕 a22112211
GP1 BP-
手機排版,傷眼抱歉
參加家人的結婚典禮,超閃,被嘲諷(つД`)

                       ———第四章———

    「吶~我也要一起去啦~難得的假日還要窩在房間照顧G11什麼的...」在404小隊房間中,UMP9坐在椅子上不甘願的表示自己的不滿「才剛打完夜戰,G11又貪睡,我們一起出門沒關係的~」

   在UMP9表達自己不滿的同時G11的雙眼微微張開,與尚未從昨天的事件中冷卻下來身體不同,她的意識十分糢糊。

    (我...在房間...?所以那一切都只是夢嗎?)G11昏昏沈沈的這樣想

    (嘛~也是啦~416和司令官什麼的...)也許是安心了吧,G11的雙眼尚未完全張開又要慢慢閉上

    (再睡一下吧...)

     就在G11決定重回夢鄉時UMP45明確的否絕了UMP9的提議。

    「不行,416不在,而G11一定要有人顧。」UMP45站在半開的門外看著UMP9,眼神中表示沒得商量「如果妳416回來的話順便叫她來告訴我司令官到底有什麼事找了她一整晚。」說完UMP45不在理睬UMP9的抗議將門關上,把照顧G11的重責大任託付給UMP9。

     眼見再怎麼抱怨也沒有人聽UMP9沒好氣的灘再椅子上嘆氣,同時自言自語的碎碎念
「吼~真麻煩...難得的休假日~人家想要和姐姐一起出門逛街的~」

     也許是過於專心於碎念,UMP9完全沒有立刻注意到G11此時正睜大雙眼躺在床上瞪著天花版。

     「哎呀,妳起來啦~已經正中午啦...要出門吃飯嗎?」注意到G11已經睜開眼睛,UMP9一轉無力的狀態,直問G11是否有出門慾望,就算只是出門吃飯也比待在房間看著G11睡覺要好。

    但與正開心的UMP9不同,G11正在思考所有的情報。

    (416被司令官找走一整個晚上...)

    「呃~G11?妳不餓嗎?」發現G11不理睬自己,UMP9又打了聲招呼,怕是自己看錯了。

    (416在昨晚被司令官告白...)

     「怎麼了嗎?」終於發現情況不對勁,UMP9走到床邊看著瞪大雙眼的G11。

     (但是...我人現在在房間裡面...)

    「呃~如果妳不想出門的話我去拿食物進來如何?」UMP9發現自己只是自討沒趣之後打算放G11一人在房間思考,就要轉身走到房門前。

     「吶,UMP9,我怎麼會在房間裡面?」G11無視了UMP9的猶豫,冷靜的提問。

      「欸?妳回過神了嗎?
」UMP9驚訝的看著G11「到底怎麼了——」

       「別問了,快回答。」不顧UMP9的提問,G11強硬的向UMP9索求自己想要的答案。

     其實G11知道UMP9正在擔心她,但是此時沒有任何事情比讓她了解現狀還要重要。

    UMP9還是第一次遇到G11這麼強烈的吐露自己的心聲,只能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呃~我們是去春田小姐的房間把妳帶回來的,聽說妳昏倒之後被春田小姐帶回房間...」

    (原來如此...不是夢啊...)G11淡淡的這麼想

    「抱歉...不小心無視妳...我不是故意的...」G11用雙手把自己扶起,同時為了自己無視UMP9的事道歉「我只不過是做了個惡夢而已...」說完搖搖晃晃的提起放在櫃子裡的槍枝。

     「妳要帶著槍要到哪裡去?」看著G11帶著槍枝搖搖晃晃的站在自己面前,UMP9驚訝的問道。

     「我想去練習場...」說完G11一張雙手示意UMP9背她。

      「為什麼忽然要去訓練場...我們的技能不是已經鍛鍊到爐火純輕了嗎?」UMP9自覺的將G11背在背上,同時也疑惑的問著。

   「那是因為...」說到一半G11自己也說不下去。

   (對啊,到底是為什麼呢?)

    「大概,是因為做了場惡夢吧————」

    
     ———一場張開雙眼也仍然在進行的惡夢———
1
-

歡迎使用新版哈啦區,若使用發現問題請不吝告訴我們 >> 新手教學

板務人員:

1493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